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0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四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四卷目錄

 尼部列傳一

  晉

  淨檢               安令首

  智賢               妙相

  康明感              曇備附曇羅

  惠湛               僧基

  竺道馨              道容

  令宗               支妙音

  道儀

  宋

  慧果附慧意 慧鎧       法盛

  慧玉               道瑗

  道壽               元藻

  慧瓊               普照

  慧木               法勝

  僧端附普敬 普要       光靜

  善妙               僧果

  靜稱               法相

  業首附淨哀 寶英 法林 曇夤 法辨附道照

  道綜               慧濬

  寶賢               法淨

  惠曜

神異典第二百四卷

尼部列傳一[编辑]

[编辑]

淨檢[编辑]

按《比丘尼傳》:「洛陽竹林寺尼淨檢,本姓种,名令儀,彭 城人。父誕,武威太守。檢少好學,早寡,家貧,常為貴遊 子女教授琴書,聞法信樂,莫由諮稟。後沙門法始,經 道通達。晉建興中,於宮城西門立寺,檢乃造之。始為 設法,檢因大悟,念及強壯,以求法利,從始借經,遂達 旨趣。他日謂始曰:『經中云:『比丘、比丘尼願見濟渡』。始』」 曰:「西域有男女二眾,此土其法未具。」檢曰:「既云比丘, 比丘尼寧有異法?」始曰:「外國人云尼有五百戒,便應 是異,當為問和上。」和上云:「尼戒大同細異,不得其法, 必不得授。尼有十戒,得從大僧受,但無和上尼,無所 依止耳。」檢即剃落,從和上受十戒。同其志者二十四 人,於宮城西門共立竹林寺,未有尼「師,共諮淨檢過 於成德和上者,西域沙門智山也。住罽賓國,寬和有 智思,雅習禪誦。晉永嘉末,來達中夏,分衛自資,語必 弘道。時信淺薄,莫知祈稟。建武元年,西返罽賓。後竺 佛圖澄還,述其德業,皆追恨焉。檢蓄徒養眾,清雅有 節,說法教化,如風靡草。晉咸康中,沙門僧建於月支 國得僧祗尼羯磨及」戒本,興平元年二月八日於洛 陽譯出。外國沙門曇摩羯多為立戒壇。晉沙門釋道 場以《戒因緣經》為難,云「其法不成」,因浮舟於泗,檢等 四人同壇,止從大僧以受具戒。晉土比丘尼亦檢為 始也。當其羯磨之日,殊香芬馥,闔眾同聞,莫不欣歎, 加其敬仰,善修戒行,志學不休,信施雖多,隨得隨散。 常自後己,每先於人。到咸康末,忽復聞前香,并見赤 氣。有一女人手把五色花,自空而下,檢見欣然,因語 眾曰:「好持後事,我今行矣。」執手辭別,騰空而上。所行 之路,有似虹霓,直屬於天。時年七十矣。

安令首[编辑]

按《比丘尼傳》:「偽趙建賢寺尼安令首,本姓徐,東莞人。 父忡,仕偽趙外兵部。令首幼聰敏好學,言論清綺,雅 性虛淡,不樂人間,從容閑靜,以佛法自娛,不願求聘。 父曰:『汝應外屬,何得如此』?首曰:『端心業道,絕想人外, 毀譽不動,廉正自足,何必三從,然後為禮』。父曰:『汝欲 獨善一身,何能兼濟父母』?首曰:『立身行道,方欲度脫 一切,何況二親耶』?」忡以問佛圖澄,澄曰:「君歸家潔齋 三日,竟可來。」忡從之。澄以臙脂磨麻油,傅忡右掌,令 忡視之。見一沙門在大眾中說法,形狀似女,具以白 澄。澄曰:「是君女先身出家益物,往事如此。若從其志, 方當榮拔六親,令君富貴。」忡還許之,首便剪落。從澄 及淨檢尼受戒,立建賢寺。澄以石勒所遺剪花納七 條衣及象鼻澡罐與之。博覽群籍,經目必誦,思致淵 深,神照詳遠,一時道眾莫不宗焉。因其出家者二百 餘人。又造五寺,立精舍,匪憚勤苦,皆得修立。石虎敬 之,擢忡為黃門侍郎、清河太守。

智賢[编辑]

按《比丘尼傳》:「司州西寺尼智賢,本姓趙,常山人也。父 珍,扶柳縣令。賢幼有雅操,志概貞立。及在緇衣,戒行 修備,神情凝遠,曠然不雜。太守杜霸篤信黃老,憎疾 釋種,符下諸寺,剋日簡汰,制格高峻,非凡所行。年少 怖懼,皆望風奔駭,惟賢獨無懼,從容興居自若。集城外射堂,皆是耆德。簡試之日,尼眾盛壯,惟賢而已。霸」 先試賢以格,格皆有餘。賢儀觀清雅,辭吐辯麗。霸密 挾邪心,逼賢獨住。賢識其意,誓不毀戒法,不苟存身 命,抗言拒之。霸怒,以刀斫賢二十餘瘡,悶絕仆地,霸 去乃甦。倍加精進,菜齋苦節,門徒百餘人,常如水乳。 及苻堅偽立,聞風敬重。為製織繡袈裟,三歲方成,價 直千萬。後住司州西寺,弘顯正法,開長信行。晉太和 中,年七十餘,誦《正法華經》,猶日夜一遍。其所住處,眾 鳥依栖,經行之時,鳴呼隨逐云。

妙相[编辑]

按《比丘尼傳》:「弘農北岳寺尼妙相,本姓張,名珮華,弘 農人也。父茂,家素富盛。相早習經訓,十五適太子舍 人北地皇甫逵,逵居喪失禮,相惡之,告求離絕,因請 出家,父並從之。精勤蔬食,遊心慧藏,明達法相。住弘 農北岳蔭林西野,徒屬甚多,悅志閑曠,遁景其中二 十餘載,厲精苦行,久而彌篤。每說法度人,常懼聽者」 不能專志,或涕泣以示之,是故其所啟訓,皆能弘益。 晉永和中,弘農太守請七日齋,座上白衣諮請佛法, 言挾不遜。相正色曰:「君非直見慢,亦大輕邦宰,何用 無禮,苟出人間耶?」於是稱疾而退。當時道俗咸歎服 焉。後枕疾累日,臨終恬悅,顧語弟子曰:「不問窮達,生 必有死,今日別矣。」言絕而終。

康明感[编辑]

按《比丘尼傳》:「建福寺尼康明感,本姓朱,高平人也。世 奉《大法經》,為虜賊所獲,欲以為妻,備加苦楚,誓不受 辱。讁使牧羊,經歷十載,懷歸轉篤,反途莫由,常念三 寶,兼願出家。忽遇一比丘,就請五戒,仍以《觀世音經》 授之。因得習誦,晝夜不休。願得還家,起五層塔,不勝 憂念,逃走東行,初不識路,晝夜兼涉。逕入一山,見有」 斑虎,去之數步。初甚恐懼,少卻意定,心願逾至。遂隨 虎而行。積日彌旬,得達青州。將入村落,虎便不見。至 州,復為明伯連所虜。音問至家,夫兒迎贖。家人拘制, 其志未諧。苦身勤精,三年乃遂。專篤禪行,戒品無愆, 脫有小犯,輒累晨懺悔,要見瑞相,然後乃休。或見雨 花,或聞空聲,或睹佛像,或夜善夢,年及桑榆,操業彌 峻。江北子女,師奉如歸。晉太和四年春,與惠湛等十 人濟江,詣司空公何充。充一見敬重。於時京師未有 尼寺,充以別宅為之立寺。問感曰:「當何名之?」答曰:「大 晉四部,今日始備。檀越所建,皆造福業,可名曰建福 寺。」公從之。後遇疾,少時便卒。

曇備附曇羅[编辑]

按《比丘尼傳》:北永安寺尼曇備,本姓陶,丹陽建康人 也。少有清信,願修正法,而無有昆弟,獨與母居。事母 恭孝,宗黨稱之。年及笄,將受聘,弗許,母不能違,聽其 離俗。精勤戒行,日夜無怠。晉穆皇帝禮接敬厚,嘗稱 曰:「久看更佳。」謂章皇后何氏曰:「京邑比丘尼尟有,曇 備儔也。」永和十年,后立寺於定陰里,名曰永安。謙虛 導物,未嘗有矜慢之容。名譽日廣,遠人投集,眾三百 人。年七十二,泰元二十一年卒。弟子曇羅,博覽經數, 機才贍密,敕續師任,更立四層塔、講堂房宇,又造臥 像及七佛龕堂云。

惠湛[编辑]

按《比丘尼傳》:建福寺尼惠湛,本姓任,彭城人也。神貌 超遠,精操殊特,淵情曠遠,濟物為務,惡衣蔬食,樂在 其中。嘗荷衣山行,逢群劫,欲舉刃向湛,手不能勝,因 求湛所負衣。湛歡笑而與曰:「君意望甚重,所獲殊輕。」 復解其衣裡新裙與之。劫即辭謝,併以還湛,湛捨之 而去。建元二年渡江,司空何充大加崇敬,請居建福 寺,住焉。

僧基[编辑]

按《比丘尼傳》:「延興寺尼僧基,本姓明,濟南人也。綰髮 志道,秉願出家。母氏不聽,密以許聘,祕其聘禮,迎接 日近,女乃覺知,即便絕糧,水漿不下。親屬固請,意不 可移。至於七日,母呼女婿,婿敬信,見婦殆盡,謂婦母 曰:『人各有志,不可奪也』。母即從之,因遂出家,時年二 十一。內外親戚,皆來慶慰,競施珍席,爭設名供。州牧」 給伎,郡守親臨,道俗咨嗟,歎未曾有。基淨持戒範,精 習經數,與曇備尼名輩略齊,機樞最密,善事議秉皇 帝雅相崇禮。建元三年,皇后褚氏為立寺於都亭旦 運巷內,名曰「延興基尼寺」,住徒眾百餘人。年六十八, 隆安元年卒。

竺道馨[编辑]

按《比丘尼傳》:「洛陽城東寺尼竺道馨,本姓楊,太山人 也。志性專謹,與物無忤。沙彌時,常為眾使,口恆誦經。 及年二十,誦《法華》《維摩》,具足戒行。後研求理味,蔬食 苦節,彌老彌勵。住洛陽城東寺。雅能清談,尤善小品, 貴在理通,不事辭辯。一州道學,所共師宗。比丘尼誦 經,馨其始也。晉泰和中,有女人楊令辨,篤信黃老,專」 行服氣,先時人物亦多敬事。及馨道王其術寖亡,令 辨假結同姓,數相去來,內懷妬嫉,伺行毒害。後竊以 毒藥內馨食中,諸治不愈。弟子等問往誰家得病?答曰:「我甚知主,皆昔業緣,汝無問也。設道有益,我尚不 說,況無益耶?」不言而終。

道容[编辑]

按《比丘尼傳》:「新林寺尼道容,本住歷陽烏江寺,戒行 精峻,善占吉凶,逆知禍福,世傳為聖。晉明帝時,甚見 敬事,以花布席下,驗其凡聖,果不萎焉。及簡文帝先 事清水道師,道師,京都所謂王濮陽也。第內為立道 舍,容亟開導,未之從也。後帝每入道屋,輒見神人為 沙門形,滿於室內,帝疑容所為也,而莫能決。踐祚之」 後,烏巢太極殿,帝使曲安遠筮之,云:「西南有女人師, 能滅此怪。」帝遣使往烏江迎道容,以事訪之。答曰:「惟 有清齋七日,受持八戒,自當消弭。」帝即從之,整肅一 心。七日未滿,群烏競集,運巢而去。帝深信重,即為立 寺,資給所須,因林為名,名曰新林。即以師禮事之,遂 奉正法。往後晉顯尚佛,道容之力也。逮孝武時。彌相 崇敬。太元中。忽而絕跡。不知所在。帝敕葬其衣缽。故 寺邊有冢云。

令宗[编辑]

按《比丘尼傳》:「司州寺尼令宗,本姓滿,高平金鄉人。幼 有清信,鄉黨稱之。家遇喪亂,為虜所驅,歸誠慊至,稱 佛法僧,誦普門品,拔除其眉。託云惡疾,求訴得放,隨 路南歸。行出冀州,復為賊所逐,登上枯樹,專誠至念, 捕者前望,終不仰視。尋索不得,俄而散去。宗下復前, 不敢乞食。初不覺饑,晚達孟津,無船可濟。慞惶憂懼」, 更稱三寶。忽見一白鹿,不知所從來,下涉河流,沙塵 隨起,無有波瀾。宗隨鹿而濟,曾不沾濡,平行如陸,因 得達家,仍即入道。誠心冥詣,學行精懇,開覽經法,深 義入神。晉孝武聞之,遣書通問。後百姓遇疾,貧困者 眾,宗傾資賑給,告乞人間,不避阻遠,隨宜贍恤,蒙賴 甚多。忍饑勤苦,形容枯悴。年七十五,忽早召弟子,說 「其夜夢見一大山,云是須彌,峻峰秀絕,高與天連,寶 飾莊嚴,暉曜爛日,法鼓鏗鏘,香煙芬馥,語令吾前,愕 然驚覺,即體中忽有異於常,雖無痛惱,狀如昏醉。」同 學道津曰:「正當是極耳。」交言未竟,奄忽遷神。

支妙音[编辑]

按《比丘尼傳》:「簡靜寺尼支妙音,未詳何許人也。幼而 志道,居處京華,博學內外,善為文章。晉孝武帝太傅 會稽王道子並相敬奉,每與帝及太傅、中朝學士談 論屬文,雅有才致,藉甚有聲。太傅以太元十年為立 簡靜寺,以音為寺主,徒眾百餘人。一生內外才義者 因之以自達,供䞋無窮,富傾都邑,貴賤宗事。門有車」 馬,日百餘乘。荊州刺史王忱死,帝意欲以王恭代之。 時桓元在江陵,為忱所拆挫,聞恭應往,素又憚恭。殷 仲堪時為黃門侍郎,生知殷仲堪弱才亦易制禦,意 欲得之,乃遣使憑妙音尼為堪圖州。既而帝問妙音: 「荊州缺外,聞云誰應作者?」答曰:「貧道出家人,豈容及 俗中論議?」如聞內外談者,並云無過「殷仲堪」,以其意 慮深遠,荊楚所須。帝然之,遂以代忱。於是權傾一朝, 威行內外。

道儀[编辑]

按《比丘尼傳》:「何后寺尼道儀,俗姓賈,鴈門樓煩人,惠 遠姑也。出適同郡解直。直為潯陽令亡。儀年二十二, 棄捨俗累,披著法衣,聰明敏哲,博聞強記。誦《法華經》, 講《維摩》小品,精義達理,因心獨悟。戒行高峻,神氣清 遠。聞中畿經律漸備,講集相續。晉泰元末,至京師,住 何后寺。端心律藏,妙究精微。身執卑恭,在幽不惰。衣」 裳粗敝,自執杖缽,清散無矯,道俗高之。年七十八,遇 疾而篤,執心彌勵,誦念無殆。弟子請曰:「願加消息,冀 蒙勝損。」答曰:「非汝所宜。」言絕而卒。

[编辑]

慧果附慧意 慧鎧[编辑]

按《比丘尼傳》:「宋景福寺尼慧果,俗姓潘,淮南人也。常 行苦節,不衣綿纊,篤好毘尼,戒行清白,道俗欽羨,風 譽遠聞。宋青州刺史北地傅弘仁雅相歎賞,厚加賑 給。以永初三年割宅東面為立精舍,名曰景福寺,以 果為綱紀,䞋遺之物,悉以入僧。眾業興隆,大小悅服。 至元嘉六年,西域沙門求那跋摩至,果問曰:『此土諸 尼先受戒者,未有本事,推之愛道,誠有高例。未測厥 後,得無異耶』?」答曰:「無異。」又問:「就如律文,戒師得罪,何 無異耶?」答曰:「有尼眾處,不二歲學,故言得罪耳。」又問: 「乃可此國先未有尼,非閻浮無也?」答曰:「律制十僧得 受具戒,邊地五人亦得受之,正為有處,不可不如法 耳。」又問:「幾許里為邊地?」答曰:「千里之外,山海艱阻隔 者是也。」九年,率弟子慧燈等五人,從僧伽跋摩重受 具戒,敬慎奉持,如愛頂腦。春秋七十餘,元嘉十年卒。 弟子慧意、慧鎧,並以節行聞於時也。

法盛[编辑]

按《比丘尼傳》:「建福寺尼法盛,本姓聶,清河人也。遭趙 氏亂,避地金陵。以元嘉十四年於建福寺出家。才識 慧解,率由敏悟。自以桑榆之齒,流寓皇邑,雖復帝道 隆寧,而猶懷舊土,惟有探賾元宗,乃可以遺憂忘老耳。遂從道場寺偶法師受菩薩戒。晝則披陳元素,夕 則清言味理,勤習積時,神情朗贍。雖曰暮齒,有逾壯 年,常願生安養。」謂同業曇敬、曇愛曰:「吾立身行道,志 在西方。」十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塔下禮佛。晚因遇病, 稍就綿篤。其月晦夕,初宵假寐,如來乘空而下,與二 大士論二乘,俄與大眾騰芳蹈藹。臨省盛疾,光明顯 燭,一寺咸見,僉來問盛:「此何光色?」盛具說之,言竟尋 絕,年七十二。豫章太守吳郡張辯素所尊敬,為之《傳 述》云。

慧玉[编辑]

按《比丘尼傳》:「江陵牛牧寺尼慧玉,長安人也。行業勤 修,經戒通備。常遊行教化,歷履邦邑。每屬機緣,不避 寒暑。南至荊楚,仍住江陵牛牧精舍,誦《法華》《首楞嚴》 等經,旬日通利。陜西道俗皆歸敬禮,觀覽經論,未曾 廢息。元嘉十四年十月,為苦行齋七日,乃立誓言:『若 誠齋有感,捨身之後,必見佛土。願於七日之內見佛』」 光明。五日中宵,寺東林樹靈光赫然,即以告眾,眾皆 欣敬,加悅服焉。寺主法弘,後於光處起立禪室。初玉 在長安,於薛尚書寺見紅白色光,燭耀左右,十日小 歇。後六重寺沙門,四月八日於光處得金彌勒像,高 一尺云。

道瑗[编辑]

按《比丘尼傳》:「建福寺尼道瑗,本姓江,丹陽人也。年十 餘,博涉經史。成戒已後,明達三藏,精勤苦行。晉太元 中,皇后美其高行,凡所修福,多憑斯寺。富貴婦女,爭 與之遊。以元嘉八年大造形像,處處安置。彭城寺金 像二軀,帳座宛具;瓦官寺彌勒行像一軀,寶蓋瓔珞; 南建興寺金像二軀,雜事旛蓋。於建福寺造臥像并」 堂,又制《普賢行像》,供養之具,靡不精麗。又以元嘉十 五年造金無量壽像。以其年四月十一日,像放眉間 相,光明照寺內,皆如金色。道俗相傳,咸來修敬。瞻睹 神輝,莫不歎悅。復以元皇后遺物,開拓寺南,更造禪 房云。

道壽[编辑]

按《比丘尼傳》:「江陵祇洹寺尼道壽,未詳何許人也。清 和恬寂,以恭孝稱。幼受五戒,未嘗起犯。元嘉中,遭父 憂,因毀遘疾,自無痛癢,惟黃瘠骨立。經歷年歲,諸治 不瘳。因爾發願,願疾痊可得出家。立誓之後,漸得平 復。如願出俗,住祇洹寺,勤苦超絕。誦《法華經》三千遍, 常見光瑞。元嘉十六年九月七日夜,見空中寶蓋垂 覆其上」云。

元藻[编辑]

按《比丘尼傳》:吳太元臺寺尼元藻,本姓路,吳郡人,安 荀女也。藻年十餘,身嬰重疾,良藥必進,日增無損。時 太元臺寺釋法濟語安荀曰:「恐此病由業,非醫所消。 貧道案佛經云:『若履危苦,能歸依三寶,懺悔求願者, 皆獲甄濟。君能與女並,捐棄邪俗,洗滌塵穢,專心一 向,當得痊愈』。」安荀然之,即於宅內設觀世音齋,澡心 潔意,傾誠戴仰,扶疾稽顙,專念相續。經七日,初夜忽 見金像高尺許,三摩其身,從首至足,即覺沉痾,豁然 消愈。既靈驗在躬,遂求出家,求住太元臺寺,精勤匪 懈,誦《法華經》,菜食長齋,三十七載。常翹心注想,願生 兜率。宋元嘉十六年,出都造經,不測所終。

按《兜率龜鏡集》:「藻於元嘉十六年,誦彌勒佛名,寂然 而逝。」

慧瓊[编辑]

按《比丘尼傳》:「南安寺尼慧瓊者,本姓鍾,廣州人也。履 道高潔,不味魚肉。年垂八十,志業彌勤,常衣芻麻,不 服綿纊,綱紀寺舍,兼行講說本經住廣陵南安寺。元 嘉十八年,宋江夏王世子母王氏以地施瓊,瓊修立 為寺,號曰南永安寺。至二十二年,蘭陵蕭承之為起 外國塔。瓊以元嘉十五年又造菩提寺,堂殿坊宇,皆」 悉嚴麗,因移住之。以南安施沙門慧智瓊,以元嘉二 十四年隨孟顗之會稽,至破岡,卒。敕弟子云:「吾死後 不須埋藏,可借人剝裂身體,以食眾生。」至於終盡,不 忍屠割。乃告句容縣,輿著山中,欲使鳥獸自就噉之。 經十餘日,儼然如故,顏色不異。令使村人以米散屍 邊,鳥食遠處米盡,近屍之粒皆在。弟子慧朗。在都聞 之。奔馳奉迎。還葬高座寺前岡墳上起塔云。

普照[编辑]

按《比丘尼傳》:南皮張國寺尼普照,本姓董,名徐悲,渤 海安陵人也。少秉節概,十七出家,住南皮張國寺。後 從師遊學廣陵建熙精舍,率心奉法,闔眾嘉之。及師 慧敬亡,息於慶弔,而苦行絕倫。宋元嘉十八年十二 月,因成勞疾。雖劇而篤情深信,初自不改,專意祈誠, 不捨日夜,不能下地,枕上叩頭懺悔,時息如常。誦《法 華經》,一日三卷。到十九年二月中,忽然而絕,兩食頃 甦,云「向西行,中道有一塔,塔中有一僧,閉眼思維,驚 問何來?」答以其事。即問僧曰:「此處去某甲寺幾里?」答 曰:「五千萬里。」路上有草,及行人皆無所識。時風雲高 靡,區墟嚴淨,西面尤明,意欲前進,僧乃不許。因爾迴還,豁然醒寤,後七日而卒,年二十五。

慧木[编辑]

按《比丘尼傳》:「尼慧木,本姓傅,北地人。年十一出家,師 事慧超,受持十戒,居梁郡,築弋村寺,始讀《大品》,日誦 兩卷,兼通雜經。木母老病,口中無齒,木但嚼哺飴。母 為口不淨,不受大戒,日夜精勤懺悔自業。忽見戒壇 與天皆黃金色,舉頭仰視,南見一人,著襈衣,衣色悉 黃,去木或近或遠,語木曰:『我已授汝戒』。尋復不見。木」 不以語人。多諸感異,皆類此也。木兄聞欲知,乃詐之 曰:「汝為道積年,竟無所益,便可養髮,當為訪婿。」木聞 心愁,因述所見,即受具戒。臨受戒夕,夢人口授戒本。 及受戒竟,再覽便誦。宋元嘉中,造十方佛像,并四部 戒本及羯磨,廣施四眾云。

按《法苑珠林》,「宋尼慧木十一出家,師慧超常建經堂。 木往禮拜,輒見屋內東北隅有一沙門,金色黑衣,足 不履地。木又於夜中臥而誦習,夢到西方,見一浴池, 有芙蓉諸華,生人列坐其中。有一大華,獨空無人。木 欲登華,攀牽用力,不覺誦經,音響高大。木母謂其魔, 驚起喚之。木母老病,口無復齒,木恆嚼哺飴,母以為」 口中不得淨漱,故年將立,不受大戒。母終亡後,木自 除草,開壇請師受戒。凡見靈異,祕不語人,唯靜稱尼 聞其道德,稱往為狎,方便請問,乃為具說。木後與同 等共禮無量壽佛,因伏地不起,咸謂得眠,蹴而問之, 木竟不答。靜稱復獨苦求問,木云:「當伏地之時,夢往 安養國,見佛,為說《小品》,已得四卷。因」被蹴即覺,甚追 恨之。木元嘉十四年,時已六十九。

法勝[编辑]

按《比丘尼傳》:「尼法勝,不知何許人也。住吳縣南寺,恭 信恪勤,眾所知識。宋元嘉中,河內司馬隆為毗陵丞, 遇抄戰亡妻山氏,二親早沒,復無兒女,年又老大,入 吳投勝,勝接待如親。後百餘日,山氏遇病,病涉三年, 甚經危篤。勝本無蓄積,贍待醫藥,皆資乞告,不憚寒 暑。山氏遂得愈,眾益稱貴之。後遊京師,進修禪律,該」 通定慧,探索幽隱,訓誘眷屬,不肅而成。動不徇利,靜 不求名,殷勤周至,莫非濟物。年造六十,疾病經時,自 言不差。親屬怪問,答云:「昨見二沙門,道知如此。」頃之 復言:「見二比丘,非前所見者,偏袒右肩,手各執花,立 其床後。遙見一佛,坐蓮華上,光照我身。」從此已後,夕 不復眠。令人為轉《法華經》。至於後夜,氣息稍微,命令 止經:「為我稱佛,亦自稱佛。」將欲平明,容貌不改,奄忽 而終焉。

僧端附普敬 普要[编辑]

按《比丘尼傳》:「尼僧端,廣陵人也。門世奉佛,姊妹篤信, 誓願出家,不當聘綵。而姿色之美,有聞鄉邑。富室。湊 之母兄已許臨迎之三日,宵遁佛寺,寺主置於別室, 給其所須,并請觀世音經,二日能誦,雨淚稽顙,晝夜 不休。過三日後,於禮拜中見佛像,語云:『汝婿命盡,汝 但精勤,勿懷憂念』。明日,其婿為牛所觸,亡也。因得出」 家,堅持禁戒,攝念空閑,似不能言。及辨析名實,其辭 亹亹。誦《大涅槃經》五日一遍。元嘉十年,南遊上國,住 永安寺,綱紀眾務,均愛等接,大小悅服,久而彌敬。年 七十餘,元嘉二十五年卒。弟子普敬、普要,皆以苦行 顯名,並誦《法華經》。

光靜[编辑]

按《比丘尼傳》:廣陵中寺尼光靜,本姓胡,名道婢,吳興 東遷人也。初出家,隨師住廣陵中寺。靜少而勵行,長 習禪思,不食甘肥,將受大戒,絕穀餌松。具戒之後,積 十五年。雖心識鮮明,而體力羸憊,祈誠慊到,每輒感 勞,動經晦朔。沙門法成謂曰:「『服食非佛盛事』。靜聞之, 還食粳糧,倍加勇猛,精學不倦。從學觀者,行常百許」 人。元嘉十八年五月遇疾,曰:「我厭苦此身,其來久矣。」 於是牽病懺悔,不離心口,性理恬明,神氣怡悅。至十 九年歲旦,飲粒皆絕,屬念兜率,心心相續,如是不斷。 至四月八日夜,殊香異相滿虛空中,其夜命終。

善妙[编辑]

按《比丘尼傳》:「蜀郡尼善妙,本姓歐陽,繁縣人也。少出 家,性用柔和,少瞋喜,不營好衣,不食美食。有妹婿亡 孀居,無所依託,攜一稚子,寄其房內,常聞妙法,自慨 生不值佛,每一言此,流涕欷歔,悲不能已。同住四五 年,未嘗見其食。妹作食熟,呼妙共食。妙云:『我適於某 處食竟』。或云:『四大不好,未能食。如此積年,妹甚愧恨』」, 白言:「無福婿亡,更無親屬,㩦兒依姊,多所穢亂。姊當 見厭,故不與共食耳。」流涕而言,言已欲去。妙執其手, 喻之曰:「汝不解我意,我幸於外得他供養,何須自損? 家中食,汝但安住,我尋遠行,汝當守屋,慎莫他去。」妹 聞此而止。妙乃自績作布,買數斛油,瓦瓶盛之,著庭 中,語妹云:「欲擬作功德,慎勿取也。」至四月八日夜半, 以布自纏而燒其身,火已親頂,命其妹令呼維那打 磬:「我今捨壽,可遍告諸尼,速來共別。」比諸尼驚至,命 猶未絕,語諸尼云:「各勤精進,生死可畏,當求出離,慎

勿流轉。」我捨此身,供養已二十七返,止此一身,當得
考證.svg
初果。

僧果[编辑]

按《比丘尼傳》:「廣陵尼僧果,本姓趙,名法祐,汲郡修武 人也。宿植信解,純篤自然。在乳哺時,不過中食,父母 嘉異。及其成人,心雖專到,緣礙參差。年二十七,方獲 出家,師事廣陵慧聰尼。果戒行堅明,禪規清白。每至 入定,輒移昏曉,綿神淨境,形若枯木。淺識之徒,或生 疑反。元嘉六年,有外國舶主難提,從師子國載比丘」 尼來至宋都,住景福寺。後少時問果曰:「此國先來,已 曾有外國尼未?」答曰:「未有。」又問:「先諸尼受戒,那得二 僧?」答曰:「但從大僧受,得本事者,乃是發起戒人心,令 生殷重,是方便耳。」故如大愛道八敬得戒,五百釋女 以愛道為和上,此其高例。果雖答,然而如心有疑,具 諮三藏,三藏同其解也。又諮曰:「得重受不?」答曰:「戒定 慧品,從微之著,更受益佳。」到十年,舶主難提復將師 子國錢薩羅等十一尼至。先達諸尼,已通宋語,請僧 伽跋摩於南林寺壇界,次第重受三百餘人。十八年, 年三十四矣。時宴坐經日,維那故觸,謂言已死,驚告 寺官。寺官共視,見果身冷肉僵,惟氣息微傳。始欲舁 徙,便自開眼,談笑尋常。於是遇者駭伏。不知所終。

靜稱[编辑]

按《比丘尼傳》:「山陽東鄉竹林寺尼靜稱,本姓劉,名勝, 譙郡梁人也。戒業精苦,誦經四十五萬言。寺傍山林, 無諸囂雜,遊心禪默,永絕塵勞。曾有人失牛,推尋不 已,夜坐山中,望見寺林火光熾盛,及至都無,常有一 虎隨稱去來,稱若坐禪,蹲踞左右。寺內諸尼若犯罪 失,不自懺悔者,虎即大怒,懺悔若竟,虎乃怡悅。稱後」 暫出山,道遇一北地女人,造次問訊,欣然若舊。女姓 裘,名文姜,本博平人也,性好佛法,聞南國重道,潛至 此土,因遂出家。既同苦節,二人並不資五穀,餌麻朮 而已。聲達虜都,虜謂聖人,遠遣迎接。二人不樂邊境, 故穢聲跡,危行言遜。虜主為設餚膳,皆悉進噉,因此 輕之,不復拘留。稱與文姜復還本寺。稱「年九十三,無 疾而卒。」

法相[编辑]

按《比丘尼傳》:「吳太元臺寺尼法相,本姓侯,燉煌人也。 履操清貞,才識英拔,篤志好學,不以屢空廢業;情安 貧寠,不以榮達移心。出適傅氏,家道多故。苻堅敗績, 眷屬散亡,出家持戒,信解彌深。常割衣食,好者施人。 有僧諫曰:『法相資野,言不出口。佛法經律,曾未措心。 欲學禪定,又無師範。專頑拙訥,是下愚人耳。何以不 種上田,而修此下福』?」答曰:「由之勝負,惟聖乃知。我既 凡人,寧立取舍?遇有如施,何關作意耶?」法相後建禪 齋七日,至第三日夜,與眾共坐,眾起不起。眾共觀之, 堅如木石,牽持不動,咸謂已死。後三日起,起後如常, 眾方異之。其如此類,前後非一。相年達桑榆,操行彌 篤,年九十餘,元嘉末卒。

業首附淨哀 寶英 法林 曇夤[编辑]

按《比丘尼傳》:「東青園寺尼業首,本姓張,彭城人也。風 規峻整,戒行清白。深解大乘,善搆妙理,彌好禪誦,造 次無怠。宋高祖武皇帝雅相敬異。文帝少時,從受三 歸,住永安寺,供施相續。元嘉三年,王景深母范氏以 王坦之故,祠堂地施首,起立寺舍,名曰青園。齊肅徒 眾,甚有風規。潘貴妃歎曰:『首尼弘振佛法,甚可敬重』。 以元嘉十五年為首,更廣寺西,刱立佛殿,復拓寺北, 造立僧房,賑給所須。」寺業興顯,眾二百人,法事不絕。 春秋稍高,仰者彌盛。累以耆艾自陳,眾咸不許。年九 十,大明六年卒。時又有淨哀、寶英、法林,並以治身清 約,有聲京縣。哀久習禪誦,任事清允,泰始五年卒。英 建塔五層,閱理有勤,蔬食精進,泰始六年卒。林博覽 經律,老而不懈,元徽元年卒。又有弟子曇夤,兼通禪 律,簡絕榮華,不闚朝市,元徽六年卒。

法辨附道照[编辑]

按《比丘尼傳》:「尼法辨,丹陽人也。少出家,為景福寺惠 果尼弟子。忠謹清慎,雅有素儉,敝衣蔬食,不甘五辛, 高簡之譽,早盛京邑。相州刺史瑯琊王郁甚相敬禮。 後從道林寺外國沙門畺良耶舍諮稟禪觀,如法修 行,通極精解。每預眾席,恆如睡寐。嘗在堂齋散不起, 維那驚觸,如木石焉。馳以相告,皆來就視。須臾出定」, 言語尋常,眾咸歎服,倍加崇重。大明七年而卒,年六 十餘。先是一日,上定林寺超辨法師夢一宮城,莊嚴 顯麗,服玩光赫,非世所有,男女莊飾,充滿其中,惟不 見有主。即問其故,答:「景福寺尼法辨當來主此,明日 應到。」辨至其日,惟覺肉戰,即遣告眾,大小皆集,自云 有異人來我左右,乍顯乍晦,如影如雲。言訖坐絕。其 後復有道照,亦以精進知名。道照本姓楊,北地徐人 也。飯蔬誦經,為臨賀王之所供養。

道綜[编辑]

按《比丘尼傳》:「尼道綜,未詳何許人,住江陵三層寺。少 不以出眾居心,長不以同物為污,汎賢愚之際,從道 而已。跡雖混成,所度潛廣。以宋大明七年三月十五日夜,自練油火關顙。既然耳目就毀,誦詠不輟。道俗 咨嗟,魔正同駭,率土聞風,皆發菩提心。宋徵士劉虯, 雅相宗重,敬為製偈讚云」:

慧濬[编辑]

按《比丘尼傳》:「竹園寺尼慧濬,本姓陳,山陰人也。幼而 穎悟,精進邁群。旦輒燒香運想,禮敬移時。中則菜蔬 一飯,鮮肥不食。雖在居家,有如出俗,父母不能割其 志。及年十八,許之從道。內外墳典,經眼必誦,深禪祕 觀,無不洞徹。靜而無競,和而有節。朋遊舊狎,未嘗戲 言。宋太宰江夏王義恭雅相推敬,常給衣藥,四時無」 爽。不畜私財,悉營寺舍。竹園成立,濬之功也。禪味之 樂,老而不衰。年七十三,宋大明八年卒,葬於傅山。同 寺有僧化尼,聰穎卓秀,多誦經律,蔬食苦節,與濬齊 名。

寶賢[编辑]

按《比丘尼傳》:「普賢寺尼寶賢,本姓陳,陳郡人也。十六 丁母憂,三年不食穀,以葛芋自資,不衣纊繒,不坐床 席。十九出家,住建安寺。操行精修,博通禪律。宋文皇 帝深加禮遇,供以衣食。及孝武雅相敬待,月給錢一 萬。明帝即位,賞接彌崇。以泰始元年敕為普賢寺主, 二年又敕為都邑僧正。甚有威風,明斷如神,善論物」 理,群枉必釋。秉性剛直,無所傾撓。初,晉興平中,淨檢 尼是比丘尼之始也。初受具足,指從大僧景福寺惠 果、淨音等,以諮求那跋摩。求那跋摩云:「國土無二眾, 但從大僧受得具戒。」惠果等後遇外國鐵薩羅尼等 至,以元嘉十一年,從僧伽跋摩於南林寺壇重受具 戒,非謂先受不得,謂是增長戒善耳。後諸好異者,盛 相傳習,典制稍虧。永徽二年,法穎律師於晉興寺開 《十誦律》題。其日有十餘尼,因下講欲重受戒。賢乃建 僧局,齎命到講座,鳴木宣令諸尼不得輒復重受戒。 「若歲審未滿者,其師先應集眾懺悔竟,然後到僧局。 僧局許可,請人鑒檢,方得受耳。若有違拒,即加擯斥。 因茲已後,矯競暫息。」在任清簡,才兼事義,安眾惠下, 肅然寡欲,世益高之。年七十七,昇明元年卒。

法淨[编辑]

按《比丘尼傳》:「普賢寺尼法淨,江北人也。年二十值亂, 隨父避地秣陵門,修釋教。淨少出家,住永福寺。戒行 清潔,明於事理,學思精研,深究義奧,與寶賢尼名輩 略齊。宋明皇帝異之。泰始元年,敕住普賢寺。宮內接 遇,禮兼師友。二年,敕為京邑都維那。在事公正,確然 殊絕。隨方引汲,德化如流。荊楚諸尼及通家婦女,莫」 不遠修書嚫,求結知識。其陶冶德風,皆此類也。諮其 戒範者七百人。年六十五,永徽元年卒。

惠曜[编辑]

按《比丘尼傳》:「蜀郡永康寺尼惠曜,本姓周,西平人也。 少出家,常誓燒身,供養三寶。泰始末,言于刺史劉亮, 亮初許之,有趙虔恩妾王氏甓塔,曜請塔上燒身,王 氏許諾。正月十五日夜,將諸弟子齎持油布,往至塔 所,裝束未訖,劉亮遣信語諸尼云:『若曜果燒身者,永 康一寺並與重罪』。曜不得已,于此便停。王氏大瞋云: 『尼要名利,詐現奇特,密貨內人,作如此事』。」不爾,夜半 城內那知曜曰:「新婦勿橫生煩惱,捨身關我,傍人豈 知。」于是還寺,斷穀,服香油。至昇明元年,于寺燒身。火 來至面,誦經不輟。語諸尼云:「收我遺骨,止得二升。」及 至火滅,果如其言。未燒之前一月日許,有胡僧,年可 二十,形容端正,髀生黑毛,長六七尺,極細軟。人問之 譯語,答云:「從來不覆,是故生毛耳。」謂曜曰:「我住波羅 奈國,至來數日,聞姊欲捨身,故送銀甖相與。」曜即頂 受,未及委悉,忽忽辭去,遣人追留,出門便失。以此甖 盛其舍利,不滿二合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