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0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六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六卷目錄

 尼部列傳三

  五代

  周尼師

  宋

  妙總       劉鐵磨

  空室道人     白佛

  如湛       法藏

  能奉       慧安

  了證       道輝

  行剛

  明

  繡枕       老尼余氏

  獨目金剛尼    慧貞

  湯氏       成慈

  成靜

 尼部藝文一

  比丘尼傳序       梁釋寶唱

  比丘尼僧敬法師碑      沈約

 尼部藝文二

  戲贈于越尼子歌     唐劉長卿

  題西林寺故蕭郎中舊堂公有女為尼在江州

                韓愈

  妓人出家詩        楊郇伯

  岐山宮侍兒出家為比丘尼 宋張叔夜

  遊湖山贈圓禪       張孝祥

  送劉小小為尼       明吳兆

 尼部紀事

 尼部雜錄

神異典第二百六卷

尼部列傳三[编辑]

五代[编辑]

周尼師[编辑]

按《永明縣志》:「師姑巖石佛寺,五代間河南馬氏稱制, 取石梘村周氏女子為妃。及馬氏歿,周氏妃辭歸,削 髮入山,因石為佛,因石為堂,苦行清修,至老不倦,村 人信服,踰百歲乃涅槃。嘉靖年間,耕種者就此山挖 得銅鐃法器并金銀釵釧,相傳周尼師遺物。」

[编辑]

妙總[编辑]

按《教外別傳》:平江府資壽尼無著妙總禪師,丞相蘇 公頌之孫女也。年三十許,厭世浮休,脫去緣飾,咨參 諸尼,已入正信,作夏徑山。大慧陞堂,舉藥山初參石 頭,後見馬祖因緣,師聞,豁然省悟。大慧下座,不動,居 士馮公楫隨至方丈曰:「『某理會得和尚適來所舉公 案』。大慧曰:『居士如何』?」曰:「恁麼也不得。」「囌嚧娑婆訶,不」 恁麼也不得。哩。娑婆訶。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囌嚧。 「哩娑婆訶。」大慧舉似師,師曰:「曾見郭象註《莊子》。」識 者曰:「卻是《莊子》註《郭象》。」大慧見其語異,復舉巖頭婆 子語問之。師答偈曰:「一葉扁舟泛渺茫,呈橈舞棹別 宮商。雲山海月都拋卻,嬴得莊周蝶夢長。」大慧休去, 馮公疑其所悟不根,後過無錫,招至舟中,問曰:「婆生 七子,六箇不遇知音,秖這一箇也不消得。」便棄水中。 大慧老師言:「道人理會得,且如何會?」師曰:「已上供通, 並是詣實。」馮公大驚。大慧挂牌次,師入室,大慧問:「古 人不出方丈,為甚麼卻去莊上喫油餈?」師曰:「和尚放 妙總過妙總方敢通箇消息。」大慧曰:「我放伱過,伱試 道看。」師曰:「妙總亦放和尚過。」大慧曰:「爭奈油餈何?」師 喝一喝而出。於是聲聞四方。

劉鐵磨[编辑]

按《衢州府志》:「劉鐵磨,比丘尼也。參子湖。師曰:『汝莫是 劉鐵磨否乎』?」尼曰:「不敢。」師曰:「左轉右轉。」尼問:「和尚莫 顛倒。」師便打,後倒而化。

空室道人[编辑]

按《羅湖野錄》:「空室道人者,直龍圖閣梅公珣之女。幼 聰慧,樂於禪寂。因從夫守官豫章之分寧,遂參死心 禪師於雲巖,既於言下領旨,自爾叢林知名。政和間, 居金陵,圓悟禪師住蔣山,佛眼禪師亦在焉,因機語 相契,二師稱賞。然道韻閒淡,似不能言者。至於開廓 正見,雅為精峭。後於姑蘇西竺院薙髮為尼,名惟久。」 宣和六年,趺坐而終。道人生於華胄,不為富貴籠絡, 傑然追蹤月上女,直趣無上菩提。又變形服,與鐵磨 為伍,至於生死之際,效驗異常。非志烈秋霜,疇克爾

考證.svg
按《佛祖綱目》,空室道人智通,居金陵,嘗設浴保寧,揭

榜於門曰:「一物也無,洗箇甚麼?纖塵若有,起自何來? 道取一句子元,乃可大家入浴。古靈只解揩背,開士 何曾明心。欲證離垢地時,須是通身汗出。盡道水能 洗垢,焉知水亦是塵。直饒水垢頓除,到此亦須洗卻。」 通後為尼,名惟久,掛錫姑蘇西竺,書偈趺坐而化。

白佛[编辑]

按《廣德州志》:「白佛,姓梅陳氏,甥女姐妹三人,佛第三, 幼慕宗旨,共誓不嫁。宋紹興五年,俱坐化大楊樹下, 鄉人伐木置水中,逆流而上,因刻木祀之,香火不絕。」

如湛[编辑]

按《松江府志》:「宋慶元間,有女師諱如湛,號渾源者,湖 州王家女。母曹氏,持奉圓通大士後生師。在襁褓間, 即能道《圓通品》中語。隨父防禦佐金陵戎幕,遂落髮 於清涼寺尼僧智圓所能,通《華嚴》《圓覺》《法華》諸大部 經,銳志參訪耆宿,至華亭禮船子塔。時安康郡夫人 號普明居士者,與無住居住,二人留心大乘,得師談」 論,洞明心印。郡中適宋照院虛席,請師開堂。一日與 二居士泛舟城南,至蓮花蕩,見水天交接。師招之曰: 「此地塵跡不到,可建立梵剎。」即鳩工庀材,果得神龍 窟。遂定基興建,檀施雲集,不數月而寺告成。

法藏[编辑]

按《佛祖統紀》,「法藏居金陵,勤志念佛。夜間見佛菩薩 來慰問,光明照寺,奄然遷化。」

按《淨土晨鐘》,宋尼法藏居金陵,戒德甚嚴,勤苦念佛。 每歲四孟月朔,集同志諷經持咒,大家善信,翕然坐 化。示寂之夜,見佛菩薩金像現其室中,光明照寺,端 坐脫去。

能奉[编辑]

按《佛祖統紀》:「能奉,錢唐人,專修淨業,常夢佛光照身, 或聞諸尼善言開發。一日無疾,告其徒曰:『吾往生時 至』。」少頃,聞奉誦佛聲厲,奔往視之,則合掌面西坐逝 矣。異香滿室,樂音西邁。

慧安[编辑]

按《佛祖統紀》,慧安居四明下水,大魁姚穎之屬也。往 小溪楊氏庵,專業西方,誦金剛般若,寒暑不易節。常 於室中佛光下燭。一日示疾,端坐,以手搖曳,戒眾人 勿諠。移時曰:「佛至矣。」令眾念佛,倏然脫去。壽九十六。

了證[编辑]

按《僊居縣志》:宋尼了證,邑人夏氏女,幼遇相士,謂其 父曰:「公女丰骨幽異,殆苾芻草也。若結朱陳,旦夕不 祿矣。」因命之皈教於淨勝院。比親死,築庵塚旁,居守 以終其身。自知死生,趺坐而逝。

道輝[编辑]

按《僊居縣志》:「尼道輝,邑人范氏女。嘗食魚鮓,心動,遂 茹素持律。構一小庵,自繡大士像懸之中楹,昕夕禮 拜。歲旱,出為民求雨,立驗。每召入宮,賜之錢帛,即給 貧者,賜號普濟大師。」

行剛[编辑]

按《嘉興府志》:「祇園行剛,嘉興胡氏女。早寡守節,棄家 學佛,住伏獅禪院。從者如雲,有一夔超琛為其高足, 皆有語錄行世。」

[编辑]

繡枕[编辑]

按《四川總志》:「繡枕,灌縣導江人。明初以處女修證圓 寂,肉身見存,人號繡枕觀音,遠近祈嗣者輒應。」

老尼余氏[编辑]

按《永明縣志》:「迴龍庵老尼余氏,法名慧秀,其夫江西 奉新人,攜來邑中業陶。夫喪,遂茹蔬修行,日誦《觀音 大士》千遍。既懇求地主丈尺地,立庵塑佛,晝勤紡績, 夜龕坐念佛。所居地無泉,老尼以杖叩地,忽石邊鏗 然有聲,命弟子開之,有泉湧出,味殊甘美,遂成流澗, 能蔭數百畝,四時不涸。邑人以為苦修之驗,爭向慕」 供養之。此尼生於弘治甲午。距萬曆甲戌,壽百歲有 奇。

獨目金剛尼[编辑]

按《金剛持驗》,明萬曆間,歸德府城外水晶庵,有老尼, 別號獨目金剛尼,因嘗以金剛為業,失一目名此。天 性淡薄,自糲食粗衣,外人有所遺,盡分贍僧尼之不 給者。每開期會講,善信環集,一士子問曰:「《金剛經》何 以有三十二分?」答曰:「一以貫之,儒佛皆然,何得許多 段落?」說偈曰:「佛說金剛妙出群,一言了悟絕聲聞。有 人解得金剛旨,四八何須逐段分。」一僧問曰:「何以謂 之金剛?」答曰:「金剛人皆有的,何須恁般問?」說偈曰:「金 剛果信是金剛,百鍊千鎚永不傷。粉碎虛空些子在, 祗今惟見佛毫光。」又有人曰:「師通曉佛義,何以不現 男身?」答曰:「形有男女,性無彼此,莫作差等觀。」說偈曰: 「男女何須辨假真,觀音出世果何人?皮囊脫盡渾無 用,試問男身是女身?」隨問隨應,靈敏異常,遠邇皈依 者無筭。年踰七十,預示化期,鼻端有火,危坐瞑然而 逝。示一偈云:「茶毗一去永歸空,著處尋空便不空。我去我來仍是我,電光泡影一般同。」

慧貞[编辑]

按《金剛持驗》,明常州尼慧貞,宦族之女,自幼言動不 妄,願出家,父母聽之,送入楞伽庵,遂朝夕持誦《金剛 經》。有同庵尼以穢事敗,波及貞時,適患目,因憤恚俱 瞽。如是三載,誦經如故。一夜夢金剛神謂曰:「汝行無 虧,當還爾。」明晨起,兩目忽開,歷年九十,無疾坐化。

湯氏[编辑]

按《杭州府志》:宋應昌《孝義庵記》略曰:「蓮池大師夙志 方外,以二尊人在,不敢離。既而雙失怙恃,遂疾從薙 染,以三姪文彬為後。室人湯氏年纔一十有九,亦脫 簪珥為尼,舉所有田廬普給群姪於文彬,低昂之,而 別以居。屬文彬己從鄰僦舍,繩樞蓬門,夕燈晨香,閴 如也。一時宰官居士為買趙氏故宅為禪堂,垣軒廚」 湢略備而已。湯法諱《株錦》。暨禪師同師關中南五臺 性天和尚。溯禪師出家逾四十稔。蓋行年五十九而 庵成。

成慈[编辑]

按《兜率龜鏡集》成:「慈字戒芻,廣州番禺沙灣人。俗姓 何,生而敏傑,不類群嬰。五歲即不茹葷羶。親知非俗 所留,遂送女庵中事佛,執勞無憚,多覺少寐。年既漸 長,立性堅貞,執行持心,不徇餘情。聽講思義,穎悟異 人。崇禎庚辰歲,年四十有一,始得薙染。時由尼眾甚 希,故滯年稔矣。從受具來,專攻律藏,研究性遮,故得」 持犯炳然,戒德冰雪,而靈根宿發,趣向高邁,志在大 乘,利人為急,深厭有漏,欲釋形拘。嘗聞西方下品生 者,數劫乃得見佛,皆非己志。欲再生世間,親近知識, 又疑隔陰之昏,雖得人身,貪嗔易染。況末劫知識難 值,未免退墜。忽一日閱《經藏》,見有上生兜率內院,親 覲彌勒菩薩,一生即便見佛聞法,無有遲速之品階。 遂堅志上求,因請余決曰:「上生宗旨,可得聞乎?」余遂 授與《上生經》一卷,彼即懇請講釋,余乃按經示以依 正宗趣。彼時依經作觀,持名不輟心口。體雖多病,精 爽過人。素好坐禪,脅罕著席。後住廣州總持庵,約徒 甚嚴。於崇禎丙戌四月望日告病。越五月十七日午 時,忽於坐定中見一菩薩侍人,忘其名,倏然引至兜 率內院,睹種種莊嚴光明耀目,慈氏菩薩相好難述, 彼遂舉身敬禮,禮已白云:「願世尊攝受我。」大士告曰: 「汝卻後七日來生此處。」又於二十一日坐靜中,忽睹 慈氏菩薩現在其前,自見己身成童子相,即趨下禪 床拜求攝受。次日告諸來問疾者曰:「我明日行矣,當 留步送吾上山茶毘。」翼日午時,喚眾稱彌勒如來名, 寂然而逝。時同學尼戒芳并侍病者,口述余筆,隨錄 之。

成靜[编辑]

按《慈林集》成:靜字實修,廣州古岡人,俗姓張。幼持齋 戒,以貞潔自處,禮本邑真梵庵主為師。及剃落,專課 「涅槃大乘諸經,事師尢謹。中年進具,常以毗尼請益 於余,棲心淨土,彌陀不輟於口。慈祥好施,威儀範物, 循循善誘,為士庶所仰」,意其乘願力再來人也。嘗勸 眾造栴檀千手眼大悲聖像於鳳城之大慈庵。越明 年,得微疾。預知時至,頻誨徒眾,與諸檀越訣別。翼日, 語諸弟子曰:「千手千眼大悲觀音菩薩來此相接。汝 等合恭迎之,吾往矣。」即瞑目而化,世壽五十有九。

尼部藝文一[编辑]

《比丘尼傳序       》梁釋寶唱

原夫貞心亢志,奇操異節,豈唯體率由於天真,抑亦 勵景行於仰止。故曰「希顏之士,亦顏之儔;慕驥之馬, 亦驥之乘。」斯則風列英徽,流芳不絕者也。是以握筆 懷鉛之客,將以語厥方來;比事記言之士,庶其勸誡 後世。故雖欲忘言,斯不可已也。昔大覺應於羅衛,《佛 日》顯於閻浮,三界歸依,四生向慕。比丘尼之興,發源 於愛道,登地證果,仍世不絕。列之《法藏》,如日經天。自 拘尸滅影,雙樹匿跡,歲曆蟬聯,陵夷訛紊。於是時澆 信謗,人或存亡。微言興而復廢者,不肖亂之也;正法 替而復隆者,賢達維之也。像法東流,淨檢為首,綿載 數百,碩德係興。善妙、淨珪窮苦行之節;法辯、《僧果》,盡 禪觀之妙。至若僧端、僧基之立志貞「固,妙相,法令之 弘震曠遠,若此之流,往往間出,並淵深嶽峙,金聲玉 振,實惟叔葉之貞幹,季緒之四依」也。夫年代推移,清 規稍遠,英風將範於千載,志事未集乎方冊,每懷慨 歎,其歲久矣。始乃博採碑頌,廣搜記集,或訊之傳聞, 或訪之故老,詮序始終,為之立傳。起晉咸和,訖梁普 通,凡六十五人,不尚繁華,務存要實,庶乎求解脫者, 勉思齊之德,而寡見庸疏,或有遺漏,博雅君子,箴其 闕焉。

比丘尼僧敬法師碑      沈約[编辑]

立言道往,標情妙覺。置想依空,練心成學。縕日悠長, 疏年緬邈。風遷電改,斯理莫違。神有殊適,形無異歸。 臨泉結慟,有愴徂暉。松飆轉蓋,山雨披衣。載刊貞軌,

永播餘徽
考證.svg

尼部藝文二[编辑]

《戲贈于越尼子歌》
唐·劉長卿
[编辑]

「鄱陽女子年十五,家本秦人今在楚。厭向春江空浣 紗,龍宮落髮披袈裟。五年持戒長一食,至今猶自顏 如花。亭亭獨立青蓮下,忍草禪枝遶精舍。自用黃金 買地居,能嫌碧玉隨人嫁。北客相逢疑姓秦,鉛華拋 卻仍青春。一花一竹如有意,不語不笑能留人。黃鸝 欲栖白日暮,天香未散經行處。卻對香爐閒誦經,春」 泉漱玉寒泠泠。雲房寂寂夜鐘後,吳音清切令人聽。 人聽吳音歌一曲,杳然如在諸天宿。誰堪世事又相 牽,惆悵回船江水綠。

《題西林寺故蕭郎中舊堂公有女為尼在江州》
[编辑]

韓愈

中郎有女能傳業,伯道無兒可保家。俾到匡山曾住 處,幾行衰淚落煙霞。

《妓人出家詩》
楊郇伯
[编辑]

盡出花鈿與四鄰,雲鬟剪落向殘春。暫驚風燭難留 世,便是池蓮不染身。《貝葉》欲翻迷《錦字》,梵聲初學誤 梁塵。從今艷色歸空後,湘浦應無解佩人。

《岐山宮侍兒出家為比丘尼》
宋·張叔夜
[编辑]

六尺輕羅染麴塵,金蓮步穩襯湘裙。從今不入襄王 夢,剪盡《巫山》一朵雲。

《遊湖山贈圓禪》
張孝祥
[编辑]

素香無脂粉氣,好語諧《韶濩》音。有人問西來意,門前 秋水沈沈。

《送劉小小為尼》
明·吳兆
[编辑]

羅衣脫卻一披緇,卻悟紅顏有歇時。學拜纖纖方禮 佛,隨班嫋嫋乍從師。忽驚形影燈前異,猶賸繁華夢 裡知。寄語舊家諸姊妹,年年空為落花悲。

尼部紀事[编辑]

《晉書會稽王道子傳》:「孝武帝不親萬機,但與道子酣 歌為務,姏姆尼僧尢為親暱,並竊弄其權。凡所幸接, 皆出自小豎,郡守長吏,多為道子所樹立。既為揚州 總錄,勢傾天下,自是朝野奔湊。中書令王國寶,性卑 佞,特為道子所寵昵。官以賄遷,政刑謬亂。又崇信浮 屠之學,用度奢侈,下不堪命。太元以後,為長夜之宴」, 蓬首昏目,政事多闕。桓元嘗候道子,正遇其醉,賓客 滿坐。道子張目謂人曰:「桓溫晚塗欲作賊,云何?」元伏 地流汗,不得起。長史謝重舉板答曰:「故宣武公黜昏 登聖,功超伊、霍。紛紜之議,宜裁之聽覽。」道子頷曰:「儂 知,儂知!」因舉酒屬元,元乃得起。由是元益不自安,切 齒於道子。於時朝政既紊,左衛領營將軍會稽許榮 上疏曰:「今臺府局吏、直衛武官及僕隸婢兒,取母之 姓者,本臧獲之徒,無鄉邑品第,皆得命議,用為郡守、 縣令,並帶職在內,委事於小吏手中。僧尼乳母,競進 親黨,又受貨賂,輒臨官領。眾無衛、霍之才,而比方古 人,為患一也。臣聞佛者,清遠元虛之神,以五誡為教, 絕酒不淫。而今之奉」者,穢慢阿尼,酒色是耽,其違二 矣。夫致人於死,未必手刃害之。若政教不均,暴濫無 罪,必夭天命,其違三矣。盜者未必躬竊人財,江乙母 失布,罪由令尹。今禁令不明,劫盜公行,其違四矣。在 上化下,必信為本。昔年下書,敕使盡規,而眾議兼集, 無所採用,其違五矣。尼僧成群,依傍法服。《五誡》麤法, 尚不「能遵,況精妙乎?而流惑之徒,競加敬事。又侵漁 百姓,取財為惠,亦未合布施之道也。」又陳「太子宜出 臨東宮,剋獎德業。」疏奏,並不省。中書郎范甯亦深陳 得失,帝由是漸不平於道子,然外每優崇之。國寶即 甯之甥,以謟事道子,甯奏請黜之。國寶懼,使陳郡袁 悅之因尼妙音致書與太子母陳淑媛,說「國寶忠謹, 宜見親信。」帝因發怒,斬悅之。

《桓溫傳》:溫以雄武專朝,窺覦非望。或臥對親寮曰:「為 爾寂寂,將為文景所笑。」眾莫敢對。既而撫枕起曰:「既 不能流芳後世,不足復遺臭萬載耶。」常行經王敦墓, 望之曰:「可人可人!」其心跡若是。時有遠方比丘尼,名 有道術,於別室浴,溫窺竊之,尼倮身,先以刀自破腹, 次斷兩足。浴竟出,溫問吉凶,尼云:公若作天子,亦當 如是。

《法苑珠林》:宋費崇先聞人說福遠寺有僧欽尼,精勤 得道,欣然願見。未及得往,屬意甚至。嘗齋於他家,夜 三更中,忽見一尼,容儀端嚴,著赭布袈裟,正立齋席 之前,食頃而滅。及崇先後覲此尼色貌被服,即窗前 所睹者也。

《續高僧傳》:「僧伽婆羅以天監五年被敕徵召,於揚都 譯經。有太學博士江泌女僧法者,小年出家,有時靜坐閉目,誦出《淨土妙莊嚴》等經,始從八歲,終於十六, 總出三十五卷。天監年中,在華光殿親對武帝誦出 異經,揚都道俗咸稱神授。」

《法華持驗》梁普通二年,高郵有華手尼者,志節冰霜, 誦《妙法華經》,不捨晝夜。後每誦一卷,右手爪上輒生 一華,狀如綾絲,五指皆遍。誦徹六七卷,掌上并生二 華。武帝召見,大為嘉敬,時因號「華手尼。」

《魏書裴植傳》:「植歷度支尚書。植母,夏侯道遷之姊也, 性甚剛峻,於諸子皆如嚴君。長成之後,非衣幍不見, 小有罪過,必束帶伏閣,經三五日乃引見之,督以嚴 訓,唯少子衍得以常服見之,旦夕溫凊。植在瀛州也, 其母年踰七十,以身為婢,自施三寶,布衣麻菲,手執 箕箒,于沙門寺灑掃。植弟瑜、璨、衍,並亦奴僕之服,泣」 涕而從,有感道俗。諸子各以布帛數百,贖免其母,于 是出家為比丘尼,入嵩高,積歲乃還家。植雖自州送 祿奉母,及贍諸弟,而各別資財,同居異爨,一門數竈, 蓋亦染江南之俗也。植母既老,身又長嫡,其臨州也, 妻子隨去,分違數歲,論者譏焉。

《山偉傳》:偉為諫議大夫。尒朱榮之害朝士,偉時守直, 故克免禍。及莊帝入宮,仍除偉給事黃門侍郎。先是 偉與儀曹郎袁昇,屯田郎李延孝,外兵郎李奐,三公 郎王廷業,方駕而行。偉少居後,路逢一尼,望之歎曰: 「此輩緣業,同日而死。」謂偉曰:「君方近天子,當作好官。」 而昇等四人,皆於河陰遇害,果如其言。

《蠕蠕傳》:初,豆崙之死也,那蓋為主,伏圖納豆崙之妻 候呂陵氏,生醜奴阿那瓌等六人。醜奴立後,忽亡一 子,字祖惠,求募不能得,有尼引副升牟妻是豆渾地 萬,年二十許,為醫巫,假託神鬼。先常為醜奴所信,出 入去來,乃言「此兒今在天上,我能呼得醜奴」,母子欣 悅。後歲仲秋,在大澤中施帳屋,齋潔七日,祈請天神。 經一宿,祖惠忽在帳中,自云恆在天上。醜奴母子抱 之,悲喜大會。國人號地萬為聖女,納為可賀敦,授夫 副升牟爵位,賜牛馬羊三千頭。地萬既挾左道,亦有 姿色,醜奴甚加重愛,信用其言,亂其國政。如是積歲。 祖惠年長,其母問之,祖惠言:「我恆在《地萬》家,不嘗上 天。上天者,地萬教也。」其母具以狀告醜奴。醜奴言「地 萬懸鑒,遠事不可不信,勿用讒言也。」既而地萬恐懼, 譖祖惠於醜奴,醜奴陰殺之。

《釋老志》:有司奏:「上谷郡比丘尼惠香在北山松樹下 死,屍形不壞。爾來三年,士女觀者有千百。」於時人皆 異之。

《洛陽伽藍記》:「胡統寺,太后從姑所立也。入道為尼,遂 居此寺。其寺諸尼,帝城名德,善于開導,工談義理,常 入宮與太后說法。其資養緇流,從無此也。」

《北齊書羊烈傳》:「烈家傳素業閨門修飾,為世所稱,一 門女不再醮。魏太和中,於兗州造一尼寺,女寡居無 子者,並出家為尼,咸存戒行。」

《周書。武帝李皇后傳》:「隋開皇元年三月,后出俗為尼, 改名常悲。八年殂,年五十三,以尼禮葬于京城南。」 《宣帝朱皇后傳》:「隋開皇元年,后出俗為尼,名法凈。六 年殂,年四十,以尼禮葬京城。」

《宣帝陳皇后傳》:「帝崩,后出家為尼,改名華光。」

《宣帝元皇后傳》:「帝崩,后出俗為尼,改名華勝。」初,后與 陳后同時被選入宮,俱拜為妃,及升后位,又同日受 冊。帝寵遇二后,禮數均等,年齒復同,特相親愛。及為 尼後,李朱及尉遲后等並相繼殞沒,而二后于今尚 存。

《宣帝尉遲皇后傳》:帝崩,后出俗為尼,改名華首。 《華嚴持驗》唐儀鳳年中,西域有二梵僧,至五臺山,捧 花執爐,肘膝行步,向山頂禮文殊。遇一尼師在巖石 間,松下繩床,端然獨坐,口誦《華嚴》。時日方暮,尼謂梵 僧曰:「尼不合與大僧同止,大德且去,明日更來。」僧曰: 「山深路遙,無所投寄,奈何?」尼曰:「若不去,我不可住,當 入深山。」僧徘徊慚懼,莫知所之。尼曰:「但下前谷,彼有 禪窟耳。」僧往尋,果得窟。相去數里許,二僧合掌,捧香 爐,面北遙禮,傾心聽經,泠泠於耳。初啟經題,稱「如是 我聞。」乃遙見尼,身處繩床,面南而坐,口中放光,赫如 金色,皎在前峰。誦兩帙已上,其光盛于谷南,方圓可 十里,與晝不異。至四帙,其光漸收,六帙都畢,光並收 入尼口。人以為此文殊分化以示梵僧也。

《佛祖統紀》:「絳州二童女,依尼師出家。尼誦《華嚴》,一日 坐七,二女失望,旦旦詣墳號泣。三年忽生蓮花五莖 于土,郡以上聞,則天敕檢,華根出自舌上,乃召二女 入內,親為落髮,令居天女寺。」

《杜陽雜編》:代宗廣德元年,吐蕃犯便橋,上幸陜,王師 不利,常有紫氣如車蓋,以迎馬首。及迴潼關,上嘆曰: 「河水洋洋,送朕東去。」上至陜,因望鐵牛蹶然謂左右 曰:「朕年十五六,宮中有尼,號功德山,言事往往神驗, 屢撫吾背曰:『天下有災,遇牛方迴』。今見牛也,朕將迴 爾。」是夜夢黃衣童子歌於帳前曰:「中五之德方峨峨, 胡胡呼呼,可奈何?」詰旦,上具言其夢,侍臣咸稱土德當王之兆也。

《宋高僧傳》:「釋隱峰遊遍靈跡,忽於金剛窟前僵立而 死,亭亭然,其直如植。時議靈穴之前,當舁就爇,屹定 如山,併力不動,遠近瞻觀,驚歎希奇。峰有妹為尼,入 五臺,瞋目咄之曰:『老兄疇昔為不循法律,死且熒惑 於人。時眾已知,妹雖骨肉,豈敢㩦貳,請從恆度』。以手 輕攘,僨然而仆。遂茶毗之,收舍利入塔,號鄧隱峰。遺」 一頌云。「獨絃琴子為君彈。松柏長青不怯寒。金礦相 和性自別。任向君前試取看。」

《紀聞》:「廣敬寺尼員智,嘗與同侶于終南山中結夏。夏 夜月明,下有哭而來者,其聲雄大甚悲。既至,乃一人 長八尺餘,立于廬前,聲不輟。尼等執心正念,不懼而 哭者,竟不言而去。」

《續酉陽雜俎》:「曹州南華縣端相寺,時尉李蘊至寺巡 檢,偶見尼房中地方丈餘獨高,疑其藏物,掘之數尺, 得一瓦瓶,覆以木盤,視之有」《骨大方隅》,顴下屬骨 兩片長八寸,開罅徹上容,釵股若合筒瓦,下齊如截, 瑩如白牙。蘊意尼所產,因毀之。

《諸經要集》:《舊雜譬喻經》云:「昔有沙門晝夜誦經,有狗 伏床下,一心聽經,不復念食。如是積年,命盡得人形, 生舍衛國中作女人。長大見沙門分衛便走,自持飯 與沙門歡喜,後作比丘尼,得應真道。」

《續文獻通考》:唐末有海印者,為尼于悲光寺,才思清 俊。有《舟夜》一章云:「水色連天色,風聲益浪聲。旅人歸 思苦,漁叟夢魂驚。舉棹雲先到,移舟月逐行。旋吟詩 句罷,猶見遠山橫。」

《冥祥記》:尼宋智通,年少信佛而不專師,死罷道,嫁魏 郡梁甫,生一男,家貧無以為衣,有《法華》等經,悉練之 以衣其兒俄得病,遍體壞爛,狀若火瘡,有細白蟲,日 出數升餘,晝夜號叫,聞空中語云:「壞經為衣,得此報。」 旬餘而死。

《五代史孫方諫傳》:「方諫,鄭州清苑人也。初,定州西北 有狼山堡,定人常保以避契丹,有尼深意居其中,以 佛法誘民,民多歸之。後尼死,堡人言其尸不朽,因奉 而事之。尼姓孫氏,方諫自以為尼,族人即繼行其法, 堡人推以為主。」

《宋史孫行友傳》:「行友,莫州清苑人,世業農。初,定州西 二百里有狼山者,當易州中路,舊有城堡,邊人賴之 以避寇。山中蘭若有尼,姓孫氏,名深意,有術惑眾。行 友兄子方諫名之為姑師,事之甚謹。及尼坐亡,行友 益神其事,因以其術然香燈,聚民漸眾。自晉少帝與 契丹絕好,邊州困於轉輸,逋民往往依方諫,推以為」 帥。方諫懼主帥捕逐,乃表歸朝,因署為東北西招牧 指揮使,且賜院額曰「勝福。」每契丹軍來,必率其徒襲 擊之,鎧仗畜產,所得漸多,人益依以避難焉。易定帥 聞于朝,因以方諫為邊界遊奕使,行友副之。自是捍 禦侵軼,多所殺獲。周顯德初,正授節鉞。世宗自河東 還,加檢校太傅。六年,世宗北征,行友攻下契丹之易 州,擒其刺史任欽以獻。宋初,加同平章事。狼山佛舍, 妖妄愈甚,眾趨之不可禁。行友不自安,累表乞解官 歸山,詔不允。建隆二年,乃徙其帑廩,召集丁壯,繕治 兵甲,欲還狼山以自固。兵馬都監樂繼能密表其事, 太祖遣閤門副使武懷節馳騎會鎮、趙之兵,稱「巡邊」, 直入其城,行友不之覺。既而出詔示之,令舉族赴闕, 行友倉皇聽命。既至,命侍御史李維岳就第鞫之,得 實,下詔切責,削奪從前官爵,勒歸私第,仍戮其部下 數人。遣使馳詣狼山,輦其尼師之屍焚之。

《湘山野錄》:太宗第七女申國大長公主,平生不茹葷。 端拱初,幸延聖寺,願捨為尼。真宗即位,遂乞削髮。上 曰:「朕之諸妹皆厚賜湯邑,築外館以尚天姻,酬先帝 之愛也。汝獨願出家,可乎?」申國曰:「此先帝之願也。」堅 乞之,遂允。進封吳國,賜名清裕,號報慈正覺大師,建 寺都城之西,額曰「崇真。」藩國近戚及掖庭嬪御願出 家者,若密恭懿王女萬年縣主,曹恭惠王女惠安縣 主,凡三十餘人,皆隨出家。詔普度天下僧尼。申國俗, 壽止三十八,尼夏十有六入滅。

《聞見後錄》:熙寧初,神宗謂王安石曰:有比丘尼千姓 者,為富弼言:「世界漸不好,勿預其事可也。」弼信之,然 亦不之罪也。

《燕翼貽謀,錄僧寺戒壇》,尼受戒混淆其中,因以為奸。 太祖皇帝尤惡之,開寶五年二月丁丑,詔曰:「僧尼無 閑,實紊教法。應尼合度者,只許于本寺起壇受戒,令 尼大德主之。如違,重置其罪。許人告。」則是尼受戒不 須入戒壇,各就其本寺也。近世僧戒壇中公然招誘 新尼受戒,其不至者,反誣以違法。尼亦不知法令本 「以禁僧也」,亦信以為然,官司宜申明禁止之。

《養痾漫筆》:「嘉泰間,內臣李大謙于行都九里松玉泉 寺側建功德寺,役工數內有漆匠張某者,天台人。偶 春夜出浴回,于道中遇一老嫗挽入小門,暗中以手 捫壁,隨嫗而行,但覺是布幕。轉經數曲,至一室中,使 就物坐,此嫗乃去。繼有一尼㩦燈至,又見四壁皆有青赤衣帷遮護,終不知是何地。此尼又引經數曲,及」 至一室,燈燭酒殽器皿,一一畢備,俱非中下人家所 有。張見之驚異,亦不敢問其所以,且疑且喜。尼往,頃 時復至。後有一婦人隨來,容美非常,惟不冠飾。張殊 畏懼。尼逼使坐,遂召前嫗,命酒殽數盤。此婦人更不 一語。尼云:「已晚矣。」張但懇尼云:「匠者無錢。」尼終不顧, 遂令就寢。尼執燈扄戶而去。張屢詢所來及姓名,而 婦人竟無一語,疑為瘖疾。至鐘動,尼復至,啟鑰喚張 起如前,令嫗引出,亦摸布壁行,覺至一門,非先來所 經。此嫗令出街可至役所。張如夢寐中,行至一街,迨 曉即離役所二里許。後循路歸其董,役者責之,及聞 此事,使人遍訪,終不得其原所。入門閾,眾皆謂遇鬼 物,而有一木匠云:「固寵借種耳。」

《宋史宗室傳》:「史彌遠逼鎮王竑,縊于州治。端平元年, 詔復官爵,妻吳氏為比丘尼,賜號惠凈法空大師,月 給缽錢百貫。」

《癸辛雜識》:臨平明因寺尼,大剎也。往來僧官,每至,必 呼尼之少艾者供寢,寺中苦之,于是專作一寮,貯尼 之嘗,有違濫者,以供不時之需,名曰「尼站。」

《清尊錄》:狄氏者,家故貴,以色名動京師,所嫁亦貴家, 明艷絕世。每燈夕及西池春遊,都城士女讙集,自諸 王邸第及公侯戚里中貴人家,帟幕車馬相屬,雖歌 姝舞姬,皆飾璫翠,佩珠犀,覽鏡顧影,人人自謂傾國。 及狄氏至,靚妝卻扇,亭亭獨出,雖平時妒悍自衒者 皆羞服。至相詆,輒曰:「汝美如狄夫人邪?乃相凌我。」其 名動一時如此。然狄氏資性貞淑,遇族遊群飲,澹如 也。有滕生者,因出遊,觀之,駭慕,喪魂魄,歸悒悒不聊。 生訪狄氏所厚善者,或曰:「尼慧澄,與之習。」生過尼,厚 遺之,日日往。尼愧謝,問故。生曰:「極知不可幸,萬分一 耳,不然,且死。」尼曰:「試言之。」生以狄氏告。尼笑曰:「大難, 大難!此豈可動耶?」具道其決不可狀。生曰:「然則有所 好乎?」曰:「亦無有。唯旬日前,屬我求珠璣頗急。」生大喜 曰:「可也。」即索馬馳去。俄懷大珠二囊示尼曰:「直二萬 緡,願以萬緡歸之。」尼曰:「其夫方使北,豈能遽辦如許 價邪?」生亟曰:「四五千緡,不則千緡數百緡皆可。」又曰: 「但可動,不願一錢也。」尼乃持詣狄氏,果大喜玩不巳, 問須直幾何,尼以萬緡告,狄氏驚曰:「是纔半直爾。然 我未能辦,奈何?」尼因屏人曰:「不必錢,此一官欲託事 耳。」狄氏曰:「何事?」曰:「雪官事耳,夫人弟兄夫族,皆可為 也。」狄氏曰:「持去,我徐思之。」尼曰:「彼事急,且投他人,可 復得邪?姑留之,明旦來問報」,遂辭去,且以告生,生益 厚餉之。尼明日復往,狄氏曰:「我為營之,良易。」尼曰:「事 有難言者,二萬緡物付一禿媼,而客主不相問,使彼 何以為信?」狄氏曰:「奈何?」尼曰:「夫人以設齋來院中,使 彼若邂逅者,可乎?」狄氏赬面搖手曰:「不可。」尼慍曰:「非 有他,但欲言雪官事,使彼無疑耳。果不可,我不敢強 也。」狄氏乃徐曰:「後二日我亡兄忌日,可往。」然立語亟 遣之,尼曰:「固也。」尼歸,及門生已在,詰之,具道本末。拜 之曰:「儀秦之辯,不加於此矣。」及期,尼為治齋具,而生 匿小室中,具酒殽俟之。晡時,狄氏嚴飾而至,屏從者, 獨攜一小侍兒見尼曰:「其人來乎?」曰:「未也。」唄祝畢,尼 使童子主侍兒,引狄氏至小室,搴簾見生及飲具,大 驚,欲避去。生出拜,狄氏答拜。尼曰:「郎君欲以一巵為 夫人壽,願勿辭。」生固頎秀,狄氏頗心動,睇而笑曰:「有 事第言之。」尼固挽使坐,生持酒勸之,狄氏不能卻。為 釂巵,即持酒酬生。生因徙坐,擁狄氏曰:「為子且死,不 意果得子。」擁之即幃中,狄氏亦歡然恨相得之晚也。 比夜散去,猶徘徊顧生,挈其手曰:「非今日,幾虛作一 世人。夜當與子會。」自是夜輒開垣門,召生無闕。夕所 以奉生者靡不至,惟恐絲毫不當其意也。數月,狄氏 夫歸。生,小人也,陰計已得。狄氏不能棄重賄,伺其夫 與客坐,遣僕人白曰:「某官嘗以珠直二萬緡賣第中, 久未得值,且訟于官。」夫愕起,入詰狄氏,語塞曰:「然。」夫 督取還之。生得珠,復遣尼謝狄氏:「我安得此,貸于親 戚,以動子耳。」狄氏雖恚甚,終不能忘生。夫出,輒召與 通。逾年夫覺閑之嚴。狄氏以念生病死。余在太學時 親見

《雞肋篇》:「越尼皆善織,謂之寺綾者,乃北方隔織耳,名 著天下。」

《潛居錄》:謝芬蘭性至孝,惟虔奉觀音大士。一日有老 尼至,袖中出一藥與芬蘭曰:「此藥專愈刀瘡。」芬蘭第 受之,不以為意。明年,姑大病,醫禱弗效。芬蘭籲天祝 釐,潛入閤內,以刀刲股烹進于姑,而創大痛,忽追惟 向藥,命婢取敷之,隨敷生肉,若未嘗傷。人以老尼即 大士也,孝之感神如此。

《鞠堂野史》:「禁中帝及兩宮,各有尼道并女冠各七人, 選于諸寺觀,年三十以上能法事者充,隨本殿內人 居處。每早輪一尼一道,導上于佛閣前讚念,導上燒 香,佛道者各兩拜,又導下殿燒天香四拜。又導至殿 門殿後,出視朝方退。應諸閣凡欲請尼道看經者,皆

此輩。每半年或數月一歸元寺觀,本位使臣隨住五
考證.svg
七日還。

《採蘭雜志》:一婦人有隱病,不敢告人,苦甚。平日奉觀 世音像甚謹,正病時,見一尼持藥一函至曰:「煎此洗 之,即愈矣。」尼忽不見,啟視之,乃蛇床子、吳茱萸、苦參 也。

《輟耕錄》:程公鵬舉在宋季被虜於興元版橋張萬戶 家為奴,張以擄到宦家女某氏妻之。既婚之三日,即 竊謂其夫曰:「觀君之才貌,非久在人後者。何不為去 計,而甘心於此乎?」夫疑其試己也,訴於張,張命箠之。 越三日復告曰:「君若去,必可成大器,否則終為人奴 耳。」夫愈疑之,又訴於張,張命出之,遂粥於市人家。妻 臨行,以所寄繡鞋一易程一履,泣告曰:「期執此相見 矣。」程感悟奔歸宋,時年十七八,以廕補入官。迨國朝 統一海宇,程為陝西行省參知政事,自與妻別已三 十餘年,義其為人,未嘗再娶。至是遣人㩦向之鞋履, 往興元訪求之市家云:「此婦到吾家,執作甚勤,遇夜 未嘗解衣以寢。每訪績達旦,毅然莫」可犯。吾妻異之, 視如己女。將半載,以所成布匹償元粥鏹物,乞身為 尼。吾妻施貲,以成其志。見居城南某菴中,所遣人即 往尋,見以曝衣為由,故遺鞋履在地。尼見之,詢其所 從來,曰:「吾主翁程參政,使尋其偶耳。」尼出鞋履示之, 所遣人亟拜曰:「主母也。」尼曰:「鞋履復全,吾之願畢矣。」 歸見程相公與夫人,為道致意,竟不再出,告以參政 未嘗娶,終不出。旋報,程移文本省,遣使檄興元路,官 為具禮,委幕屬李克復防護其車輿至陜西,重為夫 婦焉。

中書平章闊闊歹之側室高麗氏,有賢行,平章死,誓 弗貳。適正室子拜馬朵兒赤說其色,欲妻之而不可 得,乃以其父所有大答納環子獻于太師伯顏,此物 蓋伯顏所屬意者。伯顏喜問所欲,遂白前事。伯顏特 為奏聞,奉旨:命拜馬朵兒赤收繼小母高麗氏。高麗 氏夜與親母踰垣而出,削髮為尼。伯顏怒,以為故違 聖旨,拜奏命省、臺洎侍正府官鞫問。諸官奉命惟謹, 鍛鍊備極慘酷。時國公闊里吉思于鞫問官中,獨秉 權力,侍正府都事帖木兒不花數致語曰:「誰無妻子, 安能相守至死?得有如此守節者,莫大之幸,而反坐 以罪,恐非我治朝之盛典也。」國公悟,為言于伯顏之 前,宛曲解釋,其事遂已。

《明會典》。「洪武六年,令民家女子年未及四十者,不許 為尼姑。」

篷,櫳夜話休。邑有智尼,擁高貲與貴室往還,深垣密 扄,雖白晝莫能窺也。曾一罹暴客,鄰人集炬捍之。既 散,尼割一書冊給眾,令明旦相質取酬金。自是歲每 一二發,率割質如故。一少尼廉其非盜,實鄰者偽張 以取酬,因欲相訐,尼曰:「不可,吾歲捐所餘以養若曹, 令遠近知盜終不勝捍,猶樹兵意也。訐之是自撤備」 而樹怨。吾不復安枕矣。

《珍珠船》孝宗廢皇后馮氏,貞謹有節操,遂號「練行尼。」

尼部雜錄[编辑]

《竹坡詩話》:樞密張公稽仲喜談兵論邊事,面目極嚴 冷,而作小詩有風味。岐王宮有侍兒出家為比丘尼 者,公賦詩云:「六尺輕羅染麴塵,金蓮步穩襯湘裙。從 今不入襄王夢,翦盡巫山一朵雲。」殊可喜也。

《事鈔:尼眾篇》云:「善見佛初不度女人出家,為滅正法 五百年後為說八敬聽出家,依教行故,還得千年。今 時不行,隨處法滅。」

《學佛考訓》:「政和三年,詔尼慧光入內庭,對御陞座說 法,賜號淨智大師。尼說法且對御,非制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