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3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三十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三十卷目錄

 神仙部列傳七

  漢四

  谷希子        李充

  孟岐         黃安

  稷丘君        郭延

  李少君附文成   山世遠

  衛叔卿附度世 梁伯孔安國附陳伯

  王興         朱璜

  阮丘         戴孟

  山練師        李根

  鉤翼夫人       周義山

  張微子        王褒

  宮嵩         王仲都

神異典第二百三十卷

神仙部列傳七[编辑]

漢四[编辑]

谷希子[编辑]

按《洞仙傳》:「谷希子者,學道得仙,為太上真官,東方朔 師之,受閬風鍾山蓬萊及神州真形圖。」

李充[编辑]

按《洞冥記》:李充,馮翊人也。自言三百歲荷草畚,負五 嶽真圖而至。武帝禮待之,亦號負圖先生也。

《按香案牘》:充號負圖先生,伏生十歲,就石壁中受充 尚書,授四代之事,伏生以繩繞腰領,一讀一結,十尋 之繩皆成結矣。充餌菊朮,經旬不語,人問何以,答曰: 「世間無可食,亦無可語者。」

孟岐[编辑]

按《洞冥記》:「孟岐,河清之逸人也,年可七百歲,語及周 初事,了然如目前。岐侍周公昇壇上,岐以手摩成王 足,周公以玉笏與之,岐嘗寶執,每以衣袂拂拭,笏厚 七分,今銳斷,恆切桂葉食之。聞漢武帝好仙,披草萊 而來,武帝厚待之,後不知所之。」

黃安[编辑]

按《洞冥記》:黃安,代郡人也,為代郡卒,自云卑猥,不獲 處人間,執鞭懷荊而讀書,畫地以記。數日久,地成池 矣。時人謂黃安年可八十餘,視如童子,常服硃砂,舉 體皆赤,冬不著裘,坐一神龜,廣二尺。人問「子坐此龜 幾年矣?」對曰:「昔伏羲始造網罟,獲此龜以授吾,吾坐 龜背已平矣。此蟲畏日月之光,二千歲即一出頭。吾」 坐此龜已見五出頭矣。行即負龜以趨,世人謂「黃安 萬歲矣。」

稷丘君[编辑]

按《列仙傳》:稷丘君者,太山下道士。武帝時以道術受 賞賜,髮白再黑,齒落更生。後罷去,上東巡泰山,君乃 冠章甫,衣黃衣,擁琴來迎,拜武帝曰:「陛下勿上,必傷 足指。」及數里,左足指果折。上諱之,但祠而還。為君立 祠,復百戶,使承奉之。

郭延[编辑]

按《懷慶府志》:「郭延,山陽人。服雲散,能夜書。有數十人 乘虎豹來迎,比鄰盡見之,與親友辭別而去,云詣崑 崙山。」

李少君附文成[编辑]

按《漢書郊祀志》:「李少君以祠竈穀道卻老方見上,上 尊之。少君者,故深澤侯人主方匿其年及所生長,常 自謂七十,能使物卻老。其游以方遍諸侯,無妻子,人 聞其能使物,及不死,更餽遺之,常餘金錢衣食。人皆 以為不治產業而饒給,又不知其何所,人愈信,爭事 之。少君資好方,善為巧,發奇中,常從武安侯宴,坐中」 有年九十餘老人,少君乃言與其大父游射處,老人 為兒從,其大父識其處,一坐盡驚。少君見上,上有故 銅器,問少君,少君曰:「此器齊桓公十年陳於柏寢。」已 而按其刻,果齊桓公器。一宮盡駭,以為少君神,數百 歲人也。少君言上「祠竈皆可致物,致物而丹砂可化 為黃金,黃金成以為飲食器則益壽,益壽而海中蓬 萊僊者乃可見之,以封禪則不死,黃帝是也。臣嘗游 海上見安期生,安期生食臣棗,大如瓜。安期生僊者, 通蓬萊中,合則見人,不合則隱。」于是天子始親祠竈, 遣方士入海求蓬萊安期生之屬,而事化丹砂諸藥, 齊為黃金矣。久之,少君病死,天子以為化去不死也, 使黃錘史寬舒受其方,而海上燕齊怪迂之方士,多 更來言神事矣。

按《太平廣記》:「李少君者,齊人也。漢武帝招募方士,少 君於安期先生得神丹爐火之方,家貧不能辦藥,謂 弟子曰:『老將至矣,而財不足,雖躬耕力作,不足以辦。 今天子好道,欲往見之,求為合藥,可得恣意。乃以方 上帝,云丹砂可成黃金,金成服之昇仙。臣常遊海上見安期先生,食棗大如瓜,天子甚尊敬之,賜遺無數』。」 少君嘗與武安侯飲食,座中有一老人,年九十餘,少 君問其名,乃言曾與老人祖父遊,夜見小兒從其祖 父,吾故識之。時一座盡驚。又少君見武帝有故銅器, 因識之曰:「齊桓公常陳此器於寢座。」帝聞言,觀其刻 字,果齊之故器也。因知少君是數百歲人矣。視之如 五十許人,面色肌膚,甚有光澤,口齒如童子。王公貴 人聞其能,令人不死,莫不仰慕,所遺金錢山積。少君 乃密作神丹,丹成,謂帝曰:「陛下不能絕驕奢,遣聲色, 殺伐不止,喜怒不勝,萬里有不歸之魂,市曹有流血 之刑,神丹大道,未可得成。」乃以少藥方與帝,少君便 稱疾。是夜,帝夢與少君俱上嵩高山,半道有使者乘 龍持節雲中來,言太乙請少君。帝遂覺,即使人問少 君消息,且告近臣曰:「朕昨夢少君捨朕去,少君乃病 困。」帝往視之,并使人受其方,事未竟而卒。帝曰:「少君 不死,故化去耳。」及斂,忽失屍所在,中表衣悉不解,如 蟬蛻也。帝猶增歎恨求少君不勤也。初,少君與朝議 郎董仲躬相親愛,仲躬宿有疾,體枯氣少,少君乃與 其成藥二劑,并其方用戊己之草,後土脂、黃精根、獸 沈肪、先莠之根,百卉花釀,亥月上旬合煎銅器中,使 童子沐浴潔淨,調其湯火,使合成雞子三枚為程,服 盡一劑,身體便輕,服三劑,齒落更生,五劑年壽長而 不復傾。仲躬為人剛直,博學五經,然不達道術,笑世 人服藥學道。頻上書諫武帝,以為「人生有」命,衰老有 常,非道術所能延,意雖見其有異,將為天性,非術所 致,得藥竟不服,又不問其方。少君去後數月,仲躬病 甚,常聞武帝說前夢,恨惜少君。仲躬憶少君所留藥, 試服之,未半,乃身體輕壯,其病頓愈。服盡,氣力如年 少時,乃信有長生不死之道。解官行,求道士,問其方, 竟不能悉曉。仲躬唯得髮不白,形容甚盛,年八十餘 乃死。囑其子道生曰:「我少得少君方藥,初不信事,後 得力,無能解之,懷恨於黃泉矣。汝可行求人間方術 之士,解其方意,長服此藥,必度世也。」時有文成將軍, 亦得少君術,事武帝,帝後遣使誅之。文成謂使者曰: 「為吾謝帝,不能忍少日而敗大事乎?帝好自愛,後三 十年,求我於成山,方共事,不相怨也。」使者還,具言之。 帝令發其棺視之,無所見,唯有竹筒一枚。帝疑其弟 子竊其屍而藏之,乃收捕撿問,無其跡。帝乃大悔,誅 文成後,復徵諸方士,更於甘泉祀太乙,又別設一座 祀文成,帝親執禮焉。

山世遠[编辑]

按《懷慶府志》:「山世遠,河內人。李少君以神丹經傳郭 延,延傳尹軌,軌傳世遠,世遠後傳薊子訓。」

衛叔卿附度世 梁伯[编辑]

按《神仙傳》:衛叔卿者,中山人也,服雲母得仙。漢元封 二年八月壬辰,孝武皇帝閒居殿上,忽有一人乘雲 車,駕白鹿從天而下,來集殿前。其人年可三十許,色 如童子,羽衣星冠。帝乃驚問曰:「『為誰』?答曰:『吾中山衛 叔卿也』。帝曰:『子若是中山人,乃朕臣也,可前共語。叔 卿本意謁帝,謂帝好道,見之必加優禮,而帝今云是 朕臣也』。」於是大失望,默然不應,忽焉不知所在。帝甚 悔恨,即遣使者梁伯至中山,推求叔卿,不得見,但見 其子名度世,即將還見。帝問云:「汝父今在何所?」對曰: 「臣父少好仙道,嘗服藥導引,不交世事,委家而去,已 四十餘年,云當入太華山也。」帝即遣使者與度世共 之華山,求尋其父。到山下,欲上輒火,不能上也。積數 十日,度世謂使者曰:「豈不欲令吾與他人俱往乎?」乃 齋戒獨上,未到其嶺。於絕巖之下,望見其父與數人 博戲于石上,紫雲鬱鬱于其上,白玉為床,又有數仙 童執幢節立其後。度世望而載拜叔卿曰:「汝來何為?」 度世曰:「帝甚悔前日倉卒不得與父言語,今故遣使 者梁伯與度世共來,願更得見父也。」叔卿曰:「前為太 上所遣,欲誡帝以大災之期,及救危厄之法,國祚可 延,而強梁自負,不識真道,而反欲臣我,不足告語,是 以去耳。今當與中黃太乙共定天元,吾終不復往耳。」 度世曰:「不審向與父並坐,是誰也?」叔卿曰:「洪崖先生、 許由、巢父、火低公、飛黃子、王子晉、薛容耳。今世當大 亂,天下無聊,後數百年間,土滅金亡。汝歸當取吾齋 室西北隅大柱下玉函,函中有《神素書》,取而按方,合 服之一年,可能乘雲而行,道成來就吾於此,勿得為 漢臣也。」亦不復為語帝也。度世於是拜辭而去。下山 見梁伯,不告所以。梁伯意度世必有所得,乃叩頭於 度世,求乞道術。先是度世與之共行,見伯情行溫實, 乃以語之。「梁伯但不見柱下之神方耳。」後掘得玉函, 封以飛仙之香。取而餌服,乃五色雲母。遂合藥服之, 與梁伯俱仙去。留其方與子,而世人多有得之者。

孔安國附陳伯[编辑]

按《漢書孔光傳》,「孔子生伯魚鯉,鯉生子思伋,伋生子 上帛,帛生子家求,求生子真箕,箕生子高穿,穿生順, 順為魏相。順生鮒,鮒為陳涉博士,死陳下。」鮒弟子襄 為孝惠博士、長沙太傅。襄生忠,忠生武及安國,武生延年,安國、延年皆以治《尚書》為武帝博士,安國至臨 淮太守。按《儒林傳》,孔氏有《古文尚書》,孔安國以今 文字讀之,因以起其家逸書得十餘篇,蓋《尚書》茲多 於是矣。遭巫蠱,未立於學官,安國為諫大夫,授都尉 朝,而司馬遷亦從安國問故遷《書》載《堯典》《禹貢》《洪範》 《微子》《金縢》諸篇,多古文說。都尉朝授膠東庸生,庸生 授清河胡常少子,以明《穀梁春秋》為博士部刺史。又 傳《左氏》,常授虢徐敖,敖為右扶風掾。又傳《毛詩》,授王 璜、平陵塗惲子真,子真授河南桑欽君長。王莽時,諸 學皆立,劉歆為國師,璜、惲等皆貴顯。

按《神仙傳》:「孔安國者,魯人也。常行氣,服鈆丹。年三百 歲,色如童子,隱潛山,弟子隨之數百人,每斷穀入室, 一年半復出益少,其不入室,則飲食如常,與世人無 異。安國為人沉重,尤寶惜道要,不肯輕傳。其奉事者 五六年,審其為人志性,乃傳之。有陳伯者,安樂人也, 求事安國,安國以為弟子,留三年,知其執信,乃謂之」 曰:「吾亦少更勤苦,尋求道術,無所不至,遂不能得神 丹八石登天之法,唯受地仙之方,適可以不死。而昔 事海濱漁父,漁父者,故越相范蠡也,乃易姓名隱,以 避凶。世哀我有志,授我祕方服餌之法,以得度世,則 大伍司誠子期、姜伯塗山,皆千歲之後更少壯。吾受 道以來,服藥三百餘年,以其一方授」崔仲卿,卿年八 十四,服來已三十三年矣。視其肌體,氣力甚健,鬚髮 不白,口齒完堅。子往與相見,事之。陳伯遂往事之,受 其方,亦度世不老。又有張合妻,年五十服之,反如二 十許人。一縣怪之,八十六生一男。又教數人,皆四百 歲。後入山去。亦有不度世者,由於房中之術故也。

王興[编辑]

按《河南府志》:漢王興,陽城人。漢武帝幸嵩高山,起道 宮,齋潔思神,忽見仙人,長及二丈餘,耳出頭頂,下垂 至肩。帝禮而問之,仙人曰:「吾九嶷人也。聞中嶽有石 上菖蒲,一寸九節,服之可以長生,故來採之。」言訖,忽 然不見。武帝顧謂侍臣曰:「彼非學道服食之徒也,恐 是中嶽之神,以此諭朕耳。」乃採菖蒲服之,二年,輒煩 悶不快,乃止。時從官亦多服之,然莫能持久,惟興聞 仙人之言,乃採。服之不息,後白日昇天。

按《懷慶府志》:「王興,河內人。得攝生術,十年無間,身輕 體健,顏若芙蓉。忽一日入山,不知所往。」

朱璜[编辑]

按《江南通志》:漢朱璜,廣陵人,遇睢山道士阮丘曰:「卿 除腹中三尸,可授真人之業。」與藥七令,日服九丸。又 授《黃庭經》,乃同丘入浮陽山。後八十年復見,白髮盡 黑。至武帝末猶存。

阮丘[编辑]

按《列仙傳》:「阮丘,雎山上道士,衣裘披髮,耳長七寸,口 中無齒,日行四百里,於山中種蔥薤百餘年,人不知。 時下賣藥。廣陽人朱璜有毒瘕疾,丘與七物藥服之 而去三尸。後與璜俱入浮陽山,朱璜發明之,乃知是 神人也。地動山崩道絕,豫戒於人,世共稟奉祠之。」

戴孟[编辑]

按《神仙傳》:「戴孟本姓燕,名濟,字仲微,漢明帝時人也。 入華山及武當山,受裴君《玉佩金璫經》及受石精金 光符,復有《太微黃書》,能周遊名山。」

按《洞仙傳》:「戴孟,字成子,武咸人也。漢武帝時為殿中 將軍,本姓燕,名濟,字仲微。得道後改姓名,入華陰山, 授祕法於清靈真人裴君,得玉珮金璫經、石精金光 符,仙人郭子華、張季連、趙叔達、山世遠常與之遊處。」 按《襄陽府志》:「戴孟,名之生,漢將軍,武帝遣入北山採 藥,棄官學道,號孟盛子,周遊名山,日行七百里。後白」 日上昇,落帽於武當山,迄今呼為「落帽峰。」

山鍊師[编辑]

按《懷慶府志》:「山鍊師,河內人。受戴孟先生法。暮臥先 讀《黃庭內景經》一過乃眠,使魂魄自制。鍊嘗行此,二 十年仙去,為太和真人。」

李根[编辑]

按《神仙傳》:「李根,字子源,許昌人也。有趙買者,聞其父 祖言傳世見根,買為兒時,便隨事根,至買年八十四, 而根年少不老。嘗住壽春吳太文家,太文從之學道, 作金銀法立成。根能變化入水火中,坐致行廚,能供 二十人,皆精細之饌,四方奇異之物,非當地所有也。 忽告太文曰:『王凌當敗,壽春當陷,兵中不復居,可急 徙去』。」太文竊以語弟,弟無意泄之。王凌聞之,以為妖 言惑眾,乃使人收根,欲殺之。根時乃方欲書疏,奄聞 外有千餘人圍吳家求根,根語太文曰:「但語吾,不知 官自來搜之。」太文出戶還顧,窺根失所在,左右書器 物皆不復見。於是官兵入索囷食,衣篋之中,無處不 遍,不得根。及良久,太文入,見根仍在,向坐,儼然如故。 語太文曰:「王太尉當族誅,卿弟泄語,十日中當死。」皆 果如言。弟子家又有以女給根者,此女知書,根出行 竊取根素書一卷讀之,得根自記。其《學道經疏》云:以 漢元封中學道於某,以甲子計之,根已七百餘年也又太文說:根兩目瞳子皆方。按《仙經》云:八百歲人瞳 子方也。根告諸弟子言:「我不得神丹大道之訣,唯得 地仙方爾。壽畢天地,然不為下土之士也。」

鉤翼夫人[编辑]

按《列仙傳》:鉤翼夫人,齊人也,姓趙,少好清淨,病臥六 年,右手捲,飲食少。漢武帝時,望氣者云:「東北有貴人 氣」,推而得之,召到,姿色甚偉。武帝發其手而得玉鉤, 手得展幸之,生昭帝。武帝尋害之,殯尸不冷,而香一 月。後昭帝即位,更葬之,棺空,但有絲履,故名其宮曰 鉤翼。後避諱改為弋。

按《搜神記》:「初鉤弋夫人有罪,以譴死,既殯,屍不臭而 香聞十餘里,因葬雲陵。上哀悼之,又疑其非常人,乃 發冢開視,棺空無屍,惟雙履存。」

周義山[编辑]

按《雲笈七籤》:「紫陽真人姓周,諱義山,字季通,汝陰人 也。漢丞相勃七世之孫。以冠族播流,世居貴宦。祖父 元,元鳳元年為青州刺史。父祕,為范陽令時君始生 焉。父後積秩累遷,官至陳留刺史。君時年十六,隨從 在郡,始讀《孝經》《論語》《周易》。為人沈重,少言笑,喜怒不 形於色,好獨坐靜處,不結名好。然精思微密,所存必」 感。常以平旦之後,日出之前,正東向立,漱口咽液,服 炁百數,向日再拜,旦旦如此,為之經年。父怪而問之: 所行何等,君長跪對曰:「義山中心好日光長景之暉, 是以拜之爾。」至月朔旦之日,輒遊市及閭閻陋巷之 中,見窮乏饑餓之人,解衣與之,時時上登名山,喟然 悲歎,或入石室中,歡然獨笑。時陳留「大儒名士,聞君 盛德,體性沈美,咸修詣焉,君輒稱疾不見賓客。漢侍 中蔡咸,陳留高士,亦頗知道,聞君德行,數往詣君,輒 稱疾不欲見之。父乃大怪,怒責之督切,使出見之。既 不得已,遂出相見。咸大發清談,及論神仙之道,變化 之事,君乃凝默內閉,斂神虛靜」,頷而和之,一不答也。 是歲大旱,斗米千錢,路多饑莩,君乃傾財竭家,以濟 其困。陰行之人亦不知是君之慈施也,對萬物如臨 赤子,斯積善德仁愛之施矣。後遇陳留黃泰,告君曰: 「聞君好道,陰德流行,用思微妙,誠感於我,是以相詣。 吾是中嶽仙人蘇林,字子元也。」本衛人,靈公末年生。 少好道德,受學於岑先生,見授鍊身消災之道術。後 又遇仇公,公乃見教以服炁之法,還神守魂之事,吾 行之甚驗,大得其益。子少知還陽,精髓不泄,又知導 引服炁,吞景咽漿,不復須陰丹內術,補胎之益也。然 猶三蟲未壞,三尸未死,故導引服炁,不得其理。可先 服制蟲細丸,以殺穀蟲。蟲有三名,一名青古,二名白 姑,三名血尸,謂之三蟲。三蟲在內,令人心「煩滿,意志 不開,所思不固,失食則饑,悲愁感動,精志不至,仍以 飲食不節斷也。雖復斷穀,人體重滯,奄奄淡悶,所夢 非真,顛倒飜錯,邪俗不除,皆由此蟲在內,搖動五藏 故也。」殺蟲之方如後:附子五兩,麻子七升,地黃六兩, 朮七兩,茱茰根大者七寸,桂四兩,雲芝英五兩,凡七 種,先取菖蒲根,煮濃作酒,「使清淳重美一斗半,以七 種藥㕮咀,內器中漬之,亦可。不用㕮咀,三宿乃出,曝 之令燥,又取前酒汁漬之三宿,又出曝之,須酒盡乃 止。曝令燥,內鐵臼中擣之,下細簁令成粉,取白蜜和 之,令可丸。以平旦東向,初服二丸如小豆,漸益一丸, 乃可至十餘丸也。」治腹內絃實,上炁,心胸結塞,益肌 膚,令體輕有光華。盡一劑則蟲死,蟲死則三尸枯,三 尸枯則自然落矣。亦可數作,不限一劑也。然後合四 鎮丸,加增青黃精各一兩以斷穀。畢,若導引服炁,不 得其理,可先服食眾草藥,巨勝、茯苓、朮、桂、天門冬、黃 連、地黃、大黃桃。及皮任擇焉。雖服此藥以得其力, 不得九轉神丹金液之道,不能飛仙矣。為可延年益 壽,亦辟其死也。君按次為之服食朮,五年身生光澤, 徹視內見五藏,乃就仙人求飛仙要訣。仙人曰:「藥有 數種,仙有數品,有乘雲駕龍,白日昇天,與太極真人 為友,拜為仙宮之主,其位可司真公、定元公、太生公, 及中黃大夫、九氣」丈人、仙都公,此皆上仙也;或為仙 卿大夫,上仙之次也;遊行五嶽,或造太清,役使鬼神, 中仙也;或受封一山,總領鬼神;或遊翔小有,群集清 虛之宮,中仙之次也;若食穀不死,日中無影,下仙也; 或白日尸解,過死太陰,然後乃仙,下仙之次也。「我受 《涓子祕要》,是中仙耳。子名上《金書》,當為真人。我之道, 非子真人所學也。今以守三一之法,靈妙小有之書 二百事傳子,石菌朱柯若乾芝,與子服之,吾道畢矣。 子可遠索師也。」君再拜受教,退而服神芝五年,目視 千里外,日行五百里。遂巡行名山,尋索仙人。聞蒙山 欒先生能讀《龍蹻經》,遂往尋之。遇衍門子,於是授以 《龍蹻經》及《三皇內文》。退登王屋山,遇趙佗子,受芝圖 十六首,及五行祕符。又遇黃先生,受黃素神方,五帝 六甲左右靈飛之書四十四訣。退登磻冢山,遇上衛 君,受《太素傳》《左乙混洞東蒙之錄》,右庾素文攝殺之 律。退登嵩高山,遇中央黃老君,合會仙人在其上太 室洞門之內。君頓首再拜,乞長生度世。黃老君曰:「子在洞房之內見白元君耶?」君對曰:「實存洞房,嘗見白 元君。」黃老君曰:「子道未足矣,未見無英君也。且復游 行,受諸要訣,當以《上真道經》授子矣。見白元君下仙 之事,可壽三千年;見無英君,乃為真也,可壽一萬年 矣。」君再拜受教而退。遊行天下名山大澤,西登白空 山,遇沙野帛先生,受《太清上經》。退登峨嵋山,入空洞 金府,遇甯先生,受大丹隱書八稟十訣。退登岷山,遇 陰先生,受《九赤斑符》。退登岐山,遇臧延甫,受《憂樂曲 素訣辭》。乃登梁山,遇淮南子,受《天關三圖》。乃退登牛 首山,遇張子房,受《太清真經》。乃退登九嶷山,遇李伯 陽,受《李氏幽經》。乃遊登鍾山,遇高丘子,受金丹方二 十七首。乃登鶴鳴山,遇陽安君,受《金液丹經》、九鼎神 丹圖。乃登猛山,遇青精先生,受《黃素傳》。乃登陸渾山, 潛入伊水洞室。遇李子耳,受隱地八術。乃登戎山,遇 趙伯元,受《三九素語》。乃登陽洛山,遇幼陽君,受青要 紫書,三五順行。乃登霍山,遇司命君,受經命青圖上 皇民籍。乃登鳥鼠山,遇墨翟子,受《紫度炎光內視圖 中經》。乃登曜名山,遇太帝候夜神童,受《金根之經》;乃 登委羽山,遇司馬季主,受石精金光《藏景化形》;乃登 大庭山,遇劉子先,受七變神法;乃登都廣建木,遇谷 希子,受黃炁之法,太空之術,陽精三道之要;乃登桐 柏山,遇王喬,受《素奏丹符》;乃登太華山,遇南嶽赤松 子,受《上元真君書》;乃登太冥山,遇九老仙都君,受黃 水月華四真法。乃登合黎山,遇皇人,受《八素真經》《太 上隱書》。乃登景山,遇黃臺萬畢先生,受《九真中經》。乃 登元壟羽山,遇玉童十人,九炁丈人得白羽紫蓋,服 黃水月華法。乃到桑林,登扶廣山,遇青真小童君,受 全書祕字。乃退南行朱火登丹陵山,遇龔仲陽,受《仙 忌真記》。乃西遊登空山,見無英君而退。洞房中無英 君處其左,白元君處其右,黃老君處其中,無英君服 金精朱碧玉綾之袍,光赤朝霞,流景耀天,要太上靈 炁之章,佩九帝祛邪之策,戴翠上紫靈之冠,蓋太元 丹靈,上元赤子之祖父也。左連青宮之炁,炁灌萬神, 乃未有天地,先自虛空而生矣。白元君服丹玉之錦, 雲羅重袍,白光內朱,流景參天,垂暉,映神,元黃徹虛, 要《太上靈精之章》,佩《元元攝魔》之策,戴招龍皂冠,蓋 玉房雲庭,上元赤子之父,右夾皓青之室,朝運生者 也。中央黃老君,是太極四真王之師,老矣,上攝九天, 中游崑崙,黃闕來其外,紫戶在其內,下與二君入洞 房,圓三寸,威儀具焉。夫至思神見,得為真人。若見白 元君,得為下真,壽「三千歲;若見無英,得為中真,壽萬 歲;若見黃老,與天相傾,上為真人,列名金臺。」君既詣 之,乃再拜頓首,乞與《上真要訣》。黃老君曰:「可還視子 洞房中。」君乃暝目內視,良久,果見洞房之中有二神 人,無英,白元君也,被服狀如在空山中者。黃老君笑 言曰:「微乎深哉,子用意思之精也。此白日昇天之道, 子」還登常山,授子上真之道。君乃還常山石室中,齋 戒念道,復積九十餘年。白元君、無英君、黃老君遂使 受之《大洞真經》三十九篇,有玉童二十一人,玉女二 十一人,皆侍直燒香,晝夜習之。積十一年,遂乘雲駕 龍,白日昇天,上詣太微宮,受書為紫陽真人,佩黃旄 之節,八威之策,帶流金之鈴,服自然之衣,食玉醴之 炲,飲金液之漿,治葛衍山金庭銅城,所謂紫陽宮也。 紫陽有八真人君處其右,一日三登崑崙,一朝太微 帝君,以磻冢為紫陽別宮,所謂洞庭潛宮也。磻冢山 有洞穴,潛通王屋,清虛小有天,亦潛通閬風也。

張微子[编辑]

按《墉城集仙錄》:張微子者,漢昭帝大匠張慶之女,不 知何郡人也。微子少好道,因得尸解去,在太元司命 華陽含真臺,師東華玉妃,受服「霧氣之道。云霧是山 澤水火之華,金石盈氣,久服之,能散形入室,與雲霧 合體。微子修之,得其仙道也。」

王褒[编辑]

按《魏華存清虛真人王君內傳》:「華存師清虛真人王 君,諱褒,字子登,范陽襄平人也。安國侯七世之孫。君 以漢元帝建昭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誕焉。洪基大業, 世籍貴盛。君父諱楷,以德行懿美,比州所稱,舉茂才, 除議郎,轉中壘大夫、上黨太守、黃門侍郎、侍中、左將 軍、鴈門太守。楷正色彤管,坦誠獻替,納言推謨,披衿」 拔領。率職蒞民,政以禮成。捨刑寬賦,不肅而敬。天子 賢之。遷殿上三老,使賓皇太子,講《春秋》《尚書》《論語》《禮》 《易》。恢恢仁長,循循善誘。微言既甄,搢紳乘其範;大義 已陳,百王格其准。遷光祿大夫,諡曰文侯。夫人,司馬 遷之孫。淑慎沈博,德配母儀。蓋以清源高流,圓潁遠 映,靈根散條,芳華朗曜。是用忠孝啟於上葉,善誘彰 於文德,世載英旄,斯人有焉,君體六和之妙炁,挺天 然之嘉質,含嶽秀以植韻,秉靈符而標貴,暉灼煥於 三晨,峻逸超於元風。少讀《五經》,傍看百子,綜筭象緯, 通探陰陽,及風炁律呂,靡有不覽也。父為娉丞相孔 光女,娶婦在室,以和人倫,而君凝形淳觀,明德獨往, 高期真全,絕不內盼,峨峨焉若望慶雲之沓軫,浩浩焉似汎滄溟之無極,神棲萬物之嶺,炁邁霄漢之津, 鴻漸鄧林,展翮東園,將藏鳳羽以翳於南風,匿龍華 以沈於幽源。是乃夜光潛躍,映耀於難掩,遂名沸絕 圃,聲馳京夏,四府交辟。君即閑夜有感,喟然悲歎曰: 「人間塵藹,趣競得失,利害相攻,有踰鵷雛之視老燕 矣。」遂決志辭親,入華山中。九年契闊,備至精感昊穹, 神映幽人,體期冥靈,心唱至真爾。一日夜半,忽聞林 澤中有人馬之聲,簫鼓之音,須臾之間,漸近此山。仰 而望之,見千騎萬乘,浮虛空而至。神人乘三素雲輦, 手把虎符,朱鉞啟途,握節執旄,曲晨傾蔭,錦旍蔽虛。 神人暫停駕而言曰:「吾太極真人西梁子文也。聞子 好道,劬勞山林,未該真要,誠可愍也,勤企長生,實為 至矣。」君乃馳詣輪轂之下,叩頭自搏而言曰:「褒以肉 人,愚頑庸賤,體染風塵,恣躁亂性,然少好生道,莫知 以度。」真人曰:「夫學道無師,無緣自解。我太極真人,神 仙之司,主試學校者,領舉正真。爾子元錄上清,金書 東華,名編清虛,位登小有,必當掌括寶籍,為天王之 任。爾但注心四景,勤慕上業,道自成也。」後隱陽洛山 中,感南極夫人、西城真人並降,南極夫人乃指西城 曰:「君當為王子登之師」,子登亦佳弟子也。良久,西城 真人長嘆而謂君曰:「夫學道者諒不可以倉卒期,求 生者不可以立爾綜。故冥術,棲於元元,而高偕太妙, 凌重霄以纍抗矣。」夫道雖無形,其實有焉,妙雖昧昧, 其實坦然。子當勤求其無,然後見其至有,子廣延諸 妙,然後究其坦大。得有則有生,得妙則年全也。子求 生雖篤而未見其涯,慕道雖勤而未啟其門,殆猶沿 湧波以索鳥巢,尋長木而訪淵鱗爾。是故子心疲於 導引而朱宮為之喪潰,肺弊於理炁而神華為「之凋 落;肝勞於視盼,而魂精為之遼索;脾竭於守神,而丹 田為之閡滯;腎困於經緯,而津液為之不澤;膽銳於 趣競,而四肢為之亂作。五臟相攻,六腑顛覆,三焦滯 而不瀉,八關絕而無續,賴䭀飯以勁汝身,恃丹青以 固汝內爾。正可卻衰白之凋折,猶不免必死之期會, 徒有萬年之壽,豈足貴乎。」西城真人遂以即日授君 《太上寶文》《八素隱書》《大洞真經》《靈書八道》《紫度炎光》 《石精玉馬》《神真虎文》《高仙羽元》,凡三十一卷,依科立 盟,結誓而付。乃將君觀元州,須臾而至,四面大海,懸 濤千丈,洲上宮闕,朱閣樓觀,瓊室瑤房,不可稱記。西 城真人曰:「此仙都之府,太上丈人處之。」乃將君入紫 桂宮,見丈人著流霞羽袍,冠芙蓉之冠,腰帶神光,手 把火鈴,侍女數百,龍虎衛階。太上丈人與西城真人 相禮而已,相㩦共坐,君時侍側焉。太上丈人曰:「彼所 謂王子登乎,學道遭逢良師,將得之矣。」西城真人笑, 因命君拜。拜畢,太上丈人使坐北向。丈人乃設廚膳 呼吸,立具靈肴千種,丹醴湛溢,燔煙震檀,飛節元香, 陳鈞天之大樂,擊金璈於七芒,崆峒啟音,徹朗天丘。 於是龍騰雲崖,飛鳳鳴嘯,山阜洪鯨湧波,凌濤雲起, 太虛風生,《廣遼》靈歌,九真,雅吟《空無》,玉華作唱,西妃 折腰,爾乃眾仙揮袂,萬神遷延,羽童拊節,慶雲纏綿。 於是太上丈人會二十九真人,皆元洲之太真公也。 其第一真人自稱主仙道君,指君而向西城真人言 曰:「彼悠悠者,將西城之室客,上宰之賓友耶?視此子 心眸澄邈,神渟形凝,圓晨不煥,六景發華,殆真人之 美者,小有之賢王也,彼果何人哉。」於是西城真人笑 而答曰:「道君今何清音之不妙,曲問之陋碎哉,請粗 陳其歸要焉。蓋夫聖匠剖太混之一朴,分為億萬之 體;發大蘊之一包,散」為無窮之物。是故立三光,呼天 而置晷儀;封區域,呼地而制五服。制漏刻以分日夜, 正四時以財歲月,五位以正方面,山川以定險阻,城 郭以自居焉,兵械以自衛焉,旌旗輿服以自表,用九 穀以自養。凡此之類,象懸乎天,而形存乎地,日月有 幽明之分,寒暑有生殺之炁,震雷有出入之期,風雨 有動「靜之節,類炁浮乎上而眾精流乎下。廢興之數, 治亂之運,賢愚之質,善惡之性,剛柔之炁,壽夭之命, 貴賤之位,尊卑之班,吉凶之徵,窮達之期,普陳矣。性 發乎天,而命成乎人也。故立之者天,而行之者道,性 合神同,混而為一,流通並行,不可細得分別也。」於是 主仙道君命侍女范運華、趙峻珠、王抱臺等,發瓊笈, 披綠蘊,出《上清隱書龍文八靈真經》二卷,授子登,又 以雲碧陽水晨飛丹腴二升賜君,君拜服之,真人遂 將君還西城,九年道成,給飛飆車東行,渡啟明滄海, 登廣桑山,入始暉庭,詣太帝君,稽首再拜。太帝授以 龍景九文紫鳳赤書、上清神圖八道玉籙。次南行,渡 渤海丹海,登長離山,詣南極紫元夫人,一號南極元 君,授以九道迴元大丹綠書。又詣赤臺童子華蓋上 公,授以五雲夜光雲琅水霜。南極夫人曰:「昔日之言, 豈負舉哉。」君稽首謝恩辭退。次西行,渡庾丘巨海沈 羽之津,登麗農山,詣紫蓋晨夫人景真三皇道君,授 以《玉道綠字迴曜太真隱書》。次北遊,渡彫柔元海,濟 飲龍上河「匏瓜津,登廣野山,詣高上虛皇大道玉君。 會其出遊,駕日月之晨,乘紫始之光,鬱藹黃素之雲勃蔚八景之曜,飛真萬億,不可稱數。」君再拜道側,乃 詣上清玉晨帝君,元清六微元君,二君授以《寶洞飛 霄絕元金章》,及賜《太極隱書》,龍明珠絳和雲芝。君拜 而飲之,即身金色,項映圓光,七曜散華,流煥映形。又 退登閬風之野元圃之宮,詣中皇玉帝,受《解形遯變 流景玉經》。乃越鬱絕,濟弱河,而詣龜臺,謁九靈太真 上清夫人。退更清齋三月,受《三華寶曜瓊文琅書靈 暉上籙七晨素經》。退又清齋三年,浮浩汗之河,登白 空虞山。山周迴三萬里,遊行翌日,趨詣紫清太素瓊 闕,即太素三元上道君所治焉,處丹靈白玉宮,飛映 絕曜,紫霞落煥,七光交陳,結於雲宇之上,奇麗元黃, 不可名字,仙童玉女侍右天尊蓋無數也。君既至,稽 首再拜,詣瓊闕之下。久時,太素三元上道君乃使繡 衣命者西林藻,授君金真玉光、流金火鈴、《豁落七元、 八景飛晨》。又使清真左夫人郭靈蓋、右陽玉華仲飛 姬,齎神策玉璽授君,以為太素清虛真人,領小有天 王、三元四司、右保上公,治王屋山洞天之中,給玉童 玉女各三百人,主領《上清玉章》《太素寶元》、太極上品、 九天靈文、六合祕籍、山海妙經悉主之焉。又總括洞 內明景三寶,得乘虎旂龍輦、金蓋瓊輪、八景飛輿,出 入上清,受事太素,寢宴太極也。後歸西城,清齋三月, 授書為「太素清虛真人矣。」

宮嵩[编辑]

按《神仙傳》:宮嵩者,瑯琊人也。有文才,著書百餘卷,師 事仙人干吉。漢元帝時,嵩隨吉於曲陽泉上,遇天仙 授吉《青縑朱字太平經》十部。吉行之得道,以付嵩。後 上此書。書多論陰陽否泰災眚之事,有天道、地道、人 道,云「治國者用之可以長生。」此其旨也。嵩服雲母數 百歲,有童子之色,後出入紵嶼山仙去。

王仲都[编辑]

按《神仙傳》:「王仲都,漢人也。一云道士,學道於梁山,遇 太白真人,授以虹丹,能禦寒暑,已二百許年。漢元帝 召至京師,試其方術。嘗以嚴冬之月從帝出遊,令仲 都單衣,乘駟馬車,於上林昆明池環水馳走,帝御狐 裘而猶覺寒,仲都貌無變色,背上氣蒸烋烋然。又當 盛夏曝之,日中圍以十爐火,口不稱熱,身不流汗,後」 亦仙去。桓君山著《新論》稱其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