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3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三十八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三十八卷目錄

 神仙部列傳十五

  宋

  宗超之      范豺

  馮伯達      劉㦎

  許道育      馬榮

  韓越       陸修靜

  徐靈期      梁母

  任敦       劉虯

  浮丘仙      安道士

  南齊

  褚伯玉      陳惠度

  張通裕      蔡謫仙

  張曇要      萬振

  孫遊嶽

  梁一

  陶弘景      張如珍

  杜曇永      蕭子雲

  白鶴道人     雙師

  王靈輿      鄧郁

  胡伯女      廖沖

  桓闓       孫韜

  錢真人      張老

  郗尊師      李順興

  女几

神異典第二百三十八卷

神仙部列傳十五[编辑]

[编辑]

宗超之[编辑]

按《異苑》:「武陵宗超之奉經好道,宋元嘉中亡。將葬,猶 未闔棺。其從兄簡之來會葬,啟蓋視之,但見雙屐在 棺中云。」

范豺[编辑]

按《洞仙傳》:范豺者,巴西閬中人也。久住支江百里洲, 修太平無為之道,臨日噓漱,頂有五色光起,冬夏惟 單布衣,而桓溫時頭已斑白。至宋元嘉中,狀貌不變。 其占吉凶,雖萬里外事,皆如指掌。或問:「先生是謫仙 邪?」云:「東方朔乃點我:我小兒時,數與之狡獪。」又云:「我 見周武王伐紂,洛城頭戰,前歌後舞。」宋文帝召見豺, 答詔稱我,或稱吾。元兇初為太子,豺從東宮過,指宮 門曰:「此中有博勞鳥,奈何養賊不知。」文帝惡之,敕豺 自盡,江夏王使埋於新亭赤岸岡。文帝令發其棺,看 柩無屍,乃悔之。越明年,豺弟子陳忠夜起,忽見光明 如晝,而見豺入門,就榻坐,又一老翁後至,豺起迎之。 忠問是誰,豺笑而不答。須臾俱出門,豺問忠:「比復還 東鄉,善護我宅」,即百里洲也。

按《雲笈七籤》:「范豺,字子恭,巴西閬中人也。宋元嘉中, 有名香數十斛,細擣煮以作湯,朝用湯自浴,正中湯 盡,不復聞聲。侍者入看,見豺還著故時布衣披帽,坐 而無復氣。江夏王令殯殮而不下棺。蓋四日,尸不臭。 送還葬於新亭。豺亡時,年四十九,膚貌顏色猶如初。 劉凝之為豺作傳書,置道書部,不傳於世。」

馮伯達[编辑]

按《洞仙傳》:馮伯達者,豫章建昌人也。世奉孝道,精進 濟物,道民陳辭得旨,與戴矜生相似,又是同時人也。 元嘉中,伯達下都後寄戴鄉人,還南行至梅根,阻風 連日,伯達謂船主曰:「欲得速至家,但安眠,慎勿開眼。」 其夜聞舫下刺樹杪而不危抗,竊有窺者,見兩龍挾 梁翼船,迅若電逝,未曉到舍,伯達尋入廬山不返。

劉㦎[编辑]

按《洞仙傳》:「劉㦎者,不知何許人也。長大多鬚,垂手下 膝,久住武當山,去襄陽五百里,旦發夕至,不見有所 修為,頗以藥術救治百姓,能勞而不倦,用藥多自採, 所識草石,乃窮於藥性。雍州刺史劉道產忌其臂長, 於襄陽錄送文帝,每旦檻車載將往山採藥,暮還廷 尉。㦎後以兩短卷書與獄吏,吏不敢取,㦎焚之。一夜」 失㦎,關鑰如故,閶闔門。吏行夜得㦎,送廷尉。㦎語獄 吏云:「官尋殺我,殯後勿釘棺也。」後果被殺。死數日,文 帝疑此言,使開棺,不見尸,但有竹杖耳。

許道育[编辑]

按《雲笈七籤》:許黃民女道育,宋孝建元年甲午歲於 埭山亡。世謂之「許大娘。」臥尸石上,尸壞不殯,常有香 氣也。

馬榮[编辑]

按《洞仙傳》:馬榮者,住梁國穀城中,兩眼赤爛,瞳子不 見物,而能明察洞視。北方多病癩,鄉里不容者輒來 投榮,榮為治之,悉差。榮云患腳,常乘鹿車,行無遠近, 不見人牛推引,而車自至。或一日赴數十處請,而各 有一榮。凡與人語,自稱厄子,作牽三詩,類乎讖緯。孝建二年三月初,作書與兩國人別,至十六日中時果 卒。

韓越[编辑]

按《洞仙傳》:「韓越者,南陵冠軍人也。心慕神仙,形類狂 愚。隨師長齋誦詠,口不輟響。常著屐,行無遠近,入山 或百日五十日輒還。家人問越,未嘗實對。後鄉人斫 枯木作弓,於大陽山絕崖石室中,見越與六七仙人 讀經。越後山中還,於巒村暴亡。家迎覺棺輕,疑非真 尸,發看,唯竹杖耳。宋大明中,越鄉人為臺將,北使,於」 青州南門遇越,容貌更少,共語移時,訪親表存亡,悲 欣凝然。越云:「吾婦患嗽未差,今因與卿散一裹,令溫 酒頓服之。」臺將還都,番下具傳越言,而越婦服散,嗽 即愈。

陸脩靜[编辑]

按《雲笈七籤》:「先生吳興懿族陸氏之子,諱脩靜。道降 元氣,生而異俗。其色怡怡,其德熙熙,明以啟著,虛以 貫幽。少宗儒氏,墳索讖緯,靡不總該。以為先天撫化, 混一精氣,與真宰為徒者,載在金編玉字,不形於此。 遂收跡寰中,冥搜潛衡熊湘暨九嶷羅浮,西至巫峽 峨嵋,如雲映松風,麗乎山而映乎水。功成扣元感,神」 授靈訣,適然自得,通交於仙真之間矣。宋元嘉末,因 市藥京邑,文帝味其風而邀之,先生不顧。及太初難 作,人心駭疑,遂泝江南遊,嗜匡阜之勝概,爰構精廬, 澡雪風波之思,沭浴浩氣,挹漱元精。宋明皇帝襲軒 皇淳風,欲稽古化俗,虛誠致禮,至於再三。先生固稱 幽憂之疾,曾莫降眄。天子乃退齋築「館,恭肅以遲之, 不得已而莅焉。於是順風問道,妙沃帝心。朝野識真 之夫,若水奔壑,如風應虎,其誰能御之。先生撥霧開 日,汰沙引金,指方以導之,中人以上皆自盈其分,司 徒袁粲之流是也。」既立崇虛館,殳氏所寶經訣並歸 於我焉。初先離山,有熊虎猿鳥之屬,悲鳴擁路,出谷 而止。及天子不豫,請事塗炭之齋。是夜卿雲紛郁,翌 日乃瘳。先時洞真之部,真偽混淆,先生刊而正之,涇 渭乃判,故齋戒儀範,至於今典式焉。桂陽王搆逆,暴 白骨遍野,先生具棺櫬收而瘞之。其陰德密運,則無 得而稱也。迨元徽五年春正月,謂門人曰:「吾得還山, 可整裝。」眾感訝詔旨未從,而有斯說。至三月二日,乃 偃臥解帶,膚體輝燦,目瞳映朗,但聞異香芬馥,滿室 而已。後三日,廬山諸徒共見先生,霓旌靄然,還止舊 宇,斯須不知所在,相與驚而異之。顧命盛以布囊,投 所在崖谷。門人不忍,遂奉還廬山。時春秋七十二。所 謂「鍊形幽壤,騰景太微」者矣。有詔諡曰「簡寂先生。」以 故居為簡寂館,宗有道也。凡撰記論議百有餘篇,並 行於代。門徒得道者,孫遊嶽、李果之最著稱首。後孔 德璋《與果之書》論先生云:「先生道冠中都,化流東國, 帝王稟其規,人靈宗其法。而委世潛化,遊影上元。微 言既絕,大法將謝。法師稟神定之資,居入室之品,學 悟之美,門徒所歸。宜其整緝遺蹤,提綱振紀,光先師 之餘化,纂妙道之遺風。可」以導引末俗,開曉後途者 矣。

按良常《仙系記》:「陸修靜,字元寂,吳興東遷人。蹠有重 輪,足有雙踝,掌中有字,背有斗文。研綜文籍,旁通象 緯,與陶淵明、慧遠交。明帝敕住後堂,不樂,授館於外, 為立崇虛館傳經壇,著齋法儀範百餘。諡簡寂先生。」 按《江西通志》:「陸脩靜,吳興人,置館廬山。明帝召赴闕, 封丹陽真人,遂仙逝,顏色如生,諡簡寂先生。」

按《九江府志》:「陸脩靜,字元德,吳興人,簡寂觀道士也。 宋大明五年,始來居廬山。明帝時,召至建業,立崇虛 館以居之,而會儒釋之士講道華嚴寺。脩靜固求還 山,不許。頃之卒,封丹元真人。脩靜行常㩦一布囊,死 之日,其布囊乃懸於廬山舊隱之樹杪焉。」

徐靈期[编辑]

按《衡岳志》:劉宋徐靈期修道於南岳,歲久遍遊岳之 巖洞及諸山谷一十五年,無不周覽。作《衡山記》云:「天 柱峰高四千一百丈,有夏禹治水碑銘,皆科斗文字。 紫蓋峰常有白鶴翔集其頂,而神芝靈草生焉。」又言 「有石室在其下,香爐臼杵丹竈具存。祝融峰上有碧 玉壇,傍生紫梨木,雖子熟,人莫得而食之。」其所記洞 府勝異甚詳,竟不知靈期所修何道,能制伏虎豹,役 使鬼神。以元徽二年甲寅九月九日,於上清宮白日 升舉。

梁母[编辑]

按《集仙錄》:梁母者,盱眙人也。寡居無子,舍逆旅於平 原亭。客來投憩,咸若還家。客還錢多少,未嘗有言。客 住經月,亦無所厭。自家衣食之外,所得施諸貧寒。常 有少年住經日,舉動異常,臨去曰:「我東海小童也。」母 亦不知小童何人也。宋元徽四年丙辰,馬耳山道士 徐道盛暫至蒙陰,於絳城西遇一青牛車,車自住,見 一童呼云:「徐道士前來。」道盛行進,去車三步許止。又 見二童子,年並十二三許,齊著黃衣絳裹,頭上髻,容 服端整,世所無也。車中人遣一童子傳語曰:「我平原客舍梁母也。今被太上召還,應過蓬萊尋子喬。」經太 山檢考召,意欲相見,果得子來。「靈轡飄飄,元綱嶮巇。 津驛有限,日程三千。侍對在近,我心憂勞,便當乘煙 三清,此三子見送元都國,汝為我謝東方諸清信士 女,太平在近,十有餘一,好相開度,過此無憂危也。」舉 手謝去,云「太平相見。」馳車騰逝,極目乃沒。道盛還,逆 旅訪之,正梁母度世日相見也。

任敦[编辑]

按《羅浮山志》:任敦,字尚隱,博昌人也。少在羅浮學道, 後宋元嘉中居茅山南洞,行步斗之道及洞元五符, 能召役鬼神,隱身分形,常居山舍,虎狼不敢觸犯。嘗 講道集眾,敦竊嘆曰:「眾人雖云慕善,皆外好耳,未見 真心可與斷金者。」晉杜弢得靈飛散人,病能奏章起 之,敦受其術,及居雲陽句曲洞天,南通羅浮。敦所居 山舍西十五里,有一石室,西南二里,復有一石室,可 容數十人。西南室,父老傳云,「有銅牛出,皆銅靷曲入 至深,通潢池而洞崑崙。」每三元齋戒之日,敦往二室 祈禱,皆彷彿真形,其道術如此。

劉虯[编辑]

按《武當山志》:「劉虯,字靈預,天資穎悟,博究墳典。宋泰 始中為晉王記室,解官辟穀,入武當山,仙去。所居石 室曰劉爽巖,今隱士巖是也。」

浮丘仙[编辑]

按《長沙府志》:「浮丘仙,姓潘,名逸,劉宋時煉丹於益陽 浮丘山,後仙去。」

安道士[编辑]

按《江西通志》:「六朝安道士,不知何許人,宋元嘉中,披 服巾褐,來棲贛赤石山中。數十年,忽失所在,時有復 見之者,竟不可即。」

南齊[编辑]

褚伯玉[编辑]

按《浙江通志》:「褚伯玉,錢塘人。年十六,家為娶婦,乘車 而入。先生踰垣而出,隱於天台中峰二十年。樵人見 之,在重巖之下,顏色怡怡。齊高帝徵之不起,乃移居 大霍山,仙去。」

陳惠度[编辑]

按《衡嶽志》:「陳惠度,潁川人,初居茅山,採靈異草藥貨 之,飲酒不食。數年南遊,挑兩笈,盡是金石之類。至南 嶽,選其幽勝,乃告天而盟。鍊丹深夜,被鬼所擾,三揭 丹爐,運石摧壓,唯冥心蟠石上,誦《黃庭經》,佩五嶽真 形圖,其志愈恪。陰有所感,道力潛扶,獲擒魑魅,妖氛 盡散,其鬼戰慄悲號,真人復令豎石,誓免戮鬼形,遠 遁他界。」後丹成,光氣滿山,明徹遠近。乃服之。以永明 三年五月十三日升舉。

張通裕[编辑]

按《蘇州府志》:「張通裕,字弘真,天師十二代孫。永明中, 隱虞山,感異夢即於山下建寥陽殿、虛皇壇,手植七 檜。又嘗鍊丹鑿井藏之。」

蔡謫仙[编辑]

按《南齊書杜京產傳》:會稽孔道徵,守志業不仕,京產 與之友善。永明中,會稽鍾山有人姓蔡,不知名,山中 養鼠數十頭,呼來即來,遣去便去。言語狂易,時謂之 「謫仙,不知所終。」

張曇要[编辑]

按《衡岳志》:齊張曇要居招仙觀,精思感通,天真密降, 授以「內養元和默朝大帝之道。行之十三年,神遊太 空,面朝皇極大帝,賜以瓊實琅膏、混神合景之液。」受 而服之,變化不測,神用無方。以齊中興元年甲戌七 月初三日升舉。

萬振[编辑]

按:《南昌郡乘》萬振,字長生,南昌人。隱現齊梁間,人莫 知其年。嘗以符咒解人祟疾,隋文帝慕其術,賜號天 師,詔賜洪崖山為館以居之。唐時漁者得青石長七 尺,扣之有聲,郡以獻於朝,命碎之,得二劍,鐔上刻「振 姓名。高祖歎異,召見振於曜日殿,處之如師友。後尸 解去,已殯數日啟棺,惟一劍一杖存。」詔以銅函盛劍 杖,葬於西山天寶洞之側。

孫遊嶽[编辑]

按《雲笈七籤》有「吳裔子孫,名遊嶽,字穎達,東陽人也。 幼而恭,長而和,其靜如淵,其氣如春,甄汰九流,潛神 希微。嘗步赤松,磵縉雲堂,遂卜終焉。及宋太初中,陸 簡寂先生至自廬嶽,雲遊帝宅。先生乃摳衣而趨,嗣 承奧旨,授三洞並所祕楊真人、許掾手跡。因茹朮卻 粒,服穀仙丸六十七年,顏彩輕潤,精爽秀潔。暨簡寂」 上賓,方旋舊室,捃摭道機,斷覈真假。與褚、章、朱三君 交密。齊永明二年,詔以代師并任,主興世館。於是搜 奇之士,知襲教有宗,若鳳萃於桐,萬禽爭赴矣。孔德 璋、劉孝標等,爭結塵外之好。後頻謝病歸山,朝命未 許。至永明七年五月內,以揮神託化,沐浴稱疾,怡然 而終。門徒弟子數百人,唯陶弘景入室焉。自恭事六 載,義貫千祀,唯貴知真,故特蒙賞識,經法誥訣,悉相傳授。方欲共營轉鍊,已集藥石,將就治合,事故不遂。 按《良常仙系記》:「孫岳,字穎達,東陽人,博學經傳,拜簡 寂於仙都山,四十七年不與世接。後來茅山,簡寂見 而喜曰:『達君來,吾高枕廬山矣』。一時名士沈約、陸景 真諸人咸就學焉。」

梁一[编辑]

陶弘景[编辑]

按謝瀹《陶先生小傳》:「先生諱弘景,丹陽人也。幼標異 操,聰明多識,《五經》子史皆悉詳究。善書,得古今法。不 肯婚宦,以資營未立,且薄遊下位,為宜都王侍讀。年 二十餘,便稍就服食,遵行道要,所得符文妙法,並是 真人遺跡。於是業行漸進,乃拂衣止於茅山焉。觀其 神儀明秀,盼睞有光,形細長,項耳間矯矯,顯然異眾」 矣。

按陶翊《華陽隱居先生本起錄》,「永明十年太歲己卯, 謝詹事瀹先從吳興還,聞先生已辭世入山,甚懷嗟 賞。於路中仍為前傳」,雖未能究洽,而粗舉大綱,有似 王右軍作《許先生傳》。翊從叔隱居先生,諱弘景,字通 明,丹陽人也。宅在白楊巷南岡之東。宋初土斷,仍割 秣陵縣西鄉之桐下里,至今居之。陶氏本冀州平陽 人,帝堯陶唐之苗裔也。堯治冀州平陽,故因居焉。漢 興,有陶舍,為高祖右司馬。子青擢,位至丞相。十三世 祖超,漢末渡江,始居丹陽。七世祖濬,交州刺史璜之 弟,仕吳為鎮南將軍,封句容侯,食邑二千戶,與孫皓 俱降晉,拜議郎、散騎常侍、尚書。六世祖謨,濬第三子。 永嘉中為東海王越司馬,領屯軍,隨王出許昌,因敗, 仍復過江,為大將軍王敦參軍。敦為丞相,轉軍諮祭 酒,後隨敦南下,而情懼禍及,乃啟分屬籍,禁錮積年。 晚起為車騎丞相參軍,不就。昇平四年卒,始別葬白 石山之嶺瞻湖北。高祖毘,有理識,器幹高奇,以文被 黜,不肯遊宦,州郡辟命,並不就,後板授南安正佐,亦 不起,元興三年卒。曾祖興公,多才藝,頗營產殖,舉郡 功曹,察孝廉,除廣晉縣令,義熙二年卒。祖隆身長七 尺五寸,美姿狀,有氣力,便鞍馬,善騎射,好學,讀書善 寫,兼解藥性,常行拯救為務。行參征南中郎軍事,侍 從宋孝武伐逆有功,封晉安侯,除正佐,固辭。顏峻恃 寵,就求宅以益佛寺,弗與,因辭官見譖,削爵徙廣州。 後被恩除南海酉平縣令,後監新會郡,大明五年卒 於彼。父諱貞寶,字國重,司徒建安王劉休仁辟為侍 郎,遷南臺侍御史,除江下孝昌相,亦閑騎射,善槁隸 書。家貧,以寫經為業,一紙直價四十。書體以羊欣、蕭 思話法,深解藥術,博涉子史,好文章,美風儀,凡遊從 與蕭思話、王釗、劉秉周旋,多為諸貴勝所「賞遇。元徽 四年冬,銜使海外,通鄰國之好,甚得雅稱。昇平元年 還都,具撰《遊歷記》并詩數千字及所造文章等,劉秉 索看,仍值石頭」事亡失,無復別本,不得傳世。建元三 年,於縣亡,背喪還葬舊墓。母東海郝夫人,諱智湛,精 心佛法,及終,有異焉。先是,貞寶㩦家隨蕭之郢州,孝 建二年,蕭亡。其年九月,母覺有娠,仍夢見一小青龍 忽從身中出,直東向而昇天。遂視之,不見尾。既覺,密 語比丘尼云:「弟子必當生男兒,應出非凡人,而恐無 後。」尼問其故,以所夢答。尼云:「將出家。」又答:「審爾,亦是 所願。」時年二十五。其冬,仍隨蕭部伍還都,住東府射 堂前參佐廨中。以孝建三年太歲丙申四月三十日 甲戌夜半,「先生誕焉。」是年乃閏三月,明日朔旦便是 夏至,母即沐浴而起,了無餘患。先生四五歲便好書, 今猶有六歲時書,已方幅成就。九歲、十歲,讀《禮記》《尚 書》《周易》《春秋》雜書等,頗以屬文為意。年十一,為司徒 左長史,王釗子昊博士。十三,父貽宅席卷,隨吏部尚 書劉秉之淮南郡。十五歸都,寓憇中外徐胄舍,後仍 立別宅,從此不復還舊廬。十七乃冠,常隨劉秉尹之 丹陽郡,得給帳下食,出入乘廐馬。秉第二男俁,少知 名,時為司徒祭酒。俁雅好文籍,與先生日夜搜尋,未 嘗不共味而食,同車而遊。俁與江斆、褚炫等俱為順 帝四友,故最以才學得名。俁作《宋德頌》連珠七警,當 世稱絕。俁既亡後,文章皆零落,「先生欲為纂集,竟不 能得。」是歲昇明元年冬,先生年二十二,隨劉丹陽入 石頭城,就袁粲建事。先生與韓賁、糜淡同掌文檄,及 事敗城潰,即得奔出。俁及弟侅,為沙門以逃,為人所 獲,建康獄死,人莫敢視。先生躬自收殯瘞葬,查硎舊 墓,營理都畢。自此棄世,尋山而止。值宋齊之際,物情 未安,既結劉宗,常懷憂惕。父乃因紀僧真求事高帝 於新亭,即蒙帳內驅使。二年正月,沈攸之平,從還東 府。公仍遣使侍第五息暈、六息暠侍讀,兼助公間管 記事。先生時年二十三,除巴陵王侍郎。明年,侍從高 祖登極,還臺,住殿內,除太尉豫章王侍郎。先生云:「革 運之際,頗有微勤,何處不容三兩階級。」遂不拜。又明 年,隨安成王出鎮石頭。次歲夏,丁孝昌府君憂,上郢 奉迎。冬還都安厝。世祖即位,以振武將軍起侍宜都 王侍讀。齊世侍讀任皆總知記室手筆事,選須有文 才者。先生於吉凶內外,《儀禮》表章,爰及牋疏啟牒,莫不絕眾。數王書佐典書,皆承受以為准格。諸侍讀多 有慚憚,頗致讒嫉,先生亦任之,不以介意。年二十八, 股闋,召拜左衛殿中將軍,頗鬱時望。先生驚,亦不解 所以,即告庾道敏,論諸屈滯。庾為面啟武帝,帝云:「先 帝昔親命此官,卿不知耶?其何辭之?」庾告先生,先生 喟然嘆曰:「昔不受豫章王侍郎,於今五年,翻為此職。 驛馬非驥騄,猶欲固辭。」庾切言之云:「太元已來,此官 皆用名家。」裴松之從「此轉員外郎。但問人才若官,何 所枉君,恐為爾誤我事。」庾於時正被委任,總知諸王 府事,先生不獲已而拜焉,年二十九。清溪宮新成,帝 宴樂之,先生拜表獻頌。又有伏曼容亦上賦,於是敕 遣中書省舍人劉係宣旨褒贊,并敕預舊宮《金石會》。 於時上意欲刻此頌於石碑,王儉沮議而止。時獻賦 者五人,惟以先生為最。將欲遷擢,會母憂去職,尋授 振武將軍,起特賜酒食省祿,隨宜都王赴京。帝欲幸 武進宮,先生復作頌,頌成而車駕事廢,不復得奏云: 「此頌體制爽絕,倍勝舊格。」三年還都,方除奉朝請,拜 竟怏怏。《與從兄書》云:「昔仕宦應以體中打斷,必期四 十左右作尚書。」即出為浙東一好名縣。粗「得山水,便 投簪高邁。宿昔之志,謂言指掌。今年三十六矣,方作 奉朝請,此頭顱可知矣。不如早去,無自勞辱。」明年五 月,遂拜表解職,求訖。巖林青雲之志,於斯始矣。是歲 永明十一年壬申歲也。先生初隱,不欲辭省,出仍脫 朝服,掛神虎門鹿巾徑山東亭。已約語左右曰:「勿令 人知爾。」乃往與王晏語別,晏云:「主上性至嚴治,不許 人作高奇事,脫致忤旨,坐貽罪咎,便恐違卿此志,詎 可作?」先生嘿思良久,答云:「余本徇志非為名,若有此 慮,奚為所宜?」於是即不詣省,直上表陳誠。詔賜帛十 疋,銀二十錠。又別敕月給上茯苓五斤,白蜜二斗,以 供服餌。先生既遂命理舳東下,眾賓並餞於征虜亭, 舉酒揮袂,皆云:江東比來未有此事,乃見今日爾。於 是止於句容之句曲山。先生云:「此山是金壇洞宮,周 迴百五十里,名曰華陽之天,有三茅司命之府,故名 曰茅山,所以自稱華陽隱居」,亦猶士安之元晏,稚川 之抱朴。凡絓人間書疏,皆以此號代名。先生善稽古 訓,詁《七經大義備解》,而不好立義,異於先儒議論,惟 著紙不甚口談。尢好五行陰陽、風角炁候、太一遁甲、 星曆筭數,山川地里,方國所產,及醫方香藥分劑,蟲 鳥草木,考校名類,莫不該悉。善隸書,不類常式,別作 一家,骨體勁媚,琴棋騎射,亦皆領括。常言「心中恆如 明鏡,觸形遇物,不覺有滯礙。為人少憂戚,無嫉競,淡 哀樂,夷喜怒。」時有形於言述者云:「皆是欲顯事厲物, 了無歡慍於胸襟。」先生以甲子、乙丑、丙寅三年之中, 就興世館主東陽孫遊嶽,咨稟道家符圖經法,雖相 承皆是真本,而經歷模寫,意所未愜者,於是更博訪 遠近以正之。戊辰年始往茅山,便得楊許手書真跡, 欣然感激。至庚午年,又啟假東行浙越,處處尋求靈 異。至會稽大洪山謁居士婁慧明,又到餘姚太平山 謁居士杜京產,又到始寧。「山,謁法師鍾義山。又到 始豐天台山,謁諸僧標及諸處宿舊道士,並得《真人 遺跡》十餘卷。遊歷山水二百餘日乃還。爰及東陽長 山、吳興天目山,於潛、臨海、安固諸名山,無不畢踐。身 本輕捷,登陟無艱,贍卹寒棲,拯救危急,救療疾恙,朝 夕無倦。其別有陰恩密惠,人莫得知之,雖借人書,隨 誤治定。在人間製述甚多,了」不存錄。謹條先生所撰 記世道書名目如左:《學苑》十帙百卷,此一書,先生常 云,「群書舛雜,欲探一事,不可遍檢」,乃抄撰古今要用, 以類相從,為一百五十條,名為《學苑》,比於《皇覽》十倍 該備。近賜翊語,「吾無復此暇,汝可踵成之。」此書若畢 於學問,手筆家無復他尋之勞矣。《孝經》《論語集注》并 自立意,共一「帙十二卷;《三禮序》共一卷,并自注注《尚 書毛詩序》共一卷,《老子內外集注》四卷,并自立意;《三 國志讚述》一卷,《抱朴子注》二十卷,《世語闕字》二卷,依 陸文更以意造《世語》。所闕者,《續臨川康王世說》二卷, 《太公孫吳書略汪》二卷,《古今州郡記》三卷,并造《西域 圖》一張,《帝王年曆》五卷,起三皇至《沒冢竹書》為正,檢 五十家書曆異同,共撰之也。《員儀集》三卷,《玉匱記》三 卷,《說名山福地事》,《七曜新舊術》二卷,《占筮略要》一卷, 有《十三法,風雨水旱饑疫占要》一卷,有《十法筭數藝 術雜事》一卷,《舉百事吉凶曆》一卷,《本草經注》七卷,《肘 後百一方》三卷,《增補葛氏效驗施用藥方》」五卷,此二 十四種,並世用所撰目書,又作《相書序,述異記序,如 此等,並在集中。〈登真隱訣〉》三帙二十四卷,此一訣皆 是修行上真道經要妙祕事,不以出世。《真誥》一帙七 卷,此一誥並是晉興寧中眾真降授楊許手書遺跡, 顧居士已撰,多有漏謬,更詮次敘注之爾。《不出外聞 夢記》一卷,此一記先生自記所夢徵想事,不以示人。 《合丹藥諸法式節度》一卷,《集金丹藥白要方》一卷,《服 雲母諸石藥消化三十六水法》一卷,《服草木雜藥法》 一卷,《斷穀祕方》一卷,《靈方祕奧》一卷,《消除三尸諸要 法》一卷,《撰集服炁導引法》一卷,《集人間諸卻災患法一卷。此九種所撰集道書,自先生凡所撰集,皆卷多 細書大卷,貪易提錄,若大書皆得數四。又有《圖象雜 記》甚多,未得一二,盡知盡見也。又作渾天象,高三尺 許,地居中央,天轉而地不動。二十八宿度數,七曜行 道,昏明中星,見伏早晚,以機轉之,悉與天相會。云此 修道所須,非但史官家用,又欲因流水作自然漏刻, 使十二時輪轉循環,不須守視,而患山澗水易生苔 垢,參差不定,是故未立。先生形細,身長「七尺二寸,腰 止圍二尺六寸,薄皮膚,露筋骨,青白色,長頭面,疏眉 目,鼻小而平直,長額聳耳,左耳內輪有大黑痣如豆, 耳兩孔裡各有十餘大毛,出外二三寸,方頤,禿鬢露 顙,少鬚髮,右肩上有一紫痣,如兩錢大,右股內有數 十細黑子,多作七星形,起正方如鐵鎗腳眼中常見 有異光象,左右各類,未」嘗言其狀。聞人說小來本神 儀端潔,十五已上,彌為美茂。每出路,人多嘆羨。雖冬 月行,常執扇自障。年二十九時,於石頭城忽得病,不 知人事,而不服藥,不飲食,經七日乃豁然自差。說多 有所睹見事。從此容色瘦瘁,言音亦跌宕闡緩,遂至 今不得復常。音響本清正,大小稱形。言詞率易,無姿 製,行步舉動,翩翩輕利,顏儀和明,不嚴毅,小大見之, 皆樂悅附,而自令人畏服,門徒胥附,承奉祗肅,有如 宮庭。小來與人有隔,數歲便不與人共甌著飲食。及 長,遊處,宿息常自然安置。性不嘲調,世中戲謔,一切 不為。為人強精魂,夜行獨宿,無所疑畏。一生不識魘, 入山以來,巾褐未嘗離體。

按《神仙感遇傳》:「貞白先生陶君,諱弘景,字通明,吳荊 州牧濬七世孫,丹陽人也。母初娠,夢青龍出懷,并二 天人降,手執香爐,覺,語左右言:當孕男子,非凡人,多 恐無後。及生標異,幼而聰識,長而博達,因讀《神仙傳》, 有乘雲馭龍之志。年十七,與江斆、褚炫、劉俊為宋朝 昇明四友。仕齊歷諸王侍讀。年二十餘,稍服食,後就」 興世觀主孫先生咨稟經法,精行道要,殆通幽洞微 傳。奉朝請,乃拜表解職,答詔優歎,賜與甚厚。公卿祖 之於征虜亭,供帳甚盛,咸云「宋齊以來未有斯事。」遂 入茅山,又得楊許真書,遂登巖告靜,自稱華陽隱居, 書疏亦以此代姓名。至明年,時議欲迎往蔣山,懇辭 得止。然敕命餉賚,恆為繁極,乃造三層樓,棲止身居 其上,弟子居中,接賓於下,令一小豎傳度而已。潛光 隱耀,內修祕密,深誠所詣,遠屬靈人,可謂感而遂通 矣。身長七尺八寸,為性圓通謙謹,心如明鏡,遇物便 了。深慕張良之為人,率性輕虛,飄飄然頗有雲間興。 其所通者,皆得於心,非傍識所能及。長於詮正謬偽, 《地理》《曆筭》文不空發成即為體,造渾天儀轉之,與天 相會。其撰《真誥隱訣》,注《老子》等書二百餘卷。至永平 三年,深藏向晦。及梁武帝革命,議國號未定。先生乃 引諸讖記,定梁應運之符。又擇交禪日,靈驗昭著,敕 使入山,宣旨酬謝。帝既早與之交遊,自此後,動靜必 報。先生既得祕旨妙訣,以為神丹可成,恆苦無藥,帝 給之。又手敕咨迓。先生因畫二牛,一散放於水間,一 著金籠,一人執繩,以杖驅之。帝笑曰:「此人無所不作, 欲效曳尾龜,豈可致邪?」其時每有大事,無不已前陳 奏,時人謂之「山中宰相。」以大同初獻二刀,一名善勝, 一名成勝,為佳寶。梁武初未知道,教先生漸悟之,後 詣張天師道裕,建立元壇三百所,皆先生之資也。梁 武帝《金樓子》云:「予于隱士重陶貞白,士大夫重周弘 正。」其於義理,精博無窮,亦一時名士也。先生嘗作詩 云:「夷甫任散誕,平叔坐譚空。不信昭陽殿,化作單于 宮。」其時人皆談空理,不習武事。侯景之難,亦如所言。 先生以大同二年丙辰歲三月壬寅朔十二日癸丑 告化,時年八十一,顏色不「變,屈伸如常,室中香氣,積 日不散。以其月十四日窆於雷平山,同軒轅之葬,衣 冠如子喬之藏劍舄。比於茲日,可得符焉。」詔追贈中 散大夫,諡貞白先生,仍敕舍人監護。馬樞《得道傳》云: 「受蓬萊都水監,弟子數百人,有先得道者,唯王遠知、 陸逸沖、桓清遠嗣先生之德焉。」唐天寶元年,追贈金 紫光祿大夫、太保梁邵陵王蕭綸為碑銘焉。

按《香案牘》,弘景右膝有數十黑子,作七里文,少便鞍 馬,善射,晚皆不為,唯聽吹笙,借人書,隨誤治定。 按《珍珠船》陶弘景云:「仙障有九,名居其一,吾不白日 昇天」,蓋三朝有浮名乎?

按《寧海縣志》:「陶弘景,字通明,秣陵人,號華陽,隱居閬 風里,與張少霞煉丹。今鐵場側有東山,猶存庵址。嘗 夢神告曰:『山在後,海在前,金笈玉笥居兩邊,是中可 以藏汝丹』。遂瘞丹焉。其後漁人每夜望見火光。紹興 初,邑人胡俊發地得磁盒,大小三重,內貯紫赤石如 鐵。邑人陸湜者取而藏之。居半載,有一道流至,號茆 《山人》。」與語大悅,以丹示之,道流嘆異,夜深各就睡。比 曉,人與物俱亡。

張如珍[编辑]

按《衡嶽志》:梁張如珍,南陽人,居南嶽,遇神仙降授明 鏡之道,使其修之。曰:「夫照物理者天也;照物形者鏡也。天之道以清,鏡之體以明。人能存天清鏡明,澄心 靜神,而內外洞朗,則至道成矣。若以內役其智,外勞 其形,心不澄,神不清,去道遠矣。吾昔受之於長桑公 子,云此道要祕於太微中天帝所,得之能洞達元通」, 遐照八極。夫《洞真法》中,有四規之道,依四時而行之, 亦與此同體爾。古人所謂「虛其室則白自生,定其心 則道自生。」信哉言乎。如珍修之九年而成,洞視千里, 無一物可隱。以梁天監三年甲申十一月十三日,於 九仙宮白日昇舉。

杜曇永[编辑]

按《江西通志》:「杜曇永,號元老,有道術。梁天監中,㩦門 人司門員外郎錢文詠,乘舟載家南上玉笥山,初駐 清虛館,後復以居得勝地,構清真宮。蕭子雲助錢百 萬成之,自為記,書之于碑。梁武聞其風,賜號金闕先 生,後于太白峰頂白日昇天。」

蕭子雲[编辑]

按《武進縣志》:「蕭子雲,性沉靜,不樂仕進,晚更好仙道, 師杜曇永,頗得其祕。忽有神人降言,郁木坑可以久 居,移家寓焉。久之,上帝玉冊封為元洲長史。後人入 洞,往往有見之者。」

按《江西通志》:「蕭子雲仕梁為黃門侍郎,棄官修道於 郁木庭,道成,天詔為元洲長史,遂昇仙去。」《玉笥實錄》 亦云:「子雲雲遊至玉笥,師事杜元君成仙。」

白鶴道人[编辑]

按《霍山縣志》:「白鶴道人,梁武帝時方士。愛霍山奇絕, 時浮屠寶誌者亦欲其地,武帝命二人各以物識其 地,得者居之。道人以鶴止處為記,寶誌以錫卓處為 記。已而鶴先飛去,忽聞空中飛錫聲,遂卓於山麓而 止。鶴止他處,遂各於所識之地築室。」

雙師[编辑]

按《道州志》:「雙師,梁武帝時人,自南嶽來,止黃庭觀白 馬巖。一日浴畢輕舉,留月帔於松林間。」

按《寧遠縣志》:「雙師於黃庭觀修煉,後宿白馬巖,脫月 帔而去,千年不壞。」

按《衡嶽志》:「雙襲祖,字仲遠,梁時吳人也。始居南嶽,潛 心於道,以求度世。嘗謂誠素所至,高真必通,遂刻志 誦黃庭玉篇,因作黃庭觀,使弟子居之。自棲於白馬 巖後往來九嶷山。一日歸觀沐浴,閉室而坐,凡七日 不出。弟子驚異,開視之,忽然輕舉,遺仙帔於木杪巖 中臥蓆。經百年不壞。時唐太宗貞觀元年夏四月也。」

王靈輿[编辑]

按《衡嶽志》:「王靈輿,九江道士,勤志於道,初居五老峰, 神人夜中謂之曰:『得道者若非其地,如植五穀於砂 石之間,則不能成矣。雖有飛升之骨,當得福地靈墟, 然後可以變化。雖累德以為土地,積功以為羽翼,苟 非其所,魔壞其功,茲道無由成矣』。」靈輿問:「何地可以 棲止」,曰:「朱陵之上峰,紫蓋之鄰岫,可以沖天矣。」遂自 廬阜遷居南嶽之中宮。一十二年,群真下迎,以梁天 監十一年壬辰七月十三,就壇升舉。

鄧郁[编辑]

按《衡嶽志》:鄧郁,荊州建平人,居衡山洞靈臺,辟穀三 十餘年,惟飲澗水,服雲母屑。一夕,遇魏夫人乘雲至, 謂郁曰:「君有仙分,故來相尋。」遂傳以法,行之而得道。 梁武帝建五嶽樓以居之。天監十四年,忽見二青鳥 如鶴大,鼓翼鳴舞,移晷方去。謂弟子曰:「青鳥既來,期 會至矣。」乃乘之而去。

按《荊州府志》:「鄧郁,字彥達,荊州人也。隱居衡山洞靈 臺極峻之嶺,立小板屋兩間,足不下山,斷穀三十餘 年,唯以澗水服雲母屑。嘗合金石為丹,梁武帝建五 嶽樓駐之。天監十四年,有青鳥降於隱所,語弟子曰: 『求之甚勞,得之甚逸,吾當去矣』。遂無疾而逝。武帝命 周捨撰傳記。」

胡伯女[编辑]

按《安陸府志》:「胡伯女,年十四得道,大通四年遊荊州, 登當陽圓臺山,築室,環列群書,獨居七十年後蛻解。」

廖沖[编辑]

按《廣東通志》:「六朝廖沖,字清虛,連州人。博學能文辭, 於經史無所不通,飭身修行,鄉閭稱之。以儒術知名, 舉茂才,仕梁為本郡主簿西曹祭酒。時武帝好儒學, 招徠天下名士,沖與焉。嘗命賦詩稱上意,嘉賞之。湘 東王之就國也,聞沖有詞藻,請以為王國常侍,上許 之。王為人內猜忍而外浮華,喜談《老子》而莫知其要。」 沖嘗坐講,進無欲自靜之說以諷之。凡王所為,多所 規諫,遂日見疏薄。是時帝既耄荒,諸子又頑囂,多不 法。沖私謂所親曰:「根本撥矣,天下必不能久治,吾當 去。且不去,王將以赭衣衣我。」即浩然掛冠歸,結廬靜 福山,在縣北五十里居焉。時大同三年也。託跡黃老, 以鍊丹服氣為名,幽棲自適,不復知有塵俗事。人往 訪之,見其吟眺水石間,猛虎修蛇馴狎其側,休休如 也,遂真以為得道矣。陳光大二年卒,壽九十有七。世 之好事者相傳沖白日上昇,號其地為「仙翁壇。」唐刺史蔣防經所居,為作碑銘,刻石山下,有捫蘿撥雲,瞻 仰不足之嘆。且謂「沖策名金簡,晉身玉堂,辭詞林學 府之職,以紅霞丹府為家。鶴骨松貌,泉渟谷虛。寓形 人間,天地無累。」蓋扶桑公、陶隱居之流也。

桓闓[编辑]

按《神仙感遇傳》:「桓闓者,不知何許人也,事華陽陶隱 居為執役之士,辛勤十餘年,性常謹默沈靜,奉役之 外,無所營為。一旦有二青童白鶴自空而下,集隱居 庭中,隱居欣然臨軒接之。青童曰:『太上命求桓先生 耳』。隱居默然,心計門人無姓桓者,命求之,乃執役桓 君耳。問其所修何道而致此,桓君曰:『修默朝之道積』」 年,親朝太帝九年矣,乃有今日之召。將昇天,陶君欲 師之,桓固執謙卑,不獲請。陶君曰:「某行教修道,勤亦 至矣,得非有過而淹延在世乎?願為訪之,他日相告。」 於是桓君服天衣,駕白鶴,昇天而去。三日密降陶君 之室,言曰:「君之陰功著矣,所修《本草》,以䖟蟲水蛭輩 為藥,功雖及人,而害於物命,以此一紀之後,當解形 去世,署蓬萊都水監耳。」言訖乃去。陶君復以草木之 藥可代物命者,著《別行本草》三卷,以贖其過焉。後果 解形得道。

孫韜[编辑]

按《紹興府志》:「孫韜,剡人。入山師潘四明,參受真法。陶 隱居手為題《握中祕訣》,門人罕能見,惟傳韜與桓闓 二人。」

錢真人[编辑]

按《武進縣志》:「錢真人,田家女姊妺,依陶隱居,居茅山, 誦《黃庭內外篇》,積功修行,閱三十餘歲。普通三年七 月,其姊佩白練入燕洞,而隱妺踵至,扉已闔矣。洞口 至今有紫菖蒲碧桃在焉。」真人一作妙真,毘陵人。

張老[编辑]

按《續元怪錄》:張老者,揚州六合縣園叟也。其鄰有韋 恕者,梁天監中自揚州曹掾秩滿而來,有長女,既笄, 召里中媒媼,令訪良婿。張老聞之,喜而候媒於韋門。 媼出,張老固延入,且備酒食。酒闌,謂媼曰:「『聞韋氏有 女,將適人,求良才於媼,有之乎』?曰:『然』。曰:『某誠衰邁,灌 園之業,亦可衣食,幸為求之』。」事成厚謝。媼大罵而去。 他日,又邀媼,媼曰:「叟何不自度,豈有衣冠子女肯嫁 園叟耶?此家誠貧,士大夫家之敵者不少。顧叟非匹, 吾安能為叟一盃酒?乃取辱於韋氏?叟固曰:『強為吾 一言之,言不從,即吾命也』。」媼不得已,冒責而入言之。 韋氏大怒曰:「媼以我貧輕我乃如是!且韋家焉有此 事,況園叟何人,敢發此議?叟固不足責,媼何無別之 甚耶?」媼曰:「誠非所宜言,為叟所逼,不得不達其意。」韋 怒曰:「為吾報之,令日內得五百緡則可。」媼出,以告張 老,乃曰:「諾。」未幾,車載納於韋氏。諸韋大驚曰:「前言戲 之耳。且此翁為園,何以致此?吾度其必無而言之,今 不移時而錢到,當如之何?」乃使人潛候其女,女亦不 恨。乃曰:「此固命乎?」遂許焉。張老既娶韋氏,園業不廢, 負穢钁地,鬻蔬不輟。其妻躬執爨濯,了無怍色。親戚 惡之,亦不能止。數年,中外之有識者,責恕曰:「君家誠 貧,鄉里豈無貧子弟?奈何以女妻園叟?既棄之,何不 令遠去也?」他日恕致酒召女及張老,酒酣,微露其意。 張老起曰:「所以不即去者,恐有留念。今既相厭,去亦 何難。某王屋山下有一小莊,明旦且歸耳。」天將曙,來 別韋氏,「他歲相思,可令大兄往天壇山南相訪。」遂令 妻騎驢戴笠,張老策杖相隨而去,絕無消息。後數年, 恕念其女,以為蓬頭垢面,不可識也。令大男義方訪 之。到天壇南,適遇一崑崙奴,駕黃牛耕田,問曰:「此有 張老家莊否?」崑崙投杖拜曰:「大郎子何久不來?莊去 此甚近,某當前引。」遂與俱東去。初上一山,山下有水 過水連綿,凡十餘處,景色漸異,不與人間同。忽下一 山一水,北朱戶甲第,樓閣參差,花木繁榮,煙雲鮮媚; 鸞鶴孔雀,徊翔其間,歌管嘹亮,耳目崑崙。指曰:「此張 家莊也。」韋驚駭不測。俄而及門,門有紫衣人吏,拜引 入廳中。鋪陳之華,目所未睹,異香氤氳,遍滿崖谷。忽 聞珠珮之聲漸近,二青衣出曰:「阿郎來此。」次見十數 青衣,容色絕代,相對而行,若有所引。俄見一人,戴遠 遊冠,衣朱綃,曳朱履,徐出門。一青衣引導前拜,儀狀 偉然,容色芳嫩。細視之,乃張老也,言曰:「人世勞苦,若 在火中。身未清涼,愁焰又熾,而無斯須泰時。兄久客 寄,何以自娛?賢妺略梳頭,即當奉見。」因揖令坐。未幾, 一青衣來曰:「娘子已梳頭畢。」遂引入,見妺於堂前。其 堂沉香為梁,玳瑁帖門,碧玉窗,珍珠箔,階砌皆冷滑 碧色,不辨其物。其妺服飾之盛,世間未見。略敘寒暄, 問尊長而已。意甚鹵莽。有頃進饌,精美芳馨,不可名 狀。食訖,館韋於內廳。明日方曙,張老與韋生坐。忽有 一青衣附耳而語。張老笑曰:「宅中有客,安得暮歸?」因 曰:「小弟暫欲遊蓬萊山,賢妺亦當去。然未暮即歸,兄 但憩此。」張老揖而入。俄而五雲起於庭中,鸞鳳飛翔, 絲竹並作。張老及妹各乘一鳳,餘從乘鶴者十數人, 漸上空中,正東而去。望之已沒,猶隱隱聞音樂之聲韋君在後,小青衣供侍甚謹。迨暮,稍聞笙簧之音,倏 忽復到。及下於庭,張老與妻見韋曰:「獨居大寂寞,然 此地神仙之府,非俗人得遊。以兄宿命,合得到此。然 亦不可久居,明日當奉別耳。」及時妹復出別兄,慇懃 傳語父母而已。張老曰:「人世遐遠,不及作書。」奉金二 十鎰,并與一故席帽,曰:「兄若無錢,可於揚州北邸賣 藥王老家取一千萬,持此為信。」遂別,復令崑崙奴送 出,卻到天壇,崑崙奴拜別而去。韋自荷金而歸。其家 驚訝問之,或以為神仙,或以為妖妄,不知所謂。五六 年間金盡欲取王老錢,復疑其妄。或曰:「取爾許錢,不 持一字,此帽安足信?」既而困極,其家強逼之曰:「必不 得錢,亦何傷?」乃往揚州,入北邸,而王老者方當肆陳 藥。韋前曰:「叟何姓?」曰:「姓王。」韋曰:「張老令取錢一千萬, 持此帽為信。」王曰:「錢即實有,席帽是乎?」韋曰:「叟可驗 之,豈不識耶?」王老未語,有小女出青布幃中曰:「張老 常過,令縫帽頂,其時無皂線,以紅線縫之,線色手蹤, 皆可自驗。」因取看之,果是也。遂得載錢而歸,乃信真 神仙也。其家又思女,復遣義方往天壇南尋之。到即 千山萬水,不復有路。時逢樵人,亦無知張老莊者,悲 思浩然而歸。舉家以為仙俗路殊,無相見期。又尋王 老,亦去矣。後數年,義方偶遊揚州,閒行北邙前,忽見 張家崑崙奴前曰:「大郎家中何如?娘子雖不得歸,如 日侍左右,家中事無巨細,莫不知之。」因出懷金十斤 以奉,曰:「娘子令送與大郎君,阿郎與王老會飲於此 酒家,大郎且坐,崑崙當入報。」義方坐於酒旗下,日暮 不見出,乃入觀之。飲者滿座,坐上並無二老,亦無崑 崙。取金視之,乃真金也。驚歎而歸,又以供數年之食, 後不復知張老所在。

郗尊師[编辑]

按《鎮江府志》:「梁郗尊師逸其名,養道成功,從以二虎, 歸茅山良常洞。」

李順興[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李順興,杜陵人。年十五,乍愚乍智,言 未來事,多中常冠道士冠,好飲酒。蕭寶寅反,召問曰: 「『朕王可幾年』?對曰:『為天子有百年者,有百日者』。」及寶 寅敗,纔百日,其黨乃棒殺順興,置城隍中,頃之,起活 如初。又嘗臥太傅梁覽家,以衣倒覆於身上。及覽通 使東魏,事覺被誅,以衣倒覆。又嘗乞驪山下廢地於 《周文》。周文曰:「何用?」曰:「有用。」未幾,至溫湯,遇患,卒於其 地。

女几[编辑]

按《女仙傳》,「女几者,陳市上酒婦也,作酒常美。仙人過 其家飲酒,即以素書五卷質酒錢,几開視之,乃仙方 養性長生之術也。几私寫其要訣,依而修之,三年顏 色更少,如二十許人。數歲質酒仙人復來,笑謂之曰: 『盜道無師,有翅不飛』。」女几隨仙人去,居山歷年,人常 見之,其後不知所適,今所居即女几山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