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5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五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五十四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五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五十四卷目錄

 神仙部列傳三十一

  宋三

  知命道人     汪秦二道人

  趙知微      金野仙

  呂生       陳明

  魯道       牧得清

  梵公       黃十公

  毛道人      周師慶

  呂處仁      莫起炎

  蔣暉       田蓑衣

  蓑衣師      景元範

  徐囦默      楊維

  河南子      季可

  葉文詩      葉梅卿

  唐風仙      章自然

  張元英      金真人

  宋恭       沈敬

  范慈伯      保定老姑

  張拱       黃昇

  藍橋       郡圃老卒

  周文英      古無極

  楞伽貧女     梁亮

  王永齡      韓崇

  聶紹元      汪四

  鄭仙姑      任將軍

  檀仙姑      周真人

  崔之道      徐依希

  張同之      萬直臣

  包真人      趙子甄

  連可久      汪一雷

  張模       黃真人

  田純靜      王蒙道人

  敖真人      王敖道

  幸潭       謝仲初

  西陽子      沈仙翁附小仙翁

  季隱子      蔡華甫

  姜仙翁      王溫

  柯可崇      夏元鼎

  林升真      饒松

  黃天元      張元始

  廖立       盧慧

  謝天地      趙天雷

  靳八公      一目九仙

  王明志      馬之瑤

  風仙姑      李妙成

  董守志      白道元

  黃鹿真人     張守虛

  陶克忠      羅隱

  王總管      周恢

神異典第二百五十四卷

神仙部列傳三十一[编辑]

宋三[编辑]

知命道人[编辑]

按《滁州志》:知命道人,宋乾道間著黃道服,青結巾,項 帶數珠,手提㯶笠,上寫「知命先生遇仙得術」字。晉陵 胡儔遇而奇之,須臾出門,輒不見。後數載,忽有一兵 至,執一青軸,乃呂純陽公寫真,恍如儔向所見。上有 蘇子容丞相所題,乃南京顧子敦刻本。淳熙己亥來 守滁,敬刊諸石,寘之天慶觀,今移寘學宮。

汪秦二道人[编辑]

按《寧遠縣志》:「汪、秦二道人,宋乾道間,修煉於麓床。宋 陶公定與之煎茗夜話,後道成入深山,不知所之。」

趙知微[编辑]

按《池州府志》:「趙知微,宋乾道時人。於九華山鳳凰嶺 東,建延華觀以居,屢詔不起,賜碧雲星冠,青霞羽衣。 嘗植桃花,皆碧色,知微蛻去,人因名其澗曰『桃花澗』。」

金野仙[编辑]

按《休寧縣志》:宋金野仙,名良之,字彥隆,峽東人,兩浙 提刑受之之子,以蔭為奉新尉。一旦狂肆,以病去官, 自是袒跣垢污,動旬月不食,然貌常充悅,夜臥往往 有光。樞密朱樸以謫來,一見則曰:「此八百仙中之一 也。直以金丹動盪,故有此態度耳。」晚節多採大黃食 之,棲止無常處。常曰:「使吾為物外仙難矣。若塵中仙 人,拔生度死,可庶幾也。我當以八月死,幸毋焚我。」淳 熙元年八月十二日夜半起坐,揮扇而逝。葬城陽山, 立壇其上。後有自蜀見之者,為攜家書歸,或謂之《尸解》云。同郡有士人朱南一,瀟灑閒逸,至老不娶。野仙 贈之詩,有云:「寄語月溪朱隱士,他年同賞水仙花。」野 仙沒二紀,南一下世,士友率葬,正在野仙墓後,時水 仙花正開。初,趙師夔為郡日,聞野仙前知,強邀至郡 齋,索詩立成云:「王侯門戶懶開顏,斗酒千錢一笑間。 無雪可欺青檜老,有天難管白雲閒。丹霄作客曾騎 鶴,紫府為家不買山。京口相逢又相別,隻琴孤劍幾 時還?」趙欲以斗酒千錢與之,已知之矣。一日,郡喜雪 開宴,野仙曳杖直造,侯命坐索詩,出《填字韻》賦云:「昨 夜嫦娥弄玉纖,也應搯月作花鈿。為嫌梅影太清瘦, 幾片飛來疏處填。」郡士張夢錫赴南宮,贈以詩云:「秧 針刺水麥鋒齊,漠漠平沙白鷺飛。盡道春光歸去也, 清香猶有野薔薇。」夢錫不省,屢薦不第,歸授徒外邑, 望窗前綠秧如針,白鷺飛過,徘徊驚訝。見籬間薔薇 正開,「悉如所言。」其前知類如此。

呂生[编辑]

按《廣信府志》:「宋呂生居永豐真隱觀,有異跡。朝奉郎 通判謝傑景英作傳云:『有呂生者,隱於丐,不知其里 居。或言海州人,其來永豐甚久。父老皆謂自童稚時 識之,不記其甲子,顏貌如初,至以一衲蔽體,寒暑不 易,污垢尢甚。或逼以嗅之,無穢惡之氣。邑之西數里 許,有廢祠,瓦蓋不完,垣頹屋敗,不足禦風雨。生止其』」 中,席地而處,殆數十年猶一日也。祠壞,乃止真隱觀 門廡下,未幾,人知之,又止縣市道室中,人知之,邑民 蔡氏舍之於荒園。陳尚書天祐謫居於信,詣山禮謁, 生遙望見,亟走林莽間,解衣固辭,贈千錢,生亦拒而 不受。忽自書死日,乃淳熙丙申十月癸卯也。臨絕,用 薪燼書四句偈云:「六十年來此地居」,靈臺光耀勝冰 壺。一朝破屋遂傾倒,且喜家中事事無。

陳明[编辑]

按《紹興府志》:「宋陳明,攢陵鋪兵也。人呼為陳院長。年 三十有五。時犯罪受杖,遂蓬頭跣足,若病狂者。往來 行歌無定止,頗能知未來事。雪中不施一縷,臥野橋 上,氣騰如蒸,眼色正碧,好以白堊書地,且讀且歌,字 畫類五銖錢文,觀者莫識。中貴人典領攢宮者,憐其 寒,常遺以衣,乃轉與貧者。淳熙八年,郡中久不雨,鄉」 民或叩以凶豐,應曰:「木災,竹災,魚災,貧道災。」俄而高 岡發洪水,水暴至,所經竹木盡拔,魚鱉漂流。陳大病, 不食數月,腹皮皆凹入附骨,隱隱見五臟。人謂其必 死,俄復如初。有蜀客來見之,焚香作禮曰:「先生正為 鄉里募緣造橋,安得來此?」眾始悟其為異人,神遊彼 云。或問其年庚,但云三十五。後微疾而終,槁葬溪岸。 未幾,其徒發瘞,將火之,空無一物。

魯道[编辑]

按《武進縣志》:魯道幼入天慶觀翊聖院奉灑掃,旦汲 泉,置盂為供。一日,泉湧如沸,白其主,視輒止。已而復 沸,立飲之。自是佯狂,言事率有驗,善療人疾。時吳中 何蓑衣亦得奇術,或往丐醫,何叱曰:「『汝郡自有魯道』。 暨歸訪之,魯迎笑曰:『蓑衣逐得好』。」淳熙間,先逝。數日, 遍語知識,若別去狀,趺坐而瞑。方喪,有群鶴飛翔。今 通吳門外,庵趾猶存。

牧得清[编辑]

按《南陵縣志》:牧得清承天觀道士,精導引術。一日,有 谷客者見謁,弟子誤以事對,客乃索茶飲,蘸瀝題桌 上云:「蓬島三山在寸心,先生何自混凡塵。不因門外 家人謹,還是無緣遇洞賓。」覆盂而去,堅不可舉。弟子 往告,牧追至門橋,見一醉人枕二瓶酣臥,牧時不悟。 後五載,客復至,假寓共奕,閱三日,牧始勝一局。客曰: 「寓機於目,識陰陽之盈縮,可以不覆。」牧驚悟曰:「先生 呂公耶?」客曰:「實枕瓶丐耳。」相顧扺掌,牧乃長吟一偈 云:「完得一局棋,除此一件衣。何去何來兮,白雲共依 稀。」吟罷,撫客而出,視坐中衣,蛻而已。後人於橋建閣 祀之,名曰降仙橋。時宋淳熙四年也。

梵公[编辑]

按《處州府志》:「梵公,宋慶元時為隸人。因邑令刑峻,公 用蔥貯血,匿杖中,行杖見血,刑者往往得從減。一日, 令見公不履地三尺,詢其故,大異之。無何,遂飄然去。 至白鶴山,廬其上,一意修煉。功成,冠石臼千斤,登山 岡羽化。俗稱為梵公聖仙,有禱屢應。」

黃十公[编辑]

按《處州府志》:「黃十公,慶元下官人。嘗樵採仙桃山,見 二叟對奕,得餘桃啖之。觀奕未竟,歸已二載矣。遂居 百花巖二十年,坐化石上,遺跡迄今在,禱雨多應。」

毛道人[编辑]

按《建昌府志》:「毛道人,失其名,宋時南城人。年少不娶, 父母既終,翩然遠隱,三十年方還。寡言笑,屢同客夜 坐,一伸欠則光自其口出。富家慕道者杳無一言與 之善者怪而問之,應曰:『吾藜莧之腸,何能陪膏梁之 腹,與讀書人掉書語哉』?其意乃拒之耳。慶元元年,坐 亡於南豐逆旅。焚化時骨皆連環不斷,仍得一物,如」 錢大。色白如玉雪堅而瑩。隱然通明。有人形。跏趺而坐。

周師慶[编辑]

按《廣西通志》:「周師慶,五羊人。宋開禧中,煉丹於邕之 伊嶺巖中,後人名曰望仙巖,石刻碑銘尚存,邕州安 撫王侃有詩。」

呂處仁[编辑]

按《紹興府志》:「呂處仁,餘姚人,次姚子。嘉定間,隱居四 明山,得異術,禱雨及為人祈禳,甚驗,尊為演教真人。 及卒,以劍投於後橫潭。至今每風月清朗之夕,其劍 常飛出。」

莫起炎[编辑]

按《蘇州府志》:「宋莫起炎,號月鼎,苕溪人。寶慶間,慕元 學,至青城山,見無極徐真卿,授以雷術。又聞建昌鄒 鐵壁得王侍宸斬勘法,委身童隸事之。鄒疾危遣去, 曰:『吾將逝矣,雷書不全,不能畀汝』。已而書張使者一 符授之。再見潯陽楊真卿,精於持練,動與神合。時憤 世嫉邪,托狂於酒,信筆塗墨,出詭祕語,人莫能曉。寶」 祐秋,越守馬光祖致之禱雨,雨應聲至。理宗賜詩贊。 至元中,崔成奉詔江南,起覲京師,祈禱有異驗,命典 道教事。力辭歸,止於光盪巷,學者填門。癸巳冬,謂其 徒曰:「明年正月某日,吾逝矣。」至期,書偈曰:「六十九年 明月,幾番陰晴圓缺,今朝無缺無圓,三界光明透徹。」 書畢,問斂具,眾謂具矣,復搖首曰:「待吾五事備。」須臾, 天忽昧,風雲雷雨電交作,候霽斂焉。

按《浙江通志》:「莫起炎,錢塘人。入青城山,見徐無極,授 五雷法,召雷雨,破鬼魅,動無不驗,雖嬉笑怒罵,皆若 有神物隨之者。嘗與客遊西湖,烈日中向空噓氣,忽 黑雲一片隨而覆焉,人皆異之。元世祖求異人於江 南得之,賞賚優厚。」又:「起炎,山陰人,更名洞元,初見世 祖於內殿,世祖曰:『雷可聞乎』?起炎即取袖中核桃擲」 地,雷聲應發。

蔣暉[编辑]

按《祁陽縣志》:「蔣暉,字吉甫,其先陽羨人也,後徙居清 湘。暉幼潛心孔孟,博通群書,其於天文地理、醫卜書 數亦殫究焉。因世奉黃老之教,耽志道法,嘗刊布仙 經,喜施濟歲,嘗積穀減價糶之。又廣為藥肆濟人不 受直。居祁山之陽,有山曰烏符,因建觀以奉元帝,白 玉蟾書雷敕令符,刻石鎮蛟於其地。宋紹定己丑中」 秋後,一道士訪暉,題詩壁間,稱無上宮主,蓋呂仙也。 瓊山白玉蟾贈以歌,略云:「瀟之涯,湘之嶼,爰有逸人 此內居。水光山色暉暉乎,千古萬古奉玉虛。」

田蓑衣[编辑]

按《襄陽府志》:田蓑衣,不知其名,隱武當,隱仙巖石室。 冬夏止一蓑,時人以蓑稱之。隆冬則真氣如蒸,盛夏 則溫涼如玉。人有疾厄,叩之者摘衣草吹氣與之,服 者即愈。煉大丹,端平間失所在。今丹室爐竈存焉。

蓑衣師[编辑]

按《淮安府志》:「蓑衣師者,姓張,名志朴,自號嚴浮子,泗 水人。性明悟,學元黃飛煉之術,聞東海山水之地,遂 隱入溪雲山清霄洞,晝惟一食,身則一蓑衣,人故呼 為蓑衣師。嘗山行,群鹿隨之,有葛姓者聞而見焉,師 曰:『爾國器也,終當持節』。不踰年,以功授洪都統制。膠 西守趙德義將之官,患航海,往禱之,師曰:『吾助汝,無 憂也』。」既登舟,白龍隨之,一夕而達。淳祐間夏旱,鄉人 扣之,師為之禳。己而大雨,嚴冬會客,指南園郁李曰: 「來日可共看花。」及朝視之,花已爛熳。又嘗一日赴數 齋會,皆題詩書字與之。及人往謝,乃知師未嘗出舍, 蓋神遊也。寶祐甲寅二月八日,有鹿銜竹枝來獻,師 語人曰:「吾將逝矣,此其兆也。」是年六月,果終葬之。時 人見其在漣水化齋,蓋《尸解》云。

景元範[编辑]

按《鎮江府志》:「元範,字仲模,號架巖,金壇人。學道元陽 觀。生平絕酒肉,嘉熙間,見禮於朝。壬戌臘,謂弟子曰: 『恍惚中三茅君召我,我將往矣』。且曰:『生為有,死為無, 來亦無拘,死亦常事』。頂門氣出而逝,三日神色如生。」

徐囦默[编辑]

按《金谿縣志》:「囦默,徐姓,蒲塘人,生宋淳祐間。今陝西 學憲徐公龍野從遠祖也。自幼左手拘攣,右足跛,蓬 髮」齒,人以「徐瘋子」呼之。敝衣垢面,逢人則笑,有時 野外大哭而歸,人問其故,答曰:「我自有感云。」已而歲 有祲疫,輒先知,言必驗。春正月上元,隱几睡熟,久乃 覺。族子問之曰:「適屢呼不覺,何也?」答曰:「自閩中邵武 過錢塘觀燈,為二三同行者所持,故不覺。」族子曰:「有 是哉?可攜我輩行否?」囦默曰:「可。」乃令眾族子就几隱 睡,戒勿開睫。眾皆隱几合睫,但聞天風披拂衣鬢。少 頃至杭州,燈綵皆尚紈繪。散步蘓堤,見其族人客遊 杭州者,各致詢問。眾復語囦默曰:「不識尚可至邵武 否」囦默曰:「邵武珠燈甚精,試一往焉。」須臾去杭。少頃 扺邵武,珠綵絡索,煥麗城中,眾皆厭玩思歸,一人忽 開睫即墮途中,餘皆就几上覺焉。其墮者「歷旬日始 歸。」由是知其有仙術,後委蛻於武夷。黃卓峰先生遊武夷,尚親見其蛻,有《徐囦默》之碑焉。徐之人士又曰: 族近有高山秀崛,山半有奇石數塊,有如坐几者,有 如倚屏者,蒼松數株,天風噓翠。《傳》云:囦默嘗於此取 雞子白,為人染網,左足踏石板,右足趺左膝而坐。已 而惡群牧兒侮己,遂以雞子數枚擲擊石屏之上,左 足自石板發躍,右足落於九紫嶺石相去幾十里,兩 跡至今存焉。其雞子黃白,濺溜屏石,儼若雞子新破。 遊人好事者以小石磨去其黃白,越宿則黃白還生, 仍若新破雞子然。里人因稱之曰「黃石仙蹤。」徐宮保 公及龍野皆有詩,余亦和之。古松石磴,蒼煙鎖囦。默 嘗來此,趺坐。石板踏穿左履痕,右履遠落九紫嶺。荒 唐底事不堪拾,我輩腳根須穩立。屹然振衣千仞岡, 清平郊野鸞鳳翔。

楊維[编辑]

按《延平府志》:「楊維,字耕常,南平人。母陳氏,年五十六, 未舉子,忽遇異人授粒丹吞之。夜夢大星入懷,覺而 有娠。維生七歲,始能言,長而穎敏,間如風痴人好弄, 不事家人生產,學道得三五飛昇呼雷之術,驅疫禱 雨輒驗。淳祐四年甲辰冬十一月八日,觴胾集姻舊, 翛然而逝。有自臨安來者,遇維於途,寄蒲扇布履各」 一,歸遺其女兄人遇。時正逝日也,啟棺視之,惟隻履 在,始悟其尸解矣。家人以扇履寘於棺,瘞興化寺之 前,賜號「清隱妙濟披雲楊真人。」剏祠墓側,肖像祀之。

河南子[编辑]

按《建昌府志》:「河南子,不知姓名,新城人,自號日峰道 人。嘗於日峰山遇異人,寶祐間羽化,身軟如綿,或謂 其尸解云。又嘗為程公鉅夫幹使,一日齎帖往南豐 戚屬家,便入郡城南忠清廟壇石熟睡,少頃,探懷中 覆書以對,墨跡未乾,程公異之,尋遯去。今名其石為 『臥仙石』。」

季可[编辑]

按《處州府志》:「季可,字思可,龍泉人。寶祐進士,遷戶部 侍郎。退居天台,作堂雷馬山讀書,號隱怪。或云得道 仙去。有文集。」

葉文詩[编辑]

按《處州府志》:「葉文詩,麗水人。本儒家子,為天慶觀道 士,時稱葉書記。嗜酒,善詩畫,山水人牛,閉戶累月。出 則群兒環之,或與之錢,與之衣,則悉與路人。每嚴寒, 浴於溪。宋寶祐甲寅十二月旦,浴於觀池,擲其衣獨 臂二草屨,作偈云:『似癡非癡,似醉非醉,竹杖芒鞋,落 魄半世。咦清風明月逍遙,流水白雲自在。端坐靜室』」 而逝。既葬,人或遇於路,跡之。竟不見。皆以為仙云。

葉梅卿[编辑]

按《嚴州府志》:「葉梅卿,壽昌人,明《春秋》,通史傳。理宗朝, 任撫屬舍人。後棄官家居,習修煉導養之法,有異術, 能存神謁帝,與諸神將會。忽一日示偈云:『六十七年 有身,平生本分為人。對越兩間無愧,至誠一念常存。 昨夜天官召我,明辰金闕朝尊。脫卻凡塵皮袋,一團 和氣氤氳』。次日恬然而化。將殮,顏色如生。後舁葬,眾」 疑其輕,啟棺視之,惟衣服在焉。

唐風仙[编辑]

按《德安府志》:「唐風仙,名守澄,隨州人。幼入武當,姿貌 古怪,鶴體松形,杖頭常挂葫蘆數十,往來雲房之間。 郡守程進令開闢武當,預道人吉凶,多奇中,常叱辱 人,被叱者即蒙福慶,人以風仙稱之。或立積雪,或臥 道路。住紫霄南巖,常有虎豹守衛。年八十餘,以道著 遠近。點墨片紙,可療異疾。度徒百餘人,解化之日,面 若童子。」

章自然[编辑]

按《江西通志》:「章自然,武寧人。宋景定三年,居太平山, 用丹藥濟人甚驗。一日以修煉尸解,異香三日,封廣 惠真人,祀其肉身於太平宮。」

按《興國州志》:「章自然,武寧人,闢觀于太平山,以玉帝 靈符濟人,贈通真至妙靈應自然廣惠真君,賜金鐘 玉磬」,封其父為毓德先生,母為仙姑。至今仙蛻猶存。

張元英[编辑]

按《廣信府志》:「張元英,長沙人。宋景定間,遇異人授以 道法,令為道士。嘗禱雨於鄉,刻期不應,忽有神憑人 語曰:『水南樟樹,妖梗雨耳』。元英向空叱雷神擊其樹, 須臾霹靂一聲,澍雨霑霈。明日,或來自水南者,言雷 火昨焚樟樹矣。一日,主黃籙醮,忽一人自縛門柱曰: 『適自倪陽市飲酒,噉牛肉,衝觸醮壇,神令縛我,乞師 救』。」元英曰:「彼既知畏,神宜釋之。」以水噀縛者立醒。其 他靈異甚多。

金真人[编辑]

按《江寧府志》:「金真人,溧陽人。幼愚戇,不事檢束,父母 遣之執灑掃於泰清觀。夜夢三茅真君授以靈符密 咒,既覺忘之,復夢如初。凡三夕乃能記憶。宋理宗時, 錢塘江潮為患,真人曰:『我能治之』。因扺江濱,以丹書 符投江中,三叱之,潮漸平。丞相史彌遠引見帝,賜以 官服,粟帛皆不受。問所欲,曰:『願免三茅峰稅糧耳』。許之,賜真人號,遣還。嘗大雪中澡浴市河不解衣,或伏 水上如龜狀,或逾半月不語,或三四日不食。凡旱潦, 禱之輒應。一夕不知所之,其徒晨視,則僵臥于三清 殿几上云。

宋恭[编辑]

按《浙江通志》:「宋恭,富陽人。登俞魁榜進士,已而致仕, 潛跡山林,嘗遇真人授以道家法,即能通神。咸淳四 年大旱,蕭山縣丞陳績率耆老迎之,呼吸間大雨如 注,禾賴以甦。居鄉里,能以道術為民間禦災捍患,屢 著靈驗。」

沈敬[编辑]

按《疑仙傳》:「沈敬,浙右人也。自幼學道,後遊鍾山,遇一 老姥,謂之曰:『爾骨秀神清,心復正,後十年當得道,但 修煉之』。仍與一塊白石,教之曰:『但以山泉煮此石,不 停火,待軟如藥劑,即食之。若未軟不得停火』。言訖而 不見老姥。敬奇之,因於山中結茅而居,汲泉以煮此 石,不停火十載,此石不軟,敬遂不煮。忽一夜,此老姥」 復來,謂敬曰:「始教爾以山泉煮此石,今何不煮之?」敬 曰:「我自奉教,十載煮此石而不可食。」老姥曰:「此石非 常石不可得也。君既得之,何不虔誠息慮以煮,即不 待十載而可食。若信之與疑,交生於心,雖煮之十載, 亦不可食也。」敬曰:「此石何石也?如非人間之石,自然 有異可食。既有異,又何必煮之,然後可食也。」老姥曰: 「此石是瓊樹之實也,不知誰得遺於此山,被人間深 毒之風吹之,故堅硬。若以山泉虔誠煮之,即復軟軟 而食,即得道矣。」敬乃拜謝之,遽又不見其老姥,敬遂 齋戒,汲山泉以煮之。至明日,其石忽軟,仍香馥滿山。 敬沐浴而盡食之,頓變童顏,髭髮如漆,仍心清體輕。 山中人皆怪焉。後數日,不知所之。

范慈伯[编辑]

按《郴州志》:「范慈,伯州人,幼染異疾,經年不愈。聞道士 沈敬作治病多驗,棄俗事之,月餘病愈。後入天目山, 服胡麻十七年,得道登仙,號元一真人。」

保定老姑[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保定老姑,不知名字,嘗謂人曰:「『貧道 持世二百年矣』。言畢投崖下不墮,飛昇而去。後人名 其崖曰捨身崖」,又曰老姑峪,在保定府唐縣葛洪山 之西南隅。

張拱[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張拱,汴人。宋舉進士不第,賣藥宜春 門。忽有道士抵其肆,授以棗七枚,食之不饑。踰二年, 溲矢俱絕,神明氣爽,日可行數百里。後遊名山,不知 所終。」

黃昇[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黃昇,長汀人,自幼得道法,釵沈水中 者,呼之即出。又能納汞於口中,運氣煉之,即成白金。 有蔡道人死,昇為棺殯,後遺書與昇曰:「『在崆山相候』。 昇往見之,曰:『吾向時有文字在壁隙間,汝歸誦之。忽 不見』。」昇得其文字,能役使鬼神,後尸解。

藍橋[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藍橋,龍川人,宋時舉進士不第,隱於 霍山。常吹鐵笛,賦詩曰:『太乙亭前是我家,滿床書史 作生涯。春深帶雨不歸去,老卻碧桃無限花』。」一日飛 昇而去,後有人見之於洛陽。

郡圃老卒[编辑]

按《江寧府志》:郡圃老卒,不知姓名。宋張稚圭為江東 漕運使,攝金陵府事,嚴酷鮮恕,喜與方士游。一日行 郡圃,見老卒項繫念珠,稚圭曰:「汝誦經乎?」卒曰:「數息 爾。」稚圭異之,呼至室內,問其所得,論養生吐納內丹, 皆造精微。又曰:「運使平生殊錯用心,酷虐用刑,非所 以為子孫福,延方士皆非有道之士,此曹特覬公惠 耳。」稚圭曰:「能傳我乎?」卒曰:「正欲授公。然須今夜半潛 至某室,當以傳公。」稚圭初亦難之,不得已許焉。既歸, 與內人議之,咸曰:「不可。公以嚴毅,人素苦之。夜中獨 出,事有不測,奈何?」太夫人微聞之,潛鎖其寢室,竟不 得出。黎明視事,衙校報守圃卒,是夜四更趺坐而化。

周文英[编辑]

按《蘇州府志》:「周文英,字紫華,世居郡城東偏,讀書好 道。有道者過之,見其讀《參同契》。道者曰:『子有夙契,可 與語,留宿。夜甚寒,將熾炭,道者止之。視其所衣,一木 綿裘,其氣充然。時方雪積,道者所止,有光赫然出屋 上,雪獨不聚,鄰人以為火,操水具至,周尤異之,達旦 留詩以別。問其所止,曰『泊楓橋』。問其姓,指書中幸字』。」 次日,周冒雪至楓橋,果具大船泊橋左。幸方倚蓬而 笑,出一小鼎,貯水銀煉之,頃刻成銀。命舟子入市易 酒殽,盤桓終日。且曰:「戌亥歲當成子志歲。」甲戌一日, 以幸所書展玩一過,曰:「茲維時矣。」遂斂衽端坐而逝。

古無極[编辑]

按《蘇州府志》:「古無極居葑門道堂,暑中開戶而眠,蚊 蠅不敢入。扁其室曰『小小蓬居,以白堊塗四壁,皎然 如雪。中設榻,常出所攜瓢笛魚鼓等懸之。以書一束為枕,自釀酒一甕於床頭。人有求飲,搖手弗許。貓犬 至,即俛首疾回,無敢窺其內。經年不見揮拂,一塵不 生。未嘗出募於外而錢不乏。疑其挾術,逼問之,笑而』」 不言。一夕,撒去器物,不知何往。明日跡之《葑婁》,盤閶 四門,人皆見其負籠荷杖出門去矣。

楞伽貧女[编辑]

按《蘇州府志》:「楞伽貧女名伴娘,不知何許人,乞食為 活,往來山中,歷年久,顏髮不變,插花謳歌,夜宿古墓 中,蛇虺寒暑皆不畏。時有何從者,與郟道士遊山中, 適遇貧女,問其姓,曰:『無姓』。」問其年,曰:「天長地久,有甚 數目?」時嚴冬,問何不畏寒,卻指松木答曰:「草木與人, 天地之所養,木尚能過,何不會此?」從等因敬之,進曰: 「特來問道,願慈悲開示。」女曰:「汝不能慈悲,如何卻教 我慈悲?汝若求道,必歸求心。」從赧,逡巡而退。明旦復 往,已失所在。

梁亮[编辑]

按《蘇州府志》:「梁亮家駟馬橋下,以捕魚為業。嘗見白 鼠逐之入穴,得書一卷,讀之有悟。車塘張氏,世有神 術,亮往候之,擲一索於其家。家人見蛇入臥內,張知 其為亮,追而飲之,視蛇乃索也。提刑吳潛舟次江上, 方小飲,亮攜籃步水上,入其舟,潛怪問之,曰:『欲假公 笥中白金酒罌耳』。潛見其籃甚小,意其必不能藏,試 與之。」亮即納罌於籃而去,隨於駟馬橋上碎而分諸。 貧者潛以為妖,捕之。逮至官,謂亮曰:「汝今能去此否?」 亮因貯水於盆,剪紙為魚,遊躍水中。復剪一鷺,飛遶 庭下,攫魚而上。眾皆仰視,遂失亮所在。

王永䶖[编辑]

按《蘇州府志》:「王永䶖,嘉定人。不事生計,好談仙遠遊。 嘗設大觥二,置之左右,中立竹筒,用軟箬葉卷小管 橫貫筒竅,垂兩端於觥,取水上升,倒流虛觥,戲諸市, 自云試分水法。年逾七旬,一日遍辭親友,曰:『此去見 東海龍王矣』。援之弗從。跡其至海口天妃宮,具衣巾 與眾拱手,真蹈海中,首沒水,浮巾起,手出水上,整其」 巾以去。人皆異之。

韓崇[编辑]

按《武進縣志》:「韓崇,字長季,毘陵人,累遷汝南太守。年 七十四,得隱解法,入大霍山,後列上真為左理中監, 太府長史。」

聶紹元[编辑]

按《歙縣志》:宋聶紹元,字伯初,母程氏,始孕便畏葷,夢 天神指其腹曰:「此子當證道。」果長,好文史,尤精元學, 嘗詣金陵受戒。籙是夜夢入一城官府,嚴肅中有朱 衣者,憑几謂紹元曰:「此司錄之所也。可自閱籍,籍上 圖形,旁題云:『聶紹元十八入道,二十受上清畢壇,二 十六往南嶽』。」遂掩卷而寤,久之還問政山,築室號草 堂。事母勤瘁,不交流俗,自號無名子,世多以煉師稱 之。忽晨起沐浴,戒家人以伯祖有訓,宜世勤修煉,毋 忘《太上教》。俄有四鶴集於屋,有光自空而下,遠望疑 以為火,至則無他,而紹元已化矣。先一夕,告母曰:「胡 將軍至,可備酒果。」至是,若有就坐者。詰旦,僕夫自外 入,云:「煉師與三道士衣朱綠乘馬,武」士冠帶,從者數 百輩,赫然南去。煉師回首語之曰:「吾往南嶽矣。」最後 一人云:「為語宅中,謝貽我酒果。」嘗撰《宗性論》《修真祕 旨》各一篇。學士徐鉉及弟鍇稱之曰:「吳筠、施肩吾不 能過也。」

汪四[编辑]

按《歙縣志》:「汪四諫議謝泌,微時讀書烏聊山,汪心愛 敬謝,旦就市得錢,暮輒攜以相資。嘗數日不來,謝下 山問之,人,云已盜驢竄去矣。及登第,為屬縣令,一旦 有道人訪,乃汪也。與坐書室,汪起畫壁為巖洞,有朱 門金鎖,解腰間鑰開之,挽謝同入。謝請歸言之,汪遂 先入,比出壁如故,汪不復見矣。」

鄭仙姑[编辑]

按《歙縣志》:「鄭仙姑,城東鄭八郎女也。居於烏聊山東 嶽廟前,旁有泉,出石竇中,甘而冽,泠泠有聲。姑與父 同居一小閣,父死,獨居數十年不出城門,而或有見 之百里外者。頗識字,常誦《度人經》,其略言禍福亦多 驗。時有葉孝女,以鞠於叔,嘗辯出叔於獄。及卒,像之 廬而奉於舍後山,遂不嫁,與姑証修。蘇轍知績溪縣」, 聞姑,訪焉,問之,年八十矣,猶處女也。歸志其所與問 答。甘泉,今名「仙姑井。」

任將軍[编辑]

按《涇縣志》:「任將軍者,嘗為京師內殿將軍,遇夜,每乘 竹龍,或乘仙鶴而歸。」

檀仙姑[编辑]

按《池州府志》:「檀仙姑,宋給事檀倬女。屢及醮而夫輒 死,遂矢祝髮。父母阻之不得,乃備一騎併奩資一囊, 曰:『從騎所如,即汝歸地。中途遇一僧抄化,欲拜為師, 僧曰:『我為造塔,方他往,某日會我於西峰山』。至期之 西峰山,果見造塔,謁所塑像,乃知為聖僧顯化,盡以 奩資助工。自是益勤修煉,白日化昇。萬曆間,建德令錢穀祈嗣有驗,重建其宇。至今貴池之「仙寓庵」、建德 之新庵,祁門之九龍池,皆其香火也。

周真人[编辑]

按《無為州志》:「周真人,世傳住群仙觀,能醫藥風水,樞 密王公識之,後從許真君遊,不知所終。」

崔之道[编辑]

按《霍山縣志》:「崔之道為灊之真元宮道士,嘗見二仙 人對奕,與一奕子命食之,自此言禍福輒應,後尸解。」

徐依希[编辑]

按《淮安府志》:「徐依希,漣水人。自幼慕道,入本州上真 觀,築室座圜,扁其室曰『九陽洞。未嘗識字,年久得悟, 隨口成章,有出神之驗。辭眾去,留詩曰:『自少生來好 出家,清虛冷淡作生涯。九陽洞本吾家事,攜杖歸來 樂歲華』。遂尸解,有鶴浮空導之。謚沖真大師,思道真 人』。」

張同之[编辑]

按《和州志》:張同之,字野夫,為宋部使者。嘗乘傳至浮 山,遊而樂之,闢一巖,遂棄官辭家,隱居其中,辟穀仙 去。桐人龔惟慕題為「張公巖,至今藥杵丹竈猶存也。」

萬直臣[编辑]

按《江西通志》:「萬直臣,字道同,號元隱,幼不娶,修真於 德興妙元觀。觀有葛稚川丹井,井中紫氣沖騰,人以 為毒,不敢汲。直臣浚井,冀去其毒,及底,見氣從砂顆 中出,即取吞之,曰:『寧使吾一人當其毒』。吞後舉動異 常。一日,水漲流大木於歲寒溪,直臣跳躍其上,隨洪 濤去,莫知所之。數年後,兄信臣客無為州,忽見之,引」 兄入山中茅舍留宿。及別,遺兄一囊曰:「明歲大歉,持 此歸,可濟一鄉。」兄攜至樂平明溪,開視之,糖也,怒播 于溪。扺家告母,母探囊底,猶有存者,視之,良金也。往 索之,遂得金。鄉人稱為淘金灘云。觀中道士病目,直 臣一日忽至,為䑛之,光如初去。壁間留詩云:「往往來 來數百秋,幻泡重作故人遊。紫泥白雪尋常事,何苦 人間詠不休。」

包真人[编辑]

按《江西通志》:包真人,宋時遇人授以至道,且囑曰:「麻 峰洞天,汝得道飛昇之地也。」真人乃至進賢之麻姑 觀居焉。自稱包道者,玉蟾子。過麻峰,會龍井上論金 丹火符,真人貽以歌,有「『待吾了卻人間事,然後相從 面紫羅』之句。嘗以泥塑像謂觀主曰:『類我否』?」曰:「然。」值 歲旱,命群兒捧迎,取龍泉水浥之,雨沛注。一夕,觀中 「異香襲人,天樂作,觀主驚異,起視,真人已乘雲騰空 矣。」

趙子甄[编辑]

按《江西通志》:「趙子甄,安仁人。幼出家,至道宮修丹,得 九轉還丹之術。壽九十餘卒,葬沖虛山後。越三年,有 邑人遇於西川,寄觀中道友詩云:『秦川蟬蛻已三迴, 明月清風任去來。寄語沖虛諸道友,芒鞋竹杖不須 埋』。啟塚視之,果空棺,人以為尸解去。」

連可久[编辑]

按《江西通志》:「連可久,安仁人。父鰲,與熊曲肱遊。幼時 引見曲肱,令作漁舟調,調成,目為神仙中人。長居至 道宮,學道落魄,嗜酒能詩。將化,咬指在盤面書云:『立 化也不好,坐化也不好,惟曲肱而枕之,便是蓬萊三 島』。書訖,血蹟染穿盤下,即羽化去。」

汪一雷[编辑]

按《江西通志》:「汪一雷有道術,邑人盧捨宅為西山觀, 居之。臨化目題像云:『吾年七十七,幾雨幾番風。撒手 清虛上,一輪明月中』。後有發其墓者,中止履一隻。其 徒程洞清能呼風叱雨,役使鬼神。墓在隴源,傳為仙 塚。」

張模[编辑]

按《江西通志》:「張模,字君範,稱紫瓊真人。兄根樸俱膴 仕,而模獨志恬退。太虛真人寓安仁熙春宮,往求道, 太虛弗納。已而適市,見模施丐者錢數千文,乃曰可 教。復會真州,始授以大道火候之祕,隱去不知所終。」

黃真人[编辑]

按《江西通志》:「黃真人,失其名,長樂鄉茂山人。幼時天 旱,父督之灌水溉田,徐曰:『無所事此也,可將我家田 插標為記,詰朝水滿禾甦,他田皆否』。鄉人異之,合詞 請禱,遂皆得雨。後數日,語其父曰:『死矣,可置我於鼓 中,仍封以革,隨鼓所至,即我丘壟』。封定鼓竟,奔至仰 天岡。山上送行者約七八里,遂不動,父即瘞之。至今」 鄉人猶呼為《轉鼓陵》。

田純靜[编辑]

按《江西通志》:「田純靜自浙至贛,修煉於景德觀。一日, 尸解朝天門外,令人棄之江中,江水湍急,尸不流。口 猶頌云:『六十八年老拙,平生不會扭捏。今日撒手便 行,獨伴清風明月』。」

王蒙道人[编辑]

按《瑞州府志》:王蒙道人,不知何許人,嘗遊上高麻塘 市李林家,林喜植牡丹,一日花盛開,曰:「『今歲花好否蒙笑曰:『看到子孫能幾家』。以詩贈之,有『終朝觀草木, 今日遇芝蘭』之句。又嘗用雞冠花染真紫,其色絕佳。 後宿永豐觀,道士知為異人,因鑰其戶。次早開戶視 之不見,但見椽間題一絕云:『水須大海龍方隱,木是 梧桐鳳始棲。莫道男兒無去路,碧霄雲外有丹梯』。」《自 後不復見》。

敖真人[编辑]

按《瑞州府志》:「宋敖真人,失其名,上高人縣有敖嶺,真 人於此得道,有石壇、劍石、丹竈存焉。今新昌敖橋觀 亦其修煉之所。」

王敖道[编辑]

按《瑞州府志》:「王敖道,號浪仙,入上高白土洞修道,經 年不出。嘗題龍泉云:『靈剎倚山光,無塵染洞房。雲籠 金地暖,龍噴玉泉香。松竹分幽徑,樓臺聳上方。蓬壺 人到此,僧伴遶迴廊』。王御史親造其洞,訪之,贈以詩 云:『白布襴衫白布裙,不羈蹤跡似浮雲。而今若有青 牛跨,便是當年李老君』。後不知所往。」

幸潭[编辑]

按《瑞州府志》:「宋幸潭,字子淵,高安人,祭酒南容五世 孫也。少有奇氣,寡言笑,後遇異人授祕術,卒得為神。 有鄉人遇之於汴都,寄書扺筠,語之曰:『城北潭旁古 木,即吾家也,叩之必應』。人如其言,果有二童子出,一 丈夫繼之,宛如汴中所見。郡人異而祠之,祈禱輒應。 或謂其委蛻仙也,歷代崇祀,屢封龍王。」白玉蟾遊幸 《龍王廟》,作歌五首:

謝仲初[编辑]

按《袁州府志》:「宋謝仲初,萬載人,修煉閣皁山,得道歸 過縣西,無水,拔劍刺地,涌泉甘潔。欲渡無舟,以竹葉 浮水,登謝山,冉冉去。」

西陽子[编辑]

按《祁陽縣志》:西陽子,無名氏,不知為何許人。來自西 蜀,上九嶷,將歸過祁,處士盧玉鉉延之別齋。住祁數 月,人眾往求藥,無不應,但取腰間葫蘆中丸子與之, 沉痾立痊。雖給百餘人不匱,酬以銀錢不受。口中能 乾汞,構一茶亭於湘江南渡,題曰「島人留珮。」叩以仙 術,輒答曰:「忠臣孝子,便是世上神仙,一切服食導引」 皆妄為。不可學也。後還蜀。不知所終。

沈仙翁附小僊翁[编辑]

按《浙江通志》:「宋沈仙翁,歡嶴人。曠蕩戲嬉,問其世事, 笑而不答。常頂一冠,穿一青衫。一日到縣,值天旱,祈 雨急。仙翁曰:『求神不若求我』。眾以為狂,翁遂執一淨 瓶,睡於太平鄉支嚴殿,戒之曰:『若不喚我不回』。須臾 空中雲生,大雨如注,人遙望仙翁在雲端,倒傾淨瓶 為雨。人欲雨過,夜分方喚。翁已氣絕,時年七十餘矣。」 按《天台縣志》:「沈仙翁,邑人。歲旱,謂人曰:『請我以瓜酒 必雨』。」果如其言。子小仙翁,靈異如父,併塑於尖山廟。

季隱子[编辑]

按《金華府志》:宋季隱子名道華,真定人。晚遊義烏,青 巾褐裘,與陳炳交,而以棋自晦。嘗曰:「夫棋,勝者必若 有得,負者必若有失,負而或勝必矜,勝而忽負必爭。 吾見終日馳騖其心於無益之較,不知竟何所得也。 自有天地人以來,其以棋關心而較勝負者不知其 幾,今安在哉?吾竊自悲焉。」隱居不食,能飲酒,嗜紙,得 紙即撚為枚,以齒鍊之,無紙與酒,則默坐竟日。或即 垝垣之巔,踞坐下視,大笑,雖大雪,臥積冰,無凍色。一 旦語其徒曰:「吾飲止今日耳,幸埋焉。」及其趺逝,眾埋 之。明年,金華呂道士元素過小茅山,遇之,語呂曰:「為 我謝宛陵陳主簿。」蓋陳炳也。

蔡華甫[编辑]

按《紹興府志》:「蔡華甫,新昌人,名必榮,幼警敏,略涉書 史。為縣從事,嘗遇道人授以道術,遂能驅使鬼神。一 日,甫偶出遊,有道人來其家索酒,持麻袋盛去。歸而 知其事,即剪白紙二條,噴以符水,化二白蛇凌雲去, 投其醮壇,吸所懸佛像并樂器。道人哀懇,乃叱還之。 女適張文華,文華嘗過華甫,見園中有二虎,倉皇驚」 走,華甫曰:「無懼,我當呼來。」即馴伏於地。其異術多此 類。暮年作丹將成,使弟子護之,夜登橐駝山,坐石棋 枰上,望顏色卓起,即歸取服之。謂諸子曰:「我將遠遊 矣。」遂尸解。時有從子在天台清溪,見其乘青騾從二 童子,問之,曰:「道友邀我遊桐柏宮。」

姜仙翁[编辑]

按《天台縣志》:「姜仙翁,邑人。牧牛山谷中,夏熱,招雲覆 之,旱則呼雨。多著神異,後坐化人,以其真骨塑像,見 存。豐饒坑廟,旱潦有禱必應。」

王溫[编辑]

按《僊居縣志》:王溫,字如玉,善造夾紵像,世好善。有二 癩者踵門,溫惻然問可以愈,癩者曰:「釀酒浸之則可, 但無由得耳。」溫家釀適熟,許之。越三日,癩者出,皆美 少年也,謝而去。溫啟酒香甚,舉家飲之,忽拔宅上昇, 雞犬亦仙去。郡以上聞,遂改邑名,西郭社稷壇,其遺 址也

柯可崇[编辑]

按《溫州府志》:「柯可崇,永嘉列真觀道士。隱青嶂山,架 巖鑿石為觀,迺陶貞白舊隱。有煉丹井、石棋枰具存。 可崇每造絕頂,築凌霄庵以居,導引辟穀,猛虎馴伏 其傍。後得道尸解。」

夏元鼎[编辑]

按《溫州府志》:「夏元鼎,字宗禹,永嘉人。嘗登南嶽祝融 峰,遇赤城周真人,授以丹法,歸隱西山修煉。真德秀 贈以詩曰:『龍虎山前形異夢,祝融頂上遇真仙。觀君 早辦驂鸞事,莫把天機漫浪傳』。後無疾,端坐而逝。是 日鄉人在閩中見之,寄書歸,號西城真人。今其地名 夏仙里云。」

林升真[编辑]

按《溫州府志》:「林升真,平陽人,仁藥之孫。能神遊上清, 知人福禍,禱雨暘輒應。」

饒松[编辑]

按《延平府志》:「饒松,沙縣人。少不樂婚娶,嘗入山樵採, 遇異人,自是落魄不羈,為人傭工田間。時亢旱,主家 謂曰:『聞汝素有術,能令水溢此乎』?松以鋤掘地,水逆 流而上,須臾漲溢。後於六月六日坐化於毘山,鄉人 塑像祀之。凡旱潦災疫,叩之如響。宋末,文天祥帥師 道經其處,士卒饑渴,松顯化持壺漿勞之,飲遍而壺」 漿不竭。問其姓名居止,曰:「饒姓松名前庵其居也。」倏 然不見。至庵視之,塑像儼持壺者,尋具事以聞,封都 天法主饒公祐正天師,至今靈跡顯著。

黃天元[编辑]

按《延平府志》:「黃天元,不知何鄉人,住持永安宜福觀。 祕傳符籙,精五雷祈禱之術,禱雨輒應。後至新庵洞 石龕坐化。」

張元始[编辑]

按《安陸府志》:「張元始,玉津鄉人,好黃老,居荊門,能隱 形易貌,凝鉛煉丹。年百一十六歲,膂力過人。將歿,人 人告別,湘東王愛而奇之,遂留其枕。」

廖立[编辑]

按《寶慶府志》:「廖立真人,修煉武岡,今其地有丹砂井, 即立故家。」

盧慧[编辑]

按《寶慶府志》:「盧慧修真望雲山,真身猶存石洞中,生 氣凜然,土人以祀謁煩擾,封其洞門。遠近剎俱有盧 真像,祈禱輒應。又有譚真人與盧生修煉,今真人祠 列主其中。一云即秦盧生。」

謝天地[编辑]

按《武當山志》:謝天地者,不知姓名,絕粒不食,步履如 飛。居南巖更衣臺下石室中,石壁萬仞,下臨深澗,凡 人莫能往來,公飛行自若,人有啟問,但應之曰:「謝天 地。」餘無他語。人以是名之。所居之巖,人亦以是名之。 後仙去,不知所在。

趙天雷[编辑]

按《濟南府志》:「趙天雷者,居洞真觀,修煉日久,有異人 授以勘攝符咒,夜半試之,神將列前。雷懼,令之拔木, 旦視之,樹盡仆。嘗禱雨雷山輒澍,後無疾而終。其徒 為棺以殮,顏面如生。邑有王姓者,於其亡日遇於陝 西潼關,歸告其徒,開棺驗之,止存衣履,蓋尸解云。」

靳八公[编辑]

按《濟南府志》:「靳八公,世居長清之靳莊,去縣治東南 七十里,以鬻酒為業。有道者屢過其家,八公出醇酒 飲之,酩酊而去,不知其為仙也。後復至,稱有篤疾,臥 於榻,痰涎嘔穢,索麪湯為食。八公家偶乏道者,於葫 蘆內取麪付之為湯。道者食畢,留餕餘不潔,八公妻 取而投之火,八公亟奪吞之,道者遂與八公登東山」 而去。其妻泣逐之。道者草書十字遺之。世傳以為號。 「咷歸別處。結綵便飛」雲。

按《山東通志》:「靳八公家貧,市酒。相傳純陽真人屢至 其家飲酒,後同八公飛昇而去。」

一目九仙[编辑]

按《登州府志》:宋一目九仙,一人隻目,其八人俱瞽行 則使隻目前導,行乞於市,夜止城西北來賓橋下,人 莫之識也。後州守遇於橋上,以書示之,九人倏化去, 遂改橋名「迎仙。」

王明志[编辑]

按《開封府志》:「王明志,宋人。幼入端雲宮學道,後遊太 華、少室諸名山,遇異人授以飛仙之術,辟穀竟日不 出。一日,整潔衣冠,謝諸友曰:『我以某日上昇』。眾笑以 為狂,至期,果乘白鶴飛去,遂易宮名為白鶴觀。」

馬之瑤[编辑]

按《河南府志》:「馬之瑤,太康縣人。棄家遊嵩,居太室之 絕頂。善吸引導氣之術,雨雪絕糧,或數日不食。人召 之食,又能大噉。當邑旱,持書一軸謂人曰:『吾與龍王 祝壽,為汝輩乞雨』。忽聳身入潭中,須臾復出,衣履不 濡,曰:『某日當雨』。」後果驗。與人語,多顛狂,不經不能窺 其際也

風仙姑[编辑]

按《河南府志》:「宋進士王宇作《姑銘》序云:『洛陽有風仙 姑者,俗呼小二娘,始自皇統關西來寓東周,不顯姓 氏與壽亦不言何處人。以言語較之,似秦人也。乞食 度日,垢面蓬頭,以穢污身而遠世魔。晝則佯狂於廛 市,夜則棲泊於荒祠,不起愛憎,不言是非,無為淡薄, 一任自然』。」蓋內修仙道,外隱仙跡,而能信口放言,以 暢祕旨。

李妙成[编辑]

按《陝西通志》:「李妙成築靜明庵,服氣煉神,年耄童顏 不衰。晨昏有鶴周旋其室,人皆異焉,莫知所終。後人 名其結庵處為『悟仙莊』。」

董守志[编辑]

按《陝西通志》:「董守志,字寬甫,號凝陽,精於修煉,世居 隆安,徙汧隴。以神仙為慕,感遇正陽、純陽海蟾,往來 提挈,屢加點化。晚築庵於隴山低村,一日祥雲覆地, 疾雷震天,真人謂其徒曰:『仙師邀會蓬萊矣』。遂返其 真。」

白道元[编辑]

按《陝西通志》:「白道元,涇陽人。享年七十歲,髮齒面色, 嬌若童稚,日行千里,腳下無跡。自歌曰:『橫順四條椽, 在世八十年。若要跟尋我,直到白骨邊』。後果八十,無 疾而卒。既而舉葬,棺空無尸。旬日,人皆見白骨寺往 來,方驗在生所歌之言。」

黃鹿真人[编辑]

按《四川總志》:「黃鹿真人,綿州馬氏女,名道興。七歲時, 遇異人授以鉛汞符篆要術。及笄,乃祖逼以聘事,堅 辭。夜與女奴攜囊杖策而去,卜地修煉,久之,前異人 復至,授以黃白之術。後四十年道成,遇群盜入庵劫 之,遂乘黃鹿,翔白鶴騰空而去,異香終日不散。後人 即其地建觀以崇奉焉。」

張守虛[编辑]

按《四川總志》:「張守虛,鳳翔人,字無知,嘗賣藥於梓州。 因訪友尒朱,過金雞,遂棲名山延禧觀,後歸梓州,號 落魄仙,以九口飛昇。」

陶克忠[编辑]

按《廣西通志》:監殿仙師陶克忠,宋時平樂人也。其妹 適譚,生二女,白日飛昇。忠躬耕望雨,二女忽至曰:「飯 我即雨。」飯畢果雨,忠隨羽化。洪武間,立廟祀之。

羅隱[编辑]

按《廣西通志》:「羅隱,江西太和人。宋時嘗隱於興隆之 都陽、旗強二山修煉,後仙去。今猶有題刻遺跡。」

王總管[编辑]

按:辟寒王總管,宋之老兵也。宋亡失志,嘗以蒲蓆為 衣,或寄宿道院及市井人家,自稱「王總管。」然每到之 處,輒利故人爭邀之,然多不往。諸酒肆或遇其來急, 以酒與之,乃滿飲,擲杯於地而去,則其家終日獲利, 倍于他日,皆呼為「利市先生。」嘗客石函橋許公道院, 立以寐,時方大雪,牛羊多凍死,王乃解衣入水,扣冰 而浴,既出,汗流如雨,真異人也。平生每狂歌,人聽以 卜休咎,多驗也。

周恢[编辑]

按《溫州府志》:「周恢,字復元,瑞安人。幼習舉子業,宋末 避亂青田山中,絕意仕進,從蔣梅莊受元學,居雁蕩。 一日入城,遇髽角道人,坐場山茅舍酣歌,恢前致禮 弗顧,是夜宿其傍。夜半見道人起坐,兩目光各丈餘, 俄合為一。及曙,恢市酒酌道人,道人持滿,呵以授恢, 飲之,覺神爽體輕。須臾,又一道人至,龐眉鶴髮。道人」 曰:「此沖應葛仙翁也,可拜而師之。」恢如其言,仙翁乃 出書一帙,俾恢錄之,仍授密印。恢由是飛神上下,去 來無礙,不啖煙火食者四十二年。一日索紙筆書曰: 「混合元宗,七十六年。」時來果熟,撒手高眠,紫雲匝地, 黃鶴彌天。遂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