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5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五十八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五十八卷目錄

 神仙部列傳三十五

  明三

  羅碧陽      李鐵箍

  金宗周      明法仙

  荀氏       李赤肚

  赤肚子      宗婆婆

  楊布袋      萬鳳

  王道人      余道人

  卓晚春      邋遢仙

  邢風子      張鼻鼻

  孫魯西      張落魄

  裴慶       方燧

  尚陽子      頭陀劉五

  徐道人      劉任

  林道人      提腳道人

  林癸午      余仲宇

  松陽道人     閻希言

  大腹子      韓野雲

  窯僊       祝海韋

  李存忠      朱癡

  劉黑黑      破腹道人

  陳孝子      仙桐道人

  李虛菴      三休

  彭幼朔      鞋幇子

  田守忠      孫氏女

  一瓢道人     劉邋遢

  翟道人      廖孔說

  丘了顛

神異典第二百五十八卷

神仙部列傳三十五[编辑]

明三[编辑]

羅碧陽[编辑]

按《武進縣志》:羅碧陽,嘉靖倭亂時,客新塘龔氏。龔一 日早起,見碧陽立內樓前雞冠花下,主訝之,出則碧 陽方酣寢,醒曰:「『人疑我矣』。遂去。平日所食,著碗不與 人共,去時棄一破衲,有異香。有叩其道,答曰:『太陽移 入月明中,人無解者。又一道人寓夾山王氏,數往來 其家,主人有弟暴卒,道人曰:『幾何時矣』?主人曰:『五更 至今未收也』』。」道人急趨,以一足蹈其腹,頃之復生,云 若火炭,炙於腹間。主人謝以金帛。道人卻其金,尺裂 幅布,盡散於家人而去。

李鐵箍[编辑]

按《武進縣志》:李鐵箍,頭帶鐵箍,故名。善行氣治病,從 學者戒不得觀婦人,觀即叱之曰:「此偷陽賊也。」嘉靖 丙辰,寓天寧寺僧房,坐化三日不傾。化時留偈曰:「老 漢九十九,今日騎牛走。拍手上青霄,乾坤如雷吼。」後 一載,人見賣藥於陽羨之東關橋。

金宗周[编辑]

按《浙江通志》:「金宗周,字歸儒,正德間為玉樞道院道 士,遍遊名山,訪道歸,即樓居,日坐榻上,寒暑一裘,不 事櫛沐,常有鼻著下垂,須臾復上。遇大雪時,趺坐庭 中,纖毫不染,人皆奇之,呼為金仙。凡里人叩休咎悉 中。唐中丞順之微服叩問,侍坐七日,贈以詩文而別。 及倭寇侵城,閭閻逃避,惟仙獨坐。群寇持刀立視,良」 久,相顧錯愕而去。一日謂弟子曰:「來月二日,吾別去 矣。」至期,沐浴更衣,端坐朗吟云:「元鶴當頭唳,塵寰七 十年。白雲歸去好,明月在中天。」吟畢即化,時嘉靖乙 丑臘月二日也。

明法仙[编辑]

按《饒州府志》:「明法仙,浮梁明溪,朱姓人。生嘉靖辛巳, 在胎及乳母不受葷。四歲偶逢大龍山一僧,便稱師, 遂出家。大龍山屢屢預占未來,人已神之。十四歲終, 先言終之月日,囑火化,死後頗顯神江湖間救人,人 屢尋跡來謝。又鄉村禱雨輒應,至今香火本山,為明 法真仙焉。」

荀氏[编辑]

按《湖廣通志》:「荀氏,陳文鏊妻。嘉靖中,偕母拾菜觀國 山,遇老嫗食以野草,荀氏吞之,自是不饑,日惟飲水 啖果。遂於山頭結菴棲止,不火食者殆三十年,鄉人 呼仙娘。」

李赤肚[编辑]

按《黟縣志》:赤肚者,徽之黟人,或稱徹度。少負奇特,遊 酒人聲伎之間,揮金無所惜。年四十,挾妓王鳳仙客鳩茲,病羸瀕死。日有丐者呼門外,鳳仙召之入,丐者 以手摩赤肚頂曰:「從吾言可治,不則死。」赤肚伏枕首 肯。丐者索鳧蛋五十枚,酒一甕,以右手援赤肚摟膝 上,左手且剝且吸。初摟時,赤肚肢骨砉然有聲,徐徐 抱之,凡坐七晝夜,而所苦霍然。赤肚跪請其姓名,曰: 「吾乃丘長春十代孫,清淨遨蓬頭也。」遂掃室焚香,稽 首稱師,卒為弟子。悉教以還丹修煉之術,而更名一 了。居三年,與遊天目山,忽語赤肚曰:「善守而道,黃白 男女皆旁門惑世,罪業滔天,汝其戒之。」言訖而去。赤 肚尋別築石南菴於萬年縣,居鳳仙為道姑,而雲遊 海內。初入全州湘山,更入太和山,散髮長嘯,遇閻道 人,見如夙識。閻道人即《弇州》所記閻蓬頭者之茅山, 屏居一室,忽出投清涼澗中,見者驚救,赤肚方泛泛 若鳧,捧腹大笑,遂不著衣。嚴寒大雪,尤見眉頰間汗 𥰡𥰡下。已入終南山,與銅帽道人為侶。銅帽者,年亦 數百,不知何許人,以「戴銅帽故名。」又十年,出遊廬山, 住三年,再入茅山訪閻,閻已先一年尸解。茅山故多 遊衲,赤肚更著衣履,混諸衲中,少試功行,始相顧而 嘻。已少試治病,病立愈。相顧而驚,稍稍有和尚奉為 師者,自是名熾。遠近問病者,絡繹千里。王公巨卿,爭 致饋供,赤肚皆謝去。治病不假藥餌,視色行法,如其 師法,以七日為期,重者再七日,又重者用符咒,僵者 立起。或叩以仙術,輒閉目搖手曰:「不知不知。」每坐足, 輒叩齒塞兌,含液漱漉,漉而咽之。以後摩面梳髮,一 日能九食,亦能九日一食。飲一升醉或數十斤不醉, 葷蔬俱適口不擇。太原王公荊石云:「師得《度世術》,今 春秋八十九矣,貌若四十許人,眉宇嘗有」氣出如雲 煙。師適出二像屬題,彷佛若張果、邢和璞,忽老忽少, 變幻不常。贈以詩云:「三度逢君鬢未星,從知大藥九 還成。煙霄路迥翔黃鵠,參井捫來下赤城。彩筆行吟 高意氣,青囊市隱足生平。相期五嶽朝真去,為問何 人向子平?」

赤肚子[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赤肚子自言晚唐時人,年已六百餘 歲。嘉靖間隱於北京西山。」

宗婆婆[编辑]

按《涇縣志》:宗婆婆,涇人。嘉靖中,給事中太平周怡以 直諫忤旨,廷杖罷官。訪道嵩高,或過之曰:「此間有宗 婆婆者,汝鄉人也,盍就而問焉?」至則身坐龕巖中,顏 色如玉,談論往事甚悉,大都宋末元初事,計其生四 百餘年矣。

楊布袋[编辑]

按《汝陽縣志》:「楊布袋,不知姓名,汝陽人稱為仙師,丰 格綽約,類處子,蓬頭跣足,冬夏掛一衲,若布袋。嘉靖 戊戌,坐平輿市為人療病,第手撫摹患處,扯衲敗絮 令焚,吞之病即愈,浮遊虛空,頃刻數百里。懷慶府有 怪為祟,王延為驅逐,設醴款謝,袖出珍異果瓜佐王 飲。王喜,命長子師之。亭午晏坐,遍體現小紅蟲,芳香」 盈室居,數月《西去太和山》。

萬鳳[编辑]

按《光州志》:萬鳳,上油岡人。性至孝,二親既終,出家遠 遊,得異人授元元之旨,能以氣傳人腹,解人病,隱銀 山洞。賊劫之,縛鳳曰:「傳以黃白燒煉術則解。」鳳曰:「深 山中惟有米布錢,各負些去,安知黃白術?」已而鳳縛 自解,賊皆縛伏,賊哀告,叩頭得去。一日語童子掃門, 明日有高人來,既而劉元子至也。世宗差御史訪天 下異人,商城令以鳳應,鳳謝卻之。鳳臨解時有白雲 滿洞,雙鶴徘徊雲中。所著有《中陽子》三篇。

王道人[编辑]

按《太平縣志》:「王道人,不知何處人,與涇陽曹某有夙 因,故來居曹山絕頂。山高十里餘,每上下直從薪莽 中,不依徑曲。嘉靖某年冬,大雪,至新正稍霽。某念道 人高居,攜杖呼僕擔果蔬薪火上視之,彼已懷壺漿 候半山中,察其雪跡,亦自頂直下不曲,或寒不衣,或 無酒常醺,或開戶連臥,數十日不覺。或大旱禱雨周」 其境,或倏忽來往黃華間赴齋供。如此三年,遂辭去。 去之日,某留宿倉舍同寢,被彼境數里內受一飯一 茶者,一時概往謝之。次早,決然長往。諸受謝者至門, 問道人去處,并說昨暮概謝狀。某追道「挽留」,道人不 應,與一破衲而別。別後,某有寒暑疾,一被其衲即愈, 故某得年九十餘,無恙而卒。後有孫媳苦難產幾斃, 婢竊破衲蓋之,一加身即娩,母子俱全,但衲不靈矣。

余道人[编辑]

按《廣西通志》:「余道人,不詳名氏,家劍峰石下,自幼入 道士巖,誦《黃庭經》,精符術,嘗用口咒桃符,治病立愈。 禱雨逐疫咸應。年九十餘,一日午眠,無病而逝。洞南 有梁姓者,同日暴病亦歿,二日復生。家人驚問其故, 曰:『昨遇紅衣二人,縛至壇林社公,社母罵曰:『向日戌 祭,未陳設,先盜肉食。擬杖一百。解酆都,值一官乘白』』」 騾來,金冠繡服,鼓吹仗蹕,近前視之,識是余道人。余 問社公所執何為,社公告以故。余曰:「愚民犯輕。」即命社公釋回。事在《嘉靖間》。

卓晚春[编辑]

按《閩書》:「卓晚春,莆人。生嘉靖間,自號無山子,亦曰上 陽子,人呼為小仙。幼孤無資,行丐於市。八歲善算籌, 指掌上雖千萬不爽,言休咎事皆奇中。初不識字,十 四能詩,十六善草書。當道聞其名,召見之,輒與抗禮。 每有得以施人。時有善衣脫卸下,旁人持去,不問也。 或邀請之,少拂其意,雖華筵不往矣。少時蓬跣履霜」, 著黑麻布裙,背加青紗帕子而已。及長冬寒,或贈之 縕矣。顧雖霜夜,必露宿石上,或日走浴溪涘,飲水十 數甌,曰:「漂我紫金丹也。」有問陽何不用七而用九,陰 何不用八而用六者,曰:「合九與六,十之有五也。」問:「天 有時壞否?」曰:「天安能壞?故日者陽也,日出而天地闢。」 又曰:「天亦能壞。子時一陽始生,自子至寅,陽氣始全。 自寅至午,陽氣始盛。自午至酉,陽氣漸微。自酉至亥, 陽氣復生。」又曰:「無極者,如年之十月也;太極者,如年 之十一月也。」有問日之烏,月之兔,曰:「此卯酉之說也。」 或問海水,曰:「此天地之精也,而水之淡者,餘氣耳。」諸 談論皆此類,鮮知其解,解者惟林子兆恩,故小仙與 林子結方外遊。時莆中寇疫頻仍,有問郡中事者,小 仙口占,謂當大厄。甲寅歲,託言北征,過江橋,謂人曰: 「我去後,橋石折,莆陽變矣。」丙辰,橋石果折,壬戌遂有 陷城之變,其先知如此。後蛻化於杭州淨慈寺。小仙 所為詩曰:「天上逍遙卓晚春,桃源深處老乾坤。倒騎 黃鶴歸滄海,腳帶青天幾片雲。」唐順之作《小仙草書 歌》,有「瓌譎東海黃公符,蒼古太廟姬王瑑。藤纏老樹 千尺掛,鷹攫寒厓百鳥懦」之句。 按《江西通志》:「小仙蜀人,善畫,好吟詠,舉止異常。嘉靖 間寓番,士大夫喜與之遊,或納片石於口,須臾成銀。 永豐王召小仙書其屏曰:『披衣兼跣足,開口笑王侯。 千年渾是醉,一世不梳頭』。」言人禍福事,後輒驗。

邋遢仙[编辑]

按《休寧縣志》:「邋遢仙者,不知何許人。嘉靖間寄跡西 郭鎮橋庵,露宿門外,日遊城市。溽暑衣破衲,暴日中, 冬則跣足踐霜雪,塵垢遍體,不事浣濯,觸之無纖穢。 問其姓名,笑而不答,咸稱為邋遢仙,又號無心道人。 築室齊雲半山中,顏曰洞天福地。居之,日惟一食,或 數日不食。扃關寂坐,遊屐登齊雲者,輒往贍禮仙,罕」 與人接。田按臺生金,叩以休咎,搖手不答。叩急,即瞪 目曰:「做汝自家的事。」再問之,曰:「忠孝是也。」兩臺登山 祝釐,多題贈之。生平絕不作書,一日忽書偈示徒景 岳、致和、鶴林輩,遂端坐而逝。

邢風子[编辑]

按《江寧府志》:「邢風子,自云高淳人。嘉靖中來縣,騎虎 食蛇,放蕩不羈,咸以風子呼之。安遠柳公送居茅山 天心塢,死葬塢側。方羽化時,適柳公遣使遺一衲衣, 因焚於墓側而去。使回,遇風子於山下著所焚衲,使 驚問曰:『何以復命』?乃舉手以所執麈尾授之,乘雲而 去。」

張鼻鼻[编辑]

按《南陽府志》:張鼻,鼻,不知何許人,敝衣垢面,遍體瘡 痍。嘉靖間,依裕州仙靈宮住持邢道人不為禮。一日 邢病,思杏食之,時十二月初旬,鼻鼻持紅杏一枝進, 始知其有道術。明年辭邢去,指階前隙地曰:「此地來 春生草,可療諸症。」至春果有異草,醫病奇驗。

孫魯西[编辑]

按《鳳陽府志》:「孫魯西,嘉靖間遊客。喜畫葡萄菊,來潁 十餘載,嘗為遊戲之術,人咸異之。後欲去,眾留之不 可,乃扃其室,把其衣。魯西忽隱身於壁隙,力扯餘衣, 不能住,頃刻不見。」

張落魄[编辑]

按《浙江通志》:「張落魄,不知其籍,或曰錢塘人。嘉靖中 寄黃谷山下,自稱張落魄云。嘗飲酒數斗不醉,出入 莫測。一日持磁碟入市,擊之以指畫壁,若有所識。後 數日,大水浸壁,到所畫處,人始悟玉山呼碟為點,打 點避水也。去之日,口吐三棗,以啖道人王道陵。道陵 穢之,私以與道童,瞬息不見。道陵駭其為仙,令道童」 追之,甫一日即至杭州,遇諸塗,問曰:「爾何能至此?」告 之故,搥道童背出棗,化為雙蝶飛去。

裴慶[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裴慶,蘇人。初,龍虎山二十七代天師 某進香武當,預戒道士曰:「必我先焚香。明晨關門未 啟,然三辰皆有香先焚。天師怒,繫道士,將治之。忽神 座下一穢人出曰:『香自我焚,道士何罪』?天師視其神 采異常,下拜之,命釋道士。穢人不顧而去曰:『我裴慶 也,當與君會姑蘇』。」天師視其足不在地,益異之,遍追 求之,不可得。抵姑蘇,求裴仙,皆曰:「此癲人,常宿狗實 豬圈中,臭不可聞,且出乞食久矣。」天師遂登途,忽纜 夫中慶在焉。天師長跽延之,慶浴於泥淖中,天師跽 不已,慶躍起,踞上席,大噱曰:「子何以有知耶?故撓以 臭穢。」天師直舐之,相與談終夜。天師長跽涕泣,願以瓢笠相從。慶曰:「未也,三年後,俟我於廬峰頂上。」遂別 去。越三年,慶果歸,擔棄履數石,壘一洞,自入塞其門, 火自內發。焚訖,烈燄中人猶見慶白鶴昇天。天師俟 於廬峰頂,慶果至,攜手並去,莫知所之。

按《蘇州府志》:「慶業彈絮,性落魄,嗜酒,每臥人戶外,日 無醒時,市兒侮之,不為意。居大石頭巷,用缸一承一 覆,恆處其間。每日午時,至盤門外吳門橋中,看東逝 水波無間。陰霽時,或唱攀桂步蟾宮詞,未二句即已。 妻頗姿潔,叱令復嫁,去而又來,數詈之,乃以青竹杖 擊其肩背,妻泣以辭。人饋以清齋精粲,不食也,惟汙」 宿者則御焉。偶至人家飲酒,值老嫗病,即扯衣帶煎 湯療之。其臥處無雪,大學士夏言過此候之,慶堅不 應。夏遣人扶出,慶呼殺人,蓋諷之也。夏不悟,後果不 免。嘉靖間,張真人應朝,輿請至舟中,稱以「裴仙」而拜 之,遂延住龍虎山。

方燧[编辑]

按《閩書》:「方燧,郡庠生,早孤,事母至孝。嘉靖三十三年 元旦,遇異人於庠之泮橋,授以祕書。燧歸閱之,遂棄 儒業。一日,欲為子娶而無資,其友王止庵知之,拾碎 金往市,鎔之成錠,出心一大孔相透。匠賀曰:『某一生 不能鎔兩錠,公必為喜也』。王躬往遺之,至則晚,燧曰: 『予欲留君,恐妨君燕,晚行無伴,奈何?然予已遣人相 送矣』。」王出,心疑之。行數步,見前隱隱有燈光,遇友吳 姓者邀之道曰:「候公已久,公何來晏也?」王唯唯。就席, 第見呼盧擲骰,靡不如意,若有助者。至半夜辭去,而 王家忽有呼門聲,起視寂然。頃之王至,訝其門闢。僕 曰:「適有扣門者。」闢之,又不見。王入室,異香襲人,乃始 悟燧之遣人不虛耳。建昌有游生者,慕仙若渴。偶夢 仙導見一人,儒冠道服,年可七十,童姿鶴髮,丰神飄 然,囑之曰:「汝師也。」覺甚異之。萬曆六年,燧偶游益藩, 游遇於塗,即夢中所見者,遂拜而師事焉。時益王蹶, 折臂痛甚,世子求燧治,至則已知之矣。授之祕術,痛 即止,不數日愈。王甚喜,召之燕,賜金帛不受。王築壇 別院待之,世子朝夕執弟子禮。居九年,世子從壇中 見紫光結聚,異香滿座。謁壇視,得紫珠數十顆,鮮明 五彩。進之王曰:「此寶也。」以遺燧。燧館王所一十四年。 一日,遺書游生。三日後,召諸友賞雪。如期至,果大雪。 酒半酣,起囑眾曰:「予叨王祿養,久無以報,今辭王歸 矣。」遂端坐逝。逝之時,人有見燧儒冠道服,曳杖逍遙, 從府中,出北門去。

尚陽子[编辑]

按《重慶府志》:嘉靖末年間,有一道士,自號尚陽子,主 於賣酒李長春之家。館穀者閱三年,敬禮不倦。適值 庚寅除夕夜,酒家時乏鹽,道人言:「欲需鹽,此易易耳。 但能隨我行,便可得也。」酒家以當除夕,更難他往。道 人曰:「子試閉目,隨踵而行。」酒家從之,忽如醉夢,但聞 耳中颯颯風聲,及開睫視之,已在樂溫壓子巖邊矣。 便隨道人偕止定慧寺,語賣酒者曰:「子能隨我渡江 否?」賣酒者見水勢甚猛,驚愕不敢行。道人遂乘白羊 踏浪,渡龍舌灘而去。少頃即攜鹽一塊回,約有半觔 許,付之曰:「子攜歸,用之可足三年之資。」並授膏藥之 方,採百草煎之,以治諸症,無不痊者。授方訖,遂一揖 而別。賣酒者目睹道人行步如飛,冉冉騰空而舉,仰 頭惟見白雲在天而已。嘆異者久之。乃裹其鹽並藥 方而返里。每朝夕用以給費,食之三年,終不減半觔 之數。迄三年期滿,而盤中不見鹽矣。其藥方當年最 驗,邑中人多賴之以療病,賣酒家因之饒富,所以酬 三年禮意也。所授藥方,後因兵燹,遺失已久。

頭陀劉五[编辑]

按《江寧府志》:「頭陀劉五,北人。嘉隆間來金陵,居城之 西北,數日不食,面無饑色,赤腳履冰雪,中無寒態。劉 誠意夫人病乳癰甚危,頭陀取紙筆畫一石一水,吹 氣一口,命縛額上,越宿而乳潰。嘗過毛百戶家飯,飯 竟,解腰間繩,欲自縊,毛懇止之,乃笑曰:『爾不與我死, 數年後,定有一道士死於此』。遂走大倉,後縊死。死之」 日,人有見其浮江者,亦尸解也。及閻希言於百戶家 坐化,人益異之。

徐道人[编辑]

按《南康府志》:「徐道人,即天池所祀四仙之一也,常修 煉於登雲寺。」

劉任[编辑]

按《鳳陽府志》:「劉任,字功甫,號繹絃,隆慶中河南鄉舉。 脫略世法,篤好神仙。居平,招致雲遊客,家人頗厭之, 而任自若。年五十二,預刻死日,置仙籙懷袖中,曰:『吾 將與諸仙期海上矣。約某日吾與諸仙當反家庭』。預 戒其家設供以待,賦詩而終。至期,婦子慢,不設供,而 笙聲鶴唳,繞繚屋上者數刻方去。後十五年,有客遊」 西山,見僧持一扇,墨跡方新,題曰:「繹絃居士任手跡 也。」驚詢之,僧云:「一先輩僦居寺中,數日前所贈耳。」

林道人[编辑]

按《閩書》:「林道人,莫知其姓名,得仙家煉合之術,以救濟貧乏為主。有貪人求其術不得,恨之,告之守,守怒, 急捕之,林已在門矣。遽召入,秀眉美髯,姿出格外。守 望見已心異之,詞色稍和,試之術,命取水銀一大錠, 訃重二鎰付之。林因請水一器,投水銀其中,用木揉 之,少頃澄水,已成好銀。守命銀工就地為爐,依法燒」 煉,果不變也。乃禮而遣之。而雲間董翰林元宰來閩, 就詰焉。曰:「憑學士取一物為驗。」董取盌中梧子授林, 方茶次,林便投入茶盌,隨手所指,立變為銀。舉座駭 愕。董曰:「梧化銀矣,銀可返梧乎?」林接取,再納茶盌,食 久出之,故是梧子也。如此者三。林曰:「此真銀矣,五百 年後不復變也。」因從容謂董曰:「某之術,通天地,役鬼 神,非其人不授。觀學士有些道分,故不覺技癢。但某 常以陰功捄人及物,須藉學士高文流傳人世。」董許 之。中夜思維:「為道人文,吾能之,萬一事敗,則吾文誤 人。」明日,遣家人持輕毳二端,織履一送林,林已先 覺之,迎謂曰:「乃公昨許我傳,夜半生疑,然遺幣致敬, 終不失為長者。敬拜乃公賜,但少留,貧道亦欲附壽。」 乃公即拾斷瓦,重可十二鐶,取紙包裹,曰:「途中毋發 也。」至館發之,則金色燦然,宛斷瓦狀。董從容叩其大 要,曾煉一神,不委何名,欲呼之,用右掌食指書神姓 名於左掌中指背,止二字,神立至矣。自言讀《黃庭內 景》,別有指歸。每於靜夜,密呼五臟神姓名,其神自出, 宛若人形,並長寸許,行動如常,衣色精彩,其分明者, 容髮皆具,是神無病。如或一臟受瘕,則此臟之神颯 萎不振。急召使入,忙用工夫,巡還呼出,便不復爾。銀 梧子上有星靨,類梧子,吳人就董取以捄母,小餅金 所捄亦多,吳兒咸言神仙點金也。董嘗為人述說其 事焉。

提腳道人[编辑]

按《雲南通志》:「提腳道人,姓名不傳。萬曆初至滇,住北 郭外龍王廟,以繩提左足趾而行,佯狂笑謔,人不能 測。天明,入城乞食,晚歸其所有門卒思窘之。日未晡, 即欲閉門,道人已至。嘗披一衲,終歲不滌,亦無垢。又 時至蓮花池,吐腸出洗。一夕至塚間化去,葬廟側。滇 人有遊武當者,遇於南巖宮,衣服顏貌如舊云。」

林癸午[编辑]

按《廣東通志》:「林癸午,不知何許人,年十餘,投陽江北 實中,為人牧豎。每出牧,止以簫管一枚,箕踞自適。牛 有逸者,取簫畫地中,牛不敢踰。晚歸所吹簫,束高篁 中,篁俯地受寄,若有神伺之者。既長午乃忽習巫求 神治病,應口而愈。河畔一巨石,狀如犬,午每浴必坐 嘯其中,或至移日。忽一日,謂其徒曰:『余當以來日昇 矣』。」其徒嗤其誑。比往候之,迄不見。人傳與石俱飛。事 在萬曆初年。

余仲宇[编辑]

按《辰州府志》:「余仲宇,不知何許人,萬曆初至辰溪。善 《風鑑》,更善醫。醫皆用針,奇疾濱死,一針即活。性嗜酒, 日向士大夫家索飲,遇無有則任取地下瓦石等物, 用氣噓之,即成白金,易酒得酒即醉,醉即嘔吐滿室, 然無惡氣。人強與之錢帛,則姑受之,隨即給散貧丐 人,冬月衣葛,夏月露宿,蚊蚋不敢近。談未來事,奇中。」 寓辰溪數年。忽一日遍覓諸相知者,約曰:「某明晨遠 去,君輩可同來一餞。」眾如期至,則已逝矣。為具棺葬 之。數日後,有人來言親見公賣藥他所。

松陽道人[编辑]

按《桂陽州志》:松陽道人,不知何許人,無姓名,咸稱為 松陽道人云。明神廟初,雲遊至桂,與樵豎雜遝自南 來,一衲一蒲團外無他物。倏暴雨如注,淋漓透體。至 南郊雷邨雨止,樵取榾柮,爇火圜烘,道人取蒲團趺 坐,氣蒸如炊,不移時而衲之內外皆燥,樵者之衣猶 濕。咸錯愕歎異,問之曰:「吾體有真火,非焚薪所及。」問 「能療疾乎?」曰:「吾療人疾,即取藥於臟腑,雖瀕危者可 活,非金石草木之比也。」時北廂劉東陽咯血伏枕,聞 道人有活人祕授,遣迎之。道人往視,令以舌餂紅紙, 取視之,曰:「幸脾未絕,可療也。」扶起環抱而坐,以己華 池水飲劉,數日遂能起坐。乃傳刀圭旨於劉之僕,命 並坐,以華池水與劉咽之,劉神氣漸旺,東陽弟子衿 也。嗔道人不授之己,道人曰:「吾令役代尊兄耳,君欲 之乎?」未幾,劉體平,而僕已尫羸,尋登《鬼錄》矣。一日遊 街市,聞盈室環哭,問其鄰,曰:「某人屬纊矣。」道人強至 榻前,以手按視,猶有一縷氣往來胸臆間。道人曰:「可 活。」以湯灌之,稍甦,道人扶之坐。浹旬,氣體漸復,足不 能步,乃撫摩其支體,漸能布武。數日,道人與緩步,至 鹿峰,復靜坐彌月,氣已壯,遽欲歸,不可止。道人搯其 兩膝,復不能步。俟其氣血既充,乃命歸。蓋道人之活 人,其起白骨而肉之者類如此。後竟去,不知所終。松 陽授之劉東陽,東陽授之譚楚田,楚田少善病,卒年 八十餘,其全活尢眾云。

閻希言[编辑]

按《江寧府志》:「閻希言,不知何許人。頂一髻,不巾櫛,豐

輔重頷,腰腹十圍。盛暑暴日中不汗,窮冬則鑿冰而
考證.svg
浴,所至人皆異之。有奉之幘者則幘,奉之衣則衣,予

金錢則亦寘袖中,轉盼即付之貧人,絕不顧也。出則 童子噪而從之,人有以為二百歲,或云止可五六十, 則亦隨答之。問其所繇得,及延年沖舉之術,則不應。」 萬曆初年,嘗過金陵土街口毛百戶家,飯畢,沐浴趺 坐而化,顏色如生,浹旬不變,蓋「尸解」云。

按《鎮江府志》:「閆道人,無名號,皆曰希言,不知何許人。 或自言家山西,年二十七八時成瘵,幾死,遇師傳導 引法,得無恙。嘉靖乙未、丙申間,去家學道。後從太和 至鬱岡,時似六十許人。或曰已百餘歲。或曰元時嘗 為某路總管。希言皆漫應之,終不測其何如人也。頂 一髻,不巾櫛,人因稱為閻蓬頭。身著粗布夾衫,有裙」 襦而無衵,服履而不襪。絕不為人道其所由。或叩以 延年沖舉之術,不應。惟勸人行陰騭,廣施與,勿淫勿 殺,勿憂勿恚,勿多思而已。初至山,乾元故址,僅有門 及丙舍。道人遊金陵,公卿間彙貲成諸殿閣。山徑左 右皆植桃李,春時若錦繡。益斥南畔田,引山泉溉之, 成稻田數十畝。住觀五十餘年,一日過毛百戶俊家, 飯畢,索湯浴,三浴後,移茵蓐地上坐,似欲解去狀。其 徒問所欲言,曰:「我何言窮理盡性,以至於命,齊家、治 國、平天下而已。」遂瞑,趺坐不僵。浹旬,猶有煖氣,色休 休然,汗沾鬢若璣。移龕入乾元觀,萬曆戊子十月也。

大腹子[编辑]

按《建昌府志》:「大腹子,不知何許人,自稱其名。萬曆乙 亥丙子,嘗遊旴中,日乞食城市,言人禍福,多中夜不 知所止,每便溺,以物接取,飲不使遺地。言多拓落不 羈,乞錢米隨手轉施。羅近溪先生知其非常人,亦禮 敬之。後不知所終。」

韓野雲[编辑]

按《貴州通志》:「韓野雲,不詳其自,萬曆間止大道觀。能 知人隱,善飲不醉。既盡數斗,運於周身,骨節珊然,人 攜酒就之。每於袖中出殽核以啖客,無不遍者。恆攜 一鐵笛,飲則吹之,響徹雲表。郡人程文弼、楊師時輩 恆與遊,後不知所往。」

窯僊[编辑]

按《建昌府志》:「窯僊,臨川人,不知名姓,嘗居窯中。萬曆 己卯,雲遊麻姑洞三月,草衣木食。人有叩之者,輒大 棒逐之。每云:『我乃無知乞人,何故苦苦纏我』?」人施錢 布不受。後有人於廬山見之。

祝海韋[编辑]

按《德安府志》:「『祝海韋,山東人。萬曆中過郡,車騎甚都, 為郡守所禮。今府署黃堂』題額,其手書也。鄉先正甘 籌暨永陽楊忠烈漣皆師事之,惟司李某目以為誕。 一日,偶與司李值,即耳語曰:『君家人旦晚至十餘年, 某事今諧矣』。」詰朝得家報,果然。蓋司李自為諸生時, 即有所覬於大姓,亦秪借未來事,供窮窗一噱,即妻 子亦未告語也。自是亦隸門下。

李存忠[编辑]

按《閩書》:橋仙李存忠,性沖和,善笑寡言,縫衣糊口,每 得食必懷以貽母。母死,寄食於兄,而以母事嫂。嫂狠 妬不相容,譖兄逐之,忠罄身出居昇仙橋之鵲梁下, 單衣敝席,外無長物,飢惟就飲者而止之。戴長冠,袖 手不言即與言,但嘻笑而已。市中三尺童子皆呼橋 仙。歷寒暑數十年,其口嘿然,其容莞然,其體充然,如 一日也。或日一往市,或三日一往市,餘惟濃睡而已。 時隆冬,有好事者往觀,其狀裸體縮足,兩手互攀足 心熟臥,其煖氣猶蒸人,人大異之。自是往市中,無不 予者,忠亦不受,惟酒則飲之。一日大雪,忠出,有飲者 見而招之,飲畢去。眾問曰:「如此盛寒,君第單衣,何以 堪之?」忠笑不言,眾強之曰:「內不足故寒。」即逸去。眾愕 然,未幾而逝。逝之日,有人自武夷來者,見於其處,或 又見在白渚橋云。時萬曆之二十五年。

朱癡[编辑]

按《蘇州府志》:「朱癡,不知名,居高橋鎮,負擔為生。一日 為勢家所虐,發狂。久之,得祕授。嘗臥大雪中,所棲無 少沾,每浣衣濯足,天必雨,或數日不飲勺水,已復飲 啖如初。好事者為結茆於鎮東界溪之側。太倉王文 肅錫爵病中恍見蓬首跣足若丐者,狀,稱為朱仙,覺 而異之,詢知高橋有異人,圖其形與所見無異,因偕」 子衡訪之。與之言,多隱語。授之酒辭,屏語家事,亦不 答。於是三吳諮訪者,接踵而至。朱癡自此頗厭見人, 每掩龕憩息,或旬日不出。如是數年,人習為常。一日 啟龕視之,已僵脫矣,蓋尸解也。歲餘,人有遇於當湖 武林間,鶉結如故。忽憶其亡,蹤跡之,已失所在矣。時 萬曆三十六年也。

劉黑黑[编辑]

按《蘇州府志》:「劉黑,黑本山東人。萬曆壬寅,由泰州渡 江至常熟,棲泊無定,衣冠極敝不為整,或時啖生魚, 狀若狂,途人因目為垢仙。遇縣令導從,箕踞不顧,令 怒,笞而逐之,遂入郡城,危坐華陽、香花二橋八年餘, 晝夜暴露,無間寒暑,或風雪連旬,市人慮其必死,迫視之,則氣蒸汗流如故。有織戶沙某媳,投繯死,沙求」 救,對語如平時。頃間厲聲曰:「汝媳活矣,可歸視之。」蓋 遊神用藥丸活之也。華亭紳朱國盛,中年無子,令家 人持信香祈嗣,黑黑贈橘一枝,枝上有二實。朱悟曰: 「仙人許我有二子矣。」果連生二子,後不火食者累月。 忽一日不知所往,諸信奉者遍跡之,見其坐泖灘上, 眾挽之,黑黑折蘆掠水而去。眾咸異之。因建堂於齊 婁兩門之間。中供老子像。而仙像即塑於旁。

破腹道人[编辑]

按《蘇州府志》:「破腹道人,萬曆時人。腹中有一隙,可洞 見腸腑。嘗云:『仙景沙洪乃崇明中心界,死當葬我於 此』。」時崇沙星羅俱隔洪濤,今盡成一脈,其言果驗。

陳孝子[编辑]

按《湖廣通志》:「陳孝子,江西人。往來江漢間,不知其名 字,但肩一畫像,云其母形,著麻衣孝服,所到處即卜 卦,伺其母之喜怒,喜則留,不喜則去,飲食笑啼皆在 焉。尤與漢上李給事宗魯善,謂有夙因,館於李,嘗用 足拈筆,大書『完養厚植』四字匾額,大如箕,至今存焉。」 又善屬對。熊石門督學嘗出雲臺將名,即以「雲臺將」 對之,逆對而上,文從字順,如夙構。萬曆中告李曰:「吾 當解去。」玉柱雙垂曰:「吾心頭若熱,吾當返。」至期果返, 歎曰:「大道之難言也如此!」遂瞑。後七日,李使自劉家 隔來,遇之,以扇書七言絕句附謝給事,始知其尸解 也。

仙桐道人[编辑]

按《兗州府志》:「仙桐道人,不知何許人。明萬曆辛卯,遊 曹縣定清寺,敝衣垢面,恆如醉狂。寺有枯梧一株,為 僧所伐,止存朽根。道人手持木尺,作禮佛前,趺坐根 上曰:『此樹由我再生』。索水噀之,寺僧莫顧也。夜半聞 道人歌曰:『木有根兮根無枝,人有眼兮眼無珠。我來 梧樹活我去,人不識。人不識,真可惜,上天下地遊八 極。翻身跨起雲間鶴,朗吟飛過蓬萊側』。」旦起視之,已 失所在。越三日,枯樹中頓發萌芽,逾月枝葉扶疏,圍 大五六尺許,遂成茂樹。縣令錢達道勒石記之,士大 夫遊覽,多所題詠云:

李虛菴[编辑]

按《廬州府志》:「李虛菴,廬江人。住六安鼓樓下馬神廟, 行導引術。虎皮張真人,嘉靖屢召不起。於萬曆間至 六安,見虛菴,遂密度之。真人自言出西域,轉北洲,還 中國,止度得虛菴一人而已。」

三休[编辑]

按《三客傳》:「三休往來之破衲道人也。晝趺市中,夜眠 古剎,隨一奚僮,募以給食。一日與僧雛爭席裂裾,人 見衣履中皆暗綴碎金。又時摸索與僮沽酒,謂善內 外丹術焉。蹤跡之,輒避去。嘗居靈巖之僧室,下屋月 餘,攤書夜讀,不燃燈燭,手持一珠,照行間字,光達屋 外。僧眾怪訝之,每私相覺。探時獨坐,或不復見形,唯」 龍首崚嶒在几案間,雲霧滿室也。叩之,徐笑曰:「草為 螢,鷹為鳩,人獨不化耶?吾恐溷沙蟲猿鶴間,聊復爾 也。」不斷酒,與之飲,自出懷中杯三爵而罷。強之,雖王 公貴人,不能相勉。亦稱詩。詩間有逸句,有唐六如沈 石田之風。相人應舉義,卜其貴賤夭壽,如響江淥蘿 先生,其所嘗賞識士,後遁去,不知所終。

按《桃源縣志》:三休,明萬曆時寄寓本縣,蹤跡奇幻,人 莫能測。竊見其詩,有「閶闔排雲氣自豪,辱君懷我過 臨皋。」暨「紛紛車馬彤庭客,誰念當初折檻人」之句,始 知為逃名貴顯云。

彭幼朔[编辑]

按《列朝詩集》,幼朔名齡,不知何許人也。萬曆丙戌、丁 亥間,遊寓蜀之潼川州,自稱鄒長春,常熟人。顧雲鳳 為州守,從諸生得其填詞,異而物色之,戴高簷帽,乘 輿以來,守與語激詭多奇,因而稍規之,遂徒步往還, 多談容成御女之術。又七年甲午來吳中,稱「江鶴」,號 曰「甔甀子。」攜其妻寓雲間,常出遊旬月,妻蓬髮閉戶, 迨其歸,始櫛沐。交士大夫多言其居官時事,皆有端 緒。每及正、嘉間鉅公輒曰:「某某吾門生也。」人扣之,莫 知其所以。已而往長安,妻死,為發喪,乃知為二陳太 監妹也。又數年遊楚中,又自稱祝萬壽,號海圍諸生, 從之學舉業,為諸生評點課義。應山楊漣,少落拓,不 肯習程文,諸生皆心薄之。每詢祝何人,會中祝云:「楊 二。」會中諸生咸噪之,以為欺我。漣為其父卜葬,勞劇 成疾,不食數月。將屬纊,諸生聚而哭之,及其未絕也, 致奠焉。諸生有陳愚者,會哭而歸。祝從光、黃間來,抵 愚家,問楊二好否?愚曰:「楊二病,不可為矣。」諸生已設 生奠,聚哭而歸矣。祝曰:「楊二那得會死?」捉愚臂往視 之,撼之不動,沬其面,大呼楊二者三,脣微張,喜曰:「猶 可為也。」袖中出藥一粒,以箸啟其齒下之,氣息惙惙, 夜分而甦。明日,諸生就漣家攜酒殽享祝,漣從床上 躍出,飲噉兼坐人承德間,人皆云祝老能生死人也。 癸卯元旦試,諸生批漣文後云:「但得三人同一口,九 霄之上便飛騰。」漣以是科鄉薦。主考曰孫如游、董復亨,房考曰:「劉文琦三人同口之徵也。」漣為常熟令,為 余語祝事甚悉。又曰:「祝今更姓名曰彭齡,字幼朔,即 吳中所謂江甔甀」也。越二年,彭從楚中來,余與之遊, 先後四五年,用服氣法授人間傳汞銀法,談百餘年, 朝野事歷歷如指掌。與人言,依於長者,好為人排難 解怨。妻少婦亦中貴家。女長齋誦《金剛經》,翁亦從其 佞佛,時時作有為功德,其語音似江楚間人,又常言 與某某同朝,然亦竟莫知為何許人也。天啟中,楊漣 以給諫論劾魏閹,大獄連染,翁大出橐中裝助其家。 又懼禍,改馮姓,往依涿相以居。丙寅歲,還金陵,依李 沮修卜壽藏於金陵之龍泉山,經營甫畢,集友朋告 別,談笑而逝。既殮,其妻,闔戶自經,沮修為合葬焉。葬 後兩月,有人乘馬夜扣沮修門,授尺書而去。發之,則 彭翁手書也,言化後事甚詳,且云黃腸一具,極其完 美。法喜以絨繩自縊云云。手跡如生平,字稍楷而墨 加濃。與翁孝先書亦然,託致問於余。後一年有人見 之登萊山中,僕從車馬甚盛,自是不復見矣。余嘗問 翁何故數更姓名,曰:「此古人逃劫法也。陰府勾攝,用 無常鬼,鬼智力短,不能出五百里外,劫數將到,變姓 名遁五百里外,鬼無從攝我,又過一劫矣。」酒闌語熟, 引杯看劍,若有不能舍然者。嘗語余:近有人入青城 山中,見老人跨白鹿,曰:「我三國徐庶也。世寧有英雄 不為神仙者乎?」幼朔之為英雄,為神仙,吾不得「而定 之也。吾知其為異人而已矣。」幼朔有女嫁膠州高太 守鏘,其詞翰高氏多有之。

鞋幇子[编辑]

按《陝西通志》:「鞋幇子,住鳳棲原金滹沱村,時村民陳 師館之甚勤,日飲酒,醉臥街衢,人觸之即大詈,日與 兒童嬉戲為樂,以舊鞋幇百衲為衣,冬夏服之。有與 新衣,輒與貧人。人問其姓名,自云鞋幇子。萬曆時,一 日往城乞黃紙錢百餘,自糊於身,遍體咸具,是夜卒, 鄉人醵錢為棺瘞焉。後陳氏貿易於蜀,道路遇之,談」 笑詈罵如故,回語鄉人,咸異之。眾謀發棺,惟餘鞋幇、 衲衣、紙錢而已。

田守忠[编辑]

按《懷慶府志》:「田守忠,濟源人。萬曆間,棄妻子,學道於 金爐山,得舍身磨性之術。乃攜木毬二圓,白晝自山 下蹋踘於上,夜則擲於下,崩崖欹樹中,必摸索得毬 乃已。常裸裎佯狂於市,人呼曰:『瘋子』。一日辭眾,自言 某日當仙去,至期果然。」

孫氏女[编辑]

按《鄖陽府志》:「萬曆四十五年,八里川有農婦孫氏,素 悍。一日有魔道募食,孫即予之道,若有祕語狀。既去, 婦忽發狂,每夜擊魚大叫,夫厭甚,欲挺孫。孫覺,抱一 雄雞,奔騰如雲,不移時至小八里,懸巖壁上,往來如 登平地,雞亦鳴啼不已。人報於夫,夫至仰視孫大叫 曰:『爾去,孫娘不食人間煙火矣。若不相忘,可於丁巳 年三月十五日,收我骸骨於此巖第三窟中』。」言訖不 見。至今窟外露匣,一半風雨不壞。

一瓢道人[编辑]

按袁中道《一瓢道人傳》:「一瓢道人,不知其名姓,嘗持 一瓢浪遊鄂岳間,人遂呼為一瓢道人。道人化於澧 州,澧之人漸有得其蹤跡者,語予云:『道人少讀書,不 得志,棄去,走海上從軍。時倭寇方盛,道人拳勇非常, 從小校得功,至裨將。後失律畏誅,匿於群盜,出沒吳 楚間,久乃厭之,以貲市歌舞妓十餘人,賣酒淮揚間。 所得市門貲,悉以自奉。諸妓更代侍之,無日不擁艷 冶,食酒肉,聽絲竹,飲食供侍,擬於王者』。」又十餘年,心 復厭之,亡去,乞食湖湘間。後至澧,澧人初不識,既久, 出語顛狂,多奇中,發藥有效。又為人畫牛,信口作詩, 有異語,人漸敬之。饋好衣服飲食,皆受而棄之,人以 此多延款道人。道人棲古廟中,一日於爐炭裏取金 鋌付廟,祝云:「為我召僧來禮懺。」懺畢,買一棺,自坐其 中,不覆,令十餘人移至城市上,手作拱揖狀,大呼曰: 「年來甚擾諸公,貧道別矣。雖小巷間,無不周遍。」一市 大驚,復還至廟中,乃仰臥,命眾人曰:「可覆我。」眾人不 敢覆,視之已去矣。遂覆而埋之。舉之甚輕,不類有人 者。予聞而大異焉。

劉邋遢[编辑]

按《漢陽府志》:「劉邋遢,漢川周陂鄉人,一曰景陵人。就 試武昌不利,遂佯狂市中,忘飲食寒暑。忽遇異人授 以祕訣,漸能知未來事,自飲其溺,兼啖穢濁,江夏人 奇之,爭就謁為弟子。獻遺財帛,悉卻不受。於貢院側 聚板為屋以居,坐臥惟一片石,與人談,輒及忠孝經 史,遇人即罵詈人顧媿伏,中其隱,且以券後事無一」 虛語也。諸生有應遺才試,問題者,大罵曰:「一部《四書》, 從頭至尾都是題目,那來問我?」及試命題,果「大學之 道」二句,「然而無有乎爾」二句。癸卯鄉試,有問場屋題 者,羨之曰:「好一個文質彬彬的。」闈題果「文質」句。萬曆 己酉科,諸生有問中式者,詈之曰:「舉人都是王孫公 子占來,那中到」伱開榜,果中王家賓孫世恪,其奇驗率類此。崇禎初,有盜犯解審,來問吉凶,惡語激之,為 群盜亂毆,遂得癖瀉之疾。屬纊之際,鼻孔玉柱雙垂, 自題於板屋云:「我也不是仙,我也不是佛,我也飲酒, 我也食肉。劈破天門,翻身跳出,我若不死,孔脈誰續? 呵呵,原來三教,同是一族。弟子以磁。」合之。未幾,有 人在《仙棗亭漢口》遇之如故。

翟道人[编辑]

按《無為州志》:「翟道人,遼人,無字號,故某將軍步卒。其 貌魁然,塞上男子,不知其道術所由得。嘗從將軍出 行邊路,半忽失之,凡物色數日而後得,則入定於馬 上。萬曆年間,吳少司馬光義攜自陝西,寓本州西城 外謝家莊者二年。居恆或數日不食,或盛夏據大石 臥,暴赤日中至七八日,處暗室,未嘗需燈,以水漱口」 飲病者輒愈。與人語在顯密之間,州人從遊者數輩, 忽於眾中指一人曰:「汝不能過某日矣。」其人少且健, 怫色去。至期,人往詢之,已死矣。司馬嘗語道人:「汝當 何時死?」曰:「欲死則死,隨意早晚耳。」至崇禎丙子間,其 人尚在燕西山中,司馬遣使迎之,答曰:「我不來,即有 書來。」旬日間,正陽門道上忽小僮投一札,司馬自輿 中開視之,止「知足不辱」四字,司馬乃挂冠而歸。

廖孔說[编辑]

按《湖廣通志》:「廖孔說,字傅生,衡州人。從父宦留都,為 應天諸生。博學強記,漉囊策蹇,日遊谿山間,每過酒 家,酣飲賦詩,常與諸名士分韻,孔說先成曰:『春雨霏 霏濕酒巵,滿堂紅燭對彈棋。主人先醉非無意,愁見 更闌客散時』。識者知其有物外之意。已而棄妻子,參 禪元宗旨。天啟間示寂,臨終持佛號不絕。後人有見」 之茅山者,以為尸解去。孔說常有《采藥》詩云:「采藥秋 山萬木疏,霜吹瘦骨倦鉏餘。雲多忽訝寒峰失,僧少 常逢古屋虛。扣石杖聲驚睡鹿,臨溪笠影亂遊魚。翠 微十里無人到,時過庵西聞讀書。」

丘了顛[编辑]

按《和州志》:丘了顛,和州人。著異。明泰昌天啟時,相偉 特,鼻柱直貫頂,目光如電。生而喪母,甫數歲,聞有哭 母者曰:「吾母何往?」由是朝夕思憶,兀兀如癡。壯業屠, 賣肉不論價多寡,惟其所割,人咸以顛目之。無何,有 鉏地得佛像者,即棄屠,請其像戴於首,夜誦佛號,持 準提咒,脅不至席。後遇異僧過歷陽,為之剃染,字之 曰「了顛。」行腳齊魯閩粵。數年歸,顛益甚,語無倫次,多 中人隱,每食必盡二三升,或數日不食,亦不饑。人召 之飯,飯畢,以餘粒呼鼠,群百餘來就食,麾之即去。金 陵城北鼓樓踞高阜,軒窗四豁,顛坐臥其上。時鐘樓 有胡瘋子佯狂,飲啖無所擇。顛仙相與語,每達旦,從 而問道者,不知其何語也。顧鄰初太史以其疾詢,默 不應,惟指園中太湖石曰:「好一塊石,可惜枯了。」太史 喻其旨。民間女子將于歸,忽染蠱脹,顛仙以兩手握 其乳,女腹中熱如紅輪,遂利黑水斗餘而愈。張侍御 初抵任,進三山門,顛仙於輿中擎出,大喝曰:「等汝久 矣。」左右辟易,侍御榜之十,送西城獄。顛仙喜曰:「好了, 還他了。」獄囚病疫臥纍纍,命汲井水一桶至,以土攪 水中,呼囚各飲,病如脫,歡聲雷鬨。司城誤以為劫獄 也,詢而異之,乃申臺,釋之去。是年天中節,辭眾入江, 送者數百人。顛仙合掌趺坐水面,高吟曰:「浩水茫茫 百歲悠,無煩無惱度春秋。世人不識丘顛子,魚躍鳶 飛浪裏遊。」至中流,波濤簇湧,縹緲猶見其端坐云。後 月餘,人有遇之丹陽者,詹淇曰:「丘仙以思母而顛,以 顛而仙去,從古無不忠孝神仙,信哉!」河村戴敬夫為 予言顛仙事甚詳。至其療人病及隱語中禍福事,多 怪,予不具述。述其行之大者,以付其姪孫悅之,藏於 家,俾采風者覽觀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