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6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六十四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四卷目錄

 神仙部藝文五

  氣出唱三首       後漢曹操

  陌上桑           前人

  秋胡行二首         前人

  折楊柳行         魏文帝

  飛龍篇           曹植

  升天行           前人

  五遊篇           前人

  遠遊篇           前人

  仙人篇           前人

  平陵東           前人

  桂之樹行          前人

  苦思行           前人

  遊仙詩           前人

  遊仙詩           嵇康

  東方朔至清         前人

  葛仙公詩三首并序   吳葛元

  讚葛仙公頌并序    支道紀

  經廬山贈山神徐君詩并序晉吳猛

  四真人降魏夫人歌五首并序

  王母贈魏夫人歌并序

  雙禮珠彈雲璈而答歌

  高僊盼遊洞靈之曲

  與眾真吟詩二首      魏夫人

  太上宮中歌         前人

  贈羊權詩并序     萼綠華

  降楊司命詩二首     九華安妃

  紫微夫人歌

  雲林與眾真吟詩

  中候王夫人詩三首并序

  方丈臺昭靈李夫人詩三首并序

  南極王夫人詩并序

  紫微王夫人詩一十七首并序

  雲林右英夫人詩二十五首并序

  蓬萊四真人詩四首

  青童大君常吟詠

  太虛真人常吟詠

  西城真人王君常吟詠

  小有真人王君常吟詠

  方諸宮東華上房靈妃歌曲

  太微元清左夫人北淳宮中歌曲并序

  辛元子贈楊司命詩三首并序

  清靈真人八月十六日夕授詩并序

  七月十五日夜清靈真人授詩與許玉斧

  定錄中候告

  右英引大洞真經

  許長史答詩

  許掾夢詩

  保命君告許虎牙述杜廣平常嘉歌一章

  保命吟告虎牙

神異典第二百六十四卷

神仙部藝文五[编辑]

《氣出唱三首》
後漢·曹操
[编辑]

駕六龍,乘風而行。行四海外路,下之八邦,歷登高山, 臨谿谷,乘雲而行。行四海外,東到泰山,仙人玉女,下 來遨遊,驂駕六龍飲玉漿,河水盡,不東流,解愁腹,飲 玉漿,奉持行東到蓬萊山,上至天之門,玉闕下,引見 得入,赤松相對,四面顧望,視正惶惶,開王心正興其 氣百道至,傳告無窮閉其口,「但當愛氣壽萬年,東到」 海,與天連。神仙之道,出窈入冥,常當專之,心恬憺,無 所愒欲,閉門坐自守,天與期氣,願得神之人,乘駕雲 車,驂駕白鹿,上到天之門,來賜神之藥,跪受之,敬神 齊,當如此,道自來。

「《華陰山》自以為大,高百丈浮雲為之蓋。仙人欲來出, 隨風列之雨。吹我洞簫鼓琴瑟,何誾誾酒與歌戲。今 日相樂誠為樂,玉女起舞移數時。」鼓吹一何嘈嘈從 西北,來時仙道多乘煙,駕雲駕龍鬱何蓩蓩,遨遊八 極乃到崑。之山。西王母側神仙。金止玉亭。來者為 誰。赤松王喬。乃《德旋》之門。樂共飲食,到黃昏、多駕合 坐,萬歲長宜子孫。

《遊君山,甚為真》,磪䃬砟硌爾自為神。乃到王母臺,金 階玉為堂,芝草生殿傍。東西廂,客滿堂,主人當行觴, 坐者長壽遽何央,長樂甫始宜孫子,常願主人增年 與相守。

《陌上桑》
前人
[编辑]

駕虹蜺,乘赤雲,登彼九嶷。歷玉門,濟天漢,至崑見 西王母,謁東君。交赤松,及羨門。受要祕道愛精神。食芝英,飲醴泉。拄杖桂枝,佩秋蘭。絕人事,遊渾元,若疾 風。遊欻飄翩景未移。行數千,壽如南山,不忘愆。

《秋胡行二首》
前人
[编辑]

「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遠游。」「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遠游。」 經歷崑山到蓬萊。飄颻八極,與神人俱。思得神藥, 萬歲為期。歌以言志,願登泰華山。

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 世言伯陽,殊不知老。赤松王喬,亦云得道,得之未聞, 庶以壽考。歌以言志,天地何長久。

《折楊柳行》
魏·文帝
[编辑]

西山一何高,高高殊無極。上有兩僊童,不飲亦不食。 與我一丸藥,光耀有五色。服藥四五日,身體生羽翼。 輕舉乘浮雲,倏忽行萬億。流覽觀四海,茫茫安所識? 彭祖稱《七百》,悠悠安可原。老聃適西戎,於今竟不還。 王喬假虛辭,《赤松》垂空言。達人識真偽,愚夫好妄傳。 追念往古事,憒憒千萬端。百家皆迂怪,聖道我所觀。

《飛龍篇》
曹植
[编辑]

晨遊泰山,雲霧窈窕。忽逢二童,顏色鮮好。乘彼白鹿, 手翳芝草。我知真人,長跪問道。西登玉臺,金樓複道。 授我僊藥,神皇所造。教我服食,還精補腦。壽同金石, 永世難老。

《升天行》
前人
[编辑]

乘蹻追術士,遠之蓬萊山。靈液飛素波,蘭桂上參天。 元豹遊其下,翔鶤戲其巔。乘風忽登舉,彷彿見眾僊。

《五遊篇》
前人
[编辑]

九州不足步,願得凌雲翔。逍遙八紘外,游目歷遐荒。 披我丹霞衣,襲我素霓裳。華蓋芬掩藹,六龍仰天驤。 曜靈未移景,倏忽造昊蒼。閶闔啟丹扉,雙闕耀朱光。 徘徊文昌殿,登陟太微堂。上帝休西櫺,群后集東廂。 帶我瓊瑤珮,漱我沆瀣漿。踟躕玩靈芝,徙倚弄華芳。 王子奉仙藥,羨門進奇方。服食享遐紀,延壽保無疆。

《遠游篇》
前人
[编辑]

遠游臨四海,俯仰觀洪波。大魚若曲陵,承浪相經過。 靈鼇戴方丈,神嶽儼嵯峨。僊人翔其隅,玉女戲其阿。 瓊蕊可療饑,仰首吸朝霞。崑本吾宅,中州非我家。 將歸謁東父,一舉超流沙。鼓翼舞時風,長嘯激清歌。 金石固易徹,日月同光華。齊年與天地,萬乘安足多。

《僊人篇》
前人
[编辑]

僊人攬六著,對博泰山隅。湘娥拊琴瑟,秦女吹箏竽。 玉樽盈桂酒,河伯獻神魚。四海一何局,九州安所如。 韓終與王喬,要我於天衢。萬里不足步,輕舉凌太虛。 飛騰踰景雲,高風吹我軀。迴駕觀紫微,與帝合靈符。 閶闔自嵯峨,雙闕萬丈餘。玉樹扶道生,白虎夾門樞。 驅風游四海,東過王母廬。俯觀五嶽間,人生如寄居。 潛光養羽翼,進趨且徐徐。不見軒轅氏,乘龍出鼎湖。 徘徊九天上,與爾長相須。

《平陵東》
前人
[编辑]

閶闔開,天衢通,被我羽衣乘飛龍。乘飛龍,與僊期,東 上蓬萊採靈芝。靈芝採之可服食,年若王父無終極。

《桂之樹行》
前人
[编辑]

《桂之樹》,桂之樹,桂生一,何麗佳。揚朱華而翠葉,流芳 布天涯。上有棲鸞,下有盤螭。桂之樹,得道之真人,咸 來會講僊教。爾服食日精,要道甚省,不煩淡泊無為, 自然乘蹻萬里之外,去留隨意所欲存,高高上際於 眾外,下下乃窮極地天。

《苦思行》
前人
[编辑]

綠蘿緣玉樹,光耀粲相輝。下有兩真人,舉翅翻高飛。 我心何踊躍,思欲攀雲追。鬱鬱西嶽巔,石室青蔥與 天連。中有耆年一隱士,鬚髮皆皓然。策杖從我游,教 我要忘言。

《遊僊詩》
前人
[编辑]

人生不滿百,戚戚少歡娛。意欲奮六翮,排霧凌紫虛。 蟬蛻同松喬,翻跡登鼎湖。翱翔九天上,騁轡遠行遊。 東觀扶桑曜,西臨弱水流。北極元天渚,南翔陟丹丘。

《遊仙詩》
嵇康
[编辑]

遙望山上松,隆谷鬱青蔥。自遇一何高,獨立迥無雙。 願憇遊其下,蹊絕路不通。王喬棄我去,乘雲駕六龍。 飄飄戲元圃,黃老路相逢。授我自然道,曠若發童蒙。 採藥鍾山隅,服食改姿容。蟬蛻棄穢累,結友家板桐。 臨觴奏《九韶》,雅歌何邕邕。長與俗人別,誰能觀其蹤。

《東方朔至清》
前人
[编辑]

外以貪污,內貞穢身。滑稽隱名,不為世累所攖,所欲 不足無營。

《葛仙公詩三首》并序
吳葛元
[编辑]

仙公諱元,字孝先,句容人。生而秀穎,天才超軼,名振江左,州郡辟為掾,固辭。乃入赤城山,精思學道。赤烏七年八月十五日白日昇天,弟子鄉朋,攀留不已。於是仙公駐駕空中,賦五言歌三篇,降付鄉朋,普令歌誦,開悟方來。

「真人昔遺教,愍念孤癡子。嬖邪不信道,禍亂由斯起。 身隨朝露晞,悔恨何有巳。罪大不可掩,流毒將誰理冥冥未出期,劫盡方當止。轉輪貧賤家,仍復為役使。 四體或不完,䠥躠行乞市。不知積罪報,怨天神不恃。 大道常無為,弘之由善始。吾今獲輕舉,修行立功爾。 三界盡稽首,從容紫宮裏,停駕虛元中。人生若流水。」 臨別屬「素翰粗標靈妙紀。」

我今便昇天,愍念諸儒英。大道體虛無,寂寂中有精。 視之若冥昧,窈窕中昭明。莫言道虛誕,所患不至誠。 奚不登名山,誦是《洞真經》,一諷而一詠。元音徹太清, 太上輝金容,眾仙齊應聲,十方散香花,燔煙栴檀馨。 皇娥奏《九韶》,鸞鳳諧和鳴。龍駕翳空迎,華蓋耀杳冥。 翛閑劫仞臺,帝釋欻降庭。八王奉丹液,挹漱身騰輕。 逍遙有無間,流朗絕形名。神童夾侍側,自然朝萬靈。 飄飄八景輿,遊衍白玉京。七祖昇福堂,先亡悉超生。 王侯能篤信,必為天下貞。大人體至德,一切蒙其成。

散誕遊山水,吐納靈和津。鍊氣同希夷,靜詠《道德篇》。 至心宗元一,冥感今乃宣。飛駕御九龍,飄飄乘紫煙。 華景耀空衢,紅雲擁帝前。暫遷蓬萊宮,倏忽已賓天。 偉偉眾真會,渺渺凌重元。體固無終劫,金顏隨日鮮。 歡樂太上境,悲念一切人。誰能離死壞,結是冥中緣。 悠悠成至道,無有入無間。微妙良難測,智者謂我賢。 吾能弘眾妙,輕舉昇神仙。

《讚葛仙翁頌》并序
支道紀
[编辑]

葛僊翁甫誕三日,有道士支道紀來,謂其父曰:「吾夢通元真人降汝,生奇男。」 父令抱兒出,道紀起敬曰:「此兒有紫氣覆之,狀如寶蓋,神明煥耀,當為神仙。」 因為讚曰:

身雖輪聖化,魂神無暫滅。宿福積重緣,昔願非今日。 大羅真人降,仙聖含真出。天龍漱香花,濯我錬胎質, 微余將誰信。靈期元佑畢。道心超不二,混成表元一。 獨悟有無想,放浪大乘逸。

《經廬山贈山神徐君詩》并序
晉·吳猛
[编辑]

猛字世雲,家於豫章,從南海太守鮑靚學道。張華《博物志》曰:「曹著傳其神,自云姓徐,受封廬山。後吳猛經過,山神迎猛,猛語曰:『君主此山近六百年,符命已盡,不宜久居,非據』。」 乃贈詩云:

仰矚列僊館,俯察王神宅。曠載暢幽懷,傾蓋付三益。

《四真人降魏夫人歌五首》
[编辑]

夫人任城人,晉司徒劇陽文康公舒之女,名華存,字賢安。幼而好道,精嘿恭介,讀《老》《莊》三傳,味真耽元。常欲別居閑處,父母不許。二十四,適太保掾南陽劉文生二子乃離隔室宇,齋於別寢。後得道仙去,時年八十三,晉成帝咸和九年也。夫人齋於別寢,忽有太極真人、方諸青童、扶桑神王、清虛真人來降,授夫人「《八索隱書》《黃庭》等經。於是四真吟唱,各命玉女彈琴擊鐘吹簫,合節而發,太極發飛空之歌,青童吟太霞之曲,神王諷晨啟之章,清虛詠駕欻之辭。

《太極真人歌》
[编辑]

丹明煥上清,八風鼓太霞。迴我神霄輦,遂造玉嶺阿。 咄嗟天地外,九圍皆吾家。上採日中精,下飲黃月華。 靈觀空無中,鵬路無間邪。顧見魏賢安,濁氣傷爾和。 勤研《元中》思,道成更相過。

《方諸青童歌》
[编辑]

太霞扇晨暉,九氣無常形。元轡飛霄外,八景乘高清。 手把玉皇袂,攜我晨中生。盼觀七曜房,朗朗亦冥冥。 超哉魏氏子,有心復有精。元挺自嘉會,金書《東華》名。 賢安密所研,相期《暘谷》汧。

《扶桑神王歌》
[编辑]

晨啟太帝室,夕越《匏瓜》水。碧海飛翠波,連峰亦嶽峙。 浮輪雲濤際,九龍同轡起。虎旂鬱霞津,靈風幡然理。 華存久樂道,遂致高神擬。拔徙三緣外,感會乃方始。 相期陽洛宮,道成攜魏子。

《清虛真人二首》
[编辑]

欻駕控清虛,裴徊西華館。瓊林既神杪,虎旂逐煙散。 慧風振丹旍,明燭朗八煥。解襟瓊房裏,神鈴鳴蒨粲。 棲景若林阿,九絃《元中彈》。遺我積世憂,釋此千年歎。 怡盼無極已,終夜復待旦。

紫霞儛元空,神風無綱領。欻然滿八區,侁爾豁靈境。 八窗無常朗,有冥亦有炅。洞觀三丹田,寂寂生形景。 凝神泥丸內,紫房何蔚炳。大帝命我來,有以應神挺。 相遇女弟子,雲姿卓鑠整。愧無郢石運,益彼自然穎。 勤密攝生道,泄替結災眚。靈期自有時,攜袂陟松嶺。

《王母贈魏夫人歌》并序
[编辑]

《西王母傳》曰:「紫虛元君魏華存夫人,清齋於陽洛隱元之臺,西王母與金闕聖君降於臺中,乘八景輿,同詣清虛上宮,傳《玉清隱書》四卷,授華存。」 是時,三元夫人馮雙禮、紫陽左僊石路成、太極高僊伯延蓋公子、西成真人王方平、太虛真人南嶽赤松子、桐柏真人王子喬等並降。夫人小有清虛上宮。

絳房之中,時夫人與王君為賓主焉。設瓊酥綠酒,金觴四奏,各命侍女陳曲成之鈞,於是王母擊節而歌。

駕我八景輿,欻然入玉清。龍旌拂霄漢,虎旂攝朱兵。 逍遙元津際,萬流無暫停。哀此去留會,劫盡天地傾。 當盡無中景,不死亦不生。體彼自然道,寂觀合太冥。 南嶽挺真幹,玉映輝穎精。有任塵期事,虛心自受靈。 嘉會絳河曲,相與樂未央。

《雙禮珠彈雲璈而答歌》
[编辑]

玉清出九天,神館飛霞外。霄臺煥嵯峨,靈夏秀蔚翳。 五雲興翠華,八風扇綠氣。仰吟消魔詠,俯研智與慧。 萬真啟晨景,唱期絳房會,挺穎德音子,神映乃拂沛, 天嶽凌空構,洞臺深幽邃。遊海悟井隘,履真覺世穢。 舞輪宴重空,筌魚自然廢。迴我大椿羅,長謝朝生世。

《高僊盼遊洞靈之曲》
[编辑]

玉皇又命欻生入隱室見上清元君、龜山君。於是二真乃各命侍女王延賢、于廣運等,彈《雲林琅玕》之璈;安德音、范四珠,擊昆明之筑;左抱容、韓賢賓吹鸞鳳之簫;趙運子、李慶玉,拊流金之石;辛白鵠、鄭辟方、燕婉來、田雙蓮等四人合歌。

玉室煥東霞,紫輦浮絳晨。華臺何盼目,此宴飛天元。 清淨太無中,眇眇躡景遷。吟詠《大洞》章,唱此《三九》篇。 曲寢大漠中,神王方寸間。寂室思靈暉,何事苦林山。 須臾變衰翁,迴為孩中顏。

《與眾真吟詩二首》
魏·夫人
[编辑]

《元感》妙象外,和聲自相招。靈雲鬱紫宸,蘭氣扇綠軺。 上真宴瓊臺,邈為地僊標。所期貴遠邁,故能秀穎翹。 玩彼八素翰,道成初不遼。人事胡可預,使爾形氣銷。 丙寅四月二十七日夜降楊義家作

靈谷秀瀾縈,藏身栖嚴京。被褐均袞龍,帶索齊玉鳴。 形盤幽遼裏,擲神太霞庭。霄上有陛賢,空中有真聲。 仰我《曲晨》飛,案此綠軒軿。下觀八度內,俯歎風塵縈。 解脫遺波浪,登此眇眇身。擾競三津竭,奔馳割爾齡。 十二月一日夜南嶽夫人作與許長史

《太上宮中歌》
前人
[编辑]

手把八雲氣,英明守二童。太真握明鏡,鑒合日月鋒。 雲儀拂高闕,嬌女坐元宮。愈行愈鮮盛,英靈自爾通。 此歌正言耳目之經南嶽夫人喻許長史

《贈羊權詩》并序
萼綠華
[编辑]

萼綠華者,僊女也。以晉穆帝昇平三年己未十一月十日夜,降於羊權家,自云是南山人,不知何山也。權字道輿,晉簡文帝黃門郎羊欣之祖。綠華云:「我本姓楊。」 又云是九嶷山中得道女羅郁也。宿命時曾為其師母毒殺乳婦。元洲以先罪未滅,故暫謫降臭濁,以償其過。贈權詩一篇,并火澣布手巾一條,《金玉條脫》各一枚。又授權尸解藥,亦隱影化形而去。今在湘東山中。

神嶽排霄起,飛峰鬱千尋。寥籠靈谷虛,瓊林蔚蕭森。 羊生標美秀,弱冠流清音。棲情莊惠津,超形象魏林。 揚彩朱門中,內有邁俗心。我與夫子族,源胄同淵池。 宏宗分上葉,於今各異枝。蘭金因好著,三益方覺彌。 靜尋欣斯會,雅綜彌齡祀。誰云幽鑒難,得之方寸裏。 翹想樊籠外,俱為仙巖士。無令騰虛翰,中隨驚風起。 遷化雖由人,藩羊未易擬。所期豈朝華,歲暮於吾子。

《降楊司命詩二首》
九華安妃
[编辑]

九華安妃,晉興寧三年乙丑六月二十五日夜,與紫微王夫人降金璮楊羲家。紫微曰:「此上真元君金臺李夫人之少女也。太虛元君昔遣詣龜山學上清道,道成受《太上書》,署為紫清上宮九華真妃,賜姓安,名鬱嬪,字靈簫。妃謂楊君曰:『君師南真夫人司命乘權,道高妙備,聞君德音甚久,不期今日契冥運之會』。」 君答以:「沈湎下俗,塵染其質,高卑雲邈,無緣稟敬,猥虧靈降,欣踊罔極。唯蒙啟訓,以祛其闇,濟其兀兀,夙夜所願也。」 妃曰:「君今語,不得有謙飾,謙飾殊非事宜。」 良久,命楊染筆,授詩贈之。

雲闕豎空上,瓊臺疏鬱羅。紫宮乘綠景,靈觀藹嵯峨。 琅玕朱房內,上德煥絳霞。俯漱靈瓶津,仰掇碧柰花。 濯足玉女池,鼓枻牽牛河。遂策景雲駕,落龍轡元阿。 振衣塵滓際,褰裳步濁波。願為山澤結,剛柔順以和。 相攜雙清內,上真道不邪。紫微會良謀,唱納享福多。

《駕欻發西華》。無待有待間。或眄五嶽峰或濯天河津。 釋輪尋虛舟。所在皆纏綿。芥子忽萬頃中有崑《山》 大小固無殊,遠近同一緣。彼作有待來,我作無待親。

《紫微夫人歌》
[编辑]

紫微夫人曰:「我復因爾作一紙文以相曉,以示善事耳。」 楊又襞紙染筆,夫人見授。

二象內外泮,元氣果中分。冥會不待駕,所期貴得真。 南嶽鑄明金,眇觀傾笈帉。良德飛霞照,遂感靈霄人。 乘飆儔衾寢,齊牢攜絳雲,悟歎天人際,數中自有緣。 上道誠不邪,塵滓非所聞。同日《咸恆》象,高唱為爾因

《雲林與眾真吟詩》
[编辑]

《真誥翼真檢》云:「併衿接景,楊安以灼然顯說。」 凡所興有待無待諸詩,及辭喻諷旨,皆是雲林應降嬪僊侯,事義並亦表著。而南真自是訓授之詩,《紫微》則下教之匠,並不關儔結之例。但中候昭靈,亦似別有所在,既事未一時,故不正的的爾。其餘男真,或陪從所引,或職司所任,至如二君,最為領據之主。今人讀此辭事,若不悟斯理,永不領其旨,故略標大意。

右英王夫人

駕欻遨八虛,迴宴東華房。阿母延軒觀,朗嘯躡靈凰。 我為有待來,故乃越滄浪。

紫微夫人

乘飆愬九天,自駕三秀嶺。有待徘徊盼,無待故當靜。 滄浪奚足勞,孰若越元井。

桐柏山真人

寫我金庭館,解駕《三秀畿》。夜芝披華鋒,咀嚼充長饑。 高唱無逍遙,各興無待歌。空同酬靈音,無待將如何。

清靈真人裴元仁

朝遊鬱絕山,夕偃《高暉堂》。振《轡步靈峰》,無近於滄浪。 《元井》三仞際,我馬無津梁。倏欻九萬間,八維已相望。 有待非至無,《靈音》有所喪。

中候夫人

「龍旂舞太虛,輪飛五嶽阿。所在皆逍遙,有感興冥歌。」 無待愈有待,相遇故得和。滄浪奚足遼,元井不為多。 鬱絕尋步間,俱會四海羅。豈若絕明外,三劫方一過。

昭靈李夫人

縱酒觀群慧,倏忽四落周。不覺所以然,實非有待遊。 相遇皆歡樂,不遇亦不憂。縱影元空中,兩會自然疇。

太虛南嶽真人《赤松子》。

《無待》太無中,有待大有際。大小同一波,遠近齊一會。 鳴絃元霄巔,吟嘯運八氣。奚不酣靈液,眄目娛九裔。 有無得元運,二待亦相益。

方諸青童君

偃息東華靜,揚軿運八方。俯眄丘垤間,莫覺五嶽崇, 靈阜齊淵泉。大小互相從。長短無多少,大椿須更終。 奚不委天順,縱神任空同。

南極紫元夫人

控飆扇太虛,八景飛高清。仰浮紫宸外,俯看絕落冥。 元心空同間,上下弗流停。無待兩際中,有待無所營。 體無則能死,體有則攝生。《東賓》會高唱,《二待》奚足爭。

命駕玉錦輪,舞轡仰裴徊。朝游朱火宮,夕宴夜光池。 浮景清霞杪,八龍正參差。我作無待遊,有待輒見隨。 高會佳人寢,二待互是非。有無非有定,待待各自歸。

《中候王夫人詩三首》并序
[编辑]

東華夫人,《紫清內傳》:「妃領東宮中候真夫人,晉興寧三年乙丑降金壇楊羲家云:『周靈王有子三十八人,子晉,太子也,師事嵩嶽浮丘公,白日昇天。中候名觀香,字眾愛,是宋姬子,於子晉為別生妹。晉興寧四年閏月三日,與眾真降楊羲家,授詩。子晉兄弟五人,妹二人,凡七人得道』。」 弟眉壽,即觀香同母兄也。

《八塗》會無宗,乘運觀囂羅。化浮塵中際,解衿有道家。 騁煙忽未傾,攜真造靈阿。虛景盤瓊軒,元鈞作鳳歌。 適路無軌滯,神音舞雲波。齊德秀玉景,何用世間多。

坦夷觀天真,去累縱眾情。體寂廢機駟,崇有則攝生。 焉得齊物子,委運任所經。

《六月二十三日夜作》
[编辑]

登軿發東華,扇飆儛《太元》。飛轡騰九萬,八落亦已均。 暫眄山水際,窈窕靈嶽間。同風自齊氣,道合理亦親。 龍芝永遐䶖,內觀攝天真。東岑可長靜,何為物所纏。

《方丈臺昭靈李夫人詩三首》并序
[编辑]

方丈臺東宮昭靈李夫人者,北元中元道君李慶賓之女,太保玉郎李靈飛之妹也,受書為東宮昭靈夫人,治方丈臺第十三朱館中。「東晉哀帝興寧三年乙丑八月二十一日夜,與上元夫人、紫微夫人、右英夫人諸真,同降真人楊羲家」 ,作《詩》曰:

雲墉帶天構,七氣煥神馮。瓊扉啟晨鳴,九音絳樞中。 紫霞興朱門,香煙生綠窗。四駕舞虎旗,青軿擲元空。 華蓋隨雲列,落鳳控六龍。策景五嶽阿,三素眄君房。 適聞臊穢氣,萬濁污我胸。臭物薰精神,囂塵互相衝。 明玉皆璀爛,何獨盛德躬。高揖苦不早,坐地自生蟲。

《又臨去吟》
[编辑]

心勿欲亂,神勿淫役。道《易》不順,災重不逆。永喪其真, 遂棄我適。

《十二月一日夜作與許玉斧》并序
[编辑]

《真誥翼真檢》云:「二許雖元挺高尚,而質撓形跡,故未得接真。今所授之事,多是為許立解,悉楊授旨,疏以示許爾。」

飛輪高晨臺,控轡元壟隅。手攜紫皇袂,倏忽八風驅。

玉華翼綠幃,青帬扇翠裾。冠軒煥崔巍,珮玲帶月珠。 薄入風塵中,塞鼻逃當途。臭腥凋我氣,《百阿》令心徂。 何不飆然起,蕭蕭步太虛。

《南極王夫人詩》并序
[编辑]

南極王夫人,王母第四女也,名林,字容真,理大宮丹,受書為金闕聖君、上保司命,居渤陽丹海長離山中,主教當為真人者。「晉興寧四年丙寅六月二十三日,降真人楊羲家,與真人同會」 ,因吟授羲曰:

林振須類感,雲蔚待龍吟。元數自相求,觸節皆有音。 飛軿出西華,總轡忽來尋。《八遐》非無娛,同詠理自欽。 悼此四維內,百憂常在心。俱遊北寒臺,神風開爾襟。

《紫微王夫人詩一十七首》并序
[编辑]

紫微夫人,名青娥,字愈音,王母第二十女也。晉興寧三年乙丑六月,降楊羲家,時與太元真人、桐柏真人、右英夫人、南嶽夫人同降,言「夫人位為紫微宮左夫人,鎮羽野元隴之山上宮主教,當為真人者。」

《七月二十六日夕喻作令與許長史》
[编辑]

高興希林虛,遐遊無員方。蕭條象數外,有無自冥同。 亹亹德韻和,飄飄步太空。盤桓任波浪,振鈴散風中。 內映七道觀,可以得兼忘。何必反覆酬,待此世文通。 元心自冥悟,嘿耳必高蹤。

《紫微夫人歌》
[编辑]

龜闕鬱巍巍,墉臺落月珠。列坐九靈房,叩璈吟《太無》。 玉嘯和我神,金醴釋我憂。

宴酣《東華內》,陳鈞千百聲。青君呼我起,折腰希林庭。 羽帔扇翠暉,玉佩何鏗零。俱指高晨殿,相期象中冥。

《又敘元隴之遊》
[编辑]

超舉步絳霄,飛飆北壟庭。神華映仙臺,圓曜隨風傾。 啟暉挹丹元,扇景餐月精。交袂雲林宇,浩軫還童嬰。 蕭蕭寄無宅,是無非能營。世網自擾競,安可語養生。

《九月六日夕喻作示許長史并與同學》同學謂郗回也
[编辑]

解輪太霞上,斂轡造紫丘。手把八空氣,縱身雲中浮。 一眄造化網,再視索高疇。《道要》既已足,可以解千憂。 求真得良友,不去復何求。

《九月九日喻作因許示郗》
[编辑]

紫空朗明景,元宮帶絳河。濟濟上清房,靈臺煥嵯峨。 八輿造朱池,羽蓋傾霄柯。震風迴三晨,金鈴散玉華。 七轡降九垓,宴眄不必家。借問求道子,何事坐塵波。 豈能棲東秀,養真收太和。

《十月十八日作》
[编辑]

左把《玉華蓋》,飛景躡七元。三晨煥紫暉,竦眄撫明真。 變踊期須臾,四面皆已神。靈發無涯際,動思上清文。 何事坐橫涂,令爾感不專。陰痾失元機,不覺年歲分。

《紫微吟》
[编辑]

元清眇眇觀,落景出東渟。願作絕塵友,蕭蕭罕世營。

靈人隱元峰,真人韜雲采。元唱非無期,妙應自有待。 豈期虛空寂,至韻固常在。攜襟登羽宮,同宴廣寒裏。 借問朋人誰,所存惟玉子。

《丙寅二月二十日歌》
[编辑]

褰裳濟淥河,遂見扶桑公。高會太林墟,賞宴《元華宮》。 信道苟淳篤,何不棲東峰。

控景始暉津,飛飆登上清。雲臺鬱峨峨,閶闔秀玉城。 晨風鼓丹霞,朱煙灑金庭。綠蕊燦元峰,紫芝巖下生。 慶雲纏丹爐,鍊玉飛八瓊。宴眄廣寒宮,萬椿愈童嬰。 龍斿啟靈電,虎旗徵朱兵。高真迴九曜,洞觀均潛明。 誰能步幽道,尋我無窮齡。

翳藹紫微館,鬱臺散景飆。鸞唱華蓋間,鳳鈞導龍軺。 八狼攜絳旌,素虎吹角簫。雲勃寫靈宮,來適塵中囂。 解轡佳人所,同氣自相招。尋宗須臾頃,萬齡乃一朝。 椿期會足哀,劫往豈足遼。真真乃相目,莫令心徂搖。 虛刃揮至空,鄙滯五神愁。

《四月十四日作》
[编辑]

朝啟東晨暉,飛軿越滄淵。山波振青涯,八風扇元煙。 迥眄《易》遷房,有懷真感人。三金可遊盤,東岑宜永甄。 紛紛當途中,孰能步生津。

飄颻八霞嶺,徘徊飛晨蓋。紫軿騰太空,曬眄九虛外。 玉簫激景雲,靈煙絕幽藹。高仙宴太真,清唱無涯際。 去來山嶽庭,何事有待邁。

《四月二十三日夜作》
[编辑]

神玉曜靈津,《七元》煥神扉。靈遷方寸裏,一躍登太微。 妙音乘和唱,高會亦有機。齊此天人眄,協彼晨景飛。 總轡六合外,寧有傾與危。

薄宴塵飆嶺,代謝緣還歸。奚識靈劫期,顧眄令人悲

靈草廕元方,仰感旋曜精。詵詵繁茂萌,重德必克昌。

《雲林右英夫人詩二十五首》并序
[编辑]

雲林右英夫人,名媚蘭,字申林,王母第十三女也。受書為雲林宮右英夫人,治滄浪山。晉興寧三年乙丑七月,諸真同降於楊君,因授

《寓言》必可用,不用是無情。焉得駕欻跡,尋此空中靈。 微音良有旨,當用慎勿輕。事事應神機,保爾見太平。

《七月十八日夕授詩與許長史兼及掾事》
[编辑]

轡景落滄浪,騰躍青海津。絳煙亂太陽,羽蓋傾九天。 雲輿浮空同,倏忽滄浪間。來尋冥中友,相攜侍帝晨。 王子協明德,齊首招玉賢。下眄八阿宮,上寢希林巔。 漱此紫瓊腴,方知穢途辛。佳人將安在,勤之乃得親。

《七月二十六日所喻》
[编辑]

絳闕排廣霄,披丹登景房。紫旗振雲霞,羽晨儛八風。 停蓋濯碧溪,採秀月支峰。咀嚼三靈華,吐吸九神芒。 椿數無絕紀,協日積童蒙。攜袂明真館,仰期無上皇。 北鈞唱《羽人》,《玉元》粲賢眾。云何波浪宇,得失為我鍾。 引領囂庭內,開心擬穢衝。習適榮辱域,罕躡希林宮。 一靜安足苦,試去視滄浪。

《七月二十八日夕授書此詩以與許長史》
[编辑]

世珍芳馥交,道宗元霄會。振衣尋冥疇,迴軒風塵際。 良德映靈暉,穎拔粲華蔚。密言多儻福,沖靜尚真貴。 咸恆當象順,攜手同襟帶。何為人事間,日焉生患害。

《九月三日夕喻作令示許長史》
[编辑]

騰躍雲景轅,浮觀霞上空。霄軿縱橫舞,紫蓋託靈方。 朱煙纏旍旄,羽帔扇香風。電號猛獸攫,雷吟奮元龍。 鈞籟昆庭響,金筑唱神鐘。採芝滄浪阿,掇華八渟峰。 朱顏日以新,劫往方嬰童。養形靜東岑,七神自相通。 風塵有憂哀,隕我白髮翁。長冥遺遐歎,恨不早逸蹤。

《右英吟》
[编辑]

停駕望舒移,迴輪返滄浪。未睹若人遊,偶想安得康。 良因俟青春,以敘中懷忘。

《九月六日夕喻作與許侯》
[编辑]

控晨浮紫煙,八景觀泒流。羽童捧瓊漿,玉華餞琳腴。 相期白水涯,揚我委蕤珠。

滄房煥東霞,紫造浮絳晨。雙德秉道宗,作鎮真伯藩。 八臺可盼目,北看乃飛元。清靜雲中神,眇眇躡景遷。 吐納洞嶺秀,藏暉隱東山。久安人事上,日也無虛閑。 豈若易翁質,反此孩中顏。

《九月九日作》
[编辑]

晨闕太霞構,玉室起霄清。領略三奇觀,浮景翔絕冥。 丹華中有真,金映育挺精。八風鼓錦披,碧樹曜四靈。 華蓋廕蘭暉,紫轡策綠軿。結信通神交,觸類率天誠。 何事外象感,須睹瑤玉瓊。

《九月十八日夜作》
[编辑]

三景秀鬱元,霄映朗八方。丹雲浮高宸,逍遙任靈風。 鼓翼乘素飆,竦眄瓊臺中。綠蓋入協晨,青軿擲空同。 右揖東林帝,上朝太虛皇。玉賓剖鳳腦,嗷酣飛蕊漿。 雲鈞回曲寢,千音何琅琅。錦旍召猛獸,華幡正低昂。 香母折腰唱,紫煙排棟梁。總轡高清闕,解駕佳人房。 昔運挺未兆,靈化順氣翔。心渺元涯感,年隨積椿崇。 形垢甘臭味,動靜失滄浪。我友實不爾,榮辱昨已忘。

《九月二十五日夜作》
[编辑]

絳景浮元晨,紫軒乘煙征。仰超綠闕內,俯眄朱火城。 東霞啟廣暉,神光煥七靈。翳映汎三燭,流任自齊冥。 風纏空洞字,香音觸節生。手攜織女舞,併衿匏瓜庭。 左迴青羽旗,華蓋隨雲傾。宴寢九度表,是非不我營。 抱真栖太寂,金姿日愈嬰。豈似愆穢中,慘慘無聊生。

《十月十七日作與許侯》
[编辑]

四旌耀明空,朱軒飛靈丘。玉蓋廕七景,鼓翼霄上浮。 九音朗紫空,玉璈洞太無。宴詠三晨宮,唱嘯呼我儔。 不覺春已老,豈知二景流。佳人雖兼忘,而未放百憂。 長林真可靜,巖中自多娛。

《十月二十日授二首》
[编辑]

北登元真闕,攜手結高羅。香煙散《八景》,元風鼓絳波。 仰超琅園津,俯眄霄陵阿。玉簫雲上奏,鳳鳴動九遐。 乘氣浮太空,曷為躡山河。金節命羽靈,徵兵折萬魔。 齊挹三晨暉,千春方嬰牙。喪真投競室,不解可奈何。

仰眄太霞宮,金閣耀紫清。華房映太素,四軒皆朱瓊。 擲輪空洞津,總轡舞綠軿。玉華飛雲蓋,西妃運錦旍。 翻然塵濁涯,儵欻佳人庭。宿感應期降,所招已在冥。 乘風奏霄晨,共酣丹琳甖。公侯徒眇眇,安知真人靈。

《十二月一日作》
[编辑]

清晨挹絳霞,總氣霄上游。迴軿躡曲波,遂睹世人憂。 辭旨蔚然起,不散《三秀嵎》。何若巡元鄉,撫璈為爾娛。 君心安有際,我願有中無。

《丙寅二月九日夜作》
[编辑]

轡景登霄晨,游宴滄浪宮。綵雲繞丹霞,靈靄散八空上真吟瓊室,高仙歌琳房。九鳳唱朱籟,虛節錯羽幢。 交栖金庭內,結我冥中朋。俱挹玉醴津,倏忽已嬰童。 云何當路蹲,愆痾隨日崇。

《二月十六日夜作》
[编辑]

晨游太素宮,控軿觀玉河。夕宴鬱絕宇,朝採圓景華。 彈璈北寒臺,七靈暉紫霞。濟濟高仙舉,紛紛塵中羅。 盤桓囂靄內,愆累不當多。

《二月三十日夜作》
[编辑]

駕風騁雲軿,晨登太渟丘。絳津連岑振,清波鼓浚流。 步空觀九緯,八網皆已游。暫宴三金秀,來觀建志儔。 勤懈不相掩,是以積百憂。

《右英吟》
[编辑]

凌波越滄浪,忽然造金山。四顧終日游,罕我雲中人。

紫闕構虛上,元館衝絕飆。琳琅敷靈圃,華生結瓊瑤。 騁軿滄浪津,八風激雲軺。披羽扇北翳,握節鳴金簫。 鳳籟和千鐘,四童歌《晨朝》。心豁虛無外,神襟何朗寥。 迴舞太空嶺,六氣運重幽。我途豈能尋,使爾終不凋。

《四月十四日夕吟歌》
[编辑]

元波振滄濤。洪津鼓萬流。駕景眄六虛。思與佳人游。 妙唱不我對。清音與誰投。雲中騁瓊輪。何為塵中趨。

松柏生元嶺,鬱為寒林傑。繁葩盛嚴冰,未肯懼白雪。 亂世幽重岫,巡生道常潔。飛此逸轡輪,投彼遐人轍。 公侯可去來,何為不能絕。

《閏月三日夜作示許長史》
[编辑]

清淨願東山,廕景栖靈穴。愔愔間庭虛,蘙薈青林密。 圓曜映南軒,朱風扇幽室。拱袂閑房內,相期啟妙術。 寥朗遠想元,蕭條神心逸。

《右英吟》
[编辑]

縱心空洞津,竦轡策朱軿。佳人來何遲,道德何日成。

有心許《斧子》言「當採五芝。芝草不必得,汝亦不能來。 汝來當可得。芝草與汝食。」

《蓬萊四真人詩四首》
[编辑]

《真誥》曰:興寧三年四月九日,楊君夢北行登高,山上有大宮室數千間,鬱鬱不可名,四面皆大水,仰見白龍,身長數十丈,東向飛行,光彩曜天。一老翁著繡衣,裳芙蓉冠,拄赤九龍杖而立,視龍君,問公何人來登此宇,答曰:「我蓬萊仙公洛廣休此蓬萊山,吾治此上府君,故來,乃得相見耳。」 君又問:龍可乘否,公曰:「此龍以待真人張誘世、石慶安、許玉斧、丁瑋寧譬世軺車朱駕,更一日乘以上直侍晨帝也。」 須臾,公呼此四賢來,張誘世年作五十,石慶安甚童蒙,年可十三四;許玉斧年如今日所見,丁瑋寧年可三十四五。公曰:「玉斧君師友也。張誘世,常山人,公弟子也。石慶安,汲郡人,鉤翼夫人弟子也。」 因語四人曰:「並可作一篇詩以見府君。」

《石慶安先作詩》
[编辑]

靈山造太霞,豎巖絕霄峰。紫煙散神州,乘飆駕白龍。 相攜四賓人,東朝桑林公。廣休年雖前,壯氣何蒙蒙。 實未下路讓,推年以相崇。

《次張誘世作詩》
[编辑]

北遊大漠外,來登蓬萊闕。紫雲構靈宮,香煙何鬱鬱。 美哉《洛廣》休,久在論道位。羅併真人座,齊觀白龍邁。 離式四人用,何時共解帶?有懷披襟友,欣欣高晨會。

《次許玉斧作詩》
[编辑]

遊觀奇山峙,漱濯滄流清。遙睹蓬萊間,屹屹衝霄冥。 五芝被絳巖,四階植琳瓊。紛紛靈華散,晃晃煥神庭。 從容七覺外,任我攝天生。自足方寸裏,何用白龍榮。

《次丁瑋寧作詩》
[编辑]

元山構滄浪,金房映靈軒。洛公挺奇尚,從容有無間。 形枕北寒宇,三神棲九天。同僚相率往,推我高勝年。 弱冠石慶安,未肯崇真賢。嘲笑蓬萊公,呼此廣休前。 明公將何以,卻此少年翰?

《青童大君常吟詠》
[编辑]

欲植滅度根,當拔生死栽。沈吟墮九泉,但坐惜形骸。

《太虛真人常吟詠》
[编辑]

「觀神載形時,亦如車從馬。車敗馬奔亡,牽連一時假。」 哀世但識此,但是惜風火。種罪天網上,受毒地獄下。

《西城真人王君常吟詠》
[编辑]

形為度神舟,泊岸當別去。形非神常宅,神非形常載。 裴徊生死輪,但苦心猶豫。

《小有真人王君常吟詠》清盧小有天王王子登南嶽之師
[编辑]

失道從死津,三魂迷生道。生生日已遠,死死日已早。 悲哉苦痛客,根華已顛倒。起就零落塵,焉知反枯老。

《方諸宮東華上房靈妃歌曲》
[编辑]

紫桂植瑤園,朱華聲悽悽。月宮生蕊淵,日中有瓊池。 左拔員靈曜,右掣丹霞暉。流金煥絳庭,八景絕煙迴。 綠蓋浮明朗,控節命太微。鳳精童華顏,琳腴充長饑。

控晨揖太素,乘欻翔玉墀。吐納六虛氣,玉嬪把巾隨
考證.svg
彈璈南雲扇,香風鼓錦披。叩商百獸舞,六天攝神威。

儵欻億萬椿,齡紀鬱巍巍。小鮮未烹鼎,言我巖下悲。

《太微元清左夫人北淳宮中歌曲》并序
[编辑]

《太微元清左夫人》,太微之上真也。晉興寧三年乙

丑十二月十七日,與太元真人眾真降於句曲金

壇真人楊羲之室,吟《北淳宮中歌詞》曰:

鬱藹非真墟,太元為我館,元公豈有懷,縈蒙孤所難。 落鳳控紫霞,矯轡登晨巘。寂寂無濠涯,暉暉空中觀, 隱芝秀鳳丘,逡巡瑤林畔,龍胎嬰爾形,八瓊迴素旦, 琅華繁玉宮,結葩凌巖粲,鵬扇絕億領,拊翮扶霄翰, 西庭命長歌,雲璈乘虛彈,八風纏綠宇,叢煙豁然散, 靈童擲流金,太微啟璧案,三元,折腰舞紫皇,揮袂讚 「朗朗扇景耀,煜煜長庚煥。超軿聳明刃,下眄使我惋。 顧哀地仙輩,何為棲林澗。」

《辛元子贈楊司命詩三首》并序
[编辑]

元子字延期,隴西定谷人,漢明帝時諫議大夫辛隱之子也。元子少好至道,享年不永,沒命於長津。西王母見其苦行鄷都,北帝愍其道心,告敕司命,「攝取形骸,還魂復真,使我頤胎,位為靈神。」 近得度名南宮,定策朱陵,藏精待時,方列為仙。而大帝見差領東海侯氏更生,又選補禁元中郎將,吳越鬼神之司,故來相從。今贈詩三篇,以敘推情之至也。注云:「楊君既為吳越司命,董統鬼神,元子職隸,方應相聞,故先造此詩陳情。」

疇昔入冥鄉,順駕應靈招。神隨空無散,氣與慶雲消。 形非明玉質,元匠安能彫。蹀足吟幽唱,仰手玩明條。 林室有逸歡,絕此軒外交。遺景附圓曜,嘉音何寥寥。 此篇敘事跡之木志

《寂通寄興感》,元氣攝動音。高輪雖參差,萬刃故來尋。 蕭蕭研道子,合神契靈襟。委順浪世化,心標窈窕林。 同期理外遊,相與靜東岑。此篇申清寄之來緣 「命駕《廣鄷》阿,逸跡幽冥鄉。空中自有物,有中亦無常。 悟言有無際,相與會濠梁。」目擊元解了,鬼神理自忘。 此篇論人鬼之幽致

《清靈真人八月十六日夕授詩》并序
[编辑]

真人裴元仁,考《真誥》前後,當是「授許長史。」

擬駕東岑人,停景《招隱》靜。仁德乘波來,俱會《三秀嶺》。 靈芝信可食,使爾無終永。噏真獻金漿,不待百丈井。

《七月十五日夜清靈真人授詩與許玉斧》
[编辑]

「企望人飛,若感若成。」威不內接,驕女遠屏。三四縱橫, 以入帝庭。歷紀建號,得為太齡。亦必秀映,四司元卿。 翻然縱羽,遂登上清。此離合椽名翊字

《定錄中候告》
[编辑]

《鳳巢高木》,素衣衫然。此穆字履順思貞,凝心虛元。思元長史 字「五公石腴,彼體所便。急宜服之,可以少顏。三八令 明,次行元真。解駕偃息,可誦洞篇。」《瓊刃》應數。瓊刃即玉斧 精心高栖,隱嘿沈閉,正氣不虧,朮散除疾,是爾所宜。 次服䭀飯,兼穀勿違。益髓除患,肌膚充肥。然後登山, 詠《洞講微》。

黃獸白齒。即虎牙亦能見機。遂得不死,過度三辰,偃息 盛木,玩執周書。此楊字《太極》植簡金名,西華學服可否, 自應靈符,理異契同,神洞相求。

《右英引大洞真經》
[编辑]

扶晨始暉生,紫雲映元阿。煥洞圓光蔚,晃朗濯耀羅。 外國呼日為濯耀羅眇眇靈景元,森洒空青華。九天館玉賓,《金 房煙霄歌》。

《許長史答詩》
[编辑]

微誠因理感,積精洞幽真。斐斐乘雲綵,靈像憑紫煙。 眇眇濯員羅,拂拂駕飛輪。元翰啟蒙昧,顧景思自新。

《許掾夢詩》
[编辑]

四月二十七日夜半,夢見一女子,著上下青綾衣,與我相見,自稱云:「我王眉壽之小妹,明日可暫出西門外,有犢車白牛,皮巾裹僕御頭者,是我車也。」後別相詣於貴解,因口喻作詩而別。王眉壽小妹。即《中候夫人》。

乘氣涉淥津,採藥山中巔。披心煥靈想,蕭蕩無晤言。 願與盛德游,驂駟騁因緣。榮塵何足尋,疾激君清元。 苟能攝妙觀,吐納可長年。

《保命君告許虎牙述杜廣平常嘉歌一章》
[编辑]

《保命三官》保命司茅思和杜契,字廣平,京兆杜陵人。黃武二年學道,隱居華陽山中。

淳景翳廣林,曖日東霞升。晨風儛六煙,勃鬱八道騰。 《五嶽》何必秀,名山亦足陵。矯首躡洞阜,棲心潛中興。 吐納胎精氣,元白誰能勝。

《保命吟告虎牙》
[编辑]

朝華煥晨井,九蓋傾青雲。前此珪璋庸不識,萬流椿 解落儵欻頃,寅客何必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