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6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六十五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五卷《目錄》。

 《神仙部藝文六》。

  詩二首          晉·扈謙

  《扣船歌》四首·        郭四朝

  《遊仙詩》·           何劭

  雜詩·            前人。

  《前緩聲歌》          陸機

  《遊仙詩》十首         郭璞

  《蕭史曲》·           張華

  《遊仙詩》三首         前人。

  《游仙詩》·          成公綏

  《游仙》·            張協

  《游仙詩》二首         庾闡。

  又六首:

  《詠史》·            曹毗

  《廬山神仙詩》·        湛方生

  《槐樹歌》一首·         張奴

  《代昇天行》         宋·鮑照

  《白雲行》           前人。

  前緩聲歌         《孔甯子》。

  《游仙詩五首       南齊·王融》

  《遊仙詩》:           袁豸

  《遊仙詩》·          梁武帝

  《昇仙篇》·          簡文帝:

  《仙客》:            同前

  《和竟陵王遊仙詩》二首     沈約

  《擬郭弘農璞遊仙》·       江淹

  《擬阮公》詩三首        前人。

  《雲山讚》四首。并序     前人。

  東南射山。并序      《王筠》:

  《升天行》          「劉孝勝。」

  《告遊篇》。          陶弘景

  《桓真人吟》詩:

  「五仙《授周子良》」詩:

  《蘇耽歌》:并序

  《神仙篇》:           「戴暠」

  王子喬行。         高允生。

  《詠得神仙》         陳陰鏗。

  《神仙篇》。          張正見

  《賦得仙卦名》         前人。

  蕭史《曲           江總》。

  《莊周頌》           前人。

  《方諸曲》·           謝燮

  《王子喬》         《北魏·高允》

  《神仙         北齊》·顏之推

  《輕舉篇》         北周王褒

  《奉和趙王遊仙        庾信》。

  《仙山》二首          前人。

  《步虛詞》二首        隋煬帝

  《升天行》。          盧思道

  《神仙篇》           前人。

  《神仙           崔仲方》。

  《神仙篇》:           魯范

  《昇天行》。          釋慧淨。

  《懷仙引》         唐·盧照鄰

  《贈學仙者          王績》。

  《遊仙》四首          前人。

  《忽夢遊仙》          王勃。

  《感遇》詩二首。        陳子昂

  《嵩嶽聞笙》         劉庭芝

  《奉和聖製經河上公廟應制》   張說

  《河上歌》·          王昌齡

  《元元皇帝應見賀聖祚無疆》   殷寅

  《留詩》三首         葉法善

  《題登真洞》。          張果

  《遺簡詩》二首。        趙惠宗

  《奉和聖製·經河上公廟》    張九齡

  《謁張果先生》。         李頎

  《王母歌》           前人

  《奉和聖製,經河上公廟》     蘇頲

  《遊仙》二十四首·        吳筠

  混元皇帝          前人。

  《廣成子》           前人。

  許由            《前人》:

  《巢父》            前人。

  《南華真人》          前人。

  沖虛真人          前人。

  《洞靈真人          前人》。

  通元真人          前人。

  文始真人          前人  《楚狂接輿夫妻》        前人。

  《壺丘子》·           前人。

  《河上公·           前人》

  東方曼倩:          《前人》

  司馬季主          前人。

  孫公和           《前人》。

《神異典》第二百六十五卷。

神仙部藝文六[编辑]

《詩二首》
晉·扈謙
[编辑]

謙,晉海西簡文時人。《洞仙傳》曰:「扈謙者,魏郡人也。性縱誕,不恥惡衣食,好飲酒,不擇精麤。常吟曰」 :

風從牖中入,酒在杯中搖。手握四十九,靈光在上照。 巍峨藂蓍下,獨向冥理笑。

進不登龍門,退不求名位。無以消白日,常作巍峨醉。

《扣船歌四首》
郭四朝
[编辑]

《洞仙傳》曰:「郭四朝者,燕人也。秦苻氏時得道,來句曲山南,所住處作塘,遏澗水,令深基墌垣牆,今猶有可識處。四朝乘小船,遊戲其中,每扣船歌曰」 :

清池帶靈岫,長林鬱青蔥。元鳥翔幽野,悟言出從容。 鼓楫乘神波,稽首希晨風。未獲解脫期,逍遙丘林中。

浪神九垓外,研道逐全真。戢此靈鳳羽,藏我華龍鱗。 高舉方寸物,萬吹皆垢塵。顧哀朝生蟪,孰盡汝車輪。

游空落飛飆。靈步無形方,圓景煥明霞。九鳳唱朝陽。 揮翮扇天津,晻藹慶雲翔。遂造太微宇,挹此金梨漿。 逍遙元陔表,不在亦不亡。

駕欻舞神霄,披霞帶九日。高皇齊龍輪,遂造九華室。 神虎洞瓊林,風雲合成一。開闔幽冥戶,靈變元跡滅。

《游仙詩》
何劭
[编辑]

青青陵上松,亭亭高山柏。光色冬夏茂,根柢無雕落。 吉士懷真心,悟物思遠託。揚志元雲際,流目矚巖石。 羨昔王子喬,友道發伊洛。迢遞凌峻嶽,連翩御飛鶴。 抗跡遺萬里,豈戀生民樂。長懷慕仙類,眇然心綿邈。

《雜詩》
前人
[编辑]

秋風乘夕起,明月照高樹。閑房來清氣,廣庭發暉素。 靜寂愴然歎,惆悵忽遊顧。仰視垣上草,俯察階下露。 心虛體自輕,飄颻若仙步。瞻彼陵上柏,想與神人遇。 道深難可期,精微非所慕。勤思終遙夕,永言寫情慮。

《前緩聲歌》
陸機
[编辑]

游仙聚靈族,高會層城阿。長風萬里舉,慶雲鬱嵯峨。 宓妃興洛浦,王韓起太華。北徵瑤臺女,南要湘川娥。 肅肅宵駕動,翩翩翠蓋羅。羽旗棲瓊鸞。玉衡吐鳴和, 太容揮高絃。《洪崖》發清歌。獻酬既已周,輕舉乘紫霞。 總轡扶桑枝,濯足暘谷波。清輝溢天門,垂慶惠皇家。

《游仙詩十首》
郭璞
[编辑]

「京華游俠窟,山林隱遯棲。朱門何足榮,未若託蓬萊。」 臨源浥清波,陵岡掇丹荑。靈溪可潛盤,安事登雲梯。 漆園有傲吏,萊氏有逸妻。進則保龍見,退為觸藩。 高蹈風塵外,長揖謝《夷》齊。

青溪千餘仞,中有一道士。雲生梁棟間,風出窗戶裏。 借問此何誰?云是《鬼谷子》。翹跡企潁陽,臨河思洗耳。 閶闔西南來,潛波渙鱗起。靈妃顧我笑,粲然啟玉齒。 蹇修時不存,要之將誰使?

翡翠戲蘭苕,容色更相鮮。綠蘿結高林,蒙蘢蓋一山。 中有冥寂士,靜嘯撫清絃。放情凌霄外,嚼蕊挹飛泉。 赤松臨上游,駕鴻乘飛煙。左挹浮丘袖,右拍洪崖肩。 借問蜉蝣輩,寧知龜鶴年。

六龍安可頓,運流有代謝,時變感人思,已秋復願夏, 淮海變微禽。吾生獨不化,雖欲騰丹谿,雲螭非我駕。 愧無魯陽德,迴日向三舍。臨川哀年邁,撫心獨悲吒。

逸翮思拂霄,迅足羨遠遊。清源無增瀾,安得運吞舟。 珪璋雖特達,明月難闇投。潛穎怨青陽,陵苕哀素秋。 悲來惻丹心,零淚緣纓流。

雜縣寓魯門,風暖將為災。吞舟湧海底,高浪駕蓬萊。 神仙排雲出,但見金銀臺。陵陽挹丹溜,容成揮玉杯。 姮娥揚妙音,洪崖頷其頤。升降隨長煙,飄搖戲九垓。 奇齡邁五龍,千歲方嬰孩。燕昭無靈氣,漢武非仙才。

晦朔如循環,月盈已復魄。蓐收清西陸,朱羲將由白。 寒露拂陵苕,女蘿辭松柏。蕣榮不終朝,《蜉蝣》豈竟夕圓丘有奇草,鍾山出靈液。王孫列八珍,安期錬「五石。」 長揖當途人,去來山林客。

暘谷吐靈曜,扶桑森千丈。朱霞升東山,朝日何晃朗。 迴風流曲櫺,幽室發逸響。悠然心永懷,渺爾自遐想。 仰思舉雲翼,延首矯玉掌。嘯傲遺世羅,縱情在獨往。 明道雖若昧,其中有妙象。希賢宜勵德,羨魚當結網。

《採藥》游名山,將以救年頹。呼吸玉滋液,妙氣盈胸懷。 登仙撫龍駟,迅駕乘奔雷。鱗裳逐電曜,雲蓋隨風迴。 手頓羲和轡,足蹈閶闔開。東海猶蹄涔,崑崙螻蟻堆。 遐邈冥茫中,俯視令人哀。

璇臺冠崑嶺,西海濱招搖。瓊林籠藻映,碧樹疏英翹。 丹泉標朱沫,黑水鼓元濤。尋仙萬餘日,今乃見子喬。 振髮晞翠霞,解褐被絳綃。總轡臨少廣,盤虯舞雲軺。 永偕帝鄉侶,千齡共逍遙。

《蕭史曲》
張華
[编辑]

蕭史愛長。一作少年嬴女,希童顏,火粒願排棄。霞霧。好 登攀,龍飛逸。一作竟《天路》,鳳起出秦關。身去長不返,簫 聲時往還。

《遊仙詩三首》
前人
[编辑]

玉佩連浮星,輕冠結朝霞。列坐王母堂,艷體餐瑤華。 湘妃詠《涉江》,漢女奏《陽阿》。

乘雲去中夏,隨風濟江湘。亹亹陟高陵,遂升玉巒陽。 雲娥薦瓊石,神妃侍衣裳。

雲霓垂藻旒,羽褂揚輕裾。飄登清雲間,論道神皇廬。 蕭史登鳳音,王后吹鳴竽。守精味元妙,逍遙無為墟。

《游仙詩》
成公綏
[编辑]

盛年無幾時,奄忽行欲老。那得《赤松》子,從學度世道。 西入華陰山,求得神芝草。珠玉猶戴土,何惜千金寶。 但願垂無窮,與君常相保。

《游仙》
張協
[编辑]

崢嶸元圃深,嵯峨天嶺峭。亭館籠雲構。修梁流三曜。 蘭葩蓋嶺披,清風緣隙嘯。

《游仙詩二首》
庾闡
[编辑]

邛疏鍊石髓,赤松漱水玉。憑煙眇封子,流浪揮元俗。 崆峒臨北戶。昆吾眇南陸。層霄映紫芝。潛澗汎舟菊。 崑崙湧五河。八流縈地軸。

三山羅如粟,巨壑不足刀。白龍騰《子明》,朱鱗運琴高。 輕舉觀滄海,眇邈去瀛洲。玉鳧出靈島,瓊草被神丘。

又六首[编辑]

熒熒丹桂紫芝。結根雲山。九嶷鮮榮。夏馥冬熙。誰與 薄采松期。

赤松游霞,乘煙封子錬。骨凌仙晨,漱水玉心元故能 靈化自然。

乘彼六氣渺茫,輜駕赤水崑陽,遙望至人元堂,心與 罔象俱忘。

「朝餐雲英玉蕊,夕挹玉膏石髓。」瑤臺藻構霞綺,鱗裳 羽蓋級纚。

玉樹標雲翠蔚。靈崖獨拔。奇卉芳津蘭瑩珠隧。碧葉 灌清鱗萃。

玉房《石翕》磊砢,燭龍,銜輝吐火。朝採石英澗左,夕翳 瓊葩巖下。

《詠史》
曹毗
[编辑]

軒轅應元期,幼能總百神。體鍊五靈妙,氣含雲霧津。 慘石層城岫,鑄鼎荊山濱。豁焉天扉開,飄然跨騰鱗。 儀轡灑長風,褰裳躡紫宸。

《廬山神仙詩》
湛方生
[编辑]

序曰:「尋陽有廬山者,盤基彭蠡之西,其崇標峻極,辰光隔輝,幽澗澄深,積清百仞,若乃絕阻重險,非人跡之所游,窈窕沖深,常含霞而貯氣,信可謂神明之區域,列真之苑囿矣,太元十一年,有樵採其陽者,於時鮮霞褰林,傾暉映岫,見一沙門,披法服獨在巖中,俄頃振裳揮錫,凌崖直上,排丹霞而輕舉,起九折而一指,既白雲之可乘,何帝鄉之足遠哉?窮目蒼蒼,翳然滅跡。」 其詩曰:

吸風元圃,飲露丹霄。室宅五嶽,賓友松喬。

《槐樹歌一首》
張奴
[编辑]

《高僧傳》曰:外國名僧佉叱,寄名長干寺。有張奴者,不知何許人也。不甚見食,而常自肥澤,冬夏常著單衣。佉叱行見張奴,欣然而笑,佉叱曰:「吾東見蔡㹠,南訊馬生,北遇王年。今欲就杯度,乃與子相見耶?」 張奴乃題槐樹,為歌曰:

濛濛大象內,照耀實顯彰。何事迷昏子,縱惑自招殃。 樂所少人往,苦道若翻囊。不有松柏志,何用擬風霜。 閑豫紫煙表,長歌出昊蒼。澄虛無色外,應見有緣鄉。 歲曜毗漢后,麗辰傅殷王。伊余非二仙,晦跡之九方。 亦見流俗子,觸眼致酸傷。略謠觀有念,寧曰盡矜章。

===
《代昇天行》
宋·鮑照
===家世宅關輔,勝帶宦王城。備聞《十帝》事,委曲兩都情。

倦見物興衰,驟睹俗屯平。翩翻若回掌,恍惚似朝榮。 窮途悔短計,晚志重長生。從師入遠嶽,結友事仙靈。 《五圖》發金記,《九籥》隱丹經。風餐委松柏,雲臥恣天行。 冠霞登綵閣,解玉飲椒庭。蹔遊越萬里,少別數千齡。 鳳臺無還駕,簫管有遺聲。何時與汝曹,啄腐共吞腥。

《白雲行》
前人
[编辑]

探靈喜解骨,測化善騰天。情高不戀俗,厭世樂尋仙。 鍊金宿明館,屑玉止瑤淵。鳳歌出林闕,龍駕戾蓬山。 凌崖采三露,攀鴻戲五煙。昭昭景臨霞,湯湯風媚泉。 命娥雙月際,要媛兩星間。飛虹眺卷河,汎霧弄輕絃。 笛聲謝《廣賓》,神道不復傳。一逐白雲去,千齡猶未旋。

《前緩聲歌》
孔甯子
[编辑]

供帳設元宮,眾仙胥流亞。炤熠二儀曠,雍容風雲暇。 北伐太行鼓,南整九嶷駕。笙歌興洛川,鳴簫起秦榭。 鈞天異三代,廣樂非《韶》《夏》。滿堂皆人靈,列筵必羽化。 烏可循日留,兔自延月夜。弱水時一濯,扶桑聊暫舍。 兆旬方履端,千齡永八蜡。

《游仙詩五首》
南齊·王融
[编辑]

桃李不奢年,桑榆多墓節。常恐秋蓬根,連翩因風雪, 習道遍槐追仙度瑤碣。綠帙啟真詞,《丹經》流妙說。 長河且已縈,曾山方可礪。

獻歲和風起,日出東南隅。鳳旍亂煙道,龍駕溢雲區。 結賞自員嶠,移讌乃方壺。金卮浮水翠,玉斝挹泉珠。 徒用霜露改,終然天地俱。

命駕瑤池隈,過息嬴女臺。長袖何靡靡,簫管清且哀。 璧門涼月舉,珠殿秋風迴。清鳥騖高羽,王母停玉杯。 舉手暫為別,千年將復來。

湘沅有蘭芷,汨吾欲南征。遺珮出長浦,舉袂望層城。 朱霞拂綺樹,白雲照金楹。五芝多秀色,八桂常冬榮。 弭節且夷與,參差聞鳳笙。

命駕隨所即,燭龍導輕鑣。沙澤振寒草,弱水駕冰潮。 遠翔馳聲響,流雪自飄颻。忽與若士遇,長舉入雲霄。 羅繹徒有睨,蟭螟已寥寥。

《遊仙詩》
袁豸
[编辑]

羽客宴瑤宮,旌蓋乍舒設。王子洛浦來,湘娥洞庭發。 長引逐清風,高歌送奔月。並馭排帝闥,連吹入天闕。 萬古一方春,千霜豈二髮。

《遊仙詩》
梁·武帝
[编辑]

水華究靈奧,陽精測神祕。具聞上仙訣,留丹未肯餌。 潛名遊柱史,隱跡居郎位。委曲鳳池日,分明柏寢事。 蕭史暫徘徊,待我升龍轡。

《昇仙篇》
簡文帝
[编辑]

少室堪求道,明光可學仙。丹繒碧林宇,綠玉《黃金篇》。 雲車了無轍,風馬詎須鞭。靈桃恆可餌,幾迴三千年。

《仙客》
同前
[编辑]

漆水豈難變,桐刀乍可揮。青書《長命籙》,紫水芙蓉衣。 高翔五嶽小,低望九河微。穿池聽龍長,叱石待羊歸。 酒闌時節久,桃生歲月稀。

《和竟陵王遊仙詩二首》
沈約
[编辑]

夭矯乘絳仙,螭衣方陸離。玉鑾隱雲霧,溶溶紛上馳。 瑤臺風不息,赤水正漣漪。崢嶸元圃上,聊攀瓊樹枝。

朝止閶闔宮,暮宴清都闕。騰蓋擁奔星,低鑾避行月。 《九疑》紛相從,虹旌乍升沒。青鳥去復還,高唐雲不歇。 若華有餘照,淹留且晞髮。

《擬郭弘農璞遊仙》
江淹
[编辑]

崦山多靈草,海濱饒奇石。偃蹇尋青雲,隱淪駐精魄。 道人讀《丹經》,方士錬玉液。朱霞入窗牖,曜靈照空隙。 傲睨摘木芝,陵波採水碧。眇然萬里遊,矯掌望煙客。 永得安期術,豈愁濛氾迫。

《擬阮公詩三首》
前人
[编辑]

飄飄恍惚中,是非安所之。大道常不驗,金火每如斯。 慷慨少淑貌,便娟多令辭。宿昔秉心誓,靈明將見期。 願從丹丘駕,長弄《華池》滋。

《若木出海》外,本自丹水陰。群帝共上下,鸞鳥相追尋。 千齡猶旦夕,萬世更浮沈。豈與異鄉士,瑜瑕論淺深。

《夏后乘兩龍》,高會在帝臺。榮光河雒出,白雲蒼梧來。 侍御多賢聖,升降有群才。四時有變化,盛明不徘徊。 高陽邈已遠,佇立誰語哉。

《雲山讚四首》并序
前人
[编辑]

壁上有雜畫,皆作山水好勢,仙者五六,雲氣生焉。悵然會意,題為《小讚》云:

《王子喬》
[编辑]

《子喬》好輕舉,不待鍊銀丹。控鶴去窈窕,學鳳對巑岏山無一春草,谷有千年蘭。雲衣不躑躅,龍駕何時還。

《陰長生》
[编辑]

陰君惜靈骨,珪璧詎為寶。日夜名山側,果得金丹道。 憂傷永不至,光顏如碧草。若渡西海時,致意「三青鳥。」

《白雲》
[编辑]

紫煙世不覿。赤鯉庖所捐。白雲亦海外。葐蒕起三山。 蕭瑟玉池上。容裔帝臺前。欲知《清都》裏。乘此乃登天。

《秦女》
[编辑]

青琴既曠世,綠珠亦絕群。猶不及秦女,十五乘綵雲。 璧質人不見,瓊光俗詎聞。願使洛靈往,為我道奇芬。

《東南射山》并序
王筠
[编辑]

阮籍《詠懷詩》曰:「東南有射山,汾水出其陽。」 言神仙之事。

還丹改容質,握髓駐流年。口含千里霧,掌流五色煙。 瓊漿汎金鼎,瑤池溉玉田。倏忽整龍駕,相遇鳳臺前。

《升天行》
劉孝勝
[编辑]

堯攀已徒說,湯捫亦妄陳。欲訪青雲侶,正遇丹丘人。 少翁俱仕漢,韓終苦入秦。汾陰觀化鼎,瀛洲宴羽人。 《廣成》參日月,方朔問星辰。驚祠伐楚樹,射藥戰江神。 閶闔皆曾倚,大年豈難親。趙簡猶聞樂,周儲固上賓。 秦皇多忌害,元朔少寬仁。終無良有以,非關德不鄰。

《告遊篇》
陶弘景
[编辑]

性靈昔既肇,緣業久相因。即化非冥滅,在理澹悲欣。 冠劍空衣影,鑣轡乃仙身。去此昭軒侶,結彼瀛臺賓。 儻能踵留轍,為子道元津。

《桓真人吟詩》
[编辑]

梁陶隱居先生謂弟子曰:「予夜夢神光滿室,彩雲連霄,有金甲神人謂予曰:『明日有異人來,汝當掃門待之』。」 日午,桓凱真人果至,披髮跣足,唱《詩》曰:

黃花生紫雲,日月周天輪。混混太虛中,不與眾生群。 崑崙十二峰,上帝朝萬巡。一日功行滿,升空謁元君。

《五仙授周子良詩》
[编辑]

《周氏冥通記》:「元人周子良,茅山陶隱居弟子,寓居丹陽,一夕五仙降於庭,各授一詩。」

《保命府丞樂道士授詩》
[编辑]

華景輝瓊林,清風散紫霄。仰攜高真士,凌空馭綠軺。 放彼朱霞館,造此塵中僚。有緣自然會,不待心翹翹。

《嵩高馮真人授詩》
[编辑]

明霞鬱紫蓋,景風飄羽輪。直造塵滓際,萬穢澆我身。 自非保仙子,安見今日人。過此未申歲,控景朝太真。 冥緣雖有契,執德故須勤。

《蕭閑張仙卿授詩》
[编辑]

寫我蕭閑館,遊彼塵喧際。騁景蓋飛霄,尋此人間契。 周生一何奇,能感元人轍。無使凌景幹,中隨嚴霜折。

《中嶽仙人洪先生授詩》
[编辑]

靈風扇紫霞,景雲散丹暉。八素不為迥,九垓何足巍。 志業雖有跡,習之亦成微。勗此今日事,《金闕》方共歸。

《華陽天司農玉童授詩》
[编辑]

懸臺凌紫漢,峻階登絳雲。華景飛形燭,七耀亦殊分。 寫此步塵穢,適彼超世君。勗哉二祀內,無令邪世門。 方為去來會,短辭何用紛。

《蘇耽歌》并序
[编辑]

蘇耽,桂陽人,少以至孝著稱。一日白母,「道果巳圓。」 升舉有日,母曰:「吾獨恃爾,爾去吾何依?」 耽乃留一櫃,封鑰甚固,若有所需,告之,如所願也。預為植橘鑿井,及郡人大疫,但食一橘葉,飲一泉水即愈。而後一鶴降郡屋,久而不去,郡僚子弟彈之,鶴乃舉足畫屋,若書字焉。其辭云:

鄉原一別重來,事非甲子,不記陵谷遷移。白骨蔽野 青山。舊時翹足,高屋下,見群兒。我是蘇仙彈我,何為, 翻身雲外,卻返吾居。

《神仙篇》
戴暠
[编辑]

「徒聞石為火,未見坂停丸。」暫數盈虛月,長隨晝夜瀾。 辭家試學道,逢師得姓韓。閬山金靜室,蓬丘銀露壇。 安平醞仙酒,渤海轉神丹。初飛喜退鳳,新學法乘鸞。 十芒生月腦,六焰起星肝。流瓊播疑俗,信玉類陽官。 元都宴晚集,紫府事朝看。謝手今為別,進憐此俗難。

《王子喬行》
高允生
[编辑]

仙化非常道,其義出自然。《王喬》誕神氣,白日忽升天。 晻曖御雲氣,飄颻乘長煙。寄想崆峒外,翱翔宇宙閒。 七月有佳期,控鶴崇崖巔。永與時人別,一去不復旋。

《詠得神仙》
陳陰鏗
[编辑]

羅浮銀是殿,瀛洲玉作堂。朝遊雲暫起,夕餌菊恆香。 聊持履成燕,戲以石為羊。洪崖與松子,乘羽就周王。

《神仙篇》
張正見
[编辑]

「瀛洲分渤澥,閬苑隔虹蜺。欲識三山路,須尋千仞溪。 石梁雲外立,蓬丘霧裏迷。年深毀丹竈學久棄青泥 葛水留,還杖天衢鳴去雞。六龍驤首起雲閣,萬里一 別何寥廓。元都府中駕青牛,紫蓋山中乘白鶴。潯陽 杏花終難朽,武陵桃花未曾落。已見玉女笑投壺,復 睹僊童欣六博。同甘玉文棗,俱飲流霞藥。鸞歌鳳舞集天台金闕銀宮相向開西王已令青鳥去東海還 馭赤虯來魏武還車逢漢女荊王因夢識陽臺鳳蓋 隨雲聊蔽日霓裳雜雨復乘雷神嶽吹笙遙謝手當 知福地有神才

《賦得山卦名》
前人
[编辑]

蓬萊遯羽客,巖穴轉蒙蘢。雲歸仙井暗,霧解石橋通。 影帶臨峰鶴,形隨雜雨風。尋師不失路,咸欲馭飛鴻。

《蕭史曲》
江總
[编辑]

《弄玉》秦家女,蕭史僊處童。來時兔月滿,去後鳳樓空。 密笑開還斂,浮聲咽更通。相期紅粉色,飛向紫煙中。

《莊周頌》
前人
[编辑]

玉潔蒙縣,蘭薰漆園。丹青可久,雅道斯存。夢中化蝶, 水外翔鯤。出俗靈府,師心玅門。垂竿自若,重聘忘言。 悠哉天地,共是籠樊。

《方諸曲》
謝燮
[编辑]

《望仙室》,《仰雲光》。繩河裏,扇月傍。井公能六著,玉女事 投壺。瓊醴和金液,還將天地俱。

《王子喬》
北魏·高允
[编辑]

《王少卿》,「王少卿,超升飛龍翔天庭。遺儀景雲漢,酬光 騖電逝,忽若浮。騎日月從列星,跨騰八廓踰杳冥。尋 元氣,出天門,窮覽有無究道根。」

《神仙》
北齊·顏之推
[编辑]

紅顏恃容色,青春矜盛年。自言曉書劍,不得學神僊。 風雲落時後,歲月度人前。鏡中不相識,捫心徒自憐。 願得金樓要,思逢《玉鈐》篇。九龍遊弱水,八鳳出飛煙。 朝遊採瓊實,夕宴酌膏泉。崢嶸下無地,列缺上陵天。 舉世聊一息,中州安足旋。

《輕舉篇》
北周·王褒
[编辑]

「天地能長久,神仙壽不窮。」白玉東華檢,方諸西嶽童。 俄瞻少海北,暫別扶桑東。俯觀雲似蓋,低望月如弓。 看棋城邑改,辭家墟巷空。流珠餘舊竈,種杏發新叢。 酒釀瀛洲玉,劍鑄昆吾銅。誰能攬六博,還當訪井公。

《奉和趙王遊仙》
庾信
[编辑]

藏山還採藥,有道得從師。京兆陳安世,成都李意期。 玉京傳相鶴,《太乙》授飛龜。白石香新芋,青泥美熟芝。 山精逢照鏡,樵客值圍棋。石紋如碎錦,藤苖似亂絲。 蓬萊在何處?《漢后》欲遙祠。

《仙山二首》
前人
[编辑]

金竈新和藥,銀臺舊聚神。相看但莫怯,先師應識人。

石軟如香飰,鉛銷似熟銀。蓬萊暫近別,海水遂成塵。

《步虛詞二首》
隋·煬帝
[编辑]

洞府凝元液,靈山體自然。俯臨滄海島,回出大羅天。 八行分寶樹,十丈散芳蓮。懸居燭日月,天步役風煙。 躡記書金簡,乘空誦《玉篇》。冠法二儀立,珮帶五星連。 瓊軒觶甘露,瑜井挹膏泉。南巢息雲馬,東海戲桑田。 回旗遊八極,飛輪入九元。高蹈虛無外,天地乃齊年。

總轡行無極,相推凌太虛。翠霞承鳳輦,碧霧翼龍輿。 輕舉金臺上,高會玉林墟。朝遊度圓海,夕宴下方諸。

《升天行》
盧思道
[编辑]

尋師得道訣,輕舉厭人群。玉山候王母,珠庭謁老君。 煎為返魂藥,刻作《長生》文。飛策乘流電,彫軒曳彩雲。 元洲望不極,赤野眺無垠。金樓旦𡾰嵼,玉樹曉氤氳。 擁琴遙可聽,吹笙遠詎聞。不學蜉蝣子,生死何紛紛。

《神仙篇》
前人
[编辑]

浮生厭危促,名岳共招攜。雲軒遊紫府,風駟上丹梯。 時見遼東鶴,屢聽淮南雞。玉英持作寶,瓊實採成蹊。 飛策揚輕電,懸旌耀彩霓。瑞銀光似燭,靈石髓如泥。 寥廓鸞山右,超越鳳洲西。一丸應五色,持此救人迷。

《神仙》
崔仲方
[编辑]

《崑丘》本難陟。軒臺不易朝。還往麟洲上。時聽鳳凰簫。 霞觀文犀簟。香林碧玉條。且學燒丹甑。何假摘靈桃。

《神仙篇》
魯范
[编辑]

王遠尋仙至,欒巴訪術迴。乘空向紫府,控鶴下蓬萊。 霜分白鹿駕,日映流霞杯。煎金丹未熟,醒酒藥初開。 乍應觀海變,誰肯畏年頹。

《昇天行》
釋慧淨
[编辑]

馭風過閬苑,控鶴下瀛洲。欲採三芝秀,先從千仞遊。 駕鳳吟虛管,乘槎泛淺流。頹齡一已駐,方驗大椿秋。

《懷仙引》
唐·盧照鄰
[编辑]

「若有人兮山之曲,駕青虯兮乘白鹿。」往從之遊願心 足,披磵戶,訪巖軒。石瀨潺湲橫石徑,松蘿羃䍥掩松 門。下空濛而無鳥,上巉巖而有猨。懷飛閣,度飛梁。休 余馬于幽谷,掛余冠于夕陽。曲復曲兮煙莊邃,行復 行兮天路長。修途杳其未半,飛雨忽以茫茫。《山坱軋》, 磴連褰,攀石壁而無據,泝泥溪而不前。向無情之白 日,竊有恨於皇天。迴行遵故道,通川遍流潦。迴首望 群峰,白雲正溶溶。珠為闕兮玉為樓,青雲蓋兮紫霜 裘。天長地久時相憶,千齡萬代一來遊。

===
《贈學仙者》
王績
===採藥層城遠,尋師海路賒。玉壺橫日月,金闕斷煙霞。

仙人何處在,道士未還家。誰知彭澤意,更覓步兵邪。 春釀煎松葉,秋盃浸菊花。相逢寧可醉,定不學丹砂。

《遊仙四首》
前人
[编辑]

暫出東陂路,過訪北巖前。蔡經新學道,王烈舊成仙。 駕鶴來無日,乘龍去幾年。三山銀作地,八洞玉為天。 金精飛欲盡,石髓溜應堅。自悲生世促,無暇待桑田。

上月芝闌徑,中巖紫翠房。金壺新煉乳,玉釜始煎香。 六局黃公術,三門赤帝方。吹沙聊作鳥,動石試為羊。 緱氏還程促,瀛洲會日長。誰知北巖下,延首詠《霓裳》。

「結衣尋野路,負杖入山門。」道士言無宅,仙人更有村。 斜溪橫桂渚,小徑入桃源。玉床塵稍冷,金爐火尚溫。 心疑遊北極,望似陟西崑。逆愁歸舊里,蕭條訪子孫。

《真經》知那是,仙骨定何為。許邁心長切,嵇康命似奇。 桑疏金闕迥,苔重石梁危。照水然犀角,遊仙費虎皮。 鴨桃聞已種,龍竹未經騎。為向天仙道,棲遑君詎知。

《忽夢遊仙》
王勃
[编辑]

僕本江上客,牽跡在方內。寤寐霄漢間,居然百靈對。 翕爾登霞首,依然躡雲背。電策驅龍光,煙途儼鸞態。 乘月披金帔,連星解瓊珮。浮識俄易歸,真遊眇難再。 寥廓沈遐想,周遑奉遺誨。流俗非我鄉,何當釋塵昧。

《感遇詩二首》
陳子昂
[编辑]

市人矜巧智,於道重童蒙。傾奪相夸侈,不知身所終。 曷見「元真子,觀世玉壺中。窅然遺天地,乘化入無窮。」

吾觀龍變化,乃知至陽精。石林何冥密,幽洞無留行。 古之得僊道,信與元化并。元感非象識,誰能測淪冥。 世人拘目見,酣酒笑《丹經》。崑有瑤樹,安得采其英。

《嵩嶽聞笙》
劉庭芝
[编辑]

月出嵩山東,月明山益空。山人愛清景,散髮臥秋風。 風止夜何清,獨夜草蟲鳴。僊人不可見,乘月近吹笙。 絳脣吸靈氣,玉指調《真聲》。《真聲》是何曲?三山鸞鶴情。 昔去落塵俗,願言聞此曲。今來臥嵩岑,何幸承幽音。 神仙樂吾事,笙歌銘夙心。

《奉和聖製經河上公廟應制》
張說
[编辑]

河上無名老,知非漢代人。先探道德要,留待聖明晨。 元妙為天下,清虛用谷神。化將和氣一,風與太初鄰。 靈廟觀遺像,仙歌入《至真》。皇心齊萬物,何處不同塵。

《河上歌》
王昌齡
[编辑]

河上老人坐古槎,合丹只用青蓮花。至今八十如四 十,口道「滄溟是我家。」

《元元皇帝應見賀聖祚無疆》
殷寅
[编辑]

應曆生周日,修祠表漢年。復茲秦嶺上,更似霍山前。 昔贊神功啟,今符聖祚延。已題金簡字,仍訪玉堂仙。 睿祖光元始,曾孫體又元。言因六夢接,慶葉九齡傳。 北闕心超矣,南山壽固然。無由同拜慶,竊忭賀陶甄。

《留詩三首》
葉法善
[编辑]

昔在禹餘天,還依《太上》家。忝以掌仙籙,去來乘煙霞。 暫下宛利城,渺然思金華。自此非久住,雲上登香車。

適向人間世,時復濟蒼生。度人初行滿,輔國亦功成。 但念清微樂,誰忻下界榮。門人好住此,翛然雲上征。

退僊時此地,去俗久為榮。今日登雲天,歸真遊上清。 泥丸空示世,騰舉不為名。為報學仙者,知余朝玉京。

《題登真洞》
張果
[编辑]

修成金骨鍊歸真,洞鎖遺蹤不計春。野草謾隨青嶺 秀,閑花長對白雲新。風搖翠篠敲寒玉,水激丹砂走 素鱗。自是神仙多變異,肯教蹤跡掩紅塵。

《遺簡詩二首》
趙惠宗
[编辑]

生我於虛,置我於無。至精為神,元氣為軀。散陽為明, 合陰為符。形為灰土,神為仙居。眾垢將畢,萬事永除。

吾駕時馬,日月為衡。洞耀九霄,上謁天帝。明明我眾, 及我門人。偽道養形,真道養神。懋哉懋哉,餘無所陳。

《奉和聖製經河上公廟》
張九齡
[编辑]

昔者河邊叟,誰知隱與仙。姓名終不識,章句此空傳。 跡為坐忘晦,言猶強著詮。精靈竟何所,祠宇獨依然。 道在紆宸睠,風行動睿篇。從茲化天下,清淨復何先。

《謁張果先生》
李頎
[编辑]

「先生谷神者,甲子焉能計。自說軒轅師,于今幾千歲。 寓遊城郭裏,浪跡希夷際。應物雲無心,逢時舟不繫。 餐霞斷火粒,野服兼荷製。白雪淨肌膚,青松養身世。 韜精殊豹隱,鍊骨同蟬蛻。忽去不知誰,偶來寧有契。 二儀齊壽考,六合隨休憩。彭聃猶嬰孩,松期且微細。 嘗聞穆天子,更憶漢皇帝。親屈萬乘尊,將窮四海裔。」 車徒遍草木,錦帛招談說。八駿空往還,三山轉虧蔽。 吾君感至德,元老欣來詣。受籙金殿開,清齋玉堂閉笙歌迎拜首,羽帳崇嚴衛。禁柳垂香爐,宮花拂仙袂。 祈年寶祚廣,致福蒼生惠。何必待龍髯,鼎成方取濟。

《王母歌》
前人
[编辑]

「漢皇齋戒承華殿,端拱須臾王母見。霓旌照耀麒麟 車,羽蓋淋漓孔雀扇。手指交梨遣帝食,可以長生臨 㝢縣。頭上復戴九星冠,總領玉童坐南面。欲聞要言 今告汝,帝乃焚香請此語。若能鍊魄去三尸,後當見 我天皇所。顧謂侍女董雙成,酒闌可奏《雲和笙》。紅霞 白日儼不動,七龍五鳳紛相迎。惜哉志驕神不悅,歎」 息馬蹄與車轍。複道歌鐘杳將暮,深宮桃李飛成雪。 為看青玉五枝燈,蟠螭吐火光欲絕。

《奉和聖製經河上公廟》
蘇頲
[编辑]

「河流無日夜,河上有神仙。」輦路常經此,壇場即宛然。 下疑成洞穴,高若在空煙。善物遺方外,和光繞道邊。 事因周史得,言向漢皇傳。喜屬膺期聖,邦家業又元。

《遊仙二十四首》
吳筠
[编辑]

啟冊觀往載,搖懷考今情。終古已寂寂,舉世何營營。 悟彼眾仙妙,超然含至精。凝神契沖元,化服凌太清。 心同宇宙廣,體合雲霞輕。翔風吹羽蓋,慶霄拂霓旌。 龍駕朝紫微,後天保令名。豈如寰中士,軒冕矜蹔榮。

鸞鳳棲瑤林,鵬鶚集平楚。飲啄本殊好,翱翔終異所。 吾方遺諠囂,立節慕高舉。解茲區中戀,結彼霄外侶。 誰謂天路遐,感通自無阻。

愍俗從遷謝,尋仙去淪沒。三元有真人,與我生道骨。 凌晨吸丹景,入夜飲黃月。百關彌調暢,方寸益清越。 棲神合虛無,洞覽周恍惚。不覺隨玉皇,焚香詣金闕。

西龜初定錄,《東華》已校名。三官無譴謫,七祖升雲軿。 體妙塵累隔,心微元化并。一朝出天地,億載猶童嬰。 使我齊浩劫,蕭蕭宴玉清。

怡神在靈府,皎皎含清澄。仙《經》不吾欺,輕舉信有徵。 疇昔希道念,而今果天矜。豈非陰功著,乃致白日升。 焉用過洞府,吾其越朱陵。

高真誠寥邈,道合不我遺。孰謂《姑射》遠,神人可同嬉。 結駕從之遊,飄飄出天垂。不理人自化,神凝物無疵。 因知至精感,足以和四時。

碧海廣無際,三山高不極。金臺羅中天,羽客恣遊息。 霞液朝可飲,虹芝晚堪食。嘯歌自忘心,騰舉寧假翼。 保壽同三光,安能紀千億。

將過太帝宮,蹔詣扶桑處。真童已相迓,為我清宿霧。 海若寧洪濤,羲和止奔馭。五雲結層閣,八景動飛輿。 青霞正可挹,丹椹時一遇。留我宴玉堂,歸軒不令遽。

欲超洞陽界,試鑒丹極表。赤帝躍火龍,炎官控朱鳥。 導我升絳府,長驅出天杪。陽靈赫重暉,四達何皎皎。 為爾流飄風,群生遂無夭。

予因詣金母,飛蓋超西極。遂入素中天,停輪太濛側。 若華拂流影,不使白日匿。傾曦復亭午,六合無暝色。 道化隨感遷,此理誰能測。

九龍何蜿蜿,載我升雲綱。臨睨懷舊國,風塵混蒼茫。 依依遠人寰,去去邇帝鄉。上超星辰紀,下視日月光。 倏已過太微,天居煥煌煌。

停驂太儀側,整服金闕前。肅肅承上帝,鏘鏘會群仙。 鴻鑪發靈香,《廣廡》張鈞天。玉醴洽中座,霞膏充四筵。 良期無終極,俛仰移億年。

峻朗妙門闢,澄微真鑒通。瓊林九霞上,金閣三天中。 飛虯躍慶雲,翔鶴摶靈風。鬱彼玉京會,仙期六合同。

予昇至陽元,欲憇明霞館。飄飄瓊輪舉,曄曄金景散。 結虛成萬有,高妙咸可翫。玉山鬱嵯峨,琅海杳無岸。 蹔賞過千椿,遐齡誰復算。

招攜紫陽友,合宴玉清臺。排景羽衣振,浮空雲駕來。 靈旛七曜動,瓊障九光開。鳳舞龍璈奏,虯軒殊未迴。

高升紫極上,宴此元都岑。玉藻散奇香,瓊柯流雅音。 靈風生太漠,習習吹人襟。體混希微廣,神凝空洞深。 蕭然宇宙外,自得乾坤心。

晨登千仞嶺,俯瞰四人居。原野間城邑,山河分里閭。 眇彼埃塵中,爭奔聲利途。百齡寵辱盡,萬事皆為虛自昔無成功,安能與爾俱。將期駕雲景,超跡升天衢。

骨鍊體彌清,鑒明塵已絕。恬夷宇宙泰,煥朗天光徹。 羽服參煙霄,童顏皎冰雪。隱《符》千魔駭,鳴玉萬帝悅。 遂使區宇中,祅氣永淪滅。

朝逾弱水北,夕憩鍾山頂。顓頊清元宮,《禺強》掃幽境。 燭龍發神曜,陰野彌煥炳。道達三氣和,驅除六天靜。 玉樓互相暉,煙客何秀穎。一舉流霞津,千年在俄頃。

揚蓋造辰極,乘煙遊閬風。上元降玉闥,王母開琳宮。 天人何濟濟,高會碧堂中。列侍奏雲歌,真音滿太空。 千年紫柰熟,四劫靈瓜豐。斯樂異荒讌,陶陶殊未終。

整駕辭五嶽,排煙凌九霄。紛然太虛中,羽斾更相招。 且盼蓬壺近,誰言崑閬遙。悠悠竟安適,仰赴三天朝。

予招三清友,迥出九天上。撓挑絕漠中,差池遙相望。 大空含常明,八外無隱障。鸞鳳有逸翮,泠然恣飄颺。 寥寥惟元虛,至樂在神王。

縱身太霞上,眇眇虛中浮。八威先啟行,五老同我遊。 靈景何灼灼,祥風正寥寥。嘯歌振長空,逸響清且柔。 遨嬉無跡賞,顧盼皆真儔。不疾而自速,萬天俄巳周。

《返視》太初先,與道冥至一。空洞凝真精,乃為虛中實。 變通有常性,合散無定質。不行迅飛電,隱曜光白日。 元棲忘元深,無得固無失。

《混元皇帝》
前人
[编辑]

元元九仙主,道冠三氣初。應物方佐命,棲真亦歸居。 貽篇訓終古,駕景還太虛。《孔父》歎猶龍,誰能知所如。

《廣成子》
前人
[编辑]

《廣成》臥雲岫,緬邈逾千齡。軒轅來順風,問道修神形。 至言發元理,告以從杳冥。三光入無窮,寂默返太寧。

《許由》
前人
[编辑]

《大名》賢所尚,寶位聖所珍。皎皎許仲武,遺之若纖塵。 棄瓢箕山下,洗耳潁水濱。物外兩寂寞,獨與元冥均。

《巢父》
前人
[编辑]

《巢父》志何遠,潛精人莫知。恥聞讓王事,飲犢方見移。 不欲散大朴,焉能為堯師。鍊真自輕舉,浮世何足遺。

《南華真人》
前人
[编辑]

南華源道宗,元遠故不測。動與造化遊,靜合太和息。 放曠生死外,逍遙神明域。況乃資九丹,輕舉歸太極。

《沖虛真人》
前人
[编辑]

沖虛冥至理,體道自元通。不受子陽祿,但飲《壺丘》宗。 泠然竟何依,撓挑遊太空。未知風乘我,為是我乘風。

《洞靈真人》
前人
[编辑]

《亢倉》致虛極,潛跡依遠岫。智去愚獨留,日虧歲方就。 鄉人謀尸祝,不欲聞俎豆。尚賢非至理,堯舜固為陋。

《通元真人》
前人
[编辑]

通元貴陰德,利物非市朝。悠然大江上,散髮揮輕橈。 巳陳緇帷說,復表《滄浪謠》。滅跡竟何往,遺文獨昭昭。

《文始真人》
前人
[编辑]

文始通道源,含光隱關吏。遙欣紫氣浮,果驗真人至。 《元誥》已云錫,世榮何足累。高步三清境,超登九仙位。

《楚狂接輿夫妻》
前人
[编辑]

接輿耽沖元,伉儷亦真逸。傲然辭徵聘,耕績代祿秩。 《鳳歌》誡文宣,龍德遂隱密。一遊峨嵋上,千載保靈術。

《壺丘子》
前人
[编辑]

《壺丘》道為量,《元虛》固難知。《季咸》曜淺術,禦寇初深疑。 至人忘禍福,感變靡定期。《太沖》杳無朕,元化誰能知。

《河上公》
前人
[编辑]

邈邈河上叟,無名契虛沖。《靈關》暢元旨,萬乘趨道風。 寵辱不可累,飄然在雲空。獨與造化友,誰能測無窮。

《東方曼倩》
前人
[编辑]

東方稟《易》象,翫世隱廊廟。棲心抱清微,混跡祕光耀。 元覽寄數術,納規在談笑。賣藥五湖中,還從九仙妙。

《司馬季主》
前人
[编辑]

季主超常倫,沈跡寄卜筮。宋賈二大夫,停車試觀藝。 高談哂朝列,洪辯不可際。終秉鸞鳳心,翛然已遐逝。

《孫公和》
前人
[编辑]

孫登好淳古,卉服從穴居。彈琴合天和,讀《易》見象初。 終日無慍色,恬然在元虛。貽言誡叔夜,超跡安所如。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