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6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六十六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六十六卷目錄

 神仙部藝文七

  懷仙歌          唐李白

  玉真仙人詞         前人

  上元夫人          前人

  來日大難          前人

  古風六首          前人

  感興            前人

  飛龍引二首         前人

  芳樹            前人

  王子喬          宋之問

  少室山韋鍊師昇僊歌    皇甫冉

  仙谷遇毛女意知是秦宮人   常建

  古意            前人

  行路難          孟雲卿

  樵歌呈鄭錫司空文明     李端

  學僊二首         韋應物

  萼綠華歌          前人

  王母歌           前人

  馬明生遇神女歌       前人

  遊仙            劉復

  入華山訪隱者經仙人石壇   李益

  長恨歌          白居易

  夢仙            前人

  送毛仙翁          前人

  贈毛仙翁         沈傳師

  贈毛仙翁          李紳

  會仙歌           鮑溶

  懷仙二首          前人

  謝自然詩          韓愈

  讀東方朔雜事        前人

  列仙詩四首         孟郊

  遊仙            賈島

  仙客歸鄉詞二首      施肩吾

  贈凌仙姥          前人

  仙女詞           前人

  仙翁詞           前人

  步虛詞二首        劉禹錫

  遇蓮葉二客詩        欒清

  言志            韓湘

  答從叔愈          前人

  贈樊夫人詩         裴航

  求仙行           王建

  天上謠           李賀

  夢天            前人

  神仙曲           前人

  贈毛仙翁          崔郾

  贈毛仙翁         崔元略

  謝真人仙駕過舊山     夏方慶

  謝真人仙駕過舊山     范傳正

  瑤池           李商隱

  東還            前人

  獻鄭思遠施真人二仙     呂巖

  送鍾離雲房赴天池會     前人

  贈人二首          前人

  七言四十三首        前人

  贈曹先生          前人

神異典第二百六十六卷

神仙部藝文七[编辑]

《懷僊歌》
唐·李白
[编辑]

一鶴東飛過滄海,放心散漫知何在。僊人浩歌望我 來,應攀玉樹長相待。堯舜之事不足驚,自餘囂囂直 可輕。巨鼇莫戴三山去,我欲蓬萊頂上行。

《玉真仙人詞》
前人
[编辑]

玉真之僊人,「時往太華峰。清晨鳴天鼓,飆欻騰雙龍。 弄電不輟手,行雲本無蹤。幾時入少室,王母應相逢。」

《上元夫人》
前人
[编辑]

上元誰夫人,偏得王母嬌。嵯峨三角髻,餘髮散垂腰。 裘披青毛錦,身著赤霜袍。手提嬴女兒,閑與鳳吹簫。 眉語兩自笑,忽然隨風飄。

《來日大難》
前人
[编辑]

「來日一身,㩦糧負薪。道長食盡,苦口焦脣。今日醉飽, 樂過千春。僊人相存,誘我遠學。海凌三山,陸憇五嶽。 乘龍天飛,目瞻兩角。授以神藥,金丹滿握。蟪蛄蒙恩, 深愧短促。思填東海,強御一木。道重天地,軒師廣成蟬翼九五,以求長生。」下士大笑,如蒼蠅聲。

《古風六首》
前人
[编辑]

鳳飛九千仞,五章備綵珍。御書且虛歸,空入周與秦。 橫絕歷四海,所居未得鄰。吾營紫河車,千載落風塵。 藥物祕海嶽,採鉛清溪濱。時登大樓山,舉手望僊真。 羽駕滅去影,飆車絕迴輪。尚恐丹液遲,志願不及申。 徒霜鏡中髮,羞彼鶴上人。桃李何處開,此花非我春。 唯應清都境,長與韓眾親。

太白何蒼蒼,星辰上森列。去天三百里,邈爾與世絕。 中有綠髮翁,披雲臥松雪。不笑亦不語,冥棲在巖穴。 我來逢真人,長跪問寶訣。粲然忽自哂,授以《鍊藥說》。 銘骨傳其語,竦身已電滅。仰望不可及,愴然五情熱。 吾將營丹砂,永與世人別。

五鶴西北來,飛飛凌太清。僊人綠雲上,自道《安期》名。 兩兩白玉童,雙吹紫鸞笙。去影忽不見,迴風送天聲。 舉首遠望之,飄然若流星。願餐金光草,壽與天齊傾。

朝弄紫泥海,夕披丹霞裳。揮手折若木,拂此西日光。 雲舉遊八極,玉顏已千霜。飄飄入無倪,稽首祈上皇。 呼我遊《太素》,玉杯賜瓊漿。一餐歷萬歲,何用還故鄉。 永隨長風去,天外恣飄揚。

世道日交喪,澆風散淳源。不採芳桂枝,反棲惡木根。 所以桃李樹,吐花竟不言。大運有興沒,群動爭飛奔。 歸來《廣成》子,去入無窮門。

周穆八荒意,漢皇萬乘尊。淫樂心不極,雄豪安足論。 西海宴王母,北宮邀上元。瑤水聞遺歌,玉杯竟空言。 靈跡成蔓草,徒悲千載魂。

《感興》
前人
[编辑]

《十五遊神仙》,仙遊未曾歇。吹笙吟松風,汎瑟窺海月。 西山玉童子,使我煉金骨。欲逐黃鶴飛,相呼向蓬闕。

《飛龍引二首》
前人
[编辑]

黃帝鑄鼎於荊山,鍊丹砂。丹砂成黃金,騎龍飛上太 清家,雲愁海思令人嗟。宮中彩女顏如花,飄然揮手 凌紫霞,從風縱體登鑾車。「登鑾車,侍軒轅。遨遊青天 中,其樂不可言。」

鼎湖流水清且閑,軒轅去時有弓劍。古人傳道留其 間。後宮嬋娟多花顏。乘鸞飛煙亦不還,騎龍攀天造 天關。造天關,聞天語,長雲河車載玉女。載玉女,過紫 皇,紫皇乃賜白兔所擣之藥方,後天而老凋三光。下 視瑤池見王母,蛾眉蕭颯如秋霜。

《芳樹》
前人
[编辑]

《我思仙人》,乃在碧海之東隅。海寒多天風,白波連山 倒蓬壺。長鯨噴湧不可涉,撫心茫茫淚如珠。西來青 鳥東飛去,願寄一書謝麻姑。

《王子喬》
宋·之問
[编辑]

《王子喬》,愛神仙,七月七日上賓天。白虎搖瑟鳳吹笙, 乘騎雲氣吸日精。「吸日精,長不歸,遺廟今在而人非。 空望山頭草,草露濕君衣。」

《少室山韋鍊師昇僊歌》
皇甫冉
[编辑]

紅霞紫氣晝氤氳,絳節青幢迎少君。忽從林下昇天 去,空使時人禮《白雲》。

《仙谷遇毛女意知是秦宮人》
常建
[编辑]

《谿口》水石淺,泠泠明藥叢。入谿雙峰峻,松栝疏幽風。 垂嶺枝嫋嫋,翳泉花濛濛。夤緣霽人目,路盡心彌通。 盤石橫陽崖,前臨殊未窮。回潭清雲影,瀰漫長天空。 水邊一神女,千歲為玉童。羽毛經漢代,珠翠逃秦宮。 目覿神已寓,鶴飛言未終。祈君青雲祕,願謁黃僊翁。 常以耕玉田,龍鳴西頂中。金梯與天接,幾日來相逢。

《古意》
前人
[编辑]

井底玉冰洞地明,琥珀轆轤青絲索。僊人騎鳳披朝 霞,挽上銀瓶照天閣。黃金作身雙飛龍,口御明月噴 芙蓉。一時渡海望不見,曉上青樓十二重。

《行路難》
孟雲卿
[编辑]

君不見,高山萬仞連蒼旻,天長地久成埃塵。君不見 長松百尺多勁節,狂風暴雨終摧折。古今何世無聖 賢,吾愛伯陽真乃天。金堂玉闕朝群僊,拍手東海成 桑田。海中之水慎勿枯,烏鳶啄蚌傷明珠。《行路難》,艱 險莫踟躕。

《樵歌呈鄭錫司空文明》
李端
[编辑]

「昨宵夢到亡何鄉,忽見一人山之陽。」高冠長劍立石 室,鬚眉颯爽瞳子方。胡麻作飯璚作漿,素書一帙在 柏床。啖我還丹拍我背,令我延年在人代。乃書數字 與我持,小兒歸去須讀之。覺來知是虛無事,山中雪 平雲覆地。東嶺啼猿三四聲,捲簾一望心堪碎。蓬萊 有梯不可躡,向海回頭仍淚睫。且聞童子是蒼蠅,誰

謂《莊生》異蝴蝶。學僊去來辭故人,長安道路多風塵
考證.svg

《學僊二首》
韋應物
[编辑]

昔有道士求神仙,靈真下試心確然。千斤巨石一髮 懸,臥之石下十三年。存道忘身一試過,名奏《玉皇》乃 升天。雲氣冉冉漸不見,留語弟子但精堅。

《石上》鑿井欲到水,惰心一起中路止。豈不見「古來三 人俱弟兄,結茅深山讀《僊經》。上有青冥倚天之絕壁, 下有颼飀萬壑之松聲。僊人變化為白鹿,二弟翫之 兄誦讀。讀多七過可乞言,為子心精得神僊。可憐二 弟仰天泣,一失毫釐千萬年。」

《萼綠華歌》
前人
[编辑]

有一人兮昇紫霞,書名玉牒兮萼綠華。仙容矯矯兮 雜瑤珮,輕衣重重兮蒙絳紗。雲雨愁思兮望淮海,鼓 吹蕭條兮駕龍車。世淫濁兮不可降,胡不來兮玉斧 家。

《王母歌》一作玉女歌
前人
[编辑]

《眾仙翼》,神母羽蓋隨雲起。上遊元極杳冥中,下看東 海一盃水。海畔種桃經幾時,千年開花千年子。玉顏 眇眇何處尋,世上茫茫人自死。

《馬明生遇神女歌》
前人
[编辑]

「學仙貴功亦貴精,神女變化感馬生。石壁千尋啟雙 檢,中有玉床鋪玉簟。立之一隅不與言,玉體安隱三 日眠。馬生一立心轉堅,知其丹白蒙哀憐。安期先生 來起居,請示金鐺玉佩天皇書。神女呵責不合見,仙 子謝過手足戰。大瓜元棗冷如冰,海上摘來朝霞凝。 賜僊復坐對食訖,頷之使去隨煙升。乃言馬生合不」 死,少姑教敕令付爾。安期再拜將生出,一授素書天 地畢。

《遊仙》
劉復
[编辑]

稅駕倚扶桑,逍遙望九州。二老佐軒轅,移戈戮蚩尤。 功成棄之去,乘龍上天遊。天上見玉皇,壽與天地休。 俯視崑崙宮,五城十二樓。王母何窈眇,玉質清且柔。 揚袂折瓊枝,寄我天東頭。相思千萬歲,大運浩悠悠。 安用知吾道,日月不能周。寄音青鳥翼,謝爾碧海流。

《入華山訪隱者經仙人石壇》
李益
[编辑]

「三考四嶽下,官曹少休沐。久負青山諾,今還獲所欲。 嘗聞玉清洞,金簡受元籙。夙駕昇天行,雲霞恣遊宿。 平明矯輕策,捫石入空曲。僊人占石壇,苔遶青瑤局。 陽桂凌煙紫,陰蘿冒水綠。隔世聞丹經,懸泉注明玉。 前驚羽人會,白日天居肅。問我將致辭,笑之自相目。 竦身雲遂起,仰見雙白鵠。墮其一紙書,文字類鳥足。 視之了不識,三返又三復。歸來問方士,舉世莫解讀。 何必若蜉蝣,然後為跼促。」鄙哉宦遊子,身志俱降辱。 再往不及期,勞歌叩山木。

《長恨歌》
白居易
[编辑]

前進士陳鴻撰《長恨傳》曰:「開元中,泰階平,四海無事,明皇在位久,倦於旰食宵衣。政無大小,始委於右丞相,深居遊宴,以聲色自娛。先是,元獻皇后、武淑妃皆有寵,相次即世,宮中雖良家子千數,無悅目者,上心忽忽不樂。時每歲十月,駕幸華清宮,內外命婦,熠燿景從,浴日餘波,賜以湯沐,春風靈液,澹蕩其間,上心」 油然若有顧遇,左右前後,粉色如土。詔高力士潛搜外宮,得弘農楊元琰女於壽邸。既笄矣,鬢髮膩理,纖穠中度,舉止閑冶,如漢武帝李夫人。別疏湯泉,詔賜澡瑩。既出水,體弱力微,若不任羅綺,光彩煥發,轉動照人。上甚悅。進見之日,奏《霓裳羽衣曲》以導之。定情之夕,授金釵鈿合以固之,又命戴步「搖垂金璫。」 明年冊為貴妃,半后服用。由是冶其容,敏其詞,婉孌萬態,以中上意,上益嬖焉。時省風九州,泥金五嶽,驪山雪夜上陽春。朝與上行同輦,止同室,宴專席,寢專房。雖有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妻,暨後宮才人,樂府伎女,使天子無顧盼意。自是六宮無復進幸者,非徒殊體尤態致是。蓋才智明慧,善巧便佞,先意希旨,有不可形容者。叔父昆弟,皆列在清貫,爵為通侯,姊妹封國夫人,富埒王室,車服邸第,與大長公主侔,而恩澤勢力,則又過之。出入禁門,不問京師長吏為側目。故當時謠詠有云:「生女勿悲酸,生兒勿喜歡。」 又曰:「男不封侯女作妃,看女卻為門上楣。」 其人心羨慕如此。天寶末,兄國忠盜丞相位,愚弄國柄。及安祿山引兵向闕,以討楊氏為辭,潼關不守,翠華南幸,出咸陽道,次馬嵬亭,六軍裴回,持戟不進。從官郎吏伏上馬前,請誅國忠以謝天下。國忠奉氂纓盤水,死於道周,左右之意未快。上問之,當時敢言者請以貴妃塞天下怒。上知不免,而不忍見其死,反袂掩面,使牽之而去。倉皇展轉,竟就絕於尺組之下。既而明皇狩成都,肅宗受禪靈武,明年大兇歸元,大駕還都,尊明皇為太上皇,就養南宮,遷於西內。時移事去,樂盡悲來。每至春之日,冬之夜,池蓮夏開,宮槐秋落,梨園弟子,玉琯發音,聞《霓裳羽衣》一聲,則天顏不怡,左右歔欷,三載一。

意其念不衰,求之魂夢,杳不能得。適有道士自蜀來,知上皇心念楊妃如是,自言有李少君之術。明皇大喜,命致其神。方士乃竭其術以索之,不至。又能遊神馭氣,出天界,沒地府,以求之,不見。又旁求四虛上下,東極大海,跨蓬壺,見最高仙山,上多樓闕。西廂下有洞戶,東向,闔其門,署曰「玉妃太真院。」 方士抽簪扣扉,有雙童女出應門。方士造次,未及言,而雙鬟復入。俄有碧衣侍女又至,詰其所從,方士因稱唐天子使者,且致其命。碧衣云:「玉妃方寢,請少待之。」 於時雲海沈沈,洞天日晚,瓊戶重闔,悄然無聲。方士屏息斂足,拱手門下。久之而碧衣延入,且曰:「玉妃出。」 見一人冠金蓮,披紫綃,佩紅玉,曳鳳舄,左右侍者七八人,揖方士,問皇帝安否,次問天寶十四年已還事。言訖,憫默指碧衣取金釵鈿合,各析其半,授使者曰:「為謝太上皇,謹獻是物,尋舊好也。」 方士受辭,與信將行,色有不足,玉妃固徵其意,復前跪致詞,請當時一事不為他人聞者,驗於太上皇,不然,恐鈿合金釵,負新垣平之詐也。玉妃茫然退立,若有所思。徐而言之曰:「昔天寶十載,侍輦避暑驪山宮。秋七月,牽牛織女相見之夕。秦人風俗,是夜張錦繡,陳飲食,樹瓜果,焚香於庭,號為乞巧,宮掖間尤尚之。夜殆半,休,侍衛于東西廂,獨侍上。上憑肩而立,因仰天感牛女事,密相誓心,願世世為夫婦。言畢,執手各嗚咽,此獨君王知之耳。」 因自悲曰:「由此一念,又不得居此,復墮下界,且結後緣,或為天,或為人,決再相見,好合如舊。」 因言:「太上皇亦不久人間,幸唯自安,無自苦耳。」 使者還奏太上皇,皇心震悼,日日不豫。其年夏四月,南宮晏駕。元和元年冬十二月,太原白樂天自校書郎尉於盩,厔鴻與瑯琊王質夫家於是邑,暇日相攜遊僊遊寺,話及此事,相與感歎。質夫舉酒於樂天前曰:「夫希代之事,非遇出世之才潤色之,則與時消沒,不聞於世。樂天深於詩,多於情者也。試為歌之如何?」 樂天因為《長恨歌》,意者不但感其事,亦欲懲尤物,窒亂階,垂於將來也。歌既成,使鴻傳焉。世所不聞者,予非開元遺民不得知。世所知者,有《明皇本紀》在,今但傳《長恨歌》云爾。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未得。楊家有女初長 成,養在深閨人未識。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 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春寒賜浴 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 承恩澤時。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 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承歡侍宴無閑暇。春」 從春遊夜轉夜。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 土,可憐光彩生門戶。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 生女。驪宮高處入青雲,僊樂風飄處處聞。緩歌慢舞 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 裳》《羽衣》曲。九重城闕煙塵生,于乘萬「騎西南行。翠華 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餘里。六軍不發無奈何,宛 轉蛾眉馬前死。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黃埃散漫風蕭 索,雲棧縈紆登劍閣。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 色薄。蜀江水碧蜀山清,聖主朝朝暮暮情。行宮見月 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天旋日轉迴龍馭,到此躊 躇不能去。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君臣 相顧盡霑衣,東望都門信馬歸。歸來池苑皆依舊,太 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夜,秋雨梧桐葉落時。西宮南苑多秋 草,落葉滿階紅不掃。梨園子弟白髮新,椒房阿監青 娥老。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遲遲鐘鼓 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 寒誰與共。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臨卭 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為感君王展轉思,遂 教方士殷勤覓。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忽聞海上有僊 山,山在虛無縹緲間。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 僊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金闕西廂 叩玉扄,轉教小玉報雙成。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 裡夢魂驚。攬衣推枕起裴回,珠箔銀屏迤邐開。雲鬢 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風吹僊袂飄颺舉,猶 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莫淚欄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昭陽殿裡恩愛 絕,蓬萊宮中日月長。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 塵霧。唯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釵留一股 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 間會相見。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七月 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 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夢仙》
前人
[编辑]

「人有夢仙者,夢身升上清。坐乘一白鶴,前引雙紅旌
考證.svg
羽衣忽飄飄,玉鸞俄錚錚。半空直下視,人世塵冥冥。

漸失鄉國處,纔分山水形。東海一片白,列嶽五點青。 須臾群仙來,相引朝玉京。安期羨門輩,列侍如公卿。 仰謁玉皇帝,稽首前致誠。帝言汝仙才,努力勿自輕。 卻後十五年,期汝不死庭。」再拜受斯言,既寤喜且驚。 「祕之不敢泄,誓志居巖扄。恩愛舍骨肉,飲食斷羶腥。 朝餐雲母散,夜吸沆瀣精。空山三十載,日望輜軿迎。 前期過已久,鸞鶴無來聲。齒髮日衰白,耳目減聰明。 一朝同物化,身與糞壤并。神仙信有之,俗力非可營。 苟無金骨相,不列丹臺名。徒傳辟穀法,虛受燒丹經。 只自取勤苦,百年終不成。悲哉夢仙」人,一夢誤一生。

《送毛仙翁》
前人
[编辑]

「仙翁已得道,混跡尋巖泉。肌膚冰雪瑩,衣服雲霞鮮。 紺髮絲並緻,齠容花共妍。方瞳點元漆,高步凌飛煙。 幾見桑海變,莫知龜鶴年。所憩九清外,所遊五嶽巔。 軒昊舊為侶,松喬難比肩。每嗟人世人,役役如狂顛。 孰能脫羈鞅,盡遭名利牽。貌隨歲律換,神逐光陰遷。 惟余負憂譴,顦顇湓江壖。衰鬢忽霜白,愁腸如火煎。 羈旅坐多感,裴回私自憐。晴眺五老峰,玉洞多神仙。 何當憫湮厄,授道安虛孱。我師惠然來,論道窮重元。 浩蕩八溟闊,志泰心超然。形骸既無束,得喪亦都捐。 豈識椿菌異,那知鵬鷃懸。丹華既相付,促景定當延。 元功曷可報,感極惟勤拳。霓旌不肯駐,又歸武夷川。」 語罷倏然別,孤鶴升遙天。賦詩敘明德,永續《步虛篇》。

《贈毛仙翁》
沈傳師
[编辑]

安期何事出雲煙,為把仙方與世傳。只向人間稱百 歲,誰知洞裡過千年。青牛到日迎方朔,丹竈開時共 稚川。更說桃源更深處,異花長占四時天。

《贈毛仙翁》
李紳
[编辑]

憶昔我祖神仙主,元元皇帝周柱史。曾師軒黃友堯 湯,混跡和光佐周武。周之天子無仙氣,成《武康》昭都 瞥爾。穆王粗識神仙事,八極輪蹄方逞志。鶴髮韜真 世不知,日月星辰幾回死。金鼎作丹丹化碧,三萬六 千神入宅。仙兄受術幾千年,已是當時駕鴻客。海光 悠容天路長,春風玉女開宮院。紫筆親教書姓名,玉 皇詔刻青金簡。桂窗一別三千春,秦妃鏡裡蛾眉新。 忽控香虯天上去,海隅劫石霄花塵。一從仙駕辭中 土,頑日昏風老無主。九州爭奪無時休,八駿垂頭避 豺虎。我亦元元千世孫,眼穿望斷蒼煙根。花麟白鳳 竟冥寞,飛春走月勞神昏。百年命促奔馬疾,愁腸盤 結心摧崒。今朝稽首拜仙兄,願贈丹「砂化秋骨」,

《會仙歌》
鮑溶
[编辑]

「輕輕濛濛,龍言鳳語何從容。耳有響兮目無跡,杳杳 默默,花張錦織。王母初自崑崙來,茅盈王方平在側。 青毛仙鳥銜錦符,謹上阿環起居王母書。始知仙事 亦多故,一隔絳河千歲餘。詳玉字,多喜氣,瑤臺明月 來墮地,冠劍低昂蹈舞頻,禮容盡若君臣事。願言小 仙藝姓名,許飛瓊洞陰玉磬敲天聲,樂王母一送玉」 杯長命酒。碧花醉靈揚揚笑。賜二子,長生方。二子未 及伸拜謝,蒼蒼上兮皇皇下。

《懷仙二首》
前人
[编辑]

崑崙九層臺,臺上宮城峻。西母持地圖,東來獻虞舜。 虞宮禮成後,迴駕仙風順。十二樓上人,笙歌沸天引。 徘徊扶桑路,白日生離恨。青鳥更不來,麻姑斷書信。 乃知東海水,清淺誰能問。

閬峰綺閣幾千丈,瑤水西流十二城。曾見周靈王太 子,碧桃花下自吹笙。

《謝自然詩》
韓愈
[编辑]

果州謝真人上昇在《金泉山》,貞元十年十一月十二日,白晝輕舉。郡守李堅以聞,有詔褒諭。

《果州南充縣》「寒女謝自然。童騃無所識,但聞有神仙。 輕生學其術,乃在金泉山。繁華榮慕絕,父母慈愛捐。 凝心感魑魅,恍惚難具言。一朝坐空室,雲霧生其間。 如聆笙竽韻,來自冥冥天。白日變幽晦,蕭蕭風景寒。 簷楹蹔明滅,五色光屬聯。觀者徒傾駭,躑躅詎敢前。 須臾自輕舉,飄若風中煙。茫茫八紘大,影響無由緣。」 里胥上其事,郡守驚且歎。驅車領官吏,甿俗爭相先。 入門無所見,冠履同蛻蟬。皆云神仙事,灼灼信可傳。 余聞古夏后,象物知神姦。山林民可入,魍魎莫逢旃。 逶迤不復振,後世恣欺謾。幽明紛雜亂,人鬼更相殘。 秦皇雖篤好,漢武洪其源。自從二主來,此禍竟連連。 木石生怪變,狐狸騁妖患。莫能盡性命安得更長延。 人生處萬類,知識最為賢。奈何不自信,反欲從物遷。 往者不可悔,孤魂抱深冤。來者猶可誡,余言豈空文。 人生有常理,男女各有倫。寒衣及饑食,在紡績耕耘。 下以保子孫,上以奉君親。苟異於此道,皆為棄其身。 噫乎彼寒女,永托異物群。感傷遂成詩,昧者宜書紳。

《讀東方朔雜事》
前人
[编辑]

《漢武帝內傳》:帝好長生,七夕,西王母降其宮,索桃七枚,以四枚與帝,自食三枚,曰:「此桃三千年一實。」

時東方朔從殿東廂朱鳥牖中窺母,母謂帝曰:「此窺牖兒嘗三來偷吾桃。昔為太山上仙官,令到方丈,擅弄雷電,激波揚風,風雨失時,陰陽錯迕,致令蛟鯨陸行,海水暴竭,黃鳥宿淵」 ,於是九潦丈人乃言於太上,遂謫人間。其後朔一旦乘龍飛去,不知所在。

嚴,嚴。古巖嚴通「王母宮,下維萬仙家。噫欠為飄風,濯手大 雨沱。方朔乃豎子,驕不加禁訶。偷入雷電室,輷輘掉 狂車。王母聞以笑,衛官助呀呀。不知萬萬人,生身埋 泥沙。簸頓五山踣,流漂八維蹉。曰吾兒可憎,奈此狡 獪何。」方朔聞不喜,褫身絡蛟蛇。瞻相北斗柄,兩手自 相挼。群僊急乃言,百犯庸不科。向觀睥睨處,事在不 可赦。欲不布露言,外口實諠譁。王母不得已,顏顰口 咨嗟。頷頭可其奏,送以紫玉珂。方朔不懲創,挾恩更 矜誇。詆欺劉天子,正晝溺殿衙。一旦不辭訣,攝身凌 蒼霞。

《列仙詩四首》
孟郊
[编辑]

《方諸青童君》
[编辑]

大霞霏晨暉,元氣無常形。元轡飛霄外,八景乘高清。 手把玉皇袂,㩦我晨中生。元庭自嘉會,金書拆華名。 賢女密所妍,相期洛水軿。

《清虛真人》
[编辑]

欻駕空清虛,徘徊西華館。瓊輪暨晨杪,虎騎逐煙散。 惠風振丹旌,明燭朗八煥。解襟墉房內,神鈴鳴璀璨。 棲景若林柯,九弦空中彈。遺我積世憂,釋此千載歎。 怡眄無極已,終夜復待旦。

《金母飛空歌》
[编辑]

駕我八景輿,欻然入玉清。龍群拂霄上,虎旗攝朱兵。 逍遙三弦際,萬流無暫停。哀此去留會,劫盡天地傾。 當尋無中景,不死亦不生。體彼自然道,寂觀合大冥。 南嶽挺真幹,玉英曜穎精。有任靡期事,無心自虛靈。 嘉會絳河內,相與樂朱英。

《安度明》
[编辑]

丹霞煥上清,八風鼓太和。迴我神霄輦,遂造嶺玉阿。 咄嗟天地外,九圍皆我家。上采白日精,下飲黃月華。 靈觀空無中,鵬路無間邪。顧見魏賢安,濁氣傷汝和。 勤研元中恩,道成更相過。

《遊僊》
賈島
[编辑]

借得孤鶴騎,高近金烏飛。掬河洗老貌,照月生光輝。 天中鶴路直,天盡鶴一息。歸來不騎鶴,身自有羽翼。 若人無僊骨,芝朮徒煩食。

《仙客歸鄉詞二首》
施肩吾
[编辑]

六合八荒游未半,子孫零落暫歸來。井邊不認捎雲 樹,多是門人在後栽。

洞中日月洞中仙,不筭離家是幾年。出郭始知人代 變,又須拋卻古時錢。

《贈凌仙姥》
前人
[编辑]

阿母從天降幾時,前朝惟有漢皇知。仙桃不啻三回 熟,飽見東方一小兒。

《仙女詞》
前人
[编辑]

仙女群中名最高,曾看王母種仙桃。手題《金簡》非凡 筆,道是天邊「玉兔毛。」

《仙翁詞》
前人
[编辑]

世間無遠可為游,六合朝行夕已周。壇上夜深風雨 靜,小仙乘月繫蒼虯。

《步虛詞二首》
劉禹錫
[编辑]

《阿母種桃》雲「海際,花落子成二千歲。海風吹折最繁 枝,跪捧瓊盤獻天帝。」

《華表》千年鶴一歸,凝丹為頂雪為衣。星星僊語人聽 盡,卻向五雲翻翅飛。

《遇蓮葉二客詩》并序
欒清
[编辑]

欒清,字渾之。貞元時與徐戡俱好道術。遊江南,舟遇二客,問其姓名,客笑持二蓮葉遺之,上各有詩,一葉題曰《攄浩然》,一葉題曰《汎虛舟》。《浩然》詩有「行時雲作伴,坐即酒為侶。腹以元化充,衣將雲霞補。紂虐與堯仁,可惜皆朽腐。」 《虛舟》詩有「楫櫂無所假,超然信萍楂。朝浮旭日輝,夕蔭清月華。營營功業人,朽骨成泥沙。」 有頃,遺渾之酒一巵,甚馨香。飲訖別去,失所在。渾之大醉,吐出數斗物。戡視之,皆五臟爛黑在地。渾之歡然起,撫掌而歌,遂仙去。戡亦不知所之。

「得飲《攄公》酒,復登《汎公》舟。」便得神體清超,遙曠無憂。

《言志》
韓湘
[编辑]

青山雲水窟,此地是吾家。後夜流瓊液,凌晨咀絳霞。 琴彈碧玉調,鑪煉白硃砂。寶鼎存金虎,元田養白鴉。 一瓢藏世界,三尺斬妖邪。解造逡巡酒,能開頃刻花。 有人能學我,同去看仙葩。

《答從叔愈》
前人
[编辑]

愈謫藍關。湘來逆同傳舍。愈仍留之。作詩云。「才為」

「世用古來多,如子雄文世孰過?好待功名成就日,卻收身去臥煙蘿。」 湘答此詩竟去。

舉世都為名利醉,伊予獨向道中醒。他時定是飛昇 去,衝破秋空一點青。

《贈樊夫人詩》
裴航
[编辑]

長慶中,航下第,遊鄂渚,偶與樊夫人同載。航見其有國色,慕之,賂侍妾裊煙,以詩達意。

向為胡越猶懷想,況遇天僊隔錦屏。儻若玉京朝會 去,願隨鸞鶴入青冥。

《求仙行》
王建
[编辑]

漢皇欲作飛仙子,年年採藥東海裡。蓬萊無路海無 邊,方士舟中相枕死。招搖在天回白日,甘泉玉樹無 仙實。九皇真人終不下,空向離宮祠太乙。丹田有氣 凝素華,君能保之昇絳霞。

《天上謠》
李賀
[编辑]

天河夜轉漂回星,銀浦流雲學水聲。玉宮桂樹花未 落,仙妾採香垂珮纓。秦妃卷簾北窗曉,窗前植桐青 鳳小。王子吹笙鵝管長,呼龍耕煙種瑤草。粉霞紅袖 藕絲裙,青洲步拾蘭苕春。東指羲和能走馬,海塵新 生石山下。

《夢天》
前人
[编辑]

老兔寒蟾泣天色,雲樓半開壁斜白。玉輪軋露濕圓 光,鸞珮相迎桂香陌。黃塵清水三山下。更變千年如 走馬。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

《神仙曲》
前人
[编辑]

碧峰海面藏靈書,上帝揀作神僊居。晴時笑語聞空 虛,閒乘巨浪騎鯨魚。春羅翦字邀王母,共宴紅樓最 深處。鶴羽衝風過海遲,不如卻使青龍去。猶疑王母 不相許,垂露娃鬟更傳語。

《贈毛仙翁》
崔郾
[编辑]

存亡去住一壺中,兄事安期弟葛洪。甲子已過千歲 鶴,儀容方稱十年童。心靈暗合行人數,藥力潛均造 化功。終待此身無繫累,武陵山下等黃公。

《贈毛仙翁》
崔元略
[编辑]

莫將凡聖比雲泥,椿菌之年本不齊。度世無勞大稻 米,昇天只用半刀圭。人間嗟對黃昏槿,海上閑聽碧 落雞。旌節行中令引道,便從塵外踏丹梯。

《謝真人仙駕過舊山》
夏方慶
[编辑]

何年成道去,綽約化童顏。天上辭真侶,人間憶舊山。 桑田今已變,蘿徑尚堪攀。雲覆瑤壇淨,苔生丹竈閑。 逍遙看白石,寂寞閉元關。應是悲塵累,思將羽駕還。

《謝真人仙駕過舊山》
范傳正
[编辑]

麾蓋從僊府,笙歌入舊山。水流丹竈缺,雲起草堂關。 白鹿行為衛,青鸞舞自閑。種松鱗未老,移石蘚仍斑。 望路煙霄外,迴輿嶺岫間。豈惟遼海鶴,空歎令威還。

《瑤池》
李商隱
[编辑]

瑤池阿母綺窗開。黃竹歌聲動地哀八駿日行三萬 里。穆王何事不重來。

《東還》
前人
[编辑]

自是仙才自不知,十年長夢採《華芝》。秋風動地黃雲 暮,歸去嵩陽尋舊師。

《獻鄭思遠施真人二仙》
呂巖
[编辑]

萬劫千生到此生,此生身始覺飛輕。拋家別國雲山 外,煉魄全魂日月精。比見至人論《九鼎》,欲窮大藥訪 三清。如今獲遇真僊面,紫府仙扉得姓名。

《送鍾離雲房赴天池會》
前人
[编辑]

功滿來來際會難,又聞東去上仙壇。枝頭春色一壺 酒,頂上雲攢《五嶽》冠。飲酒龜兒人不識,《燒山符》子鬼 難看。先生去後身須老,乞與貧儒換骨丹。

《贈人二首》
前人
[编辑]

碧潭深處一真人,貌似桃花體似銀。鬢髮未斑緣有 術,紅顏不老為通神。蓬萊要去如今去,架上黃衣化 作雲。任彼桑田變滄海,一丸丹藥定千春。

爐養丹砂鬢不斑,假將名利住人間。已逢志士傳神 藥,又喜同流動笑顏。老子《道經》分付得,少微星許共 相攀。幸蒙上士甘撈摝,處世輸君一箇閑。

《七言四十三首》
前人
[编辑]

誰解長生似我哉,煉成真氣在三台。盡知白日昇天 去,剛逐紅塵下世來。黑虎行時傾雨露,赤龍耕處產 瓊瑰。只吞一粒金丹藥,飛入青霄更不回。

亂雲堆裡表星都,認得深藏大丈夫。綠酒醉眠閑日 月,白蘋風定釣江湖。長將氣度隨天道,不把言辭問 世徒。山水路遙人不到,茅君消息近知無。

鶴為車駕酒為糧。為戀長生不死鄉。地脈尚能縮得 短,人年豈不展教長。星辰往往壺中見,日月時時衲 裡藏。若欲時流親得見,朝朝不離水銀行。

靈芝無種亦無根,解飲能餐自返魂。但得煙霞供歲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510 (1700-1725).djvu/93士扶。他日與君重際會,竹溪茅舍夜相呼。

金鎚灼灼舞天階,獨自騎龍去又來。高臥白雲觀日 窟,閑眠秋月擘天開。離花片片乾坤產,坎蕊翻翻造 化栽。晚醉九巖回首望,北邙山下骨皚皚。

結交常與道情深,日日隨他出又沈。若要自通雲外 鶴,直須勤煉水中金。丹成只恐乾坤窄,餌了寧憂疾 患侵。未去瑤臺猶混世,不妨杯酒喜閒吟。

傾側《華陽》醉再三,騎驢遇晚下南巖。眉因拍劎留星 電,衣為眠雲惹碧嵐。金液變來成雨露,玉都歸去老 松杉。曾將鐵鏡照神鬼,霹靂搜尋火滿潭。

鐵鏡烹金火滿空,碧潭龍臥夕陽中。騏驎意合乾坤 北,獬豸機關日月東。三尺劍橫雙水岸,五丁冠頂百 神宮。閑鋪羽服居仙窟,自著金蓮造化功。

隨緣信業任浮沈,似水如雲一片心。兩卷《道經》三尺 劎,一條藜杖七絃琴。壺中有藥逢人施,腹內新詩遇 客吟。一嚼永添千載壽,一丸丹點一斤金。

琴劍酒棋龍鶴虎,逍遙落拓永無憂。閑騎白鹿遊三 島,悶駕青牛看《十洲》。碧洞遠觀明月上,青山高隱綵 雲流。時人若要還如此,名利浮華即便休。

紫極宮中我自知,親磨神劍劍還飛。先差玉子開南 殿,後遣青龍入紫微。九鼎黃芽棲瑞鳳,一軀仙骨養 靈芝。蓬萊不是凡人處,只怕愚人泄世機。

向身方始出埃塵,造化功夫只在人。早使亢龍拋地 網,豈知白虎出天真。綿綿有路誰留我,默默忘言自 合神。擊劍夜深歸甚處,披星帶月折騏驎。

春盡閑閑過落花,一回舞劎一吁嗟。常憂白日光陰 促,每恨青天道路賒。本志不求名與利,元心只慕水 兼霞。世間萬種浮沈事,達理誰能似我家。

別來洛汭六東風,醉眼吟情慵不慵。擺撼乾坤金劎 吼,烹煎日月玉爐紅。杖搖楚甸三千里,鶴翥秦煙幾 萬重。為報晉成仙子道,再期春色會稽峰。

未煉還丹且煉心,丹成方覺道元深。每留客有錢酤 酒,誰信君無藥點金。洞裡風雷歸掌握,壺中日月在 胸襟。神仙事業人難會,養性長生自意吟。

鐵牛耕地種金錢,刻石時童把貫穿。一粒粟中藏世 界,二升鐺內煮山川。白頭老子眉垂地,碧眼胡兒手 指天。若向此中元會得,此元元外更無元。

「曾隨劉阮醉桃源,未省人間欠酒錢。」一領布裘權且 當,九天回日卻歸還。鳳茸襖子非為貴,狐白裘裳欲 比難。只此世間無價寶,不憑火裡試燒看。

因思往事卻成憨,曾讀《仙經》第十三。武氏死時應室 女,陳王沒後是童男。兩輪日月從他載,九個山河一 擔擔。盡日無人話消息,一壺春酒且醺酣。

垂袖騰騰傲世塵,葫蘆攜卻數遊巡。利名身外終非 道,龍虎門前辨取真。一覺夢魂朝紫府,數年蹤跡隱 埃塵。華陰市內纔相見,不是尋常賣藥人。

萬卷仙經三尺琴,劉安聞說是知音。杖頭春色一壺 酒,爐內丹砂萬點金。悶裡醉眠三路口,閑來遊釣洞 庭心。相逢相遇人誰識,只恐沖天沒處尋。

曾戰蚩尢玉座前,六龍高駕振鳴鑾。如來車後隨金 鼓,黃帝旂傍戴鐵冠。醉捋黑鬚三島黯,怒抽霜劎十 洲寒。軒轅世代橫行後,直隱深巖久覓難。

頭角滄浪聲似鐘,貌如冰雪骨如松。匣中寶劍時頻 吼,袖裡金鎚逞露風。會飲酒時為伴侶,能行詩句便 參同。來年定赴蓬萊會,騎箇生獰九色龍。

神仙暮入黃金闕,將相門關白玉京。可是洞中無好 景,為憐天下有群生。心琴際會閑隨鶴,匣劎時磨待 斷鯨。進退兩楹俱未應,憑君與我指前程。

《贈曹先生》
前人
[编辑]

「鶴不西飛龍不行,露乾雲破洞簫清。少年仙子說閑 事,遙隔綵雲聞笑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