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9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九十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卷目錄

 方士部藝文三

  贈朱道士         宋田錫

  玉泉觀贈高道士      張方平

  贈李道士并序      蘇軾

  永和清都觀道士童顏鬒髮問其年生于丙子

  蓋與予同求此詩       前人

  題方子明道人東窗      蘇轍

  遊楚州天慶觀觀高道士琴棋  張耒

  贈青城道人         范浚

  宿休庵用德功壁間韻贈陳道人 朱熹

  送倪道士之廬山       前人

  聞頂山徐道人改卜     葉紹翁

  送胡道士歸康廬       張戈

  吳道士溪上釣雲      趙希

  紫微閣贈凌丹山      張至龍

  贈雲庵董道人       何夢桂

  修真院訪崔道士      真桂芳

  初夏訪劉道士        前人

  山中道士          謝翱

  贈老王道人        鄭思肖

  贈茅先生        金趙秉文

  送侯道士          張瓛

  古道人          李俊民

  送二道者歸汾州      許安仁

  重送戴道士并序   元程鉅夫

  贈通元觀唐道士竹鄉     王庚

  贈楊洞天道人       馬祖常

  贈鐵庵道者         虞集

  賦茅山道士雲松巢      前人

  寄澄湛堂法師        前人

  送薛元卿歸龍虎山      楊載

  送詹尊師歸廬山      揭傒斯

  梁谿謠贈盛高霞道士     柳貫

  送王真人北上代劉宗師   薩都剌

  元圃為上清周道士賦  葛邏祿迺賢

  送道士袁九霄歸金坡道院   前人

  送項鍊師還天台       陳旅

  贈松崖道士         周權

  湯梅山為道士歸吳還山賦一詩以饑

                陳深

  大滌山道士         宋無

  送周草窗尊師歸廬山太平宮 成廷珪

  懷方壺道士         前人

  題畫贈岳道士        倪瓚

  題方方壺畫仁智圖為道士王默囦賦

               劉永之

  山居呈諸道侶二首     丁鶴年

  贈聶尊師         薛元曦

  題神樂道士        明太祖

  雲衲野人          同前

  御製山水圖歌賜長春真人劉淵然歸南京

  序            宣宗

  贈道士蔣玉壺長歌      劉基

  贈鍊師禱雨         高啟

  答東皋伯遠法師      僧智及

 方士部紀事一

神異典第二百九十卷

方士部藝文三[编辑]

《贈朱道士》
宋·田錫
[编辑]

「憶昔長安道,與君初相識。密雲滿天來,不見南山色。 美酒斗十千,一醉情歡然。胸中雲夢澤,眼底高陽客。 狂呼月華人,撫弄雲和瑟。揮鞭過渭川,館第相留連。 朝簾杏花露,暮樓楊柳煙。流輝今六稔,交情益相審。 忽忽披君文,如截機頭錦。」余本生天涯,散金常破家。 東方上書志,高欲凌丹霞。安能常刺促,雀喙秋田粟。 「海路與天遙,鸞皇好相逐。」

《玉泉觀贈高道士》
張方平
[编辑]

古屋氣象冷,蒼崖煙翠中。龍歸半天雨,虎嘯一巖風。 露後芝房紫,霜餘柏實紅。終期把藜杖,來伴白雲翁。

《贈李道士》并序
蘇軾
[编辑]

駕部員外郎李宗君固,景祐中良吏也。守漢州。有道士尹可元,精練善畫,以遺火得罪,當死。君緩其獄,會赦獲免,時可元八十一,自誓「且死,必為李氏子以報。」 可元既死二十餘年,而君子世昌之婦夢。

考證.svg

可元入其室,生子曰得柔,小名蜀孫。幼而善畫,既長,讀《莊》《老》,喜之,遂為道士,賜號「妙應。」 事母以孝謹聞。其寫真,蓋妙絕一時云。

世人只數曹將軍,誰知虎頭非癡人。腰間大羽何足 道,頰上三毛自有神。平生狎侮諸公子,戲著幼輿巖 石裡。故教世世作黃冠,布襪青鞋弄雲水。千年鼻祖 守關門,一念還為李耳孫。香火舊緣何日盡,丹青餘 習至今存。五十之年初過二,衰顏記我今如此。他時 要指集賢人,知是香山老居士。

《永和清都觀道士童顏鬒髮問其年生于丙子蓋與予同求此詩》
前人
[编辑]

鏡湖敕賜老江東,末似西歸玉局翁。羇枕未容春夢 斷,清都宛在默存中。每逢佳境攜兒去,試問行年與 我同。自笑餘生消底物,半篙清漲百灘空。

《題方子明道人東窗》
蘇轍
[编辑]

閉門何所事,毛髮日青青。齒折登山屐,塵生貰酒瓶。 調心開貝葉,救病讀《仙經》。定起無人見,寒燈一點星。

《遊楚州天慶觀觀高道士琴棋》
張耒
[编辑]

「頹垣蒼蒼鎖喬木,草滿荒田不容足。壞簷破壁秋雨 餘,蛛網蕭蕭風滿屋。」黃衣道人出迎客,野態生疏脫 拘束。圍棋靜掃一堂空,烹茶旋煮新泉熟。彈琴對客 客臥聽,脫耳泠泠三四曲。《離騷》幽怨松風悲,流水潺 湲履霜哭。日斜㩦手步空廊,「鳴鳩相呼竹間宿。黃昏 門閉人語絕,空殿幽幽掩微燭。我生資身最淡薄,每」 厭煩囂幸幽獨。何當不踏朝市塵,長伴高人種松竹。

《贈青城道人》
范浚
[编辑]

「道人來自青城巔,飄飄逸氣凌雲煙。青鞋布襪久遊 世,踏盡海宇名山川。琴心三疊得妙旨,華頂一路通 幽禪。自言早歲拾瑤草,往往鶴上逢真仙。惜哉食服 只半劑,猶與世人相周旋。曾期汗漫九垓外,決去已 復揮騾鞭。伊予此生一念誤,遂墮塵網嗟拘攣。鏡中 華髮已疏索,肘後《丹經》猶棄捐。三山銀闕眇何許,悵」 望碧海波翻天。因君告我獨往意,技癢竦踴心茫然。 萬言得道兩塵隔,蓬島只在拄杖前。定知後會君刮 眼,看我玉練還頹年。

《宿休菴用德功壁間韻贈陳道人》
朱熹
[编辑]

暮入千峰裡,寒棲一草菴。室連丹竈煖,廚引石泉甘。 塵慮紛難到,神光耿內含。非君有道氣,孤絕詎能堪。

《送倪道士之廬山》
前人
[编辑]

近方辭地肺,本自住天台。有鶴相同出,無雲作伴回。 道房隨處借,詩板逐時開。又說廬山去,閒看瀑布來。

《聞頂山徐道人改卜》
葉紹翁
[编辑]

「先生新卜宅,只許白雲知。」野蜜和蜂割,巖花帶蝶移。 坐諳苔石穩,醉忘水橋危。屋後寒梅發,因風寄一枝。

《送胡道士歸康廬》
張戈
[编辑]

避世懷孤往,為菴近五蠻。出無人作伴,歸有鶴相看。 老石苔衣淨,深山瀑布寒。自言猶養母,應未得《燒丹》。

《吳道士溪上釣雲》
趙希
[编辑]

淡溪溪上一竿絲,牽動閒雲片片飛。折盡柳條穿不 得,荷衣裹向碧山歸。

《紫微閣贈凌丹山》
張至龍
[编辑]

風林葉葉帶新寒,已著齏鹽客味酸。兔抱粟眠傳道 石,鹿銜花上拜章壇。沿厓取水和冰嚼,埽壁題詩當 畫看。盡日《元房》無俗語,山鐘敲月上闌干。

《贈雲菴董道人》
何夢桂
[编辑]

一塢寒雲瞑不開,茅簷低壓半蒼苔。近來雲出不成 雨,莫遣無心出岫來。

《修真院訪崔道士》
真桂芳
[编辑]

竹扉蒼蘚牆,林下小丹房。風定香煙直,月斜簾影長。 瀹茶泉味別,點易露痕香。安得棲塵外,求師卻老方。

《初夏訪劉道士》
前人
[编辑]

「白雲隨杖屨,伴我到山房。」暑薄疑天別,林深見路長。 朮芝皆道味,花竹亦詩香。更待荷開候,來分半榻涼。

《山中道士》
謝翱
[编辑]

山中道士服朝霞,二十修行別故家。《留客》一杯清苦 蜜,蜂房知是近梅花。

《贈老王道人》
鄭思肖
[编辑]

曾宴瑤池王母家,瞳方鬢黑臉凝霞。休將甲子來相 問,知見蟠桃幾度花。

《贈茅先生》
金·趙秉文
[编辑]

二室神仙宅,三茅道士家。野人遺竹箒,弟子掃《松花》。 有道能擒虎,無心任踐蛇。天平有陳跡,吾欲老煙霞。

《送侯道士》
張瓛
[编辑]

十年走南北,黃塵污人衣。翩翩夜啼烏,一枝無可依。 問君何所如,鳧舄東南飛。恨我不得往,失腳穽與機。 從君知不能,一笑人間非。何水無蒲魚,何山無蕨薇。 終當拂衣去,往叩雲山扉。

《古道人》
李俊民
[编辑]

鶴骨飄飄紫府僊,香風引到大羅天。無人寂寂春山 路,洞在清溪何處邊。

===
《送二道者歸汾州》
許安仁
===介休山下兩閒人,來訪汾陽舊使君。明日卻歸塵外

去,一雙白鶴上青雲。

《重送戴道士》并序
元·程鉅夫
[编辑]

予既作《霞川詩》送戴君提點,其所稱述,翰林從事邵生為予言如此。後數日,太常博士虞伯生來言:「君所適者越也,非天台所謂霞川,乃在桃源,蓋用以自號者,請更賦。」

被命將居越,扁舟指會稽。海雲迎棹起,江月照人低。 有道蟠龍虎,無心混騖雞。霞川隨處是,何必武陵溪。

《贈通元觀唐道士竹鄉》
王庚
[编辑]

通元道士苦修行,坐見桑田幾變更。雲屋苔封燒藥 竈,風林花落煮茶鐺。休糧賸有青松啖,卻老應無白 髮生。月滿竹鄉騎鶴去,欲邀子晉學《吹笙》。

《贈楊洞天道人》
馬祖常
[编辑]

我自不入俗,君今又欲仙。鳥啼百花裡,屋住萬山邊。 密樹雲難過,空潭月易圓。題詩秋卷了,為說《小行年》。

《贈鐵菴道者》
虞集
[编辑]

昔遊雲臺觀,山色上衣青。松花春兩落,柏葉秋露零。 飢來煮白石,睡起看《黃庭》。人間忽已老,莫問少微星。

《賦茅山道士雲松巢》
前人
[编辑]

昔年李太白,廬山思結巢。褰雲自天上,和鶴止松梢。 道士潘閒遠,高居古大茅。誦經門臥虎,看劍石眠蛟。 飛步脫鳧舄,長吟吹鳳匏。九江攬秀色,許爾作仙交。

《寄澄湛堂法師》
前人
[编辑]

月中桂子落巖阿。想有林間閱具多。持足地神衣拂 石。獻珠天女襪凌波。香因結願留龍受。水為烹茶喚 虎馱。寄到竹西無孔笛。吹成動地《太平歌》。

《送薛元卿歸龍虎山》
楊載
[编辑]

金門詔下羽人歸,欲向山中采蕨薇。琥珀懸崖松樹 老,琅玕倚澗竹根稀。高巖蓄雨星辰濕,古石懸雲逕 路微。養性可無軒冕累,遊塵元不涴仙衣。

《送詹尊師歸廬山》
揭傒斯
[编辑]

香鑪峰色紫生煙,一入京華路杳然。雲碓秋閑舂藥 水,雨犁春臥種芝田。書憑海鶴來時寄,劍自潭蛟去 後懸。忽報歸期驚倦客,獨淹微祿負中年。

《梁谿謠贈盛高霞道士》
柳貫
[编辑]

「梁谿一片月,搖蕩綠蘿煙。玉女採珠回,駕龍耕璧田。 春去竹花實,歲深芝草駢。鳳凰招不下,遲景惜留連。 卻望白雲嶠,明星正當天。雲中青童君,招麾使之前。 謂言《寶訣書》,列在瑤臺編。蚩尢守扄鑰,一閟三千年。」 至今海岳間,光氣常蜿蜒。茅龍亦解飛,金匱豈徒堅。 引手探元策,得之可登仙。首路向恆碣,西窺臨岳蓮。 天壇見日出,皓鶴共蹁躚。行攀飛狐塞,回薄扶桑淵。 滄溟挹不滿,石廩小如拳。還尋屏風疊,鼓枻陵中川。 調笑呼陸羽,濯纓第二泉。但聞丹齊成,不見朱顏遷。 顯露荐承液,雄虹為采旃。上下入景中,窅然觀化先。 何必肩洪崖,遂將儕偓佺。寧能獨不死,為我啟真筌。 大還容草創,小劫度沉綿。桂枝倘堪結,遲贈《遠遊》篇。

《送王真人北上代劉宗師》
薩都剌
[编辑]

玉珮丁東下界聞,天風吹動碧霞裙。劉郎跨鶴遊三 島,王子吹笙到五雲。洞府夜光傳玉印,石壇月黑禮 茅君。若逢天上吳夫子,應問丹砂煉幾分。

《元圃為上清周道士賦》
葛邏祿迺賢
[编辑]

元圃雲深路渺茫,神仙飛珮隔扶桑。碧桃開盡春溪 漲,白鶴歸來海月涼。巖溜涓涓鳴石竇,松花細細落 琴床。明年我亦山中去,賸采瑤芝滿藥囊。

《送道士袁九霄歸金坡道院》
前人
[编辑]

朔風吹黃沙,客子夢千里。青山久不歸,白日去如水。 昨朝灤水上,仙人偶來過。自言遠紛壒,結廬在金坡。 玉峽棲層雲,翠閣縈危棧。鐘聲繞碧壇,桃花出深澗。 雙童掃白石,展布彈瑤琴,青松挂落月,海色浮空林。 竟謝區中緣,騎龍忽歸去。秖恐人民非,那愁歲年暮。 君還鍊《石髓》,九轉成元霜。他時肯分贈,碧落同翱翔。

《送項鍊師還天台》鍊師能醫
陳旅
[编辑]

不學東方朔,歸尋馬子微。人間無藥賣,海上有雲飛。 谷煖金鵝大,溪深土鴨肥。當年種桃種,高過石樓扉。

《贈松崖道士》
周權
[编辑]

名山歷遍氣飄浮,面帶風霜雪滿頭。碧澗寒通丹井 曙,青松影落石壇秋。布袍洗藥香猶濕,砂釜藏茶火 自留。笑問閬風何處是,追遊還許借「青牛。」

《湯梅山為道士歸吳還山賦一詩以餞》
[编辑]

陳深

「三年猶向孤山住,應為梅花滯水濱。」滄海鶴歸空有 語,荒城草長又逢春。芝田火暖丹砂熟,松嶠花香白 釀新。安得與君俱隱去,煙蘆深處著閑身。

《大滌山道士》
宋·無
[编辑]

童顏幾寒暑,編葉當衣裳。琴古面無漆,柏枯身有香。 樹精為老僕,石髓作乾糧。不語坐松下,天風吹髮涼。

《送周草窗尊師歸廬山太平宮》
成廷珪
[编辑]

匡廬之山仙所居,銀河倒蘸青芙蕖。三千里路昔一

往,十八社友今何如。向來匡君結廬處,至今海月懸
考證.svg
高樹。水流花落春復春,洞府蒼茫隔煙霧。西風蕭蕭

吹短衣,賣藥修琴不歸去。潯陽潮落海欲枯,幾時再 得麻姑書。桂風不跨林下虎,回仙肯顧盤中魚。幸留 神物守丹鼎,近喜弟子迎飆車。世間信有揚州鶴,看 汝乘之上寥廓。晴窗須理《白雲篇》,爽氣仍開紫霞閣。 袖中寶劍且藏鋒,彭蠡小龍方睡著。

《懷方壺高士》
前人
[编辑]

塵湖山下足煙霞,羨爾方壺道士家。雨後放龍耕綠 野,日中呼犬試丹砂。瓊林一路芝如草,碧澗千年竹 有花。正欲相陪此深隱,半盂分我飯胡麻。

《題畫贈岳道士》
倪瓚
[编辑]

義興岳道士,野鶴如長身。我知彌明徒,不是侯喜倫。 結喉吟肩聳,鐵脊霜髯新。手中石棋子,頭上漉酒巾。 久居離墨山,自謂無懷民。喪亂不經意,松陵留十旬。 香雲作輿衛,長松為主賓。既滋數畦菊,復種二畝芹。 樂哉以忘死,道富寧憂貧。為我具舟楫,相期桃花春。

《題方方壺畫仁智圖為道士王默囦賦》
[编辑]

劉永之

《玉檢神仙記》,瓊臺羽士家。軒窗明日月,冠佩翦雲霞。 白鶴窺殘奕,青童掃落花。憶曾訪丹術,楓徑駐輕車。

《山居呈諸道侶二首》
丁鶴年
[编辑]

日日看山眼倍明,再無一事可關情。掃開積雪巖前 走,領取閑雲《隴上行》。不共羽人談《太易》,懶從衲子話 無生。劃然時發《蘇門嘯》,遙答風聲及水聲。

嬾散形骸不自持,黃冠聊束鬢邊絲。頻來猿鶴渾相 識,久混龍蛇竟不知。養拙最宜情淡泊,全生深藉德 支離。看雲本自忘饑渴,況有冰泉與石芝。

《贈聶尊師》
薛元曦
[编辑]

青山寂寂雨瀟瀟,一箇長松翠欲飄。白髮道人年八 十,小樓閒坐說《前朝》。

《題神樂道士》
明·太祖
[编辑]

仙翁調鶴欲扶穹,萬里風頭浩氣雄。翎背穩乘空廓 外,丹光橫駕宇寰中。飛符到處《雷神集》,仗劍長驅癘 鬼窮。見說黃芽心地轉,更於何處覓仙蹤。

《雲衲野人》
同前
[编辑]

山人修道幾經年,聞說餐松足意便。時以斷雲完故 衲,日將流水灌新田。常勤侶鶴巖崖下,寂靜儔猿煙 霧邊。欲訪未知何處住,料應霞舉已成仙。

===
《御製山水圖歌賜長春真人劉淵然歸南京》
{{{4}}}

長春真人劉淵然,事太祖皇帝、太宗皇帝、仁宗皇帝以至於朕,凡歷四朝,闡元元之妙,著感通之功,攄恭秉誠,老而逾篤。今已耄年,志存閒佚,辭歸南京。朕重其去也,因取孔子「仁智壽樂」 之旨,援筆作《山水圖》賜之,而題詩其端,以寓所以睠厚於老成之意云。

「東華之東湛明景,彩霞環繞蓬萊境。瓊芝瑤草春不 窮,丹光夜動黃金鼎。淵然老仙崆峒客,萬里歸來此 棲息。手持如意青芙蓉,兩臉潮紅頭雪白。頭上玉琢 冠,身中雲繡衣朝朝。飛神馭炁超汗漫,直上太清朝 紫微。腰間騰龍雙寶劍,秋水光晶寒瀲灔。嘯風呼霆 作霖雨,屢注仙瓢蘇下土。功成斂用歸希夷,元元至」 道本無為。眼看民患忍坐視,恤人亦體天之慈。旦來 謝別何匆怱,騎鶴逕度江之東。江東龍蟠虎踞五雲 表,鍾山翠接三茅峰。茅家兄弟青冥上,白日驂鸞定 相訪。還來赤松子,亦有安期生。上朝南極壽昌星,好 山好水清且明。西方出金桃,南斗斟雲液。長生有曲 舞且歌,年過廣成千二百。

《贈道士蔣玉壺長歌》
劉基
[编辑]

「先生清如玉壺冰。神閑志一精粹凝,元黃健順六子 承和氣,坱圠麤穢澄。沖虛澹澹廓以弘,冥茫沕穆恬 無能。火烏入海陰液升,鶉蛇受約不敢騰,束縛龍虎 如寒蠅。虛無黃堂帝所憑,四方上下齊鉤繩。北幽羅 酆對朱陵,女夷鼓歌王母應。瓊宮夜半張華燈,金葩 碧葉紅毾㲪,素霞鬱滃元雲烝。沆瀣厭浥淪泉興,牽」 牛織女來相仍。用之不減亦不增,天官錫福地官徵, 老蚌迸殼驪珠升。太一象輿驂八鵬翼以六蜺前五 騰風輪,蕭蕭生夏凌參旂,九斿茷緄縢,二八素娥美 目。翠蕤交翟翱翪。屬車九九如連繩,最後雷軺 子所乘,流蘇勃窣垂鏤膺,斒斕駁馬騮駱驓,蹴霞踏 霧碎綺綾,天津閣道轥輷輘。歸來瑤臺十二層,月光 照耀玻璃棚,下視瀛海波濤砅,龍宮蜃窟寒兢兢,歸 塘暘谷清可憑,鱗甲鏡瑩鱷與鯪。湘妃鼓瑟冰絲緪, 摐金戞玉萬穴𤃫。琅玕風吹殷崚嶒,琉璃雲母龜貝 朋,琳房璧甓珵階陞,素鸞振迅霜《女扔》璇題,瑣窗肅。 蕄蕄洞晃曭朗昡遙瞪,瘁肌砭髓魂欲殑。忽然浮空 墮杳瞢,飆馳電㸌羽脫肱。天衢阻遐世網罾,昏昏日 月歊炎蒸。句曲之山崒硱磳,楓杉檜柏櫧桂蘅蘭 杜若《蕙茝》。緣岡被嶺羃磵塍。大地浪井瀑練漰萍 瀕繡繪芙蓉蔆鼉虯蚴虯千年藤纏絡薜荔縣鬅鬠敷芳發馥非芬艿猢𤢹蜼雕,蒼鷹攀援。《欻砉》巖崿 崩,寒螿蟪蛄。《范》。嵐餐霞飲喧岌峘,先生皮冠衣 絳繒。桃枝七尺穿虺螣,三茅真君共嗟稱。星根絕頂 時同登,黃斑黑虎陟降憑。石罅甘漿溢若澠,神芝吐 燄如篔簦。食時動機保不薨,驅斥琚瓚除瘕癥。眸光 照座生紫稜,舉觴引滿鯨喉。《解》后見之喜莫勝,揚 眉抵掌開蒙。人生嘉會安得恆,靖恭正真天所楞。 作詩持贈匪妄譝。

《贈鍊師禱雨》
高啟
[编辑]

白頭道士騎一鶴,手把青蓮下寥廓。人間又見海田 枯,十丈黃塵沒城郭。昔年服事茅長君,能役鬼神呼 風雲。下為群生掃旱沴,雨工驅起如羊群。陰雷填填 天欲怒,靈飆吹旗紫壇暮。書入重關虎豹開,璧沉古 井蛟龍護。須臾甘澍何滂沱,十日不雨應無禾。祠官 空為《大雩》舞,覡女羞作迎神歌。明朝師歸定何許,雲 「裡懸珠大如黍。更煩夜起把天瓢,翻作東南洗兵雨。」

《答東皋伯遠法師》
僧智及
[编辑]

東皋尊者隱郊墟,小小屠蘇睹史居。切柏代香朝演 法,卷簾進月夜抽書。村園果熟秋霜後,花徑苔生宿 雨餘。心境兩忘諸幻滅,更於何處覓真如。

方士部紀事一[编辑]

《艾子後語趙》,有方士好大言,艾子戲問之曰:「先生壽 幾何?」方士啞然曰:「余亦忘之矣。憶童稚時,與群兒往 看宓羲畫八卦,見其蛇身人首,歸得驚癇,賴宓羲以 草頭藥治,余得不死。女媧之世,天傾西北,地陷東南, 余時居中央平穩之處,兩不能害。神農播厥穀,余已 辟穀久矣。一粒不曾入口,蚩尤犯余以五兵,因舉一」 指擊傷其額,流血被面而遁。蒼氏子不識字,欲來求 教,為其愚,甚不屑也。慶都十四月而生堯,延余作湯 餅會。舜為父母所虐,號泣於旻天,余手為拭淚,敦勉 再三,遂以孝聞。禹治水,經余門,勞而觴之,力辭不飲 而去。孔甲贈予龍醢一臠,余誤食之,於今口尚腥臭。 成湯開一面之網,以羅禽獸,嘗面笑其不能忘情於 野味。履癸強余牛飲,不從,寘余炮烙之刑七晝夜,而 言笑自若,乃得釋去。姜家小兒釣得鮮魚,時時相餉 余,以飼山中黃鶴。穆天子瑤池之宴,讓余首席,徐偃 稱兵,天子乘八駿而返。阿母留余終席,為飲桑落之 酒,過多醉倒不起。幸有董雙成、萼綠華兩箇丫頭,相 扶歸舍,一向沈醉,至「今猶未全醒,不知今日世上是 何甲子也。」艾子唯唯而退。俄而趙王墮馬傷脅,醫云: 須千年血竭傅之乃差。下令求血竭不可得。艾子言 於王曰:「此有方士,不啻數千歲,殺取其血,其效當愈 速矣。」王大喜,密使執方士,將殺之。方士拜且泣曰:「昨 日吾父母皆年五十,東鄰老姥攜酒為壽,臣飲至醉, 不覺言詞過度,實不曾活千歲艾先生最善說謊,王 其勿聽!」趙王乃叱而赦之。

桓談《新論》:「元帝時,漢中遇道人王仲都,能忍寒,乃於 盛寒日,令袒衣載以駟馬,於昆湖池上,遶水而走。御 者厚衣狐裘,甚寒,而仲都獨無憂也。」

元帝求方士漢中道人王仲都,大暑中使暴坐,又環 以千爐,不言熱。

《後漢書楚王英傳》:「英交通方士,作金龜玉鶴,刻文字 以為符瑞。十三年,男子燕廣告英與漁陽王平、顏忠 等造作圖書,有逆謀。事下案驗,有司奏英招聚姦猾, 造作圖讖,擅相官秩,置諸侯王公將軍、二千石,大逆 不道,請誅之。帝以親親不忍,乃廢英,徙丹陽涇縣。」 《皇甫嵩傳》:「初,鉅鹿張角自稱大賢良師,奉事黃老道, 畜」養弟子,跪拜首過,符水咒說以療病,病者頗愈,百 姓信向之。角因遣弟子八人使於四方,以善道教化 天下,轉相誑惑。十餘年間,眾徒數十萬,連結郡國。自 青、徐、幽、冀、荊、揚、兗、豫八州之人,莫不畢應。遂置三十 六方,方猶將軍號也。大方萬餘人,小方六七千,各立 渠帥,訛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 以白書京城寺門及州郡官府,皆作甲子字。」中平元 年,大方馬元義等先收荊、揚數萬人,期會發於鄴。元 義數往來京師,以中常侍封諝、徐奉等為內應,約以 三月五日內外俱起。未及作亂,而張角弟子濟南唐 周上書告之,於是車裂元義於洛陽。靈帝以周章下 三公,司隸使、鉤盾令周斌將三府掾屬案驗宮省直 衛,及百姓有事角道者,誅殺千餘人。推考冀州,逐捕 角等。角等知事已露,晨夜馳敕諸方,一時俱起,皆著 黃巾為標幟,時人謂之「黃巾」,亦名為「蛾賊。」殺人以祠 天,角稱天公將軍,角弟寶稱地公將軍,寶弟梁稱人 公將軍。所在燔燒宮府,劫略聚邑,州郡失據,長吏多逃亡,旬日之間,天下響應,京師震動。詔敕州郡修理 攻守,簡練器械,自函谷、大谷、廣城、伊闕、轘轅、旋門、孟 津、小平津諸關,並置都尉,召群臣會議。嵩以為宜解 黨禁,益出中藏錢、西園廄馬,以班軍士。帝從之。於是 發天下精兵,博選將帥,以嵩為左中郎將,持節與右 中郎將朱雋共發「五校」、三河騎士及募精勇,合四萬 餘人。嵩、雋各統一軍,共討潁川黃巾。雋前與賊波才 戰,戰敗,嵩因進保長社。波才引大眾圍城,嵩兵少,軍 中皆恐,乃召軍吏謂曰:「兵有奇變,不在眾寡。今賊依 草結營,易為風火,若因夜縱燒,必大驚亂。吾出兵擊 之,四面俱合,田單之功可成也。」其夕遂大風,嵩乃約 束軍士,皆束苣乘城,使銳士間出圍外,縱火大呼,城 上舉燎應之。嵩因鼓而奔其陳,賊驚亂奔走。會帝遣 騎都尉曹操將兵適至嵩,操與朱雋合兵更戰,大破 之,斬首數萬級。嵩、雋乘勝進討汝南、陳國黃巾,追波 才於陽翟,擊彭脫於西華,並破之,餘賊降散,三郡悉 平。又進擊東郡黃巾卜已於倉亭,生禽卜已,斬首七 千餘級。時北中郎將盧植及東中郎將董卓討張角, 並無功而還,乃召嵩進兵討之。嵩與角弟梁戰於廣 宗,梁眾精勇,嵩不能剋。明日,乃閉營休士,以觀其變。 知賊意稍懈,乃潛夜勒兵,雞鳴馳赴其陳,戰至晡時, 大破之,斬梁,獲首三萬級,赴河死者五萬餘人,焚燒 重車三萬餘輛,悉鹵其婦子,繫獲甚眾。角先以病死, 乃剖棺戮屍,傳首京師。嵩復與鉅鹿太守馮翊郭典 攻角弟寶於下曲陽,又斬其首,獲十餘萬人,築京觀 於城內。

《神仙傳》:「『葛元字孝先,從左元放受九丹金液仙經。時 有一道士頗能治病,從中國來,欺人言我數百歲』。元 知其誑,後會眾坐,元謂所親曰:『欲知此公年否,所親 曰:『善』。忽有人從天上下,舉座矚目,良久集地,著朱衣 進賢冠,入至此道士前曰:『天帝詔問公之定年幾許, 而欺誑百姓』。道士大怖,下床長跪答曰:『無狀,實年七 十三』』。」元因撫手大笑,忽然失朱衣所在。道士大慚,遂 不知所之。

《隋書來和傳》:道士張賓進子順,當高祖龍潛時,並私 謂高祖曰:「公當為天子,善自愛。」及踐祚,以張賓為華 州刺史,子順為開府。

《王世充傳》:「世充立越王侗,自稱相國,受九錫。有道士 相法嗣者,自言解圖讖,充昵之。法嗣乃以孔子《閉房 記》畫作大夫,持一干以驅羊。」法嗣云:「楊,隋姓也。干一 者,王字也。居羊後,明相國代隋為帝也。」又取《莊子人 間世》《德充符》二篇上之,法嗣釋曰:「上篇言世,下篇言 充,此即相國名矣。明當德被人間,而應符命為天子 也。」充大悅曰:「此天命也。」再拜受之。即以法嗣為諫議 大夫。

《創業起居注》:「帝平霍邑,引城內文武長幼見而勞之, 並節級授朝散大夫以上官。至於逸民道士,亦請效 力。」教曰:「義旗撥亂,庶品來蘇,類集群分,無思不至。乃 有出自清溪,遠辭丹竈,就人間而齊物,從戎馬以同 塵,咸願解巾,負茲羈韘,雖欲勿用,重違其請。逸民道 士等,誠有可嘉,並依前授。」

《唐書金仙公主傳》:金仙公主,始封西城縣主,景雲初, 進封太平,與玉真公主皆為道士,築觀京師,以方士 史崇元為師。崇元本寒人,事太平公主,得出入禁中, 拜鴻臚卿,聲勢光重。觀始興,詔崇元護作,日萬人群。 浮屠疾之,以錢數十萬賂狂人段謙,冒入承天門,升 太極殿,自稱天子。有司執之,辭曰:「崇元使我來。」詔流 「嶺南。且敕浮屠方士無兩競。」太平敗,崇元伏誅。 《魏徵傳》:「徵字元成,魏州曲城人。少孤落魄,棄貲產不 營,有大志,通貫書術。隋亂,詭為道士。」

《博異志》:「天寶中,河南緱氏縣東太子陵仙鶴觀,常有 道士七十餘人,皆精專修習法籙,齋戒皆全,有不專 者,自不肯住矣。常每年九月三日夜,有一道士得仙, 已有舊例,至旦則具姓名申報以為常。其中道士每 年到其夜,皆不扄戶,各自獨行,以求上昇之應。後張 竭忠攝緱氏令,不信,至時乃令二勇者以兵器潛覘」 之,「初無所觀,至三更後,見一黑虎入觀來,須臾銜出 一道士。二人逐射不中,奔棄道士而往。」至明,並無人 得仙。具以此白竭忠。竭忠申府,請弓矢大獵,於太子 陵東石穴中,格殺數虎,獲金簡玉籙、洎冠帔或人之 髮骨甚多。斯皆謂每年得仙道士也。自後仙鶴觀中 亦寂無道士,今並休廢,為守陵使所居也。

《唐書皇甫鎛傳》:「鎛進門下侍郎、平章事,嘗與金吾將 軍李道古共薦方士柳泌、浮屠大通為長年藥,帝惑 之。穆宗在東宮,聞其姦妄,始聽政,集群臣於月華門, 貶鎛崖州司戶參軍,死其所。泌者,本楊仁晝也,習方 伎。道古薦於鎛,召入禁中,自云能致藥,為不死者。因 言天台山靈仙所舍,多異草,願官天台求採之。」起徒 步拜天台刺史,賜金紫。諫臣固爭,以為列聖亦有寵 方士,未嘗使牧民。帝曰:「煩一州而致長年於君父,何 愛哉?」後不敢言。泌驅吏民采藥山谷間,鞭笞苛急,歲無所獲。懼詐窮,舉族遁去,浙東觀察使捕得,鎛與道 古營解,乃復待詔翰林。帝餌泌藥,寖躁怒不常,宦侍 懼,以弒崩。大通自言百五十歲。鎛敗,與泌皆誅。初吏 責泌妄,答曰:「皆道古教我。」解衣即刑,卒無他異。 《酉陽雜俎》:荊人道士王彥伯,天性善醫,尢別脈,斷人 生死壽夭,百不差一。裴胄尚書子忽暴中病,眾醫拱 手。或說彥伯,遽迎使視脈,伯視之良久曰:「都無疾。」乃 煮散數味,入口而愈。裴問其狀,彥伯曰:「中無腮鯉魚 毒也。」其子因膾得病,裴初不信,乃膾鯉魚無腮者,令 左右食之。其候悉同,始大驚異焉。

《北夢瑣言》:唐相國楊收,少年於廬山修業,一日尋幽 至深隱之地,遇一道者謂曰:「子若學道,即有仙分,必 若作官,位至三公,終焉有禍,能從我學道乎。」收持疑, 堅進取之心。忽道人之語,他日雖登廊廟,竟離南荒 而殛,悲夫!薛澤補闕乃楊之女孫婿,嘗話之。

唐楊蔚使君典洋州,道者陳休復,每到州,多止於紫 極宮,弘農甚思見之,而潁川輒便他適。乃謂道士曰: 「此度更來,便須申報。或一日再至,遽令申白。」俄而州 將擁斾而至,方遂披揖。弘農曰:「嚮風久矣,幸獲祗奉, 敢以將來祿筭為請,勿訝造次。」潁川呼人為「卿」,乃謂 州牧曰:「卿三為刺史了,更無言。」州牧不懌,以其曾典 兩郡,至此三也。自是常以見任為終焉之所。爾後秩 滿無恙,不喻其言,無何又授此州,亦終考限。罷後又 除是郡,凡三州,竟殞於是邦。「三為刺史」之說,果在于 此乎?楊公季弟玭為愚話之。

唐黃巢犯闕,僖宗幸蜀,張相國濬,白身未有名第,時 在河中永樂莊居,里有一道士,或麻衣,或羽帔,不可 親狎。一日,張在村路前行,後有喚「張三十四郎駕,待 爾破賊。」迴顧乃是此道士。相國曰:「某一布衣耳,何階 緣而能破賊乎?」道士勉其入蜀,適遇相國聖善,疾苦 未果能行。道者乃遺兩粒丹曰:「服此可十年無恙。」相 國得藥奉親,所疾痊復後,歷登台輔,道者亦不復見。 破賊之說,何其驗哉!

《高駢傳》:「駢部下多叛去,鬱鬱無聊,乃篤意求神仙,以 軍事屬呂用之。用之者,鄱陽人,世為商儈,往來廣陵, 得諸賈之驩。既孤,依舅家,盜私其室,亡命九華山,事 方士牛弘徽,得役鬼術,賣藥廣陵市。始詣駢親將俞 公楚驗其術,因得見駢,署幕府,稍補右職。用之既少 賤,具知閭里利病,吏得失,頗班班言政事,以將左道。」 駢愈器之。又薦狂人諸葛殷、張守一為長年方,並署 牙將。初,殷將見,用之紿曰:「上帝以公為人臣,慮機事 憊廢,使神人來備羽翼,且當以職縻之。」明日,殷以褐 衣見,辨詐無窮,駢大驚,號葛將軍。其陰狡過用之遠 甚。有大賈,居第華壯,殷求之不得,謂駢曰:「城中且有 妖,當築壇。」禳卻之,因指賈居。駢敕吏即日驅徙,殷入 居之。駢造迎仙樓等,皆度高八十尺,飾以金珠璖玉, 侍女衣羽衣,新聲度曲,以擬《鈞天》,薰齋其上,祈與仙 接。用之自謂與仙真通對,駢叱咤風雨,或望空顧揖 再拜,語言俚近,左右或竊議,輒殺之,後無敢出口者。 蕭勝納賄,用之求鹽城監,駢不肯。用之曰:「仙人言鹽 城有寶劍,須真人取之,唯勝可往。」駢許諾。數月,勝獻 銅匕首,用之曰:「此北帝所佩也,得之者兵不敢犯。」駢 寶祕之,常持以坐起。用之憚其術窮,且見詰,乃刻青 石手板為龍蛇隱起,文曰「帝賜駢」,使人潛植機上。駢 得之大喜,為寓鵠廷中,設機關,觸人則飛動。駢衣羽 服乘之,作仙去狀。用之懼有擿其姦者,乃曰:「仙人當 下,但患學者真氣虧沮耳。」駢始棄人間事,絕妾媵,雖 將吏不得見。客至,先遣薰濯,詣方士祓除,謂之「解穢。」 少選即引去。自是內外無敢言者。惟梁纘屢為駢言, 駢不聽。纘懼,解所領兵。駢還其軍於昭義,纘不復事 矣。用之既自任,淫刑重賦,人人思亂。乃擢廢吏百餘, 號察子厚稟食,令居衢鬨間,凡民私鬩隱語,莫不知, 道路箝口,誅所惡者數百族。又募卒二萬為左右鏌 邪軍,與守一,分總置官屬,如駢府用之,每出入騶御 至千人。建大第,軍胥營署皆備。建百尺樓,託云「占星」, 實窺伺城中之有變者。左右姬侍百餘,皆娟秀光麗, 善歌舞,巾束帶以侍,月二十宴,其費仰於民不足, 至苛留度支運物,誘人上變,則許入貲產贖罪。俞公 楚數規戒其失,不聽。姚歸禮謀殺之,弗克。用之因譖 二人於駢,使以驍雄兵三千督盜於外,密使兵襲之, 舉師殲焉。駢從子澞密疏用之罪,諫駢曰:「不除之,高 氏且無類。」駢怒,命左右扶出,以狀授用之。用之誣澞 貸,貰不能滿,故妄言,因出澞筆驗之。駢敕吏禁澞出 入。俄置舒州刺史,未幾,為下所逐,用之搆之也,駢使 人殺澞。嗣襄王熅之亂,駢上言勸進,偽假駢中書令、 諸道兵馬都統、江淮鹽鐵轉運使,以用之為嶺南節 度。駢久觖望,至是大喜,貢賦不絕。用之始開府,置官 屬,禮與駢均矣。以鄭杞、董僅、吳邁為腹心,駢之親信 皆偪使附己,政事未嘗關決駢,駢內悔,欲收其權,不 能也。用之問計於杞僅,謀請駢齋於其第,密縊之,紿 為昇天事,不克。光啟三年,蔡賊孫儒兵略定遠,聲言涉淮,壽州刺史張翱奔告駢,命畢師鐸率騎三百戌 高郵。師鐸者,故仙芝黨,以善騎射稱。駢敗巢於浙西, 用其力,故寵待絕等。用之厚啖以利,欲其諧附,然不 肯情。師鐸有妾美,用之請見,不可,伺其出觀焉,怒而 棄之,內忿懼,為子結婚於高郵將張神劍,陰以為授。 朱全忠方攻秦宗權,駢慮其奔突,使師鐸率兵踰都 梁山,不見賊還。師鐸見駢府宿將多以讒死,憂甚,用 之益加禮。師鐸愈恐,謀於神劍,神劍不然其言,而猜 嫌日結。用之亦慮其變,內欲除之,亟請罷屯。其母密 擿師鐸使去,曰:「毋顧家室。」師鐸憂未知所出,而駢子 怒用之專恣,覬師鐸與諸將發其姦,遣使謂師鐸曰: 「用之欲因此行圖,君既授《書》《神劍》矣,君其備之。」師鐸 驚,軍中稍稍傳言,諸將介而見,請殺神劍,并其軍,驅 市人以濟亂。師鐸曰:「不可。我若重擾百姓,復一用之 也。鄭漢璋素與我善,兵精士強,以用之,用事常不平。 今若告之謀,彼必喜,則事濟矣。」眾然之。神劍未知,方 椎牛釀酒,且將犒師,師鐸潛師夜出,士皆絳繒抹首, 且行且掠。漢璋聞,以麾下出迎,師鐸諗以計,大喜,留 其妻守淮口,帥兵及亡命數千至高郵,見神劍,詰其 變,神劍辭不知。師鐸語稍侵,神劍瞋目曰:「大夫何晚 計!彼一妖人,前假嶺南節,不肯行志圖淮海。令君既 奪魄,彼一日得志,吾能握刀頭北面事之邪?吾前未 量君意,故不出口,尚何疑?」漢璋喜,取酒割臂血而盟, 推師鐸為大丞相,作誓告神。乃移檄州縣,以誅呂用 之、張守一、諸葛殷為名。神劍以高郵兵諸校倪詳逮, 並以天長子弟會唐宏為先鋒,駱元真主騎,趙簡主 徒,王郎為殿,得勝兵三千。將發,神劍中悔,繆曰:「公兵 雖精,然城堅旬日不下,則糧乏,眾心搖矣。」神劍請按 軍高郵,為公聲援,而督糧道師鐸曰:「民廩尚多,何患 資儲?城中㩦離無鬥志,何事聲援?君意不行,孰敢違?」 漢璋內忌神劍,恐不為己下,勸許其計,約城破,玉帛 子女共之。其四月,兵傅城,營其下,城中駭亂。用之分 兵守,且自督戰,令曰:「斬一級賞金一餅。」士多山東人, 堅悍,頗用命。師鐸懼,退舍自固。用之稍堙塞諸門。駢 登延和閣,聞囂甚,左右告之故,大驚,召用之問狀,徐 曰:「師鐸眾思歸,為門衛所軋,隨已處置,不爾,煩元女 一符耳。」駢曰:「吾覺爾之誕多矣,善自為之,勿使吾為 周寶也。」時寶已為下所逐,出奔云。用之慚,不復有言。 師鐸見城未下,頗懼,求救於宣州秦彥約,事平,迎以 代駢。駢數責用之曰:「始以心腹任君,君御下無方,卒 誤我。今百姓饑饉,不可虐用,當遣大將齎吾書諭之 使罷兵。」用之疑諸將不為用,以其黨許戡奉書往。始, 師鐸意駢令宿將勞軍,因得口陳用之罪。及戡至,大 怒曰:「梁纘韓問安在?若何庸來,即斬之。」乃繫書射城 內,用之不發即火之。他日,以甲士百人入謁,駢驚匿 內寢,少選乃出,叱曰:「得非反邪?」命左右驅出。用之至 南,舉策曰:「吾不復入是矣。」始與駢貳師鐸壁揚子,發 民廬舍,治攻具。用之盡索居人馬及丁壯驍將,以長 刀擁脅乘城,晝夜不得息,又疑為間,數易區處,家有 饁餉皆相失,至饑死者相枕藉。駢召大將古鍔齎師 鐸母書及其子出諭,師鐸遣子還,曰:「不敢負恩,朝斬 兇人,夕還屯,願以妻子為質。」駢恐用之屠其家,乃收 置署中。會秦彥遣秦稠率兵與師鐸合,攻益急,守陴 者夜焚南柵以應於外,師鐸入,守將張全迺戰死。用 之距三橋,殺傷相當。駢從子傑率牙兵將執用之以 畀師鐸,左鏌邪兵復斷其後,用之懼,乃出奔。駢召梁 纘謝曰:「初不用子計,以及此,庸何追!」授以兵,使保子 城。遲明,師鐸縱火大掠,駢乃命徹備改服,須其入。師 鐸見延和閣,駢待之如賓,即署師鐸節度副使,漢璋 神劍以次授署,秦稠封府庫以待。師鐸,去丞相號。於 時守衛未謹,駢愛將申及說駢曰:「逆人兵少弛,願奉 公夜出,發諸鎮兵,還刷大恥,賊不足平也。若不決,則 及將不得侍公。」因泣下。駢恇怯,不能用其策,及乃匿 去。師鐸誅,用之支黨數十,使孫約迎秦彥。彥者,徐州 人,本名立,隸伍籍。乾符中,以盜繫獄,且死,夢呼曰:「秦 彥而從我去。」寤而視,械破,因得亡命,即名彥。聚徒百 人,殺下邳令,取其貲入黃巢黨中。既敗,與許勍降駢, 累表和州刺史。中和初,宣歙觀察使竇潏病,彥襲而 代之。師鐸之召彥也,或計曰:「足下向誅妖人,群下樂 從,今軍府已安,宜還政高公。足下身典兵,權在掌握, 四鄰聞之,不失大義,諸將未敢謀也。若令彥為帥,兵 非足下有也。且秦稠封府庫,勢已相疑,足下如厚德 彥,宜以金玉子女報之,勿聽渡江。假足下能下彥」,楊 行密夕聞而朝必至。師鐸不決,以告漢璋,漢璋曰:「善。」 師鐸出駢囚南第。稠麾下求無厭,燒貢奉樓數十楹, 取珍寶。始,駢自乾符以來,貢獻不入天子貲貨山積, 私置郊祀、元會,供帳什器,殫極工巧,至是為亂兵所 剽略盡。師鐸徙駢東第,擒諸葛殷,腰下得金數斤,百 姓交唾拔鬚髮無遺,再縊乃絕。仇家矐其目云:市人 投瓦礫擊尸,俄而成冢。駢出金遺守者。師鐸知之,加 兵苛督,復入囚署中,子弟十餘人同幽之。顧雲:入見駢猶自若曰:「吾復居此,天時人事,必有在意。」師鐸復 推立之。用之既出,以兵攻淮口,未下,鄭漢璋擊之,遂 奔天長。初,用之詐為駢書,召兵於廬、壽,城陷,而楊行 密兵萬人次天長,用之自歸,將神劍求賂於師鐸,辭 以彥未至。神劍怒,與別將高霸將攻師鐸。彥之來,召 池州刺史趙鍠守宣,自將入揚州,稱節度使,以師鐸 為行軍司馬,居用之第,不得在牙中,師鐸怏怏。行密 與神劍連和,自江北至槐家橋,柵壘相聯。彥登城望 之,色沮,乃授鄭漢璋、唐宏等兵屯門,樵蘇道絕,食且 乏。稠及師鐸以勁卒八千出戰,大敗,稠死之,士奔溺 者十有七八。彥大出金求救於張雄,雄引兵至東塘, 得金,不戰去。彥使師鐸率兵三萬陣城下,漢璋為前 鋒,宏次之,駱元真、樊約又次之,師鐸、王朗以騎為左 右翼,既成列,久之,行密乃出,委輜重於壁,以羸兵守 之,伏精卒數千其旁。行密先犯元真,短兵接偽北,師 鐸諸軍奔其壁,爭取金玉貲糧,伏譟而出。行密引輕 兵躡其尾,俘殺旁午,橫尸十里。師鐸等奔還,元真戰 死。師鐸雅倚元真驍敢,能拒敵,既失之,惋沮彌日,不 復議出戰矣。駢久囚拘,供億窘狹,命奴徹延和閣闌 楯為薪,煮革帶以食。駢召幕府盧涗曰:「予粗立功,比 求清淨,非與此世爭利害,今而及此,神道可望邪?」涕 下不能已。師鐸既敗,慮駢內應,有女巫王奉仙謂師 鐸曰:「揚州災,有大人死,可以厭。」彥曰:「非高公邪?」命左 右陳賞等往殺之。侍者白有賊,駢曰:「必秦彥來。」正色 須之。眾入,駢罵曰:「軍事有監軍及諸將在,何遽爾?」眾 辟易。有奮而擊駢者,曳廷下,數之曰:「公負天子恩,陷 人塗炭,罪多矣,尚何云?」駢未暇答,仰首如有所伺,即 斬之。左右奴客遁歸行密。行密舉軍縞素,大臨而祭, 獨用之縗服哭三日。彥屢敗,軍氣摧喪,與師鐸抱膝 相視,無他略。更聞奉仙賞罰輕重皆自出。彥遣漢璋 擊神劍,破之,神劍奔高郵。漢璋欲窮追,會大雨還。行 密以城尚堅,師且老,議解去。用之裨將晨伏兵西壕 伺守者,休代引而登,殺數十人於門以招外兵,守軍 亦厭苦,皆委兵潰。師鐸與其家及彥奔東塘,人爭出, 相騰藉死壕壍幾滿,王朗踣而殞。行密既入,殺梁纘 於牙門,以不死。《高氏難韓問》,聞之,赴井死。居人癯惙 奄奄,兵不忍加暴,反斥餘糧救之。彥師鐸與唐宏、倪 詳焚白砂,將渡江,會秦宗權使孫儒引兵三萬襲揚 州,次天長,彥等與之合,還攻行密,取行密輜重牛羊 數千計。儒以食乏,乃屠高郵,據之。張神劍奔還,行密 授之館,而高郵戍兵七百潰而來,行密疑有謀,悉擊 殺之,因殺神劍。用之始詐行密曰:「廡下有瘞金五千 斤,事平願備。」一日乏,行密掘地,無埋金,但得銅人三 尺,身桎梏,釘刺其口,刻駢名於背,蓋用蠱厭駢也。行 密責其罪,并張守一斬于三橋,妻子皆死,著其罪於 路。

《唐書孔戣傳》:「信州刺史李位好黃老道,數禱祠。部將 韋岳告位集方士圖不軌,監軍高重謙上急變,捕位 劾禁中。戣奏刺史有罪,不容繫仗內,請付有司。詔送 御史臺。戣與三司雜治,無反狀。岳坐誣罔誅,貶位建 州司馬。」

《靈應錄》:湖州高彥司徒,夢見一道士仗劍至臥內,高 問「彼何人」,答曰:「來作司徒之子,要戮數千冤讎。」高驚 覺說之,其妻是月有孕,期長一子,精神俊利,名曰禮, 年十三四,心奸詐後繼父之位,毒害生民,動惟傷殺, 醉怒一婢,因而斬之。後頻作祟,照鏡見其形,禮甚惡 之,謂親密者曰:「我前後殺人多矣,或衙門宿舊,或軍」 中勳列,皆無滯魄。偶勦一婢,彷彿在焉。有善道法者, 求以厭之,親密者乃言「道士葉孤雲,精於《符籙》,請試 佩之。」禮如其言,後果絕影響。

《雲仙雜記》:方山道人時元亨煉真厭世三十餘年,精 唾涕淚俱惜之,七十髮不白,走如奔馬,宋先生曰:「吾 以小術,令此子三日即死。」乃於酒中以羊豕腦一拌 啖之,元亨不覺也。飲罷便苦頭痛下痢,明日便出如 剝淨雞頭肉者二三升許。又明日元亨果卒。

《錄異記》:「荊州當陽縣倚山為廨,內有劉文龍井極深, 井中有龍窠傍入不知幾許,欲晴霽,及將雨,往往有 雲氣自井而出。光化中,有道士稱自商山來,入井中, 取龍窠及草藥而去。」

夔州道士王法元,舌大而長,呼文字不甚典切,常以 為恨。因發願讀《道德經》,夢老君與剪其舌,覺而言詞 輕利,精誦五千言,頗有徵驗。

吉州東山有觀焉,隔灨江去州六十里。咸通中,有楊 尊師居焉。師有道術,能飛符救人。觀側有三井,一井 出鹽,一井出茶,一井出豉。每有所闕,師令取之,皆得 食之,能療眾疾。師得道之後,取之無復得矣。

《過庭錄》先子舊藏唐末道虞有賢書送臥雲道士詩 云:「臥雲道士來相辭,相辭倏忽何所之。紫閣春深煙 靄靄,東風花柳折枝枝。藥成酒熟有時節,寒食恐失 松間期。冥鴻一見傷弓翼,高飛展轉心無疑。滿酌幾 杯酒,狂吟幾首詩。留不住,去不悲,醯雞蜉蝣安得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