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9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九十六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六卷目錄

 靜功部彙考四

  鍾呂傳道記論抽添 論河車 論還丹 論煉形 論朝元 論內觀 論魔

  難 論證驗

神異典第二百九十六卷

靜功部彙考四[编辑]

《鍾呂傳道記》
[编辑]

《論抽添》
[编辑]

呂曰:「採藥必賴氣中之水,進火須進鉛中之氣,到底 抽鉛成大藥,若以添汞上可以補丹田,所謂抽添之 理,何也?」鍾曰:「昔者上聖傳道於人間,以太古之民,淳 而復朴,冥然無知,不可得聞大道。天地指諭陰陽升 降之宜,交換於溫涼寒暑之氣,而節候有期,一年數 定,周而復始,不失於道,天地所以長久。不慮人之不」 知,而闇於大理,蔽在一隅。比說於日月精華往來之 理,進退在旦望弦朔之時,而出沒無差,一月數足,運 行不已,不失於道,日月所以長久。奈何寒往暑來,暑 往寒來,世人不悟天地升降之宜。月圖復缺,月缺復 圓,世人不悟日月往來之理。恣縱無窮之意,消磨有 限之時。富貴奢華,算來裝點浮生之「夢;恩愛愁煩,到 底做下來生之債。」歌聲未絕,而苦惱早來,名利正濃 而紅顏已去。貪才貪貨,將謂萬劫長存;愛子憐孫,顯 望永生同聚;貪癡不息,妄想長生,而耗散元陽,走失 真氣。直待惡病纏身,方是歇心之日;大限臨頭,纔為 了手之時。真仙上聖,憫其如此輪迴,已而仍歸墮落。 深欲世人明悟大道,比於天地日月之長久始也,備 說天地陰陽升降之理,次以比喻日月精華往來之 理。彼以不達天機,罔測元妙,以內藥比外藥,以無情 說有情,無情者金石,金石者外藥也;有情者氣液,氣 液者內藥也。大之天地,明之日月,外之金石,內之氣 液,既採須添,既添須抽,抽添之理,乃造化之本也。且 冬至「之後,陽升於地,地抽其陰,太陰抽而為厥陰,少 陽添而為陽明,厥陰抽而為少陰,陽明添而為太陽。 不然,無寒而變溫,溫而變熱者也。夏至之後,陰降於 天,天抽其陽,太陽抽而為陽明,少陰添而為厥陰,陽 明抽而為少陽,厥陰添而為太陰。不然,無熱而變涼, 涼而變寒也。是以天地陰陽升降而變六氣,其抽添 之驗也。若以月受日魂,日變月魄,前十五日月抽其 魄,而日添其魂,精華已滿,光照上下,不然,無初生而 變上弦,上弦而變月望者也。若以月還陰魄,日收陽 精,後十五日日抽其魂,而月添其魄,光照已謝,陰魄 已足,不然,無月望而變下弦,下弦而變晦朔者也。是 此日月往復而變九六,其抽添之驗也。」世人不達天 機,罔測元理,真仙上聖以人心所愛者,無病長生,將 金石煉大丹;以人心所好者黃金白銀,將鈆汞成至 寶。本以欲世人悟其大理。無情之金石,火候無差,抽 添有數,尚可延年益壽。若以己身有情之正陽之氣, 真一之水,知交合之時,明採取之法,積日累月,氣中 有氣,煉氣成神,以得超脫,莫不為今古難得之事。人 間天上,少得解悟,當以志心行持,而棄絕外事,效天 地日月長久。誘勸迷途,留心於道,故有外藥之說。今 古聖賢,或面陳說,得聞於世。世人又且不悟,欺以罔 人,以失先師之本意。將砂取汞,以汞點鈆,即鈆乾汞, 用汞變銅,不顧身命,狂求財貨,互相推舉,以好道為 名,其實好利而志在黃白之術。先聖上仙,不得已而 隨緣設化,對物教人,而有鉛汞之說,比喻於內事。且 鈆汞自出金石,金石無情之物,尚有造化而成寶。若 以有情自己所出之物,如鉛汞之作用,莫不亦有造 化。既有造化,莫不勝彼黃白之物也。奉道之士,當以 深究之,而勿執在外丹與丹竈之術。且夫人之鉛也, 乃天地之始。因太始而有太質,為萬物之母。因太質 而有太素。其體也,為水中之金;其用也,為火中之水, 五行之祖,而大道之本也。既以採藥為添汞,添汞須 抽鈆,所以抽添,非在外也。自下田入上田,名曰「肘後 飛金晶」,又曰「起河車而走龍虎」,又曰「還精補腦,而長 生不死」鈆!既後抽汞自中降,以中田還下田,始以龍 虎交媾而變黃芽,是五行顛倒。此以抽鈆添汞而養 胎仙,是三田返復,五行不顛倒,龍虎不交媾,三田不 返復,胎仙不氣足。抽鈆添汞,一百日藥力全,一百日 聖胎堅,三百日胎仙完,而真氣生。真氣既生,煉氣成, 神功滿,忘形而胎仙自化,乃曰神仙。呂曰:「出於金石 者,外鈆外汞,抽添可以為寶。出於己身,腎中所藏父 母之真氣而為鈆,真一正陽所合之藥,變而為汞,抽 添可以生神。所謂真鈆真汞,亦有抽添乎?」鍾曰:「始也 得汞須用鈆,用鈆終是錯,故以抽之而入上宮,元氣 不傳,還精入腦,日得之汞。陰盡陽純,精變為砂,而砂變為金,乃曰真鉛。真鉛者,自身之真氣合而得之也。 真鉛生真氣之中,炁中真一之水,五氣朝元而三陽 聚頂。昔者金精下入丹田,升之煉形,而體骨金色。此 者真鉛升之內府,而體出白光。自下而上,自上而下, 還丹煉形,皆金精往復之功也。自前而後,自後而前, 焚身合氣,皆真氣造化之功也。」若以不抽不添,止於 日用,採藥進火,安有「如此之功驗?」呂曰:「凡抽之添之, 如何得上下有度,前後無差?」鍾曰:「可升之時不可降, 可抽之時不可添,上下往來,無差毫釐,河車之力也。」

《論河車》
[编辑]

呂曰:「所謂河車者,何也?」鍾曰:「昔有志智人,觀浮雲蔽 日,可以取陰而作蓋;觀落葉浮波,可以載物而作舟; 觀飄蓬隨風,往來運轉而不已,退而作車。且車之為 物,蓋軫有天地之象,輪轂如日月之比,高道之士,取 喻於車,且車行於地,而轉於陸。今以河車,亦有說矣。 蓋人身之中,陽少陰多,言水之處甚眾,車則取意於 搬運,河乃主象於多陰。故此河車,不行於地,而行於 水,自上而下,或後或前,駕在於八瓊之內,驅馳於四 海之中。升天則上入崑崙,既濟則下奔鳳闕,運載元 陽直入於離宮,搬負真氣曲歸於壽府,往來九州而 無暫停,巡歷三田何時休息?龍虎既交,令黃婆駕入 黃庭;鈆汞纔分,委金男搬入金闕。玉」泉千派,運時止 半刻工夫,金液一壺。搬過只時間功跡五行,非此車 搬運也,難得生成一氣,非此車搬運也,豈能交會應 節,順時而下功,必假此車而搬之,方能有驗。養陽煉 陰而立事,必假此車而搬之,始得無差。乾坤未純,其 或陰陽往來之,是此車之功也;宇宙未周,其或血氣 交通之,是此車之功「也。自外而內,運天地純粹之氣, 而接引本宮之元陽;自凡而聖,運陰陽真正之氣,而 補煉本體之元神。其功不可以備紀。」呂曰:「河車如此 妙用,敢問河車之理,必竟人身之中,何物而為之?既 得之,而如何運用?」鍾曰:「河車者,起於北方正水之中, 腎藏真氣,真氣之所,生之正氣,乃曰河車。河車作用, 今古罕聞,真仙祕而不說者也。如乾再索《坤》而生《坎》, 《坎》本水也,水乃陰之精,陽既索於陰,陽液負陰而還 位,所過者艮震㢲以陽索陰,因陰取陰,搬運入《離》,承 陽而生,是此河車搬陰入於陽宮。及夫《坤》再索於《乾》 而生離,離本火也,火乃陽之精,陰既索於陽,陰返抱 陽而還位,所過者《坤》《兌》《乾》以陰索陽,因陽」取陽,搬連 入坎,承陰而生,是此河車運陽於陰宮。及夫採藥於 九宮之上,得之而下入黃庭。抽鈆於曲江之下,搬之 而上升內院。玉液金液本還丹,搬運可以煉形而使 水上行。君火民火本煉形,搬運可以燒丹而使火下 進。「五氣朝元」,搬運各有時;「三花聚頂」,搬運各有日。「神 聚多魔,搬運真火以焚身」,則三尸絕逃,藥就海枯,搬 運霞漿而沐浴,而入水無波。若此河車之作用也。呂 曰:「河車本北方之正氣,運轉無窮,而負載陰陽,各有 成就,所用功不一也。尊師當為細說。」鍾曰:「五行循環, 周而復始,默契顛倒之術,以龍虎相交,而變黃芽者, 小河車也;肘後飛金晶,還晶入泥丸,抽鈆添汞,而成 大藥者,大」河車也。以龍虎交而變黃芽,鈆汞交而成 大藥,真氣生而五氣朝中元,陽神就而三神超內院。 紫金丹成,常如元鶴對飛;白玉汞就,正似火龍湧起, 而金光萬道,罩俗骨以光輝;琪樹一株,現鮮葩而燦 爛。或出或入,出入自如,或去或來,往來無礙。搬神入 體,且混時流,化聖離俗,以為羽客,乃曰「『紫河車』也。」是 此三車之名,而分上、中下三成。故曰三成者,言其功 之驗證,非比夫釋教之三乘車,而曰羊車、鹿車、大牛 車也。以道言之,河車之後,更有三車。凡聚火而心行 意使以攻疾病,而曰使者車。凡《既濟》自上而下,陰陽 正合,水火共處,靜中聞雷霆之聲,而曰雷車。若以心 為境,役性以情牽,感物而散於「真陽之氣,自內而外, 不知休息,久而氣弱體虛,以成衰老,或而八邪五疫, 返以搬八真氣,元陽難為抵當,既老且病而死者,曰 破車。」呂曰:「五行顛倒,而龍虎相交,則小河車已行矣。 三田返復而肘後飛金晶,則大河車將行矣。然而紫 河車何日得行焉?」鍾曰:「修真之士,既聞大道,得遇明 師,曉達天地升」降之理,日月往來之數,始也匹配陰 陽,次則聚散水火,然後採藥進火,添汞抽鉛,則小河 車當行矣。及夫肘後金晶,八頂黃庭,大藥漸成,一撞 三關,直超內院,後起前收,上補下煉,則大河車固當 行矣。及夫金晶玉液,還丹而後煉形,煉形而後煉氣, 煉氣而後煉神,煉神合道,方曰:「道成以出,凡類入仙。」 當時乃曰《紫河車》也。

《論還丹》
[编辑]

呂曰:「煉形成氣,煉氣成神,煉神合道,未敢聞命。所謂 還丹者,何也?」鍾曰:「所謂丹者,非色也,紅黃不可以致 之;所謂丹者,非味也,甘和不可以合之。丹乃丹田也。 丹田有三,上田神舍,中田氣府,下田精區。精中生氣, 氣在中丹;氣中生神,神在上丹;真水真氣,合而成精, 精在下丹。奉道之士,莫不有三丹。然而氣主於腎,未朝於中元,神藏於心,未超於上院。所謂精華不能返 合,雖三丹終成無用。呂曰:「元中有元,一切之人,莫不 有命。命中無精,非我之氣也,乃父母之元陽;無精則 無氣,非我之神也,乃父母之元神。所謂精神,乃三田 之寶,如何可得,而當在於上中下三宮也?」鍾曰:「腎中 生氣,氣中有真一之水,使水復還於下丹,則精養靈 根,氣自生矣。心中生液,液中有正陽之氣,使氣復還 於中丹,則氣養靈源,神自生矣。集靈為神,合神入道, 以還上丹,而後超脫。」呂曰:「丹田有上中下,還者既往 而有所歸。」曰:「還丹還丹之理,奧旨深微,敢告細說。」鍾 曰:「有小還丹,有大還丹,有七返還丹,有九轉還丹,有 金液還丹,有玉液還丹,有以下丹還上丹,有以上丹 還中丹,有以中丹還下丹,有以陽還陰丹,有以陰還 陽丹,不止於名號不同,亦以時候有別,而下手處各 異也。」呂曰:「所謂小還丹者,何也?」鍾曰:「小還丹者,本曰 下元。下元者,五藏之主,三田之本。以水生木,木生火, 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既相生也,不差時候,當生而 引未生,如子母之相愛也。以火剋金,金剋木,木剋土, 土剋水,水剋火。既相剋也,不失分度,當剋而補未剋, 如夫婦之相合也。氣液轉行,周而復始,自子至午,陰 陽當生;自卯至酉,陰陽當停。凡一晝一夜,復還下丹, 循環一次,而曰小還丹也。」奉道之士於中採藥進火, 以成下丹,良由此矣。呂曰:「小還丹既已知矣,所謂大 還丹者,何也?」鍾曰:「龍虎相交而變黃芽,抽添鉛汞而 成大藥,元武宮中而金晶纔起,玉京山下而真氣方 升,走河車於領上,灌玉液於中衢,自下田入上田,自 上田復下田,後起前來,循環已滿,而曰大還丹也。奉 道之士,於中起龍虎而飛金晶,養胎仙而生真炁,以 成中丹,良由此矣。」呂曰:「大還丹既已知矣,所謂七返 還丹,而九轉還丹者,何也?」鍾曰:「五行生成之數,五十 有五。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 地十。一、三、五、七、九,陽也,共二十五;二、四、六、八、十,陰也, 共三十。自腎為始,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此則五 行生之數也。三陽而二陰,自腎為始,水六、火七,木八, 金九、土十」,此則五行成之數也。三陰而二陽。人身之 中,共有五行,生成之道:水為腎,而腎得一與六也;火 為心,而心得二與七矣;木為肝,而肝得三與八矣;金 為肺,而肺得四與九矣;土為脾,而脾得五與十矣。每 藏各有陰陽,陰以八極而二盛,所以氣到肝而腎之 餘陰絕矣;氣到心太極而生陰以二在心,而八在肝 也。陽以九盡而一盛,所以液到肺,而心之餘陽絕矣。 液到腎,太極而生陽,以一在腎而九在肺也。奉道之 士,始也交媾龍虎,而採心之正陽之氣,正陽之氣,乃 心之七也。七返中元,而入下田,養就胎仙,復還於心, 乃曰「七返還丹」者也。二八陰消,真氣生,而心無陰以 絕二也。大藥而就,肝無陰以絕「八也。既二八陰消,而 九三陽可長矣。肝以絕陽助於心,則三之肝氣盛矣。 七既還心,以絕肺液,而肺之九轉而助心,則九三之 陽長。九轉還丹也。」呂曰:「七返者,以其心之陽復還於 心,而在中丹。九轉者,以其肺之陽本自心生,轉而復 還於心,亦在中丹。七返九轉,既已知矣。所謂金液玉 液,上中、下相交,陰與陽往復而還丹者,何也?」鍾曰:「前 賢往聖,多以肺液入下田,而曰金液還丹,心液入下 田,而曰玉液還丹,此論非不妙矣,然而未盡元機。蓋 夫肺生腎,以金生水,金入水中,何得謂之還丹?腎剋 心,以水剋火,水入火中,何得謂之還丹?金液乃肺液 也。肺液為胎胞含龍虎,保送在黃庭之中。大藥將成」, 抽之肘後,飛起其肺液以入上宮,而下還中丹,自中 丹而還下田,故曰:「金液還丹」也。玉液乃腎液也,腎液 隨元氣以上升,而朝於心,積之而為金水,舉之而滿 玉池,散而為瓊花,煉而為白雪。若以納之,自中田而 入下田,有藥則沐浴胎仙。若以升之,自中田而入四 支,煉形則更遷塵骨,不升不納,周而復始,故曰:「玉液 還丹」者也。陰極陽生,陽中有真一之水,其水隨陽上 升,是陰還陽丹者也;陽極生陰,陰中有正陽之氣,其 氣隨陰下降,是陽還陰丹者也。補腦煉頂,以下還上; 既澆既灌,以上還中;燒丹進火,以中還下;煉質焚身, 以下還中。五行顛倒,三田返復,互相交換,以至煉形 化氣,煉氣成神,自下田遷而至中田,自中田遷而至 上田,自上田遷而出天門,棄下凡軀,以入聖流仙品, 方為三遷成功,自下而上,不復更有還矣。

《論煉形》
[编辑]

呂曰:「還丹既已知矣,所謂煉形之理,可得聞乎?」鍾曰: 「人之生也,形與神為表裏。神者形之主,形者神之舍。 形中之精以生氣,氣以生神,液中生氣,氣中生液,乃 形中之子母也。水以生木,木以生火,火以生土,土以 生金,金以生水,氣傳子母,而液行夫婦,乃形中之陰 陽也。水化為液,液化為血,血化為津,以陰得陽而生」 也。若以陰陽失宜,則涕淚涎汗橫出,而陰失其生矣。 氣化為精,精化為珠,珠化為汞,汞化為砂,以陽得陰 而生也;若以陰陽失宜,則病老死苦,而陽不得成矣陰不得陽陽不生,陽不得陰陰不成。奉道之士,修陽 而不修陰,煉己而不煉物,以己身受氣之初,乃父母 真氣兩停,而即精血為胎胞寄質,以母純陰之中,陰 中生陰,因形造形,胎完氣足,而堂堂六尺之軀,皆屬 陰也。所有一點元陽而已。必欲長生不死,以煉形住 世,而劫劫長存;必欲超凡入聖,以煉形化氣,而身外 有身。呂曰:「形象陰也」,陰則有體,以有為無,使形化氣, 而超凡軀,以入聖品,乃煉之上法也。因形留氣,以氣 養形,小則安樂延年,大則留形住世。既老者返老還 童,未老者定顏長壽。以三百六十年為一歲,二萬六 千年為一劫,為一浩劫。浩浩之劫,不知歲月之幾何, 而與天地長久,乃煉形驗證也如此。然而煉形之理, 造化之機,而有如此之驗,可得聞乎?鍾曰:「人之成形, 三百日胎完,既生之後,五千日氣足。五尺五寸為本 軀,以」應五行生成之數。或有大小之形而不齊者,以 寸定尺,長短合宜。心之上為九天,腎之下為九地。腎 到心八寸四分,心到重樓第一環八寸四分,重樓第 一環到頂八寸四分,自腎到頂凡二尺五寸二分,而 元氣一日一夜盈滿者三百二十度。每度二尺五寸 二分,計八十四丈,元氣以應「九九純陽」之數,心腎相 去,以合天地懸格之宜。自腎到頂,共二尺五寸。又按 五行,五五純陽之數,故元氣隨呼而出。既出也,榮衛 皆通,天地之正氣,應時順節,或交或離,丈尺無窮,隨 吸而入,既入也,經絡皆闢。一呼一吸,天地人三才之 真氣,往來於十二樓前。一往一來,是日一息,晝夜之 間,人有一萬三千五百息,分而言之,一萬三千五百 呼,所呼者自己之元氣,從中而出。一萬三千五百吸, 所吸者天地之正氣,自外而入,根源牢固,元氣不損, 呼吸之間,可以奪天地之正氣。以氣煉氣,散滿四大, 清者榮而濁者衛,悉皆流通,縱者經而橫者絡,盡得 舒暢,寒暑不能為害,勞苦不能為虞,體輕骨健,氣爽 神清,永保「無疆之壽,長為不老之人。苟或根源不固, 精竭氣弱,上則元氣已泄,下則本宮無補,所吸天地 之氣,浩浩而出,八十一丈,元氣九九而損,不為己之 所有,反為天地所取,何能奪於天地之正氣積而陰 盛陽衰,氣弱而病,氣盡而死,墮入輪迴。」呂曰:「元氣如 何不走失以煉形質?可奪天地之正氣,而留浩」劫長 存者也。鍾曰:「欲戰勝者在兵強,欲民安者在國富。所 謂兵者,元氣也。其兵在內,消形質之陰;其兵在外,奪 天地之氣。所謂國者,本身也。其身之有象者,豐足而 常有餘;其身之無形者,堅固而無不足。萬戶長開,而 無一失之虞;一馬誤行,而有多多之得。或前或後,乃 所以煉質焚身;或上或下,乃所以養陽消陰。燒乾坤 自有時辰,假氣液能無日候。以玉液煉形,仗甲龍以 升飛,而白雪滿於塵肌;以金液煉形,逐雷車而下降, 則金光盈於臥室。」呂曰:「煉形之理,亦粗知矣。」金液玉 液者,何也?鍾曰:「金液煉形,則骨體金色,而體出金光, 金花片片,而空中自現。乃五氣朝元,三陽聚頂,欲超 凡體之時,而金」丹大就之日,若以玉液煉形,則肌泛 陽酥,而形如琪樹,瓊花玉蕊,更改凡體而光彩射人, 乘風而飛騰自如,形將為氣者也。奉道之士,雖知還 丹之法,而煉形之功亦不為小矣。當玉液還丹,以沐 浴胎仙,而升之上行以河車,般於四大。始於肝也,肝 受之,則肝盈於目,而目如點漆;次於心也,心受之,則 口生靈液,而液為白雪。次於脾也。脾受之,則肌若凝 脂,而瘢痕盡除。次於肺也。肺受之,則鼻聞天香,而顏 復少年。次於腎也。腎受之,則再還本府,耳中常聞絃 管之音,鬢畔永絕斑白之色。若此玉液之煉形也。及 夫金液煉形,不得比此。始還丹而未還,與君火相見, 而曰「既濟」;既還丹而復起,與真陰相敵,而曰煉質。土 本剋水也,若金液在土,使黃帝回光,以合於太陰。火 本剋金也,若金液在火,使赤子同爐,自生於紫氣,於 水中起火,在陽裏消陰,變金丹於黃庭之內,煉陽神 在五氣之中,於肝則青氣沖,於肺則白色出,於心則 赤光現,於腎則黑氣升,於脾則黃色起。五氣朝於中 元,從君火以超內院,下元陰中之陽,其陽無陰,升而 聚在神宮;中元陽中之陽,其陽無生,升而聚在神宮。 黃庭大藥,陰盡純陽,升而聚在神宮。五液朝於下元, 五氣朝於中元,三陽朝於上元。朝元既畢,功滿三千, 或而鶴舞頂中,或而龍飛身內。但聞嘹喨樂聲,又睹 仙花亂墜,紫庭盤桓,真香馥郁。三千功滿,不為塵世 之人;一炷香消,已作蓬瀛之客。乃曰:「超凡入聖,而脫 質升仙者也。」

《論朝元》
[编辑]

呂曰:「煉形之理,既已知矣。所謂朝元者,可得聞乎?」鍾 曰:「大藥將就,玉液還丹,而沐浴胎心,真氣既生,以沖 玉液上升,而更改塵骨,而曰玉液煉形。及夫肘後飛 起金晶河車,以入內院,自上而中,自中而下,金液還 丹,以煉金砂,而五氣朝元,三陽聚頂,乃煉氣成神,非 止於煉形住世而已。所謂朝元,古今少知,苟或知之, 聖賢不說。蓋以是真仙大成之法,默藏天地不測之機,誠為三清隱祕之事,忘言忘象之元旨,無問無應 之妙理。恐子之志不篤而學不專,心不寧而問不切, 輕言易語,反我有漏泄聖機之愆,彼此各為無益。」呂 曰:「始也悟真仙而識大道,次以知時候而達天機,辨 水火真源,知龍虎不生肝肺,察抽添大理,審鉛汞非 是坎離。五行顛倒之數,已蒙指教;三田反復之機,又 謝敷陳。熟曉還丹煉形之理,深知長生不死之術。然 而超凡入聖之原,脫質升仙之道,本於煉氣而朝元。 所謂朝元敢告,略為指訣。」鍾曰:「道本無形,反乎太原, 示朴上清下濁,合而為一。太極既分,混沌初判,而為 天地。天地之內,東西」南北而列五方,每方各有一帝, 每帝各有二子,一為陽而一為陰,乃曰「二氣相生相 成,而分五行。五行相生相成,而定六氣,乃曰三陰三 陽。」以此推之,如人之受胎之初,精氣為一。反精氣既 分,而先生二腎。一腎在左左為元,元以升氣,而上傳 於肝。一腎在右右為牝,牝以納液,而下傳膀胱。元牝 本乎無中來,以無為有,乃父母之真氣,納以純陰之 地,故曰「谷神不死。」是謂元牝之門,可比天地之根。元 牝,二腎也,自腎而生,五藏六府全焉。其中肝為木,曰 甲乙,可比於東方青帝;心為火,曰丙丁,可比於南方 赤帝;肺為金,曰庚辛,可比於西方白帝;脾為土,曰戊 己,可比於中央黃帝;腎為水,曰壬癸,可比於北方黑 帝。人之初生,故無形象,止於一陰一陽。及其胎完而 有腸胃,乃分六氣,三男三女而已。一氣運五行,五行 運六氣。先識者陰與陽,陽有陰中陽,陰有陽中陰;次 識者金木水火土,而有水中火,火中水,水中金,金中 木,木中火、火中土。有人者互相交合,所以二氣分而 為六氣,大道散而為五行,如冬至之後,一陽生五方 之地,而陽皆生也。「一帝當其行令,而四帝助之。若以 春令既行,黑帝不收其令,則寒不能變溫;赤帝不備 其令,則溫不能變熱。及夫夏至之後,一陰生五方之 天,而陰皆降也。一帝當其行令,而四帝助之。若以秋 令既行,赤帝不收其令,則熱不能變涼;黑帝不備其 令,則涼不能變寒。冬至陽生於地,以朝氣於天也。夏 至陰生於天,以朝氣於地也。奉道之士,當深究此理, 而日月之間,一陽始生,而五藏之氣,朝於中元;一陰 始生,而五藏之液,朝於下元。陰中之陽,陽中之陽,陰 陽之上之陽,三陽上朝,內院心神,以返天宮,是皆朝 元者也。」呂曰:「陽生之時,而五氣朝於中元;陰生」之時, 而五液朝於下元,使陽中之陽,陰中之陽,陰陽之中 之陽,以朝上元。若此修持,尋常之士亦有知者,如何 得超脫以出塵俗鍾曰:「若以元陽之氣,以一陽始生 之時,上朝中元,是人皆如此。若以積氣生液,以一陰 始生之時,下朝下元,是人皆如此。若此行持,故不能 超脫。然而欲超凡入聖,脫質升」仙,當先龍虎交媾,而 成大藥。大藥既成,而生真氣。「真氣既生,於年中用月, 月上定興衰。月中用日,日上數直事;日中用時,時上 定息數。以陽養陽,陽中不得留陰。以陽煉陰,陰中不 得散陽。凡以春則肝旺而脾弱,夏則心旺而肺弱,秋 則肺旺而肝弱,冬則腎旺而心弱。人以腎為根本,每 時一季,脾旺而腎弱,獨腎於四時有損,人之多疾病 者此也。凡以甲乙在肝直事,防脾氣不行;丙丁在心 直事,防肺氣不行;戊己在脾直事,防腎氣不行;庚辛 在肺直事,防肝氣不行;壬癸在腎直事,防心氣不行。 一氣盛而一氣弱,一藏旺而一藏衰,人之多疾病者 此也。凡以心氣萌於亥而生於寅,旺於已而弱於申; 肝氣萌於申而生於亥,旺於寅而弱於已;肺氣萌於 寅而生於已,旺於申而弱於亥;腎氣萌於已而生於 申,旺於亥而弱於寅。脾氣春隨肝而夏則隨心,秋隨 肺而冬則隨腎。」人之不知日用,莫曉生旺強弱之時, 所以多疾病者此也。若此日月時三陽既聚,當煉陰 而使陰不生。若此日月時三陰既聚,當養陽而使陽 不散。又況真氣既生,以純陽之氣,煉五藏之氣,不息 而出,本色而舉,而到天池。始以腎之無陰,而九江無 浪;次以肝之無陰,而八關求閉;次以肺之無陰,而金 火同爐;次以脾之無陰,而玉戶不開;次以真氣上升, 四炁聚而為一,縱有金液下降,杯水不能勝輿薪之 火。水火相包,而合之為一,以入神宮。定息內觀,一意 不散,神識俱妙,靜中常聞樂聲,如夢非夢,若在虛無 之境,風光景物不比塵俗,繁華美麗,勝過人世,樓臺 宮闕,碧瓦凝煙,珠翠綺羅,馨香成陣。當此之時,乃曰 「超內院而陽神方得聚會而還上丹。」煉神成仙,以合 大道。一撞天門,金光影裏以現法身,鬧花深處而坐 凡體,「乘空如履平川,萬里若同展臂者也;復回再入 本軀,神與形合,天地齊其長久者也。厭居塵世,寄下 凡胎,而返十洲,於紫府太微真君處,契勘鄉原,對會 名姓,較量功行之高下,得居三島而遨遊,永在於風 塵之外,其名曰超塵脫凡。」呂曰:「煉形止於住世,煉氣 方可升仙。世人不達元機,無藥而先行,胎」息強留在 腹,或積冷氣而成病,或發虛陽而作疾。修行本望長 生,似此執迷,尚不免於疾病,殊不知胎仙就而真氣生,真氣生而自然胎息,胎息以煉氣,煉氣以成神。然 而煉氣必審年中之月,月中之日,日中之時,端居靜 室,忘機絕跡。當此之時,心境未除者,悉以除之。或而 妄想不已,智識有漏,志在升仙,而心神不定,為之奈 何?鍾曰:「交合各有時,行持各有法,依時行法,即法求 道,指日成功,易如反掌。」古今達士,閉目冥心,以入希 夷之域,良以內觀而神識自住矣。

《論內觀》
[编辑]

呂曰:「所謂《內觀》之理,可得聞乎?」鍾曰:「《內觀》坐忘存想 之法,先賢後聖,有取而有不取者。慮其心猿意馬,無 所停留,恐因物而喪志,而無中立象,使耳不聞而目 不見,心不狂而意不亂,存想事物,而內觀坐忘,不可 無矣。奈何少學無知之徒,不知交合之時,又不曉行 持之法,必望存想而決要成功。意內成丹,想中取藥」, 鼻搐口咽,望有形之日月,無為之天地,留止腹口,可 謂兒戲。所以達士奇人,而於坐忘存想,一旦毀之,乃 曰「夢裏得財,安能濟用?畫地為餅,豈可充饑?空中又 空,如鏡花水月,終難成事。」然而有可取者,蓋易動者 片心,難伏者一意,好日良時,可採可取也。雖知清靜 之地,奈何心為事役,志以情移,時比「電光寸陰可惜, 毫末有差,而天地懸隔,積年累月,而不見功,其失在 心亂而意狂也。善視者,志在丹青之美,而不見泰華; 善聽者,志在絲竹之音,而不聞雷霆。耳目之用,小矣, 尚以如此,況一心之縱橫六合,而無不該,得時用法 之際,能不以存想內觀而致之乎?」呂曰:「所謂存想內 觀,大略如何?」鍾曰:「如陽升也,多想為男為龍為火為 天為雲為鶴,為日為馬,為煙為霞為車為駕,為花為 氣,若此之類,皆內觀存想如是,以應陽升之象也。如 陰降也,多想為女為虎為水為地,為雨為龜為月為 牛為泉為泥,為船為葉,若此之類,皆內觀存想如是, 以應陰降之象也。青龍白虎,朱雀元武,既有此名,須 有此象。」五嶽九州,四海三島,金男玉女,河車重樓,呼 名比類,不可具述。皆以無中立象,以定神識。未得魚 則筌不可失矣;未獲兔則蹄不可無矣。後車持動,必 履前車之跡,大器已成,必為後器之模。則內觀之法, 行持不可闕矣。亦不可執之於悠久,絕之於斯須,皆 不可也。若以絕念無想,是為真念,真念是為真空一 境,乃朝真遷化,而出昏衢,超脫之漸也。開基創始,指 日進功,則存想可用,況當為道日損,以入希夷之域。 法自減省,全在內觀者矣。呂曰:「若以龍虎交媾,而匹 配陰陽,其想也何似?」鍾曰:「初以交合配陰陽而定坎 離,其想也九皇真人引一朱衣小兒上升,九皇真母 引一皂衣小女下降,想見」於黃屋之前,有一黃衣老 嫗接引,如人間夫婦之禮,盡時歡悅,女子下降,兒子 上升,如人間分離之事。既畢,黃衣抱一物,形若朱橘, 下拋入黃屋,以金器盛留。然此兒者,是《乾》索於《坤》,其 陽復還本位,以陽負陰而會本鄉。是此女者,是《坤》索 於《乾》,其陰復還本位,以陰抱陽而會本鄉,是曰《坎》離 相交,而匹配陰陽者也。若以炎炎火中,見一黑虎而 上升,滔滔浪裏,見一赤龍而下降。二獸相逢,交戰在 樓閣之前,朱門大啟。煙焰之中,有王者指顧於 大火焚天,而上有萬丈波濤,火起復落,煙焰滿於天 地,龍虎一盤一遶,而入一金器之中,下入黃屋之間, 似置在籠櫃之中。若此龍虎交媾,而變黃芽之想也。 呂曰:「匹配陰陽而龍虎交媾,內觀存想,既已知之矣。」 所謂進火燒煉丹藥者,所想如何?鍾曰:「其想也,一器 如鼎如釜,或黃或黑,形如車輪。左青龍而右白虎,前 朱雀而後元武。」傍有二臣,衣紫袍,躬身執圭而立。次 有僕吏之類,執薪然火於器。次有一朱衣王者,乘赤 馬,駕火雲自空而來,舉鞭指呼,唯恐火小焰微,炎炎 亙空,撞天欲出。天關不開,煙焰復下。周圍四匝,人物 器釜,王者大臣盡在紅焰之中,互相指呼,爭要進火。 器中之水,無氣而似凝結,水中之珠,無暗而似光彩。 若此進火燒丹藥之想也。呂曰:「《內觀存想》,止於採藥 進火而有邪逐法,何逐事而有也?」鍾曰:「雲雷下降,煙 焰上起,或而天雨奇花,祥風瑞氣,起於殿庭之下;或 而仙娥玉女,乘彩鳳祥鸞,自青霄而來,金盤中捧玉 露霞漿,而下獻於王者。若此,乃金液還丹,而既」濟之 想也。若此龍虎曳車於火中,上衝三關,三關各有兵 吏,不計幾何,器仗戈甲,恐懼於人。先以龍虎撞之不 開,次以大火燒之方啟,以至崑崙不住,及到天池方 止。或而三鶴沖三天,或而雙蝶入三宮,或而五彩雲 中,捧朱衣小兒而過天門,或而金車玉輅,載王者而 超三界。若此,肘後飛金晶,而大《河車》之想也。及夫朱 衣使者,乘車循行,自冀州入兗州,自兗州入青州,自 青州入徐州,自徐州入揚州,自揚州入荊州,自荊州 入梁州,自梁州入雍州,自雍州復還冀州。東西南北, 畢於豫州,停留而後循行。所得之物金玉,所幹之事 凝滯,一吏傳命,而九州通和,周而復始,運行不已。或 而遊五嶽,自恆「山為始;或而泛五湖,自此湖為始;或 而天符敕五帝,或而王命詔五侯,若此還丹之想也及夫珠玉散擲於地,或而雨露濟澤於物,或而海潮 泛滿百川,或而陽生以發萬彙,或而火發以遍天地, 或而煙露以充宇宙,若此煉形之想也。及夫或如鶴 之辭巢,或如龍之出穴,或如五帝朝天,或如五色雲 起,或如跨丹鳳而沖碧落,或如夢寐中而上天衢,或 如天花亂墜,仙樂嘈雜,而金光繚繞,以入宮殿繁華 之處,若此皆朝元之想也。朝元之後,不復存想,方號 《內觀》。」呂曰:「《內觀》元理,不比前法,可得聞乎?」鍾曰:「古今 修道之士,不達天機,始也不解,依法行持,欲以速求 超脫,多入少出,而為胎息,冥心閉目,以行內觀,上於 定中以出陰神」,乃作清靈之鬼,非為純陽之仙。真仙 上聖,所以採藥進火,抽鈆添汞,還丹煉形,朝元合氣, 苦語詳言而深說,惟恐世人不悟,而於內觀未甚留 意。殊不知內觀之法,乃陰陽變換之法,仙凡改易之 時,奉道之士勿得輕示而小用之矣。且以前項之事, 交會有時日,行持有法。則凡所謹節信心,依時行法, 不差毫末,而指日見功。若此內觀,一無時,日二無法, 則所居深靜之室,晝夜端拱,識認陽神,趕逐陰鬼。達 磨面壁九年,方超內院。世尊冥心六載,始出凡籠。故 於內觀誠為難事。始也,自上而下,紫河車搬入天宮。 天宮富貴,孰不欽羨。或往或來,繁華奢侈,人所不得 見者,悉皆有之。奉道之士,平日清淨,而守於瀟灑寂 寞,既已久矣,功到數足,輒受快樂,樓臺珠翠,女樂笙 簧,珍羞異饌,異草奇花,景物風光,觸目如畫。彼人不 悟,將謂實到天宮,不知自身內院,認作真境,因循而 不出入,乃曰「因在昏衢而留行住世,不得脫質,以為 神仙」,未到天宮,方在內觀,陰鬼外魔,因意生像,因像 生境,以為魔軍。奉道之人,因以狂蕩而入於邪中,或 而失身於外道,終不能成仙。或以三尸七魄,唯願人 死,而自身快樂。九蟲六賊,苦於人安,則存留無處。

《論魔難》
[编辑]

呂曰:「《內觀》以聚陽神,煉神以超內院,上踴以出天門, 直超而入聖品。既出既入,而來往無差,或來或往,而 遠近不錯。欲住世,則神與形合,欲升仙,則遠遊蓬島。 若此功滿三千,而自內觀以得超脫,不知陰鬼邪魔 如何制使,奉道之人不得升仙者也。」鍾曰:「奉道之士, 始有信心,以恩愛利名一切塵勞之事,不可變其大」 志。次發苦志,以勤勞寂寞一切清虛之境,不可改其 初心。苦志必欲了於大成,止於中成而已。必欲了於 中成,止於小成而已。又況不識大道,難曉天機。所習 小法,而多好異端。歲月蹉跎,不見其功。晚年衰老,復 入輪迴。致使好道之士,以長生為妄說,超脫為虛言。 往往聞道而不信心,縱信之而無苦「志,對境生心,以 物喪志,終不能出於十魔九難之中矣。」呂曰:「所謂九 難者,何也?」鍾曰:「大藥未成,而難當寒暑。於一年之內, 四季要衣;真氣未生,而尚有饑渴。於一日之間,三餐 要食。奉道之士,所患者,衣食逼迫,一難也。及夫宿緣 孽重,流於今世填還忙裏偷閒,猶為尊長約束,制於 尊親,而不忍逃離;一向清閒而難為得暇。」奉道之士 所患者,尊長邀攔,二難也。「及夫愛者妻兒,惜者父母, 恩枷情杻,每日增添,火院愁車,無時休歇。」縱有清淨 之心,難敵愁煩之境。奉道之士所患者,恩愛牽纏,三 難也。及夫富兼萬戶,貴極三公,妄心不肯暫休,貪者 唯憂不足。奉道之士所患者,名利縈絆,四難也。及夫 少年不肯修持,一以氣弱成病,頑心絕無省悟,一以 陰報成災,見世一身受苦,而與後人為誡。奉道之士 所患者,災禍橫生,五難也。及夫人以生死事大,急於 求師,不擇真偽,或師於辭辯利口,或師於道貌古顏, 始也自謂得遇神仙,終久方知好利之輩。奉道之士 所患者,盲師約束六難也。及夫盲師狂友,妄指傍門, 尋枝摘葉,而終無契合;小法異端,而互相指訣。殊不 知「日月不出,出則大明,使有目者皆見;雷霆不震,震 則大驚,使有耳者皆聞。」彼以爝火之光,井蛙之語,熒 熒唧唧,而豈有合同。奉道之士,所患者,議論差別七 難也。及夫朝為而夕改,坐作而立忘,悅於須臾,而厭 於持久,始於憂勤,而終於懈怠。奉道之士所患者,志 意懈怠,八難也。及夫身中失年,年中失月,月中失日, 日中失時,少時名利不忘於心,老而兒孫常在於意。 年光有限,勿謂今年已過,以待明年;人事無涯,勿謂 今日已過,以待明日,今日尚不保明日老年,爭卻得 少年。奉道之士所患者,歲月蹉跎,九難也。免此九難, 方可奉道。九難之中,或有一二,不可行持,但以徒勞, 而不能成功者也。呂曰:「《九難》既已知矣,所謂十魔者, 可得聞乎?」鍾曰:「所謂十魔者,凡有三等:一曰身外見 在,二曰夢寐,三曰內觀。如滿目花芳,滿耳笙簧,舌求 甘味,鼻好異香,情思舒暢,意氣洋洋,如見不得,認是 六賊魔也。如瓊樓寶閣,畫棟雕梁,珠簾繡幕,蕙」帳蘭 房,珊瑚遍地,金玉滿堂,如見不得,認是《富魔》也。如金 鞍寶馬,重蓋昂昂,侯封萬戶,使節旌幢,滿門青紫,靴 笏盈床,如見不得,認是《貴魔》也。如輕煙蕩漾,暖日舒 長,暴風大雨,雷震電光,笙簧嘹喨,哭泣悲傷,如見不得,認是《六精魔》也。如親戚患難,眷屬災傷,兒女疾病, 父母喪亡,兄弟離散,妻妾分張,如見不得,認是恩愛 魔也。如失身火鑊,墮落高岡,惡蟲為害,毒藥所傷,路 逢「黨,犯法身亡。」如見不得,認是患難魔也。如十地 當陽,三清玉皇,四神七曜,五嶽八王,威儀節制,往復 翱翔。如見不得,認是聖賢魔也。如雲屯士馬,兵刃如 霜,戈矛鬥舉,弓箭齊張,爭來殺害,驍捷難當。如見不 得,認是《刀兵魔》也。如仙娥玉女,羅列成行,笙簧嘹喨, 齊舉霓裳,雙雙紅袖,爭獻金觥。如見不得,認是女樂 魔也。如「幾多姝麗艷質濃籹,蘭臺夜飲,玉體輕裳,殢 人驕態,爭要成雙,如見不得,認是女色魔也。」是此十 魔,難有不認者是也。既認則著,既著則執,所以不成 道者,良以此也。若以奉道之人,身外見在而不認不 執則心不退而志不移。夢寐之間,不認不著,則神不 迷而魂不散。《內觀》之時,若見如是,當審其「虛實,辨其 真偽,不可隨波逐浪,認賊為子。及起三昧真火以焚 身一揮,群魔自散。用紫河車搬運自己之陽神,超內 院而上天宮」,然後以求超脫。今古好道之流,有清淨 之心,對境改志,往往難逃於十魔九難。空有好道之 虛名,終不見得道之實跡。或而出離塵勞,幽居絕跡, 而志在元門,於九難不能盡除,在十魔或著一二,非 不得道也。而於中道,或得中成,或得小成。而於仙中, 或為人仙,或為地仙。若以盡除魔難,序證驗而節節 升遷,以內觀合就陽神,指日而歸三島。

《論證驗》
[编辑]

呂曰:「嫌者病,而好道之人求無病而長安;怕者死,而 好道之人欲不死而長生。舉世人在世中,而好道之 人欲升仙遊物外;舉世人在地上,而好道之人欲超 凡而入洞天。所以甘於勞苦,而守於貧賤,游心在清 淡瀟灑之中,潛跡於曠野荒僻之地。一向行持,不知 功之深淺,法之交換,難測改易之早晚,所謂下功之 後,而證驗次序如何?」鍾曰:「苦志行持,終不見功者,非 道負人。蓋奉道之人,不從明師,而所受非法,依法行 持,終不見功者,非道負人。蓋奉道之人,不知時候,而 所以不成。若以遇明師而得法,行大法以依時,何患 證驗而不有也?」呂曰:「所謂法者,有數乎?所謂時者,有 數乎?」鍾曰:「法有十二科,匹配陰陽第一,聚散水火第 二,交媾龍虎第三,燒煉丹藥第四,《肘後飛金晶》第五, 玉液還丹第六,玉液煉形第七,金液還丹第八,金液 煉形第九,朝元煉氣第十,《內觀交換》第十一,超脫分 形第十二。」其時則年中法天地陰陽升降之理,月中 法日月往來之數,日中有四正、八卦、十干、十二支、一 百刻、六千分,依法區分。自一日之後,證驗次序,以至 脫質升仙,無差毫末始也。淫邪盡罷,而外行兼修。凡 採藥之次,而金精充滿,心境自除,以煞陰鬼。次心經 上湧,口有甘液。次陰陽擊搏,時時腹中聞風雷之聲。 次魂魄不定,夢寐多有恐悸之境。次六府四肢,或生 微疾,小病不療自愈。次丹田液則自暖,形容人則清 秀。次「居暗室,而目有神光自現。次夢中雄勇,物不能 害,而人不能欺,或如抱得嬰兒歸。」次金關玉鎖封固, 以絕夢泄遺漏。次鳴雷一聲,關節通連,而驚汗四溢。 次玉液烹漱,以成凝酥。次靈液成膏,漸畏腥羶,以充 口腹。次塵骨將輕,而變陽神,步武奔馬,行止如飛。次 對境無心,而絕嗜慾。次真氣入物,可以療「人疾病。次 內觀明朗,而不暗昧。次雙目瞳人如點漆,皺臉重舒, 而紺髮再生,已少者永駐童顏。次真氣漸足,而似常 飽,所食不多,而飲酒無量,終不見醉。次身體光澤,神 氣秀媚,聖丹生味,靈液透香,真香異味,常在口鼻之 間,人或知之而聞之。」次以《目睹百步而見秋毫》。次身 體之間,舊痕殘靨,自然消「除,涕淚涎汗亦不見有。」次 胎完氣足,以絕飲食。次內志清高,以合太虛,凡情凡 愛,心境自絕,下盡九蟲,上死三尸。次魂魄不游,以絕 夢寐,神彩精爽,更無晝夜。次陽精成體,神府堅固,四 體不畏寒暑。次生死不能相干,而坐忘內觀,以遊華 胥神仙之國,女樂樓臺,繁華美麗,殆非人世所有也。 次功滿行足,陰功報應,審授三清真籙,陰陽變化,可 能預知人事舉止,先見災福。次觸目塵冗,以厭往還。 潔身靜處,胎仙可現,身外有身,是為神聖。次真氣純 陽,吁呵可乾外汞。次胎仙常欲騰飛,祥光生於臥室。 次靜中時聞樂聲。次常人對面,雖彼富貴之徒,亦聞 腥穢,蓋凡骨俗體也。次神彩自可變移,容儀成而仙 姿可比,玉樹異骨,透出金色。次行止去處,常有神祇 自來朝現,驅用指呼,一如己意。次靜中外觀,紫霞滿 目,《頂外下現,金光罩體。次身中忽化》火龍飛,或而元 鶴起,便是神靈已脫凡骨,而超出俗流,乃曰「超脫。」次 超脫之後,彩雲繚繞,瑞氣紛紜,天雨奇花,元鶴對飛, 異香散而玉女下降,授天書紫詔既畢,而仙冠仙衣 之屬具備,節制威儀,前後左右,不可勝紀,相迎相引, 以返蓬萊。而於紫府朝見太微真君,契勘鄉原,名姓 校量,功行等殊,而於三島安居。乃曰真人仙子呂曰: 「今日特蒙尊師開說,《希夷大理》,天地元機,不止於耳目清明,而精神秀媚,殘軀有托,終不與糞壤同類。然 而知之者未必能行,行之者未必能得。念以生死事 大,而時光迅速,雖知妙理,未得行持,終不成功,與不 知無異。敢求指教,以交會之時,行持之法,如何下手, 如何用功。」鍾曰:「僕有《靈寶畢法》,凡十卷,一十二科,中 有六義,一曰」金誥,二曰玉書,三曰真元,四曰比喻,五 曰真訣,六曰道要。包羅大道,引喻三清,指天地陰陽 之升降為範模,將日月精華之往來為法則,實五仙 之旨趣,乃三成之規式,當擇日而授於足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