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30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百二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三百二卷目錄。

 《靜功部藝文》三詩詞

  《元珠歌》         金·譚處端

  《骷髏歌》·           前人

  《落魄歌》二首         前人:

  《招飲歌》         元·姬志真

  《古神仙身事歌》·       歐陽元

  《判惑歌》:已上詩     陳觀吾:

  《夢江南》詞五首       唐·呂喦

  《西江月》·八首         前人

  步蟾宮。并序       前人。

  《滿庭芳》·           前人

  《鷓鴣天》已上詞    宋·范仲淹

 《靜功部紀事》。

 《靜功部雜錄》:

《神異典》第三百二卷。

靜功部藝文三詩詞[编辑]

《元珠歌》
金·譚處端
[编辑]

「採得元珠非貨貝,靈山一道香煙快。重城無漏步無 聲,五道霞光攢慧蓋。這靈靈,處處在,妙用虛空無內 外。無有皆空空亦空,法相果因俱染愛。種種離,超三 界。覺即如來頓明解。尋文理義謾區區,說聖談賢還 捏怪。不修完,無毀壞,境滅心忘觀自在。恆沙瑩徹別 塵埃,出入無疑為妙最。獅子兒,祗園內,怒吼狐狸安」 敢對。明月堂前玉蕊芳,氤氳結就金蓮會。黜惺惺,祛 聰解,本來自「有何須買。山頭浩浩涌靈泉,洗出虛空 無證背。遇重陽明教誨,也無進兮也無退。自從入妙 認貧閒,便知滅了前來罪絕。討論去知解,藏伏光輝 如暗昧。任他烏兔兩奔忙,且這隨緣寄皮袋。」

《骷髏歌》
前人
[编辑]

《骷髏》骷髏顏貌醜,只為生前戀花酒。巧笑輕肥取意 歡,血肉肌膚漸衰朽。尚貪求,貪求漏罐不成收,愛慾 無涯身有限,至令今日作骷髏。作骷髏,爾德取,七寶 人身非易做,須明性命似懸絲,等閒莫逐人情去,故 將模樣盡呈伊,看伱今日悟不悟。

《落魄歌》
前人
[编辑]

《我落魄》,我落魄,渾身紙布為衣著。擺手行來萬事忘, 且喜一身空索索。饑時覓,困時睡,元初本住清涼地。 慧劍輝輝奪日光,無限邪魔皆遠離。樂真味,成真趣, 邪徑荒涼我不去。真靈剔正漸分明,超然走上煙霞 路。得真修,應了徹,實即得時無可說。水晶宮殿鎮安 閑,勘破春花與秋月。

「我落魄,我落魄,衲布襤縷常恁著。信意飄飄物外遊, 到處空空無倚托。或居山,或居郭,不會書符并貨藥。 饑即巡門覓一錢,飽來萬事齊拈卻。處處閑,無用作 人情,細細須除削。龍虎嬰奼總不能,默默醍醐常飲 酌。不做善,不生惡,坐臥去來空索索。一片清閒冷淡 心,從他四大任淪落。絕機關,無忖度,不望乘雲與跨」 鶴。逍遙自在趣貧閒,贏得隨緣恣安樂。

《招飲歌》
元·姬志真
[编辑]

君不見邯鄲枕中得如意,日色未明人換世。又不見 槐安宮裡尚金枝,蟻戰功名黍一炊。遍界盡為開眼 夢,化工幻惑閑般弄。似寄懸絲傀儡棚,寧許暫如山 不動。智也無涯生有涯,悠悠千古未還家。家園素有 知何在,誰趁東風賞落花。歸去來,宜早早,步步清涼 除熱惱。頃刻光陰下手遲,莫待形容變枯槁。

《古神仙身事歌》
歐陽元
[编辑]

「世人不知道淺深,輕視端倪生信心。信心本自不堅 固,誤失翻咍道莫據。妄傳輕信終顛錯,生死元門誰 忖度。元機一萬六千門,煉魂煉形并藥傳。天人一氣 必取完,上天以此擢天官。寡聞孤陋凡夫見,欲作天 人應是難。人間或得一方術,道術萬中未知一。自古 修仙修不成,悉皆此輩多乖失。休信鬧市閑道人,摶 酥吐翫復吞津,河車導引矜初學,未達希夷謾屈伸, 房中採運誇奇特,不是迴黃并轉黑,泝流顛蹶必傷 元,卦氣更應乖法則,火毒炎時必耳聾,無丹空遣氣 朝攻,少思寡慾元無病,諸術翻摧四大空,忽復停廚 綿歲月,丹藥不備亦無缺,落死根源本不然,徹頭五 臟莫虧竭,口中或吐一朱櫻,非是身中內五行。不會 陰陽成至藥,死生依舊屬《三彭》。更或餐霞吞二景,害 目轉旋如響影。行氣之人法度多,自取風邪殊未省。 或飛符篆驅鬼神,金丹未遇牢幻身。百骸散後還歸 土,一物反讎冤鬼親。或論出神修定觀,妙有真空元 未見。謾云借舍與投胎,四生隨想還輪轉。或巨餐兮 或巨盃,朱顏巨力語如雷。時人歎有真仙術,只是全 陽稟盛來。或醉眠兮臥風雨,此緣酒力為寒祖。醒時 戰慄一單衣,筭來無異常人。苦說內丹空假相,妄想之人多罔象。思淫室女不生兒,牝卵之雞無寔壯。或 稱異代永年人,劍訣曾傳遇洞賓。誑卻顛頑無識者, 晨昏杯臠兩相親。或言黃白寓來賊,金石萬端生幻 惑。神仙藥在五行中,福行何人消遣得。如此之徒事 最多,饑寒苟且免蹉跎。不知大道真根蔕,老死如麻 豈奈何。古仙也有償前債,離相微行潛乞丐。跡同泥 土瓦礫中,不同自蘊瓊瑤在。假道廛中倣此倫,口中 無論可驚人。不知文字不修行,貧苦分明是惰民。修 仙須是先功行,行滿天人陶性命。空言慕道不修心, 一死還因心未淨。又有輕知便卓菴,沽名釣譽效圖 南。無成回首并身死,翻遣時人起謗談。又有博知禪 語者,心頭萬象元難捨。一日行屍身暴亡,眾云遷化 并屍解。大道逢真理不然,上升拔宅古今傳。迷途術 誤還身死,卻話神仙形不仙。試想妖訛邪幻術,飛空 履水猶周悉。何況神仙變化門,不能反老留形質。度 生濟死須是丹,五行換過形堅完。金丹自得天人壽, 諸術唯暫可延年。仙訣明傳在人世,三洞四輔何勝 計。高仙自古出王公,偏見凡愚安得濟。昔日天師遇 老君,《受經》千帙降天文。葛洪萬卷猶為少,思邈隱居 皆博聞。昔人通悟憑文義,今人偏執師貧士。智者因 文始遇師,下士尋之應未易。古今學者玩《參同》,旨趣 元中顯異同,不識本源真旨趣,此書到老的曚曨。」謂 之內,說鼎說爐還似解。謂之外,無質生質還難會。《參 同》意旨本分明,不遇師傳終自昧。天付幽微度有緣, 逢師遇訣見真鉛,真鉛本是水中金,自生恍惚天地 先。北方太陽南方月,黃金白金齊二八,龍虎戰「爭金 木交,先液後凝膏體滑,八十一色真坎離,藥生造化 三五一,有時啟口問同侶,白虎熬樞誰得知。黃鍾律 迴加太簇,直符直事循星漏。戊寅申宮分至程,甲子 己巳分元候。卦火虧盈匝九元,青黃赤白相迥還。爐 中別有一天地,寒暑晨昏經甑山。造化賊來難顯說, 五行相生更相伐,一日之中奪一年,一年更互是一 月,月行丁上藥低昂,此是金來歷火上,月行丙上還 丹伏,已上金生汞性亡,子到巳宮乾體足,午至亥終 重起復,返還消長煉陰陽,誰人識得真金木,卯酉從 茲見木金,甲庚之體本浮沈,週迴既未三十輻,一月 推排見轂心,二月斗旋西首杓,四陽應候榆莢落,八 月魁臨正酉方,虀麥秋芽知木作。剝卦丹成卻殺人, 九還來活卻迴魂。伯陽白狗暫亡處,此事問君聞不 聞。餌來宿疾般般起,遂易皮毛兼骨髓。玉肌皓齒反 童來,別是桃源一仙子。刀圭點汞變黃金,鉛錫霑得 色愈深。肘後袖之遊八極,經行山海鬼神欽。神丹至 真非有質,三卷《參同》標不一。好認日精并月華,分明 不是世間物,誤者硃砂與水銀,更將金石用為真。真 金欲死如灰土,因此得名明窗塵。我曾隱密逢師指, 即是華池正神水。得道憑緣出自然,富有之門誰信 此,世眼窺余病染軀,便言病累此言虛,不知我是天 魔試,大藥霑時疾自除。我緣到此知真一,特地無心 營小術。此心已達神仙門,凡軀暫有凡夫疾,或聖或 仙上上機。是人有分總皆知,三毒貪嗔幻化來,三官 注定有誰猜。物隨否泰來兼去,物在昔人安在哉。世 人色相為身累,不得逍遙偷煉己。浮華萬物本來空, 贏得一場榮辱死。曾棲淡薄已多時,經訣將通始遇 師。一鼎流珠天上藥,葡萄酒熟海山期。君不見天人 須選天人學,玉圭須」琢用美玉。上天不摧下愚人,良 工不選磚瓦樸。勸君博覽須廣尋,一箭未能興羽林。 仙師須飽天人學,真認赤毬青布襟。

《判惑歌》
陳觀吾
[编辑]

上陽子號「觀吾聞道遲,四十衡陽始遇師。從來不信 長生說,一得師言便釋疑。纔低頭,摸鼻孔,方信神仙 有真種。乃覺從來萬事非,不道這般真骨董。大奧妙, 妙在常有觀其竅,此竅分明在眼前。」下士聞之即大 笑,「我得來,不敢祕,欲對知音論同異,近來世上幾箇 人,空自說天又說地諸旁門,是邪徑。《翠虛吟》中備舉 盡,除卻先天一點真。分別多端總非正,大道《易》,不堪 論。只將竅妙定乾坤,奈緣失卻中心路。傍指三千六 百門,有類息,有閉息,於中錯指也無跡。或煉三黃及 四神,或煉五金并八石。要半夏,要茯朮,搜盡藥中草 與木。幾多因此促其生,人參常有殺人毒。純陽道,張 尚書,服藥失明神氣枯。不知還丹本無質,翻餌金石 何太愚。欲調息坐觀鼻,似春沼魚百虫蟄,其妙無窮 在甚處,到老無成何所益?捉一處,存金光,認是金丹 也不妨,自己故知行不得,但見此術,教他始體天地 望日月,二氣吸歸元牝穴,按摩伸屈恣吐吞,朝暮噓 呵復嚥津。以土圭,定時刻,將謂似是而非實,會教自 性有通時,且須觀想以意識,動尾閭,撼夾脊,吞他稠 唾及精溺。一生受用大陽丹,專採女人天癸吃。煉秋 石聚小便,溺便多處是他緣,便把此方為枕寶,若無 財賄不相傳。入淫房,大懊惱,俟候精行專補腦。如斯 謬戾要長生,七祖九元難作保。食穢惡,吸乳溲,試看 兩臉曾紅否。更將男女相會合,吞他精血作丹頭。惜性命,全元炁,一吸玉戶中精水。老來毫末也無功,卻 怨壽光黃谷子。頂門響,腹中鳴,此即龍吟虎嘯聲。熊 伸鳥引空勞力,龜縮鶴舒何足徵。《保命》訣,用靈柯,陰 陽二丹轉太訛。存縮吸抽閑五事,如今此術不勝多。 傳達磨,說歸空,觀物知胎語不同。生死定年次,日月 臨時更定五心中。八段錦,十號頌,都在無」名指上用。 「驀地浮雲遮日月,大限到來宜穩重。度天魔陰魔絕, 又號天關搬弄法。甲子中宵見子時。運氣七抽放在 舌。指天竺《胎息經》,謂能處世與留形。不知古德無多 語,但要人從正路行。恣飲酒卻持齋戒。斷煙火,不燒 柴。前生不佈種口祿,卻向此生空打睚。頑打坐,只無 為,守箇空屋舊藩籬。早晚不充衣又冷。這般受苦早 回思,持數珠,專念佛。見他葷酒欲嘔逆,一心只要向 西方,管甚東兮與南北。」多作法,遍祈禱,有時看經直 到老。貪嗔愛慾不能離,安得此生延壽考。見行者,切 莫用,積取方來業債重。若遇真師急拜投,或者一年 便射中。未聞者,不須傳,多少旁門亂性天。若要元中 端的處,唯「當熟記《悟真篇》。」行腳輩,號禪和,大機大用 口頭過。只爭勝負閑言語,不向臺山勘老婆。禪僧家, 棄鬚髮,佛將此相令人察。或行或隊不低頭,見性用 心無幾衲,明眼人見性者升堂,故將佛祖罵,棒喝指 頭機最深。如今把作尋常話。聰明的,談性理,橫言強 辨唯他是,性與天道有誰明?顏子坐忘曾子唯,「讀大 學講《中庸》,不偏不倚朱文公,正心誠意求章句。誠意 元非章句中,頂七星明正一,元牝之門那箇識?五千 餘言《道德經》,止得一兮萬事畢。居山林,稱道士,不知 丈夫是何事。金丹名也不曾聞,況要教他明生死。雲 中客,號全真,卻為朝昏且救身。祖師留下刀圭說,知 者如今有幾人?」王陽子《指迷歌》,「此道分明事不多。但 願人人都解悟,奈緣福薄執迷何。浮生事,水上波。身 已得,莫虛過。有緣遭遇明師指,誰謂無由上大羅。」

《夢江南詞五首》
唐·呂喦
[编辑]

《淮南法》,「淮南法,秋石最堪誇。位應乾坤白露節,象移 寅卯載河車,子午結朝霞。」

《王陽術》,「王陽術,得祕是黃芽。萬蕊初生將此類,黃鍾 應律始歸家,十月定君誇。」

《黃帝術》,「黃帝術,元妙美金華。玉液初凝紅粉見,乾坤 覆載暗交加。龍虎變成砂。」

《長生術》,「長生術,元要補泥丸。彭祖得之年八百,世人 因此轉傷殘,誰是識陰丹。」

陰丹訣,陰丹訣,三五合元圖。二八應機堪採運,玉瓊 回首免榮枯,顏貌勝凡姝。

《西江月八首》
前人
[编辑]

著意黃庭歲久,留心金碧年深。為憂白髮鬚相侵。仙 訣朝朝討尋。 祕要俱皆覽過,神仙奧旨重吟。至人 親指水中金。不負平生志心。

任是聰明志士,常迷東竈黃庭。《參同》大易事分明。不 曉如醉難醒。 若遇高人指引,都來不費功程。北方 坎子是金精。認得黃芽方盛。

世有學人無數,愚癡妄意如麻。汞鉛錯認結為砂。運 火欲覓黃芽。 千日虛勞心力,人人盡破其家。真鉛 似玉本無瑕。將鳳欲比狂鴉。

至道不煩不遠,至人只在目前。淮王煉石得沖天。漢 世已經千年。 全在低心下人,事該緣分偶然。安爐 置鼎盡周圓。須得汞去投鉛。

聽說金公兩字,何物喚作金孫。尋枝尋葉必知根,無 智便乃心昏。 若用凡鉛為體,都來少魄無魂。水銀 漸結必難存,祕訣要處誰論。

真假兩般元字,金公所料重迷。凡鉛縱與嶽山齊,不 肯假與金妻。 聽說真鉛住處,他家跳在深溪。兩情 恩愛事因媒,義重爭向東西。

水火運來周歲,四六勿錯如初。水多火少失功夫。勝 地方始安爐。 直須認鼎與藥,卻如雞子無殊。內黃 外白結凝酥。一顆圓明汞珠。

彼此離於生處,火遭水破驚忙。分身各自擬深藏,半 路再遣蕭郎。 夫為無衣素體,妻因水浸衣黃。丙丁 甲乙有形相,剛遣令合陰陽。

《步蟾宮》并序
前人
[编辑]

向有一太守好道,令妓者唱《道情詞》曲。妓無以應命,遂迎方士求之。忽有道人過門索酒,題詞於壁而去。次日妓佐公筵,以此歌之。太守驚問,欲求道人,竟失其蹤,方知其為呂公也。妓亦因此脫籍。

坎離坤兌逢子午。須認取、自家根祖。地雷震動止頭 雨。要洗濯、黃芽土。 捉得金精牢閉錮。煉申庚、要生 龍虎。待他問汝甚人傳,但說道、先生姓呂。

《滿庭芳》
前人
[编辑]

大道淵源,高真隱祕,風流豈可知聞。先天一氣,清濁 自然分。不識坎離顛倒,誰能辨、金木浮沉。幽微處,無 中產有,澗畔虎龍吟。 壺中,真造化,天精地髓,陰魄 陽魂。「運周天水火,燮理寒溫。十月脫胎丹就,除此外、

皆是傍門。君知否,塵寰走遍,端的少知音
考證.svg

《鷓鴣天》
宋·范仲淹
[编辑]

土池厚用扁團深,炭鋪池底上圍屏。卻入凡鉛宜先 種,武火加功鍛煉精。 通明透,閃光生,扒灰離池遠 顧身。隨運冷砂投入汴,陰陽合類自相親。

隨提離火明煉精,汁正如蟬初作聲。溶鉛用釜非土 池,熱火冷鉛急薰蒸。 昇上浮,降下沈,龍吟虎嘯一 般情。端的無人知此意,陰盡陽生乃有真。

人人都說水中金,盡向凡鉛池內尋。誰識全憑真火 制,水重半斤火半斤。 一晝夜,十二辰,風火連天不 暫停。太上當年分明說,煉鉛如粉又如塵。

採得水中金萬斤,陰陽池內兩翻騰。明爐鍛煉須牢 固,方纔陰盡變陽純。 陽上浮,陰下沈,先天度數要 分明。不遇明師休浪說,毫髮差池藥不靈。

四般藥物不難尋,無過砂汞與鉛銀。五行四象全憑 土,土要真兮火要真。 砂鉛對,銀求停,煉成大藥號 真金。將金制木理非奧,如貓捕鼠兔逢鷹。

銀鉛與汞共和勻,三家相見結姻親。送歸土鼎來封 固,一頂三方火半斤。 中間隔外調停。溫溫行久莫 粗心。八十四時文武足,自然永變雪花銀。

靜功部紀事[编辑]

《雲笈七籤》:清靈真人裴君傳道人支子元受蔣先生 入室精思,存五靈之神光服氣之法,常以夜半之時, 靜室獨處,平坐向東,瞑目陰咒曰:「蒼無皓靈,少陽先 生,九氣還肝,使我魂寧。上帝玉籙,名上太清。」畢,因閉 氣九息,咽液九過,叩齒九通。次南向瞑目,陰咒曰:「赤 庭絳雲,上有高真,三氣歸心,是我丹元,太微綠字,書 名神仙。」畢,因閉氣三息,咽液三過,叩齒三通。次西向 瞑目,陰咒曰:「素元洞虛,天真神廬;七氣守肺,與神同 居。白玉金字,九帝之書。使我飛仙,死名已除。」畢,因閉 氣七息,咽液七過,叩齒七通。次向生年之本命處,瞑 目陰咒曰:「黃元中帝,本命之神。一氣侍脾,使我得真。 老君元籙,書名神仙。長生久視,與命永存。」畢,因閉氣 一息,咽液一過,叩齒一通。次北向瞑目,陰咒曰:「元元 北極,太上之機,五氣衛腎,龜玉參差,神名玉札,年同 二儀,役使六甲,以致八威。」畢,因閉氣五息,咽液五過, 叩齒五通。爾乃存五方之氣。都畢,又咽液九過,北向 再拜,陰咒曰:「謹白太上太極四真君,請存五方五靈 神,使某相見,得語言。」畢,乃精思此一法,存五靈,先服 氣陰咒之道,與出中庭存法等耳。此法乃逕要不煩, 又於靜思易也。裴君後重更授傳如此。於靜室咒時, 亦先存五靈在體中,使備,然後服氣爾。庭中之法,所 修煩多難行,又於致神之驗,不勝於靜室之速也。後 出《要言》,祕之,勿傳庭中之法,以勸於始學,使不懈息 爾。篤而言之,室中為要法。支子元受蔣先生第五首 之訣,以八節之日,存思陳己立身已來罪過多少之 數,輸誠自狀,以上希天皇諸真開寫之祐,剋身歸善, 以求長生神仙者也。蓋秋分之節者,氣處清靈,太和 之正日也。眾真諸仙,是日皆聽訟焉。又地上刺姦吏 部境域諸仙官,並糾奏所在道士之功過,及萬民,有 罪應死生者也。《仙忌真記》曰:「子欲昇天,慎秋分,罪無 大小皆上聞,以罪求仙仙甚難,是故學道為心寒。」此 是朱火丹陵,仲陽先生之要言矣。秋分氣調日和中 順天地者也。夫火炎之氣,摧於凋落之勢,元水包津, 胎於金生之府,乃太陽光轉,少陽藏養天地,於是定 剛柔之際,合二象之序,煥「成流明,乃別陰陽三元,實 八節之標目,求道之要梯矣。每至其日日中之時,上 皇太帝君玉尊陛下,乃登廣寒上清」靈宅太空之關, 丹城紫臺長錦玉樓,群真集於太微之觀,上闕九天 之真皇,中要太上三老君,北及諸真及八海大神,下 命五嶽名山諸得道者,尊靈萬萬,並會於寥陽之殿, 共集議定天下萬民之罪福,記學道求仙者之勤疏, 議犯過日月,修行善惡刑罰之科,生死之狀,各隨所 屬部境根源條例,副之司命,書之皇籙,罪福纖芥,刻 於丹城之籍。伏匿之犯惡,陰德之細切者,無不一一 縷而知之也。其夕夜半,當出中庭,北向脫巾再拜長 跪,上啟太上北極天帝太帝君,密目陳己立身已來, 犯罪多少之狀,乞得赦貰。從今自後,改往修來之言, 言之必使信誓於心,盟於天地,不敢復犯惡之行也。 其中言在意陳之也。畢云:「願太上皇帝削其罪名,移 書三官,使神仙之錄某廁玉札,長生久視,通真達靈。」 畢,又叩齒四下,再拜而還靜室,深自刻責,并存念三 元中神,令上啟太上,如此者三名上仙籍,罪咎除滅 也。三元泥丸,絳宮丹田,三神也。存令三元三神上啟天尊,求恩赦,助己自陳,令必上聞也。三啟秋分,生籍 乃定,死名乃除。此一法出《經命青圖》,是長生祕法矣。 俗人雖存道,未離人間,甚多罪咎,犯之者非一,恐未 便可使施用秋分首過之法也。入山林中,遠去人事, 蕭然獨處,不犯萬物者,乃可為之。既有反善之詞,誓 有改行之言,言已聞於高上之聽,慎不可復使犯惡, 遠生之事也。重犯罪十過,天地弗救,身死為驗,非可 復改補者矣。以此求道,無所復索也。養生者有如水 火之交爾,得其益則白日昇天,犯戒律則身沒三泉 也。又此日獨重於七節,趙伯元所謂生死門戶者也。 《三元素語》曰:「秋判之日,尊卑盡會,生死之日也。」古人 以秋分之日,為秋判之日也。所以爾者,秋分之日,乃 會九天八地眾真人神上皇至尊,三日三夕,共定萬 民之命,所聚議者咸多,而神尊並集故也。諸八節日, 會天地諸真官,先後及節,凡三日三夕,而各還所司, 此是支公之口訣,又別此一事,不離七節之條例也。 《候夜神童金根經》曰:「八節之日,求仙極會,天命眾真, 皆當集對。未節一日,萬靈詣闕,節日日中,尊卑入謁。 節後一日,罪福分別。三日三夕,天事乃畢。子其慎罪, 務為功德,名可上真,列編太極。吾不試言,知者深密, 急宜謝過,祕而慎泄。」此亦支公所告,出以傳示裴君。 太素真人教裴君二事。為真人之法曰:「旦視日初出 之時,瞑目閉氣十息,因又咽日光十過,當存令日光 霞使入口中,即而吞之。畢,仍存青帝君,從日光中來, 在我之左。次存赤帝君,從日光中來,在我之右。次存 白帝君,從日光中來,在我之背。次存黑帝君,從日光 中來,在我之左手上。次存黃帝君,從日光中來,在我 之右手上。五帝都來。」乃又存陽燧絳雲之車,駕九龍 從日光中來,到我之前,仍與五君共載而奔日也。裴 君止於空山之上,修行精思,一年之中,髣髴形象。二 年之中,五帝俱乘日形,見在左右。三年之中,終日而 言語笑樂。五年之中,五帝日君遂與裴君驂乘飛龍 之車,東到日窟之天,東蒙長丘大桑之宮八極之城, 登明真之臺,坐希琳之殿,授裴君以揮神之章、九有 之符,食青精日炲,飲雲碧元腴,於是與五帝日君日 日而遊,此所謂奔日之道也。日中亦有五帝,一曰日 君。《太上隱書中篇》曰:「子欲為真,當存日君,駕龍驂鳳, 乘天景雲,東遊希琳,遂入帝門,精思乃得要道,不煩 名上清靈,列位真官。」乃執《鬱儀文》第二事,為真人之 法,「日夕視月,臨目閉氣九息,因又咽月光九過,當存 月光使入口中,即而吞之。畢仍存青帝夫人,從月光 中來,在我之左。次又存赤帝夫人,從月光中來,在我 之右。次又存白帝夫人,從月光中來,在我之背。次又 存黑帝夫人,從月光中來,在我左手上。次又存黃帝 夫人,從月光中來,在我右手上。五帝夫人都來,乃又 存流鈴飛雲之車,駕十龍從月光中來,到我之前。仍 存五夫人共載而奔月也。」裴君止於空山之上,修行 精思。一年之中,髣髴姿容。二年之中,五夫人遂俱乘 月形見在君左右。三年之中,並共笑樂言語。五年之 中,五帝月夫人遂與君共乘飛龍之車,西到六領之 門、八絡之丘、協晨之宮、八景之城,登七靈之臺,坐太 和之殿,授裴君流星夜光之章、十明之符,食黃琬紫 精之炲,飲月華雲膏,與五夫人夕夕共遊,此所謂奔 月之道矣。月中亦有五帝夫人,《外經》云:日君、月夫人 者,是少有髣髴也。《太上隱書中篇》曰:「子欲昇天,當存 月夫人駕十飛龍,乘我流鈴,西到六領,遂入帝堂,精 思乃見,上朝天皇。」乃執《結璘章》。裴君白日精思對日, 存日中五帝君,夜則精思對月,存月中五夫人。五年 之間,日月精神並到,共乘飛龍,上遊太元。始學則五 靈形見,授書賜芝,終成則日月五帝君、五夫人,驂轡 清虛,乘雲太丹,朝謁三元,稽首金闕,乃獲玉璽金真, 威制群神,役使「玉女玉童。」北朝四真人受書為真,佩 神虎之符,以制嚴六天;授流金之鈴,以命召眾精;仗 青旄之節,以周流九宮。皆由精思微妙,幽感天心,是 以靈降扶身,上昇帝庭爾。道士行之者則是耳,不必 以己仙人也。若處密室及日月不見時,但心中存而 思之可也。不待見日月,要見視之為至佳。惟精思心 「盡,無所不通。」此言要也。臨目者,令目當閉而不閉之 間也。少令得見日月光景,密而行之,勿令人知,雖雜 人同室而止,有密其思者,比肩仍自不覺。每事盡當 爾,不但此一條而已,求生養命,在於心三丹田三寸 之間耳。是以龍變蟬蛻,皆以一致而成也。《八素經》曰: 「仙者心學,心誠則成仙。道者內求,內」密則道來;榮者 外求口發則貴至;財者動心,心寂則富集。諸寂動異 用,而所攻者一,守之在役用之機也。太素真人曰:「為 真不知道者,亦復多耳。要於乘光揚景,騰雲昇虛,並 日月之精,遊九天之表,餐霞飲元,呼吸太和,乃不可 不為此奇道。此道亦易成而速得也。眾真有不知此 道者,見吾乘雲而攜」日月,五帝五夫人,莫不敬親而 求請問之也,吾亦復未示之也。《內視中方》曰:「子欲步

虛空,常當存日月;子欲登清冷,常當存五星,密室密
考證.svg
行,不出宇庭,此之謂也。夫守道者及學道求仙者,修

行至精,皆可為之。為之既得,便成昇天仙人也。此道 不必真人,而當獨行之也。子有真骨真性,而密行之, 必能含章守慎,不妄傳泄,故以相教耳。」《黃老祕言》曰: 「子得《鬱儀結璘》,乃成上清之真。子得《大洞真經》,乃能 飛行上清。無此三文,不得見三元君,要道盡此,仙子 加勤,中仙都無知此道者,此道相傳,惟口訣耳。」能知 此道,不問賢愚,皆乘雲昇天,役使鬼神群仙立盟為 約,不得妄宣泄,則滅門。口訣者,《黃老祕言》是也。裴君 受命,留在空山之上,精思存修二事,五年之中,得見 日月之精五帝夫人。讀《隱書》及九有十明之符,積十 一年,太素真人來告曰:「子成真矣。」因錫以龍車,給以 羽蓋,並日月之遊精,參五帝之同乘。詣太素宮,見上 清三元君,受玉璽金真,給玉女二十四人,玉童三十 二人,北遊詣太極宮及太微宮,位為清靈真人。 《羅浮山志》:「蘇元朗者,不知何許人,嘗學道於句曲,得 司命真祕,遂成地仙。生於晉太康時。隋開皇中,來居 羅浮,年已三百餘歲矣。居青霞谷,修煉大丹,自號青 霞子。」作《太清石壁記》及所授《茅君歌》,又發明太易丹 道,為《寶藏論》。弟子從遊者,聞朱真人服芝得仙,競論 靈芝,春青夏赤,「秋白冬黑,惟黃芝獨產於崧高,遠不 可得。」元朗笑曰:「靈芝在汝八景中,盍向黃房求諸?諺 云:『天地之先,無根靈草。一意制度,產成至寶』。此之謂 也。」乃著《旨道篇》示之,自此道徒始知內丹矣。又以古 文《龍虎經》《周易參同契》《金碧潛通》祕訣三書,文繁義 隱,乃纂為《龍虎金液還丹通元論》,歸神丹於心煉,其 言曰:「天地久大,聖人象之,精華存乎日月,進退運乎 水火。」是故性命準修,內外一道。龍虎寶鼎,即身心也。 身為爐鼎,心為神室,津為華池。五金之中,惟用天鉛, 陰中有陽,是為嬰兒,即身中《坎》也。八石之中,惟用砂 汞,陽中有陰,是為奼女,即身中《離》也。鉛結金體,乃能 生汞之白。汞受金炁,然後審砂之方,中央戊己,是為 黃婆,即心中意也。火之居水,水之處金,皆本心神脾 土,猶黃芽也。修治內外,兩弦均平,惟存乎真土之動 靜而已。真土者,藥物之主。斗柄者,火候之樞。白虎者, 鉛中之精華。青龍者,砂中之元氣。鵲橋河車,百刻上 運。華池神水,四時逆流。有為之時,無為為本,自形中 之神,入神中之性,此謂「歸根復命」,猶金歸性初,而稱 「還丹」也。《內視》九年道成,沖舉而去。

《續文獻通考》:晁文元公迥,少聞方士之術。凡人耳有 靈響,目有神光,其聽於靜中若鈴聲遠聞,耆年之後, 愈覺清澈,公名之曰「三妙音。」一曰「幽泉漱玉」,二曰「清 磬搖空」,三曰「秋蟬曳緒。」

《石林燕語》:「晁文元公天資純至,年過四十,登第始娶, 前此未嘗知世事也,初學道於劉海蟾,得煉氣服形 之法。後學釋氏,嘗以二教相參,終身力行之。既老,居 昭德坊里第,又於前為道院,名其所居堂曰『凝寂』,燕 坐蕭然,雖子弟見有時。晚年耳中聞聲,自言如樂中 簧,始隱隱如雷,漸浩浩如潮。又常自見其形在前,既 久漸小,八十後每在目睫之間」,此《尢異》也。

《筆記》:康德涵云:往歲奔喪西歸,見劉少師健於洛陽 里第,留入臥內,微揭帷帳示之,雙瞳炯然,童顏黑髮。 自帷中語云:「往歲陳襴編修借來俞琰參同,是汝批 硃的,卻是我幾被此書誤了。」既而相對,則又更一老 翁也,大聲曰:「吾眼目已昏,悶悶,見人休胡說。」德涵以 為仙云。

《遯齋閒覽》:莆傅正知杭州,有術士請謁,蓋年踰九十 而猶有嬰兒之色,傅正接之甚歡,因訪以長年之術, 答曰:「某術甚簡而易行,他無所忌,唯當絕色慾耳。」傅 正俛思良久曰:「若然,則壽雖千歲何益。」

《墨莊漫錄》:李博,宣和間仕大府卿,因職事陛對,徽宗 問曰:「知卿年彌高而色不衰,中外稱卿有內丹之術, 可具術以進。」博曰:「陛下盛德廣淵,睿智日新,學有緝 熙於光明,臣雖不學,敢以誠對。謹領聖訓,容臣具術 以聞。」明日乃進曰:「臣聞內觀所以存其心也,外觀所 以養其氣也。存其心,養其氣,則真火爐鼎日炎,神水」 華池日盛矣。長生久視,上下與天地同流。天道運而 不積,聖人知而行之。大道甚易,知以易行以簡,以簡 易而天下之理得也。人之所恃以生者,氣也。氣住則 神住,神住則形住,形住則長生久視,自此始矣。蓋日 月運轉,寒暑往來,天地所以長久。吹噓呼吸,吐故納 新,真人所以住世。故《丹元子》曰:「形以神住,神以氣集, 氣體之充也,形神之舍也。氣實則成,氣虛則敓,氣住 則生,氣耗則滅。此廣成子所以保氣,而煙蘿子所以 煉氣也。然則一言而盡保煉之妙者,其惟嚥納乎?故 曰:一嚥二嚥,雲蒸雨至。三嚥四嚥,內景充實;七嚥九 嚥,心火下降,腎水上昇。水火既濟,則內丹成,可以已 疾,可以保生,可以延」年,可以超昇。臣謹刪其繁紊,撮 其樞要,直書其妙,以著於篇。上篇曰:「進火候,每日子 後午前,若於五更初陽盛時,尢佳就坐榻上,面東或 南,握固盤足,合目主腰而坐,澄心靜慮,內視五藏,仰面合口,鼻中引出清氣,氣極則生,要而嚥之。每一嚥 縮穀道,一縮再引,則再如之,至再至三。若氣極不能 任,則」低頭微開口,以次寧出之,勿令耳聞出氣之聲, 如此凡三次,是為進火一周天,俟氣調勻,然後行水。 《下篇》曰:進水候進火,鼻中取鼻涕,口中取液,聚為一 處,多多益辦。俟甘而熱,即閉口仰面亞腰,左顧一嚥, 正中一嚥,分三嚥而下,內想一直下丹田,每一嚥亦 縮穀道一縮,如此一遍,是為行水一周天。「每進火行 水畢,然後下榻,行履自如。」後敘曰:「五行水火為初,人 生水火為急。此是極《易》之要法,上奪天地造化。學道 修真之士,初行須覺臍下如火,飲食添進,四肢輕快, 是其驗也。行而久之,則髮白再黑,齒落重生,精神全 具,復歸嬰兒,寒暑不能侵,鬼神不能寇,千二百載,壽 比彭老,漸為真人矣。」徽宗見而嘉納之。梁師成錄其 說以示人,乃簡《易》之道,第行之者不能悠久耳。或云 虞謨、君明修養有得,亦祗行此法也。

《庚溪詩話》:陳柟待制,紹興中,柟嘗從諸大將為謀議 官,頗好修養之方,且自以為得道。常題於所居曰:「神 仙多是大羅客,我比大羅超一格。」有簿續其後曰:「行 滿三千我四千,功成八百我九百。」

《金史高仲振傳》:「仲振字正之,遼東人。嘗遇異人,教以 養生術。嘗終日燕坐,骨節戞戞有聲,所談皆世外事, 有扣之者,輒不復語云。」

賢奕靜宇游大夫問於羅子曰:「養生家守中之訣如 何?」羅子曰:「否否。《內典》謂吾人自咽喉以下是為鬼窟。 天與吾此心神,如此廣大,如此高明,蓋塞兩間,彌六 合,奈何作此業障,拘囚於鬼窟中乎?」大夫曰:「然則調 息之術如何?」羅子曰:「否否。心和則氣和,氣和則形和, 息安用調?」大夫曰:「吾人寓形宇內,萬感紛交,何修而」 得心和?羅子曰:「和妻子,宜兄弟,順父母,心斯和矣。」耿 先生聞之,跫然嘆賞曰:「此元宗正訣也。不獨伯陽皈 心,釋迦合掌,即尼父復生,當首肯矣。」爰識此,以醒世 之迷於元修者。

靜功部雜錄[编辑]

《酉陽雜俎》:「五藏九宮,十二室,四支五體,三焦九竅,百 八十機關,三百六十骨節,三萬六千神,隨其所而居 之。魂以精為根,魄以目為戶,三魂可拘,七魄可制。庚 申日伏尸言人過。本命日,天曹計人行三尸,一日三 朝,上尸青姑伐人眼;中尸曰姑,伐人五臟;下尸血姑 伐人胃命,亦曰元靈。」又曰:「一居人頭中,令人多思欲」, 好車馬,其色黑;一居人腹,令人好食飲,恚怒,其色青; 一居人足,令人好色,喜殺。七守庚申,三尸滅,三守庚 申,三尸伏。

《續博物志》:陵陽子明經云:「春食朝霞,日欲出時黃氣 也;秋食淪陰,日沒以後赤黃氣也;冬食沆瀣,夜半氣 也;夏食正陽,南方日中氣也。」并天黃地黃為六氣。 《聞見錄》:道樞之說,博而寡要,王清叔云:「莫要於龍虎 交」,其說以巳午兩時絕思慮,假寐則龍虎自交。不假 修為其寵姬病骨蒸,授以此法,十日後自覺腰間暖 如火,疾自愈。

貴耳。《集丹經》亦道家流,始於離,修養起於離坎。離中 虛☲,坎中滿☵,二「陽中有一陰,坎水也;二陰中有一 陽,離火也。離火中有水,坎水中有火。」鄭漁仲亦云:「離 中有真水,坎中有真火,水火二性,相濟為用。」運于一 身亦然。心為離,腎為坎,心火下水濟腎,腎水上火濟 心,此母子胎養法。《丹訣》以辰砂鍛出水銀,砂屬離,水 銀即真水。以水銀煉成靈砂,水銀屬坎,靈砂即真火。 要知內外交養法,不出此《坎》離。成都道人,親說此妙 術。

席上腐談。《素問》云:「升降出入,無器不有。」注云:壁窗戶 牖,兩面伺之,皆承來氣,衝擊於人,是則出入氣也。以 物投升及葉下,翩翩不疾,皆升氣所礙也。虛管溉滿, 捻上懸之,水固不泄,為無升氣而不能降也。空瓶小 口,頓溉不入,為氣不出而不能入也。故曰:「升降出入, 器無不有。」予幼時有道人見教,則劇燒片紙納空瓶, 急覆於銀盆水中,水皆湧入瓶,而銀盆鏗然有聲,蓋 火氣使之然也。又依法放於壯夫腹上,挈之不墜,即 如銅水滴捻其竅,則水不滴,放之則滴。修養家存神 於泥丸,則丹田之氣上升。蓋神之所至,氣亦隨之而 往也。《房中術》所謂「手按尾閭,吸氣嚥津」,雖得其緒餘, 而亦不泄。欲知時辰陰陽,常別以鼻,鼻中氣陽時在 左,陰時在右,亥子之交,兩鼻俱通,丹家謂「玉洞雙開」 是也。

《瑯嬛記》:「向日靜坐調息,可以延年。」

《岩棲幽事》:辟穀咽津為上,咽氣為次。咽津者,腎中之 水,上通舌底二竅,大有真珠。如小兒咯乳,滾滾不止, 故雖應酬交際,而終日忘饑。若咽氣則閉口住息,身 心俱寂然後可。此正不可以歲月效也《書蕉》:亥子之交,兩鼻俱通,丹家謂「玉洞雙開」是也,此 處不得放過。

《眉公筆記》:紫微夫人誥:「仰和天真,俯按山源,天真是 兩眉之角,山源是鼻下人中也。兩眉之角是徹視之 津,天真是引靈之上房。」

《說海》神仙修煉之說,有無雖不可究,然或因此致疾 者,斯又不可不知也。「元有張性虛者,嘗參東門老,其 法專守下丹田,屬纊之際,下丹田結塊,痛而絕。又一 人守上丹田,鼻中終日涕膿。」

元機通:「或問專氣致柔如嬰兒何謂也?《孟子》曰:『大人 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此沖宮妙象,神祐靈原,惟 在觀頤於密,不可以罔識而窺者也。學者轉為嬰兒 奼女,下而方士,又誑為結胎等語,非盡性至命者孰 與焉?還丹之大者,莫踰於此也。

或問「丹鼎何如?」蓋「綠《大還》」之說傳訛耳。葛洪修煉,累 召不起,宜於富貴功名泊如也,豈貪夫能耶?

或問「導引何如?」諸說難枚舉也。觀其所養,而進退修 夭可占矣。雖然,調息之法,愚嘗有徵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