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30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百三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三百三卷目錄

 服食部彙考

  東坡文集陽丹陰煉 陰丹陽煉 松氣煉砂 寄子由食芡法 藏丹砂法 學

  龜息法 服茯苓法 辨漆葉青黏散方 四神丹說

  保生月錄八方

 服食部總論

  論衡道虛篇

  保生要錄論藥石

  荊川稗編丹藥之害

 服食部藝文一

  丹砂可學賦        梁江淹

  與李睦州服氣書     唐柳宗元

 服食部藝文二

  飛龍篇          魏曹植

  贈鍊丹法和殷長史     梁江淹

  採藥           唐王績

  七言二首          呂巖

  五言二首          前人

  罷秩後入華山採茯苓逢道者  李益

  早服雲母散        白居易

  燒藥不成命酒獨醉      前人

  戒藥            前人

  太白山魔誑道士詩并序駕鶴道士

  與薛昭合婚詩并序   張雲容

  題院詩并序      侯道華

  悲哉行           陳陶

  題壁            張辭

  酒閣歌         蜀中道人

  食茯苓粥         元周砥

  鍾子煉丹         明太祖

 服食部選句

 服食部紀事一

神異典第三百三卷

服食部彙考[编辑]

《東坡文集》
[编辑]

《陽丹陰煉》
[编辑]

冬至後齋居,常吸鼻液,漱煉全甘,乃嚥入下丹田。《冬 三十》磁器皆有蓋,溺其中已,隨手蓋之,書識其上,自 一至三十,置淨室,選謹朴者掌之。滿三十日,開視其 上,當結細砂如浮蟻狀,或黃或赤,密取細研,棗肉為 丸,如桐子大。空心酒吞下,不限數,三五日內取盡。夏 至後仍依前法采取,卻候冬至後服。此名陽丹陰煉, 「須盡絕,欲若不絕砂不結。」

《陰丹陽煉》
[编辑]

首生男子之乳,父母皆無疾恙者,并養其子。善飲食 之,日取其乳一升許,少只半升以來,可以朱砂銀作 鼎與匙,如無朱砂銀,山澤銀亦得。慢火熬煉,不住手 攪如淡金色,可丸即丸,如桐子大,空心酒吞下,亦不 限丸數。此名「陰丹陽煉。」世人亦知服秋石皆非清淨 所結,又此陽物也。又復經火,經火之餘,皆其糟粕,與 燒鹽無異。世人亦知服乳,乳陰物,不經火煉,則冷滑 而漏精氣。此陽丹陰煉,陰丹陽煉。蓋道士靈智妙用, 沈機捷法,非其人不可輕泄,慎之!

《松氣煉砂》
[编辑]

祥符東封,有扈駕軍士,晝臥東岳真君觀古松下,見 松根去地尺餘,有補塞處。偶以所執兵攻刺之,塞者 動,有物如流火自塞下出,逕走入地中。軍士以語觀 中人,有老道士拊膺曰:「吾藏丹砂於是三十年矣。」方 卜日取之,因掘地數丈,不復見。道士悵慨成疾,竟死。 其法用次砂精良者,鑿大松腹,以松氣煉之,自然成 丹。吾老矣,不暇為此。當以山澤銀為鼎,有蓋,擇砂之 良者二斤,以松明根節懸胎煮之,置砂瓶煎水以補 耗。滿百日,取砂玉槌研七日,投熱蜜中,通油磁瓶盛, 日以銀匕取少許醇酒,攬湯飲之,當有益也。

《寄子由食芡法》
[编辑]

《吳子野》云:「芡實蓋溫平爾,本不能大益人,然俗謂之 水硫黃,何也?人之食芡也,必枚齧而細嚼之,未有多 嘬而亟嚥者也。舌頰脣齒,終日囁嚅,而芡無五味,腴 而不膩,足以致上池之水。故食芡者,能使人華液通 流,轉相挹注,積其力,雖過乳石可也。以此知人能澹 食而徐飽者,當有大益。吾在黃岡山中,見牧羊者,必」 驅之瘠土。云「草短而有味,羊得細嚼,則肥而無疾。」羊 猶爾,況人乎?

《藏丹砂法》
[编辑]

《抱朴子》云:「古人藏丹砂井中而飲者,猶獲上壽。今但 懸望大丹,丹既成,可望又欲學燒,而藥物火候皆未

必真,縱使燒成,又畏火毒而不敢服,何不趁取,且服
考證.svg
生丹砂?」意謂煮過百日者,力亦不慢。草藥是覆盆子,

亦神仙所餌,百日熬煉,草石之氣,且相乳入。每日五 更,以井華水服三丸,服竟以意送至下丹田,心火溫 「養,久之意調,必有絲毫留者。積三百餘服,恐必有力, 圭留丹田。致一之道,初若眇昧,久乃有不可量者。兄 老大無見解,直欲以拙守而致神仙,此大可笑,亦可 取也。吾雖了了見此理,而資躁褊害之者眾,事不便 成。子由端靜淳淑,使少加意,當先我得道,得道之日, 必卻度我。」故書此紙,為異日符信,非虛語也。紹聖二 年八月二十七日居士記。

《學龜息法》
[编辑]

「洛下有洞穴,深不可測,有人墮其中不能出,饑甚,見 龜蛇無數。每旦輒引吭東望,吸初日光嚥之。其人亦 隨其所向,效之不已,遂不復饑,身輕力強。後卒還家, 不食,不知其所終。此晉武帝時事。」辟穀之法,類皆百 數,此為上妙,法止於此。能復服玉泉,使鉛汞具體,去 仙不遠矣。此法甚易知,甚易行。然天下莫能知,知者 莫能行。何則?虛一而靜者,世無有也。元符二年,儋耳 米貴,吾方有絕糧之憂,欲與過子共行此法,故書以 授之。《四月十九日記》。

《服茯苓法》
[编辑]

「茯苓,自是神仙上藥,但其中有赤筋脈,若不能去,服 久不利人眼,或使人眼小,當削去皮,研為方寸塊,銀 石器中清水煮,以酥軟解散為度,入細布袋中,以冷 水揉搜,如作葛粉狀,澄取粉,而筋脈留袋中,棄去不 用,用其粉,以蜜和如濕香狀,蒸過食之尢佳。」胡麻但 取純黑脂麻,九蒸九曝,入水爛研,濾取白汁,銀石器 中熬,如作杏酪湯,更入去皮核,爛研棗肉,與茯苓粉 一處搜和食之,尤奇。

《辨漆葉青黏散方》
[编辑]

按:《嘉祐補注本草》女萎條注引陳藏器云:「女萎、萎蕤, 二物同傳。陶云:同是一物,但名異耳。下痢方多用女 萎,而此都無止洩之說,疑必非也。」按:女萎蘇又於中 品之中出之,云主霍亂,洩痢,腸鳴,正與陶注上品女 萎相會如此,即二萎功用同矣,更非二物,蘇乃剩出 二條。蘇又云:女萎與萎蕤不同,其萎蕤一名王竹,為 荵似竹,一名地節,為有節。《魏志·樊阿傳》:「青黏,一名黃 芝,一名地節。此即萎蕤,極似偏精。」本功:外主聰明,調 血氣,令人強壯。和漆為散,主五臟,益精,去三蟲,輕身 不老,變白,潤肌膚,暖腰腳。惟有熱不可服。晉嵇紹有 胸中寒疾,每酒後苦嚼,服之得愈。草似竹,取根、花葉, 陰乾。昔華佗入山,見仙人服之,以告樊阿,服之百歲。 予少時讀《後漢書》《三國志、華佗傳》,皆云佗弟子樊阿 從佗求可服食益於人者,佗授以漆葉青黏散,漆葉 屑一升,青黏屑十四兩,以是為率,言久服去三蟲,利 五臟,輕體,使人頭不白。阿從其言,壽百餘歲。漆葉處 所皆有青黏,生於豐、沛、彭城及朝歌。《魏志》注引《佗別 傳》云:「青黏,一名地節」,一名黃芝。主理五臟,益精氣。本 出於陝,入山者見仙人服之,以告佗,佗以為佳,輒語 阿,阿大祕之。近者人見阿之壽而氣力強盛,怪之,遂 責阿所服因醉亂誤道。之法一施,人多服者,皆有大 驗。而《後漢注》亦引佗《別傳》同此文,但黏字書黏字相 傳音女廉反,然今人無識此者,甚可恨惜。吾詳佗文, 恨惜「不識」之語,乃章懷太子賢所云也。吾性好服食, 每以問好事君子,莫有知者。紹聖四年九月十三日, 在昌化軍借《嘉祐補注本草》,乃知是女萎,喜躍之甚, 登即錄之,但恨陶隱居與蘇恭二論未決。恭唐人,今 《本草》云唐本者,皆恭注也。詳其所論,多立異,又殊喜 與陶公相反,幾至於罵者。然細考之,陶未必非,恭未 必是。予以謂隱居精識,博物可信,當更以問能者。若 「青黏」便是萎蕤,豈不一大慶乎?過當錄此,以寄子由, 同講求之。

《四神丹說》
[编辑]

熟地黃、元參、當歸、羌活各等分。《列仙傳》:有山圖者,入 山採藥折足,仙人教服此四物而愈,因久服遂度世。 余以問名醫康師孟,大異之云:「醫家用此多矣,然未 有專用此四物如此方者。」師孟遂名之曰四神丹。洛 下公卿士庶爭餌之,百疾皆愈。藥性中和,可常服,大 略補虛益血,治風氣,亦可名草還丹。己卯十一月八 「日,東坡居士《儋耳書》。」

《保生月錄》
[编辑]

《八方》
[编辑]

昔巢居士事東海青童君,苦心屈節奉師,溽暑沍寒, 無懈無怠,已二十年,乃口授八方,使八節制服,以應 八卦。若人未能跨鶴騰霄,優游於乾坤之內,守灝然 之氣,容色不改,壽滿百歲,須服此藥。神仙祕妙,不可 輕泄,能久服必登上仙。

☶《艮卦》「東北,王君河車方。」

紫河車一具,首生并壯盛胞衣是也。挑血筋洗數十遍,仍以酒洗,陰乾煮和各藥 。生地八兩,補髓血 ;牛膝四兩主腰膝 ;五味三兩主五臟 覆

盆子四兩,主陰不足 巴戟二兩,欲多世事加一兩,女人不用 訶黎勒三兩,主胸中氣 鼓子花二兩,膩筋骨 苦耽二兩,治諸毒藥 澤瀉三兩,補男女人虛 甘菊花三兩,去筋風 菖蒲三兩,益精神 乾漆三兩,去肌肉五臟風炒黃 柏子仁三兩,添精用仁 白茯苓三兩,安神 黃精二兩,補脾胃 蓯容二兩,助下元,女人不用 石斛二兩,壯筋骨 。遠志二兩,益心力不忘 。杏仁四兩,炒黃,去皮尖,去惡血炁 苣勝子四兩,延年駐形 。一方有雲英石三兩,縮腸。余曰:「不必加此。」 右二十二味,共搗為末,煉蜜如桐子大,酒下或鹽湯下。服三料,顏如處子。昔王仙君傳與蘇林子,立盟插血,不爾,違太上之科。

☳《震》卦正東,青精先生橓米飲方。

白梁米一石,南燭汁浸,九蒸九曝乾,可有三斗已上,每日服一匙,飯過一月後服半匙,兩月後服三分之一。盡一劑,則風寒不能侵,鬚髮如青絲,顏如冰玉。若人服之,役使六丁,天兵侍衛。

☴《巽》卦東南,龜臺王母四童方。

辰砂四兩,本方原用「伏火丹砂」 六兩,一時難得,且未當輕用 胡麻四兩,淨,九蒸九曝,炒微黃 天門冬四兩,去心 茯苓六兩 黃精六兩 桃仁四兩,去皮尖

右七味,合為末,煉蜜為丸,搗萬餘下,夏月丸服,餘月散服,如桐子大。每二十丸,能服八年,顏如嬰童,肌如凝脂。不可漫傳,以獲天譴。

≡離卦正南彭君麋角粉方。

「每用麋角,係麋鹿之大者,角丫叉不齊,白如象牙,出水澤中,非山獸也。大者二十斤一副,生海邊,取用一兩具,解為寸段,去心中黑血色惡物,用米泔浸之,夏三日,冬十日,一換泔。浸約一月已上,似欲軟,即取出,入甑中蒸之,覆以桑白皮,候爛如蒸芋,曬乾粉之。」 入伏火硫黃一兩,以酒調三錢一服。此方彭祖服之,得壽成仙。有人於鵠鳴山石洞中得石刻方,與此同也。

☷《坤卦》:「西南風,后四扇散。」

五靈脂三兩,延年益命 仙靈皮三兩,強筋骨松脂二兩,去風癇 澤瀉二兩,強腎 白朮二兩,益炁力 乾薑二兩,益氣 生地黃五兩,補髓血。

石菖蒲三兩,益心神 桂二兩,補不足 雲母

粉三兩長肌肥白

右藥十物,如法搗洗一萬杵,煉蜜為丸,桐子大。服三四十丸。

☱《兌》卦正西夏姬杏金丹。

杏子六斗,煮水滾三四沸,放下杏子,以手或棍槌摩令皮去大。煮半晌,漉起放盆中,去核清汁,得若干。取鐵鍋放糠火上,以羊脂油四斤,擦入釜中,擦之不已,盡此四斤脂為止。下杏釜中熬之,糠火細細不斷。三四日藥成,如金光五彩色。每服一二匙,服之變老成少,顏色美好。夏姬服之上昇。

≡《乾卦》西北,天地父母七精散。

竹實三兩,九蒸九曝,主水氣,日精 。地膚子四兩,大陰之精,主肝明目 。黃精四兩,戊己之精,主脾臟 。蔓菁子三兩,九蒸九曬,主邪鬼,明目 。松脂三兩,鍊令熟,主風狂,脾濕 。桃膠四兩,五木之精,主鬼忤 。苣勝五兩,五谷之精,九曝。

右為末,煉蜜為丸,每服二三十丸,妙不可述。

☵《坎》卦正北,南嶽真人赤松子。

枸杞煎丸「枸杞子根三十斤,取皮九蒸九曝,搗為粉,取根骨清水煎之,添湯煮去楂,熬成膏,和粉為丸桐子大。」 每服三五十丸,壽增無算。

服食部總論[编辑]

《論衡》:

《道虛篇》
[编辑]

道家或以服食藥物,輕身益氣,延年度世,此又虛也。 夫服食藥物,輕身益氣,頗有其驗。若夫延年度世,世 無其效。百藥愈病,病愈而氣復,氣復而身輕矣。凡人 稟性,身本自輕,氣本自長。中於風濕,百病傷之,故身 重氣劣也。服食良藥,身氣復故,非本氣少身重,得藥 而乃氣長身更輕也。稟受之時,本自有之矣。故夫服 食藥物,除百病,令身輕氣長,復其本性,安能延年?至 於度世,「有血脈之類,無有不生,生無不死,以其生故 知其死也。天地不生故不死,陰陽不生故不死。死者 生之效,生者死之驗也。夫有始者必有終,有終者必 有始,惟無終始者,乃長生不死。人之生,其猶水也。水 凝而為冰,氣積而為人,冰極一冬而」釋,人竟百歲而 死。人可令不死,冰可令不釋乎?諸學仙術,為不死之 方,其必不成,猶不能使冰終不釋也。

==保生要錄==

《論藥石》
[编辑]

或問曰:夫金石之藥,埋之不腐,煮之不爛,用能固氣, 可以延年。草木之藥,未免腐爛,焉有固駐之功?」答曰: 「夫金石之藥,其性慓悍,而無津液之潤,盛壯時未受 其害,及其衰弱,毒則發焉。夫壯年則氣盛而能制石, 滑則能行石,故不發也。及其衰弱則榮衛氣澀則不 能行石,弱則不能制石,無所制而行者留積,故人大 患焉。無益而損,何固駐之有?」或問曰:「亦有未虛而石 發者乎?」答曰:「憂恚在心而不能宣,則榮衛澀滯不能 行,石熱結積而不散,隨其積聚,發諸癰瘡。又有服石 之人,倚石熱而縱佚,恃石勢而行,乃不曉者,以為奇 效,精液焦枯,猛熱遂作,洞釜加爨,罕不焦然。」問曰:「金 石之為害若此,農皇何以標之於《本經》?答曰:「大虛積 冷之人,不妨暫服,疾愈而止,則無害矣。」又問云:「石勢 慓悍,臟衰則發,今先虛而服石者,豈能制其勢力乎? 且未見其害,何也?」答曰:「初服之時,石勢未積,又乘虛 冷之甚,故不發也。」又問曰:「草木自不能久,豈能固人 哉?」答曰:「服之不倦,勢力相接,積年之後,必獲大益。」夫 攻療之藥,以疾差而見功,固駐之方覺體安而為效。 形神既寧,則壽命日永矣。

荊川稗編[编辑]

《丹藥之害》
[编辑]

金石伏火丹藥,有嗜慾者,率多服之,冀其補助。蓋方 書述其功效,必曰益壽延年,輕身不老,執泥此說,服 之無疑,不知其為害也。彼方書所述,誠非妄語。惟修 養之士,嗜慾既寡,腎水盈溢,水能剋火,恐陰陽偏勝, 乃服丹以助心火。心為君,腎為臣,君臣相得,故能延 年。況心不外役,火雖盛而不炎,以不炎火留水,以水 制火,水火交煉,其形乃堅,雖非向上修行,亦養形之 道也。彼嗜慾者,水竭於下,火炎於上,復助以丹,火烈 水枯,陰陽偏勝,精耗而不得聚,血竭而不得行,況復 喜怒交攻,抱薪救火,發為消渴,凝為癰疽,或熱或狂, 百證俱見,此丹藥之害也。人既不能絕嗜慾,惟當助 以溫平之劑,使榮衛交養。有寒證則間以丹藥投之。 病去則已。或者不知此理。每恃丹石以為補助。實戕 賊其根本耳。豈善攝生之道哉。

服食部藝文一[编辑]

《丹砂可學賦》
有序    梁江淹
[编辑]

咸曰:「金不可鑄,僕不信也。試為此辭精思云爾。」

「惟雲場之少折,乃人逕之多憂。雖瑤笙及金瑟,雜翠 帳與丹幬,吞悲欣於得失,銜哀樂於春秋。煥如星絕, 黯如火滅,星絕難光,火滅可傷。故從師而問道,冀幽 路之或暘,測神宗之無緩,踐雲根之不賒。訊名山及 石室,驗青汞與丹砂,撝五難之重滯,攬九仙之輕華。 故抱魄寂處,凝神空居,泯邈深晝,窈鬱重虛,覘炫燿」 而可見,聽泬寥而有餘。於是乘河漢之光氣,騎列星 之綵色,輟陰陽於形有,傳變化於心識,浮恍惚而無 涯,泛靈怪而未極,架日月之精照,騫蛟龍之毛翼,遂 乃氣穆肅而神奔,骨窈窈而鬼怪,綴葳蕤而成冠,點 雜錯而為珮,出湎泣而遐騖,貫濛鴻而上厲,鳳之來 兮蔽日,鸞之集兮為群,左昆吾之炎景,右崦嵫之卿 雲。爛七采之炤燿,漫五色之氤氳。非世俗之習見,焉 鬼神之嘗聞。既而曖碧臺之錯落,燿金宮之瓏玲,幻 蓮華於繡闥,化蒲桃於錦屏。赩丹光而電烻,颯翠氛 而沓冥。軒惝惘於宛虹,階侘傺於奔鯨。惑龍宮之殿 稱,迷忉利之宮名。故靈偃蹇兮姣服,女嬋娟兮可觀。 秀青色之泯靡,熳美目之波瀾。襞日月之纂組,襲星 宿之羅紈。百味酒兮靈之集,河供鯉兮靈之安。卻交 甫之玉質,笑陳王之妙顏。所以樂精元於太乙,妙宮 徵於清都。簫含聲而遠近,琴吐音而有無。奏神鼓於 玉袂,舞靈衣於金裾。韻躑躅而易變,律參差而難圖。 非南方之能擬,詎濮水之可摹。於是流瀁不一,遨曹 無邊。「娥眉既散,鐘鼓都捐。乘綵霞於西海,駟行雨於 丹淵。山差池而鏡壑,水清明而抱天。山含玉以永歲, 水藏珪以窮年。擬若木以寫意,拾瑤草而悠然。遂乃 凝虛斂一,守仙閉方。智寂術盡,魄兀心亡。白生不能 關其說,惠子無以挫其芒。」原其恥市朝之失道,疾讒 嬖之不祥。卻文綵之媱冶,去利劍之鏗鏘。懅生死於 半氣,惜百年於一光。故以鑄金為器,丹砂為漿。慚𠫤 既盡,妖怨當忘。吾師以為可學,而公子謂之不良歟。

《與李睦州服氣書》
唐·柳宗元
[编辑]

宗元再拜。前四五日,與邑中可與遊者遊愚溪上池 西小丘,坐柳下,酒行甚歡,坐者咸望兄不能俱。以為 兄繇服氣以來,貌加老而心少歡愉不若前去年時。 是時既言,皆沮然眄睞,思有以已兄用斯術而未得 路間,一日,濮陽吳武陵最輕健,先作書道天地日月 黃帝等,下及列仙方士皆死,狀出千餘字,頗甚快辨。 「伏睹兄貌笑口順,而神不偕來,及食時竊睨,和糅燥 濕,與啖飲多寡,猶自若是,兄陽德其言而陰黜其忠 也。若古之強大諸侯然,負固恃力,敵至則諾,去則肆, 是則不可變之尤者也。攻之得則宜濟師。今吳子之師已遭諾而退矣。愚敢厲銳擐堅,鳴鐘鼓以進,決於 城下,惟兄明聽之。凡服氣之大不可」者,吳子已悉陳 矣。悉陳而不變者無他,以服氣書多美言,以為得恆 久大利,則又安得棄吾美言大利,而從他人之苦言 哉?今愚甚吶,不能多言。「大凡服氣之可不死歟?不可 歟?壽歟?夭歟?康寧歟?疾病歟?若是者,愚皆不言,但以 世之兩事,已所經見者類之,以明兄所信書,必無可 用。愚幼時嘗嗜音,見」有學操琴者,不能得碩師,而偶 傳其譜,讀其聲以布其爪指,蚤起則嘐嘐譊譊以逮 夜,又增其脂燭,燭不足則諷而鼓諸席。如是十年,以 為極工。出至大都邑,操於眾人座,則皆得大笑曰:「噫 何清濁之亂而疾舒之乖歟?」卒大慚而歸。及年已長, 則嗜書,又見有學書者,亦不能得碩師,獨得國故書, 伏而攻之,其勤若向之為琴者,而年又倍焉。出曰:「吾 書之工,能為若是。」知書者又大笑曰:「是形縱而理逆。」 卒為天下棄。又大慚而歸。是二者皆極工而反棄者, 何哉?無所師而徒狀其文也,其所不可傳者也,卒不 能得,故雖窮日夜,弊歲紀,愈遠而不近也。今兄之所 以為服氣者,果誰師耶?始者獨見兄傳《得氣書》於盧 遵所,伏讀三兩日,遂用之。其次得《氣訣》於李計所,又 參取而大施行焉。是書是訣,遵與計皆不能知,然則 兄之所以學者,無碩師矣,是與向之兩事者無毫末 差矣。宋人有得遺契者,密數其齒曰:「吾富可待矣。」兄 之術或者其類是歟?兄之不信,今使號於天下曰:「孰 為李睦州友者?」今欲已睦「州氣術者左袒,不欲者右 袒。」則凡兄之友皆左袒矣。則又號曰:「孰為李睦州客 者?今欲已睦州氣術者左袒,不欲者右袒。」則凡兄之 客皆左袒矣。則又以是號於兄之宗族,皆左袒矣;號 姻婭,則左袒矣;入而號之閨門之內,子姓親昵,則子 姓親昵皆左袒矣;下之號於臧獲僕妾,則臧獲僕妾 皆左袒矣;出而號於素為將率胥吏者,則將率胥吏 皆左袒矣。則又之天下號曰:「孰為李睦州讎者?」今欲 已睦州氣術者左袒,不欲者右袒。則凡兄之讎者皆 右袒矣。然則利害之源不可知也。友者欲久存其道, 客者欲久存其利,宗族姻婭欲久存其戚,閨門之內, 子姓親昵欲久存其恩,臧獲僕妾欲久存其主,「將率 胥吏欲久存其勢,讎欲速去其害」,兄之為是術。凡今 天下欲兄久存者皆懼,而欲兄速去者獨喜。兄為而 不已,則是背親而與讎。夫背親而與讎,不及中人者 皆知其為大戾,而兄安焉,固小子之所懍懍也。兄其 有意乎?卓然自更,使讎者失望而慄,親者得欲而抃, 則愚願椎肥牛、擊犬豕,刲群羊「以為兄餼;窮隴西之 麥,殫江南之稻,以為兄壽;監東海之水以為鹹,醯敖 倉之粟以為酸」;極五味之適,致五藏之安,心恬而志 逸,貌美而身胖;醉飽謳歌,愉懌訢歡,流聲譽於無窮, 垂功烈而不刊,不亦旨哉!孰與去味以即淡,去樂以 即愁,悴悴焉膚日皺,肌日虛,守無所師之術,尊不可 傳之書。悲所愛而慶所憎,徒曰「我能堅壁拒境,以為 強大」,是豈所謂「強而大」也哉?無任疑懼之甚,謹再拜。

服食部藝文二[编辑]

《飛龍篇》
魏·曹植
[编辑]

晨遊泰山,雲霧窈窕。忽逢二童,顏色鮮好。乘彼白鹿, 手翳芝草。我知真人,長跪問道。西登玉堂,金樓複道。 授我仙藥,神皇所造。教我服食,還精補腦。壽同金石, 永世難老。

《贈煉丹法和殷長史》
梁·江淹
[编辑]

《琴高遊會稽》,靈變竟不還。不還有長意,長意希童顏。 身識本爛熳,光曜不可攀。方驗參同契,金竈鍊神丹。 頓捨心知愛,永郤平生歡。玉牒裁可卷,珠蕊不盈簞。 譬如明月色,流采映歲寒。一待黃冶就,青芬遲孤鸞。

《採藥》
唐·王績
[编辑]

野情貪藥餌,郊居倦蓬蓽。青龍護道符,白犬遊仙術。 腰鍊戊己月,負鍤庚辛日。時時斷嶂遮,往往孤峰出。 行披《葛仙經》,坐檢《神農帙》。龜蛇採二苓,赤白尋雙朮。 地凍根難盡,藂枯苗易失。蓯蓉肉作名,薯蕷膏成質。 家豐松葉酒,器貯參花蜜。且復歸去來,刀圭輔衰疾。

《七言二首》
呂巖
[编辑]

誰信華池路最深,非遐非邇奧難尋。九年採煉如紅 玉,一日圓成似紫金。得了永祛寒暑逼,服之應免死 生侵。勸君門外修身者,端念思維此道心。

古今機要甚分明,自是眾生力量輕。盡向有中尋有 質,誰能無裡見無形。真鈆聖汞徒虛費,玉室金關不 解扄。本色丹瓢推倒後,卻吞丸藥待延齡。

《五言二首》
前人
[编辑]

要覓長生路,除非認本元。都來一味藥,剛道數千般丹鼎烹成汞,爐中煉就鈆。依時服一粒,白日上沖天。

奼女住《離》宮,身邊產雌雄,爐中七返畢,鼎內九還終。 悟了魚投水,迷因鳥在籠。耄年服一粒,立地變沖童。

《罷秩後入華山採茯苓逢道者》
李益
[编辑]

委綬來名山,觀奇恣所停。山中若有聞,言此不死庭。 遂逢五老人,一謂西嶽靈。或聞樵人語,飛去入昴星。 授我出雲路,蒼然凌石屏。視之有文字,乃古《黃庭經》。 左右長松列,動搖風露零。上蟠千年枝,陰虯負青冥。 下結九秋霰,流膏為茯苓。取之砂石間,異若龜鶴形。 況聞秦宮女,華髮變已青。有如上帝心,與我千萬齡。 始疑有仙骨,鍊魂可永寧。何事逐豪遊,飲啄以羶腥。 神物亦自閟,風雷護此扄。欲傳山中寶,回策忽已暝。 乃悲世上人,求醒終不醒。

《早服雲母散》
白居易
[编辑]

曉服雲英漱井華。寥然身若在煙霞。藥銷日晏三匙 飯。酒渴春深一碗茶。每夜坐禪觀水月。有時行醉翫 風花。淨名事理人難解。身不出家心出家。

《燒藥不成命酒獨醉》
前人
[编辑]

白髮逢秋王,丹砂見火空。不能留奼女,爭免作衰翁。 賴有杯中綠,能為面上紅。少年心不遠,只在半酣中。

《戒藥》
前人
[编辑]

促促急景中,蠢蠢微塵裡。生涯有分限,愛戀無終已。 早夭羨中年,中年羨暮齒。暮齒又貪生,服食求不死。 朝吞太陽精,夕吸秋石髓。徼福反成災,藥誤者多矣。 以之資嗜慾,又望延甲子。天人陰騭間,亦恐無此理。 域中有真道,所說不如此。後身始身存,吾聞諸老氏。

《太白山魔誑道士詩》并序
駕鶴道士
[编辑]

貞元中,韋自東以壯勇聞。有道士煉丹於太白山石洞中,數有妖魔入洞,擊散藥爐,邀自東仗劍相護。有巨虺及美女至,自東並以劍擊退。後有道士駕鶴而來,勞自東曰:「妖魔已盡,吾弟子丹將成矣。」 有詩志喜,自東釋劍禮之。俄而突入藥爐,爆烈無遺。

三秋稽顙叩真靈,龍虎交時金液成。絳雪既凝身可 度,蓬壺頂上彩雲生。

《與薛昭合婚詩》并序
張雲容
[编辑]

張雲容,楊貴妃侍兒也。申天師與絳雪丹服之,教其死後為大棺通穴,百年後遇生人交精氣再生,可為地仙。後死,如法葬蘭昌宮。至元和末,有平陸尉金陵薛昭,以義氣逸縣囚,謫赴海東,至三鄉,夜遁去,匿蘭昌宮古殿傍。見三美女至,一則雲容,其二則蕭鳳臺、劉蘭翹,向為九仙媛所毒殺。同藏雲容穴側者,雲容、向昭備說生前事及申天師語,昭歎異。二女送酒合巹,各為歌,獻酬懽洽。數夕,雲容倏自言:「吾體已蘇。」 昭為啟櫬,遂活,同歸金陵。

韶光不見分成塵,曾餌金丹忽有神。不意薛生攜舊 律,獨開幽谷一枝春。

《題院詩》并序
侯道華
[编辑]

河中永樂縣道淨院,有道士鄧太元,鍊藥貯院內,道華在院供給,使常好子史,手不釋卷。眾或問要此何為?答曰:「天上無愚懵仙人。」 咸大笑之。一旦失之,亡所見,惟脫雙履,衣挂松上,中留一詩,時大中五年五月也。方驗。道華竊太元藥仙去。節度鄭公先以其事聞,詔賜名昇仙觀。

帖裡《大還丹》,多年色不移。前宵盜喫卻,今日碧空飛。 慚媿深珍重,珍重鄧天師。他年煉得藥,留著與肉芝。 吾師知此術,速煉莫為遲。三清專相待,大羅的有期。

《悲哉行》
陳陶
[编辑]

中嶽仇先生,遺余《餌松方》。服之一千日,肢體生異香。 步履如風旋,天涯不齎糧。仍云為地仙,不得朝虛皇。 狡兔有三穴,人生又何常。悲哉二廉士,餓死於首陽。

《題壁》
張辭
[编辑]

人有以「《爐火藥術》為事者,辭大哂之」 ,命筆題其壁。

爭那金烏何,頭上飛不住。紅爐漫燒藥,玉顏安可駐。 今年花發枝,明年葉落樹。不如且飲酒,莫管流年度。

《酒閣歌》
蜀中道人
[编辑]

蜀中有道人,飲於酒閣,歌此詩。有許仲源者,問其詩中斑龍珠何物,云「為鹿角。」 授仲源製服方,化一白鶴飛去。許後亦得仙。

《尾閭》不禁滄溟竭,九轉神丹都謾說。惟有斑龍頂上 珠,能補《玉堂》關下穴。

《食茯苓粥》
元·周砥
[编辑]

荷钁穿雲得茯苓,作糜從此謝膻腥。齋廚自啟添松 火,香韻初浮滿竹庭。時憶紫芝歌舊曲,尚尋黃菊制 頹齡。今晨暫輟青精飯,與結方壇味玉經。

《鍾子煉丹》
明·太祖
[编辑]

翠微高處渺青煙,知子機藏辟穀堅。丹鼎鉛砂勤火 候,溪雲巖谷傲松年。潭龍雹掣深淵底,崖虎風生迥 洞邊。徑已苔蒙人未履,昂霄足躡斗牛天

服食部選句[编辑]

《蜀都賦》:「丹砂赩熾出其坂,蜜房郁毓被其阜。山圖采 而得道,赤斧服而不朽。」

梁《沈約詩》:「餐玉駐年齡,吞霞反容質。」

唐李白詩:「棄劍學丹砂,臨鑪雙玉童。」金丹寧誤俗, 昧此難精討。

《張籍詩》:「爐燒丹砂盡,晝夜候火光。藥成既服食,計日 乘鸞凰。虛空無靈應,終歲安所望。」

賈島詩:「若人無仙骨,芝朮徒煩食。」

孟郊詩:「持心若妄求,服食安足論。」

白居易詩:「兩翼化生因服藥,三尸臥死為休糧。」白 髮萬莖何所怪,丹砂一粒不曾嘗。

鮑溶詩:「往聞清修籙,未究服食方。瑤田有靈芝,眼見 不得嘗。」

施肩吾詩:「欲添肌雪餌紅砂。」

《胡宿詩》:「長生不待鑪中藥。」

宋文彥博詩:「余亦放懷隨淡泊,採芝茹朮希彭朔。常 秘六泥東竈丹每求五色西山藥。」 李綱詩:「豈無葛稚川,妙論資灌沃。試求龍虎丹一使 鬢毛綠。」

范浚詩:「自言早歲拾瑤草,往往鶴上逢真仙。惜哉食 服只半劑,猶與世人相周旋。」

服食部紀事一[编辑]

《雲笈七籤清靈真人裴君傳》:「裴君受支子元服茯苓 法,焦山蔣先生所傳茯苓五斤,盛治去外皮,乃擣下 細簁,以漬白蜜三斗,中盛之以銅器,若耐熱以瓦器, 以此器著大釜中,著水裁半,於所盛藥器腹,微火燒 釜,令水沸,著藥器,數反側藥,令相和合。良久,蜜銷煎 竭,出著鐵臼中,擣三萬杵,令可丸。但服三十丸如梧」 桐子大,百日百病除,二百日可夜書,二年使鬼神,四 年玉女侍衛,十年夜視有光,能隱能彰,長生久視。服 此一年,百害不能傷,疾病不復干,色反嬰兒,肌膚充 悅,白髮再黑,眼有流光。合藥齋三日,煮之於密盛處, 勿令婦人雞犬見,及穢漫之也。五斤茯苓三斗白蜜 為一劑,當作木蓋蓋之,煮藥器上勿「露煮之時反側 藥熟乃開之耳。火以好薪炭不可用,不成樵輩以煮 之也。當用意伺候料視之,恆以為意,欲并合,多少在 意。藥成,預作丸,盛之以密器,可經於千歲不敗。」裴君 受支子元服胡麻法,蔣先生於黃金鱉祖山中授支 公也。胡麻三斗,肥者黃黑無拘,可擇之使精潔。於微 火上熬令香,氣極令「燥,細擣以為散,令沒沒爾,勿下 簁。白蜜三斗,以胡麻散漬蜜中,攪令相和,使調帀,安 器著釜水中乃煮,如前煮茯苓法也。伺候令煎竭可 擣,乃出擣之三萬杵,如桐子大,日服三十丸」,盡一劑, 腸化為筋,不知寒熱,面反童顏,役使眾靈。蔣先生惟 服此二方,先生已凌煙化昇,呼吸立至,出入無間,輿 乘群龍,上朝帝真,位為仙宗者也。當簸擇胡麻令精。 此二方與世方書小異,裴君所秘者,驗而有實也。云 體先不虛損,及年少之時,當服茯苓。若出三十者,當 服胡麻。蔣先生云:「此二方是大有之要法,長生神仙 之秘寶。《寶元經》云:『茯苓治少,胡麻治老,合以齋戒,服 以朝蚤,卉醴華腴,火精水寶,和以為一,還』」精歸寶,此 之謂也。卉醴華腴,蜜也。火精,茯苓也。水寶,胡麻也。裴 君以年少時所用,故服茯苓,二方同耳,皆長生不死 必仙之奇方也。若大有資力者,亦可合二物,倍用蜜 共煎擣以為丸乃佳,亦並治老少矣。茯苓、胡麻,不必 別作之也。此二方,蔣先生乃合在一處,授支公不頓 之也。是以焦山而茯苓方「傳,鱉祖而胡麻方出」,明道 祕之文,乃不可得一盡其根源也。至於支公授裴君, 亦乃頓倒囊笈之奧言,肆傾元真之祕塗,將以逆鑒 察天祿,必當已知,應為仙真乎。

《晉書王羲之傳》:「羲之既去官,與道士許邁共修服食, 採藥石,不遠千里,遍游東中諸郡,窮諸名山,泛滄海, 歎曰:『我卒當以樂死』。」

《宋書劉懷慎傳》:「懷慎弟懷默。懷默,孫亮,歷黃門郎,梁、 益二州刺史。在任廉儉,不營財貨,所餘公祿,悉以還 官。太宗嘉之,下詔褒美。亮在梁州,忽服食修道,欲致 長生。迎武當山道士孫道引,令合仙藥至益州。泰豫 元年,藥始成而未出火毒,孫不聽亮服。亮苦欲服,平 旦開城門取井華水,服至食後,心動如刺,中間便絕。」 後人逢見乘白馬。將數十人。出關西行。共語分明。此 乃道家所謂「尸解」者也。

《梁書陶弘景傳》:「大通初,令獻二丹於高祖,其一名善 勝,一名成勝,並為佳寶。」

《魏書·釋老志》:「太祖好老子之言,誦詠不倦。天興中,儀

曹郎董謐因獻《服食仙經》數十篇。於是置仙人博士
考證.svg
立仙坊,煮鍊百藥,封西山以供其薪蒸。令死罪者試

服之,非其本心,多死無驗。太祖猶將修焉。太醫周澹 苦其煎採之役,欲廢其事,乃陰令妻貨仙人慱士張 曜妾,得曜隱罪。曜懼死,因請辟穀。太祖許之,給曜資」 用,為造淨堂於苑中,給洒掃民二家,而鍊藥之官仍 為不息。久之,太祖意少懈,乃止。

仙人成公興與寇謙之共入華山,令謙之居一石室, 自出採藥,還與謙之食,藥不復飢,乃將謙之入嵩山。 有三重石室,令謙之住第二重歷年,興謂謙之曰:「興 出後,當有人將藥來,得但食之,莫為疑怪。」尋有人將 藥而至,皆是毒蟲臭惡之物。謙之大懼,出走。興還問 狀,謙之具對。興歎息曰:「先生未便得仙,政可為帝王 師」耳。

有京兆人韋文秀,隱於嵩高,徵詣京師。世祖曾問方 士金丹事,多曰可成。文秀對曰:「神道幽昧,變化難測, 可以闇遇,難以豫期。臣昔者受教於先師,曾聞其事, 未之為也。」世祖以文秀關右豪族,風操溫雅,言對有 方,遣與尚書崔頤詣王屋山合丹,竟不能就。

《北齊書方技傳》:有張遠遊者,顯祖時令與諸術士合 九轉金丹。及成,顯祖置之玉匣云:「我貪世間作樂,不 能即飛上天,待臨死時取服。」

《羅浮山志》:蘇元朗嘗學道於句曲,得司命真祕,遂成 地仙。隋開皇中,來居羅浮,年已三百餘歲矣。居青霞 谷,修煉大丹。弟子從游者,聞朱真人服芝得仙,競論 靈芝,春青夏赤,秋白冬黑,惟黃芝獨產於嵩高,遠不 可得。元朗笑曰:「靈芝在汝八景中,盍向黃房求諸?」諺 云:「天地之先,無根靈草,一意制度,產成至寶。」此之謂 也。乃著《旨道篇》示之。自此道徒始知內丹矣。

《林下清錄》:尉遲敬德晚年餌雲母粉,為方外遊 華嚴持驗。唐孫思邈服流珠丹、雲母粉年百五十歲, 顏如童子。

《唐書劉道合傳》:道合居嵩山,帝即所隱立太一觀,使 居之。咸亨中,為帝作丹劑,成而卒。帝後營宮,遷道合 墓,開其棺,見骸坼若蟬蛻者。帝聞,恨曰:「為我合丹,而 自服去。」然所餘丹無他異。

《墉城集仙錄》:邊洞元,范陽人女也。為道士,性好服餌, 或有投以丹藥,授以丸散,必於天尊堂中焚香供養 訖,而後服之。往往為藥所苦,吐痢至於疲劇,亦無所 怨嘆,疾纔已,則吞服如常。其同道惜之,委曲指喻,丁 寧揮解,而至信之,心確不移也。一旦有老叟負布囊 入觀賣藥,眾因問之,所賣者何藥也,叟曰:「大還丹餌 服之者,長生神仙,白日昇天。」聞之皆以為笑。叟面目 黧黑,形容枯槁,行步傴僂,聲纔出口,眾笑謂之曰:「既 還丹可致不死,長生昇天,何憔悴若此,而不自恤邪?」 叟曰:「吾此丹初熟,合度人立功。度人未滿,求仙者難 得。吾不能自服,便飛昇沖天耳。」眾問曰:「舉世之人,皆 願長生不死,延年益壽,人盡有心,何言求仙者難得 也?」叟曰:「人皆有心好道而不能修行,能好道復能修 行,精神不退,勤久其事,不被聲色所誘,名利所惑,奢 華所亂,是非所牽,初心不變,如金如石者,難也。百千 萬人,無一人矣,何謂好道也?」問曰:「貴為天子,富有四 海,有金丹之藥,何不獻之,令得長生永壽也?」叟曰:「天 上大聖真人高真上」仙,與北斗七元君輪降人間,以 為天子。期滿之日,歸昇上天,何假服丹而得道也?問 答之敏,事異於人,發言如流,人不可測。逡巡,暴風雷 雨,遞相顧視,驚悸異常,眾人稍稍散去。叟問眾曰:「此 有女道士,好行陰德,絕粒多年者何在?」因指其院以 示之。叟入院,不扣問,徑至洞元之前曰:「此有還丹大 藥,遠來相救,能服之邪?」洞元驚喜,延坐問:「藥須幾錢?」 叟曰:「所直不多,五十萬金耳。」洞元曰:「此窮窘多年,殊 無此錢,何以致藥耶?」叟曰:「勿憂,子自幼及今四十年 矣,三十年積聚五穀,餉飼禽蟲,以此計之,不啻藥價 也。」即開囊示之藥丸青黑色,大如梧桐子者二三斗, 令於藥囊中自探之。洞元以意於藥囊中取得三丸, 叟曰:「此丹服之易腸換血,十五日後方得昇天,此乃 中品之藥也。」又於衣裾內解一合子,大如錢,出少許 藥,如桃膠狀,亦似桃香。叟自於井中汲水,調此桃膠, 令吞丸藥。叟喜曰:「汝之至誠感激太上有命,使我召 汝。既服二藥,無復易腸換血之事,即宜處臺閣之上, 接真會仙,勿復居臭濁之室,七日即可以昇天,當有 天衣天樂自來迎矣。」須臾雨霽,叟不知所之,眾女冠 奔詣洞元之房,問其得藥否,具以告之。或嗤其怪誕, 或嘆其遭遇,相顧驚駭。由是群眾之人有知者,亦先 馳往觀之。於是洞元告人曰:「我不欲居此,願登於門 樓之上。」顧眄之際,樓猶扄。「洞元,告人曰:『我不於此』。」 語猶未終,已騰身樓上矣。異香流溢,奇雲散漫,一郡 之內,觀者如堵。太守僚吏遠近之人,皆禮謁焉。 《紀聞》:太和先生王旻,得道者也,長於服餌,而常飲酒 不止,其飲必小爵,移晷乃盡一杯。或食鯽魚,每飯稻 米,然不過多,至蔥韭,葷辛之物鹹酢,非養生者未嘗 食也。好勸人食蘆菔根葉,云久食多功力,養生之物也。人有傳,世世見之,而貌皆如故,蓋及千歲矣。 《續酉陽雜俎》:相傳天寶中,中嶽道士顧元績嘗懷金 遊市中,歷數年,忽遇一人,強登旗亭,傾壺盡醉,日與 之熟,一年中輸數百金。其人疑有為,拜請所欲。元績 笑曰:「予燒金丹八轉矣,要一人相守,忍一夕不言,則 濟吾事。予察君神靜有膽氣,將煩君一夕之勞,或藥 成相與期於太清也。」其人曰:「死不足酬德,何至是也。」 遂隨入中嶽,上峰險絕,巖中有丹竈盆,乳泉滴瀝,亂 松閉景。元績取乾飯食之,即日上章封。剛及暮,授其 一板云:「可擊此,知更五更當有人來此,慎勿與言也。」 其人曰:「如約。」至五更,忽有數鐵騎呵之曰:「避。」其人不 動。有頃,若王者儀衛甚盛,問:「汝何不避?」令左右斬之。 其人如夢,遂生於大賈家。及長成,思元績不言之戒, 父母為娶,有三子。忽一日,妻泣:「君竟不言,我何用男 女為?」遂次第殺其子。其人失聲,豁然夢覺,鼎破如震, 丹已飛矣。釋元奘《西域記》云:「中天婆羅龐斯國,鹿野 東有一涸池,名救命,亦曰烈士。昔有隱者,於」池側結 庵,能令人畜代形,瓦礫為金銀,未能飛騰諸天。遂築 壇作法,求一烈士,曠歲不獲。後遇一人於城中,乃與 同遊,至池側,贈以金銀五百,謂曰:「盡當來取。」如此數 返,烈士屢求效命,隱者曰:「祈君終夕不言。」烈士曰:「死 且不憚,豈徒一夕屏息乎。」於是令烈士執刀,立於壇 側。隱者按劍念咒,將曉,烈士忽大呼,空中火下,隱者 疾引此人入池,良久,出語其違約。烈士云:「夜分後,惛 然若夢,見昔事主,躬來慰諭,忍不交言,怒而見害,托 生南天婆羅門家。住胎備嘗艱苦,每思恩德,未嘗出 聲。及娶生子喪父,母亦不語。年六十五,妻忽怒,手劍 提其子,若不言殺爾子,我自念已隔一生,年及衰朽, 惟止此子。應」遽止,妻不覺發此聲耳。隱者曰:「此魔所 為,吾過矣。」烈士慚忿而死。蓋傳此之誤,遂為中嶽道 士。

建中末,書生何諷常買得黃紙古書一卷讀之,卷中 得髮,卷規四寸,如環無端。何因絕之,斷處兩頭滴水 升餘,燒之作髮氣。諷嘗言於道者吁曰:「『君固俗骨,遇 此不能羽化,命也。據《仙經》曰:蠹魚三食神仙字,則化 為此物,名曰脈望。夜以規映,當天中星,星使立降,可 求還丹』。取此水和而服之,即時換骨。」上賓因取古書 閱之,數處蠹漏,尋義讀之,皆神仙字。諷方哭服。 《因話錄》:裴晉公不信數術,不喜服食,每語人曰:「雞豬 魚蒜,遇著則食,生老病死,時至則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