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31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百十四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三百十四卷目錄

 異境部藝文一

  十洲記序        漢東方朔

  炎山讚          晉郭璞

  列姑射山          前人

  蓬萊山           前人

  郁州            前人

  桃花源記          陶潛

  游眾妙巖記       明董傅策

 異境部藝文二

  桃花源詩         晉陶潛

  桃源圖          唐韓愈

  桃源行         金元德明

  題瀛洲仙會圖       元柳貫

  桃源圖          傅若金

  桃源行題趙仲穆畫     薩都剌

 異境部選句

 異境部紀事

 異境部外編

神異典第三百十四卷

異境部藝文一[编辑]

《十洲記序》
漢·東方朔
[编辑]

「臣學仙者耳,非得道之人。以國家盛美,特招延儒墨 於文教之內,抑絕俗之道,擯虛詭之跡。臣故韜隱逸 而赴玉庭,藏養生而侍朱闕矣。」亦由尊上好道,且復 欲徜徉威儀也。曾隨師主履行,北至朱陵扶桑之闕, 溽海冥夜之丘,純陽之陵,始青之下,月宮之間,內遊 七丘,中旋十洲,踐赤縣而遨五嶽,行陂澤而息名山。 臣自少及今,周流六天,涉歷八極,於是矣。未若陵虛 之子,飛真之官,上下九天,洞視百方,北極《鉤陳》而并 華蓋,南翔太丹而棲大夏,東之通陽之霞,西薄寒穴 之野,日月所不逮,星漢所不與,其上無復物,其下無 復底,臣之所識,始愧不足以酬廣訪矣。

《炎山讚》
晉·郭璞
[编辑]

「木含陽氣,精構則燃。焚之無盡,是生炎山。」理見乎微, 其妙在傳。

《列姑射山》
前人
[编辑]

姑射之山,「寔棲神人。大蟹千里,亦有陵鱗。曠哉溟海, 含怪藏珍。」

《蓬萊山》
前人
[编辑]

《蓬萊之山》,「玉碧構林,金臺雲館。皜哉獸禽,實維靈府, 玉主甘心」,

《郁州》
前人
[编辑]

南極之山,越處東海。不行而止,不動而改。維神所運, 物無常在。

《桃花源記》
陶潛
[编辑]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 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 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林盡水源,便得一 山。山有小口,髣髴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初極狹,纔 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 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 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恬然自樂。見 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 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 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 「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 所聞,皆歎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 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既出,得其船,便 扶向路,處處誌之。及郡下,詣太守說如此。太守即遣 人隨其往,尋向所,誌遂迷不復得路。南陽劉子驥,高 尚士也,聞之,欣然親往,未果,尋病終。後遂無問津者。

《游眾妙巖記》
明·董傅策
[编辑]

永淳縣之北幾三十里,有村曰「勝村」,去江幾三里。村 突眾山,環而拱,其一有二尖石插左耳,各聳丫髻,宛 若仙人。厥山面乾而背坤,中開大竅,宛然一室。室高 二丈許,縱之深於橫寬可坐百數十人,是為「廣莫室。」 室中有石,仰而莫吸,厥狀類蟾蜍,名之曰「玉蟾。」其蹲 而坐者曰「獅子坐。」背石削如屏,曰「石屏。」石尖而懸,厥 文若裳,曰「石裳。」室之左有隘竅,游者燃炬而入。行數 步,淺廣有門訇然,夾以石柱,名之曰「一天門。」中有石 臺,平而邃若龕,是曰「石龕。」其上有石鸚鵡。循龕而行, 復有一門,門之奇逾初門,名之曰「二天門。」入而厥道彌寬,有石踞且昂其首,其上有月形,俗呼為犀牛眺 月。背有二十室,一室有竅通天,名之曰「天窗。」循室而 左,復有門,門之奇尢逾二門,名之曰「三天門。」其右有 窟徑而長,游蹤率置不入。爰入三天門,門列三石室, 厥道彌寬且平。轉履石級,緣之方臺,不斲而垣。立 者,斜倚者,臥者,垂耳者,肩而摩若負持者,曲肱者,背 而坐者,蒙衣者,妍者、舞者,肖眾形者,鏤文者,空而鳴 者,錯而森其中也,是為眾妙洞天。于時踰一小石橋, 濛煙苔,側足而渡,下有清淵,泠然注不舍石。頂有大 佛,神工斧出,宛成貌象,厥乳滴而成注,名之曰「佛柱。」 有閣曰「佛閣。」循淵而入,其左有窟甚長,右一窟有響 石,厥聲鏗然,俗為銅鼓。隔淵有石,合而中開,削成龍 象,俗呼為「臥龍石。」其傍有窟,不可渡。沿厥故道,出二 天門,左有徑窟,可達廣莫室。壬戌春,廓然子從三仙 客游茲巖也。仙客者,謂元之又元眾妙之門,於時括 而名之曰「眾妙巖。」

異境部藝文二[编辑]

《桃花源詩》
晉·陶潛
[编辑]

嬴氏亂天紀,賢者避其世。黃綺之《商山》,伊人亦云逝。 往跡浸復湮,來逕遂蕪廢。相命肄農耕,日入從所憩。 桑竹垂餘蔭,菽稷隨時藝。春蠶收長絲,秋熟靡王稅。 荒路曖交通,雞犬互鳴吠。俎豆由古法,衣裳無新製。 童孺縱行歌,斑白歡游詣。草榮識節和,木衰知風厲。 雖無紀曆誌,四時自成歲。怡然有餘樂,於何勞智慧。 奇蹤隱五百,一朝敞神界。淳薄既異源,旋復還幽蔽。 借問游方士,焉測塵囂外。願言躡清風,高舉尋吾契。

《桃源圖》
唐·韓愈
[编辑]

神仙有無何渺茫,桃源之說誠荒唐。流水盤迴山百 轉,生綃數幅垂中堂。武陵太守好事者,題封遠寄南 宮下。南宮先生欣得之,波濤入筆驅文辭。文工畫妙 各臻極,異境恍惚移於斯。架巖鑿谷開宮室,接屋連 牆千萬日。嬴顛劉蹶了不聞,地坼天分非所恤。種桃 處處惟開花,川原近遠蒸紅霞。初來猶自念鄉邑,歲 「久此地還成家。漁舟之子來何所,物色相猜更問語。 大蛇中斷喪前王,群馬南渡開新主。聽終辭絕更悽 然,自說經今六百年。當時萬事皆眼見,不知幾許猶 流傳。爭持酒食來相饋,禮數不同樽俎異。月明伴宿 玉堂空,骨冷魂清無夢寐。夜半金雞啁哳鳴,火輪飛 出客心驚。人間有累不可住,依然離」別難為情。船開 櫂進一迴顧,萬里蒼蒼煙水暮。世俗寧知偽與真。至 今傳者武陵人。

《桃源行》
元·德明
[编辑]

山中三日山桃開,紅霞爛熳無邊涯。山家藏春藏不 得,落花流水人間來。憶昔㩦家竄巖谷,秦人半向長 城哭。回頭塵土失咸陽,繒弋徒勞羨鴻鵠。冬裘夏葛 存大朴,小國寡民皆樂俗。晝永垣籬雞犬閒,春晴門 巷桑榆綠。漁郎偶到本無心,仙境何緣得重尋。今日 《武陵圖》上看,惟見雲陵深復深。

《題瀛洲仙會圖》
元·柳貫
[编辑]

巨鰲驤首載三山,海波不驚坤軸安。方壺員嶠彼何 境,靈氣布濩非人間。金銀觀闕勢如翥,攢林珠樹垂 珊珊。榱題竦耀明河畔,閣道橫截浮雲端。仙人來往 羽衛備,或駕紫鳳驂青鸞。霓裳法曲舞初破,執樂瓊 姬神采閑。時容下界攬薌澤,卻對連峰愁髻環。茅龍 飛去杳無跡,烏踆兔走雙跳丸。蓬萊舟近風引卻,卻 嘆靈蹤難重攀。是誰模寫枕前夢,欲用鐫鑿區中頑。 神仙固多狡獪事,世儒論著存不刪。《賈生賦》鵩語夫 道,後有達者當大觀。忽然為人化異物,斯理幾何堪 控摶。仇池洞穴通小有,神清玉宇標孱顏。彼皆因境 示生悟,直啟真源湔垢瘢。嗟予質薄迫世隘,輕舉便 擬凌飛翰。披圖惝怳縱元覽,托乘桴遊窺九關。無窮 八荒冀一遇,返道遂與松喬班。登年閱世要自致,何 必辛苦成金丹。

《桃源圖》
傅若金
[编辑]

聞說避秦地,花間忘歲年。偶逢漁父問,長使世人傳。 丘壑渾疑幻,林廬或近仙。至今圖畫裡,惆悵武陵船。

《桃源行題趙仲穆畫》
薩都剌
[编辑]

「長城遠築阿房起,黔首驅除若螻蟻。誰知別有小乾 坤,藏在桃花白雲裡。桃花重重問白雲,洞門鎖住千 年春。男耕女織作生業,版籍不是秦家民。桑麻雞犬 村村屋,流水門牆掩花竹。無端漁父綠蓑衣,帶得黃 塵入幽谷。主人迎客坐茅堂,共話山中日月長。但見 花開又花落,豈知世上誰興亡。明朝漁父歸城市,回」 首雲山若千里。再來何處覓仙蹤,恨滿桃花一溪水

異境部選句[编辑]

唐王績詩:「三山銀作地,八洞玉為天。」

明張豸詩:「斷橋仙子千年過,陰月神龍萬古蟠。」 《符驗》詩:「王母池東丹竈冷,桃花溪上白雲低。」

異境部紀事[编辑]

《拾遺記》:禹鑿龍關之山,亦謂之龍門。至一空巖,深數 十里,幽暗不可復行,禹乃負火而進,有獸狀如豕,銜 夜明之珠,其光如燭,又有青犬行吠於前,禹計行可 十里,迷於晝夜,既覺漸明,見向來豕犬變為人形,皆 著元衣。又見一神蛇身人面,禹因與神會,神即示禹 八卦之圖,列於金版之上,又有八神侍側,禹曰:「華胥 生聖人,子是耶?」答曰:「華胥是九河神女,以生余也。」乃 探玉簡授禹,長一尺二寸,以合十二時之數,使量度 天地。禹即持此簡以平定水土,授簡披圖蛇身之神, 即羲皇也。

《瑯嬛記》:「張華字茂先,博學強記,嘗為建安從事,游於 洞宮,遇一人於塗,問華曰:『君讀書幾何』?華曰:『華之未 讀者,則二十年內書蓋有之也。若二十年外,則華固 已盡讀之矣。其人議論超然,華頗內服,相與歡甚,因 共至一處,大石中,忽然有門,引華入數步,則別是天 地,宮室嵯峨。引入一室中,陳書滿架。其人曰:『此歷代 史也』』。」又至一室,則曰:《萬國志》也。每室各有奇書,惟一 室屋宇頗高,封識甚嚴,有二犬守之。華問故,答曰:「此 皆玉京紫微金真七瑛丹書紫字諸祕籍。」指二犬曰: 「此龍也。」華歷觀諸室書,皆漢以前事,多所未聞者,如 《三墳》《九丘》《檮杌》《春秋》,亦皆在焉。華心樂之,欲賃住數 十日。其人笑曰:「君癡矣,此豈可賃地耶?」即命小童送 出。華問地名,對曰:「瑯嬛福地也。」華甫出門,忽自閉。華 回視之,但見雜草藤蘿,繞石而生,石上苔蘚亦合,初 無縫隙。撫石徘徊久之,望石下拜而去。華後著《博物 志》,多《瑯嬛》中所得,帝使削去,可惜也。

《神仙傳》:「王烈者,字長休,邯鄲人也。常服黃精,及鈆,年 三百三十八歲,猶有少容,登山歷險,行步如飛。中散 大夫譙國嵇叔夜甚敬愛之,數數就學,共入山遊戲 採藥。後烈獨至太行山中,忽聞山東崩地殷殷如雷 聲,烈不知其何等,往視之,乃見山破石裂數百丈,兩 畔皆是青石,石中有一穴,口經可尺許,中有青泥,流」 出入髓。烈取泥試丸之,須臾成石,如投熱蠟之狀,隨 手堅凝,氣如粳米飯,嚼之亦然。烈合數丸如桃大,用 㩦少許歸,乃與叔夜曰:「吾得異物。」叔夜甚喜,取而視 之,已成青石,擊之鏗鏗如銅聲。叔夜即與烈往視之, 斷山已復如故。烈入河東抱犢山中,見一石室,室中 有石架,架上有《素書》兩卷。烈取讀,莫識其文字,不敢 取去,卻著架上暗書,得數十字形體,以示康,康盡識 其字。烈喜,乃與康共往讀之,至其道徑,了了分明,比 及又失其石室所在。烈私語弟子曰:「叔夜未合得道 故也。」又按《神仙經》云:神山五百年,輒開其中石髓出, 得而服之,壽與天相畢。烈前得者,必是也。

《搜神記》:「嵩高山背有大穴,莫測其深,百姓歲時遊觀。 晉初嘗有一人誤墮穴中,同輩冀其倘不死,投食於 穴中,墜者得之,為尋穴而行,計可十餘日,忽然見明。 又有草屋中有二人對坐圍碁,局下有一杯白飲,墜 者告以飢渴,碁者曰:『可飲此』。遂飲之,氣力十倍,碁者 曰:『汝欲停此否』?墜者不願停,碁者曰:『從此西行有天 井,其中多蛟龍,但投身入井,自當出。若餓,取井中物 食墜者』。」如言,半年許,乃出蜀中,歸洛下。問張華,華曰: 「此仙官大夫,所飲者玉漿也,所食者龍穴石髓也。」 長沙醴陵縣有小水,有二人乘船取樵,見岸下土穴 中水逐流出,有新斫木片逐流下,深山中有人跡,異 之,乃相謂曰:「可試如水中看,何由爾?」一人便以笠障 入穴,穴纔容人,行數十步,便開明朗然,不異世間。 《神仙感遇傳》:蜀氏遇晉氏飢輩三五人,挾木弓竹箭 入白虎山捕獵以自給。因值群鹿駭走,分路格之。一 人見鹿入兩崖間,纔通人過,隨而逐之。行十餘步,但 見城市櫛比,閭井繁盛,了不見鹿,徐行市中,因問人 曰:「此何處也?」答曰:「此小成都耳,非常人可到,子不宜 久住。」遂出穴,密誌歸路,以告太守劉悛。悛使人隨往, 失其舊所矣。庾仲沖《雍荊記》曰:武陵西陽縣南數里 有孤山,巖石峭拔,上有蔥,自成畦壟,拜而乞之,輒自 拔,食之甚美。山頂有池,魚鱉至七月七日皆出而遊。 半巖室中有書數千卷,昔道士所遺經也。元嘉中,有 蠻人入此山,射鹿,入石穴中,蠻人逐之,穴傍有梯,因 上即豁然開朗,別有天日。行數十步,桑果蔚然,阡陌 平直,行人甚多。蠻人驚遽而出,旋削樹記路,卻結伴 尋之,無復處所。顧野王云:「天地之內,名山之中,神異 窟宅,非止一處。則桃源、天台,皆其類也《酉陽雜俎》:衛國縣西南有瓜穴,冬夏長出水,望之如 練,時有瓜葉出焉。相傳苻秦時有李班者,頗好道術, 入穴中,行可三百步,廓然有宮宇,床榻上有經書,見 二人對坐,鬢髮白,班前拜於床下,一人顧曰:「卿可還, 無宜久留。」班辭出,至穴口,有瓜數個,欲取,乃化為石。 尋故道得還至家,家人云:班去來已經四十年矣。 《杜陽雜編》:處士元藏幾自言是後魏清河孝王孫也。 隋煬帝時官奉信郎。大業元年為過海使判官,遇風 浪壞船,黑霧四合,同濟者皆不救,而藏幾獨為破木 所載,殆經半月,忽達於洲島邊。洲人問其從來,藏幾 具以告。洲人曰:「此乃滄浪洲中,去中國已數萬里。」乃 出菖蒲酒、桃花酒飲之,而神氣清爽焉。其洲方千里, 花木常如二三月,地土宜五穀,人多不死。亦出鳳凰、 孔雀、靈牛、神馬之屬。又產分蔕瓜,瓜長二尺,其色如 椹,一顆二蔕。有碧棗、丹栗,皆大如梨。其洲人多衣縫 掖衣,戴遠遊冠,與之語中華事,則歷歷如在目前。所 居或金闕銀臺、玉樓紫閣,奏《簫韶》之樂,飲香霧之醑。 洲上有久視山,山下有澄綠水,其泉闊一百步,亦謂 之「流綠渠。」雖投之金石,終不沉沒,故洲人以瓦鐵為 船舫。又有良金池,可方數十里,水石沙泥皆如金色, 其中有四足魚。又有金蓮花,洲人研之如泥,以間彩 繪,光影煥爍,與真金無異,但其不能入火而已。更有 金莖花,其花如蝶,每微風至,則搖蕩如飛,婦人競採 之以為首飾。且有語曰:「不戴金莖花,不得在仙家。」又 有強木造舟楫,其上多飾珠玉以為遊戲。強木,不沉 木也,方一寸,重百斤,巨石縋之,終不能沒,藏幾掩住。 既久,忽思中國洲人遂製凌風舸以送之。激水如箭, 不旬日即達於東萊。問其國,皇唐也;詢年號,則貞元 也;訪鄉里,則蓁蕪也;追子孫,皆疏屬也。自隋大業元 年至貞元末年,殆二百年矣。

《博異志》:「神龍元年,房州竹山縣陰隱客家富莊後穿 井二年,已濬一千餘尺而無水,隱客穿鑿之志不輟。 二年外一月餘,工人忽聞地中雞犬鳥雀聲,更鑿數 尺,傍通一石穴,工人乃入穴探之,初數十步無所見, 但捫壁而傍行,俄轉會如日月之光,遂下其穴,下連 一山峰,工人乃下於山,正立而視,乃別一天地日月」 世界。其山傍向萬仞,千巖萬壑,莫非靈景,石盡碧琉 璃色。每巖壑中皆有金銀宮闕。有大樹,身如竹,有節, 葉如芭蕉,又有紫花如盤,五色蛺蝶,翅大如扇,翔舞 花間;五色鳥大如鶴,翱翔乎樹杪。每巖中有清泉一 眼色如鏡,白泉一眼白如乳。工人漸下至宮闕所,欲 入詢問,行至闕前,見牌上署曰「天桂山宮」,以銀字書 之。門兩閤內有二人驚出,各長五尺餘,童顏如玉,衣 服輕細,如白霧綠煙,絳脣皓齒,鬢髮如青絲,首冠金 冠而跣足,顧謂工人曰:「汝胡為至此?」工人具陳本末, 言未畢,門中有數十人出云:「怪有昏濁氣。」令責守門 者。二人惶懼而言曰:「有外界工人不意而到,詢問次 所以未奏。」須臾,有緋衣一人傳敕曰:「敕門吏禮而遣 之。」工人拜謝未畢,門人曰:「汝已至此,何不求遊。」覽畢 而返。工人曰:「向者未敢,儻賜從容,乞乘便而言之。」門 人遂通一玉簡入,旋而玉簡卻出。門人執之,引工人 行至清泉眼,令洗浴,及澣衣服。又至白泉眼,令與漱 之,味如乳,甘美甚。連飲數掬,似醉而飽。遂為門人引 下山。每至宮闕,只得於門外而不許入。如是經行半 日,至山趾,有一國城,皆是金銀珉玉為宮室,城樓以 玉字題云梯仙國。工人詢曰:「此國何如?」門人曰:「皆諸 仙初得仙者關送此國,修行七十萬日,然後得至諸 天,或玉京、蓬萊、崑閬、姑射,然方得仙宮職位,主籙,主 符,主印,主衣,飛行自在。」工人曰:「既是仙國,何在吾國 之下界?」門人曰:「吾此國是下界之上仙國也。汝國之 上,還有仙國,如吾國亦曰梯仙國,舉無所異。」言畢,謂 工人曰:「卿可歸矣。」遂卻上山,聿尋來路。又令飲白泉 數掬,欲至山頂求來穴。門人曰:「汝來此雖頃刻,已人 間數十年矣,欲出舊穴,應不可矣。待吾奏請通天關 鑰匙送卿歸。」工人拜謝。須臾,門人㩦金印及玉簡,又 引工人別路而上,至一大門,勢侔樓閣,門有數人俯 伏而候,門人視金印,讀《玉簡》,即為開門,門人引工人 上,纔入門,風雲擁而去,因無所睹,唯聞門人云:「好去 為吾致意於赤城真伯。」須臾雲開,已在房州北三十 里孤星山頂洞中。出後而詢陰隱客家,時人云已三 四世矣。開井之由,皆不能知。工人自尋其路,惟見一 巨坑,乃崩井之所為也。時貞元七年,工人尋覓家人, 了不知處。自後不樂人間,遂不食五穀,信足而行。數 年後,有人於劍閣雞冠山側近逢之,後莫知所在。 《續酉陽雜俎》:蜀郡有豪家子,富擬卓、鄭,蜀之名姝,無 不畢致。每按圖求麗,媒盈其門,常恨無可意者。或言 「坊正張和,大俠也,幽房閨稚,無不知之,盍以誠投乎 豪家子?」乃具籯金篋錦,夜詣其居,具告所欲,張欣然 許之。異日謁豪家子,偕出西郭一舍,入廢蘭若,有大 像,巋然,與豪家子升像之座。坊正引手捫佛乳,揭之, 乳壞成穴如盌,即挺身入穴,因拽豪家子臂,不覺同在穴中。道行十數步,忽睹高門崇墉,狀如州縣。坊正 叩門五六。有丸髻婉童啟迎拜曰:「主人望翁來久矣。」 有頃,主人出,紫衣貝帶侍者十餘,見坊正甚謹。坊正 指豪家子曰:「此少君子也,汝可善待之,予有切事須 返。」不坐而去。言已,失坊正所在。豪家子心異之,不敢 問。主人延入堂中,珠璣緹繡,羅列滿目。又有瓊杯陸 海,備陳。飲徹,命引進妓數四,支鬟撩鬢,縹若神仙。其 舞杯閃毬之令,悉新而多思。有金器容數升,雲擎鯨 口,鈿以珠粒,豪家子不識,問之,主人笑曰:「此次皿也。」 本擬伯雅,豪家子竟不解。至三更,主人忽顧妓曰:「無 廢歡笑,予暫有所適。」揖客而退,騎從如州牧,列燭而 出,豪家子因私於牆隅。妓中年差暮者,遽就謂曰:「嗟 乎,君何以至是!我輩早為所掠,醉其幻術,歸路永絕。 君若要歸,第取我教。」授以七尺白練,戒曰:「可執此,候 主人歸。」詐祈事設拜,主人必答拜,因以練蒙其頭。將 曙,主人還,豪家子如其教,主人投地乞命曰:「死嫗負 心,終敗吾事,今不復居此。」乃馳去。所教妓即共豪家 子居二年,忽思歸,妓亦不留,大設酒樂餞之。飲既闌, 妓自持鍤,開東牆一穴,亦如佛乳。推豪家子於牆外, 乃長安東牆堵下。遂乞食方達蜀。其家失已多年,意 其異物,道其初,始信貞元初事。

《杜陽雜編》:元和五年,內給事張惟則自新羅使迴,云 於海上泊洲島間,忽聞雞犬鳴吠,似有煙火。遂乘月 閑步,約及一二里,則見花木臺殿,金戶銀闕,其中有 數公子,戴章甫冠,著紫霞衣,吟嘯自若。惟則知其異, 遂請謁見。公子曰:「汝何所從來?」惟則具言其故,公子 曰:「唐皇帝乃吾友也,汝當旋去,為吾傳語。」俄而命一 青衣捧金龜印以授惟則,乃置之於寶函。復謂惟則 曰:「致意皇帝。」惟則遂持之還舟中,迴顧舊路,悉無蹤 跡。金龜印長五寸,上負黃金玉印,面方一寸八分,其 篆曰:「鳳芝龍木,受命無疆。」惟則達京師,即具以事進。 上曰:「朕前生豈非仙人乎?」及覽龜印,歎異良久,但不 能諭其文耳。因命緘以紫泥玉鎖,致於帳內,其上往 往見五色光,可長數尺。是月寢殿前連理枝上生靈 芝二株,宛如龍鳳。上因嘆曰:「鳳芝龍木,寧非此驗乎?」 《神仙感遇傳》:僧悟元,不知何許人也,雖寓跡緇褐,而 潛心求道,自三江五嶺黔楚諸名山,無不遊歷,每遇 洞府,必造之焉。入峨嵋山,聞七十二洞自雷洞之外, 諸崖石室邃穴之間,無所遺焉。偶歇於巨木之下,久 之,有老叟自下而上,相揖而坐,問其所詣,悟元具述 尋訪名山靈洞之事。叟曰:「名山大川,皆有洞穴,不知 名字,不可輒入訪,須得《洞庭記》《嶽瀆經》,審其所屬,定 其名字,的其里數,必是神仙所居,與經記相合,然後 可遊爾。不然,有風雷洞、鬼神洞、地嶽洞、龍蛇洞,誤入 其中,害及性命,求益反損,深可戒也。」悟元驚駭久之, 謝其所教。因問曰:「今峨嵋洞天定可遊否?」叟曰:「神仙 之事,吾不敢多言,但謁洞主,自可問耳。」悟元又問:「洞 主為誰?」叟曰:「洞主姓張,今在嘉州市門,屠肉為事,中 年而肥者是也。」語訖別去。悟元復至市門求之,張生 在焉,以前事告之。張曰:「無多言也。」命其妻烹肉與悟 元為饌,以肉三器與之。悟元辭以不食肉久矣。張曰: 「遊山須得氣力,不至飢乏,然後可行。若不食此,無由 得到矣。」勉之再三,悟元亦心自計度,恐是神仙所試, 不敢拒命。食盡二器,厭飫彌甚。張亦勸之,固不能食 矣。食訖求去,張俯地拾一瓦子以授之,曰:「入山至某 峰下,值某洞門有長松,下有迴溪,上有峭壁,此天真 皇人所居之洞也。以瓦扣之三二十聲,門開則入。每 遇門即扣之,則神仙之境可到矣。」依教入山,果得洞, 與所指無異。以瓦扣之,良久,峭壁中開,洞內高廣平 穩,可通車馬,兩面皆青石瑩潔,時有懸泉流渠夾路, 左右凡行十餘里。又值一門,扣之復開,大而平闊,往 往見天花「夾道。所窺見花卉之異,人物往來之盛,多 是名姝麗人,仙童玉女」,時有仙官道士,部伍車騎,憧 憧不絕。又遇一門,扣之彌切,瓦片碎盡,門竟不開。久 之,聞雷霆之音,疑是山石摧陷,惶懼而出。奔走三五 十步,已在洞門之外,無復來時景趣矣。復訪洞主,已 經月餘,屠市宛然,而張生已死十許日矣。自此志棲 名山。誓求度世。復入峨嵋。不知所之矣。

《錄異記》:焰陽洞,古老相傳在陵州陽山之上,從來隱 蔽,人莫知處。乾德三年辛巳正月十六日癸卯,井監 使保義軍使太保馬全章,中夜夢一人紫衣束帶,巍 冠古服,狀若道流,揖之俱行至崖壁所,告之曰:「此焰 陽洞也,閉塞多年,能開發護持,可以福利邦國。」又指 其地近開小徑,亦可斷之,勿使常人踐踏,言訖而去。 及旦,全章往尋其所,果見土勢微陷,以杖導之,深不 可測。即令本軍節級侯廣之勾當人夫斸掘,漸獲蹤 由。相次開掘,見三重石門,其內並是細沙,一無蟲蟻 他物。其洞自東入西,深三丈九尺,闊五尺三寸。其洞 完全是石洞門。第一重高六尺,闊五尺二寸;第二重 門高五尺五寸,闊三尺七寸;第三重「門,高四尺七寸, 闊三尺五寸。第三重門內,從頂至底,一向高六尺一寸。其門三重,相去各只三四尺,鐫鑿精巧,殆非人工。 第三重門內,南畔石房,闊七尺四寸,高四尺八寸,深 四尺二寸。其後別有一小洞,元有一片石遮掩其門。 旁通一縫,以燈燭照之,深不知其底。北畔石房,深四 尺二寸,闊七尺三寸」,高五尺。其房內有石床一所。西 畔小石房,深二尺,闊三尺五寸,高三尺一寸。西北畔 石床,長三尺八寸,闊二尺八寸。西北畔石竈模,長二 尺三寸,門額闊七寸,竈深八寸,周圍三尺五寸。從洞 門向東,一直至鹽井面,相去四十一丈八尺。洞門面 正東,全章召得當井監天師院主內大德道士費省 真,顧問云:「天師院見有元和年刺史李正卿著《天師 盛德碑》云:『張天師以東漢建安二年,自沛遊蜀,占乾 為分野,見陽山氣象,指門弟子曰:『此山直下有鹹泉 焉。今驗此洞,正當井上,即是焰陽洞也』』。」

《茅亭客話》:醫人張世寧先為僧,名法暈,師事綿州雲 山院僧曉樞者,郴人也。禪觀之暇,頗好燒煉。太平興 國初,令法暈及行者柴漢榮、張保緒往昌明縣竇船 山採藥。入山百餘里,巖谷重深,松竹蓊翳。尋流霞山 路,至一村,曰「張野人家」,老父及嫗皆八十餘,既見法 暈等,語之曰:「前有天倉洞。某為孩孺時,有二客去遊」, 言「洞中見自然餚饌,皆可食之,汝可去遊。唯路徑危 峻,常宜勉力。」法暈遂挈火負糧入洞。初甚隘嶮,後漸 高廣,迤邐昏黑。因執炬而行,或上或下,凡十餘里,漸 明,與人世無異。嵌竇石室,廣容百人。其下坦平,兩畔 石壁,鍾乳,流溢垂下,長三四尺,時聞鳴籟音韻,石床 茶竈相連。就之略憩,或覺餒,思酸饀食,面前尋有一 雙酸饀,悚惕驚異而食之。保緒亦思蒸餅,亦如前有 之,遂食一枚,藏一枚。柴漢榮思蜜亦如前,得食之後, 皆忘飢渴,漸覺身體輕利,登涉無困憊。又行三四里, 阻一大江,江旁履跡果核,如有人行過之處。對岸有 石牆,遙望雲霞隱映,甍棟樓閣,棕楠花木,景象幽奇, 如宮觀狀,微聞鐘磬之韻,水急苔滑,不敢過。乃稽首 曰:「下土微賤,形骸滓穢。竊入洞府,仰窺靈跡,是塵劫 因緣,不敢久住。」卻尋舊徑而回。既出,得洞先藏者蒸 餅,化為石甚重,擊之如銅聲。休復嘗見《道書》云:「大凡 靈山洞府,若非道書標記者,不可造次遊歷。有龍蛇 之洞多腥穢,鬼神之洞門高闊,若神仙之洞隘狹,仍 須有」水隔礙,凡人不可妄造之耳。

《行營雜錄》:祥符中,封禪事竣,宰執對於後殿,上曰:「治 平無事,久欲與卿等一處閒玩,今日可矣。」遂引群公 及內侍數人入一小殿,多有假山甚高,山面有洞。上 既入,乃復招群公從行。初覺甚暗,數十步則天宇豁 然,千峰百嶂,雜花流水,盡天下之偉觀。少焉至一所, 重樓複閣,金碧照耀,有一道士貌亦奇古,來揖上,執 禮甚恭,上亦答之良厚,邀上主席,上再三遜謝,然後 坐。群臣再拜,居道士之次。所論皆元妙之旨,而牢醴 之屬,又非人間所見也。鸞鶴舞庭除,笙簫振林木,至 夕乃罷。道士送上出門而別曰:「萬幾之暇,無惜與諸 公頻見過也。復由舊路以歸。」臣下因以請於上,上曰: 「此道家所謂蓬萊三山者也。」群臣自失者累日,後亦 不復再往,不知何術以致之也。

《墨莊漫錄》:「明州士人陳生,失其名,不知何年間赴舉 京師,家貧,治行後時,乃於定海求附大賈之舟,欲航 海至通州而西焉。時同行十餘舟,一日正在大洋,忽 遇暴風,巨浪如山,舟失措,俄視前後舟,覆溺相繼也。 獨相寄之舟,人力健捷,張篷隨風而去,欲葬魚腹者 屢矣。凡東行數日,風方止,恍然迷津,不知涯涘,蓋非」 常日所經行也。俄聞鐘聲舂容,指顧之際,見山川甚 邇,乃急趍焉。果得浦漵,遂維矴近岸。陳生驚悸稍定, 乃登岸。前有路徑,因跬步而前,左右皆佳木薈蔚,珍 禽鳴哢。行十里許,見一精舍,金碧明煥,榜曰「天宮之 院」,遂瞻禮而入。長廊幽閒,寂無喧嘩。堂上一老人據 床而坐,龐眉鶴髮,神觀清臞,方若講說。環侍左右,皆 白袍烏巾,約三百餘人。見客皆驚,問其行止,告以飄 風之事,惻然憫之,授館於一室,懸錦帳,乃饌客焉。器 皿皆金玉,食飲精潔,蔬茹皆藥苖,極甘美而不識名。 老人自言:「我輩皆中原人,自唐末巢寇之亂,避地至 此,不知今幾甲子也。中原天子今誰氏?尚都長安否?」 陳生為言:「自李唐之後,更五代凡五十餘年,天下大 定,今皇帝趙氏,國號宋,都於汴,海內承平,兵革不用, 如唐虞之世也。」老人首肯嘆嗟之。又命二弟子相與 遊處,因問二人:此何所也?老人為誰,曰:「我輩號處士, 非神仙,皆人也。」老人,唐丞相裴休也。弟子凡三等,每 等一百人,皆受學於先生者。復引登山觀覽,崎嶇而 上,至於峻極。有一亭榜曰「笑秦」,意以秦始皇遣徐福 求三山神藥,為可笑也。二人遙指一峰,突兀干霄,峰 頂積雪皓白,曰:「此蓬萊島也。山腳有蛟龍蟠繞,故異 物畏之莫可干犯也。」陳生留彼久之,一日西望,浩然 有歸思,口未言也。老人者微笑曰:「爾乃懷家耶?爾以 夙契,得踐此地,豈易得也?而乃俗緣未盡,此別無復 再來矣。然爾既得至此,吾當助爾舟楫,一至蓬萊,登覽勝境而後去。」遂使具舟,倏已至山下。時夜已暝,曉 見日輪晃耀,傍山而出,波聲先騰沸,洶湧澎湃,聲若 雷霆,赤光勃鬱,洞貫太虛。頃之天明,見重樓複閣,翬 飛雲外,迨非人力之所為。但不見有人居之,唯瑞霧 蔥蘢而已。同來處士云:「近世常有人跡至此,群仙厭 之,故超然遠引《鴻濛》之外矣。唯呂洞賓一歲兩來,臥 聽松風耳,乃復至老人所。陳生求歸甚力,老人曰:『當 送爾歸山中』。」生人葠甚大,多如人形。陳欲乞數本,老 人曰:「此物為鬼神所護惜,持歸經涉海洋,恐貽禍也。 山中良金美玉,皆至寶也,任爾取之。」老人再三教告, 皆修心養性,為善遠惡之事,仍云:「世人慎勿臥,而語 言為害甚大。」又云:「《楞嚴經》乃諸佛心地之本,當循習 之。」陳生再拜而辭,復令人導之登一舟,轉盼之間,已 至明州海次矣。時元祐間也。比至里門,則妻子已死 矣,皇皇無所之,方悔其歸,復欲求往,不可得也。遂為 人言之。後病而狂,未幾而死。惜哉!予在四明,見郡人 有能言此事者,又聞舒信道常記之甚詳,求其本不 獲,乃以所聞書之

《談藪》:大溪山在廣州境,舊山有一洞,其處所人不常 識,每歲五月五日洞開則見之。土人預備墨紙刷箒 入其中,以手摸石壁,覺有罅隙,若鐫刻者,以墨刷其 上,紙覆其上,印模而出,洞亦隨閉。持所印紙視之,或 咒語,或藥方,所得皆不同,亦有不成字無所得者。咒 術藥方,應用無不效驗,蓋南法之所出也。

異境部外編[编辑]

《幽怪錄》:「李元之暴卒復生云往遊和神之國,人壽皆 一百二十歲,皆二男二女,鄰里為婚姻。地產大瓠,瓠 中皆五穀,不種而食,水泉皆如美酒,飲多不醉。氣候 常如深春,樹木皆綵綠,可以為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