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第03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十卷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

 第三十卷目錄

 鴿部彙考

  鴿圖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白鴿肉氣味 主治 血主治 卵主治 屎名左盤龍

   氣味 主治 附方

 鴿部藝文一

  義鴿賦有序     明皇甫汸

  讀鴿賦賦有序     侯一元

  馴鴿賦          王世貞

 鴿部藝文二

  白鴿           唐徐夤

  牡丹鵓鴿圖       元朱德潤

 鴿部紀事

 鴿部雜錄

 鴿部外編

 鶡鴠部彙考

  鶡雞圖

  寒號蟲圖

  禮記月令

  山海經中山經

  方言

  禽經

  埤雅

  爾雅翼

  本草綱目鶡雞釋名 集解 肉氣味 主治 寒號虫釋名 集解 肉氣味

  主治 五靈脂修治 氣味 主治 發明 附方

 鶡鴠部藝文一

  鶡賦           魏王粲

  鶡賦有序        曹植

  鶡贊           晉郭璞

鶡鴠部藝文二

  得過且過         明丘濬

  鳳凰不如我        憑惟敏

  得過且過          前人

 鶡鴠部紀事

 鶡鴠部雜錄

 鵙部彙考

  鵙圖

  詩經豳風七月

  禮記月令

  爾雅釋鳥

  易緯通卦驗

  汲冢周書時訓解

  大戴禮記夏小正

  禽經題鴃

  酉陽雜俎伯勞

  補禽經

  埤雅

  爾雅翼

  蟫史鵙鳴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毛氣味 主治 發明

 鵙部藝文一

  令禽惡鳥論        魏曹植

 鵙部藝文二

  姑惡          宋劉學箕

  姑惡有序       范成大

  夜聞姑惡          陸游

  姑惡行         明陳靖遠

  伯勞吟           楊慎

 鵙部紀事

 鵙部雜錄

禽蟲典第三十卷

鴿部彙考[编辑]

釋名

鴿。本草綱目   鵓鴿。本草綱目

飛奴。本草綱目  迦布德迦。本草綱目

鴿圖

鴿圖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鴿性淫而易合,故名。鵓者,其聲也。張九齡 以鴿傳書,目為「飛奴。」《梵書》名迦布德迦。

集解[编辑]

寇宗奭曰:「鴿之毛色,於禽中品第最多,惟白鴿入藥。 凡鳥皆雄乘雌,此獨雌乘雄,故其性最淫。」時珍曰:「處 處人家畜之。亦有野鴿,名品雖多,大要毛羽不過青、 白、皂、綠、鵲、斑數色,眼目有大、小、黃、赤、綠色而已,亦與 鳩為匹偶。」

白鴿肉氣味[编辑]

鹹,平,無毒。孟詵曰:「暖。」

主治[编辑]

《嘉祐》曰:「解諸藥毒,及人馬久患疥,食之立愈。」

孟詵曰:「調精益氣,治惡瘡疥癬,風瘡白癜𤻤,瘍風。炒 熟酒服。雖益人,食多恐減藥力。」

血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解諸藥百蠱毒。出《事林廣記》。

卵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解瘡毒痘毒。」

屎名左盤龍[编辑]

李時珍曰:野鴿者尤良。其屎皆左盤,故《宣明方》謂之 「左盤龍也。」

氣味[编辑]

辛溫微毒。

主治[编辑]

嘉祐曰:「人馬疥瘡,炒研傅之。驢馬和草飼之。」汪穎曰: 「消腫及腹中痞塊。」時珍曰:「消瘰𤻤諸瘡,療破傷風及 陰毒垂死者,殺蟲。」

附方[编辑]

消渴飲水不知足用白花鴿一隻,切作小片,以上蘇 煎含咽。心鏡

預解痘毒。每至除夜,以白鴿煮炙飼兒,仍以毛煎湯 浴之,則出痘希少。

預解痘毒,小兒食之,永不出痘,或出亦希。用白鴿卵 一對,入竹筒封置廁中,半月取出,以卵白和辰砂三 錢,菉豆大,每服三十丸,毒從大小便出也。滆江方 帶下排膿《宗奭》曰:「野鴿糞一兩,炒微焦,白朮、麝香各 一分,赤芍藥、青木香各半兩,延胡索炒赤一兩,柴胡 三分。為末,溫無灰酒空心調服一錢,候膿盡即止,後 服補平臟藥。」仝上

破傷中風,病傳入裏,用左盤龍,即野鴿糞、江鰾、白僵 蠶各炒半錢,雄黃一錢,為末,蒸餅丸梧子大。每服十 五丸,溫酒取效。保命集

陰症腹痛面青甚者:鴿子糞一大抄研末,極熱酒一 鍾和勻,澄清頓服即愈。劉氏方

蟲腹痛:白鴿屎燒研,飲和服之。外臺祕方 冷氣心痛:鴿屎燒存性,酒服一錢即止。

項上瘰𤻤,「左盤龍炒研末,飯和丸梧子大。」每服三十 丸,米飲下。張子和方

頭痒生瘡:白鴿屎五合,醋煮三沸,杵傅之,日三上。聖惠 方

頭瘡白禿:鴿糞研末傅之,先以醋泔洗淨,亦可燒研 摻之。同上

反花瘡毒初生惡肉如米粒,破之血出,肉隨生,反出 於外。用鵓鴿屎三兩,炒黃為末,溫漿水洗後傅之。聖惠 方

鵝掌風鴿屎白雄雞屎炒研,水煎日洗。

鴿部藝文一[编辑]

《義鴿賦》
有序     明皇甫汸
[编辑]

「余客居陪京,常養鴿十餘,尋被流言,將圖歸計,乃命童子悉放之。一鴿夜去晨來,徘徊瞻顧,意若戀戀,因感而作《賦》焉。」 詞曰:

「何斯禽之靈哲兮,乃戀主而踟躕。若含意兮未展,猶 弔影以相於。」繞空梁以託宿兮,嘅故棲之在除。方其 馴擾晨軒,和鳴夕砌,飲啄閒暇,毛羽鮮麗。或命侶以 將雛,奉清光以娛稚。顧以鳥而養鳥,胡觀仁而取義。 逮其主人不樂,群鴿已辭,翼將翔而復止,聲暫背而 仍依。豈無匹而守獨,舍寥廓而安卑。似楚姬之怨別, 類田客之相隨。痛雞鶩之騫舞兮,俾鸞鳳為之摧頹。 乏冥鴻之遐舉兮,悼鸚鵡之罹災。眾方嫉余之修能 兮,鳥何意而憐才。若夫雀處堂而孔懼兮,鵬止舍而 賈悲。繫鴿非野鳥兮,奚昭慝而示危。又若海鷗不驚, 庭爵斯集。愧未盡乎塵機,亦何徵於報德。若其張仲 之廬乍偃,翟公之門尚開。朱生絕謁以謝往,敬通卻 埽而杜來。世之喪道,人亦何心?昔時結駟,今日遺簪請息交於良友,恐負誚於微禽。

《讀鴿賦賦》有序
侯一元
[编辑]

司勳皇甫大夫舍中馴鴿十餘,既被言欲行,則放鴿於野。鴿有去而復還者,大夫感之,作《鴿賦》,讀之悽愴決絕。余以大夫往忤中貴,承譴江湘,既狎於憂患,且君子焉往而不三黜?將廣大夫之意,故復賦焉。

何浮雲之黯黮兮,哲人罹其眚災。欽乘沐而往唁兮, 遵庭除而徘徊。睹遺鴿於坐隅兮,羌欲飛而未忍。流 惠音以盈庭兮,情鬱結而紆軫。感夫君之昌辭兮,怊 臨軒而太息。張羅闃其在門兮,夫何斯禽之獨見暱? 無稻粱以與汝兮,故棲溘焉不存。鵩鳥告余以將去 兮,雄鳩鳴而翩翻。深林以出雉兮,弋高天而下鳶。 覽機辟之恢恢兮,孰羽族之能安?禽將犧而斷尾兮, 獸將縶而決蹯。乏彼鶴之惠姿兮,孰云屆乎華軒?奠 東門之食飲兮,發賈生之休問。羌聆音而鼓翼兮,俛 抽思而若慍。何主人之夙知兮,猶感激乎茲詞。歷險 囏而密若兮,顧微禽而怛之。扼怒虎之炰烋兮,曾不 忍乎虻之咂膚。登太行而不慄兮,迺彷徨乎陂陁。昔 《欃槍》之干紀兮,茀揚光於帝側。執法眙而相睨兮,勾 陳弗求其賊。君乃挺夫刳蟆之銛刃兮,儼植立於中 流。終被椒蘭之唼佞兮,亦浮湘而遠投。猰㺄之《牙森》 其相向兮,世共嗟其濩落。阽危亡而不反顧兮,豈復 恡夫好爵。悲荊棘之既芟兮,芳蕪蔓而不揚。鴛既違 夫鴟鴞兮,百鳥喧啾而踉蹡。彼螳螂之執葉兮,黃雀 睨而在後。閱傳舍之流人兮,孰棲遲而能久?循疇昔 之顧養兮,儔輩呴其相鳴。倏澶漫於中野兮,渺不知 其所征。慨衰榮兮各一時,孑特立兮有所思。江未春 而鴈北,社方秋而燕辭。釋山中之隱禍兮,遠幕上之 至危。智寧二蟲之不若兮,固義結而不可離。隘廷尉 之題門兮,晰馮公之過市。鳥獸不可與同群兮,余非 襲人而焉處?昔靈均之遐征兮,睨故都而躊躕。顧微 羽其猶若茲兮,又焉詫乎吾纍。《亂》曰:「㛹娟飛柳故所 息兮」,《自潔》,物無慝兮。儔侶既遠,形影隻兮。夷猶 《躑躅》,感今昔兮。永葆孤貞,矢無極兮。

《馴鴿賦》
王世貞
[编辑]

惟中國之珍禽,有茲羽之殊質。貌皦皦而自分,性溫 然其如一。秋則籬菊並麗於潯陽,春則木藥均華於 洛室。指未易屈,譜不能悉。爾乃玉觜朱眸,危冠卑趾。 或冰質而彩其雙翅,或雪毛而黔其首尾。或若漢繡 之就機,或若商彝之出水。山鵲莫調,家雉無文。爾獨 馴狎,雲錦成群。饑而兒女之昵昵,飽矣童稚之欣欣。 方緝心以委質,忽聳身而入雲。舒徐兮停霞之碎剪, 熛疾兮奔星之疊發。忽天樂之鏳鈜,知傳鈴於尻末。 始順風而揚聲,奈迴飆之錯節。若夫昂首聳肩,周旋 中規;婉態柔音,逐雄媚雌。無別差慚乎匹鴛,慆淫少 愧乎《關雎》。然而知足知止,毋乃天機。當抱卵之綿鴂, 若返聽乎元府。憐弱雛之艱食,更嘔哺而不辭苦。感 主人之微祿,日徬徨兮未忍去。嗟德曜之肥醜,恐終 罹乎鼎俎。彼夫好水之敗,以為爾罪;端陽之射,與器 俱碎。霜風冽野,鷹隼方厲。托慈蔭於佛日,指招提而 趨避。曷若狂夫衽鐵思歸,流黃遼陽一信,為致君傍, 辭曰:「洛中黃耳為日長,上林鴈素竟茫茫。不辭天衢 遠,銜恩酬稻粱。」

鴿部藝文二[编辑]

《白鴿》
唐·徐夤
[编辑]

舉翼凌空碧,依人到大邦。粉翎棲畫閣,雪影拂瓊窗。 振鷺堪為侶,鳴鳩好作雙。狎鷗歸未得,睹爾憶《晴江》。

《牡丹鵓鴿圖》
元·朱德潤
[编辑]

深苑朱闌覆錦裀,百花開盡牡丹春。粉毛雙鴿多馴 狎,對浴金盆不避人。

鴿部紀事[编辑]

《畿輔通志》:「鵓鴿井在真定府臨城縣西北二十里。」按 碑記云:「項羽引兵追漢高祖,高祖避井中,有雙鴿集 井上,追者不疑,因得免。」

《宋書符瑞志》:「晉武帝泰始二年,白鴿見酒泉延壽,延 壽長,王音以獻。」

《南史侯景傳》:「景圍建鄴,援軍中外斷絕,城中圍逼既 久,軍士煮弦熏鼠,捕雀食之。殿堂舊多鴿群聚,至是 殲焉。」

《魏書崔光傳》:「光崇信佛法,禮拜讀誦,老而愈甚,終日 怡怡,未曾恚忿。曾於門下省,晝坐讀經,有鴿飛集膝 前,遂入於懷,緣臂上肩,久之乃去。道俗贊詠詩頌者 數十人。」

《北齊書李繪傳》:河間守崔謀恃勢從繪乞麋角鴿羽, 答曰:「鴿有六翮,飛則沖天;麋有四足,走則入海。下官 手足遲鈍,不能逐飛追走,遠事佞人。」

《隋書崔彭傳》:「彭遷備身將軍。上嘗宴達頭可汗使者 於武德殿,有鴿鳴於梁上。上命彭射之,既發而中,上大悅,賜錢一萬。」

《朝野僉載》:「滄州東光縣寶冠寺常有蒼鶻集重閣,每 有鴿數千,鶻冬中每夕即取一鴿以暖足,至曉放之 而不殺。自餘鷹鶻不敢侮之。」

《唐書徐浩傳》:「浩字季海,越州人。擢明經,有文辭。張說 稱其才。繇魯山主簿薦為集賢校理。見《喜雨五色鴿 賦》,咨嗟曰:『後來之英也』!」

《開元天寶遺事》:張九齡少年時,家養群鴿,每與親知 書信往來,只以書繫鴿足上,依所教之處,飛往投之。 九齡目之為「飛奴」,時人無不愛訝。

《酉陽雜俎》:「大理丞鄭復禮言,波斯舶上多養鴿,鴿能 飛行數千里,輒放一隻至家,以為平安信。」

《錄異記》:「燉煌公李太尉德裕,一旦有老叟詣門,引五 六輩舁巨木請謁焉,閽者不能拒之,公異而見之,叟 曰:『某家藏此桑寶三世矣,某已耄矣,感公之好奇搜 異,是以獻爾。木中有奇寶,若能者斲之,必有所得。洛 邑有匠,計其年且老,或身已歿,子孫亦當得其旨訣, 非洛匠無能斲之者也』。」公如其言,訪於洛下,匠已殂 矣。其子應召而來,睨而視之曰:「此可徐而斲之矣。」因 解為二琵琶槽,自然有白鴿,羽翼爪足,巨細畢備。匠 料之,微失厚薄,不中。一鴿少其翼。公以形羽全者進 之,自留其一,今猶在民間。

《唐國史補》:「南海舶,外國船也。舶發之後,海路必養白 鴿為信,舶沒,則鴿雖數千里亦能歸也。」

《南唐近事》:「陳誨嗜鴿,馴養千餘隻。誨自南劍牧拜建 州觀察使,去郡前一月,群鴿先之富沙舊所,無孑遺 矣。又嘗因早衙,有一鴿投誨之懷袖中,為鷹鸇所擊 故也。誨感之,自是不復食鴿矣。」

《清異錄》:南唐王建封不識文義,族子有《動植疏》,俾吏 錄之。其載鴿事,以傳寫訛謬,分一字為三,變而為「人 日鳥」矣。建封信之,每人日開筵,必首進此味。

《十國春秋·吳越武肅王世家》:「天寶二年,術者言吉安 縣東有王氣,王命鑿其地,忽四鴿飛出,化為四龍,賜 名曰四龍湖。」

《清異錄》:豪少年尚畜鴿,號「半天嬌人」,以其蠱惑過於 嬌女艷妖,呼為「插羽佳人。」

《宋史夏國傳》:「仁宗慶曆中,桑懌征元昊,於道傍得數 銀泥,合中有動躍聲,不敢發。總管任福至發之,乃懸 哨家鴿百餘自中起,盤旋軍上。於是夏兵四合,福力 戰軍沒。」

《侯義傳》:「義,應天府楚丘人,貧無產,傭田以事母。里人 有葬其親而遽反者,義母過其冢,泣謂義曰:『我死其 若是乎。義乃感激自誓而不欲言,但慰其母曰:『勿悲, 義必不爾。咸平中母卒,義力自辦葬,不掩墳壙,晝則 負土築墳,夜則慟哭柩側,妻子困匱不給,田主曹氏 哀憐之,資以餱糧。踰年,墳間瓜異蔕,木連理,又有巨 蛇遶其側,不暴物,野鴿飛而不去』』。」

《墨客揮犀》:熙寧中,鞏大卿申者,善事權貴。王丞相生 日,即飯僧,具疏籠雀鴿,造相府以獻。丞相方家位,即 於客宴,開籠搢笏,手取雀鴿,跪而一一放之,每放一 鳥,且祝曰:「願相公一百二十歲。」

賢奕、劉豫揭榜山東,言中官馮益遣人收買飛鴿,因 有不遜之語。知泗州劉綱得而上之。張浚請斬益以 釋謗,上未許。趙鼎曰:「益事誠曖昧,然疑似間,有關國 體。若朝廷略不加罰,外議必謂陛下實遣之,有累聖 德。不若暫解其職,姑與外祠,以釋眾惑。」上欣然出之。 《錢塘縣志》:高宗紹興間,宮中養鴿,每日群飛於外,太 學士人作詩以諷曰:「萬鴿飛翔繞帝都,朝昏收放費 工夫。何如養取雲中雁,沙漠能傳二帝書。」其詩流於 大內,高宗惻然,自是宮中不復畜鴿。

《齊東野語》:曲端為涇原都統日,有叔為偏將,戰敗誅 之。既乃發喪,祭之以文曰:「嗚呼,斬副將者,涇原統制 也;祭叔者,姪曲端也,尚享。」一軍畏服,其紀律極嚴。魏 公嘗按視端軍,執撾以軍禮見闃無一人。公異之,謂 欲點視。端以所部五軍籍進,公命點其一部於廷間, 開籠緃一鴿以往,而所點之軍隨至。張為愕然,既而 欲盡觀,於是悉縱五鴿,則五軍頃刻而集,戈甲煥燦, 旗幟精明。魏公雖獎而心實忌之。

《江南通志》:「丹井在蘇州府常熟縣虞山南嶺下。宋淳 熙中,進士李正則浚井,得藏丹石。䃭啟之,化為雙紅 鴿,飛入尚湖。」

《輟耕錄》:「顏清甫,曲阜人,顏子四十八代孫。嘗臥病,其 幼子偶彈得一鵓鴿,歸以供膳,於梢翎間得書一緘, 書上題云:『家書付男郭禹開拆。禹乃曲阜縣尹郭仲 賢也。蓋其父自真定寄至者。時仲賢改授遠平縣尹 去,鴿未及知,盤桓尋覓,遂遇害。清甫見之,責其子,便 取木匣函鴿,候病稍愈,直抵仲賢官所,獻書與鴿,且』」 語其故。仲賢戚然曰:「畜此鴿已十七年矣。凡有家書, 雖隔數千里,亦能傳至,誠異禽也。」命左右瘞之,以清 甫長厚君子,留之累日,商及子弟出處告言。長子國 祥頗習儒業,及仲賢知霍州,召補州史,貢山東廉訪奏差陞書吏,後官至漢中廉訪使。

《昌平州志》:「明初有玉鴿十二從南方來,飛集燕山。識 者謂北平必當王,蓋兆燕山十二陵也。」

《龍興慈記》:聖祖賜劉誠意一金瓜,曰擊門錐,有急則 擊之。一夕夜將半,擊宮門,乃洞開重門迎之曰:「何也?」 曰:「睡不熟,思聖上弈棋耳。」命棋對弈,俄頃報太倉災, 命駕往救,劉止之曰:「且弈。」聖祖遽起曰:「太倉,國之命 脈也,不可不救。」曰:「請先遣一內使充乘輿往。」遂如言, 回則內使已斃車中。聖祖驚曰:「何以知救朕厄?」曰:「觀 乾象有變,特來奏聞耳。」曰:「何人為謀?」曰:「明早朝衣緋 者是。」早朝西班中有一臣衣緋,命縛之,即取袖中懸 哨鴿放起,鴿已死,袖中。蓋以鴿為號,起伏兵也。 辟寒魯獵者,能以計得狐,設竹穽茂林,縛鴿於穽中, 而敞其戶。獵者疊樹葉為衣,棲於樹,以索繫機,竢狐 入取鴿,輒引索閉穽,遂得狐。一夕,月微朗,有老翁幅 巾縞裳,支一筇,傴僂而來,且行且詈,曰:「何讎而掩取 我子孫殆盡也。」獵初以為人,至穽所,徘徊久之,月墮 而暝,乃亦入取鴿。亟引索閉穽,則一白毳老狐也。製 為裘,比常倍溫。

《蓬櫳夜話》:新安市有橐鴿和尚,行負一橐,遇空闊處, 趺坐良久,啟橐,鴿沖出,飛繞一匝,師舉橐,鴿即投入。 有人問曰:「為是師識鴿歸?為是鴿知師意?」師曰:「總不 與麼,乃是汝心自為湊逗。」曰:「有時橐舉鴿不至,鴿至 橐不舉,如何?」曰:「恁汝卜度,畢竟意旨何如?」師踢翻橐, 縱鴿不知所往。

《三餘贅筆》:鳥之中惟鴿性最馴,人家多愛蓄之。每放 數十里或百里外,皆能自返,亦能為人傳書,昔人謂 之「飛奴。」一友言家有老僕,正統間嘗以事往淮陽。一 日大風雨,有鴿墮逆旅主人屋上,困甚,主人將取烹 之,見其足繫書一封,裹以油紙,視其封,蓋此鴿自京 師來,才三日耳。主人憐之,不敢啟封,乾其羽毛,縱使 「飛去。」

《偃曝談餘》:北人以鵓鴿貯葫蘆中,懸之柳上,彎弓射 之,矢中葫蘆,鴿輒飛出。以飛之高下為勝負。往往會 於清明、端午日,名曰「射柳。」

鴿部雜錄[编辑]

《唐書南蠻驃國傳》,凡曲名十有二三,曰「《白鴿驃》云答 都」,美其飛止遂情也。

《酉陽雜俎》:「蜀郡無兔鴿。」

《物類相感志》:「狗糞中米,鴿食則死。」

《元亭涉筆》,飛奴鴿也。張曲江以傳書,故名。又曰「插羽 佳人。」

《指月錄》:鷂子趁鴿子,飛向佛殿欄杆上顫。有人問僧: 「一切眾生在佛影中常安常樂,鴿子見佛為甚麼卻 顫?」無對。《法燈代》云:「怕佛。」

鴿部外編[编辑]

《法苑珠林》:舍利弗從佛經行,是時有鷹逐鴿,鴿飛來 佛旁住,佛影覆鴿上,鴿身安隱,怖畏即除,不復作聲。 後舍利弗影到,鴿便作聲,戰怖如初。舍利弗白佛言: 「佛即我身,俱無三毒,以何因緣,佛影覆鴿,鴿便無聲; 我影覆上,鴿便作聲?」佛言:「汝三毒習氣未盡,以是故 恐怖不除。」

《佛國記》:「宿呵多國,其國佛法亦盛。昔天帝釋試菩薩, 化作鷹鴿,割肉貿鴿處,佛即成道。國人由是於此處 起塔,金銀校飾。」

《洛陽伽藍記》:「惠生西北行七日,渡一大水,至如來為 尸毗王救鴿之處,亦起塔寺。」

《酉陽雜俎》:「陝州西北白徑嶺上邏村,村人田氏常穿 井得一根,大如臂,節中麤皮,若茯苓氣似朮。其家奉 釋,有像設數十,遂寘於像前。田氏女名登娘,年十六 七,有容質,父常令供香火焉。經歲餘,女常見一少年 出入佛堂中,白衣躡履,女遂私之,精神舉止,有異於 常矣。其物根每歲至春擢芽,其女有娠,乃以其事白」 於母,母疑其怪,常有衲僧過門,其家因留之供養。僧 將入佛宇,輒為物拒之。一日女隨母他出,僧入佛堂, 門纔啟,有鴿一隻拂僧飛去。其夕女不復見其怪。 《宣室志》:雲光寺有七聖畫,初有少年兄弟七人至寺, 閉室畫之,曰:「七日慎勿啟門。」至六日發其封,有七鴿 飛去。

《續博物志》:絳州碧落觀天尊像高丈餘,唐龍朔中,刺 史李諶為母氏太妃追薦所造。上有篆文,老黃冠云: 「有二道士求篆此文,閉戶篆畢,化為二白鴿飛去《濟南府志》:曹三公者,淄川之龍泉鄉人。募傭得一人, 獨勤力,月餘支工價。傭欲得粟,以草作囷。曹曰:「此盛 幾何?」傭曰:「但滿是足矣。」傾至二石,猶未充。曹曰:「公必 異人也。」傭曰:「吾實蒼龍,欲潛東山。峽中有烏龍,亦欲 潛此。約明日戰巖上。公但助吾擊烏者,吾事成矣。」曹 早起,至峽旁,果見二鴿鬥巖上,乃拋杖擊烏者,中尾 飛去。頃大雨如注,曹奔至家南,坐棗樹下。雨止,其家 迎看,乃坐逝矣。

《珍珠船》藍田山真悟寺高僧,寫涅槃經,群鴿自空中 銜水添硯。

鶡鴠部彙考[编辑]

釋名

鶡旦:禮記    《鴠》。方言 定甲:方言    《獨舂》。方言

城旦:方言    倒懸。方言

《鴠,鴠》。方言    《寒號蟲》。本草綱目

寒號蟲圖

寒號蟲圖

{{{2}}}

{{{2}}}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仲冬之月,鶡旦不鳴。

「《鶡旦》夜鳴」,求旦之鳥也。大全嚴陵方氏曰:「夜鳴而求旦,故謂之鶡旦。夫夜鳴則陰類也,然鳴而求旦則求陽而已,故感微陽之生而不鳴,則以得所求故也。」

《山海經》
[编辑]

《中山經》
[编辑]

《煇諸》之山,其鳥多鶡。

《方言》
[编辑]

[编辑]

鴠,周魏齊宋楚之間謂之「定甲」,或謂之「獨舂。」自關 而東謂之「城旦」,或謂之「倒懸」,或謂之「鴠鴠。」自關而西 秦隴之內謂之「鶡鴠。」

鶡鴠鳥似雞,五色,冬無毛,赤裸。晝夜鳴,獨舂,好自低仰。《城旦》。言其辛苦有似於罪禍者。「倒懸」,好自懸於樹也。

《禽經》
[编辑]

[编辑]

《鶡,毅》也。毅不知死。

狀類雞,首有冠,性敢於鬥,死猶不置,是不知死也。《左傳》:「鶡冠,武士戴之」,象其勇也。

《埤雅》
[编辑]

[编辑]

鶡似雉而大,黃黑色,故其名曰褐而鶡。賦云:「揚元黃 之勁羽也」,有毛角,專場健鬥,鬥死不卻。蓋鷙鳥之暴 戾者,每所攫撮,應爪摧碎,亦愛其黨。郭璞《鶡贊》所謂: 儔類被侵,雖死不避。古者令武士冠之,實取諸猛,先 儒所云虎夫戴鶡者是也。《列子》曰:昔黃帝戰於阪泉 之野,帥熊羆狼貙虎豹為前驅,鵰鶡鷹鳶為旗幟。此 則以力使禽獸者也。堯使夔典樂,擊石拊石,百獸率 舞;簫韶九成,鳳凰來儀,此則以聲致禽獸者也。先王 之於鳥獸,或以力使,或以聲致如此,又況橫目之民 乎?《字說》曰:「奚也曷也,皆無知也。雞可畜焉,以放於死。」 物而無知者也。「鶡,善鬥焉以放於死。」曷,物而無知者也。

《爾雅翼》
[编辑]

[编辑]

鶡似黑雉。上黨郭氏則云:「似雉而大,青色有角,性尤 相黨。其同類有被侵者,輒往赴救之,其鬥大抵一死 乃止。曹植賦所謂『雙戰不隻僵』者也。」顏師古云:「俗為 鶡雞。昔黃帝之戰,以鵰鶡鳶為旗幟。至周,鳥隼為旟, 而其后有鶡冠,環纓無蕤,以青絲為緄,如雙鶡尾。植 左右武士皆冠之。《東京賦》:『武夫皆戴鶡』。《上林賦》云:『蒙 鶡蘇蘇』」,折羽也。鶡以蘇為何?蒙覆而取之。蓋以其勇 於鬥兼,同類相死,可以厲眾,故趙武靈王以表武士, 秦漢沿之,俗謂之大冠也。鶡冠子居深山,以鶡為冠, 漢世常用之,而黃霸乃以為鳳凰,故為張敞所譏。

《本草綱目》
[编辑]

鶡雞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其羽色黑黃而褐,故曰「鶡。」青黑色者名曰 音介。性耿介也。青鳳亦名鶡。取象於此也。

集解[编辑]

陳藏器曰:鶡雞出上黨。《魏武帝賦》云:「鶡雞猛氣,其鬥 期於必死。」今人以鶡為冠,象此也。

肉氣味[编辑]

甘平無毒。

主治[编辑]

陳藏器曰:「炙食令人勇健。」汪穎曰:「炙食令人肥潤。」

寒號蟲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楊氏《丹鉛錄》謂「寒號蟲即鶡鴠」,今從之。「鶡 鴠」,《詩》作「盍旦」,《禮》作「曷旦」,《說文》作。鴠,《廣志》作「侃旦」,《唐 詩》作「渴旦」,皆隨義借名耳。揚雄《方言》云:「自關而西,謂 之鶡鴠;自關而東,謂之城旦,亦曰倒懸,周、魏、宋楚謂 之獨舂。」郭璞云:「鶡鴠,夜鳴,求旦之鳥。夏月毛盛,冬月 裸體,晝夜鳴叫,故曰寒號曰鶡旦。」古刑有城旦舂,謂 晝夜舂米也,故又有城旦獨舂之名。《月令》云:「仲冬曷 旦不鳴。」蓋冬至陽生漸暖故也。其屎名「五靈脂」者。謂 狀如凝脂。而受五行之靈氣也。

集解[编辑]

《馬志》曰:「五靈脂,出北地,寒號蟲糞也。」禹錫曰:「寒號蟲, 四足,有肉翅,不能遠飛。」頌曰:「今惟河東州郡有之。五 靈脂,色黑如鐵,采無時。」時珍曰:「曷旦,乃候時之鳥也。 五臺諸山甚多,其狀如小雞,四足,有肉翅。夏月毛采 五色自鳴。若曰鳳凰不如我。」至冬毛落,如鳥雛,忍寒 而號曰:「得過且過。」其屎恒作一處,氣甚臊惡,粒大如 豆,采之有如糊者,有粒塊如糖者,人亦以沙石雜而 貨之。凡用以糖心潤澤者為真。

肉氣味[编辑]

甘溫無毒。

主治[编辑]

《汪穎》曰:「食之補益人。」

五靈脂修治[编辑]

《蘇頌》曰:「此物多夾沙石,絕難修治。凡用研為細末,以 酒飛去沙石,曬乾收用。」

氣味[编辑]

甘溫無毒。惡人參,損人。

主治[编辑]

《開寶》曰:「心腹冷氣,小兒五疳,辟疫。治腸風,通利氣脈, 女子血閉。」蘇頌曰:「療傷冷積。」朱震亨曰:「凡血崩過多 者,半炒半生,酒服。能行血止血,治血氣刺痛甚效。」李 時珍曰:「止婦人經水過多,赤帶不絕,胎前產後血氣 諸痛,男女一切心腹脅肋、小腹諸痛,疝痛血痢,腸風 腹痛,身體血痹刺痛,肝瘧發寒熱,反胃消渴,及痰涎」 挾血成窠。血貫瞳子。血凝齒痛。重舌。小兒驚風。五癇 癲疾。殺蟲解藥毒。及蛇蝎蜈蚣傷。

發明[编辑]

寇宗奭曰:「五靈脂引經有功,不能生血,此物入肝最 速也。常有人病目中瞖,往來不定,此乃血所病也。肝 受血則能視,目病不治血,為背理也,用五靈脂之藥 而愈。又有人被毒蛇所傷,良久昏憒,一老僧以酒調 藥二錢灌之遂甦。仍以滓傅咬處,少頃復灌二錢,其 苦皆去。問之,乃五靈脂一兩,雄黃半兩,同為末耳。其」 后有中蛇毒者,用之咸效。時珍曰:「五靈脂,足厥陰肝 經藥也。氣味俱厚,陰中之陰,故入血分。肝主血,諸痛 皆屬於木,諸蟲皆生於風,故此藥能治血病,散血和 血而止諸痛。治驚癇,除瘧痢,消積化痰,療疳殺蟲。治 血痹血眼諸證,皆屬肝經也。失笑散,不獨治婦人心 痛血痛,凡男女老幼,一切心腹脅肋」、小腹痛,疝氣,并 胎前產後血氣作痛,及血崩經溢,百藥不效者,俱能 奏功,屢用屢驗,真近世神方也。又按:李仲南云:「五靈 脂治崩中,非止治血之藥,乃去風之劑,風動物也。」衝 任經虛,被風傷襲營血,以致崩中暴下,與荊芥、防風 治崩義同,方悟古人識見深奧如此。此亦一說,但未 及肝血虛滯,亦自生風之意。

===附方===失笑散治男女老少心痛、腹痛、小腹痛、小腸疝氣,諸 藥不效者,能行能止。婦人妊娠心痛及產後心痛、小 腹痛、血氣痛尤妙,用五靈脂、蒲黃等分研末,先以醋 二盃調末熬成膏,入水一盞,煎至七分,連藥熱服,未 止再服。一方以酒代醋,一方以醋和丸,童尿酒服。和劑 局方

紫金丸治產後惡露不快,腰痛,小腹如刺,時作痛熱, 頭痛,不思飲食。又治久有瘀血,月水不調,黃瘦不食, 亦療心痛,功與失笑散同。以五靈脂水淘淨炒末一 兩,以好米醋調稀,慢火熬膏,入真蒲黃末和丸龍眼 大,每服一丸,以水與童子小便各半盞,煎至七分,溫 服,少頃再服,惡露即下。經閉者,酒磨服之。楊氏產乳 靈脂散,治丈夫脾積氣痛,婦人血崩諸痛。飛過五靈 脂炒煙盡,研末,每服一錢,溫酒調下。此藥氣惡難吃, 燒存性乃妙也。或以酒水、童尿煎服,名「抽刀散」,治產 後心腹脅肋腰胯痛,能散惡血。如心煩口渴者,加炒 蒲黃減半,霹靂酒下。腸風下血者,煎烏梅柏葉湯下。 中風麻痹痛者,加草烏五分,同童尿水煎服。永類鈐方 《產後血暈》:治產婦血暈,不知人事。用五靈脂二兩,半 生半炒,為末。每服一錢,白水調下。如口噤者,斡開灌 之,入喉即愈。圖經

產後腹痛,五靈脂、香附、桃仁等分研末,醋糊丸,服一 百丸。或用五靈脂末,神麯糊丸,白朮、陳皮湯下。丹溪方 兒枕作痛:五靈脂慢炒研末,酒服二錢。產寶

血氣刺痛:五靈脂生研三錢,酒一盞,煎沸熱服。靈苑方 卒暴心痛:五靈脂炒一錢五分,乾姜炮三分,為末,熱 酒服,立愈。事林廣記

心脾蟲痛。不拘男女。用五靈脂、檳榔等分為末。水煎 石菖蒲調服三錢。先嚼豬肉一二片。海上仙方 小兒蚘痛:五靈脂末二錢,靈礬火飛五分,每服一錢, 水一盞,煎五分,溫服,當吐蟲出愈。閻孝忠集效方 經血不止:五靈脂炒煙盡,研。每服二錢,當歸兩片,酒 一盞,煎六分,熱服,三五度取效。經效方

血崩不止:蘇頌曰:「用五靈脂十兩研末,水五盌,煎三 盌,去滓澄清,再煎為膏,入神麴末二兩,和丸梧子大。 每服二十丸,空心溫酒下便止,極效。」《集要》:「用五靈脂 燒研,以鐵秤錘燒紅,淬酒調服,以效為度。」

胎衣不下,惡血沖心:用五靈脂半生半炒,研末。每服 二錢,溫酒下。產寶

子腸脫出「五靈脂」燒煙薰之,先以鹽洗淨。危氏方 吐血嘔血:五靈脂一兩,蘆薈三錢研末,滴水丸芡子 大,每漿水化服二錢。又治血妄行入胃,吐不止。五靈 脂一兩,黃芪半兩為末,新汲水服二錢, 吐逆不止,不拘男女,連日粥飲湯藥不能下者即效。 五靈脂治淨為末,狗膽汁和丸芡子大。每服一丸,煎 生姜酒磨化,猛口熱吞,不得漱口,急將溫粥少許壓 之。經驗方

化食消氣:五靈脂一兩,木香半兩,巴豆四十枚,煨熟 去油為末,糊丸菉豆大,每白湯下五丸。普濟方 久瘧不止,或一日二發,或一日二三發,或二三日一 發。用五靈脂、頭垢各一錢,古城石灰二錢,研末飰丸 皂子大。每服一丸,五更無根水下即止,《神效方》也。海上 方

消渴飲水,竹籠散:用五靈脂、黑豆去皮,等分為末。每 服三錢,冬瓜皮湯下,無皮用葉亦可,日二服,不可更 服熱藥,宜八味丸去附子加五味子。若小渴者,二三 服即止。保命集

中風癱瘓,「追魂散」用「五靈脂研末,以水飛去上面黑 濁,下面沙石,研末。」每服二錢,熱酒調下,日一服,細服 「小續命湯。」奇效方

手足冷麻:寇宗奭曰:「風冷氣血閉,手足身體疼痛冷 麻。五靈脂二兩,沒藥一兩,乳香半兩,川烏頭一兩五 錢,炮去皮,為末,滴水丸如彈子大。每用一丸,生姜溫 酒磨服。」本草衍義

骨折腫痛:五靈脂、白芨各一兩,乳香、沒藥各三錢,為 末,熟水同香油調塗患處。乾坤祕韞

損傷接骨:五靈脂一兩,茴香一錢,為末。先以乳香末 於極痛處傅上,以小黃米粥塗之,乃摻二末於粥上, 帛裹木牌子夾定,三五日效。儒門事親

五疳潮熱,肚脹髮焦,不可用大黃、黃芩,損傷胃氣,恐 生別證。五靈脂水飛,一兩、胡黃連五錢,為末,雄豬膽 汁丸香米大,每服一二十丸,米飲下。全幼心鑑 欬嗽肺脹,《皺肺丸》:用五靈脂二兩,胡桃仁八個,柏子 仁半兩,研勻,滴水和丸小豆大。每服二十丸,甘草湯 下。普濟方

痰血凝結:紫芝丸:用五靈脂、水飛、半夏湯泡,等分為 末,姜汁浸蒸餅丸梧子大,每飲下二十丸。百一方 酒積黃腫:五靈脂末一兩,入麝香少許,飯丸小豆大, 每米飲下一丸。普濟方

目生浮瞖:五靈脂、海螵蛸各等分,為細末,熟豬肝日 蘸食。明目經驗方重舌脹痛:「五靈脂一兩,淘淨為末,煎米醋漱。」經驗良方 惡血齒痛:「五靈脂末,米醋煎汁含咽。」直指方

《血痣潰血》一人舊有一痣,偶抓破,血出一線,七日不 止,欲死。或用五靈脂末摻上即止也。楊拱醫方選要 《血潰怪病》:凡人中白珠渾黑,視物如常,毛髮堅直 如鐵條,能飲食而不語如醉,名曰「血潰。」以五靈脂為 末,湯服五錢即愈。夏子益奇疾方

大風瘡癩:油調五靈脂末塗之。摘元方

《蟲虺》螫。凡蜈蚣、蛇蝎毒蟲傷,以五靈脂末塗之,立 愈。金匱鉤元

《毒蛇傷螫》:同上。

鶡鴠部藝文一[编辑]

《鶡賦》
魏·王粲
[编辑]

惟茲鶡之為鳥,信才勇而勁武。服乾剛之正氣,被淳 駹之質羽。愬晨風以群鳴,震聲發乎外㝢。厲廉風與 猛節,超群類而莫與。惟膏薰之焚銷,固自古之所咨。 逢虞人而見獲,遂囚執乎縹纍。賴有司之圖功,不開 小而漏微。令薄軀以免害,從孔鶴於園湄。

 鶡賦有序         曹植[编辑]

鶡之為禽,猛氣共鬥,終無勝負,期於必死,遂賦之焉。

「美遐圻之偉鳥,生太行之巖阻,體貞剛之烈性,亮乾 德之所輔。戴毛角之雙立,揚元黃之勁羽,其沉隕而 重辱,有節俠之儀矩。」降居檀澤,高處保岑,遊不同嶺, 棲必異林。若有翻雄駭逝,孤雌驚翔,則長鳴挑敵,鼓 翼專場,踰高越壑,雙不隻僵。階侍斯珥,俯耀文墀。「成 武官之首飾,增庭燎之高輝。」

《鶡贊》
晉·郭璞
[编辑]

《鶡》之為鳥,同群相為。儔類被侵,雖死不避。毛飾武士, 兼厲以義。

鶡鴠部藝文二[编辑]

《得過且過》
明·丘濬
[编辑]

得過且過,多福何如少遭禍。紇干山頭凍羽乾,真信 鳳凰不如我。得過且過。

《鳳凰不如我》
馮惟敏
[编辑]

《鳳凰不如我》,「竹實醴泉真瑣瑣。何不委形濁世中,飛 鳴飲啄無不可。」鳳凰不如我,

《得過且過》
前人
[编辑]

《得過且過》,「風雨冥冥巢欲墮。飽煖當時不自知,炎涼 此日方參破。」得過且過。

鶡鴠部紀事[编辑]

《雲笈七籤》:「黃帝與榆罔爭天下,始以鵰鶡鷹鸇為旗 幟。」

《貧士傳》:「鶡冠子者,楚人也。隱居幽山,衣敝屢空,以鶡 為冠,莫測其名,因服成號。」

《漢書黃霸傳》:「霸代丙吉為丞相,封建成侯,食邑六百 戶。霸材長於治民,及為丞相,總綱紀號令,風采不及 丙魏、于定國,功名損於治郡。時京兆尹張敞舍鶡雀 飛集丞相府,霸以為神雀,議欲以聞。敞奏霸曰:竊見 丞相,請與中二千石博士雜問郡國上計,長吏守丞, 為民興利除害成大化。條其對,有耕者讓畔,男女異」 路,道不拾遺。及舉孝子弟弟、貞婦者為一輩,先上殿, 舉而不知其人數者次之,不為條教者在後,叩頭謝 丞相,雖口不言而心欲其為之也。長吏守丞對。時臣 敞舍有鶡雀飛止丞相府屋上,丞相以下見者數百 人。邊吏多知鶡雀者,問之,皆陽不知。丞相圖議上奏 曰:「臣聞上計,長吏守丞,以興化條。皇」天報下,神雀後 知從臣敞舍來,乃止。郡國吏竊笑丞相仁厚有知略微信奇怪也。昔汲黯為淮陽守,辭去之官,謂大行李 息曰:「御史大夫張湯,懷詐阿意以傾朝廷,公不早白, 與俱受戮矣。」息畏湯,終不敢言。後湯誅敗,上聞黯與 息語,乃抵息罪,而秩黯諸侯相,取其思竭忠也。臣敞 非敢毀丞相也,誠恐群臣莫白,而長吏守丞,畏丞相 指歸舍法令,各為私教,務相增加。澆淳散樸,並行偽 貌,有名亡實,傾搖解怠,甚者為妖。假令京師先行,讓 畔異路,道不拾遺,其實亡益。廉、貪、貞、淫之行,而以偽 先天下,固未可也。即諸侯先行之偽聲,軼於京師,非 細事也。漢家承敝通變,造起律令,即以勸善禁姦,條 貫詳「備,不可復加。宜令貴臣明飭長吏,守、丞歸告二 千石,舉三老、孝弟、力田、孝廉,廉吏務得其人,郡事皆 以義法令檢式,毋得擅為條教,敢挾詐偽以姦名譽 者,必先受戮,以正明好惡。」天子嘉納敞言,召上計吏, 使侍中臨飭,如敞指意,霸甚慚。

《後漢書西南夷傳》:「冉駹夷者,土地宜畜牧,有輕毛毼 雞。」郭璞注《山海經》曰:「毼雞,似雉而大,青色,有毛角, 鬥敵死乃止。」

《八王故事》:「張方將移惠帝於長安,入殿奉迎,自領五 千騎,皆促鐵匣槊二節髮。」《繫兜鍪》,皆用「涼州白鶡 毛」,天子見之大驚。

《顏氏家訓》:「竇如同從河州來,得一青鳥,馴養愛翫,舉 族呼之為鶡。吾」曰:「鶡出上黨,數曾見之,色並黃黑,無 駁雜也。故陳思王《鶡賦》云:『揚元黃之勁羽』。」試檢《說文》, 「鴉雀似鶡而青,出羌中。」《韻集》音分,此疑頓釋。

鶡鴠部雜錄[编辑]

《禮記·坊記》:《詩》云:「相彼盍旦,尚猶患之。」陳注《詩》,逸詩也。「盍 旦夜鳴,求旦之鳥。」患,猶惡也。言視彼盍旦之夜鳴以 求曉,是欲反夜作晝,求所不當求者。人尚且惡之,況 人臣而求犯其上乎。

《後漢書輿服志》:「武冠,俗謂之大冠,環纓無蕤,以青絲 為緄,加雙鶡尾豎,左右為鶡冠云。五官左右虎賁、羽 林五中郎將、羽林左右監,皆冠鶡冠,紗穀單衣。虎賁 將虎文絝,白虎文劍佩刀。虎賁武騎,皆鶡冠,虎文單 衣。襄邑歲獻織成虎文云。鶡者,勇雉也。其鬥對一死 乃止,故趙武靈王以表武士,秦施安焉。」徐廣曰:「鶡 似黑雉,出於上黨。」荀綽《晉百官表注》曰:「冠插兩鶡。鷙, 鳥之暴疏者也。每所攫撮,應爪摧衄。天子武騎,故以 冠焉。」《鄭元賦注》曰:「羽騎,騎者戴鶡。」

《筆記》:《漢書黃霸傳》云:「京兆尹張敞舍鶡雀飛集丞相 府,霸以為神雀,議欲以聞。」顏師古曰:「此鶡音介字,當 作」此通用耳。《雀》大而青,出羌中,非武賁所戴鶡 也。今官本「介」字誤作「芬。」字作鳻。鳻亦音芬。鳻是鳥 聚貌,而非鳥名也。予見徐鍇本,亦如此改定。

《輟耕錄》:五臺山有鳥名寒號蟲,四足有肉,翅不能飛, 其糞即五靈脂。當盛暑時,文采絢爛,乃自鳴曰:「鳳凰 不如我。」比至深冬嚴寒之際,毛羽脫落,索然如𪃟雛, 遂自鳴曰:「得過且過。」嗟夫,世之人中無所守者,率不 甘湛泊鄉里,必振拔自豪,求尺寸名,詫九族。儕類則 便志滿意得,出肆入揚,以為天下無復我加矣。及乎 稍遇貶抑,遽若喪家之狗,垂首貼耳,搖尾乞憐,惟恐 人不我恤,視《寒號蟲》何異哉?是可哀已!

鵙部彙考[编辑]

釋名

伯趙。春秋左傳  《伯勞》。爾雅

博勞。易通卦驗  《鴂》。大戴禮記 《百鷯》:大戴禮記  題鴂:禽經

鵙圖

鵙圖

《詩經》
[编辑]

《豳風七月》
[编辑]

七月鳴鵙。

鵙,伯勞也。「伯勞鳴」,將寒之候也。「五月則鳴」,豳地晚寒,鳥物之候,從其氣焉。正義李巡曰:「伯勞,一名鵙。」樊光曰:「《春秋》云:『少皞氏以鳥名官。伯趙氏,司至。伯趙,鵙也。夏至來,冬至去』。」郭璞曰:「似鶷𪆰而大。」陳思王《惡鳥論》云:「伯勞以五月鳴,應陰氣之動。陽氣為仁養,陰殺為殘賊。伯勞蓋賊害之鳥也,其聲鵙

鵙,故以其音名。《月令》:「仲夏鵙始鳴。」是中國正氣,五月則鳴。今豳地晚寒,鳥初鳴之候,從其鄉士之氣,故至七月鵙始鳴也。王肅云:「蟬及鵙皆以五月始鳴」,今云七月,其義不通也。古五字如七,肅之此說,理亦可通。《大全》。新安胡氏曰:《補傳》云:「仲夏始鳴,七月則鳴之極。」朱子曰:「鵙以七月鳴,則陰氣至而眾芳歇矣。」服虔、陸佃以為題,鴂即鵙也。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仲夏之月,小暑至,鵙始鳴。

鵙,博,勞也。大全方氏曰:「鵙,陰類也,感微陰而鳴。」

《爾雅》
[编辑]

《釋鳥》
[编辑]

《鵲鵙醜》,其飛也翪。

竦,翅上下。鵙,伯勞也。翪,竦也。醜,類也。鵲鵙之類,不能翱翔遠飛,但竦翅上下而已。

鵙,伯勞也。

似鶷𪆰而大,《左傳》曰「伯趙氏。」李巡云:「伯勞,一名鵙。」樊光曰:「《春秋傳》云:『少皞氏以鳥名官。伯趙氏、司至。伯趙,鵙也。以夏至來,冬至去』。郭云:『似鶷𪆰而大』。」陳思王《惡鳥論》曰:「『伯勞以五月鳴,應陰氣之動。陽生為仁養,陰殺為殘賊』。伯勞蓋賊害之鳥也,其聲鵙鵙,故以其音名云。《月令》:『仲夏之月,鵙始鳴』是也。郭云:『似鶷𪆰而大者』。」《字林》云:「鶷𪆰似伯勞而小」故也。註「《左傳》伯趙氏」者。按昭十七年云:「伯趙氏,司至者也。」杜註:「伯趙,伯勞也。以夏至鳴,冬至止」是也。

《易緯》
[编辑]

《通卦驗》
[编辑]

「夏至小暑《博勞鳴》」,博勞性好單棲,其飛翪,其聲嗅嗅, 夏至應陰而鳴,冬至而止。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
[编辑]

芒種又五日,「鵙始鳴,鵙不鳴,令姦壅偪。」

《大戴禮記》
[编辑]

《夏小正》
[编辑]

「五月鴂則鳴。」鴂者,百鷯也。鳴者相命也。其不辜之時 也,是善之,故盡其辭也。

《禽經》
[编辑]

題鴂[编辑]

《題鴂鳴而草衰》。

《爾雅》謂之鵙鵙,伯勞也。狀類鶷𪆰而大,《左傳》謂之伯趙。《方言》曰:「孤雞鳴則草衰。」

《酉陽雜俎》
[编辑]

伯勞[编辑]

伯勞,博勞也,相傳伯奇之所化。其所踏枝鞭小兒,能 令速語。南人繼母有娠,乳兒病如瘧,唯《鵙毛》治之。

《補禽經》
[编辑]

[编辑]

《鵙鳴則蛇結》,

《埤雅》
[编辑]

[编辑]

鵙,伯勞也。陳思王《惡鳥論》曰:「伯勞以五月鳴,應陰氣 之動。陽氣為仁義,陰氣為殘賊。伯勞,賊害之鳥也。其 聲鵙鵙,故其音名云。《月令》仲夏曰鵙始鳴」是也。《釋鳥》 云:「鵲鵙醜,其飛也翪。言其不能翱翔,竦翅上下而已。」 許慎《說文》以為翪,斂足也。今鵲鵙醜飛,亦皆斂足腹 下。《詩》曰:「七月鳴鵙,八月載績。」蓋倉庚知分,鳴鵙知至, 故陽氣分而倉庚鳴,可蠶之候也;陰氣至而鵙鳴,可 績之候也。舊云:「鵙善制,蛇鳴則蛇結。類。」從曰:「鵙鳴在 上,蛇盤不動;鵲鳴在上,蝟反不行。」或曰:「金得伯勞之 血則昏,鐵得鷿雞之膏則瑩,石得鵲髓則化,銀得雉 糞則枯。」

《爾雅翼》
[编辑]

[编辑]

鵙似鶷𪆰而大,一名伯趙,又名伯勞。《通卦驗》云:「博勞 性好單棲,其飛翪,其聲嗅嗅,夏至應陰而鳴,冬至而 止。故帝少皞以為司至之官。」而《夏小正》「五月鴻則鳴。」 《月令》:「仲夏有鵙始鳴豳」,《詩》則云:「七月鳴鵙。」蓋豳地寒 晚,物從其氣,其鳴為將寒之候,故八月載績,常候此 也。《時訓》云:「鵙不始鳴,號令壅偪。」高誘以為夏至後應 陰而殺蛇,乃磔之棘上而始鳴。今俗云:「鵙在林間,鳴 蛇於其下,盤結不動,飛去則伸其所踏枝,可鞭兒令 速語。」以其當萬物不鳴時而能鳴,故以類求之。又能 療繼病。繼病者,母有娠而乳子,使子得疾如瘧。《淮南 鴻烈》曰:「男子植蘭,美而不芳;繼子得食,肥而不澤,情 不相與往來也。」蓋情在腹中之子,故於所乳之子,為 情不往來,所以病而不澤也。世傳伯奇化為鵙,豈亦 母所不愛為此耶?然少皞已有伯趙氏,豈待伯奇而 後有?姑廣異聞爾。

《蟫史》
[编辑]

===鵙鳴===
考證.svg
《鵙鳴》。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案:曹植《惡鳥論》云:「鵙聲嗅嗅,故以名之。感 陰氣而動殘害之鳥也。謂其為惡聲者,愚人信之,《通 士》略之。世傳尹吉甫信后妻之纔,殺子伯奇,后化為 此鳥,故所鳴之家以為凶者,好事傅會之言也。伯勞, 象其聲也;伯趙,其色皁也。」「『趙」乃「皁』訛。」

集解[编辑]

李時珍曰:伯勞,即鵙也。夏鳴冬止,乃《月令》候時之鳥。 《本草》不著形狀,而後人無識之者。郭璞註《爾雅》云:「鵙 似鶷𪆰而大。」服虔云:「鶷𪆰,音轄,乾白項鴉也。」張華註 《禽經》云:「伯勞形似鴝鵒。鴝鵒喙黃,伯勞喙黑。」許慎《說 文》云:「鴝鵒,似鵙而有幘。」顏師古注《漢書》謂鴂為子規。 王逸注《楚詞》謂鴂為巧婦。揚雄《方言》謂鵙為鶡鴠。陳 正敏《遯齋閒覽》謂鵙為梟;李肇《國史補》謂鴂為布穀, 楊慎《丹鉛錄》謂鴂為駕犁。九說各異。竊謂鵙既可以 候時,必非希見之鳥。今通攷其得失,王說已謬,不必 致辨。據郭說則似今苦鳥,據張、許二說則似今之百 舌,似鴝鵒而有幘者。然鵙好單棲,鳴則蛇結,而百舌 不能制蛇,為不同也。據顏說則子規名鷤,鴂音弟桂; 伯勞名鴂,音決。且《月令》起於北方,子規非北鳥也。據 楊說,鶡鴠乃寒號蟲,惟晉地有之。據陳說則謂其目 擊,斷然以為梟矣,而不具其形,似與陳藏器「鴞即梟」 之說不合。而《爾雅》鴟鴞一名鸋鴂,與此不同。據李說 則布穀一名鴶鵴,字音相近,又與《月令》「鳴鳩拂其羽」 相犯。據楊說則駕犁乃鷑鳩,小如鴝鵒,三月即鳴,與 《禮記》「五月鵙始鳴」,《豳風》「七月鳴鵙」之義不合。八說不 同如此,要之當以郭說為準。案《爾雅》謂「鵲鵙之醜,其 飛也翪,斂足竦翅也。」既以鵲鵙並稱,而今之苦鳥大 如鳩,黑色,以四月鳴,其鳴曰苦苦,又名姑惡,人多惡 之,俗以為婦被其姑苦死所化,頗與伯奇之說相近, 但不知其能制蛇否。《淮南子》云。「伯勞之血塗金。人不 敢取。」

毛氣味[编辑]

平,有毒。

主治[编辑]

《宋嘉祐》曰:「小兒繼病,取毛帶之。繼病者,母有娠乳兒, 兒病如瘧痢,他日相繼腹大,或瘥或發。」他人有娠相 近,亦能相繼也。北人未識其病。

發明[编辑]

李時珍曰:案:《淮南子》云:「男子種蘭,美而不芳;繼子得 食,肥而不澤,情不相往來也。」蓋情在腹中之子故也。 繼病亦作鬾病,鬾乃小鬼之名,謂兒羸瘦如鬾鬼也。 大抵亦丁奚疳病。

鵙部藝文一[编辑]

《令禽惡鳥論》
魏·曹植
[编辑]

國人有以伯勞生獻者,王召見之。侍臣曰:「世人同惡 伯勞之鳴,敢問何謂也?」王曰:「昔尹吉甫用後妻之說, 殺孝子伯奇,吉甫後悟,追傷伯奇,出遊於田,見鳥鳴 於桑,其聲噭然,吉甫動心曰:『伯勞乎』!乃撫翼,其音尢 切,吉甫乃顧謂曰:『伯勞乎!是吾子,棲吾輿;非吾子,飛 勿居』。鳥尋聲而棲於蓋,吉甫遂射殺後妻以謝之。故」 俗惡伯勞之鳴,言所鳴之家必有尸也。此好事者附 名為之說,而今普傳惡之,斯實否也。伯勞以五月而 鳴,應陰氣之動,陰為賊害,蓋賊害之鳥也,其聲鵙鵙 然,故俗憎之。若其為人災害,愚民之所信,通人之所 略也。鳥鳴之惡自取憎,人言之惡自取滅,不有能累 於當世也,而凶人之行弗可易。梟鳥之鳴不可更者, 天性然也。昔荊人之梟,將巢於吳,鳩遇之曰:「何去荊 而巢吳乎?」梟曰:「荊人惡予之聲。」鳩曰:「子不能革子之 音,則吳楚之民不異情也。為子計者,莫若宛頸戢翼, 終身勿復鳴也。」昔會朝議者,有人問曰:「寧有聞梟食 其母乎?」有答之者曰:「嘗聞烏反哺,未聞梟食母也。」問 者慚唱不善也。得蟢者莫不馴而放之,為利人也。得 蚤者莫不糜之齒牙,為害身也。鳥獸昆蟲猶以名聲 見異,況夫吉士之與凶人乎。

鵙部藝文二[编辑]

《姑惡》
宋·劉學箕
[编辑]

「《姑惡》姑惡家道立」,汝為人婦供婦職。婦德婦功汝不 能,抱恨歿身空怨抑。不化秋柏實,不化山頭石。化作 春鳥鳴,號奴何苦極!

《姑惡》
范成大
[编辑]

姑惡水禽,以其聲得名。世傳姑虐其婦,婦死所化。東坡詩云:「姑惡姑惡姑,不惡妾命薄。」 此句可以泣鬼神。余行苕霅,始聞其聲,晝夜哀厲不絕。《客有惡》

之,以為此必子婦之不孝者。余為作《姑惡詩》,

《姑惡婦》所云恐是婦偏辭。姑言婦惡定有之,婦言姑 惡未可知。姑不惡,婦不死,與人作婦亦大難,已死人 言尚如此。

《夜聞姑惡》
陸游
[编辑]

湖橋東西斜月明,高城漏鼓傳三更。釣船夜過掠沙 際,蒲葦蕭蕭姑惡聲。湖橋南北煙雨昏,兩岸人家早 閉門。不知姑惡何所恨,時時一聲能斷魂。天地大矣 汝至微,滄波本自無危機。秋菰有米亦可飽,哀哀如 此將安歸。

《姑惡行》
明·陳靖遠
[编辑]

芳池月陰春草碧,有鳥有鳥鳴不息。千聲萬聲道姑 惡,新婦低回淚痕落。姑惡姑惡姑不惡,弩力窗前勤 織作。嗟爾小鳥胡不思,新婦會有作姑時。

《伯勞吟》
楊慎
[编辑]

南中有鳥名伯勞,《禽經》羽族稱雄豪。曾隸「九苞來棟 竹,恥隨百舌繞蓬蒿。」青春受謝,四月維夏,茂樹薰風, 長林短夜。伊伊喔喔未有聲,架架格格先雞鳴。階前 停蚓笛,江上住鼉更。熠燿收燈火,蟋蟀罷秦箏。村婦 侵星提甕汲,山農帶月架犁耕。戴勝降桑人共羨,鶗 鴂歇芳。君不見,「寄信難憑北去鴻,單棲肯逐西飛燕。」 故鄉迢遞水雲深,客遊聞此幾驚心。何時高枕松窗 下,細聽桐花《小鳳吟》。

鵙部紀事[编辑]

《左傳昭公十七年》「秋,郯子來朝,公與之宴。昭子問焉, 曰:『少皞氏鳥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 者黃帝氏以雲紀,故為雲師而雲名;炎帝氏以火紀, 故為火師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紀,故為水師而水名; 大皞氏以龍紀,故為龍師而龍名。我高祖少皞摯之 立也,鳳鳥適至,故紀於鳥,為鳥師而鳥名。鳳鳥氏,歷』」 正也;元鳥氏,司分者也;伯趙氏,司至者也。《伯趙》,伯 勞也。以夏至鳴,冬至止。

《東方朔別傳》:東方朔與弟子偕行,渴,令弟子叩道邊 家取飲,不知姓名,主人開門不與,須臾,見伯勞飛集 門中李樹上,朔謂弟子曰:「此主人姓李,名伯勞,但呼 李伯勞」,果有李伯勞應,即入取飲。

《晉書苻堅載記》:堅出如五將,慕容沖入據長安。初,堅 之分氐戶於諸鎮也,趙整因侍,援琴而歌曰:「阿得脂, 阿得脂,博勞舊父是仇綏,尾長翼短不能飛,遠徙種 人留鮮卑,一旦緩急語阿誰?」堅笑而不納。至是,整言 驗矣。

《香案牘》:范豹云:東方朔乃黠我,我小兒時,數與之狡 獪。宋文帝召見豹從東宮過,指宮門曰:「此中有博勞 鳥,奈何養賊?」

鵙部雜錄[编辑]

《楚辭》:「恐鵜鴂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 《夢書》:「伯勞為憂口舌」,聲可惡也。「夢見伯勞,憂口舌也。」 《感應經》:「違天無狀,伯趙鴟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