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第03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十一卷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

 第三十一卷目錄

 鷗部彙考

  鷗圖

  詩經大雅鳧鷖

  禽經信鳥

  埤雅

  爾雅翼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鷗部藝文一

  狎鷗賦          唐黃淊

 鷗部藝文二

  詠白鷗兼嘲別者      梁何遜

  古風           唐李白

  鷗             杜甫

  弄白鷗歌         劉長卿

  白鷗           陸龜蒙

  戲鷗            錢起

  賦得白鷗歌送李伯康歸使   盧綸

  贈沙鷗          白居易

  和魯望白鷗        皮日休

  江鷗           崔道融

  題白鷺洲江鷗送陳君    宋徐鉉

  述鷗           孔平仲

  馬當呼鷗不至偶成呈同行諸官 余靖

  鷗            朱繼芳

  海鷗           元宋無

  觀沙鷗          明袁凱

  鷗捕魚           高啟

  江上雜詠         尹嘉賓

  盟鷗軒          僧妙聲

 鷗部選句

 鷗部紀事

 鷗部雜錄

 鷺部彙考

  鷺圖

  詩經陳風宛丘

  爾雅釋鳥

  禽經鷺潔 鷺序

  毛詩陸疏廣要值其鷺羽

  補禽經

  通志昆蟲草木略

  埤雅

  爾雅翼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肉氣味 主治 頭主治

  直省志書紹興府

 鷺部藝文一

  白鷺賦         宋謝惠連

 鷺部藝文二

  朱鷺          梁王僧孺

  朱鷺           裴憲伯

  朱鷺           陳後主

  朱鷺           張正見

  朱鷺           蘇子卿

  白鷺詠          唐李端

  賦得白鷺送宋少府入三峽   李白

  白鷺鷥           前人

  白鷺           劉長卿

  鷺鷥            許渾

  白鷺           陸龜蒙

  晚歸鷺           錢起

  江行            前人

  白鷺           李嘉佑

  白鷺           劉禹錫

  鷺             裴說

  省試振鷺          李頻

  鷺鷥            盧仝

  鷺鷥            杜牧

  崔卿雙白鷺        顧非熊

  鷺鷥            鄭谷

  失鷺鷥           前人

  鷺鷥            張祜

  詠雙白鷺          雍陶

  崔卿池上雙白鷺       賈島

  鷺鷥障子          張喬

  鷺鷥            來鵬

  親仁里雙鷺         許棠

  鷺鷥            劉象

  雙鷺            徐夤

  放鷺鷥           李中

  鷺鷥            羅隱  沙上鷺          張文姬

  鷺鷥           宋文同

  再贈鷺鷥          前人

  題惠崇鷺鷥        劉仙倫

  鷺鷥            徐照

  題秋鷺圖         范成大

  贈鷺            陸游

  鷺            葉紹翁

  雙鷺            武衍

  鷺            元馬臻

  舟中雜詠          袁桷

  九鷺圖          傅若金

  題秋塘圖          陳深

  過高郵射陽湖雜詠     薩都剌

  鷺            吳師道

  馴鷺            張雨

  恭題宣廟御筆汀鷺圖   明于慎行

  題九鷺圖          蕭鎡

  九鷺圖           李曄

  正陽城樓西角二鷺巢焉   皇甫汸

  題尚仲良畫鷺卷      張以寧

  出郊            楊慎

  湘江絕句          王鏳

 鷺部選句

 鷺部紀事

 鷺部雜錄

 鷺部外編

禽蟲典第三十一卷

鷗部彙考[编辑]

釋名

《鷖》。詩經     《水鴞》。詩經正義

信鳥。禽經    信鳧。爾雅翼

海鷗:本草綱目  《江鷗》:本草綱目

鷗圖

鷗圖

《詩經》
[编辑]

《大雅鳧鷖》
[编辑]

《鳧鷖》在涇。

正義鷖:《蒼頡解詁》云:「鷗也,一名水鴞。」

《禽經》
[编辑]

信鳥[编辑]

鷗,信鳥也,信不知用。

鷗:水鳥,如鶬鶊而小,隨潮而翔,迎浪敝日曰信鷗,鷗之別類。群鳴喈喈優優,隨大小潮來也,食小魚蝦。之屬。雖潮至則翔水嚮以為信。反為鷙所擊。是知信而不知所以自害也。

《埤雅》
[编辑]

[编辑]

鷖,鳧屬,蒼黑色。鳧好沒,鷖好浮,故鷖一名漚。《列子》曰: 「漚鳥之至者,百住而不止。」今字從鳥,後人加之也。鳧 鷖,安樂於水者也。故《詩》以為神祇祖考,安樂之譬。而 《周官》:「王后安車鷖總」《詩》曰:「鳧鷖在涇,公尸來燕來寧, 公尸燕飲,福祿來成。鳧鷖在沙,公尸來燕來宜,公尸 燕飲,福祿。」來為來成,以祖言福祿也;來為以考言福 祿也。《傳》曰:「來為言厚,為孝子」,則其為考可知矣。又曰: 「鳧鷖在渚,公尸來燕來處,公尸燕飲,福祿來下。鳧鷖 在潨,公尸來燕來宗,公尸燕飲,福祿來崇。」來下,以天 神言福祿也;「來崇」,以地示言福祿也。蓋天故自上來 下,地故自卑來崇,亦其天道主貴高,地事主富崇故 也。於祖曰:「爾酒既清,爾殽既馨。」於考曰:「爾酒既多,爾 殽既嘉」,則以宗廟尚文故也。郊丘則貴質而已,故曰: 「爾酒既湑,爾殽伊脯」也。其卒章則又總上四章之詞, 故曰:「公尸燕飲,無有後艱。」無有後艱者,道也。蓋道之 至可以祐神,非有資於物也,孰能福祿之哉?故於福 祿為不足道也。《蒼頡解詁》曰:「鷖,鷗也。」今鷗一名水鴞, 形色似白鴿而群飛。《風土記》曰:「鷖鷖,鴨也,以名自呼。 大如小雞,生於荷葉之上。」

《爾雅翼》
[编辑]

[编辑]

鷖,鷗也。《海物異名記》曰:「鷗之別類,群鳴喈喈,隨潮來

往,謂之信鳧。」《南越記》曰:「在潮海中,隨潮上下,常以三
考證.svg
月風至,乃還洲嶼,頗知風雲,若群飛至岸,渡海者以

此為候。」《鳧鷖》之詩,稱「神祇祖考,安樂之引。」鳧與鷖,蓋 水鳥滅沒浩蕩,似不可羈,而又善別風雲,不妄飛集, 然誠得其道,有可馴之理。蓋鳧水鳥之謹愿者也。而 鷗又可狎。海上之人有好鷗鳥者,每旦至海上,從鷗 鳥游。鷗鳥之至者百類而不止。其父使取而翫之,明 日之海上,鷗鳥舞而不下。誠偽之不可掩也如此。程 氏曰:「犬吠屠人,世傳有物隨之」,非也。此正如海上鷗 爾。《詩》以鳧鷖之馴,為神祇祖考安樂之驗。夫鳧鷖鳥 爾,何足以知神之安樂者?蓋古者祭義通於物理,故 自樂之一變而致羽物及川澤之示,以至六變,各有 所致。羽物既與川澤之示相應,則所以美神祇祖考 之安樂者,比之《鳧鷖》亦其理宜也。其稱「在涇」以下,亦 有次序。蓋涇大川,沙渚小洲,其外有水而已。潨,水之 高者。亹者,山絕米,水鳥戲,廣浮深者也。今自涇而沙, 自沙而渚,自渚而潨,潨而亹,流益狹,勢益高,而鳧鷖 在焉。此以見其安而樂之也。《周禮》:「王后五路,安車用 鷖總。」蓋總著馬勒,直兩耳與兩鑣,以繒為之。鷖者,其 色青黑如鷖,而謂之安車,則亦若《詩》之「鳧鷖安樂」之 義爾。然鷗亦有白者,不專於青黑。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鷗者,浮水上輕漾如漚也。鷖者,鳴聲也。鴞 者,形似也。在海者名海鷗,在江者名江鷗,江夏人訛 為江鵝也。海中一種隨潮往來,謂之信鳧。」

集解[编辑]

李時珍曰:「鷗生南方江海湖溪間。形色如白鴿及小 白雞,長喙長腳,群飛耀日,三月生卵。」羅氏謂青黑色, 誤矣。

鷗部藝文一[编辑]

《狎鷗賦》
以釋意與遊遷之汀曲為韻 唐黃滔
[编辑]

海童以泛泛,浮浮愛於白鷗。遂將窮於賞翫,乃相狎 以遨遊。彼鳥何知,苟同心而同德;斯人足驗,諒不忮 而不求。當其訪物外之高蹤,得沙間之逸致。雲心瀟 灑以薦往,鶴貌飄颻而疊至。列為儔侶,肯無求友之 聲;郤盡猜嫌,皆得忘形之意。至若海鏡秋碧,天藍霽 青,磨開桂月於浩渺,畫出蓬山於杳冥。爾乃瞻雪影, 緬風翎。曲得其情,此曠蕩而來依;別派不言而信,彼 聯翩而飛下迴汀。四目夷猶,兩情容與。曾無隼擊之 患,忘到鳩居之所。羅列靡慚於交契,固類朋遊;參差 罔愧於弟兄,還同鴈序。斯則別號羽客,參為水仙。楊 柳之江頭雨夜,蒹葭之渡口霜天。莫不探此景象,窮 乎歲年。異雞群之迥處,殊鶯谷之高遷。掃塵緒以皆 空,那虞觸網;負身弓而不綰,詎肯驚弦?則知蟬蛻是 非,羽翔凡俗,豈鷹揚於霄漢之外,乃鶚立於煙濤之 曲?因嗤鴻渚,蓋春去以秋來;翻笑鵲河,竟離長而會 促。其父既駭於斯,爰令執之。纔及入籠之念,已興登 俎之疑。潮滿滄洲,遊泳空期於水際;日生丹壑,翱翔 遽在於雲湄。所謂禍「機中藏,物情外釋。」「且斯鳥之猶 爾,豈於人而能隔。」則包含詭紿之流,宜覽之而改易。

鷗部藝文二[编辑]

《詠白鷗兼嘲別者》
梁·何遜
[编辑]

可憐雙白鷗,朝夕水上遊。何言異棲息,雌往雄不留。 孤飛出漵浦,獨宿下滄洲。東西從此別,影響絕無由。

《古風》
唐·李白
[编辑]

搖裔雙白鷗,鳴飛滄江流。宜與海人狎,豈伊雲鶴儔。 寄形宿沙月,沿芳戲春洲。吾亦洗心者,忘機從爾遊。

《鷗》
杜甫
[编辑]

江浦寒鷗戲,無他亦自饒。卻思翻玉羽,隨意點春苗。 雪暗還須浴,風生一任飄。幾群滄海上,清影日蕭蕭。

《弄白鷗歌》
劉長卿
[编辑]

泛泛江上鷗,毛衣皓如雪。朝飛瀟湘水,夜宿洞庭月。 洞庭歸客正夷猶,愛此滄江閒白鷗。

《白鷗》
陸龜蒙
[编辑]

「慣向谿頭漾淺沙,薄煙微雨是生涯。時時失伴沈山 影,往往爭飛雜浪花。」晚樹清涼還《鳿》,舊巢零落寄 蒹葭。池塘信美應難戀,針在魚脣劍在蝦。

===
《戲鷗》
錢起
===乍依菱蔓聚,盡向蘆花滅。更喜好風來,數片翻晴雪。

《賦得白鷗歌送李伯康歸使》
盧綸
[编辑]

《積水深源》,白鷗翻翻倒影,光素於潭之間。「銜魚魚落 亂驚鳴,爭撲蓮叢蓮葉傾。爾不見波中鷗鳥閒無營, 何必汲汲勞其生。」「柳花冥濛大隄口,悠揚相和乍無 有。輕隨去浪杳不分,細舞清風亦何有。似君換得白 鵝時,獨憑欄干雪滿池。今日還同看鷗鳥,如何羽翮 復參差。復參差,海濤瀾漫何由期。」

《贈沙鷗》
白居易
[编辑]

老逼教垂白,官科遣著緋。形骸雖有累,方寸卻無機。 遇酒多先醉,逢山愛晚歸。沙鷗不知我,猶避隼旟飛。

《和魯望白鷗》
皮日休
[编辑]

雪羽䙰褷半惹泥,海雲深處舊巢迷。池無飛浪爭教 舞,洲少輕沙若遣棲。煙外失群慚鴈鶩,波中得志羨 鳧鷖。主人恩重真難遇,莫為心孤憶舊谿。

《江鷗》
崔道融
[编辑]

白鳥波上棲,見人懶飛起。為有求魚心,不是戀江水。

《題白鷺洲江鷗送陳君》
宋·徐鉉
[编辑]

白鷺洲邊江路斜,輕鷗接翼滿平沙。吾徒來送遠行 客,停舟為爾長歎息。「酒旗漁艇兩無猜,月影蘆花鎮 相得。離筵一曲《怨復清》,滿座銷魂鳥不驚。人生不及 魚禽樂,安用虛名上麟閣。」同心攜手今如此,金鼎丹 砂何寂寞。天涯後會渺難期,從此又應添白髭。願君 不忘分飛處,長保翩翩潔白姿。

《述鷗》
孔平仲
[编辑]

水濱老父忘機關,醉眠古石紅蕖間。綠波蕩漾意不 動,白雲往來心與閒。有鷗素熟翁如此,命侶呼儔就 翁喜。相親飲啄少畏避,自浮自沈不驚起。漁人窺之 即謀取,手攜網羅來翁所。群鷗瞥見皆遠逝,千里翩 翩一回顧。鷗不薄,翁勿疑,避禍未萌真見機。漁人羅 網不在側,敢辭旦夕從翁嬉。

《馬當呼鷗不至偶成呈同行諸官》
余靖
[编辑]

昔年曾泛馬當灣,團飯喚鷗篙楫間。今日江頭飛不 下,應知人世足機關。

《鷗》
朱繼芳
[编辑]

《採魚》秋江上,鷗鳥來相隨。蕩槳忽驚起,雲天碧四垂。

《海鷗》
宋·無
[编辑]

群飛獨宿水中央,逐浪隨波羽半傷。莫去西湖花裏 睡,芰荷翻雨打鴛鴦。

《觀沙鷗》
明·袁凱
[编辑]

門外群鷗我所知,終朝相見不相離。借爾橋東楊柳 岸,明年春日更添兒。

《鷗捕魚》
高啟
[编辑]

秋江水冷無人渡,群鷗忍饑愁日暮。白頭來往似魚 翁,心思捕魚江水中。眼明見魚深出水,復恐魚驚隱 蘆葦。須臾銜得上平沙,鱗鬣半吞猶見尾。江魚食盡 身不肥,平生求飽苦多饑。卻猜人少忘機者,海上相 逢不飛下。

《江上雜詠》
尹嘉賓
[编辑]

杏花淡淡柳絲絲,畫舸春江聽雨時。漸捲鶴洲江色 紫,沙鷗睡著不曾知。

《盟鷗軒》
僧妙聲
[编辑]

「《客有忘機》者,開軒命白鷗。同心如此水,有約共滄洲。 爾性何其靜,吾生亦若浮。自今期歲晚,風雨亦相求。」 身不肥,平生求飽苦多饑。卻猜人少忘機者,海上相 逢不飛下。

《盟鷗軒》
僧妙聲
[编辑]

客有忘機者,開軒命白鷗。同心如此水,有約共滄洲。 爾性何其靜,吾生亦若浮。自今期歲晚,風雨亦相求。

鷗部選句[编辑]

陳江總詩:「翔鷗方怯凍,落鴈不勝彈。」

唐李嶠《山居七夕》詩:「暫驚河女鵲,終狎野人鷗。」 杜甫詩:「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娟娟戲蝶過閒 幔,片片輕鷗下急湍。風蝶勤依槳,春鷗懶避船。 遠鷗浮水靜,輕燕受風斜。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 群鷗日日來。錫飛常近鶴,杯渡不驚鷗。自去自 來梁上燕,相親相近水中鷗。

陸龜蒙《冬柳》詩:「正見霜風飄斷處,寒鷗驚起一雙雙。」 許渾詩:「雨晴巢燕急,波暖浴鷗閒。」眠鷗猶戀草,棲 鶴未離松。

《白居易》詩:「石疊青稜玉,波翻白片鷗。」

雍陶詩:「初歸山犬翻驚主,久別江鷗卻避人。」

杜荀鶴詩:「巖鹿慣隨鋤藥叟,溪鷗不怕洗苔僧。」 宋文同詩:「鳧鷗慣入闌干宿,魚蟹長隨舴艋歸。」 陸游詩:「渴鹿出林窺藥井,馴鷗掠水傍棋軒。」平湖 煙水已盟鷗

鷗部紀事[编辑]

《山海經》:「元股之國,其為人衣魚食鷗。」

《列子黃帝篇》:海上之人有好鷗鳥者,每旦之海上,從 鷗鳥遊。鷗鳥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聞鷗鳥 皆從汝遊,汝取來,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鷗鳥舞而不 下也。

《世說》:《褚氏家傳》曰:陶字季雅,錢塘人,褚先生後也。 聰惠絕倫,年十三作《鷗鳥賦》,宛陵嚴仲弼見而奇之, 曰:「褚先生復出矣。」

《晉書五行志》:「成帝咸和二年正月,有五鷗鳥集殿庭, 此白祥也。是時庾亮苟違眾謀,將召蘇峻,有言不從 之咎,故白祥先見也。三年二月,峻果作亂,宮掖焚化 為汙萊,此其應也。」

《佛圖澄傳》:石季龍僭位,傾心事澄,使司空李農旦夕 親問其太子諸公,五日一朝,尊敬莫與為比。支道林 在京師,聞澄與諸公遊,乃曰:「澄公其以季龍為海鷗 鳥也。」

《南史宋彭城王義康傳》:「義康未敗時,東府廳事前井 水忽涌,野雉江鷗並入所住齋前。」

《清異錄》:宦者劉繼詮得芙蓉鷗二十四隻以獻,毛色 如芙蓉,帝甚喜,置北海中,曰:「鷗字三品鳥,宜封碧海 舍人。」

《唐書崔仁師傳》:「仁師子湜,元宗在東宮,數至其第,申 款密,湜陰附主,時人危之,為『寒毛門下客。獻《海鷗賦》 以諷,湜稱善而不自悛』。」

《侯鯖錄》:「顧況與李鄴侯善,鄴侯卒,況感其知,作《海鷗 詠》」以見意,為權貴所疾。

《清異錄》:鄭遨隱居,有高士問何以閱目,對曰:「不注目 於婆娑兒,即側耳於鼓吹長。」謂玩鷗而聽蛙也。 《冷齋夜話》:予自并州還故里,館延福寺,寺前有小溪, 嘗暮寒歸見白鳥,作詩曰:「剩水殘山慘淡間,白鷗無 事釣舟閑,箇中著我添圖畫,便似華亭落照灣。」

鷗部雜錄[编辑]

《周禮·春官》:「巾車、安車,彫面鷖總。」訂義《鄭鍔》曰:「鷖讀如《鳧 鷖》之鷖。」

《易林》「鳧鷖遊涇,君子以寧。」

《抱朴子博喻》篇:「小鮮不解靈虯之遠規,鳧鷖不知鴻 鵠之非匹。」

《明本》篇:「居言於室,而翔鷗不下。」

鷺部彙考[编辑]

釋名

鷺:詩經      舂鉏。爾雅

白鳥:毛詩陸疏廣要 朱鷺:毛詩陸疏廣要

《白鷺》:毛詩陸疏廣要 鷺鷥。通志

鷺圖

鷺圖

《詩經》
[编辑]

《陳風宛丘》
[编辑]

無冬無夏,值其鷺羽。

正義《鷺鳥》之羽,可以為舞者之翳。

《爾雅》
[编辑]

釋鳥[编辑]

鷺,《舂鉏》。

白鷺也,頭、翅、背上皆有長翰毛,今江東人取以為睫䙰,名之曰「白鷺縗。」

《禽經》
[编辑]

鷺潔[编辑]

鷴鷺之潔。

《鷺序》
[编辑]

寀寮雝雝,鴻儀鷺序。

鷺,白鷺也。小不踰大,飛有次序,百官縉紳之象。《詩》以「振鷺」 比百寮,「雍容」 喻朝美。《易》曰:「鴻漸于干于磐。」 聖人皆以鴻鷺之群擬官師也。

==
《毛詩陸疏廣要》
==

《值其鷺羽》坊刻振鷺于飛誤
[编辑]

「鷺,水鳥也。好而潔白,故汶陽謂之白鳥,齊魯之間謂 之舂鉏。遼東樂浪、吳揚人皆謂之白鷺。大小如鴟,青 腳,高尺七八寸,尾如鷹尾,喙長三寸,頭上有毛十數 枚,長尺餘,毿毿然與眾毛異,甚好。將欲取魚時則弭 之。今吳人亦養焉,好群飛鳴。」楚威王時,有朱鷺合沓 飛翔而來舞,則復有赤者,舊鼓吹《朱鷺曲》是也。然則 鳥名白鷺,赤者少耳。此舞所持,持其白羽也。

按:鷺一名屬玉。屬玉乃是水鳥,漢武以之名。觀云「可以厭火」 ,恐亦非鷺。姑存疑,以俟博識者。

《補禽經》
[编辑]

[编辑]

「《鷺目》成」而受胎。

《通志》
[编辑]

昆蟲草木略[编辑]

白鷺亦曰《鷺鷥》。

《埤雅》
[编辑]

[编辑]

鷺,一名舂鋤,步於淺水,好自低昂,故曰舂鋤也。《方言》: 「鶡鴠謂之獨舂。」與此同意。鶡鴠,亦其鳴聲如舂鷺,色 雪白,頂上有絲,毿毿然,長尺餘,欲取魚則弭之。《禽經》 曰:鷺啄則絲偃,鷹捕則角弭,藏殺機也。青腳喜翹,高 尺七八寸,善蹙捕魚。又其翔集,必舞而後下,故《詩》以 況二王之後,曰:「我客戾止,亦有斯容也。」楚威王時,有 赤鷺合沓飛翔而舞,舊鼓吹《朱鷺曲》是也。今鷺之集, 每至水面數尺,則必低回少盤,其勢與飛之時徑起 特異。蓋其天性舞而後下,非朱鷺獨然也。故《詩》於鷺 于下曰「醉言舞」,鷺于飛曰「醉言歸」也。《禽經》曰:「山禽之 咮多短,水禽之咮多長,山禽之尾多脩,水禽之尾多 促。山禽尾脩咮短,若鵲之類是也。水」禽尾促咮長,若 鷺之類是也。又曰:鸘好霜,鷺惡露,字從露省,以此亦 或謂之白露。今人畜之,極有馴擾者,每至白露降日, 則定飛揚而去,不可復畜矣。俗說:雌雄相眄則產。《陰 陽自然變化論》曰:「鷺目成而受胎,鸛影接而懷卵,鴛 鴦交頸,野鵲傳枝。」物固有是哉!鷺,白鳥也。《淮南子》曰: 「的的者獲,提提者射。」故《詩》正言「王在靈囿,麀鹿攸伏。 麀鹿濯濯,白鳥翯翯」,以美文王之德。

《爾雅翼》
[编辑]

[编辑]

鷺,水鳥,潔白而善為容。其集必飛舞而下。頭上有長 毛十數枚,長尺餘,毿毿然與眾毛異,欲取魚則弭之。 翅背上皆有長翰毛。江東人取為接䍦,名曰鷺縗,亦 曰白鷺蓑,或以紅鶴毛間之。《魯頌》曰:「振振鷺,鷺于飛。 鼓咽咽,醉言歸。」說者以為客有鷺之容耳。《隋樂志》云: 「《建鼓》,商世所作,又棲翔鷺于其上,不知何代所加。或 曰,鵠也,取其聲揚而遠聞。或曰白鷺,鼓精也。或曰,皆 非也。振振鷺,鷺于飛。鼓咽咽,醉言歸。言古之君子,悲 周道之衰,頌聲之息,飾鼓以鷺,存其風流。」未知孰是? 《隋志》之說云爾。按《梓人》之職:「贏者、羽者、鱗者,以為筍 簴。」蓋振古如此。則所謂建鼓之鷺,安知非商世所有? 《陳風》亦曰:「坎其擊鼓宛丘之下,無冬無夏,值其鷺羽, 坎其擊缶。宛丘之道,無冬無夏,值其鷺翿。」翿或為纛, 羽與翿,皆筍簴之所懸,則鼓之上有鷺舊矣。說《詩》者 乃以鷺為舞者之翳,而訓值為待,不知值者,蓋植立 之義。又曰:「振鷺于飛,于彼西雝。」說者以西雝為澤。按 西雝當是置禮樂器之所。蓋《大雅》言論鐘鼓,必於辟 雝之地,以在西故曰西雝。而《春秋傳》則云:「西辟樂備。」 是辟雝、西雝、西辟,皆樂器之所在也。《大射儀》:「建鼓在 阼階西南。」《書》亦云:「大貝鼖鼓在西傍。」則西雝,振鷺之 飛,為鼓上之鷺明矣。鼓常在西,振鷺在鼓之上,有飛 之象耳。建鼓以水貫而載之,下有跗。又說者以鷺為 鼓,精。《古今樂錄》云:「吳王夫差時,有雙鷺飛出鼓中而 入雲」,故有是名。猶會稽《雷門》之鼓,相傳有鶴飛入其 中,鼓鳴聞洛陽。後破鼓,鶴遂飛去,亦其類也。後世有 鼓吹曲,亦以朱鷺為首。孔穎達曰:「楚威王時,有朱鷺 合沓飛翔而來,舊舞鼓吹《朱鷺曲》是也。」或言《朱鷺》是 漢曲,說樂府者亦以為因飾鼓以鷺而為曲之名,此 則非也。飾鼓以鷺而不朱朱,自因瑞耳。《禽經》曰:「朱鳶 不攫肉,朱鷺不吞鯉。」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禽經》云:「鸘飛則霜,鷺飛則露。」其名以此。步 於淺水,好自低昂,如舂如鋤之狀,故曰春鋤。

集解[编辑]

李時珍曰:「鷺,水鳥也。林棲水食,群飛成序,潔白如雪, 頸細而長,腳青善翹。高尺餘,解指短尾,喙長三寸,頂 有長毛十數莖,毿毿然如絲。欲取魚則弭之。」

汪穎曰:「似鷺而頭無絲,腳黃色者,俗名白鶴子。」又有 紅鶴相類,色紅,《禽經》所謂「朱鷺是也。」

肉氣味[编辑]

鹹平無毒

主治[编辑]

《汪穎》曰:「虛瘦,益脾補氣,炙熟食之。」

頭主治[编辑]

《破傷風》肢強口緊,連尾燒研,以臘豬脂調傅瘡口。救急 方

《直省志書》
[编辑]

紹興府[编辑]

鷺,色雪白,頂上有絲,長尺餘,山陰瀕水人家多畜之, 皆馴不去。惟「白露一日必籠之,不然飛去。」

鷺部藝文一[编辑]

《白鷺賦》
宋·謝惠連
[编辑]

有提樊而見獻,實振鷺之仙禽。表弗緇之素質,挺《樂 水》之奇心。

鷺部藝文二[编辑]

《朱鷺》
梁·王僧孺
[编辑]

因風弄玉水,映日上金堤。猶持畏羅繳,未得異鳧鷖。 聞君愛白雉,兼因重碧雞。未能聲似鳳,聊變色如珪。 願識昆明路,乘流欲復棲。

《朱鷺》
裴憲伯
[编辑]

秋來懼寒勁,歲去畏冰堅。群飛向葭下,奮羽欲南遷。 暫戲龍池側,時往鳳樓前。所歎恩光歇,不得久聯翩。

《朱鷺》
陳後主
[编辑]

參差蒲未齊,沈漾若浮綠。朱鷺戲蘋藻,徘徊流澗曲。 澗曲多巖樹,逶迤復繼續。振振雖以明,湯湯今又矚。

《朱鷺》
張正見
[编辑]

金堤有朱鷺,刷羽望滄瀛。《周詩》振雅曲,漢鼓發奇聲。 時將赤鴈並,乍逐彩鸞行。別有翻潮處,異色不相驚。

《朱鷺》
蘇子卿
[编辑]

玉山一朱鷺,萬里入王畿。欲向天池飲,還遶上林飛。 金堤曬羽翮,丹水浴毛衣。非貪葭下食,懷恩自遠歸。

《白鷺詠》
唐·李端
[编辑]

迥起來應近,高飛去自遙。映林同落雪,拂水狀翻潮。 猶有幽人興,相逢到碧霄。

《賦得白鷺送宋少府入三峽》
李白
[编辑]

白鷺拳一足,月明秋水寒。人驚遠飛去,直向使君灘。

《白鷺鷥》
前人
[编辑]

白鷺下秋水,孤飛如墜霜。心閑且未去,獨立沙洲傍。

《白鷺》
劉長卿
[编辑]

亭亭常獨立,川上時延頸。秋水寒白毛,夕陽弔孤影。 幽姿閒自媚,逸翮思一騁。如有長風吹,青雲在俄頃。

《鷺鷥》
許渾
[编辑]

西風澹澹水悠悠,雪點絲飄帶雨愁。何事歸心倚前 閣,綠蒲紅蓼練塘秋。

《白鷺》
陸龜蒙
[编辑]

雪然飛下立蒼苔,應伴江鷗拒我來。見欲扁舟搖蕩 去,倩君先作水雲媒。

《晚歸鷺》
錢起
[编辑]

池上靜難厭,雲間欲去晚。忽背夕陽飛,剩與清風遠。

《江行》
前人
[编辑]

月下江流靜,邨荒人語稀。鷺鷥雖有伴,仍共影雙飛。

《白鷺》
李嘉佑
[编辑]

江南綠水多,顧影逗輕波。終日秦雲裏,山高奈若何。

《白鷺》
劉禹錫
[编辑]

《白鷺兒》最高格,「毛衣新成雪不敵,眾禽喧呼獨凝寂。 孤眠芊芊草,久立潺潺石。前山正無雲,飛去入遙碧。」

《鷺》
裴說
[编辑]

《秋江》清淺時,魚過亦頻窺。卻為分明極,翻成所得遲。 浴偎紅日色,棲壓碧蘆枝。會共鵷同侶,翱翔應可期。

《省試振鷺》
李頻
[编辑]

有鳥生江浦,霜華作羽翰。君臣將比潔,朝野用為歡。 月影林梢下,冰光水際殘。飛翻時共樂,飲啄道皆安。 迥翥宜高詠,群棲入靜看。由來鵷鷺侶,濟濟列千官。

《鷺鷥》
盧仝
[编辑]

刻成片玉白鷺鷥,欲捉纖鱗心自急。翹足沙頭不得 時,傍人不知謂閒立。

《鷺鷥》
杜牧
[编辑]

雪衣雪髮青玉觜,群捕魚兒谿影中。驚飛遠映碧山 去,一樹梨花落晚風。

《崔卿雙白鷺》
顧非熊
[编辑]

朝客高情愛水禽,綠波雙鷺在園林。立當風裏絲搖 急,步繞池邊字印深。刷羽競生堪畫勢,依泉各有取 魚心。我卿多傍門前見,坐覺恩波思不禁。

《鷺鷥》
鄭谷
[编辑]

閑立春塘煙澹澹,靜眠寒葦雨颼颼。漁翁歸後沙汀 晚,飛下灘頭更自由。

===
《失鷺鷥》
前人
===野格由來倦小池,驚風卻下碧江涯。月昏風急宿何

處,秋岸蕭蕭黃葦枝。

《鷺鷥》
張祜
[编辑]

深窺思不窮,揭趾淺沙中。一點山光淨,孤飛潭影空。 暗棲松葉露,輕下蓼花風。好是滄波侶,垂絲趣亦同。

《詠雙白鷺》
雍陶
[编辑]

雙鷺應憐水滿池,風飄不動頂絲垂。立當青草人先 見,行傍白蓮魚未知。一足獨拳寒雨裏,數聲相叫早 秋時。林塘得爾須增價,況與詩家物色宜。

《崔卿池上雙白鷺》
賈島
[编辑]

鷺雛相逐出深籠,頂各有絲莖數同。灑石多霜移足 冷,隔城遠樹挂巢空。其如盡在灘聲外,何似雙飛浦 色中。見此池塘卿自鑿,清泠太液底潛通。

《鷺鷥障子》
張喬
[编辑]

剪得機中如雪素,畫為江上帶絲禽。閒來相對茅堂 下,引出煙波萬里心。

《鷺鷥》
來鵬
[编辑]

裊絲翹足傍澄瀾,消盡年光佇思間。若使見魚無羨 意,向人姿態更應閒。

《親仁里雙鷺》
許棠
[编辑]

雙去雙來日已頻,只應知我是江人。對攲雪頂思尋 水,更振霜翎恐染塵。三楚幾時初失侶,五陵何樹又 棲身。天然不與凡禽類,傍砌聽吟性自馴。

《鷺鷥》
劉象
[编辑]

潔白孤高生不同,頂絲清軟冷搖風。窺魚翹立荷香 裏,慕侶低翻柳影中。幾日下巢辭紫閣,多時凝目向 晴空。摩霄志在潛修羽,會接鸞凰到葦叢。

《雙鷺》
徐夤
[编辑]

雙鷺雕籠昨夜開,月明飛出立庭隈。但教綠水池塘 在,自有碧天鴻鴈來。清韻叫霜歸島樹,素翎遺雪落 漁臺。何人為我追尋得,重勸谿翁酒一杯。

《放鷺鷥》
李中
[编辑]

池塘多謝久淹留,長得霜翎放自由。好去蒹葭深處 宿,月明應認舊江秋。

《鷺鷥》
羅隱
[编辑]

斜陽澹澹柳陰陰,風裊寒絲映水深。不要向人誇潔 白,也知長有「羨魚心。」

《沙上鷺》
張文姬
[编辑]

沙頭一水禽,鼓翼揚清音。只待高風便,非無雲漢心。

《鷺鷥》
宋·文同
[编辑]

避雨竹間點點,迎風柳下翩翩。靜依寒蓼如畫,獨立 晴沙可憐。

《再贈鷺鷥》
前人
[编辑]

頸若瓊鉤淺曲,骹如碧管深翹。湖上水禽無數,其誰 似汝風標。

《題惠崇鷺鷥》
劉仙倫
[编辑]

清霜著木高柳枯,驚風獵獵吹寒蘆。蘆根敗蓼色慘 淡,沙觜無復菰與蒲。風標皎皎四公子,來從西雝有 閒思。肝腸澡濯秋水清,雪衣不受泥土滓。偶得一飽 即自如,鵬飛萬里何關渠。出離風波岸上立,豈只臨 淵常羨魚。惠也小景獨稱步,那知寫生尤得趣。傍邊 謹勿生機心,恐即長鳴過溪去。

《鷺鷥》
徐照
[编辑]

一點白如雪,頂黏絲數莖。沙邊行有跡,空外過無聲。 高柳巢方穩,危灘立不驚。每看閒意思,漁父是前生。

《題秋鷺圖》
范成大
[编辑]

昨夜新霜冷釣磯。綠荷消瘦碧蘆肥。一江秋色無人 問。盡屬「風標」「兩雪衣。」

《贈鷺》
陸游
[编辑]

雪衣飛去莫匆怱,小住灘前伴釣篷。禹廟《蘭亭》三十 里,相逢多在暮煙中。

《鷺》
葉紹翁
[编辑]

無事時來立葑田,幾回驚去為歸船。霜姿不待他人 愛,照影滄波亦自憐。

《雙鷺》
武衍
[编辑]

誰驚雙鷺起蘋汀,蹴裂玻璃細有聲。飛入白雲渾不 辨,碧山橫處忽分明。

《鷺》
元·馬臻
[编辑]

水風吹冷逼菰蒲,藕葉攲斜一半枯。玉立鷺鷥渾不 動,滿身煙雨看西湖。

《舟中雜詠》
袁桷
[编辑]

鷺鷥漾晴空,意態極楚楚。翻風蒼雪迴,轉日爛銀舞。 盤旋傲孤鴻,清遠敵凡羽。須臾下魚陂,媿我覺疾去。

《九鷺圖》
傅若金
[编辑]

鮮鮮白鷺羽,振振清江澨。露草寒已衰,風蘆近相蔽。 飛鳴各自適,離居亦有次。雖愜《江海情》,終懷雲霄志。 君子思有則,畫者工取譬。儀羽庶可希,修潔誠所貴。

《題秋塘圖》
陳深
[编辑]

水落秋菰老,夕寒煙樹微。絕憐雙白鷺,飛去似知幾。

《過高郵射陽湖雜詠》
薩都剌
[编辑]

白鷺愛秋水,獨立仍自行。得魚固偶爾,驚飛亦常情
考證.svg

《鷺》
吳師道
[编辑]

振振風生柳,沾沾雪點磯。白攢秋水立,青映暮天飛。

《馴鷺》
張雨
[编辑]

孑然馴鷺雪霜明,下瀨求魚自在行。碧玉燈檠雙足 瘦,白麻衣袂一身輕。海鷗見事應何晚,凡鳥題門也 不情。輸我鵷行舊儔侶,舉頭寥廓總雲程。

《恭題宣廟御筆汀鷺圖》
明·于慎行
[编辑]

筆端成大造,海鳥若相忘。暮雨汀莎濕,春風岸芷香。 柳邊迷落絮,雲裏帶飛霜。總為經天藻,長留羽翰光。

《題九鷺圖》為內府傳制賦此數取九者象乾元也
蕭鎡
[编辑]

宣德年間邊景昭,彩色翎毛稱獨步。近時林良用水 墨,落筆往往皆天趣。鴛鴦鳧鴈清溪流,寒鴉古木長 林幽。等閑得意即揮洒,一掃萬里江南秋。此圖《九鷺》 真奇絕,散立晴煙乍明滅。日長坐久看轉親,飄來點 點青天雪。翱翔霄漢殊不驚,欲下未下渾有情。潛蹤 獨趁水邊食,延頸忽向蘆中鳴。吁嗟林生精藝有如 此,座客見之誰不喜。洞庭湘渚在眼前,暝色慘澹涼 飆起。方今聖主覃恩波,四海山澤無虞羅。悠悠群鷺 各自適,雖有鷹鸇奈爾何。

《九鷺圖》
李曄
[编辑]

何人水墨開毫素,白日晴窗起煙霧。強將醉眼窺微 茫,乃見江南《九秋》鷺。兩隻長鳴一隻飛,兩隻共啄菰 米肥。其餘四隻夢洲渚,黃蘆白葦相因依。我家曾住 苕川上,綠蓑披雨聽漁唱。西塞山邊今有無,桃花流 水應新漲。別來幾載棲林巒,身欲奮飛無羽翰。卷圖 高詠風漠漠,憶爾磯頭青釣竿。

《正陽城樓西角二鷺巢焉》
皇甫汸
[编辑]

並負青雲翼,來耽紫閣棲。攀龍窺殿北,隨雉臥城西。 顧影依霜潔,鳴籌候月迷。振雝殊可詠,聊此謝塵泥。

《題尚仲良畫鷺卷》
張以寧
[编辑]

滄江雨疏疏,翻飛一舂鋤。老樹如人立,欲下意躊躇。 明年柳條長,遮汝行捕魚。

《出郊》
楊慎
[编辑]

高田如樓梯,平田如棋局。白鷺忽飛來,點破秧針綠。

《湘江絕句》
王鏳
[编辑]

同舟白衣人,雪色何。忽有飛來者,方知是鷺群。

鷺部選句[编辑]

唐杜甫詩:「鉤簾宿鷺起,丸藥流鶯囀。」《野鷺宿娟娟》。 《王維詩》:「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

陸龜蒙詩:「亦以魚蝦供熟鷺,近緣櫻筍識鄰翁。」錦 鯉衝風擲,絲禽掠浪飛。

錢起詩:「饑鷺不驚收釣處,閑麛應乳負暄時。」

溫庭筠詩:「愁鷺睡蒹葭。」

《裴說詩》:「戲鷺飛輕雪,驚鴻叫亂絃。」

皮日休詩:「細雨闌珊眠鷺覺。」

曹唐詩:「彤閣鐘鳴碧鷺飛。」

宋王禹偁詩:「錦擲鮮鱗紅撥剌,雪翻寒鷺白䙰褷。」 陸游詩:「汀鷺一點白,煙柳千絲黃。」

鷺部紀事[编辑]

《晉書五行志》:「咸康八年七月,有白鷺集殿屋。是時康 帝初即位,不永之祥也。後涉再期而帝崩。」按劉向曰: 「野鳥入處,宮室將空。」此其應也。

《南史張融傳》:融弱冠有名,道士陸修靜以白鷺羽麈 尾扇遺之曰:「此既異物,以奉異人。」

《唐書石雄傳》:初雄討劉稹,水次見白鷺,謂眾曰:「使吾 射中其目,當成功。」一發如言,帝聞,下詔褒美。

《雲溪友議》:滕倪苦心為詩,嘉聲早播,題《鷺鷥障子》云: 「映水有深意,見人無懼心。」

《該聞錄》:開寶中,神泉縣令張某者,新到官,外以廉潔 自矜,內則貪黷自奉,其例甚多。時王喦以《鷺鷥》詩諷 之云:「飛來疑是鶴,下處卻尋魚。」最為中的。

《珍珠船》李昉慕白居易園林,畜五禽,皆以「客」名,鷺鷥 曰「白雪客。」

《湘山野錄》:寇萊公一日延詩僧惠崇於池亭,探𨷍分 題,丞相得「池上柳」「青」字韻,崇得「池上鷺」「明」字韻,崇默 遶池徑,馳心於杳冥以搜之,自午及晡,忽以二指點 空,微笑曰:「已得之,已得之。此篇功在『明』字,凡五押之 俱不到,方今得之。」丞相曰:「試請口舉。」崇曰:「照水千尋 迥,棲煙一點明。」公笑曰:「吾之柳,功在『青』字,已四押之」 終未愜,不若且罷崇詩全篇,曰:「雨絕方塘溢,遲徊不 復驚。曝翎沙日暖,引步島風清。」及斷句云:「主人池上 鳳,見爾憶蓬瀛。」

《黎州圖經》:黎州通望縣,每歲孟夏,有鷺鷥一隻墜化。 古老傳云:「眾鳥避瘴,臨去留一鷺祭山神。」又每郡主 將有除替,一日前,須有白鷺鷥一對,從大渡河飛往州城,盤旋棲泊,號為「先至鳥。」便迎新送故,更無誤焉。 《金陵圖考》:出三山門水關中街水環繞處,是白鷺洲, 以洲多聚白鷺,故名。

鷺部雜錄[编辑]

《詩經陳風宛丘章》:「無冬無夏,值其鷺翿。」

《周頌振鷺章》「振鷺于飛,于彼西雝。我客戾止,亦有斯 容。」《振》,群飛貌。

《魯頌有駜章》:「振振鷺,鷺于下。」鷺,鷺羽,舞者所持,或 坐或伏,如鷺之下也。

振振鷺,鷺于飛。舞者振作鷺羽如飛也。

《易林》:「鳧得水沒,喜笑自啄。毛羽悅澤,利以攻玉。」 《唐書南蠻驃國傳》:「鐃鐸集以翔鷺。」

《兩同書》「振鷺來庭,天下榮之」,願從其化也。

《談苑》:人畜鷺鷥,雖馴熟,然至飲秋水則飛去。京師夏 間競養銅觜,至九月多死。

《貴耳集》:鷺鷥,一名舂鋤。《爾雅》註:「行如舂鋤。」山谷亦有 詩,獨雍陶一聯,曲盡寫物之妙:「立當青草人先見,行 傍白蓮魚未知。」以屬玉為鷺鷥,非也。

《汲古叢語》:鷺欲啄則偃絲,鷹欲捕則弭角,藏殺機也。 然絲與角者,其廉隅也,中有欲則廉隅不張,故曰廉 生威。

《田家雜占》:夏秋間雨陣將至,忽有白鷺飛過,雨竟不 至,名曰「截雨。」

《枕談》:升菴有《紀行》詩:「山遮延鷺堠,江繞畫烏亭。」用事 甚僻,而不知出處。元魏改官制,以候望官為白鷺,取 延望之意,其時亭堠多刻鷺像也。

《丹徒縣志》:「鷺,東坡呼為雪衣兒。」

鷺部外編[编辑]

《隋書音樂志》:「越王勾踐擊大鼓於雷門以厭吳。晉時 移於建康,有雙鷺。」鼓而飛入雲, 《搜神後記》:「錢塘人姓杜,船行時,大雪,日暮,有女子素 衣來岸上,杜曰:『何不入船』?」遂相調戲。杜閤船載之,後 成白鷺飛去。杜惡之,便病死。

《太平廣記》:晉建武中,剡縣馮法作賈,夕宿荻塘,見一 女子著縗,服白晳,形狀短小,求寄載。明旦船欲發,云: 暫上取行資。既去,法失絹一疋,女抱二束,芻寘船中, 如此十上失十絹。法疑非人,乃縛兩足,女云:「君絹在 前草中,化形大白鷺,烹食之,肉不甚美。」

《幽明錄》:「巴東有道士,事道精進,入屋燒香,忽有風雨 至,家人見一白鷺從室中飛出,雨住,遂失道士所在。」 《馬自然傳》:「馬湘,字自然,遊越州,道士王知微及弟子 王延叟同行。時方春,見道旁一家好菘菜,求之不得, 仍聞惡語。湘命延叟取紙筆,知微遂言:『求菜見阻,誠 無訟理,況在道門,詎宜施之』。湘笑曰:『我非訟者也,作 小戲耳』。」於是延叟授紙筆,湘畫一白鷺,以水噀之。遂 化成真鷺,飛入菜畦中啄菜。其主逐起,又飛下再三。 湘又畫一猧子,亦以水噀,化成走趁,捉白鷺共踐其 菜,一時碎盡。主人見道士戲笑曾求菜致此,慮復為 他術,遂來哀乞。湘曰「非求菜也,故相戲耳。」於是呼鷺 及犬,皆飛走投入湘懷中,視菜如故,悉無所損。 《樹萱錄》:「剡人賈傅於鏡湖泊舟,夜月縱步於清流芳 荷中,見二叟並語,一曰碧繼翁,一曰篁栖叟,相對吟 詩。賈遽揖之,化為白鷺飛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