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第03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十二卷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

 第三十二卷目錄

 鳧部彙考

  鳧圖

  詩經鄭風雞鳴 大雅鳧鷖

  爾雅釋鳥

  禽經鳧雜

  毛詩陸疏廣要弋鳧與鴈

  通志水䲹

  中華古今注鳧食

  埤雅

  爾雅翼

  瑯嬛記少卿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肉氣味 主治 血主治

 鳧部藝文一

  江曲孤鳧賦有序    唐王勃

  禽暴           陸龜蒙

  放鳧賦有序     明周是修

 鳧部藝文二

  詠單鳧         梁簡文帝

  詠寒鳧           同前

  賦得汎汎水中鳧      陳江總

  鳧            唐李嶠

  白鳧行           杜甫

  東飛鳧          陸龜蒙

  池上雙鳧二首      吳融

  池上雙鳧          薛濤

  詠鳧           宋文同

  題惠崇畫秋江鳧鴈     王庭珪

  汎汎水中鳧        李昭𤣱

  凍鳧          元貢性之

  柳塘野鴨          虞集

 鳧部選句

 鳧部紀事

 鳧部雜錄

 鴨部彙考

  鴨圖

  禮記曲禮 內則

  周禮春官

  爾雅釋鳥

  博雅釋鳥

  禽經水鶩 鶩雜

  齊民要術養鵝鴨 羹臛法 炙法

  補禽經

  埤雅

  爾雅翼

  本草綱目釋名 正誤 集解 鶩肪 氣味 主治 肉氣味 主治 發明

  頭主治 腦主治 血氣味 主治 舌主治 涎主治 膽氣味 主治 肫衣主治 卵

  氣味 主治 發明 白鴨通氣味 主治 附方

  直省志書瀘溪縣 廣信府

 鴨部藝文一

  野鴨帖         晉王羲之

  鄿茶帖           前人

  鬥鳧賦           蔡洪

  野鶩賦有序      齊謝脁

  為晉安王謝賜鵝鴨啟    梁劉潛

  鬥鴨賦          唐李邕

禽蟲典第三十二卷

鳧部彙考[编辑]

釋名

《鳧》。詩經    《鸍》。爾雅

沈鳧:爾雅   《晨鳧》:說苑

《水䲹》。通志   冠鳧。爾雅翼 少卿。瑯嬛記

鳧圖

鳧圖

《詩經》
[编辑]

《鄭風雞鳴》
[编辑]

將翱將翔,弋鳧與鴈。

朱註鳧,《水鳥》,如鴨,青色,背上有文。

《大雅鳧鷖》
[编辑]

《鳧鷖》在涇。

鳧,水鳥也。

《爾雅》
[编辑]

《釋鳥》
[编辑]

鸍,沈鳧。

似鴨而小,長尾,背上有文。今江東亦呼為「鸍。」鸍一名沈鳧。郭云:「似鴨而小,長尾,背上有文,今江東亦呼為鸍。」陸璣云:「大小如鴨,青色,卑腳短喙,水鳥之謹愿者也。」《大雅》云:「鳧鷖在涇。」

鳧《鴈醜》,其足蹼。

腳指間有幕,蹼屬相著。

其《踵企》。

飛即伸其腳跟企直。鳧,水鳥也。鴈,陽鳥也。蹼,猶「蹼屬相著之謂也。」踵,腳跟也。鳧,鴈之類,腳指間有幕。蹼屬相著,飛即伸其腳跟,企直也。

《禽經》
[编辑]

《鳧雜》
[编辑]

鳧鶩之雜。

鳧鶩,鴨屬,色不純正,故曰「雜矣。」

《毛詩陸疏廣要》
[编辑]

弋鳧與鴈[编辑]

鳧大小如鴨,青色,卑腳短喙,水鳥之謹愿者也。

鳧:《爾雅》云:「鸍,沈鳧。」 鄭注云:「似鶩而小,尾白,俗呼水䲹,好沒,故曰沈鳧。」

《通志》
[编辑]

水䲹[编辑]

沈鳧似鶩而小,尾白,俗呼「水䲹。」

《中華古今注》
[编辑]

鳧食[编辑]

鳧常在海邊沙上食沙石皆消爛,唯食海蛤不消,隨 其矢出,用為藥,倍勝常也。

《埤雅》
[编辑]

[编辑]

《莊子》曰:「鳧脛雖短,續之則憂;鶴脛雖長,斷之則悲。」此 言生理至足,無欠無餘,自長非所增,自短非所損也。 《詩》曰:「女曰雞鳴,士曰昧旦。子興視夜,明星有爛。將翱 將翔。」弋鳧與鴈,明星有爛,言小星已不見矣,故於是 時相警以夙興也。蓋鳧鴈常以晨飛,故是詩如此。賦 曰「晨鳧旦至」,此之謂也。亦其弋不射宿,所以為好德。 又鳧性慤謹,鴈有行列而不亂,故刺不說德之詩。樂 正言琴瑟,禮正言鳧鴈,因以微切之爾也。又曰:「弋言 加之」,與「子宜之加」,與「元鶴加加」、「雙鶤」之加同意。蓋弱 弓微矢,乘風振之曰弋,故楚人好以弱弓微矢加之 歸鴈之上。《楚辭》曰:「寧昂昂若千里之駒乎,將氾氾若 水中之鳧乎?」蓋沈鳧善沒,而又容與與波上下,故昔 之散人慕焉。

《爾雅翼》
[编辑]

[编辑]

鳧,似鴨而小,長尾,背上有文,今江東亦呼為鸍。陸璣 云:「大小如鴨,青色,卑腳短喙,水鳥之謹愿者也。」而《說 文》解「几」字云:「『鳥之短羽,飛几几也』。若《詩》:『將翱將翔,弋 鳧與鴈』。」唐陸龜蒙稱:冬十月視穫於甫田,夜間往往 聞有聲,類暴雨而疾至者,一夕凡數四。明訊其甿,曰: 「鳧鷖也,其曹蔽天而來。蓋當田之禾,必竭其穗而後」 去。江之南不能弋羅常藥而得之。上音篦下音西「塗枝 叢植於陂,一中千萬,膠而不飛。」然則江東蓋未嘗弋 也。然聞今江南大陂湖中,其說鳧者,亦皆以網植,兩 表於水,相去甚近。中網焉,以舟自前驅而逐之,率一 獲千百輩,則又與《龜蒙》說異矣。鳧所在必賊粱食,古 之人亦養之。鄒穆公有令,食鳧鴈必以秕,無得以粟。 於是倉無秕而求易於民,二石粟而得一石秕。故郭 氏解《方言》,稱「今江東有小鳧,其多無數,俗謂之冠鳧, 善飛。」王充《論衡》曰:「日月一日一夜行二萬六千里,與 鳧飛相類。故王喬以上方所賜舄,假形於鳧,自葉朝 京師焉。」《吳地志》曰:「石首魚,至秋化為冠鳧,鳧頭中有 石也。」《方言》曰:「野鳧,甚小而好沒水中者。南楚之外謂 之鷿鶙。」《說苑》:魏文侯嗜晨鳧。常以晨飛也《南越志》:「有松鳧, 棲息松間。」《周書王會》:「鳧羽為旌。漢佽飛在上苑中,結 繒繳,弋鳧鴈,歲萬頭。」

《瑯嬛記》
[编辑]

少卿[编辑]

《鳧》,一名「少卿。」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鳧從几,音殊,短羽高飛貌,鳧義取此。《爾雅》

云:「鸍,沈鳧也。」鳧性好沒故也。俗作晨鳧,云鳧常以晨
考證.svg
飛。亦通。

集解[编辑]

李時珍曰:「鳧,東南江海湖泊中皆有之。數百為群,晨 夜蔽天而飛,聲如風雨,所至,稻粱一空。肥而耐寒,或 云食用。綠頭者為上,尾尖者次之。海中一種冠鳧,頭 上有冠,乃石首魚所化也。並宜冬月取之。」

肉氣味[编辑]

甘涼無毒。

《孟詵》曰:「九月以後,立春以前,即中食,大益病人全勝。 家者雖寒不動氣。」

《日華》曰:「不可合胡桃、木耳、豆豉同食。」

主治[编辑]

孟詵曰:「補中益氣,平胃消食,除十二種蟲。身上有諸 小熱瘡,年久不愈者,但多食之即瘥。」

《日華》曰:「治熱毒風及惡瘡癤,殺腹臟一切蟲,治水腫。」

血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解挑生蠱毒。熱飲探吐出摘元。」

鳧部藝文一[编辑]

《江曲孤鳧賦》
有序    唐王勃
[编辑]

梓州之東南,涪江之所合,有潭焉。周數十步,青壁絕地,綠波澄天。常有孤鳧,棲蕩其側,飛沈翻唼,而天性不違。嗟「乎!宇宙之容我多矣,造物之資我厚矣,何必處華池之內,而求稻粱之恩哉!」 遂作賦曰:

「靈鳳翔兮千仞,大鵬飛兮六月,雖憑力而易舉,終候 時而難發。不如深澤之鳥焉,順歸潮而出沒,跡已存 於江漢,心非繫於城闕。吮紅藻,翻碧蓮,刷霧露,棲雲 煙,迫之則隱,馴之則前,去就無失,浮沈自然。爾乃忘 機絕慮,懷聲弄影,乘駭浪而神驚,漾澄瀾而趣靜。恥 園雞之戀促,悲塞鴻之赴永,知動息而多方,屢沿洄」 而自省。故其獨泛單宿,全真遠致,反復幽溪,淹留勝 地。傷雲鴈之嬰繳,懼泉魚之受餌。甘辭稻粱之惠焉, 而全飲啄之志也。

《禽暴》
陸龜蒙
[编辑]

「冬十月,予視穫於甫里。」旱苗離離,年無以支,憂傷於 集作盈懷夜不能寐,往往有聲,類暴雨而疾至者,一夕 凡數四。明日訊其甿,曰:「鳧鷖也。其曹蔽天,而下蓋田, 所當之禾,必竭穗而後去。」予曰:「是豈無弋羅者,捕而 耗之耶?」對曰:「江之南不能弋羅,常藥而得之。」上音 篦下音西「塗枝,叢植於陂,一中千萬,膠而不飛。是藥也,出 於長沙豫章之涯,行賈貨錯,歲售於《射鳥兒》。盜興已 來,蒙衝塞江,其誰敢商?是藥既絕,群鳧恣翔,幸不充 乎口腹,反侵人之稻粱。」予曰:「嘻!失馭之民化為盜,關 梁急征,商不得行。使江湖小禽,亦肆其暴,以害民食。 古聖人敺害物之民,出乎四裔,況害民之物乎?俾生 靈之眾。死乎盜,死乎饑」,吾不知,安用馭為。

《放鳧賦》有序
明·周是修
[编辑]

洪武丙子仲春之月,上憩乎東城之臺,環羅俊彥,咨詢古先。既而有進水鳧百餘翼者,毛色鮮華,群匹和輯,悠然興夫「不忍之心,俱放於濠。觀其始則紛紛焉,少則濈濈焉,俄而並舉翀逝。」 於是覽春光之舒遲,樂物性之得遂,怡怡如也,愉愉如也。召奉祠臣周是修賦之。臣感夫君德之至,仁及庶類,敢不奉揚休命,再拜稽首,賦曰:

「猗茫茫之堪輿兮,胡萬類之紛敷。維水禽之眾美兮, 盛莫盛於鷖鳧。雖群遊之無筭兮,非定偶而弗居。泛 波濤之浩渺兮,樂滄洲之遼敻。藉軟莎而安眠兮,弄 輕萍而閑泳。赬其趾而丹凝兮,縞其襟而玉映。性於 物而不忮兮,恆恣情乎煙沙。孰虞人之曾識兮,羌潛 羅而忽加。愛毛質之綺麗兮,遙將獻乎皇家。繄予皇」 之仁德兮,當覽春乎崇臺。體陽和之生育兮,澹沖融 而舒懷。適筠籠之跪進兮,絢晴光於文繡。既彬彬而 戢羽兮,亦肅肅而並咮。啟予皇之良心兮,敕俱放乎 金濠。始依依而泊淺兮,漸翾翾而升高。交迴翔而反 顧兮,若感恩而不舍。徐翀飛乎雲霄兮,遺餘音乎鉅 野。何皇心之惻怛兮,由親親而仁民。由仁民而及物 兮,秩先後而有倫。豈睿鑒於往古兮,實誠中而形外。 思高下與洪纖兮,期並育而不悖。惟好生而惡死兮, 人與物其同情。何至德之昭明兮,舉一視而同仁。觀 夫若商郊之祝網兮,暨中山之放麛。於禽獸猶有所 不忍兮,矧於人而違之。尤異乎華陰之黃雀兮,終銜 環而報施。抑嘗聞江「濱之白龜兮,先伏篆而兆祺。善 予黃之深慈兮,澤旁沾乎微物。念蒼蒼之生靈兮,曷 非辜而有忽。嗟群鳧之何幸兮,脫萬死於斯須。遂重 登於寥廓兮,從心性之所如。歷漫漫之河濟兮,依漠 漠之江湖。刷羽儀而再整兮,顧儔匹而相呼。縱物性 之或昧兮,將天理之可憑。粵作喜而降祥兮,同影響 而足」徵。匪《麟趾》之仁厚兮,又烏致夫騶虞之蕃息。願 擴充乎是心兮,明刑政而不忒。日揄揚於仁聞兮,無 一夫之不獲。誶曰爾鳧之生兮仁君之恩,倏離鼎俎 兮翱於天門。東西無際兮南北無垠。網羅交張兮矰繳相仍。慎爾所止兮全爾性靈。無或輕投兮暝渚寒 汀。庶永慰乎王心兮,想遐征而孔寧。盍御圖而獻禎 兮,逐《韶》鳳以來庭。彰予皇之至治兮,發詠歌乎詞臣。 超昇平於千載兮,流無窮之德馨。

鳧部藝文二[编辑]

《詠單鳧》
梁·簡文帝
[编辑]

銜苔入淺水,刷羽向沙洲。孤飛本欲去,得影更淹留。

《詠寒鳧》
同前
[编辑]

迴水浮輕浪,沙場弄羽衣。眇眇隨山沒,離離傍海飛。

《賦得汎汎水中鳧》
陳江總
[编辑]

歸鳧沸卉同,亂下芳塘中。出沒時銜藻,飛鳴忽颺風。 浮深或不息,戲廣若乘空。春鸚徒有賦,還笑在金籠。

《鳧》
唐·李嶠
[编辑]

颯沓睢陽涘,浮游漢水隈。錢飛出井見,鶴引入琴哀。 李陵賦詩罷,王喬曳舄來。何當歸太液,翔集動成雷。

《白鳧行》
杜甫
[编辑]

君不見黃鵠高於五尺童,化為白鳧似老翁。故畦遺 穗已蕩盡,天寒歲暮波濤中。鱗介腥羶素不食,終日 忍飢西復東。魯門鶢鶋亦蹭蹬,聞道如今猶避風。

《東飛鳧》
陸龜蒙
[编辑]

「裁得尺錦書,欲寄東飛鳧。」脛短翅亦短,雌雄戀菰蒲。

《池上雙鳧》
吳融
[编辑]

碧池悠漾小鳧雛,兩兩依依祇自娛。釣艇忽移還散 去,寒鴟有意即相呼。可憐翡翠歸雲髻,莫羨鴛鴦入 畫圖。幸是羽毛無取處,一生安穩老菰蒲。

其二

雙鳧狎得傍池臺,戲藻銜蒲遠又回。敢為稻粱凌險 去,幸無鷹隼觸波來。萬絲春雨眠時亂,一片濃萍浴 處開。不在籠欄夜仍好,月汀星沼剩徘徊。

《池上雙鳧》
薛濤
[编辑]

雙棲綠池上,朝去暮飛還。更憶將雛日,同心蓮葉間。

《詠鳧》
宋·文同
[编辑]

雙雙紋羽弄清漪,全得天真似爾稀。萬頃滄波供口 腹,一梁寒日曬毛衣。雨歸別島嘔唲語,風度前灘翕 呷飛。好向中流最深處,等閒休上釣魚磯。

《題惠崇畫秋江鳧鴈》
王庭珪
[编辑]

老崇學畫如學禪,中年悟入理或然。長江未落鳧雁 下,舒卷忽若無丹鉛。定自維摩三昧裏,半幅生綃開 萬里。不用并州快剪刀,斷取鐵圍山下水。

《汎汎水中鳧》
李昭𤣱
[编辑]

泛泛水中鳧,上下聲相呼。徜徉信波浪,澡濯羞泥汙。 晴洲漾蘋荇,雨岸眠菰蒲。飲啄亦自足,飛遊誰我拘。 侯門大池籞,富屋夸庖廚。何慚久垂翅,未願輕投軀。 雖非黃鵠舉,幸與白鷺娛。逃烹笑窮雁,啄腐嗟飢烏。 三秋熟粱稻,萬里開江湖。寄言澤中子,何用張網羅。

《凍鳧》
元·貢性之
[编辑]

江天歲晚景凄凄,雲腳低垂望欲迷。水鳥畏寒飛不 起,黃蘆枝上並頭棲。

《柳塘野鴨》
虞集
[编辑]

江南水退秋光淺,風柳參差萬絲捲。鴛鴦在梁鳧在 渚,蕩蕩扁舟去家遠。千艘轉海古長策,白粲連江動 秋色。斷蒲折葦野水闊,爛爛明星且將弋。翠盤擎露 夜深寒,玉色亭亭落月殘。太液池頭黃鵠下,夢中曾 見畫中看。

鳧部選句[编辑]

《楚辭》:「鵠酸臛鳧煎鴻鶬些。」

晉張華《鷦鷯賦》,「彼晨鳧與歸鴈。」又「矯翼而增逝。」 孫楚《登樓賦》,「鳴鳩拂羽干桑榆,游鳧濯翅于素波。」 梁簡文帝詩:「戲鳧乘洑下,漁舟冒浪前。」

唐·駱賓王詩:「翔鳧猶化履,狎雉尚馴童。」

杜甫詩:「沙暖低風蝶,天晴喜浴鳧。」早鳧江檻底,雙 影謾飄飄。

宋黃庭堅詩:「兩鳧相倚睡秋江。」

元楊維楨《樂府》:「波心蕩漾青頭鳧。」

明高啟詩:「水滿乳鳧翻藕葉,風疏飛燕拂桐花
考證.svg

鳧部紀事[编辑]

《汲冢周書王會解》:「其西天子車,立馬乘,亦青陰羽鳧 旌。」《鶴鳧》羽為旌旄。

《拾遺記》:「宋景公之世,有善星文者,許以上大夫之位, 處於層樓延閣之上,以望氣象,設以珍食,施以寶衣, 其食則有渠滄之鳧,煎以桂髓。」

《說苑至公》篇:「齊景公鳧鴈,食以菽粟。」

《新書》:鄒穆公「有令,食鳧鴈者必以秕,毋敢以粟。於是 倉無秕而求易於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吏以請曰: 『秕食鴈,為無費也。今求秕於民,二石粟而易一石秕, 以秕食鴈,則費甚矣,請以粟食之』。」公曰:「去非而所知 也。夫百姓煦牛而耕,曝背而耘,苦勤而不敢惰者,豈 為鳥獸也哉?粟米,人之上食也,奈何以其養鳥也?」 《說苑奉使篇》:魏文侯封太子擊於中山,三年使不往 來。舍人趙倉唐進稱曰:「為人子,三年不聞父問,不可 為孝。君何不遣人使大國乎?」太子曰:「未得可使者。」倉 唐曰:「臣願奉使,侯何嗜好?」太子曰:「侯嗜晨鳧。」於是乃 遣倉唐奉晨鳧獻於文侯。倉唐至,上謁曰:「孽子擊之, 使者不敢當大夫之朝,請以燕閒奉晨鳧,敬獻庖廚!」 文侯悅曰:「擊愛我,知吾所嗜,知吾所好。」

《說叢》篇:「蒲且脩繳,鳧雁悲鳴。」

《洞冥記》:「影娥池中有升蕖鴨,赤色,每止於芙蕖上,不 食五穀,唯𠯗葉上垂露,因名垂露鴨,一名丹毛鳧。」 《拾遺記》:「日南之南有淫泉之浦,時有鳧雁色如金,群 飛戲於沙瀨。羅者得之,乃真金鳧也。昔秦破驪山之 墳,行野者見金鳧向南而飛至淫泉。」後寶鼎元年,張 善為日南太守,郡民有得金鳧以獻。張善該博多通, 考其年月,即「秦始皇墓之《金鳧》」也。

《後漢書王喬傳》:「王喬者,河東人也。顯宗世為業令。喬 有神術,每月朔朢,常自縣詣臺朝帝怪其來,數而不 見車騎,密令太史伺望之,言其臨至,輒有雙鳧從東 南飛來。於是侯鳧至,舉羅張之,但得一隻舄焉,乃詔 上方。」視則四年中所賜尚書官屬履也。 《廣州先賢傳》:「頓琦至孝,母喪感慕,哀聲不絕。有飛鳧 白鳩栖廬側,見人即去,見琦而留。」

丁密遭父艱,致飛鳧一雙,遊廬旁小池,見人則馴附, 如家所畜。後遭母喪,密歸至所居,一宿,雙鳧復遊戲 池中。

《晉書張華傳》:惠帝中,人有得鳥毛,長三丈,以示華。華 見,慘然曰:「此謂海鳧毛也,出則天下亂矣。」

《南越志》:化蒙縣祠山上有池,池中有松鳧,如今野鳧, 棲息松間,故俗謂「松鳧。」

《後周書賀拔勝傳》:初,勝至關中,自以年位素重,見太 祖不拜,尋而自悔,太祖亦有望焉。後從太祖宴於昆 明池,時有雙鳧遊於池上,太祖乃授弓矢於勝曰:「不 見公射久矣,請以為歡。」勝射之,一發俱中,因拜太祖 曰:「使勝得奉神武,以討不庭,皆如此也。」太祖大悅,自 是恩禮日重,勝亦盡誠推奉。

《唐書王績傳》:「績字無功,有奴婢數人,種黍,春秋釀酒, 養鳧鴈,蒔藥草自供。」

《五代史唐本紀》:「克用尤善騎射,能仰中雙鳧。」

《齊東野語》:「文莊章公性滑稽,入太學為集正。嘗置酒, 揭饌單于爐亭,品目多異。其間有大鶵卵者最奇,其 大如瓜片,切餖飣大盤中。眾皆駭愕,不知何物。好事 者窮詰之,其法乃以鳧彈數十,黃白各聚一器,先以 黃入羊胞蒸熟,次復入大豬胞,以白實之,再蒸而成。」

鳧部雜錄[编辑]

《冬官·考工記》:「鳧氏為鍾。」訂義《易》氏曰:「鳧,羽物也,輕莫尚 焉。為鍾以鳧氏,取其聲之輕也。」

《莊子·駢拇篇》:「鳧脛雖短,續之則憂。」

《易林》:「雙鳧俱飛,欲歸稻池。經涉萑澤,為矢所射,傷我 胸臆。」

鳧遊江海,沒行千里。以為死亡,復見空桑,長生樂鄉。 鳧鴈啞啞,以水為家。雌雄相和,心志娛樂,得其歡欲。 澤狗水鳧,難畜少雛。不為家饒,心其亟逋。

水壞我里,東流為海。龜鳧驩囂,不見慈母。

鳧過稻廬,甘樂𪍿鰌。雖驅不走,田畯懷憂。 鳧游江湖,甘樂其餌。既不近人,雖驚不駭。

璚英朱草,仁政得道。鳧鷖在渚,福祿來下。

夷羿所射,發輒有獲。雙鳧俱得,利伐王國。

鳧舞鼓翼,嘉樂堯德。虞夏美功,要荒賓服。

《春秋繁露》:臣湯問仲舒:「祠宗廟,或以鶩當鳧,鶩非鳧, 可用否?」仲舒對曰:「鶩非鳧,鳧非鶩也。臣聞孔子入太 廟,每事問之,慎之至也。陛下察躬親,齋戒沐浴,以承宗廟,甚敬謹。奈何以鳧當鶩,鶩當鳧,名實不相應,以 承太廟,不亦不稱乎?臣仲舒愚以為不可。」

《抱朴子博喻》篇:「小鮮不解靈虯之遠規,鳧鷖不知鴻 鵠之非匹。」

《新論正賞》篇:「海濱居者,望島如舟,望舟如鳧,而須舟 者不造島,射鳧者不向舟。知是望遠,目亂心惑也。」

鴨部彙考[编辑]

釋名

《匹》。禮記     舒鳧:禮記

鶩,周禮     《鴄》。博雅 野鴨:本草綱目

鴨圖

鴨圖

《禮記》
[编辑]

《曲禮》
[编辑]

庶人之摰匹。

說者以「匹」為鶩。

《內則》
[编辑]

弗食舒鳧翠。

翠尾。肉也。《舒鳧》。鴨也。

《周禮》
[编辑]

《春官》
[编辑]

大宗伯之職,「以禽作六摰,以等諸臣,庶人執鶩。」

訂義鄭康成曰:「鶩取其不飛遷。」王昭禹曰:「府史胥徒,庶人之在官者,則庶人非特府史而已,凡民在焉,或聯於鄉遂,相胥以生,或聯於官府,相胥以行。欲其不遷散,故執鶩。」

《爾雅》
[编辑]

《釋鳥》
[编辑]

舒鳧,「鶩。」

李巡曰:「野曰鳧。家曰鶩。」《禮記內則》。辨鳥之不可食者。云舒鳧翠。

《博雅》
[编辑]

《釋鳥》
[编辑]

鴄鸗「鳧鶩。」也。

《禽經》
[编辑]

《水鶩》
[编辑]

《水鶩澤》,則群擾則逐。

鶩,野鴨也。飛止大澤之中群處,既豢擾之,惡其族類而相逼逐也。

《鶩雜》
[编辑]

鳧鶩之雜。

鳧鶩,鴨屬,色不純正,故曰「雜矣。」

《齊民要術》
[编辑]

《養鵝鴨》
[编辑]

「鵝鴨」並一歲再伏者為種。

一伏者,待時少。三伏者,冬寒,雛亦多死也。

大率「鵝三雌一雄,鴨五雌一雄。鵝初輩生子十餘,鴨 生數十,後輩皆漸少矣。」

常足:五穀飼之生子多,不足者生子少。

《欲放廠屋之下作窠》。

以防「豬犬狐貍驚恐之害。」

多著細草於窠中,令煖。先刻白木為卵形,窠別著一 枚以誑之。

不爾,「不背入窠,喜西浪生。」 若獨著窠。後有爭窠之患。

生時尋即收取,別作一煖處,以柔細草覆之。

停置窠中凍即須死

伏時大鵝一十子,大鴨二十子,小者減之。

多則不周

「數起」者,不任為種。

數起即凍死也

其貪伏不起者,須五六日一與食,起之令洗浴。

久不起者。饑羸身冷。雖伏無熱。

鵝鴨皆一月雛出。量雛欲出之時。四五日內。不用聞 打鼓紡車。犬吠豬叫。及舂聲。又不用器淋灰。不用親 見產婦

觸忌者,雛多厭殺,不能自出,假令出,亦尋死也。

雛既出,別作籠籠之。先以粳米為粥糜,一頓飽食之, 名曰《填嗉》。

不爾喜《軒壺羌》。缺。量而死。

然後以粟飯,切苦菜、蕪菁英為食。以清水與之。濁則 《易》

《不易歷》。塞鼻則死。

入水中不用停久,尋宜驅出。

此既水禽,不得水則死。臍未合,久在水中,冷徹亦死。

於籠中高處,敷細草,令寢處其上。

「雛小」 ,臍未合,不欲冷也。

十五日後乃出。

「早放」 者,匪直乏力致,又有寒冷,兼鳥鴟災也。

鵝唯食五穀。稗子及草菜。不食生蟲。

《葛洪方》曰:「居躬工之地,常養鵝,見此物食之,故鶩群此物也。」

鴨靡不食矣。水稗實成時,尤是所便,噉此足得肥充。 供廚者子鵝百日以外,子鴨六七十日佳,過此肉硬。 大率鵝鴨六年以上,老不復生伏矣,宜去之。少者初 生伏又未能工,唯數年之中佳耳。

《風土記》曰:「鴨,春季雛到夏五月則任啖,故俗五六月 則烹食之。」

作杬子法:「純取雌鴨,無令雜雄」,足其粟豆,常令肥飽, 一鴨便生百卵。

俗所謂「谷生」 者,此卵既非陰陽合生,雖伏亦不成雛,宜以供膳。

杬,木皮。

《爾雅》曰:「杬,魚毒。」 郭璞注曰:「杬,大木。子似粟,生南方。皮厚,汁赤,中藏卵果。無杬皮者。」 虎杖、根、牛並作用。《爾雅》云:「荼,虎杖。」 郭璞注云:「似紅草,粗大,有細剌,可以染赤。」

淨洗細莖,剉,煮取汁,率二斗。及熟,下鹽一升和之。汁 極冷,內甕中。

汁熱卵則致敗,不堪久停。

浸鴨子一月,任食,煮而食之。酒食俱用,鹹徹則卵浮。

吳中多作者,至十數斛,久停彌善,亦得經夏也。

《羹臛法》
[编辑]

作鴨臛法:用小鴨六頭,羊肉二斤,大鴨五頭,蔥三升, 芋二十株,橘皮三葉,木蘭五寸,生薑十兩,豉汁五合, 米一升,口調其味,得臛一斗。先以八升酒煮鴨也, 作筍。鴨羹法肥鴨一隻,淨治如糝羹法。臠亦如此。 四升,洗令極淨。鹽盡別水煮數沸出之。更洗「小蒜 白及蔥白頭汁等下之,令沸便熟也。」

《炙法》
[编辑]

腩炙法:「肥鴨淨治,洗去骨,作臠。酒五合,魚醬汁五合, 薑蔥、橘皮半合,豉汁五合,合和漬,一炊久,便中炙子。 鵝作亦然。」

《補禽經》
[编辑]

[编辑]

鴨以怒睨。

《埤雅》
[编辑]

[编辑]

《釋鳥》云:「舒鳧鶩,鵰鶚醜善立,鳧鶩醜,善趨。」《周官》:「庶人 執鶩,工商執雞。」工商欲其知時,又上之所畜也,故執 雞。庶人雖亦上之所畜,欲其不散遷而已,故執鶩。鄭 元曰:「鶩取其不飛遷。」《說苑》曰:「鶩無佗心,故庶人以為 摰鶩,一名鴨,蓋自呼其名曰鴨也。」或曰:雞可系,故謂 之雞,鴨可押,故謂之鴨。徐鍇曰:「鳥之孚卵,皆如其期」, 不失信也。亦鳥以爪覆護其卵,愛之誠至也。今雞孚 卵,雞二十日而化,鶩三十日而化,皆如其期也。《物類 相感志》云:雞鶩伏卵忌磨,若聞礱磨之聲,則不生矣。 《曲禮》曰:「庶人之摰。」匹,匹鶩也。鶩不散遷,而又乘匹不 妬,故或謂之匹也。今雄雞能鳴,其雌不能鳴;雌鶩能 鳴,其雄不能鳴。蓋類之不可推也。《廣雅》曰。《鴄》。也。 鶩音木,質木故也。蓋鶉性醇,鶩性木。

《爾雅翼》
[编辑]

[编辑]

鶩,庶人以為摰,而工商摰雞,鶩取其不遠徙,雞取其 能識時各有宜也。《曲禮》則以為庶人之摰匹。鶩能群 居不失其匹者,蓋其別名。又謂之木,言質木也。又以 為冠。《淮南子》載武王克商,乃云:「解其瞀而載之木,解 其劍而帶之笏。」許叔重以為瞀,被其髮也。木鶩,鳥冠 也,知天文者冠鶩。然則非特取其質木,又以文采見 取矣。鶩初無文,古稱知天文者乃冠鷸鷸翠鳥,而鶩 首亦深綠,今謂之鴨頭綠,豈亦可雜取為冠耶?然鶩 性終質木,故稱「刻鵠不成猶類鶩」,以言刻鵠而頸短, 猶不失為鳧鷖,而謂慕淳厚者而不至,猶為謹敕之 士云爾。鶩無所不食,易以蓄息。今江湖間養者千百 為群,暮則以舟斂而載之。其雄者尾毛、翅起如鉤,大 率皆雌鳴乘雄無恐作比他易畜出水。恐作子《則拾》。恐作抱於舟中,其生子多者,不暇伏,則以牛矢嫗而出之。或 不接而食飽者,亦能生伏,大抵不長耳。《孟子》稱「五母 雞」、「二母彘」,言「一雞。」一作雄將五雌,以此為率,多寡得所 則易蓄。今養鶩者,並以一歲再伏者為種,其多寡如 雞之數。然古人貴雞而賤鶩,《春秋傳》曰:「公膳日雙雞, 饔人竊更之以鶩」是也。一謂之鴨。《禽經》曰:「烏鳴啞啞, 鸞鳴噰噰,鳳鳴喈喈,凰鳴啾啾,鴙鳴嘒嘒。」作一鷕「雞鳴 咿咿,鸎鳴嚶嚶,鵲鳴唶唶,鴨鳴呷呷,鵠鳴哠哠,鵙鳴 唄唄。」蓋自雞以下,大抵象其聲而為之名,又其足鴽? 汝居切鴿也謂之蹼,鴨謂之跗,雞謂之跖,鷹謂之骰。謂 之。《鵰》:下恐有缺文《上林賦》云:「煩鶩庸渠。」郭璞曰:「煩鶩,鴨 屬。庸渠,似鳧,灰色,雞腳,一名章渠。」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鶩通作木。《曲禮》云:「庶人執匹。」匹,雙鶩也。匹 夫卑末,故《廣雅》謂鴨為鴄:《禽經》云:「鴨鳴呷呷,其名 自呼。」鳧能高飛,而鴨舒緩不能飛,故曰舒鳧。

正誤[编辑]

陶弘景曰:「鶩即鴨,有家鴨、野鴨。」

陳藏器曰:《尸子》云:「野鴨為鳧,家鴨為鶩。不能飛翔,如 庶人守耕稼而已。」

韓保昇曰:「《爾雅》云:『野鳧鶩』。」而《本草》鶩肪,乃家鴨也。 寇宗奭曰:「據數說,則鳧、鶩皆鴨也。」王勃《滕王閣序》云: 「落霞與孤鶩齊飛。」則鶩為野鴨明矣。勃乃名儒,必有 所據。

李時珍曰:四家惟藏器為是。陶以鳧鶩混稱,寇以鶩 為野鴨,韓引《爾雅》,錯舒鳧為野鳧,並誤矣。今正之。蓋 鶩有野鳧之名,而鳧有野鶩之稱,故王勃可以通用, 而其義自明。按《周禮》「庶人執鶩」,豈野鴨乎?《國風》「弋鳧 與鴈」,豈家鴨乎?屈原《離騷》云:寧與騏驥抗軛乎?將與 雞鶩爭食乎?寧昂昂若千里駒乎?將汎汎若水中之 「鳧乎。」此以「鳧」「鶩」對言,則家也、野也,蓋自明矣。

集解[编辑]

李時珍曰:按:「《格物論》云:『鴨雄者綠頭文翅,雌者黃斑 色。但有純黑、純白者,又有白而烏骨者,藥食更佳。鴨 皆雄瘖雌鳴,重陽後乃肥腯味美。清明后生卵,則內 陷不滿。伏卵聞礱磨之聲,則毈而不成。無雌抱伏,則 以牛屎嫗而出之。此皆物理之不可曉者也』。」

鶩肪[编辑]

白鴨者良。鍊過用。

氣味[编辑]

甘,大寒,無毒。孫思邈曰:「甘,平。」

主治[编辑]

《別錄》曰:「風虛寒熱,水腫。」

肉氣味[编辑]

甘冷微毒。

陶弘景曰:「黃雌鴨為補,最勝。」

孟詵曰:「白鴨肉最良。黑鴨肉有毒。滑中發冷利腳氣。 不可食。且白者殺人。」吳瑞曰:「腸風下血人不可食。」 李時珍曰:「嫩者毒。老者良。」尾不可食。見《禮記》。昔有 人食鴨肉成癥,用秫米治之而愈。見秫米下。

主治[编辑]

《別錄》曰:「補虛,除客熱,和臟腑及水道,療小兒驚癇。」 《日華》曰:「解丹毒,止熱痢。」

《孟詵》曰:「頭生瘡腫,和蔥、豉煮汁飲之。去卒然煩熱,並 用白鴨。」

發明[编辑]

劉完素曰:「鶩之利水,因其氣相感而為使也。」

李時珍曰:「鴨,水禽也。治水利小便,宜用青頭雄鴨,取 水木生發之象。治虛勞熱毒,宜用烏骨白鴨,取金水 寒肅之象也。」

頭主治雄鴨者良[编辑]

蘇恭曰:「煮服治水腫,通利小便。古方有鴨頭丸。」

腦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凍瘡取塗之良。」

血氣味白鴨者良[编辑]

鹹冷無毒。

主治[编辑]

《別錄》曰:「解諸毒。」

孟詵曰:「熱飲解野葛毒。已死者,入咽即活。」

李時珍曰:「熱血解中,生金、生銀、丹石、砒霜諸毒,射工 毒,又治中惡及溺水死者,灌之即活。蚯蚓咬瘡,塗之 即愈。」

舌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痔瘡殺蟲,取相制也。」

涎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小兒痓風,頭及四肢皆往後,以鴨涎滴之。 又治蚯蚓吹小兒陰腫,取雄鴨抹之即消。」

膽氣味[编辑]

苦辛寒,無毒。

===主治===李時珍曰:「塗痔核良。又點赤目,初起亦效。」

肫衣主治即膍胵內皮也[编辑]

李時珍曰:「諸骨硬,炙研,水服一錢即愈,取其消導也。」

卵氣味[编辑]

甘鹹微寒,無毒。

孟詵曰:「多食發冷氣,令人氣短背悶。小兒多食腳軟。 鹽藏食之,即宜人。」

陳士良曰:「生瘡毒者,食之,令惡肉突出。」

陶弘景曰:「不可合鱉肉、李子食,害人;合葚食,令人生 子不順。」

主治[编辑]

《日華》曰:「心腹胸膈熱。」

發明[编辑]

李時珍曰:「今人鹽藏鴨子,其法多端。俗傳小兒泄痢, 炙鹹卵食之,亦間有愈者。蓋鴨肉能治痢,而炒鹽亦 治血痢故耳。」

白鴨通氣味即鴨屎也與馬通同義[编辑]

冷,無毒。

主治[编辑]

《別錄》曰:「殺石藥毒,解結縛,散畜熱。」

《孟詵》曰:「主熱毒毒痢。又和雞子白,塗熱瘡,腫毒即消。 塗蚯蚓咬亦效。」

李時珍曰:「絞汁,解金銀銅鐵毒。」

附方[编辑]

瘰𤻤汁出不止,用鴨脂調半夏末傅之。永類方 白鳳膏葛可久云:「治久虛發熱,欬嗽,吐痰欬血,火乘 金位者。用黑嘴白鴨一隻,取血入溫酒量飲,使直入 肺經以潤補之。將鴨乾撏去毛,脅下開竅,去腸拭淨, 入大棗肉二升,參苓平胃散末一升,縛定。用砂甕一 箇,置鴨在內,以炭火慢煨,將陳酒一瓶,作三次入之, 酒乾為度。取起食鴨及棗,頻作取愈。」十藥神書 大腹水病,小便短少:《百一方》:「用青頭雄鴨煮汁飲,厚 蓋取汁。」《心鏡》:「治十種水病垂死。用青頭鴨一隻,如常 治切,和米并五味煮作粥食。」又方:「用白鴨一隻治淨, 以豉半升同薑、椒入鴨腹中,縫定,蒸熟食之。」

鴨頭丸:治陽水暴腫,面赤煩燥喘急,小便澀,其效如 神。此裴河東方也。用甜葶藶炒二兩,熬膏,漢防己末 二兩,以綠頭鴨血同頭全搗三千杵,丸梧子大。每木 通湯下七十丸,日三服。一加豬苓一兩。外臺祕要 卒中惡死,或先病痛,或臥而忽絕,並取雄鴨向死人 口,斷其頭,瀝血入口,外以竹筒吹其下部,極則易人, 氣通即活也。肘後方

解百蠱毒:「白鴨血」熱飲之。廣記

小兒白痢似魚凍者,白鴨殺取血,滾酒泡服,即止也。 摘元方

石藥過劑:白鴨屎為末,水服二錢,效。百一方

乳石發動煩熱:用白鴨通一合,湯一盞漬之,澄清冷 飲。聖惠方

熱瘡腫痛不可忍,用家鴨糞同雞子清調傅,即消。聖惠 方

《直省志書》
[编辑]

瀘溪縣[编辑]

邑中鴨甚小,必湖鴨為大,仍以白毛烏骨者貴。

廣信府[编辑]

鴨種自閩來者宜畜。先時有自浙來者,白身而黑,名 「白鳳」,今失種矣。

鴨部藝文一[编辑]

《野鴨帖》
晉·王羲之
[编辑]

損惠野鴨一雙,秋來未得,始是嘗新。遠能分遣,但深 佩耶二謝。

《鄿茶帖》
前人
[编辑]

節日縈牽少睡。鄿茶微炙善佳,令姊差耶。石首鯗食 之,消瓜成水。此魚腦中有石如碁子。野鴨亦有,云此 魚所化。乾蝸青黛主風搐搦良。

《鬥鳧賦》
蔡洪
[编辑]

嘉乾黃之散授,何氣化之有靈。產羽蟲之麗鳥,惟鬥 鴨之最精。稟離午之淑氣,體鸞鳳之妙形。服文藻之 華羽,備豔采之翠英。冠葩綠以耀首,綴素色以點纓。 性浮捷以輕躁,聲清響而好鳴。感秋商之肅烈,從金 氣以出征。招爽敵於戲門,交武勢於川庭。爾乃振勁 羽,竦六翮。抗嚴趾,望雄敵。忽雷起而電發,赴洪波以 奮擊。

《野鶩賦》有序
齊·謝脁
[编辑]

有門人斃一野鶩,因以為獻。予時命以登俎用待。

賓客,客有愛其毛羽,請予為賦。其詞曰:

夫何羅人之伎巧,薦江海之逸禽,落摩天之迅羽,絕 歸飛之好音。碎文錦之丹臆,裂雕綺之翠襟。孤雛驚 以靡翼,饑雌叫而莫尋,越滄流以遠致,乃交貿以兼 金。同閽寺以傳請,排邃戶以重深。貴敷衽以取愛,願 登俎以甘心。

《為晉安王謝賜鵝鴨啟》
梁·劉潛
[编辑]

形類沈文。經符陶記。晉臣羞筮。吳覡未占。復有「背如 車蓋。胸垂卻月口疑犀。」腳似《魚懸》。出《九芝之池》,去 《千金之沼》。

《鬥鴨賦》
唐·李邕
[编辑]

東吳王孫,笑傲閶門。魚橫玉劍,蟻沸金樽。賓僚霧進, 游俠星奔。桂舟兮錦纜,碧澗兮花源。爾乃輟輕棹,登 水閣,絲管遞進,獻酬交錯。雲欲起而中留,塵將飛而 遂落。既而酣歌徙坐,取物為娛。徵羽毛之好鳥,得渤 澥之仙鳧。出籠而振,少步而趨。唼喋爭食,䙰褷帶雛。 隨綠波而澹淡,向紅藻而傲愉。鳧之為物也,說類殊 種,遷延遲重。其聚則同而不和,其鬥則仁而有勇。參 差聱軋,颯沓繽紛。其浮蔽水,其旋如雲。共洽波而弄 吭,各求匹而為群。繞菰蒲而相逐,隔洲渚而相聞。於 是乎會合紛泊,崩奔鼓作。集如異國之同盟,散若諸 侯之背約。迭為擒縱,更為觸搏。或離披以折衝,或奮 振以前卻。始戮力兮決勝,終追飛兮襲弱。聳為驚鴻, 迴疑返鵲;逼仄兮掣裔,聯翩兮踴躍。忽驚迸以差池, 倏沉浮而閃爍。號噪兮沸亂,傾耳為之無聞;超騰兮 往來,澄潭為之潰濩。排錦石,蹴瓊沙;披羽翰,簸煙霞。 避參差之荇菜,隨菡萏之荷花;駐江妃之往棹,留海 客之歸槎。而乃擁津塞浦,辨觀如堵。空里《廛訇》厲天, 蛙黽兮失穴;龜魚兮「透泉。專場之雞沮氣,傾市之鶴 慚妍。其為狀也不一,其為態也且千。豈筆精之所擬, 非意匠之能傳。良戒之於在鬥,俾聞義而忘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