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第03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十七卷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

 第三十七卷目錄

 鵝部彙考

  鵝圖

  禮記內則

  爾雅釋鳥

  山海經中山經

  禽經

  齊民要術養鵝鴨 蒸缹法 炙法

  埤雅

  爾雅翼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白鵝膏氣味 主治 肉氣味 主治 發明  主

  治 血氣味 主治 膽氣味 主治 卵氣味 主治 涎主治 發明 毛主治 發明

   掌上黃皮主治 屎主治 附方

 鵝部藝文一

  愛鵝帖         晉王羲之

  野鵝賦          宋鮑照

  為晉安王謝賜鵝鴨啟    梁劉潛

 鵝部藝文二

  七歲詠鵝        唐駱賓王

  舟前小鵝兒         杜甫

  得房公池鵝         前人

  道州北池放鵝        呂溫

  題鵝           李商隱

  鵝             李郢

  過建陽縣觀長生鵝     宋陸游

  趙大年鵝圖       元楊維楨

  黃尊師高軒觀鵝因留宿   揭傒斯

  閒閒公為上清宮道士寫經并以所養鵝群付

  之諸公有詩某亦同作    楊雲翼

  晚步西郊見鴐鵝群飛    明高啟

 鵝部紀事

 鵝部雜錄

 鵝部外編

禽蟲典第三十七卷

鵝部彙考[编辑]

釋名

《舒鴈》:禮記    《鵱,鷜》。爾雅

《鴐》。山海經    家鴈:本草綱目

蒼鵝。本草綱目  白鵝:本草綱目

鵝圖

鵝圖

《禮記》
[编辑]

《內則》
[编辑]

《弗食》《舒鴈翠》。

《舒鴈》,鵝也。翠尾,肉也。不可食。

《爾雅》
[编辑]

《釋鳥》
[编辑]

鵱,鷜,鵝。

今之野鵝。《鵱鷜》者,野鵝之別名也。

舒鴈,鵝。

《禮記》曰:「出如舒鴈。」今江東呼𪀉。鵝一名舒鴈。某氏云:「在野舒翼遠飛者為鵝。」李巡曰:「野曰鴈,家曰鵝。」註《禮記》曰:「出如舒鴈。」引《禮記》文也。案彼云:「私覿愉愉焉,出如舒鴈。」鄭註云:「威儀自然,而有行列」是也。

《山海經》
[编辑]

《中山經》
[编辑]

《青》要之山是多駕鳥。

或曰:「駕宜為鴐。」 鴐,鵝也。

《禽經》
[编辑]

《鵝》
[编辑]

鵝。月:

「伏卵則向月」 ,取其氣助卵也。

《齊民要術》
[编辑]

《養鵝鴨》
[编辑]

《爾雅》曰:「舒,鴈鵝。」 《廣雅》曰:「鴐鵝,野鵝也。」 《說文》曰:「鵱鷜,野鵝也。」 晉沈充《鵝賦序》曰:「於時綠眼黃喙,家家有焉。太康中,太倉鵝從喙至足,四尺有九寸,體色豐。」

考證.svg

麗鳴聲驚人

「鵝鴨」並一歲再伏者為種。

一伏者,待時少。三伏者,冬寒,雛亦多死也。

大率「鵝三雌一雄,鴨五雌一雄。鵝初輩生子十餘,鴨 生數十,後輩皆漸少矣。」

常足:五穀飼之生子多,不足者生子少。

《欲放廠屋之下作窠》。

以防「豬犬狐狸驚恐之害。」

多著細草于窠中,令煖。先刻白木為卵形,窠別著一 枚以誑之。

不爾。不肯入窠。喜西浪生。若獨著窠。後有爭窠之患。

生時尋即收取,別作一煖處,以柔細草覆之。

停置窠中凍即須死

伏時大鵝一十子,大鴨二十子,小者減之。

多則不周

「數起」者,不任為種。

數起則凍死也

其貪伏不起者,須五六日一與食,起之令洗浴。

久不起者。飢羸身冷。雖伏無熱。

鵝鴨皆一月雛出。量雛欲出之時。四五日內。不用聞 打鼓紡車。犬吠豬叫。及舂聲。又不用器淋灰。不用親 見產婦。

觸忌者,雛多厭殺,不能自出,假令出,亦尋死也。

雛既出,別作籠籠之。先以粳米為粥糜,一頓飽食之, 名曰《填嗉》。

不爾喜《軒壺羌》。缺。量而死。

然後以粟飯,切苦菜、蕪菁英為食。以清水與之。濁則 《易》

《不易歷》。塞鼻則死。

入水中不用停久,尋宜驅出。

此既水禽,不得水則死。臍未合,久在水中,冷徹亦死。

於籠中高處,敷細草,令寢處其上。

「雛小」 ,臍未合,不欲冷也。

十五日後乃出。

「早放」 者,匪直乏力致,又有寒冷,兼鳥鴟災也。

鵝唯食五穀。稗子及草菜。不食生蟲。

《葛洪方》曰:「居躬工之地,常養鵝,見此物食之,故鶩群此物也。」

鴨靡不食矣。水稗實成時,尤是所便,噉此足得肥充。 供廚者子鵝百日以外,子鴨六七十日佳,過此肉硬。 大率鵝鴨六年以上,老不復生伏矣,宜去之。少者初 生伏又未能工,唯數年之中佳耳。

《蒸缹法》
[编辑]

缹鵝法:「肥鵝治解臠,切之長二寸,率十五斤肉,秫米 四升為糝。先裝如缹肫法。訖,以豉汁、橘皮、蔥白、醬清、 生薑蒸之。如炊一石米頃下之。」

《炙法》
[编辑]

擣炙法:「取肥子鵝肉二斤,剉之,不須細剉。好醋三合, 瓜葅一合,蔥白一合,薑、橘皮各半,椒二十枚,作屑,合 和之。更剉令調,聚著充竹串上。破雞子十枚,別取白 先摩之令調,復以雞子黃塗之。唯急火急炙之,使焦 汁出便熟。作一挺,用物如上,若多作倍之。」

銜炙法:「取極肥子鵝一隻,淨治,煮令半熟,去骨剉之, 和大豆酢五合,瓜葅三合,薑橘皮各半合切,小蒜一 合,魚醬汁二合,椒數十粒,作屑,合和,更剉令調。取好 白魚肉,細琢裹,作串炙之。」

《埤雅》
[编辑]

[编辑]

鴿,鵛如癭,鵝顙如瘤。今鵝江東呼𪀉長脰,善鳴,又善 轉旋其項。古之學書者,法以動腕,羲之好鵝者以此 亦其自然而有行列,故《聘禮》曰:「出如舒鴈。」古者,兵有 鵝鸛之陳也。《左氏》曰:「鄭翩願為鸛,其御願為鵝。」舊說 言江淮謂群鸛旋飛為鸛井,則鸛善旋飛,盤薄霄漢, 與鵝之成列正異,故古之陣法,或願為鸛也。《卞子》曰: 「羊性淫而狠,豬性卑而率,鵝性頑而傲,狗性險而出。」 蓋鵝峨首以傲,故曰傲也。名之曰鵝,其謂是歟?鵝伏 隨日,鳱伏隨月,說以為乳。鵝伏卵,隨日光所轉。《傳》曰: 「鵝飛則蜮沈,鵙鳴則蛇結。」又曰:「短腳者多伏,長腳多 立腳,近尾者好步腳,近臆者好躑。」多伏,𪀉鵝之類是 也。多立,鶴鸛之類是也。又曰:「陸生之鳥,咮多《兌》。」或作銳 而善啄,水生之鳥。咮多圓而善唼。善唼,亦𪀉鵝之類 是也。善啄,亦鸛鶴之類是也。俗云:鵝毛柔煖而性冷, 宜覆嬰兒。《字說》曰:「鵝飛能俄而已。」是以不免其身。若 鵝者,可也,𪀉鵝者,鵝也而非鵝。《禽經》曰:「鵝見異類 差翅鳴,雞見同類附翅鳴。」

《爾雅翼》
[编辑]

[编辑]

鵝與雞鶩皆家禽,然二物為摰,而鵝獨否者,古人以 為鵝性頑而傲,蓋迫之而愈前,抑之而愈印,似不入於禮,亦其大難用也。鵝鳴自呼陳仲子,言鶂鶂者,語 之轉耳,吐乳於水中,然其子飲者,終不雜,小而淺黃 色者尤可喜。性絕警,每更必鳴,可以警盜,故《禽經》亦 曰:「鵝見異類差翅鳴也。」又養之園林,則蛇皆遠去,亦 主溪毒、射工之類。舊說唯食谷稗草萊,不食生蟲。或 言蒼鵝食之,白者不食,故主毒,以蒼者為良;主渴,以 白者為勝矣。夫羽毛異於外,而食性隨以不同,此苻 朗所以食鵝而能知皂白之處也。古唯祈雨用之,他 祭亦希。一名舒鴈,鶩名舒鳧,乃是比之鳧鴈而舒遲, 豈嘗更能舒張其翼耶?鵝既兼有鴈名,而《方言》:「自關 以東,謂鴈為𪀉鵝;南楚之外,直謂之鵝」,是鴈又假鵝 以為名矣。《內則》言物之不可食者,舒鴈翠,鵠鴞胖;舒 鳧翠,雞肝、鴈腎。奧鹿胸翠為尾,肉胖為脅,側,薄肉 奧脾。謂藏之深去處。而鵝鶩所云者皆翠則同。《禽 經》曰:「卻近翠者能步,卻近蒲者能擲。」卻腳也。鵝鶩之 腳皆近翠,故相人者以鵝鶩之步宜貴也。邕之南熟 鵝毛為被,取項腹軟毛蒸治之,如稻畦,納之,其溫軟 不下綿纊日宜小兒衣中云「野鵝曰鴐鵝。」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鵝鳴自呼。江東謂之舒鴈。」似鴈而舒遲也。

《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江淮以南多畜之。有蒼白二色,及大而垂 胡者,並綠眼黃喙紅掌,善鬥,其夜鳴應更。師曠《禽經》 云:「腳近。」者,能步,鵝鶩是也。又云:「鵝伏卵則逆月」,謂 向月取氣助卵也。性能啖蛇及蚓,制射工,故養之能 辟蟲虺。或言鵝性不食生蟲者,不然。

《白鵝膏氣味》
[编辑]

臘月鍊收甘,微寒,無毒。

《主治》
[编辑]

《別錄》曰:「灌耳,治卒聾。」

《日華》曰:「潤皮膚,可合面脂。」

李時珍曰:「塗面急令人悅白脣瀋,手足皴裂,消癰腫, 解礜石毒。」

《肉氣味》
[编辑]

甘平無毒。

《日華》曰:「白鵝,辛,涼,無毒。蒼鵝,冷,有毒。發瘡腫。」

《孟詵》曰:「鵝肉,性冷。多食令人霍亂,發痼疾。」

《李廷飛》曰:「嫩鵝毒,老鵝良。」

《主治》
[编辑]

《別錄》曰:「利五臟。」

孟詵曰:「解五臟熱,服丹石人宜之。」

陳藏器曰:「煮汁,止消渴。」

《發明》
[编辑]

陳藏器曰:「蒼鵝食蟲,主射工毒為良。白鵝不食蟲,止 渴為勝。」

李時珍曰:鵝氣味俱厚,發風發瘡,莫此為甚。火熏者 尤毒。曾目擊其害,而《本草》謂其性涼利五臟,韓𢘅《醫 通》謂其疏風,豈其然哉?又葛洪《肘後方》云:「人家養白 鵝白鴨可辟食。」射工則謂白鵝不食蟲,不發病之說, 亦非矣。但比蒼鵝薄乎云耳。若夫止渴,凡發胃氣者, 皆能生津,豈獨止渴者便曰性涼乎?參苓白朮散,乃 治渴要藥,何嘗寒涼耶。

[编辑]

一名尾罌。尾肉也。李時珍曰。《內則》:舒鴈不可食,為 氣臊可厭耳,而俗夫嗜之。

《主治》
[编辑]

《日華》曰:「塗手足皴裂,納耳中,治聾及。」耳。

《血氣味》
[编辑]

鹹平微毒。

《主治》
[编辑]

陶弘景曰:「中射工毒者,飲之并塗其身。」

李時珍曰:「解藥毒。祈禱家多用之。」

《膽氣味》
[编辑]

苦寒無毒。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解熱毒及痔瘡初起,頻塗抹之自消。」

《卵氣味》
[编辑]

甘溫無毒。

《主治》
[编辑]

《孟詵》曰:「補中益氣,多食發痼疾。」

《涎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咽喉糓賊。」

《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按:洪邁《夷堅志》云:「小兒誤吞稻芒,著咽喉 中不能出者,名曰糓賊。惟以鵝涎灌之即愈。蓋鵝涎 化糓相制耳。」

《毛主治》
[编辑]

《別錄》曰:「射工水毒。」

蘇恭曰:「小兒驚癇,又燒灰酒服,治噎疾。」

===
《發明》
===陶弘景曰:「東川多溪毒,養鵝以辟之。毛羽亦佳,并飲

其血,鵝未必食。射工,蓋以威相制耳。」

李時珍曰:《禽經》云:「鵝飛則蜮沈。」蜮即射工也。又《嶺南 異物志》云:「邕州蠻人選鵝腹毳毛為衣,被絮柔煖而 性冷,嬰兒尤宜之,能辟驚癇。」柳子厚詩云:「鵝毛禦臘 縫山罽。」即此。蓋毛與肉性不同也。

《掌上黃皮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燒研,搽腳趾縫濕爛。焙研油調,塗凍瘡良。」 出譚埜翁諸方。

《屎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絞汁服,治小兒鵝口瘡。出《祕錄》。」

《日華》曰:「蒼鵝屎,傅蟲蛇咬毒。」

《附方》
[编辑]

痔瘡有核:白鵝膽二三枚,取汁,入熊膽二分,片腦半 分,研勻,磁器密封,勿令泄氣,用則手指塗之,立效。劉氏 保壽堂方

通氣散「治誤吞銅錢及鉤繩。」鵝毛一錢燒灰,磁石、皂 子火鍛象牙一錢燒存性為末,每服半錢,新汲水下。 醫方妙選

噎食病:白鵝尾毛燒灰,米湯每服一錢。

鵝口瘡,自內生出可治,自外生入不可治。用食草白 鵝下清糞濾汁,入沙糖少許搽之。或用雄鵝糞眠倒 者燒灰,入麝香少許搽之,並效。永類鈐方

鵝部藝文一[编辑]

《愛鵝帖》
晉·王羲之
[编辑]

數日雨冷腎氣。腰復嗽。動靜遇風緊,陂湖泛漲,船 不可渡,勿訝。謝光祿鵝在山下,懸情可愛。羲之遣。

《野鵝賦》
宋·鮑照
[编辑]

有獻《野鵝》於臨川王,世子愍其樊縶,命為之賦。其辭曰:

「集陳之隼,以自遠而稱神;棲漢之雀,乃出幽而見珍。 此璅禽其何取,亦廁景而承仁。捨水澤之驩逸,對鐘 鼓之悲辛,豈循利而輕命,將感愛而投身。入長羅之 逼脅,悵高繳之樊縈,邈辭朋而別偶,超煙霧而風行, 跨日月以遙逝,忽瞻國而望城。踐菲跡於瑤塗,昇弱 羽於丹庭。瞰東西之繡戶,眺左右之金扃。貌纖殺而」 含悴,心翻越而慚驚。若墜淵而墮谷,怳不知其所寧。 惟君囿之珍麗,實妙物之所殷。翔海澤之輕鷗,巢天 宿之鳴鶉。鶡程材於梟猛,翬薦體之雕文。既敷容以 照景,亦避翮而排雲。雖居物以成偶,終在我以非群。 望征雲而延悼,顧委翼而自傷。無青雀之銜命,乏赤 鴈之嘉祥。空穢君之園池,徒慚君之稻粱,願引身而 剪跡,抱末志而幽藏。於是流歲遂遠,慘節方崇,雲纏 海岱,風拂崤潼,飛雰馳霰,飄沙舞蓬,視清池之初涸, 望綠林之始空,立菰蒲之寒渚,託隻影而為雙,宛拔 啄而掩眥,悲結悵而滿胸,處朝晝而雅念,假外見而 遷排,涉修夜之長寂,信專思而知哀。風梢梢而過樹, 月蒼蒼而照臺,冰依「岸而早結,霜託草而先摧。斂雙 翮於水裔,翹孤趾於林隈。情無大而雨集,事有限而 星乖。在俄頃而猶悼,矧窮生之所懷。聞宿世之高賢, 澤無微而不均。育草木而明義,愛禽鳥而昭仁。全殞 卵而來鳳,放乳麑而感麟。雖陋生於萬物,若沙漠之 一塵。苟全軀而畢命,庶魂報以自申。」

《為晉安王謝賜鵝鴨啟》
梁·劉潛
[编辑]

形類沈文。經符陶記。晉臣羞筮。吳覡未占。復有「背如 車蓋。胸垂卻月口疑犀。」腳似《魚懸》。出《九芝之池》,去 《千金之沼》。

鵝部藝文二[编辑]

《七歲詠鵝》
唐·駱賓王
[编辑]

《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舟前小鵝兒》
杜甫
[编辑]

《自注》云:「漢州城西北角官池作。」

鵝兒黃似酒,對酒愛新鵝。引頸嗔船逼,無行亂眼多。 翅開遭宿雨,力小困滄波。客散層城暮,狐狸奈若何。

《得房公池鵝》
前人
[编辑]

房相西亭鵝一群,眠沙泛浦白於雲。「鳳凰池上應回 首,為報籠隨王右軍。」

《道州北池放鵝》
呂溫
[编辑]

我非好鵝癖,爾乏《鳴鴈姿》。安得免沸鼎,澹然遊清池。 見生不忍食,深情固在斯。能自遠飛去,無念稻粱為。

《題鵝》
李商隱
[编辑]

眠沙臥水自成群,曲岸斜陽極浦雲。那解將心憐孔 翠,羈雌長共故雄分。

《鵝》
李郢
[编辑]

「臘後閒行村舍邊,黃鵝清水真堪憐。何時散亂隨青草,永日淹留在野田。」無事群鳴遮水際,爭來引頸逼 人前。風吹楚澤蒹葭暮,看下寒溪逐去船。

《過建陽縣觀長生鵝》
宋·陸游
[编辑]

閑泛晴波唼綠萍,卻衝微雨傍煙汀。會稽內史如相 遇,換取《黃庭》一卷經。

《趙大年鵝圖》
元·楊維楨
[编辑]

鏡湖湖上春波明,灣碕樹樹鵝黃青。上有金衣弄簧 舌,下有紅掌浮繡翎。舂鋤一白能自好,尚嫌性帶鸕 鶿腥。眼明見此群鸐鸐,不與匹鳥爭春晴。大年筆法 如蘭亭,宛頸箇箇由天成。艮宮流落二百載,賈人不 厭千金爭。卻恨會稽內史無此筆,為人辛苦書《黃庭》。

《黃尊師高軒觀鵝因留宿》
揭傒斯
[编辑]

開軒南嶽下,世事未曾聞。落葉常疑雨,方池半是雲。 偶尋騎鶴侶,來此看鵝群。一夜潺湲裏,秋光得細分。

《閒閒公為上清宮道士寫經并以所養鵝群付之諸公有詩某亦同作》
楊雲翼
[编辑]

《會稽》筆法老無塵,今代閒閒是後身。只有《愛鵝》緣已 盡,舉群還付向來人。

《晚步西郊見鴐鵝群飛》
明·高啟
[编辑]

平煙漠漠天蒼蒼,牛羊不收野草黃。鴐鵝東來高作 行,晴空忽墮數點霜。紫塞碧海遙相望,下視鳧鴨愁 陂塘。書生見此心欲狂,便思呼鶻上馬馳。鷫鸘之裘 自倒披,箭聲脫絃鳴餓鴟。遠翻正落雙參差,仰空拍 手誇絕奇。豪氣服殺并州兒,也勝閉門坐詠詩。

鵝部紀事[编辑]

《左傳昭公二十一年》,「宋公子城與華氏戰于赭丘,鄭 翩願為鸛,其御願為鵝。」鄭翩「華氏黨鸛鵝。」皆陳名。 《世說》。皇甫謐《高士傳》曰:陳仲子,字子終,齊人。兄戴 相齊,食祿萬鍾。仲子以兄祿為不義,乃適楚,居於陵。 曾乏糧三日,匍匐而食井李之實,三咽而後能視。身 自織屨,令妻擗纑以易衣食。嘗歸省母,有饋其兄生 鵝者,仲子嚬顣曰:「惡用此鶂?」「為哉。」後母殺鵝,仲子 不知而食之。兄自外入曰「鶂。」「肉邪?」仲子出門哇而 吐之。楚王聞其名,聘以為相,乃夫婦逃去,為人灌園。 《西京雜記》:魯恭王好鬥雞鴨及鵝鴈,

《洞冥記》:影娥池中有喜日鵝,至日出時銜翅而舞,又 名曰「舞日鵝。」

《集異記》:「王莽居攝,東郡太守翟義知其將篡漢世,謀 舉義兵。兄宣教授諸生滿堂,群鵝鴈數十在中庭,有 犬從外入,嚙之皆驚。比殺之,皆斷頭。狗走出門,求不 知處。宣大惡之,後數日,莽夷其三族。」

《搜神記》:吳孫休有疾,求覡視者,得一人,欲試之,乃殺 鵝而埋於苑中,架小屋,施床几,以婦人屣履服物著 其上,使覡視之,告曰:「若能說此塚中鬼婦人形狀者, 加厚賞,而即信矣。」竟日無言。帝推問之急,乃曰:「實不 見有鬼,但見一頭白鵝立墓上,所以不即白之,疑是 鬼神變化作此相,當候其真形而定,不復移易,不知」 何故。敢以「實上。」

《晉書五行志》:「孝懷帝永嘉元年二月,洛陽東北步廣 里地陷,有蒼白二色鵝出。蒼者飛翔沖天,白者止焉。 此羽蟲之孽,又黑白祥也。」陳留董養曰:「步廣,周之狄 泉,盟會地也。白者金色,國之行也。蒼為胡象,其可盡 言乎?」是後劉元海、石勒相繼亂華。

《集異志》:晉懷帝永嘉五年五月,枹罕令嚴根婢產一 龍、一女、一鵝。京房《易傳》曰:「人生他物,非人所見者,皆 為天下大兵。」是時承惠帝之後,四海沸騰,尋陷於平 陽,為劉聰所害。此其應也。

《酉陽雜俎》:濟南郡張公城西北有鵝浦,南燕世有漁 人居水側,常聽鵝之聲,眾中有鈴聲甚清亮,候之,見 一鵝咽頸極長。羅得之,項上有銅鈴,綴以銀鎖,隱起 「元鼎元年」字。

《世說》:裴景仁《秦書》曰:「苻朗食鵝炙,知白黑之處,咸 試而記之,無毫釐之差。」

桓南郡小兒時,與諸從兄弟各養鵝共鬥,南郡鵝每 不如,甚以為忿。乃夜往鵝椆間,取諸兄弟鵝悉殺之。 既曉,家人咸驚駭,云是變怪,以白車騎,車騎曰:「當是 南郡戲耳。」問,果如之。

《晉書王羲之傳》:「羲之性愛鵝。會稽有孤居姥養一鵝, 善鳴,求市未得,遂攜親友,命駕就觀。姥聞羲之將至, 烹以待之,羲之歎惜彌日。又山陰有一道士,養好鵝, 羲之往觀焉,意甚悅,固求市之。道士云:『為寫《道德經》, 當舉群相贈耳』。」羲之欣然,寫畢,籠鵝而歸,甚以為樂。 其任率如此。

《仙傳拾遺》:「山陰道士管霄霞求王羲之寫道德經,舉 紅鵝一隻相贈,後鵝沖霄飛去。」

《紹興府志》:「晉王右軍愛鵝,今蕺山、籣亭、金庭山皆有 鵝池存焉。」

《晉書劉毅傳》:「江州刺史庾悅,隆安中為司徒長史,曾至京口,毅時甚屯窶,先就府借東堂,與親故出射。而 悅後與僚佐徑來詣堂,毅告之曰:『毅輩屯否之人,合 一射甚難。君於諸堂並可,望以今日見讓』。悅不許,射 者皆散,唯毅留射如故。既而悅食鵝,毅求其餘,悅又 不答,毅常銜之。義熙中,故奪悅豫章,解其軍府,使人 微示其旨,悅忿懼而死。」毅之褊躁如此。

《異苑》:「晉義熙中,羌主姚毗於洛陽陰溝取磚,得一雙 雄鵝,並金色,交頸長鳴,聲聞於九皋,養之此溝。 傅承為江夏守,有一雙鵝,失之。三年,忽引導得三十 餘頭,來向承家。」

《南越志》:「化蒙縣祠山上有湖,湖中有泉鵝,如今野鵝, 弄吭山泉,故號為泉鵝。」

《臨池記》:「郡東南有白石山,高三百餘丈,望之如雪,山 上有湖,古老相傳云,金鵝所集,八桂所植,下有溪,金 光煥然。」

《南齊書劉璡傳》:「璡字子璥,方軌正直。建元初,為武陵 王曄冠軍征虜參軍。曄與僚佐飲,自割鵝炙。璡曰:『應 刃落俎,膳夫之事,殿下親執鸞刀,下官未敢安席。因 起請退』。」

《南史卞彬傳》:彬為《禽獸決錄》,目禽獸云:「鵝性頑而傲, 狗性險而出。」皆指斥貴勢。其鵝頑傲謂潘敞,狗險出 謂文度。其險詣如此。

《江淹傳》:「桂陽之役,朝廷周章詔檄,久之未就。齊高帝 引淹入中書省,先賜酒食。淹素能飲啖,食鵝炙垂盡, 進酒數升訖,文誥亦辦。」

《江祏傳》:東昏失德既彰,祏議欲立江夏王寶元。劉暄 初為寶元郢州行事,執事過刻,妃索煮肫,帳下諮暄, 暄曰:「旦巳煮鵝,不煩復此。」寶元恚曰:「舅殊無渭陽之 情。」暄聞之亦不悅。至是不同祏議。

《梁昭明太子統傳》:初,丁貴嬪薨,太子遣人求得善墓 地,將斬草,有賣地者,因閹人俞三副求市,若得三百 萬,許以百萬與之。三副密啟武帝,言太子所得地,不 如今所得地於帝吉。帝末年多忌,便命市之。葬畢,有 道士善圖墓,云:「地不利長子,若厭伏,或可申延。」乃為 蠟鵝及諸物埋墓側。長子位有宮監鮑邈之、魏雅者, 二人初並為太子所愛,邈之晚見疏於雅,密啟武帝 云:「雅為太子厭禱。」帝密遣檢掘,果得鵝等物,大驚,將 窮其事,徐勉固諫,得止。

《朱异傳》:「异聲勢薰灼內外,好飲食,極滋味,子鵝炰鰌 不輟於口。」

《邵陵王綸傳》:「綸子確,少驍勇。及侯景背盟圍城,城陷, 確出見景,景愛其膂力,恆令在左右後從景仰見飛 鵝,群賊爭射不中。確射之,應弦即落。賊徒忿嫉,咸勸 除之。」

《梁書何遠傳》:「遠為武康令,愈厲廉節,除淫祀,正身率 職,民甚稱之。太守王彬巡屬縣,諸縣盛供帳以待焉。 至武康,遠獨設糗水而已。彬去,遠送至境,進斗酒隻 鵝為別。彬戲曰:『鄉禮有過,陸納將不為古人所笑乎』?」 《俗記》:「京下劉光祿好養鵝,劉後軍從京還鎮潯陽,以 一雙鵝為後軍別,純蒼色,頸長四尺許,頭似龍。此一」 雙鵝,可堪五萬。自後不復見有此類。

《三國典略》:庾信自建康遁歸江陵,湘東王因賜妾徐 氏。妾與信弟掞私通,掞欲求之,無致言者。信庭前有 一蒼鵝,乃繫書於鵝頸。信視之,乃掞啟,遂題紙尾曰: 「畜生乞汝。」

《兩京記》:「淨影寺沙門慧遠講經,初在鄉養一鵝,常隨 遠聽經。及遠入京,留在寺,晝夜鳴呼不止。僧徒送入 京,至此寺大門放之,自然知遠房,便入馴狎。每聞講 經,即入堂伏聽,若聞泛說他事,鳴翔而出。如是六年, 忽哀叫庭宇,不肯入堂。二旬而遠卒,寺內有遠碑,亦 述其事。」

《大業拾遺記》:「大業十二年,煬帝命雲屯將軍麻叔謀 濬黃河入汴堤,使勝巨艦。叔謀御命甚酷,以鐵腳木 鵝試彼淺深,鵝止謂濬河之夫不忠,隊伍死水下。」 《隋書。堯君素傳》:「君素圍甚急,行李斷絕,乃為木鵝,置 表於頸,具論事勢,浮之黃河,沿流而下。河陽守者得 之,達於東都,越王侗見而歎息。」

《舊唐書吐蕃傳》:「貞觀十五年,太宗以文成公主妻吐 蕃太守,伐遼東,還,遣祿東贊來賀,奉表曰:『聖天子平 定四方,日月所照之國並為臣妾。而高麗恃遠,闕於 臣禮。天子自領百萬,渡遼致討,隳城陷陣,指日凱旋。 纔聞陛下發駕,少選之間,已聞歸國。鷹飛迅越,不及 陛下速疾。奴忝預子壻,喜百常夷。夫鵝猶鴈也,故作』」 金鵝奉獻。其鵝黃金鑄成,高七尺,中可實酒三斛。 《朝野僉載》:久視年中,越州有祖錄事早出,見擔鵝向 市中者,鵝見祖,頻顧而鳴,祖乃贖之至僧寺,令收為 長生鵝。鵝竟不肯入寺,但逐祖後,經坊歷市,稠人廣 眾之處,一步不放,祖收養之,左丞張錫親見其說也。 《開元天寶遺事》:羽林將劉洪喜騎射,常對御。使人於 風中擲鵝毛,洪連箭射之,無有不中。帝賞歎,厚賜焉。 《寰宇記》:「天寶末,德清沈朝家有鵝育卵而腸出以死其雛仰天號切,銜芻草母前,若祭奠,長吁數聲而死。 沈埋之,名孝鵝塚。」

《舊唐書李愬傳》,「愬襲蔡州,至懸瓠城,夜半雪甚。近城 有鵝鴨池,愬令驚擊之,以雜其聲。」

《玉泉子》:馮蕘給事親仁坊有宅,南面山亭尤多,養鵝 鴨及雜禽之類極多。常遣一家人掌之,時人謂之「雀 省。」

《雲仙雜記》:「藺先生上隱亭,望九里山,七日不能下,但 食鵝烝二十段。」

《全唐詩話》:「李群玉喜食鵝。」

《南部新書》:「李群玉善草書,性喜養白鵝。」

《唐書五行志》:「中和四年,臨淮漣水民家鷹化為鵝而 弗能游。鷹以鷙而擊,武臣象也。鵝雖毛羽清潔,而飛 不能遠,無搏擊之用,充庖廚而已。」

《田令孜傳》:「僖宗喜鬥鵝走馬,數幸六王宅興慶池,與 諸王鬥鵝,一鵝至五十萬錢。」

《聞見錄》:李先主以國用不足,稅民鵝卵,出雙生者,柳 花為絮者。伶人獻詞云:「惟願普天多瑞慶,柳條結絮 鵝雙生。」

《遼史太祖本紀》:天贊三年「秋八月乙酉,至烏孤山,以 鵝祭天。」

《太宗本紀》:「天顯七年秋八月壬戌,捕鵝於沿柳湖,風 雨暴至,舟覆溺死者六十餘人,命存恤其家,識以為 戒。」

《營衛志》:「鴨子河濼,皇帝正月上旬起牙帳,約六十日 方至。天鵝未至,卓帳冰上,鑿冰取魚,冰泮乃縱鷹鶻 捕鵝鴈,晨出暮歸,從事弋獵。鴨子河濼,東西二十里, 南北三十里,在長春州東北三十五里,四面皆沙堝, 多榆柳杏林。皇帝每至,侍御皆服墨綠色衣,各備連 鎚一柄、鷹食一器、刺鵝錐一枚於濼周圍相去各五」 七步排立。皇帝冠中衣時服,繫玉束帶於上,風望之 有鵝之處,舉旗探騎馳報,遠泊鳴鼓,鵝驚騰起,左右 圍騎皆舉幟麾之。五坊擎進海東青鶻,拜授皇帝放 之。鶻擒鵝墜,勢力不加,排立近者,舉錐刺鵝,取腦以 飼鶻。救鶻人例賞銀絹。皇帝得頭鵝薦廟,群臣各獻 酒果舉樂,更相酬酢致賀,語皆插鵝毛於首以為樂。 賜從人酒,遍散其毛,弋獵網釣,春盡乃還。

《東軒筆錄》:宋元獻公庠,初罷參知政事,知揚州,嘗以 䨥鵝贈梅堯臣,堯臣作詩曰:「昔居鳳池上,曾食鳳池 萍。乞與江湖走,從教養素翎。不同王逸少,辛苦寫黃 庭。」宋公得詩殊不悅。

《老學菴筆記》:「南豐曾氏享先用節羹、馣鵝、刡粥。」 《宣和畫譜崔白傳》:「崔白,字子西,濠梁人。善畫花竹羽 毛、芰荷鳧鴈、道釋鬼神、山林飛走之類,尤長於寫生, 極工於鵝,所畫無不精絕。落筆運思即成,不假於繩 尺,曲直方圓,皆中法度。」

《夢溪筆談》:吳人多謂梅子為曹公,以其嘗望梅止渴 也。又謂鵝為右軍,有一士人遺人醋梅與燖,鵝作書 云:「醋浸曹公一甏,湯燖右軍兩隻,聊備一饌。」

《鑑戒錄》:陳裕秀才下第遊蜀,誓棄舉業,唯事脣喙,睹 物便嘲。大慈寺東地有放生池,蜀人競以三元日多 將鵝鴨放在池中,裕當門書絕句,自此放生者稍息 矣。「鵝鴨同群世所知,蜀人競送放生池。比來養狗圖 雞在,不信闍黎是野狸。」

《茅亭客話》:「玉壘山人景煥有文藝,善畫龍,涉獵經史, 撰《野人閑話》《牧豎閑談》。住川城北隅,數畝園蔬,家族 數口,豐儉得中。山人情性溫雅,守道儉素,未嘗與人 有毫髮之競。其妻使婢送金釵還鄰家,婢中路遺之, 泣告山人,因他處假金釵令還鄰人。山人嘗於婢僕 輩知其乏困饑寒,誠謂君子不虐幼賤。山人園圃中」 養二斑鵝,夜見鵝糞中有光明,往告之,山人令以水 淘之,獲麩金二兩餘。吁!誰謂天蓋高,何懲惡勸善如 反掌耶?

《元史文宗本紀》:「天曆元年十月壬子,以河南、江西、湖 廣入貢鴐鵝太頻,令減其數,以省驛傳。」

《明會典》:「上林苑監所屬蕃育署,寄養鵝隻,嘉靖三年 議准,各牲口不許通同寫字人役,私自發賣,虛報日 月,騙取食料。該寺置立簿籍,以領鵝之日為始,每隻 日給食料六合,扣至一月而止。其鵝務足原定斤數, 以備取用。如過一月後,鵝瘦損不堪者,令其自備食 料,再不支給。失養損壞者,責其賠償。」

《一統志》:「金鵝塘在金華府義烏縣北一十里,昔人欲 疏此塘以通豐江,有金鵝飛出而止,故名。」

《錢塘縣志》:「錢塘盧子明家一鵝伏九雛,內一雛三足, 二足在前,一足在後。」

《寧波府志》:「江東包氏婦黃氏,長沙府通判黃惠之女。 婺居四十年,家有一雛,鵝方脫卵,一日遂失其母。黃 氏自剉葵屑粟餔飼之,晝則起居相隨,夜則籠於寢 側。逾數月,鵝輒能解主意,遂不忍殺。一夕,黃氏疾作, 鵝即哀鳴繞床。家人異之,置諸塒,輒復引吭來,哀鳴 如初。黃氏卒,既殯,復啄柩,鳴繞晝夜不息,如是凡百日,而鵝絕食飲。三日,竟死柩下。黃氏子松哀之,置竹 器坎地,瘞之,封土名「義鵝塚。」

《新城縣志趙公去思碑記》:「公自衣,夏惟一葛,冬惟一 布。士民則之,無敢奢華者。宴會,酌定餚十五器,果五 品,飯三道,不宰雞鵝,每席折雞鵝銀五分貯庫。至年 終,分賑貧士。」

《濟南府志》:章丘李太常開先嘗稱其客濟南胡春,以 鵝管作笛,有穿雲裂石聲。大梁周侍郎亮工過章丘, 猶見有為此技者。其《追憶》詩云:「鵝管檀槽明月夜,百 年猶按奉常歌。」蓋謂此也。

鵝部雜錄[编辑]

《鹽鐵論》,「今富者,春鵝秋雛。」

崔豹《古今注》:「夫鵝,似鵠而大,頸長八尺,善鬥,好啖蛇。」 《唐書·南蠻驃國傳》:「凡曲名十有二十,曰野鵝。謂飛止 必雙,徒侶畢會也。」

《嶺表錄異記》:「鵝毛被者,南蠻之酋豪多選鵝之細毛, 夾以布帛,絮而為被,復縱橫納之,其溫柔不下於挾 纊也。」俗云:「鵝毛被,柔暖而性不偏冷,宜覆嬰兒,兼辟 驚癇。」

李氏《刊誤》:夫展禮之夕,壻執鴈入奠執贄之義也。又 以鴈是隨陽之禽,隨夫所適,鴈是野物,非時莫能致, 故以鵝替之者,亦曰奠鴈。《爾雅》云:「舒鴈鵝。」鵝亦鴈之 屬也。其有重於嗣續,切於成禮者,乃以厚價致之,既 而獲,則曰「已有鵝矣,何以鴈為?」是以鴈為使,代鵝為 禮,鴈為長物,典故將廢,何不正之。

《續博物志》:李衛公言:「鵝驚鬼。」

《清異錄》:「世呼鵝為『兀地奴,謂其行步盤跚耳』。」

《物類相感志》:「煮老鵝不爛,就竈邊取瓦一片同煮,即 爛如泥,羊亦然。」

《東坡志林》:「鵝能警盜。錢塘人喜殺,日屠百鵝而鬻之 市。余自湖上夜歸,過屠者之門,群鵝皆號,聲震衢路, 若有訴者。余悽然欲贖其死,念終無所置之故,不果。 然至今往來予心」也。鵝不獨能警盜,亦能卻蛇,其糞 蓋殺蛇,蜀人園池養鵝,蛇即遠去。有此二能,而不能 免死,且又有祈雨之厄,悲夫!安得人人如逸少乎? 搜采《異聞》,錄禽畜菜茹之色,所在不同。如江浙間,豬 黑而羊白,至江廣吉州以西,二者則反是。蘇秀間,鵝 皆白,或有一斑褐者,則呼為「鴈鵝」,頗異而畜之。若吾 鄉,凡鵝皆鴈也。小兒至取浙中白者飼養,以為湖沼 觀美。

《避暑錄話》:《晉史》言王逸少性愛鵝,世皆然之。人之好 尚,因各有所僻,未易以一概論。如崔鉉喜看水牛鬥 之類,此有何好?然而亦必與性相近類者。逸少風度 超然,何取於鵝?張素正嘗云:「善書者貴指實掌虛,腕 運而手不知。鵝頸有腕法」倘在是耶?今鵝千百為群, 其間必自有特異者,畜牧人皆能辨,人即貴售之以 為種,蓋物各有出其類者,逸少即意有所寓,因又賞 其善者也。正素能書,識古人行筆,意其言似有理。 《蜩笑偶書》:「食祿宜卻饋遺也,而有時乎受饋遺,故子 產受生魚,不為傷廉;陳、戴受生鵝,不為不義。」

《日知錄》:《爾雅》,舒鴈鵝注:「今江東呼𪀉。」𪀉即「鴐」字。《左傳》: 「魯大夫榮鴐鵝。」《方言》:「鴈自關而東謂之𪀉鵝。」《太元經 裝次二》:「鴐鵝慘于冰。」一作「𪃿鵝。」司馬相如《子虛賦》:「弋 白鵠連,鴐鵝雙鶬。」《下元鶴加》。《上林賦》:「鴻鷫鵠鴇,鴐鵝 屬玉。」揚雄《反離騷》:「鳳凰翔于蓬陼兮,豈鴐鵝之能捷。」 張衡《西京賦》:「鴐鵝鴻鶤。」《南都賦》:「鴻鴇鴐鵝。」杜甫《七歌》: 「前飛鴐鵝後鶖鶬。」《遼史穆宗紀》:「獲鴐鵝祭天地。」《元史。 武宗紀》:「禁江西、湖廣、汴梁私捕鴐鵝。」《山海經》:「青要之 山是多駕鳥。」郭璞云未詳。或云當作鴐,其從馬者,傳 寫之誤爾。

鵝部外編[编辑]

《續齊諧志》:陽羨許彥於綏安山行,遇一書生,年十七 八,臥路側,云腳痛,求寄鵝籠中。彥以為戲言,書生便 入籠,籠亦不更廣,書生亦不更小,宛然與雙鵝並坐, 鵝亦不驚,彥負籠而去,都不覺重。前行息樹下,書生 乃出籠謂彥曰:「欲為君薄設。」彥曰:「善。」乃口中吐出一 銅奩子,奩子中具諸餚饌珍羞方丈,其器皿皆銅物, 氣味香旨,世所罕見。酒數行,謂彥曰:「向將一婦人自 隨,今欲暫邀之。」彥曰:「善。」又於口中吐一女子,年可十五六,衣服綺麗,容貌殊絕。共坐宴,俄而書生醉臥,此 女謂彥曰:「雖與書生結妻,而實懷怨。向亦竊得一男 子同行,書生既眠,暫喚之,君幸勿言。」彥曰:「善。」女子於 口中吐出一男子,年可二十三四,亦穎悟可愛,乃與 彥敘寒溫。書生臥欲覺,女子口吐一錦行障,遮書生。 書生乃留女子共臥。男子謂彥曰:「此女子雖有心情, 亦不甚向。復竊得一女人同行,今欲暫見之,願君勿 洩。」彥曰:「善。」男子又於口中吐一婦人,年可二十許。共 酌,戲談甚久。聞書生動聲,男子曰:「二人眠已覺。」因取 所吐女人,還納口中。須臾書生處,女乃出,謂彥曰:「書 生欲起,乃吞向」男子,獨對彥坐,然後書生起謂彥曰: 「暫眠遂久,君獨坐當悒悒耶?日又晚,當與君別。」遂吞 其女子諸器皿,悉納口中,留大銅盤,可二尺廣,與彥 別曰:「無以藉君,與君相憶也。」彥太元中為蘭臺令史, 以盤餉侍中張散。散看其銘題,云是永平三年作。 《太平廣記》:「晉太元中,章安郡史悝家有駮雄鵝善鳴, 悝女常養飼之。鵝非女不食。荀僉苦求之,鵝輒不食, 乃以還悝。又數日晨起,失女及鵝。鄰家聞鵝向西,追 至一水,惟見女衣及鵝毛在水邊。今名此水為鵝溪。」 《列異傳》:「廬山左右,常有野鵝數千為群。長老傳言:嘗 有一狸食,明日見狸喚於沙洲之上,如見繫縛。」 《太平廣記》:「汝南周氏子,吳郡人也。亡其名,家於崑山 縣。元和中,以明經上第,調選,得尉崑山。既之官,未至 邑數十里,舍於逆旅中。夜夢一丈夫,衣白衣,儀狀甚 秀,而血濡衣襟,若傷其臆者。既拜而泣,謂周生曰:『吾 家於林泉者也,以不尚塵俗,故得安其所有年矣。今 以偶行田野間,不幸值君之家僮有繫吾者。吾本逸 人也,既為所繫,心甚不樂,又縱狂犬噬我臆,不勝其 憤,願君子憫而宥之,不然則死在朝夕矣』。」周生曰:「謹 受教,不敢忘。」言訖忽寤,心竊異之。明日至其家,是夕 又夢白衣來曰:「吾前以事訴君,幸君憐而諾之。然今 尚為所繫,願君不易仁人之心,疾為我解其縛,使不 為君家囚,幸矣。」周即問曰:「然則爾之名氏,可得聞乎?」 其人曰:「我,鳥也。」言已遂去。又明日,周生乃以夢語家 僮,且以事訊之,乃家人因適野,遂獲一鵝,乃籠歸。前 夕有犬傷其臆,周生即命放之。是夕又夢白衣人辭 謝而去。

《稽神錄》:清源人楊某為本郡防遏營副將。有空地在 西郭,侵晨趨府未歸,家人方食,忽有一鵝負紙錢自 門而入,徑詣房中。家人云:「此鵝自神祠中來耶?」令其 奴逐之。奴入房,但見一雙髻白髯老翁,家人莫不驚 走。某歸聞之,怒,持杖擊之,鬼出沒四隅,變化倏忽,杖 莫能中。

《太平廣記》:「海林郡西村中有二鵝,鬥於空中,久乃墮 地,其大可五六尺,雙足如驢蹄。村人殺而食之者皆 卒。明年兵陷海陵。」

虔州平固人訪其親家,因留宿。夜分聞寢室中有人 語聲,徐起聽之,乃群鵝語曰:「明旦主人將殺我,幸善 視諸兒。」言之甚悉。既明,客辭去,主人曰:「有鵝甚肥,將 以食子。」客具告之,主人於是舉家不復食鵝,頃之,舉 鄉不食矣。

《吉安府志》:蕭禪師,永新手力也。嘗往慶雲寺夜宿,聞 鄰壁有相語者云:「院主明日欲烹我飼蕭手力,你自 照管,莫著鷹鷂狐狸打卻。」蕭起窺,乃一鵝對小鵝作 人語耳。蕭異之。旦朝,寺僧果欲殺鵝食手力,蕭因求 免,乞鵝自歸養。後出家得法,與鵝同昇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