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第15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一百五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五十六卷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一百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

 第一百五十六卷目錄

 貝部彙考

  貝圖

  詩經小雅菁莪 小雅巷伯

  爾雅釋魚

  山海經西山經 北山經 東山經 中山經 大荒南經

  相貝經各種貝

  毛詩陸疏廣要成是貝錦

  桂海蟲魚志貝子

  埤雅

  爾雅翼

  本草綱目貝子釋名 集解 修治 氣味 主治 附方 紫貝釋名 集解

  修治 氣味 主治 附方

 貝部藝文

  文貝讚          晉郭璞

 貝部紀事

 貝部雜錄

 珂部彙考

  珂圖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修治 氣味 主治 附方

 珂部藝文

  水族加恩簿        宋毛勝

 蜃部彙考

  蜃圖

  禮記月令

  周禮天官 地官

  爾雅釋魚

  山海經東山經

  汲冢周書時訓解

  大戴禮記夏小正

  齊民要術炙法

  三齊略記海市

  酉陽雜俎逆鱗

  續博物志

  通志蜃珧

  埤雅

  爾雅翼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肉氣味 主治 殼氣味 主治 發明 附方 蛟龍

  附錄 釋名 集解

 蜃部藝文一

  蜃樓賦          唐王起

  水族加恩簿        宋毛勝

  蜃說           林景熙

 蜃部藝文二

  乾闥婆詩         梁武帝

  永叔請賦車螯      宋梅堯臣

  初食車螯         歐陽修

  車螯           王安石

  食車螯          楊萬里

 蜃部紀事

 蜃部雜錄

 蜃部外編

禽蟲典第一百五十六卷

貝部彙考[编辑]

釋名

《贆》。爾雅     《蜬》。爾雅

《魧》。爾雅     《鰿》。爾雅

元貝。爾雅    《貽貝》。爾雅

餘貾:爾雅    《餘泉》。爾雅

《蚆》。爾雅     爾雅 爾雅     《文貝》。山海經 紫貝。相貝經   珠貝。相貝經

綬貝。相貝經   《霞貝》。相貝經

浮貝。相貝經   濯貝。相貝經

《皭貝》。相貝經   慧貝。相貝經

《醟貝》。相貝經   碧貝。相貝經

《委貝》。相貝經   《貝子》、桂海蟲魚志

海𧵅。本草綱目

貝圖

貝圖
考證.svg

《詩經》
[编辑]

《小雅菁莪》
[编辑]

「既見君子」,「錫我百朋。」

古者貨貝,「五貝為朋。」正義「五貝」者,《漢書食貨志》以為大貝、牡貝、幺貝、小貝不成貝為五也。言「為朋」者,為小貝以上四種,各二貝為一朋,而不成者不為朋。鄭因經廣解之,言有五種之貝,貝中以相與為朋,非總五貝為一朋也。故《志》曰:「大貝四寸八分以上,直錢二百一十文,二貝為朋;牡貝三寸六分以上,直錢五十文,二貝為朋;幺貝二寸四分」以上,直錢三十文,二貝為朋。小貝一寸二分以上,直錢一十文,二貝為朋。不成貝,寸二分漏度不得為朋,率枚直錢三文是也。以《志》所言王莽時事,王莽多舉古事而行五貝,故知古者貨貝焉。

《小雅巷伯》
[编辑]

「萋兮斐兮」,成是貝錦。

「萋斐」,文章相錯也。《貝錦》,錦文也。錦文者,文如《餘泉》《餘蚳》之《貝文》也。

《爾雅》
[编辑]

《釋魚》
[编辑]

《貝》居陸贆,在水者蜬。

水陸異名也。貝中肉如科斗,但有頭尾耳,

大者魧。

《書大傳》曰:「大貝如車渠。」車渠,謂車輞,即魧屬,

小者鰿。

今細貝亦有紫色者,出日南。

《元貝》《貽貝》。

黑色貝也。

「餘貾」,《黃白文》。

以黃為質,白為文點。

《餘泉白黃文》。

「以白為質,黃為文點。」今《紫貝》以紫為質,黑為文點。

蚆,博而頯。

頯者,「中央廣,兩頭銳。」

大而險,

險者,謂污薄。

㲣,小而橢。

即上「小貝。」橢。謂狹而長。此皆說《貝》之形容。此辨貝居陸、居水、大小文彩不同之名也。云「貝」者,目諸貝也。《說文》云:「貝為介蟲也。」取其甲以飾器物。古者貨貝,周有泉貝,至秦廢貝行錢。居陸者名贆,在水者名蜬,至大者名魧,至小者名鰿。黑色之貝名貽貝。黃為質,白為文點者名餘貾;白為質,黃為文點者名餘泉。中央廣,兩頭銳者名蚆。大而污薄名小而狹長者,名注《書大傳》云:「西伯既戡黎,紂囚之羑里,散宜生之江淮之浦,取大貝大如大車之渠,以贖其辠。」是也。《考工記》謂車輞為渠,故云「渠謂車輞。其貝形曲及大小如車輞,故比之也。」引之以證此經,魧是其大如車輞者,故云「即魧屬。」《舍人》云:「貝,水中蟲也。」李巡曰:「餘貾,貝甲,黃為質,白為文彩。餘泉,貝甲,白為質,黃為文彩。」陸璣《疏》云:「貝,水中介蟲也,其文彩小大之殊甚眾。餘貾,黃為質,以白為文;餘泉,白為質,黃為文。又有紫貝,白質如玉,紫點為文。」是先儒相傳為然,但解紫貝與郭氏少異。陸璣以白為質,紫為文,郭氏以紫為質,黑為文,是其異也。《書》云:「文貝仍儿」,《詩》云:「成是貝錦。」《山海經》:「陰山濁浴水出焉,南流注蕃澤,其中多文貝」,皆謂此「餘貾、餘泉」也。云「即上小貝」,知者,以其同名。也。云橢,謂狹而長者。《詩》云:「墮山喬嶽。」《楚辭》云:「南北順橢,其循幾何。」皆是橢為狹長之名也。

《山海經》
[编辑]

《西山經》
[编辑]

陰山,濁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蕃澤,其中多文貝。

餘泉蚳之類。

邽山,濛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黃貝。

《貝甲》蟲肉如科斗。

《北山經》
[编辑]

虢山之尾,其上多玉而無石。魚水出焉,西流注于河, 其中多文貝。

《東山經》
[编辑]

欽山,「師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澤,其中多文貝。 東始之山,泚水出焉,東北流注于海,其中多美貝。」

《中山經》
[编辑]

宜蘇之山,滽滽之水出焉,北流注于河,是多黃貝。

《大荒南經》
[编辑]

汜天之山,赤水窮焉。赤水之東,有蒼梧之野,爰有文 貝。

即紫貝也。

《相貝經》
[编辑]

===各種貝===黃帝、唐堯、夏禹,三代之貞瑞,靈奇之祕寶,其有次此 者。貝盈尺,狀如赤電黑雲,謂之「紫貝」;素質紅黑,謂之 「珠貝」;青地綠文,謂之「綬貝」;黑文黃蓋,謂之「霞貝」;紫愈 疾,珠明目;綬清氣脹,霞伏蛆蟲,雖不能延齡增壽,其 禦害一也。復有下此者,鷹喙蟬脊,以逐溫去水,無奇 功。貝大者如輪。文王得大秦貝,徑半尋;穆王得其殼, 懸于觀,秦穆公以遺燕晁。可以明目遠察,宜玉宜金。 「南海貝如珠礫,或白駮,其性寒,其味甘,止水毒。浮貝 使人寡,無以近婦人,黑白各半是也。濯貝使人善驚, 無以親童子,黃脣點齒,有赤駮是也。雖貝使人病瘧, 黑鼻無皮是也。皭貝使胎消,勿以示孕婦,赤帶通脊」 是也。慧貝使人善忘,勿以近人,赤熾肉殼,《赤絡》是也。 醟貝使童子愚,女人淫,有青脣赤鼻是也。碧貝使童 子盜,脊上有縷勾脣是也,雨則重,霽則輕。委貝使人 志強,夜行伏迷鬼狼豹百獸,赤中圓是也,雨則輕,霽 則重。

《毛詩陸疏廣要》
[编辑]

成是貝錦[编辑]

貝,水中介蟲也,龜鱉之屬,大者為蚢。一作魧小者為鰿。 一作貝其文彩之異,大小之殊甚眾,古者《貨貝》是也,《餘 蚳》一作貾「黃為質,以白為文。」《餘泉》白為質,黃為文。又有 紫貝,其白質如玉,紫點為文,皆行列相當,其大者常 有徑一尺,小者七八寸。一作常至一尺六七寸者今九真、交趾,以 為杯盤寶物也。

鄭註:貝,今曰瑇瑁,蓋龜屬。故《說文》云:「貝,海介蟲也。」 其甲,人之所寶,古今以為貨。泉文易,今盡出南蕃海中。凡貝皆帶黃白色而有黑紫點,元貝者多黑文,餘貾者黃色而微白,餘泉者白色而微黃,然皆有紫黑點。舊說謂黃質而白文,白質而黃文,誤矣。貝無此也。《書》云:「揚州,厥篚織貝。」 又《顧命》云:「大貝鼖鼓在西房。」 《運斗樞》云:「瑤光得江吐大貝。」 《山海經》云:「陰山濁浴之水,注于蕃之澤,中多文貝。虢山漁水中多文貝。邽山濛水多黃貝。蒼梧之野,爰有文貝。」 《南州異物志》云:「交趾北南海中,有大文貝,質白而文紫。天姿自然,不假雕琢磨瑩而光色煥爛。」 《本草》唯載紫貝。唐本注云:「形似貝,大二三寸,出東海及南海上,紫斑而」 骨白。《圖經》曰:「蘇恭注云:紫貝,即蚜螺也。形似貝而圓,大二三寸,儋振、夷𥟖採以為貨,市北人惟畫家用蚜物貝之類極多,古人以為寶貨,而此紫貝尤為世所貴重。漢文帝時,南越王獻紫貝五百是也。又車螯之紫者,海人亦謂之紫貝。」

《桂海蟲魚志》
[编辑]

貝子[编辑]

海傍皆有之,大者如拳,上有紫斑;小者指面大白如 玉。

《埤雅》
[编辑]

[编辑]

獸二為友,貝二為朋。《詩》曰:「錫我百朋。」百云者,言錫貝 之多也。又曰:「萋兮斐兮,成是貝錦。」錦文如貝,謂之貝 錦。言讒人因寺人之近嫌而成其罪,猶之因萋斐之 形而文致之,則成是貝錦也。貝中肉如科斗而有首 尾,以其背用,故謂之貝。貝,背也。貝之字從目從八,言 貝目之所背也。先王面朝後市以此。古者相貝有經, 其經曰:「朱仲受之於琴高」,琴高乘魚浮于河海,水產 必究。仲學仙於高而得其法,又獻珠于武帝,去不知 所之。嚴助為會稽太守,仲又出,遺助以徑尺之貝,并 致此文於助。《鹽鐵論》曰:「教與俗改,敝與世易。夏后氏 以元貝,周人以紫石。」

《爾雅翼》
[编辑]

[编辑]

古者貨貝而寶龜,周則有泉。至秦廢貝而行錢,故釋 魚於貝之名色尤詳。而古者貨賂、貢賦、賞賜屬於貨 者,字皆從貝也。至王莽反漢,猶以貝四寸八分以上 至寸二分為五品,故有太貝、牡貝、幺貝、小貝之名。不 盈六分,不得為貨。今大貝出日南漲海中,可以為酒 杯,蓋貝之在水者,即蠃之小者也。今此物等既不復 為貨,晉宋間猶以飾軍容服物。蓋《魯頌》稱「戎服之盛, 有貝胄朱綬」,則以貝為飾舊矣。東方朔稱「齒如編貝」, 蓋用以為飾,必編之故也。今但頭家用以飾鏡帶。 耳大者為珂,黃黑色,其骨白,可以飾馬。蓋此等飾,非 特取其容,兼取其聲。故《說文》:「𧴪,貝聲也。」《荀子》:「東海有 紫紶。」《江賦》曰:「紫蚢如渠。」

《本草綱目》
[编辑]

貝子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貝」字象形,其中二點象其齒刻,其下二點 象其垂尾。古者貨貝而寶龜,用為交易,以二為朋。今 獨雲南用之,呼為海𧵅。以一為庄,四庄為手,四手為 苗,五苗為索。

《蘇頌》曰:「貝,腹下潔白,有刻如魚齒,故曰《貝齒》。」

《集解》
[编辑]

《別錄》曰:「貝子,生東海池澤,采無時陶弘景曰:「出南海。此是小小白貝子,人以飾軍容服 物者。」

李珣曰:「雲南極多用為錢貨交易。」

《蘇頌》曰:「貝子,貝類之最小者。亦若蝸狀,長寸許,色微 白,亦有深紫黑者,今多穿與小兒戲弄,北人用綴衣 及氈帽為飾。」頭家用以飾鑑,畫家用以砑物。 李時珍曰:「貝子,小白貝也。大如拇指,頂長寸許,背腹 皆白。」諸貝皆背隆如龜背,腹下兩開相向,有齒刻如 魚齒,其中肉如蝌蚪,而有首尾。故魏子才《六書精蘊》 云:「貝,介蟲也。背穹而渾,以象天之陽;腹平而圻,以象 地之陰。」

《修治》
[编辑]

《李珣》曰:「凡入藥燒過用。」

《雷斆》曰:「凡使,勿用花蟲殼,真相似,只是無效。貝子以 蜜、醋相對浸之,蒸過取出,以清酒淘研。」

《氣味》
[编辑]

鹹平有毒。

《主治》
[编辑]

《本經》曰:「目瞖五癃,利水道,疰蠱毒,腹痛下血。」 《別錄》曰:「溫疰寒熱,解肌散結熱。」

陶弘景曰。燒研點目去瞖。 甄權曰。傷寒狂熱。

李珣曰:「下水氣,浮腫,小兒疳蝕,吐乳。」

李時珍曰:「治鼻淵出膿血,下痢,男子陰瘡。解漏脯、麪、 臛諸毒,射罔毒、藥箭毒。」

《附方》
[编辑]

目花瞖痛:「貝子一兩,燒研如麪,入龍腦少許點之。若 有瘜肉,加珍珠末等分。」千金方

鼻淵膿血:貝子燒研,每生酒服二錢,日三服。

二便關格不通。悶脹。二三日則殺人。以貝齒三枚。甘 遂二銖。為末。漿水和服。須臾即通也。肘後方

小便不通:白海𧵅一對,生一個,燒一個為末,溫酒服 之。田氏方

下疳陰瘡:「白海𧵅三個,鍛紅研末擦之。」簡便單方 食物中毒:貝子一枚,含之自吐。《聖惠》治漏脯毒、麪 臛毒及射罔在諸肉中有毒,並用貝子燒研末,調半 錢服。

中射罔毒:方同上。

藥箭鏃毒:貝齒燒研,水服三錢,日三服。千金方

紫貝釋名[编辑]

《蘇頌》曰:「畫家用以砑物,故名曰『《砑螺》也』。」

《集解》
[编辑]

蘇恭曰:「紫貝出東南海中,形似貝子而大二、三寸,背 有紫斑而骨白。南夷采以為貨市。」

寇宗奭曰:「紫貝,背上深紫有黑點。」

蘇頌曰:「貝類極多,古人以為寶貨,而紫貝尤貴,後世 不用貝錢,而藥中亦希使之。」

《修治》
[编辑]

同《貝子》。

《氣味》
[编辑]

鹹平無毒。

《主治》
[编辑]

《唐本》曰:「明目,去熱毒。」

李時珍曰:「小兒斑疹目瞖。」

《附方》
[编辑]

斑疹入目:紫貝一個,即砑螺也,生研細末,用羊肝切 片摻上扎定,米泔煮熟,瓶盛露一夜,空心嚼食之。嬰童 百問

貝部藝文[编辑]

《文貝贊》
晉·郭璞
[编辑]

先民有作,龜貝為貨。貴以文彩,賈以小大。簡則易資, 犯而不過。

貝部紀事[编辑]

《書經:禹貢》:「揚州,厥篚織貝。」貝,水物。《釋魚》之篇。「貝 有居,陸居水。」此州不濕,故云「水物。」

《淮南子道應訓》:「紂拘文王于羑里,于是散宜生乃以 千金求天下之珍怪,得大貝百朋。」五貝為一朋以獻于紂, 紂見而悅之,乃免其身。

《汲冢周書王會解》,「若人元貝。」「若人吳越之蠻」,《元貝》、 照貝也。

《竹書紀年》:「厲王元年戊申春正月,王即位,作夷宮,命卿士榮夷、公落。楚人來獻龜貝。」

《淮南子主術訓》:「趙武靈王貝帶鵔𪇘而朝,趙國化之。」 趙武靈王以大貝飾帶胡服鵔𪇘讀曰「私鈚」二字 三音曰郭洛帶係銚鎬也。

《漢書南粵王趙佗傳》:「佗自尊號為南武帝,稱制,與中 國侔。文帝乃使陸賈賜佗書,南粵王乃去帝制,因使 者獻紫貝五百,桂蠹一器。」

《江表傳》:黃初元年,魏文帝遣使求雀頭香、大貝、明珠。 群臣奏曰:「荊揚二州,貢有常典,魏所求珍玩之物,非 禮也,宜勿與。」權曰:「昔惠施尊齊為王,客難之曰:『公之 學去尊,今王齊,何其倒也』?惠子曰:『有人於此,欲擊其 愛子之頭,而石可以代之。子頭所重,而石所輕也。以 較代重,何為不可乎?方有事於西北江表,元元恃主 為命,非我愛子邪?彼所求者,於我瓦石耳,孤何惜焉! 彼在諒闇之中,而所求若此,寧可與言禮哉』!」皆具以 與之。

《周書·異域傳》:「稽胡一曰步落稽,婦人多貫蜃貝以為 耳及頸飾。」

《隋書南蠻傳》:「琉球國,其男子用鳥羽為冠,裝以珠貝。 婦人垂螺為飾,下垂小貝,其聲如珮。嫁娶,以酒肴珠 貝為聘。」

《唐書南蠻傳》:「吐谷渾國婦人,辮髮縈後,綴以珠貝。 有望蠻者,婦人食乳酪,肥白跣足,青布為衫裳,聯貫 珂貝珠絡之,髻垂於後。」

《驃國傳》:「雍羌遣弟悉利移城主舒難陀獻其國樂。至 成都,韋皋譜次其聲,以其舞容樂器異常,乃圖畫以 獻。工器二十有二,其音八:金、貝、絲、竹、匏、革、牙、角、螺貝 四,大者可受一升。」

貝部雜錄[编辑]

《書經盤庚》:「茲予有亂,政同位,具乃貝玉。」

《顧命》:「大貝鼖鼓在西房。」 《周禮春官》:「巾車、翟車貝面。」訂義鄭康成曰:「貝面,貝飾,勒 之當面。」鄭鍔曰:「貝者,水蟲。」

《春秋運斗樞》,瑤光得則江吐大貝。

《易林》:「齎貝贖狸,不聽我辭。係於虎鬚,牽不得來。」 《淮南畢萬術》:取蚢脂為燈,置火中即見諸物。

《博物志》:「和氣相感,則生朱草。阜出土怪江出大貝。」 《交州記》:「大貝出日南,如酒杯。小貝,貝齒也。善治毒,俱 有紫色。」

萬震《南州異物志》「乃有大貝,奇姿難儔。素質紫飾,文 若羅珠。不磨不瑩,彩輝光浮。思雕莫加,欲琢靡踰。在 昔姬伯,用免其拘。」

徐裒《南方記》:「斑貝,大者圍之得六寸,小者圍之得五 寸。在於海邊,捕魚人時有得之者,延州土地採賣之, 以易絳青。」

《嶺表錄異記》:「紫貝,即砑螺也。儋振夷黎海畔採以為 貨。」《南越志》曰:「土產明珠,大貝,即紫貝也。」

珂部彙考[编辑]

釋名

馬珂螺:本草綱目 《珬》。本草綱目

珂圖

珂圖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珂,馬勒飾也。紫貝似之,故名。徐裒作馬珂。 《通典》云:「老鵰入海為珬。」即珂也。

《集解》
[编辑]

《別錄》曰:「珂生南海,采無時。白如蚌。」

蘇恭曰:「珂,貝類也。」大如鰒,皮黃黑而骨白,堪以為飾。 李時珍曰:按:《異物志》云:「馬珂螺,大者圍九寸,細者圍 七八寸,長三、四寸。」

《修治》
[编辑]

《雷斆》曰:「珂要冬采色白膩者,并有白旋水文,勿令見 火,即無用也。凡用,以銅刀刮末,研細,重羅,再研千下, 不入婦人藥也。」

《氣味》
[编辑]

鹹平無毒。

《主治》
[编辑]

《唐本》曰:「目瞖,斷血生肌。」 李恂曰:「消瞖膜及筋弩肉,刮點之。」 李時珍曰:「去面黑。」

《附方》
[编辑]

目生浮瞖:「馬珂三分,白龍腦半錢,枯過白礬一分,研 勻點之。」

面黑令白:馬珂白、附子、珊瑚、鷹矢白,等分為末,每夜 人乳調傅,旦以漿水洗之。

珂部藝文[编辑]

《水族加恩簿》
宋·毛勝
[编辑]

羅幼文即珂也

令羅幼文,類乎貝孫。點綴鞍勒,燦然可觀。小有文采, 可《馬衣丞》。

=蜃部彙考{{{1}}}

釋名

《珧》。爾雅     車螯。本草綱目

蜃圖

蜃圖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孟冬之月,雉入大水為蜃。

大蛤曰「蜃。」陳註蜃,蛟屬。飛物化,潛物也。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鱉人》,「春獻鱉蜃。」

訂義劉中義曰:「春獻鱉」,蜃,用之春也。陽在內而其美可獻,而非生育之時也。

《地官》
[编辑]

《掌蜃》: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徒八人。

訂義鄭康成曰:「蜃,大蛤。」《月令》:「孟冬,雉入大水為蜃。

掌斂互物蜃物,以共闉壙之蜃。」

訂義劉氏曰:「蜃物,蠯,蛤屬。」鄭康成曰:「闉猶塞也。將井槨先塞下,以蜃禦濕也。」王氏曰:「用蜃以禦濕,除貍蟲。」

祭祀,共蜃器之蜃。

訂義鄭司農曰:「蜃可以白器,令色白。」賈氏曰:「『『案《左氏》云:『石尚來歸蜃』。《公羊》以為宜社之肉,以蜃器而盛肉,故名肉為蜃』。是祭社之器為蜃。《大行人》云:『歸祳以交諸侯之福』。則宗廟社稷之器物謂之為祳』。是其宗廟社稷之器,皆蜃灰飾之。」愚按:祭有酒器,有肉器,亦皆有以蜃為飾者。《鬯人》云:「凡山川四方用蜃。」是酒器也。《大宗伯》云:「以祳膰之禮,親兄弟之國。」是器也。

共白盛之蜃。

訂義鄭康成曰:「盛猶成也。謂飾牆使白之蜃。」今東萊

用蛤謂之叉灰云

《爾雅》
[编辑]

《釋魚》
[编辑]

蜃,「小者珧。」

珧,《玉珧》即小蚌。蜃,大蛤也。《月令》云:「孟冬之月,雉入大水為蜃。」其小者名珧,一名玉珧,可飾佩刀鞘。《詩傳》云:「天子玉琫而珧珌。」是也。

《山海經》
[编辑]

《東山經》
[编辑]

《嶧皋》之水,東流注於激女之水,其中多蜃珧。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
[编辑]

立冬後十日,雉入大水,為蜃。雉不入大水,《國多淫婦》。

《大戴禮記》
[编辑]

《夏小正》
[编辑]

十月,元雉入於淮,為蜃。蜃者,蒲蘆也。

《齊民要術》
[编辑]

《炙法》
[编辑]

炙車螯「炙如蠣汁出,去半殼,去屎三肉一殼,與薑橘 屑重炙令煖,仰奠四酢隨之,勿令熟,則肕。」

《三齊略記》
[编辑]

海市[编辑]

海上蜃氣,時結樓臺,名《海市》。

《酉陽雜俎》
[编辑]

逆鱗[编辑]

蜃身一半已下鱗盡逆。

《續博物志》
[编辑]

[编辑]

蜃:無臟。

《通志》
[编辑]

蜃珧[编辑]

《山海經》:「激女水中多蜃珧。」今廣州東南道極多,人多 取以磨作棋子鬻之。

《埤雅》
[编辑]

《釋蜃》
[编辑]

《雜兵書》曰:東海出氣如鱉,渭水出氣如蜃。蜃形如蛇 而大。一曰狀似螭龍,有耳有角,背鬣作紅色,噓氣成 樓臺,望之丹碧隱然,如在煙霧,高鳥倦飛,就之以息, 喜且至,氣輒吸之而下。今俗謂之蜃樓,將雨即見。《史 記》曰:「海旁蜃氣成樓臺,野氣成宮闕。」即此是也。世云: 雉與蛇交而生蜃。蓋得其脂,和蠟為燭,香聞百步,煙 出其上,皆成樓閣之狀矣。又曰:「蛇之求於龜則為龜, 求於雉則為蜃,故三物常異而同感也。」又曰:「鹿食龜, 𪊨食蛇,蜃食燕子,蛟食犀角,蛇食茱萸。」

《爾雅翼》
[编辑]

《釋蜃》
[编辑]

蜃,大蛤也,冬月雉入水所化。蓋雀入淮為蛤,雉入海 為蜃,比雀所化為大,故稱大蛤也。上古之世,剡耜為 耕摩蜃,而耨摩其殼,使利以去苗穢。後世耒耜耰鉏 之用備,故但薦其味,且以為飾。《天官》:鱉人「掌取互物, 以時簎魚,鱉龜蜃。」凡貍物,春獻鱉蜃,秋獻龜魚,蓋以 杈刺泥中搏取之。《地官》掌蜃,則掌斂互物蜃物,以共 闉壙之蜃。祭祀,共蜃器之蜃,共白盛之蜃。蓋《天官》薦 其味,《地官》致其用。闉壙之蜃,則未施槨前,先施蜃炭 于槨下以禦濕。蓋天子之禮,《春秋》「宋文公始厚葬,用 蜃炭」是也。蜃器之蜃,鄭司農以為蜃可以白器,令色 白,蓋謂以灰飾之云爾。至後鄭解《鬯人》「山川四方用 蜃」,則以蜃為漆尊,畫為蜃形,蓋以蚌名含漿,有尊之 象,則與先鄭所說蜃器不同。蜃雖無可觀,然其吐氣 象樓臺。海中春夏間依約島漵常有此氣。所為畫者, 當兼取此氣以為飾,如其餘尊罍畫雲雷之比。倘特 畫之而已,不用以為飾,則掌蜃之職不當斂而共之。 特《司農》以為白器,令色白者,亦似未當。蓋剸殼錯入 器中,合為文彩,如今所謂螺鈿器之類。《禮佩刀》:「天子 玉琫而珧珌,士珕琫而珧珌。」許叔重以為珧。蜃甲,所 以飾物。珕,蜃屬,是裁其甲為飾也。器既以蜃飾名蜃, 其所薦以祭社者。肉亦名祳,所謂歸祳以交諸侯之 福者也。白盛之蜃,則飾牆使白。鄭氏稱東萊謂之「叉 灰」,以其叉取得之。今猶以為粉飾,而謂之蛤粉,又有 珠可取。然則一微物,肉可以薦,殼可以飾器,灰可闉 壙飾牆壁。又有珠,為用多矣。故齊景公置祈望之官, 以守鹽蜃,專百姓之利,不特鱉人以時取之而已。然 蜃即蛤也,後鄭乃引蚌含漿以為說,而郭氏解《爾雅》, 復以蚌含漿為蜃。蜃小者珧,珧即小蚌,則轉與蛤不 相類。唯陳藏器稱車螯是大蛤,一名蜄,與古說合。而 今之說者,別以蜃為龍蛇之類,有耳有角,背鬣皆紅, 則與古異,學者所不道。《說文》:「蛤有三,皆生於海。千歲 燕化為蛤,秦謂之牡蠣。」又云:「百歲燕所化。魁蛤,一名 復累,老伏翼所化,修為蜃,圜為蠣。」

《本草綱目》
[编辑]

===
《釋名》
===李時珍曰:車螯,俗訛為昌娥蜃,與蛟蜃之蜃同名異

物。《周禮》:「鱉人掌互物,春獻鱉蜃,秋獻龜魚。」則蜃似為 大蛤之通稱,亦不專指車螯也。

《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車螯生海中,是大蛤,即蜃也。能吐氣為樓 臺。春夏依約島漵常有此氣。」

蘇頌曰:「南海、北海皆有之,采無時。其肉食之似蛤蜊, 而堅硬不及。近世癰疽多用其殼,北中者不堪用。背 紫色者,海人亦名紫貝,非矣。」

李時珍曰:「其殼色紫,璀璨如玉,斑點如花。海人以火 炙之則殼開,取肉食之。」《錘岏》云:「車螯蚶蠣,眉目內缺, 獷殼外緘,無香無臭,瓦礫何殊?宜充庖廚,永為口食。」 羅願云:「雀入淮為蛤,雉入海為蜃,大蛤也。肉可以食, 殼可飾器物,灰可闉塞牆壁,又可為粉飾面,俗呼蛤 粉。亦或生珠,其為用多矣。」又《臨海水土記》云:「似車螯 而角不正者曰移角;似車螯而殼薄者曰姑勞,似車 螯而小者曰羊蹄。出羅江。」昔人皆謂雉化者,乃蛟蜃 之蜃,而陳氏、羅氏以為蛤蜃之蜃,似誤。詳鱗部蛟龍 下。

肉氣味[编辑]

甘鹹冷無毒。

《孟詵》曰:「不可多食。」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解酒毒,消渴,并癰腫。」

殼氣味[编辑]

同《肉》。

《主治》
[编辑]

《日華》曰:「瘡癤腫毒,燒赤醋淬二度,為末,同甘草等分 酒服,并以醋調傅之。」

李時珍曰:「消積塊,解酒毒,治癰疽、發背焮痛。」

《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車螯,味鹹,氣寒而降,陰中之陰也。入血分, 故宋人用治癰疽,取惡物下,云有奇功。」亦須審其氣 血虛實、老少如何可也。今外科尟知用者。

《附方》
[编辑]

車螯轉毒散: 治發背癰疽,不問淺深大小,利去病 根,則免傳變。用車螯即昌娥紫貝,光厚者,以鹽泥固 濟,鍛赤出火毒一兩,生甘草末二錢半,輕粉五分,為 末。每服四錢,用栝樓一個,酒一盌,煎一盞,調服。五更 轉下惡物,一為度,未下再服。甚者不過二服。外科精要 六味車螯散: 「治證同上。用車螯四個,黃泥固濟,鍛 赤出毒,研末,燈心三十莖,栝樓一個取仁炒香,甘草 節炒二錢,通作一服,將三味入酒二盌,煎半盌,去滓, 入蜂蜜一匙,調車螯末二錢,膩粉少許,空心溫服,下 惡涎毒為度。」本事

《蛟龍附錄》
[编辑]

李時珍曰:蛟之屬有蜃類。《書》云:「蛇與雉交而生子曰 蟂。」似蛇,四足,能害人陸云蟂音梟,即蛟也,或曰蜃 也。又魯至剛云:「正月蛇與雉交,生卵,遇雷即入土數 丈為蛇形。經二三百年乃能升騰,卵不入土,但為雉 耳。」觀此數說,則蛟、蜃皆是一類,有生有化也。一種海 蛤,與此同名。羅願以為雉化之蜃,未知然否。

《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蜃與「蛟蜃」之蜃,同名異物。《周禮》:鱉人「掌互 物,春獻鱉蜃,秋獻龜魚。」則蜃似為大蛤之通稱。

《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車螯生海中,是大蛤,即蜃也。」

蜃部藝文一[编辑]

《蜃樓賦》
以海旁蜃氣象樓臺為韻唐王起
[编辑]

「伊浩汗之鵬壑,有岧嶢之蜃樓。不因材而結構,自以 氣而飛浮。閟然無朕,赫矣難儔。出彼波濤,必麗天以 成象;化為軒檻,寧假日以銷憂。」足以掩鼇山於別島, 漏蛟室於懸流。若乃霧歇煙銷,雲歸月朗。千里目極, 八紘心賞。惟錯之類咸伏,陽侯之波無響。於是吐氛 氳,騰泱漭;隱隱迥出,亭亭直上。乍明乍滅,舒渤澥而 「新鮮;若合若離,結麗譙而愽敞。雖舟子來萃,國工是 仰。莫不驚天地之赫靈,睹井幹而成象。赫奕奕而有 光,紛郁郁而難詳。影臨貝闕,彩曳虹梁。比繩墨之曲 直,如規矩之圓方。岳岳之仙,乍窺於天表;盈盈之女, 且愧於路傍。八窗未工,百尺非峻。伴祥煙於巨浸,雜 隹氣於重潤。仰層構之如翬,必巨川之化蜃。」大壯冥 立,全模洞開。吐嗽而侔華宇,呼吸而象瑰材。翔鶤拂 而不散,賀燕往而復來。依稀碧落,想像瑤臺。旁輝日 域,下瑩珠胎。比落星之流點綴,疑明月之照徘徊。則 知夫「霞駮雲蔚,有壯麗之貴;棟折榱崩,無壓覆之畏既變態於倏忽,亦憑虛而髣髴。豈比夫鼎居汾水,赩 赩以騰文;劍在豐城,雄雄而增氣。方今聖功不宰,海 物咸在。固知吐為樓閣,以全其軀,豈事爭彼魚鹽,弗 加於海。

《水族加恩簿》
宋·毛勝
[编辑]

白中隱車螯也

令杜口:中郎將白中隱,「負乃厚德,韜其雅姿,可含珍。 大元帥《豐甘》上柱國兼脆尹」

《蜃說》
林景熙
[编辑]

嘗讀《漢天文志》,載海旁蜃氣象樓臺。初未之信。庚寅 季春,予避寇海濱。一日飯午,家僮走報怪事,曰:「海中 忽湧數山,皆昔未嘗有。」父老以為異。予駭而出,會潁 川主人走使邀予,既至,相攜登聚遠樓東望,第見滄 溟浩渺中,矗如奇峰,聯如疊巘,列如碎岫,隱現不常。 移時,城郭臺榭,驟變欻起,如眾大之區,數十萬家魚 「鱗相比。中有浮屠、老子之宮,三門嵯峨,鐘鼓樓翼其 左右,簷牙歷歷,極公輸巧不能過。又移時或立如人, 或散如獸,或列若旌旂之飾,甕盎之器,詭異萬千。日 近晡,冉冉漫滅。向之有者安在,而海自若也。」《筆談》記 登州海市事,往往類此,予因是始信噫嘻!秦之阿房、 楚之章華、魏之銅雀,陳之臨春,結綺突兀凌雲者何 限運去代遷,蕩為焦土,化為浮埃,是亦一蜃也,何暇 論蜃之異哉!

蜃部藝文二[编辑]

《乾闥婆詩》
梁·武帝
[编辑]

靈海自已極,滄流去無邊。蜃蛤生異氣,闥婆鬱中天。 青城接丹霄,金樓帶紫煙。皆從望見起,非是物理然。 因彼凡俗喻,此中「元又元。」

《永叔請賦車螯》
宋·梅堯臣
[编辑]

素脣紫錦背,漿味壓蚶菜。海客穿海沙,拾貯寒潮退。 王都有美醞,此物實當對。相去三千里,貴力致以配。 翰林文章宗,炙鮮尤所愛。旋坼旋沽飲,酒船如落埭。 殊非北人宜,肥羊噉臠塊。

《初食車螯》
歐陽修
[编辑]

纍纍盤中蛤,來自海之涯。坐客初未識,食之先嘆嗟。 五代昔乖隔,九州如剖瓜。東南限淮海,渺不通夷華。 於時北州人,飲食陋莫加。雞豚為異味,貴賤無等差。 自從聖人出,天下為一家。南產錯文廣,西珍冨卭巴。 水載每連舳,陸輸動盈車。谿潛細毛髮,海怪雄鬚牙。 豈惟貴公侯,里巷飽魚蝦。此蛤今始生,其來何晚耶? 螯蛾聞二名,車螯一名車蛾《久見南人誇》。璀璨殼如玉,斑斕 點生花。含漿不肯吐,得火遽以呀。共食唯恐後,爭先 屢成譁。但喜美無厭,豈思來甚遐。多慚海上翁,辛苦 斸泥沙。

《車螯》
王安石
[编辑]

海於天地間,萬物無不容。車螯亦群動,埋沒沙泥中。 獨取常苦易,衛生乏明聰。機緘誰使然,含蓄略相同。 坐欲腸胃得,要令湯火攻。置之先生盤,噉客為一空。 蠻夏怪四坐,不論殼之功。狼籍堆左右,棄置任兒童。 何當強收拾,持問大醫工。

《食車螯》
楊萬里
[编辑]

珠宮新沐淨瓊沙,石鼎初然瀹井花。紫殼旋開微滴 酒,玉膚莫熟要鳴牙。橙拖金線成雙美,薑擘糟丘總 一家。老子宿酲無解處,半杯羹後半甌茶。

蜃部紀事[编辑]

《周禮·冬官·考工記》:「夏后氏世室白盛。」訂義鄭康成曰:「蜃, 灰也。盛之言成也。以蜃灰堊牆,所以飾成宮室, 《天官》之屬。」鱉人掌取互物,以時簎魚鱉、龜、蜃,凡貍物。 醢人掌四豆之實,饋食之豆,其實蜃、蚳醢。

《地官》之屬:「遂師,大喪,使帥其屬以幄帟,先道野役,及 窆抱磿,共丘籠及蜃車之役。」訂義蜃車,柩路也。柩路載 柳四輪,迫地而行,有似於蜃,因取名焉。行至壙乃說, 更復載龍輴。王氏曰:「蜃車,載闉壙之蜃者。」王昭禹曰: 「遂師則共蜃車之役人也。」

《春官》:鬯人「掌共秬鬯而飾之,凡山川四方用蜃。」訂義鄭 鍔曰:「四方山川則用漆尊而畫為蜃形,先儒謂為蚌 蛤,一名含漿,則是容酒之類。余謂此乃海上能吐氣 為樓臺者,非蚌蛤之比。」四方山川為國扞蔽,通氣乎 天地之間,蜃之為物,外堅有阻固,扞蔽之義,且能一 闔一闢,其通亦有時焉。故四方山川之祼尊,則畫以 為飾。

《秋官》赤叐氏,掌除牆屋,以蜃炭攻之。訂義鄭康成曰:「蜃
考證.svg
大蛤也。擣其炭以坋之,則走。」劉執中曰:「古者以蜃炭

攻之,今之為法,非獨此也。而用蜃炭塗墍牆壁,亦赤 叐之遺法歟?」 《汲冢周書王會解》,且歐文「蜃。」且歐在《越文》。「蜃,大蛤 也。」

《左傳·成公二年》:「八月,宋文公卒,始厚葬,用蜃炭。」燒 蛤為炭,以瘞壙。

《西京雜記》:「武帝時,長安始盛飾鞍馬,一馬之飾直百 金,皆以南海白蜃為珂,紫金為華,以飾其上。」

《宋書劉湛傳》:「廬陵王義真出為車騎將軍、南豫州刺 史,湛為長史,太守如故。義真時居高祖憂,使帳下備 膳,湛禁之。義真乃使左右索魚肉珍羞,於齋內別立 廚帳。會湛入,因命臑酒炙車螯。湛正色曰:『公當今不 宜有此設。義真曰:『旦甚寒,一盌酒亦何傷?長史事同 一家,望不為異。酒既至,湛因起曰:『既不能以禮自處』』』」, 又不能以禮處人。

《南齊書周顒傳》:何引言斷食,生猶欲食肉白魚,䱇脯 糖蟹,以為非見生物,疑食蚶蠣,使學生議之。學生鍾 岏曰:「䱇之就脯,驟於屈伸;蟹之將糖,躁擾彌甚。仁人 用意,深懷如怛。至於車螯蚶蠣,眉目內闕,慚渾沌之 奇;礦殼外緘,非金人之慎。不悴不榮,曾草木之不若; 無馨無臭,與瓦礫其何异?故宜長充庖廚,永為口實。」 竟陵王子良見岏議,大怒。

《江西通志》:「宋釋南安巖主,姓鄭氏,號定光僧,泉州同 安人。遼保大元年至廬,參西峰豁禪師。後五載,至泰 和,過懷仁渡,時有暴漲,人曰:『此江畔高漚,潭有蜃出 為民患』。師乃投偈潭中曰:『溪澗豈能留得住,終歸大 海作波濤』。」翌日,水退洲起。今龍洲是也。

《岳陽風土記》:閣子鎮有堤曰「白荊堤」,石壁潭在其下, 亦謂之「釣絲潭」,其深莫測,夏秋水漲,一日之間或增 或減。土人以為龍出入此潭,其間多蛟蜃,為行旅之 患。滕子京作碑堤上,戒往來者使陸行。

《夢溪筆談》:「登州海中時有雲氣,如宮室、臺觀、城堞、人 物、車馬、冠蓋,歷歷可見,謂之海市。或曰蛟蜃之氣所 為。」

《浙江通志》:「餘姚縣海塘在縣北四十里,宋謝景初,元 葉恆築以捍海,一名蓮花塘。每暑薄涼,微天雨初霽, 有蜃氣夾雲而興,倏忽變幻,殊為奇觀。」

《北甌江》流東至盤石寧村,會於海洋,茫無際涯,是謂 「甌海」,一名「蜃海。」海山之際常有蜃氣凝結,忽為樓臺 城櫓,忽為旗幟甲馬錦幔。

《麗水縣續志》:「壽元山有蜃,從土底穿崖而出,過大溪, 徙於海,半道至羅浮,爭渡而困,昂首吼於波上。」亦一 異也。

蜃部雜錄[编辑]

謝靈運《答弟書》「前月十二日至永嘉郡,蠣不如鄞縣, 車螯亦不如北海。」

《物類相感志》:「梓木為舟起蜃。」

《清暑筆談》:「海中蜃氣為樓臺人物之狀,此天地之氣, 絪縕盪潏,回薄變幻,何往不有。」

《弇州山人稿》:「《江行廿七日》早微涼,復挂帆行過銅陵, 望太平。」煙樹晻靄,人家出沒蜃氣中,大是李營丘佳 畫。

《閩部疏》:「閩中蛤乃車螯,非蛤蜊也。」

蜃部外編[编辑]

《十二真君傳》:「許真君名遜,字敬之,本汝南人也。祖琰, 父肅,世慕至道。真君弱冠師大洞君吳猛,傳三清法 要,鄉舉孝廉,拜蜀旌陽令。尋以晉室棼亂,棄官東歸。 後於豫章遇一少年,容儀秀整,自稱慎郎。許君與之 談話,知非人類,指顧之間,少年告去,真君謂門人曰: 『適來年少,乃是蛟蜃之精。吾念江西累為洪水所害, 若非剪戮,恐致逃遁』。」蜃精知真君識之,潛於龍沙洲 北,化為黃牛。真君以道眼遙觀,謂弟子施大王曰:「彼 之精怪化作黃牛,我今化其身為黑牛,仍以手巾掛 膊,將以認之。汝見牛奔鬥,當以劍截後。」真君乃化身 而去,俄頃,果見黑牛奔。「黃牛而來。」大王以劍揮牛, 中其左股,因投入城西井中。許君所化黑牛,趁後亦 入井內。其蜃精復從此井奔走,徑歸潭州,卻化為人。 先是蜃精化為美少年,聰明爽雋,而又富於寶貨。知 潭州刺史賈玉有女端麗,欲求貴婿以匹之。蜃精乃 廣用財寶,賂遺賈公親近,遂獲為伉儷焉。自後與妻 於衙署後院而居,每至春夏之間,常求旅遊江湖,歸則珍寶財貨數餘萬計。賈使君之親姻僮僕,莫不賴 之而成豪富。至是蜃精一身空歸,且云被盜所傷。舉 家嘆惋之際,典客者報云:「有道流姓許,字敬之,求見 使君。」賈公遽見之。真君謂賈公曰:「聞君有貴婿,略請 見之。」賈公乃命慎郎出,與道流相見。慎郎怖畏,託疾 潛藏。真君厲聲而言曰:「此是江湖害物,蛟蜃老魅,焉 敢遁形。」於是蜃精復變本形,宛轉堂下,尋為吏兵所 殺。真君又令將其二子出,以水噀之,即化為小蜃。妻 賈氏幾欲變身,父母懇真君遂與神符救療,仍令穿 其宅下丈餘,已旁亙無際矣。真君謂賈玉曰:「汝家骨 肉,幾為魚鱉也,今須速移,不得暫停。」賈玉倉皇徙居, 俄頃之間,官舍崩沒,白浪騰涌,即今舊跡宛然在焉。 《烏程縣志》:「世傳江子匯有蜃,往往噓氣成風,盪舟飄 瓦。又有一井,時出火燄,一道人來書符投之,火燄隨 出,燒道人鬚眉。疑井通蜃窟,後覆其井。其址在今弘 文館照牆下,東有葛仙翁祠,仙翁嘗令民間元宵前 後,家家鳴鼓以厭之,若曰葛公」在。葛公在,有見一老 人行郡中,形甚怪,聞鼓聲謂人曰:「吾聽之輒頭痛不 能堪,奈何?」忽不見。人皆以為蜃精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