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9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九十四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九十四卷目錄

 蓮部藝文一

  芙蓉賦          漢閔鴻

  芙蓉賦        魏陳思王植

  芙蓉賦         晉夏侯湛

  芙蓉贊           郭璞

  柬書堂帖         王羲之

  碧芙蓉頌        宋顏延之

  芙蓉賦           鮑照

  芙蓉賦           傅亮

  採蓮賦         梁簡文帝

  採蓮賦           元帝

  蓮華賦           江淹

  謝東宮賚藕啟       劉孝威

  採蓮賦          唐王勃

  秋蓮賦          宋之問

  為百官賀千葉瑞蓮表     崔融

  賀西內嘉蓮表       張仲素

  蓮蕊散賦         蕭穎士

  中書門下賀神龍寺渠中瑞蓮表

               權德輿

  賀西內嘉蓮表       柳宗元

  荷珠賦          白居易

  白芙蓉賦         李德裕

  朝日蓮贊         宋宋祁

  愛蓮說          周敦頤

  荷花賦          歐陽修

  蓮花賦           陳普

  蓮賦            文同

  蓮花賦           李綱

  安化瑞蓮堂記        蕭銳

  瑞蓮記          元夏鎮

  瑞蓮賦           劉詵

  迎華觀瑞蓮賦        陳樵

草木典第九十四卷

蓮部藝文一[编辑]

《芙蓉賦》
漢·閔鴻
[编辑]

乃有芙蓉靈草,載育中川。竦修榦以凌波,建綠葉之 規圓。灼若夜光之在元岫,赤若太陽之映朝雲。乃有 陽文修嫮,傾城之色。揚桂枻而來遊,玩英華于水側。 納嘉賓兮傾筐,珥紅葩以為飾。感夭桃而歌詩,申《關 睢》以自敕。嗟留夷與蘭芷,聽鶗鴂而不鳴。嘉芙蓉之 殊偉,託皇居以發英。

《芙蓉賦》
魏·陳思王植
[编辑]

覽百卉之英茂,無斯華之獨靈,結修根於重壤,泛清 流而擢莖。其始榮也,皦若夜光尋扶桑;其揚暉也,晃 若九陽出暘谷。芙蓉蹇產,䓿萏星屬,絲條垂珠,丹榮 吐綠。焜焜韡韡,爛若龍燭。觀者終朝,情猶未足。於是 狡童媛女,相與同遊,擢素手於羅袖,接紅葩於中流。

《芙蓉賦》
晉·夏侯湛
[编辑]

臨清池以遊覽,觀芙蓉之麗華。潛靈藕於元泉,擢修 莖乎清波。煥然蔭沼,灼爾星羅。若乃迴縈外散,䓿萏 內離,的出豔發,葉恢花披。綠房翠蔕,紫飾紅敷。黃螺 圓出,垂蕤散舒。纓以金牙,點以素珠。固陂池之麗觀, 尊終世之特殊。爾乃採淳葩,摘圓質;析碧皮,食素實。 味甘滋而清美,同嘉異乎橙橘。參嘉果以作珍,長充 御乎口實。

《芙蓉贊》
郭璞
[编辑]

芙蓉麗草,一曰《澤芝》。泛葉雲布,映波赮熙。伯陽是食, 饗比靈期。

《柬書堂帖》
王羲之
[编辑]

荷花想已殘,處此過四夏,到彼亦屢,而獨不見其盛 時,是亦可訝,豈亦有緣耶?敝宇今歲植得千葉者數 盆,亦便發花,相繼不絕,今已開二十餘枝矣,頗有可 觀,恨不與長者同賞。相望雖不遠,披對邈未可期。伏。 可勝悵惘耶。

《碧芙蓉頌》
宋·顏延之
[编辑]

澤芝芳豔,擅奇水屬。練氣紅荷,比符縹玉。擢麗滄池, 飛映雲屋。實紀仙方,名書靈躅。

《芙蓉賦》
鮑照
[编辑]

感衣裳於楚賦,詠憂思於陳詩,訪群英之艷絕,標高 名於澤芝,會春陂乎夕張,搴芙蓉而水嬉,抽我衿之 桂蘭,點子吻之瑜辭,選群芳之徽號,美斯花之郁烈, 抱茲性之清芬,稟若華之驚絕,單蓲陽之妙手,測淲 池之光潔,爍彤輝之明媚,粲雕霞之繁悅,顧椒丘而 非偶,豈園桃而能埒,彪炳以蒨藻,翠莖而紅葩,青房 「兮規接,紫的兮圓羅,樹妖媱之弱榦,散菡萏之輕荷, 上星光而倒景,下龍鱗而隱波,戲錦鱗而夕映,濯繡 羽以晨過,結游童之湘吹,起榜妾之江歌,備日月之溫麗,非盛夏而謂何?若乃當融風之暄盪,承暑雨之 平渥,被瑤塘之周流,繞金渠之屈曲,排積霧而揚芬, 鏡洞泉而含綠,葉折水以為珠,條集露而成玉。潤蓬 山之瓊膏,輝蔥河之銀燭。冠五華於仙草,超四照於 靈木。雜眾姿於開卷,閱群貌於昏明。無長袖之容止, 信一笑之空城。森紫葉以上擢,紛湘蕊而不傾。根雖 割而琯徹,柯既解而絲縈。感盛衰之可懷,質始終而 常清。故其為芳也綢繆,其為媚也奔發。對妝則色殊, 比蘭則香越。汎明彩」於宵波,飛澄華於曉月。陋荊姬 之朱顏,笑夏女之光髮。恨狎世而貽賤,徒愛存而賞 沒。雖凌群以擅奇,終從歲而零歇。

《芙蓉賦》
傅亮
[编辑]

考庶卉之珍麗,實總美於芙蕖。潛幽泉以育藕,披翠 蓮而挺敷。汎輕荷以冒沼,列紅葩而曜除。徼旭露以 滋采,靡朝風而肆芳。表麗觀於中沚,播郁烈於蘭堂。 在龍見而萌秀,於火中而結房。豈呈芬於芷蕙,將越 味於沙棠。詠三閭之被服,美蘭佩而荷裳。伊元匠之 有瞻,悅嘉卉於中渠。既暉映於丹墀,亦納芳於綺疏。

《採蓮賦》
梁·簡文帝
[编辑]

「望江南兮清且空,對荷花兮丹復紅。」臥蓮葉而覆水, 亂高房而出叢。楚王暇日之歡,麗人妖艷之質。且棄 垂釣之魚,未論芳蓱之實。唯欲迴渡輕船,共採新蓮, 傍斜山而屢轉,乘橫流而不前。於是素腕舉,紅袖張, 迴巧笑,墮明璫。荷稠刺密,亟牽衣而綰裳;人喧水濺, 惜虧朱而壞妝。物色雖晚,徘徊未返。畏風多而榜危, 驚舟移而花遠。歌曰:「嘗聞蕖可愛,採擷欲為裙。葉滑 不留綖,心忙無暇薰。千春誰與樂,唯有妾隨君。」

《採蓮賦》
元·帝
[编辑]

紫莖兮文波,紅蓮兮芰荷。綠房兮翠蓋,素實兮黃螺。 於時妖童媛女,蕩舟心許。鷁首徐迴,兼傳羽杯。棹將 移而藻掛,船欲動而萍開。爾其纖腰束素,遷延顧步。 夏始春餘,葉嫩花初。恐沾裳而淺笑,畏傾船而斂裾。 故以水濺蘭橈,蘆侵羅。菊澤未反,梧臺迴,見荇濕 霑衫,菱長繞釧,泛柏舟而容與,歌《採蓮》於江渚。歌曰: 「碧玉小家女,來嫁汝南王。蓮花亂臉色,荷葉雜衣香。 因持薦君子,願襲芙蓉裳。」

《蓮華賦》
江淹
[编辑]

余有蓮華一池,愛之如金。宇宙之氣,麗難息絕。聊書《竹素》,倘不滅焉。

「檢水陸之具品,閱山海之異名。珍爾秀之不定,乃天 地之精英。殖東國之流詠,出西極而擅名。方翠羽而 結葉,比碧石而為莖,蕊金光而赩色,藕冰拆而玉清。 載紅蓮以吐秀,披絳葉以舒英。」故香氛感俗,淑氣參 靈,躑躅人世,絪縕祇冥。青桂羞烈,沈水慚馨。於是生 乎澤陂,出乎江陰,見綵霞之夕照,覿雕雲之晝臨。既 翕赩於洲漲,亦映曖於川潯。奪夜月及熒光,掩朝日 與赩火。出金沙而延曜,被綠波而覃沲。冠百草而絕 群,出異類之眾夥。故仙聖傳圖,英隱留記,一為道珍, 二為世瑞。發青蓮於王宮,驗奇花於陸地。若其江淡 澤芬,則照電爍日;池光沼綠,則明壁洞室。曜長洲而 瓊文,映青崖而火質。或憑天淵之清峭,或殖蔬圃之 蒙密。故河北櫂歌之姝,江南採菱之女,春水厲兮楫 潺湲,秋風駛兮舟容與。著縹菱兮出波,攬湘蓮兮映 渚。迎佳人兮北燕,送上客兮南楚。知荷華之將晏,惜 玉手之空佇,迺為謠曰:「秋鴈度兮芳草殘,琴柱急兮 江上寒。願一見兮道我意,千里遠兮長路難。」若其華 實各名,根葉異辭,既號芙蕖,亦曰澤芝。麗詠《楚賦》,艷 歌陳詩。非獨瑞草,爰兼上藥。味靈丹砂,氣驗青雘。乃 可劍棄海岫,龍舉雲崿。畫臺殿兮霞蔚,圖縑縞兮炳 爍。永含靈於洲渚,長不絕兮川壑。

《謝東宮賚藕啟》
劉孝威
[编辑]

色華玉樹,味奪瓊漿,根出湯池,聞之僮約。子為靈散, 得自《莊篇》。楚后江萍,秦公海棗。凡厥水羞,莫敢相輩。

《採蓮賦》
唐·王勃
[编辑]

昔之賦「芙蓉者多矣,曹、王、潘、陸之逸曲,孫、鮑、江、蕭之妙韻,莫不權陳麗美,粗舉採掇。頃乘暇景,歷睹眾製,伏翫累日,有不滿焉。」 遂作賦曰:

非登高可以賦者,唯《採蓮》而已矣。況洞庭兮紫波,復 瀟湘兮綠水。或暑雨兮朝霽,乍涼飆兮暮起。黛葉青 跗,煙周五湖;紅葩絳蘤,電爍千里。尤見重於幽客,信 作謠於君子。爾其珍族廣茂,淑類博傳。藻河渭之空 曲,被沮漳之淪漣。燭澄灣而爛爛,亙修漲之田田。豈 直水區澤國,江漘海壖。是以吳娃越艷,鄭婉秦妍。感 靈翹於上朔,悅瑞色於中年。錦帆映浦,羅衣塞川。飛 木蘭之畫楫,駕芙蓉之綺船。問子何去,幽潭採蓮?已 矣哉,誠不知其所以然。賞由物召,興以情遷,故其游 泳一致,悲欣萬緒。至於金室麗妃,璇宮佚女,傷鳳臺 之寂寞,厭鸞扄之閒處,侍飲南津,陪歡北渚,見磯岸 之紆直,覿旌旄之低舉。上苑神池,芳「林御陂。樓陰架 沚,殿彩乘漪。張拜洛之容衛,備橫汾之羽儀。簫鼓發

兮龍文動,鱗羽喧兮鷁首移。咸靘妝而麗服,各分騖
考證.svg
而並馳。蘋縈槳礙,荇觸船危。視雲霞之沃蕩,望林泉

之蔽虧。洪川泱泱兮菡萏積,綠水湛湛兮芙蕖披。惜 時歲兮易晚,傷君王兮未知。折紺房與湘菂,攬紅葩 及碧枝。迴綃裙兮竊」獨嘆,步羅襪兮私自奇。莫不驚 香悼色,畏別傷離。復有濯宮年少,期門公子,翠髮蛾 眉,赬唇皓齒,傅粉蘭堂之上,偷香椒屋之裡。亦復銜 恩激誓,佩寵緘愁,承好賜之珍席,奉嬉遊之彩斿。繡 棟曛兮翠羽帳,瑤塘曙兮青翰舟。搴條拾蕊,沿波泝 流。池心寬而藻薄,浦口窄而萍稠。和橈姬之衛吹,接 榜女之齊謳。去復去兮水色夕,採復採兮荷華秋。願 承歡而卒歲,長接席而寡仇。于時薊北無事,關西始 樂,霧靜江垠,氣恬海漠。消怪氣于沅澧,照榮光于河 洛。殊方異類,舞詠相錯。王公卿士,歌吹並作。則有侯 家瑣第,戚里芳園,穿池灞岸之曲,蓄水河陽之源。隄 防谷口,島嶼轘轅。嘉木畢植,靈草具繁。沈桂北之丹 藕,播荊南之紫根。鬱萋萋而霧合,燦曄曄而霞翻。洎 乎氣徹都鄙,景華川陸。麥雨微涼,梅飆淺燠。命妖侶 于石城,嘯娛朋于金谷。乃使綠珠捧棹,青琴理舳。樽 芳醪,藉珍餗。汎玉潭之瀰漫,遶金渠之隈隩。石近水 而苔濃,岸連山而樹複。排芰末而爭遠,託蘆間而競 逐。赴汨凌波,飛褂振羅。風「低綠榦,水濺黃螺。上客喧 兮樂未已,美人醉兮顏將酡。畏蓮色之如臉,願衣香 兮勝荷。徘徊郢調,悽慘燕歌。念窮歡于水涘,誓畢賞 于川阿。結漢女,邀湘娥。北溪蕊尚密,南汀花更多。恨 光景兮不駐,指芳馨兮謂何。若乃南郢義妻,東吳信 婦。結褵整佩,承筐奉箒。忽君子兮有行,復良人兮遠 征。」南討九真百越,北戍雞田鴈城。念去魂駭,相視骨 驚。臨春渚兮一送,見秋潭兮四平。與子之別,煙波望 絕。念子之寒,江山路難。水淡淡兮蓮葉紫,風颯颯兮 荷華丹。剪瑤帶而猶欷,折瓊英而不歡。既而緣隈逗 浦,還「歸櫓。」睠芳草兮已殘,憶離居兮方苦。延素頸 于極漲,攘皓腕于神滸。惜佳期兮末由,徒增思兮何 補。又若倡姬蕩媵,命侶招群,淇上洛表,湘皋汝墳。望 洲草兮翡翠色,動浦水兮驪龍文。願解佩以邀子,思 褰裳而從君。恐時暮,愁日曛,嗚鐶釧兮響窈窕,艷珠 翠兮光繽紛。憐曙野之絳氣,愛晴天之碧雲。棹巡汀 而柳拂,「船向渚而菱分。掇翠莖以翳景,襲朱萼以為 裙。艇楫凌亂,風流雨散。鳴榔絡繹,霧罷煙釋。狀飛虯 之蜿蜿,若驚鴻之弈弈。艇怯奔潮,篙憎淺石。絲著手 而偏遶,刺牽衣而屢襞。」乃有貴子王孫,乘閒縱觀。何 平叔之符彩,潘安仁之藻翰。稅龍馬于金隄,命鳧舟 于石岸。錦纜翻灑,銀檣照爛。日側光沈,風驚浪深。紆 北渚之新贈,恣東溪之密尋。鴛鴦繡彩之文履,瑇瑁 瓊華之寶琴。扣舷擊榜,吳歈越吟。溱與洧兮葉覆水, 淮與濟兮花冒潯。值明月之夕出,逢丹霞之夜臨。《茱 茰歌》兮軫妾思,芍藥曲兮傷人心。伊採蓮之賤事,信 忘情之蓋寡。雖跡兆于水鄉,遂風行于天下。感極哀 樂,聲參《鄭》《雅》。是以緬察谷底,窮覽地維。北盡豐鎬澇 潏,南究巴沲越沂,莫不候期應節,沿濤汎湄。薄言採 之,興言服之。發文扃之麗什,動幽幌之情詩。使人結 眷,令人相思。宜其色震百草,香奪九芝。棲碧羽之神 雀負青。之寶龜,紫秩流記,丹經祕詞,豈徒加繡柱 之光彩,曄文井之華滋已矣哉。向使時無其族,代乏 厥類,獨秀上清之境,不生中國之地,學鸞鳳而時來, 與鶼鶼而間至。必能使眾瑞彩沒,群貺色沮,湯武齋 戒,伊皋延佇,豈俾夫秦童趙僕,倡姬艷女,狎而翫之, 擷而采之乎。時有東鄙幽人,西園舊客,常陪帝子之 輿,經侍天人之籍。詠綠竹于風曉,賦彤管于日夕。暑 往寒來,忽矣悠哉!蓬飄梗逝,天涯海際。似還邛之寥 廓,同適越之淫滯。蕭索窮途,飄颻一隅。昔聞七澤,今 過五湖。聽菱歌兮幾曲,視蓮房兮幾株。非鄴地之宴 語,異睢苑之歡娛。況復殊方別域,重瀛複嶂。虞翻則 故鄉寥落,許靖則生涯惆悵。感芳草之及時,懼修名 之或喪。誓划跡潁上,棲影渭陽。枕箕岫之孤石,汎磻 溪之小塘。餐素實兮吸絳芳,荷為衣兮芰為裳。永潔 己于丘壑,長寄心于君王。且為歌曰:「芳華兮修名,奇 秀兮異植,紅光兮碧色,稟天地之淑麗,承雨露之霑 飾,蓮有藕兮藕有枝,才有用兮用有時。何當婀娜華 實,移,為君含香藻鳳池。」

《秋蓮賦》
宋·之問
[编辑]

天授元年,敕學士楊炯與之問分直于洛城西入閣。每雞嗚後至羽林仗閽人奏名請龜契佇命,拱立于御橋之西,「玉池清泠,紅蕖䓿萏,謬履扃闥,自春徂秋,見其生,視其長,睹其盛,惜其衰,得終天年而無夭折者。良以隔礙仙禁,人莫由見。向若生于瀟湘洞庭,溱洧淇澳,即有吳姬越客,鄭女衛童,芳心未成,採擷都」 盡。今委以白露,順以涼風,榮落有期,於分畢矣。斐然願歌,其事久之,乃為《秋蓮賦》焉。

若夫西城祕掖,北禁仙流,見白露之先降,悲紅蕖之 已秋。昔之䓿萏齊秀,芬敷競發,君門閟兮九重,兵衛 儼兮千列,綠葉青枝,緣溝覆池,映連旗兮搖艷,輝長劍兮陸離,疏瀍兮引穀,交流兮相沃,「四繞兮禁營,三 匝兮承明。曉而望之,若霓裳宛轉朝玉京;夕而察之, 若霞標灼爍散赤城。既如秦女艷日兮鳳鳴,又似洛 妃拾翠兮鴻驚,足使瑤草罷色,芳樹無情,複道兮詰 曲,離宮兮相屬。飛閣兮周廬,金鋪兮璧除,君之駕兮 旖旎,蓮之葉兮扶疏,萬乘顧兮駐綵騎,六宮喜兮停 羅裾,仰仙遊而德澤,縱元覽而神虛。豈與夫溪澗兮 沼沚,自生兮自死,海沂兮江沲,萬里兮煙波。汎漢女, 遊湘娥,佩鳴玉,振綺羅,中流欲渡兮木蘭楫,幽泉一 曲兮《採蓮歌》。江南兮峴北,汀洲兮不極。既有芳兮莎 城,長無豔兮水國。豈知移植天泉,飄香列仙。嬌紫臺 之月露,含玉宇之風煙。雜芳兮照燭,眾彩兮相宣。鳥 翡翠兮舟青翰,樹珊瑚兮林碧鮮。夫其生也,春風晝 蕩,爍日相煎。夭桃盡兮穠李滅,出大隄兮豔欲然。夫 其謝也,秋灰度管,金氣騰天。宮槐疏兮井桐變,搖寒 波兮風颯然。歸根息豔兮八九月,乘化無窮兮千萬 年。越人望兮已長久,鄭女採兮無由緣。何深蔕之能 固,何穠香之獨全。」別有待制揚雄,《悲秋宋玉》。「夏之來 兮翫早紅,秋之暮兮悲餘綠。禮盛燕臺,人非楚材。雲 霞圖兮蘭為閣,金銀酒兮蓮作杯。落英兮徘徊,風轉 兮哀」哀。入黃扉兮灑錦石,縈白蘋兮覆綠苔。寒暑茫 茫兮代謝,故葉新花兮往來。何秋日之可表,託芙蓉 以為媒。

《為百官賀千葉瑞蓮表》武后
崔融
[编辑]

臣某等文武官若干人言:「伏奉恩旨,垂示臣等《千葉 瑞蓮》。觀其綠裡紅葩,緗莖素萼,露搖珠點,霞坼金鬚, 百星交映,羽蓋張而一色;萬目齊明,車輪合而千狀, 謂翔鸞之欲舞,若群鵷之並飛,峰形聳而半天,石勢 蹲而臨海,沖氣積其下,惠風流其上,服之可以登仙, 採之可以駐壽。雖復釋梵天王之國,千影離婁;善住」 天子之地,雙輝燦爛,校之今日,未可同年。臣等謹按 《華嚴經》云:「蓮花世界是廬舍,郍佛成道之國,一蓮花 有百億國。」《無量清淨經》云:「無量清淨佛,七寶池中生 蓮花上。」夫蓮花者,出塵離染,清淨無瑕,有以見如來 之心,有以察如來之法。道之行也,曾不徒然。伏惟天 冊寶金輪聖神皇帝現此妙身,當茲巨瑞,符契冥合, 影響不差,有百億國,無量清淨者。天意若曰:護蘇蟻 結,默啜蜂飛,聞鼓鞞而革面,望旌旗而懸首,指麾而 邊境獲安,高枕而中國無事。風行電掃,縛噍類于百 億之區;霧廓塵銷,反遊魂于清淨之域。深仁所及,不 亦弘哉!臣等濫奉朝恩,親披瑞牒,非常之貺,曠古未 聞;殊特之珍,歷代一「見,手舞足蹈,百倍常情。無任慶 躍之至,謹詣朝堂奉表陳賀以聞。」

《賀西內嘉蓮表》
張仲素
[编辑]

臣伏見今月九日中書門下宣示百官《西內池中嘉 蓮圖》,其蓮一本兩花者。臣聞明聖有作,天人合應,既 彰化本,必降祥符,即事而推,昭昭可見。伏惟陛下儲 精要道,憂濟群芳,致理大同,猶懼不至。所以恢弘聖 教,資福生靈,元造感通,嘉瑞屢降。況茲䓿萏,儒釋同 稱,經文但喻乎淤泥,詩人特歌于彼澤。豈比夫耀銅 池,煥靈沼,傳芳丹禁,濯影清流。特聳孤莖,以表清淨 之源一致;對敷雙萼,是明內外之教齊興。天雖不言, 假物明意。臣仰披圖牒,逖覽古先,豈無禎祥,莫此昭 著。望雲就日,徒深忭躍之誠;舞德歌功,何報恩私之 重。無任忭賀慶躍之至。

《蓮蕊散賦》并序
蕭穎士
[编辑]

予同生繼夭,憯戚所萃。己未歲夏六月,旅寄韋城,憂傷感疾,腫生于左脅之下,彌旬不愈,楚痛備至。友生于逖、張南容在大梁聞之,以言于方牧李公。公予之舊知也。俯垂驚嗟,遠致是散,題曰《蓮蕊》。合之以蘇,用附腫上,又覆以油,帛以羃之。其瘳如洗,一夕復故。感恩嘆異,于以賦焉。

彼散維黃,曰蓮之蕊。有輕其質,如雪伊灑。君子賚焉? 厥疾遄已?揆艱疾之永戚,矧羈孤之遠情。諒《積悲》而 成。爰彼腫而斯嬰。遘徂夏之赫曦,蹇憂虞于此城。 堆以壅蓄,介于腰腹。如煙斯焮,如芒斯觸。靡宵靡晝, 莫獲偃伏。亦既浹辰,寘予于毒。惴然其恐兮,如集于 木。幸于張之久要,干至貴而為言。感知己于名公,降 踰涯之厚恩。旅信宿以問至,致良散以斯存。于是滫 以蘇膏,幕以油帛。茲焉塗附,未始竟夕。有瘳如神兮, 厥痛「斯滌。」彼挂帆而奔駟,曾莫速乎靈跡。雖兼金而 製錦,豈厥價而能敵?異哉!討奇篇于《綠帙》,搜祕卷于 青囊。奚要術之備列,獨無聞于此方。苟佳名之是徵, 乃䓿萏之餘芳。原夫託根清泚,敷蘤馨香。宜蠲穢而 蕩邪,救吾人之疾瘍。于以用之,終然允臧。愷悌君子, 德音不忘。昔禽蛇之見拯,尚有答于隨噲;矧圓首之 為貴。聿稱靈于覆載。慚力微而施重。懼殞墜于酬戴。 蓮之蕊兮永以為佩。

《中書門下賀神龍寺渠中瑞蓮表》德宗
[编辑]

權德輿

臣某等言:「今日中使某至,奉宣進止,示臣等《神龍寺殿前渠中瑞蓮花圖》,其花一莖兩房者。」伏惟陛下仁 聖感通,弘被生植。宥萬方之暇,必順天心;於九重之 中,別開佛剎。絪縕降祉,䓿萏敷榮。瑞茲灼灼之花,迥 出田田之葉。吉祥殿外,芳馥殊常;功德池中,光華交 映。扶疏發越,並秀相鮮,元功嘉應,超冠圖牒。彼芝稱 三秀,麥有兩岐,雖驗休祥,豈階妙法。觀雙芙之挺茂, 荷一雨之均霑。陰騭生成,發輝嚴淨。臣等忝居樞近, 倍萬歡心。無任欣忭悅懌之至。謹奉表陳賀以聞。

《賀西內嘉蓮表》德宗
柳宗元
[编辑]

臣某言:「今日某時,中使某至,奉宣聖旨,出西內神龍 寺前水渠內《合歡蓮花圖》一軸,示百寮者。」祥圖煥開, 異彩交映,贊天地之合德,表神人以同歡。臣某誠歡 誠慶,稽首頓首。伏惟皇帝陛下,道協重華,慶傳種德, 調陰陽之粹美,孕造化之精英。吉慶每見于天心,發 祥必自于禁掖。是使雙華擢秀,連蔕垂芳;香激大王 之風,影耀天泉之水。煥開宮沼,旁映給園。靈貺應期, 天龍護聖。寶曆敻超于小劫,神功允洽於大千。臣某 獲睹昇平,濫居榮寵。聞瑞應而稱慶,仰繪事以增歡。 無任忭蹈喜躍之至。

《荷珠賦》
白居易
[编辑]

「迸水所集,輕荷正敷。引修莖而出葉,凝玉液以成珠。」 淨綠田田,神龜之巢處斯在;虛明皎皎,靈鵲之銜來 豈殊。既羅列其青蓋,又昭章于白榆。亂點的皪,分規 青瑩。仰虛無以上出,捲晶熒而外映。灑之不著,湛兮 逾淨。時寄寓于傾攲,每因依于平正。「可止則止,必荷 之中央;在圓而圓,得水之本性。飄飆既息而常凝,魚 鳥頻衝而不定。爾乃一氣暗後,初陽照前。宿雨霽而 猶在,曉露裛而正鮮。熠熠有光,映空水而煥若;纍纍 無數,遍池塘而炯然。宛轉而魚目迴視,沖融而蚌胎 未堅。因霑濡而小大,順散合以虧全。輕彩蕩漾,芳濃 厭浥。明璣而夜月爭光,丹粟而晨霞散入。其息也與 波俱停,其動也與風皆急。若轉于掌」,乃是江妃之珠; 如凝于盤,遂成泉客之泣。冰壺捧玉而殊倫,水鏡沈 精而莫及。則知氣有相假,物有相資,惟雨露之留處, 當芙蓉之茂時。雖賦象而無準,必成形而在茲。喻于 人則寄之生也,擬于道則沖而用之。自契元珠之妙, 何求赤水之遺。

《白芙蓉賦》
李德裕
[编辑]

金陵城西池有白芙蓉,素萼盈尺,皎如霜雪。江南梅雨,麥秋之後,風景甚清,漾舟綠潭,不覺隆暑,與佳客泛玩,終夕忘疲。古人惟賦《紅蕖》,未有斯作。因以抒思,庶得其彷彿焉。「金陵」 ,謂潤州城西「綠潭」 ,即放生池也。

「朱明夕霽,佳木凝陰。蘭未歇其秀色,鳥尚留其好音。 泛迴塘兮清景暮,環修渚兮碧流深。誠有感於逝節, 更新得於賞心。」是時黛葉已繁,瓊英始發。搖瑞彩於 波上,挺纖莖於蘋末。忽疑巨蚌濯漪,暫睹其明月;復 似處子映松,遙覿其冰雪。煥列宿於長河,耀良玉於 方折。點白露於葭菼,散飛鴻於林樾。予乃鼓輕枻,入 澄瀛。度柳杞,越蘭蘅。裴回容與,放志遺榮。近汀洲而 菱密,出蓮徑而潭平。飛《鸂𪆟》,《起鵁》揮水珠而濺葉, 動波文而抗莖。傳羽巵而適性,合金絲而寫情。管度 風而音遠,歌臨流而轉清。既而稍憩川陰,暫浮霄外; 極望漪瀾,靜無夕靄。又如游女解佩於漢曲,宓妃採 蓮於湍瀨。舒薀藻以為席,倚秋荷以為蓋。發巧笑之 芬芳,感佳期之來會。嗟夫!楚澤之中,無蓮不紅。惟斯 華以素為絢,猶美人以禮防躬。銀輝光而流燭,玉精 氣而舒虹。雖有貴其符采,且未匹其華容。由是南國 之姝,以為麗觀。延華頸於沼沚,曳羅裙於磯岸。且謂 降懸實於瑤池,徙靈根於天漢。恨霄路兮永絕,與時 芳兮共玩。聽高柳之蚤蟬,悲此歲之過半。彼妍姿之 昭灼,待風雨而消散。乃為歌曰:「秋水闊兮秋露濃,盛 華落兮歎芙蓉。菖花」紫兮君不識,萍實丹兮君不逢。 想佳人兮密靜處,顏如玉兮無冶容。

《朝日蓮贊》
宋·祁
[编辑]

花色或黃或白,葉浮水上,翠厚而澤,形如菱花差大。開則隨日所在,日入輒斂,而自藏於葉下,若「葵藿傾太陽之比。」

素花碧葉,浮秀波面,日中則向,日入還斂。

《愛蓮說》
周敦頤
[编辑]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 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 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 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翫焉。」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 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陶後 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荷花賦》
歐陽修
[编辑]

步蘭塘以清暑兮,颯蘋風以中人;擷杜若之春榮兮, 搴芙蓉於水濱。嘉丹葩之耀質,出綠水而含新。蔭曲 池之清泚,漾波紋之淵淪。披紅衣而耀彩,寄清流以 託根。挺無華之淺艷,靡競麗乎先春。抱生意以自得 兮,及薰風之嘉辰。若夫「夏畹蘭衰,夢池草密,慘群芳之已銷,獨斯蓮之迥出。可以嗅清香而析酲,可以玩 芳華而自逸。」況其晚浦煙霞,水亭風日。投文竿而餌 垂,泳萍莖而波溢。絲縈藕以全折,杯卷荷以半側。墜 紫菂以攲煙,斂紅芳而向夕。可憐影兮相顧,列金葩 而返植。清風遏以似起,碧霧合而乍失。或兩兩以相 扶,漸亭亭而獨出。發燕脂於北土,生異香於西域。匪 江妃之小腰,即廣陵之清骨。爾乃曲沼微陽,橫塘細 雨。逐橋上之歸鞍,笑堤邊之游女。墮虹梁而窺影,倚 風臺而欲舞。覆翠被以熏香,然犀燈而照浦。雙心並 根,千株泣露。湛月白而風清,杳池平而樹古。送艇子 於西州,聞棹謳於北渚。迎桃根而待楫,逢宓妃而未 渡。迫而視之,靚若星妃臨水而脈脈盈盈;遠而望之, 杳如峽女行雲而朝朝暮暮,其妖麗也,其閒雅也。「香 荃橈兮木蘭舟,澹容與兮悵夷猶。東西隨葉隱,上下 逐波浮。已見雙魚能比目,應笑鴛鴦會白頭。昔聞妃 子貴東昏,地上金花不染塵。空留此日田田葉,不見 當時步步人。」

《蓮花賦》
陳普
[编辑]

「夫天地之生物,各品類以賦形。惟木行之為盛,分四 序而敷榮。梅枝可以知乾坤之消息,蓂莢可以知月 數之虛盈。蕙蘭紛其秋香,松竹凌其冬青。繄茲蓮之 為卉兮,托濕壤之根莖。」于時炎風烜燠,畏景朱明。湖 光澄練,池館風生。張當炎之綠蓋,施傅粉之紅英。紫 苞冉冉,淨植亭亭。俯如鱗集,仰若塔層。出淤泥而不 「染,含清露而攲傾,色幽幽兮不媚,香遠遠兮益清;嬌 楊妃之欲語,非六郎之可名;宜元公之獨愛」,是以有 君子之稱也。若夫紅中之白,清素可貴;燦燦瓊臺,搖 搖玉珮,或同榦而雙頭,或千葉而出類,是皆水宮之 仙子,為赤帝呈祥而獻瑞。至于萍光轉霽,細風微波, 雕畫舫,金叵羅,或凌波而觴酌,或託聲于陽阿。是皆 一時之賞翫,恐紅芳之蹉跎也。客有執爵而繼歌曰: 「太華高兮峨峨,玉井深兮奈何。安得長梯取霜雪之 藕兮,痊濁世煩溽之沈痾。」

《蓮賦》
文同
[编辑]

「彼芳蓮之紛敷兮,乃橫湖之繡繪。挺濁淤以自潔兮, 澡清漪而逾麗。纖莖空其上下兮,細理周其向背。甘 液凝而浥露兮,清香馥而風遞。內冰筋與玉骨兮,外 吐心而露肺。承寶座之千趺兮,蔭琱輿之萬蓋。張翠 幃于月下兮,列綵仗于煙際。容鷗鷺之徙倚兮,取龜 魚之芘賴。既帖水以不競兮,復沿涯而自退。實華蘤」 之上品兮,豈草木之一概。

《蓮花賦》有序
李綱
[编辑]

釋氏以蓮花喻性,蓋以其植根淤泥而能不染,發生清淨,殊妙香色,非他草木之華可比,故以為喻。宋之問、歐陽永叔皆嘗賦之,清便富豔,然未嘗及此。余暇日訪羅疇老修撰,見其園池蓮華盛開,因感而為賦,極其美而卒歸之於正云。其辭曰:

「偉哉造物之播氣也。天地絪縕,陰陽盪摩,植物得之, 發為奇葩。葩之甚奇,莫如《蓮花》,擢修榦於波瀾,結芳 根於泥沙,氣馥芝蘭,彩豔雲霞。相草木之芳菲,孰色 香之可加。綠水如鏡,紅裳影斜,乍疑西子,臨谿浣紗, 䓿萏初開,朱顏半酡。又如南威夜飲朝歌,亭亭煙外, 凝立委佗。又如洛神羅韤凌波,天風徐來,妙響相磨。」 又如湘妃瑟鼓雲和,嬌困無力,搖搖纖柯。又如戚姬 楚舞婆娑,風雨摧殘,飄零紅多。又如蔡女蕩舟抵訶。 爾乃藕埋玉骨,花炫新妝,綠荷倚蓋,翠菂連房。修莖 聳碧,嫩蕊搖黃。貯盈盈之真色,汎苒苒之天香。斂若 凝羞,婉若含笑;仰若迎風,俯若窺沼。波靜露寒,風清 月曉。動嬉戲之遊魚,來翩翻之白鳥;藹江湖之秋思, 增園亭之幽眇。則有高世之士,味道之人,悟色香之 妙覺,獲圓通於見聞。深契無生,不離根塵。豈止玩其 英華,攬其芳芬而已哉?言觀其本,生於淤泥;言觀其 末,出於清漪。處汙穢而不染,體清淨而不移。至理圓 成,孰能知之?西方之人,強名為佛,以茲取喻,其誰曰 不?是以毗盧之坐,千葉齊敷。華藏之海十方咸出。惟 植根之得地,爰開華而結實。功用既圓退藏于密。返 觀自性之蓮花,又何資于造物。

《安化瑞蓮堂記》
蕭銳
[编辑]

蓮之為物,花中之特立者也。墨客騷人,所以品題多 矣。花開十丈,有若昌黎之詠;紅月小湖,有若杜少陵 之句;中通外直,有若周濂溪之說。或詫其花,或言其 狀,或稱其操,無非致美於蓮者。然稱其瑞,則罕有聞 焉。番陽趙公以相門之胄,來令茲邑。下車未幾,百度 俱興。政通人和,豈弟之稱翕然同詞。以為學道愛人, 未有若我公之賢者,則至和所感,將何如耶?秩滿將 代,而桃開並蔕,梅實雙核,休祥之見於縣圃者非一, 是固足以驗感通之效矣,而猶未也。涉夏而蓮開縣 沼,一本雙葩,宛然孤鶴,而二其頂。人曰:「此瑞蓮也,非 善政熏陶,何以致是?」公會賓僚,共遊其上,舉酒而相 屬曰:「政之感召,非某敢當;物之異殊」,則所未睹。唐叔 得禾,異畝同穎;張氏之麥,乃秀兩岐。天人之際,容有是理。則瑞蓮者,得非造物之憫其勞瘁,故貺之耶?烏 可以無記其實。遂築堂於上,扁其名曰《瑞蓮》,且屬予 為記。予館賓義不容辭,然天下之士,與其局於小,孰 若志於大。蓮之為瑞,不足為今喜。曾不若視草楓宸, 經綸天下,秉金蓮炬,夜入學士院之為美。「『桃之並蔕, 固不若灼灼其華,宜其室家。使如文王,國無鰥民』之 為均;梅之雙結,又不若調鼎和羹。」「汝為鹽梅,功同傅 說之為大。是記也,願充而廣之,不獨以之瑞一邑,將 以瑞天下。」眾曰:「然。」予退而志之。宋嘉定七年九月甲 戌,南坡蕭銳記。

《瑞蓮記》
元·夏鎮
[编辑]

蓋天地一氣爾。和氣之所感召,則英華發越而為慶 祥。若《周書》同穎之禾,《唐頌》「連理之木」,信有以致之也。 萍州之鳳凰池,相承為知郡公館。至元三年,河間李 侯來守是邦,期月而政成。至秋七月,有瑞蓮生於池 中者再,邦人咸以為嘉瑞焉。時府推李公仲敬目擊 斯瑞,又俾予述以文。且所謂瑞蓮者,予固嘗見之矣。 宋寶祐戊午開于東濠,其年秋,巖方使君為舉送賦 「兩龔二陸」之詞,以識趙氏伯仲之聯。登延祐庚申復 開於瑞禾堂,池則二幕李友仁所種也。若玉霄滕公 往年記鳳池之瑞蓮,乃為前太守郝侯而作,今雙花 呈祥,一月之內,凡兩見之,其善政之所致,又必有過 於前政者矣。公名從善,字元卿,為作頌曰:「春陽發舒, 眾蘤萃止,盛夏長養,獨為君子。雙莖並蔕,佳耦齊芳。 機雲競爽,岳湛頡頏。聲應氣求,志同道合。德鄰不孤, 朋簪以盍。萍有賢守,憩於鳳池,和氣致祥,賁然來思。 新秋氣清,一再獻瑞。匪伊聯升,羽儀朝著。」

《瑞蓮賦》
劉詵
[编辑]

「愬青原而西騖,踰北郭之十里。橫溪漫漫,重阜伏起。 層軒危榭,東縵西峙。吾伊出竹,行者為喜。問其間之 何人,知夫子之洵美。萬山拄頰,堂有流水。播播其渠, 濊濊其沚。眾芳繞而成宮,群碧葺以為戺。當炎雲之 散漫,走峻壁之赤煒。黃塵漲于門衢,元閬隔以尺咫。 忽芙蕖之效祥,葩一本而並蔕,矗萬花之如雲。何此 美之獨異。」于是耆幼群觀,賓游聚詣。飛杯賞勝,援筆 賦瑞。記《同榦》于《天泉》,歌《合歡》于西內。羌藍田之連璧, 胡驟獲於不藝。豈仙人之雙盤,猶抗立於千歲。循環 不解,豐斂同氣。高疑聯冠,俯若駢袂。相倚如揖,相依 如醉。頹陽亞影,輕雨對淚。煙墩增妍,露墅助媚。乃若 暾色在樹,清風被蘭。娟擢秀以並潔,「屹競色而兩難。 泫袖唾以相眩,失增城之紈斑。此其態也,而未離乎 塵間。零露試玉,涼月流丸。澹同心之莽莽,落連珮之 珊珊。渺所思兮湘水,望蒼梧而不還。此其意也,而未 足以窮造化之端。」嗟夫!太和之在古今,常易類而難 諧。睨水火之異質,企參辰而無涯。偶不足以勝奇,迨 其遇而非儕。愬重華之濬美,睠庳亭之可懷。怨乘舟 之秋風,歌不容其漢淮。丘與軻兮不並,周與召兮難 偕。紛是卉之何情,誠矯薄而媿乖。同光和羲,比潔夷 齊。秀出元朗,芳壓雲機。木連理而讓瑞,禾同穎而避 祺。鍾眾美於一榦,合二妙而無倪。撫六合之曠垠,胡 君宇之若私。念禎異之有兆,若春蒸而雲滋。彼智者 之未「覿,每託物而先知。根盤盤以信厚,葩采采而書 詩。倚庭柱而揮麈,傲俗子以厥兒。」持紫蓬萊,泛紅昆 池。梯太華之萬仞,送水天之千枝。曖此和於天地,麥 兩秀而九芝。然後乘太一之舟,踞千載之龜。酌太湖 之酒,而歌先生之詩。亦宇宙之一奇也。

《迎華觀瑞蓮賦》
陳樵
[编辑]

「銀谷山人,秋食菊英,夏居荷屋。瞰元林,蔭珍木,援風 枝,倚露竹,解佩薦蘭,分流互綠。繞蝶圍蜂,量花以谷。 愛萬物之光輝,遲丹榮之綺縟。」於是鬱金在柳,丹入 春荑,冶葉倡條,凌亂紛披,縹蔕丹膚,雪骨霜蕤,染金 稜以為碧,添膩紫之紅滋。亦有蟠桃緗梅,碧柰楞梨, 購玉蕊於三秦,來戎王於月氏。分朝家之藥樹,進百 越之扶荔,出平泉之鮮藻,致玉李於琳園。靈瓜兮崆 峒,紫杏兮三元。又有溟海如瓜之棗,崑崙百子之蓮, 銀桃碧藕,朱梅玉蘭,英蕤纂纂,豔實酣酣。春透餘胥, 落蕊闌干。歎蕣英之歸華,玩朝花之小蒨。於是知微 子過而咻之,出《瑞應之圖》而謂之曰:「子能致名花美 石,而不能植朱草與金芝;子又能致嘉蓮瑞木,而不 能使生於林池。」子獨不見昔者淮陽金帶之圍,今海 右芙蓉之嘉瑞乎?觀其庭闈清峻,綠水涵虛,公侯至 止,靈苗日敷,自公銷夏,翠綠丹朱,飛鳧為之拂舞,朱 鳥為之翔翥,藻縟相輝,風翔雨舞。外之則素質流丹, 垂葩接跗;內之則紅銷白越,鬚聯齊縷,金粟在鎔,脂 澤迎露,玉琢相思之心,苞約流黃之素。聯珠微漲,金 膏如污。花房旦開,天香微度。莖裊銀篁之管,陰聯翠 羽之幃。綵雲墜則宓妃游女之凌波,雨勢酣則優人 索寒之浣水。至其魚浮積翠,日在蘭芷。又若秦王懸 鏡而色動,樊劉唾盤而成鯉。披叢凝睇,連芳具美,弱 鬟雙綰,金枝對起。若「嬋與娟兮方駕,英與皇兮倚竹。」 又若女同居兮蘭心,禽宛頸兮河曲。朱鷺將飛而目成,媚蝶接影而相逐。罷單鴻寡鳧之奏,辭別鶴孤鸞 之曲。連雙禽於一縱,配繁弦之雙鵠。寶勝擬之而翻 飛,鏌鋣繼之而來復。相逢之樂成聲,聯臂之歌相續。 豈比夫「東伯勞而西燕,背面傷春而獨宿」者哉!觀乎 氣韻生動,一花二妙;晞金澱以飄丹,出公侯之池沼。 此非地產,是謂天造。造不自天,自帝有詔。蓋盛德大 業之在公物莫掩其光耀,而英華外發,從公所到。故 奉詔朔方,則見之朔方,命之十道,則見之十道。問之 花神而莫予知,索之主林而莫之效。香繞洞元之天, 而赤松攬其餘照。是豈人間之香艷,吳兒之花草也 耶?山人曰:「吾聞德之厚者無薄發,占其源者視其委。 蕃。釐作合於三神,觀禎何有於東龜。蓋兼而兩者,蕭 曹之將相,實連錢者,王謝之子弟,藹熏胥以為祥,無 但以花木視之也。」於是緒言未既,民有歌於塗者曰: 「水花兮蕊蕊,祥風兮佳氣,非動非植兮從公而至。藕 方舟兮不足為其廣遠,花百尺兮不足盡其巨麗。抑 南枝出於」東海之上,而北枝出於鳳凰之池者邪?山 人悅之,使反之,而和之曰:「桑麻靡曼兮禾黍蒙蒙,吏 清素兮年屢豐,民食其實兮春華在躬。」抑袁宏、謝安 石之仁風歟?沈隱侯之春風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