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9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九十五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九十五卷目錄

 蓮部藝文二

  瑞蓮亭記      明秦簡王誠泳

  瑞蓮圖記         王朝用

  荷花賦          何景明

  荷賦            徐渭

  瑞蓮賦          馬斯和

  蓮花賦          蘇致中

  瑞蓮賦          林承芳

  君子傳           葉受

  瑞蓮賦          申時行

  後瑞蓮賦          前人

  瑞蓮賦          郭正域

 蓮部藝文三

  江南曲          漢樂府

  蓮歌           晉傅元

  芙蕖            前人

  詠荷            張華

  芙蕖            陸雲

  夏歌           梁武帝

  採蓮曲           同前

  同庾肩吾詠蓮舟買荷度   簡文帝

  採蓮曲           同前

  採蓮曲           同前

  詠芙蓉           同前

  賦得涉江採芙蓉       元帝

  詠同心蓮        昭明太子

  詠新荷應詔         沈約

  詠芙蓉           前人

  採蓮曲           吳均

  遙見美人採荷       劉孝綽

  採蓮曲          劉孝威

  江南可採蓮         劉緩

  詠荷            江洪

  採蓮曲           朱超

  詠同心芙蓉         前人

  採蓮曲          沈君攸

  採蓮曲          陳後主

  賦得涉江採芙蓉      祖孫登

  蓮調            前人

  詠城塹中荷         前人

  賦得荷         北周庾信

  採蓮曲         隋盧思道

  芙蓉花          辛德源

  賦得涉江採芙蓉      孔德韶

  詠同心芙蓉        杜公瞻

  秋池一株蓮        弘執恭

  採蓮曲          殷英童

  採芙蓉          唐太宗

  採蓮曲          崔國輔

  採蓮曲          徐彥伯

  採蓮曲           鄭愔

  荷             李嶠

  採蓮曲           王勃

  曲池荷          盧照鄰

  採蓮           徐元之

  臨湖亭           王維

  題蓮花塢          前人

  長干曲           崔顥

  越女           王昌齡

  採蓮二首        前人

  採蓮曲           李白

  折荷有贈          前人

  古風            前人

  感興            前人

  子夜吳歌          前人

  粲公院各賦一物得初荷   儲光羲

  採蓮曲          陳去疾

  採蓮曲           戎昱

  秋池一枝蓮         郭恭

  闕下芙蓉          包何

  詠南池嘉蓮         姚合

  蓮塘            前人

  和李補闕曲江看蓮花     前人

  採蓮歌          劉方平

  芙蓉出水          陳至

  芙蓉出水          賈謨

  採蓮            楊衡

  荷池            韓愈

  古意            前人  奉酬盧給事雲夫四兄曲江荷花行見寄并呈

  上錢七兄閣老張十八助教   前人

  採蓮曲           張籍

  重臺蓮           李紳

  東林寺白蓮        白居易

  京兆府新栽蓮        前人

  題白蓮           前人

  看採蓮           前人

  階下蓮           前人

  重臺芙蓉         李德裕

  秋日吳中觀黃藕       趙嘏

  望蓮臺          朱景元

  詠雙開蓮花         劉商

  蓮花           溫庭筠

  芙蓉            前人

  和太常杜少卿東都修行里有嘉蓮

                前人

  蓮浦謠           前人

  張靜婉採蓮曲        前人

  荷花           李商隱

  贈荷花           前人

  採蓮曲二首       鮑溶

  芙蓉           陸龜蒙

  白蓮            前人

  重臺蓮花          前人

  白芙蓉           前人

  白蓮           皮日休

  重臺蓮花          前人

  蓮葉           李群玉

  新荷            前人

  晚蓮            前人

  荷花            韓偓

  宮池產瑞蓮        王貞白

  高侍御話及皮博士池中白蓮因成一章寄博

  士兼呈侍御         吳融

  永樂殷堯藩明府縣池嘉蓮詠  雍陶

  重臺蓮          李建勳

  蓮塘霽望          劉兼

  蓮葉            鄭谷

  採蓮           孫光憲

草木典第九十五卷

蓮部藝文二[编辑]

《瑞蓮亭記》
明·秦簡王誠泳
[编辑]

予府城外內水陸草木之花甚多,而蓮品為尤甚。一 日偶至體仁門之南廊,俯瞰清泠,芳敷掩映,朱華綠 蔕,緣溝覆池。乃飭左右廊其室為亭,將與知音者賞 之。亭成,有嘉蓮產池中,兩岐同榦,並蔕交輝,光彩奪 目。臣民觀者,為之色動,曰:「此瑞蓮也。殆王之善之徵 乎?」予曰:「不然。萬物之初,皆本乎氣化。天地之氣,有常 有變,莫詰其由。是故木有樛者、曲者、岐者,人之指有 岐者,脅有駢者,未聞以是為瑞也。夫蓮之駢生,疑亦 若是,顧從而譁之,以為物之瑞、善之徵,亦惑矣。且世 之為善者眾矣,善則得福,有固然者,必人刻一物以 徵之,彼造物者將不屑屑乎?然則凡物之異常者,皆 氣之變也,何與乎人事?而又何足瑞邪?」聽者皆唯唯。 有進而言者曰:「天下之物不恆有者為瑞,木以殊本 連理為瑞,禾以異畝同穎為瑞,四時皆露而瑞者為 甘,九地皆泉而瑞者為醴。若是者,惟其不恆有,故人 貴之。今蓮之為物,家得而植之。然一本而岐,岐而並 艷,艷而並實者,世不恆見,徵之往牒,亦不數數聞,不 謂之瑞可乎?《傳》曰:『和氣致祥。人之一身,其氣與天地 通。人身之善,足以召和,天地之和從而應之,其機緘 外泄,必著之物,天地固不必躬親為之也。以為非瑞, 則周公不當作《歸禾》,班氏不必歌《三秀》,而《卷阿》、鳳凰 之詠亦贅矣』。」予曰:以若所言,則謂之瑞可也,謂之非 瑞亦可也。何則?善不易積,和不易召,使在己者有以 致之,謂之瑞固宜。苟善不足以致瑞,而偶得瑞,則其 瑞也祇足以為孽耳。予之涼薄,上無以承乎神祗,下 無以媚於官僚眾庶,日夕兢業,求免過責之不暇。彼 瑞蓮者奚為乎來哉?此予所以反觀內省,而實不能 當也。昔漢《黃霸圖》上神雀,張敞有計吏竊笑之奏,恐 長詐偽以敗風俗;劉昆之反風滅火,虎北渡河,未足 深異,而偶然之對天子稱嘆焉。予既不為蹈黃霸之 轍,又不敢拾劉昆之語以號於人,然竊思之,聖明御 極之仁,太和熏蒸無間,而我秦先王世守藩服,皆敦 德履善,益衍益厚,和氣之應,彰於瑞蓮,雖非予所致而亦非無所致而至者,則予亦不得不承也。承之當 奈何?《六經》有聖謨焉,《祖訓》有成法焉。朝益暮習,口誦 而心維之,加實踐焉,求不失其身,不廢其職,幽無愧 於神,明無怍於人,庶幾稱宗臣於有道之世為無沗 而天休滋至,方自茲始耳。於是取所謂《瑞蓮》者二本, 薦諸藩廟,匭而藏之,遂以名其亭而書此,為之記。

《瑞蓮圖記》
王朝用
[编辑]

嘉靖己丑,皇上御極已八年矣,勸學勤政之心,不以 寒暑或輟。邇因四方告災者眾,意以刑獄失平,匹夫 匹婦有鬱抑不能伸者,命下撫按諸臣亟審之,此即 「下車泣罪人」之意。朝用承乏按晉,深以不克勉副為 懼。盛夏冐炎暑,遍歷所屬,入平陽境,黃埃撲面,人云 「三年不雨」於茲矣。歲用是大荒,心切悲之。過曲沃,得 雨如注,欲趨蒙城不克,乃於中途郵舍宿焉。抵平陽, 慮囚生者含冤,固也,亦有死不瞑目者,偕分守參政 黃君臣、分巡僉事王君綸按之,皆得其情。春生秋殺, 一付之無心而已。遂以其狀上請,甫畢而大雨者三 日,四野皆霑足。六月六日,欲過襄陵,汾水大發,不能 渡,次日乃獲濟。襄陵公署故有池,時蓮盛開,十二日, 侍者報曰:「池之西奇哉蓮也,有並蔕焉。」視之乃信然。 十三日即開,色濃淡不同,中各有房,花並峙可愛,如 兩手相背然。至十五日斂實。是日侍者再報曰:「池東 又出矣,無間於前者。」時與守巡兩君閱之,咸曰:「此瑞 也,和氣感召,不可誣也。請以言紀之。」辭不獲已。竊惟 天人之理,相為流通,感應之機,捷於影響。人事感於 下,則天道應於上。凡災異慶祥,皆人為所感,天以其 類而應之者也。昔嘗讀《漢書》,公孫弘對武帝曰:「人主 和德於上,百姓和合於下,心和則氣和,氣和則形和, 形和則聲和,聲和則天地之和應矣。」大抵和氣致祥, 理固然也。皇上一念之誠,格於上帝,協於民情,至和 之氣,充塞無間,麟鳳龜龍之祥,莫不畢至。化洽海宇, 功超前古,有卓乎其不可及者。「區區草木之瑞,不足 道已。就一方論之,實為間氣,然不可不紀也。小臣奉 行弗虔之責,亦或少逭矣乎?」遂命蒲州知州朱應昌 繪其狀,平陽推官張相書之石,襄陵知縣張偉置之 堂左云。

《荷花賦》
何景明
[编辑]

曲池兮清波,綠葉兮丹華,叢生兮若屯,並蔕兮連葩, 爾其耀靈株之荴綏兮,扶輕荷而低昂,呈紅顏以流 曄兮,麗繁星之煒煌,枝婀娜以承蕤兮,媚清漣而揚 芳,委微吹以披靡兮,紛若纖羽之回翔,倏煙霏而霧 滃兮,態隱約而凝妝,蔽華月於鮮雲兮,晃朝日之照 虹梁,乃若遠兮益清,近兮愈妍,接皋蘭以被縟,映堤 楊而聯娟,垂清房以綴珠,結翠萍而連錢,美曼如靜 女,蹁蹮若飛仙,恣意態之橫出,匪擬像之可殫。於是 乃有姣姬連袂,或三或五,貌傾名都,香出洛浦;袪徽 褂,御輕紗,操木蘭,揭蘅莎,赴中流而競掇,竦迅體而 揚波。於是稱曰:「綠波揚兮清風會,歌宛轉兮聲流喝。 花為房兮翳荷蓋,弗樂胡為兮歲云邁?」又稱曰:「製綠 芰兮為衣,把瓊枝兮粲玉蕤。夜已央兮風露微,明河 繁宿兮橫參差,心中樂兮樂忘歸。」

《荷賦》
徐渭
[编辑]

渭既賦牡丹與菊,敬仲復請曰:「天有四時,花有四品,夏荷冬梅,子獨無意乎?含毫續藻,俾世稱《四賦》。此雖小圃之光,而亦吾子之麗也。」 余不得辭,因復命筆。

磈連抱之大甕,立階楹以踟躕,挹三尺之清水,實五 石之泥游,葩煜煜其盈把,芳霏霏以滿除,逼而就之, 欲語不語,徐察其意,若有告訴:「吾凌波之逸卿,而擁 蓋之公路也。」遠祖當春秋吳越之世,逢時遭偶,居若 耶之溪,歐冶子淬劍之處也。自會稽達剡水,溪長岸 闊,淡蕩百里,沙白泥肥,雜蘆與葦,種類繁生,多不可 紀。則有乍決半舒,小朵大蕊,短佇長竦,低垂迅起,柔 標勁節,疏陳密倚。或向日而併嬌,或從風而自靡。其 乍決也,儼華燈之笑焰;其半舒也,宛新月之過朏。其 小朵之開,群仙合掌,而數甲斯尖;其大蕊之盤,古佛 現身而千目其眥。短跂則蠻奴跽以貢珍,長竦則山 峰矗而攢翠。低垂,挂馬肝而始刳迅起,樹羽蓋而仰 綴。標有柔而將垂,節有勁而示剌。疏陳或約隊而未 過,密倚疑附耳而不置。向日併嬌,未足稱妍,從風而 靡曷以揚麗。香不烈而愈恬,色彌夭而不媚。其房之 俯仰也,則有似乎客主之既闌,更舉爵而飛杯;其葉 之掀翻也,又有似於兄弟之寢興,共長枕而大被。是 以飲風露而華采,集魚鳥而游戲。五月清涼,三伏不 暑。曠莫之區,煙波之宇,根蔕歡娛,枝葉容與。花神每 遊息以無窮,生意亦隨之而不去。吾子不聞王之後 宮,名《西施》者乎?采掇不盈,觀者如市,羨我顏華,中心 如駭。此固千載之所美談,而《風》人之所記載。豈若茲 主人之處我也?陶以為沼,以灌以壅;覆之井幹,以制 以控。「茁蕊抽莖,束不得縱。炎暑結棲,鄒與魯鬨。豈俊 臣之見推,而請君入於茲甕?實遭時之不偶,為觀者之所侮弄。是以見先生之來,有不能以言通,而謬以 意動者也。」余應之曰:「何子見之不廣也。吾聞自子之 先,以至於子,皆得以君子名者。豈以託居之廣大,而 顧盼之榮光乎?直榦不撓,虛中無物,竅多比干之心, 清映伯夷之骨。含芳烈其愈溫,處驕炎以不熱。眇可 望而莫親,殫易事而難悅。翩蹮欲舉,挺生冰雪之姿; 瀟灑出塵,不讓神仙之列。是以映清流而適增其澄, 處污泥而愈見其潔。且吾子既不染於污泥,又何廣 狹之差別。縱遭時有偶與不偶,何托身有屑與不屑?」 花乃垂頭默然似失;仰而微笑,似有所答。「知君子之 令名,非外物以丹雘。」於是遊魚躍於梗底,翡翠集於 房側。微風芬以襲衣,纖月高以映梲。乃命主人酌酒 而別。

《瑞蓮賦》
馬斯和
[编辑]

萬曆二十四年,歲在丙申,百嘉鬯,萬彙豐,玉燭調,太和鍾。項城之隍,有芙蕖焉,下沃其根,上茂其華,皜皜焉一莖雙芳,委委焉麗藻而葩。池沼之吏睹而倏驚,呵護既謹,走報宰公。宰公,泰和王父師欽誥也,志潔行芳,德粹而光。濯漣漪而無染,賸宦圃之芬芳。慊茂對於天地,萃樂意於一腔。爰命賦之。欲辭未遑,援筆而賦曰:

伊歲運於柔兆兮,適會合於涒灘。正祝融之司令兮, 而朱明之當權。草木紛錯,蔥蔥芊芊,拖綠者錦舒,戴 紫者炎燃。而英而秀,以朱以元,咸崢嶸於麗景,而爛 漫於鈞天。質各有定,理不相參。受多者不能呈寡,單 莖者不能雙妍。求孕靈而鬥異,索萬類而皆難。嘻茲 蓮兮,乃獨不然,匪嬌以冶,匪濃以艷,匪夭夭如桃華, 憑水漂零;匪汎汎如浮萍,從風碎散。潛蔤兮匿膩粉 之腕,舒蕸兮開碧雲之扇。香飄馮夷之宮,影破魚龍 之戰。參差浮沈,飄颻凌亂。惟禎祥駢集而來,故華苹 並蔕而見。彷佛鴛鴦之簪,依稀英皇之面。倚翠蓋兮 逐隊而立,臨清流兮並肩而玩。公曰:「美哉蓮之形,而 非蓮之情。」乃更厥辭曰:「何雌何雄,一氣而生。匪西匪 東,聯類披榮。含蕊兮,玉女相對而斂容;散萼兮,素娥 相笑而無聲。相攜兮若倡和之無異願,相戀兮若山 海之有同盟。宛秦晉兮相匹,豈燕趙兮相傾。此爾我 之乍分,特在芥蔕;而膠漆之莫解,乃其衷情。」公曰:「美 哉蓮之情,而非蓮之景。」乃更厥辭曰:「方其曦馭曈曨, 旭光乍現,未燭徹於」八極,先馳飛乎匹練。如一體乎 傾城,宛同心兮出盥。乃若葉舞輕飆,影搖圓鑑;躍雙 鶴於瑤池,映新妝兮玉案。又如曉露方稀,夕霞在澗。 恍真妃蘭浴而鳳墜嬉嬉,恍仙侶霓裳而鸞行燕燕。 洩清泉兮銀橐破,瀉細雨兮瓊珠濺。又有菰蒲依倚, 藻蘋緒斷;鷗鷺鳧鶩,鯨魴鮪鱔;參錯往來,悠悠衎衎。 彼無情者尚對時以嬉,則觀物者,寧不觸景而羨?公 曰:「美哉蓮之景,而非蓮之德。」乃更厥辭曰:「出泥不污, 中通外直,不枝不蔓,亭亭淨植,的皪清標,君子之質。 孔子有云:『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在野同道,在國同寅』。」 彼皋夔與丙魏,信萬載之徽音,睹芳蓮之並蔕,又何 異乎吉人。公曰:「美哉蓮之德,而非蓮之瑞。」乃更厥辭 曰:「蓮者,連也。蓮而雙華,是連連也。厥瑞在官,連連以 陞,如華苹之盛兮,而並躋公卿。厥瑞在士,連連以登, 如華苹之盛兮,而聯捷同鳴。厥瑞在歲,連連以豐,水 不揚波,日不乾封,如華苹之盛兮,而岐秀疊呈。厥瑞 在民,連連以寧,疚癘不作,鉦鼓不鳴,如華苹之盛兮, 而偕樂昇平。」公曰:「瑞在民物,厥有主者。」乃更厥辭,曰: 「否終則傾,泰運斯昌,造化既返,和氣致祥,靈呈永世, 福在皇王。兆威華之四訖,定奕葉之重光。」公曰:「瑞哉 瑞哉,蔑以加矣。」曰:「未既也。一蔕而含,象太極也;雙華 而秀,象兩儀也。纍纍蜂房,中吐眾子,象萬物也。物本 於儀,儀本於極,極本無極,天地不知。氣至而化,莫為 而為,匪人道之感格,疇默運而潛移。故君子不敢寶 虛禎以求應,而惟修實德以為奇。然後造化在我,福 履永隨。」公戄然曰:「旨哉言乎!決天於人,可鐫諸石,命 工書之,永以為識。」時有香颸北來,脈脈不息。

《蓮花賦》
蘇致中
[编辑]

「繄奕奕之泮宮兮,實首善之要區。爰儲才而育秀兮, 乃日居而月諸。稽前聞而詢昔兮,宜有泮池。厥事昉 於魯兮,《詩》以頌於僖。既歲久而湮沒兮,每瞻眺而嘻 吁。顧欲拓其矩度兮,何幸獲其曠墟。」於是輸目力,竭 心思。披荊榛兮夷陂陀,辨磽确兮審膏腴。負畚荷鍤 兮,殆罄百牛之力;是版是築兮,沿甃千尺之陂。已而 引天漢,鑿罅隙。濬源泉之蕩漾,來地脈之逶迤。既涓 既潔兮纓可濯,且瀦且匯兮暵可滋。瀰瀰漫漫兮,類 源詞之有本;湯湯灝灝兮等學海之無涯。迨見日晴 氣爽,雨歇風徐。湛天光之澄霽,仰雲漢之昭回。於時 濟濟子矜,游焉憩焉得其所,顒顒童冠,來遊來浴擬 為沂。乃茲文運弘開,后土效靈。靡萍靡藻,匪荇匪芹。 產荷蕖兮露瑞,駕群卉兮陳徵。不蔓不枝兮,胚胎濂 溪之派;難汙難染兮,牽連玉井之根。紅錦爛兮花芳, 翠蓋偃兮葉蓁。至於金烏起,玉兔騰,偎紅倚綠兮,詫嫦娥而離月殿。參差隱約兮,疑仙子之駕雲軿。風飄 飄兮響步搖,隨瓊琚之片片。煙濛濛兮籠袖袂,翻翡 翠之層層。桃李遠避其穠華,蘭麝敢敵其幽馨。尤見 萬籟靜,沆瀣凝,仙掌走驪龍之珠,群葩摶捧日之雲, 於以騁無端之清勝,而壯江州之偉觀也。日將晡,忽 有一叟自西而來,其貌清臞,其儀舒徐,足欲佇而彳 亍,口欲言而躊躇。徙倚良久,從容告予,乃曰:「大凡草 木得氣之先,獨此蓮花,古人所憐。昔茂叔愛之而闡 道學,子瞻植之以占多賢。此地荒涼,垂今百年,池落 成未幾,而蓮倏盛而競妍。揆諸物理,諒非偶然。是皆 由聖人在位,而化育之功要亦兆此地人才登科第, 而出者自是為盛也。」叟言既恍惚,不知所之,遂招楮 生《管城子》,錄其言,用示二三子,尚克修勵,以俟將來 之徵。

《瑞蓮賦》
林承芳
[编辑]

萬曆十有四年,海內清平,朝廷無事,眾庶人康,福應駢盛。於時金馬石渠之署,言語侍從之臣,雍容揄揚,潤色鴻業,亦既盛矣美矣。今年秋七月,慈聖皇太后宮中,瑞蓮生焉。有旨令閣中諸臣賦之。臣不敏,謹稽首獻《賦》曰:

南土。微臣少趨禁闈,朝陪獻納,夕備論思,容與乎紫 垣,徘徊乎黃扉,從容退食,志悅心怡。復有一二中使, 候於閣門之下,進而言曰:「學士固有睹於瑞蓮者乎? 何傳聞若斯之奇也?其為我抽祕搜妍,侔色揣稱,發 五雲之嘉瑞,流《雅》《頌》之芳聲。」臣於是避席而起,逡巡 而揖曰:「臣聞乾元生物,名卉嘉植,或與瑞鳳而時來, 或與祥麟而間至。」惟茲仙品,含芳吐異,玉井移根,太 華分瑞。其為形也,艷若鳳翎,暉若龍燭,影動瑤階,香 分璚屋,紫莖兮冉冉,紅蕊兮蔌蔌,綠房兮貝綴,素質 兮珠簇。於是風清阿閣,日麗禁庭,奇花異蕊,均和共 榮,芬披兮綴青湘之淺碧,飄搖兮散䓿萏之深濃,璀 璨兮照孤莖而引綠,灼爍兮攢諸實「以分紅。曉而望 之,宛若《霓裳》朝玉京;夕而察之,翻若霞標散赤城。」色 震百草,艷絕群英,瑤花罷色,芳樹無情,亭亭翠蓋,搖 波弄影,丹葩外鮮,黃螺內併,龍鱗隱沾,星光倒映,挹 日露以滋采兮,表麗觀於中河,披惠風之婀娜兮,照 漣漪之輕波,結湘房之奧密,併芳紅於素柯。嬌紫臺 之月露,含玉宇之清和。奪九芝之芳藹兮,獻奇瑞於 璚坡。映采丹墀,納芳綺疏。堪發採菱之新曲,宜度涉 江之櫂歌。比美兮似文鴦,同泛乎曲水,並秀兮若鷓 鴣,同泳乎江阿。爾其丹闈夕映,絳闕晨披。瞻上瑞於 階庭兮,標高名於澤芝。皇情洵其悅豫兮,喜嘉祉而 攬之。憑雕欄而羨美,臨飛檻以驚奇。信聖孝之純備 兮,懽「昭格之不遲。感元貺之有象兮,祝萬壽以為期。 繄天人之潛孚兮,固斯言之不欺。惟德茂而精通兮, 故呈奇而合異。」於是慈闈日豫,玉輦時過。拂駢花兮 容與,挹千葉兮婆娑。越汀蘭兮楚畹,羞香芷兮江沱。 爾乃綵絢宮雲,光生苑樹;遠若瀟湘,近若沼渚。丐芳 蕤而賞心,盼高枝而延佇。薰香馥以怡神,睇瑞靄而 留貯。豈比夫草生堯砌,空有紀於曆官;芝產漢宮,徒 用彰於祀事。於是喜示群臣,歡傳萬姓。祥歸紫禁,貌 入丹青。集嘉禎於壽母,顯仁孝於君王。歡樂極兮萬 年觴,福駢發兮玉曆長。錫類溥兮洽萬方,千秋永兮 等陶唐。

《君子傳》
葉受
[编辑]

君子諱蓮,或又謂諱䓿,萏字芙蓉,相傳為神仙家流 世居太華山玉井中,始祖有諱碧藕者,壽千歲。成周 時,因西王母進見穆天子,陪宴瑤池上,子孫散處其 根派,世襲其名亦曰《藕咸》。潔白聰明,意氣清虛,自以 仙流,弗與生民伍,隱遁不見於世,苟可蔽身,雖污泥 重淵,沒齒不怨。時人為之謠曰:「平生水雲姿,七星羅 心胸。豈無絲毫益,上裨天子聰,而不自薦達,胡為乎 泥中藕?」聞,亦不介意。世有好而訪之者,輒強與歸,竟 不辭謝,第求澡雪以往,任其指使。或療渴治病,養老 慈幼,娛賓客,供祭祀,靡不順承,雖刳股臠體不憚。藕 生茄,茄端楷離立,屹然有出塵之志。茄生荷,荷為人 圓渾,能紉緝為衣,與楚畹蘭氏齊名,見稱於三閭大 夫。又嘗為桮棬,屈體輪囷,如象鼻狀,授客吸酒,號「碧 筒杯。」東坡見其遺製,酌酒試之,嘆曰:「碧盌既作象鼻 彎,白酒猶帶荷心苦。」藝絕當時,後人無能效之者。傳 十葉,至君子。君子質羸氣盈,心芳貌溢,內視欿然,不 足外觀。佩服鮮整,光華可愛,盡得羽化之術,飄然有 高世之志。因辟穀於「人間,世無所好,惟日引清漣以 自娛濯。古有東昏侯,寵貴嬪,愛君子姿色,令與潘妃 進履,君子愀然,侯範金肖像代焉。」唐明皇鑿太液池, 與楊貴妃遊宴其中,近臣將相或不得時至,君子侍 從其間,不少刻舍左右。會祿山之亂,遂引去。釋有金 仙氏,雅知君子齋潔,留參侍世尊。君子惡其異己,不 果留釋剡木勒像遣之。自是流落江湖,甘同草芥,不 希薦達。番禺程九齡遇諸巷,望見驚喜,亟拜曰:「吾先 夫子從周先生遊,周先生友愛君子,君子吾先夫子師友也,敢不拜?」時薰風徐來,君子欣然起舞,笑媚相 迎,恨相見之晚,九齡固請以歸,下榻貯壺,汲清漣以 奉。顧諸子姓曰:「君子吾方外友也,可善事之。」日鉤簾, 去屏蔽,灑掃左右,惟恐失君子歡,君子不時見。每盛 夏,東日方興,振衣起立,吟風灑露,逍遙欣躍。已而徘 徊顧望,移午斂體握固,噤不露半脣。數日卸服,委其 心而蛻去。至時復來,來去皆在壺中,人莫能窺其跡。 九齡益奇之,謂曰:「昔費長房遇壺公,能答鬼使社令, 吾其為長房乎。」因自號小壺公。神仙家自希夷之後 不傳,世無能知者。君子知之,亦欲傳世,顧非其人,雖 傳不解。嘗以其略示九齡,不盡解。因俟其去,而視其 遺,玉蛹纍纍,私啖之,瓊液滿嚥,兩臉駸駸,君子之色。 君子歸九齡,有異人過而相曰:「何物老媼,生此寧馨 兒?神清骨潤,往來人世,壽未可量也。」昔見其浴漢昭 帝柳池中,芳氣襲人,又見其在華山頂上,人得其丹, 服之輒羽化,今已數百年,顧在此。九齡聞之,愈敬信, 奉之不少怠。

《瑞蓮賦》并序
申時行
[编辑]

「惟聖皇御曆十有四年,道化滂流,和氣翔洽。於時崇慈寧之新構,備尊養之上儀。大孝潛孚,靈貺昭答。乃有嘉蓮獻異,重臺發祥,萬乘臨觀,六宮燕喜。信熙時之上瑞,馨德之貞符。爰付丹青,用垂琬琰,命臣等賦之。臣謹拜手稽首,而作賦」 曰:

若夫「璇宮壯麗,紫殿巍峨;接蓬萊之仙苑,環太液之 恩波。渟泓元澤,醞釀醇和;欣嘉生之咸鬯,紛靈瑞其 何多。宛彼芙蕖,嫣然沼沚;載以文罌,陳之金戺。覆碧 葉兮田田,漾清漣兮泚泚。被茝紉蘭,抽黃曳紫。既冉 冉以流馨,復重重而結綺。爾其艷外生艷,華中吐華。 剖碧房兮敷絳萼,幻珠實兮成丹葩。粲英英其疊起, 芬郁郁其交加。乃若旭日方升,卿雲有爛,初抱赤兮 若傾,忽飛丹兮若煉。如盤如蓋,臨金掌以曈曨;非霧 非煙,照虹梁而璀璨。又若桂輪乍滿,蕙露初零,凝清 輝兮湛湛,漱芳潤兮盈盈。紺宇層樓,接銀潢而㶑灔; 雲鬟高髻,開寶鏡以晶熒。又若涼雨纔收,薰風徐送, 濯雲錦兮澄鮮,舞霓裳兮飛動。凌波綽約,宛洛浦之 驚鴻;翽羽翩躚,恍秦臺之儀鳳。至於星敷電發,霧變 霞蒸;觸景而生態,隨物而賦形。縱他卉之穠麗,未若 茲花之最靈。觀其托體慈闈,敷榮祕殿;映藻井以生 妍,傍綺疏而呈倩。煒煌三秀之庭,搖曳五明之扇;載 色載笑,如承長樂之歡;來游來觀,每荷重瞳之眷。詫 神物之有知,信人寰」之僅見。豈比夫駢花並實,連理 分枝。望舒生於漢圃,《合歡》產於唐池。太華峰頭,徒詠 如船之異;麻姑壇上,虛傳變碧之奇。斯蓋重申之佑 命,特顯象於昌期。猗歟我皇,德如虞舜。時業業以憂 勤,日夔夔而祗敬。承顏順志,極尊養之隆;解慍阜財, 布寬仁之令。故珍貺駢臻,而奇祥疊應。繩繩繼繼,用 彰累葉之休。赫赫明明,式表重華之盛。尚增修於元 德,庶永承乎天慶。

《後瑞蓮賦》
前人
[编辑]

「有韡者華,婉如清揚。䓿萏為簪,芙蓉為裳。出五沃之 上腴兮,苞九疑之奇芳。繄中通而外直兮,洵篤實而 輝光。德可比於君子兮,又奚遜夫國香。羌託種於靈 沼兮,載移根於長樂。挺翠蓋之團團兮,冒朱華之灼 灼。枝承蕤以婀娜兮,何揚翹之磊落。揉珠菂以成葩 兮,煥重英之出萼。森濯穎於芝房兮,儼敷榮於菌閣。」 朝晞髮於扶桑兮,若葵赤之常傾。夕弄影於《望舒》兮, 象桂輪之載盈。峨星冠於絳闕兮,散霞標於赤城。鳳 羽矯其翩翻兮,蜃樓起而崢嶸。恣意態之橫出兮,紛 可炳於丹青。彼新宮之巀嶪兮,固神靈之所宅。薰風 扇其淳和兮,甘雨滋其薌澤。卿雲助其爛漫兮,膏露 增其的皪。夫惟孕粹而鍾祥兮,肆焜「煌而舄奕。」乃其 含芬桂掖,流煜椒塗;承恩輝於黼幄兮,分繡采於翟 褕。「映畫堂之甲帳兮,迎紫罽之金輿。燦榮光於華渚 兮,鬱佳氣於蓬壺。宮伯忻忻而告瑞,慈顏穆穆其歡 愉。何司花之特巧,殆坤元之出符。」天子乃考祥圖,披 靈契;徵素蓮於王母,愬石蕖於炎帝。或一房而百子, 或一花而千歲;兆多「壽而多男,允卜年而卜世」,於是 群臣效三呼之祝,薦萬歲之觴,陳瓜瓞椒聊之什,詠 「竹苞松茂之章,曰文子與文孫兮,俾熾而昌,曰聖母 及聖皇兮,俾壽而康。如重臺之積累,共乾坤而久長。 臣拜手而作頌,庸昭示於無疆。」頌曰:「瞻彼璇宮,臨紫 極兮,仙籞神池,匯靈澤兮煜煜奇葩,產禁掖兮綠葉 朱華,苞翠菂兮。重英疊萼,何赩赫兮。地符山川,帝申 錫兮。百世本支,兆蕃碩兮。慈齡聖算,齊箕翼兮。小臣 獻頌,揚休德兮。福祿萬年,子孫千億兮。」

《瑞蓮賦》有序
郭正域
[编辑]

萬曆丙戌,禁中重臺瑞蓮盛開,上以示臣等,既被之聲歌矣,尤以其韻簡而語寂,不足揚盛美也,乃奉命作賦。其辭曰:

若夫紫宮瑞孕,瓊沼花開,蘋風始振,澤露初來。羨水 芝之異質,被五沃之塵埃。既紛披而挺瑞,迺疊蕊而重臺。綠葉青葩,紅蕖紫菂,上竦芳柯,下藏修蔤。陋群 卉之孤搴,笑凡花之五出。重結雲房,紛敷寶液。似玉 樓之層檐,修浮屠之數級。萼森白羽,影疊金塘,丹閨 耀彩,紫禁生香。豈蕊宮之仙子,聳寶髻而臨鏡光;將 梵王之天女,步金網而照寶床。於時天顏有喜,汎此 金波,聖母來臨,慈顏有酡,六宮笑睹,牽裾停羅,乃使 《柏梁》,擬賦《慶雲》,倣歌《清平》,命調,女史采和,乃歌曰:「涼 風八月灝氣寒,夭桃既滅穠李殘。禁池蓮葉何田田, 瓊華重結倍可憐。珊瑚排根翡翠紈,眼見結子臨清 瀾。」又歌曰:「荷兮為柱藕為船,月明秋水兩澄鮮。《霓裳 羽衣》何蹁蹮,紅芳欲貯赤城煙。吳姬衛女空延緣,瑤 池阿母壽萬年。夫花比君子,不污泥壤。羨此重臺,是 為道長。花開太乙,實坐仙真。羨此重臺,是為壽徵。況 托根於靈沼,迺浥露於綺疏。慶采擷之不及,豈彼澤 之能如。惟中心之含赤,故䓿萏之重敷。幸君王之我 顧,可大書而特書。」若彼金蓮鑿步徒誇容與。太液開 花謾嬌解語。鬥麗質之盈盈,羨衣裳之楚楚。曾比德 於吾皇不侈聲於禁籞。

蓮部藝文三[编辑]

《江南曲》
漢·樂府
[编辑]

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 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蓮歌》
晉·傅元
[编辑]

《渡江南採蓮花》「芙蓉增敷,煜若星羅。綠葉映長波,迴 風容與動纖柯。」

《芙蕖》
前人
[编辑]

煌煌芙蕖,從風紛葩。照以皎日。灌以清波。陰結其實。 陽發其花。金房綠葉。素株翠柯。

《詠荷》
張華一作鮑照
[编辑]

荷生綠泉中,碧葉齊如規。迴蕩流霧珠,映水逐條垂。 照灼此金塘,藻曜君王池。不愁世賞絕,但畏盛明移。

《芙蕖》
陸雲
[编辑]

綠房含青實,金條懸白璆。俯仰隨風傾,煒煜照清流。

《夏歌》
梁·武帝
[编辑]

《江南蓮》花開,紅光照碧水。色同心復同,藕異心無異。

《採蓮曲》
同前
[编辑]

和云「《採蓮渚》,窈窕舞佳人。」

遊戲五湖採蓮歸,發花田葉芳襲衣。為君艷歌世所 希。世所希,有如玉。江南弄,《採蓮曲》。

《同庾肩吾詠蓮舟買荷度》
簡文帝
[编辑]

採蓮前岸隈,舟子屢徘徊。荷披衣可識,風疏香不來。 欲知船度處,當看荷葉開。

《採蓮曲》
同前
[编辑]

晚日照空磯,採蓮承晚暉。風起湖難度,蓮多摘未稀。 棹動芙蓉落,船移白鷺飛。荷絲傍繞腕,菱角遠牽衣。

《採蓮曲》
同前
[编辑]

和云:「採蓮歸,淥水好沾衣。」

桂楫蘭橈浮碧水,江花玉面兩相似。蓮疏藕折香風 起。香風起,白日低。《採蓮曲》,使君迷。

《詠芙蓉》
同前
[编辑]

圓花一蔕卷,交葉半心開。影前光照耀,香裡蝶徘徊。 欣隨玉露點,不逐秋風催。

《賦得涉江採芙蓉》
元·帝
[编辑]

江風當夏清,桂楫逐流縈。初疑京兆劍,復似漢冠名。 荷香帶風遠,蓮影向根生。葉卷珠難溜,花舒紅易傾。 日暮鳧舟滿,歸來度錦城。

《詠同心蓮》
昭明太子
[编辑]

江南採蓮處,照灼本足觀。況等連枝樹,俱耀紫莖端。 同踰並根草,雙異獨鳴鸞。以茲代萱草,必使愁人歡。

《詠新荷應詔》
沈約
[编辑]

勿言草卉賤。幸宅天池中。微根纔出浪。短榦未搖風。 寧知寸心裡。蓄紫復含紅。

《詠芙蓉》
前人
[编辑]

微風搖紫葉,輕露拂朱房。中池所以綠,待我泛紅光。

《採蓮曲》
吳均
[编辑]

錦帶雜花鈿,羅衣垂綠川。「問子今何去,出采江南蓮。 遼西三千里,欲寄無因緣。願君早旋返,及此荷花鮮。」

《遙見美人採荷》
劉孝綽
[编辑]

菱莖時繞釧,棹水或沾妝。不辭紅袖濕,唯憐綠葉香。

《採蓮曲》
劉孝威
[编辑]

金槳《木蘭船》,戲採江南蓮。蓮香隔浦渡,荷葉滿江鮮。 房垂易入手,柄曲自臨盤。露花時濕釧,風莖乍拂鈿。

《江南可採蓮》
劉緩
[编辑]

春初北岸涸,夏月南湖通。卷荷舒欲倚,芙蓉生即紅。 楫小宜迴徑,船輕好入叢。釵光逐影亂,衣香隨逆風。 江南少許地,年年情不窮。

《詠荷》
江洪
[编辑]

澤陂有微草,能花復能實。碧葉喜翻風,紅英宜照日。 移居玉池上,託根庶非失。如何霜露交,應與飛蓬匹。

《採蓮曲》
朱超
[编辑]

艷色前後發,緩楫去來遲。看妝礙荷影,洗手畏菱滋摘除蓮上葉,拖出藕中絲。湖裡人無限,何日滿船時。

《詠同心芙蓉》
前人
[编辑]

青山麗朝景,元峰朗夜光。未及清池上,紅蕖並出房。 日分雙蒂影,風合兩花香。魚驚畏蓮折,龜上礙荷長。 雲雨留輕潤,草木應嘉祥。徒歌《涉江曲》,誰見緝為裳。

《採蓮曲》
沈君攸
[编辑]

「平川映晚霞,蓮舟泛浪華。」衣香隨岸遠,荷影向流斜。 度手牽長柄,轉楫避疏花。還船不畏滿,歸路詎嫌賒。

《採蓮曲》
陳後主
[编辑]

相催暗中起,妝前日已光。隨宜巧注口,薄落點花黃。 風住疑衫密,船小畏裾長。波文散動楫,菱花拂度航。 低荷亂翠影,採袖新蓮香。歸時會被喚,且試入蘭房。

《賦得涉江採芙蓉》
祖孫登
[编辑]

浮照滿川漲,芙蓉承落光。人來間花影,衣度得荷香。 桂舟輕不定,菱歌引更長。採採嗟離別,無暇緝「為裳。」

《蓮調》
前人
[编辑]

「長川落照日,深浦漾清風。」弱柳垂江翠,新蓮夾岸紅。 船行疑汎迥,月映似沈空。願逐琴高戲,乘魚入浪中。

《詠城塹中荷》
前人
[编辑]

白水麗金扉,青荷承日暉。葉似環城蓋,香亂上橋衣。 岸高知水落,影合見菱稀。猶疑涉江處,空望採蓮歸。

《賦得荷》
北周·庾信
[编辑]

秋衣行欲製,風蓋漸應欹。若有千年蔡,須巢但見隨。

《採蓮曲》
隋·盧思道
[编辑]

曲浦戲妖姬,輕盈不自持。擎荷愛圓水,折藕弄長絲。 珮動裙風入,妝銷粉汗滋。菱歌惜不唱,須待暝歸時。

《芙蓉花》
辛德源
[编辑]

《洛神》挺凝素,文君拂艷紅。麗質徒相比,鮮彩兩難同。 光臨照波日,香隨出岸風。涉江良自遠,託意在無窮。

《賦得涉江採芙蓉》
孔德韶
[编辑]

《蓮舟泛錦》:《極目眺江干》。「沿流渡楫易,逆浪取花難。 有霧疑川廣,無風見水寬。朝來採摘倦,詎得久盤桓。」

《詠同心芙蓉》
杜公瞻
[编辑]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莖孤引綠,雙影共分紅。 色奪歌人臉,香亂舞衣風。名蓮自可念,況復兩心同。

《秋池一株蓮》
弘執恭
[编辑]

秋至皆空落,凌波獨吐紅。託根方得所,未肯即從風。

《採蓮曲》
殷英童
[编辑]

「蕩舟無數伴,解纜自相催。」汗粉無庸拭,風裙隨意開。 棹移浮荇亂,船進倚荷來。藕絲牽作縷,蓮葉捧成杯。

《採芙蓉》
唐·太宗
[编辑]

結伴戲芳塘,攜手上雕航。船移分細浪,風散動浮香。 遊鶯無定曲,驚鳧有亂行。蓮稀釧聲斷,水廣棹歌長。 棲烏還密樹,泛流歸建章。

《採蓮曲》
崔國輔
[编辑]

玉漵花紅發,金塘水碧流。相逢畏相失,並著《採蓮舟》。

《採蓮曲》
徐彥伯
[编辑]

妾家越水邊,搖艇入江煙。既覓《同心侶》,復採《同心蓮》。 折藕絲能脆,開花葉正圓。春歌弄明月,歸棹落花前。

《採蓮曲》
鄭愔
[编辑]

《錦》:《沙棠艦》,羅帶石榴裙。「綠潭采荷芰,清江日稍曛。 魚鳥爭唼喋,花葉相芬氳。不覺芳洲暮,棹歌處處聞。」

《荷》
李嶠
[编辑]

新溜滿澄陂,圓荷影若規。風來香氣遠,日落蓋陰移。 魚戲排緗葉,龜浮見綠池。魏朝難接採,《楚服》但同披。

《採蓮曲》
王勃
[编辑]

「採蓮歸,綠水芙蓉衣。秋風起浪鳧雁飛。桂棹蘭橈下 長浦,羅裙玉腕輕搖櫓。葉嶼花潭極望平,江謳越吹 相思苦。相思苦,佳期不可駐。塞外征夫猶未還。江南 採蓮今已暮。採蓮花,渠今那必盡娼家。官道城南把 桑葉,何如江上採蓮花。」蓮花復蓮花,花葉何稠疊。葉 翠本羞眉,花紅強似頰。佳人不在茲,悵望別離時。牽 「花憐共蔕,折藕愛連絲。故情無處所,新物徒華滋。不 惜西津交珮解,還羞北海雁書遲。」《採蓮歌》有節,採蓮 夜未歇。正逢浩蕩江上風,又值徘徊江上月。徘徊蓮 浦夜相逢,吳姬越女何丰茸。共問寒江千里外,征客 關山路幾重。

《曲池荷》
盧照鄰
[编辑]

浮香繞曲岸,圓影覆華池。常恐秋風早,飄零君不知。

《採蓮》
徐元之
[编辑]

越豔荊姝貫採蓮,蘭橈畫楫滿長川。秋來江上澄如 練,映水紅妝如可見。此時蓮浦珠翠光,此日荷風羅 綺香。纖手周遊不暫息,紅英爛漫殊未極。夕鳥棲林 人欲稀,長歌哀怨採蓮歸。

《臨湖亭》
王維
[编辑]

輕舸迎上客,悠悠湖上來。當軒對樽酒,四面芙蓉開。

《題蓮花塢》
前人
[编辑]

日日採蓮去,洲長多暮歸。弄篙莫濺水,畏濕紅蓮衣。

《長干曲》
崔顥
[编辑]

「三江潮水急,五湖風浪湧。」由來花性輕,莫畏蓮舟重。

===
《越女》
王昌齡
===越女作桂舟,還將桂為楫。湖上水渺漫,清江不可涉。

「摘取芙蓉花,莫摘芙蓉葉。將歸問夫婿,顏色何如妾?」

《採蓮》
前人
[编辑]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 見,聞歌始覺有人來。

吳姬越艷楚王妃,爭弄蓮舟水濕衣。來時浦口花迎 入,採罷江頭月送歸。

《採蓮曲》
李白
[编辑]

若耶溪傍採蓮女,笑摘荷花共人語。日照新妝水底 明,風飄香袂空中舉。岸上誰家遊冶郎,三三五五映 垂楊。紫騮嘶入落花去,見此踟躕空斷腸。

《折荷有贈》
前人
[编辑]

涉江翫秋水,愛此紅蕖鮮。攀荷弄其珠,蕩漾不成圓。 佳期綵雲裡,欲贈隔遠天。相思無由見,悵望涼風前。

《古風》
前人
[编辑]

碧荷生幽泉,朝日艷且鮮。秋花冒綠水,密葉羅青煙。 秀色空絕世,馨香竟誰傳。坐看飛霜滿,凋此紅芳年。 結根未得所,願託華池邊。

《感興》
前人
[编辑]

芙蓉嬌綠波,桃李誇白日。偶蒙春風榮,生此艷陽質。 豈無佳人色,但恐花不實。宛轉龍火飛,零落互相失。 誰知凌寒松,千載常守一。

《子夜吳歌》
前人
[编辑]

《鏡湖》三百里,䓿萏發荷花。五月西施採,人看隘若耶。 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家。

《粲公院各賦一物得初荷》
儲光羲
[编辑]

微風和眾草。大葉長圓陰。晴露珠共合。夕陽花映深。 從來不著水。清淨本因心。

《採蓮曲》
陳去疾
[编辑]

粉光花色葉中開,荷氣衣香水上來。棹響清潭見斜 影,雙鴛何事亦相猜。

《採蓮曲》
戎昱
[编辑]

「雖聽《採蓮曲》,詎識採蓮心。」漾楫愛花遠,回船愁浪深。 煙生極浦色,日落半江陰。同侶憐波靜,看妝墮玉簪。

《秋池一枝蓮》
郭恭
[编辑]

秋至皆零落,凌波獨吐紅。托根方得所,未肯即隨風。

《闕下芙蓉》
包何
[编辑]

一人理國致昇平,萬物呈祥助聖明。天上河從闕下 過,江南花向殿前生。慶雲垂蔭開難落,湛露為珠滿 不傾。更對樂懸張簨簴,歌工欲奏《採蓮聲》。

《詠南池嘉蓮》
姚合
[编辑]

芙蓉池裡葉田田,一本雙花照碧泉。濃淡共研香各 散,東西分艷蔕相連。自知政術無他異,縱是禎祥亦 偶然。四野人聞知盡喜,爭來入郭看嘉蓮。

《蓮塘》
前人
[编辑]

「方塘䓿萏高。繁艷相照耀。幽人夜眠起。忽疑野中燒。」 曉尋不知休。白石岸亦峭。

《和李補闕曲江看蓮花》
前人
[编辑]

「露荷迎曙發,灼灼復田田。乍見神應駭,頻來眼尚顛。 光凝珠有蔕,焰起火無煙。粉膩黃絲蕊,心重碧玉錢。 日浮秋轉麗,雨灑曉彌鮮。醉艷酣千朵,愁紅思一川。 綠莖扶萼正,翠菂滿房圓。淡暈還殊眾,繁英得自然。 高名猶不厭,上客去爭先。景逸傾芳酒,懷濃習綵箋。 海霞寧有態,蜀錦不成妍。客至應消病,僧來欲破禪。 『晚多臨水立,夜只傍堤眠』。」金似明沙渚,鐙疑宿浦船。 風驚叢乍密,魚戲影微偏。穠彩燒晴霧,殷姿擷碧泉。 畫工投粉筆,宮女棄花鈿。鳥戀驚難起,蜂偷困不前。 繞行香爛漫,折贈意纏綿。誰記江南曲,風流合管絃。

《採蓮歌》
劉方平
[编辑]

落日晴江裡,荊歌艷楚腰。採蓮從小慣,十五即「乘潮。」

《芙蓉出水》
陳至
[编辑]

䓿萏迎秋吐,妖嬈映水濱。劍芒開寶匣,峰影寫蒲津。 下照參差荇,高辭苒弱蘋。自當巢「翠甲,非止戲赬鱗。 莫以時先後,而言色故新。芳香正堪翫,誰報涉江人。」

《芙蓉出水》
賈謨
[编辑]

的皪舒芳艷,紅姿映綠蘋。搖風開細浪,出沼媚清晨。 翻影初迎日,流香暗襲人。獨披千葉淺,不競百花春。 魚戲參差動,龜遊次第新。涉江如可採,從此免迷津。

《採蓮》
楊衡
[编辑]

凝鮮霧渚夕,揚艷綠波風。魚遊乍散藻,露重稍欹紅。 楚客傷暮節,吳娃泣敗叢。促令芳本固,寧望雪霜中。

《荷池》
韓愈
[编辑]

風雨秋池上,高荷蓋水繁。未諳鳴槭槭,那似卷翻翻。

《古意》
前人
[编辑]

太華峰頭玉井蓮,花開十丈藕如船。冷比雪霜甘比 蜜,一片入口沈痾痊。我欲求之不憚遠,青壁無路難 夤緣。安得長梯上摘實,下種七澤根株連。

《奉酬盧給事雲夫四兄曲江荷花行見寄并呈上錢七兄閣老張十八助教》
前人
[编辑]

曲江千頃秋波淨,平鋪紅雲蓋明鏡。大明宮中給事歸,走馬來看立不正。遺我明珠九十六,寒光映日睡 驪目。我今官閒得婆娑,問言何處芙蓉多。撐舟昆明 度雲錦,腳敲兩舷叫《吳歌》。太白山高三百里,負雪嵬 嵬插花裡。玉山前卻不復來,曲江汀瀠水平杯。我時 相思不覺一回首,天門九扇相當開。上界真人足官 府,豈如散仙鞭笞鸞鳳,終日相追陪。

《採蓮曲》
張籍
[编辑]

《秋江》岸邊蓮子多,採蓮女兒憑船歌。「青房圓實齊戢 戢,爭競前折漾微波。試牽綠莖下尋藕,斷處絲多刺 傷手。白練束腰袖半捲,不插玉釵妝梳淺。船中未滿 度前洲,借問阿誰家住遠?歸時共待暮潮上,自弄芙 蓉還蕩槳。」

《重臺蓮》
李紳
[编辑]

綠荷舒卷涼風曉,紅萼開縈紫菂重。雙女漢皋爭笑 臉,二妃湘浦並愁容。自含秋露貞姿潔,不曉春妖艷 態穠。終恐玉京仙子識,卻持歸種碧池中。

《東林寺白蓮》
白居易
[编辑]

東林北塘水,湛湛見底清。中生白芙蓉,䓿萏三百莖。 白日發光彩,清飆散芳馨。洩香銀囊破,瀉露玉盤傾。 我慚塵垢眼,見此瓊瑤英。乃知紅蓮花,虛得清淨名。 夏萼敷未歇,秋房結纔成。夜深眾僧寢,獨起繞池行。 欲收一顆子,寄向長安城。但恐出山去,人間種不生。

《京兆府新栽蓮》
前人
[编辑]

污溝貯濁水,水上葉田田。我來一長歎,知是東溪蓮。 下有清泥污,馨香無復全。上有紅塵撲,顏色不得鮮。 物性猶如此,人事亦宜然。託根非其所,不如遭棄捐。 昔在溪中日,花葉媚清漣。今年不得地,顦顇府門前。

《題白蓮》
前人
[编辑]

「素房含露玉冠鮮,紺葉搖風鈿扇圓。本是吳州供進 藕,今為伊水寄生蓮。」移根到此三千里,結子經今六 七年。「不獨池中花故舊,兼乘舊日採花船。」

《看採蓮》
前人
[编辑]

小桃閒上採蓮船,半採紅蓮半白蓮。不似江南惡風 浪,芙蓉池在臥床前。

《階下蓮》
前人
[编辑]

葉展影翻當砌月,花開香散入簾風。不如種在天池 上,猶勝生於野水中。

《重臺芙蓉》
李德裕
[编辑]

芙蓉含露時,秀色波中溢。玉女攏朱裳,重重映皓質。 晨霞耀丹景,片片明秋月。蘭澤多眾芳,妍姿不相匹。

《秋日吳中觀黃藕》
趙嘏
[编辑]

野艇幾西東,清泠映碧空。褰衣來水上,捧玉出泥中。 葉亂田田綠,蓮餘片片紅。激波纔入選,就日巳生風。 御潔玲瓏膳,人懷拔擢功。梯山漫多品,不與世流同。

《望蓮臺》
朱景元
[编辑]

秋臺好登望,䓿萏發清池。半似紅顏醉,凌波欲暮時。

《詠雙開蓮花》
劉商
[编辑]

䓿萏新花曉並開,濃妝美笑面相偎。西方采畫《嘉陵 鳥》,早晚雙飛池上來。

《蓮花》
溫庭筠
[编辑]

綠塘搖灔接星津,軋軋蘭橈入白蘋。應為《洛神》波上 襪,至今蓮蕊有香塵。

《芙蓉》
前人
[编辑]

刺莖澹蕩綠,花片參差紅。《吳歌》秋水冷,湘廟夜雲空。 濃艷香露裡,美人清鏡中。南樓未歸客,一夕練塘東。

《和太常杜少卿東都修行里有嘉蓮》
[编辑]

前人

《春秋》罷注直銅龍,舊宅嘉蓮照水紅。兩處龜巢清露 裡,一時魚躍翠莖東。同心表瑞荀池上,半面分妝樂 鏡中。應為臨川多麗句,故持重艷向西風。

《蓮浦謠》
前人
[编辑]

鳴橈軋軋谿溶溶,廢綠平煙吳苑東。水清蓮媚兩相 向,鏡裡見愁愁更紅。白馬金鞭大堤上,西江日夕多 風浪。荷心有露似驪珠,不是真圓亦搖蕩。

《張靜婉採蓮曲》
前人
[编辑]

「蘭膏墜髮紅玉春,燕釵拖頸拋盤雲。城西楊柳向嬌 晚,門前溝水波粼粼。麒麟公子朝天客,珂馬璫璫度 春陌。掌中無力舞衣輕,剪斷絞綃破春碧。抱月飄煙 一尺腰,麝臍龍髓憐嬌嬈。秋羅拂水碎光動,露重花 多香不銷。鸂𪆟交交塘水滿,綠萍金粟蓮莖短。一夜 西風送雨來,粉痕零落愁紅淺。」船頭折藕絲暗牽,藕 根蓮子相留連。郎心似月月易缺,十五十六清光圓。

《荷花》
李商隱
[编辑]

「都無色可並,不奈此香何。」瑤席乘涼設,金羈落晚過。 迴衾燈照綺,渡襪水沾羅。預想前秋別,離居夢櫂歌。

《贈荷花》
前人
[编辑]

世間花葉不相倫,花入金盆葉作塵。惟有綠荷紅䓿 萏,卷舒開合任天真。此花此葉長相映,翠減紅衰愁 殺人。

《採蓮曲》
鮑溶
[编辑]

弄舟朅來南塘水,蓮葉映身摘蓮子。暑衣鮮淨鴛鴦
考證.svg
喜,作浪舞花驚不起。殷勤護惜纖纖指,水菱初熟多

新剌。

《採蓮朅》來水無風,蓮潭如鏡松如龍。夏衫短袖交斜 紅。艷歌笑鬥新芙蓉。戲魚住聽蓮花東。

《芙蓉》
陸龜蒙
[编辑]

閒吟《鮑照賦》,更起《屈平愁》。莫引西風動,紅衣不耐秋。

《白蓮》
前人
[编辑]

素蘤多蒙別艷欺,此花真合在瑤池。還應有恨無人 覺,月曉風清欲墮時。

《重臺蓮花》
前人
[编辑]

水國煙鄉足芰荷,就中芳瑞此難過。風情為與吳王 近,紅萼常教一倍多。

《白芙蓉》
前人
[编辑]

澹然相對卻成勞,月染風裁箇箇高。似說玉皇親謫 墮,至今猶著水霜袍。

《白蓮》
皮日休
[编辑]

但恐醍醐難並潔,祇應薝蔔可齊香。半垂金粉知何 似,靜婉臨溪照額黃。

《重臺蓮花》
前人
[编辑]

欹紅婑媠力難任。每葉頭邊半米金。可得教他水妃 見。兩重元是一重心。

《蓮葉》
李群玉
[编辑]

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在君塘下種,埋沒任春蒲。

《新荷》
前人
[编辑]

田田八九葉,散點綠池初。嫩碧纔平水,圓陰已蔽魚。 浮萍遮不合,弱荇繞猶疏。半在春波底,芳心卷未舒。

《晚蓮》
前人
[编辑]

露冷芳意盡,稀疏空碧荷。殘香隨暮雨,枯蕊墮寒波。 楚客罷奇服,吳姬停櫂歌。涉江無可寄,幽恨竟如何。

《荷花》
韓偓
[编辑]

鈿扇相欹綠,香囊獨立紅。浸淫因重露,狂暴是秋風。 逸調無人唱,秋塘每夜空。何由見周昉,移入畫屏中。

《宮池產瑞蓮》
王貞白
[编辑]

雨露及萬物,嘉祥有瑞蓮。香飄雞樹近,榮占鳳池先。 聖日臨雙麗,恩波照並妍。願同指佞草,生向帝堯前。

《高侍御話及皮博士池中白蓮因成一章寄博士兼呈侍御》
吳融
[编辑]

白玉花開綠錦池,風流御史報人知。看來應是雲中 墮,偷去須從月下移。已被亂蟬催晼晚,更禁涼雨動 䙰褷。習家秋色堪圖畫,只欠山公倒接䍦。

《永樂殷堯藩明府縣池嘉蓮詠》
雍陶
[编辑]

青蘋白石匝蓮塘,水裡蓮開帶瑞光。露濕紅芳雙朵 重,風搖綠蔕一枝長。同心梔子徒誇艷,合穗嘉禾豈 解香。不獨豐祥先有應,更宜花縣對潘郎。

《重臺蓮》
李建勳
[编辑]

斜倚秋風絕比倫,千英和露染難勻。自為祥瑞生南 國,誰把丹青寄北人。明月幾宵同綠水,牡丹無路出 紅塵。憐伊不算多時立,嬴得馨香暗上身。

《蓮塘霽望》
劉兼
[编辑]

新秋䓿萏發紅英,向晚風飄滿郡馨。萬疊水紋羅乍 展,一雙鸂𪆟繡初成。採蓮女散吳歌闋,拾翠人歸楚 雨晴。遠岸牧童吹短笛,蓼花深處信牛行。

《蓮葉》
鄭谷
[编辑]

移舟水濺差差綠,倚檻風搖柄柄香。多謝浣紗人未 折,雨中留得蓋鴛鴦。

《採蓮》
孫光憲
[编辑]

「䓿萏香蓮十頃陂,小姑貪戲採蓮遲。晚來弄水船頭 濕,更脫紅裙裹鴨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