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19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九十七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九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目錄

 松部彙考

  松圖

  書經夏書禹貢

  詩經鄭風山有扶蘇

  周禮夏官職方氏

  禮緯斗咸儀

  山海經西山經 北山經 中山經 大荒西經

  史記龜策傳

  玉策記千歲松

  張華博物志松脂

  抱朴子飛節芝

  郭義恭廣志松子

  段成式酉陽雜俎五粒松

  郭橐駝種樹書種松

  東坡雜記服茯苓法 服松脂法 種松法

  新羅國記

  王世懋果疏栝子松

  本草綱目松 海松子 茯苓

  王象晉群芳譜

  廣群芳譜落葉松 白松

  黃山志黃山松

  直省志書盧龍縣 萊蕪縣 日照縣 咸寧縣 鞏昌府 歙縣 常熟縣 山

  陰縣 天台縣 峨嵋縣 桂平縣

草木典第一百九十七卷

松部彙考[编辑]

釋名

《松》。書經     《海松》。開寶

《五鬣松》:酉陽雜俎 《五粒松》:綱目

松圖

松圖

《書經》
[编辑]

《夏書禹貢》
[编辑]

青州,厥貢:「岱、畎、絲、枲、鉛、松、怪石。」

岱山之谷,出此五物,皆貢之。

《詩經》
[编辑]

《鄭風》
山有扶蘇
[编辑]

山有橋松。

朱注《上竦》無枝曰「橋。」

《周禮》
[编辑]

《夏官》
[编辑]

《職方氏》「辨九州之國,使同貫利。河內曰冀州,其利松 柏。」

易氏曰:「《禹貢》冀州,厥木惟條。」 條,長也。其利松、柏宜矣。

《禮緯》
[编辑]

斗威儀[编辑]

「君乘《木》而王,其政升平」,時則松為常生。

《山海經》
[编辑]

《西山經》
[编辑]

《錢來之山》,其上多松。

白於之山,上多松柏。

《北山經》
[编辑]

《涿光之山》,其上多松柏。

潘侯之山,其上多松柏。

諸餘之山,其下多松柏。

《咸山》是多松柏。

《謁戾之山》,其上多松柏。

《中山經》
[编辑]

《荊山》,其木多松柏。

驕山,其木多松柏。

《大堯》之山,其木多松柏。

《翼望》之山,其上多松柏。

皮山,其木多松柏。

《祑》。之山,其上多松柏。 堇理之山,其上多松柏。

「從《山》,其上多松柏《嬰䃌》之山,其上多松柏。

《大荒西經》
[编辑]

西海之外,大荒之中,有方山者,上有青樹,名曰「《柜格》 之松」,日月所出入也。

《史記》
[编辑]

《龜策傳》
[编辑]

《蓍龜傳》曰:「下有伏靈,上有兔絲,上有擣蓍,下有神龜。」 所謂伏靈者,在兔絲之下,狀似飛鳥之形。新雨已天, 清靜無風,以夜捎兔絲去之,即以燭此地燭之火 滅,即記其處,以新布四丈環置之,明即掘取之,入四 尺至七尺得矣,過七尺不可得。伏靈者,千歲松根也, 食之不死。

《玉策記》
[编辑]

千歲松[编辑]

「千歲松樹,枝葉四邊披起,上杪不長,望而視之,有如 偃蓋」,其中有物,或如青牛,或如青犬,或如人,皆壽萬 歲。

張華博物志[编辑]

松脂[编辑]

松柏脂入地千年化為茯苓,茯苓化為琥珀,琥珀一 名「江珠。」今泰山出茯苓而無琥珀,蓋州永昌出琥珀 而無茯苓。

《抱朴子》
[编辑]

飛節芝[编辑]

松樹之三千歲者,其皮中有聚脂,狀如龍形,名曰「飛 節芝。」

郭義恭廣志[编辑]

松子[编辑]

千歲老松子,色黃白,味似栗,可食。

段成式酉陽雜俎[编辑]

五粒松[编辑]

松今言兩粒、五粒,粒當言鬣。成式修竹里私第大堂 前有五鬣松兩根,大財如碗,甲子年結實,味如新羅、 南詔者不別。五鬣松,皮不鱗,中使仇士良水磑亭子 在城東,有兩鬣皮不鱗者,又有七鬣者,不知自何而 得。俗謂「孔雀松、三鬣松」也。松命根遇石則偃,蓋不必 千年也。

郭橐駝種樹書[编辑]

種松[编辑]

栽松時,去松中大根,唯留四傍鬚根,則無不偃蓋。一 年之計,種之以竹;十年之計,種之以木。

松必用春後社前帶土栽培,百株百活,舍此時決無 生理也。

春分後勿種松,秋分後方宜種。

種松法大概與竹同,只要根實,不令搖動,自然活。今 移樹者以小牌記取南枝,不若先鑿窟沃水澆泥,方 栽築,令實不可蹈,仍多以木扶之,恐風搖動其顛,則 根搖,雖尺許之木亦不活。根不搖,雖大可活,更莖上 無使枝葉繁,則不招風。

斫松樹,五更初斫倒,便削去皮,則無白螘,猶須擇血。 忌日以斧敲之,云「今日血忌,則白螘自出。」

《東坡雜記》
[编辑]

服茯苓法[编辑]

「茯苓,自是神仙上藥。視其中有赤筋脈,若不能去,服 久不利人眼,或使人眼小,當削去皮,研為方寸塊,銀 石器中清水煮,以酥軟解散為度,入細布袋中,以冷 水揉搜,如作葛粉狀,澄取粉,而筋脈留袋中,棄去不 用,用其粉,以蜜和如濕香狀,蒸過食之尢佳。」胡麻但 取純黑脂麻,九蒸九暴,入水爛研,濾取白汁,銀石器 中熬,如作杏酪湯,更入去皮核,爛研棗肉,與茯苓粉 一處搜和食之,尤奇。

服松脂法[编辑]

松脂「以真定者為良。細布袋盛,清水為沸湯,煮浮水 面者,以新罩籬掠取,置新水中,久煮不出者,皆棄不 用。入生白茯苓末,不製,但削去皮,搗羅拌勻。每日早 取三錢著口中,用少熟水攪漱,仍以脂如常法揩齒 畢,更啜少熟水嚥之」,仍漱吐如法。能堅牙齒,駐顏烏 髭也。

種松法[编辑]

「十月以後,冬至以前,松實結熟而未落,折取并萼,收 之竹器中,懸之風道,未熟則不生,過熟則隨風飛去。 至春初,敲取其實,以大鐵鎚入荒茅地中數寸,置數 粒其中,得春雨自生。」自採實至種,皆以不犯手氣為 佳。松性至堅悍,然始生至脆弱,多畏日與牛羊,故須 荒茅地,以茅陰障日。若白地,當雜大麥數十粒種之, 賴麥陰乃活。「須護以棘,日使人行視,三五年乃成。五 年之後,乃可洗其下枝使高。七年之後,乃可去其細 密者使大。」大略如此。

《新羅國記》
[编辑]

[编辑]

松樹大連抱,有五粒子,形如桃仁而稍小,皮硬。有人取而食之,味如胡桃,浸酒療風。

王世懋果疏[编辑]

栝子松[编辑]

栝子松,俗名「剔牙松」,歲久亦生,實雖小亦甘香可食。 南京徐氏西園一株,是元時物,秀色參天,目中第一。

《本草綱目》
[编辑]

松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按:王安石《字說》云:「松為百木之長,松猶公 也,柏猶伯也。故松從公,柏從白。」

集解

《別錄》曰:「松脂,生太山山谷。六月采。」

《蘇頌》曰:「松處處有之。其葉有兩鬣、五鬣、七鬣,歲久則 實繁。中原雖有,不及塞上者,佳好也。松脂以通明如 薰陸香顆者為勝。」

寇宗奭曰:「松黃,一如蒲,但味差淡。松子多海東來,今 關右亦有,但細小,味薄也。」

李時珍曰:松樹磥砢,修聳多節。其皮粗厚有鱗形。其 葉後凋,二三月抽蕤生花,長四、五寸。采其花蕊,為松 黃。結實狀如豬心,疊成鱗砌。秋老則子長鱗裂。然葉 有二針、三針、五針之別,三針者為栝子松,五針者為 柏子松,其子大如柏子。惟遼海及雲南者,子大如巴 豆,可食,謂之海松子。詳見《果部》。孫思邈云:「松脂以衡 山者為良,衡山東五百里,滿谷所出者,與天下不同。」 蘇軾云:「鎮定松脂亦良。」《抱朴子》云:「凡老松皮內自然 聚脂為第一,勝於鑿取及煮成者。其根下有傷處,不 見日月者,為陰脂,尢佳。老松餘氣結為茯苓,千年松 脂化為琥珀。」《玉策記》云:「千年松樹,四邊枝起,上杪不 長,如偃蓋。其精化為青牛、青羊、青犬」、青人、伏龜,其壽 皆千歲。

松脂修治

陶弘景曰:「采鍊松脂法,並在《服食方》中。以桑灰汁或 酒煮軟挼,納寒水中數十過,白滑則可用。」

蘇頌曰:「凡用松脂,先須鍊治,用大釜加水置甑,用白 茅藉甑底,又加黃砂於茅上,厚寸許,然後布松脂於 上,炊以桑薪,湯減頻添熱水,候松脂盡入釜中,乃出 之,投於冷水,既凝又蒸,如此二過,其白如玉,然後入 用。」

松脂氣味

苦甘溫無毒。

甄權曰:「甘,平。」

朱震亨曰:松脂,屬陽金,伏汞。

松脂主治

《本經》曰:「癰疽惡瘡,頭瘍白禿,疥瘙風氣,安五臟,除熱。 久服輕身,不老延年。」

《別錄》曰:「除胃中伏熱,咽乾消渴,風痹死肌。鍊之令白, 其赤者,主惡痹。」

甄權曰:「煎膏,生肌止痛,排膿抽風,貼諸瘡膿血瘻爛, 塞牙孔,殺蟲。」

《大明》曰:「除邪下氣,潤心肺,治耳聾。古方多用辟穀。」 李時珍曰:「強筋骨,利耳目,治崩帶。」

松脂發明

陶弘景曰:「松柏皆有脂潤,凌冬不凋,理為佳物,服食 多用,但人多輕忽之耳。」

《蘇頌》曰:「道人服餌,或合茯苓、松柏實、菊花作丸,亦可 單服。」

李時珍曰:松葉、松實,服餌所須。松節、松心,耐久不朽。 松脂,則又樹之津液精華也。在土不朽,流脂日久,變 為琥珀,宜其可以辟穀延齡。葛洪《抱朴子》云:「上黨趙 瞿病癩,歷年垂死,其家棄之,送置山穴中。瞿怨泣經 日,有仙人見而哀之,以一囊藥與之。瞿服百餘日,其 瘡都愈,顏色豐悅,肌膚玉澤。仙人再過之,瞿謝活命」 之恩,乞求其方。仙人曰:「此是松脂,山中便多此物,汝 鍊服之,可以長生不死。」瞿乃歸家長服,身體轉輕,氣 力百倍,登危涉險,終日不困。年百餘歲,齒不墜,髮不 白。夜臥忽見屋間有光,大如鏡,久而一室盡明如晝, 又見面上有采女二人,戲於口鼻之閒,後入抱犢山, 成地仙。於時人聞瞿服此脂,皆競服之。車運驢負,積 之盈室,不過一月,未覺大益,皆輒止焉。志之不堅如 此。《張氏醫說》有服松丹之法。

松節氣味

苦溫無毒。

松節主治

《別錄》曰:「百邪久風,風虛腳痹疼痛。」

陶弘景曰:「釀酒,主腳弱骨節風。」

朱震亨曰:「炒焦,治筋骨間病,能燥血中之濕。」

李時《珍》曰:「治風蛀牙痛,煎水含漱,或燒灰日揩,有效。」

松節發明

李時珍曰:「松節,松之骨也。質堅氣勁,久亦不朽,故筋 骨間風濕諸病宜之。」

《松》。音詣火燒松枝取液也

《蘇恭》曰:「治瘡疥及牛馬瘡

松葉氣味

苦溫無毒。

松葉主治

《別錄》曰:「風濕瘡,生毛髮,安五臟,守中,不饑延年。」 陶弘景曰:「細切,以水及麪飲服之,或搗屑丸服,可斷 穀及治惡疾。」

《大明》曰:「炙窨,凍瘡、風瘡佳。」

李時珍曰:「去風痛腳痹,殺米蟲。」

松花氣味

甘溫無毒。

朱震亨曰。多食。發上焦熱病。

松花主治

李時珍曰:「潤心肺,益氣,除風,止血。亦可釀酒。」

松花發明

蘇恭曰:「松花即松黃,拂取正似蒲黃,酒服令輕身療 病,勝似皮、葉及脂也。」

《蘇頌》曰:「花上黃粉,山人及時拂取,作湯點之甚佳。但 不堪停久,故鮮用寄遠。」

李時珍曰:「今人收黃和白沙糖,印為餅膏,猶果餅食 之,且難久收,恐輕身療病之功,未必勝脂葉也。」

根白皮氣味

苦溫無毒。

根白皮主治

《別錄》曰:「辟穀,不饑。」

《大明》曰:「補五勞益氣。」

木皮主治

李時珍曰:「癰疽瘡口不合,生肌止血,治白禿、杖瘡、湯 火瘡。」

附方

服食辟穀《千金方》:「用松脂十斤,以桑薪灰汁一石,煮 五七沸,漉出冷水中旋復煮之,凡十遍乃白,細研為 散。每服一二錢,粥飲調下,日三服。服至十兩以上不 饑,饑再服之。一年以後,夜視目明,久服延年益壽。 又法:百鍊松脂,治下篩,蜜和,納角中,勿見風日。每服 一團,一日三服。服至百日,耐寒暑,二百日五臟補益, 五」年即見西王母伏虎禪師佛法。用松脂十斤鍊 之五度,令苦味盡,每一斤入茯苓四兩,每旦水服一 刀圭,能令不食而復延齡,身輕清爽。

強筋補益四聖不老丹,用明松脂一斤,以無灰酒沙 鍋內桑柴火煮數沸,竹枝攪稠,乃住火,傾入水內結 塊,復以酒煮九遍,其脂如玉,不苦不澀乃止。為細末, 用十二兩入白茯苓末半斤,黃菊花末半斤,柏子仁 去油取霜半斤,鍊蜜丸如梧子大。每空心好酒送下 七十二丸,須擇吉日修合,勿令婦人雞犬見之。松 梅丸用松脂以長流水、桑柴煮拔三次,再以桑灰滴 汁煮七次,扯拔,更以好酒煮二次,仍以長流水煮二 次,色白不苦為度。每一斤入九蒸地黃末十兩,烏梅 末六兩,鍊蜜丸梧子大。每服七十丸,空心鹽米湯下。 健陽補中,強筋潤肌,大能益人。白飛霞方

揩齒固牙:「松脂出鎮定者佳,稀布盛,入沸湯煮,取浮 水面者,投冷水中,不出者不用,研末入白茯苓末和 勻」,日用揩齒漱口,亦可嚥之,固牙駐顏。蘇東坡仇池筆記 歷節諸風,百節酸痛不可忍:「松脂三十斤,鍊五十遍, 以鍊酥三升,和脂三升,攪令極稠,每旦空心酒服方 寸匕,日三服」,數食麪粥為佳。慎血腥生冷酢物果子, 一百日瘥。外臺祕要

肝虛目淚:鍊成松脂一斤,釀米二斗,水七斗,造酒頻 飲之。

婦人白帶:松香五兩,酒二升,煮乾,木臼杵細,酒糊丸 如梧子大,每服百丸,溫下。摘元方

小兒禿瘡:簡便方:用松香五錢,豬脂一兩熬搽,一日 數次,數日即愈。《衛生寶鑑》:「用瀝青二兩,黃蠟一兩 半,銅綠一錢半,麻油一兩半,文武火熬收,每攤貼之, 神效。」

《小兒緊唇》:松脂炙化貼之。聖惠方

風蟲牙痛:刮松上脂,滾水泡化,一漱即止,試驗。集簡方 齲齒有孔,松脂紝塞,須臾蟲從脂出。梅師方

久聾不聽:「鍊松脂三兩,巴豆一兩,和擣成丸,薄綿裹 塞,一日二度。」梅師方

一切瘻瘡:鍊成松脂末,填令滿,日三四度。聖惠方 一切腫毒:松香八兩,銅青二錢,蓖麻仁五錢,同搗作 膏,攤貼甚妙。李樓奇方

軟癤頻發:「翠玉膏」:用通明瀝青八兩,銅綠二兩,麻油 三錢,雄豬膽汁三箇,先溶瀝青,乃下油膽,傾入水中 扯拔,器盛,每月緋帛攤貼,不須再換。

小金絲膏治一切瘡癤腫毒。瀝青、白膠香各二兩,乳 香二錢,沒藥一兩,黃蠟三錢,又以香油三錢,同熬至 滴下不散,傾入水中,扯千遍,收貯,每捻作餅貼之。 疥癬濕瘡,松膠香研細,少入輕粉,先以油塗瘡,糝末 在上,一日便乾,頑者三二度愈。劉涓子鬼遺方 陰囊濕痒欲潰者,用板兒松香為末,紙卷作筒,每根入花椒三粒,浸燈盞內三宿,取出點燒淋下油搽之。 先以米泔洗過。簡便方

金瘡出血:瀝青末,少加生銅屑末,糝之立愈。經驗方 豬嚙成瘡:「松脂鍊作餅貼之。」千金方

刺入肉中,百理不瘥,松脂流出,如乳頭香者,傅上,以 帛裹,三五日當有根出,不痛不痒,不覺自安。兵部手集 歷節風痛,四肢如解脫:松節酒用二十斤,酒五斗,浸 三七日,每服一合,日五六服。外臺祕要

轉筋攣急:「松節一兩,剉如米大,乳香一錢,銀石器慢 火炒焦,存一、二分性,出火毒,研末。」每服一二錢,熱木 瓜酒調下。一應筋病皆治之。祕寶方

風熱牙痛:《聖惠方》:「用油松節如棗大一塊,碎切,胡椒 七顆,入燒酒須二、三盞,乘熱入飛過白礬少許,噙漱 三五口,立瘥。」又:用松節二兩,槐白皮、地骨皮各一 兩,漿水煎湯,熱漱冷吐,瘥乃止。

反胃吐食:松節煎酒細飲之。百一方

陰毒腹痛:油松木七塊,炒焦,沖酒二鍾,熱服。集簡方 顛撲傷損,松節煎酒服。談埜翁方

《服食松葉》:松葉細切更研,每日食前以酒調下二錢, 亦可煮汁作粥食。初服稍難,久則自便矣,令人不老, 身生綠毛,輕身益氣,久服不已,絕穀不饑不渴。聖惠方 天行瘟疫:松葉細切,酒服方寸匕,日三服,能辟五氣 瘟。傷寒類要

中風口喎:青松葉一斤搗汁,清酒一升,浸二宿,近火 一宿。初服半升,漸至一升,頭面汗出即止。千金方 三年中風:「松葉一斤,細切,以酒一斗,煮取三升,頓服, 汗出立瘥。」千金方

歷節風痛:松葉搗汁一升,以酒三升浸七日,服一合, 日三服。千金方

腳氣風痹:松葉酒,治十二風痹不能行。服「更生散」四 錢,及眾療不得力,服此一劑,便能行遠,不過兩劑。松 葉六十斤細剉,以水四石,煮取四斗九升,以米五斗 釀如常法,別煮松葉汁以漬米并饙飯泥釀封頭,七 日發,澄飲之取醉。得此酒力者甚眾。千金方

風牙腫痛:「松葉一握,鹽一合,酒二升,煎漱。」聖惠方 大風惡瘡:「豬肉松葉二斤,麻黃去節五兩,剉,以生絹 袋盛,清酒二斗浸之,春夏五日,秋冬七日,每溫服一 盞,常令醺醺,以效為度。」聖惠方

陰囊濕痒:松毛煎湯頻洗。簡便方

頭旋腦腫:三月收松花並槁五六寸如鼠尾者,蒸切 一升,以生絹囊貯,浸三升酒中五日,空心暖飲五合, 立效。普濟方

產後壯熱,頭痛頰赤,口乾唇焦,煩渴昏悶,用松花、蒲 黃、川芎、當歸、石膏等分為末。每服二錢,水一合,紅花 二捻,同煎七分,細呷。本草衍義

腸風下血:松木皮去粗皮,取裡白者,切曬焙研為末。 每服一錢許,茶湯下。楊氏家藏方

三十年痢:赤松上蒼皮一斗為末,麪粥和服一升,日 三服,不過一斗救人。聖惠方

金瘡杖瘡:「赤龍鱗即古松皮,鍛存性,研末搽之,最止 痛。」永類方

小兒頭瘡浸濕,名「胎風瘡。」古松上自有赤厚皮,入豆 豉少許,瓦上炒存性,研末,入輕粉、香油調塗之。經驗良方

海松子集解[编辑]

《馬志》曰:「海松子狀如小栗,三角,其中仁香美。東夷當 果食之,亦代麻腐食之,與中國松子不同。」

蕭炳曰:「五粒松一叢,五葉如釵,道家服食絕粒。子如 巴豆,新羅往往進之。」

《蘇頌》曰:「五粒字當作五鬣,音傳訛也。五鬣為一叢,或 有兩鬣七鬣者。松歲久則實繁。中原雖有小而不及 塞上者,佳好也。」

《吳瑞》曰:「松子有南松、北松、華陰松,形小殼薄,有斑,極 香。新羅者肉甚香美。」

李時珍曰:海松子出遼東及雲南。其樹與中國松樹 同,唯五葉一叢者。毬內結子,大如巴豆而有三稜,惟 一頭尖爾,久收亦油。《馬志》謂似小栗,殊失本體。中國 松子大如柏子,亦可入藥,不堪果食。詳見木部松下。 按:段成式《酉陽雜俎》云:「予種五鬣松二株,根大如盌, 結實與新羅、南詔者無別。其三鬣者,俗呼孔雀松。亦」 有七鬣者,或云「三鍼者為栝子松,五鍼者為柏子松。」

仁氣味

甘小溫,無毒。

李珣曰:「新羅松子,甘美,大溫。去皮食之,甚香,與雲南 松子不同。雲南松子似巴豆,其味不及,與卑古國偏 桃仁相似。多食發熱毒。」

李時珍曰:按:《醫說》云:「食胡羊肉,不可食松子。」而《物類 相感志》云:「凡雜色羊肉入松子則無毒。」其說不同何 哉?

仁主治

《開寶》曰:「骨節風,頭眩,去死肌變白,散水氣,潤五臟,不 饑《別錄》曰:「逐風痹寒氣,虛羸少氣,補不足,潤皮膚,肥五 臟。」

李珣曰:「主諸風,溫腸胃。久服輕身,延年不老。」

李時珍曰:「潤肺。治燥結欬嗽。」

寇宗奭曰:「同柏子。治虛祕。」

發明

李時珍曰:「服食家用松子,皆海松子。」曰:「中國松子,肌 細力薄,只可入藥耳。」按:《列仙傳》云:「偓佺好食松實,體 毛數寸,走及奔馬。」又:「犢子少在黑山,食松子、茯苓,壽 數百歲。」又:「赤松子好食松實、天門冬、石脂,齒落更生, 髮落更出,莫知所終。」皆指此松子也。

附方

服松子法:「七月取松實,過時即落,難收也。去木皮,搗 如膏收之。」每丸雞子大,酒調下,日三服,百日身輕,三 百日行五百里,絕穀。久服神仙。渴即飲水,亦可以鍊 過松脂同服之。聖惠方

肺燥欬嗽,「蘇遊鳳髓湯」:用松子仁一兩,胡桃仁二兩 研膏,和熟蜜半兩收之。每服二錢,食後沸湯點服。外臺 祕要

小兒寒嗽,或作壅喘:用松子仁五箇,百部炒,麻黃各 三分,杏仁四十箇去皮尖,以少水略煮三五沸,化白 砂糖,丸芡子大。每食後含化十丸,大妙。錢乙小兒方 大便虛祕。松子仁、柏子仁、麻子仁等分研泥溶。白蠟 和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黃芪湯下。寇宗奭

茯苓釋名[编辑]

寇宗奭曰:「多年樵斫之松,根之氣味,抑鬱未絕,精英 未淪,其津氣盛者,發泄於外,結為茯苓。故不抱根,離 其本體,有零之義也。津氣不盛,止能附結本根,既不 離本,故曰伏神。」

李時珍曰:茯苓,《史記·龜策傳》作「伏靈。」蓋松之神靈之 氣伏結而成,故謂之伏靈,伏神也。《仙經》言:「伏靈大如 拳者,佩之令百鬼消滅」,則神靈之氣益可徵矣。俗作 苓者,傳寫之訛耳。下有伏靈,上有兔絲,故又名伏兔。 或云其形如兔,故名亦通。

集解

《別錄》曰:「茯苓、茯神,生太山山谷大松下。二月、八月采, 陰乾。」

陶弘景曰:「今出鬱州。大者如三、四升器,外皮黑而細 皺,內堅白,形如鳥獸龜鱉者良。虛赤者不佳。性無朽 蛀,埋地中三十年,猶色理無異也。」

蘇恭曰:「今太山亦有茯苓,實而理小,不復采用。第一 出華山,形極粗大。雍州南山亦有,不如華山。」

韓保昇曰:「所在大松處皆有,惟華山最多。生枯松樹 下,形塊無定,以似龜鳥形者為佳。」

掌禹錫曰:《范子計然》言,茯苓出嵩山及三輔。《淮南子》 言「千年之松,下有茯苓,上有兔絲。」《典術》言松脂入地 千歲為茯苓,望松樹赤者有之。《廣志》言伏神乃松汁 所作,勝於茯苓。或云「即茯苓,貫著松根者。生朱提、濮 陽縣。」

蘇頌曰:「今太華、嵩山皆有之。出大松下,附根而生,無 苗、葉、花、實,作瑰如拳,在土底,大者至數斤。有赤、白二 種,或云松脂變成,或云假松氣而生。今東人見山中 古松,久為人斬伐,其枯折槎枿枝葉不復上生者,謂 之茯苓撥。即於四面丈餘地內,以鐵頭錐刺地,如有 茯苓,則錐固不可拔,乃掘取之。其撥大者,茯苓亦大」, 皆自作塊,不附著根。其包根而輕虛者為伏神,則假 氣生者,其說勝矣。《龜策傳》云:「茯苓在兔絲之下,狀如 飛鳥之形。新雨已霽,天靜無風,以火夜燒兔絲,去之, 即篝燭此地罩之,火滅即記其處,明乃掘取,入地四 尺或七尺得矣。」此類今不聞有之。

寇宗奭曰:《上有兔絲》之說,甚為輕信。

李時珍曰:「下有茯苓,則上有靈氣如絲之狀。山人亦 時見之,非兔絲子之兔絲也。」注《淮南子》者,以兔絲子 及女蘿為說,誣矣。茯苓有大如斗者,有堅如石者絕 勝。其輕虛者不佳,蓋年淺未堅故爾。劉宋王微《茯苓 贊》云:「皓苓下居,彤絲上薈。中狀雞鳧,其容龜蔡。神侔 少司,保延幼艾。終志不移,柔紅可佩。」觀此彤絲,即兔 絲之證矣。寇氏未解此義。

修治

雷斆曰:「凡用皮去心擣細,於水盆中攪濁,浮者濾去 之,此是茯苓赤筋。若誤服餌,令人瞳子並黑睛點小, 兼盲目。」

陶弘景曰:「作丸散者,先煮二三沸乃切,暴乾用。」

氣味

甘平無毒。

張元素曰:「性溫,味甘而淡,氣味俱薄,浮而升,陽也。」 徐之才曰:「馬問為之使。得甘草、防風、芍藥、紫石英、麥 門冬共療五臟。惡白斂。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艽、龜甲。 忌米醋及酸物。」

陶弘景曰:「藥無馬問,或是馬莖也。」

蘇恭曰。《李氏本草》。馬刀為茯苓使。問字草書。似刀字傳訛耳。

《馬志》曰。二注恐皆非也。當是「馬藺」字。

主治

《本經》曰:「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 滿欬逆,口焦舌乾,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饑延年。」 《別錄》曰:「止消渴好睡,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 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氣。」

甄權曰:「開胃,止嘔逆,善安心神,主肺痿痰壅,心腹脹 滿,小兒驚癇,女人熱淋。」

大明曰:「補五勞七傷,開心益志,止健忘,煖腰膝,安胎。」 張元素曰:「止渴,利小便,除濕益燥,和中益氣,利腰臍 間血。」

李杲曰:「逐水緩脾,生津導氣,平火止泄,除虛熱,開腠 理。」

王好古曰:「瀉膀胱,益脾胃,治腎積奔豚。」

赤茯苓主治

甄權曰:「破結血。」

李時珍曰:「瀉心、小腸、膀胱濕熱,利竅行水。」

茯苓皮主治

李時珍曰:「水腫膚脹,利水道,開腠理。」

發明

陶弘景曰:「茯苓,白色者補,赤色者利。俗用甚多,仙方 服食,亦為至要云。其通神而致靈,和魂而鍊魄,利竅 而益脈,厚腸而開心,調營而理衛,上品仙藥也。善能 斷穀不饑。」

寇宗奭曰:茯苓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缺也。 張元素曰:「茯苓,赤瀉白補,上古無此說。氣味俱薄,性 浮而升」,其用有五:利小便也,開腠理也,生津液也,除 虛熱也,止瀉也。如小便利或數者,多服則損人目汗, 多人服之,亦損元氣,夭人,為其淡而滲也。

又曰:「淡為天之陽,陽當上行,何以利水而瀉下氣薄 者陽中之陰,所以茯苓利水瀉下,不離陽之體,故入 手太陽。」

李杲曰:「白者入壬癸,赤者入丙丁。味甘而淡,降也,陽 中陰也。其用有六:利竅而除濕,益氣而和中;治驚悸, 生津液;小便多者能止,小便結者能通。」

又曰:「濕淫所勝,小便不利,淡以利竅,甘以助陽,溫平 能益脾逐水,乃除濕之聖藥也。」

王好古曰:「白者入手太陰、足太陽經氣分,赤者入足 太陰、手少陰、太陽氣分,伐腎邪。小便多能止之,小便 濇能利之。與車前子相似,雖利小便而不走氣。酒浸 與光明朱砂同用,能祕真元。味甘而平,如何是利小 便耶?」

朱震亨曰:「茯苓得松之餘氣而成,屬金。仲景利小便 多用之,此暴新病之要藥也。若陰虛者,恐未為宜。此 物有行水之功,久服損人。八味丸用之者,亦不過接 引他藥歸就腎經,去胞中久陳積垢,為搬運之功耳。」 李時珍曰:「茯苓,《本草》又言利小便,伐腎邪。至李東垣、 王海藏,乃言小便多者能止,濇者能通,同朱砂能祕」 真元,而朱丹溪又言陰虛者不宜用,義似相反,何哉? 茯苓氣味淡而滲,其性上行,生津液,開腠理,滋水之 原而下降,利小便。故張潔古謂其屬陽,浮而升,言其 性也。東垣謂其為陽中之陰,降而下,言其功也。《素問》 云:「飲食入胃,遊溢精氣,上輸於肺,通調水道,下輸膀 胱。」觀此則知淡滲之藥,俱皆上行而後下降。非直下 行也。小便多。其源亦異。《素問》云。肺氣盛則便數而欠。 虛則欠。小便遺數。心虛則少氣遺溺,下焦虛則遺 溺,胞移熱於膀胱則遺溺,膀胱不利為癃,不約為遺。 厥陰病則遺溺閉癃。所謂肺氣盛者,實熱也,其人必 氣壯脈強,宜用茯苓甘淡以滲其熱,故曰「小便多者 能止」也。若夫肺虛心虛、胞熱,厥陰病者,皆虛熱也,其 人必上熱下寒,脈虛而弱,法當用升陽之藥,以升水 降火。膀胱不約,下焦虛者,乃火投於水,水泉不藏,脫 陽之証,其人必肢冷脈遲,法當用溫熱之藥峻補其 下。交濟坎離二証,皆非茯苓輩淡滲之藥所可治,故 曰:「陰虛者不宜用也。」仙家雖有服食之法,亦當因人 而用焉。

伏神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別錄》曰:「辟不祥,療風眩風虛,五勞口乾,止驚悸,多恚 怒喜忘,開心益智,安魂魄,養精神。」

甄權曰:「補勞乏,主心下急痛堅滿,人虛而小腸不利, 加而用之。」

神木主治。即伏神心內木也。

甄權曰:「偏風,口面喎斜,毒風筋攣不語,心神驚掣,虛 而健忘。」

李時珍曰:「治腳氣痹痛,諸筋牽縮。」

發明

陶弘景曰:「仙方止云茯苓,而無伏神,為療既同,用應 無嫌李時珍曰:「《神農本草》止言茯苓,《名醫別錄》始添伏神, 而主治皆同。後人治心病,必用伏神,故潔古張氏云: 『風眩心虛,非伏神不能除』」,然茯苓亦未嘗不治心病 也。陶弘景始言茯苓赤瀉白補,李杲復分赤入丙丁, 白入壬癸,此其發前人之祕者。時珍則謂茯苓「伏神, 只當云赤入血分,白入氣分,各從其類。」如牡丹、芍藥 之義,不當以丙丁壬癸分也。若以丙丁壬癸分,則白 茯苓不能治心病,赤茯苓不能入膀胱矣。張元素不 分赤白之說,於理欠通。《聖濟錄》:「松節散:用伏神心中 木一兩,乳香一錢,石器炒,研為末。每服二錢,木瓜酒 下。治風寒冷濕摶於筋骨,足筋」攣痛,行步艱難,但是 諸筋攣縮疼痛。並主之。

附方

服茯苓法:蘇頌曰:「《集仙方》,多單餌茯苓。其法:取白茯 苓五斤,去黑皮,擣篩,以熟絹囊盛,於二斗米下蒸之, 米熟即止,暴乾又蒸,如此三遍。乃取牛乳二斗和合, 著銅器中,微火煮如膏,收之。每食以竹刀割,隨性飽 食,辟穀不饑也。如欲食穀,先煮葵汁飲之。」又茯苓 酥法:「白茯苓三十斤,山之陽者甘美,山之陰者味苦。 去」皮,薄切,暴乾蒸之,以湯淋去苦味,淋之不止,其汁 當甜,乃暴乾,篩末,用酒三石,蜜三升相和,置大甕中, 攪之百匝,密封勿洩氣,冬五十日,夏二十五日,酥自 浮出,酒上掠取,其味極甘美,作掌大塊,空室中陰乾, 色赤如棗。饑時食一枚,酒送之,終日不食,名神仙度 世之法。又《服食法》,以茯苓合白菊花,或合桂心,或 合朮,為散丸自任皆可常服補益殊勝。《儒門事親 方》「用茯苓四兩,頭白麪二兩,水調作餅,以黃蠟三兩 煎熟,飽食一頓,便絕食辟穀,至三日覺難受,以後氣 力漸生也。」《經驗後方》「服法用華山挺子茯苓,削如 棗大方塊,安新甕內,好酒浸之,紙封一重,百日乃開, 其色當如餳糖,可日食一塊,至」百日肌體潤澤,一年 可夜視物,久久腸化為筋,延年耐久,面若童顏。《嵩 高記》:「用茯苓、松脂各二斤,淳酒浸之,和以白蜜,日三 服之,久久通靈。」又法:白茯苓去皮,酒浸十五日,漉 出為散,每服三錢,水調下,日三服。孫真人《枕中記》 云:「茯苓久服,百日病除,二百日盡夜不眠,二年役使 鬼神,四年後玉女來侍」葛洪《抱朴子》云:「壬子季,服 茯苓十八年。玉女從之,能隱能彰,不食穀,灸瘢滅,面 體玉澤。又黃初起,服茯苓五萬日,能坐在立亡,日中 無影。」

交感丸方見「草部」「莎根」下。

吳仙丹方見果部吳茱茰下 胸脅氣逆脹滿。茯苓一兩人參半兩每服三錢,水煎 服,日三。聖濟總錄

養心安神朱雀丸治心神不定,恍惚健忘不樂,火不 下降,水不上升,時復振跳,常服消陰養火,全心氣。伏 神二兩去皮沈香半兩為末,煉蜜為丸小豆大,每服 三十丸,食後人參湯下。百一選方

血虛心汗,別處無汗,獨心孔有汗,思慮多則汗亦多, 宜養心血,以艾湯調茯苓末,日服一錢。證治要訣 心虛夢洩或白濁,白茯苓末二錢,米湯調下,日二服, 《蘇東坡方》也。直指方

虛滑遺精:白茯苓二兩,縮砂仁一兩,為末,入鹽二錢, 精羊肉批片,摻藥炙食,以酒送下。普濟方

漏精白濁:方見菜部「薯蕷下。」

濁,遺帶下。威喜丸:治丈夫元陽虛憊,精氣不固,小便 下濁,餘瀝常流,寐夢多驚,頻頻遺洩,婦人白淫、白帶, 並治之。白茯苓四兩去皮作匱,以豬苓四錢半,入內 煮二十餘沸,取出日乾,擇去豬苓為末,化黃蠟搜和 丸彈子大。每嚼一丸,空心津下,以小便清為度。忌米 醋。李時珍曰:「《抱朴子》言:茯苓千萬歲,其上生小木, 狀」似蓮花,名曰木威喜芝。夜視有光,燒之不焦,帶之 辟兵,服之長生。《和劑局方》威喜丸之名,蓋取諸此。 小便頻多,白茯苓去皮,乾山藥去皮,以白礬水瀹過 焙,等分為末,每米飲服二錢。儒門事親

「小便不禁茯苓丸」:治心腎俱虛,神志不守,小便淋瀝 不禁用白茯苓、赤茯苓等分為末,以新汲水挼洗去 筋控乾,以酒煮地黃汁擣膏搜和,丸彈子大。每嚼一 丸,空心鹽酒下。三因方

小便淋瀝,由心腎氣虛,神室不守,以夢遺白濁,赤白 茯苓等分為末,新汲水飛去沫,控乾,以地黃汁同擣 酒熬作膏,和丸彈子大,空心鹽湯嚼下一丸。三因方 下虛消渴,上盛下虛,心火炎爍,腎水枯涸,不能交濟, 而成渴證:白茯苓一斤黃連一斤為末,熬天花粉作 糊,丸梧子大,每溫湯下五十丸。經驗方

下部諸疾:「龍液膏」用堅實白茯苓,去皮焙研,取清溪 流水浸去筋膜,復焙,入瓷罐內,以好蜜和勻,入銅釜 內,重湯桑柴灰煮一日,取出收之。每空心白湯下二 三匙,解煩鬱躁渴。一切下部疾,皆可除。積善堂方 飧泄滑痢不止:白茯苓一兩,木香煨半兩,為末,紫蘇 木瓜湯下二錢。百一選方「妊娠水腫,小便不利,惡寒」:赤茯苓去皮,葵子各半兩, 為末,每服二錢,新汲水下。禹講師方

卒然耳聾:黃蠟不拘多少,和茯苓末細嚼,茶湯下之, 立驗。普濟方

面䵟雀斑:白茯苓末,蜜和,夜夜傅之,二七日愈。集驗方 豬雞骨哽:「五月五日取楮子曬乾,白茯苓等分為末, 每服二錢,乳香湯下。一方不用楮子,以所哽骨煎湯 下。」經驗良方

痔漏神方:「赤白茯苓去皮、沒藥各二兩,破故紙四兩, 石臼擣成一塊,春秋酒浸三日,夏二日、冬五日取去, 木籠蒸熟曬乾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酒服三十丸, 漸加至五十丸。」集驗方

《血餘怪病》,手十指節斷壞,惟有筋連,無節肉,蟲出,如 燈心,長數尺,遍身綠毛卷,名曰「血餘。」以茯苓、胡黃連 煎湯飲之,愈。奇疾方

水腫尿濇:茯苓皮、椒目等分,煎湯,日飲取效。普濟方

王象晉群芳譜[编辑]

[编辑]

松百木之長猶公,故字從「公。」磥砢多節,盤根樛枝。皮 麤厚,望之如龍鱗。四時常青,不改柯葉。三鍼者為栝 子松,七鍼者為果松。千歲之松,下有茯苓,上有兔絲。 又有赤松、白松、鹿尾松,秉性尤異。至如石橋怪松,則 巉巖陁石所礙,鬱不得伸,變為偃蹇,離奇輪囷,非松 之性也。

種藝八月終,擇成熟松子、柏子同收頓至來年春分 時,甜水浸十日,治畦中下水,土糞漫散,子於畦內,如 種菜法。或單排點種,上覆土厚二指許。畦上撘短棚 蔽日,旱則頻澆,常須濕潤。至秋後去棚高四五寸,十 月中夾薥。「籬,以禦北風。畦內亂撒麥糠覆樹,令梢 上厚二、三寸止。南方宜微蓋,至穀雨前後,手爬淨澆 之,次冬封蓋如前。二年後,於三月帶土移栽,先掘坎, 用糞土相合,納坎中水,調成稀泥,栽於內,擁土令坎 滿,下水塌實,不用杵築腳蹋。次日看有縫處,以細土 掩之,常澆令濕。至十月以土覆藏,毋使露樹。」春間去 土,次年不須覆。若果松須種於盆。仍用水隔。勿令蟻 傷根。

移植。過冬至三候以後,至春社以前,松柏杉槐一切 樹,皆可移栽。大樹須廣留土,如一丈樹留土二尺,遠 移者二尺五寸,用草繩纏束根土。樹大者,從下去枝 三二層,記南北運至栽處,深鑿穴,先用水足,然後下 樹加乾土,將樹架起搖之,令土至根底皆遍,實土如 舊,根四圍築實,然後澆水令足。俟乾再加土一二寸, 以防乾裂。勿令風入傷根。百株百活。若欲偃蹇婆娑, 將大根除去,止留四邊鬚根。

《廣群芳譜》
[编辑]

落葉松[编辑]

落葉松,塞外興安嶺多有之,五臺亦有。其皮蒙古無 茶時,可以當茶。木性最堅,其刺有毒,入肉即爛,入水 即沈,所以《木商》不取。其榦直挺參天,枝葉蔚然,恍若 九簷羽。蓋以塞北高寒,經秋葉脫,至春復生。松上寄 生白脂,厚五、六寸,光潔似玉,微軟而堅,有用之為靴 底者。

白松[编辑]

白松生塞外汗帖木兒嶺,《五臺》亦有。其榦直上,枝葉 如盤,下枝長,以上漸短,遠望無異浮圖,其體最輕,商 人取之,運至通州。

《黃山志》
[编辑]

黃山松[编辑]

「黃山松,小者雖數十年百年,其長不過三四尺,餐雲 吸霧,天然盤屈,每一株成一形,無有重複者,儘足供 盆盎中賞玩,而根蟠絕壁,過者目戀,而無由攫取之。 若觀音大士石,有楊枝灑淨松,《仙人觀榜》石,有簪纓 松,《丞相觀棋》石,有棋枰松,其最著也。」若松之大者,則 或以形體爭奇,或以托地取勝,如擾龍松怒蟠於千 仞峰巔,蒲團松可坐十數人,「破石松根丈餘,穿於石 罅,倒挂松虛懸峭壁,臥龍松」橫踞道傍,接引松空中, 當橋迎送松若揖若讓,變化離奇,不一而足,均不可 以尋常比矣。

《直省志書》
[编辑]

盧龍縣[编辑]

《物產》多松,蔽雲干霄,其大四、五圍,所謂「千里松林」者 也。

萊蕪縣[编辑]

《物產》松萊松,少實,花可餐。

日照縣[编辑]

《物產》:「松有筆尖,三友馬鬣。」

咸寧縣[编辑]

《物產》:松產南山,不一種,大者中棟梁,細者中椽檻,黃 而油者中棺槨用。

鞏昌府[编辑]

《物產》:松有馬尾、黃針三種

歙縣[编辑]

物產:杉松黃山者最奇,大抵出石罅中,皆千百年物, 夭矯變幻,不可名狀。有高數尺許而枝圍庇畝者。「天 目松、麈尾松、栝子松、羅漢松、金錢松,多在外境移栽 者。」

常熟縣[编辑]

《物產》松:栝子松,種之為軒檻之玩,鮮有高大者。剔牙 松,貴種,名園多植之。金錢松,盆几之玩。蔣以化含翠 堂前乃有高二丈者。鵝毛松亦盆几之玩。

山陰縣[编辑]

《物產》:「松,臥龍及蕺山頂有古松,禹陵松最老,年久有 不可考者。」

天台縣[编辑]

《物產》:「羅漢松,蒼翠可愛,葉如剪刻,狀如綠玉,結實如 羅漢,故名之」「金松」,枝似檉松,葉如瞿麥,今鮮見。

峨眉縣[编辑]

《物產》:「塔松,出峨山,狀如杉而葉圓細,偃蹇如浮圖。」

桂平縣[编辑]

「土產萬年松,出白石山,高五六寸,乾之不死,漬之復 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