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19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九十八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一百九十八卷目錄

 松部藝文一

  松竹贊          晉戴逵

  松柏賦          左九嬪

  松贊          宋謝惠連

  松贊           庾肅之

  茯苓贊           王微

  高松賦          齊謝朓

  高松賦           王儉

  高松賦          梁沈約

  澗底寒松賦        唐王勃

  高松賦           謝偃

  寒松賦           李紳

  歲寒知松柏後彫賦      裴度

  辨茯神文         柳宗元

  植松諭           符載

  江陵府陟屺寺雲上人院壁張璪員外畫雙松

  讚             前人

  吳使君廳鄭華原壁畫松樹讚  于邵

  進畫松竹圖表        前人

  金松賦          李德裕

  松柏有心賦        上官遜

  怪松圖讚         陸龜蒙

  幽松賦           闕名

  盤松贊          宋高宗

  祭土地文          同前

  松賦            吳淑

  矮松賦           王曾

  中山松醪賦         蘇軾

  偃松屏贊          前人

  何苓之名說         前人

  與程正輔尺牘        前人

  服茯苓賦          蘇轍

  天保松銘         黃庭堅

  盤松贊跋         周必大

  巖松記          王十朋

草木典第一百九十八卷

松部藝文一[编辑]

《松竹贊》
晉·戴逵
[编辑]

猗歟松竹,獨蔚山皋。肅肅修竿,森森長條。

《松柏賦》
左九嬪
[编辑]

「何奇樹之英蔚,託峻岳之嵯峨。被黝澗之逶迤,臨綠 水之素波。擢修木之丸丸,萃綠葉之芬葩。敷纖莖之 蘢蓯,布秀葉之蔥蒨,列翠實之離離,馥幽藹而永馨。 紛翕習以披離,氣肅蕭以清泠。應長風以鳴條,似絲 竹之遺聲。稟天然之貞勁,經嚴冬而不零。雖凝霜而 挺榦,近青春而秀榮。若君子之順時,又似乎真人之」 抗貞。赤松遊其下而得道,文賓餐其實而長生。詩人 歌其榮蔚,齊《南山》以永寧。

《松贊》
宋·謝惠連
[编辑]

《松》惟靈木,擬心雲端。跡絕玉除,形寄青巒。子欲我知, 求之歲寒。

《松贊》
庾肅之
[编辑]

流潤飛津,沈精幽結。貞蕤含芳。仰拂素雪。

《茯苓贊》
王微
[编辑]

皓苓下居。彤絲上薈。中狀雞鳧。其容龜蔡。神侔少司。 保延幼艾。終志不移。柔紅可佩。

《高松賦》
齊·謝朓
[编辑]

「閱品物於幽記,訪叢育於祕經;巡紀林之彌望,識斯 松之最靈。挺於巖以群茂,臨於水而宗生。豈榆柳之 比性,指冥椿而等齡。若夫修榦垂蔭,喬柯飛穎;望肅 肅而既閒,即微微而方靜;懷風陰而送聲,當月露而 留影。既芊眠於廣隰,亦迢遞於孤嶺;集九僊之羽儀, 棲五鳳之光景;固總木之為選,貫山川而自永。爾乃」 青春爰謝,雲物含明,江皋綠草,曖然已平。紛弱葉而 凝照,競新藻而抽英。陵翠山其如翦,施懸蘿而共輕。 至於星迴窮紀,沙鴈相飛。同雲決其無色,陽光沈而 減暉。卷風飈之欻吸,積霰雪之嚴霏。豈彫貞於歲暮, 不受令於霜威。若乃體同器制,質兼上才,夏書稱其 《岱畎》,周篇詠其徂徠。乃屈己以弘用,「構大壯於雲臺。」 幸為玩於君子,留神心而顧懷。君王乃徙讌蘭室,解 佩明椒。搴幽蘭於夕陰,詠《聳榦》於琴朝。陵高丘以致思,御風景而逍遙。夷黻冕之隆貴,懷汾陽之寂寥。邈 道勝於千祀,蘊神理而自超。夫江海之為大,實涓澮 之所歸。瞻衡恆之峻極,不讓壤於塵微。嗟孤陋之無 取,幸聞道於清徽。理弱羽於《九萬》。愧不能兮奮飛,

《高松賦》
王儉
[编辑]

山有喬松,峻極青蔥。既抽榮於岱嶽,亦擢穎於荊峰。 受靈命於后土,方虞舜以齊蹤。貫四時而不改,超五 玉之嘉容。上拂天而獨遠,下流雲而自重。重陰微微, 漏景含暉。日既升而猶晦,時方中而未晞。通霄漢而 隱影,集鸞凰之翻飛。偓佺食和而輔性,墨翟昌言於 宋圍。想周穆之長坂,念東平之思歸。若乃朔窮於紀, 歲亦暮止。隆冰峨峨,飛雪千里。掔三秀而靡遺,望九 山其相似。翔鴈哀迴於天津,振鷺驚鳴於川涘。嗟萬 有之必衰,獨《貞華》之無已。積皓霰而爭先,延微颷而 響起。

《高松賦》
梁·沈約
[编辑]

「鬱彼高松,栖根得地;託北園於上邸,依平臺而養翠。」 若夫蟠株聳榦之懿,含星漏月之奇;經千霜而得拱, 仰百仞而方枝。朝吐輕煙薄霧,夜宿迷鳥羈雌。露雖 滋而不潤,風未動而先知。既梢雲於清漢,亦倒景於 華池。輕陰蒙密,喬柯布濩;葉斷禽蹤,枝通猨路。聽騷 騷於既曉,望隱隱於將暮。曖平湖而漾青綠,拂繒綺 而籠丹素。於時風急壟首,寒浮塞天,流蓬不息,明月 孤懸。檀欒之竹可詠,鄒枚之客存焉。清都之念方遠, 姑射之想悠然。擢柔情於蕙圃,涌寶思於珠泉。豈徒 為善之小樂,《離繳》之短篇,若此而已乎。

《澗底寒松賦》并序
唐·王勃
[编辑]

歲八月壬子,旅遊於蜀,尋茅谿之澗,深溪絕磴,人跡罕到,爰有松焉。冒霜停雪,蒼然百丈,雖「崇柯俊穎,不能踰其崖。嗚呼斯松!託非其所,出群之器,何以別乎?」 蓋有殊類而合情,士因感而成興。遂作賦曰:

惟松之植,於澗之幽,盤柯跨嶮,沓柢憑流。寓天地兮 何日,霑雨露兮幾秋?見時華之屢變,知俗態之多浮。 故其磊落殊狀,森梢峻節,紫葉吟風,蒼條振雪。嗟英 覽之希遇,保貞容之未缺。攀翠崿而形疲,指丹霄而 望絕。已矣哉!蓋用輕則資眾,器宏則施寡,信棟梁之 已成,非榱桷之相假。徒志遠而心屈,遂才高而位下。 斯在物而有焉,余何為而悲者。

《高松賦》
謝偃
[编辑]

「登靈岳以遊目,極千里兮周睇。盡山川之重沓,容物 類之詭異。何茲松之挺茂,擢修榦於孤林,映丹霄而 有葉,凌青霞而矯心。前絕萬仞,卻倚千尋,俯崢嶸之 深谷,仰迢遞之層岑。霏夕煙而曖景,度神飈而流音。」 若乃月起陽爻,歲窮陰律,匝地冰厚,周空霧密。雪積 巖而逾峻,風乘林而轉疾。結晻霮之愁雲,黯蒼茫之 寒日。於是眾草零,群木墜。千巖槁,萬嶺悴。獨潔固而 不渝,常猗猗而結翠。始見貞而表潔,乃以叢而辨類。 夫其深山遂性,委液流津。感天地之粹質,稟陰陽之 精純。根含冰而彌固,枝負雪而更新。既無懼於元月, 寧有悅乎芳春。含奇文而養勁,收高節而自珍。恥取 媲於嵇子,嗤受封於亡秦。本絕希於「雕刻,詎有憂於 斧斤。若乃流膏可咀,嘉實可薦。香有四飛,味逾九轉。 延促齡於度隙,駐生涯於流電。故餌之者目改,服之 者容變。紛羽衣而上騰,排紫虛於高扇。起九垓而憩 息,周四海而顧盼。信《神經》而最品,實祕錄而精選。嗟 美材之無用,悲側路之嶮巇。動跬步而致阻,投一足 而必危。傷拙目之眾毀,慨名工之獨知。仰徑寸而靡 及,屈百尺而自卑。縈白雲以舒蓋,接丹桂而變枝。凝 暉遠而澹景,纖蘿挂而輕颸。窮萬祀而不異,歷千秋 而不萎。豈茲木之足歎,亦前賢之所規。何吾生之命 舛,懷丹誠而莫披。心炳朗而無報,情蕩滌而不羈。任 儻來之否泰,委元運之遭隨。戢輕翮而未舉,踠逸足 而莫」馳。實未榮而先怠,寧泛駕而致疲。誠責躬而咎 己,豈藏瑕而掩疵。恆怯進而勇退,每知雄而守雌。庶 比茲以自勗,履貞固而不虧。

《寒松賦》
李紳
[编辑]

「松之生也,於巖之側。流俗不顧,匠人未識。無地勢以 衒容,有天機而作色。徒觀其貞枝肅矗,直榦芊眠,倚 層巒則梢雲蔽景,據幽澗則蓄霧藏煙。窮石盤薄而 埋根,凡經幾載;古藤聯緣而抱節,莫記何年。」於是白 露零,涼風至,林野慘慄,山原愁悴。彼眾盡於元黃,斯 獨茂於蒼翠。然後知落落高勁,亭亭孤絕。其為質也, 不易葉而改柯;其為心也,甘冒霜而停雪。葉幽人之 雅趣,明君子之奇節。若乃確乎不拔,物莫與隆。陰陽 不能變其性,雨露所以資其豐。擢景後凋,一千年而 作蓋;流形入夢,十八載而為公。不學春開之桃李,秋 落之梧桐。《亂曰》:「負棟梁兮時不知,冒霜雪兮空自奇。」 諒可用而不用,固斯焉而取斯。

《歲寒知松柏後凋賦》以貞心勁節翠貫四時為韻
裴度
[编辑]

窮陰忽至,品物盡瘁。唯良木之堅貞,映衰林而蔥翠
考證.svg
桃蹊李徑,聞別葉之互飛;松磵柏陵,見修條之自異。

諒本性之無易,託斯時而不類。雖殺菽之霜再三,斷 蓬之風數四。徒凜凜以終日,竟青青而在地。懿夫春 夏榮滋,我不競於芳時;秋冬凄冽,我不改其素節。遙 分郁郁之煙,遠映靡靡之雪。桑榆種其前後,杞梓植 其行列,或蕭瑟以柯空,或離披而條折,或在昔而相 混,果迄今而旌別。觀夫陽曜以芳菲為事,陰凝而肅 殺為心,徒運我以寒暑,豈齊我於枯榮。斯乃時累不 能累其質,天損不能損其貞。亦被霜氣,亦含風聲,挺 喬枝而易識,在灌木而難并。故蒼然以殊致,豈蠢爾 以叢生。爾其鬱鬱秀色,亭亭高榦,產二儀之內,我獨 後凋;處群木之中,孰云共貫。當其黃殞,方可瞻玩。庭 有槐兮落葉,山有榛兮凋陰,見枯槁之無色,識茂悅 之有心,愛日照而逾靜,嚴颷吹而轉勁,或出眾而標 奇,或處幽而表正。雖結根山嶺,移植軒屏,如全直而 率性,客有擇木務材,感衰嘆盛。悟漂勁無永,申《蚍蜉》 之歌;愛堅貞不渝,發風雨之詠。「松兮柏兮」,猶君子之 志行。

《辨茯神文》
柳宗元
[编辑]

「茯神之神兮惟餌之良,愉心舒肝兮魂平志康。敺開 滯結兮調護柔剛。和寧悅懌兮復彼恆常。休嘉訢合 兮邪怪遁藏。君子食之兮其樂揚揚。余怠於理兮榮 衛蹇極,伏盃積塊兮悸不得息。有醫導余兮求是以 食。往沽之市兮欣焉有得。滌濯爨烹兮專恃爾力,反 增余疾兮昏憒憑塞。余駭其狀兮往尢於醫。徵滓以」 觀兮,既笑而嘻。曰:「子胡昧愚兮茲謂蹲鴟。處身猥大 兮善埴圩卑,氣受頑昏兮陰僻欹危。累積星紀兮以 老為奇,潛苞水土兮混雜蝝蚔。不幸充腹兮唯痼之 宜。野夫忮害兮假是以欺。刮肌刻貌兮觀者勿疑。中 虛以脆兮外澤而夷。誤而為餌兮命或殆而,今無以 追兮後慎觀之。嗚呼!物固多偽兮知者蓋寡,考之不 良兮求福得禍,出而為詞兮願寤來者。」

《植松諭》
符載
[编辑]

楚國主人嗜材搴異。有樹美松於庭者,培沃土,灌甘 澤,根柢深固,柯葉暢達。居三十年,起盈尺,挺於累丈。 始筳著,大於拱抱,高姿傑然,若陵重雰。主人方凝睇 結意,曰:「是可採之矣。」將行,斧焉。客有過之者曰:「噫其 甚也!是木有戞雲之姿,有構廈之材,繩墨太速,恐夭 其理。今植於庭除之間,充耳目之玩,常見狎近,氣色 不振,若徙於嵩岱之間,沆瀣之華注於內,日月之光 薄於外,祥鸞嗷嗷戲其上,流泉湯湯鳴其下,巖岫重 複,漠漠然清淨,靈風四起,聲掩竽籟。是時也,當境勝 神王,拔地千丈,根實黃泉,枝摩青天,則可以柱明堂 而棟大廈也。豈遐曠之旨,捨此而取其榱桷棼橑哉?」 主人曰:「客言雖闊而無岸,然余終能」大之矣。

《江陵府陟屺寺雲上人院壁張璪員外畫雙松讚》
前人
[编辑]

世人丹青,得畫遺跡。張公運思,與造化敵。根如蹲虯, 枝若交戟,離披慘淡,寒起素壁。高秋古寺,僧室虛白。 至人凝視,心境雙寂。

《吳使君廳鄭華原壁畫松樹讚》
于邵
[编辑]

貴之者真,得之者難。松有勁質,匠乎筆端。森竦空倚, 挺拔上千。如出絕壑,若生大寒。枝蟠龍變,皮拆龜攢。 青蘿若挂,白鷺愁看。美華原之墨妙,能入室而《思殫》。 願主人之比壽,從君子之靜觀。

《進畫松竹圖表》德宗四月十九日生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以今月十九日,累聖儲休之日,陛下降誕 之辰,聲教所加,舟車所及,固將駿奔大慶,鼓舞昇平, 瞻北極而效誠,匝南山而獻壽。」臣輒率鄙思,繪《松竹 圖》一面,并陳贊頌,願躋聖祚,伏貢闕庭。臣某。中謝伏 惟皇帝陛下嗣聖居業,統天握圖,奄宅九圍,光承丕 構。元元敷道,須有發明;高祖造邦,義資纂大。故得上 天垂慶,八葉騰輝,誕聖神於正陽,統清明於元昊。既 徵下武,將付中興,非徒履跡之祥,實葉繞樞之異。況 臣特受榮遇,思效微誠。撰獻珍奇,則珪璋有可玷之 理;馳奉章疏,則文字非陳贄之儀。故臣常於《禮》歎松 柏有心之姿,詢於《詩》,仰松柏植茂之興。則如佳其不 朽,豈著前聞?載徵纖微。爰有叢竹,節雖謝於穎拔,操 亦迫於歲寒。故臣輒繪長松,佐之修竹。辨其位則松 可君於竹,掄其材則卑可奉於尊。然松竹木中之特, 最為有壽。眾材槎卉,而翠蓋方成;暮霰飄零,而繁枝 益茂。輒所賦形象外,移色毫端。敢借堅貞之姿,願增 天地之壽。況卿雲瑞氣,必呈證聖之祥;元鶴仙禽,每 舉沖天之翼。臣所以緣義祝壽,出幽入微,不散氤氳 之容,同成俯仰之勢。徵畫圖之旨,誠慚創物;求比興 之義,庶近愛君。不勝區區之極。其《松竹圖》并頌,敢冒 陳獻。無任戰灼之至。

《金松賦》并序
李德裕
[编辑]

廣陵東南有顏太師猶子舊宅,其地則孔北海故臺。余因晚春夕景,命駕遊眺。忽睹奇木植於庭除,枝似檉松,葉如瞿麥。迫而察之,則翠葉金貫燦然。

有光訪其名曰《金松》,訊其所來,曰「得於台嶺。」 乃就主人求得一本,列於平泉。今聞封植得地,枝葉盛茂,敘其所自,作此賦焉。

「青春已暮,白日將夕。經顏子之陋巷,訪孔子之舊宅。 美珍木之在庭,得嘉名於樵客。曩擢本於台嶺,近徙 根於簷隙。其柯肅肅,自比於真松;其葉纖纖,實侔於 瞿麥。風入葉而成韻,露垂柯而流液。不受命於嚴霜, 諒同心於寒柏。含春靄而蔥蒨,映夕陽而的皪。疑翠 尾之群翔,若金潭之旁射。雜爽籟於篁竹,混晶光於」 瑤碧。琪樹以垂珠而擅名,金松以潛光而莫覿。亦由 處子在於隱淪,奇才遺於草澤。我有衡宇,依山岑寂, 類仲長之清曠,如蕭宰之窮僻。植根此地,似在崖壁。 殊橘柚之不遷,同甘棠之可惜。庶封殖於園林,永愛 翫而無斁。

《松柏有心賦》以君子得禮歲寒不變為韻
上官遜
[编辑]

「觀卉木之庶類,而松柏之異群。貫四時而不改柯易 葉,挺千尺而恆冒雪凌雲。」抗高標於物外,遠卑冗於 代紛。其榦則直,其理則文,驗受命於方地,信無奇於 此君。於是載離風霜,多歷年紀,持本性而常茂,抱幽 貞而獨美。太華之上,森森映仙掌之峰;台嶺之旁,落 落蔭靈溪之水。經冬不改,憐江南之竹箭;乘春暫榮, 笑東園之桃李。故見稱於前聖,喻德於君子。爾其勁 節可佳,明心不忒。實繁種類,生我邦國。固將枝葉無 隔於心源,豈同橘柚有限於南北。錯萬物以為佐,求 其族而迨得?是以後凋之義,久不刊於《魯經》;有心之 言,永昭著於《戴禮》。吉士遠託,或亭亭於嶺上;山苗乍 凌,時鬱鬱於澗底。雖彼此殊軌,而榮華一體。若乃背 徂年,當芳歲,林煙乍卷,秋雨時霽。仙侶或遊,隱淪常 憩。莫不對偃蓋以瀟灑,仰仙雲而搖曳。暢方外之遐 遊,滌樊籠之流滯。若乃幽澗之側,高岫之端,葉離離 而日來冬暖,枝梢梢而風至夏寒。不以無人而不秀, 又同美乎芳蘭。至若大廈方構,長材是求。詣藪澤,訪 陵丘,遠近必度,大小悉搜,信成材之特達,惟工倕而 《擇不重》曰:「歲律云暮兮何木不變,惟松柏兮凌霜蔥 蒨。倘有心之可嘉,期君子之一眄。」

《怪松圖讚》并序
陸龜蒙
[编辑]

有道人自天台來,示余《怪松圖》,披之甚駭人目。根盤於巖穴之內,輪囷偪側而上,身大數圍,而高不四五尺,礧磈然蹙縮然,榦不暇枝,枝不暇葉,有若龍攣虎跛,壯士囚縛之狀。道人曰:「是何奇怪之如是耶?子能辨之乎?」余曰:「草木之生,安有怪耶?苟肥瘠得其中,寒暑均於外,不為物所凌折,未有不挺而茂者也,況松」柏乎。今不幸出於巖穴之內。脞脆者則然之牙,伏屈其下矣,何自奮之能為?是松也,雖稚氣初折,而正性不辱。及其壯也,力與石𩰚,乘陽之威,怒己之軋,拔而將升,卒不勝其壓。擁湧鬱遏,坌憤激訐,然後大醜彰於形質,天下指之為怪木。吁,豈異人乎哉?天之賦才之盛者,蚤不得用於世,則伏而不舒。薰蒸沈酣,日進其道;權擠勢奪,卒不勝其阨。號呼呶拏,「發越赴訴,然後大奇;出於文彩,天下指之為怪民。嗚呼!木病而後怪,不怪不能圖其真;人病而後奇,不奇不能駭於俗。非始不幸,而終幸者耶?」道人曰:「然,為我讚之。」《讚》曰:

松生陰隘,巖獄穴械。病乎不快,卒以為怪。擁腫支離, 神羞鬼疑。道人咨嗟,筆傳其奇。或怪乎形,或奇於辭。 吾為怪魁,是以讚之。

《幽松賦》
闕名
[编辑]

惟天地之覆載,屬日月之貞明。幸雲雨之廣潤,及草 木之滋榮。代何材而不用,材何代而不生。若乃地勢 卑而路修,迥有孤山曲澗之幽松。挺百尺而敷其狀, 聳千仞而擢其容。柯榦夭矯,花葉芊茸。枝橫栖鶴,蓋 偃盤龍。蹙皮膚而文疊峞,宏磊砢而谷深重。伐人之 所未見,匠者之所未逢。抱雅操兮積年載,持概節兮 佇時雍,梢森乎巖之畔,扶疏兮山之足,稟二儀而自 清,居四時而常綠。其孤高也,則排煙而蕩霧,其堅貞 也,則超代而越俗。偏睹日而疏陰,遂自然而孤直。起 喻有叔夜之材,入夢表丁君之職,澗底幸左思之詠, 歲寒蒙孔丘之識。偉哉盛矣!屬時代兮多杞梓,其用 無隔,窺幽澗兮茂松柏。梓待構而見須,松堪棟兮希 擇。其文理也奇絕,可以雕楹架梲。其雅操也昂藏,可 以振雪凌霜。向日貞心擢,臨風足氣揚。深谷如蒙,顧 此地有材良,王爾經過而嘆曰:「帝德咸亨,此松挺生。」 公輸俯仰而顧曰:「王道利貞,大廈用成。」希皇鑒之留 盼,感鬱鬱之餘情者也。

《盤松贊》
宋·高宗
[编辑]

天錫瑞木,得自嶔岑。枝蟠數萬,榦不倍尋。怒騰雲勢, 靜奏琴音。凌寒鬱茂,當署陰森。封以腴壤,邇以碧潯。 越千萬年,以慰我心。

《祭土地文》
同前
[编辑]

淳熙五年歲次戊戌十一月日,太上皇帝遣具階張 宗尹特設牲牢、旨酒、珍果、香花,致祭於本宮土地之神。神有百職,職各不同。典司草木,土示是供。我遊湖 園,乃獲奇松。植之禁苑,百態千容。婆娑偃蓋,夭矯騰 龍。翠色凝露,清音舞風。醉吟閒適,予情所鍾。培封 植,久或力窮。鳥烏外擾,蟻蠹內攻。神其勦絕,勿使能 終。精邪竊據,盜斧適逢。神其呵逐,勿使遺蹤。常令勁 質,坐閱隆冬。堅踰五柞,弱異雙桐。歷千萬年,鬱鬱蔥 蔥。牲牢旨酒,錄汝微功。尚饗。

《松賦》
吳淑
[编辑]

「美彼喬松,冒茲霜雪。非培塿之能生,因歲寒而立節。 偉和嶠之森森,見李膺之烈烈;但取樂於一丘,靡邀 榮於雙闕。若乃偓佺食實,伏生啖脂。居下則其草不 殖,在地則其土不肥。丁固則腹上生樹,張湛則屋下 陳屍。」美嘉隱之辨對,偉彭城之賦詩。若夫貫四時而 不改,在百木而為長。或樹之馳道之傍,或封之泰山 之上。芝名飛節,石號《康干》。聞響而賞心者弘景,燃節 而讀書者顧歡。或化為茯苓,或比之君子。穆滿既其 升磴,太姒亦云夢梓。或代麈而揮,或與柏俱靡。復有 庾肅美之而為讚,蔡孚賦之而成篇。非本傷而末槁, 即等地而齊天。又若對夏社於宰予,喻齊文於劉逖。 孫綽植之而可憐,梁武灑之而變色,甄琛守塋而列 種,山濤居喪而親植。既泛於淇水之上,復茂於徂徠 之側。詩人入詠,既堪施於女蘿;《禹貢》所稱,亦同賦於 《怪石》。

《矮松賦》有序
王曾
[编辑]

齊城西南隅矮松園,自昔之閒館,北方之勝概。二松對植,卑枝四出,高不倍尋,周且百尺,輪囷偃亞,觀者駭目,蓋莫知其年,祀亦靡記夫本源,真造化奇詭之絕品也。曾咸平中忝鄉薦,登甲科,蒙被寵靈,踐歷清顯,幾三十載。前歲秋,始罷冢司,出守青社。下車之後,省閭里,訪故舊,則曩之耆耋悉淪逝,童冠皆壯老。邑居風物,觸目變遷,惟彼珍樹,依然故態。竊謂是松也,匪獨以後凋,克固歲寒,抑由擁腫支離,不為世用,故能宅茲皋壤,免於斤斧。向若負構廈之材,竦凌雲之榦,將為梁棟,戕伐無餘,又安得保其天年,全其生理哉!感物興歎,聊為賦云。

「惟中齊之舊國,乃東夏之奧區。有囿游之勝致,直廛 閉之坤隅。偉茂松之駢植,軼眾木而特殊。上輪囷以 夭矯,旁翳薈而紛敷。廣庭廡之可蔽,高尋常之不踰。 枝擁閼兮橫亙,根蹙縮兮盤紆。徒觀其前瞻林嶺,卻 鎮康衢。宅寶勢兮蔥鬱,據右地兮膏腴。類蟠蟄兮神 蜧。訝騰倚兮虎貙,將拏攫兮未奮。忽伏竄兮爭趨,色 鬥鮮兮欲滴,形詭俗兮難圖。遠而望之蔚兮若摶鵬 之出滄海;迫而察之黕兮若方輿之承寶蓋。矗洞口 之歸雲,堆巖阿之宿靄。談揮麈兮何多,被集翠兮增 汰。度朔吹兮颼飀,含陽暉兮晻藹。吾不知其幾千歲, 起毫末而碩大。昔去里兮離邦,攀綠條兮彷徨。今剖 符兮臨郡,識奇樹兮青蒼。怵光景兮」遄邁,嘉歲寒兮 益彰。葉毿毿兮不改,情眷眷兮難忘。異古人之歎柳, 協予志之恭桑。信矣夫卑以自牧,終然允臧。效先哲 之俯僂,法幽經之伏藏。願跼影於澗底,厭爭榮於豫 章。鄙直木兮先伐,懼秀林兮見傷。幸高梧之垂蔭,愧 修竹之聯芳。鸞乍迷於枳棘,鷃每誤於榆枋。媲《周雅》 之蹐地,符羲《易》之巽床,既交讓以屈節,復善下而同 方。自儲精於甘實,不受命於繁霜。客有系而稱曰:「材 之良兮梓匠之攸貴,生之全兮蒙莊之所美。苟入用 於鉤繩,寧委跡於塵滓。俾其夭性而稱珍,曷若存身 而受祉。紛異趣兮誰與歸,當去彼而取此。」

《中山松醪賦》
蘇軾
[编辑]

「始予宵濟於衡漳,車徒涉而夜號,燧松明而識淺,散 星宿於亭皋,鬱風中之香霧,若訴予以不遭,豈千歲 之姱質,而死斤斧於鴻毛,效區區之寸明,曾何異於 束蒿,爛文章之糾纏,驚節解而流膏,嗟搆廈其已遠, 尚藥石而可曹,收薄用於桑榆,製中山之松醪,救爾 灰燼之中,免爾螢爝之勞。取通明於盤錯,出肪澤於 烹熬,與黍麥而皆熱。沸春聲之嘈嘈,味甘餘而小苦。 歎幽姿之獨高,知甘酸之易壞。笑涼州之蒲萄,似玉 池之生肥,非內府之烝羔。酌以癭藤之紋樽,薦以石 蟹之霜螯。曾日飲之幾何,覺天刑之可逃。投拄杖而 起行,罷兒童之抑搔。望西山之咫尺,欲褰裳以遊遨。 跨超峰之奔鹿,接挂壁之飛猱。遂從」此而入海,眇翻 天之雲濤。使夫嵇阮之倫,與八仙之群豪,或騎麟而 翳鳳,爭榼挈而瓢操。顛倒白綸巾,淋漓宮錦袍,追東 坡而不可及,歸餔歠其醨糟,漱松風於齒牙。猶足以 賦《遠遊》而續《離騷》也。

《偃松屏贊》
前人
[编辑]

余為中山守,始食北嶽松膏,為天下冠。其木理堅密,瘠而不瘁,信植物之英烈也。謫居羅浮山下,地煖多松,而不識霜雪,如高才勝人,生綺紈家,與孤臣孽子有間矣。士踐憂患,安知非福?幼子過從我南來,畫寒松偃蓋為護首,小屏為之贊曰:

燕南趙北,大茂之麓。天僵雪峰,地裂冰谷。凜然孤清不能無生。生此偉奇,北方之精。蒼皮玉骨,磽磽齾齾。 方春不知,沍寒秀發。孺子介剛,從我炎荒。霜中之英, 以洗我瘴。

《何苓之名說》
前人
[编辑]

羅浮道士何宗一以其猶子為童子,狀貌肥黑矮小, 嘗戲之曰:「此羅浮茯苓精也。」俗諺曰:「下有茯苓,上生 菟絲。」因名之曰苓之,字表絲見祝老何善待之,壯長 非庸物也。

《與程正輔尺牘》
前人
[编辑]

「某舊苦痔疾,蓋二十一年矣,今忽大作,百藥不效,知 不能為甚害,然痛楚無聊兩月餘,頗亦難當,出於無 計,遂欲休糧,以清淨勝之,則又未能。遽爾,則又不可 但擇其近似者。斷酒肉,斷鹽酪醬菜,凡有味物皆斷。 又斷粳米飯,惟食淡麪一味,其間更食胡麻、茯苓、麨 少許取飽。」胡麻,黑脂麻是也,去皮,九蒸曝白。茯苓去 皮,入少白蜜為麨,雜胡麻食之,甚美。如此服食已多 日,氣力不衰,而痔漸退。久不退,轉,輔以少氣術,其效 殆未量也。此事極難忍,方強力以行之,惟患無茯苓, 不用赤者。告兄為於韶英、南雄尋買得十來斤,乃足 用,不足且旋致之,亦可以一面於廣買去。此藥時有 偽者,柳子厚云:盡老芋是也。若松根貫之卻是茯神, 亦有效,與茯苓同可用,惟乞辨其偽者。頻有干煩,實 為老病切要用者,敢望留意,幸甚!幸甚!蜜此中雖有 亦多偽,如有真者,更求少許。既絕肉五味,只啖此麨 及啖麪,更不消別藥,百病自去。此長年之真訣,但易 知而難行爾。弟發得志願甚堅,恐是因災致福也。

《服茯苓賦》有序
蘇轍
[编辑]

「余,少而多病,夏則脾不勝食,秋則肺不勝寒,治肺則病脾,治脾則病肺。」 平居服藥,殆不復能愈。年三十有二,官於宛丘。或憐而授之以道士服氣法。行之期年,二疾良愈。蓋自是始有意養生之說。晚讀《抱朴子》書,言「服氣與草木之藥,皆不能致長生。」 古神仙真人皆服金丹,以為草木之性,埋之則腐,煮之則爛,燒之則焦,不能自生,而況能生人乎?余既汨沒世俗,意金丹不可得也,則試求之。草木之類,寒暑不能移,歲月不能敗者,惟松柏為然。古書言:松脂流入地下為茯苓,茯苓又千歲則為琥珀,雖非金石,而其能自完也亦久矣。於是求之名山,屑而瀹之,去其脈絡而取其精華,庶幾可以固形養氣,延年而卻老「者。因為之賦以道之。」 辭曰:

「春而榮,夏而茂。憔悴乎風霜之前,摧折乎冰雪之後。 閱寒暑以同化,委糞壤而兼朽。茲固百草之微細,與 眾木之凡陋。雖復效骨革於刀几,盡性命於杵臼,解 急難於俄頃,破奇邪於邂逅。然皆受命淺薄,與時變 遷,朝菌無日,蟪蛄無年。苟自救之不暇,矧他人之足 延。乃欲擷根莖之幺末,假臭味以登仙,是猶託疲牛」 於千里,駕鳴鳩而升天,則亦辛勤於澗谷之底,槁死 於峰巖之巔,顧桑榆以竊歎,意神仙之不然者矣。若 夫南澗之松,拔地千尺;皮厚犀兕,心堅鐵石,鬚髮不 改,蒼然獨立。流膏液於黃泉,乘陰陽而固結;象鳥獸 之蹲伏,類龜黿之閉蟄;外黝黑以鱗皴,中潔白而純 密;上灌莽之不犯,下螻蟻之莫賊;經歷千歲,化為琥 珀,受雨露以彌堅,與日月而終畢。故能安魂魄而定 心志,卻五味與穀粒,追赤松於上古,以百歲為一息, 顏如處子,綠髮方目,神止氣定,浮游自得,然後受天 地之正,御六氣之辨,以遊夫無窮,夫又何求而得食?

《天保松銘》并序
黃庭堅
[编辑]

衡州花光山,實衡嶽之南麓,有松傑出,磅礡雲表。晉陵鄒浩嘗以問長老仲仁曰:「方法堂佛殿鼎新之時,他山之木尚入繩墨,乃不以為材耶?」 仲仁曰:「自其合抱以來,睥睨於其旁者,踵相尋而至,豈特吾寺之人哉?但以適當天子之山之前,故不敢運斤耳。」 因告之曰:「若聞天保之名乎?」 其比物以見意,止言如南山之壽,而以松柏之茂繼焉。今山前之松可謂茂矣,宜以《天保》名之。於是乎銘曰:

《山》有喬松,在南山之陽。巧匠傍觀,莫之能傷。非此以 為材,可以全生,得極其高大。惟時太平,薄海內外,罔 不稽首歸美以報。如松之茂,惟此獨也正,能長且久。 勿伐勿敗,祝聖人壽。

《盤松贊跋》
周必大
[编辑]

德壽宮苑囿分四地,分盤松在其北,御製贊如右。今 大府丞張鎰以遺廬陵曾三異,屬臣題其後。臣嘗敬 觀御製《祭土地文》,為此松也。其文云:「神有百職,職各 不同。典司草木,土示是供。我游湖園,乃獲奇松。植之 禁苑,百態千容。婆娑偃蓋,夭矯騰龍。翠色凝露,清音 舞風。醉吟閒適,予情所鍾。壅培封殖,久或力窮。烏鳥」 外擾,蟻蠹內攻。神其勦絕,勿使能終。精邪竊據,盜斧 適逢。神其呵逐,勿使遺蹤。常令勁質,坐閱隆冬。堅踰 五柞,弱異雙桐。歷千萬年,鬱鬱蔥蔥。椎牢旨酒,嗣錄 汝功。《併錄》以遺《三異》,使寶藏之。

===
《巖松記》
王十朋
===
考證.svg
友人有以巖松至梅溪者,異質叢生,根銜拳石,茂焉

匪枯,森焉匪喬,柏葉松身,氣象聳焉,藏參天覆地之 意於盈握間,亦草木之英奇者。予頗愛之,植以瓦盤, 置之小室,稽古之暇,寓陶先生鄭處士之趣焉。是日 與同舍飲談故事,因共睹之,咸有欲得之色。余曰:「有 能續之以言者,予非敢吝。」俄而篇章爭先而並至,皆 佳作也。余不暇品第之,莫知所贈,因徙置於會趣堂, 與一齋之眾共之,且告之曰:「諸友講於斯,食於斯,遊 息於斯,是松也,常在眼焉。奚必几案間然後為吾物 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