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2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二十一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一卷目錄

 李部紀事

 李部雜錄

 李部外編

 柰部彙考

  柰圖

  爾雅釋木

  劉熙釋名釋飲食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柰林檎

  段成式酉陽雜俎脂衣柰 白柰

  本草綱目

 柰部藝文一

  報陳思王詔        魏文帝

  謝賜柰表          曹植

  謝始興王賜柰啟      梁劉潛

  柰賦           宋吳淑

 柰部藝文二

  詠柰           梁褚濡

  和蕭國子詠柰花       謝瑱

  深夏忽見柰樹上猶存一顆實

              宋梅堯臣

 柰部選句

 柰部紀事

 柰部雜錄

 柰部外編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一卷

李部紀事[编辑]

《列子》師門:「嘯父弟子,食桃李葩。」

《前漢書五行志》:「惠帝五年十月,桃李華。」

《文帝本紀》:「六年冬十月,桃李華。」

《洞冥記》:「武帝起神明臺,上有九天道,金床象席,琥珀 鎮,雜玉為簟。帝坐良久,設甜水之冰,以備沐濯,酌瑤 琨碧酒,炮青豹之脯,果則有塗陰紫梨,琳國碧李仙 眾與食之。」

《東方朔外傳》:東方朔與弟子俱行,朔渴,令弟子叩道 傍人家門,不知室主姓名,呼之不應。朔復往見博勞 飛集其家李木上,謂弟子曰:「主人當姓李,名博,汝呼 當應。」室中人果有姓李名博者出與朔相見,即入取 飲與之。

《前漢書成帝本紀》:「建始四年秋,桃李實。」

《風俗通》:汝南南頓張助於田中種禾,見李核,意欲持 去,顧見空桑中有土,因殖種,以餘漿溉灌。後人見桑 中反復生李,轉相告語,有病目痛者,息陰下,言:「李君 令我目愈。」謝以一豚,目痛,小疾亦行自愈。眾犬吠聲, 因盲者得視,遠近翕赫,其下車騎常數千百,酒肉滂 沱。閒一歲餘,張助遠出來還,見之,驚云:「此有何神,乃 我所種耳。」因就斮也。

《獨異志》:「東漢趙伯翁嘗晝寢,群孫戲其腹上,內七李 於臍中,李至爛,流汁出。其家謂其將死。後李核出而 無患。」

《西溪叢語》:許昌節度使小廳,是故魏景福殿。魏太祖 挾獻帝自洛都,許州有小李子,色黃,大如櫻桃,謂之 「御李子」,即獻帝所植。

《花史》:劉公幹居鄴下,一日桃李爛漫,值諸公子延賞, 久之方去。公幹問僕曰:「損花乎?」僕曰:「無,但愛賞而已。」 公幹曰:「珍重輕薄,子不損折,使老夫酒興不空也。」遂 飲花下。

《述異記》:「瀨鄉老子祠有紅縹李,一李二色。」

魏文帝「安陽殿前,天降朱李八枚,啖一枚,可數日不 食。」今李種有安陽李,大而有甘者,即其種也。

武陵源,在吳中,山無他木,盡生桃李,俗呼為「桃李源。」 源上有石洞,洞中有乳水。世傳秦末喪亂,吳中人於 此避難,食桃李實者皆得仙。

杜陵有金李李,大者謂之夏李,尤小者呼為鼠李。 房陵定山有朱仲李園三十六所。潘岳《閒居賦》云:「房 陵朱仲之李。」李尤《果賦》云:「三十六園,朱李是也。」中山 有縹李,大如拳者,呼仙李。李。《尤果賦》云:「如拳之李。」陸 士衡《果賦》曰:「中山之縹李。」又云:「仙李縹而神李紅。」 《晉書五行志》:「吳孫亮建興元年九月,桃李華。」孫權世, 政煩賦重,人彫於役。是時諸葛恪始輔政,息校官,原 逋責,除關梁,崇寬厚,此舒緩之應也。一說桃李寒花 為草妖,或屬孽。

魏文帝景元三年十月,桃李華。時文帝深樹恩德,事 崇優緩,此其應也。

《高士傳》:「長靈安丘生病篤,弟子公沙都來省之,與安 丘至於庭樹下,聞李香,開目見雙赤李著枯枝,都仰 手承李,自墮掌中。安丘食之,所苦盡愈。」

《晉書王濟傳》:和嶠性至儉,家有好李,帝求之不過數

十。濟候其上,直率少年詣園共啖畢,伐樹而去
考證.svg
《王戎傳》:戎年六七歲,嘗與群兒戲於道側,見李樹多

實,等輩競趣之,戎獨不往。或問其故,戎曰:「樹在道邊 而多子,必苦李也。」取之信然。戎拜司徒,性好興利,家 有好李,常出貨之,恐人得種,恆鑽其核。以此獲譏於 世。

《鄴中記》:「華林園有春李,冬華春熟。」

《孝子傳》:「王祥後母庭中有李,始結子,使祥晝視鳥雀, 夜則驅鼠。一夜風雨大至,祥抱泣至曉,母見之惻然。」 《語林》:「和嶠性至儉,家有好李,諸弟往園中食李,而皆 計核責錢。」

《花史》:潘岳為河陽令,栽桃李,號「河陽滿縣花。」

《元晏春秋》:衛倫過予,言及於味,稱魏故侍中劉子陽 食餅知鹽生精味之至也。予曰:「師曠識勞薪,易牙別 淄澠,子陽今之妙也,定之何難!」倫因命僕取糧糗以 進。予嘗之曰:「麥也,有杏李柰味,三果之熟也不同時, 子焉得兼之?」倫笑而不言,退告人曰:「士安之識過劉 氏,吾將來,家實多,故杏時將發,揉以杏汁;李柰將發」, 《又揉以李柰汁,故兼三味》。

《晉書。五行志》:「穆帝永和九年十二月,桃李華。是時簡 文輔政,事多㢮略,舒緩之應也。」 《洞冥記》:「琳國去長安九萬里,生玉葉李,色如碧玉,數 千年一熟,味酸。昔韓終嘗餌此李,因名韓終李。」 《荊州記》:「房陵有好李。」

《風土記》:「南郡有細李,有青皮李。」

《述異記》:「晉暉章殿前有嘉李。」

《宋書符瑞志》:晉孝武帝太元十八年十月戊午,臨川 東興令惠欣之言,「縣東南溪傍有白銀樹、芳靈樹、李 樹並連理。」

太元十九年正月丁亥,華林園延賢堂西北,《李樹連》 理。

元嘉十四年,南郡江陵光褘之園,甘李二連理。 《南齊書五行志》:「建元初,李子生毛。」

《祥瑞志》:永明四年二月,秣陵縣高天明園中李樹連 理生,高三尺五寸,兩枝別生,復高三尺,合為一幹。 七年,江寧縣李樹二株連理,兩根相去一丈五尺。 《南史。王僧孺傳》:僧孺幼聰慧,年五歲,便機警。有饋其 父冬李,先以一與之,僧孺不受,曰:「大人未見,不容先 嘗。」

《述異記》:「邯鄲有故邯鄲宮基存焉,中有趙王之果園 梅李至冬而花,春得而食。」

《花史》水晶,李出天台。閑閑真人,曾致元帝。

《洛陽伽藍記》:「河間王琛造迎風館於後園。窗戶之上, 列錢青鎖,玉鳳銜鈴,金龍吐珮,素柰朱李,枝條入簷。 伎女樓上,坐而摘食。」

《花木錄》:「北齊武帝改芳林園為仙都苑」,植名果有「合 歡杏、同心李。」

《顏氏家訓》:齊武成帝子瑯琊王嘗朝南殿,見鉤盾獻 早李,還索不得,遂大怒,詬曰:「至尊已有,我何意無?」不 知分齊,率皆如此。

《海山記》:煬帝在西苑,一日明霞院美人楊夫人喜報 帝曰:「酸棗邑所進玉李,一夕忽長,清陰數畝。」帝沈默 甚久曰:「何故而忽茂?」夫人云:「是夕院中人聞空中若 有千百人語言云:李木當茂,洎曉看之,已茂盛若此。」 帝欲伐去,左右或奏曰:「木德來助之應也。」又一夕晨 光院周夫人來奏云:「院中楊梅,一夕忽爾繁盛。」帝喜 問曰:「楊梅之茂,能如玉李乎?」或曰:「楊梅之茂,終不敵 玉李之盛。」帝往兩院觀之,亦自見玉李繁茂。後梅李 同時結實,院妃來獻,帝問二果孰勝,院妃曰:「楊梅雖 好,味頗清酸,終不若玉李之甘。苑中人多好玉李。」帝 嘆曰:「惡梅好李,豈人情哉,天意乎!」後帝將崩揚州,一 日,院妃報楊梅已枯死,帝果崩於揚州。

《唐書五行志》:「顯慶四年八月,有毛桃樹生李。李,國姓 也。占曰:『木生異實,國主殃』。」

《樞要錄》:「伍貫卿居沅陵,家有李花一株。月夜,奴婢遙 見花作數團,如飛仙狀上天去,花上露水倏然作雨 數千點,花亡矣。」

《承平舊纂》:蕭瑀、陳叔達於龍昌寺看李花,相與論「李 有九標,謂香、雅、細、淡、潔、密,宜月夜,宜綠鬢,宜白酒。」 神龍中,陳州官舍有李樹,花將盡,忽更鮮茂而生花 焉。

《大唐新語》:「安金藏喪母,廬於墓側,有湧泉自出。又有 李樹盛冬開花,犬鹿相狎。采訪使盧慎以聞,詔旌其 門閭。」

《唐書五行志》:「開元二十一年,蓬州枯楊生李,枝有實。 與顯慶中毛桃生李同。」

《李乂傳》:「乂進吏部侍郎,與宋璟等同典選事,請謁不 行。時人語曰:『李下無蹊徑』。」

《開元軼事》:明皇諳音律,善度曲。嘗臨軒縱擊羯鼓,製 一曲曰《春光好》,方奏時,桃李俱發。

《高僧傳》:唐肅宗至德二年返轅,指扶風,令釋元皎於 鳳翔開元寺置御藥師場。忽於法會內生一叢李樹有四十九莖,元皎等表賀,帝喜曰:「此大瑞應。」答敕云: 瑞李繁滋,國之興兆。生在伽藍之內,足知覺樹之榮。 感此殊祥,與師同慶。

《唐書五行志》:興元元年春,亳州真源縣有李樹,植已 十四年,其長尺有八寸,至是枝忽上聳,高六尺,周迴 如蓋,九尺餘。李,國姓也。占曰:「木生枝聳,國有寇盜。」 《敘聞錄》:憲宗以鳳李花釀換骨膠賜裴度。

《零陵總記》:李直方常第果實若貢士,以綠李為首。 《高隱外書》:元微之、白樂天兩不相下。一日同詠李花, 微之先成「葦綃」之句,樂天乃服。蓋葦綃白而輕,一時 所尚。

《唐志》:「北狄渤海有九都之李。」

《唐書五行志》:「大和三年,成都李樹生木瓜,空中不實。 咸通十四年四月,成都李實變為木瓜。時人以為李, 國姓也。變者,國奪於人之象。」

《好事集》:「王侍中家堂前有鼠從地出,其穴即生李樹, 花實俱好。」此鼠精李也。

《辟寒王瓊》妙於化物,方冬以藥封桃李數株,一夕盡 開。

《雲仙雜記》:崔奉國家有一種李,肉厚而無核,識者曰: 「天罰乖龍,必割其耳,耳血墮地,故生此李。」

明宗不豫,馮道入問,因指果實曰:「如食桃,不康。」他日 見李思戒。

《談苑》:「許州小窯出好李,太常少卿劉蒙正有園在焉, 多植之。每遣人負擔歸京師,以遺貴要。竊嘗得之,絕 大而味佳。」

《宋史五行志》:「元符元年八月,旋州李木連理。」

崇寧四年正月,襄城縣「《李梨木連》理。」

紹興二十一年,建德縣定林寺桑生李實,栗生桃實。 占曰:「木生異實國主殃。」

《老學菴筆記》:「楊廷秀在高安,有小詩云:『近紅莫看失 臙脂,遠白宵明雪色奇。花不見桃唯見李,一生不曉 退之詩』。」予語之曰:「此意古人已道,但不如公之詳耳。」 廷秀愕然問「古人誰曾道,予曰:『荊公所謂『積李兮縞 夜,崇桃兮炫晝』是也』。廷秀大喜曰:便當增入小序中。」 《耕桑偶記》:「終南及廬岳出好李花,兩京貴俠富民以」 千金買種終廬,有致富者。

《說林》:立夏日俗尚噉李,時人語曰:「立夏得含李,能令 顏色美。」故是日婦人作李會,取李汁和酒飲之,謂之 駐色酒。一曰:是日噉李,令不瘦夏。

《武夷山記》:「峰山有仙李,如小鳥卵,長而色赤,味亦酸 美。」

《異林》:「明弘治甲寅,楓樹生李實。又歲丙辰,李樹生豆 莢,苕苕滿枝。」

《花史》:嘉興府城西南,地產佳李,因名欈李。《越絕書》作 「就李。」又云:「吳王曾醉西施於此,號醉李。」

《客燕雜記》:「京師佳果,有麝香李、盤山李。」

《山陰縣志》:「成化三年丁亥,村落間李生桃實。」

《諸暨縣志》:「成化三年冬,桃李花。」

《懷寧縣志》:「成化十二年丙申冬,大燠,桃李花。」

《安肅縣志》:「成化丁酉九月,桃李花。」

《潁上縣志》:「成化丁酉,桃李冬花,樹有實如王瓜,體空, 亦不堪食。」

《山陰縣志》:「成化十三年丁酉春,村落間李樹上忽生 梔。」

《蘭谿縣志》:「弘治八年九月,鄉間梨李皆再花。」

《高安縣志》:「弘治八年,楓樹結李實,桃李冬花。」

《豐縣志》:「弘治十五年冬,桃李花。」

《臨洮府志》:「正德元年秋,諸州縣桃李花盡放。」

《諸暨縣志》:「正德二年冬,桃李花有實者。」

《高平縣志》:「正德九年,桃李冬花,至有成實者。」

《新昌縣志》:「正德九年,桃李冬花成實。」

《咸寧縣志》:「正德十一年,桃李冬花。」

《鍾祥縣志》:「正德十一年十二月,桃李花。」

正德十三年秋八月,桃李花。

《安慶府志》:「正德十四年己卯三月,李結實如瓜,其味 甜,其長寸。」

《懷寧縣志》:「正德十四年己卯三月,李結實如瓜。」 《臨洮府志》:「正德十四年秋八月,諸州縣桃李重花。」 《吳縣志》:「正德十五年庚辰冬,桃李俱花。」

《崇明縣志》:「正德十五年十一月,桃李花。」

《潁上縣志》:「嘉靖壬午冬,和氣如春,桃李諸果木皆華, 間或有實者。」

《石埭縣志》:「嘉靖十年冬十二月,桃李花。」

《臨洮府志》:「嘉靖十四年秋八月,桃李重花。」

《柏鄉縣志》:「嘉靖二十四年冬十月,桃李花。」

《福州府志》:「嘉靖三十七年夏四月,閩各縣李樹上生 桃。」

《貴池縣志》:「嘉靖三十八年冬,桃李花。」

《長垣縣志》:「嘉靖三十九年冬十月,桃李華。」

《雲南府志》:「嘉靖四十一年正月,崇明李實如瓜《長垣縣志》:「隆慶元年冬十月,桃李花。」

《松江府志》:「隆慶二年冬十月,桃李花。」

《潼關衛志》:「穆宗六年九月,桃李花。」

《重慶府志》:「萬曆五年春,合州李樹結長豆。」

《溧水縣志》:「萬曆十八年十月既望,桃李花。」

《湯溪縣志》:「萬曆二十七年,四都李樹生瓜。」

《南陽縣志》「萬曆三十二年冬十月,南召桃李成華。」 《懷寧縣志》:「萬曆四十四年丙辰冬,燠桃李花。」

《陝西通志》:「萬曆四十五年,澄城冬月,桃李皆華。」 《贛縣志》:「萬曆四十六年冬,桃李實。」

《鍾祥縣志》:「天啟五年十月,桃李花。」

《桐城縣志》:「崇禎三年庚午,李樹結實如瓜。」

《仙居縣志》:「崇禎五年,桃李冬實。」

《雞澤縣志》:「崇禎九年十月,桃李花。」

《新安縣志》:「崇禎十二年十月,桃李悉華。」

《武進縣志》「崇禎十三年,李生瓜。」

《蒲圻縣志》:「崇禎十三年冬十一月,桃李盡花。」

《高淳縣志》:「崇禎十四年辛巳,李樹生物如瓜。」

《睢寧縣志》:「學前城隈,樹桃李百餘株。春日始和,眾芳 競發,殷紅淺白,掩映亭橋。」

《富陽縣志》:長沙在《望仙三圖》,其地李花成行,延袤里 許,每當爛漫之日,飛花片片著地,皆如積玉。《云 連山縣志》:巾子山,頂上有石池,四時不涸,傍邊有桃 李二株,盛夏子熟,芬芳襲人。有登其巔者採食之,不 覺饑。或私攜至半山,風雨驟起迷路,棄之復霽。故諺 有云:「巾子山,宜喫不宜擔。」

李部雜錄[编辑]

《詩經衛風木瓜》:「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

《王風》「丘中有麻。丘中有李,彼留之子。」

《小雅》:「南山有臺,南山有杞,北山有李。」

《大雅:抑》:「投我以桃,報之以李。」

《管子》:「五沃之土,其木宜梅李。」

《荀子》:「桃李倩粲於一時,時至而殺。至於松柏,經隆冬 而不凋,蒙霜雪而不變,可謂得其性矣。」

《前漢書五行志》,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李梅實。劉向 以為周十二月,今十月也。李梅當剝落,今反華。實近 草妖也。先華而後實。不書華,舉重者也。陰成陽事,象 臣顓君,作威福。一曰,冬當殺反生,象驕臣當誅,不行 其罰也。故冬華。華者,象臣邪謀有端而不成,至於實 則成矣。是時,僖公死,公子遂顓權,文公不悟,後有子 赤之變。一曰,君舒緩甚奧,氣不臧,則華實復生。董仲 舒以為,李梅實,臣下彊也。《記》曰:「不當華而華易大夫, 不當實而實易相室。冬水王,木相,故象大臣。」劉歆以 為庶徵,皆以蟲為孽。思心蠃,蟲孽也。李梅實,草妖。 《漢武內傳》:「仙藥之上者,有員丘紅李。」

《鹽鐵論》:「夫李梅實多者,來歲為之衰。」

許慎《說文》:「李,果也。從木,子聲。」杍,古文李。

《西溪叢語》:「潘岳《閒居賦》:『房陵朱仲之李』。」李善云:「朱仲 李,未詳。」按,《述異記》云:「房陵定山有朱仲李三十六所。 許昌節度使小廳,是故魏景福殿。董卓亂,魏太祖挾 令遷帝,自洛都許。許州有小李子,色黃,大如櫻桃,謂 之御李子,即獻帝所植,至今有焉。」王逸《荔枝賦》云:「房 陵縹李。」

《格物叢話》:「桃李二花,同時並開,而李之淡泊纖穠,香 雅潔密,兼可夜盼,有非桃之所得而埒者。」

《三柳軒雜識》:「余嘗評花,以為李如東郭貧女。」

《花經》「五品五命、千葉李。」

《瓶花譜》:「七品三命千葉李。」

《瓶史月表》:「二月花使令李花。」

《花曆二月》李能白。

《灌國史》語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予謂桃花如麗姝, 歌舞場中定不可少;李花如女道士,煙霞泉石間獨 可無一乎?

李部外編[编辑]

《黃帝內傳》:「王母遺帝上清玉文之李。」

《神仙傳》:老子之母適至李樹下而生,老子生而能言, 指李樹曰:「以此為我姓。」

《漢武內傳》:李少君謂帝曰:「鍾山之李大如瓶,臣以食 之,遂生奇光。」

《集真記》:「西王母居龍月城,城中產黃李,李花開則三 影,結實則九影,花實上皆有『黃中』二字,王母惜之,過 於蟠桃。與紫陽真官博戲,則以一二百枚遞分勝負《列異傳》:「袁本初時,有神出河東,號度索君,人共為立 廟。兗州蘇氏母病,禱見一人著白單衣,高冠,冠似魚 頭,謂度索君曰:『昔臨廬山下,共食白李,未久已三千』」 年,日月易得,使人悵然。去後度索君曰:「此南海君也。」 《真人王褒內傳》:「五雲丹山上有元雲李,食之得仙 珍珠船。」劉綱唾盤成李,其妻樊夫人唾盤成獺,食之。 《抱朴子》:五原蔡誕入山而還,欺其家人云:「到崑崙山, 有玉桃玉李,形如世間者,但光明洞徹而堅,以玉井 水洗之,便軟而可食。」

《平陽府志》:「隋裴諶,聞喜人。大業中,入白鹿山採練十 數年,與王敬伯為友。敬伯曰:『仙海無涯,盍歸乎』?諶曰: 『吾夢醒者,不復抵迷』。敬伯遂遊京洛。貞觀初,拜參軍, 遷大理評事,賜緋。奉使淮南,舟次高郵,一老人蓑笠 鼓棹而過,敬伯視之,乃諶也。維舟握手延坐曰:『兄所 須,當以奉給』。諶笑曰:『魚鳥各適,何矜炫為。吾市藥廣 陵青園橋東數里櫻桃園北車門,即吾宅也』。」敬伯至 廣陵,間以訪之,果有車門,漸進愈佳。青衣傳命,諶衣 冠揖入,棟宇器物,悉非人世所睹。日暮,促席,燃九光 燈,光華滿座,女樂數十人,皆絕色。諶又顧黃頭曰:「王 評事吾山中友,別近十年,宜遠致麗姝。」黃頭唯,旋引 一嫗自西階上。敬伯視之,似其妻趙氏,趙氏亦熟目, 敬伯駭異之。一青衣以玳瑁箏授趙氏,乃趙氏素善 者。敬伯取坐間殷色李投之,趙氏顧敬伯,潛繫衣帶 間。將曙,諶召黃頭曰:「送趙夫人回。」乃謂敬伯曰:「使君 宿此,得無驚郡伯乎?且就館,閒時再來。」敬伯去五日 將還,復詣之,則一荒涼地也,惆悵而行。及京奏事畢, 抵第,趙氏怒曰:「女子誠陋,奈何致以悅人?朱、李尚在 也。」敬伯始悟諶得仙矣。

柰部彙考[编辑]

釋名

《柰》。別錄     頻婆。梵名

紫柰。西京雜記  丹柰。

素柰,        綠柰。

朱柰,        赤柰。

冬,柰,        青柰。

白柰:俱綱目   脂,衣柰。西京雜記

柰圖

柰圖

《爾雅》
[编辑]

釋木[编辑]

《棪》。其。

棪實似柰,赤可食。《棪》:一名。其郭云:「棪,實似柰,赤可食。」《山海經》云:「堂庭之山多棪木。」註云「子似柰而赤,可食。」是也。

《劉熙釋名》
[编辑]

釋飲食[编辑]

柰油,搗柰實,和以塗繒上,燥而發之,形似油也。 柰脯,切柰暴乾之如脯也。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柰林檎[编辑]

《廣志》曰:橏,掩蓲柰也。又曰:柰有白、青赤三種。張掖有白柰,酒泉有赤柰。西方例多柰,家以為脯,數十百斛,蓄積如收藏棗栗。魏明帝時,諸王朝,夜賜東城柰一區。陳思王謝曰:「柰以夏熟,今則冬生。物非時為珍,恩絕口為厚。」 詔曰:「此柰從涼州來。」 《晉宮閤簿》曰:「秋有白柰。」 《西京雜記》曰:「紫柰別有素柰朱柰。」 《廣志》曰:「理琴以赤柰。」

柰「林檎不種但栽之。」

種之雖生而味不佳

取栽如「壓桑法」,又法「栽如桃李法。」

作《柰麨法》。

拾爛柰,內瓮盆合,勿令風入,六七日許當大爛,以酒醃痛拌之,令如粥狀,下水更拌,以羅漉去受子,良久澄清,瀉去汁,更下水,復拌如初,看無臭氣乃止。瀉去汁,置布於上,以灰飲汁,如作米粉法,汁盡。

刀剔大如梳掌,於日中曝乾,研作末,便甜酸芬香。

作《柰脯》。

柰熟時中破曝乾,即成矣。

《段成式酉陽雜俎》
[编辑]

脂衣柰[编辑]

《脂衣》柰,漢時紫柰。大如升,核紫,花青。研之有汁,可漆, 或著衣,不可浣也。

白柰[编辑]

白柰,出涼州野豬澤,大如兔頭。

《本草綱目》
[编辑]

柰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篆文柰字,象子綴于木之形,梵言謂之頻 婆,今北人亦呼之,猶云端好也。

集解

陶弘景曰:「柰,江南雖有,而北國最豐,作脯食之,不宜 人。林檎相似而小,俱不益人。」

陳士良曰:「此有三種:大而長者為柰,圓者為林檎,皆 夏熟;小者味濇為梣,秋熟。一名楸子。」

李時珍曰:柰與林檎一類,二種也。樹實皆似林檎而 大,西土最多,可栽可壓。有白、赤、青三色。白者為素柰, 赤者為丹柰,亦曰朱柰;青者為綠柰,皆夏熟。涼州有 冬柰,冬熟,子帶碧色。孔氏《六帖》言,「涼州白柰大如兔 頭。」《西京雜記》言,「上林苑紫柰大如升,核紫花青,其汁 如漆,著衣不可浣,名脂衣柰。」此皆異種也。郭義恭《廣 志》云:「西方例多柰,家家收切,曝乾為脯,數十百斛,以 為蓄積,謂之頻婆糧,亦取柰汁為豉用。其法:取熟柰 納瓮中,勿令蠅入,六七日待爛,以酒醃痛,拌令如粥 狀,下水更拌,濾去皮子。良久去清汁,傾布上,以灰在 下,引汁盡,劃開,日乾為末。調物,甘酸得所也。」劉熙《釋 名》載:「柰油,以柰搗汁,塗繒上,暴燥取」下,色如油也。今 關西人以赤柰楸子取汁塗器中,暴乾,名果單是矣。 味甘酸,可以饋遠。杜恕篤《論》云:「日給之花似柰柰實, 而日給零落,虛偽與真實相似也。」則日給乃柰之不 實者,而《王羲之帖》云:「來禽日給,皆囊盛為佳果。」則又 似指柰為日給矣。木槿花亦名日及,或同名耳。

實氣味

苦寒,有小毒。

《別錄》曰:「多食令人肺壅臚脹,有病尤甚。」

孫思邈曰:「酸、苦,寒,濇,無毒。」

李時珍曰:按:《正要》云:「頻婆甘,無毒。」

主治

孟詵曰:「補中焦諸不足氣,和脾。治卒食飽,氣壅不通 者,擣汁服。」

《千金方》曰:「益心氣,耐饑。」

《正要》曰:「生津止渴。」

柰部藝文一[编辑]

《報陳思王詔》
魏·文帝
[编辑]

此柰從涼州來,道里既遠,又冬來轉暖,故中變色不 佳耳。

《許賜柰表》
曹植
[编辑]

即夕,殿中虎賁宣詔,賜臣等冬柰一奩。詔賜使溫啖, 夜非食時而賜見。及柰以夏熟。今則冬至,物以非時 為珍,恩以絕口為厚,非臣等所宜荷之。

《謝始興王賜柰啟》
梁·劉潛
[编辑]

酒泉之實,稱於王賦;《瓜州》之詠,說自張文。亦有「太沖」 嗟其「夏成」,子建暢其「寒熟。」潘園曜白,孫井浮朱,並見 重於昔時,而霑恩於茲日。

《柰賦》
宋·吳淑
[编辑]

惟此素柰,果中之珍;茂虎丘之嘉實,秀上林之晚春。 白花興謠,既自於天宮織女;元雲在御,更聞於南岳 夫人。若夫張掖稱奇,瓜州擅美。實或丹而或白,英半 綠而半紫。楊愔不顧,因號干奇童;王祥守之,乃成于 孝子。狀同日給之華,名記圓丘之異。潘尼有《清渠》之 詠,盧諶有夏祠之制。採崑崙之絕域,植華林之丹地。 夏成者既嘉,冬熟者尤貴,備四真之薦羞,有三元之 芳旨。

柰部藝文二[编辑]

《詠柰》
梁·褚澐
[编辑]

《成都貴素質》,酒泉稱白麗。紅紫奪夏藻,芬芳掩春蕙。 映日照新芳,叢林抽晚蔕。誰謁重「三珠,終焉競八桂。 不讓圜丘中,粢潔華庭際。」

《和蕭國子詠柰花》
謝瑱
[编辑]

俱榮上節初,獨秀高秋晚。吐綠變衰園,舒紅搖落苑。 不逐奇幻生,寧從吹律㬉。幸同瑤華折,為君聊贈遠。

===
《深夏忽見柰樹上猶存一顆實》
===

宋梅堯臣

纍纍後堂柰,落盡風雨枝。行藥偶散步,倚杖聊縱窺。 林葉隱孤實,山鳥曾未知。物亦以晦存,悟茲身世為。

柰部選句[编辑]

漢王逸《荔子賦》,「酒泉白柰。」

晉左思《蜀都賦》:「素柰夏成。」

潘岳《閒居賦》:「二柰曜丹白之色。」

張載《失題詩》:「三巴黃甘,瓜州素柰,凡此數種,殊美絕。 泱濁者所思,銘之常帶。」

唐杜甫詩:「宿陰繁素柰,過雨亂紅蕖。」輕籠熟柰香。 《姚合詩》。「素柰花開西子面。」

宋梅堯臣詩:「豈無山石榴,獨見庭柰喜。」

柰部紀事[编辑]

《真誥》:「夏禹詣鍾山,啖紫柰,醉金酒,服靈實。」

《洞冥記》:天漢二年,帝昇蒼龍閣,思仙術,召諸方士言 遠國遐方之事。東方朔下席操筆,跪而進曰:「有紫柰 大如斗,甜如蜜,核紫花青,研之有汁如漆,可染衣,其 汁著衣,不可湔浣,亦名闍衣柰。」

《漢武故事》:「上握蘭園之金精,摘圓丘之紫柰。」

《西京雜記》:「漢初修上林苑,群臣各獻名果珍樹。中有 白柰綠柰,綠花紫色。」

《述異記》:「漢末,楊氏家園中,產神柰三株。」

《晉書王祥傳》:「祥性至孝,早喪親,繼母朱氏不慈,祥愈 恭謹。有丹柰結實,母命守之。每風雨,祥輒抱樹而泣。 其篤孝純至如此。」

《宋書符瑞志》:「晉武帝太始二年六月壬申,嘉柰一蔕 十實,生酒泉。」

《元晏春秋》:衛倫過予,言及于味,稱魏故侍中劉子陽 食餅知鹽生精味之至也。予曰:「師曠識勞薪,易牙別 淄澠,子陽今之妙也,定之何難!」倫因命僕取糧糗以 進。予嘗之曰:「麥也,有杏李柰味,三果之熟也不同時, 子焉得兼之?」倫笑而不言,退告人曰:「士安之識過劉 氏,吾將來,家實多,故杏時將發,糅以杏汁;李柰將發」, 又糅以李柰汁,故兼三味。

《拾遺記》:「崑」山有柰,冬生,如碧色,以玉井水洗食之, 骨輕柔,能騰虛也。

《洛陽伽藍記》:「報德寺多果木,柰味甚美,冠於京師。 白馬寺浮圖前柰林,實重七斤,味殊美,冠於中京。帝 至熟時,常詣取之,或復賜宮人。宮人得之,轉餉親戚, 以為奇味,得者不敢輒食,乃歷數家。」

河間王琛,造「迎風館」於後園,窗戶之上,列錢青瑣,玉 鳳銜鈴,金龍吐佩,素柰朱李,枝條入簷。伎女樓上,坐 而摘食。

《北齊書楊愔傳》:「愔一門四世同居,家甚隆盛,昆季就 學者三十餘人。學庭前有柰樹,實落地,群兒咸爭之, 愔頹然獨坐。其季父暐適入學館見之,大用嗟異,顧 謂賓客曰:『此兒恬裕,有我家風』。」

《朝野僉載》:貞觀中,頓丘有人於黃河渚上拾菜,得一 樹,栽子大如指,持歸蒔之,三年乃結子五顆,味如柰, 又似林檎,多汁,異常酸美。送縣,縣上州,以其奇味,乃 進之。後樹長成,漸至三百顆。每年進之,號曰「朱柰」,至 今猶存。德、貝、博等州取其枝接,所在豐足。人以為從 西域浮來,礙渚而住矣。

《洽聞記》:「河州鳳林關有靈巖寺,每七月十五日,溪穴 流出聖柰,大如盞,以為常。」

《虎丘山疏》:「虎丘山下三面有春秋二柰。」

《燕都韋園記》:去園里許有柰子古樹,婆娑數畝。春時 花盛開,望之如雪。三夏葉特繁密,列坐其下,微雨烈 日俱不到,被蔭若夏屋。公安袁宏道嘗謂「戒壇老松, 顯靈宮柏,城南柰子,可稱卉木中三絕云。」

柰部雜錄[编辑]

《漢武內傳》:「仙藥之次者,有圓丘紫柰,出永昌

柰部外編[编辑]

《洞仙傳》:展上公學道於伏龍地,乃植柰,彌滿所住之 上,常白諸仙人云:「昔在華陽下食白柰美」,憶之未久, 忽已三千歲矣。郭四朝後來住其處,又種五果。上公 云:「此地善,可種柰,所謂福鄉之柰,可以除災癘。」 《南嶽夫人傳》:夫人姓魏,名華存,性樂神仙,季冬夜半, 有四真人降夫人靜室,因設元丘紫柰。夫人還王屋 山,王子喬等並降。時夫人與真人為賓主,設《三元紫 柰》。

《續仙傳》:「謝元卿遇神仙,設元洲白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