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2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二十二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二卷目錄

 栗部彙考

  栗圖

  詩經鄘風定之方中 鄭風東門之墠 唐風山有樞 秦風車鄰 豳風東山 小雅

  四月

  禮記曲禮 內則

  周禮天官籩人 地官大司徒 冬官玉人

  儀禮士冠禮 士昏禮 聘禮 士虞禮 有司徹

  山海經中山經

  大戴禮記夏小正

  東方朔神異經東荒經 東北荒經

  嵇含南方草木狀石栗

  郭義恭廣志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栗

  毛詩陸疏廣要樹之榛栗

  陸佃埤雅

  林洪山家清供雷公栗 梅花脯 金玉羹

  王世懋果疏

  徐光啟農政全書

  本草綱目栗 天師栗

  高濂遵生八牋栗子粉 高麗栗糕方

  王象晉群芳譜

  直省志書昌平州 歷城縣 鄒平縣 臨潼縣 寧國縣 常熟縣 烏程縣

  臨海縣 東陽縣 龍泉縣 灌縣 嘉定州

 栗部藝文一

  傷故栗賦         漢蔡邕

  新栗帖         晉王羲之

  謝東宮賚栗啟      梁庾肩吾

  賦得雜言詠栗       陳陸玢

  栗賦            陸瓊

  栗賦           宋吳淑

  天師栗贊          宋祁

 栗部藝文二

  栗園           宋石介

  尹陽尉耿傳惠新栗     梅堯臣

  栗             文同

  次韻王適食芧栗       蘇轍

  栗             前人

  夜食炒栗有感        陸游

  栗熟            朱熹

  新栗寄雲林        元張雨

  詠頂山栗         王伯廣

 栗部選句

 栗部紀事

 栗部雜錄

 栗部外編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二卷

栗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栗》。詩經     莘,栗。詩疏

奧,栗。詩疏    板栗。唐本草

《錐栗》。唐本草   芧栗。唐本草

旋栗。圖經    山栗。綱目

栵栗。綱目    石栗。綱目

篤迦。梵書    天師栗。綱目

栗圖

栗圖

《詩經》
[编辑]

鄘風定之方中[编辑]

樹之榛栗。

朱注榛栗二木,其實榛小栗大,皆可供籩實。大全《本草注》曰:「栗樹高二三丈,花青黃色,實有房彙,大者中子三五,小者子惟一二。」

鄭風東門之墠[编辑]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

栗,行上栗也。《傳》以「栗在東門之外,不處園圃

之間,則是表道樹也,故云「栗行上栗」 ,行謂道也。襄九年《左傳》云:「趙武、魏絳斬行栗。」 杜預云:「行栗,表道樹。」

唐風山有樞[编辑]

山有漆,隰有栗。

秦風車鄰[编辑]

阪有漆,隰有栗。

豳風東山[编辑]

有敦瓜苦,烝在栗薪。

大全栗,周土所宜木,言見苦瓜繫於栗薪之上也。

小雅四月[编辑]

山有嘉卉,侯栗侯梅。

《禮記》
[编辑]

曲禮[编辑]

婦人之摯椇,榛脯修棗栗。

婦人無外事,見以羞物也。棗,早也;栗,肅也。以棗栗為摯,取其早起,戰栗自正也。按《昏禮》:「婦見舅以棗栗,見姑以腶脩。」

內則[编辑]

子事父母,婦事舅姑,棗栗飴蜜以甘之。

「以甘之」者,謂以此棗栗飴蜜,以和甘飲食

棗栗榛柿。

皆人君燕食所加庶羞也。

栗曰:「撰之。」

治擇之名也。《栗蟲》好食,數數布揀撰者視之。

《周禮》
[编辑]

天官[编辑]

《籩人》「掌四籩之實」,饋食之籩。其實,棗、栗、桃、乾䕩、榛實。 加籩之實,蔆、芡、栗脯。蔆芡、栗脯。

重言「之」者,以四物為八籩。

地官[编辑]

大司徒之職,「以土會之灋,辨五地之物生。」一曰山林, 其植物宜皂物。

皂物柞栗之屬。栗雖不得染皂,其皮亦《皁斗》之類,故與「柞」同為皂物也。

冬官[编辑]

《玉人》之事,案「十有二寸,棗栗十有二列,諸侯純九,大 夫純五,夫人以勞諸侯。」

棗、栗實於器,乃加於案。《聘禮》曰:「夫人使下大夫勞,以二竹簠,方元被,纁裡有蓋,其實棗蒸栗擇,兼執之以進。」「案十有二寸」者,謂玉案十有二枚。云「棗栗十有二列」,案案皆有棗栗為列。「十有二」者,還據案十二為數,不謂一案之上十有二也。

《儀禮》
[编辑]

士冠禮[编辑]

再醮:兩豆葵葅,蠃醢兩籩栗脯。

士昏禮[编辑]

質明,贊見婦於舅,姑席於阼,舅即席。席於房外,南面, 姑即席。婦執笲棗栗自門入,升自西階,進,拜奠於席。

此婦見舅之事也。「必見舅用棗栗,見姑以腶脩」者,案《公羊傳》云:「禮,婦人見舅以棗栗為贄,見姑以腶脩為贄。」棗栗取其早自謹敬,腶脩取其斷斷自脩正。是用棗栗腶脩之義也。

聘禮[编辑]

賓至于近郊,「夫人使下大夫勞以二竹簠《方元》被,纁 裡有蓋,其實棗蒸栗擇,兼執之以進。」

「兼」,猶兩也。「右手執棗,左手執栗。」云「兼猶兩」者,謂一人執兩事。知右手執棗,左手執栗者,見下文云「賓受棗,大夫二手授栗」,則大夫先度右手,乃以左手共授栗,便也。明知右手執棗可知。必用右手執棗先度之者,鄭註《士虞禮》云:「棗美」,故用右手執棗也。

賓受棗,大夫二手授栗,賓之受如初禮。

「受授不游手」,慎之也。初兩手俱用,既授棗而不兩手共授栗,則是游暇一手不慎也。今右手授棗訖,即兩手共授栗,不游手為謹慎也。

士虞禮[编辑]

自反兩籩棗、栗,設于會南,棗在西。

《尚棗》:棗美。

有司徹[编辑]

主婦反取籩于房中,執棗、糗,坐設之。棗在稷南,糗在 棗南。婦贊者執栗、脯,主婦不興受,設之。栗在糗東,脯 在棗東。主婦興,反位。

栗脯,加籩之實也。

尸左執爵,取棗、糗,祝取栗、脯以授尸,尸兼祭于豆祭。

《山海經》
[编辑]

中山經[编辑]

《綸山》,其木多柤栗。

《銅山》,「其木多柤栗。」

《葛山》其木多柤栗。

《賈起之山》,其木多柤栗
考證.svg

《大戴禮記》
[编辑]

夏小正[编辑]

「八月,剝棗。」剝也者,取也。《栗零》。零也者,降也。零而後取 之,故不言「剝」也。

《東方朔神異經》
[编辑]

東荒經[编辑]

東方荒中有木名曰「栗」,其殼徑三尺三寸,殼刺長丈 餘,實徑三尺,殼亦黃,其味甜。食之多,令人短氣而渴。

東北荒經[编辑]

東北荒中有木,高四十丈,葉長五尺,廣三尺,名曰「栗。」 其實徑三尺二寸,其殼赤,其肉黃白,味甜,食之令人 短氣而渴。

《嵇含南方草木狀》
[编辑]

石栗[编辑]

石栗,樹與栗同,但生於山石罅閒,花開三年方結實。 其殼厚而肉少,其味似胡桃仁,熟時或為群鸚鵡至, 啄食略盡,故彼人珍貴之。出《日南》。

《郭義恭廣志》
[编辑]

[编辑]

栗有關中侯栗,大如雞子。梁州獻栗徑寸半。越中栗 大如拳。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栗[编辑]

《廣志》曰:「關中大栗,如雞子大。」 蔡伯喈曰:「有胡栗。」 《魏志》云:「有東夷韓國山,大栗狀如梨。」 《三秦記》曰:「漢武帝栗園,有栗十五顆一升。」 王逸曰:「朔濱之栗。」 《西京雜記》曰:「榛栗,瑰栗,嶧陽栗。嶧陽都尉曹龍所獻,其大如拳。」

栗:「種而不栽。」

栽者雖生尋死矣

栗初熟,出殼,即裹埋著濕土中。

埋必須深。勿令凍徹。若路遠者,以韋囊盛之。見風日則不復生矣。

至春三月,悉芽生,出而種之。既生數年,不用掌近。

凡新栽之樹,皆不用掌近栗,性尤甚也。

三年內,每到十月,常須草裹,至二月乃解。

不裹則還死。《大戴禮夏小正》曰:「八月零而後取之。」 故不言剝之。

《食經》藏乾栗法。

取穰灰淋取汁漬栗,日出曬令栗肉焦燥,不畏蟲,得至後年春夏。

藏生栗法:

著器中,細沙可煨,以盆覆之,至後年二月,皆生芽而不蟲者也。

《毛詩陸疏廣要》
[编辑]

鄘風

樹之榛栗[编辑]

五方皆有栗,周、秦、吳、揚特饒。吳越被城,表裡皆栗,唯漁陽、范陽栗,甜美味長,他方者悉不及也。倭韓國諸島上栗,大如雞子,亦味短不美。桂陽有莘栗,叢生,大如杼子,中仁皮、子,形色與栗無異也,但差小耳。又有奧栗,皆與栗同,子圓而細,或云即莘也。今此惟江湖有之。又有芧栗。隹栗,其實更小,而木與栗不殊,但春生、夏花、秋實、冬枯為異耳。

《大戴禮》云:「八月栗零。」 零也者,降也,零而後取之,故不言剝也。《周禮·天官》云:「饋食之籩,其實栗。」 《禮記·內則》云:「栗曰撰之。」 疏云:「栗蟲好食,數數布陳,撰省視之。」 《本草註》云:「栗作粉,勝於菱芡。」 蜀本云:「樹高二、三丈,葉似櫟,花青黃色,似胡桃。」 《圖經》云:「兗州、宣州者最勝。實有房、彙若拳,中子三、五,小者若桃李,中子惟一、二。將熟則罅拆子出。」 凡栗之類甚多。《詩》云:「樹之莘栗,栗房當心,一子謂之栗楔。治血尢效。」 陳士良云:「栗有數種,其性一類,三顆一毬,其中者栗榍也。理筋骨風痛。」 《衍義》曰:「湖北路有一種栗,頂圓末尖,謂之旋栗。」 《西京雜記》:「上林苑有侯栗、瑰栗、魁栗、榛栗、嶧陽栗。嶧陽都尉曹龍所獻,大如拳。」 《埤雅》云:「栗,味鹹,北方之」 果也,有莍蝟自裹。《東觀書》曰:「栗駭蓬轉。」 蓋今栗房秋熟罅發,其實驚躍如暴,去根榦甚遠,所謂栗駭也。《相法》曰:「白如截肪,黃如蒸栗。」 今黃玉謂之栗玉,義蓋取此。《爾雅》翼:「栗,其實下垂」 ,故從𠧪。𠧪者,草木實垂𠧪𠧪然。蓋象形也。古文栗從西從二𠧪。徐巡說木,至西方戰栗。言木則凡木皆然,而栗至罅發之時,將墜不墜,尤有戰栗之象。故天子五社,西社植栗。而宰我對栗社之義,亦以為使民戰栗也。栗之生極謹密,三顆為房,其房為蝟毛,其中顆匾者,號為栗楔尢,益人。大率栗味鹹性溫,而宜於腎。有患足弱者,坐栗木下多食之,至能起行。其質縝密,故稱「玉質縝密以栗。」 《秦風》阪有漆,隰有栗,燕秦千樹。栗是其出處也。秦饑,應侯請發五苑之果蔬橡棗栗以活民,昭王不許。范子《計然》曰:「栗出三輔。《詩》又云:『山有嘉卉,侯栗侯梅』。」 侯,助辭。

也。《西京雜記》稱:「漢上林苑中有侯栗,又有侯梅」 ,此吳均之語,不可取信。《廣雅》云:「有石栗,其樹與栗同,俱生於山石罅中,花開三年方結實,其殼厚而肉少,其味似胡桃,熟時或為群鸚鵡所啄,故彼人極珍貴之,出日南。」 又「頻婆子者,其實紅色,大如肥皁,核如栗,煨熟食之,味與栗無異。」

郭橐駝《種樹書》。

採栗

《栗》採時要得披殘,明年其枝葉益茂。

《陸佃埤雅》
[编辑]

[编辑]

栗味鹹,北方之果也。有莍蝟自裹,故先賢云:「皂者柞 栗之屬。膏者楊柳之屬;覈者李梅之屬。」《國語》曰:「婦摯 不過棗。」栗以告虔也。先儒以為棗取早敬,栗取恂栗。 《東觀書》曰:「栗駭蓬轉。」蓋今栗房秋熟罅發,其實驚躍 如爆,去根幹甚遠,所謂栗駭,其以此歟?《詩》曰:「山有樞, 隰有榆。山有栲,隰有杻;山有漆,隰有栗。」言國君有財 而不能用,猶之山隰,不能自用其材,故人卒取之以 為用也。然則《秦詩》曰「阪有漆,隰有栗」,何以為美?曰:是 詩也,非是之謂也。秦仲既見君子有禮樂之好,故道 此以為戒,言宜並坐鼓簧,今不能及時以自虞樂,則 壯者其耋,老者其亡矣,此其所以為美也。耋之為言 跌也,《易》曰:「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凶』」,與 此同義。《傳》曰:「其言一也,言者異則人心變矣。」《相法》曰: 「白如截舫,黃如烝栗。」今黃玉謂之栗玉,義蓋取此。《內 則》曰:「棗曰新之,栗曰撰之。」按《儀禮》曰:「棗烝栗擇。」蓋烝 之之謂新,撰之之謂擇。

《林洪山家清供》
[编辑]

雷公栗[编辑]

夜爐書倦,每欲煨栗,心慮然燒之患。一日造酈逢辰 曰:「只用一栗蘸油,一栗蘸水,寘鐵銚內,以四十七栗 密覆其上,圍炭火然之,候雷聲為度。」偶一日同飲,試 之果然。

梅花脯[编辑]

山栗、橄欖薄切,同食,有梅花風韻,名「梅花脯。」

金玉羹[编辑]

山藥與栗各片,截以羊汁,加料煮,名《金玉羹》。

《王世懋果疏》
[编辑]

[编辑]

栗,山果也,植之平地亦生,懸殼如蝟,亦堪備一種佳 實。

《徐光啟農政全書》
[编辑]

[编辑]

《便民圖纂》曰:「栗,臘月或春初將種,埋濕土中,待長六 尺餘,移栽二三月間,取別樹生子,大者接之。」

《本草綱目》
[编辑]

栗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栗,《說文》作「栗」,從𠧪,音條,象花實下垂之狀 也。梵書名篤迦。

集解

《別錄》曰:「栗生山陰,九月采。」

陶弘景曰:「今會稽諸暨栗,形大皮厚,不美。剡及始豐 栗,皮薄而甜,乃佳。」

蘇頌曰:「栗處處有之,而兗州、宣州者最勝。木高二、三 丈,葉極類櫟。四月開花,青黃色,長條似胡桃花。實有 房彙。大者若拳,中子;三、四;小者若桃李中子。惟一、二。 將熟則罅,拆子出。栗類亦多。」按陸璣《詩疏》云:「栗,五方 皆有之,周、秦、吳、揚特饒,惟濮陽及范陽栗,甜美味長, 他方者不及也。倭韓國諸島上栗,大如雞子,味短不」 美。桂陽有莘栗叢生,實大如杏仁,皮、子形色與栗無 異,但小耳。又有奧栗,皆與栗同,子圓而細,惟江湖有 之。或云即莘也。莘音榛,《詩》云「樹之莘栗」是矣。

蘇恭曰:「板栗、錐栗二樹皆大。芧栗似板栗而細如橡 子,其樹雖小,葉亦不殊,但春生、夏花、秋實、冬枯為異 耳。」

寇宗奭曰:「湖北一種旋栗,頂圓末尖,即榛栗,象榛子 形也。栗欲乾收,莫如暴之,欲生收,莫如潤沙,藏之至 夏初,尚如新也。」

李時珍曰:「栗但可種成,不可移栽。」按:《事類合璧》云:「栗 木高二、三丈,苞生多刺如蝟毛,每枝不下四、五箇,苞 有青、黃、赤三色,中子或單或雙,或三或四。」其殼生黃 熟紫,殼內有膜裹仁,九月霜降乃熟。其苞自裂而子 墜者,乃可久藏,苞未裂者易腐也。其花作條,大如著 頭,長四、五寸,可以點燈。栗之大者為板栗,中心扁,子 為栗楔稍小者為山栗。山栗之圓而末尖者為錐栗, 圓小如橡子者為莘栗,小如指頂者為芧栗,即《爾雅》 所謂栭栗也,一名栵栗,可炒食之。劉恂《嶺表錄》云:「廣 中無栗,惟蘄州山中有石栗,一年方熟,圓如彈子,皮 厚而味如胡桃。」得非栗乃水果,不宜於炎方耶?

實氣味

鹹,溫,無毒
考證.svg
孟詵曰:「吳栗雖大味短,不如北栗。凡栗日中暴乾,食

即下氣補益,不爾猶有水氣,不補益也。火煨去汗,亦 殺水氣。生食則發氣,蒸炒熟食則壅氣。凡患風水人 不宜食,味鹹生水也。」

蘇恭曰:「栗作粉食,勝於菱芡,但以飼孩兒,令齒不生。」 寇宗奭曰:「小兒不可多食,生則難化,熟則滯氣,膈食 生蟲,往往致病。」

實主治

《別錄》曰:「益氣,厚腸胃,補腎氣,令人耐饑。」

《孫思邈》曰:「生食治腰腳不遂。」

《蘇頌》曰:「療筋骨斷碎,腫痛瘀血,生嚼塗之有效。」

栗楔釋名

李時珍曰:「一毬三顆,其中扁者,栗楔也。」

栗楔主治

陳士良曰:「筋骨風痛。」

《蘇頌》曰:「活血尤效。今衡山合活血丹用之。」

《大明》曰:「每日生食七枚,破冷痃癖。又生嚼窨惡刺,出 箭頭,傅瘰𤻤腫毒痛。」

發明

《孫思邈》曰:「栗,腎之果也,腎病宜食之。」

陶弘景曰:「相傳有人患腰腳弱,往栗樹下食數升,便 能起行,此是補腎之義,然應生噉,若服餌則宜蒸曝 之。」

寇宗奭曰:「栗之補腎,為其味鹹,又滯其氣也。」

李時珍曰:「栗於五果屬水,水潦之年則栗不熟,類相 應也。有人內寒暴洩如注,令食煨栗二三十枚頓愈。 腎主大便,栗能通腎,於此可驗。《經驗方》治腎虛腰腳 無力,以袋盛生栗懸乾,每旦喫十餘顆,次喫豬腎粥 助之,久必強健。蓋風乾之栗勝於日曝,而火煨油炒, 勝於煮蒸,仍須細嚼,連液吞嚥則有益。若頓食至飽」, 反致傷脾矣。按蘇子由詩云:「老去自添腰腳病,山翁 服栗舊傳方。客來為說晨興晚,三咽徐收白玉漿。」此 得食栗之訣也。王禎《農書》云。「《史記》載秦饑。應侯請發 五苑棗栗。」則《本草》「栗厚腸胃、補腎氣。令人耐飢」之說。 殆非虛語矣。

栗扶釋名

蘇恭曰:「栗內薄皮也。」

栗扶氣味

甘平濇無毒。

栗扶主治

蘇恭曰:「搗散和蜜,塗面令光,急去皺文。」

栗殼釋名

李時珍曰:「栗之黑殼也。」

栗殼氣味

同《扶》。

栗殼主治

《孟詵》曰:「反胃消渴,煮汁飲之。」

《大明》曰:「煮汁飲,止瀉血。」

毛毬釋名

李時珍曰:「栗外刺包也。」

毛毬主治

《蘇恭》曰:「煮汁洗火丹毒腫。」

花主治

吳瑞曰:「瘰𤻤。」

樹皮主治

《蘇恭》曰:「煮汁,洗沙蝨溪毒。」

《蘇頌》曰:「療瘡毒。」

《孟詵》曰:「治丹毒五色無常。剝皮有刺者,煎水洗之。」

根主治

《汪穎》曰:「偏腎氣,酒煎服之。」

附方

小兒疳瘡,生嚼栗子傅之。外臺祕要

葦刺入肉:「方同上。」

馬汗入肉成瘡者:方同上。勝金方

馬咬成瘡:獨顆栗子燒研傅之。醫說

熊虎爪傷:方同上。

小兒口瘡:大栗煮熟,日日與食之,甚效。普濟方 衄血不止:宣州大栗七枚,刺破連皮燒存性,出火毒, 入麝香少許,研勻,每服二錢,溫水下。聖濟總錄 金刃斧傷,用獨殼大栗研傅,或倉卒嚼傅亦可。集簡方 骨鯁在咽:「栗子內薄皮燒存性,研末,吹入咽中即下。」

《聖濟總錄》。用栗子肉上皮半兩為末。鯰魚肝一箇。

乳香二錢半,同擣丸梧子大,看鯁遠近,以線繫綿裹 一丸,水潤吞之,提線釣出也。

鼻衄不止,累醫不效:栗殼燒存性,研末,粥飲服二錢。 聖惠方

天師栗集解[编辑]

李時珍曰:按:宋祁《益州方物記》云:「天師栗,惟西蜀青 城山中有之,他處無有也。云張天師學道於此所遺, 故名。似栗而味美,惟獨房若橡為異耳。今武當山所 賣婆羅子,恐即此物也

氣味

甘溫無毒。

主治

李時珍曰。久食已風攣。出《益州記》。

《高濂遵生八牋》
[编辑]

栗子粉[编辑]

取山栗切片曬乾,磨成細粉。

高麗栗糕方[编辑]

栗子不拘多少,陰乾去殼,擣為粉三分之一,加糯米 粉拌勻,蜜水拌潤,蒸熟食之,以白糖和入,妙甚。

《王象晉群芳譜》
[编辑]

[编辑]

藏生栗法「霜後取生栗投水中,去浮者餘,漉出,布拭 乾,曬少時,令無水脈為度。」先將沙炒乾,放冷,取無油 酒器,新罎罐裝入一層栗,一層沙,約八九分滿,用箬 葉紮緊,掃一淨地,將器倒覆其上,略以黃土封之,弗 近酒器,可至來春不壞。

又法:「栗子一石,鹽二斤,水泡開,浸栗一二宿,漉出曬 乾,同芝麻二石拌勻,盛荊囤中,永遠不壞,食之軟美。」 藏乾栗法:「霜後取沈水栗一斗,用鹽一斤,調水浸栗 令沒,經宿,漉起㫰乾,用竹籃或麤麻布袋挂背,日少 通風處,日搖動一二次,至來春不損不蛀不壞。」 製用以兩栗蘸油,兩栗蘸水,置鍋中,周圍更排四十 七個,濕紙搭蓋。慢火燒。候有爆聲即熟。

大栗「每個殼底以刀十字畫開,底向下,逐旋排鍋中, 以鹽一撮繞鍋撒下,蓋定發火,候熟取用。」

選底平可作對者二枚,一枚香油塗濕底,一枚白水 塗濕底,合作一對,置鍋底當中,取栗逐旋蓋上,多亦 不妨,將鍋蓋嚴燒一飯頃,取出,俱酥熟,且不黏殼。 又法,「入油紙撚一條炒,不用鐵鍋,尤妙。」

栗「炒熟,搗爛,曬乾磨細。每六升,新糯米粉四升,白沙 糖半斤,蜜水溲之,篩置甑中,隨畫開蒸,粉熟為度,火 炙為糕。」

《直省志書》
[编辑]

昌平州[编辑]

《物產》:栗有板錐、莘芧、山楔六種,其花如條,大如著頭, 長四五寸,可以點燈。

歷城縣[编辑]

方產栗柳埠,南營產獨盛。

鄒平縣[编辑]

物產:栗,大峪中最多,有數百年古貌擁腫者。張華東 呼為「老友。」

臨潼縣[编辑]

《物產》:驪栗形小而味厚。

寧國縣[编辑]

土產栗,山谷多有,皆指「栗熟比於穀熟」,以足公私之 需。

常熟縣[编辑]

《物產》栗頂山者,小而軟,挼之則長,名「麝香囊」,今種幾 絕矣。

烏程縣[编辑]

《物產》:栗最細者名「茶栗。」

臨海縣[编辑]

《物產》:栗有油栗、毛栗。

東陽縣[编辑]

土產栗,安文產者佳。

龍泉縣[编辑]

物產:「大栗、珠栗、榛栗、毛栗、木栗、油栗。」

灌縣[编辑]

《物產》:天師栗,出青城山,似栗而美,獨房者為異。

嘉定州[编辑]

《物產》:絲栗,實似栗而小,如北方榛子,亦可食,然味短。 木似橡,可為屋材。

栗部藝文一[编辑]

《傷故栗賦》
并序     漢蔡邕
[编辑]

人有折蔡氏祠前栗者,故作《斯賦》。

樹遐方之嘉木兮,於靈宇之前庭,通二門以征行兮, 夾階除而列生。彌霜雪而不凋兮,當春夏而滋榮。固 本心以誕節兮,凝育糵之綠英。「形猗猗以豔茂兮,似 翠玉之清明。何根莖之豐美兮,將蕃熾以悠長?適禍 賊之災人兮,嗟夭折以摧傷。」

《新栗帖》
晉·王羲之
[编辑]

復數橘子。即云:「乃好可噉,久得新栗,此院冬桃,不能 得多送,觸事何當。不存往恆」,語然獨折。

《謝東宮賚栗啟》
梁·庾肩吾
[编辑]

查或火成,鑽以為屑;柰稱煎用,暴而成糗。未若北燕 巨實,用奪榮枯;南國《脯山》,翻慚齒決。承恩踴躍,封聞 喜之河;念報屏營,問知來之鳥。

《賦得雜言詠栗》
陳陸玢
[编辑]

貨見珍於有漢,木取貴於隆周。英肇萌於朱夏,實方 落於素秋。委玉盤,雜椒糈,將象席,糅珍羞

《栗賦》
陸瓊
[编辑]

四時逸盛,百果元芳。綠梅春馥,紅桃夏香。何群品之 浮脆,惟此質之久長。外刺同夫拱棘,內潔甚於冰霜。 伏南安而來清,列御宿而懸房。薦羞則椇榛並列,加 籩則菱芡同行。金盤兮麗色,玉俎兮鮮光。周人以之 戰懼,大官稱於《柏梁》。

《栗賦》
宋·吳淑
[编辑]

《詩》云:「山有漆,隰有栗。富珍產於五方,比素封於千室。」 《儀禮》置之於菹南,《周官》用之於籩實。則有擅價,南安, 託植儀鸞,上林有曹龍之獻,箕山有伊尹之言。田饒 勸之以待士,宗度置之而禮賢,中山嘗載於冀論,三 輔亦稱於計。然別有朔濱之饒,葛山之美。晝拾者巢 居之食,告虔者婦人之贄。既表侯榛之品,亦記栵栭 之類。應侯發之以諫主,沈約疏之而怒帝。又聞「協嘉 祥於名郡,報赤心於至尊。」嚴遵獨異於群下,王泰秀 出於諸孫。使民戰栗者周社,靖爾室家者東門。其或 質大如梨,色黃侔玉,一以「零」也為稱,一以「撰」之為目。 當集鵲而有餘,且試狙而不怒。

《天師栗贊》
宋·祁
[编辑]

天師栗,生青城山中,他處無有也。似栗,味美,惟獨房為異。久食已風攣。

「栗類尢眾」,此特殊味。專《蓬若》橡,託神以貴。

栗部藝文二[编辑]

《栗園》
宋·石介
[编辑]

遊困歸來訪栗園,栗園老樹再生孫。莫驚頭上見髮 白,拾栗兒童長幾番。

《尹陽尉耿傳惠新栗》
梅堯臣
[编辑]

金行氣已勁,霜實繁林稍。尺素走下隸,一奩來遠郊。 中黃比玉質,外刺同芡苞。野人寒齋會,山爐夜火炮。 梨慚小兒嗜,茗憶麤官拋。此焉真可貺,遽爾及衡茅。

《栗》
文同
[编辑]

天師攜此種,至自上饒遠。當時十七樹,高榦寄孤巘。 蒼蓬蒺藜大,紫殼檳榔軟。蜀都名果中,推之為上選。

《次韻王適食芧栗》
蘇轍
[编辑]

相從萬里試南餐,對案長思苜蓿盤。山栗滿籃兼白 黑,村醪入口半甜酸。久聞牛尾何曾試,竊比雞頭意 未安。故國霜蓬如盌大,夜來彈鋏似馮驩。

《栗》
前人
[编辑]

老去自添腰腳病,山翁服栗舊傳方。客來為說晨興 晚,三咽徐收白玉漿。

《夜食炒栗有感》
陸游
[编辑]

齒根浮動歎吾衰,山栗炮燔療夜飢。喚起少年京輦 夢,和寧門外早朝時。

《栗熟》
朱熹
[编辑]

樹雜椅桐繼國風,莫教林下長蒿蓬。共期秋實充腸 飽,不羨春花轉眼空。病起數升傳《藥錄》,晨興三咽學 《仙翁》。櫻桃浪得銀絲薦,一笑纔堪發面紅。

《新栗寄雲林》
元·張雨
[编辑]

朅來常熟嘗新栗,黃玉穰分紫殼開。果園坊中無買 處,頂山寺裡為求來。囊盛稍共來禽帖,酒薦深宜蘸 甲杯。首奉《雲林》三百顆,也勝酸橘寄書回。

《詠頂山栗》
王伯廣
[编辑]

黃離抱中實,紫苞發外彩。寄蹤蜂窠垂,藏頭蝟皮隘。 詎堪鼯鼠竊,更復猿猱采。心憐使民畏,時須徇兒愛。 荊山破金璞,驪珠掩微纇。縝密文自保,滋味身乃碎。 筠籠貢厥珍,不在柤梨外。羅籩加其儀,顧與菱芡對。 易飽屏膏肉,餘功益肝肺。懸風當令堅,致濕忍使敗。 晉地棗非偶,宣城蜜佳配。誰知麝香囊,可居天下最。

栗部選句[编辑]

漢司馬相如《子虛賦》:「樝梨梬栗,橘柚芬芳。」

揚雄《長楊賦》:「周流梨栗之林。」

王逸《荔枝賦》:「北燕薦朔濱之巨栗。」

張衡《南都賦》:「乃有櫻梅山柿,侯桃梨栗。」

晉左思《蜀都賦》:「榛栗罅發。」

《魏都賦》:「固安之栗。」

宋謝靈運《山居賦》:「六月採蜜,八月撲栗。」

梁昭明太子《七召》:「汶垂蒼栗。」

《七啟》「北燕之栗。」

宋王仲旉《南都賦》:「其果則樝梨梬栗,素柰朱櫻。」 晉陶潛詩:「通子垂九齡,但覓梨與栗。」

周庾信詩:「家童掃栗跗。」秋林栗更肥。

唐杜甫詩:「穰多栗過拳。」山家蒸栗暖。盤剝白鴉 谷口栗。「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狗賭梨栗。」 《韋應物詩》。「采栗元猿窟。」

《韓翃詩》:「霜迎栗罅開。」

韓愈詩。「霜天熟柿栗,收拾不可遲張籍詩。「秋猿守栗林。」

皮日休詩:「野猿偷栗重窺戶。」

《李洞詩》雲:「深猿拾栗。」

《秦系詩》:「墜栗添新味,寒花帶老顏。」

《包佶詩》:「鳥窺新罅栗,龜上半欹荷。」

鮑溶詩:「拾薪煮秋栗,看鼎書古字。」

項斯詩:「栗葉重重覆翠微。」

宋蘇轍詩:「山栗似拳應自飽。」

《張耒詩》:「園栗炮還美。」

《孫覿詩》:「綈囊丹果什襲包,爆栗飛燼石火敲。」

范成大詩:「紫爛山梨紅皺棗,總輸易栗十分甜。」 陸游詩:「蝟刺拆蓬新栗熟,鵝雛弄色凍醅濃。」霜栗 大如拳。

元方回詩:「擘黃新栗嫩。」

《馬祖常詩》:「家家收棗栗,處處種榆柳。」

明高啟詩:「栗葉翻翻滿寺秋。」

栗部紀事[编辑]

《莊子》:「古者獸多民少,皆巢居以避之。晝食橡栗,暮棲 樹上。」

《左傳》莊公二十四年秋,哀姜至,公使宗婦覿,用幣,非 禮也。御孫曰:「男贄大者玉帛,小者禽鳥,以章物也。女 贄不過榛栗棗脩,以告虔也。今男女同贄,是無別也。 男女之別,國之大節也,而由夫人亂之,無乃不可乎?」 襄公九年冬十月,諸侯伐鄭。杞人、郳人從趙武、魏絳 斬行栗。表道樹。

《莊子》:「莊周遊乎雕陵之樊,見一異雀自南方來,感周 之顙而集於栗林。」

《徐無鬼》見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食芧栗,厭蔥韭, 以賓寡人,久矣夫。今老邪?其欲干酒肉之味耶?其寡 人亦有社稷之福耶?」

《說苑》:莒穆公有臣曰朱厲附,事穆公不見識焉。冬處 於山林,食杼栗,夏處洲澤,食蔆藕。穆公以難死,朱厲 附將往死之。其友曰:「子事君而不見識焉,今君難吾 子死之,意者其不可乎?」朱厲附曰:「始我以為君不吾 知也,今君死而我不死,是果知我也。吾將死之,以激 天下不知其臣者。」遂往死之。

范子栗出《三輔》。

《戰國策》:蘇秦將為從北說燕文侯曰:「燕南有碣石、雁 門之饒,北有棗栗之利。民雖不田作,棗栗之實足食 於民矣。此所謂天府也。」

《韓非子》:秦大饑,應侯請曰:「五苑之草著蔬菜,橡果棗 栗,足以活民,請發之。」昭襄王曰:「吾秦法,使民有功而 受賞,有罪而受誅。今發五苑之蔬草者,使民有功與 無功俱賞也。夫使民有功與無功俱賞者,此亂之道 也。夫發五苑而亂,不如棄棗蔬而治。一曰:令發五苑 之蓏蔬棗栗,足以活民,是用民有功與無功爭取也。 夫生而亂,不如死而治」,大夫其釋之。

《漢書地理志》:「上谷至遼東,地廣民稀,俗與趙代相類, 有魚鹽棗栗之饒。」

《西京雜記》:「初修上林苑,群臣遠方各獻名果異樹,亦 有製為美名,以標奇麗。栗,四侯栗、榛栗、瑰栗、嶧陽栗, 嶧陽都尉曹龍所獻,大如拳。」

《東觀漢記》:「鄧禹征馮愔,糧盡,無以犒軍,士饑餓,皆食 棗栗。」

《後漢書。東裔傳》:「馬韓出大栗,如梨。」

《會稽先賢傳》:光武詔嚴遵詣行在,蜀郡獻栗、橘,上使 公卿各以手所及取之,遵獨不取。上問故,遵曰:「君賜 臣以禮,臣奉君以恭。今賜無主,是以不敢取。」

《三輔黃圖三秦記》云:「御宿園出栗十五枚一升。」 《後漢書。伏皇后紀》:「李傕、郭汜敗乘輿於曹陽,帝乃潛 夜渡河走,六宮皆步行出營。既至安邑,御服穿敝,皆 以棗栗為糧。」

《晉宮閣名》:「華林園,中栗一株,侯栗六株。」

《鄴中記》:「鄴中產巨栗,脫其殼,可以為杯。」

《晉書五行志》:「哀帝興寧三年五月癸卯,廬陵西昌縣 修明家有僵栗樹,是日忽復起生,時孝武年始四歲。 俄而哀帝崩,海西即位,未幾而廢。簡文越自藩王,入 纂大業。登阼享國,又不踰二年。而孝武嗣統,帝諱昌 明。識者竊謂西昌修明之祥,帝諱實應焉。」是亦與漢 宣帝同象也。

《豫章古今記》:「宋度拜定陵令,縣人杜伯夷清高不仕, 度與談論,設棗栗而已。」

《宋書劉秀之傳》:「秀之,司徒劉穆之從兄子也。大明元 年,徵為右衛將軍。明年,遷丹陽尹。先是,秀之從叔穆 之為丹陽,與子弟於廳事上飲宴,秀之亦與焉。廳事 柱有一穿,穆之謂子弟及秀之曰:『汝等試以栗遙擲 此柱,若能入穿,後必得此郡』。穆之諸子並不能中,惟 秀之獨入焉。」

《南齊書祥瑞志》:「永明二年七月,新冶縣槐、栗二木合生,異根連理,去地數尺,中央小開,上復為一。」

《南史王泰傳》:泰幼敏悟,年數歲時,祖母集諸孫姪,散 棗栗於床,群兒競之,泰獨不取。問其故,對曰:「不取自 當得賜。」由是中表異之。

《蕭琛傳》:梁武在西邸,與琛有舊。梁臺建,以為御史中 丞,歷左戶、度支二尚書、侍中。帝每朝讌,接琛以舊恩。 嘗經預御筵,醉伏,上以棗投琛,琛乃取栗擲上,正中 面,御史中丞在坐。帝動色曰:「此中有人不得如此,豈 有說邪?」琛即答曰:「陛下投臣以赤心,臣敢不報以戰 栗。」上笑悅。

《梁書傅昭傳》:「昭為臨海太守,縣令常餉栗寘絹於薄 下,昭笑而還之。」

《沈約傳》:約嘗侍讌,值豫州獻栗徑寸半。帝奇之,問曰: 栗事多少,與約各疏所憶。少帝三事,出謂人曰:「此公 護前,不讓即羞死。」帝以其言不遜,欲抵其罪,徐勉固 諫乃止。

《沈瑀傳》:「瑀為建德令,教民一丁種十五株桑,四株柿 及梨栗,女丁半之,人咸歡悅,頃之成林。」

《水經注》:汝水又東,逕懸弧城北。王智深云:「汝南太守 周矜起義於懸瓠者是矣。」今豫州刺史汝南郡治城 之西北,汝水枝別左出,西北流,又屈西東轉,又西南 會汝,形若垂瓠。耆彥云:「城北名馬灣,中有地數頃,上 有栗園,栗小殊,不並固安之實也。然歲貢三百石,以 充天府。」水渚即栗州也,樹木高茂,望若屯雲積氣矣。 林中有栗堂射埻,甚閒敞,牧宰及英彥多所遊薄。其 城上西北隅,高祖以太和中幸懸瓠,平南王肅起高 臺於小城,建層樓於隅阿,下際水堨降栗渚。左右列 榭,四周參差競跱,奇為佳觀也。

《北史李元忠傳》:「元忠性甚工彈,彈桐葉常出一孔,擲 棗栗而彈之,十中七八。」

《馮亮傳》:「亮以盛冬喪,連日驟雪,窮山荒澗,鳥獸饑窘, 僵尸山野,無所防護。時有壽春道人惠需,每旦往看 其屍,拂去塵霰,禽蟲之跡,交橫左右,而初無侵毀,衣 服如本,唯風幍巾。」又以亮識舊南方法師信,大栗十 枚,言期之將來。十地果報開亮手以置把中,經宿乃 為蟲鳥盜食,皮殼在地,而亦不傷肌體。

《高句麗傳》:「高句麗土田濕,氣候溫暖。人皆山居,有巨 栗。」

《杜陽雜編》:處士元藏機,大業元年為海使判官,遇風 浪壞船,獨為破木所載,忽達於洲島,洲人曰:「此乃滄 洲,有碧棗丹栗,皆大如梨。」

《地理志》:「諸暨產如拳之栗。」

《華山記》:「西山麓中有栗林,藝植以來,蕭森繁茂。」 《唐書。杜甫傳》:「甫為華州司功參軍,關輔飢,輒棄官去, 客秦州,負薪採橡栗自給。」

《地理志》:「幽州土貢栗。」

《五行志》:「長慶三年十一月丁丑,成都栗樹結實,食之 如李。」

《酉陽雜俎》:李衛公一夕甘子園會客,盤中有猴栗無 味。

陳堅《處士》云:「虔州南有漸栗,形如素核。」

《清異錄》:晉王嘗窮追汴師,糧運不繼,蒸栗以食,軍中 遂呼栗為「河東飯。」

《遼史文學傳》:「蕭韓家奴,字休堅,涅刺部人。統和二十 八年為右通進,典南京栗園。重熙四年徙彰愍宮使。 帝與語,才之,命為詩友。嘗從容問曰:『卿居外有異聞 乎』?韓家奴對曰:『臣惟知炒栗,小者熟則大者必生,大 者熟則小者必焦。使大小均熟,始為盡美。不知其他。 蓋嘗掌栗園,故託栗以諷諫。帝大笑』。」

《宋史易延慶傳》:「延慶嘗司建安市征母葬有期,私歸 營葬,掩壙而返。知軍扈繼昇言其擅,去職,坐免所居 官,復廬墓側數年。母平生嗜栗,延慶樹二栗樹墓側, 二樹連理。蘇易簡、朱台符為贊美之。」

《禮志》:「景祐三年,禮官宗正條定逐室時薦以京都新 物,略依時訓,協用典章。請每歲冬孟月,羞以兔,果以 栗,蔬以藷藇。」

《青箱雜記》:王文正公旦與楊文公億為空門友。楊公 謫汝州,公適當軸,每音問不及他事,唯談論真諦而 已。余嘗見楊公親筆與公云:「山栗一秤,聊表邨信。」蓋 汝惟產栗,而億與王公忘形交,以一秤栗遺之,斯亦 昔人雞黍縞紵之意乎?

《老學菴筆記》:故都李和煼栗名聞四方,他人百計效 之,終不可及。紹興中,陳福公及錢上閣愷出使,至燕 山,忽有兩人持煼栗各十裹來獻,三節人亦人得一 裹,自贊曰:「李和兒也。」揮涕而去。

《宋史五行志》:紹興二十一年,建德縣定林寺栗生桃 實,占曰:「木生異實國主殃。」

紹熙四年,富陽縣栗生「來禽實。」

《客燕雜記》:京師佳果栗三:霜前栗、盤古栗、鷹爪栗。 《重慶縣志》:「萬曆五年,栗實變桃,味甚甘。」

《貴州通志》:「崇禎十七年,餘慶縣嚴家屯栗樹一株,自仆數日,屯民欲斧之,是夜樹自起立,枝葉復生。」 《六合縣志》:「冷水坑古栗一株,大可數人圍,高不知幾 百尺,修柯戛雲如幢豎蓋張蘿蔦,葉蔓駢織,承翳日 月,光不到地。春初黃葉不脫,凜然存霜雪氣。」

《懷寧縣志》:「豹子山足有大栗樹,虯榦參天。」

栗部雜錄[编辑]

《呂氏春秋》:「果之美者,有箕山之栗。」

《史記貨殖傳》:「燕秦千樹栗,此其人與千戶侯等。 鯫千石鮑千鈞棗栗,千石者三之,此亦比千乘之家。」 《說苑》,田饒曰:「果園梨栗,後宮婦人,摭以相擿,而士曾 不得一嘗。」

《尚書逸篇》:「西社惟栗。」

《王褒僮約南安,拾栗採橘》。

王充《論衡》:地種葵韭,山樹棗栗,名曰「美園。」

盧諶《祭法》,「春秋各祠皆用栗。」

盧毓《冀州論》:「中山好栗,地產不為無珍。」

《相玉書》:「黃侔蒸栗。」

《括地志》:「漢武帝果園栗,味甘而小,不如《三秦記》所云 固安之栗,天下稱之為御栗,因有栗園。」

《從容錄》:「凡門以栗木為關者,夜可以遠盜。」

《西溪叢語》:「杜甫詩云:『嘗果栗皺開』。或作『雛』」字,殊不可 解。《集韻》:「皺,側尢切,革紋蹙也。」漢上題襟周繇詩云:「『開 栗弋之紫皺』。貫休云:『新蟬避栗皺』。」又云:「栗不和皺落。」 即栗蓬也。

《物類相感志》,「栗得橄欖香。」

吃栗子於生芽處咬破些,吹氣一口,剝之,皮自脫。竹 葉與栗同食,無柤。

《夢溪筆談》:江南有小栗,謂之茅栗。以予觀之,此正所 謂芧也。則《莊子》所謂狙公賦芧者,此文相近之誤也。 《析津日記》:遼於南京置栗園司,蕭韓家奴為右通進, 典南京栗園是也。元昌平縣亦有栗園。《徹里傳》:「戰於 昌平,栗園」是也。蘇秦謂「燕民雖不耕作,而足於棗栗。」 唐時范陽以為土貢,今燕京市肆及秋則以餳拌雜 石子爆之。栗比南中差小,而味頗甘。以御栗名,正不 以大為貴也。

栗部外編[编辑]

《東方朔傳》:朔母田氏,朔生三日而田氏死,鄰母拾朔 養之。年三歲,恆指揮天上,空中獨語。鄰母忽失朔,一 年乃歸。母曰:「汝行經年一歸,何以慰吾?」朔曰:「兒暫之 紫泥之海,有紫水污衣,仍過虞泉湔洗,朝發中還,何 言經年乎?」母又問曰:「汝悉經何國?」朔曰:「兒湔衣竟,暫 忽冥都崇臺一寤眠,王公啖兒以丹栗霞漿,兒食之」 既多。飽悶幾死。乃飲元天黃露半合即醒。

《酉陽雜俎》:元和初,洛陽村百姓王清,傭力得錢五鐶, 因買田畔一枯栗樹,將為薪以求利。經宿為鄰人盜 斫,創及腹,忽有黑蛇舉首如臂,人語曰:「我,王清本也, 汝勿斫。」其人驚懼,失斤而走。及明,王清率子孫薪之, 復掘其根,根下得大瓮二,散錢實之。王清因是獲利 而歸,十餘年巨富,遂甃錢成龍形,號王清本。

《續仙傳》:道人殷七七名文祥,能造逡巡酒開,頃刻花。 嘗有官僚召飲,取栗散於官妓,皆聞異香,唯笑七七 者。栗綴於鼻不可脫,但聞臭。須臾狂舞,粉黛狼籍,共 為陳謝始墜。

謝元卿,遇神仙,「設鳳《冠栗》。」

五色線。王可交棹漁舟入江,遇一彩舫,有道士七人, 玉冠霞帔,侍從十餘人,鬃角雲鬟,面前各有青玉盤 酒器。呼可交上舫,命與酒吃。侍者瀉酒於尊,酒再三 不出。道士曰:「酒靈物,若得入口,當換其骨。瀉之不出, 亦命也。」一人曰:「與栗吃。」俄取二栗與之。其栗青赤光 如棗,長二寸許,囓之有皮,非人間之栗,肉脆而甘。可 交。食栗之後,絕穀,動靜若有神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