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2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二十六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六卷目錄

 柑部彙考

  柑圖

  東方朔神異經東荒經

  嵇含南方草木狀

  郭義恭廣志

  崔豹古今注壺甘

  李京雲南志獅頭柑

  段公路北戶錄變柑

  郭橐駝種樹書種柑

  范成大桂海果志饅頭柑

  韓彥直橘錄真柑 生枝柑 海紅柑 洞庭柑 朱柑 金柑 木柑 甜柑

   種治 始栽 培植 去病 澆灌 採摘 收藏 製治

  真柑錄真柑

  王世懋果疏柑橘

  本草綱目

  閩書南產

  直省志書嘉定縣 臨海縣 金華縣 龍泉縣 臨川縣 蘄水縣 福州府

  莆田縣 泉州府 同安縣 龍溪縣 漳浦縣 東莞縣 增城縣

 柑部藝文一

  甘頌           晉宗炳

  甘橘贊          王升之

  黃甘賦           胡濟

  甘樹賦           劉瑾

  甘賦          宋謝惠連

  謝晉安王賜柑啟      梁劉潛

  謝湘東王賚甘啟      庾肩吾

  代武中丞謝新柑表    唐劉禹錫

  甘賦           宋吳淑

  柑贊            宋祁

  洞庭春色賦         蘇軾

  黃甘陸吉傳         前人

  賣柑者言         明劉基

 柑部藝文二詩詞

  詠柑           陳徐陵

  阻雨不得歸瀼西甘林    唐杜甫

  白露            前人

  甘園            前人

  樹閒            前人

  寒雨朝行視園樹       前人

  柳州城西北隅種甘樹    柳宗元

  酬郭簡州寄柑子       薛濤

  慎大詹以吳柑見貺     宋楊億

  襄柑分惠景仁以詩將之    韓維

  召赴天章閣觀新柑      韓琦

  吳太博遺柑子       梅堯臣

  近有謝師厚寄襄陽柑子乃吳人所謂綠橘耳

  今王德言遺姑蘇者十枚此真物也因以詩答

                前人

  和正月六日沈文通學士遺溫柑 前人

  贈裴直講水梨二顆言太尟答吳柑三顆以為

  多走筆呈之         前人

  李廷老祠部寄荊柑子     前人

  師黯以彭甘五子為寄因懷四明園中此果甚

  多偶成長句以為謝     蘇舜欽

  黃柑           司馬光

  食甘            蘇軾

  戲答王都尉傳柑       前人

  毛君惠溫甘         蘇轍

  謝人分餉洞庭柑       曾幾

  王揚康園         黃庭堅

  從人求柑          前人

  薛士昭寄新柑分贈知宗提舶知宗有詩次韻

               王十朋

  知宗柑詩用韻頗險予既和之復取所未用之

  韻續賦一首三十韻      前人

  過林黃中食甘子有感學宛陵先生體

                陸游

  跋小寺舊題        劉克莊

  宮詞          花蕊夫人

  至正丁酉冬崑山顧仲瑛會客芝雲堂適時貴

  自海上來以黃柑遺之仲瑛分餉坐客喜而有

  詩屬予及陸良貴袁子英等六客同賦

              元謝應芳

  元真送柑        明陳憲章

  訪曉菴禪師師以洞庭柑為供  張和

  詠宗良兄齋頭佛手柑    朱多炡

  竹枝詞已上詩     吳鼎芳

  洞仙歌二首     宋晁補之

  驀山溪餉柑已上詞   元張埜 柑部選句

 柑部紀事

 柑部雜錄

 柑部外編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六卷

柑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柑。神異經    甘。廣志

木奴。水經注

柑圖

柑圖

《東方朔神異經》
[编辑]

東荒經[编辑]

《東方裔》外有「建春山」,其上多柑。

《嵇含南方草木狀》
[编辑]

[编辑]

柑乃橘之屬,滋味甘美,特異者也。有黃者,有赬者,赬 者謂之「壺柑。」交趾人以席囊貯蟻鬻於市者,其窠如 薄絮,囊皆連枝葉,蟻在其中,并窠而賣。蟻赤黃色,大 於常蟻。南方柑樹若無此蟻,則其實皆為群蠹所傷, 無復一完者矣。今華林園有柑二株,遇結實,上命群 臣宴飲于旁,摘而分賜焉。

《郭義恭廣志》
[编辑]

[编辑]

有黃甘一核。有成都《平蔕甘》,大如升,色蒼黃。犍為南 安縣出黃甘。

《崔豹古今注》
[编辑]

壺甘[编辑]

甘實形如石榴者,謂之「壺甘。」

《李京雲南志》
[编辑]

獅頭柑[编辑]

雲南北勝州有獅頭柑,狀如獅頭而色黃。有大如碗 者,其味最甘。

《段公路北戶錄》
[编辑]

變柑[编辑]

新州出變柑,有苞大於升者,其皮薄如洞庭之橘,餘 柑之所弗及。傳云「移植不百里,形味俱變,因以為名。」 亦如踰淮為枳,乃水土異也。

《郭橐駝種樹書》
[编辑]

種柑[编辑]

南方柑橘雖多,然亦畏霜,不甚收。惟泂庭霜雖多,無 所損。

《范成大桂海果志》
[编辑]

饅頭柑[编辑]

饅頭柑,近蔕起饅頭,尖者味香勝,可埒永嘉乳柑。

《韓彥直橘錄》
[编辑]

按開寶中陳藏器補《神農本草》書柑類,則有朱柑、乳柑、黃柑、石柑、沙柑。今永嘉所產,實具數品,且增多其目,但名少異耳。凡圃之所植柑,比之橘纔十之一二。大抵柑之植立甚難,灌溉鋤治少失時,或歲寒霜雪頻作,柑之枝頭殆無生意,橘則猶故也。得非瓊盃玉斝,自昔易闕邪?永嘉宰勾君燾有詩聲,其詩曰:「只須霜一顆,壓盡橘千奴。」 則黃柑位在綠橘上,不待辨而知。

真柑[编辑]

真柑在品類中最貴可珍,其柯木與花實皆異。凡木 木多婆娑,葉則纖長茂密,濃陰滿地,花時韻特清遠。 逮結實,顆皆圓正,膚理如澤蠟。始霜之旦,園丁採以 獻,風味照座,擘之則香霧噀人,北人未之識者,一見 而知其為真柑矣。一名乳柑,謂其味之如乳酪溫。四 邑之柑,推泥山為最。泥山地不彌一里,所產柑,其大 不匕寸圍,皮薄而味珍,脈不黏瓣,食不留滓,一顆之 核纔一二,間有全無者。南塘之柑,比年尤盛,太守燕 賞,為秋日盛事。前太守參政李公賞柑之詩曰:「忘機 白鳥衝船過,堆案黃柑噀手香。」侍郎曾公之詞曰:「滿樹葉繁枝重綴,青黃千百。」皆佳句也。

生枝柑[编辑]

生枝柑:似真柑,色青而膚麤,形不圓,味似石榴,微酸。 崔豹《古今注》曰:「甘實形如石榴者,為壺柑。」疑此類是。 鄉人以其耐久,留之枝間,俟其味變甘,帶葉而折,堆 之盤俎,新美可愛,故命名生枝。

海紅柑[编辑]

海紅柑:顆極大,有及尺以上圍者,皮厚而色紅,藏之 而味愈甘。木高二三尺,有生數十顆者,枝重委地,亦 可愛。是柑可以致遠,今都下堆積道旁者多此種。初 因近海,故以「海紅」得名。

洞庭柑[编辑]

洞庭柑皮細而味美,比之他柑,韻稍不及熟,最早藏 之至來歲之春,其色如丹。鄉人謂其種自洞庭山來, 故以得名。東坡《洞庭春賦》有曰:「命黃頭之千奴,卷震 澤而與還。翠勺銀甖,紫絡青綸。」物固唯所用,醞釀得 宜,真足以佐騷人之清興耳。

朱柑[编辑]

朱柑類洞庭,而大過之,色絕嫣紅,味多酸。以刀破之, 漬以鹽,始可食。園丁云:「他柑必接,唯朱柑不用接而 成。」然鄉人不甚珍寵之,賓祭斥不用。

金柑[编辑]

金柑:在他柑特小,其大者如錢,小者如龍目。色似金, 肌理細瑩,圓丹可翫。噉者不削去金衣,若用以漬蜜 尤佳。歐陽文忠公《歸田錄》載其香清味美,置之樽俎 間,光彩灼爍,如金彈丸,誠珍果也。都人初不甚貴,其 後因溫成皇后好食之,由是價重京師。

木柑[编辑]

木柑類洞庭,少不慧耳。膚理堅頑,瓣大而乏膏,在《外 彊中》乾,故得名以「木。」

甜柑[编辑]

甜柑類洞庭,高大過之,每顆必八瓣,不待霜而黃,比 之他柑加甜柑。林未熟之日,是柑最先摘,置之席間, 青黃照人。長者先嘗之,子弟懷以歸,為親庭壽焉。然 是種不多見,治圃者植一二株焉,故以少為貴。

種治[编辑]

柑橘宜斥鹵之地,四邑皆距江海不十里。凡圃之近 塗泥者,實大而繁,味尤珍,耐久不損,名曰「塗柑。」販而 遠適者,遇塗柑則爭售。方種時,高者畦壟溝以泄水, 每株相去七八尺。歲四耡之,薙盡草。冬月以河泥壅 其根,夏時更溉以糞壤。其葉沃而實繁者,斯為園丁 之良。

始栽[编辑]

始取朱欒核洗淨,下肥土中,一年而長,名曰「柑淡。」其 根《荄蔟》蔟然,明年移而疏之,又一年,木大如小兒之 拳。遇春月,乃接取諸柑之佳與橘之美者,經年向陽 之枝以為貼,去地尺餘。截之,剔其皮,兩枝對接, 勿動搖其根,撥掬土實其中,以防水蒻護其外,麻束 之,緩急高下俱得,所以候地氣之應。接樹之法,載之 《四時纂要》中,是蓋老圃者能之,工之良者。揮斤之間, 氣質隨異,無不活者。過時而不接,則花實復為朱欒。 人力之有參於造化,每如此。

培植[编辑]

樹高及二三尺許,剪其最下命根,以瓦片抵之,安於 土,雜以肥泥實築之。始發生命根不斷,則根迸於土 中,枝葉乃不茂盛。

去病[编辑]

「木之病有二:蘚與蠹。是樹稍久,則枝榦之上苔蘚生 焉,一不去則蔓衍日滋,木之膏液蔭蘚而不及木,故 枝榦老而枯。善圃者,用鐵器時刮去之,刪其繁枝之 不能華實者,以通風,日以長新。枝木間有蛀屑流出, 則有蟲蠹之相,視其穴,以物鉤索之,則蟲無所容,仍 以真杉木作釘窒其處,不然則木心受病,日久,枝葉」 自凋,異時作實,瓣間亦有蟲食柑橘,每先時而黃者, 皆其受病於中,治之以早乃可。

澆灌[编辑]

圃中貴雨暘以時,旱則堅苦而不長,雨則暴長而皮 多拆,或瓣不實而味淡。園丁溝以泄水,俾無浸其根, 方亢陽時,抱甕以潤之,糞壤以培之,則無枯瘁之患。

採摘[编辑]

歲當重陽,色未黃,有採者名曰「摘青」,舟載之江浙間。 青柑固人所樂得,然採之不待其熟,巧於商者間或 然爾。及經霜之二三夕,纔盡翦,遇天氣晴霽,數十輩 為群,以小翦就枝間,平蔕斷之,輕置筐筥中,護之必 甚謹,懼其香霧之裂則易壞,霧之所漸者亦然。尤不 便酒香,凡採者,竟日不敢飲。

收藏[编辑]

采藏之日,先淨埽一室,密糊之,勿使風入,布稻槁其 間,堆柑橘於地上,屏遠酒氣,旬日一翻揀之,遇微損, 謂之「點柑」,即揀出,否則侵損附近者,屢汰去之,存而 待賈者,十之五六人。有掘地作坎,攀枝條之垂者,覆之以土。至明年盛夏時開取之,色味猶新,但傷動枝 苗,次年不生耳。

製治[编辑]

朱欒作花,比柑橘絕大而香,就樹采之,用箋香細作 片,以錫為小甑,每入花一重,則實香一重,使花多於 香竅花甑之旁,以溜汗液,用器盛之。炊畢,徹甑去花, 以液浸香,明日再蒸。凡三換花,始暴乾,入瓷器密盛 之,他時焚之,如在柑林中。柑橘并金柑皆可切瓣勿 離之,壓去核,漬之以蜜,金柑著蜜,尤勝他品。

《真柑錄》
[编辑]

真柑[编辑]

柑別種有八,橘別種為十四,橙屬別種為五。凡其類 合二十七,而乳柑推第一,故溫人謂乳柑為「真柑。」溫 數邑俱種柑,而出泥山者,傑然推第一。

《王世懋果疏》
[编辑]

柑橘[编辑]

柑橘產于洞庭,然終不如浙溫之乳柑。閩漳之朱橘。 有一種紅而大者,云傳種自閩,而香味徑庭矣。

《本草綱目》
[编辑]

柑釋名[编辑]

《馬志》曰:柑未經霜時猶酸,霜後甚甜,故名柑子。 李時珍曰:漢李衡種柑於武陵洲上,號為「木奴焉。」

集解

《蘇頌》曰:「乳柑出西戎者佳。」

《馬志》曰:「柑生嶺南及江南,樹似橘,實亦似橘而圓大, 皮色生青熟黃。惟乳柑皮入藥,山柑皮療咽痛,餘皆 不堪用。」又沙柑、青柑,體性相類。

陳藏器曰:「柑有朱柑、黃柑、乳柑、石柑、沙柑,橘有朱橘、 乳橘、塌橘、山橘、黃淡子。此輩皮皆去氣調中,實俱堪 食,就中以乳柑為上也。」

李時珍曰:柑,南方果也。而閩、廣、溫、台、蘇、撫、荊州為盛。 川蜀雖有,不及之。其樹無異於橘,但刺少耳。柑皮比 橘色黃而稍厚,理稍粗而味不苦,橘可久留,柑易腐 敗。柑樹畏冰雪,橘樹略可。此柑、橘之異也。柑橘皮今 人多混用,不可不辨,詳見橘下。按:韓彥直《橘譜》云:「乳 柑出溫州諸邑,惟泥山者為最,以其味似乳酪,故名。」 彼人呼為「真柑」,似以他柑為假矣。其木婆娑,其葉纖 長,其花香韻,其實圓正,膚理如澤蠟。其大六七寸,其 皮薄而味珍,脈不黏瓣,實不留滓。一顆僅二三核,亦 有全無者,擘之香霧噀人,為柑中絕品也。生枝柑,形 不圓,色青膚粗,味帶微酸,留之枝間,可耐久也。俟味 變甘,乃帶葉折,故名海紅柑。樹小而顆極大。有圍及 尺者,皮厚色紅,可久藏,今獅頭柑亦是其類也。洞庭 柑,種出洞庭山,皮細味美,其熟最早也。甜柑,類洞庭 而大,每顆必八瓣,不待霜而黃也。木柑,類洞庭,膚粗 頑,瓣大而少液,故謂之木也。朱柑,類洞庭而大,色絕 嫣紅,其味酸,人不重之。饅頭柑,近蔕起如饅頭尖,味 香美也。

氣味

甘大寒,無毒。

《蘇頌》曰:「冷。」

《馬志》曰:「多食令人肺冷生痰,脾冷發痼癖。大腸瀉利, 發陰汗。」

主治

《開寶》曰:「利腸胃中熱毒,解丹石,止暴渴,利小便。」

皮氣味

辛甘寒無毒。

李時珍曰:「橘皮苦、辛溫。柑皮辛、甘寒。外形雖似,氣味 不同。」

《孟詵》曰:「多食,令肺燥。」

皮主治

陳藏器曰:「下氣調中。」

《大明》曰:「解酒毒及酒渴。去白,焙研末,點湯入鹽飲之。」 《雷斆》曰:「治產後肌浮,為末酒服。」 李時珍曰:「傷寒飲食勞復者,濃煎汁服。」

《開寶》曰:「山柑皮,治咽喉痛,效。」

核主治

《蘇頌》曰:「作塗面藥。」

葉主治

《藺氏》曰:「聤耳流水或膿血。取嫩頭七個,入水數滴,杵 取汁,滴之即愈。」

附方

難產:柑橘瓤陰乾,燒存性,研末,溫酒服二錢。集效方

《閩書》
[编辑]

南產[编辑]

柑:《圖經》:「木高一、二丈,葉與枳無辨,刺出莖間。夏初生 白花,六月、七月而成實,至冬黃熟可噉。」舊說小者為 橘,為橙,大者為柚。孔安國注《尚書》:「厥包橘柚」,小曰橘, 大曰柚,皆為柑也。謝朓《酬王晉安》詩:「南中蘭橘柚,何 知鳴為飛柑。」《通志》有酥柑,有佛酥柑,一名佛頭酥;有 脂柑,出連江,名連江柑;有里尾柑,出福清縣,以地名橘《通志》有鏡橘,一名鏡柑。有連江橘,以地名。有酒橘, 有四時橘,有翦橘,有猴橘,一名橘花。有洞庭橘,有匾 橘,一名塌橘。有里尾橘,出福清縣,亦以地名。《泉志》:金 橘有二種,形圓者曰金棗,皮香肉酸。又有金豆,俗呼 羊矢橘,生山林中,蜜煎良佳。莆中有紅柑、青柑。唐時 本地有沙橘,嘗入貢。近時天下之柑,以浙之衢州、閩 之漳州為最。漳人食柑,盡一托盤,如泉人食荔支矣。

《直省志書》
[编辑]

嘉定縣[编辑]

《物產》:乾柑出高橋鎮,秋果之最上者。似香櫞而小,紋 細皮薄瓤乾,味香故名。連蔕封裹,藏至明春二月,開 置盆中,蘭香滿室,金色瑩然,貯可珍,剖可食,誠異品 也。

臨海縣[编辑]

《物產》:柑有蜜陀柑、木柑、乳柑、朱柑、沙柑、青柑諸種。

金華縣[编辑]

物產:水車柑、羅浮柑。

龍泉縣[编辑]

物產:沙柑、獅子柑、香柑、木柑、醋柑、苦柑、朱柑、黃淡柑、 蜜、罎柑。

臨川縣[编辑]

土產柑有獅頭柑,大者曰「蜜罎」,最佳。

蘄水縣[编辑]

《物產》:大柑皮厚味甘,色若黃金。

福州府[编辑]

《物產》:柑有酥柑、佛頭柑、脂柑、里尾柑。

莆田縣[编辑]

《物產》:柑實冬熟,紅色。有朱柑、乳柑,又有先柑,以其先 諸柑熟,或曰「仙柑。」

泉州府[编辑]

《物產》柑名品不一,其先諸柑而熟,皮厚而光、體大而 圓,曰「先柑」;有皮薄光潤、體小扁而差小於先柑者,曰 「紅橘」,可藏至三四月。又紅橘差小而皮堅體圓者,曰 「朱榴」;又與紅橘同形而皮黃、味尤甜者,曰「同柑。」又有 鳳柑,皮皺味酸,不堪食。

同安縣[编辑]

《物產》:柑皮厚而圓曰「仙柑」;皮薄光潤、體微扁而小,曰 「紅柑。」

龍溪縣[编辑]

《物產》:柑有先柑、青柑、朱柑、白柑、雪柑、酥柑,又有山柑, 如蓮子大,香辣,可作蜜煎。

漳浦縣[编辑]

土產柑有數種:曰「先柑」,曰青柑,曰「酥柑」,曰乳柑,曰「珠 柑」,曰「甜欒柑。」又有蜜桶柑,味甜如蜜,有雪柑,味甘酸。 俱雲霄出。

東莞縣[编辑]

土產柑子,有「原柑」、銀柑,有「饅頭柑」,以其小尖如饅頭, 香味不減溫柑。

增城縣[编辑]

物產多柑,有草柑、州柑、酒柑、紅柑。

柑部藝文一[编辑]

《甘頌》
晉·宗炳
[编辑]

煌煌嘉實,磊如景星。南金其色,隋珠其形。

《甘橘贊》
王升之
[编辑]

節重履險。操貴有恆。二樹保榮。四運齊能。在質惟美。 於味斯弘。異分南域。北則枳橙。

《黃甘賦》
胡濟
[编辑]

惟江南之奇果,資天地之正陽。生殊方之妙域,植朱 島之遐鄉。處漢之南,背江之陰。左協蘭皋,右接桂林。 帶激水之清流,向崇山之高岑。三秋迭運,初寒履霜。 照耀原隰,蔭映林荒。若菱花之繡綺井,燭龍之銜金 璫。

《甘樹賦》
劉瑾
[编辑]

伊冥造之綿綿兮,纚成象於成遇。嗟卉草之森秀兮, 將歸美於甘樹。誕寄生於南楚兮,播萬里而東布。浸 冷泉以搖根兮,竦逸條以承露。結密葉以舒蔭兮,滌 纖塵以開素。仰清氣以旭晨兮,流蕙飆於薄暮。雖飛 榮於園沼兮,契巒松之貞趣。時屢遷而彌貞兮,凌寒 暑而一度。

《甘賦》
宋·謝惠連
[编辑]

嘉寒園之麗木美,獨有此貞芳質萎。而懷風,性耿 介而凌霜。擬夕霞以表色,指朝景以齊圓。侔萍實乎 江介,超玉果於崑山。傾子節兮湘之區,承君翫兮堂 之隅。濯雨兮冒霜,長無絕兮芬敷。

《謝晉安王賜柑啟》
梁·劉潛
[编辑]

便得「削彼金衣,咽茲玉液,甘踰萍實,冷亞冰壺,立消 煩䬼,頓除酩酊。追嗤齊相,進不剖之實,遠笑魏君,逢裂牙之味。」

《謝湘東王賚甘啟》
庾肩吾
[编辑]

「名傳地里,遠自武陵之洲;族茂神經,遙聞建春之嶺。」 王逸為賦,「取對荔枝」;張衡製辭,用連石蜜。足使萍實 非甜,蒲萄猶酢。

《代武中丞謝新柑表》
唐·劉禹錫
[编辑]

臣某言:「中使某至,奉宣聖旨,賜臣新柑若干顆。」猥降 殊私,再頒名果,自遠稱貴,以新為榮。臣某中謝伏以 果實既成,南方有貴。瓊茅合貢,中禁為珍。方外貢來, 人間未睹。黃苞輝穎,雕俎增華。芬芳初佐于天庖,慶 賜忽霑于凡口。甘踰萍實,剖食既同于《楚謠》;寒比蔗 漿,析酲何慚於《漢史》。恩光斯重,尸素彌彰。誓當捐軀, 以申上答。無任感戴之至。

《甘賦》
宋·吳淑
[编辑]

橘柚之屬,其美者有建春之壺甘焉。磊如景星之彩, 爛若隋珠之連。富枝江之珍重,嘉宜都之舊傳。懷石 城而失徑,置東望而言旋。若乃平蔕標奇,黃包稱異。 張磐每奪於童蒙,僧珍偶嘗于宴喜。植武陵之木奴, 置閬中之守吏。宜渴者之懷思,實厥包之英粹。張衡 《離支》之種,賈誼湘州之味。時難則揚葩而不實,世泰 則移地而逾美。彼草木之無知,胡與時而榮悴。

《柑贊》
宋·祁
[编辑]

柑生果渠、嘉等州,結實埒于江南,味亦差為薄云。

碧葉素葩,厥包之珍。丹裡既披,香液飴津。

《洞庭春色賦》
蘇軾
[编辑]

安定郡王以黃柑釀酒,名之曰「洞庭春色。」 其猶子德麟得之以餉予,戲作賦曰:

「吾聞橘中之樂,不減商山」,豈霜餘之果不食,而四老 人者游戲於其間。悟此世之泡幻,藏千里於一斑。舉 棗葉之有餘,納芥子其何艱。宜賢王之達觀,寄逸想 於人寰。嫋嫋兮秋風,泛天宇兮清閒。吹洞庭之白浪, 漲北渚之蒼灣。㩦佳人而往遊,勒霧鬢與風鬟。命黃 頭之千奴,卷震澤而與俱還。糅以二米之禾,藉以三 「脊之菅。忽雲蒸而冰解,旋珠零而涕潸。翠勺銀罌,紫 絡青綸。隨屬車之鴟夷,款木門之銅鐶。分帝觴之餘 瀝,幸公子之破慳,我洗盞而起嘗。散腰足之痹頑。盡 三江於一吸,吞魚龍之神姦。醉夢紛紜,始如髦蠻。鼓 巴山之桂楫,扣林屋之瓊關。臥松風之瑟縮,揭春溜 之淙潺。進范蠡於渺茫,弔夫差之惸」鰥。屬此觴於西 子,洗亡國之愁顏。驚羅襪之塵飛,失舞袖之弓彎。覺 而賦之,以授公子曰:「嗚呼噫嘻,吾言夸矣,公子其為 我刪之。」

《黃甘陸吉傳》
前人
[编辑]

黃甘、陸吉者,楚之二高士也。黃隱於泥山,陸隱於蕭 山。楚王聞其名,遣使召之,陸吉先至,賜爵左庶長,封 洞庭君,尊寵在群臣右。久之,黃甘始來,一見,拜溫尹、 平陽侯,班視令尹。吉起隱士,與甘齊名,入朝久,尊貴 用事。一旦甘位居上,吉心銜之,群臣皆疑之。會秦遣 蘇軫、鍾離意使楚,楚召燕章華臺,群臣皆與甘坐上 坐,吉咈然謂之曰:「請與子論事。」甘曰:「唯唯。」吉曰:「齊、楚 約西擊秦,吾引兵踰關,身犯霜露,與枳棘最下者同。 甘苦率家奴千人,戰季洲之上,拓地至漢南而歸。子 功孰與?」甘曰:「不如也。」曰:「神農氏之有天下也,吾剝膚 剖肝,怡顏下氣,以固蔕之術獻上。」上喜之,命注記官 陶弘景狀其方略,以付國史。出為九「江守,宣上德澤, 使童兒亦懷之。子才孰與?」甘曰:「不如也。」吉曰:「是二者 皆出吾下而位吾上,何也?」甘徐應之曰:「君何見之晚 也?每歲太守勸駕,乘傳入金門,上玉堂,與虞荔、申梠、 梅福、棗嵩之徒列侍上前,使數子者口呿舌縮,不復 上齒牙間。當此之時,屬之於子乎?屬之於我乎?」吉默 然良久,曰:「屬之於子矣。」甘曰:「此吾之所以居子之上 也。」於是群臣皆服。歲終,吉以疾免。更封甘子為穰侯, 吉之子為下邳侯。穰侯遂廢不顯。下邳以美湯藥,官 至陳州治中。

太史公曰:田文論相,吳起說相如回車,廉頗屈姪欲 弊衣,尹姬悔,甘吉亦然。《傳》曰:「女無好醜,入宮見妒;士 無賢不肖,入朝見嫉。」此之謂也。雖美惡之相遼,嗜好 之不齊,亦焉可勝道哉!

《賣柑者言》
明·劉基
[编辑]

杭有賣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潰,出之煜然,玉質而 金色,置於市,價十倍,人爭鬻之。予貿得其一,剖之如 有煙撲口鼻,視其中則乾若敗絮。予怪而問之曰:「若 所市於人者,將以實籩豆、奉祭祀、供賓客乎?將衒外 以惑愚瞽也?」甚矣哉,為欺也。賣者笑曰:「吾業是有年 矣。吾業賴是以食吾軀。吾售之人,取之未嘗有言,而 獨不足子所乎?世之為欺者不寡矣,而獨吾也乎?吾 子未之思也。」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 具也,果能授孫、吳之略耶?峨大冠、拖長紳者,昂昂乎 廟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業耶?盜起而不知禦,民 困而不知救,吏姦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廩 粟而不知恥。觀其坐高堂,騎大馬,醉「醇醴而飫肥鮮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 玉其外,敗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然無以應。退而思其言類東方生滑稽之流,豈 其憤世疾邪者耶?而託於柑以諷耶?

柑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詠柑》
陳徐陵
[编辑]

朱實挺江南,苞品擅珍淑。上林雜嘉樹,江潭間修竹。 「萬室擬封侯,千株挺荊國。綠葉萋以布,素榮芬且郁。 得陳終宴歡,良垂雲雨育。」

《阻雨不得歸瀼西甘林》
唐·杜甫
[编辑]

三伏適已過,驕陽化為霖。欲歸瀼西宅,阻此江浦深。 壞舟百板拆,峻岸復萬尋。篙工初一棄,恐泥勞寸心。 佇立東城隅,悵望高飛禽。草堂亂元圃,不隔崑䮗岑。 昏渾衣裳外,曠絕同層陰。園柑長成時,三寸如黃金。 諸侯舊上計,厥貢傾千林。邦人不足重,所迫豪吏侵。 客居暫封殖,日夜偶瑤琴。虛徐五株態,側塞煩胸襟。 焉得輟雨足,杖藜出嶇嶔。條流數翠實,偃息歸碧潯。 拂拭烏皮几,喜聞樵牧音。令兒快搔背,脫我頭上簪。

《白露》
前人
[编辑]

白露團《甘子》,清晨散馬蹄。圃開連石樹,船渡入江谿。 憑几看魚樂,迴鞭急鳥棲。漸知秋實美,幽徑恐多蹊。

《甘園》
前人
[编辑]

春日清江岸,千甘二頃園。青雲羞葉密白雪避花繁。 結子隨邊使,開筒近至尊。後於桃李熟,終得獻金門。

《樹間》
前人
[编辑]

岑寂雙甘樹,婆娑一院香。交柯低几杖,垂實礙衣裳。 滿歲如松碧,同時待菊黃。幾回霑葉露,乘月坐胡床。

《寒雨朝行視園樹》
前人
[编辑]

柴門雜樹向千株,丹橘黃柑此地無。江上今朝寒雨 歇,籬中秀色畫屏紆。桃蹊李徑年雖古,梔子紅椒艷 復殊。鎖石藤梢元自落,倚天松骨見來枯。林香出實 垂將盡,葉蔕辭枝不重蘇。愛日恩光蒙借貸,清霜殺 氣得憂虞。衰顏動覓藜床坐,緩步仍須竹杖扶。散騎 未知雲閣處,猿啼僻在楚山隅。

《柳州城西北隅種甘樹》
柳宗元
[编辑]

手種黃柑二百株,春來新葉遍城隅。方同楚客憐皇 樹,不學荊州利木奴。幾歲開花聞噴雪,何人摘實見 垂珠。若教坐待成林日,滋味還堪養老夫。

《酬郭簡州寄柑子》
薛濤
[编辑]

霜規不讓黃金色,圓質仍含御史香。何處同聲情最 異,臨川太守謝家郎。

《慎大詹以吳柑見貺》
宋·楊億
[编辑]

龍陽休說木奴洲,震澤黃柑占上流。承露玉漿仙掌 曙,亞霜金顆洞庭秋。香黏素手吳娃麗,冷滌朝酲楚 客愁。應似荔支催入貢,隨河飛鳥逐鳴騶。

《襄柑分惠景仁以詩將之》
韓維
[编辑]

荊州解綬十經春,迴夢青林遶漢濱。霜氣輕寒催紺 實,渚波餘潤作甘津。僧園採掇寧論數,客路奔馳竟 占新。雪意垂收高會缺,分金聊助席間珍。

《召赴天章閣觀新柑》
韓琦
[编辑]

雲閣崇先重,霜柑薦瑞新。臨觀紆法從,趨召獨臣鄰。 晚實開天意,重榮浹上人。不隨淮枳變,自此禹包珍。 廟獻宸心格,親頒聖寵均。從茲魁眾果,仙府占長春。

《吳太博遺柑子》
梅堯臣
[编辑]

太學先生欺綠橘,吳興才士與《黃柑》。黃柑似日勝崖 蜜,帶葉初擎翠竹籃。還料楚王曾未識,徒將萍實詫 江南。

近有謝師厚寄襄陽柑子乃吳人所謂綠橘耳[编辑]

《今王德言遺姑蘇者十枚,此真物也。因以詩答》

前人

荊州持大橘。亦自名黃柑。忽得洞庭美。氣味何可參。 遂生吳洲思。恨不羽翼南。

《和正月六日沈文通學士遺溫柑》
前人
[编辑]

《禹貢》書厥包,未知黃柑美。競傳洞庭熟,又莫永嘉比。 適觀隱侯詩,獲此良可喜。誦句擘露囊,香甘冷熨齒。 明朝鎖禮闈,何暇醉鄰里。

贈裴直講水梨二顆言太尟答吳柑三顆以為[编辑]

多走筆呈之         前人。

綠橘似甘來太學,大梨如水出咸陽。莫將多少為輕 重,試擘霜包幾瓣香。

《李廷老祠部寄荊柑子》
前人
[编辑]

蹋雪衝風馳小吏,帶霜連葉寄黃柑。擘包欲咀牙全 動,舉盞逢衰酒易酣。書尾自題知遠意,筆頭親答厭 多談。故人莫覓新詩卷,都似嵇康七不堪。

師黯以彭甘五子為寄因懷四明園中此果甚[编辑]

多偶成長句,以為《謝     。蘇舜欽》

憶向江東太守園,猗猗甘樹蔽前軒。風搖玉蕊霏微

落,霜發金衣委墜繁。枕畔冷香通醉夢,齒邊餘味滌 吟魂。天彭路遠無因得,猶賴君心記舊恩。

《黃柑》
司馬光
[编辑]

黃金綴縹蔕,搖落楚江涯。采助杯盤勝,羞將橘柚偕。 時移香不變,物遠味尤佳。欲種滄洲樹,何年此意諧。

《食甘》
蘇軾
[编辑]

一雙羅帕未分珍,林下先嘗愧逐臣。露葉霜枝剪寒 碧,金盤玉指破芳辛。清泉簌簌先流齒,香霧霏霏欲 噀人。坐客殷勤為收子,千奴一掬奈吾貧。

《戲答王都尉傳柑》
前人
[编辑]

侍史傳柑玉座傍,人間草木盡天漿。寄與維摩三十 顆,不知薝蔔是餘香。

《毛君惠溫甘》
蘇轍
[编辑]

楚山黃橘彈丸小。未識洞庭三寸柑。不有風流吳越 客。誰令千里送江南。

《謝人分餉洞庭柑》
曾幾
[编辑]

黃柑分似得嘗新,坐我松江震澤濱。想見霜林三百 顆,夢成羅帕一雙珍。流雲噀霧真成酒,帶葉連枝絕 可人。莫向君家樊素口,瓠犀微《遠山顰》:

《王揚康園》
黃庭堅
[编辑]

君家秋實羅浮種,已是纍纍半拂牆。莫教兒童酸打 盡,要看「霜後十分黃。」

《從人求柑》
前人
[编辑]

色深林裡風霜下,香著尊前指爪間。書後合題三百 顆,頻隨驛使未應慳。

《薛士昭寄新柑分贈知宗提舶知宗有詩次韻》
[编辑]

王十朋

書後誰題字,鄉人遠寄柑。薦新思起孝,知味戒生貪。 羅帕分猶未,金門獻正堪。命名聊別偽,在果獨稱甘。 白雪初盈樹,黃金忽滿籃。霜天欣始熟,茅舍飽相諳。 客重開須請,兒癡食更婪。柳詩吟不厭,謝賦讀常耽。 若蜜萍難比,如拳栗有慚。公家安定法,想見日酣酣。

知宗柑詩用韻頗險予既和之復取所未用之[编辑]

「韻」 ,「續賦」 一首三十韻    前人

「書閱揚州貢,功觀禹化覃。香苞分橘柚,秋色動江潭。 破暑花凝雪,凌寒葉染藍。金衣丹日照,珠實碧波涵。 未上諸侯計,曾聞四皓談。顏歡陸績母,業世李衡男。 送客愈吟桂,記時坡詠儋。洞庭誇浙右,溫郡冠江南。 節物清霜重,家山綠蔕含。青黃出籬落,朱綠耀林嵐。 昔貢千金顆,遙馳萬里函。新宜薦寢廟,香可供瞿曇。」 夔子那能比,羅浮未許參。何人傳黃陸,端類列非聃。 在品寧為四,蒙恩或賜三。鄉情寄初熟,旅況憶幽探。 嘉拜親開合,珍藏淨洗甔。行將解印綬,歸種當田蠶。 根向橫陽覓,泥尋斥鹵擔。荒蕪耘徑草,封植半溪柟。 不用千頭富,聊資一餉湛。茅齋闢杜甫,仙井汲蘇耽。 佳境妙餐蔗,閒庭勝蒔。鴈行三峽荔,奴視四明蚶。 欲繼花為譜,應同柳駐驂。禦偷籬著棘,愁凍灌添泔。 掩映青雲葉,光華碧玉篸。釀成浮甕蟻,蒸辟蠹書蟫。 護蔕期存乳,留皮欲去痰。恨無親可遺,松慘白巖庵。

《過林黃中食柑子有感學宛陵先生體》
[编辑]

陸游

「《博士得黃柑》,甚愛不忍擘。持獻太夫人,遠附海上舶。 故山饒氛霧,可使酒杯窄。豈無荔枝好,厭飫恐不摘。 相去三千里,無異娛旁側。乃知母子意,更遠未嘗隔。 我昨往見君,從容弄書冊。藥分臘劑香,茶泛春芽白。 主意顧未厭,筐筥自搜索。敢謂甘旨餘,亦及此下客。 霜包纔三四,氣可壓千百。重是慈孝物,不敢吐其核。」 甘寒雖繞齒,悲感已橫臆。半生無歡娛,初不為湮阨。

《跋小寺舊題》
劉克莊
[编辑]

禪几曾陪白㲲巾,柑花似雪鬥芳新。而今柑子圓如 彈,不見澆花供佛人。

《宮詞》
花蕊夫人
[编辑]

內人承寵賜新房,紅紙泥窗繞畫廊。種得海柑纔結 子,乞求自進與君王。

至正丁酉冬崑山顧仲瑛會客芝雲堂適時貴[编辑]

《自海上來,以黃柑》遺之。仲瑛分餉座客,《喜而有》

《詩屬予及陸良貴袁子英等六客同賦》
[编辑]

元謝應芳

赤眉橫行食人肉,逃我崑山采黃獨。上書不伏光範 門,忍飢寧負將軍腹。玉山燕客客滿堂,黃柑新帶永 嘉霜。分金四座炫人眼,漱玉三嚥清詩腸。山中椰瓢 大如斗,吳姬擘來薦春酒。酒酣遙指洞庭山,為問木 奴曾貢不?頻年兩浙閱兵戈,黃甘陸吉不相過。此時 共食此佳果,胡不取醉花前歌。願言海內無征戰,漢 廷還有《傳柑宴》。白髮吳儂能上詩,野芹亦獻蓬萊殿。

《元真送柑》
明·陳憲章
[编辑]

溪園十月摘黃柑,歲月將窮致小籃。繞膝癡孫高起 舞,百年乳酒正開罎。色香本出梨之右,風味真無嶺 以南。不惜霜根傳藥圃,白頭還解荷長鑱。

===
《訪曉庵禪師師以洞庭柑為供》
張和
===十年不到白龍潭,延慶名僧始一參。石鼎未烹陽羨

茗,金盤先獻洞庭柑。檐前暮雨霑天棘,席外春風動 石楠。明日又從江上別,九峰惆悵隔晴嵐。

《詠宗良兄齋頭佛手柑》
朱多炡
[编辑]

春雨空花散,秋霜碩果低。牽枝出纖素,隔葉卷柔荑。 指豎禪師悟,拳開法嗣迷。疑將灑甘露,似欲攬伽梨。 色現黃金界,香分肉麝臍。願從靈運後,接引證菩提。

《竹枝詞》
吳鼎芳
[编辑]

南濠有客寄書還,夫婿黃柑已趁錢。幾日不來湖上 棹,休教重上贑州船。

《洞仙歌》
宋·晁補之
[编辑]

江陵種橘,尚比封侯貴。何況江濤轉千里。帶天香,含 洞乳,宜入春盤,紅荔子,馳驛風流僅比。齒疏潘令 老,怯咀冰霜,十顆金苞漫分遺。記觴前、須細認,別有 餘甘,從此去,枉卻栽桃種李。想相如、病渴對文君,迥 不是、人間等閒風味。

溫江異果,惟有泥山貴。驛送江南數千里。半含霜,輕 噀霧,曾憶吳姬親贈我,綠橘黃柑怎比。雙親雲水 外,遊子空懷,惆悵無人可歸遺。報周郎,須念我,物少 情多,春酒醉,獨勝甜桃醋李。況燈火樓臺近元宵,渾 不減當年,袖中風味。

《驀山溪》餉柑
元·張埜
[编辑]

洞庭珍味,喚起愁千里。萬顆曉霜餘,記當時、玉纖分 翠。小園秋晚,半醉對黃花,驚昨夢,渺前歡,歲月如彈 指。天涯牢落,無計論心事。冉冉驛塵紅,尚依然、襲 人芳氣。帊羅輕護,不忍破金苞,香簌簌,露霏霏,總是 相思淚。

柑部選句[编辑]

漢張衡《七辨》:「荔枝黃柑,寒梨乾榛。」

晉庾闡《揚都賦》:「黃柑朱橙。」

潘岳《笙賦》:「披黃包以授甘,傾縹瓷以酌𨤍。」 《梁元帝賦》:「三色黃柑,千戶朱橘。」

明劉基《九難》:「朱柑盎蜜,丹荔凝脂。」

晉張載《失題詩》:「三巴黃甘,瓜州素柰,凡此數品,殊美 絕快。渴者所思,銘之常帶。」

周庾信詩:「甘橘萬頭奴。」

唐杜甫詩:「白露團甘子。」《甘子》陰涼。葉。登俎,《黃甘 重》。《破甘霜》落指。

《李頎詩》。「柑實萬家香。」

韓愈詩:「戶多輸翠羽,家可種黃柑。」

《張籍詩》:「夜月紅柑樹。」

杜牧詩:「越浦黃柑嫩,吳溪紫蟹肥。」

《韋莊詩》:「露和香蔕摘黃柑。」 《韓偓詩》:「黃苞柑正熟,紅縷鱠仍鮮。」

《薛逢詩》:「滿合新柑破鼻香,相公恩重賜先嘗。」

宋司馬光詩:「四郭柑垂蔭。」

梅堯臣詩:「綠橘黃柑帶葉收。」

《蘇軾》詩:「留客薦霜柑。」聞道黃柑常抵鵲,歸來一 點殘燈在,猶有《傳柑》遺細君。

黃庭堅詩。「燕南異事真堪紀。三寸黃柑擘永嘉。」 張耒詩。「逢君金華宴。正味百花先。」

米芾詩:「玉破鱸魚霜破柑。」

陳師道詩。「磊落金盤薦糟蟹。纖柔玉指破霜柑。」 孫覿詩。「黃甘破芳辛。」「飣坐黃甘」「噀手香」,香霧噀 手披黃苞。

陸游詩:「黃柑磊落圍三寸,赤蟹輪囷可一斤。」何限 人間堪恨事,黃柑丹荔不同時。

柑部紀事[编辑]

謝承《後漢書》:丹陽張磐,字子石,為廬江太守。潯陽令 嘗餉一奩甘,其小男年七歲,就取一枚,磐奪其甘。外 卒以兩枚與之,磐奪兒甘,鞭卒曰:「何故行賂於吾子?」 范甯表南昌令解列,西平里有一甘樹枯死,後以今 年更生,枝葉豐茂。今多少作子。

《水經注》:龍陽縣之汜洲,洲長二十里。吳丹陽太守李 衡植柑於其上,臨死敕其子曰:「吾洲里有木奴千頭,

不責衣食,歲絹千疋。」太史公曰:「江陵千樹橘,可當封
考證.svg
君。」此之謂矣。吳末,衡柑成,歲絹千疋。今洲上猶有陳

根餘枿,蓋其遺也。 《世說》:王丞相儉節,帳下甘果盈溢不散,涉春爛敗。都 督白之,公令舍去,曰:「慎不可令大郎知。」

晉令,閬中縣置《守黃甘》吏一人。

《荊州記》:「枝江有宜都舊都,江北有甘園,名宜都甘。」 《湘州記》:「州故大城內有陶侃廟,其地是賈誼故宅,誼 時種甘,猶有存者。」

《高隱外書》:戴顒春㩦雙柑斗酒,人問何之,曰:「往聽黃 鸝聲。」此俗耳鍼砭詩腸鼓吹,汝知之乎?

《異苑》:「河內司馬元引,元嘉中為新釜令。喪官月旦設 祭,柑化而為鳶。」

「南康歸美山石城內,有柑橘橙柚,就食其實,任意取 足。脫持歸者,便遇大蛇,或顛仆失徑,家人啖之輒病。」 《宋書符瑞志》:「宋文帝元嘉十二年二月丁卯,南郡江 陵庾和園甘樹連理,荊州刺史臨川王義慶以獻。 元嘉十四年,南郡江陵光褘之園甘李二連理。」 《彭城王義康傳》:「元嘉十六年,進位大將軍,領司徒,辟 召掾屬。」義康素無術學,闇於大體,自謂兄弟至親,不 復存君臣形跡,率心徑行,曾無猜防。私置僮部六千 餘人,不以言臺。四方獻饋,皆以上品薦義康,而以次 者供御。上嘗冬月噉甘,嘆其形味並劣。義康在坐曰: 「今年甘殊有佳者。」遣人還東府取甘,大供御者三寸。 《張暢傳》:世祖鎮彭城,暢為安北長史,沛郡太守。元嘉 二十七年,托跋燾南侵,太尉江夏王義恭出鎮彭泗。 燾至,登城南亞父冢,於戲馬臺立氈屋,遣李孝伯進 餉物,云:「貂裘與太尉駱駝,騾與安北蒲陶酒雜飲,叔 姪共嘗。」燾又乞酒并甘橘暢宣。世祖問,致意魏主,太 尉鎮軍,得所送物,魏主意知,復須甘橘,今並付如別。 太尉以北土寒,鄉皮絝褶脫「『是所須,今致魏主。螺杯 雜粽,南土所珍,鎮軍今以相致』。燾又送氈各一領,鹽 各九種,并胡豉、黃甘,幸彼所豐,可更見分。」又云:「魏主 恨向所送馬,殊不稱意。安北若須大馬,當更送之。脫 須蜀馬,亦有佳者。」暢曰:「安北不乏良駟,送自彼意,非 此所求。」義恭餉燾炬燭十挺。世祖亦致錦一匹,曰:「知 更須黃甘,誠」非所吝,但送不足周彼一軍向給魏主, 未應便乏,故不復重付。

《北魏傳》:「元嘉二十七年,燾自率步騎十萬寇汝南。先 是,燾遣員外散騎侍郎王老壽乘驛就太祖乞黃甘, 太祖餉甘十簿,甘蔗千挺,并求名馬。老壽受命未出 境,魏兵深入,乃錄還。燾自彭城南出。十二月,於盰眙 渡淮,至瓜步,遣使餉太祖駱駝、名馬,求和請婚。上遣 奉朝請田奇餉以珍羞異味。燾得黃甘即噉之,并大」 進酃酒。左右有耳語者,疑食中有毒,燾不答,以手指 天,而以孫兒示奇曰:「至此非唯欲為功名,實是貪結 姬援。若能酬酢,自今不復相犯秋毫。」

《南史范雲傳》:「雲字彥龍,南鄉舞陰人。永明十年使魏, 魏使李彪宣命至雲所,甚見稱美。彪為設甘蔗黃甘 粽,隨盡絕益。彪笑謂曰:『范散騎小復儉之,一盡不可 復得』。」

《梁書呂僧珍傳》:僧珍有大勳,任總心膂,恩遇隆密,莫 與為比。性甚恭慎,當直禁中,盛暑不敢解衣。每侍御 座,屏氣鞠躬,果食未嘗舉箸。嘗因醉後取一柑食之, 高祖笑謂曰:「便是大有所進。」

《五代新說》:「隋文帝嗜柑,蜀中摘黃柑,皆以蠟封蔕獻, 日久猶鮮。」

《五行記》:「唐光宅中,李崇真為益州刺史,廳事前有柑 樹,有柑大如雞子,晚熟微小,有孔如針。群官咸異之, 方欲將進,久而方罷。因剖之,得一赤斑蛇,長尺餘。崇 真後為兵所殺。」

《唐書蕭嵩傳》:「嵩貌偉秀,美鬚髯。開元十四年,授嵩同 中書門下三品。十七年,進兼中書令,封徐國公。嵩與 韓休同位,不相假,至校曲直帝前,嵩慚乞骸骨,乃授 尚書左丞相,與休俱罷。是日,荊州進黃甘,帝以紫帉 包賜之。」

《清異錄》:天寶年,內中柑樹結實,帝日與貴妃賞御,呼 為「瑞聖奴。」

《楊太真外傳》:初,開元末,江陵進乳柑橘,上以十枚種 於蓬萊宮。至天寶十載九月秋結實,宣賜宰臣曰:「朕 近於宮內種柑子數株,今秋結實一百五十餘顆,乃 與江南及蜀道所進無別,亦可謂稍異者。」宰臣表賀 曰:「伏以自天所育者,不能改有常之性;曠古所無者, 乃可謂非常之感。是知聖人御物,以元氣布和;大道 乘時,則殊方葉致。且橘柚所植,南北異名。實造化之 有初,匪陰陽之有革。陛下元風真紀,六合一家。雨露 所均,混天區而齊被;草木有性,憑地氣以潛通。故茲 江外之珍果,為禁中之佳實。綠蔕含霜,芳流綺殿;金 衣爛日,色麗彤庭」云云。乃頒賜大臣。外有一《合歡實》, 上與妃子互相持翫,上曰:「此果似知人意,朕與卿固 同一體,所以合歡。」於是促坐同食焉。因令畫圖傳之 於後《酉陽雜俎》:元宗幸蜀年,羅浮甘子不實。嶺南有蟻,大 於秦中馬蟻,結窠於甘樹。甘實時,嘗循其上,故甘皮 薄而滑,往往甘實在其窠中,冬深取之,味數倍於常 者。

《唐書劉晏傳》:「晏任職久,勢軋宰相,要官華使多出其 門。自江淮茗橘珍甘,常與本道分貢,競欲先至,雖封 山斷道,以禁前發。晏厚貲致之,常冠諸府,由是媢怨 益多,饋謝四方,有名士無不至。其有口舌者,率以利 啖之,使不得有所訾短。故議者頗言晏任數固恩。」 《大唐新語》:「益州每歲進柑子,皆以紙裹之。他時長吏 嫌」紙不敬,代以細布,既而恐柑子為布所損,每懷憂 懼。俄有御史甘子布使於蜀,驛使馳白長吏:「有御史 甘子布至。」長吏以為推布裹柑子事,懼曰:「果為所推。」 及子布到驛,長吏但序以布裹柑子為敬。子布初不 之知,久而方悟,聞者莫不大笑。子布好學,有文章,名 聞當代。

《舊唐書德宗本紀》:大曆十四年五月癸亥即位。「閏月 戊寅,詔江南甘橘歲一貢,以供宗廟,餘貢皆停。」 《南越志》:「開元中,有神仙持羅浮柑子種於南樓寺,其 後常資進獻。至幸蜀、幸奉天之歲,皆不結實。」

《歸田錄》:韋皋鎮西蜀,有黃柑一樹方熟,眾實皆落,惟 樹杪一蔕獨存,其大如碗,枝葉滋茂。韋曰:「此奇果也。」 令去蔕尺餘折之,其實蔕自落。有善醫昝殷曰:「凡木 實未過時蔕自落,乃實之病也,請鍼驗之。」乃引鍼就 蔕刺之,其實應手而轉。殷則連下一刺,血濺盈袖,韋 大驚,披之,則兩頭蛇也。

《唐書·地理志》江陵府土貢:柑、橙、橘、椑。峽州土貢:柑。夔 州土貢:柑、橘。灃州土貢:柑、橘。朗州土貢:柑。襄州土貢: 柑。興元府土貢:柑。文州土貢:柑。開州土貢:柑。蘇州土 貢:柑、橘。湖州土貢:乳柑。溫州土貢:柑、橘。台州土貢:乳 柑。洪州土貢:乳柑。眉州土貢:金柑。簡州土貢:柑。資州 土貢:金柑。悉州土貢:柑。梓州土貢:柑。普州土貢:柑。榮 州土貢:柑。端州土貢:柑。

《詩話》:唐上元夜,宮人以黃羅包柑遺近臣,謂之「傳柑 宴。」

《清異錄》:皮光業最耽茗事,一日,中表請嘗新柑,筵具 殊豐,簪紱叢集。纔至未食,顧尊罍而呼茶甚急,徑進 一巨甌,題詩曰:「未見甘心友,先迎苦口師。」眾曰:「此師 固清高,難以療饑也。」

《燕翼貽謀錄》:「承平時,溫州、鼎州、廣州皆貢柑子,上方 多不過千,少或數百。其後州郡苞苴權要,負擔者絡 繹,又以易腐,多其數以備揀擇,重為人害。天聖六年 四月庚戌,詔三州不得以貢餘為名,餉遺近臣,犯者 有罰。」然終不能禁也。今惟溫有歲貢、歲餽,鼎廣不復 有之矣。

《宋史·五行志》:康定元年十月,始興縣柑兩本連理。 《春渚紀聞》:東坡先生惠州白鶴峰上梁文云:「自笑先 生今白髮,道傍親種兩株柑。」先生六十二歲也。意謂 不十年,不著子,恐不待也。章申公父銀青公俞,年七 十,集賓親慶會。有餉柑者,味甘而實極瑰大。既食之, 嘉其種,即令收核,種之後圃,坐人竊笑,蓋七八也。後 公食柑十年而終。

《桯史》:戎州有蔡次律者,家于近郊,山谷嘗過之,延以 飲,有小軒極華潔,檻外植柑子數株,因乞名焉,題之 曰「味諫。」後王子予以橄欖遺山谷,有詩曰:「方懷味諫 軒中果,忽見金盤橄欖來。想共餘甘有瓜葛,苦中真 味晚方回。」蓋徽宗始登極,國論稍還,是以有此句云。 《宋史吳玠傳》:紹興二年,金人用叛將李彥琪駐秦州, 睨仙人關以綴玠,復令游騎出熙河以綴關。師古、撒 離喝自商於直擣上洋,三年正月,取金州。二月,長驅 趨洋、漢。興元守臣劉子羽急命田晟守饒風關,以驛 書招玠入援。玠自河池日夜馳三百里,以黃柑遺敵 曰:「大軍遠來,聊用止渴。」撒離喝大驚,以杖擊地曰:「爾 來何速耶?」遂大戰饒風嶺。

《雞肋編》:「洞庭東西山,在太湖中,地方幾百里,多種柑 橘桑麻。」

廣州可耕之地少,民多種柑橘以圖利。嘗患小蟲損 食其實,惟樹多螘則蟲不能生,故園戶之家買螘於 人,遂有收螘而販者。用豬羊脬盛脂其中,張口置蟻 穴傍,俟螘入中,則持之而去,謂之「養柑螘。」

《金史章宗本紀》:泰和元年十一月「丁巳,諭工部曰:比 聞懷州有橙結實,官吏檢視已嘗擾民。今復進柑,得 無重擾民乎?其誡所司,遇有則進,無則已。」

《婺源縣志》:「柑子山,縣西六十里,舊時縣無柑子,惟此 山產,故名。」今橙子嶺即此山。

《安化縣志》:「黃羅岩在縣南六十里,岩上人跡罕到處, 柑樹羅列下垂,或疑仙種。實熟時,群猿扳摘,落如墮 金。」

《順慶府志》:「果山在府治西,層峰秀起,上多黃柑

柑部雜錄[编辑]

崔寔《政論》:「橘柚之實,堯舜所不常御;山龍華蟲,帝王 不以為褻服。今之臣妾,皆餘黃柑而厭文繡者,蓋以 萬數矣。」

《王右軍集黃甘帖》,奉黃甘二百,不能佳,想故得至耳。 船信不可得,不知前者至不?

《零陵總記》:「李直方常第果實,若貢士,以柑為四。」 《游宦紀聞》:「三山有一種柑,曰回青,實大凌冬不凋,滿 樹垂金,至春復回青,再黃始摘,味不甚佳,花極香,與 抹利相頡頏。永嘉之柑,為天下冠。有一種名朱欒,花 比柑橘,其香絕勝。以箋香或降真香作片錫為小甑, 實花一重,香骨一重,常使花多於香竅甑之傍,以泄 汗液。」以器貯之。畢,則徹甑去花,以液漬香,明日再蒸。 凡三四易花,暴乾,置磁器中密封,其香最佳。朱欒乃 好柑之祖,栽接之法,始取朱欒核洗淨,下肥土中,一 年而長,名曰「柑澹。」其根簇簇然。明年移而疏之,又一 年木始大盈握。遇春則取柑之佳品或橘之美者,接 於木,則盡為佳者矣。朱欒乃枳也。

《邵氏聞見後錄》:柑、橘二物,《草木書》各為一條。安定郡 王以黃柑釀酒,曰「洞庭春色。」東坡之賦,皆用橘事,豈 以橘條下云,其類有朱柑、乳柑、黃柑、石柑乎?夫柑無 故事,名「洞庭春色」,亦橘也。

《物類相感志》:「藏柑子,以盆盛,用乾潮沙蓋之。」

《梅溪詩注》:「柑橘花蒸之為香,可辟衣書之蠹。」

《全芳備祖》、韓彥直「《橘錄》,但知乳柑出于泥山,獨不知 出于天台之黃巖。出于泥山者固奇,出于黃巖者尤 天下奇也。」

《榕城隨筆》:「漳南產柑橘,其種不一,而顆皆碩大。蘆柑 為最,紅柑次之。蘆柑色稍紅,紅柑則正赤,皆佳種也。」 三衢所產似亦當稍讓。連江一種,差小而味亦甘,當 在武陵蜜橘之列。

柑部外編[编辑]

《搜神記》:南康郡南東望山,有三人入山,見山頂有果 樹,眾果畢植,行列整齊如人行,甘子正熟,三人共食 致飽,乃懷二枚,欲出示人,迴旋半日,迷不得歸,聞空 中語云:「催放雙甘,乃聴汝去。」 《開元天寶遺事》:明皇食柑千餘枚,皆缺一瓣,問進柑 使者,云:途中有道士嗅之,蓋羅公遠也。

《異聞錄》:宣宗時,董元素自江南來,上召見,留于翰林 中宿,夜召與語曰:「聞公頗有神術,今南中柑橘正熟, 公能致之否?」對曰:「請安一合於榻前。」數刻,忽有微風 入簾,啟合,柑滿其中,奏云:「此江陵支縣柑也,他處恐 來遲。」上嘗之驚歎。

《續仙傳》:唐宣宗嘗食柑子,《軒轅集》曰:「臣羅浮山下所 植,味踰於此。」上歎曰:「朕無緣得之。」集取御前碧玉甌, 覆以寶盤,頃得柑,上食而甘之。

《合肥縣志》:端平閒,有一老人寓嘉興旅店,日鬻金柑, 及暮醉歸,浩歌甚樂,如是月餘,主人怪其所攜少而 所鬻多,因竊窺之,用香爐盛土,植柑於中,遲明則子 實纍纍矣。主人因結歡,邀與飲,願受其術。老人曰:「此 法給身有餘,養家不足。」主人曰:「今每日役役者,以無 養身資耳,願翁授之。」拜伏地不起,老人曰:「須往深山 清淨處授汝。」主人甚喜,私計曰:「果得此術,一夕種數 千株,家可致富,豈獨養身耶?」即為老人所覺,悔恨不 已。明年,同店者見老人在廬州賣枇杷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