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3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三十七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三十七卷目錄

 桐部彙考

  桐圖

  書經夏書禹貢

  詩經鄘風定之方中 小雅湛露 大雅卷阿

  禮記月令 雜記

  爾雅釋木

  禮緯斗威儀

  山海經北山經 中山經

  汲冢周書時訓解

  大戴禮記夏小正

  孫氏瑞應圖梧桐

  沈懷遠南越志青桐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梧

  毛詩陸疏廣要椅桐梓漆

  陳翥桐譜

  徐光啟農政全書梧桐考

  本草綱目桐 梧桐 罌子桐 海桐 胡桐淚

草木典第二百三十七卷

桐部彙考[编辑]

釋名

桐:書經     梧:禮記

《櫬》。爾雅     榮。爾雅

《梧桐》:瑞應圖   海桐:開寶

罌子桐:拾遺

桐圖

桐圖

《書經》
[编辑]

夏書禹貢[编辑]

徐州,厥貢「嶧陽孤桐。」

《地志》云:東海郡下邳縣西有葛嶧山,古文以為嶧山陽者,山南者也,孤桐特生之桐,其材中琴瑟。《詩》曰:「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蓋草木之生,以向日為貴也。大全林氏曰:「桐以向日孤生者為良,猶言孤竹之管。」陸農師曰:「桐性便濕,地不生於岡。」《詩傳》曰:「梧桐不生於高岡,太平而後生朝陽。以此觀之,生山陽難得,而生孤者尤難得也。」

《詩經》
[编辑]

鄘風定之方中[编辑]

「樹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桐,梧》桐也。大全華谷嚴氏曰:「陸璣言有青桐、白桐、赤桐,此中琴瑟者,白桐也。椅桐、梓漆之桐為白桐,梧桐生矣之桐為青桐。」《本草注》曰:「桐有四種:一種白桐,可斲琴,葉三杈,開白花,不結子。一種荏桐,子可作油;一種梧桐,今人收其子,炒作果。一種岡桐,無花,不可作琴,體重。」

小雅湛露[编辑]

其桐其椅,其實離離。

《離》:離,垂也。桐也椅也,同類而異名。言「二樹當秋成之時,其子實離離然垂而蕃多。」

大雅卷阿[编辑]

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 雝雝喈喈。

《鳳凰》之性,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毛傳》:「梧桐,柔木也。梧桐可以為琴瑟,是柔韌之木。」《釋木》云:「櫬,梧。郭璞曰『今梧桐。又曰榮桐木』。郭璞曰:『即梧桐也』。然則梧桐一木耳。」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季春之月,桐始華。

《雜記》
[编辑]

《暢》「臼以椈,杵以梧。」

暢,鬱鬯也。椈,柏也。擣鬱鬯者,以柏木為臼,梧木

為杵,柏香芳而梧潔白,故用之。

《爾雅》
[编辑]

釋木[编辑]

《櫬梧》。

今梧桐。櫬一名梧。郭云「今梧桐。」《詩·大雅》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陽」是也。

《榮》,《桐木》。

即「梧桐。」桐木一名榮。郭云:「即梧桐。」與上「櫬梧」一也。

《禮緯》
[编辑]

斗威儀[编辑]

君乘火而王,其政平,梧桐為常生。

《山海經》
[编辑]

《北山經》
[编辑]

「虢山」,「其下多桐椐。」

《孟子》:「之山,其木多梓桐。」

《中山經》
[编辑]

條谷之山,「其木多槐桐。」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
[编辑]

清明之日,桐始華;桐不華,歲有大寒。

《大戴禮記》
[编辑]

夏小正[编辑]

「三月拂桐芭。」拂也者,拂也,桐芭之時也。或曰:「言桐芭 始生貌,拂拂然也。」

《孫氏瑞應圖》
[编辑]

梧桐[编辑]

王者任用賢良,則「梧桐生于《東廂》。」

《沈懷遠南越志》
[编辑]

青桐[编辑]

《青桐花》頗似木綿,而輝薰過之。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梧[编辑]

《爾雅》曰:「榮,桐木。」 注云:「即梧桐也。」 又曰:「櫬梧。」 注云:「今梧桐皮青者曰梧桐。」 案今人以其皮青,號曰青桐也。

青桐「九月收子,二三月中作一步圓畦」種之。

「方大則難裹」 ,所以須圓小。

治畦下水,一如葵法。五寸下一子,少與熟土和糞覆 之,生後數澆,令潤澤。

此木宜濕故也

當歲即高一丈。至冬豎草於樹間令滿。外復以草圍 之。以葛十道束置。

不然則凍死也

明年三月中,移植於廳齋之前。華淨妍雅,極為可愛。 後年冬,不須復裹成樹之後,剝下子一石。

子於葉上生,多者五六,少者二三也。

炒食甚美。

子似菱、芡,多噉亦無妨也。

《白桐》無子。

冬結似子者,乃是明年之花房。

亦遶大樹,掘坑取栽移之。成樹之後,任為樂器。

青桐則不中用

於山石之間生者。樂器則鳴。青白二桐並開。堪車板 盤合屧等用作。

《毛詩陸疏廣要》
[编辑]

《鄘風》
[编辑]

椅桐梓漆[编辑]

桐有青桐、白桐、赤桐。宜琴瑟。今雲「南牂,牁人績以為布,似毛布。」

《爾雅》云:「櫬,梧。」 郭云:「今梧桐。」 鄭云:「以其可為棺櫬,故曰櫬。」 又云:「榮桐木。」 郭、鄭俱云「即梧桐。」 《埤雅》云:「梧,一名櫬,即梧桐也。」 今以其皮青,號曰青桐。華淨妍雅,極為可愛,故齋閣多種之,櫜鄂皆五焉。其子似乳,綴其櫜,多或五六,少或二三,故飛鳥喜巢其中。《莊子》所謂「空穴來風,桐乳致巢」 是也。又云:「白桐華而不實,冬結似子」 者,乃是明年之花房。《爾雅》云:「榮桐木是也,謂之華桐。」 陶氏云:「桐有四種:青桐,葉皮青,似梧而無子;梧桐,色白,葉似青桐而有子;白桐與岡桐無異,唯有華子爾。岡桐無子,材中琴瑟者,皆不足據。」 按:青桐即今梧桐,白桐又與岡桐全異。白桐無子,材中琴瑟;岡桐子大有油。與陶氏之說正反。《爾雅翼》云:「桐,植物之多陰最可玩者,青皮而白骨。其生莢如箕子,相對綴箕上。成材之後,可得實一石,食之味如芡。此木易生,鳥銜墜者輒隨生,歲可高一丈,蓋有青赤白。而青桐又有有實無實之辨。」 《本草衍義》云:「桐有四種,白桐可斲琴者,葉三杈,開白花,不結子。荏桐,早春先開淡紅花,狀如鼓子,花成筒子,子作」 桐油。梧桐四月開淡黃小花,一如棗花,枝頭出絲,墮地成油,霑漬衣履,五六月結子。今人取炒為果。此是《月令》清明之日,桐始華者岡。

桐無花不中,作琴體重。《圖經》云:桐生桐柏山谷,今處處有之。其類有四種,青桐、梧桐、白桐、岡桐是也。白桐一名椅桐,又名黃桐。岡桐似白桐,惟無子。或云:今南人作油者。此桐亦有子,頗大於梧子耳。《通志》云:「桐之類亦多。」 陶隱居云:「白桐、岡桐,俱堪作琴瑟。」 據此說,則白桐者,梧桐也,其材最大,可為棺槨。《左傳》云:「桐棺三寸。」 《爾雅》云:「櫬是也。」 注疏家不能別椅是岡桐,桐是梧桐,梓似楸別是一物,《爾雅》謂之「椅梓」 ,誤矣。又有一種赬桐,夏月繁花,其紅如火。又有紫桐,花如百合。又有刺桐,其花側敷如掌,枝榦有刺,花色深紅。又有一種,實如甖子粟,可作油,陳藏器所謂甖子桐也。賈思勰曰:桐有三輩,青白之外復有岡桐,即油桐也,生於高岡。蓋梧性便濕,不生於岡,故此桐有岡之號。《遯甲》曰:「梧桐不生則九州異」 ,名之曰桐,似本於此。舊說梧桐以知日月正閏,生十二葉,一邊有六葉,從下數一葉為一月,有閏則生十三葉,視葉小者,則知閏何月。《論衡》云:「楓桐速長,故其皮肌不能堅。」 《桐譜》云:「桐體濕則愈重,乾則愈輕,生時以斧斫之,甚易乾,乃軟而拒斧。」 《花木考》云:「凡木本實而末虛,惟桐反之。試取小枝,削皆實堅,其本皆中虛。世所以貴孫枝者,貴其實也。實故絲中有木聲也。」 嚴坦叔云:「陸璣言有青桐、白桐、赤桐,此中琴瑟者,白桐也。椅桐、梓、漆之桐為白桐;梧桐生矣之桐為青桐。」 羅願云:「桐之中有數種,有其子可以取」 油者,蓋即《詩》所謂「其桐其椅,其實離離」 者也。有華而不實,堪作琴瑟者,若生石間,其聲則鳴,《書》「嶧陽孤桐」 是也。雲南牂牁人績以為布,其葉飼豕,肥大三倍,至秋後,亦用以飼魚。鄉人養魚者,每春以草養之,頓能肥大。秋後食以葉,以封魚腹,則不復食,亦不復瘦,以待春復食也。《齊地記》曰:「城北十五里有桐臺,即梧宮。」 賈誼《新書》懸弧之禮:「東方之弧以梧,梧者東方之草,春木也。南方之弧以柳,柳者南方之草,夏木也。中央之弧以桑,桑者中央之木也。西方之弧以棘,棘者西方之草,秋木也。北方之弧以棗,棗者北方之草,冬木也。」 《周書》曰:「清明之日桐始華。桐不華,歲有大寒。」 晉武帝時,嘗得一石鼓,擊之無聲。張華取蜀桐材,刻魚形,叩之,音聞數里。董仲舒請雨,以桐魚九枚,莫曉其義。《王逸子》曰:「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氣,淳矣。異於群類者,松柏冬茂,陰木也;梧桐春榮,陽木也;扶桑,日所出,陰陽之中也。」 漢西域鄯善國有胡桐,亦似桐,蟲食其木則末出其下流者,俗名為胡桐淚,言如目中淚也,可「以汗金銀。」 俗語訛呼淚為「律。」 按:椅、桐、梓確是三種,所謂大同而小別也。但梧桐是一物,《爾雅》雖兩釋,無異也。蓋謂種類太多,如青桐、白桐、赤桐、岡桐、赬桐、紫桐、荏桐、刺桐、胡桐、蜀桐、甖子桐之類,不可枚舉,其實各各不同。諸家紛紜致辨,展轉惑人。至若陶氏謂白桐是岡桐,鄭氏謂岡桐是椅桐,益可笑矣。

《陳翥桐譜》
[编辑]

古者氾勝之書,今絕傳者,獨《齊民要術》行於世,雖古今之法小異,然其言亦甚詳矣。雖茶有經,竹有譜,吾皆略而不具。植桐乎西山之南,乃述其桐之事十篇,作《桐譜》一卷。其植桐則有紀誌存焉,聊以

一示於子孫,庶知「吾既不能干祿以代耕,亦有補農」

之說云耳。皇祐元年十月七日夜。

一之敘源,      二之類屬。

三之種植,      四之所宜。

五之所出,      《六》之《采斫》,

七之《器用》,      八之《雜說》。

「九之《記誌》」,      十之《詩賦》。

敘源第一[编辑]

「桐,柔木也。」《月令》曰:「清明桐始華。」又《呂氏季春月紀》云: 「桐始華。」高誘曰:「梧桐也。是月生葉,故云始華。」《爾雅·釋 木》曰:「櫬桐,又曰:榮桐木。」郭普云:「即今梧桐也。」疏引《詩· 大雅》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陽』是也。」《書》云:「嶧陽孤桐。」《釋 木》所謂「櫬榮」者,乃桐之一木耳。古詩云:「椅桐傾高鳳。」 又曰:「井桐栖雲鳳。」古詩、書或稱桐,或云梧,或曰梧桐, 其實一也。初生葉脆而易長,一年可聳七八尺,更糞 之,圍五六寸。萌子采伐之。巨椿者,或可尺圍。毳其萌 至二月、三月方長,向陽者尤早,背陰差遲。其枝榦濡 脆而嫩,又空其中皮膚,葉薄,易為風物所傷,必須成 氣而後花。是故榦稚嫩者先榮,葉茂盛者先榮。其花 開有先後,先者未有葉而開,自春徂夏迺結實。其實 如乳,尖長而成穟。《莊子》所謂「桐乳致巢」是也。後者至 冬葉脫盡後,始開秀而不實,其蕊萼亦小於先時者, 是知桐獨受陰陽之淳氣,故開春冬之兩花,而異於 群木也。其葉:味苦,寒,無毒。主惡蝕瘡。蔭皮,主五痔,殺 三蟲,療賁豚氣病。其花飼豬肥大三倍,然其皮葉亦 有效於人也。或者謂「鳳凰非梧桐而不栖,且眾木森 森,胡有不可栖者,豈獨梧桐乎?」答曰:「夫鳳凰,仁瑞之禽也,不止強惡之木。梧桐,葉軟之木也,皮理細膩而 脆,枝榦扶疏而軟,故鳳凰非梧桐而不栖也。又生於 朝陽者多茂盛,是以鳳喜集之,即《詩》所謂『梧桐生矣, 于彼朝陽;鳳凰鳴矣,于彼高岡』者也。《詩》稱椅桐、梓漆, 後之」人不別椅、桐之異,以為是一木。古詩云:「椅桐傾 高鳳。」嵇叔夜《琴賦》云:「惟椅桐之所生。」注云:「椅,梧桐也。」 又陶隱居云:「梧桐,一名椅桐也。」是不知「椅」與桐別耳。 故《毛傳》云:「椅,桐屬也。」孔氏引《釋木》云:「椅、梓合而曰一 名椅。」郭云:「即楸也。」《湛露》曰:「其桐其椅既為類,而梓一 名椅,故云椅桐為梓屬。」言梓屬,則椅梓別,而《釋木》椅、 梓為一者。陸云:「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梓實 桐皮曰椅,則大類同小別也。《定本》:「椅、梓屬」,無「桐」字,於 理是也。是知椅與桐非一木也。夫桐之為木,其異于 群類卓矣。生則肌骨脆而嫩,死則材體堅而韌。燥之 所加而不坼裂,濕之所漬而不腐敗。雖松柏有凌霄 冒雪之姿,苟就以燥濕,則與朽木無異耳。王氏謂「受 氣淳矣」,真不誣也。於桐可獨見之矣。其體濕則愈重, 乾則愈輕。生時以斧斧之,甚易乾,乃軟而拒斧。故《鄙 諺》云:「輕是桐,重是桐,難斫亦是桐。」此之謂也。

類屬第二

桐之類非一也。今略志其所識者一種:「文理麤而體 性慢,葉圓大而尖長,光滑而毳稚者,三角;因子而出 者,一年可拔三四尺;由根而出者,可五七尺。已伐而 出於巨椿者,或幾尺圍,始小成條之時,葉皆茸毳而 嫩,皮體清白,喜生於朝陽之地,其花先葉而開,白色 心赤,內凝紅。其實穟先長而大,可圍三四寸,內為兩」 房,房中有肉,肉上細白而黑點者,即其子也,謂之「白 花桐。」一種文理細而體性緊,葉三角而圓大,白花花 葉,其色青,多毳而不光滑,葉硬,文微赤,擎葉柄毳而 亦然,多生於向陽之地,其茂拔,但不如白花者之易 長也。其花亦先葉而開,皆紫色而作穟,有類紫藤花 也。其實亦穟如乳而微尖,狀如訶子而粘。《莊子》所謂 「桐乳致巢」,正為此。紫花桐實,而中亦兩房,房中與白 花實相似,但差小,謂之紫花桐。其花亦有微紅而黃 色者,蓋亦白花之小異者耳。凡二桐皮色皆一類,但 花葉小異,而體性緊慢不同耳。至八月俱復有花,花 至葉脫盡後始開,作微黃色。今山谷平原閒惟多有 白花者,而紫花者尤少焉。一種枝榦花葉與白桐花 相類,其聳拔遲小而不侔,其實大而圓,一實中或二 子或四子,可取油為用。今山家多種成林,蓋取子以 貨之也。一種文理細緊而性喜裂,身體有巨刺,其形 如欓樹,其葉如楓,多生於山谷中,謂之「刺桐。」晉安《海 物異名志》云:「刺桐花,其葉丹,其枝有刺云。凡二桐者, 雖多」榮茂,而其材不可入器用,乃不為工匠之所瞻 顧也。一種枝不入用,身葉俱滑,如㮏之初生,今兼并 之家成行,植於階庭之下,門牆之外,亦名梧桐,有子 可噉,與《詩》所謂「梧桐」者非矣。一種身青,葉圓大而長, 高三、四尺,便有花,如真紅色,甚可愛,花成朵而繁,葉 尤疏,宜植於階壇庭榭,以為夏秋之榮觀,厥名真桐。 亦曰「赬桐」焉。凡二種。雖得桐之名。而無工度之用。且 不近貴色也。

種植第三

凡種其子,當先糞其地,然後勻散之,一春可高三四 尺,瘠地只一二尺爾。土膏腴則莖葉青嫩而烏黑,土 瘦薄則成蒼黃之色。至冬便可易而植之,易之則獨 根者不深,而尤易蔓。苟從小而易,至大則多為疾風 之所倒折,以其一根不能自持故也。凡桐之子輕而 喜颺,如柳絮飛可一二里,其子遇地熟則出,在林麓 「間,則不生矣。」夫種子所長猶遲,不如倒條壓之,覆以 肥地,自然節節生,條之上又多散,根莖大斷,而植之 勝於種者。又種子之地,宜高原之處,低濕則不能萌 矣。或要其栽之速者,當於桐處耕鋤其下,使蔓根寸 斷,則其根斷,自萌而茂,與夫子種者又相萬矣。凡植 之法,於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正月,葉「隕汁歸其根。皮 榦未通之時,必先坎其地而復糞之。擇植一二春者, 全其根,勿令凍損,經久為霜雪所薄,掘後即時以內 坎中,厥坎惟寬而深。先糞之,以栽著其上,又復以糞 覆其上,以黃土蓋焉。一無爪爬,二無振搖,至春則榮 茂」,而木之易於傑榦,其新莖可抽五六尺者迨。又至 春,則根行而蔓,其發乃尤愈於初春時也。如用春植, 則皮汁通,葉將萌,根一傷故枝葉瘁矣,至來春則齊 土斫去矣。忌其空心者,免為雨所灌,令別抽心者不 然,至別下栽時,更斫去植,則尢妙于春斫也。蓋春斫 則破損其椿,又搖其根故也。桐之性不耐低濕,惟喜 高平之地,如植于沙濕低下泉潤之處,則必枯矣。縱 抽茂,不如高平之所。凡植後至于抽條時,必生岐枝, 日頻視之,如岐枝萌五六寸則去之,高者手不能及, 則以竹夾折之。至二三年則勿去其枝,恐其長而頭 下垂故也。伺其大則緣身而上,以鐵刀貼身去,慎勿 留椿,只經一兩春,自然皮合也。桐之皮甚軟脆而易 傷,切忌耕鋤之時及牛馬等損之,如有所損,當以楮皮纏縛之,不爾則汁出也。及才一二丈,則多斜曲。亦 可以物對夾縛之令直,以木牽之亦可。蓋桐抽條,不 戴首而出,又虛軟故耳。仍不喜巨材所蔭,如此葺之, 其長可至十丈者。故枚乘《七發》云:「龍門之桐,高百尺 而無枝。」信哉!凡桐之茂大,尤速於餘木。故《鄙語》云:「相 訟好栽桐,桐樹好做甑。」訟「方興。」言其《易》大也。

所宜第四

桐陽木也,多生於崇岡峻岳,巉巖磐石之間,茂拔顯 敞高煖之地,即嵇叔夜所謂「榮綺季之疇,乃相與登 飛梁,越幽壑,拔璚枝,陟峻岳,以游乎其下」是也。今桐 之所生,未必皆茂于崇岡峻岳,但平原幽顯之處,向 陽之地悉宜之。其性喜虛肥之土,植者其下當常鋤 之令熟,無使草之滋蔓為諸藤之所纏縛,致形材曲 「而不滑。及其有竹木根侵之,盡鋤去,更用諸糞擁之, 則其長愈出野者數倍,十餘年間可幾也矣。」其地宜 黃土之地,則自然榮矣。若沙石之所,雖與時皆昌,其 長拔有遲焉。樂肥與熟者惟桐耳,縱桑柘亦無所敵。 夫肥熟則葉圓而大,條虛而嫩。葉圓而大則鼓風矣, 條虛而嫩則易折矣。凡欲避鼓折之患,則以竹竿破 其葉,令作三片,又摘之令疏,則雖遇疾風,不能損也, 以其葉破故耳。至三四春,乃自堅成,不必然也。桐之 性皆惡陰寒,喜明煖。陰寒則難長,明煖則易大,故《詩 雅》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陽」是也。或陰濕之地,植之終 不榮矣。夫陰濕則枝幹曲而斜,漬濕則根葉黃而稿。 凡植於高平黃壤,經三兩春後鋤其下,令見蔓根,以 糞擁之尤良,蓋厥性耐肥故也。

所出第五

夫桐之所出,豈獨蜀之為美,植之亦可以為器。《詩》不 云乎:「樹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斯可知矣。江南 之地尤多。今略志其書傳所出堪美材者。《嶧山書》曰: 「嶧陽孤桐。」注云:《嶧山書》曰:「嶧陽之陽特生桐,中琴瑟。」 龍門山,《周禮春官大司樂》云:「龍門之琴瑟。」注云:「龍門, 山名也。」枚乘《七發》云:「龍門之桐,高百尺而無枝,中鬱」 結之輪菌,根扶疏以分離。上有千仞之峰,下臨百丈 之谿,湍流溯波,又澹淡之。其根半死半生,冬則冽風 漂霰飛雪之所激也,夏則雷霆霹靂之所感也。朝則 黃鸝鴰鴠鳴焉,暮則羈雌迷鳥宿焉。獨鵠晨號乎其 上,鶤雞哀鳴翔乎其下。是言龍門所生之桐也。雲和 山,《周禮大司樂》云:「雲和之琴瑟,以禮天神。」注云:「雲和, 山名也。」空桑山。又《大司樂》云:「空桑之琴瑟。」注云:「空桑, 山名也。」此言雲和,空桑山之桐耳,可為琴瑟,以禮天 神地祇也。寒山,張協《七命》云:「寒山之桐,出自太冥。含 黃鐘以土榦,據蒼岑而孤生。」又云:「晞三春之溢露,溯 九秋之鳴飆。零雪寫其根,霏霜封其條。木既繁而後 綠,草未環而先凋。剪」葳蕤之陽柯,剖大呂之陰莖。注 云:「太冥,北方也。」其有驃國吹臺所生之類,備於《雜說》 篇中,此不具也。

采斫第六

「夫別地之肥瘠,辨木之善否,明長育之法,識栽接之 宜者,惟山家流能之。」然至其長養剝斫之術,多不能 盡之。蓋只知其長養之道,而不詳乎器用所妨者。今 山家凡剝樹之枝,悉皆去枝二寸或尺餘,云免為雨 所灌損。而不知槁椿長則皮不能包矣。迨至材巨,槁 椿方沒,卻反引水自灌。及取用之時,以斧鋸刃之,即 「槁椿腐,而所置器者必為空穴矣,良由去之不早耳。 凡長桐木二三春,其岐枝可以竹夾去之。竹夾不能 及,則緣身而上,用快刀去之。其去之,務令與身相平, 勿留餘枿,不二三春,自然皮合矣。至大而用之,則無 腐穴之病於其中也。」岐枝則候長五寸,便可折矣,亦 無留嫩椿則萌矣。夫豈惟桐乎?斫諸木者亦可平身 而去,但人自昧耳。桐材成,可為器,其伐之也,勿高留 焉,齊上而取之。若在山巖險絕之地,邃塢坑崖之處, 其倒之則必拗驚折裂,撲傷體理,以其勢不可以潔 故也。如法之伐,宜當所伐之下,斧破之上,用巨繩纏 縛一尺有餘,則免拆裂之虞矣。復用繩牽之,俾向上 出而從,仍先去其臨險之枝,則無撲損之害矣。不然 則周鋤其下,以斧悉斷其根,則其倒也,無二者之患。 然臨事籌計,知出於《匠氏》,但貴其「勿傷」為善者也。凡 諸材之用,其伐必當八九月伐之為良,不爾必多蛀 蟲。惟桐木無時焉。

器用第七

古今匠氏為小大之器,度而用之,其可貴者,則必云 「烏椑白楊、梓漆圭樠山桃白石、檮栗楩柟松柏椅棐」 之類,善則善矣。然而采伐不時,則有蛀蟲之害焉;漬 濕所加,則有腐敗之患焉;風吹日曝則有拆裂之釁 焉;雨濺泥淤則有枯蘚之體焉。夫桐之材則異於是, 采伐不時而不蛀蟲,漬濕所加而不腐敗,風吹日曝 「而不拆裂,雨濺泥淤而不枯蘚,乾濡相兼而其質不 變,楩柟雖類而其永不敵」,與夫上所貴者,卓矣。故施 之大廈,可以為棟梁桁柱,莫比其固。但雄豪侈靡,貴

難得而尚華藻,故不見用者耳。今山家有以為桁柱
考證.svg
地伏者,諸木屢朽,其屋兩易,而桐木獨堅,然而不動,

斯久效之驗矣。又世之為棺槨,其最上者則以紫沙。 為貴以堅而難朽,不為乾濕所壞,而不知桐木為 之,尤愈於沙木,沙木齧釘,久而可脫,桐木則粘而不 銹,久而益固。更加之以漆,措諸重壤之下,周之以石 灰,與夫沙可數倍矣。但識者則然,亦勿為豪右所 尚也。凡用琴瑟之材,雖皆用桐,必須擇其可堪者。《周 禮》取雲和、龍門、空桑之桐為琴瑟。陶隱居云:「惟岡桐 與白桐堪作琴瑟。」《書》曰:「嶧陽孤桐。」《風俗通》云:「生巖石 之上,采東南孫枝以為琴。」是擇其泉石向陽之材,自 然其聲清雅而可聽。蔡伯喈聞爨下桐聲,取以為琴, 號曰焦尾。則知桐之材有賢不肖,皆混而無別,惟賞 音者識之耳。凡白花桐之材以為器,燥濕破而用之 則不裂。今多以為甑杓之類,其性理慢之故也。紫花 桐之材,文理如梓,而性緊而不可為甑,以其易拆故 也,使尤良焉。餘桐之材,但有名耳,不入棟梁棺槨器 具之用矣。今之僧舍有刻以為魚者,亦白花之材也。 匠氏之用尤喜紫花者,白花澀而難光淨,紫花緊而 易光滑故也。

雜說第八

魏明帝《猛虎行》曰:「雙桐生枯井,枝葉自相加。通泉溉 其根,元雨潤其柯。」王逸少曰:「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 受氣異于群類者也。」《莊子》云:「空門來風,桐乳致巢。」注: 「門戶空,風喜投之。桐子似乳者,葉而生,鳥喜巢之。」《易 緯》曰:「桐枝濡毳,而又空中難成昜,傷須成器而華。」《新 論》曰:「神農、黃帝削桐為琴。」《風俗通》曰:「梧桐生于嶧陽 山巖石之上,采東南孫枝為琴,聲清雅。《莊子》曰:外子 之神,勞子之精,則依樹而吟,據梧而瞑。」注云:「勞困故 耳。」《呂氏春秋》曰:「成王與唐叔虞燕居,剪桐葉以為圭, 曰:此以封汝。」《淮南子》曰:「智者有所不足,故桐不可以 為弩。」《遁甲》曰:梧桐不生,則九州異君。梧桐以知日月 正閏。生十二葉,一邊有六葉,從下數。「一月有閏,則十 三葉,視葉小者,則知閏何月也,不生則九州異君。」崔 綺《七蠲》曰:「爰有梧桐,生于元溪。傅根朽壤,托險生危。」 《淮南子》曰:「桐木成雲。」注云:「取十石瓮,滿以水,置桐其 中,蓋之,三四日,氣如雲作。」《莊子》曰:「鵷鶵發南海,而飛 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竹實不食。」《名山志》曰:「吹臺有 高桐,皆百圍,嶧陽孤生,方此為劣。」《淮南子》又曰:「以巨 斧擊桐薪,不待利日良時而後破之。加斧桐薪之上, 而無人力之奉,雖順招搖刑德而不能破,無其勢也。」 《論衡》曰:「李子長為政,欲知囚情,刻桐象囚形,鑿地為 坎,臥木囚其中。囚若正,木囚不動;若有冤,木囚動出。 蓋人之精誠著木人也。古詩云:『井梧棲雲鳳』。」又曰:「椅 梧傾高鳳。」《孟子》曰:「拱把之桐梓。」人苟欲生之,皆知所 以養之者,至于身而不知所以養之者,豈愛身不若 桐梓哉?弗思甚也。今有場師,舍其梧檟,養其貳棘,則 為賤場師矣。《廣志》曰:「驃國有白桐木,其葉有白毳,取 其毳,淹漬緝織以為布。」《齊地記》曰:「齊城有梧臺,即梧 宮也。」《齊書》曰:「豫章王於郡起山,列種桐梧。武帝幸之, 置酒為樂。」《瑞應圖》曰:「王者任用賢良,則梧桐生於東 廂。」《禮斗威儀》曰:「君乘火而王,其正平,梧桐長生。」《述異 記》曰:「梧桐園在吳夫差蕉國,一名琴川梧園,在句容 縣。」《傳》曰:「吳王別館,有楸梧成林焉。」《古樂府》云:「梧宮秋, 吳王愁」是也。《秦記》曰:「初,長安謠曰:『鳳凰鳳凰止阿房』。 苻堅遂於阿房城植桐數」萬株以待之。其後慕容沖 入阿房城而止焉。沖,小字鳳也。《晉書》:「武帝時,臨平岸 崩,出一石鼓,打之無聲。張華曰:『可以蜀中桐木刻魚 形,叩之得鳴』。」如其言,果聲聞數十里。《後漢書》:「蔡邕在 吳,吳人有燒桐以爨者,邕聞火裂之聲,知其良木也, 因請裁為琴,果有美音,故詩人名之曰『焦尾琴』。」《齊書》 曰:「王晏為」員外郎,父普曜齋前松樹忽成梧桐,論者 以為梧桐雖有棲鳳之美,而失後凋之節。晏後果不 終。《高僧傳》曰:僧瑜幼入釋門,擔薪欲焚身。以宋孝建 中集薪為龕,請僧設齋,禮別而入火中。經三日,而瑜 房內忽生雙桐樹,根枝豐茂,鬱翠非常。道輩異之,號 為「雙桐沙門。」

記誌第九

《西山植桐記》云:「咸聱子陳,翥子翔,少漸義方,訓涉孤 哀,淪于季孟,惸疾否滯,十有餘年。蝎蠹木虛,根枝不 附,志願相畔,退而治生。至慶曆八年戊子冬十有一 月,於家後西山之南,始有地數畝,東至陳詡,西止柴 氏,凡東西延二十丈有奇。南止弟翊,北止兄剪,凡南 北袤十丈有奇。自十二月至于皇祐三年辛卯冬,澆」 而植之,凡數百株,南栽㦸榆以累翊,北樹槿籬以分 剪,餘桐皆布于內,靡有列也。未植前斫其地,有圃者 至而問曰:「將胡為乎?」余答曰:「植桐於其中。」圃者笑曰: 「得利之速,植桐不如植桑之博矣。」余應曰:「吾非不知 衣食之源,為世所急,但足而已。夫仲尼豈不能明老 圃之業乎?下惠豈不能為盜跖之事乎?苟議利而後 動,誠聖賢之所不取,亦吾心之所未能也。」翌日將植, 撫而祝之曰:「爾其材森森直而理敷榮,朝陽立而不倚,吾將激清風,將其聲聽之,以為古琴之操焉。爾其 葉萋萋綠而繁,應時開落,不為物頑,吾將招君子游 其下,樂之,以待靈鳳之棲焉。」又曰:「吾今四十以徯我, 數十年當蘄爾為周身之具,斯吾植之心也。」因書為 《植桐記》。《西山桐竹志》云:慶曆八年冬十有一月,咸聱 子陳翥,治地數畝于山之南,其下舊有水竹之苗。陳 子以厥土惟黃壤,非桑之宜堪桐與竹耳。始其謀,而 童氏謂曰:「吾謂植數畝桐竹,不如植桑。且以桑一年 一葉質之,以買桐竹,可數倍矣。桐竹豈為生之急務 乎?」陳子默然不對,卒皆植桐與竹而已。自謂曰:「農圃 之事,余豈不能為哉?苟有白圭、陶朱之術,以致富而 亡。白圭陶朱之心,誠一聚禍之林藪窟宅耳。昔齊豫 章王於郡起山,列種桐竹,號桐山。武帝幸之,置酒為 樂。吾雖布衣,孤而且否,亦心有所好焉。夫竹歲寒不 凋,所以堅志性之操也;桐識時之變,所以」順天地之 道也。俟桐茂竹盛,則當列坐石,命交友談詩書論古 今,以招涼乎其下,豈有期我桑中之刺哉?俾後之好 事者觀之,知陳子雖無桑子起家之能,亦有虛心待 鳳之意,其豫章子猷之儔乎?乃自號桐竹君,既為《植 桐記》,又作《桐竹誌》以盡之云。

詩賦第十

《植桐詩并序:書》曰:「嶧陽孤桐」詩云「椅桐梓漆。」謂其可 以為清廟之雅器,含太古之正音也。然自非蔡伯喈 之奇識,張茂先之博物,亦竈下之勞薪,林中之常木 耳。慶曆八年冬,予手植兩行八十株於西山之南,因 為《植桐詩》云:《桐竹君詠并序》吾年至不惑,命乖強仕, 塤箎不合,遂成支離。始有數畝之地,於西山之南,乃 植桐與竹,伯仲皆竊笑之,以為不能為農圃之事,而 不知吾無錐刀之心,不迫於世利,但將以游焉而至 其中,休焉而坐其下,可以外塵紛,邀清風,命詩書之 交,為文酒之樂,亦人閒之逸老,壺中之天地也。乃自 號桐竹君。又為之詠云:「高桐臨紫霞,修篁拂碧雲。吾 常居其閒,自號桐竹君。不解倣俗利,所希脫世紛。會 友但文學,啟談皆典墳。噓嗟機巧徒,反道是胡云。」《西 山桐十詠并序吾始植桐於西山之陽,議者》誚其治 生之拙,及數年桐茂森然可愛而翫,復私羨之,始知 桐之易成耳。因作《西山桐十詠,識所好也。桐栽》曰:「吾 有西山桐,植之未盈握。所得從野人,移來出喬岳。節 凝葉尚祕,根凍土自剝。匪為待籬鷃,庸將栖鸑鷟。異 日成茂林,論材誰見擢?巨則為棟梁,微亦任楹桷。仍 堪雅琴器,奏之反淳朴。大匠如顧憐,委軀願雕斲。」《桐 根》曰:「我有西山桐,蚤鄰桃與李。得地自行根,受芘踰 高壘。上濯春雲膏,下滋醴泉隨。盤結侔循環,岐分類 肢體。乘虛肌體大,憤漲土脈起。扶疏向山壤,蔓衍出 林址。願偕久深固,無為伴生死。死議大廈,材合抱由 滋此。」《桐花》曰:「我有西山桐,桐成茂其花。香心自蝶戀, 縹縹帶無遮。華白含秀色,粲如凝瑤華。紫者吐芳英, 爛若舒朝霞。素柰未足擬,紅杏寧相加。世但貴丹藥, 夭艷姿驕奢。歌管繞庭檻,翫賞成今誇。倘或求美材, 為爾長吁嗟。」《桐葉》曰:「吾有西山桐,下臨百尺溪。布葉 雖遲遲,庇本亦萋萋。密類張翠幄,青堪剪封圭。滑澤 經日久,濡毳隨榦躋。迎風帶影動,墜雨向身低。寧隱 凡鳥巢,自蔽儀鳳栖。松柏徒爾頑,蒲柳空思齊。但有 知心時,應候常勿迷。」《桐乳》曰:「吾有西山桐,厥實狀如 乳。含房隱綠葉,致巢來翠羽。外滑自為穗,中犀不可 數。輕漸薄秋陽,重即濡綿雨。霜後感氣裂,隨風倒煙 塢。雖非松柏子,受命亦于土。誰能好琴瑟,種之向春 圃。始知非凡林,諸核豈余伍。」《桐材》曰:「高梧已繁盛,蕭 蕭西山隴。毳葉竟開展,孫枝自森聳。擅美惟東南,滋 榮藉萋菶。不能容燕雀,只許栖鸞鳳。寧入吳人爨,堪 隨伯禹貢。雨露時加潤,霜雪胡為凍。況有奇特材,足 任雅琴用。中含太古音,可奏清風頌。」《桐風》曰:「分材植 梧桐,桐茂成翠林,日日來輕風,時時自登臨,拂榦動 微毳,吹葉破圓陰,虛涼可解慍,鼓拂如調琴,莫傳獨 鵠號,願送栖鳳吟,豈羞楚襄王,蘭臺堪披襟。亦陋陶 隱居,高閣聽松音,無為搖落意,慰我休閒心。」《桐陰》曰: 「枝軟自相交,葉榮更分茂,所得成清陰,仍宜當白晝。 陰疑翠帟展,翳若繁雲覆。日午密影疊,風搖碎花漏。 冷不蔽空井,高堪在庭甃。吾本閒野人,受樂忘煢疚。 亭亭如張蓋,翼翼如層構。月夕獨徘徊,猶思一重覆。」 《桐徑》曰:「時人羨桃李,下自成蹊徑,而我愛梧桐,亦以 成乎性。中平端隧道,還往非遼敻。直入無攲斜,橫延 亦徑挺。月夕照影碎,春暮花光映。清朝濛露濕,落日 隨煙暝。不使艸蔓滋,任從根裂迸。堪詣蔣詡徒,惟任 蓬蒿。」《盛桐賦》并序始吾植桐與竹於西山,南見誚於 天倫,閒以謂拙,難於生計,不如桑柘果實之木有所 利,吾決而遂其志。乃自號桐竹君,以固而拒之。又作 《西山桐詩》十二首,復掇其詩之餘,次而為賦,所以申 植之之心也。其辭曰:「伊梧桐之柔木,生崇絕之高岡, 盜天地之淳氣,吐春冬之奇芳,借濡潤於夕陛,藉和 暖於陰陽,綿歲月之久持,森鬱茂而延昌。爾其溪臨千仞,巖空百丈,增巘岌以周列,重峰嶪其相向,勢崔 嵬而峭且峻,形嶇嶮而不可上,崖嶮巇以無土,壑嶒 巉而勿敞,枝上拔而雖榮,根下朵而不長,迅雷疾風 之所飄擊,湧濡飛溜之所滌蕩。蒙苦霧而含暝,鎖愁 雲於寫望。霏霜封條而欲折,積雪擁根而致強。枝蠹 則中間,節傷則液滿。同枌棘以溷殽,雜樞榆而蒼莽。」 於是哀狖晨吟,飢梟夜啼。熊狐傍宿,麏麑下蹊。悲號 叫嘯,回惶慘悽。勇夫聞之而心碎,山鬼尋之而晝迷。 寒鵰啄鷹以之游集,妖鳥怪鵩以之「安栖」,蓋人跡罕 履,故物類來萃。材雖具,不見用於匠氏,根以固,故不 可以移徙。其或春氣和木,向榮飛子,結孕,其柢抽萌, 條毳毳以嫩聳,葉茸茸而綠成,水再離而自茂,氣猶 缺而未英。當斯時也,吾孤且否,人無我諳,既支離而 不煖,始有地於西山之南,遂忘刻銳,任情意,命钁以 薙艸,向陽以避地,列行行之坑坎,有鱗鱗之位次。庸 以梧桐植而異群類也?由是召山叟,訪場師,披榛棘 之叢薄,陟峰巒之險危,望椅梓以相近,求拱把而見 移,全根本之延蔓,擇材榦之珍奇,迺等地以森植,亦 分株而對之。侔底道之矢直,鄙左右之器欹,邁夾道 之細柳,類通衢之高椅;累歲時而茂盛,發花葉之繁 滋。土膏泉液,以澤乎根。春風夏雨,以長其枝。晨霞暮 雲,以蔭其榦。清露薄霧,以潤其肌。陽烏舒煖以條布, 陰兔飛光而影垂。佳庭雪之難積,噱巖霜之易晞。是 以其上則鵯《鶋鷩》。之所不敢栖也;其下則騰猿飛 𤢹之所不獲息也;結藤垂蔓,莫得而依也;奔泉依瀨, 亡由而及矣。故遠而望之,如列戟與排矛;即而憩之, 若綠幄與翠裯。將以集鸑鷟,鳴鵂鶹,翫之以興詠,聽 之以消憂。於是招直諒之賓,命端善之友,坐萋萋之 陰蔭,論《詩》《書》之盛否,逍遙乎志氣,宴樂以文酒。賞茲 桐之森森,玩桑柘之黝黝。彼槐歎婆娑,樗傷擁腫。一 則為盡其生意,一則嗟無其器用。未若葉中藥餌,材 堪梁棟。雲和曾入于周制,嶧陽乃隨于《禹貢》。有名實 以相副,豈虛偽以動眾。吾將采東南之孤枝,創疏白 之雅琴。絃以檿桑之絲,徽以雙南之金。同夔牙以揮 鼓,並鍾期而側聆。追淳風於先德,寫太古之遺音。使 桀紂之樂慚靡,鄭衛之聲愧淫。非鏗鏘也,不足以傾 鄙夫之耳;有幽靜也,自可以悅君子之心。桐竹君乃 神魂清,心志和,以道自任,孰知其它?據高梧以釋俗, 申素臆以長歌。歌曰:「蒿艾茂郁兮芝蘭不馨,柞櫟芬 芳兮楩柟不亨。苟毀方以趨勢兮,雖棫樸而見稱,倘 容援之云依兮,雖楸梓而勿名。且斥遠於匠石兮,終 見委於林衡。自樂天以知命兮,故無慮而自營。」歌卒 瞬目周翫,沈吟自斷,復以餘音系而為亂曰:「貴遠賤 近,時之宜兮。眾咸去朴,爭華偽兮。花葉不能資耳目 兮,子實無堪,充口腹兮,人誰采用?到林麓兮,雖材還 同,不材木兮,無願終身,老林泉兮。器與不器,居其閒 兮,梓桐放懷,事都捐兮,優游共得終天年兮」,

《徐光啟農政全書》
[编辑]

梧桐考[编辑]

元扈先生曰:「正二月內,以黃土拌鉅末少許,或盆或 地上俱可種,上覆土末寸半許,時時用水澆灌,使土 常濕,待長尺餘移栽,冬間不用苫蓋。」

又曰:「江東、江南之地,惟桐樹黃栗之利易得。乃將㫄 地山場盡行鋤轉,種芝麻,收畢仍以火焚之,使地熟 而沃,首種三年桐。其種桐之法,要在二人並耦,可順 而不可逆。一人持桐油一瓶,持種一籮,一人持小鋤 一把,將地」起即以油少許滴土中,隨以種置之。次 年苗出,仍要耘耔一遍,此桐三年乃生,首一年猶未 盛,第二年則盛矣。生五六年亦衰,即以栗櫼剝之一 二年,其栗便生,且最大,但其味略滯耳。首種三年桐, 為利近速圖久遠之利,仍要樹千年桐,法亦如前。

《本草綱目》
[编辑]

桐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本經》「桐葉即白桐也。桐華成筒,故謂之桐。 其材輕虛,色白而有綺文,故俗謂之白桐。」泡桐,古謂 之椅桐也。先花後葉,故《爾雅》謂之榮桐。或言其華而 不實者,未之察也。陸璣以椅為梧桐,郭璞以榮為梧 桐,並誤矣。

《集解》
[编辑]

《別錄》曰:「桐葉,生桐柏山谷。」

陶弘景曰:「桐樹有四種:青桐,葉皮青,似梧而無子;梧 桐,皮白,葉似青桐而有子,子肥可食。白桐,一名椅桐, 人家多植之,與岡桐無異,但有花子,二月開花,黃紫 色。」《禮》云:「三月桐始華者也,堪作琴瑟。岡桐無子,是作 琴瑟者。」《本草》用桐華,應是「白桐。」

蘇頌曰:「桐處處有之。」陸璣《草木疏》言:「白桐宜為琴瑟。」 雲南牂牁人取花中白毳淹漬,績以為布,似毛服,謂 之華布。椅即梧桐也。今江南人作油者,即岡桐也,有 子大於梧子。江南有赬桐,秋開紅花,無實。有紫桐,花 如百合,實堪糖煮以噉。嶺南有刺桐,花色深紅。 寇宗奭曰:《本經》「桐葉,不指定是何桐,致難執用,但四種各」有治療。白桐葉三枚,開白花,不結子。無花者為 「岡桐」,不中作琴,體重。荏桐子可作桐油。梧桐結子可 食。

李時珍曰:「『陶注桐有四種,以無子者為青桐、岡桐有 子者為梧桐、白桐。寇注言白桐、岡桐皆無子』。蘇《注》以 岡桐為油桐。」而賈思勰《齊民要術》言「實而皮青者為 梧桐,華而不實者為白桐。白桐冬結似子者,乃是明 年之華房,非子也。岡桐即油桐也,子大有油。」其說與 陶氏相反。以今咨訪,互有是否。蓋白桐即泡桐也,葉 大徑尺,最易生長,皮色粗白。其木輕虛,不生蟲蛀,作 器物屋柱甚良。二月開花,如牽牛花而白色。結實大 如巨棗,長寸餘,殼內有子片,輕虛如榆莢、葵實之狀。 老則殼裂,隨風飄揚。其花紫色者,名岡桐。荏桐即油 桐也。青桐即梧桐之無實者。按陳翥《桐譜》分別白桐、 岡桐甚明,云:「白花桐文理粗而體性」慢,喜生朝陽之 地。因子而出者,一年可起三四尺,由根而出者,可五 七尺。其葉圓大而尖長有角,光滑而毳,先華後葉,花 白色,花心微紅。其實大二三寸,內為兩房,房內有肉, 肉上有薄片,即其子也。紫花桐,文理細而體性堅,亦 生朝陽之地,不如白桐易長。其華三角而圓,大如白 桐,色青多毛而不光且硬,微赤,亦先花後葉。花色紫, 其實亦同白桐而微尖,狀如訶子而粘房中,肉黃色。 二桐皮色皆一,但花葉小異,體性堅慢不同爾。亦有 冬月復花者。

桐葉氣味

苦寒無毒。

桐葉主治

《本經》曰:「惡蝕瘡著陰。」

李時珍曰:「消腫毒生髮。」

木皮主治

《本經》曰:「五痔,殺三蟲。」

《別錄》曰:「療奔豚氣病。」

甄權曰:「五淋,沐髮,去頭風,生髮滋潤。」

李時珍曰:「治惡瘡,小兒丹毒,煎汁塗之。」

花主治

《本經》曰:「傅豬瘡,飼豬,肥大三倍。」

附方

手足腫:浮桐葉煮汁漬之,并飲少許,或加小豆尤妙。 聖惠方

癰疽發背大如盤,臭腐不可近。桐葉醋蒸貼上,退熱 止痛,漸漸生肉收口,極驗祕方也。醫林正宗

髮落不生:「桐葉一把,麻子仁三升,米泔煮五六沸,去 滓,日日洗之,則良。」肘后方

髮白染黑「經霜桐葉及子多收搗碎,以甑蒸之,生布 絞汁沐頭。」普濟方

腫從腳起:削桐木煮汁漬之,并飲少許。肘后方 傷寒發狂六七日,熱極狂言,見鬼欲走:取桐皮削去 黑,劈斷四寸一束,以酒五合,水一升,煮半升,去滓頓 服,當吐下青黃汁數升,即瘥。肘后方

跌撲傷損:水桐樹皮,去青留白,醋炒搗傅。集簡方 「眼見諸物禽蟲飛走,乃肝膽之疾。」青桐子花、酸棗仁、 元明粉、羌活各一兩為末,每服二錢,水煎和滓,日三 服。經驗良方

梧桐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梧桐名義未詳,《爾雅》謂之櫬,因其可為棺, 《左傳》所謂「桐棺三寸」是矣。舊附桐下,今別出條。

集解

陶弘景曰:「梧桐皮白,葉似青桐而子肥,可食。」

蘇頌曰:「陶氏謂白桐一名椅桐。陸璣謂梓實桐皮為 椅,即今梧桐」,是二種俱有椅名也。《遯甲書》云:「梧桐可 知日月正閏,生十二葉,一邊有六葉,從下數一葉為 一月,至上十二月有閏,生十三葉,視葉小者則知閏 何月也。故曰:『梧桐不生則九州異』。」

寇宗奭曰:「梧桐四月開嫩黃小花,一如棗花。枝頭出 絲,墮地成油,沾漬衣履。五、六月結子。人收炒食,味如 菱、芡。此是《月令》清明桐始華者。」

李時珍曰:「梧桐處處有之。樹似桐而皮青不皵。其木 無節直,生理細而性緊。葉似桐而稍小,光滑有尖。其 花細,蕊墜下如醭。其莢長三寸許,五片合成。老則裂 開如箕,謂之櫜鄂。其子綴于櫜鄂上,多者五、六,少或 二、三子。大如胡椒,其皮皺。」羅願《爾雅翼》云:「梧桐多陰, 青皮白骨,似青桐而多子。其木易生,鳥銜子墮輒生。」 但晚春生葉,早秋即凋。古稱鳳凰,非梧桐不棲,豈亦 食其實乎?《詩》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陽。」《齊民要術》云:「梧 桐生山石間者,為樂器,更鳴響也。」

皮主治

李時珍曰:「燒研和乳汁塗鬚髮變黃赤。」

蘇頌曰:「治腸痔。《刪繁方》治痔,青龍五生膏中用之。」

葉主治

《肘后方》曰:「發背,炙焦研末,蜜調傅,乾即易。」

子氣味

甘平無毒。

子主治

李時珍曰:「擣汁塗拔去白髮,根下必生黑者。又治小 兒口瘡,和雞子燒存性,研摻。」

罌子桐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罌子,因實狀似罌也。虎子,以其毒也。荏者, 言其油似荏油也。」

《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罌子桐,生山中,樹似梧桐。」

《蘇頌》曰:「南人作油者,乃岡桐也。有子大于梧子。」 寇宗奭曰:「荏桐,早春先開淡紅花,狀如鼓子,花成筒 子,子可作桐油。」

李時珍曰:「岡桐即白桐之紫花者。」油桐,枝榦花、葉並 類岡桐而小,樹長亦遲,花亦微紅,但其實大而圓,每 實中有二子或四子,大如大風子,其肉白色,味甘而 吐,人亦或謂之「紫花桐。」人多種蒔收子,貨之為油,入 漆家及艌船用,為時所須,人多偽之。惟以篾圈蘸起 如鼓面者為真。

桐子油氣味

甘微辛寒,有大毒。

《大明》曰:「冷,微毒。」

李時珍曰:「桐油吐人,得酒即解。」

主治

陳藏器曰:「摩疥癬,蟲瘡,毒腫,毒鼠至死。」

《大明》曰:「傅惡瘡及宣水腫,塗鼠咬處,能辟鼠。」

李時珍曰:「塗脛瘡、湯火傷瘡,吐風痰喉痹,及一切諸 疾,以水和油掃入喉中探吐;或以子研末,吹入喉中 取吐。又點燈燒銅箸頭,烙風熱爛眼亦妙。」

附錄郢桐

陳藏器曰:「生山谷閒。狀似青桐葉,有椏。人取皮以漚。 《絲。木》皮」:「味甘,溫,無毒。治蠶咬毒氣入腹,為末服之。雞 犬食蠶欲死者,煎汁灌之,絲爛即愈。葉主蛇蟲、蜘蛛 咬毒,搗爛封之。」

附方

癰腫初起桐油點燈,入竹筒內薰之,得出黃水即消。 醫林正宗

血風臁瘡:「胡粉鍛過研,桐油調作隔紙膏貼之。」又 方:「用船上陳桐油、石灰鍛過,又以人髮拌桐油,炙乾 為末,仍以桐油調作膏,塗紙上刺孔貼之。」楊起簡便方 腳肚風瘡如癩,桐油、人乳等分掃之,數次即愈。集簡方 酒皶赤鼻:桐油入黃丹、雄黃傅之。摘元方 凍瘡皸裂:桐油一盌,髮一握,熬化瓶收,每以溫水洗 令軟,傅之即安。救急方

解砒石毒桐油二升灌之,吐即毒解。華陀危病方

海桐釋名[编辑]

《李珣》曰:「生南海山谷中。樹似桐而皮黃白色,有刺,故 以名之。」

《集解》
[编辑]

蘇頌曰:「海桐,生南海及雷州,近海州郡亦有之。葉大 如手,作三花尖。皮若梓白皮,而堅韌可作繩,入水不 爛,不拘時月采之。」

又曰:「嶺南有刺桐,葉如梧桐,其花附榦而生,側敷如 掌,形若金鳳,榦枝有刺,花色深紅。江南有赬桐,紅花 無實。」

李時珍曰:「海桐皮有巨刺,如黿甲之刺,或云即刺桐 皮也。」按:嵇含《南方草木狀》云:「九真有刺桐,布葉繁密。 三月開花,赤色照映,三、五房凋,則三、五復發。」陳翥《桐 譜》云:「刺桐生山谷中,文理細緊,而性喜拆裂,體有巨 刺如欓樹,其實如楓。赬桐身青,葉圓大而長,高三、四 尺,便有花成朵而繁,紅色如火,為夏、秋榮觀。」

木皮氣味

苦平無毒。

《大明》曰:「溫。」

主治

《開寶》曰:「霍亂中惡,赤白久痢,除疳𧏾疥癬,牙齒蟲痛。 並煮服及含之。水浸洗目,除膚赤。」

李珣曰:「主腰腳不遂。血脈頑痹。腿膝疼痛。赤白瀉痢。」 李時珍曰:「去風殺蟲。煎洗赤目。」

發明

蘇頌曰:「古方多用浸酒治風蹶。南唐筠州刺史王紹 顏撰《續傳信方》云:頃年予在姑熟,得腰膝痛不可忍, 醫以腎臟風毒攻刺,諸藥莫療。因覽劉禹錫《傳信方》, 備有此驗。修服一劑,便減五分。其方用海桐皮二兩, 牛膝、芎藭、羌活、地骨皮、五加皮各一兩,甘草半兩,薏 苡仁二兩,生地黃十兩,並淨洗,焙乾,剉,以綿包裹,入」 無灰酒二斗浸之,冬二七,夏一七,空心飲一盞,每日 早午晚各一次,長令醺醺。此方不得添減,禁毒食。 季時珍曰:「海桐皮能行經絡,達病所,又入血分,及去 風殺蟲。」

刺桐花主治

《蘇頌》曰:「止金瘡血殊效

附錄雞桐

李時珍曰:「生嶺南山間。其葉如桐。用葉煮湯洗渫足 膝風濕痹氣。」

附方

風癬有蟲:海桐皮、蛇床子等分為末,以臘豬脂調搽 之。艾元英如宜方

風蟲牙痛:「海桐皮煎水漱之。」聖惠方

中惡霍亂:海桐皮煮汁服之。聖濟總錄

胡桐淚釋名[编辑]

《李珣》曰:「胡桐淚」,是胡桐樹脂也,故名「淚。」作「律」字者,非 也。「律」、「淚」聲訛爾。

李時珍曰:《西域傳》云:「車師國多胡桐。」顏師古注云:「胡 桐似桐,不似桑,故名胡桐。蟲食其樹而汁出下流者, 俗名胡桐淚,言似眼淚也。」其入土石成塊如鹵鹼者, 為胡桐鹼,音減。或云:「律當作瀝,非訛也。」猶松脂名瀝 青之義亦通。

集解

蘇恭曰:「胡桐淚,出肅州以西平澤及山谷中。形似黃 礬而堅實。有夾爛木者,云是胡桐樹脂,淪入土石鹼 鹵地者。其樹高大,皮葉似白楊、青桐、桑輩,故名胡桐 木,堪器用。」

韓保昇曰:「涼州以西有之。初生似柳,大則似桑、桐。其 津下入地,與土石相染,狀如薑石,極鹹苦,得水便消。 若礬石、消石之類,冬月采之。」

《大明》曰:「此有二般,木律不中入藥,惟用石律。石上采 之,形如小石片子,黃土色者為上。」

《蘇頌》曰:「今西番亦有商人貨之。」

李時珍曰:「木淚乃樹脂流出者,其狀如膏油。石淚乃 脂入土石間者,其狀成塊。以其得鹵斥之氣,故入藥 為勝。」

氣味

鹹苦大寒,無毒。

《蘇頌》曰:「伏砒石,可為金銀銲藥。」

主治

《唐本草》曰:「大毒熱,心腹煩滿,水和服之,取吐。牛馬急 黃黑汗,水研三二兩灌之,立瘥。」

《大明》曰:「主風蟲,牙齒痛,殺火毒,麪毒。」 李珣曰:「風疳𧏾齒,骨槽風勞,能軟一切物,多服令人 吐。」

張元素曰:「瘰𤻤非此不能除。」 李時珍曰:「咽喉熱痛。水磨掃之取涎。」

發明

蘇頌曰:「古方稀用,今治口齒家多用,為最要之物。」 李時珍曰:「石淚入地受鹵氣,故其性寒,能除熱。其味 鹹,能入骨軟堅。」

附方

濕熱牙疼喜吸風,「胡桐淚入麝香」摻之。

牙疼出血:胡桐淚半兩,研末,夜夜貼之,或入麝香少 許。聖惠方

走馬牙疳:胡桐鹼、黃丹等分為末摻之。醫林集要 牙疳宣露,膿血臭氣者:胡桐淚一兩,枸杞根一升,每 用五錢,煎水熱漱。又方:胡桐淚、葶藶等分,研摻之。 聖惠方

牙齒蠹黑,乃腎虛也。胡桐淚一兩,丹砂半兩,麝香一 分,為末,摻之。聖濟總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