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81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百十一卷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

 第八百十一卷目錄

 刺客部名流列傳

  周

  曹沫       鉏麑

  專諸       要離

  豫讓       聶政

  荊軻       高漸離

  唐

  車中女子     崑崙奴

  蘭陵老人     紅線

  僧俠       聶隱娘

  盧生       田膨郎

  李龜壽      荊十三娘

  京西店老人

  五代

  潘扆       淘沙子

藝術典第八百十一卷

刺客部名流列傳[编辑]

[编辑]

曹沫[编辑]

按《史記曹沫傳》:「曹沫者,魯人也。以勇力事魯莊公。莊 公好力,曹沫為魯將,與齊戰,三敗北。魯莊公懼,乃獻 遂邑之地以和,猶復以為將。齊桓公許與魯會於柯 而盟。桓公與莊公既盟於壇上,曹沫執匕首劫齊桓 公,桓公左右莫敢動,而問曰:『子將何欲』?曹沫曰:『齊強 魯弱,而大國侵魯,亦以甚矣。今魯城壞,即壓齊境,君 其圖之』!」桓公乃許盡歸魯之侵地。既已言,曹沫投其 匕首,下壇,北面就群臣之位,顏色不變,辭令如故。桓 公怒,欲倍其約。管仲曰:「不可。夫貪小利以自快,棄信 於諸侯,失天下之援,不如與之。」於是桓公乃遂割魯 侵地,曹沫三戰所亡地,盡復予魯。

鉏麑[编辑]

按《左傳》:晉靈公不君,厚斂以雕牆,從臺上彈人,而觀 其辟丸也。宰夫胹熊蹯,不熟殺之,寘諸畚,使婦人載 以過朝。趙盾士季見其手,問其故而患之,將諫,士季 曰:「諫而不入,則莫之繼也。會請先,不入則子繼之。」三 進及溜,而後視之,曰:「吾知所過矣,將改之。」稽首而對 曰:「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詩》曰:『靡不有初,鮮 克有終』。夫如是,則能補過者鮮矣。君能有終,則社稷 之固也,豈惟群臣賴之?」又曰:「袞職有闕,惟仲山甫補 之,能補過也。君能補過,袞不廢矣。」猶不改。宣子驟諫, 公患之,使鉏麑賊之。晨往,寢門闢矣,盛服將朝,尚早 坐而假寐。麑退,歎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賊民 之主,不忠;棄君之命,不信。有一於此,不如死也。」觸槐 而死。

按《公羊傳》:靈公為無道,使諸大夫皆內朝,然後處乎 臺上,引彈而彈之,已趨而辟丸,是樂而已矣。趙盾已 朝而出,與諸大夫立於朝。有人荷畚自閨而出者,趙 盾曰:「彼何也?夫畚曷為出乎閨?呼之不至,曰:『子大夫 也』。」欲視之,則就而視之。趙盾就而視之,則赫然死人 也。趙盾曰:「是何也?」曰:「膳宰也,熊蹯不熟。」公怒,以斗摮 而殺之。支解,將使我棄之。趙盾曰:「嘻!」趨而入。靈公望 見趙盾,愬而再拜。趙盾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趨而出。 靈公心怍焉,欲殺之,於是使勇士某者往殺之。勇士 入其大門,則無人門焉者;入其閨,則無人閨焉者;上 其堂,則無人焉;俯而闚其戶,方食魚飧。勇士曰:「嘻!子 誠仁人也。吾入子之大門,則無人焉;入子之閨,則無 人焉;上子之堂,則無人焉,是子之易也。子為晉國重 卿,而食魚飧,是子之儉也。君將使吾殺子,吾不忍殺 子也。雖然,吾亦不可復見吾君矣。」遂刎頸而死。

專諸[编辑]

按《史記專諸傳》:專諸者,吳堂邑人也。伍子胥之亡楚 而如吳也,知專諸之能。伍子胥既見吳王僚,說以伐 楚之利,吳公子光曰:「彼伍員父兄皆死於楚,而員言 伐楚,欲自為報私讎也,非能為吳。」吳王乃止。伍子胥 知公子光之欲殺吳王僚,乃曰:「彼光將有內志,未可 說以外事。」乃進專諸於公子光。光之父曰吳王諸樊, 諸樊弟三人:次曰餘祭,次曰夷昧,次曰季子札。諸樊 知季子札賢而不立太子,以次傳三弟,欲卒致國於 季子札。諸樊既死,傳餘祭;餘祭死,傳夷昧;夷昧死,當 傳季子札,季子札逃不肯立。吳人乃立夷昧之子僚 為王。公子光曰:「使以兄弟次耶?季子當立,必以子乎? 則光真適嗣當立,故嘗陰養謀臣以」求立。光既得專 諸,善客,待之。九年而楚平王死。春,吳王僚欲因楚喪, 使其二弟公子蓋餘屬庸將兵圍楚之,潛使延陵季 子於晉,以觀諸侯之變。楚發兵絕吳,將蓋餘屬庸路, 吳兵不得還。於是公子光謂專諸曰:「此時不可失,不 求何獲!且光真王嗣,當立,季子雖來,不吾廢也。」專諸 曰:「王僚可殺也。母老子弱,而兩弟將兵伐楚,楚絕其後。方今吳外困於楚,而內空無骨鯁之臣,是無如我 何?」公子光頓首曰:「光之身,子之身也!」四月丙子,光伏 甲士於窟室中,而具酒請王僚。王僚使兵陳自宮至 光之家,門戶階陛左右,皆王僚之親戚也,夾立侍,皆 持長鈹。酒既酣,公子光佯為足疾,入窟室中,使專諸 置匕首魚炙之腹中而進之,既至王前,專諸擘魚,因 以匕首刺王僚。王僚立死,左右亦殺專諸。王人擾亂, 公子光出其伏甲,以攻王僚之徒,盡滅之,遂自立為 王,是為闔閭。闔閭乃封專諸之子以為上卿。

要離[编辑]

按《吳越春秋》:吳王前既殺王僚,又憂慶忌之在鄰國, 恐合諸侯來伐,問子胥曰:「昔專諸之事於寡人厚矣, 今聞公子慶忌有計於諸侯,吾食不甘味,臥不安席, 以付於子。」子胥曰:「臣不忠無行,而與大王圖王僚於 私室之中,今復討其子,恐非皇天之意。」闔閭曰:「昔武 王討紂而後殺武庚,周人無怨色。今若斯議,何及夫 子」子胥曰:「臣事君王,將遂吳統,又何懼焉?臣之所厚 其人者,細人也,願從於謀。」吳王曰:「吾之憂也,其敵有 萬人之力,豈細人之所能謀乎?」子胥曰:「其細人之謀 事,而有萬人之力也。」王曰:「其為何誰?子以言之。」子胥 曰:「姓要名離,臣昔嘗見曾折辱壯士椒丘訢也。」王曰: 「辱之奈何?」子胥曰:「椒丘訢者,東海上」人也。為齊王使 於吳,過淮津,欲飲馬於津。津吏曰:「水中有神,見馬即 出,以害其馬,君勿飲也。」訢曰:「壯士所當,何神敢干?」乃 使從者飲馬於津,水神果取,其馬已沒。椒丘訢大怒, 袒裼持劍,入水求神,決戰連日乃出,眇其一目,遂之 吳。會於友人之喪。訢恃其與水戰之勇也於友人之 喪席而輕傲於士大夫,言辭不遜,有凌人之氣。要離 與之對坐合坐,不忍其溢於力也。時要離乃挫訢曰: 「吾聞勇士之鬥也,與日戰不移表,與神鬼戰者不旋 踵,與人戰者不達聲,生往死還,不受其辱。今子與神 鬥於水,亡馬失御,又受眇目之病,形殘名勇,勇士所 恥。不即喪命於敵,而戀其生,猶徽色於我哉!」於是椒 丘訢卒於詰責,恨怒並發,暝即往攻要離。於是要離 席闌至舍,誡其妻曰:「我辱壯士椒丘訢於大家之喪, 餘恨蔚恚,暝必來也,慎無閉吾門。」至夜,椒丘訢果往, 見其門不閉,登其堂不關,入其室不守,放髮僵臥,無 所懼。訢乃手劍而捽要離曰:「子有當死之過者三,子 知之乎?」離曰:「不知。」訢曰:「子辱我於大家之喪,一死也; 歸不關閉,二死也;臥不守御,三死也;子有三死之過, 無得怨。」要離曰:「吾無三死之過,子有三不肖之愧,子 知之乎?」《訢》曰:「不知!」要離曰:「吾辱子於千人之眾,子無 敢報,一不肖也;入門不咳,登堂無聲,二不肖也;前拔 子劍,手挫捽吾頭,乃敢大言,三不肖也;子有三不肖 而威於我,豈不鄙哉?」於是椒丘訢投劍而嘆曰:「吾之 勇也,人莫敢眥占者離乃加吾之上,此天下壯士也。 臣聞要離若斯,誠以聞矣。」吳王曰:「願承宴而待焉。」子 胥乃見要離曰:「吳王聞子高義,惟一臨之。」乃與子胥 見吳王。王曰:「子何為者?」要離曰:「臣國東千里之人,臣 細小無力,迎風則僵,負風則伏。大王有命,臣敢不盡 力。」吳王心非子胥,進此人。良久,默然不言。要離即進 曰:「大王患慶忌乎?臣能殺之。」王曰:「慶忌之勇,世所聞 也,筋骨果勁,萬人莫當,走追奔獸,手接飛鳥,骨騰肉 飛,拊膝數百里。吾嘗追之於江,駟馬馳不及,射之闇 接,矢不可中,今子之力不如也。」要離曰:「王有意焉,臣 能殺之。」王曰:「慶忌明智之人,歸窮於諸侯,不下」諸侯 之士。要離曰:「臣聞安其妻子之樂,不盡事君之義,非 忠也;懷家室之愛,而不除君之患者,非義也。臣詐以 負罪出奔,願王戮臣妻子,斷臣右手,慶忌必信臣矣。」 王曰:「諾。」要離乃詐得罪出奔。吳王乃取其妻子,焚棄 於市。要離乃奔諸侯而行怨言,以無罪聞於天下。遂 如衛求見。慶忌見曰:「闔閭無道,王子所知,今戮吾妻 子,焚之於市,無罪見誅。吳國之事,吾知其情。願因王 子之勇,闔閭可得也。何不與我東之於吳?」慶忌信其 謀。後三月,揀練士卒,遂之吳。將渡江,於中流要離力 微,坐與上風,因風勢,以矛鉤其冠,順風而刺慶忌。慶 忌顧而揮之,三,捽其頭於水中,乃加於膝上。嘻嘻哉, 天下之勇士也!「乃敢加兵刃於我!」左右欲殺之,慶忌 止之曰:「此是天下勇士,豈可一日而殺天下勇士二 人哉!」乃誡左右曰:「可令還吳,以旌其忠。」於是慶忌死。 要離渡至江陵,愍然不行。從者曰:「君何不行?」要離曰: 「殺吾妻子以事其君,非仁也;為新君而殺故君之子, 非義也;重其死不貴無義。今吾貪生棄行,非義也。夫 人有三惡以立於世,吾何面目以視天下之士!」言訖, 遂投身於江,未絕,從者出之,《要離》曰:「吾寧能不死乎?」 從者曰:「君且勿死,以俟爵祿。」要離乃自斷手足,伏劍 而死。

豫讓[编辑]

按《戰國策》,晉畢陽之孫豫讓,始事范中行氏而不說, 去而就智伯,智伯寵之。及三晉分智氏,趙襄子最怨 智伯,而將其頭以為飲器。豫讓遁逃山中,曰:「嗟乎!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吾其報智氏之讎矣。」乃 變姓名為刑人,入宮塗廁,欲以刺襄子。襄子如廁,心 動,執問塗者,則豫讓也。刃其捍曰:「欲為智伯報讎。」左 右欲殺之,趙襄子曰:「彼義士也,吾謹避之耳。且智伯 已死無後,而其臣至為報讎,此天下之賢人也。」卒釋 之。豫讓又漆身為癘,滅鬚去眉,自刑以變其容。為乞 人而往乞。其妻不識,曰:「狀貌不似吾夫,其音何類吾 夫之甚也?」又吞炭為啞,變其音。其友謂之曰:「子之道 甚難而無功,謂子有志則然矣,謂子智則否。以子之 才而善事襄子,襄子必近幸子。子之得近而行所欲, 此甚易而功必成。」豫讓乃笑而應之曰:「是為先知報 後知,為故君賊新君,大亂君臣之義者無此矣。吾所 以為此者,以明君臣之義,非從《易》也。且夫委質而事 人,而求弒之,是懷二心以事君也。吾所為難,亦將以 愧天下後世人臣懷二心者居。」頃之,襄子當出,豫讓 伏所過橋下。襄子至橋而馬驚,襄子曰:「此必豫讓也。」 使人問之,果豫讓。於是趙襄子面數豫讓曰:「子不嘗 事范、中行氏乎?智伯滅范、中行氏而子不為報讎,反 委質事智伯。智伯已死,子獨何為報讎之深也?」豫讓 曰:「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以眾人遇臣,臣故眾人 報之;智伯以國士遇臣,臣故國士報之。」襄子乃喟然 嘆泣曰:「嗟乎!豫子之為智伯,名既成矣,寡人舍子,亦 已足矣。子自為計,寡人不舍子。使兵環之。」豫讓曰:「臣 聞明主不掩人之義,忠臣不愛死以成名,君前已寬 舍臣,天下莫不稱君之賢。今日之事,臣固伏誅,然願 請君之衣而擊之,雖死不恨,非所望也。敢布腹心。」於 是襄子義之,乃使使者持衣與豫讓。豫讓拔劍三躍, 呼天擊之曰:「而可以報智伯矣!」遂伏劍而死。死之日, 趙國之士聞之,皆為涕泣。

聶政[编辑]

按《戰國策》,韓傀相韓嚴遂,重於君。二人相害也,嚴遂 政議直指舉韓傀之過,韓傀以之叱之於朝,嚴遂拔 劍趨之以救解。於是嚴遂懼誅亡去游求人可以報 韓傀者。至齊,齊人或言軹深井里,聶政,勇敢士也,避 讎隱於屠者之間。嚴遂陰交於聶政,以意厚之。聶政 問之曰:子欲安用我乎?」嚴遂曰:吾得為,役之日淺,事 今薄,奚敢有請?」於是嚴遂乃具酒自觴聶政母前,仲 子奉黃金百鎰,前為聶政母壽。聶政驚,愈怪其厚,固 謝嚴仲子。仲子固進,而聶政謝曰:臣有老母,家貧,客 游以為狗屠,可旦夕得甘脆以養親。親供養備,義不 敢當仲子之賜。」嚴仲子辟人,因為聶政語曰:臣有仇 而行游諸侯眾矣,然至齊,聞足下義甚高,故直進百 金者,特以為丈人粗糲之費,以交足下之讙,豈敢以 有求耶?」聶政曰:「臣所以降志辱身,居市井屠者,幸以 養老母,老母在前,政身未敢以許人也。」嚴仲子固讓, 聶政竟不肯受。然仲子卒備賓主之禮而去。久之,聶 政母死,既葬除服,聶政曰:「嗟乎!政乃市井之人,鼓刀 以屠,而嚴仲子乃諸侯之卿相也,不遠千里,枉車騎 而交臣,臣之所以待之者至淺矣,未有大功可以稱 者,而嚴仲子舉百金為親壽,我義不受,然是深知政 也。夫賢者以感忿睚眥之意而親信窮僻之人,而政 獨安可嘿然而止乎!且前日要政,政徒以老母,老母 今以天年終,政將為知己者用。」遂西至濮陽,見嚴仲 子曰:「前日所以不許仲子者,徒以親在,今親不幸而 死,仲子所欲報仇者,請得從事焉。」嚴仲子具告曰:「臣 之仇韓相韓傀,傀又韓君之季父也,宗族盛多,居處 兵衛甚設,臣使人刺之,終莫能就。今足下幸而不棄, 請益具車騎壯士以為羽翼。《政》曰:韓與衛相去中間 不遠,今殺人之相,相又國君之親,此其勢不可以多 人,多人不能無生得失,生得失則語泄,語泄則韓舉 國而與仲子為讎也,豈不殆哉!」遂謝車騎人徒辭,獨 行仗劍至韓。韓適有東孟之會,韓王及相皆在焉,持 兵戟而衛,侍者甚眾。聶政直入階,刺殺韓傀,韓傀走 而抱烈侯,聶政刺之,兼中烈侯,左右大亂。聶政大呼, 所擊殺者數十人,因自《皮面,抉眼屠腸,遂以死。韓取 聶政屍暴於市,縣購之千金,久之,莫知誰。政姊嫈聞 之,曰:吾弟至賢,不可愛妾之軀,滅吾弟之名,非弟意 也。乃之韓,視之曰:勇哉!氣矜之隆,是其軼貴,育高成 荊矣。今死而無名,父母既沒矣,兄弟無有,此為我故 也。夫愛身不揚弟之名,吾不忍也。乃抱屍而哭之曰: 此吾弟軹深井里聶政也。亦自殺於屍下。晉、楚、齊、衛 聞之,曰:非獨聶政之能,乃其姊者列女也。聶政之所 以名施於後世者,其姊不避葅酢之誅,以揚其名也。 按〈琴曲〉》曰「聶政刺韓王者,聶政之所作也。政父為韓 王治劍不成,王殺之。時政未生,及壯,問母:父何在,母 告之,政欲殺王,乃學塗入王宮,拔劍刺王,不得,踰城 出去。入泰山,遇仙人,學鼓琴,漆身為厲,吞炭變其音, 七年而琴成。欲入韓國,道逢其妻,妻對之泣。政曰:「夫 人何故泣?妻曰:「聶政出遊七年不歸,吾嘗夢見君,對 妾笑,齒似政,故悲而泣。政曰:「天下人齒盡政若耳,曷 為泣乎?即復入山中,援石擊落其齒。留山中三年。後入韓國,人莫知政。政鼓琴闕下,觀者成行。王乃召政, 政內刀琴中而見王,王使之琴,政援琴而歌。於是左 手持衣,右手出刀,以刺王殺之。自知當及母,即自犁 剝面皮,斷其形體。人莫能識,乃梟磔政市,懸金其側, 有知此人者,賜金一斤。一婦人往哭曰:「嗟乎,為父報 讎耶?」顧謂市人曰:「此聶政也,為父報讎,知當及母,乃 自犁面。何愛一女子身,而不揭吾子名哉?」乃抱政屍 而哭,絕行脈而死。按聶政事琴曲所載與國策絕殊一為報嚴仲子知刺韓相一為報

父《仇刺韓王》,其死後為政揚名者一作「姊」 ,一作「母」 ,今並存之。

荊軻[编辑]

按《史記荊軻傳》:「荊軻者,衛人也。其先乃齊人,徙於衛, 衛人謂之慶卿而之燕,燕人謂之荊卿。荊卿好讀書 擊劍,以術說衛元君,衛元君不用。其後秦伐魏,置東 郡,徙衛元君之支屬於野王。荊軻嘗遊過榆次,與蓋 聶論劍,蓋聶怒而目之。荊軻出,人或言復召荊卿。蓋 聶曰:『曩者吾與論劍,有不稱者,吾目之。試往,是宜去, 不敢留』。」使使往之,主人荊卿,則已駕而去榆次矣。使 者還報,蓋聶曰:「固去也,吾曩者目攝之。」荊軻遊於邯 鄲,魯勾踐與荊軻博,爭道,魯勾踐怒而叱之,荊軻嘿 而逃去,遂不復會。荊軻既至燕,愛燕之狗屠及善擊 筑者高漸離。荊軻嗜酒,日與狗屠及高漸離飲於燕 市,酒酣以往,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於市中相樂 也。已而相泣,旁若無人者。荊軻雖遊於酒人乎,然其 為人沉深好書,其所遊諸侯,盡與其賢豪長者相結。 其之燕,燕之處士田光先生亦善待之,知其非庸人 也。居頃之,會燕太子丹質秦亡歸燕。燕太子丹者,故 嘗質於趙,而秦王政生於趙,其少時與丹驩,及政立 為秦王,而丹質於秦。秦王之遇燕太子丹不善,故丹 怨而亡歸。歸而求為報秦王者,國小,力不能。其後秦 日出兵山東以伐齊、楚、三晉,稍蠶食諸侯,且至於燕、 燕君臣皆恐禍之至。太子丹患之,問其傅鞠武。武對 曰:「秦地遍天下,威脅韓、魏、趙氏,北有甘泉、谷口之固, 南有涇、渭之沃,擅巴、漢之饒,右隴、蜀之山,左關、殽之 險,民眾而士厲,兵革有餘,意有所出,則長城之地,易 水以北未有所定也。奈何以見陵之怨,欲批其逆鱗 哉!」丹曰:「然則何由?」對曰:「請入圖之。」居有間,秦將樊于 期得罪於秦王,亡之燕,太子受而舍之。鞠武諫曰:「不 可。夫以秦王之暴而積怨於燕,足為寒心,又況聞樊 將軍之在乎?是謂委肉當餓虎之蹊也,禍必不振矣。 雖有管、晏,不能為之謀也。願太子疾遣樊將軍入匈 奴以滅口,請西約三晉,南連齊楚,北購於單于,然後 乃可圖也。」太子曰:「太傅之計,曠日彌久,心惛然,恐不 能須臾,且非獨於此也。夫樊將軍窮困於天下,歸身 於丹,丹終不以迫於強秦,而棄所哀憐之交,置之匈 奴,是固丹命卒之時也。願太傅更慮之。」鞠武曰:「夫行 危而求安,造禍而求福,計淺而怨深,連結一人之後 交,不顧國家之大害,此謂資怨而助禍矣。夫以鴻毛 燎於爐炭之上,必無事矣。且以鵰騺之秦,行暴怨之 怒,豈足道哉!燕有田光先生,其為人智深而勇沉,可 與謀。」太子曰:「願因太傅而得交於田先生,可乎?」鞠武 曰:「敬諾。」出見田先生,道太子願圖國事於先生也。田 光曰:「敬奉教。」乃造焉。太子逢迎,卻行為導,跪而蔽席。 田光坐定,左右無人,太子避席而請曰:「燕秦不兩立, 願先生留意也。」田光曰:「臣聞騏驥盛壯之時,一日而 馳千里;至其衰老,駑馬先之。今太子聞光盛壯之時, 不知臣精已消亡矣。雖然,光不敢以圖國事,所善荊 卿可使也。」太子曰:「願因先生得結交於荊卿,可乎?」田 光曰:「敬諾。」即起趨出。太子送至門,戒曰:「丹所報先生 所言者,國之大事也,願先生勿泄也。」田光俛而笑曰: 「諾。」僂行見荊軻,曰:「光與子相善,燕國莫不知。今太子 聞光壯盛之時,不知吾形已不逮也。幸而教之,曰:『燕、 秦不兩立,願先生留意也』。光竊不自外,言足下於太 子,願足下過太子於宮。」荊軻曰:「謹奉教。」田光曰:「『吾聞 之,長者為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者,國 之大事也』。願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為行而使 人疑之,非節俠也。」欲自殺以激荊軻曰:「願足下急過 太子,言光已死,明不言也。」因遂自刎而死。荊軻遂見 太子,言田光已死,致光之言,太子再拜而跪,膝行流 涕,有頃而後言曰:「丹所以誡田先生毋言者,欲以成 大事之謀也。今田先生以死明不言,豈丹之心哉?」荊 軻坐定,太子避席頓首曰:「田先生不知丹之不肖,使 得至前,敢有所道,此天之所以哀燕而不棄其孤也。 今秦有貪利之心,而欲不可足也。非盡天下之地,臣 海內之王者,其意不厭。今秦已虜韓王,盡納其地,又 舉兵南伐楚,北臨趙。王翦將數十萬之眾距漳、鄴,而 李信出太原、雲中,趙不能支,秦必入臣,入臣則禍至 燕。燕小弱,數困於兵。今計舉國不足以當秦,諸侯服 秦,莫敢合從。」丹之私計,愚以為誠得天下之勇士,使 於秦闚以重利,秦王貪其勢,必得所「願矣。誠得劫秦 王,使悉反諸侯侵地,若曹沫之與齊桓公,則大善矣,

則不可因而刺殺之。彼秦大將,擅兵於外,而內有亂
考證.svg
則君臣相疑以其間,諸侯得合從,其破秦必矣。此丹

之上願,而不知所委命,唯荊卿留意焉。」久之,《荊軻》曰: 「此國之大事也。臣駑下恐不足任使。」太子前頓首固 請毋讓,然後許諾。於是尊荊軻為上卿,舍上舍太子 日造門下供太牢,具異物,間進車騎美女,恣荊軻所 欲,以順適其意。久之,荊軻未有行意。秦將王翦破趙, 擄趙王,盡收入其地。進兵北略地至燕南界。太子丹 恐懼,乃請荊軻曰:「秦兵旦暮渡易水,則雖欲長侍足 下,豈可得哉!」荊軻曰:「微太子言,臣願謁之。今行而無 信,則秦未可親也。夫樊將軍,秦王購之金千斤,邑萬 家。誠得樊將軍首與燕督亢之地圖獻秦王,秦王必 說見臣,臣乃得有以報。」太子曰:「樊將軍窮困來歸丹, 丹不忍以己之私而傷長者之意,願足下更慮之。」荊 軻知太子不忍,乃遂私見樊于期曰:「秦之遇將軍可 謂深矣,父母宗族皆為戮沒。今聞購將軍首金千斤, 邑萬家,將柰何?」于期仰天太息流涕曰:「于期每念之, 常痛於骨髓,顧計不知所出耳。」軻曰:「今有一言,可以 解燕國之患,報將軍之仇者何如?」于期乃前曰:「為之 柰何?」軻曰:「願得將軍之首以獻秦王,秦王必喜而見 臣,臣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胸,然則將軍之仇報,而 燕見陵之恥除矣。將軍豈有意乎?」樊于期偏袒搤捥 而請曰:「此臣之日夜切齒腐心也,乃今得聞教。」遂自 刎。太子聞之,馳往哭極哀。既已無可奈何,乃遂盛樊 干期首函封之。於是太子豫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趙 人徐夫人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藥淬之以試人,血 濡縷,人無不立死者。乃為裝遣荊卿。燕國有勇士秦 舞陽,年十三,殺人,人不敢忤視,乃令秦舞陽為副。荊 軻有所待,欲與俱。其人居遠未來,而為治行,頃之未 發。太子遲之,疑其改悔,乃復請曰:「日已盡矣,荊卿豈 有意哉?丹請得先遣秦舞陽。」荊軻怒叱太子曰:「何太 子之遣,往而不返者豎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測之 強秦。僕所以留者,待吾客與俱。今太子遲之,請辭決 矣。」遂發。太子及賓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 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為《變 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又前而歌曰:「風蕭蕭兮易水 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復為羽聲忼慨,士皆瞋目,髮 盡上衝冠。於是荊軻就車而去,終已不顧。遂至秦,持 千金之資幣物,厚遺秦王寵臣中庶子蒙嘉,嘉為先 言於秦王曰:「燕王誠振怖,大王之威,不敢舉兵以逆 軍吏,願舉國為內臣,比諸侯之列,給貢職如郡縣,而 得奉守先王之宗廟,恐懼不敢自陳,謹斬樊于期之 頭,及獻燕督亢之地圖,函封燕王,拜送於庭,使使以 聞大王,唯大王命之。」秦王大喜,乃朝服設九賓,見燕 使者。咸陽宮荊軻奉《樊于期頭函》,而秦舞陽奉《地圖》 匣,以次進至陛。秦舞陽色變,振恐,群臣怪之。荊軻顧 笑舞陽前謝曰:「北蕃蠻夷之鄙人,未嘗見天子,故振 慴,願大王少假借之,使得畢使於前。」秦王謂軻曰:「取 舞陽所持圖。」軻既取圖奏之,秦王發圖,圖窮而匕首 見。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 秦王驚,自引而起,袖絕拔劍,劍長操其室。時惶急,劍 堅,故不可立拔。荊軻逐秦王,秦王環柱而走,群臣皆 愕,卒起不意,盡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 持尺寸之兵,諸郎中執兵皆陳殿下,非有詔不得上 方急時,不及召下兵,以故荊軻逐秦王,而卒惶急,無 以擊軻,而以手共博之。是時侍醫夏無且以其所奉 藥囊提荊軻也,秦王方環柱走,卒惶急不知所為,左 右乃曰:「王負劍」,負劍。遂拔以擊荊軻,斷其左股。荊軻 廢,乃引其匕首以擿秦王,不中,中銅柱,秦王復擊軻, 軻被八創。軻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倨以罵曰:「事 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約契以報太子也。」於 是左右既前殺軻,秦王不怡者良久。已而論功,賞群 臣及當坐者各有差,而賜夏無且黃金二百鎰,曰:「無 且愛我,乃以藥囊提荊軻也!」於是秦王大怒,益發兵 詣趙。詔王翦軍以伐燕,十月而拔燕薊城。燕王喜、太 子丹等盡率其精兵東保於遼東。秦將李信追擊燕 王,王急,代王嘉乃遣燕王喜書曰:「秦所以尤追燕急 者,以太子丹故也。今王誠殺丹,獻之秦王,秦王必解, 而社稷幸得血食。」其後李信追丹,丹匿衍水中。燕王 乃使使斬太子丹,欲獻之秦,秦復進兵攻之。後五年, 秦卒滅燕,虜燕王喜。魯勾踐已聞荊軻之剌秦王,私 曰:「嗟乎,惜哉,其不講於刺劍之術也!甚矣,吾不知人 也。曩者吾叱之,彼乃以我為非人。」索隱曰軻先齊人齊有慶氏則 或本姓慶春秋慶封其後改姓賀此亦至衛而改姓慶爾荊慶聲相近故隨在國而異其號也

高漸離[编辑]

按《史記荊軻傳》:秦并天下,立號為皇帝。於是秦逐太 子丹,荊軻之客皆亡。高漸離變名姓為人庸保匿作 於宋子。久之作苦,聞其家堂上客擊筑傍偟不能去, 每出言曰:「彼有善,有不善。」從者以告,其主曰:「彼庸乃 知音,竊言是非。」家丈人召使前擊筑,一坐稱善,賜酒。 而高漸離念久隱畏,約無窮時,乃退,出其裝匣中筑, 與其善衣,更容貌而前。舉坐客皆驚,下與抗禮,以為上客。使擊筑而歌,客無不流涕而去者。《宋子傳》客之 聞於秦始皇,秦始皇召見,人有識者,乃曰:「高漸離也。」 秦皇帝惜其善擊筑,重赦之,乃矐其目,使擊筑,未嘗 不稱善。稍益近之。高漸離乃以鉛置筑中,復進得近, 舉筑扑秦皇帝不中。於是遂誅高漸離,終身不復近 諸侯之人。

[编辑]

車中女子[编辑]

按《劍俠傳》:「唐開元中,吳郡士人入京應明經,至京,閑 步曲坊,逢二少年,著大麻布衫,揖士人而過,色甚恭, 然非舊識,士人謂誤識也。後數日,又逢二人,謂曰:『公 到此境未得主矣,今日方欲奉迓,邂逅相遇,實獲我 心,揖請便行』。士人雖甚疑怪,然強隨之,抵數坊,於東 市一小曲內,有臨路店數間,相與直入,舍宇極整。二」 人引士升堂,列筵甚盛。二人與客據繩床對坐,更有 數少年,禮亦謹,數數出門,若伺貴客。及午後方云「至 矣,聞一車直門來,數少年擁後直至當筵,乃一鈿車 捲簾,見一女子從車中出,年可十七八,容色甚佳,梳 滿髻,衣紈素。」二人羅拜,女不答。士人拜之,女乃拜。遂 揖客入宴。升床當席而坐,諸少年皆列坐兩旁,陳以 品味,饌至精潔。酒數巡,女子捧杯問曰:「久聞君有妙 技,今煩二君奉屈,喜得展見,可肯賜觀乎?」士人遜謝 曰:「自幼唯習儒經,絃管歌聲,實未曾學。」女曰:「所習非 是也,君熟思之,先所能者何事?」客又沉思良久,曰:「某 為學堂中,著靴於壁上,行得數步。」女曰:「然矣,請君試 之。」士乃起行於壁上,不數步而下。女曰:「亦大難事。」乃 回顧坐中諸少年,各令呈技,俱起設拜。然後有行於 壁上者,有手撮椽子行者,輕捷之戲,各呈數般,狀如 飛鳥。此人拱手,驚懼不知所措。少頃,女子起,辭士人 出,驚恍不安。又數日,途中復見二人曰:「欲假駿騎,可 乎?」士人許之。至明日,聞宮苑中失物,掩捕其賊,唯收 得馬是將馱物者。驗問馬主,遂收士人入內勘問。驅 入小門,吏自後推之,倒落深坑。仰望屋頂,唯見一孔, 自旦至食時,見繩垂一器食下,因餒甚,急取食之。食 畢,繩乃引去。深夜悲惋之極,忽見一物如鳥飛下,覺 至身,乃人也。以手撫士曰:「計甚驚怕,然某在,無慮也。」 聽其聲,則向女子也。云:「若君出矣。」以絹重縛士人胸 膊訖。以絹頭繫女身,聳然飛出宮城。去門數十里乃 下云。「君且歸江淮,求仕之計,望伺他日。」士人幸脫大 獄,乞食而歸,後竟不敢求名西上矣。

崑䮗奴[编辑]

按《劍俠傳》:「唐大曆中,有崔生者,其父為顯僚,與蓋天 之勳臣一品者熟。生是時為千牛,其父使往省一品 疾,生少年,容貌如玉,性稟孤介,舉止安詳,發言清雅。 一品命妓軸簾召生入室。生拜傳父命,一品忻然慕 愛,命坐與語。時三妓人艷,皆絕代,居前以金甌貯緋 桃而擘之,沃以甘酪而進。一品遂命衣紅綃妓者,擎」 一甌與生食。生少年赧,妓輩終不食。一品命紅綃妓 以匙而進之,生不得已而食。妓哂之,遂告辭去。一品 曰:「郎君閒暇,必須一相訪,無間老夫也。」命紅綃送出 院。時生回顧妓立三指,又反掌者三,然後指胸前小 鏡子云:「記取餘,更無言。」生歸,達一品意返學院,神迷 意奪,語減容沮。怳然凝思,日不暇食。但吟詩曰:「誤到 蓬山頂上遊,明璫玉女動星眸。朱扉半掩深宮月,應 照瓊芝雪艷愁。」左右莫能究其意。時家中有崑䮗,磨 勒顧瞻郎君曰:「心中有何事,如此抱恨不已?何不報 老奴?」生曰:「汝輩何知,而問我襟懷間事?」磨勒曰:「但言 當為郎君釋解,遠近必能成之。」生駭其言異,遂具告 知。磨勒曰:「此小事耳,何不早言之,而自苦耶?」生又白 其隱語。磨勒曰:「有何難會?立三指者:一品宅中有十 院歌姬,此乃第三院耳。反掌三者,數十五指,以應十 五日之數。胸前小鏡子,十五夜月圓如鏡,令郎君來 耳。」生大喜不自勝,謂磨勒曰:「何計而能達我鬱結耶?」 磨勒笑曰:「後夜乃十五夜,請染青絹兩匹,為郎君製 束身之衣,一品。宅有猛犬,守歌妓院門外,常人不得 輒入,入必噬殺之。其警如神,其猛如虎,即曹孟海州 之犬也。世間非老奴不能斃此犬耳。今夕當為郎君 撾殺之。」遂宴犒以酒肉。至三更,攜鍊錐而往。食頃而 回,曰:「犬已斃訖,固無障塞耳。」是夜三更,與生衣青衣, 遂負而逾十重垣,乃入歌妓院內,止第三門,繡戶不 扃,金缸微明,唯聞妓長嘆而坐,若有所伺。翠環初墜, 紅臉纔舒,幽恨方深,殊愁轉結。但吟詩曰:「深谷鶯啼 恨院香,偷來花下解珠璫。碧雲飄斷音書絕,空倚玉 簫愁鳳凰。」侍衛皆寢,鄰近閴然。生遂掀簾而入。姬默 然良久,躍下榻,執生手曰:「知郎君穎悟,必能默識,所 以手語耳。又不知郎君有何神術而至此?」生具告磨 勒之謀,負荷而至。姬曰:「磨勒何在?」曰:「簾外耳。」遂召入, 以金甌酌酒而飲之。姬白生曰:「某家本居朔方,主人 擁旄,逼為姬僕。不能自死,尚且偷生,臉雖鉛華,心頗 鬱結。縱玉著舉饌,金鑪泛漿,雲屏而每近綺羅,繡被

而常眠珠翠,皆非所願,如在桎梏。賢爪牙既有神術
考證.svg
何妨為脫狴牢。所願既伸,雖死不悔。請為僕隸,願侍

光容。又不知郎君高意如何?」生愀然不語。磨勒曰:「娘 子既堅確如是,此亦小事耳。」姬甚喜,磨勒請先為姬 負其囊橐妝奩,如此三復焉,然後曰:「恐。」遲明。遂負生 與姬而飛出峻垣十餘重。一品家之守禦無有警者, 遂歸學院而匿之。及旦,一品家方覺,又見犬已斃。一 品大駭曰:「我家門垣從來邃密,扃鐍甚嚴,勢似飛蹻, 寂無形跡,此必是一大俠矣。無更聲聞,徒為患禍耳。」 姬隱崔生家二歲,因花持駕小車而遊曲江,為一品 家人潛誌認,遂白一品,一品異之,召崔生而詰其事, 懼而不敢隱,遂細言端由,皆因奴磨勒負荷而去。一 品曰:「是姬大罪過,但郎君驅使踰年,即不能問是非, 某須為天下人除害。」命甲士五十人,嚴持兵仗,圍崔 生院,使擒磨勒。磨勒遂持匕首,飛出高垣,瞥若翅翎, 疾同鷹隼,攢矢如雨,莫能中之。頃刻之間,不知所向。 然崔家大驚愕。後一品悔懼,每夕多以家僮持劍戟 自衛,如此周歲方止。後十餘年,崔家有人見磨勒賣 藥於洛陽市,容髮如舊耳。

蘭陵老人[编辑]

按:《劍俠傳》:「唐黎幹為京兆尹,時曲江塗龍祈雨,觀者 數十。黎至,獨有老人值杖不避。幹怒,杖之如擊鞔革, 掉臂而去。黎疑其非常人,命坊老卒尋之,至蘭陵里 之南,入一門,大言曰:『我困辱甚,可具湯也』。坊卒遽返 白黎,黎大懼,因衣壞服,與坊卒至其處,時已昏黑,坊 卒直入通黎之官閥,黎唯而趨入拜伏曰:『向迷丈人 物色,罪當十死』。」老人驚曰:「誰引尹來此?」即牽上階。黎 知可以理奪,徐曰:「某為京尹,尹威稍損,則失官政。丈 人埋形雜跡,非證惠眼不能知也。若以此罪人,是釣 人以名,則非義士之心也。」老人笑曰:「老夫過也。」乃具 酒設席於地,招坊卒令坐。夜深語及養生,言約理辯, 𥟖轉敬懼。因曰:「老夫有一技,請為尹設。」遂入,良久,紫 衣朱囊,盛長劍七口,舞於中庭,迭躍揮霍,掍光電激, 或橫若掣帛,旋若欻火。有短劍二尺餘,時時及黎之 鬚,黎叩頭不已。食頃,擲劍於地,如北斗狀,顧黎曰:「向 試尹膽氣。」黎拜曰:「今日已後,性命丈人所賜,乞供役 左右。」老人曰:「尹骨相無道氣,非可遽授,別日更相顧 也。」揖黎而入。黎歸,氣色如病,臨鏡方覺,鬚剃落寸餘。 翌日復往,室已空矣。

紅線[编辑]

按《劍俠傳》:唐潞州節度使薛嵩家青衣紅線者,善彈 阮咸,又通經史,嵩召俾掌牋表,號曰「白記室。時軍中 大宴,紅線謂嵩曰:『鐘鼓之聲甚悲切,其擊者必有事 也』。嵩素曉音律,曰:『如汝所言』。乃召而問焉,云:某妻昨 夜身亡,不敢求假。」嵩即遣歸。是時至德之後,兩河未 寧,以塗陽為鎮,命嵩固守,控壓山東。殺傷之餘,軍府 草創。朝廷命嵩女嫁魏博節度使田承嗣男,又遣嵩 男娶滑臺節度使胡章女,三鎮交締為婣婭,使蓋相 接。田承嗣常患肺氣,遇暑益增,每曰:「我若移鎮山東, 納其涼冷,可以延數年之命。」乃募軍中勇武十倍者, 得三千人,號「外宅男」,而厚其廩給。常令三百人夜直 宅中,卜良日,欲併潞州。嵩聞之,日夕憂悶,咄咄自語, 計無所出。時夜漏方深,轅門已閉,策杖庭除,唯紅線 從焉。紅線曰:「主公一月不遑寢食,意有所屬,豈非鄰 境乎?」嵩曰:「事繫安危,非汝能料。」紅線曰:「某誠賤品,亦 能解主公之憂。」嵩以其言異,乃曰:「我不知汝是異人, 誠暗昧也。」遂告其事曰:「我承祖父遺業,受國厚恩。一 旦失其疆土,則數百年功勛盡矣!」紅線曰:「此易與耳, 不足勞主公憂。某暫到魏境,觀其形勢,覘其有無。今 一更首途,二更可復命,請先定一走馬,使具寒暄書, 其他則待某卻回也。」嵩曰:「倘事或不濟,反速之禍,又 如之何?」紅線曰:「某之此行,無不濟也。」乃入闈房,飾其 行具,梳烏蠻髻,插金鳳釵,衣紫繡短袍,著青絲輕履, 胸前掛龍紋匕首,額上書太乙神名,再拜而行,倏忽 不見。嵩乃返身閉戶,背燭危坐。時常飲酒,不過數合。 是夕舉觴,十餘不醉。忽聞曉角吟風,一葉墜露,驚而 起問:「紅線回矣。」嵩喜而慰勞,詢:「事諧否?」紅線對曰:「幸 不辱命。」又問曰:「無殺傷否?」曰:「不至是,但取床頭金合 為信耳。」又曰:「某子夜前三刻即達魏城,凡」歷數門,遂 及寢所。聞外宅兒正於房廊睡聲雷動,見中軍士卒 步於庭下傳叫。「風生」乃發其左扉,抵其寢帳。田親家 翁止於帳內,鼓跌酣眠,頭枕文犀,枕前露七星劍,劍 前仰開一金合,內書生身甲子與北斗神君。復以名 香美味壓鎮其上。然則揚威玉帳,坦然心豁於生前; 熟寢蘭堂,不覺命懸於手下。寧勞擒縱,只益傷嗟。時 則蠟炬煙微,爐香燼委,侍人四布,兵仗森羅。或頭觸 屏風,鼾而躲者;或手持巾拂,寢而伸者。某乃拔其簪 珥,褰其裳衣,如病如酲,皆不能寤,遂持合以歸。出魏 城西門,將行二百里,見銅臺高揭,漳水東流。晨鐘動 野,斜月在林。忿往喜還,頓忘於行役;感知酬德,聊副 於咨謀。夜「漏三時,往返七百里;危邦一入,道經五六 城,冀減主憂,敢言勞苦!」嵩乃發使入魏,遺承嗣書曰「昨來暮夜,有客自魏中來,云從元帥床頭獲一金合, 不敢留駐,謹卻封納。」專使星馳,夜半方達。正見搜捕 金合,一軍憂疑。使者以馬捶撾門,非時請見。承嗣遽 出,使者以金合授之,捧承之時,驚怛絕倒。遂留使者 止於宅中,狎以私宴,多其賜賚。明日,遣使齎帛三萬 匹、名馬二百匹及珍異等物以獻於嵩曰:「某之首領, 繫在恩私便宜,知過自新,不復更貽伊戚。專膺指使, 敢議親姻。往當捧鼓後車,來在麾鞭前馬,所置紀綱 外宅兒者,本防他盜,亦非異圖,今並脫其甲裳,放歸 田畝矣。」由是兩月之內,河北、河南信使交至。忽一日, 紅線辭去,嵩曰:「汝生我家,今將焉往?又方賴汝力,豈 可議行?」紅線曰:「某生前本男子,游學江湖間,讀《神農 藥》書,而救世人災患。時里有孕婦,忽患蟲症,某誤以 芫花酒下之,婦與腹中二子俱斃。是某一舉而殺三 人,陰力見誅,罰為女子。使身居賤隸,氣稟凡俚。幸生 於公家,今十九年矣。身厭綺羅,口窮甘軟,寵待有加, 榮亦甚矣。況國家達治,慶且無疆,此即違天,理當盡 弭。昨至魏邦,以是報恩。今兩地保其城池,萬人保其 性命,使亂臣知懼,烈士謀安在?某一婦人,功亦不小, 固可贖其前罪,遂其本形,便當遁跡塵中,棲心物外, 澄清一氣,生死長存。」嵩曰:「不然,以千金為居山之所。」 紅線曰:「事關來世,安可預謀?」嵩知不可留,乃廣為餞 別,悉集賓僚,夜宴中堂。嵩以歌送紅線酒,請座客冷 朝陽為詞。詞曰:「採菱歌怨木蘭舟,送客魂消百尺樓。 還似洛妃乘霧去,碧天無際水空流。」歌竟,嵩不勝其 悲。紅線拜且泣,因偽醉離席,遂亡所在。

僧俠[编辑]

按《劍俠傳》:「唐建中初,士人韋氏移家汝州,中路逢一 僧,因與連鑣,言論頗洽。日將夕,僧指路謂曰:『此數里 是貧道蘭若,郎君能顧乎』?士人許之,因令家口先行, 僧即處分從者,供帳具食,行十餘里不至,韋生問之, 即指一處林煙曰:『此是矣』。及至,又前進,時已昏夜。韋 生疑之,素善彈,乃密於靴中取弓銜彈,懷銅丸十餘」 方,責僧曰:「弟子有程期,適偶貪上人清論,勉副相邀, 今已行二十里不至何也?」乃彈此僧,正中其腦。僧初 若不覺,凡五發必中。僧始捫中處,徐曰:「郎君莫惡作 劇。」韋駭之,無可奈何,亦不復彈。良久,至一莊墅,數十 人列火炬出迎。僧延韋至一廳中,笑曰:「郎君勿憂。」因 問左右:「夫人下處如法?」無復曰:「郎君且自慰安之,即 就此也。」韋生見妻女別在一處,供帳甚盛,相顧涕泣, 即就僧僧前掣韋生手曰:「貧道盜也,本無好意,不知 郎君藝若此,非貧道亦不支也。今日固已無他,幸不 疑耳。適來貧道所中郎君彈悉在。」乃舉手搦腦後,五 丸墜焉。有頃,布筵具蒸犢,犢上劄刀子十餘,以虀餅 環之。揖韋生就坐。復曰:「貧道有義弟數人,欲令謁見。」 言已,朱衣巨帶者五六輩,列於階下。僧叱曰:「拜郎君, 汝等向遇郎君,則成虀粉也。」食畢,僧曰:「貧道為此等, 向今遲暮,欲改前非。不幸有一子,技過老僧,幸為我 斷之。」乃呼:「飛飛出參郎君。」飛飛年纔十六七,碧衣長 袖,皮肉如脂。僧曰:「向後堂待郎君。」僧仍授韋一劍及 五丸,且曰:「乞郎君盡藝殺之,無為老僧累也。」引韋入 一堂中,乃反鎖之。堂中四隅明燈而俟。飛飛當堂執 一短鞭。韋引彈,意必中丸,已敲落,不覺躍在梁上,循 壁虛躡,捷若猱玃,彈丸盡不復中。韋乃運劍逐之。飛 飛倏忽逗閃,去韋身不尺,韋斷鞭數節,竟不能傷。僧 久乃開門,問韋:「與老僧除得害乎?」韋具言之。僧悵然, 顧飛飛曰:「郎君證成,汝為賊也,知復如何?」僧終夜與 韋論劍及弧矢之事。天將曉,僧送韋路,曰:「贈絹百匹。」 垂泣而別。

聶隱娘[编辑]

按《甘澤謠》,聶隱娘者,貞元中魏博大將聶鋒之女也。 方十歲,有尼乞食於鋒舍,見隱娘,悅之,乃云:「問押衙 乞取此女。」鋒大怒叱尼,尼曰:「任押衙鐵櫃中盛,亦須 偷去矣。」及夜,果失隱娘所在。鋒大驚駭,令人搜尋,會 無影響。父母每思之,相對啼哭而已。後五年,尼送隱 娘歸,告鋒曰:「教已成矣,可自領取。」尼欻,亦不見。一家 悲喜,問其所習,曰:「初但讀經念咒,餘無他也。」鋒不信, 懇詰隱娘曰:「真說又恐不信,如何?」鋒曰:「但真說之。」隱 娘乃曰:「初被尼挈去,不知行幾里。及明,至大石穴,中 嵌空數十步,寂無居人,猿猱極多。尼先已有二女,亦 各十歲,皆聰明婉麗,不食,能於峭壁上飛走,若捷猱 登木,無有蹶失。尼與我藥一粒,兼令」執寶劍一口,長 一二尺許,鋒利,吹毛可斷。遂令二女教某攀援,漸覺 身輕如風。一年後刺猿猱,百無一失。後刺虎豹,皆決 其首而歸。三年後使刺鷹隼,無不中劍之刃漸減五 寸。飛走遇之,亦莫知其去來也。至四年,留二女守穴, 挈我於都市,不知何處也。指其人者一一數其過曰: 「為我刺其首來,無使」知覺。定其膽,若飛鳥也。授以羊 角匕首,刃廣四寸,遂白日刺其人於都市中,人莫能 見。以首入囊,反命則以藥化之為水。五年又曰:「某大 僚有罪,無故害人若干,夜可入其室,決其首來。」又攜匕首入其室,度其門隙,無有障礙,伏之梁上,至瞑時, 得其首歸。尼大怒曰:「何太晚如是?」某云:「見前人戲弄 一兒可愛,未忍便下手。」尼叱曰:「已後遇此輩,必先斷 其所愛,然後決之。」某拜謝,尼曰:「吾為女開腦後,藏匕 首而無傷。」用即抽之,曰:「女術已成,可歸家。」遂送還,云: 「後二十年方可一見。」鋒聞語甚懼,後遇夜即失蹤。及 明而返,鋒已不敢詁之,因茲亦不甚憐愛。忽值磨鏡 少年及門,女曰:「此人可與我為夫。」白父又不敢不從, 遂嫁之。其夫但能淬鏡,餘無他能,夫乃給衣食,甚豐 具。數年後,父卒。魏帥知其異,遂以金帛召,署為左右 吏。如此又數年,至元和間,魏帥與陳許節度使劉昌 裔參商不協,使隱娘賊其首。隱娘辭帥之許,許帥能 神算,已知其來,召牙將令曰:「早至城北,候一丈夫一 女子,各跨白黑衛至門,遇」有鵲來噪,丈夫以弓彈之, 不中。妻奪夫彈一丸而斃。鵲揖之曰:「吾欲相見,祗迎 也。」牙將受約束,遇之。隱娘夫妻云:「劉僕射果神人,不 然者何以動召也?願見劉公。」劉勞之。隱娘夫妻拜曰: 「得罪僕射,合萬死。」劉曰:「不然,各親其主,人之常事。魏 今與許何異?請當留此,勿相疑也。」隱娘謝曰:「僕射左 右無人,願舍彼而就此,服公神明耳。」蓋知魏帥之不 及劉也。劉問所須,曰:「每日只要錢二百文足矣。」乃依 所請。忽不見二衛所在,劉使人尋之,不知所向。後潛 於布囊中見二紙衛,一黑一白。後月餘,白劉曰:「彼未 知信,必使人繼至。今宵請翦髮,繫之以紅綃,送於魏 枕前,以表不回。」劉聽之,至四更卻反,曰:「送其信矣。是 夜必使精精兒來,殺某及賊僕射之首。此時亦用計 殺之,望勿憂耳。」劉豁達大度,亦無畏色。是夜明燭半 宵之後,果有二幡子,一紅一白,飄飄然如相擊於床 四隅。良久,見一人自空而踣,身首異處。隱娘亦出曰: 「精精兒已斃。」拽出於堂之下,以藥末化之為水,毛髮 不存矣。隱娘曰:「後夜當使妙手空空兒繼至。空空兒 之神術,人莫能窺其用,鬼莫得躡其蹤,能從空虛入 冥漠無形而滅影。隱娘之伎,故不能造其境,此即繫 僕射之福耳。但以于闐玉周其頸,擁以衾,隱娘當化 為蠛蠓,潛入僕射腸中聽伺,其餘無逃避處。」劉如言, 至三更,瞑目未熟,果聞項上鏗然聲甚厲,隱娘自劉 口中躍出,賀曰:「僕射無患矣。此人如俊鶻,一搏不中, 即翩然遠逝,恥其不中耳。纔未踰一更,已千里矣。」後 視其玉,果有匕首劃處,痕逾數分。自此劉轉厚禮之。 自元和八年,劉自許入覲,隱娘不願從焉。云:「自此尋 山水,訪至人,但一一請給與其夫。」劉如約,後漸不知 所之。及劉薨於軍,隱娘亦鞭驢而一至京師柩前慟 哭而去。開成中,昌裔子縱除陵州刺史。至蜀棧道,遇 隱娘,貌若當時,甚喜相見,依前跨白衛如故。謂縱曰: 「郎君大災,不合適此。」出藥一粒,令縱吞之,云:「來年火 急拋官歸雒,方脫此禍。吾藥力只保一年患耳。」縱亦 不甚信,遺以繒綵,一無所受,但沈醉而去。後一年,縱 不休官,果卒於陵州。自此無復有人見隱娘矣。

盧生[编辑]

按《劍俠傳》:唐元和中,江淮有唐山人者,涉獵史傳,好 道,居名山,自言善縮錫,頗有師之者。後於楚州逆旅 遇一盧生,氣相合,盧亦善爐火,稱唐外氏,遂呼唐為 舅,因與同之南嶽,中途止一蘭若,夜半矣。語方酣,盧 曰:「『知舅善縮錫,幸論梗概』。唐笑曰:『某數十年重跡從 師,祇得此術,豈可輕道耶』?」盧懇祈不已,唐辭以師授 有期日,祕不肯言。盧因作色曰:「舅今須傳,勿等閑也。」 唐責之曰:「某與公風馬牛耳,邂逅相憐,實慕君子,何 至騶卒不若也?」盧攘臂瞋目盼之,良久曰:「我俠客也。 如不得術,舅死於此。」因探懷出匕首,形如偃月,執火 前熨斗,削之如泥。唐懼死,乃言其術。盧笑曰:「幾誤殺 舅。此術十得六七。」方謝曰:「某師仙也,令某等十人,索 天下妄傳黃白者殃之,至添金縮錫,傳者亦死。某久 得乘蹻之道者。」因拱揖。唐自後遇道流,常陳此事以 戒之。

田膨郎[编辑]

按《劍俠傳》:唐文宗皇帝嘗寶白玉枕,德宗朝于闐國 所貢,雕琢奇巧,葢希代之寶,置寢殿帳中。一旦忽失 所在,禁衛清密,自非恩渥嬪御,莫有至者,珍玩羅列, 他無所失。上驚駭移時,下詔於都城索賊,上密謂樞 近及左右廣中尉曰:「此非外寇所入,盜當在禁掖,苟 求之不獲,且虞他變,一枕固不足惜,卿等衛我皇宮, 必期罪人斯得。不然,天子環衛,自茲無用矣。」內官惶 慄伏罪,請以浹旬求捕,大縣金帛貯之,略無尋究之 跡。聖旨嚴切,校繫者漸多,坊曲閭里,靡不搜捕。有龍 武二蕃將王敬弘,常蓄小僕,年甫十八九,神彩俊利, 使之無往不屆。敬弘與流輩於威遠軍會宴,有侍妓 善鼓胡琴,四座酒醉,因請度曲。辭以樂器非妙,須常 御者彈之。中漏已傳,求之不及,因起解。小僕曰:「若要 琵琶,頃刻可至。」敬弘曰:「禁鼓纔動,軍門已鎖,尋常汝 豈不見,何言之謬也。」既而就飲數巡,小僕以繡囊將 琵琶而至,坐客飲笑。南軍去左廣,往復三十餘里,入夜且無行旅,既而倏忽往來,敬弘驚異,於時失枕。搜 捕嚴急,意以盜竊疑之。宴罷及時,遽歸其第,引而問 之曰:「使汝累年不知,蹻捷如此。吾聞世有俠士,汝莫 是否?」小僕謝曰:「非有此,但能行耳。」因言:「父母皆在蜀 川,頃偶至京國,今欲卻歸鄉里。有一事欲報恩,偷枕 者早知姓名,三數日當令伏罪。」敬弘曰:「如此事即非 等閑,遂令全活者不少。未知賊在何許,可報司存掩 獲否?」小僕曰:「偷枕者,田膨郎也。市廛軍伍,行止不恒, 勇力過人,且喜超越,苟非便折其足,雖千兵萬騎,亦 將奔走。自茲再宿,候之於望仙門,伺便擒之必矣。將 軍隨某觀之,此事仍須祕密。」是時涉旬無雨,向晚埃 塵頗甚。還北,軍馬騰踐跬步間,人不相觀。膨郎與少 年數輩,連臂將入軍門,小僕執毬杖擊之,欻然已折 左足。仰而窺曰:「我偷枕來,不怕他人,惟懼於爾。既此 相值,豈復多言。」於是舁至左右軍,一款而伏。上喜得 賊,又知獲在禁旅,引膨郎臨軒詰問,具陳常在宮中 往來。上曰:「此乃任俠之流,蓋非常之竊盜。」內外囚繫 數百人,於是悉令原之。小僕初得膨郎,已告敬弘歸 蜀尋之不可,但賞敬弘而已。

李龜壽[编辑]

按《江行雜錄》:「外王父中書令晉國公,宣宗朝再啟黃 閣,不協比於權道。睢以公諒宰大政,四方有請訴礙 於法者,必固爭不已,由是征鎮忌焉。然志尚典籍,雖 門施行馬,庭列鳧鍾,而尋繹未嘗稍倦。於永寧里第 別搆書齋,每退朝,獨處其中,愉愉如也。大中三年,因 請假,將入齋,唯所擾卑腳大花鴨從。既啟扉,而花鴨」 連銜公衣卻行,叱去復至。既入閤,花鴨仰視,吠轉急。 公亦疑之,乃匣中拔《千金劍》,按於膝上,向空祝之曰: 「若有異類陰物,可出相見。吾乃大丈夫,豈懾於鬼輩 而相迫邪?」言訖,欻有物從梁上墜地,乃人也。朱髮,衣 短褐衣,色貌黝瘦,頓首連拜,唯曰:「死罪。」公止之,且詢 其姓名何為,對曰:「李龜壽,盧龍塞人」也。或有厚賂龜 壽,令不利於公。龜壽「上感鈞化,復為花鴨所驚,形不 能匿,令公若貰龜壽萬死之罪,願以餘生服事台鼎。」 公曰:「待汝以不死。」遂命元從都押衙傅存隸之。明日 旦,有婦人至第門,服裝單急,曳履而抱持襁嬰,請於 閽曰:「幸為呼李龜壽。」龜壽乃出其妻,且曰:「訝君稍遲, 昨夜半自前來相見耳。」遂與龜壽同止。及公薨。龜壽 盡室亡去。

荊十三娘[编辑]

按《劍俠傳》:「唐進士趙中立,家於溫州,以豪俠為事,至 蘇州,旅舍支山禪院僧房有一女,商荊十三娘,為夫 亡設大祥齋,因慕趙,同載歸揚州。趙以氣義耗荊娘 之財,殊不介意。其友人李正郎第三十九,有愛妓,妓 之父母奪以與諸葛殷,李悵恨不已。時諸葛與呂用 之幻惑太尉高駢,恣行威福,李懼禍,飲泣而已。偶語」 於荊娘,荊娘亦為之憤惋。謂李郎曰:「此小事,我能為 郎取之。但請過江,於潤州北固山六月六日正午時 待我。」李並依之。至期,荊娘以囊盛妓與妓之父母首 級授李。復與趙同入浙中,不知所終。

京西店老人[编辑]

按《劍俠傳》:唐韋行規自言少時遊京西,暮止店中,更 欲前進,店有老人方工作,謂曰:「『客勿夜行,此中多盜』。 韋曰:『某留心弧矢,無所患也』。因行數十里,天黑,有人 起草中尾之,韋叱不應,連發矢中之,復不退,矢盡,韋 懼,奔馬。有頃,風雷總至,韋下馬負一大樹,見空中有 電光相逐,如鞠杖,勢漸逼樹杪。規乃投弓矢,仰空乞」 命,拜數十,電光漸高而滅,風雷亦息。韋顧大樹,枝幹 盡矣,鞭馱已失,遂反前店。見老人方箍桶,韋意其異 人也,拜而且謝。老人笑曰:「客勿恃弓矢,須知劍術。」引 韋入後院,指鞭馱言:「卻領取,聊相試耳。」又出桶板一 片,昨夜之箭,悉中其上。韋請役力承事,不許。微露擊 劍事,韋亦得一二焉。

五代[编辑]

潘扆[编辑]

按《南唐書》:潘扆往來江淮間,自稱野客。嘗依海州刺 史鄭匡國,不甚見禮,館之馬廐旁。一日,從匡國獵近 郊,匡國妻行至廐中,因視扆所居,四壁蕭然,葦席竹 笥而已。發笥,睹二鍚丸,亦頗怪之。扆歸,大驚曰:「何物 婦人,觸吾劍?賴吾攝其光芒,不然身首殊矣。」或以告 匡國,匡國竦然曰:「殆劍客也,求學其術。」扆曰:「姑一試 之。」乃俱至靜院,探懷出二錫丸,置掌中。俄而氣出指 端,如二白虹,旋繞匡國頸,有聲錚然,匡國汗下如雨, 曰:「先生之術神矣,觀止矣。」扆笑引手收之,復為錫丸。 匡國表薦於烈祖,召居紫極宮,數年卒。

淘沙子[编辑]

按《茅亭客話》,偽蜀有隱跡於淘沙者,不知所從來及 名氏,常戴故帽,攜鐵鈀竹畚,多於寺觀闐靜處坐臥。 時東市國清寺街有民宇文氏宅,門有大桐樹,淘沙 子休息樹陰下。宇文頗留心至道,見其人容質有異, 遂延於廳,問其藝業,云:「某攻詩嗜酒,言論非俗。」因飲之數爵,與約再會浹旬,淘沙子乃到其門,將破帽等 寄與門僕,令報主人。其僕忿然厲聲罵之曰:「主人豈 見此等貧兒耶!」宇文聞之,遽出迎候,愧謝曰:「翹望日 久,何來晚耶?」即與飲且酣。宇文曰:「神仙可致乎?至道 可求乎?」淘沙子曰:「得之在心,失之亦心。」宇文曰:「某數 年前遇人教令嚥氣,未得其驗,廢之已久。」淘沙子曰: 「修道如初,得道有餘,皆是初勤而中惰,前功棄之矣。」 遽辭而去。翌日凌晨扣門,將一新手帕裹一物,云:「《淘 沙子》寄與主人。」宇文開而觀之,乃髻髮一顆,莫測其 由。至日高,門僕不來,令召之,云:「今早五更睡中,被人 截卻頭髻將去。」自茲無復影響。休復見。《道書》云:「刺客 者,得隱形之法也。」言刺客若死,屍亦不見,每二十年 一度易容,改名姓,謂之「脫難」,多有奇怪之事,名籍已 係地仙,淘沙子是其流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