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81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百十三卷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

 第八百十三卷目錄

 傭工部彙考

  周禮天官

  揚雄方言

 傭工部藝文

  傭賃判         唐白居易

 傭工部紀事

 傭工部雜錄

 傭工部外編

 刀鑷部藝文一

  題刀鑷民傳後      宋黃庭堅

 刀鑷部藝文二

  鑷工          元僧雪岩

 刀鑷部選句

 刀鑷部紀事

 刀鑷部雜錄

藝術典第八百十三卷

傭工部彙考[编辑]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冢宰以九職任萬民,九曰閒民,無常職,轉移執事。

愚案:《成周》計民受田,餘夫亦及之,安有閒民?今謂之「閒民」 ,必其單丁下戶,既不能勝耕,又不能從事於園圃虞衡藪牧之地,與夫工商嬪婦之業,聖人難以強之受職也。亦列於九職之終者,以八職之中不可無此等人。

《方言》
[编辑]

《甬》
[编辑]

自關而東,陳魏宋楚之間保庸,謂之「甬。」

保言可保信也

傭工部藝文[编辑]

傭賃判

有客戶閑人請移執事,許之。恐因有流散,不許則見無常職。欲允其請,仍立案牒,為其限約。州以為優,《具請省裁》。

《對》
唐·白居易
[编辑]

閑人者五,列在《周官》,雖去家而不歸,終寓世而無職。 喬木空在,乘白雲而不見;斷蓬斯飄,待涼風而未得。 今乃請移執事,願效劬勞,誠自強而不息,復知迷而 可尚。必也末遊是恣,浮迹難悛,許之而行,未敢聞命。 如或恪居爾職,無俾我虞,遂其由衷,是亦奚擾。況復 存乎案牘,置以隄防,自可定於職司,亦何請於華省。

傭工部紀事[编辑]

《拾遺記》:「傅說賃為赭衣者,舂於深巖以自給。」

《說苑貴德篇》:桓公之平陵,見家人有年老而自養者, 公問其故,對曰:「吾有子九人,家貧無以妻之,吾使傭 而未返也。」桓公取外御者五人妻之。

《古詩紀·琴歌小序》:「百里奚為秦相,堂上樂作,所賃澣 婦,自言知音,因援琴撫絃而歌。問之,乃其故妻,還為 夫婦。」

《貧士傳》:陳仲字子終,齊人也。適楚,居於陵。自謂於陵 仲子,窮不苟求,食不非義。楚王遣使持金,欲聘為相, 其妻曰:「亂世多害,恐先生不保也。」遂相與逃去,為人 灌園。

《史記田完世家》:「湣王之遇殺,其子法章變名姓為莒 太史敫家傭。太史敫女奇法章狀貌,以為非恆人,憐 而嘗竊衣食之。及齊亡,臣相聚求湣王子,於是共立 法章,是為襄王。襄王既立,立太史氏女為王后。」 《貧士傳》:「王高者,秦時人也。家徒壁立,夫婦晝則傭耕, 夜則伐草燒博,飢食藜藿,寒衣草衣,而安然不變所 守焉。」

《史記刺客傳》:荊軻死,高漸離乃變名姓為人傭保,匿 作於宋子。久之作苦,聞其家堂上客擊筑,彷徨不能 去,每出言曰:「彼有善不善。」從者以告,其主曰:「彼傭乃 知音。」召使擊筑,一座稱善。

《陳涉世家》:陳勝者,陽城人也,字涉。少時嘗與人傭耕, 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苟富貴,無相忘。」傭者笑而 應曰:「若為傭耕,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 知鴻鵠之志哉《欒布傳》:欒布者,梁人也。始梁王彭越為家人時,嘗與 布游,窮困,賃傭於齊,為酒人保。數歲,彭越去之巨野 中為盜,而布為人所略,賣為奴於燕,為其家主報仇, 燕將臧荼舉以為都尉。

《鄭當時傳》:「當時,字莊,陳人也。遷為大農令。漢征匈奴, 招四夷,天下費多,財用益匱。莊任人賓客,為大農僦, 人多逋負,以此陷罪,贖為庶人。」謂當時作大農,任 賓客,僦人,取庸直也。或者貰物以應官取庸,故下云 「多逋負」也。

《丞相匡衡傳》:「丞相匡衡者,東海人也。好讀書,從博士 受詩。家貧,衡傭作以給食飲。才下數,射策不中至九, 乃中丙科。」其經以不中科故明習。

《後漢書梁鴻傳》:「鴻字伯鸞,扶風平陵人也。父讓,王莽 時為城門校尉,封修遠伯,使奉少昊後,寓於北地而 卒。鴻時尚幼,以遭亂世,因卷席而葬。後受業大學,家 貧,尚節介,博覽無不通,而不為章句。學畢,乃牧豕於 上林苑中。曾誤遺火,延及它舍,鴻乃尋訪燒者,問所 去失,悉以豕償之。其主猶以為少,鴻曰:『無它財,願以 身居作』」主人許之。因為執勤,不懈朝夕。鄰家耆老見 鴻非恆人,乃共責讓主人,而稱鴻長者,於是始敬異 焉,悉還其豕,鴻不受而去,遂至吳,依大家皋伯通居 廡下,為人賃舂。每歸,妻為具食,不敢於鴻前仰視,舉 案齊眉。伯通察而異之,曰:「彼傭能使其妻敬之如此, 非凡人也。」乃方舍之於家。鴻潛閉,著「書十餘篇。」 《班超傳》:「超字仲升,扶風平陵人。永平五年,兄固被召 詣校書郎,超與母隨至洛陽,家貧,常為官傭書以供 養。」

《杜根傳》:「根字伯堅,永初元年,舉孝廉,為郎中。時和熹 鄧后臨朝,權在外戚,根以帝年長,宜親政事,與同時 郎上書直諫,太后大怒,收執根等,令盛以縑囊,於殿 上扑殺之。執法者以根知名,私語行事人,使不加力。 既而載出城外,根得甦,因得逃竄,為宜城山中酒家 保積十五年,酒家知其賢,厚敬待之。」

《吳祐傳》:「公沙穆來遊太學,無資糧,乃變服客傭,為吳 祐賃舂。與語大驚,遂共定交於杵臼之間。」

《貧士傳》:「徐穉字孺子,豫章南昌人也。家貧,常齎磨鏡 具,到所住,傭以自給。桓帝以元纁備禮徵聘陳蕃、胡 廣、黃瓊交辟不就。」

《陳留耆舊傳》:「范丹學通三經,常自賃灌園。」

《高士傳》:「夏馥字子治。靈帝即位,中常侍曹節等專朝, 禁錮善士,謂之黨人。馥雖不交時官,然聲名為節等 所憚,遂與汝南范滂、山陽張儉等數百人並為節所 誣,悉在黨中。詔下郡縣,各捕以為黨魁。馥乃頓足而 嘆曰:『孽自己作,空污良善,一人逃死,禍及萬家,何以 生為』?乃自翦鬚變服易形入林慮山中為冶工客作」, 形貌毁悴,積傭三年而無知者。後詔委放,儉等皆出, 馥獨嘆曰:「已為人所棄,不宜復齒鄉里矣。」留賃作不 歸,家人求不知處。其後有識其聲者,以告同郡止鄉 太守濮陽潛,使人以車迎馥,馥自匿不前。潛車三返, 乃得馥。

《後漢書申屠蟠傳》:「蟠字子龍,陳留外黃人也。家貧,傭 為漆工。郭林宗見而奇之,同郡蔡邕深重之,召為主 簿,不行。再舉有道不就。絕跡於梁碭之間,因樹為屋, 自同傭人。」

《郭太傳》:庾乘字世遊,潁川鄢陵人也。少給事縣庭,為 門士。林宗見拔之,勸遊學宮,遂為諸生傭。後能講論, 自以卑第,每處下座,諸生博士皆就讎問,由是學中 以下座為貴,徵辟並不起,號曰「徵君。」

《魏略》:「焦先字孝然,河東人。建安十六年,關中亂,先失 家屬,獨竄於河渚間,饑不苟食,寒不苟衣。天寒時構 火以自炙,饑則出為人客作,飽食而已,不取其直。 扈累字伯重,京兆人也。黃初元年,徙詣洛陽。縣官以 其孤老,給廩月五升。五升不足食,頗行傭作以裨糧。 糧盡復出,人與不取。」

《吳志闞澤傳》:「澤字德潤,會稽山陰人也。家世農夫,至 澤好學,居貧無資,常為人傭書,以供紙筆,所寫既畢, 誦讀亦遍。」

《述異記》:「石勒嘗傭於臨水,為遊軍所囚,會有群鹿傍 道,軍人競逐之,勒乃獲免。」

《南史王僧孺傳》:「僧孺家貧,常傭書以養母。」

「《香案牘》。成公興傭於寇謙之從母家,使墾田。寇一日 於林下布算周髀,曆法不合,公興教之,應手而成。」 《唐書王紹宗傳》:「紹宗字承烈,梁左民尚書銓曾孫,系 本瑯琊,徙江都云。少貧俠,嗜學,工草隸,客居僧坊寫 書,取庸自給。凡三年庸足給,一月即止,不取贏。人雖 厚償,輒拒不受。徐敬業起兵,聞其行,以幣劫之,稱疾 篤」,復令唐之奇強遣,不肯赴,敬業怒,將殺之,之奇曰: 「彼人望也,殺之沮士心,不可。」由是免。事平,大總管李 孝逸表其節,武后召赴東都,謁殿中,褒慰良厚,擢太 子文學,累進祕書少監。

《王琚傳》:「琚,懷州河內人。年甫冠,見駙馬都尉王同皎同皎器之。會謀刺武三思,琚義其為,即與周璟、張仲 之等共計。事洩亡命,自傭於揚州富商家。識非庸人, 以女嫁之,厚給以貲,琚賴以濟。」

《韓愈圬者王承福傳》:「王承福世為京兆長安農夫。天 寶之亂,喪其土田,手鏝衣食,餘三十年,舍於市之主 人,而歸其屋食之當焉。視時屋食之貴賤,而上下其 圬之傭以償之,有餘則以與道路之廢疾餓者 摭。」言。蕭穎士性異常嚴酷,昔有一僕,事之十餘載,穎 士每一箠楚百餘,不堪其苦。人或激之擇木,其僕曰: 「我非不能他從,遲留者乃愛其才耳。」

《遼史韓知古傳》:「知古,薊州玉田人。善謀,有識量。太祖 平薊時,知古六歲為淳欽皇后兄,欲穩所得,后來嬪, 知古從焉,未得省見。久之,負其有怏怏不得志,挺身 逃庸保,以供資用。其子匡嗣得親近太祖,因間言,太 祖召見與語,賢之,命參謀議。」

《五代史梁家人傳》:梁太祖母曰文惠皇后王氏,單州 單父人也。其生三子,長曰廣王全昱,次曰朗王存,其 次太祖后少寡,攜其三子傭食蕭縣人劉崇家。太祖 壯而無賴,縣中皆厭苦之。崇患太祖慵惰不作業,數 加笞責,獨崇母憐之,時時自為櫛沐。戒家人曰:「朱三 非常人也,宜善遇之。」

《宋史郭進傳》:「進,深州博野人。少貧賤,為鉅鹿富家傭 保。有膂力,倜儻任氣,結豪俠,嗜酒蒱博。其家少年患 之,欲圖殺進。婦竺氏陰知其謀,以告進,遂走晉陽,依 漢祖。漢祖壯其材,留帳下。歷雲州觀察使。」

《張繹傳》:「繹字思叔,河南壽安人。家甚微,年長未知學, 傭力於市。出聞邑官傳呼聲,心慕之,問人曰:『何以得 此?人曰:『此讀書所致爾』。即發憤力學,遂以文名』。」 《過庭錄》:祖宗時,有陜民值凶荒,母妻之別地受傭,民 居家耕種自給,逾月一往省母外日省母少,俟其妻 出,讓其夫曰:「我與爾母在此,乃不為意,略不相顧乎?」 民與妻相詬責不已,民曰:「爾拙於為生,受傭於人,乃 復怨我。」妻曰:「誰不為傭耶?」民意妻譏其母怒,以犁柄 擊妻,一中而死。事至有司,當位者皆以《故殺十惡》論。 案成,一明法者折之曰:「其妻既受人傭,義當蹔絕。若 以《十惡》故殺論,民或與其妻姦,將以夫妻論乎?以平 人論乎?」眾皆曉服,遂定以鬥殺情理輕,奏聞折之者, 被褒賞焉。

《元史趙弘毅傳》:「弘毅字仁卿,真定晉州人。少好學,家 貧無書,傭於巨室。晝則為役,夜則借書讀之。或閔其 志,但使總其事而不役焉。」

《郭回傳》:回,邵武人,素貧。母卒,回傭身得錢葬之。 《遊宦紀聞》:明太祖微行至一小店,傭人供之,太祖出 對云:「小店三杯兩盞,有甚東西?」傭對云:「大明一統,萬 年不分南北。」此蓋元逋臣隱作酒肆傭耳。太祖訪知 之,特賜恩宥。

《廣濟縣志》:「史玉明,太西鄉人。父早喪,事母至孝,傭工 奉母。每春雨連朝,蓑笠未具,適苦飢私禱,天霽方傭, 而雲忽四合,玉明呼搶曰:『明則飢耳,如我母何』?」須臾, 天復霽,母老,起居艱苦,必負置田畔奉食。及母卒,傭 工自給,有山一段,田一畝,隻身搆茇舍墓側,有虎過 之,拜而退。嘉靖初,以病終於墓茇舍。

《權子》燕市一瞽子傭,為人作麵,且磨且羅,中夜作苦, 浩歌自如。一夕,主妻感慨蹴主公謂曰:「阿公徼天,頗 饒于貲,視瞽傭奚若,乃終身營營,反不逮渠之適,何 也?」主人曰:「唯唯,吾第試之。」翌日,瞽請發廩取麥,主人 故置金鏹麥中,從旁伺之。瞽傾麥磨上,忽聞鏗然聲, 手探拾之,以為遺也。懷之踧,踧色動凝宁,躊躇竊四 聽無人聲,乃痼之床下,時作時往躡之。自是歌輟,作 亦不力。主乘間發取其金,瞽不知也。踰時,瞽辭主人 欲去,主人佯許之。瀕行,即地取金亡矣。窅然自喪,乃 復跪懇,求復為傭云。

《列朝詩集小傳》:「谷淮字文東,客於淮陽傭書。穉而秀, 頗好博覽。仿文徵仲書法,給事澄江張學士家。」

傭工部雜錄[编辑]

《鶡冠子》伊尹酒保立為世師。

柳宗元《送薛存義之任序》:「凡民之食於土者,出其十 一傭乎吏,使司平於我也。今我受其直,怠其事者,天 下皆然,豈惟怠之,又從而盜之。向使傭一夫於家,受 若直,怠若事,又盜若貨器,則必甚怒而黜罰之矣。」 《輟耕錄》:「今人之指傭工者曰『客作』」,三國時已有此語。 焦光飢則出為人客作,飽食而已。

《上海縣志》:「窮農無田,為人傭耕曰長工;農月暫傭者曰忙工;田多而人少,倩人助工而報之,曰伴工。」

傭工部外編[编辑]

《神仙傳》:「老子將去而西出關,以昇崑䮗。關令尹喜占 風氣,逆知當有神人來過,乃掃道四十里,見老子而 知是也。老子在中國都未有所授,知喜命應得道,乃 停關中。老子有客徐甲,少賃於老子,約日雇百錢,計 欠甲七百二十萬錢。甲見老子出關遊行,速索償不 可得,乃倩人作辭詣關令以言老子,而為作辭者,亦」 不知甲已隨老子二百餘年矣,唯計甲所應得直之 多,許以女嫁甲。甲見女美尤喜,遂通辭於尹喜,得辭 大驚,乃見老子。老子問甲曰:「汝久應死,吾昔賃汝,為 官卑家貧,無有使役,故以《太元清生符》與汝,所以至 今日,汝何以言吾?吾語汝到安息國,固當以黃金計 直還汝,汝何以不能忍?」乃使甲張口向地,其《太元真 符》立出於地,丹書文字如新,甲成一聚枯骨矣。喜知 老子神人能復使甲生,乃為甲叩頭請命,乞為老子 出錢還之。老子復以《太元符》投之,甲立更生。喜即以 錢二百萬與甲,遣之而去。

仙人李八百者,欲授唐公房仙術,乃為作傭客,身作 惡瘡,膿潰臭惡,使公房夫人舐之,瘡愈,乃授《丹經》一 卷。

《集仙傳》:祝大伯不知何所人,嘗為傭於信州貴溪。 《江西通志》:瞿夫人,洪州黃元仙妻也,隋末,元仙棄官 隱於羅山,貧甚,夫人為人傭織以養其姑,如此者十 年。一日忽謂元仙曰:「昨聞帝命,當與子別。」俄頃化為 青氣數丈,騰空而去。

《酉陽雜俎》:「秀才權同休友人,元和中落第,旅遊蘇湖 間,遇疾貧窘,走使者本村野人,雇已一年矣。疾中思 甘豆湯,令其市甘草。雇者久而不去,但具火湯。秀才 且意其怠於祗承,復見折樹枝盈握,仍再三搓之,微 近火上,忽成甘草。秀才心大異之,且意必有道者。良 久,取麤沙數掊,捘已成豆矣。及湯成,與甘豆無異,疾」 亦漸差。秀才謂曰:「余貧迫若此,無以寸步。」因褫垢衣 授之,「可以此辦少酒肉,余將會村老丐少道路資也。」 雇者微笑:「此固不足辦,某當營之。」乃斫一枯桑樹,成 數筐札聚於盤上,噀之,悉成牛肉,復汲數瓶水,頃之, 乃旨酒也。村老皆醉飽,獲束縑三千,秀才方慚謝雇 者曰:「某本驕,雅不識道者,今返,請為」僕。雇者曰:「予固 異人,有少失謫於下賤,合役於秀才。若限未足,復須 力於他人。請秀才勿變常,庶卒某事也。」秀才雖諾之, 每呼指色上,面蹙蹙不安。雇者乃辭曰:「秀才若此,果 妨某事也。」因說秀才修短窮達之數,且言萬物無不 可化者,唯淤泥中朱漆著。及髮藥,力不能化,因去,不 知所之也。

刀鑷部藝文一[编辑]

《題刀鑷民傳後》
宋·黃庭堅
[编辑]

陳留江端禮《季共》曰:「陳留市上有刀鑷民,年四十餘, 無室家子姓,惟一女,年七八歲矣,日以刀鑷所得錢 與女子醉飽,醉則簪花吹長笛,肩女而歸。無一朝之 憂,而有終身之樂,疑以為有道者也。」

刀鑷部藝文二[编辑]

《鑷工》
元·僧雪岩
[编辑]

一聲《鑷子》噪秋蟬,門內老僧驚晝眠。白髮盡時元髮 在,夕陽芳草自芊芊。

刀鑷部選句[编辑]

梁簡文帝詩:「下床著珠珮,捉鏡安華鑷。」中婦織《流 黃篇》。「調絲時繞腕,易鑷乍牽衣。」

徐陵《織流黃》詩:「數鑷經無亂,新漿緯易牽。」

杜甫詩。「休鑷鬢毛斑。」

《耿湋詩》:「銀盃乍滅中心火,金鑷惟多兩鬢絲。」

白居易詩:「嬾鑷從鬚白,休醫任眼昏。」滿鑷霜毛送 老來。

杜牧詩:「金鑷洗霜鬢,銀觥滴露桃李商隱詩:「羞鑷鏡中絲。」

《李郢詩》:「青鬢已緣多病鑷,可堪風景促流年。」

賈島詩:「白髮無心鑷,青山去意多。」

陸龜蒙詩:「翠鑷有寒鏘,碧花無定影。」

韋莊詩:「白髮太無情,朝朝鑷又生。」

《羅鄴詩》:「雙鬢多於愁裏鑷,四時須向醉中銷。」

徐寅《昔遊詩》「不書胝漸穩,頻鑷鬢無根。」

《王安石》「詩翁雖齒長,我未見白可鑷。」微言歸《易》悟, 疾若髭赴鑷。試令取一毫,亦乏寸金鑷。

司馬光詩:「白髮添新鑷,紅塵滿弊衣。」

陳師道詩:「直使頷鬚深作白,未應投鑷愧諸孫。」 蘇軾詩:「已將鏡鑷投諸地,喜見蒼顏白髮新。」理髮 更慚霜滿鑷。

黃庭堅「陳留鑷,工詩,彈鑷送《歸鴻》。」

刀鑷部紀事[编辑]

《廣博物志》:「軒轅」作「鏡鑷剃刀。」

《洞林卷》:縣令施安置鑷,令郭璞射之。璞曰:「非簪非釵, 常在頷下。鬢髮飾物,是有兩岐。」

《宋書范曄傳》:義康餉孔熙先銅匕、銅鑷等物。 《唐類函》《齊書》曰:高帝令左右拔白髮。隆王昌時五歲, 帝曰:「『兒言我是誰』?答曰:『太翁也』。帝曰:『豈有為人曾祖 拔白髮,即擲去鑷』。」

《南齊書文安王皇后傳》:「后諱寶明,建元四年為皇太 子妃,無寵。太子為宮人製新麗衣裳及首飾,而后床 帷陳設故舊,釵鑷十餘枚。」

《諧噱錄》:王僧虔晚年惡白髮。一日對客,左右進銅鑷, 僧虔曰:「卻老先生至矣。」

《酉陽雜俎》:魏末有人至狐穴前,得金刀鑷、玉唾壺。 《隋書。南蠻傳》:大業三年,遣人送金盤,貯香花并鏡鑷。 《酉陽雜俎》:海州司馬韋敷曾住嘉興,道遇釋子希遁, 深於繕生之術,又能用日辰可代藥石。見敷鑷白曰: 「貧道為公擇日拔之。」經五六日,僧請鑷其半,及生,色 若黳矣。凡三鑷之,鬢不復變。座客有祈鑷者,僧言取 時「稍差別」,後髭色,果帶綠,其妙如此。

《墨客揮犀》:彭淵材至廬山太平觀,見狄梁公像眉目 入鬢,熟視久之,呼刀鑷者使剃其眉尾,令作卓枝入 鬢之狀。家人輩望見驚笑,淵材怒曰:「何笑?吾前見范 文正公,恨無耳毫,今見狄梁公,不敢不剃眉。何笑之 乎?耳毫未至,天也;剃眉,人也。君子修人事以應天,奈 何兒女子以為笑乎?」

有一郎官,年六十餘,置媵妾數人。鬚已斑白,令其妻 妾互鑷之。妻忌其少,恐為群妾所悅,乃去其黑者;妾 欲其少,乃去其白者。不踰月,頤頷遂空。

《貴耳集》京下,忽闕見錢,市間頗皇皇。忽一日,秦會之 呼一鑷工櫛髮,以五千當二錢犒之,諭云:「此錢數日 間有旨不使,早用之。」鑷工親得鈞旨,遂與外人言之, 不三日間,京下見錢頓出。

《異聞總錄》:「明秀州方子張其田僕鄒大善刀鑷。」

刀鑷部雜錄[编辑]

《釋名》:鑷,攝也;攝,髮也。

《說文》:「籋,箝也。」籋與鑷同 《唐類函通》俗曰:「攝減鬚髮謂之鑷。」

孔孺《七別》:「長袖隨腕而遺曜,紫鑷承鬢而騁輝。」 《日知錄》:「北人謂鑷工為待詔。」

《考槃餘事》:「小文具匣一,以紫檀為之,內藏小裁刀、錐 子、穵耳、挑牙、消息、修指甲、刀、剉指、剔指刀、髮刡鑷子 等件。旅途利用,似不可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