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2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二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二十二卷目錄

 汞部彙考

  桂海金石志水銀

  異域記水銀海

  本草綱目水銀 水銀粉 粉霜 銀朱 靈砂

 汞部紀事

 汞部雜錄

 汞部外編

坤輿典第二十二卷

汞部彙考[编辑]

《宋范成大桂海金石志》
[编辑]

《水銀》
[编辑]

水銀,以邕州溪洞朱砂末之,入罏燒取,極易成。以百 兩為一銚銚之,制以豬胞為骨,外糊厚紙數重,貯之 不漏。

元朱德潤異域記[编辑]

《水銀海》
[编辑]

延祐間,有佛菻國使來朝,僃言:「其域土地甚廣,有水 銀海,周圍可四五十里。國人取之之法,先於近海十 里掘坑井數十,然後使健夫駿馬馳驟,可逐飛鷹者。 人馬皆貼金薄迤𨓦行。近海日照金光晃曜,則水銀 滾沸,如潮而來,勢若粘裹。其人即迴馬疾馳,水銀隨 後趕至。行稍遟緩,則人馬俱為水銀撲沒。既迴速,於」 是水銀之勢漸遠,力漸微,卻復奔回。遇坑井則水銀 流積其中。然後其國人旋取之,用香草同煎,皆花銀 也。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编辑]

《水銀釋名》
[编辑]

《別錄》曰:「汞 澒。」汞同 《綱目》曰:「靈液」, 藥性曰:「奼女。」 李時珍曰:「其狀如水似銀,故名水銀。澒者,流動貌,方 術家以水銀和牛羊豕三脂,杵成膏,以通草為炷,照 於有金寶處,即知金、銀、銅、鐵、鈆玉、龜蛇、妖怪,故謂之 靈液。」

蘇頌曰:「《賡雅》。水銀謂之澒丹。竈家名汞。其字亦通用 耳。」

集解

《別錄》曰:「水銀生符陵平土,出於丹砂。」

陶弘景曰:「今水銀有生熟,此云生符陵平土者,是。出 硃砂腹中,亦有別出砂地者,青白色最勝,出於丹砂 者是。今燒粗末朱砂所得,色小白濁,不及生者,甚能 銷化金銀,使成泥,人以鍍物是也。燒時飛著釜上灰, 名汞粉,俗呼為水銀灰」,最能去風。

蘇恭曰:「水銀出於朱砂,皆因熱氣,未聞朱砂腹中自 出之者。火燒飛取,人皆解法。南人蒸取之,得水銀雖 少,而朱砂不損,但色少變黑爾。」

蘇頌曰:「今出秦州、商州、道州、邵武軍」,而秦州乃來自 西羌界。《經》云:「出於丹砂者,乃是山石中采粗次朱砂 作爐,置砂於中,下承以水,上覆以盆,器外加火鍛養, 則煙飛於上,水銀溜於下,其色小白濁。」陶氏言別出 沙地者,青白色,今不聞有此。西羌人亦云如此燒取, 但其山中所生極多,至於一山自拆裂,人采得砂石, 皆大塊如升斗,碎之乃可燒鍛。故西來水銀,極多於 南方者。又取草汞法,用細葉馬齒莧乾之,十斤得水 銀八兩或十兩。先以槐木槌之,向日束作架,曬之三 二日即乾。如經年久,燒存性,盛入瓦甕內,封口,埋土 坑中四十九日,取出自成矣。

李時珍曰:汞出於沙為真汞。雷斆言有草汞;陶弘景 言有沙地汞。《淮南子》言:「弱土之氣生白礜石,礜石生 白澒。」蘇頌言陶說者不聞有之。按:陳霆《墨談》云:「佛林 國當日沒之處,地有水銀海,周圍四五十里,國人取 之。近海十里許,掘坑井數十,乃使健夫駿馬皆貼金 薄行。近海邊日照,金光晃耀,則水銀滾沸如潮而來, 其勢若粘裹,其人即回馬疾馳,水銀隨赶。若行緩,則 人馬皆撲沒也。人馬速行,則水銀勢遠力微,遇坑塹 而溜積於中,然後取之。用香草同煎,則成花銀。此與 中國所產不同。」按:此說似與陶氏沙地所出相合,又 與陳藏器言「人服水銀病拘攣,但炙金物熨之,則水 銀必出蝕金」之說相符。蓋外番多丹砂,其液自流為 水銀,不獨鍊砂取出,信矣。胡演《丹藥祕訣》云:「取砂汞 法,用瓷瓶盛朱砂,不拘多少,以紙封口,香湯煮一伏 時,取入水火鼎內,炭塞口,鐵盤蓋定,鑿地一孔,放盌 一箇,盛水,連盤覆鼎於盌上,鹽泥固縫,周圍加火煆 之,待冷取出,汞自流入盌矣。」邕州溪洞燒取極易,以 百兩為一銚,銚之制似豬脬,外糊厚紙數重貯之,即 不走漏。若撒散在地,但以川椒末或茶末收之,或以 真金及鍮石引之,即上。 《王嘉謨》曰:取去汞之砂殼,名天流,可點化。

修治

雷斆曰:「凡使,勿用草汞并舊朱漆中者,經別藥制過 者,在尸中過者,半生半死者。其朱砂中水銀色微紅收得後,用葫蘆貯之,免遺失。若先以紫背天葵并夜 交藤自然汁二味同煮一伏時,其毒自退。若修十兩 二升,合七鎰。」

氣味

辛寒有毒。

甄權曰:「大有毒。」

《大明》曰:「無毒。」

徐之才曰:「畏慈石、砒霜。」

寇宗奭曰:「水銀得鈆則凝,得硫則結,并棗肉研則散。 別法鍛為膩粉,粉霜唾研之死虱。銅得之則明,灌尸 中則後腐。以金、銀、銅、鐵置其上則浮,得紫河車則伏, 得川椒則收。可以勾金,可為涌泉匱。蓋藉死水銀之 氣也。」

《土宿真君》曰:「荷葉、松葉,松脂,穀精草,萱草,金星草,瓦 松、夏枯草,忍冬,莨菪子、鴈來紅、馬蹄香,獨腳蓮、水慈 姑,皆能制汞。」

主治

《本經》曰:「疹瘻痂瘍白禿,殺皮膚中虱,墮胎除熱,殺金 銀銅錫毒,鎔化還復為丹,久服神仙不死。」

《別錄》曰:「以傅男子陰,陰消無氣。」

陳藏器曰:「利水道,去熱毒。」

大明曰:「主天行熱疾,除風安神,鎮心,治惡瘡瘑疥,殺 蟲,催生,下死胎。」

寇宗奭曰:「治小兒驚熱涎潮。」

李時珍曰:「鎮墜痰逆,嘔吐反胃。」

發明

陶弘景曰:「還復為丹,事出《仙經》。酒和日暴,服之長生。」 甄權曰:「水銀有大毒,朱砂中液也,乃還丹之元母,神 仙不死之藥。能伏鍊五金為泥。」

《抱朴子》曰:「丹砂燒之成水銀,積變又還成丹砂,其去 凡草木遠矣,故能令人長生。金汞在九竅則死,人為 之不朽,況服食乎。」

陳藏器曰:「水銀入耳,能食人腦至盡;入肉,令百節攣 縮,倒陰絕陽。人患瘡疥,多以水銀塗之。性滑重,直入 肉,宜謹之。頭瘡切不可用,恐入經絡,必緩筋骨,百藥 不治也。」

寇宗奭曰:水銀入藥,雖各有法,極須審謹,有毒故也。 婦人多服絕娠。今有水銀燒成丹砂,醫人不曉誤用, 不可不謹。唐韓愈云:「太學士李千遇、方士柳泌,能燒 水銀為不死藥,以鈆滿一鼎,按中為空寔,以水銀蓋 封四際,燒為丹砂,服之下血四年,病益急,乃死。」余不 知服食說自何世起,殺人不可計,而世慕尚之益至 此其惑也。在文書所記,耳聞者不說,今直取目見,親 與之游而以藥敗者六七公,以為世誡。工部尚書歸 登自說服水銀得病,有若燒鐵杖,自顛貫其下,摧而 為火,射竅節以出,狂痛呼號,泣絕其裀席,得水銀,發 且止,唾血十數年以斃。殿中御史李虛中,疽發其背 死。刑部尚書李遜謂余曰:「我為藥誤。」遂死。刑部侍郎 李建,一旦無病死。工部尚書孟簡邀我於萬州,屏人 曰:「我得祕藥,不可獨不死。今遺子一器,可用棗肉為 丸服之。」別一年而病。後有人至,訊之,曰:「前所服藥誤, 方且下之,下則平矣。」病二歲卒。東川節度御史大夫 盧坦溺血,肉痛不可忍,乞死。金吾將軍李道古,以柳 泌得罪,食泌藥五十「死海上。」此皆可為戒者也。祈不 死乃速得死,謂之智,可不可也?五穀三牲,鹽醯果蔬, 人所常御。人相厚勉,必曰強食。今惑者皆曰:「五穀令 人夭,三牲皆殺人,當務減節。一筵一饌,禁忌十之二 三,不信常道,而務鬼怪,臨死乃悔。」後之好者。又曰:「彼 死者皆不得其道也,我則不然。始動曰藥動故病,病 去藥」行,乃不死矣。及且死,又悔。嗚呼,可哀也已! 李時珍曰:「水銀乃至陰之精,稟沉著之性,得凡火鍛 煉,則飛騰靈變,得人氣薰蒸,則入骨鑽筋,絕陽食腦, 陰毒之物,無似之者。而《大明》言其無毒,《本經》言其久 服神仙,甄權言其還丹元母」,《抱朴》以為長生之藥。六 朝以下,貪生者服食,致成廢篤而喪厥軀,不知若干 人矣。方士固不足道,《本草》其可妄言哉!水銀但不可 服食耳,而其治病之功,不可掩也。同黑鈆結砂,則鎮 墜痰涎;同硫黃結砂,則拯救危病。此乃應變之兵,在 用者能得肯綮,而執其樞機焉爾。餘見《鈆白霜》及《靈 砂下》。

《水銀粉釋名》
[编辑]

汞粉。 輕粉。 峭粉。 膩粉。

李時珍曰:「輕」言其質,「峭」言其狀,「膩」言其性。昔蕭史與 秦穆公鍊飛雲丹,第一轉乃輕粉,即此。

修治

李時珍曰:「升鍊輕粉法,用水銀一兩,白礬二兩,食鹽 一兩,同研不見星,鋪於鐵器內,以小烏盆覆之。篩竈 灰、鹽水和,封固盆口。以炭打二炷香,取開,則粉升於 盆上矣。其白如雪,輕盈可愛。一兩汞,可升粉,八錢。又 法:水銀一兩,皂礬七錢,白鹽五錢,同研如上升鍊。又 法:先以皂礬四兩,鹽一兩,焰硝五錢,共炒黃為麴。水銀一兩,又麴二兩,白礬二錢,研勻如上升鍊。《海客論》 云:「諸礬不與水銀相合,而綠礬和鹽,能制水銀成粉, 何也?水銀者,金之魂魄;綠礬者,鐵之精華。二氣同根, 是以暫制成粉,無鹽則色不白。」

氣味

辛冷無毒。

大明曰:「畏慈石、石黃,忌一切血本,出於丹砂故也。」 李時珍曰:「溫燥有毒,升也,浮也。黃連、土茯苓、陳漿、黑 鈆、鐵漿,可制其毒。」

主治

陳藏器曰:「通大腸,轉小兒疳痺、瘰𤻤,殺瘡疥癬蟲,及 鼻上酒。」風瘡瘙痒。 李時珍曰。治痰涎積滯。水腫鼓脹毒瘡。

發明

寇宗奭曰:「水銀粉下膈涎,并小兒涎潮。瘈瘲藥多用, 然不可常服及過多,多則損人。若兼驚則尤須審之。 蓋驚為心氣不足,不可下,下之裡虛,驚氣入心,不可 治。其人本虛,更須禁此,慎之至也。」

劉完素曰:「銀粉能傷牙齒。」蓋上下齒齦,屬手足陽明 之經,毒氣感於腸胃,而精神氣血水穀既不勝其毒, 則毒即循經上行,而至齒齦嫩薄之分為害也。 李時珍曰:「水銀乃至陰毒物,因火鍛丹砂而出,加以 鹽礬,鍊而為輕粉,加以硫黃,升而為銀朱,輕飛靈變, 化純陰為燥烈。其性走而不守,善劫痰涎,消積滯,故 水腫」、風痰,濕熱毒瘡被劫,涎從齒齦而出,邪鬱為之 暫開,而疾因之亦愈。若服之過劑,或不得法,則毒氣 被蒸,竄入經絡筋骨,莫之能出。痰涎既去,血液耗亡, 筋失所養,榮衛不從,變為筋攣骨痛,發為癰腫疳漏, 或手足皸裂,蟲癬頑痹,經年累月,遂成廢痼,其害無 窮。觀《丹客》升鍊水銀、輕粉,鼎器,稍失固濟,鐵石撼透, 況人之筋骨皮肉乎?陳文中言:輕粉下痰而損心氣, 小兒不可輕用,傷脾敗陽,必變他證,初生尤宜慎之。 而演山氏謂小兒在胎,受母飲食熱毒之氣,畜在胸 膈,故生下箇箇發驚。宜三日之內,與黃連去熱,膩粉 散毒,又與人參朱砂蜜湯解清。心肺,積毒既化,兒可 免此患。二說不同,各有所見。一謂無胎毒者。不可輕 服。一謂有胎毒者。宜預解之。用者宜審。

《粉霜釋名》
[编辑]

水銀霜 白雪 白靈砂。

李時珍曰:以汞粉轉升成霜,故曰粉霜。《抱朴子》云:「白 雪,粉霜也。」以海鹵為匱,蓋以土鼎勿洩精華,七日乃 成,要足陽氣,不為陰侵,惟薑、藕、地丁、河車可以煉之 點化,在仙為元壺,在人為精原,在丹為木精,在造化 為白雪,在天為甘露。

修治

李時珍曰:「升鍊法用真汞粉一兩,入瓦罐內令勻,以 燈盞仰蓋罐口,鹽泥塗縫。先以小炭火鋪罐底四圍, 以水濕紙不住手在燈盞內擦,勿令間斷,逐漸加火, 至罐頸住火,冷定取出,即成霜如白蠟。」按《外臺祕要》 載古方崔氏造水銀霜法云:「用水銀十兩,硫黃十兩, 各以一鐺熬之良久,銀熱黃銷,急傾為一鐺,少緩即」 不相入。仍急攪之,良久硫成灰,銀不見。乃下伏龍肝 末十兩,鹽末一兩攪之。另以鹽末鋪鐺底,一分入藥 在上,又以鹽末蓋面,一分,以瓦盆覆之,鹽土和泥塗 縫,炭火鍛一伏時,先文後武,開盆刷下。凡一轉後,分 舊土為四分,以一分和霜,入鹽末二兩,如前法飛之。 訖。又以土一分,鹽末二兩,和飛如前,凡四轉土盡,更 用新土,如此七轉,乃成霜用之。此法後人罕知,故附 於此云。

氣味

辛溫有毒。

李時珍曰:「畏蕎麥稈灰、硫黃。」

主治

李時珍曰:「下痰涎,消積滯,利水,與輕粉同功。」

發明

張元素曰:「粉霜、輕粉亦能潔淨藏府,去膀胱中垢膩, 既毒而損齒,宜少用之。」

李時珍曰:「其功過與輕粉同。」

《銀朱釋名》
[编辑]

《猩紅  紫粉霜》。

李時珍曰:昔人謂「水銀出於丹砂,鎔化還復為朱者」, 即此也,名亦由此。

集解

李時珍曰:胡演《丹藥祕訣》云:「升鍊銀朱,用石亭脂二 斤,新鍋內鎔化,次下水銀一斤,炒作青砂頭炒不見 星,研末罐盛,石板蓋住,鐵線縛定,鹽泥固濟,大火鍛 之,待冷取出,貼罐者為銀朱,貼口者為丹砂。今人多 以黃丹及礬紅雜之,其色黃黯,宜辨之。真者謂之水 華朱。」每水銀一斤,燒朱一十四兩八分,次朱三兩五 錢。

氣味

辛溫有毒。

主治

李時珍曰:「破積滯,劫痰涎,散結胸,療疥癬惡瘡,殺蟲 及虱,功同粉霜。」

發明

李時珍曰:「銀朱乃硫黃同汞升鍊而成,其性燥烈,亦 能爛齦攣筋,其功過與輕粉同也。今廚人往往以之 染色供饌,宜去之。」

《靈砂釋名》
[编辑]

《二氣砂》。

唐慎微曰:「《茅亭客話》載,以靈砂餌胡孫、鸚䳇、鼠犬等, 變其心,輒會人言,丹之通為靈者。」

李時珍曰:此以至陽勾至陰,脫陰反陽,故曰《靈砂》。

修治

唐慎微曰:「靈砂用水銀一兩,硫黃六銖,細研,炒作青 砂頭,後入水火既濟爐,抽之如束鍼紋者,成就也。」 李時珍曰:按胡演《丹藥祕訣》云:「升靈砂法,用新鍋安 逍遙爐上,蜜揩鍋底,文火下燒,入硫黃二兩,鎔化,投 水銀半斤,以鐵匙急攪,作青砂頭,如有焰起,噴醋解 之。待汞不見星,取出細研,盛入水火鼎內,鹽泥固濟, 下」以自然火升之,乾水十二盞為度,取出如束鍼紋 者成矣。《庚辛玉冊》云:「靈砂者,至神之物也。硫汞制而 成形,謂之丹基。」奪天地造化之功,竊陰陽不測之妙, 可以變化五行,鍊成九還。其未升鼎者,謂之青金丹 頭;已升鼎者,乃曰靈砂。靈砂有三:以一伏時周天火 而成者,謂之金鼎;靈砂;以九度抽添,用周天火而成 者,謂之「九轉靈砂。」以地數三十日炒鍊而成者,謂之 「醫家老火靈砂。」並宜桑灰淋醋煮伏過用,乃良。

氣味

甘溫無毒。

主治

唐慎微曰:「五臟百病,養神,安魂魄,益氣明目,通血脈, 止煩滿,益精神,殺精魅惡鬼氣。久服,通神明不老,輕 身神仙,令人心靈。」

李時珍曰:「主上盛下虛,痰涎壅盛,頭旋吐逆,霍亂反 胃,心腹冷痛。升降陰陽,既濟水火,調和五臟,補助元 氣。研末,糯糊為丸,棗湯化服,最能鎮墜,神丹也。」

發明

李時珍曰:「硫黃,陽精也;水銀,陰精也。以之相配夫婦 之道,純陰純陽,二體合璧,故能奪造化之妙,而升降 陰陽,既濟水火,為扶危拯急之神丹,但不可久服爾。」 東坡言:「此藥治久患反胃,及一切吐逆,小兒驚吐,其 效如神,有配合陰陽之妙故也。時珍常以陰陽水送 之,尤妙。」

附方

初生不乳,咽中有噤物,如麻豆許,用水銀米粒大與 之,下咽即愈。聖惠方

小兒癇疾,能壓一切熱水銀小豆許安。中沉湯內 煮一食頃。與服。勿仰兒頭。恐入腦也。聖濟方

急驚墜涎:「水銀半兩,生南星一兩,麝香半分,為末,入 石腦油同搗和丸綠豆大,每服一丸,薄荷湯下。」 失心風疾:「水銀一兩,藕節八箇,研成砂子,丸如芡實 大,每服二丸,磨刀水下一二服。」經驗方

精魅鬼病:水銀一兩,漿水一升,炭火煎,減三分,取水 銀一豆許,神符裹吞之,晚又服,一二日止。廣濟方 反胃吐食,水不能停,黑鈆水銀各一錢五分,結砂舶 硫黃五錢,官桂一錢為末,每服六錢,一半米湯一半, 自然薑汁調作一處服。聖濟錄

消渴煩熱:「水銀一兩,鈆一兩,結砂皂莢一挺,酥炙麝 香一錢,為末,每服半錢,白湯下。」聖濟錄

膽熱衂衊,血上妄行,水銀、朱砂、麝香等分為末,每服 半錢,新汲水下。宣明方

血汗不止。同上

妊婦胎動,母欲死,子尚在,以此下之:水銀、朱砂各半 兩研膏,以牛膝半兩,水五大盞,煎汁,入蜜調服半匙。 聖惠方

婦人難產:水銀二兩,先煮後服,立出。梅師方

胎死腹中,其母欲死,水銀二兩,吞之立出。梅師方 婦人斷產:水銀以麻油煎一日,空心服棗大一丸,永 斷不損人。婦人良方

解金銀毒水銀一兩,服之即愈。千金方

誤吞金銀及鐶子釵子,以汞半兩吞之,再服即出。聖惠 方

《百蟲入耳》:水銀豆許,傾入耳中,以耳向下擊銅物數 聲即出。能食人腦,非急切勿用。聖濟錄

頭上生蝨,水銀和蠟燭油揩之,一夜皆死。摘九方 腋下胡臭:水銀、胡粉等分,以面脂和,頻摻之。千金方 少年面皰:「水銀、胡粉等分,研,臘豬脂和,夜塗旦拭,勿 見水,三度瘥。」肘後方

老小口瘡:水銀一分,黃連六分,水二升,煮五合,含之, 日十次。普濟方白癜風痒:水銀數拭之,即消。千金方

蟲癬瘙痒:水銀、胡粉等分研傅。又水銀、蕪荑和酥傅 之。外臺祕要

痔蟲作痒:水銀、棗膏各二兩,同研,綿裹納下部,明日 蟲出。梅師方

惡肉毒瘡一女年十四,腕軟處生物如黃豆大,半在 肉中,紅紫色,痛甚,諸藥不效。一方士以水銀四兩,白 紙二張,揉熟蘸銀擦之,三日自落而愈。李樓怪症方 一切惡瘡:水銀、胡粉熬黃、黃連各一兩,研勻傅之,乾 則以唾調。肘後方

楊梅毒瘡:「水銀、黑鈆各一錢,乳香、沒藥各五分,結砂, 黃丹一錢,為末,以紙卷作小撚,染油點燈,日照瘡三 次,七日見效。」《方廣》附「餘用水銀、黑鈆、結砂、銀硃各二 錢,白花蛇一錢,為末,作紙撚七條頭,日用三條,自後 日用一條,香油點燈,於爐中放被內熏之,勿透風,頭 上有瘡,連頭蓋之。」一方,水銀一錢二分,黑鈆、白錫各 「八分,共結砂,黃丹四分,朱砂六分為末,分作十二紙 撚」,以香油浸燈盞內,點於小桶中,以被圍病人坐之, 以鼻細細吸煙,三日後口出惡物為效。

痘後生瞖:水銀一錢,虢丹五錢,研作六丸,坩鍋糊定, 火鍛一日,取用薄綿裹之,左瞖塞右耳,右瞖塞左耳, 自然墜下。危氏方

小兒初生,浴湯中入鹽少許,拭乾,以膩粉少許摩其 身,既不畏風,又散諸氣。全幼心鍳 初生鎖肛證由胎中熱毒結於肛門,兒生之後,閉而 不通,三日,急令婦人咂兒前後心、手足心,并臍七處 四五次,以輕粉半錢,蜜少許,溫水化開,時時與少許, 以通為度。全幼心鑒

小兒涎喘,服藥不退者:用無雄雞子一箇,取清,入輕 粉炒乙兩拌和,銀器盛,置湯瓶上蒸熟。三歲兒盡食, 當吐痰或泄而愈。氣實者乃可用。演山活幼口議 幼兒:乳不止,服此立效。膩粉一錢,鹽豉七粒,去皮 研勻,丸麻子大,每服三丸,藿香湯下。活幼口議 小兒喫泥。及肚用膩粉一分。沙糖和丸麻子大。空 心米飲下一丸。良久泄出泥土。瘥。經驗方

大小便閉,脹悶欲死,二三日則殺人。膩粉一錢,生麻 油一合,相和空心服。聖惠方

大便壅結:「膩粉半錢,沙糖一彈丸,研丸梧子大。每服 五丸,臨臥溫水下。」又方:「膩粉二錢,黃丹一錢,為末,每 米飲服一錢。」普濟方

血痢腹痛:膩粉五錢,定粉三錢,同研,水浸蒸餅心少 許,和丸菉荳大,每服七丸或十丸,艾一枚,水一盞,煎 湯下。祕寶方

消中嗜食,多因外傷痹熱,內積憂思,啖食鹹物及麪, 致脾胃乾燥,飲食倍常,不生肌肉,大便反堅,小便無 度,輕粉一錢為末,薑汁拌勻,長流水下,齒浮是效,後 服「豬肚丸」補之。危氏得效方

一切虛風,「不二散」,用膩粉一兩,湯煎五度,如法服;慢 火焙乾麝香半分,細研。每服一字,溫水調下。孫用和祕寶方 水氣腫滿:「汞粉一錢,烏雞子去黃,盛粉蒸餅包,蒸熟 取出,苦葶藶炒一錢,同蒸餅杵丸綠豆大,每車前湯 下三五丸,日三服,神效。」醫壘元戎

痘瘡生瞖:輕粉、黃丹等分為末。左目患吹右耳,右目 吹左耳即退。王氏痘疹方

女人面脂:「太真紅玉膏、輕粉、滑石、杏仁去皮,等分為 末,蒸過,入腦、麝少許,以雞子清調勻,洗面畢傅之,旬 日後色如紅玉。」閨閣事宜

抓破面皮。生薑自然汁調輕粉末搽之,更無痕跡。救急 方

牙齒疼痛:「輕粉一錢,大蒜一瓣,杵餅安隔骨前陷中, 先以銅錢隔了,用蜆殼蓋定,扎住一宿愈。」左疼安右, 右疼安左。摘元方

風蟲牙疳,膿血有蟲:「輕粉一錢,黃連一兩,為末摻之。」 普濟方

小兒耳爛:輕粉、棗子灰等分,研,油調傅。摘元方 《底耳》腫痛,汁水不絕:輕粉一錢,麝香一分,為末摻之。 簡便方

爛弦風眼:膩粉末,口津和點大眥,日二三次。聖惠方 小兒頭瘡,蔥汁調膩粉塗之。又方:「雞子黃炒出油,入 麻油及膩粉末傅之。」集簡方

小兒生癬:豬脂和輕粉抹之。直指方

牛皮惡癬:五更食炙牛肉一片,少刻以輕粉半錢,溫 酒調下。同上

楊梅瘡癬:《嶺南衛生方》:「用汞粉、大風子肉等分為末, 塗之即愈。」《醫方摘元》:「用輕粉二錢,杏仁四十二箇,去 皮洗瘡,拭乾搽之,不過三日即愈。乾則以鵝膽汁調。」 楊梅毒瘡:《醫學統旨》:「用輕粉一錢,雄黃、丹砂各二錢 半,槐花炒、龜版炙各一兩,為末,糊丸梧子大。每服一 錢,冷茶下,日二服,七日愈。」楊誠齋《經驗方》:「用輕粉、胡」 桃仁、槐花炒研、紅棗肉各二錢搗丸,分作三服,初日 雞湯下,二日酒下,三日茶下,三日服盡,五日瘡乾,七日痂落。一方用獖豬腎一對,去膜批開,各摻輕粉一 錢,扎定麻油二兩。熟頓食。不破口腫牙。仍服金銀 花藥。一方用大雞卵一箇。去黃留白。入輕粉一錢。攪 勻紙糊。飯上蒸熟食

下疳陰瘡:輕粉末乾摻之,即結靨而愈。萬表積善堂方 疽瘡不合,以虀汁溫洗拭乾,用蔥汁調輕粉傅之。一 方:輕粉五分,黃蠟一兩,以粉摻紙上,以蠟鋪之,縳在 瘡上,黃水出即愈。永顏方

癰疽惡瘡,楊梅諸瘡:水銀一兩,朱砂、雄黃各二錢半, 白礬、綠礬各二兩半,研勻罐盛,燈盞蓋定,鹽泥固濟, 文武火鍊,升罐口掃收。每以三錢入乳香、沒藥各五 分,灑太乙膏上貼之,絕效。名曰「五寶霜。」

小兒急驚,搐搦涎盛:粉霜二錢,白牽牛、炒、輕粉各一 錢,為末。每服一字,薄荷湯下,吐涎為效。全嬰方 小兒躁渴:粉霜一字,大兒半錢,蓮花湯調下,冬月用 蓮肉。保幼大全

風熱驚狂神白丹治傷寒積熱及風生驚搐,或如狂 病,諸藥不效。粉霜一兩,以白麪六錢,和作餅子,炙熟 同研,輕粉半兩,鈆白霜二錢半,為末,滴水丸梧子大, 每服十丸至十五丸,米飲下。宣明方

疹生瞖:粉霜八分,朱砂一錢,為末,水調少許,傾入 耳內。鴻飛集

楊梅惡瘡:「粉霜一味擦之。」集簡方

小兒內釣多啼:「銀朱半錢,乳香、煨蒜各一錢,為末,研 丸黍米大。半歲五丸,薄荷湯下。」心鍳 男女陰毒:銀朱、輕粉各一錢,用五日獨蒜一枚,搗和 作餅,貼手心,男左女右,兩手合定放陰下,頃間氣回 汗出即愈。但口中微有氣即活。唐珤經驗方 痰氣結胸鶴頂丹不問陰陽虛實,炒過陷胸、鴻心等 藥,用銀朱半兩,明礬一兩,同碾,以熨斗盛火,瓦盞盛 藥,鎔化急刮搓丸。每服一錢,真茶入薑汁少許服之。 心上隱隱有聲,結胸自散。不動臟腑,不傷真氣,明礬 化痰,銀朱破積故也。曾世榮活幼全書

正水腫病,大便利者:銀朱半兩,硫黃鍛四兩,為末,麪 糊丸梧子大,每飲下三十丸。普濟方

咽喉疼痛:銀朱、海螵蛸末等分,吹之取涎。救急方 火焰丹毒:銀朱調雞子清塗之。李樓怪症方

湯火灼傷:銀朱研細,菜油調傅,二次愈。多能鄙事 疽瘡發背:銀朱、白礬等分,煎湯溫洗,卻用桑柴火遠 遠炙之,一日三次,甚效。救急方

魚臍丁瘡,四面赤,中央黑,銀朱水和丸。每服一丸。溫 酒下。名「走馬丹。」普濟方

楊梅毒瘡:銀朱、官香等分為末,以紙卷作撚,點燈置 桶中,以鼻吸煙,一日一作,七日愈。又方:銀朱二錢,孩 兒茶一錢,龍掛香一錢,皂角子一錢,為末,如上法用。 又方:「銀朱、輕粉各一錢,黃蠟、清油各一兩,化開和收, 以油紙攤貼,瘡痂自脫也。」

筋骨疼痛:猩紅三錢,枯礬四錢,為末,作三紙撚,每旦 以一撚蘸油點火熏臍,被覆臥之,取汗。纂要奇方 日久頑瘡不收者,銀朱一錢,千年地下石灰五分,松 香五錢,香油一兩,為末,化攤紙上貼之。應急良方 瘡不斂。同上 血風。瘡生腳股上。乃濕毒成風也。黃蠟一兩溶化。 入銀朱一兩。攪攤紙上。刺孔貼之。簡便方

黃水濕瘡:銀朱、鹽梅和搗傅之。集元方

癬瘡有蟲:銀朱、牛骨髓,桐油調搽。醫方摘要

頭上生虱,銀朱浸醋,日日梳頭。包銀朱紙,以盌覆燒 之,茶清洗下,煙子揉之,包頭一夜,至旦虱盡死。積德堂方 伏熱吐瀉,《陰陽丸》:用硫黃半兩,水銀一錢,研墨、薑汁 糊丸小豆大,三歲三丸,冷水下,大人三、四十丸。鄭氏小兒 方

諸般吐逆。同上

霍亂吐逆,不問虛實冷熱,一氣散一名「青金丹。」用水 銀、硫黃等分,研不見星。每服一字至半錢,生薑湯調 下。錢氏小兒方

脾痛反胃:「靈砂一兩,蚌粉一兩,同炒赤,丁香、胡椒各 四十九粒,為末,自然薑汁煮半夏粉糊丸梧子大」,每 薑湯下二十丸。普濟方

冷氣心痛:「靈砂三分,五靈脂一分,為末,稀糊丸麻子 大,每服二十丸,食前石菖蒲、生薑湯下。」直指方 九竅出血,因暴驚而得。其脈虛者,靈砂二十粒,人參 湯下,三服愈。此證不可錯認作血,得熱則流,妄用涼 藥誤事。楊仁齊直指方

「養正丹,又名交泰丹」,乃寶林真人谷伯陽方也。卻邪 輔正,助陽接真。治元氣虧虛,陰邪交蕩,上盛下虛,氣 不升降,呼吸不足,頭旋氣短,心怯驚悸虛煩,狂言盜 汗,腹痛腰痛,反胃吐食,霍亂轉筋,欬逆。又治中風涎 潮,不省人事,陽氣欲脫,四肢厥冷,傷寒陰盛,自汗唇 青脈沉,婦人產後月候不勻,帶下腹痛。用黑盞一隻, 入黑鈆溶汁,次下水銀,次下朱砂末,炒不見星,少頃 乃下硫黃末,急攪有焰,灑醋解之,取出研末,糯粉煮糊丸菉荳大,每二十丸鹽湯下。四味皆等分,此藥升 降陰陽,既濟心腎,神效不可具述。和劑局方

汞部紀事[编辑]

《吳越春秋》:「闔閭葬墓中澒池廣六丈。」

《史記秦始皇本紀》:「始皇驪山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 海,機相灌輸。」

《神仙傳》:「封君達,隴西人,服鍊水銀,年百餘歲,常騎青 牛。」

《武進縣志》:茅山陳生,善休糧服氣,偶至延陵,到傭作 坊,求人負擔藥物,歸山以價賤多不肯。有一夫壯健 然頗若癡者,疥瘡滿身,前拜曰:「去得。」遂令挈囊從行。 既至,願留採薪。陳曰:「『吾辟榖,無飯與餐』。答曰:『但斸草 根食亦可矣』。」會山下有衣冠家妻患齒,詣陳生覓藥, 未愈。傭者夜攜一小鍋扃門熾火,陳生窺之,見於葫 蘆中潟水銀數合煎之,攪如稀餳,投一丸藥,乃為金 矣。撚兩丸,以紙裹置懷中,餘作一金餅。明日,患齒者 復至,傭者取一丸付之,含之未半,痛即止。陳生伺傭 者出,於房內搜得書二卷。傭者至,大怒罵陳生,陳生 卻還之。傭者曰:「某今去矣。」遂出門,入水沐浴,忽變為 美少年,跳入深澗,不知所之。

《宋史張永德傳》:「初,永德寓睢陽,有書生鄰居臥疾,永 德療之獲愈。生一日就永德求汞五兩,既得,即置鼎 中煮之成真金。自是日與永德游。一日告適淮上,語 永德曰:『後當相遇於彼』。永德曰:『吳境不通,於何可去』? 生曰:『吾自有術』。永德送行數舍,懇求藥法。生曰:『君當 大貴,吾不吝此,慮損君福』。」言訖而去。及永德屯下蔡, 牙帳前後隊部曲八百人,皆金銀刀槊繡旗幟。永德 善騎射,左右分掛,十的握十矢,疾馳互發,發必中。淮 民環觀,有一僧睥睨,永德,遽召之,乃睢陽書生也。夜 宿帳中,復求汞法。僧曰:「始語君貴,今不謬矣。終能謹 節,當保五十年富貴,安用此為?然能降志禮賢,當別 有授公藥法者。」永德由此益罄家資,延致方士,故太 祖以「方外」待之。

《李宸妃傳》:宸妃薨,殯洪福院。呂夷簡謂入內都知羅 崇勳曰:「宸妃當以后服殮,用水銀實棺。」崇勳如其言。 後章獻太后崩,燕王為仁宗言:陛下乃李宸妃所生, 死以非命。仁宗哀慟累日,下詔自責。幸洪福寺祭告, 易梓宮,親哭視之,妃玉色如生,冠服如皇太后,以水 銀養之,故不壞。

《厚德錄》:范文正公少貧悴,依睢陽朱氏家,常與一術 者游。會術者病篤,使人呼文正而告曰:「吾善鍊水銀 為白金,吾兒幼,不足以付,今以付子。」即以其方與所 成白金一斤,封識納文正懷中。文正方辭避,而術者 已絕。後十餘年,文正為諫官,術者之子長呼而告之 曰:「而父有神術,昔之死也,以汝尚幼,故俾我收之。今 汝成立,當以還汝。」出其方并白金授之,封識宛然。 《續明道雜志》:張文定以端明殿學士尹成都日,值藥 巿,其門醫李生因巿藥遇一老人,相與問訊,老人曰: 「張公已再鎮蜀矣。」文定實一至,老人似言其前身事 也。又曰:「今有藥二粒,君為我達於公,或公不信,未肯 餌,則以一粒烹水銀,候汞成金,可無疑也。」李生以藥 獻公,公素好道,聞之甚喜,乃於府第小亭躬取水銀 構火,投藥一粒烹之,有聲如粥沸,有紅光自鼎中起, 俄頃光罩一庭,而鼎中聲亦屢變,火滅,視鼎中,爛然 餅金矣。公取餘一粒,即服之。公壽八十五歲,無疾坐 而逝。

《寧波府志》:「僧正覺,姓李氏,建炎間,主天童寺。僧舊不 滿二百,覺納眾千二百人。主事者憂之,覺笑曰:『非汝 所憂也』。翌日,嘉禾錢氏致粟千斛,歲大饑,為食食貧 民。鑿萬工池,有蜀僧𨙫覺密謂曰:『工徒甚繁,願以乾 汞相資』。遂以藥和水銀,以器覆之,貯湯缶上,須臾有 聲,出之,果銀也。覺曰:『吾亦能之』。遂以汞納口,端坐逾」 時出之,亦銀也。僧愧謝去。

《宋史汪應辰傳》:應辰在朝,多革弊事,中貴人皆側目。 德壽宮方甃石池,以水銀浮金鳧魚於上,上過之,高 宗指示曰:「水銀正乏此,買之汪尚書家。」上怒曰:「汪應 辰力言朕置房廊與民爭利,乃自販水銀耶?」應辰知 之,力求去。

《春渚紀聞》:道人王樂仙從太乙宮王道錄行胎養之 術,歲餘勤至不怠。王云:「我非汝師。相州天慶館李先 生,汝師也。汝持我書訪之,當有所授。」樂仙得書,徑至 湯陰求之,果見赤目蓬首,攜瓶至茶肆,瀹茶者因探 懷出王書授之。李微笑曰:「王師乃爾管人間事耶,此 非相語處。三日黎明,候我於觀門也。」仙樂詗謝而歸三日雞鳴,坐門未久,李至,以手撩髮,則兩目煜然,如 巖電燭人。握手入觀中,謂樂仙:「汝刳心求道,而燒假 銀,何也?」樂仙謝:「誠有以備乏,絕無告耳。然是乾水銀 法,非若世人點銅,以誤後人也。」李探懷出銀小鋌,請 以是易子所作如何?樂仙取以示之,範製輕重,與李 所授無異也。即令取油鐺於前,投樂仙所作,烹之,須 臾粉碎,還元曰:「豈不誤後人耶?」樂仙悔謝。久之, 嘉禾墨工沈珪言其賣墨廬山,過僧了希,語及丹竈, 夜宿其廬,希探篋取一藥示沈,如琥珀色,稱取二錢 重,用水銀一兩,同入鐵銚中,以盞覆之,置火上,頃之 作嬰兒聲,即開視以稱稱之,成一兩二錢黃金矣。希 言此是死硫也。又言臨安一山寺前有翁媼,巿餅餌 為給,而寺有僧,日出坐其肆,凡二十年,察其翁媼日 用無過費,而純質如一。一日密語之曰:「我有乾汞法, 未嘗語人,念爾翁媼甘貧於井巿,且老矣,可坐受安 逸。」翁媼即謝而受其方,并面乾汞示之。數日,翁媼復 攜餅餌造僧房,見僧云:「誠謝老師見惠祕方,以休養 二老,然老」夫婦亦自有薄術,自謂不作不食,不敢妄 享,甘心餅肆,以畢餘生也。乃出藥於僧前,取汞膽制 即成黃金矣。老僧慚恧禮謝翁媼云:「吾二十年與神 仙俱,而不知真凡骨也。」翁媼既歸,明日僧出訪之,則 空室矣。

朝奉郎、軍器監丞徐建常,余姊丈也。其父宣義公,故 農家子,後以巿藥為生,性好施,貧乏求濟,傾資與之, 不吝也。暇日乘舟至郡,與一道士同載,如舊相識。道 士從容謂公曰:「子有陰德,我所祕《乾汞法》,當以授子, 可廣所施也。」即疏方示公,并令公巿藥與汞。取汞置 鐵銚中,以藥少許糝上,復以器覆之,置火上,須臾聞 銚中嬰兒聲,即揭起示之,汞已枯矣。公徐取汞并所 示方裹之以謝道士曰:「我之薄施,未足及物,要當竭 力所致為之,此不願為也。天或不憫,我未有子,倘遣 吾得一起家之子,是吾願也。」即投汞與方潭水中,道 士笑謝曰:「我非所及也。」是歲建常生。

《避暑漫抄》:「朝奉郎劉均國言侍其父吏部公罷官成 都,行李中水銀一篋,偶過溪渡,篋塞遽脫,急求不獲, 即攬取渡傍叢草塞之而渡至都,久之,偶欲汞用,傾 之不出,而斤重如故也。破篋視之,盡成黃金矣。」

汞部雜錄[编辑]

《儒林公議》:「馬亮尚書典金陵,於牙城艮隅掘地汞數 百觔鬻之,以備供帳。其地乃偽國德昌宮遺此鈆華 之灰積也。李氏區區偏據江表之地,而淫色奢縱如 此,欲其國祚之長永,其可得耶?」

《溪蠻叢笑》:「粉紅水銀,水銀出於朱砂,因火而就。或謂 砂腹生水銀,非也。名粉紅水銀。」

《祛疑說》。世以黃白之術自詭者,名為爇客。又曰:「爐火 小則輕瘦金銀以為糝制大則結成丹母,名曰匱頭。」 持「燕雀不生鳳,狐兔不乳馬」之文,以證用母之說。或 竊其真母,易以他物;或制而為匱,以邀重謝。凡水銀 入匱,必食其母以成寶,再三為之,母氣既竭,金銀已 盡,則水銀為煙焰之歸矣。或有用汞以取銀之體,用 藥以食金之色。養火見寶,名曰「隔窗取母。」或以金銀 為鼎器,實水銀於草藥,煉而成寶,名曰「玉女翻身。」或 以水銀、膽礬煉於鐵鼎,食頃成就。然其體似銀則色 黃而體頑,似金則體堅而色淡,似銅則質潤而色鮮。 蓋水銀食鐵之英華以為體,膽礬變鐵之顏色以為 黃,自謂轉身便成真寶,未有不為所欺者。如葉荷之 有水銀,灰莧之有鉛錫,皆在七十二種龍牙草藥之 數,此爐灰中之可觀者。下此皆無足道,不欲詳述。士 志於道,幸勿於此加意。

《錢塘瑣記》:「有術士染銀為藥,先以水銀置鍋內,雜投 此藥,水銀化煙,銀在其中。」或者欲傳之,欺以藥盡重 需巿藥,則墮其計矣。

汞部外編[编辑]

《宣室志》:大曆中,有呂生者,自會稽上虞尉調集於京 師,既而僑居永崇里。嘗一夕與其友數輩會食於其 室,食畢將就寢,俄有一嫗,容服潔白,長一尺許,出於 室之北隅,緩步而來,其狀極異。眾視之,相目而笑。其 嫗漸迫其榻,且語曰:「君有會不能一命耶?何待吾之 薄歟?」呂生叱之,遂退去,至北隅,乃亡所見,且驚且異, 莫知其來也。明夕,呂生獨寤於室,又見其嫗在北隅 下,將前且退,惶然若有所懼,又叱之,遂沒。明日,生默念曰:「是必怪也。今夕將至,若不除之,必為吾患,不朝 夕矣。」即命一劍置其榻下。是夕,果自北隅徐步而來, 顏色不懼。至榻前,生以劍揮之,其嫗忽上榻,以臂揕 生。須臾,又躍於左右,舉袂而舞。久之,又有一嫗忽上 榻,復以臂揕生。生遽覺一身盡,凜然若霜被於體。生 又以劍亂揮,俄為數段,亦隨而舞焉,生揮劍不已。又 為十餘嫗,各長寸許,雖愈多而貌如一焉,皆不可辨, 環走四垣。生懼甚,計不能出。中有一嫗謂書生曰:「吾 將合為一矣,君且觀之。」言已,遂相望而來,俱至榻前, 翕然而合。又為一嫗,與始見者不異。生懼益甚,乃謂 曰:「爾何怪,而敢如是撓生人耶?當疾去,不然,吾求方 士,將以神術制汝,汝又安能為耶?」嫗笑曰:「君言過矣。 若有術士,吾願見之。吾之來戲君耳,非敢害也。幸君 無懼,吾亦還其所矣。」言畢,遂退於北隅而沒。明日,生 以事語於人。有田氏子者,善以符術除去怪魅,名聞 長安中,見說,喜躍曰:「是我事也,去之若爪一蟻耳。今 夕願往君舍,且伺焉。」至夜,生與田氏子俱坐於室。未 幾而嫗果來至榻前。田氏子叱曰:「魅疾去!」嫗揚然其 色,不顧左右,徐步而來。去者久之。謂呂生曰:「非吾之 所知也。」其嫗忽揮其手,手墮於地。又為一嫗甚小,躍 而升榻,突入田生口中。田生驚曰:「吾死乎?」嫗謂呂生 曰:「吾比言不為君害,君不聽,今田生疾果何如哉?然 亦將成君之富耳。」又去。明日,有謂呂生者宜於北隅 發之,可見矣。生喜而歸,命家僮於其所沒窮焉,果不 至丈,得一瓶,可受斛許,貯水銀甚多。生方悟其嫗乃 水銀精也。田生竟以寒慄而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