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第06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十六卷
方輿彙編 山川典 第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山川典

 第六十六卷目錄

 驪山部彙考

  圖

  考

 驪山部藝文一

  遊驪山記         明喬宇

  遊驪山記         袁宏道

 驪山部藝文二

  奉和聖製登驪山矚眺應制  唐張說

  奉和聖製登驪山高頂寓目應制 蘇頲

  奉和登驪山頂寓目應制    李乂

  驪山行          韋應物

  驪山            許渾

 驪山部紀事

 驪山部雜錄

 驪山部外編

 武功山部彙考

  圖

  考

 武功山部藝文

  與步騭書論武功山形勢  漢諸葛亮

山川典第六十六卷

驪山部彙考[编辑]

秦始皇營葬之驪山

驪山在今陝西西安府臨潼縣東南二里,以昔為驪 戎所居,故名。又名「會昌山」,又名「昭應山」,即秦始皇葬 處也,今其上有陵在焉。

驪山

驪山

[编辑]

按:《漢書地理志》:「京兆尹新豐。」驪山在南。

按:《後漢書郡國志》,「京兆尹新豐有驪山。」杜預曰:古 驪戎國。韋昭曰:「戎來居此山,故號驪戎。」《三秦記》曰:「始 皇墓在山北,有始皇祠,不齋戒,往即疾風暴雨,人理 欲上,則杳冥失道。」縣西有白鹿原,周平王時,白鹿出。 案《關中圖》,縣南有新豐原,白鹿在霸陵。

按《水經·渭水注》,「魚池水出麗山東也。水本導源東流, 後秦始皇葬于山北,水過而曲行,東注北轉。始皇造 陵取土,其地汙深,水積成池,謂之魚池。池在秦皇陵 東北五里,周圍四里,池水西北流,逕始皇冢北。秦始 皇大興厚葬,營建冢壙於麗戎之山,一名藍田。其陰 多金,其陽多玉。始皇貪其美名,因而葬焉。斬山鑿石, 下涸三泉,以銅為槨。旁行周迴三十餘里,上畫天文 星宿之象,下以水銀。為四瀆百川、五嶽九州,具地理 之勢。宮觀百官,奇器珍寶,充滿其中。令匠作機弩,有 所穿近輒射之。以人魚膏為燈燭,取其不滅者。久之, 後宮無子者,皆使殉葬甚眾。墳高五十餘尺,周迴五 里餘,作者七十萬人,積年方成」,而周章百萬之師已 至其下,乃使章邯領作者以禦難,弗能禁。項羽入關, 以三十萬人,三十日運物,不能窮。關東盜賊銷棺取 銅,牧人尋羊燒之,火延九十日,不能滅。北對鴻門十 里,池水又西北流。水之西南有溫泉,世以療疾。《三秦 記》曰:麗山西北有溫水,祭則得入,不祭則爛人肉。俗 云「始皇與神女唾之」生瘡,始皇謝之,神女為出溫水, 後人因以澆洗瘡。張衡《溫泉賦序》曰:「余出麗山,觀溫 泉,浴神井,嘉洪澤之普施,乃為之賦云:『此湯也,不使灼人形體矣』。」

按宋宋敏求《長安記》,「驪山在縣東南二里,驪戎來居 此山。」按《上地紀》曰:「即藍田山也。」天寶元年,更驪山曰 會昌山,七載,又改曰昭應山。

按《三才圖會驪山圖攷》,驪山在西安府臨潼縣,縣南 半里即抵其麓,經雷神殿東折,門有綽楔,榜曰「溫泉 池。過北有室三楹,啟其扃即溫泉也,人呼為官池」,蓋 非貴人不得浴此池四周甃石如玉環狀,中一小石, 上鑿七竅,泉由是出,相傳甃石起秦始皇,其後漢武 帝復加修飾。官池之左有泉曰「混池」,以浴小民。東行 即華清宮故址。上有三清殿,前臥一巨鐘,視其款,乃 華清物。又有三碑,右為後魏溫泉,頗惜,多剝落,左刻 金尚元龍草字,其陰刻劉子顒《成道記》。子顒,山中道 士,宋仁宗朝嘗見,賜號凝真太師。三清殿後為玉皇 殿,面三清者,七星殿也。南去十五步為玉女閣,下有 方池,即溫泉發源處,飲之可以已疾。每秋暮,人取未 熟柿投其中,經宿食之不澀。其石為玉女洗頭池,沭 髮者多去瘡蝨。山之半平坡,朝元閣舊建於此。山左 肩曰東繡嶺,右肩曰西繡嶺,當時林木花卉之盛,類 錦繡然,故名。閣與華清之廢,皆不知何時。其易為道 士之居,則後晉天福中也。又上二里為老君殿,舊云 天寶七年十月,老君見于朝元閣南。元宗於其處立 降聖觀,琢白玉石為像,今尚存。殿壁繪唐臣之像,殆 當時人筆。其西南有泉,名飲鹿槽,今涸。又上二里為 老母殿,老母即唐李筌所從受《陰符》者。山之巔舊有 烽火樓,昔周幽王欲媚褒姒,舉烽火以來諸侯之處。 東行八里,折而南二里,至秦始皇陵。陵內城周五里, 舊有門四。外城周十二里,其址俱存。自南登之,二丘 並峙。人曰:「此南門也。」右門石樞猶露土中,陵高可四 丈,昔項羽、黃巢皆嘗發之。老人云:「始皇葬山之中。」此 特其虛塚。其言當必有所授也。

按《陝西通志山川》:「驪山在西安府臨潼縣東南二里, 即藍田之北山也。山之麓溫泉所出,唐明皇更名昭 應,上有老母廟。山左肩曰東繡嶺,右肩曰西繡嶺。」 胏浮山在西安府臨潼縣境,一名浮胏,即驪山之麓。 金斧山在驪山東南石罅中有斧,以杖抵之則動。 戲水在西安府臨潼縣東二十五里,源出驪山,即秦 將章邯拒陳涉將周章處。

潼水在西安府臨潼縣西半里,源出驪山谷中,味甘 美,異於他水。

魚池水,泉出驪山,在秦始皇陵北五里。初造陵取土, 其地汙深,水積成池。

「牡丹溝,在驪山西,兩岸盡植牡丹,至今牡丹猶存。」 「溫泉,出驪山麓,在西安府臨潼縣南一百五十步,始 皇於此砌石起宇,漢武加修飾,唐建溫泉宮。」

蟾井在驪山白鹿觀中,有金色三足蝦蟆。賀蘭先生 見之曰:「此肉芝也。烹而食之,白日昇天。」

按《臨潼縣志山川志》,「驪山在縣南里許,綿亙而東五 十餘里。殷周時,為驪戎所居,故名。」《土地記》曰:「其陽多 寶玉,其陰多黃金。」《三秦記》曰:「始皇作閣道,至驪山八 十里,人行橋上,車行橋下,山上立祠,曰靈臺。天寶元 年更名曰會昌山。七載,又改曰昭應山,山神曰元德 公。」《水經》曰:「浮胏山,一作胏浮」,蓋驪山之麓而異名耳。 東西繡嶺。在驪山左右。唐元宗植林木花卉如錦繡 然。故名。

「玉蕊峰」在東繡嶺東。

石駱駝嶺在縣西南驪山上。

走馬嶺在縣東南驪山上二十七里。

「鷰子龕」,在驪山降聖觀南。

坑儒谷在縣西南二十里。漢衛宏《古文奇字序》云:「秦 既焚書,改古文為篆隸,患天下不從,召諸儒至者拜 為郎,前後七百人。」乃密令冬種瓜於驪山谷中溫處, 瓜實成,詔博士諸生說之,人人各異。乃命就視之,方 相難,決伏機發,從上填之以土。唐天寶中,改為旌儒 鄉,立廟。兵部侍郎賈至撰碑。

「牝丹溝」,在驪山西。

宮殿「老母殿」,在驪山西北第二峰。

樓閣烽火樓在驪山第一峰。按《史記》:幽王為烽燧大 鼓,與諸侯約,有寇至,舉火擊鼓,為信則舉兵來援。王 因褒姒不好笑,舉火擊鼓,諸侯悉至,曰:「戲也。」褒姒乃 大笑。後犬戎來攻,王舉火徵兵,兵莫至,遂殺王於驪 山下,虜褒姒。

露臺,按《漢書》:文帝欲于驪山起露臺,召匠計之,費百 金。帝曰:「百金,中人十家之產也。」命罷之,其址見存。 石婆父聖磑,在驪山上二十五里。

「蟒石」在驪山艾葉溝。

《石屏風》在東繡嶺西畔。

虎斑石在東繡嶺側,其石苔痕如虎豹斑。

《寺觀》:「福嚴寺即石甕寺」,在東繡嶺傍。

白鹿觀在縣西南十里驪山中。中有昇仙臺、蟾井。唐 高祖武德七年,幸溫泉宮,傍觀川原,見白鹿,遂改今名。宋加封神德洞天。有白鹿書院。

德清觀,在驪山上,即露臺祠,今云「人祖廟。」

陵墓秦始皇陵,《史記》曰:「始皇初即位,穿治驪山,穿三 泉下,錮而致槨。令匠作機弩矢,有所穿近者輒射之。 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上具天文,下具 地理,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者。久之。大事畢,藏閉中 羨下外,羨門盡閉,工匠無復出者。樹草木以象山。」《漢 書》曰:「秦始皇葬于驪山之阿,上崇山墳,其高五十餘」 丈,周四五里,石槨為游館,水銀為江海,黃金為鳧鴈。 珍寶之藏,機械之變,棺槨之麗,宮館之盛,不可勝言。 其後牧兒亡羊,羊入其鑿,牧者將火照求羊,失火燒 其藏槨。《古史考》曰:「秦始皇使刑徒七十萬人作驪山, 此山石為磶。」《國志》曰:「始皇陵有銀蠶金鴈,以多奇物, 故俗云秦王地市。」

唐莊恪太子陵在驪山北原。

驪山部藝文一[编辑]

《遊驪山記》
明·喬宇
[编辑]

仲夏十有三日,早,渡咸陽南渭河,觀隋唐舊都及未 央宮址,尚有截然方丘,突然高原,若斷若續,彌三十 里。午過長安北郊,望鴈塔聳乎二十里外。東渡滻水, 過灞橋,乃漢人送客至此折柳贈別之處。王莽時,災 數千人,沃之不滅,更其名曰「長存。」至唐則以迎新送 故,至此黯然,又名曰《銷魂》。余望秦川于斜陽之下,悵 然懷古。於臨潼東南行二里,抵驪山下浴於溫泉。泉 幅員四丈許,即秦初砌石,漢修唐宮焉者也。宮曰溫 泉,元宗改曰「華清。治場為池,環以山,列以室,歲幸於 此。門內有宜春亭,亭內有飛霜、九龍、長生、明珠諸殿, 殿側有集靈」、按歌、舞馬諸臺,今則蕩為丘墟矣。明日, 參政胡君良楨宴余溫泉之上,於是與王君應韶二 君誦崔魯之詩,論開元之事,慷慨激烈,殊有遐思。酒 酣,應韶倡為《溫泉》之歌,余和之。遂登驪山,躡繡嶺堆, 低回于朝元遺址前。草樹青蔥,楊芳弄色,幽泉集響, 如咽如悲。於是余又倡為《驪山》之歌,二君和之。午後 下山,過鴻門坂,渡渭南,至赤水鎮宿焉。

《遊驪山記》
袁宏道
[编辑]

驪之山鬱然而青,而其水浩浩然鳴九衢也。古柏森 然陰翳,東西嶺故宮遺址,多不可識。山下民有雪頭 而杖者,作而前曰:「民雖耄,猶彷彿憶之。」指其巋然而 墳者曰:「是舉火臺,褒女之所笑也。」指其溫然而澄澈 者曰:「是蓮花湯,明皇妃子之所浴也。」問山下之故壘, 曰:「是嘗涸三泉而開七曜者,始皇帝之地市也。」余倚 松四顧,蒼茫久之,乃披荒榛,踞危石,楚聲而歌曰:「涓 涓者流,與山俱逝兮。空潭自照,影不至兮。吁嗟乎,茲 山祟三世兮。」歌竟,浴于長湯。遂登老氏宮,極于臺東。 過石瓮寺,休焉。稍倦,假寐僧榻。忽有丈夫峨冠修髯, 揖余而言曰:「吾子失言,夫山奚能祟?使吾幸而遇嚴 匡諸君子,豈不亦嘉遯之藪?吾子謂『九疊之屏,七里 之灘,何遽出吾上耶?又使吾所遭者為宣城、孤山輩, 騷壇之士,豔稱久矣,吾豈復戎吾姓也』?」余蘧然覺自 悼言之失也,復喟然嘆曰:「異哉!天子之貴,不能與匹 夫爭滎,而詞人墨客之隻詞,有時為山川之九錫也。 異哉!今之處士,誰能入山而為水石所倚重者?吾當 北面事之。」

驪山部藝文二[编辑]

《奉和聖製登驪山矚眺應制》
唐·張說
[编辑]

寒山上半空,臨眺盡寰中。是日巡遊處,晴光遠近同。 川明分渭水,樹暗辨新豐。巖壑清音暮,天歌起《大風》。

《奉和聖製登驪山高頂寓目應制》
蘇頲
[编辑]

仙蹕御層氛。高高積翠分。巖聲中谷應。天語半空聞。 豐樹連黃葉。函關入紫雲。聖圖恢㝢縣。歌賦小《橫汾》。

《奉和登驪山頂寓目應制》
李乂
[编辑]

崖巘萬尋懸。居高敞御筵。行戈疑駐日。步輦若升天。 城闕霧中近。關河雲外連。繆陪登岱駕。忻奉《濟汾》篇。

《驪山行》
韋應物
[编辑]

「君不見開元至化垂衣裳,厭坐明堂朝萬方。訪道靈 山降聖祖,沐浴華池集百祥。千乘萬騎被原野,雲霞 草木相輝光。禁仗圍山曉霜勁,離宮積翠夜漏長。玉 階寂歷朝無事,碧樹葳蕤寒更芳。三清小鳥傳仙語, 九華真人奉瓊漿。下元昧爽漏恆秩,登山朝禮元元 室。翠華稍隱天半雲,丹閣先明海中日。羽旗旄節憩 瑤臺,清絲妙管從空來。萬井九衢皆仰望,彩雲白鶴方徘徊。憑高覽古嗟寰宇,造化茫茫思悠哉。秦川人 水長繚繞,漢氏五陵空崔嵬。乃言聖祖奉丹經,以年 為日億萬齡。蒼生咸壽陰陽泰,高謝前王出塵外。」英 豪共理天下晏,戎夷讋伏兵無戰。時豐賦歛未告勞, 海闊珍奇亦來獻。干戈一起文物乖,歡虞已極人事 變。聖皇弓劍墜幽泉,古木蒼山閉宮殿。纘承鴻業聖 明君,威震六合驅妖氛。太平遊幸今可待,湯泉嵐嶺 還氤氳。

《驪山》
許渾
[编辑]

聞說先皇醉《碧桃》,日華浮動鬱金袍。風隨玉輦笙歌 迥,雲捲珠簾劍佩高。鳳駕北歸山寂寂,龍輿西幸水 滔滔。蛾眉沒後巡遊少,瓦落空牆見野蒿。

驪山部紀事[编辑]

《太平御覽》:長安東則驪山,西則白鹿原,北望雲陽,悉 見山阜之形,而恆若在雲霧之中。孟康曰:「昔周幽王 悅褒姒,姒不笑,王甚悅之。及犬戎至,王舉烽以徵諸 侯,不至,王遂敗,身死驪山之北。」

始皇葬驪山,起陵高五十尺,下錮三泉,周迴七百步, 以明珠為日月,魚膏為脂燭,金銀為鳧鴈,金蠶三十 箱,四門施徼,奢侈太過。六年之間,為項籍所發,放羊 兒墮羊塚中,燃火悉燒其槨藏。

《咸寧縣志》:「李順興,杜陵人。年十五,乍愚乍智,時莫識 之。其言未來事,多有中者。家嘗為齋,方食器用不。周 興言昆明池中有大荷葉,可取盛餅食。所居去池十 數里,日不移影,順興負荷葉歸,兩足猶泥,舉坐驚異, 得人所施,輒散乞貧人。又嘗乞驪山廢地於周文,周 文曰:『何用』?」曰:「『有用』。未及至溫湯遇患,卒於其地。」 宋敏求《長安記》:「韋嗣立營構別業於驪山鳳凰原鸚 鵡谷,有重崖洞壑,飛流瀑水,中宗親往幸焉。因封嗣 立逍遙公,名其園。後瑀子銳尚襄城公主,詔別營主 第。主辭以姑婦異居,有乖禮則,因固陳請,乃取園地 充主第,又辭公主棨戟不於異門,乃併施瑀之院門。」 宋錢希白《南部新書》:「上在驪山華清宮,值」元夜,欲出 遊,陳元禮奏曰:「宮外曠野,須有預備,必欲夜遊,願歸 城闕。」上不能奪。

驪山部雜錄[编辑]

《路史後紀》:「女皇氏繼興于麗。」《長安志》云:「驪山有女 媧治處。」又云:「藍田谷次北有女媧氏谷,三皇舊居之 所,即驪山也。」

王灼《碧雞漫志》:《荔枝香》,《唐書禮樂志》云:「帝幸驪山,楊 貴妃生日,命小部張樂,長生殿奏新曲,未有名,會南 方進荔枝,因名曰《荔枝香》。」《脞說》云:「太真妃好食荔枝, 每歲忠州置急遞上進,五日至都。天寶四年夏,荔枝 滋甚,比開籠時,香滿一室。供奉李龜年撰此曲進之, 宣賜甚厚。」《楊妃外傳》云:「明皇在驪山,命小部音樂,於」 長生殿奏新曲,未有名。會南海進荔枝,因名《荔枝香》。 三說雖小異,要是明皇時曲。然史及《楊妃外傳》皆謂 帝在驪山。故杜牧之《華清絕句》云:「長安回望繡成堆, 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道荔枝 來。」《遯齋閑覽》非之曰:明皇每歲十月幸驪山,至春乃 還,未嘗用六月。詞意雖好,而失事實。今歇拍大石調, 皆有近拍,不知何者為本曲。

河濫堆。《中朝故事》云:「驪山多飛禽,名河濫堆。明皇御 玉笛,採其聲,翻為曲子名,左右皆傳唱之,播于遠近。 人競以笛效吹。」故張祜詩云:「紅樹蕭蕭閣半開,玉皇 曾幸此宮來。至今風俗驪山下,村笛猶吹河濫堆。」賀 方回《朝天子曲》云:「待月上潮平波艷艷,塞管孤吹新 河濫。」即謂河濫堆。江湖尚有此聲,予未之聞也,嘗以 問老樂工。云「屬夾鐘商。」按《理道要訣》。天寶諸樂名堆 作。屬黃鐘羽,夾鐘商,呼雙調。而黃鐘羽則俗呼般 涉調,然《理道要訣》稱「黃鐘羽時,號黃鐘商調」,皆不可 曉也。

驪山部外編[编辑]

《辛氏三秦記》:「驪山湯泉,舊說以牲祭乃得入,可以去 疾消病。俗云秦始皇與神女遊而忤其旨,神女唾之 則生瘡,始皇怖謝,神女為出溫泉而洗除,後人因以 為驗。」

驪山始皇陵作地市,死人交易。市平,不得欺死人,云: 「秦王地市有斷馬利。」

《集仙傳》:「驪山姥不知何代人也。李筌好神仙之道,常 歷名山,博採方術。至嵩山虎口巖石室中,得黃帝陰符本,絹素書,緘之甚密,題云:『大魏真君二年七月七 日,道士寇謙之藏之名山,用傳同好。以麋爛筌抄讀 數千遍,竟不曉其義理。因入秦。至驪山下,逢一老母, 髻當頂,餘髮半垂,敝衣扶杖,神狀甚異。路傍見遺火』」 燒樹,因自言曰:「火生於木,禍發必剋。」筌聞之,驚前問 曰:「此《黃帝陰符》祕文,母何得而言之?」母曰:「吾受此符, 已三元六周甲子矣,三元一周,計一百八十年,六周 共計一千八十年,少年從何而知?」筌稽首再拜,具告 得符之所,因請問元義,使筌正立向明視之曰:「受此 符者,當須名列仙籍,骨相應仙,而後可以語至道之 幽妙,啟元關之鎖鑰耳。不然者,反受其咎也。少年顴 骨貫於生門,命輪齊於月角,血脈未減,心影不偏,性 賢而好法,神勇而樂智,真吾弟子也。然四十五歲當 有大厄。」因出丹書符一通,貫於杖端,令筌跪而吞之, 曰:「天地相保。」於是命坐,為說《陰符》之義,曰:「《陰符》者,上 清所祕,元臺所尊。理」國則太平,理身則得道,非獨機 權制勝之用,乃至道之要樞,豈人間之常典耶。昔雖 有暴橫,黃帝舉賢用能,誅彊伐叛,以佐神農之理,三 年百戰,而功用未成,齋心告天,罪己請命。九靈金母 命蒙狐之使,授以玉符,然後能通天達誠,感動天帝。 命元女教其兵機,賜帝《九天六甲兵信》之符。此書乃 行於世,凡三百餘言,一百言演道,一百言演法,一百 言演術。上有神仙抱一之道,中有富國安民之法,下 有彊兵戰勝之術,皆出自天機,合乎神智。觀其精妙, 則黃庭八景,不足以為元;察其至要,則經傳子史不 足以為文;較其巧智,則孫吳韓白不足以為奇。一名 《黃帝天機》之書,非奇人不可妄傳。九竅四肢不具,慳 貪愚痴,驕奢淫佚者,必不可使聞之。凡傳同好,當齋 而傳之,有本者為師,受書者為弟子,不得以富貴為 重,貧賤為輕,違之者奪紀二十。每年七月七日寫一 本,藏名山石巖中,得加算本命,日誦七遍,益心機,加 年壽,出三尸,下九蟲。祕而重之,當傳同好耳。此書至 人學之得其道,賢人學之得其法,凡人學之得其殃, 職分不同也。《經》言君子得之固窮,小人得之輕命,蓋 泄天機也。泄天機者沉三劫,得不戒哉。言訖,謂筌曰: 「日已晡矣,吾有麥飯,相與為食。」袖中出一瓠,令筌於 谷中取水。既滿,瓠忽重百餘斤,力不能制而沈泉。卻 至樹下,失姥所在,惟於石上留麥飯數升,悵望至夕, 不復見姥。筌食麥飯,自此不食,因絕粒求道,注「《陰符》, 述二十四機,著《太白陰經》,述《中台志》《閫外春秋》」,以行 於世。仕為荊南節度副使、仙州刺史。

《太平廣記》:驪山下有一白狐,驚撓山下人,不能去除。 唐乾符中,忽一日突溫泉自浴,須臾之間,雲蒸霧湧, 狂風大起,化一白龍昇天而去。後或陰暗,往往有人 見白龍飛騰山畔,如此三年。忽有一老父,每臨夜即 哭於山前數日,人乃伺而問其故,曰:「我狐龍死故哭 爾。」人問之何以名狐龍,老父又何哭也。老父曰:「狐龍 者,自狐而成龍,三年而死,我狐龍之子也。」人又問曰: 「狐何能化為龍?」老父曰:「此狐也,稟四方之正氣而生。 狐白色,不與眾遊,不與近處。狐託於驪山下,千餘年 後偶合於雌龍,上天知之,遂命為龍,亦猶人間自凡 而成聖耳。」言訖而滅。

《酉陽雜俎》:唐開成末,永興坊百姓王乙掘井過,常井 一丈餘無水,忽聽向下有人語及雞聲,甚喧鬧,近似 隔壁井匠懼,不敢擾。街司申金吾韋處仁將軍,韋以 事涉怪異,不復奏,遽令塞之。據《周秦故事》,謁者閣上 得驪山本,李斯領徒七十二萬人作陵,鑿之以章程。 三十七歲,因地中井泉,奏曰:「已深已極,鑿之不入,燒」 之不燃,叩之空空,如下天狀。抑知厚地之下,或別有 天地也。

武功山部彙考[编辑]

《太白山》「南之武功山」 ,

武功山在今陝西西安府郿縣太白山南,一名「鏊山」, 一名「垂山」,連亙東西諸山,週迴數百里,山中峰巒最 為秀傑

武功山圖

武功山圖

《考》
[编辑]

按《明一統志》,陝西西安府武功山,在武功縣南一百 里,北連太白山,最為秀傑,縣以此得名。杜甫詩:「遙瞻 太白雪,喜近武功天。」

按《三才圖會武功山圖考》:武功山在西安府武功縣 西百二十里。《郡志》云:「晉有武氏者,夫婦各擇棲鍊所, 夫居茲山,婦止西昌之武岡,同日賓仙,故稱茲山為 武公」,而呼武岡為武姥云。山行至楓木凹,即武功東 界也。迤邐至北斗七星岡,峭徑紆折高下,循溪往,水 㶁㶁,激石鳴,抵平湛靜。迄下行有所觸,輒復作響。千 巖萬巘,或峻矗入雲。如筆豎筍攢,或壁嶂排「如植 碑倚屏,或倒崖作磬折狀,或傑竦如弁冕執圭為敬 者。又如龍鳳軒舉,如虎豹躩且踞,如飛走器物,靡所 殫述。」自山麓行,叢林蒙翳,瀑布鳴鳥在上。自山半行 空處,翠濕衣,泉瀑鳥聲皆歸履舄下。時有偃樹橫澗 以濟人,而根葉具存。時有石枕流,如天生橋。方竹、龍 草、仙茅、靈藥,所在有之。自楓木凹四十五灣,約十五 里許至迎仙橋。橋北為圖坪菴,一名「小桃源」,有二杏 樹,逼簷對峙,各大丈餘,東花西實,至明年,花實易向 矣。此植物所無也。山有五菴:箕峰在圖坪南,「集雲行 宮」,二庵在圖坪東北,其西則九龍也。因所通道,置以 憩謁者。又十五里,葛仙壇,而張、許二仙翼列者,不知 其由也。謁者以壇為頂,聞白鶴峰尤高,雲雨皆出其 下,白鶴仙居之。武功水發源其巔,澒濘噴沫,如芙蕖 發榮,聞人語則愈溢出。其為行者所循溪,皆其委也。 相傳為葛仙煉丹池。西北有雷崖。洞嵌,可容數百 人,路險絕,遊者必絚掖而升。然人或褻之,即迅霆霾 曀,故名雷崖。上有數十洞,恍惚有人居其中,可望而 不可即,蓋為葛仙藏書處。又其阻有齊雲山,山有寺, 徑亦澀,惟獵者時入焉。荒基敗礎,平疇帶溪,沃田數 千畝,溝塍宛然,皆柞棫充布,亦避亂全生之區也。 按《陝西通志山川》:「武功山在郿縣太白」山南,今訛為 鏊山,又曰垂山。《語》曰:「武功太白,去天三百。」

按《郿縣志》地形,太白峰南連武功諸山,最為秀傑。武 功今訛為鏊山,又曰垂山,西曰瓦窯山,又西曰駝羊 峰,抵斜谷,接岫連麓,周圍五百里不絕,為關中名山。

武功山部藝文[编辑]

《與步騭書論武功山形勢》
漢·諸葛亮
[编辑]

「僕前軍在五丈原。原在武功西十里,馬冢在武功東 十餘里,有高勢,攻之不克,是以留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