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3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三十七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三十八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三十七卷目錄

 鎮江府部藝文一

  瓜步山揭文        宋鮑照

  華陽隱居墓碑      梁簡文帝

  茅山長沙館碑       陶弘景

  丹陽上庸路碑       陳徐陵

  練湖頌          唐李華

  賜漢故隱士焦光明應公詔  宋真宗

  京口月觀記         汪藻

  潤州類集序         曾旼

  淨名齋記          米芾

  重建鎮江郡治記       劉宰

  回趙守問開七里河利便劄子  前人

  漫塘賦并序       前人

  遊招隱山記        明貝瓊

  水雲深處記         前人

  鎮江丹徒縣洲田記     唐順之

  前丹徒令鹿門茅公荒政記   姜寶

  丹陽練湖記        潘之恆

  金陵辯           林魁

  京城辯           前人

  建陵辯           前人

  蒜山考           前人

職方典第七百三十七卷

鎮江府部藝文一[编辑]

《瓜步山揭文》
宋·鮑照
[编辑]

歲舍龍紀,月巡鳥張。《鮑子》辭吳客楚,指兗歸揚。道出 關津,升高問途。北眺氈鄉,南矖炎國。分風代川,揆氣 閩澤。四睨天宮,窮曜星絡;東窺海門,候景落日。游精 八表,駚視四遐。超然永念,意類交橫。信哉!古人有數 寸之籥,持千鈞之關,非有其才施處勢要也。瓜步山 者,亦江中眇小山也,徒以因迥為高,據絕作雄,而凌 清瞰遠,擅奇含秀,是亦居勢使之然也。故才之多少, 不如勢之多少遠矣。仰望穹垂,俯視地域,涕洟江河, 痝贅丘嶽。雖奮風漂石,驚電剖山,地綸維陷,川鬥毀 宮,毫盈髮虛,曾未注言。況乎沉河浮海之高,遺金堆 璧之奇,四遷八聘之策,三黜五逐之疵,販交買名之 薄,吮癰䑛痔之卑,安足議其是非!

《華陽隱居墓碑》
梁·簡文帝
[编辑]

「維大同二年龍集景辰,克明三月壬寅朔十二日癸 丑巳時,華陽洞陶先生蟬蛻於茅山朱陽館。」先生諱 弘景,字通明,春秋八十有一,屈伸如恆,顏色不變。有 制贈以中散大夫,諡曰「貞白先生。」遣舍人主書監護 喪事,十四日窆於雷平之山。若夫真以歸空為美,道 以無形為貴。不知悅生,大德所以為生;不知惡死,谷 神所以不死,妙矣哉!隱顯變化,物莫之測。既而岫開 拆石,天墜玉棺,銀書息簡,流珠罷竈,九節麗於中天, 千和焚於地下,仙官有得朋之喜,受學振空谷之悲。 余昔在粉壤,早逢圯上之術;今簉元良,屢秉浮丘之 教,握留符而惻愴,思化杖而酸辛,乃為銘曰:「無名曰 道,不死為仙;亦有元放,兼稱稚川。逃」形解化,自昔同 然。猗歟夫子,受籙歸元。梨傳苑吏,書因賈船。虎車煦 景,蜺拂凌煙。餘花灼爍,春澗潺湲。鬱鬱茅嶺,悠悠洞 天。三仙白鵠,何時復旋。

《茅山長沙館碑》
陶弘景
[编辑]

夫萬象森羅,不離兩儀所育,百法紛湊,無越三教之 境,搢紱之士,飾禮容於闈閣,耿介之夫,敭旌麾於山 裔,銘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皇王受命,三才乃理,惟 聖感神,惟神降祉,德被歌鐘,名昭圖史,友于兄弟,敬 惟西宣,言追茂實,用表遺先,敢循舊制,有革雜章,刊 石弗朽,奕代流芳。

《丹陽上庸路碑》
陳徐陵
[编辑]

在天成象,咸池屬於五潢;在地成形,滄海環於四瀆。 國險者固其金湯,儲蓄者因於轉漕。貨財為禮,專俟 會通;厥田為上,皆資滲漉。大矣哉,《坎》德之為用也。是 以握圖之主,財以利民;御斗之君,因之顯教。上哉少 昊,初命水官;逖矣高陽,爰重冥職。舜為太尉,於是九 澤載疏,禹作司空,然後百川咸導。開華山於高掌,鑿 靈沼於周源,莫匪神功,皆由聖德。我大梁之受天明 命,勞己濟民,有道稱皇,無為曰帝。若夫雲雷草創、翦 商黜夏之勳,鑄寶鼎於昆吾,安能紀勒?陳鴻鐘於豐 岳,豈易揄揚?斯固名言之所絕也。及乎膺斯寶運,大 拯橫流,屈至道於汾陽,勞凝神於藐射。聖人作樂,《簫 韶》備以九成;哲王盡禮,《春官》總於三代,豈止金門桴 竹,玉尺調鐘,公帶獻明堂之圖,匡衡建后土之議,若 斯而已乎?天降丹鳥,既序《孝經》;河出應龍,乃編《周易》。 若夫固天將聖,垂意藝文,五色相宣,八音繁會,不遺漏刻,纔命口占,御紙風飛,天章海溢。皆紫庭黃竹之 詞,晨露卿雲之藻。漢之兩帝,徒有詠歌;魏之三祖,空 云詩賦。以為彭老之「教,終沒愛河;儒墨之宗,方難火 宅。豈如五詩八會之殊文,天上人中之妙典,雪山羅 漢,爭造論門;鷲嶺名僧,俱傳經藏。香象之力,持所未 勝;秋兔之毫,書而莫盡。」忠信為寶,禳祈免於白駒;明 德維馨,山川舍於騂犢。至如月離金虎,泥染石牛,薈 蔚朝興,滂沱晚注。而清蹕纔動,織羅不搖。高閈將臨, 油雲自闢,陽烏馭日,寧懼武賁之弓;飛雨彌天,無待 期門之蓋。震維舉德,非曰尚年,若發居鄷,猶莊在漢。 濤如白馬,既礙廣陵之江;山曰金牛,孰辨梅湖之路? 專州典郡,青鳧赤馬之船,皇子天孫,鳴鳳飛龍之乘, 莫不欣斯利涉,玩此修渠,乍擁節而長歌,乃樅金而 鳴籟,斯實曠世之奇功,無疆之鴻烈者也。銘曰:「后王 降德,於眾兆民。高文象緯,玅義幾神。業冠遷夏,功踰 八秦。時惟《大畜》,象及《同人》。慧雨方霤,禪枝獨春。帝德 惟厚,皇恩甚深。觀乎禹跡,見我堯心。」

《練湖頌》
唐·李華
[编辑]

大蜡之祭辭曰:「土反其宅,水歸其壑。先王因下流而 導之,故曰九川;滌源因迤匯而瀦之,故曰九澤既陂。 以疏天地之氣,以利元元之用。崇伯汨五行而殛羽 山,臺駘章大澤而封汾川,《洪範》首之,《春秋》載之。」地有 廣狹,事無今古。大江鉅區惟潤州,其藪曰練湖,幅員 四十里,菰蒲菱茨之多,龜魚螺鱉之產,饜飫江淮,膏 「潤數州。其旁大族強家,泄流為田,專利上腴,畝收倍 鍾,富極淫衍。自丹陽、延陵、金壇,環地三百里,數合五 萬室,旱則懸耜,水則具舟,人罹其害,九十餘祀。凡經 上司紛紜與奪,八十一斷。嗚呼!曲能掩直,強者以得 之。」老幼怨痛,沉聲無告。永泰元年,王師大翦西戎。西 戎既駾矣,生人舒息,詔公卿選賢良,先除二千石,以 江南經用所資,首任能者。是歲十月二十三日,拜前 常州刺史京兆韋公損為潤州,聲如飆馳,先詔而至, 吏人畏服,男女相賀。即日上無貪刻,下無冤憤。公素 知截湖潤壤,災甚螟蝥,臨事風生,指期以復。群謗雷 動,山震恬然。中明獨裁,文之以禮,乃白本道觀察使 兼御史中丞韋公元甫。中丞撫掌愜心,如公之謀。且 曰:「興利除害,待其人而後行。非常之政,敢歸叔父。」公 乃申戒縣吏,率徒闢之。人不俟召,呼抃從役,畚鍤蓋 野,濬皋成蹊。增理故塘,繚而合之,廣湖為八十里。像 月之規,儔金之固。水復其所,如鯨噀射,洶洶隱地,雷 聞泉中。先程三日,若海之彌望。灝灝如吞吐日月,沉 沉如「韞畜風雨,所潤者遠,原隰皆春,耕者飽,憂者泰。」 於是疏為斗門,既殺其溢,又支其澤,沃塉均品,河渠 通流,商悅奠價,人勇輸賦,遐邇受利。豈惟此州,每歲 萌陰乘陽,二氣相薄,大雨時行,群潦奔流,水勢所入, 盈而無傷,龍見方雲,稼蒙其渥。時前相國彭城劉公 晏,統東方諸侯,平其貢稅,聞而悅之,白三事以聞,詔 書褒異焉。彭城公宣命至江南,捧詔授公。公率元僚 掾史令丞已下,至於耆艾,西向拜手,忻戴皇朝。人心 上感,天降膏澤,如有神祇,昭協厥至。公正直而和,專 靜而斷,嫉惡宥過,惠人察姦,純鉤精堅,百鍊不耗,伐 冰之貴,降從士禮。《詩》云:「靖共爾位,好是正直。」宜其享 福也。吏人入賀,公拱而謝之曰:「尚書劉公、觀察韋公, 奉行王澤也,鄙何力之有焉?丹陽令杜孟寅,秉公之 清白;延陵令李令從,如公之愛人;金壇令胡𤣱,秉公 之成規。」及丹陽耆壽周孝瓌、百姓湯源等,拜首而請 曰:「《兌》為澤,《兌》,說也。水歸於澤,而澤說於人。百年浸塞, 而公啟之。臣哉鄰哉,克諧帝休,永代是式。三縣無災, 若不碣而」刻之,王命不揚於厥後,後之人無以倚負 也。華嘗學古,見訪為頌。頌曰:「望沄沄兮視冥冥,鳥閒 魚樂葭菼生。膏腴利倍起訟爭,斯人怨抑痛無聲。韋 公正直動神靈,百年游淀為漻清。飢者飫兮病者寧。 詔書光寵恩濡榮劃然眊。」復皎明。追琢,刻頌揚棻 馨。

《賜漢故隱士焦光明應公詔》
宋·真宗
[编辑]

朕臨御天下,賴宗廟之靈,方內乂安,元元蒙福,四海 恬然,頗稱隆平之世。邇者染疾未瘳,忽夢老人入殿, 自謂東南隱者焦光,持丹奉獻,夢覺即愈。詢之近臣 曰:「光乃漢末高隱,遨遊天塹,洞隱樵山,甘貧樂道。昔 以三詔不起,廉節自持,雖萬鍾而難移,撫川流以自 得,觀泌水以陶情,不但福祐於國,抑且惠及於民。封 功報典,理之所宜。凡本山田地差役,一概優免,有司 春秋祭奠,以為永錫之報,無負朕意,副所願焉。」

《京口月觀記》
汪藻
[编辑]

京口以江山名天下,其來尚矣。而為國屏蔽,尤重於 晉、宋、齊、梁之間。觀其千嶂所環,中橫巨浸,風濤日夜, 駕百川而東之,其形勝之雄,實足以控制南北,豈直 為騷人羈客區區登覽之勝哉?州治之西有樓焉,並 城而出,名曰「千秋」者,考諸《圖志》,始於晉王恭之時。繇 樓西南循城百餘步,忽飛簷曲檻,崒然孤起。於城隅

之上,望數百里見之者月觀也。紹興八年,吳興劉岑
考證.svg
季高來刺是州,州承廢亂之後,公私掃地,無復故時。

季高以精明強敏之才,易民觀瞻於談笑之頃,既府 寺閭井,鳩集經營,悉復其初。始暇遑於遊息之地,乃 即月觀之址,輯而新之。客有登而嘆曰:「嗚呼壯哉,未 之見也。」前此頹甍圮棟,蕪沒於蒼煙「灌莽之中,雖江 山不與時變遷者,亦莫吾覿。今晨霏夕靄,晴嵐煙翠, 復得於几席之上,而風颿浪舶,離鴻落騖,畢陳於樽 俎之前,如客得歸,如蒙得發也。季高於此,可謂能矣, 非政有餘力,能至是哉?」或曰:「是未足言季高之政也。 季高勞於侍從之事,出分天子西顧,憂方時艱難,此 州實為襟要,其經理」規模,必有足大者。嘗與子四顧 而望之,其東曰「海門」,鴟夷子皮之所從逝也;其西曰 「瓜步」,魏佛貍之所嘗至也;若其北廣陵,則謝太傅之 所築埭而居;江之中流,則祖豫州之所擊楫而誓也。 計其一時英雄慷慨,憤中原之未復,反寇之未禽,欲 吞之以忠義之氣,雖狹宇宙而隘九州,自其胸中之 所積,亦江山有以發之。今攬而納諸數楹之地,使千 載之事,了然在吾目中,則季高之志可知矣。然自有 天地,則有山川,其閱人多矣。而山川勝處,非人不傳, 「襄陽峴首」,以羊叔子傳,「武昌南樓」,以庾元規傳,「蜀人 籌筆驛」,以《諸葛武侯傳》。吾知月觀與季高之名,籍籍 天下矣。姑書其本末,以補《京口故事》之遺,「使後人知 此觀復新。自我季高始,豈不益可喜。」季高曰:「可哉。」

《潤州類集序》
曾旼
[编辑]

潤州,《春秋》所書「朱方」也。嬴氏鑿之,因曰丹徒;孫氏城 之,因曰京口。晉人渡江,僑立州郡,至宋、齊、陳曰東海, 獨梁曰蘭陵,而皆以徐州治之。隋一天下,始為潤州。 唐謂建康諸縣屬之,故更以丹陽郡名之。又以浙江 諸州屬之,故加以鎮海軍額。蓋朱方之重,非一日也。 江山清絕,襟吳帶楚。芙蓉名樓,甘露表寺。幽賞麗觀, 不出城市。水嬉則焦廬、裴巖,相望於西江之中;陸走 則鶴嶺、鹿泉,映帶於南郛之外。「秦潭、慶井」,則暴君戾 臣之可鑒戒;謝堂、許澗,則賢人端士之可想像。其遠 若碑書十字,泉沸四井,則餘光遺烈,風動千古;「青童 馬跡,紫陽鶴馭」,則洞天福地,事隔人境。下至練塘諸 湖,荊溪、簡瀆之類,涵清蓄潤,浸灌田「野,或能吏之所 建立,或隱士之所棲息,詩什為之感懷,文人為之銘 載,鉤綿棋布,境內不可勝數,則東南他州,豈能過之?」 國朝選守,未嘗輕授。歲在壬戌,朝議許公來領州事。 公至之初,歲荒民飢,則躬為之發廩,歲凶民疫,則躬 為之發藥。大抵以仁蒞政,於是人悅氣和,雨暘應之。 比其次年,麰登於夏,稻登於秋,蠶者衍絲,績者衍麻, 訟簡政成,乃於暇日佳辰,賓僚共江山之勝,登高賦 詠以侑酒,而又多識前人詩章,吟諷之以為樂。因謂 旼曰:「前世之徜徉於斯者,不知幾人也,其悲歡感發, 志見於言,而磨滅之餘者猶在也。可為編次,當刻諸 牘。」旼乃採於諸家之集,始自東漢,終於南唐,凡得歌 詩賦「贊五百餘篇,釐為十卷,名之曰《潤州類集》。」竊謂 先王之巡守也,命太史陳詩以觀民風。季子之歷聘 也,觀其詩而知其國;考其宴享之禮,登歌造賦,而又 可知其人之得失。詩之不可廢如此,則公今集之之 意也。然前編往載,固亦多矣,所集止此,不能無遺,當 俟多聞補之。異日《類集》既成,公又命旼序之,輒序其 概云。

《淨名齋記》
米芾
[编辑]

帶江萬里,十郡百邑,繞山為城,臨流為隍者,惟吾丹 徒。重樓參差,巧若圖刓,雲霞出沒,而天光不夜;高三 景,小萬有者,惟吾甘露。東北極海野,西南朝數山者, 謂之「多景。」然臺殿羽張,寶堵中盤,五州之後,與西為 阻。若夫東峴京峴,西極棲霞,平林坡陀,淮海之域;遠 岫隱見,滁泗之封,洪流東摺,白沙之靈濤如線;大磧 南絕。中泠之屭,贔蔚起筆山之隙,岧嶢雙聳。五州之 外,崚嶒千疊。黃鶴寶勢,珠捧于豆;長山異氣,龍矗於 天。晨曦垂虹,時媚於左;長庚纖月,每華於右。千林霜 落,萬嶺雪饒。春群于西郛,而秋留於南巖者,惟吾《淨 名》。天下佳山水固多矣,在東南則杭以湖山障其境, 洪以西山彌其望,潭以岳麓周其區,皆一山也,而望 兩邦。逮窮荒迢遞,發周《羽皇》之歎者,有之矣。百川匯 流而赴北,既濬既淵,亦沃亦蕩也。多山引嶺而趨東, 且列且驅,各群各醜也。吾齋在萬井之中,半天之上, 乃右卷而一揖焉。此其所以得山川之多,而甲天下 之勝也。至若水天鑑湛,而博望弭槎;葭葦榔鳴,而詹 何投餌,洪鐘動而飛「仙下,疾飆舉而連山湧。地祗聽 法,水怪效珍。或鵬雲壓山,海氣吞野。纖雲漏月,清籟 韻松。兜羅密而靈光生,陰霧合而大霆走。瑰奇忽怳, 又不可得而詳言之。」襄陽米元章將卜老丹徒,而仲 宜長老以道相契。會內閣蔣公穎叔以詩寄云:「京塵 汨沒興如何?歸棹翩翩返薜蘿。盡室生涯寄京口,滿 床圖籍鎖巖阿。六朝人物東流盡,千古江山北固多。 為借文殊方丈地,中間容取病維摩。」於是宜公以其 末句命名余居,亦冀公之與余同此樂也。自筆藏為圖,念老矣無佳句壓其勝。後之登吾齋攬吾勝者,得 不為吾賦乎?

《重建鎮江郡治記》
劉宰
[编辑]

「朱方襟帶江浙,肱髀吳楚,拱淮挹海,山川阻深,為東 南二都會。自乘輿去汴都,杭無關塞形勢,指江負海 為固,而視淮為邊。是邦介其間,上蔽京邑,下壁天塹, 為巨鎮雄壘,與建業、廣陵相連衡。多事以來,備守堅 險,揆昔為益囏,殆非才具全、德量偉者,天子不輕以 符畀」端平。乙未夏五月,上御便殿,顧二三輔臣,疇咨 鎮江守臣,僉曰:「惟臣吳淵可上亟俞。」既受詔,甫戒塗, 適猘卒歗噪,舉太守治所洎闤闠,邸閣繁膴處,一燔 之,闉闍奔潰意叵測。公聞,叱徒御,督舟師,布颿易大 江若平陸。不二日達境,攬轡勇往直前。時狂黨方奮, 挺刃恣剽敓,或離或伍,踣籍衢陌。不自意公之猝上 也,睢盱睒第第狼顧。公氣壓其兇,誠誘其譓,不譁 聲色,人訖安堵。於是大加撫馭,蒐什伍,藥傷憊已,責 弛征,賫泉予粻,火灺舊壤,萬室渠渠。凡絲忽可以惠 厥州者,罔不用其極。一日命其下曰:「民居既植立矣, 府寺廳事,蒞民之所也。灰燼瓦礫,蕪茀若爾,何以稱 畿輔威,何以示大藩尊?」乃研綜帑廥,縮用節力,懋遷 嬴。剜剔沁隱。市材於素產,而駔狡弗敢舞厥直;募 傭於子來,而軍甿爭欲與厥勞。心營指授,克協時制。 始乎宣詔頒春,終乎麗譙儀門。營翼儼如廓廡肅如。 廳事雄屹,榱桷蟬嫣。前後有堂,東西有廳。軒曰「近民」, 閣曰「高門。」左揭「仁壽」之名,右標道院之目。書塾講室, 前後區別。吏舍曹廨,次序環植。版築剛栗,銕石犀壽。 自下而高,廉級益峻,由左而右,磩戺孔膴,合所建置, 咸無闕焉。郡踐山作郛治所,故傅城「翼山」,公因其燬 削,嵽培坯塿,而寓繩墨焉。彪分臚峙,井井屬屬。睋 乎內,則洞直閟嚴,而璘㻞邃靚;矕其外,則翕闢碕礒, 而錯落雄爽也。不日而成,民大和會,屋以程計者,凡 六百二十五,泉粟以緡考,總一十五萬八千有奇。君 子曰:「是役也,薄用而厚存,近舉而遠獲。不㢋不庳,靡 輪靡奐。」蓋公以天下之才,而用一州,是以談笑拱揖, 百廢具舉,北門筦鑰,賴以增重。然則弘濟於多難者, 獨可無材哉!夫應變制難,化獷服懻,勇也;周旋裁處, 經畫得宜,智也;保抱攜持,出之湯火,仁也。三者備於 一身,又能據此要害,興武備,作武勇,為王畿折衝,為 三方控制計,俾隱然有金阜不變之實,誠足以副天 子之所責任,真可稱堂堂都會之居。才具「全,德量偉, 可於此覘矣。」嗚呼!是州也,由虞、夏、春秋、嬴、劉而下,隸 吳、隸越、隸楚,曰名邑、曰封國、曰戰爭形要地。自吳、晉、 宋、齊而來,為僑州、為留局、為京城、曰刺史府、曰節度 府、曰都督府,其統隸蓋不知其幾矣。為之主者,迭居 迭往,且賢且否,或久或速,或輕或重,其遷徙又不知 其幾矣。迨今思之,真如傳「舍,如蘧廬,卒莫能與此土 相消長,撫事感懷,可以浩嘆。今營建於煨燼之餘,苟 無以登載,歲月滔滔,來者無窮,孰知再造權輿自公 哉?又孰知公於此邦,值時多艱,經畫貽遠若此者哉? 故掎摭厥實,以昭永久,尚後之人,繼此必葺。」嘉熙元 年丁酉十月,上澣書。

《回趙守問開七里河利便劄子》
前人
[编辑]

某等伏準公劄下問開七里河事,其為利甚公,而恐 妨民之私,其為慮甚遠,而恐擾民於近;幕畫已悉,而 詢訪,下及於邦人,此道甚古,此意甚厚。某等雖至愚 極陋,其敢自默?竊謂為民旅目前計,則但開橫塘堰, 下至運河口,俗號「七里河」,其事小,其役省,不調丁夫, 亦可集事。若為綱運計,則其事大,其役煩,非調丁夫 「不可,其勢必須農隙。蓋自七里河以至金壇,中有兩 堰,北曰橫塘,南曰珥村,兩堰之間,地勢極高,水至不 聚,所以置堰制水之平,使北不下運河以洩於江,南 不下金壇以洩於湖,其制甚善。但河太淺狹,又有堰 無閘,所以不通綱運。今使府欲為綱運計,則不但橫 塘,堰下之河當開。自運河口至金壇之荊城,凡四十 四里之河,亦不容不開。河道既開,更須於橫塘、珥村 各置閘兩座,以便開閉。此其事大役繁。當此盛夏,豈 惟妨農,亦恐屯聚久饑之民,日久不散,氣息薰蒸,疫 癘滋起,有失大卿子愛斯民之意。故曰:『必須農隙。若 但以橫塘堰下七里之河淤塞尤甚,欲且開通,以為 民旅輕舟往來之便,則不必調夫,不必須農隙。只乞 委官到地頭先次募人開掘二三丈,見得每丈合用 錢若干、米若干,卻通計此河丈尺,分定料次,於來諭 《三策》取中間優加日給之說,明出榜文,每料支錢若 干、米若干,使民間自相結甲,前來應募,依料次開掘, 官司不問陰晴,不計工數,止據所關支盡數支還原 料錢米。如此則不召自來,不賞自勸,不出一月,足可 了辦。但此役斷無功於綱運,亦無益於久遠。管見如 此,乞於二者之中詳酌施行』。」

《漫塘賦》并序
前人
[编辑]

張端衡謂漫塘叟曰:「余昨宦東州,客有問漫塘之景者,余無以應。或又有徵圖於余者,曰:『子漫塘里』。」

「中人也,寧無之?」 余又謝無有。既歸,將與好事者謀之,而遊乎塘之上,見景物之無奇,游觀之無所,難之可若何?叟不對,退而援筆為之賦。其辭曰:

東沿柳巷,北屆蔬畦。小溝環其南,通川漫其西。靡種 靡藝,不耨不治。葭蘆茁而映帶成行,沙土潰而壅底 為堤。荼蓼叢生,蒲稗因依,菡萏紅白,錯如布棋。爛乎 若吳陂初按於彩陳,粲兮若月宮更下於瑤池。翠蓋 亭亭,芳氣菲菲。騖慣圓沙之宿,魚便密藻之依。蛙黽 爭鳴而鼓吹百萬,鴛鴻來下而斑斕。舞衣。雲斷而霞 散錦綺,風平而月漾玻璃。茲實天攘之真趣,有非世 俗之可知。亦有新齋,臨於水涯,小橋斜徑,矮屋疏籬, 雨未多而泥沒膝,門雖設而草侵扉。朽木慣宰予之 晝寢,青苔驚玉川之夜歸。仙舟自去,誰為元禮?高軒 不來,孰為退之。叟之辭未畢,端衡曰:「止。余聞李愿安 盤谷之居,杜老喜浣花之寓。彼豈玩」志於物,縱心佚 豫?蓋以厭俗喧卑,脫身遐舉。要必有偉麗之觀,幽閒 之趣,以澡雪其神,澄清其慮,庶白日可到於羲皇,而 宵夢足通於帝所。況如吾子,內絕意於聲色,外忘懷 於圭組,為計已決,歷年已屢。而是塘也,廣深雖愧蘇 夫子之滄浪,而僻遠亦殊柳先生之鈷鉧。其隘也可 闢,其闕也可補。胡不「增其高而為基,夷其平而為圃, 畫舫浮深,修梁跨阻,嘉花美木之列植,真館涼臺之 接廡,使鄰曲改觀,兒童欣舞。乃計失於因循,事仍於 莽鹵,豈惟無以自適於一時,抑恐由之貽笑於千古。」 漫塘叟曰:「吁!巢居知風,穴處識雨。顧吾與子,雖同聲 氣,尚殊出處。子寧規我以目前之苟且,毋寧愓我以 方來」之謗譽。彼花迷金谷之園,雪冷袁宏之渚,凄涼 釣瀬,冨哉郿塢。試由今而視昔,果孰去而孰取?張子 由是俯然而思,釋然而悟,曰:「子無俟於索言,吾特從 而戲汝。」

《遊招隱山記》
明·貝瓊
[编辑]

離黃鵠西南行三里,抵招隱山。山以晉處士戴顒所 隱居得名。或又以為招隱,謂梁昭明太子嘗讀書於 此。予觀駱賓王《遊寺》詩云:「共尋招隱寺,初識戴顒家。」 而張祜題寺亦云:「千年戴顒宅。」乃知名山始於戴公, 其曰昭明者,非也。寺舊有玉蕊花,唐李衛公刺郡時, 有詩刻石,遂聞於世。宋周益公云:「唐人甚重此花。」唐 昌觀、集賢、翰林二院皆有之,非凡品也。親舊自招隱 來,遠致一本,則寺中之花,在宋猶有存者。劉原父云: 「璚花別名八仙花,或謂即李衛公所謂玉蕊,二公博 洽無比,不應以玉蕊為璚花。」洪景盧云:「玉蕊即今之 瑒花,又名米囊,黃魯直易為山礬。今江東在處有之, 而唐昌所產,至於神女下遊,折花而」去。是不特土俗 罕見,雖神仙亦不識也。因《招隱》之遊,漫志之,以備山 中故事。

《水雲深處記》
前人
[编辑]

青林在華亭東南六十里,地平衍,無大山,惟叢篠灌 木,薈鬱蔽虧,蓋亦海隅之斗絕幽邃所也。其民田牧 於中者,雖早夜作苦,足生胝脛無毛,然皆樂其俗而 安其業,熙熙如太古時。三吳之變,兵亦不及。予嘗徑 竹岡,絕黃浦,邪迤而南,由橫溪至青林,盤回百折如 帶,舟礙石不可行。抵暮候海潮而上,四顧徘徊,念可 築室讀書,以佚吾老,欲留而未能也。一日,曹君士璜 遣介持圖示予,其號「水雲深處」者,即璜之所居,實據 青林之勝,即世所謂秦人桃花源者,又何以過之哉? 大抵天壤之間,百年之頃,至樂莫如適意。能適其意 者,不在章綬,而在於一丘一壑。昧者方且奔走通都 大邑,急自售以徼利祿為事,趨死地如歸者,不亦悲 夫!璜能果於忘世,蚤棄內外務,日擢孤舟,與漁父往 來。暮色蒼蒼,星月上升,則放乎中流,舉酒相屬,家童 取鐵笛作《龍吟三弄》,以和巴歈之歌,則其寄興,豈非 高且遠邪?余將去此而從之遊,共相忘於水雲之外 矣。

《鎮江丹徒縣洲田記》
唐·順之
[编辑]

「古者與天下為公,而泉布其利,然山川林麓,天地之 產,金石、鉛錫、萑蒲鹽蜃、鳥獸翎革之瑣細,莫不為之 厲禁。而名山大澤,雖封諸侯不以及者,非自封殖也, 懼夫利孔不窒,而爭獄滋繁,則是以其利人者為人 害也。」其慮可謂深矣。丹徒環江為邑,沿江上下,多有 蘆洲,其為利甚鉅。而新故之洲,時沒時長,故不入版 籍,而人據以為私。每一洲出,則大豪宿猾人人睥睨 其間,畢智殫賄,百計求請,或連勢人以搖官府,必得 乃已。及不可能,則讎其得者,而相與為私鬥。甚者搆 亡命,挺矛槊隱賊,公鬨於叢葦高浪之間,相殺或數 十人。官司逮捕,輒反覆解脫,獄案滿筐篋,積十數年 不可結絕。故洲之爭未已,而新洲之爭又起。於是丹 徒之視蘆洲如懸疣,枝指之著體,非特其懸與枝而 已,且痛連於骨體而怵於心,畜為瘇蠱,不治日深。而 丹徒綰水陸之口,廚傳日費數十金,謂之「班支」,郡邑 公私筵燕,諸所狼籍,歲費且數千金,謂之「坊支」,閭里 騷然苦焉,不可以已也。莆田林侯既蒞郡,日夜問民所利病,除所不便,深知班坊苦民而未有以處也。適 會有洲田之訟,於是慨然諭於眾曰:「吾欲祛兩害以 興兩利,可乎?且夫古者山澤之利,其權一歸於上而 今擅於下。古有遺人掌客,道路委積,賓旅廩餼之奉, 其費一出於官而今役乎民。權宜歸於上者而擅於 下則孔漏,孔漏者啟奸而人以殃;費宜出乎官者而 役乎民則斂重,斂重者積蠹而人以貧。今若一切反 此二弊,使擅乎下者歸之於上,役乎民者出之於官, 塞其漏孔而蠲其重斂,因天地之贏以濟人事之乏, 收豪民之腴以代貧人之瘠,是蘆洲之果為茲邑利 也,而又何病乎?」眾讙然曰:「侯議是。」侯又以丹陽水陸 之衝與丹徒同,而並練湖田為豪民所擅,與蘆洲同。 思推所以處丹徒者,處丹陽也。乃并二議以請於巡 撫公。巡撫公是之,請於巡按公。巡按公是之既得請, 於是痛繩其豪之爭洲者與其侵湖者,而歸之官,而 兩邑廢寺之田附焉。總洲與湖田、寺田之所入,而勻 其贏縮,以代故時班坊之所出,裁其濫而存其不可 已者。於是出入之數,大略相均。以嘉靖癸卯九月而 《計籍》成,如其籍而行之,遂以為故事。邑人既深德侯, 而恐後之人不能守侯之法也,而又恐豪者惡是之 病己而欲壞之也,相率請於邑令茅君,而鑿石以記。 凡洲田與寺田之在丹徒者,為畝共五千三百九十 五,歲入租一千九百石有奇,易金可若干兩;蘆薪歲 易金可百「兩,山薪歲易金二十六兩,以代故時班、坊 之所出,定其額,凡為金四百兩而羨。凡湖田與寺田 之在丹陽者,為畝共三千四百五十有奇,歲入租一 千七百石有奇,易金可若干兩,湖魚歲易金可二十 兩,以代故時班、坊之所出,定其額,凡為金四百兩而 羨。藏其羨以待歲收之所不及,而間出其羨以」賑凶 饑。自癸卯九月至乙巳五月,總羨金九百八十二兩, 米千五百九十石有奇。其纖細列之「碑陰」,其區畫出 入,則計籍具存。林侯名華,字廷份,篤志古道,為政一 本經術,其惠愛之在民者,多可書。茲以記《洲田》也,故 不及。

《前丹徒令鹿門茅公荒政記》
姜寶
[编辑]

嘉靖歲甲辰,鹿門茅公自青陽服除,來視丹徒縣事。 是年,適江南旱為災,他令長講荒政,而莫知所從事 也。公以江淮吳越間數千里,雖饑甚,而徐沛以北歲 頗登,既嘗移檄諸司,請開閉糴,禁通商矣。又聞京師 因徐沛以北歲頗登也,而米價不甚踴,於是議請蠲 之外,又議請折折,於歲額不為損,而每石省耗費且 三之二。其為民賜,蓋大略與蠲等。巡撫丁公是其議 而疏行之。時江南歲漕以請,得蠲者四十萬,而折倍 於蠲,其以本色輓僅十之三四而已。公為丹徒請,而 兼及於江南如此。又以丹徒之民枕江山而田者殆 相半。山田旱而赤地矣,猶幸洲於江者因潮以濟溉 矣,而稍稍收。於是為通融酌處之法以請,而得蠲者, 與其不盡蠲而折者,皆歸山田,而山田之民得無稅。 又於里甲、均徭、夫差三者,皆援弛力薄征故事,請於 院司府,減免其半,以歸於山田,而山田之民得無辦; 里甲均徭,即夫差亦不以及也。由是江田不加賦,而 山田之民因寬稅役也。人得以謀生,而自食其力。公 又以此但施及有田「者爾。若其無田者,與有田而田 少,稱下下戶者,未遍也。」於是乃議賑。先是,公以徐沛 間歲頗登,而請開閉糴禁也,括庫金共五千餘,充官 糴之本,而民有厚於貲者,恣令自往糴官不禁,亦若 不與也。但令棋置所糴於各鄉,以待行事。既而又虞 里胥者藉飢戶往往欺也,則悉召長鄉賦者,予以實 徵之「冊,令檢下。下戶以聞,陽示檢,有漏則責令代之 輪彼方以代輸為病己,故悉檢以聞,而不知公以此 覈飢戶也。凡飢戶之籍於官也,既得矣,公又以故無 籍於官,而流且傭於山谷閭里間者,未遍也。」於是又 議為沿鄉審放之法,以單騎遍行縣,每至一鄉,則故 嘗籍於官與未及籍而來告者,並聽核。核而信,乃皆 粥食而予之。印符,令飢者執符以受粟,而主賑者按 戶收符為券。前此,厚貲者之家,其所貯私糴,但令飢 下戶轉相糴,或貸以取償而已。公蓋以此為佐賑之 一策,亦未嘗奪其有以盡予飢下戶也。計通邑受賑 者萬八千戶,賑而得全活者數萬人。蓋前此飢,下戶 以聽審而守支城市中,其「為勞且費,與聚而為疫癘 之患,既因公以免,而里胥者又無緣得售其奸欺,貧 者蒙惠而厚貲者之家亦不至失其利。又如山田被 施,而江田亦未嘗有加賦也,皆亦他令長凡救荒者 之所無也。」於乎!可謂有造於丹徒矣。故公去丹徒二 十有六年,而士民思之如一日。凡來屬余為記者,玉 山嚴公等數十人,其言亦如出一口也。於乎難矣!予 嘗謂救荒如醫病,然。醫者,意也,意有所獨到,斯神有 所獨通。盧扁視病人,能盡見五臟癥結。人謂盧扁非 常人,能通神如此,不知其能通神如此也,意到故也。 公於《丹徒荒政》,豈亦所謂意獨到能通神者歟?不然 事至難,處至難濟,何其善處能兼濟如此也?史遷云「人之所病病疾多,醫之所病病道少。」今年適大水為 災,正疾多而病道少之時,丹徒士民安得不思公?予 亦安得不為公記其事歟?雖然,予為公記其事,乃為 盧扁者傳寫其方書也。而水災與旱災異,江田漂沒 與山田赤地同,又在後之長民者,按方書而善用其 意,民病庶有瘳於公,通神之治庶亦得其心傳矣。公 名坤,字順甫,湖之歸安人,嘉靖戊戌進士,所可見於 世不止此,而予所記者《荒政》也,故《荒政》外不及云。

《丹陽練湖記》
潘之恆
[编辑]

練湖,即古曲阿後湖,雲陽之巨浸也,湖所名練由,孔 子登泰山,觀吳門,若疋練然。而謝宣城亦稱「澄江淨 如練」,以水容目之耳。或言昔開氏有道者居之,而沉 其宅。數產靈物,濟人,每於凶年見之,稔則否。其產或 以魚、或以茭、以芋、以蔔,或茹蘆、或蒜。歲食其利,而邑 不害。魚無種,從風雨來,驟而尺半,至長於人,其利五 「倍;茹蘆可用染絳。越人取漬繭絲為口脂,其利十倍。 蒜出淤中,有甕貯,若素畜者。值疫,得瓣中片滓而瘥, 其功百倍焉。故一名開家湖。惟野人能言之,然其產 足信也。今湖中有道人墩,豈開之遺跡耶?」余登觀音 山,當道者高其阜,而亭出其上。余覽之,莽莽而惟青 英匝野,安見湖光?謂宜移之湖漘詩諷當道者嗣舉 之矣。丙午六月廿四日,諺目為荷生之辰。吳郡盤門 之外有蕩焉,於是日則萬舟出其塗,不得望洋,或中 道返耳。徒馨蓮名,不必見之。余實笑其愚,而自為愚 者數數矣。兒子請以練湖當焉,許之而為雨阻。越三 日,始呼小舟載張亦龍俱過觀音山,并載僧慧空以 濟。亦龍,惠山人也。而觀音山以玉乳泉之故,亦竊惠 山名以華之,亦龍頗訝。余解之曰:「有吳中蕩舟人焉, 不以練湖為竊蓮來者,而子以慧空為負山而趨也 耶?」寺門仄,當陿口,湖水所泄,積石綰之者三。余從中 陿登湖,高於運河且尋丈,觸目皆青草莽莽爾。向之 所隘於亭者既湖,而所欲拓者,求如吳門澄江之見, 不可得已。遙矚而委蛇者為長山。八十四谿之流,聚 而成汊,湖固其所瀦也。決湖之寸波,而河加盈尺矣, 故漕計所恃亟焉。茭牧者操舟其中,與之值,載余四 人及吳之舟子,而五舟子歲一之,蕩操之三十年矣, 計所見蓮,不及十之一也。《志》稱湖蓮特甚,則仕都通 顯,理或有徵。然應運所啟,非繇人力。今之蓮,則出於 募,猥在一隅,以媚觀者爾。舟截青草而渡,如乘雲煙, 鬱香疊華,應接不暇。西方七寶池,諒無勝此出,浸中 數里,茫無涯涘。既徵之鮭菜之奇,不能速驗。而勘吾 所見,草之茸茸蒙蒙,總翠而抽碧者,莫之能名。牧采 者積草如山,委如壑,無虛日矣。其田田而高於蓋,嶽 嶽而密於林者,經迴十餘「里,曾不得周於坳焉。而視 中婀娜於薌澤者,菰之葉,粲如華,的如也;荸之須,戟 如也,森如也;菱之團如鏡,結如帶,而綴如《火齊》也。芡 之供如盤盂,如遺鈿墮珥,如散萬斛珠也。」余乃止牧 人舟勿進,而亟登防焉。夫然後眼耳鼻舌之各得所 安也。自余所不見者,種知有幾,而況凶歲之遺异哉! 練湖之錫,冨於丹陽,無寸波之歉矣。余向者見之莽 莽也,乃其為穰穰者耶?君子曰:「未也。九澤之利,夫孰 能踰之?而官居之什九矣。練湖方與民共,惟魚茭及 蒜之出不以時,且饑者食之,而寒者衣之矣。自菰芡 之易生,亦取無禁而用不窮,視草等耳。」況公家之稅 莫征,公田之賦莫及,而萑苻之輩,不窺信乎?三吳之 間,丹陽為樂土矣。間有沮洳者,因墳墝而稱膏腴,有 力者得而專之,而敝從此滋焉。嗚呼!天厚丹陽,吾願 廣澤之蒼涼,無復為膏腴可也。

《金陵辨》
林魁
[编辑]

杜牧之詩:「金陵津渡小山樓,一宿行人祇自愁。潮落 夜江斜月裡,兩三星火是瓜洲。」蓋唐人指京口曰金 陵。按張氏《行役記》,甘露寺在金陵山上。李約初至金 陵,於李錡坐,屢讚招隱寺標致。杜審權自潤州刺史 除尚書左僕射,制曰:「頃罷幾務,鎮於金陵。」駱賓王《送 閻五還潤州詩序》云:「言返維桑。」修途指金陵之地。元 稹《寄浙西大夫李德裕》詩云。「金陵太守曾相伴。」如此 者不可枚舉。蓋當時江寧、句容俱隸潤州故也。

《京城辯》
前人
[编辑]

京城,說者謂荊王賈居之,故名。或又以為由孫權所 居而然。舊志云:「荊字既不同,權未嘗稱尊號,奚為名 京?」二說皆非也。按:京者,人力所為,高丘也。亦有非人 力所為者。人力所為,公孫瓚所築,易京是也。非人力 所為,滎陽京索是也。今地名徐陵,即此京,非人力所 為也。京上郡城,城前浦口,即是京口。又《獻帝春秋》,「劉 備至京,謂孫權曰:『吳去此數百里,即有警急,赴救為 難,將軍無意屯京乎』?」權曰:「秣陵有小江二百餘里,可 以安大船。吾方理水軍,當移據。」蓋吳先都京,後都建 業,則京口亦謂之京。今按:孫策兄弟蓄問鼎之志,故 以殊稱加其居地耳。或史傳追稱之詞,亦未可知也。

《建陵辯》
前人
[编辑]

梁武帝父追尊為文皇帝,廟號太祖,陵曰建陵。陵有碑,曰「太祖文皇帝之神道。」歐陽公《集古錄》以此碑為 宋文帝神道碑。按宋陵號長寧,自在蔣山,特其八字 與宋主廟號俱同,公蓋誤爾。二陵見《宋》、齊二書,《建康 實錄》甚明。

《蒜山考》
前人
[编辑]

蒜山在丹徒縣西三里。北臨江,上無峰嶺,山生澤蒜, 因以為名。按:晉孫恩浮海奄至丹徒,率眾登蒜山,劉 裕奔擊,大破之,投崖赴水死者甚眾。唐劉展叛田成 功,將三千軍於瓜洲,將濟江,復將步騎萬餘陳於蒜 山。又徐知誥常游蒜山,除地為廣場,編虎皮為大幄, 率僚屬會於下。舊《志》又謂蒜山松林中可卜居。蘇子 瞻詩:「蒜山幸有閒田地,著此無家一房客。」觀此,則舊 寬廣可容萬人,宋時猶可居止,不知何年淪入於江 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