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81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八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百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八百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八百十卷目錄

 池州府部藝文二

  乙巳歲三月為建威參軍使都經錢谿

               晉陶潛

  五松山送殷淑       唐李白

  與常贊府遊五松山      前人

  遊五松贈南陵常贊府     前人

  與周剛清溪玉鏡潭宴別    前人

  清溪雪夜對酒客有唱鷓鴣者  前人

  宿蝦湖           前人

  秋浦歌二首         前人

  贈秋浦柳少府        前人

  宿清溪主人         前人

  望九華贈青陽韋仲堪     前人

  遊秋浦白笴陂        前人

  尋竇仙隱居         前人

  清溪夜半聞笛        前人

  五松山           前人

  秋浦歌十二首        前人

  北歸次秋浦界清溪館    劉長卿

  贈別韋兵曹歸池州      韓翃

  雪後宿池州草堂       耿韋

  楊梅館          白居易

  九日齊山登高        杜牧

  殘春獨來南亭寄張祜     前人

  貴池亭           前人

  登九華樓寄張祜       前人

  貴池亭           前人

  清溪            前人

  遊林泉寺金碧洞       前人

  秋浦道中          前人

  靈芝鎮晚次五溪寄杜使君   曹汾

  貴池道中          張祜

  和杜牧之齊山登高      前人

  九華山           前人

  碧瀾亭          李商隱

  顯濟廟           前人

  贈青陽李令        杜荀鶴

  協濟祠           羅鄴

  題陵陽山房         羅隱

  秋浦            前人

  下山過梅根         前人

  姥山廟           前人

  別池陽所居         前人

  堯廟          宋范仲淹

  香山寺          梅堯臣

  翠光亭           岳飛

  江行池陽至銅陵       李綱

  池陽阻風         王十朋

  遊齊山寺          華岳

  貴池秋晚          前人

  過池州見九華有感     文天祥

  水車嶺          郭祥正

  題順安樓        元房芝蘭

  南泉寺         明宋邦輔

  病中過銅陵遇雨      王世貞

  過池州           解縉

  泊池陽自壽        袁宏道

  夢覺庵          孔尚蒙

  登玉峰           徐紳

 池州府部紀事

 池州府部雜錄

 池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八百十卷

池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乙巳歲三月,為鎮軍建,威參軍使都經錢谿。[编辑]

晉陶潛

我不踐斯境,歲月好已積。晨夕看山川,事事悉如昔。 微雨洗高林,清飆矯雲翮。眷被品物存,義風都未隔。 伊余何為者,勉勵從茲役。一形似有制,素襟不可易。 園田日夢想,安得久離析。終念在歸舟,諒哉宜霜柏。

===
《五松山送殷淑》
唐·李白
===秀色發江左,風流奈若何。仲文了不還,獨立揚清波。

載酒五松山,頹然白雲歌。中天度明月,萬里遙相過。 撫酒對此月,流光畏蹉跎。明日別離去,連峰GJfont嵯峨。

《與常贊府遊五松山》
前人
[编辑]

安石泛溟渤,獨嘯長風還。逸韻動海上,高情出人間。 靈異可並跡,澹然與世閒。我來五松下,置酒窮躋攀。 徵古絕遺老,因名五松山。五松何清幽,勝景美沃洲。 蕭颯鳴洞壑,終年風雨秋。響入百泉去,聽如三峽流。 剪竹掃天花,且從傲吏遊。龍堂若可憩,吾欲歸精修。

《遊五松贈南陵常贊府》
前人
[编辑]

為草當作蘭,為木當作松。蘭幽香風遠,松寒不改容。 松蘭相因依,蕭艾徒丰茸。雞與雞並食,鸞與鸞同枝。 揀珠去砂礫,但有珠相隨。遠客投名賢,真堪寫懷抱。 若惜方寸心,待誰可傾倒。虞卿棄趙相,便與魏齊行。 海上五百人,同日死田橫。當時不好賢,豈傳千古名。 願君同心人,於我少留情。寂寂還寂寂,出門迷所適。 長鋏歸來乎,秋風思歸客。

《與周剛清溪玉鏡潭宴別》
前人
[编辑]

康樂上官去,永嘉遊石門。江中有孤嶼,千載跡猶存。 而我來秋浦,三入桃波源。千峰照積雪,萬壑盡啼猿。 興與謝公合,文因周子論。掃崖去落葉,席月開清樽。 溪當大樓南,溪水正南奔。迴作玉鏡潭,澄明洗心魂。 此中得佳境,可以絕囂喧。清溪方歸來,酣歌出平原。 別後經此地,為余謝蘭蓀。

《清溪雪夜對酒客有唱鷓鴣者》
前人
[编辑]

披我貂襜褕,對君白玉壺。雪花酒上滅,頓覺夜寒無。 客有桂陽至,能吟山鷓鴣。清風動窗竹,越鳥起相呼。 恃此足為樂,何煩笙與竽。

《宿蝦湖》
前人
[编辑]

雞鳴發黃山,暝投蝦湖宿。白雨映寒山,森森似銀竹。 提攜采鉛客,結荷水邊沐。半夜四邊開,星河爛人目。 明晨大樓去,岡隴多屈伏。當與持斧翁,前溪伐雲木。

《秋浦歌二首》
前人
[编辑]

秋浦長似秋,蕭條使人愁。客愁不可度,行上東大樓。 正西望長安,下見江水流。寄語向江水,汝曾憶儂不。 遙傳一掬淚,為我達揚州。

千千石楠樹,萬萬女貞林。山山白鷺滿,澗澗白猿吟。 君莫向秋浦,猿聲碎客心。

《贈秋浦柳少府》
前人
[编辑]

秋浦舊蕭索,公庭人吏稀。因君種桃李,此地忽芳菲。 搖華望白雲,開簾當翠微。時來引山月,縱酒酣清暉。 而我愛夫子,淹留未忍歸。

《宿清溪主人》
前人
[编辑]

夜到清溪宿,主家碧岩裡。簷楹挂星斗,枕席響風水。 月落西山時,啾啾夜猿起。

《望九華贈青陽韋仲堪》
前人
[编辑]

昔在九江上,遙觀九華峰。天河挂綠水,秀出九芙蓉。 我欲一揮手,誰人可相從。君為東道主,於此臥雲松。

《白笴陂》
前人
[编辑]

白笴夜長嘯,爽然谿谷寒。魚龍動陂水,處處生波瀾。 天借一明月,飛來碧雲端。故鄉不可見,腸斷正西看。

《尋竇仙隱居》
前人
[编辑]

群峭碧摩天,逍遙不記年。撥雲尋古道,倚樹聽流泉。 花暖青牛臥,松高白鶴眠。我來山色暮,獨自下寒煙。

《清溪夜半聞笛》
前人
[编辑]

羌笛梅花引,吳溪隴水清。寒山秋浦月,腸斷玉關聲。

《五松山》
前人
[编辑]

我愛銅官樂,千年未擬還。應須迴舞袖,拂盡五松山。

《秋浦歌十二首》
前人
[编辑]

秋浦錦駝烏,人間天上稀。山雞羞淥水,不敢照毛衣。

兩鬢入秋浦,一朝颯已衰。猿聲催白髮,長短盡成絲。

秋浦多白猿,超騰若飛雪。牽引條上兒,飲弄水中月。

愁作秋浦曲,強看秋浦花。山川如剡縣,風日似長沙。

秋浦千重嶺,水車嶺最奇。天傾欲動石,水拂寄生枝。

江祖一片石,青天掃畫屏。題詩留萬古,綠字錦苔生。

邏人橫鳥道,江祖出魚梁。水急客舟疾,山花拂面香。

水如一疋練,此地即平天。耐可乘明月,看花上酒船。

淥水淨素月,月明白鷺飛。郎聽采菱女,一道夜歌歸。

爐火照天地,紅星亂紫煙。赧郎明月夜,歌曲動寒川。

十一

秋浦田舍翁,採魚水中宿。妻子張白鷴,結罝映深竹。

十二

桃波一步地,了了語聲聞。闇與山僧別,低頭禮白雲。

《北歸次秋浦界清溪館》
劉長卿
[编辑]

萬嶺猿啼斷,孤村客暫依。鴈過彭蠡暮,人向宛陵稀。 舊路青山在,餘生白首歸。漸知行近北,不見鷓鴣飛。

《贈別韋兵曹歸池州》
韓翃
[编辑]

南陵八月暮,天色遠峰前。楚竹青陽路,吳江赤馬船。 籯金諸客貴,佩玉主人賢。終日應相逐,歸期定幾年。

《雪後宿池州草堂》
耿韋
[编辑]

宿君湖上宅,琴韻靜參差。夜雪入秋浦,孤城連貴池。 流年看共老,御酒發中悲。良會應難再,晨雞自有期。

《楊梅館》
白居易
[编辑]

十一月中長至夜,三千里外遠行人。若為獨宿楊梅 館,冷枕單床一病身。

《九齊山登高》
杜牧
[编辑]

江涵秋影鴈初飛,與客攜壺上翠微。塵世難逢開口 笑,菊花須插滿頭歸。但將酩酊酬佳節,不用登臨怨 落暉。古往今來只如此,牛山何必淚沾衣。

《殘春獨來南亭寄張祜》
前人
[编辑]

暖雲如粉草如茵,獨步長隄不見人。二嶺桃花紅錦 黦,半溪山水綠羅新。高枝百舌猶欺鳥,帶葉梨花獨 送春。杜尉欲知何處是,苦吟林下拂詩塵。

《貴池亭》
前人
[编辑]

倚雲軒檻夏疑秋,下視西江一帶流。鳥簇晴沙殘照 墮,風迴極浦片帆收。驚濤隱隱遙天際,遠樹微微古 岸頭祇。此登攀心便足,何須箇箇到瀛洲。

《登九華樓寄張祜》
前人
[编辑]

百感哀來不自由,角聲孤起夕陽樓。碧山終日思無 盡,芳草何年恨即休。睫在眼前人不見,道非身外更 何求。何人得似張公子,千首詩輕萬戶侯。

《貴池亭》
前人
[编辑]

勢比凌歊宋武臺,分明百里遠帆開。蜀江雪浪西江 滿,強半春寒去卻來。

《清溪》
前人
[编辑]

弄溪終日到黃昏,照數秋來白髮根。何物賴君千遍 洗,筆頭塵土漸無痕。

《遊林泉寺金碧洞》
前人
[编辑]

袖拂霜林下碧稜,潺湲聲斷滿溪冰。攜茶臘月游金 碧,合有文章病茂陵。

《秋浦道中》
前人
[编辑]

蕭蕭山路窮秋雨,淅淅溪風一岸蒲。為問寒沙新到 鴈,來時還下杜陵無。

《靈芝鎮晚次五溪寄杜使君》
曹汾
[编辑]

戴月早辭三秀館,遲明初見九華峰。磋磋玉劍寒鋩 利,裊裊青蓮翠葉重。山色卻疑人畫出,嵐光似為客 添濃。行春若到五溪上,此處褰帷正面逢。

《貴池道中》
張祜
[编辑]

羸驂驅野岸,山遠路盤盤。清露月華曉,碧江星影寒。 離群徒長泣,去國自加GJfont。霄漢寧無舊,相哀是語端。

《和杜牧之齊山登高》
前人
[编辑]

秋溪南岸菊霏霏,急管繁絃對落暉。紅葉樹深山徑 斷,碧雲江靜浦帆稀。不堪孫盛嘲時笑,願送王弘醉 夜歸。流落正憐芳意在,砧聲徒促授寒衣。

《九華山》
前人
[编辑]

凌空瘦骨寒如削,照水清光翠且重。卻憶謫仙詩格 俊,解吟秀出九芙蓉。

《碧瀾亭》
李商隱
[编辑]

遙知溪上亭,秋水瀁泠泠。雲影無時翠,嵐光到底青。 危樓敲晚鼓,驚鷺起寒汀。聊作淵明飲,臨流酒易醒。

《顯濟廟》一作聖女祠
前人
[编辑]

松篁臺殿蕙花幃,龍護瑤窗鳳掩扉。無質易迷三里 霧,不寒常著五銖衣。人間定有崔羅什,天上應無劉 武威。借問釵頭雙玉燕,每朝珠館幾時歸。

《贈青陽李令》
杜荀鶴
[编辑]

善政無慚色吟歸,似等閒惟將六幅。絹寫得九華山 求,理頭空白終官債。未還仍聞琴與鶴,俱在一船間。

《協濟祠》
羅鄴
[编辑]

靈廟門依山半開,松庭瀟灑絕塵埃。時聞樵者經過 說,數有神仙變化來。龍起陰雲生畫壁,鳥歸寒粟落 蒼苔。自從鼓吹喧闐日,千里封疆不復災。

《題陵陽山房》
羅隱
[编辑]

誤入花源裏,初憐竹徑深。方知仙子宅,未有世人尋。 舞鶴過閒砌,飛GJfont嘯密林。漸通元妙理,深得坐忘心。

《秋浦》
前人
[编辑]

晴川倚落暉,極目思依依。野色寒來淺,人家亂後稀。 久貧身不達,多疾意長違。還有漁舟在,時時夢裡歸。

《下山過梅根》
前人
[编辑]

岸葉經秋墜晚枝,裊煙凌鬢促征期。家從澤國誰能 問,路在侯門自不知。但恐老侵多病日,每憂忙過少 年時。可憐江上人堪笑,獨倚殘陽弄釣絲。

===
《姥山廟》
前人
===臨塘古廟一神仙,繡幌花容色儼然。為逐朝雲來此

地,因隨暮雨不歸天。眉分初月湖中鑒,香散餘風竹 上煙。借問邑人沈水事,已經秦漢幾千年。

《別池陽所居》
前人
[编辑]

黃塵初起此留連,火耨雲耕六七年。雨夜老農傷水 旱,雪晴漁父共舟船。已悲世亂身須去,肯愧途危跡 屢遷。卻是九華山有意,列行相送到江邊。

《堯廟》
宋·范仲淹
[编辑]

千古如天日,巍巍與善功。禹終平洚水,舜任致薰風。 江海生靈外,乾坤揖讓中。鄉人不知此,簫鼓謝年豐。

《香山寺》
梅堯臣
[编辑]

有客乘新霽,雲林共扣扃。輕舟過下渡,遠水漲前汀。 原隰含幽靄,峰嵐入杳冥。誰知得真趣,屐齒石苔青。

《翠光亭》
岳飛
[编辑]

愛此倚闌干,誰同寓目看。輕陰弄晴日,秀色隱空山。 島樹蕭騷外,征帆杳靄間。予雖江上老,心羨白雲關。

《江行池陽至銅陵》
李綱
[编辑]

春江望不極,慘淡起層陰。煙雨濛濛溼,雲濤渺渺深。 懷家千里意,報國一生心。嘆息知音少,空為梁父吟。

《池陽阻風》
王十朋
[编辑]

舟楫何濡滯,秋深風未西。五旬從白帝,十日尚清溪。 胸次澤吞楚,眼中山見齊。主人殊未厭,壺榼屢提攜。

《遊齊山寺》
華岳
[编辑]

寺覺重遊好,僧期後會賒。青蟲雕病葉,白鳥篆平沙。 水瘦石生齒,山寒梅未花。功名應有待,且謁惠公茶。

《貴池秋晚》
前人
[编辑]

暮色千林薄,秋空萬里長。寒山鳴晚樹,歸櫂發斜陽。 水遠天同碧,風高葉脫黃。星星老蓬鬢,不覺到潘郎。

《過池州見九華有感》
文天祥
[编辑]

五老湖光遠,九華山色昏。南冠前進士,北部故將軍。 芳草江頭路,斜陽郭外村。匆匆十年夢,故國黯銷魂。

《水車嶺》
郭祥正
[编辑]

萬丈水車嶺,還如九疊屏。北風來不斷,六月亦生冰。

《題順安樓》
元·房芝蘭
[编辑]

窗含野草入平吞,極目漁樵江上村。流出異香花堰 水,放開老翠葉山雲。竹邊僧寺鷗沙遶,柳外人家驛 路分。挂月參天蟠地脈,門前雙樹幾斜曛。

《南泉寺》
宋·邦輔
[编辑]

青山白雪木扶疏,花落花開鳥趁墟。千古夜臺埋舍 利,一場春夢到浮屠。談經不見龍來後,卓錫應知鶴 避初。路上若逢仙客去,翩翩隻履自歸與。

《病中過銅陵遇雨》
王世貞
[编辑]

江館能收望漁磯,亦罷罾誰憐伏枕。客風雨過銅陵。

《過池州》
解縉
[编辑]

日日南風送客舟,舒州纔過又池州。九華雲捲芙蓉 帳,掛在青天白玉鉤。

《泊池陽自壽》
袁宏道
[编辑]

溪頭微雪點疏松,睡起開窗對遠峰。誰寫畫圖來壽 汝,謝家江上九芙蓉。

《夢覺庵》
孔尚蒙
[编辑]

夢到名山第幾峰,覺來依舊隔千重。好將覺處還尋 夢,認取三生石上蹤。

《登玉峰》
徐紳
[编辑]

邑有玉峰高,可攬秀峰下。茹蘭溪清澈,若鏡登歷。所至私有託盟情見乎。辭云爾。

縣僻山作城,眾峰矗寒玉。水清石齒齒,蘭芳滿幽谷。 中有素心人,採蘭深澗曲。時復躡崇巘,曠然騁遐矚。 濯纓諒在斯,振衣良非局。緬懷蘇門生,長嘯天地綠。

池州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唐齊映高陽人,舉進士刺池州。有惠政城,南有 山岩,洞奇絕映,每公暇登眺池人,因以其姓名山云。 杜牧之守,秋浦妾程氏,有孕妻逐之,適長林杜筠遺, 腹生荀鶴牧之示,阿宣詩曰:一子呶呶跨相門,宣乎 聞此。若而人長林管,領閑風月卻,有佳兒屬杜筠。 宋史沈遼傳遼,字GJfont達,攝華亭縣,坐流永州,徙池州 留連江湖間,累年益偃蹇傲,世既至池。得九華秋浦。 間翫其林泉喜曰:使我自擇不過爾耳。即築室於齊 山之上,名曰雲巢。好事者多往遊。

《府志》:范仲淹二歲,而孤繼母貧,改適長山朱文,瀚隨 母鞠於朱長山,在縣東十九都之里,有曰范塘者即, 其寓所有曰:讀山即其讀書處也。因從朱姓名悅貫 青陽後,復姓易名謝啟,有云志異,強秦入境遂同於 張祿心,非霸越乘舟偶效於陶朱。

趙知微,宋乾道時人,於九華山鳳凰嶺,東建延華觀。 以居於岩下,植桃皆碧色,後知微脫去,因名其澗曰 桃花澗。章璧致仕,家居貧不能食,以詩上郡丞,有南畝耕無 種,東廚爨乏糧一律丞,以詩示郡,守每一字贈GJfont一 石。

章瑩堅持清苦,郡守陳公良器。馳簡約遊齊山,公辭 以詩,有山前邀飲應憐,我醉後扶歸卻倩誰之句,守 即命軒車迎之。

《石埭縣志》:宋王鎡丁黼二公未生之前,縣舒溪灘水 湍旋,每於晴明靜夜,有轆轤聲為之先兆。

銅陵縣,志隆慶五年,大水盈城詔許改折。

萬曆二十三年,裁革主簿。

成化間修靈祐王廟,一日,神附木工持五尺,桿自廟 至天井湖忽掘得巨木一株,為梁崇禎癸未年修廟。 忽有無數巨木浮江,邑令命眾取為棟椽,乃豎廟。易 梁新書年,月日時與舊梁所紀,皆癸未六月某日某 時誠靈異也。

葛財傭工也,代人樵汲積數十金,見西關舊河無津 梁盡出其貲,造木橋二十餘丈,往來如坦途此,傭工 者而能,利濟且有裨於王政焉,今橋址僅存。

府志明向思敬,為典史廉謹,有為及致仕去士大夫, 贈言盈篋邑人,孫溥詩曰:南甸清官少一人。知縣龔 守愚,詩曰:歸心浩蕩鷗波闊,宦況蕭條馬骨高。典史 卑官人以此榮焉。

池州府部雜錄[编辑]

《西浮籍舊傳》:秋浦景物宛如瀟湘洞庭,豈因太白之 歌河漢其說乎。既無千林萬木,亦不聞鳴GJfont啼猿,獨 清溪一掬,潺湲尚堪浣漱。

《太平清話》:池州翠光亭,有岳武穆詩愛此。倚闌干誰 同,寓目看輕陰弄晴日,秀色隱空山島樹,蕭騷外征 帆,杳靄間予雖江上老心。羨白雲關今世所傳者,惟 岳墓二石刻耳。

池州府部外編[编辑]

《稽神錄》:池陽建德縣,吏桂從義家人,入山伐木嘗於 所行山,路見一石崩倒,就視之,有一室內,有金漆柏 床六張,茭薦芒簟皆新金銀,積疊其人,坐床上良久。 因揭簟下見一角,柄小刀取內懷,中而出恐,崩石塞 之以,物為記。歸呼家人,共取及至則石壁如故了無 所睹。

《建德縣志》:唐峰山,神者按柯南坡,考錄舊郡,志及本 廟,遺文節目云:貞元三年三月,癸未初一日,忽風雨 晦暝中,邑民許家居,見有神人,緋衣赤騎立其前 謂曰:汝世居此,如髦獨何吾。前代名臣亦汝宗人也。 今受帝敕來食此,方汝能獨據,茲山雄勢耶。茲山來 幔亭,過婺水結秀於此。吾當憩焉。與汝同享堯子,在 茲山阜,右佳山水,汝其止之則宗嗣繁昌也。言畢騰 空,去須臾雨止暝開則所止,非故境矣。邑民因於此 祠焉。其應如響天福,戊戌二月,有商人攜粢盛,牲牢 來自淮致祭,於神邑人詢其故曰:吾廬江人也。父許 昌遘疾禱之,於天以徼福忽神附一人,入吾家云吾 池州峰子山人,從華嶽諸仙過此。感君孝念為拯爾, 父疾三月三日,吾復降自嶽君,當有以祠,我翌日父 疾瘳,故尋來致謝邑人導之,俾致祭而去由是香火 益盛,因以是日為神誕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