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51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五百十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十六卷目錄

 雲南土司部彙考二

  雲南土司南詔考二

  雲南土司東謝蠻考

  雲南土司西趙蠻考

  雲南土司松外蠻考

  雲南土司爨國蠻考

職方典第一千五百十六卷

雲南土司部彙考二[编辑]

南詔考二[编辑]

唐二

僖宗乾符元年,雲南蠻寇黎、雅二州,河西、河東、山南東道東川兵伐雲南。

按《唐書本紀》云云 。按《南詔傳》:乾符元年,劫略嶲、雅間,破黎州,入卭崍關,掠成都。成都閉三日,蠻乃去。詔徙天平軍,高駢領西川節度使。乃奏:「蠻小醜,勢易制,而蜀道險,館饟窮乏。今左神策所發長武河東兵多,用度繁廣,且彼皆扼制羌戎,不可弛備。」 詔乃罷長武等兵。駢至不淹月,閱精騎五千,逐蠻至大渡河,奪鎧馬,執酋長五十,斬之,收卭崍關,復取黎州,南詔遁還。駢戍望星、清溪等關,南詔懼,遣使者詣駢結好,而踵出兵寇邊,駢斬其使。初,安南經略判官杜驤為蠻所俘,其妻宗室女也,故酋龍使奉書丐和。駢答曰:「我且將百萬眾至龍尾城,問爾罪。」 酋龍大震駭。自南詔叛,天子數遣使至其境,酋龍不肯拜,使者遂絕。駢以其俗尚浮屠法,故遣浮屠景仙攝使往,酋龍與其下迎謁,且拜,乃定盟而還。遣清平官酋望趙宗政、質子三十入朝乞盟,請為兄弟若舅甥。詔拜景仙鴻臚卿,檢校左散騎常侍。駢結吐番尚延心、嗢末魯耨月等為間,築戎州馬湖、沐源川、大度河三域,列屯拒險。料壯卒為平夷軍,南詔氣奪,酋龍恚,發疽死。偽諡「景莊皇帝。」 子法嗣,改元「貞明。」 承智、大同,自號大封人。乾符四年,雲南蠻請修好,議和親。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按《南詔傳》法,「年少好畋獵酣逸,衣絳紫錦罽,鏤金帶。國事顓決大臣。」乾符四年,遣陀西段寶詣邕州節度使辛讜請修好,詔使者答報。未幾,寇西川,高駢奏請與和親。右諫議大夫柳韜、吏部侍郎崔澹醜其事,上言:「遠蠻畔逆,乃因浮屠誘致,又議和親,垂笑後世。駢職上將,謀乖謬,不可從。」遂寢。蠻使者再入朝議和親,而駢徙荊南,持前請不置。宰相鄭畋、盧攜爭不決,皆賜罷。辛讜遣幕府徐雲虔攝使者往。覘,到善闡府,見騎數十,曳長矛,擁絳服,少年朱繒約髮。典客伽陀酋孫慶曰:「此驃信也。問天子起居。」下馬揖客,取使者佩刀視之,自解左右鈕以示。乃除地剚三丈版,命左右馳射,每一人射法,駷馬逐以為樂,數十發止。引客就幄,倀子捧瓶盂,四女子侍樂飲,夜乃罷,又遣問客。

《春秋》
大義送使者還是時駢徙節鎮海劾澹等
[编辑]

沮議。帝蒙弱不能曉,下詔慰解。西川節度使崔安潛上言:「蠻畜鳥獸心,不識禮義,安可以賤隸尚貴主,失國家大體?澹等議可用。臣請募義征子,率十戶一保,願發山東銳兵六千戍諸州,比五年,蠻可為奴。」 久之,帝手詔問安潛和親事,答曰:「雲南姚州譬一縣,中國何資於彼,而遣重使,加厚禮?彼且妄謂朝廷畏怯無能為,脫有它請,陛下何以待之?且天宗近屬,不可下小蠻彝。臣比移書不言舅甥,黜所僭也。有如蠻使者不復至,當遣諜人伺其隙,可以得志。」 南詔知蜀強,故襲安南,陷之,都護曾袞奔邕府,戍兵潰。會西川節度使陳敬瑄申和親議,時盧攜復輔政,與豆盧瑑皆厚,駢乃譎說帝曰:「陛下初即位,遣韓重」 使南詔,將官屬留蜀,期年,費不貲,蠻不肯迎。及駢節度西川,招嗢末,繕甲訓兵,蠻彝震動。遣趙宗政入獻,見天子,附驃信,再拜雲「虔之使」 ,驃信答拜,其於禮不為少。宣宗皇帝收三州七關,平江嶺以南。至大中十四年,內庫貲積如山,戶部延資充滿,故宰相敏中領西川庫錢至三百萬緡,諸道亦然。咸「通以來,蠻始叛命,再入安南、邕管,一破黔州,四盜西川,遂圍盧耽,召兵東方,戍海門,天下騷動,十有五年,賦輸不內京師者過半,中藏空虛,士死瘴癘,燎骨傳灰,人不念家,亡命為盜,可為痛心。前年留宗政等,南方無虞,及遣還,彼猶冀望蒙法立三年,比兵不出,要防其蓄力,以間我虞。今朝廷府庫匱」 甲,兵少牛叢,有北兵七萬,首尾奔衝不能救。況安南客戍單寡,涉冬寇禍可虞。誠命使者臨報,縱未稱臣,且伐

「其謀,外以縻服蠻彝,內得蜀休息也。」 帝謂然,乃以宗室女為安化長公主許婚,拜嗣曹王龜年宗正少卿,為雲南使,大理司直徐雲虔副之;內常侍劉光裕為雲南內使,霍承錫副之。及還,具言驃信誠款,以為敬瑄功,故進檢校司空,賜一子官法。遣宰相趙隆眉、楊奇混、段義宗朝行在迎公主。高駢自揚州上言:「三人者,南詔心腹也,宜止而鴆之,蠻可圖也。」 帝從之,隆眉等皆死。自是謀臣盡矣,蠻益衰。

中和元年雲南蠻遣使迎主。

按《唐書》本紀不載 。按《南詔傳》:「僖宗中和元年,復遣使者來迎,主獻珍怪氈罽百床,帝以方議公主車服為解。後二年,又遣布燮、楊奇肱來迎,詔檢校國子祭酒張譙為禮會五禮使,徐雲虔副之,宗正少卿嗣虢王約為婚。使未行而黃巢平,帝東還,乃歸其使。法死,偽諡聖明文武皇帝。子舜化立,建元中興,遣使款黎州」 修好,昭宗不答。後中國亂,不復通。先是,有時傍、矣川、羅識二族,通號「八詔。」 時傍母,歸義女也,其女復妻閣羅鳳。初,咩羅皮之敗,時傍入居邆川州,誘上浪千餘,勢稍張,為閣羅所猜,徙置白厓城。後與《矣川》羅識詣神川都督,求自立為詔,謀洩被殺。《矣川》羅識奔神川都督,送之羅些城。

蒙《嶲詔》,最大。其王《嶲輔首》死,無子,弟《佉陽照》立。佉陽照死,子《照原》立。喪明,子《原羅》質南詔。歸義欲并國,故歸其子原羅,眾果立之。居數月,使人殺《照原》,逐原羅,遂有其地。

越析詔,或謂磨些詔,居故越析州西,距曩蔥山一日行。貞元中,有豪酋張尋求烝其王波衝妻,因殺波衝。劍南節度使召尋求至姚州殺之。部落無長,以地歸南詔。波衝兄子于贈持王所寶鐸鞘東北渡瀘,邑於龍佉河,纔百里,號「雙舍」 ,使部酋楊墮居河東北歸義,樹壁侵于贈,不克。閣羅鳳自請往擊楊墮,破之,于贈投瀘死,得鐸鞘,故王出軍,必雙執之。

浪穹詔,其王豐時死,子羅鐸立。羅鐸死,子《鐸羅望》立,為浪穹州刺史。與南詔戰,不勝,挈其部保劍川,更稱劍浪。死,子望偏立。望偏死,子《偏羅矣》立。偏羅矣死,子羅君立。貞元中,南詔擊破劍川,虜羅君,徙永昌。凡浪穹、邆睒、施浪總謂之「浪人」 ,亦稱「三浪。」

邆睒詔,其王豐咩,初據邆睒,為御史李知古所殺。子咩羅皮自為《邆川》州刺史,治大釐城,歸義襲敗之,復入邆睒,與浪穹、施浪合拒歸義。既戰,大敗,歸義奪邆睒,咩羅皮走保野共川。死,子《皮羅鄧》立。皮羅鄧死,子《鄧羅顛》立。鄧羅顛死,子《顛文託》立。南詔破劍川,虜之,徙永昌。

施浪詔,其王施望欠居矣《苴和》城。有施各皮者,亦八詔之裔,據《石和》城,閤羅鳳攻虜之。而施望欠孤立,故與咩羅皮合攻義歸,不勝。歸義以兵脅降其部,施望欠以族走永昌,獻其女遺南詔丐和。歸義許之,渡蘭江死。弟望千走吐蕃,吐蕃立為詔,納之劍川,眾數萬。望千死,子《千旁羅顛》立。南詔破劍川,千旁羅顛走瀘北,三浪悉滅,唯千旁羅顛及矣川羅識子孫在吐蕃。

後唐

莊宗同光三年,遣使諭南詔,不納。

按《五代史莊宗本紀》不載 。按《南詔傳》:「南詔蠻見於唐,其國在漢故永昌郡之東,姚州之西。僖宗幸蜀,募能使南詔者,得宗室子李龜年及徐虎,虎姪藹,乃以龜年為使,虎為副,藹為判官,使南詔。南詔所居曰苴咩城,龜年等不至。苴咩至善,闡得其要約,與唐為甥舅。僖宗許以安化公主妻之。南詔大喜,遣人隨龜年等」 求公主。已而黃巢敗,收復長安,僖宗東還,乃止。同光三年,魏王繼岌及郭崇韜等破蜀,得王衍時所俘南詔蠻數十人,又得徐藹,自言嘗使南詔,乃矯詔還其所俘。遣藹等持金帛招撫南詔,諭以威德,南詔不納。

明宗天成元年冬十月丁亥雲南山後雨林百蠻都鬼主右武衛大將軍《李卑晚》使大鬼主傅能《何華》來。

按《五代史?明宗本紀》云云 。按《南詔傳》:「明宗時,巂州山後雨林百蠻都鬼主右武衛大將軍李卑晚遣大鬼主傅能、何華來朝貢。明宗拜卑晚寧遠將軍,又以大渡河南山前印州六姓都鬼主懷安郡王勿定摽莎為定遠將軍。明年,遣左金吾衛將軍馬昭遠為入蠻國信使,昭遠不能達而還。」

《玉溪編事》
[编辑]

南詔

以十二月十六日謂之星回節日,遊於避風臺,命清平官賦詩。《驃信詩》曰:「自我居震旦,翊衛類夔契。元昶同一心,子孫堪貽厥。」 清平官趙叔達曰:「下令俚柔洽,獻賝弄棟來。」 其國謂天子為震旦,詞臣為清平官。謂朕曰「元卿曰昶,百姓俚柔也。」

東謝蠻考[编辑]

太宗貞觀三年,《東謝蠻元深》《南謝蠻》《謝彊》入朝以《東謝地》為《應州》,隸《黔州》都督府,以《南謝地》為《莊州》。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 。按《南蠻傳》:「西爨之南有東謝蠻,居黔州西三百里,南距守官獠,西連夷子,地方千里。宜五穀為畬田,歲一易之。眾處山巢居,汲流以飲。無賦稅,刻木為契,見貴人執鞭而拜賞,有功者以牛馬銅鼓,犯小罪則杖,大事殺之,盜物者倍償。婚姻以牛酒為聘。女歸夫家,夫慚澀避之,旬日乃出。會聚擊」 銅鼓,吹角。俗椎髻,縚以絳垂於後,坐必蹲踞,常帶刀劍。男子服衫襖、大口褲,以帶斜繚右肩,以螺殼、虎豹猨狖、犬羊皮為飾。有謝氏,世為酋長,部落尊畏之。其族不育,女自以姓高,不可以嫁人。貞觀三年,其酋元深入朝,冠烏熊皮若注旄,以金銀絡額,被毛帔韋,行縢著履。中書侍郎顏師古因是上言:「昔周武王時,遠國入朝,太史次為《王會篇》。今蠻夷入朝,如元深冠服不同,可寫為《王會圖》。」 詔可。帝以地為應州,即拜元深刺史,隸黔州都督府。又有南謝首領謝彊亦來朝,以其地為莊州,授彊刺史。

德宗建中三年諸謝蠻請朝賀。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南蠻傳》:建中三年,大酋長、檢校蠻州長史、資陽郡公宋鼎與諸謝朝賀,德宗以其國小,不許,訴於黔中觀察使王礎,以州接牂柯,願隨牂柯朝賀。礎奏「牂、蠻二州,戶繁力彊,為鄰蕃所憚,請許三年一朝,詔從之。」 憲宗元和六年,辰漵州首領張伯靖反。

按《唐書憲宗本紀》:「元和六年,辰漵州首領張伯靖反,寇播、費二州。八年四月,黔中經略使崔能討伯靖,五月,荊南節度使嚴綬討伯靖,七月,劍南東川節度使潘孟陽討伯靖,八月,湖南觀察使柳公綽討伯靖,伯靖降。」 按《南蠻傳》:「元和中,辰漵蠻酋張伯靖嫉本道督斂苛刻,聚眾叛,侵播、費二州。黔中經略使崔能、荊南」 節度使嚴綬、湖南觀察使柳公綽討之,三歲不能定。伯靖上表請隸荊南,乃降。崔能內恨之,更請調荊南、湖南、桂管軍為援,約西原十洞兵皆出,可以成功。公卿議者皆以為便。宰相李吉甫曰:「伯靖挾怨而叛,壓以大兵而招之,可不戰自定。」 乃命能兵無出,獨詔嚴綬招伯靖,率家屬詣江陵降,授右威「衛翊府中郎將。」

西趙蠻考[编辑]

太宗貞觀年西趙蠻遣使入朝。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南蠻傳》,「東謝南有西趙蠻,東距夷子,西屬昆明,南西洱河也。出穴阻深,莫知道里,南北十八日行,東西二十三日行。戶萬餘,俗與東謝同。趙氏世為酋長,夷子渠帥姓李氏,與西趙皆南蠻別種,勝兵各萬人。自古未嘗通中國。黔州豪帥田康諷之,故貞觀中皆遣使入朝。西趙首領趙酋摩率」 所部萬餘戶內附,以其地為《明州》,授酋麾刺史。

松外蠻考[编辑]

太宗貞觀二十二年松州蠻叛右武侯將軍梁建方敗之,自是西洱河、東洱河、松外首領皆入朝。

按《唐書太宗本紀》:「二十二年,松州蠻叛,右武將軍梁建方敗之。」 按《南蠻傳》:「松外蠻數十百部,大者五六百戶,小者二三百,凡數十姓,趙、楊、李、董為貴族,皆擅山川,不能相君長,有城郭文字。」

頗知陰陽曆數。自夜郎、滇池以西,皆莊蹻之裔。「有稻、麥、粟、豆、絲、麻、薤、蒜、桃、李。以十二月為歲首,布幅廣七寸。正月蠶生,二月熟。男子氈革為帔,女衣絁布裙衫,髻盤如髽。飯用竹筲,摶而噉之,烏杯貯羹如雞彝。徒跣有舟無車。死則坎地殯,舍左屋之,三年乃葬,以蠡蚌封棺。父母喪,斬衰布衣不澡者四五年,近者二三」 年。為人所殺者,子以麻括髮、墨面,衣不緝;居喪婚嫁不廢,亦弗避;同姓壻不親迎。冨室娶妻,納金銀牛羊酒;女所齎亦如之。有罪者,樹一長木,擊鼓集眾,其下強盜殺之,冨者貰死;燒屋,奪其田,盜者倍九而償贓。姦淫,則強族輸金銀請和而棄其妻,處女、嫠婦不坐。凡相殺必報,力不能,則其部助攻之。祭祀殺牛馬,親聯畢會,助以牛酒,多至數百人。貞觀中,巂州都督劉伯英上疏:「松外諸蠻率蹔附亟叛,請擊之,西洱河、天竺道可通也。」 居數歲,太宗以右武侯將軍梁建方發蜀十二州兵進討,酋帥雙舍拒戰,敗走,殺獲十餘萬。群蠻震駭,走保山谷。建方諭降者七十餘部,戶十萬九千,署首領蒙和為縣令,餘眾感悅。西洱河蠻亦曰河蠻,道繇郎州走三千里,建方遣奇兵自巂州道千五百里掩之,其帥楊盛大駭,欲遁去,使者好語約降,乃遣首領十人納款軍門,建方振旅還。二十二年,西洱河大首領楊同外,東洱河大首領楊斂、松外首領蒙羽皆入朝,授官秩。高宗顯慶元年,西洱河諸蠻入朝,貢方物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南蠻傳》,「顯慶元年,西洱河大首領楊棟附顯和蠻大首領王羅祁,郎昆、梨盤四州大首領王伽衝率部落四千人歸附,入朝,貢方物。其後茂州西南築安戎城,絕吐蕃通蠻之道,生羌為吐蕃鄉導,攻拔之,增兵以守。西洱河諸蠻皆臣吐蕃。」

元宗開元 年西洱河諸蠻首領入朝。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南蠻傳》,「開元中,首領始入朝,授刺史。會南詔蒙歸義拔大和城,乃北徙,更羈制於浪穹詔。浪穹詔已破,又徙雲南柘城。」

爨國蠻考[编辑]

高祖開皇 年,兩爨遣使入貢。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唐書南蠻傳》:「兩爨蠻自曲州、靖州西南昆川、曲軛、晉寧、喻獻、安寧,距龍和城通謂之西爨。白蠻自彌鹿、升麻二川南至步頭,謂之東爨烏蠻。西爨自云本安邑人,七世祖晉南寧太守,中國亂,遂王蠻中。梁元帝時,南寧州刺史徐文盛召詣荊州,有爨瓚者,據其地,延袤二千餘里,土多駿馬、犀」 、象、明珠。既死,子震翫分統其眾。隋開皇初,遣使朝貢,命韋世沖以兵戍之,置恭州、協州、昆州。未幾叛,史萬歲擊之,至西洱河、滇池而還。震翫懼而入朝,文帝誅之,諸子沒為奴。

開皇 年,南寧夷《爨翫》叛,以史萬歲為行軍總管,擊降之。明年,復叛,萬歲以罪免。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史萬歲傳》,萬歲拜左領軍將軍。先是南寧夷爨翫來降,拜昆州刺史,既而復叛,遂以萬歲為行軍總管,率眾擊之。入自蜻蛉川,經弄棟,次小勃弄、大勃弄,至於南中。賊前後屯據要害,萬歲皆擊破之。行數百里,見諸葛亮紀功碑銘,其背曰:「萬歲之後,勝我者過此。」 萬歲令左右倒其碑而進,度「西二河,入渠濫川,行千餘里,破其三十餘部,虜獲男女二萬餘口。諸夷大懼,遣使請降,獻明珠徑寸」 ,於是勒石頌美隋德。萬歲遣使馳奏,請將翫入朝,詔許之。爨翫陰有二心,不欲詣闕,因賂萬歲以金寶,萬歲於是捨翫而還。蜀王時在益州,知其受賂,遣使將索之。萬歲聞而悉以所得金寶沉之於江,索無所獲。以功進位柱國。晉王廣虛衿敬之,待以交友之禮。上知為所善,令萬歲督晉府軍事。明年,爨翫復反,蜀王秀奏萬歲受賂縱賊,致生邊患,無大臣節。上令窮治其事,事皆驗,罪當死。上數之曰:「受金放賊,重勞士馬。朕念將士暴露,寢不安席,食不甘味,卿豈社稷臣也?」 萬歲曰:「臣留爨翫者,恐其」 州有變,留以鎮撫臣還至瀘。

水,詔書方到,由是不將入朝,實不受賂。上以萬歲心有欺隱,大怒曰:「朕以卿為好人,何乃官高祿重,翻為國賊也!」 顧有司曰:「明日將斬之。」 萬歲懼而服罪,頓首請命。左僕射高熲、右衛大將軍元旻進曰:「史萬歲雄略過人,每行兵用師之處,未嘗不身先士卒,尤善撫御,將士樂為致力,雖古名將未能過也。」 上意少解,於是除名為民,歲餘,復官爵。

高祖武德 年以爨弘達為昆州刺史奉父喪歸。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按《南蠻傳》:「高祖即位,以西爨震翫子弘達為昆州刺史,奉父喪歸,而益州刺史段綸遣俞大施至南寧治共範川,誘諸部皆納款,貢方物。」

太宗貞觀二十三年,西爨蠻內屬,置「傍、望、覽、丘、求五州。」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南蠻傳》,「太宗遣將擊西爨,開青蛉、弄棟為縣。爨蠻之西有徒莫祇蠻、儉望蠻,貞觀二十三年內屬,以其地為傍、望、覽、丘、求五州,隸郎州都督府。」

高宗永徽二年趙孝祖破白水蠻遂西討諸夷皆破降之。

按《唐書高宗本紀》,「永徽二年八月,白水蠻寇邊,左領軍將軍趙孝祖為郎州道行軍總管以伐之。十一月,孝祖及白水蠻戰於羅仵侯山,大敗之。」 按《南蠻傳》,「白水蠻地與青蛉、弄棟接,郎州亦隸弄棟。西有大勃弄、小勃弄二川蠻,其西與黃瓜、葉榆、西洱河接,其眾完冨,與蜀埒,無酋長,喜相讎怨。永徽初,大勃弄楊承顛」 私署將帥,寇麻州,都督任懷玉招之,不聽。高宗以左領軍將軍趙孝祖為郎州道行軍總管,與懷玉討之。至羅仵侯山,其酋禿磨蒲與大鬼主都干以眾塞菁口,孝祖大破之。夷人尚鬼,謂主祭者為「鬼主。」 每歲戶出一牛或一羊,就其家祭之。送鬼迎鬼必有兵,因以復仇云。孝祖按軍,多棄城逐北,至周近水。大酋儉彌于、鬼主董朴瀕水為柵,以輕騎逆戰。孝祖擊斬彌干禿磨蒲鬼主十餘級。會大雪,皸凍死者略盡。孝祖上言:「小勃弄、大勃弄嘗誘弄棟叛,今因破白水,請遂西討。」 詔可。孝祖軍入,夷人皆走險。小勃弄酋長歿盛屯白旗城,率萬騎戰敗,斬之。進至大勃弄,楊承顛嬰城守,孝祖招之,不從,麾軍進執承顛餘屯大者數萬,小數千,皆破降之,西南夷遂定。罷郎州都督,更置戎州都督。

元宗開元 年以《爨歸王》為《南寧州》都督居石城。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南蠻傳》,「爨弘達既死,以爨歸王為南寧州都督,居石城,襲殺東爨首領蓋聘及子蓋啟,徙共範川。有西爨大鬼主崇道者,與弟日進、日用居安寧城左,聞章仇兼瓊開步頭路,築安寧城,群蠻震騷,共殺築城使者。元宗詔蒙歸義討之,師次波州,歸王及崇道兄弟千餘人泥首謝罪,赦之。俄而」 崇道殺日進及歸王。歸王妻阿奼,烏蠻女也,走父部乞兵相仇,於是諸爨亂。阿奼遣使詣歸義,求殺夫者。書聞,詔以其子守隅為南寧州都督,歸義以女妻之,又以一女妻崇道子輔朝。然崇道、守隅相攻討不置。阿奼訴歸義,為興師營昆川。崇道走黎州,遂虜其族,殺輔朝,收其女。崇道俄亦被殺,諸爨稍離弱。閤羅鳳立召守隅并妻歸河睒,不通中國,阿奼自主其部落,歲入朝,恩賞蕃厚。閤羅鳳遣昆川城使楊牟利以兵脅西爨,徙戶二十餘萬於永昌城。東爨以言語不通,多散依林谷,得不徙。自曲靖州、石城、升麻、昆川南北至龍和,皆殘於兵。日進等子孫居永昌城。烏蠻種復振,徙居西爨故地,與峰州為鄰。貞元中。置都督府。領羈縻州十八。

德宗貞元 年苴那時乞兵攻吐蕃韋皋分兵大破吐蕃於北谷詔封苴那時等為王入朝賞賚加等。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按《南蠻傳》:「烏蠻與南詔世婚姻,其種分七部落,一曰阿芋路,居曲州、靖州故地;二曰阿猛,三曰夔山,四曰暴蠻,五曰盧鹿蠻,二部落分保竹子嶺,六曰磨彌斂,七曰勿鄧。土多牛馬,無布帛,男子髽髻,女人被髮,皆衣牛羊皮。俗尚巫鬼,無拜跪之節。其語四譯乃與中國通。大部落有大鬼主,百家」 則置小鬼主勿鄧。地方千里。有邛部六姓,一姓白蠻也,五姓烏蠻也。又有初裹五姓,皆烏蠻也。居邛部、臺登之間。婦人衣黑繒,其長曳地。又有東欽蠻二姓。

皆白蠻也,居北谷。婦人衣白繒,長不過膝。又有粟蠻二姓、雷蠻三姓、夢蠻三姓,散處黎、嶲、戎數州之鄙,皆隸勿鄧。勿鄧南七十里有兩林部落,有十低三姓、阿屯三姓、虧望三姓隸焉。其南有豐琶部落,阿諾二姓隸焉。兩林地雖陿,而諸部推為長,號「都大鬼主。」 勿鄧、豐琶兩林皆謂之「東蠻」 ,天寶中,皆受封爵。及南詔陷嶲州,遂羈屬吐蕃。貞元中,復通款,以勿鄧大鬼主苴嵩兼邛部團練使,封長川郡公。及死,子苴《驃離》幼,以苴夢衝為大鬼主,數為吐蕃侵獵。兩林都大鬼主苴那時遺韋皋書,乞兵攻吐蕃。皋遣將劉朝彩出銅山道,吳鳴鶴出清溪關道,鄧英俊出定蕃柵道,進逼臺登城。吐蕃退壁西貢川,據高為營。苴那時戰甚力,分兵大破吐蕃青海、臘城二節度軍於北谷。青海大兵馬使乞藏遮、遮臘城兵馬使悉多楊朱節度論東柴大將論結突梨等皆戰死。執籠官四十五人,鎧仗一萬,牛馬稱是,進拔於蔥柵。乞藏遮遮,尚結贊子也,以尸還其下。曩貢節度蘇論百餘人行哭,使一人立尸左,一人問之曰:「瘡痛乎?」 曰:「然。」 即傅藥。曰:「食乎?」 曰:「然。」 即進膳。曰:「衣乎?」 曰:「然。」 即命裘。又問:「歸乎?」 曰:「然。」 以馬載尸而去。詔封苴那時為順政郡王,苴夢衝為懷化郡王,豐琶部落大鬼主驃傍為和義郡王,給印章、袍帶。三王皆入朝,宴麟德殿,賞賚加等,歲給其部祿、鹽、衣、綵、黎嶲二州吏就賜之,以山阻多為盜侵,亡失所賜皋令二州為築館,有賜約,酋長自至,授賜而遣之。然苴、夢衝內附吐蕃,斷南詔使路。皋遣嶲州總管蘇峞以兵二百召夢衝,至琵琶川,聲其罪斬之,披其族為六部,以樣棄主之。及苴驃離長,乃命為大鬼主。《驃傍》年少驍敢,數出兵攻吐蕃,吐蕃間道焚其居室、部落,亡所賜印章,皋為請,復得印。

世祖 年,討西南夷,大破之。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兀良合台傳》,「憲宗即位之明年,世祖以皇弟總兵討西南夷烏蠻、白蠻、鬼蠻諸國,以兀良合台總督軍事」 ,其鬼蠻即赤禿哥國也。「癸丑秋,大軍自旦當嶺入雲南境,摩、些二部酋長唆火脫因塔裏馬來迎降,遂至金沙江。兀良合台分兵入察罕章,蓋白蠻也,所在寨柵以次攻下之。獨阿塔剌」 所居半空和寨,依山枕江,牢不可拔,使人覘之,言「當先絕其汲道。」 兀良合台率精銳立砲攻之,阿塔剌遣人來拒,兀良合台遣其子阿朮迎擊之,寨兵退走,遂并其弟阿叔城,俱拔之。進師取龍首關,翊世祖入大理國城。甲寅秋,復分兵取附都善闡,轉攻合剌章水城,屠之。合剌章,蓋烏蠻也。前次羅部府大酋高昇集諸部兵拒戰,大破之於洟可浪山下,遂進至烏蠻所都押赤城。城際滇池,三面皆水,既險且堅,選驍勇以砲摧其北門,縱火攻之,皆不克。乃大震鼓鉦,進而作,作而止,使不知所為。如是者七日。伺其困乏,夜五鼓,遣其子阿朮潛師躍入,亂斫之,遂大潰,至昆澤,擒其國王段智興及其渠「帥馬合剌昔以獻。餘眾依阻山谷者,分命裨將也里脫、伯押真掩其右,合台護尉掩其左,約三日捲而內向。」 及圍合,與阿朮引善射者二百騎,期以三日,四面進擊,兀良合台陷陣鏖戰,又攻纖寨,拔之。至乾德哥城,兀良合台病,委軍事於阿朮,環城立砲,以草填塹,眾軍始集,阿朮已率所部搏戰城上,城遂破。乙卯,攻不花、合因、阿合、阿因等城,阿朮先登,取其三城。又攻赤禿哥山寨,阿朮緣嶺而戰,遂拔之。乘勝擊破魯廝國、塔渾城,又取忽蘭城,魯魯廝國大懼請降。阿伯國有兵四萬,不降,阿朮攻之,入其城,舉國請降。復攻阿魯山寨,進攻阿魯城,克之。乃搜捕未降者。遇赤禿哥軍於合打台山,追赴臨崖,盡殺之。自出師至此,凡二年,平大理五城、八府、四郡,洎烏、白等蠻三十七部,兵威所加,無不款附。丙辰,征白蠻國。波麗國阿朮生擒其驍將,獻俘闕下。詔以便宜取道,與鐵哥帶兒兵合。遂出烏蒙,趍瀘江,划禿剌蠻三城,卻宋將張都,統兵三萬,奪其船二百艘於馬湖江,斬獲不可勝計。遂通道於嘉定、重慶,抵合州,濟蜀江,與鐵哥帶兒會。丁巳,以雲南平,遣使獻捷於朝,且請依漢故事,以西南夷悉為郡縣,從之。

《通志》
[编辑]

爨蠻

爨氏本安邑人,在晉時為南寧太守,中國亂,遂王蠻中。陸涼有《爨王碑》云:「楚令尹子文之後,受姓班氏。」 西漢末,食邑於爨,遂以為氏,其後世為鎮蠻校尉。晉時有爨深、爨瓚、爨震,隋爨翫作亂。

史萬歲討平之。唐以爨歸王為南寧州刺史,理石城,即今曲靖也。《唐書》:自曲州、靖州西南,昆州、曲軛、晉寧、喻獻、安寧,距龍和城通,謂之西爨。白蠻自彌鹿、升麻二州南至步頭,謂之東爨。烏蠻以烏白為號,無姓氏。其稱爨者,從主姓耳。滇初有白國王,其彝為白人。後有爨王,則為爨,猶廣南彝號為儂人之類。爨蠻之名,相沿最久,其初種類甚多,有號「盧鹿蠻」 者,今訛為「玀玀。」 凡黑水之內,依山谷險阻者皆是。名號差殊,言語嗜好,亦因之而異。大略寡則刀耕火種,眾則聚而為盜。男子椎髻,摘去髭鬚,左右佩雙刀,喜鬥,輕死馬。貴折尾,鞍無韀,剜木為鐙,狀如魚吻,微容足趾。婦女披髮衣皁,貴者飾錦繡,賤者披羊皮。女耳穿大環,剪髮齊眉,裙不掩膝。以臘月為春節,豎長竿,設橫木,左右各坐一人,以互樂為戲。病無醫藥,用彝巫禳之,巫號「大覡皤」 ,或曰「拜禡」 ,或曰「白馬。」 取雛雞雄者生刳,取兩髀束之,細刮其皮,骨有細竅,剌以竹簽,相多寡、向背順逆之形,以占吉凶。其雞骨竅各異,累百無雷同。或取山間草,齊束而拈之,略如蓍法,其應如響。有《彝經》,皆爨字,狀類蝌蚪。精者能知天象,斷陰晴。民間皆祭天,為臺三階以禱。其部長正妻曰耐德,非所生不得繼父職。若耐德無子,或有子早夭者始及庶出者無嗣,則立其妻女。死以豹皮裹屍而焚,葬其骨於山,非骨肉莫知。其處。多養死士,名曰「苴可」 ,厚贍之。每兵出,則苴可為前鋒。軍無行伍紀律,戰則蹲身漸進三四步,乃揮標躍起,人挾三標,發其二必中二人,其一則以擊刺不發也。又有勁弩毒矢,飲血即死,以射禽獸,去其射中之肉而食之。部彝稱部長必曰「撒頗」 ,彝言主人也。彝皆憨而戀主,諸酋長果於殺戮,每殺人,止付二卒攜持至野外,掘一坑,集其親知,泣別痛飲,徹夜昧爽,乃斬其頭,推坑中。復命,更使二卒勘之,乃許其家收葬,雖素暱者,欲殺則殺之,令出無敢丐者,其家人亦莫敢怨懟。用法嚴,故境內無盜,然誅求無厭。每蠻長有慶事,令頭目入村寨,計丁而派之。遊行所至,閤寨為供帳,無少長皆出羅拜馬前。鄰寨在數十里內者,皆以雞黍餽,無以應誅求。往往潛出他境刦掠所得頭目私分之官府檄下督責,則縛數人應命。。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