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8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十六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八十六卷目錄

 柳城部彙考魯陳 柳陳

  明成祖永樂四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一則

 火州部彙考哈剌

  明成祖永樂三則 英宗正統一則

 小葛蘭部彙考附大葛蘭

  明成祖永樂一則

 阿魯部彙考啞魯

  明成祖永樂六則 宣宗宣德一則

 加異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三則 宣宗宣德二則

 甘巴里部彙考阿撥把丹 小阿蘭

  明成祖永樂三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一則

 八答黑商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三則 英宗天順二則

 俺都淮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董卜韓胡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英宗正統四則 代宗景泰三則 英宗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一則

    孝宗弘治二則 世宗嘉靖一則 穆宗隆慶一則 神宗萬曆一則

 急蘭丹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二則

 沼納撲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二則

 俺的干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哈實哈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天順一則

 失剌思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五則 宣宗宣德二則 憲宗成化一則 孝宗弘治一則 世宗嘉靖一則

 卜花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亦思弗罕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憲宗成化一則

 阿速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英宗天順一則

 沙鹿海牙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達失干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賽藍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養夷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迭里迷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黎伐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那孤兒部彙考花面王

  明成祖永樂一則

 日落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孝宗弘治一則

 米昔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英宗正統一則

 納失者罕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阿哇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沙哈魯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白松虎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答兒密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乞力麻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敏真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馬哈麻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英宗天順一則

 柔佛部彙考烏丁礁林

  明成祖永樂一則 神宗萬曆一則

 默德那部彙考回回

  明宣宗宣德一則

  圖一則

 默德那部紀事

 默德那部雜錄

 天方部彙考筠沖 天堂 默伽

  明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一則 孝宗弘治一則 武宗正德二則 世宗嘉靖六則

    神宗萬曆一則  圖考一則

 天方部紀事

 坤城部彙考附哈三等二十九部

  明宣宗宣德一則

 討來思部彙考

  明宣宗宣德一則

 黑婁部彙考

  明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二則 代宗景泰一則 英宗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一則

    孝宗弘治一則

 哈失哈力部彙考

  明宣宗宣德一則

 朵兒只伯部彙考

  明英宗正統一則

 打喇兒寨部彙考

  明武宗正德一則

 魯迷部彙考

  明世宗嘉靖六則

邊裔典第八十六卷

柳城部彙考魯陳 柳陳[编辑]

成祖永樂五年柳城萬戶瓦赤剌遣使來貢[编辑]

按《明外史柳城傳》,「柳城一名魯陳,又名柳陳城,即後 漢柳中地,西域長史所治。唐置柳中縣,西去火州七 十里,東去哈密千里,經一大川,道旁多骸骨,相傳有 鬼魅,行旅早暮失侶,多迷死。出大川渡,渡沙有山,青 紅如火,山下有城屹然,廣二三里,即柳城也。四面皆 田園,流水環繞,樹木陰翳,土宜穄、麥、豆、麻,有桃李、棗」、 瓜、胡蘆之屬,而葡萄最多,小而甘,無核,名「鎖子葡萄。」 畜有牛羊馬駝。節候常和。土人淳朴,男子椎結,婦人 蒙皂布。其語音類畏兀兒。永樂四年,劉帖木兒使別 失八里,因命齎綵幣賜柳城酋長。五年,其萬戶《瓦赤 剌》遣使來貢。

永樂七年,柳城入貢。

按《明外史柳城傳》:「永樂七年,傅安自西域還,其酋復 遣使隨入貢,帝即命安齎綺帛報之。」

永樂十一年,柳城入貢。

按《明外史柳城傳》:「永樂十一年夏,遣使隨白阿兒忻 台入貢。其冬,萬戶觀音奴再遣使隨傅安入貢。 永樂二十年,柳城貢羊。」

按《明外史柳城傳》:「永樂二十年,與哈密共貢羊二千。」

宣宗宣德五年柳城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柳城傳》:「宣德五年,其頭目阿黑把失來貢。」

英宗正統五年柳城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柳城傳》:「正統五年、十三年並入貢,自後不 復至。柳城密邇火州、土魯番,凡天朝遣使及其酋長 入貢,多與之偕。後土魯番強,二國並為所滅。」

按《明會典》:「柳陳城五日下程一次,每十人,羊、鵝、雞各 一隻,酒七瓶,麪十五斤,米五斗,果子二斗,餅四十個, 蔬菜廚料。」

按四譯館考:「魯陳一名柳城,古柳中縣,地去哈密千 里,中經大川,砂磧,無水草,馬牛過此輒死,大風倏起, 人馬相失。道旁多骸骨,有鬼魅,行人失侶,白晝迷亡, 番人謂之旱海。出川西行,至流沙河,河上有小岡,云 風捲浮沙所積。道北火焰山,山色如火。城方二三里, 四面多田園,流水環繞,樹林蔭翳。土宜穄、麥、麻、豆,有」 小葡萄,甘甜無核,名「瑣子葡萄。」氣候和暖,風俗醇朴。 人二種,男子削髮,戴小罩剌,婦女白布裹頭者,回回 也;男子椎髻,婦人蒙皁巾垂髻於額者,畏兀兒也。

火州部彙考哈剌[编辑]

成祖永樂五年火州遣使貢玉璞方物[编辑]

按《明外史火州傳》:「火州又名哈剌,在柳城西七十里, 土魯番東三十里,即漢車師前王地。隋時為高昌國, 唐太宗滅高昌,以其地為西州,宋時回鶻居之,嘗入 貢。元名火州,與安定、曲先諸衛統號畏兀兒,置達魯 花赤監治之。永樂四年五月,命鴻臚丞劉帖木兒護 別失八里使者歸,因齎綵幣賜其王子哈散。五年,即」 遣使貢玉璞方物。其使臣言「回回行賈京師者,甘、涼 軍士多私送出境,洩漏邊務。」帝命御史往按,且敕總 兵官宋晟嚴束之。

永樂七年,《火州》入貢。

按《明外史火州傳》:「永樂七年,遣使偕哈烈來貢。 永樂十一年,火州入貢。」

按《明外史火州傳》:「永樂十一年夏,都指揮白阿兒忻 台使其國,遣使偕俺的干、失剌思等九國來貢。其秋, 命陳誠、李暹等以璽書、文綺、紗羅、布帛往勞之永樂十三年,火州來貢。」

按《明外史火州傳》:「永樂十三年冬,遣使隨誠等來貢。 自是久不至。」

英宗正統十三年火州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火州傳》:「正統十三年復來貢,後遂絕。其地 多山,青紅若火,故名火州。氣候熱,五穀畜產與柳城 同。城方十餘里,僧寺多於民居。東有荒城,即高昌國 都,漢戊己校尉所治。西北連別失八里,國小,不能自 立,後為土魯番所并。」

小葛蘭部彙考附大葛蘭[编辑]

成祖永樂五年小葛蘭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小葛蘭傳》:「小葛蘭,其國與柯枝接境。自錫 蘭山西北行,六晝夜可達。東大山,西大海,南北地窄, 西洋小國也。永樂五年,遣使附古里、蘇門答剌入貢, 賜其王錦綺、紗羅、鞍馬諸物,其使者亦有賜。王及群 下皆瑣里人,奉釋教,敬牛及他婚喪諸禮,多與錫蘭 同。俗淳土薄,收穫少,仰給榜葛剌。鄭和嘗使其國,厥」 貢止珍珠傘、白綿布、胡椒。又有大葛蘭,波濤湍悍,舟 不可泊,故商人罕至。土黑墳,本宜穀麥,民懶事耕作, 歲賴烏爹之米以足食。風俗、物產多類小葛蘭。 按《明會典》:「小葛蘭國,永樂五年遣使附蘇門答剌等 國朝貢,貢物珍珠傘、白綿布、胡椒,差中官給賜,頭目 紵絲紗羅共十一匹。」

按《瀛涯勝覽》:「小葛蘭東連大山,餘方皆瀕海,王乃鎖 里人也。尚浮屠,尊重象牛,婚喪服用與錫蘭同。自錫 蘭國別那里西北,海行六晝夜始至。日餐多酥,用以 和飯。市用金錢,重二分境土乃小國也。」

阿魯部彙考啞魯[编辑]

成祖永樂五年阿魯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會典》:「阿魯國在西南海中。永樂五年,其王速魯 唐忽先遣使附古里諸國朝貢,貢物象牙、熟腦。差中 官給賜頭目紵絲紗羅共十匹。」

永樂九年,阿魯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阿魯傳》:「阿魯一名啞魯,近滿剌加,順風三 晝夜可達。風俗氣候,大類蘇門答剌,田瘠少收,盛藝 芭蕉、椰子以為食,男女皆裸體,以布圍腰。永樂九年, 王速魯唐忽先遣使附古里諸國入貢,賜其使冠帶、 綵幣、寶鈔,其王亦有賜。」

永樂十年,遣使至阿魯國。

按:《明外史阿魯傳》:「永樂十年,鄭和使其國。」

永樂十七年,阿魯國王子段阿剌沙遣使入貢。 永樂十九年,阿魯國入貢。

永樂二十一年,阿魯國再入貢。

按:以上《明外史阿魯傳》云云。

宣宗宣德五年遣使賜諸蕃亦及阿魯國[编辑]

按:《明外史阿魯傳》:「宣德五年,鄭和使諸蕃,阿魯亦有 賜。其後貢使不至。」

按《瀛涯勝覽》:「啞魯,南連大山,北距海,西距蘇門答剌。 自滿剌加水行四晝夜可至。有淡水港,東連曠野,地 宜早稻,其俗小,民業耕漁。風俗淳朴。婚喪禮與瓜哇、 滿剌加同。市易用小綿布,曰栲泥。米穀牛羊雞鴨甚 豐,乳酪亦多,國皆回回人也。厥產飛虎如貓犬長毛 灰色,肉翅如蝙蝠,飛亦不遠。有黃連香、金銀香之類。」

加異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六年遣中官鄭和至加異勒國[编辑]

按《明外史加異勒傳》:「加異勒,西洋小國也。永樂六年, 遣鄭和齎敕招諭,賜以錦綺紗羅。」

永樂九年,加異勒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加異勒傳》:「永樂九年,其酋長葛卜者麻遣 使奉表,貢方物,命賜宴及冠帶、綵幣、寶鈔。」

永樂十年,復遣鄭和使加異勒國。

按:《明外史加異勒傳》:「永樂十年,和再使其國,後凡三 入貢。」

按《明一統志》:「加異勒國,前代無考。本朝永樂中,國王 者麻里奈那遣其臣別里呆不來等來朝,并貢方物。」

宣宗宣德五年遣鄭和使其國[编辑]

按:《明外史加異勒傳》:「宣德五年,和復使其國。」

宣德八年,加異勒偕阿丹等十一國來貢。

按《明外史加異勒傳》:「宣德八年,又偕阿丹等十一國 來貢

甘巴里部彙考附阿撥把丹 小阿蘭[编辑]

成祖永樂六年遣使賜甘巴里錦綺[编辑]

按《明外史甘巴里傳》:「甘巴里,西洋小國。永樂六年,鄭 和使其地,賜其王錦綺紗羅。其鄰境有阿撥把丹、小 阿蘭二國,亦以是年命鄭和齎敕招諭,賜仝甘巴里。 永樂十三年,甘巴里偕古里諸國來朝貢。」

按《明外史甘巴里傳》:「永樂十三年,遣使偕古里柯枝、 南浡利諸國來朝,貢方物。」

永樂十九年,甘巴里遣使朝貢。

按《明外史甘巴里傳》:「永樂十九年,又偕加異勒、南浡 利等十六國來貢,遣鄭和報之。」

宣宗宣德五年甘巴里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甘巴里傳》:「宣德五年,和復招諭其國王兜 哇刺扎,即遣使來貢。八年抵京師。」

英宗正統元年甘巴里使人還國賜敕勞之[编辑]

按《明外史甘巴里傳》:「正統元年,附瓜哇舟還國,賜敕 勞其王。」

八答黑商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六年八答黑商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八答黑商傳》:「八答黑商在俺都淮東北,城 周十餘里,地廣無險阻,山川明秀,人物朴茂。浮屠數 區,壯麗如王居西洋,西域諸賈多販鬻其地,故民俗 富饒。初為哈烈酋沙哈魯之子所據。永樂六年,命內 官把太、李達賜其酋敕書綵幣,并及哈實哈兒葛忒 郎諸部,諭以往來通商之意,皆即奉命。自是東西萬」 里,行旅無滯。

按《明會典》:「永樂六年,八答黑商遣使朝貢。」

永樂十二年,遣使至八答黑商。

按《明外史八答黑商傳》:「永樂十二年,陳誠使其國。 永樂十八年,八答黑商遣使來貢。」

按《明外史》八《答黑商傳》:「永樂十八年,遣使來貢,命誠 及內官郭敬齎書往報。」

按《明會典》八:「答黑商,永樂間使臣四十人,每日下程 一次,羊二隻,鵝二隻,雞五隻,酒二十瓶,米五斗,麪二 十斤,果子二斗,燒餅四十箇,糖餅四十箇,蜜二斤,蔬 菜廚料,三日一次,添送羊一隻,鵝一隻、雞二隻,米五 斗。」

英宗天順五年八答黑商遣使來貢[编辑]

按《明外史八答黑商傳》:「天順五年,其王馬哈麻遣使 來貢。」

天順六年,八答黑商遣使來貢。

按《明外史八答黑商傳》:「天順六年復貢,命使臣阿卜 都剌襲父職,為指揮同知。」

俺都淮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八年俺都淮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俺都淮傳》:「俺都淮在哈烈西北千三百里, 東南去撒馬兒罕亦如之。城居大村,周十餘里,地平 衍無險,田土膏腴,民物繁庶,稱樂土。自永樂八年至 十四年偕哈烈通貢,後不復至。」

按:《明會典》:「永樂八年,俺都淮遣使朝貢。」

董卜韓胡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九年董卜韓胡酋長南葛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董卜韓胡宣慰司,在四川威 州之西,其南與天全六蕃接。永樂九年,酋長南葛遣 使奉表入朝,貢方物。因言答隆蒙、碉門二招討侵掠 鄰境,阻遏道路,請討之。帝不欲用兵,降敕慰諭,使比 年一貢,賜銀印冠帶。」

英宗正統三年董卜韓胡宣慰司乞以子克羅俄堅粲嗣從之[编辑]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正統三年奏年老乞以子克 羅俄堅粲代,從之,兇狡不循禮法。」

正統七年,董卜韓胡宣慰司乞封王,不許。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正統七年,乞封王,賜金印。帝 不許,命進秩鎮國將軍、都指揮同知,掌宣慰司事,給 之誥命。益恃強,數與雜谷安撫及別思寨安撫饒蛒 搆怨。」

正統十年,克羅俄堅粲擅執安撫司饒蛒,四川守臣 上其事。詔責其專擅,令「推擇饒蛒族人為安撫,仍轄 其地。」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正統十年八月,移牒四川守 臣,謂別思寨木父南葛故地分界饒蛒父者,後饒蛒 父事私奏於朝,獲設安撫司。邇乃偽為宣慰司印,自 稱宣慰使,糾合雜谷諸番,將侵噬己地。已拘執饒蛒, 追出偽印,用番俗法剜去兩目,謹以狀聞。守臣上其 事,帝遣使齎敕責其專擅,令與使臣推擇饒蛒族人」 為安撫,仍轄其土地,且送還饒蛒,養之終身正統十三年,董卜請別開貢道,不許。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正統十三年十月,四川巡按 張洪等奏:近接董卜宣慰文牒,言雜谷故安撫阿」 「小妻毒殺其夫及子,又賄威州千戶唐泰,誣己謀叛。 今備物進貢,欲從銅門山西開山通道,乞官軍於日 駐迓之。」臣等竊以為雜谷內聯威州保縣,外鄰董卜 韓胡。雜谷力弱,欲抗董卜,實倚重於威、保。董卜勢強, 欲通威、保,卻受阻於雜谷。以此讎殺,素不相能。銅門 及日駐諸寨,乃雜谷、威、保要害地,董卜欺雜谷妻寡 子弱,瞰我軍遠征麓川,假進貢之名,欲別開道路,意 在吞滅雜谷,搆陷唐泰。所請不可許。乃下都御史寇 深等計度,其議迄不行。時董卜比歲入貢,而所遣僧 徒強悍不法,多㩦私物,強索舟車,騷擾道途,詈辱長 吏。天子聞而惡之。

代宗景泰元年董卜侵雜谷及達思蠻長官司地[编辑]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景泰元年,賜敕切責。尋侵奪 雜谷及達思蠻長官司地,掠其人畜,守臣不能制。 景泰三年,以董卜韓胡入貢勤誠,進秩都指揮使,令 其還二司侵地。」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景泰三年二月,朝議獎其入 貢勤誠,進秩都指揮使,令還二司侵地及所掠人民。 其酋即奉命,惟舊維州之地尚為所據。俄饋四川巡 撫李匡銀甖金珀,求御製大誥、《周易》《尚書》《毛詩》《小學》 《方輿勝覽》《成都記》諸書。匡聞之於朝,因言唐時吐蕃 求《毛詩》《春秋》於休烈,謂予之以書,使知權謀,愈生變」 詐,非中國之利。裴光庭謂「吐蕃久叛新服,因其所請, 賜以《詩》《書》,俾漸陶聲教,化流無外。休烈徒知書有權 略,變詐不知忠信,禮義皆從書出,明皇從之。今茲所 求,臣以為予之便。不然,彼因貢使,市之書肆,甚不為 難。惟《方輿》《成都記》二書,形勝關塞所具,不可概予。」帝 如其言。尋以其還侵地,賜敕獎勵。

景泰六年,克羅俄堅粲死,命其子劄思堅粲藏卜為 都指揮同知,掌宣慰司事。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景泰六年,兵部尚書于謙等 奏其僭稱蠻王,窺伺巴蜀,所上奏章,語多不遜,且招 集群番,大治戎器。悖逆日彰,不可不慮。宜敕守臣,預 為戒備。從之。未幾,克羅俄堅粲死,其子劄思堅粲藏 卜遣使來貢,命為都指揮同知,掌宣慰司事。」

英宗天順元年劄思堅粲藏卜入貢進秩都指揮使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天順元年遣使入貢乞封王命如其父官進秩都指揮使仍掌宣慰司事[编辑]

憲宗成化六年定董卜韓胡三年或二年一貢貢使不得過百人[编辑]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成化五年,四川三司奏,保縣 僻處極邊,永樂五年特設雜谷安撫司,令撫輯舊維 州諸處蠻寨。後與董卜搆兵,維州諸地俱為侵奪,貢 道阻絕。今雜谷恢復故疆,將遣使來貢,不知貢期,未 敢擅遣。」帝從禮官言,許以三年為期。四年申諸番三 年一貢之例,惟董卜許比年一貢,六年又定三年或 「二年一貢」,貢使不得過百人。

孝宗弘治三年賜日墨劄思巴旺丹巴藏卜誥襲其父職[编辑]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劄思堅粲藏卜卒,子綽吾結 言千嗣為都指揮使,弘治三年卒,子日墨劄思巴旺 丹巴藏卜遣國師貢珊瑚樹、氆氌、甲胄諸物,請嗣父 職,許之,賜誥命、敕書、綵幣。」

弘治九年,日墨劄思巴旺丹巴藏卜卒,子喃呆襲。未 幾,又卒。子容中《短竹》襲。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弘治九年卒,子喃呆請襲,亦 遣國師貢方物,詔授以父官。久之,卒,子容中短竹襲。 自定貢使之制,其後仍漸增至千餘人。」

世宗嘉靖二年再定令貢使不得過千人[编辑]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自定貢使之制後,仍漸增至 千餘人。嘉靖二年再定,令不得過千人,其所隸別思 寨及加渴瓦寺別貢。」

穆宗隆慶二年董卜及別思寨貢使至千七百餘人遣八人赴京為定制[编辑]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隆慶二年,董卜及別思寨貢 使多至千七百餘人,命半予全賞,遣八人赴京,為定 制。」

神宗萬曆 年董卜韓胡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董卜韓胡傳》:「萬曆後,朝貢不替。」

按《明會典》:「董卜韓胡差來國師、禪師、都綱、道官、剌麻、 番僧、頭目、寨官人等到京,每人綵緞一表裏。留邊,每 人折表裏,闊生絹四匹,俱與折鈔絹二匹,靴襪鈔五 十錠。番僧,每人紵絲綾貼裏僧衣一套;頭目人等,每 人紵絲綾貼裏俗衣一套。氆氌等物例不給價。回賜 土官綵緞十表裏,妻綵緞四表裏

急蘭丹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九年急蘭丹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急蘭丹傳》:「急蘭丹,永樂九年,王麻哈剌查 苦馬兒遣使偕古里、柯枝諸國來朝貢。」

永樂十年,命內官鄭和齎敕獎諭急蘭丹王。

按《明外史急蘭丹傳》:「永樂十年,命鄭和齎敕獎其王, 賚以錦綺紗羅綵帛。」

沼納撲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年遣使撫諭沼納撲兒賜之金幣[编辑]

按《明外史沼納撲兒傳》:「沼納撲兒,其國在榜葛剌之 西,或言即中印度,古所稱佛國也。永樂十年,遣使者 齎敕撫諭其國,賜王亦不剌金絨錦、金織文綵、綺帛 等物。」

永樂十八年,詔遣使敕諭沼納撲兒。

按《明外史沼納𢷏兒傳》:「永樂十八年,榜葛剌使者愬 其國王數舉兵侵擾,詔中官侯顯齎敕諭以睦鄰保 境之義,因賜之綵幣,所過金剛寶座之地亦有賜。然 其王以去中國絕遠,朝貢竟不至。」

按《明會典》:「沼納撲兒國在印度之中,即古佛國。永樂 十八年,其國王亦不剌金數侵榜葛剌國,遣使齎敕 諭之。」

俺的干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一年俺的干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俺的干傳》:「俺的干,西域小部落。元太祖盡 平西域,封子弟為王鎮之。其小者則設官置戍,同之 內地。元亡,各自割據,不相統屬。洪武、永樂間,數遣人 招諭,稍稍來貢。地大者稱國,小者止稱地面。迄宣德 朝,效臣職、奉表箋稽首闕下者,多至七八十部。而俺 的干則永樂十一年與哈烈並貢者也。迨十四年,魯」 安等使哈烈、失剌思諸國,復便道賜其酋長文綺。然 地小不能常貢,後竟不至。

哈實哈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一年哈實哈兒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哈實哈兒傳》:「哈實哈兒,亦西域小部落。永 樂六年,把太、李達等齎敕往賜,即奉命。十一年遣使 隨白阿兒忻台入朝,貢方物。」

宣宗宣德 年哈實哈兒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哈實哈兒傳》:「宣德時亦來朝貢。」

英宗天順七年遣使往哈實哈兒[编辑]

按《明外史哈實哈兒傳》:「天順七年,命指揮劉福、普賢 使其地,其貢使亦不能常至。」

失剌思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一年失剌思隨哈烈諸國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失剌思近撒馬兒罕。永樂十一 年,遣使偕哈烈俺的干、哈實哈兒等八國,隨白阿兒 忻台入貢方物。命李達、陳誠等齎敕偕其使往勞。 永樂十三年冬,其酋亦不剌金遣使隨達等朝貢。」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云云。

永樂十四年,遣使賜失剌思金、幣,聽還。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天子方北巡,永樂十四年夏始 辭還,復命誠偕中官魯安齎敕及白金、綵緞、紗羅、布 帛賜其酋。」

永樂十七年,失剌思貢獅子、文豹、名馬,賜之綵幣。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永樂十七年,遣使偕亦思弗罕 諸部,貢獅子、文豹、名馬。辭還,復命安等送之,賜其酋 絨錦、文綺、紗羅、玉繫腰、磁器諸物。時車駕頻歲北征 乏馬,遣官多齎綵幣、磁器,市之失剌思及撒馬兒罕 諸國,其酋即遣使貢馬永樂二十一年,失剌思貢使謁」見于宣府行宮,厚賜 之。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永樂二十一年八月,謁帝于宣 府之行宮,厚賜之,遣還京師,其人遂久留內地不去。 仁宗嗣位,趣之還,乃辭去。」

按《明會典》:「失剌思、亦思把罕、柳陳城,永樂間筵宴一 次。使臣回,經過府衛茶飯管待。」

宣宗宣德二年失剌思貢駝馬方物[编辑]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宣德二年,貢駝馬方物,授其使 臣阿力為都指揮僉事,賜誥命冠帶,嗣後久不貢。」 按《明會典》:「失剌思,宣德間使臣八人,五日下程一次, 羊鵝雞各二隻,酒二十瓶,米四斗,麪二十五斤,燒餅 八十箇,果子十五斤,蔬菜廚料。」

宣德七年,定失剌思使臣廩給之例。

按《明會典》:「宣德七年、令失剌思等處使臣回到甘州, 月送羊酒。半年之外,止支本等廩給口糧。」

憲宗成化十九年失剌思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成化十九年,與黑婁、撒馬兒罕、 把丹沙諸國共貢獅子,詔加優賚。」

孝宗弘治五年失剌思酋念哈密忠順王陜巴歸國以財物助其成婚詔嘉獎厚賜之[编辑]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弘治五年,哈密忠順王陝巴襲 封歸國,與鄰境野乜克力酋結婚。失剌思酋念其貧, 偕旁國亦不剌因之酋率其平章鎖和卜台、知院滿 可各遣人請頒賜財物,助之成婚。朝議義之,厚賜陜 巴,并賜二國及其平章、知院綵幣。」

世宗嘉靖三年失剌思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失剌思傳》:「嘉靖三年,與旁近三十二部,並 遣使貢馬及方物。其使者各乞蟒衣、膝襴、磁器、布帛, 天子不能卻,命量予之。自是貢使亦不至。」

卜花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三年遣中官陳誠詔諭西域至卜花兒國[编辑]

按《明外史卜花兒傳》:「卜花兒在撒馬兒罕西北七百 餘里,城居平川,周十餘里,戶萬計,市里繁華,號為富 庶。地卑下,節序常溫,宜五穀桑麻,多絲綿布帛,六畜 亦饒。永樂十三年,陳誠自西域還,所經哈烈、撒馬兒 罕、別失八里、俺都淮、八答黑商、迭里迷、沙鹿海牙、賽 藍、渴石、養夷、火州、柳城、土魯番、鹽澤、哈密、達失干、卜」 花兒凡十七國,悉詳其山川、人物、風俗,為《使西域記》 以獻,故中國得考焉。

宣宗宣德七年遣使至卜花兒國[编辑]

按《明外史卜花兒傳》:「宣德七年,命李達撫諭西域,卜 花兒亦與焉。」

亦思弗罕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七年亦思弗罕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亦思弗罕傳》:「亦思弗罕,地近俺的干。永樂 十四年,使俺都淮、撒馬兒罕者,道經其地,賜其酋文 綺諸物。永樂十七年,偕鄰國失剌思共貢獅、豹、西馬, 賚白金、鈔幣。使臣辭還,命魯安等送之。有馬哈木者, 願留京師,從其請。」

宣宗宣德六年亦思把罕遣使臣迷兒阿力朝貢或云 即亦思弗罕[编辑]

按:《明外史亦思弗罕傳》云云。

憲宗成化十九年亦思弗罕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亦思弗罕傳》:「成化十九年,與撒馬兒罕共 貢獅子、名馬、番刀、兜羅、鎖幅諸物,賜賚有加。」

阿速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七年阿速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阿速傳》:「阿速近天方撒馬兒罕,幅貟甚廣, 城倚山面川,川南流入海,有魚鹽之利。土宜耕牧,敬 佛畏神,好施惡鬥。物產寒暄適節,人無饑寒,夜鮮寇 盜,雅稱樂土。永樂十七年,其酋牙忽沙遣使貢馬及 方物,宴賚如制,以地遠不能常貢。」

按《明會典》:「阿速地面,永樂間,使臣一百二十人,三日下程一次,羊八隻,鵝四隻,雞八隻,酒一百四十瓶,米 二石五斗,麪一百五十斤,果子四色,燒餅一百二十 箇,蔬菜廚料。」

英宗天順七年遣使至阿速國[编辑]

按《明外史阿速傳》:「天順七年,命都指揮白全等使其 國,竟不復再貢。」

沙鹿海牙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沙鹿海牙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沙鹿海牙傳》,「沙鹿海牙西去撒馬兒罕五 百餘里,城居小岡上,西北臨河,河名火站,水勢衝急, 架桴以渡,亦有小舟。南近山,人多依崖谷而居,園林 廣茂。西有大沙洲,可二百里,無水。間有之,鹹不可飲, 牛馬誤飲之輒死。地生臭草,高尺餘,葉如蓋,煮其液 成膏,即阿魏。又有小草,高一二尺,叢生,秋深露凝,食」 之如蜜,煮為糖。番名「達郎古賓。」永樂間,李達、陳誠使 其地,其酋即遣使奉貢。

宣宗宣德七年敕諭沙鹿海牙國[编辑]

按《明外史沙鹿海牙傳》:「宣德七年,命中官李貴齎敕 諭其酋,賜金織文綺綵幣。」

達失干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遣使至達失干國[编辑]

按《明外史達失干傳》:「達失干西去撒馬兒罕七百餘 里,城居平原,周二里外,多園林,饒果木,土宜五穀,民 居稠密。」李達、陳誠、李貴之使,與沙鹿海牙同。

賽藍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遣使至賽藍國[编辑]

按《明外史賽藍傳》:「賽藍在達失干之東西,去撒馬兒 罕千餘里,有城郭,周二三里,四面平曠,居人繁庶,五 穀茂殖,亦饒果木。夏秋間草中生黑小蜘蛛。人被螫 遍體痛不可耐,必以薄荷枝。」痛處,又用羊肝擦之, 誦經一晝夜,痛方止,體膚盡蛻,六畜被傷者多死。凡 止宿必擇近水地避之。元太祖時,都元帥薛塔剌海 從征賽蘭諸國,以砲立功,即此地也。永樂間,陳誠、李 貴之使,與諸國同。

養夷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遣使至養夷國[编辑]

按《明外史養夷傳》,「養夷在賽藍東三百六十里,城居 亂山間,東北有大溪,西流入巨川,行百里,多荒城。蓋 其地介別失八里蒙古部落之間,數被侵擾,以故人 民散亡,止戍卒數百人,居孤城,破廬頹垣,蕭然榛莽。 永樂時,陳誠嘗至其地。」

迭里迷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遣使至迭里迷國[编辑]

按《明外史迭里迷傳》:「迭里迷在撒馬兒罕西南,去哈 烈二千餘里,有新舊二城,相去十餘里,其酋長居新 城,城內外居民僅數百家,畜牧蕃息。城在阿木河東。 河東地隸撒馬兒罕,西,多蘆林,產獅子。永樂時,陳誠、 李達嘗使其地。」

黎伐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黎伐遣人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黎伐傳》,「黎伐在那孤兒之西,南大山,北大 海,西接南渤利,居民三千家,推一人為主,隸蘇門荅 剌。聲音風俗多與之同。永樂中,嘗隨其使臣入貢。」 按《瀛涯勝覽》:「黎伐,小國也。南連大山,北濟海,西距南 浡里國,東南連那孤兒國,居民有一二千家,乃推一 人為王,隸蘇門荅剌國。操舍一聽之,言語服用與荅剌」同。山產野犀甚多。

那孤兒部彙考花面王[编辑]

成祖永樂 年遣中官鄭和至那孤兒其酋長入貢方物[编辑]

按《明外史那孤兒傳》:「那孤兒在蘇門荅剌之西,壤相 接,地狹,止千餘家。男子皆以墨刺面,為花獸之狀,故 又名花面國。猱頭裸體,男女止單布圍腰。然俗淳,強 不侵弱,富不驕貧,上下悉自耕而食,無寇盜。永樂中, 鄭和使其國,其酋長常入貢方物。」

按《瀛涯勝覽》:「那孤王一名花面王,在蘇門荅剌之西。 國小,僅比大村,人皆刺面,故號花面秪。千餘家,田少 稻,稀有豬羊雞鴨服用,風俗語言,與蘇門荅剌同。」

日落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日落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會典》云云。

孝宗弘治元年日落國貢使奏求紵絲夏布磁器詔予之[编辑]

按《明外史日落傳》:「弘治元年,日落國王亦思罕荅兒 魯密帖里牙復貢,使臣奏求紵絲、夏布、磁器,詔悉予 之。」

米昔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米昔兒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米昔兒傳》:「米昔兒一名密思兒,永樂中遣 使朝貢,既宴賚,命五日一給酒饌果餌,所經地皆置 宴。」

按《明會典》:「米昔兒,永樂間筵宴一次。使臣回至良鄉, 湯飯,甘肅管待一次。」

英宗正統六年米昔兒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米昔兒傳》:「正統六年,王鎖魯檀阿失剌福 復來貢,禮官言,其地極遠,未有賜例。昔撒馬兒罕初 貢時,賜予過優,今宜稍損。賜王綵幣十表裏,紗、羅各 三匹,白紵絲布、白將樂布各五匹,洗白布二十匹,王 妻及使臣遞減。從之。自後不復至。」

納失者罕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納失者罕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納失者罕傳》:「納失者罕東去失剌思數日 程,皆舟行。城東平原,饒水草,宜畜牧。馬有數種,最小 者高不過三尺。俗重僧,所至必供飲食,然好氣健鬥, 鬥不勝者,眾嗤之。永樂中,遣使朝貢。使臣還,歷河北, 轉關中,抵甘肅,有司皆置宴。」

按《明會典》:「納失者罕王,永樂間筵宴使臣,回至保定、 真定、彰德、衛輝、懷慶、河南各府、潼關衛、陝西布政司、 平涼府、甘肅茶飯管待。」永樂間,使人十八人,每日 下程一次。羊五隻,鵝四隻,雞十隻,酒三十瓶,米一石, 麪一百斤,果子五斗,燒餅一百箇,糖餅六十箇,蔬菜 廚料。頭目等十六人,三日下程一次。羊四隻,鵝三隻, 雞四隻,酒二十瓶,米七斗,麪五十斤,果子四斗,燒餅 八十箇,糖餅三十箇,蔬菜廚料。

阿哇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阿哇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一統志》:「阿哇國,前代無考。本朝永樂中,國王昌 吉剌遣其臣來朝,并貢方物

沙哈魯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沙哈魯遣人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沙哈魯傳》:「沙哈魯在阿速西海島中,永樂 時,遣七十七人來貢,日給酒饌果餌,異於他國。其地 山川環抱,饒畜產,人性樸直,恥鬥好佛。王及臣僚處 城中,庶人悉處城外。海產奇物,西域賈人以輕直市 之,其國人不能識。」

按《明會典》:「沙哈魯,永樂時使臣七十七人,每日下程 一次,羊十二隻,鵝四隻,雞十四隻,酒五十瓶,米一石 五斗,果子一石,麪一百二十斤,燒餅二百箇,糖餅一 盤,蔬菜廚料。」

白松虎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白松虎兒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白松虎兒傳》:「白松虎兒,舊名速麻里兒,嘗 有白虎出松林中,不傷人,亦不食他獸,旬日後不復 見。國人異之,稱為神虎,曰此西方白虎所降精也,因 改國名。其地無大山,亦不生樹木,無毒蟲猛獸之害, 然物產甚薄。永樂中嘗入貢。」

按:《明會典》:「白松虎兒,永樂間使臣十六人,每日下程 一次,羊二隻,鵝二隻,雞四隻,酒十瓶,果子二斗,米四 斗,麪二十斤,燒餅六十箇,糖餅一盤,蔬菜廚料。」

答兒密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荅兒密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荅兒密傳》:「荅兒密服屬撒馬兒罕,居海中, 地不百里,人不滿千家。無城郭,上下皆居板屋。知耕 植,有毛褐、布縷、馬駝牛羊。刑止箠扑,交易兼用銀錢。 永樂中,遣使朝貢,賜《大統曆》及文綺、藥茶諸物。」 按《明會典》:「荅兒密,永樂間使臣十八人,五日下程一 次。羊二隻,鵝二隻,雞四隻,酒十瓶,麪三十斤,米一石, 果子」二斗,燒餅六十箇,蔬菜《廚料》

乞力麻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乞力麻兒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乞力麻兒傳》:「乞力麻兒,永樂中遣使朝貢, 惟獸皮、鳥羽、罽褐。其俗喜射獵,不事耕農。西南傍海, 東北林莽深密,多猛獸毒蟲。有逵巷,無市肆,交易用 鐵錢。」

按《明會典》:「乞力麻兒,永樂間使臣十一人,五日下程 一次,羊二隻,鵝二隻,雞四隻,酒十瓶,麪三十斤,米一 石,燒餅六十箇,果子二斗,蔬菜廚料。」

敏真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敏真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敏真傳》:「敏真城,永樂中來貢。其國地廣,多 高山,日中為市,諸貨駢集,貴中國磁漆器,產異香駝 馬。」

按《明會典》:「敏真城等處,永樂間使臣四十人下程一 次,羊三隻,鵝一隻,雞二隻,酒四十瓶,米一石五斗,麪 四十斤,果子二斗,燒餅五十箇,糖餅四十箇,蔬菜廚料。」

馬哈麻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馬哈麻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會典》:「馬哈麻王,永樂間,使臣十三人,五日下程 一次。羊六隻,雞十隻,酒二十五瓶,麪一百斤,米一石, 餅一百六十箇,果子七斗,蔬菜廚料。頭目六人,羊四 隻,鵝三隻,雞四隻,酒二十瓶,麪八十斤,米一石,餅一 百五十箇,果子六斗,蔬菜廚料,筵宴一次。使臣進貢 經過,有司茶飯管待。」

英宗天順四年馬哈麻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會典》:「天順四年,陜西布政司茶飯管待一次。」

柔佛部彙考烏丁礁林[编辑]

成祖永樂 年太監鄭和使西洋覓柔佛國不可得按明外史柔佛傳柔佛近彭亨一名烏丁礁林永樂中鄭和遍歷西洋無柔佛名或言和曾經東西竺山[编辑]

今此山正在其地,疑即東西竺。礁按字典無此字

神宗萬曆 年海舶商人多有至柔佛國者[编辑]

按《明外史柔佛傳》:「萬曆間,其酋好搆兵,鄰國丁機宜、 彭亨屢被其患。華人販他國者,其人多就之貿易,時 或邀至其國。國中覆茅為屋,列木為城,環以池,無事 通商于外,有警則召募為兵,稱強國焉。地不產穀,常 易米于鄰壤。男子薙髮徒跣佩刀,女子蓄髮椎結。其 酋則佩雙刀,字用茭。」葉,以刀刺之。婚姻亦論門閥。 王用金銀為食器,群下則用磁,無匕著。俗好持齋,見 星方食。節序以四月為歲首。居喪,婦人薙髮,男子則 重薙。死者皆火葬。所產有犀、象、玳瑁、片腦、沒藥、血竭、 錫、蠟、嘉文簟、木棉花、檳榔、海菜、燕窩。西國米蛬吉柿 之屬。始其國《吉寧仁》為大庫,忠于王,為王所倚信。王 弟以兄疏己,潛殺之。後「出行墮馬死,左右咸見吉寧 仁為祟,自是家家祀之。」 又按《傳》,萬曆時,有柔佛國 副王子,娶彭亨王女,將婚,副王送子至彭亨。彭亨王 置酒,親戚畢會。婆羅國王子為彭亨王妹婿,舉觴獻 副王,而手指有巨珠甚美。副王欲之,許以重賄。王子 靳不予,副王怒,即歸國,發兵來攻。彭亨人出不意,不 戰自潰,王與《婆羅王》子奔金山。《浡泥國王》,王妃兄也, 聞之,率眾來援,副王乃大肆焚掠而去。當是時,國中 鬼哭三日,人民半死。《浡泥》王迎其妹歸,彭亨,王隨之, 而命其長子攝國。久之,王復位。其次子素凶悍,遂毒 殺其父,并殺其兄而自立。

默德那部彙考回回[编辑]

宣宗宣德 年默德那國遣使來貢[编辑]

按《明外史默德那傳》:「默德那,回回祖國也。地近天方。 宣德時,其酋長遣使偕天方使臣來貢,後不復至。相 傳其初,國王謨罕驀德生而神靈,盡臣服西域諸國, 諸國尊為別諳拔爾,猶言天使也。國中有經三十本, 凡三千六百餘段。其書旁行,兼篆、草、楷三體,西洋諸 國皆用之。其教以事天為主,而無像設,每日西向虔 拜。每歲齋戒一月,沐浴更衣,居必易常處。」隋開皇中, 其國撒哈八撒阿的幹葛思始傳其教入中國。迄元 世,其人遍于四方,皆守教不替。國中城池、宮室、市肆、 田園,大類中土。有陰陽星曆、醫藥、音樂諸技。其織文 製器尤巧,寒暑應候。民殷物繁,五穀六畜咸備。俗重 殺,不食豬肉,常以白布蒙頭,雖適他邦,亦不易其俗。 按《明會典》:「默德那國即回回祖國,地接天方。宣德中, 遣使隨天方國使臣朝貢。」

按《明一統志》:默德那國,即回回祖國也。初,國王謨罕驀德生而神靈,有大德,臣服西域諸國,諸國尊號為 「別諳拔爾」,猶華言「天使云。其教專以事天為本,而無 像設。其經有三十本,凡六千六百餘段。其書體旁行, 有篆、草、楷三法,今西洋諸國皆用之。又有陰陽、星曆、 醫藥、音樂之類。」隋開皇中,國人撒哈八撒阿的斡葛 思,始傳其教入中國,其地接天方國。本朝宣德中,其 國使臣隨天方國使臣來朝,并貢方物。風俗,有城池、 宮室、田畜、市列與江淮風土不異,寒暑應候,民物繁 庶。種五穀、葡萄諸果。俗重殺,非同類殺者不食,不食 豕肉,齋戒拜天。每歲齋戒一月,更衣沐浴,居必易常 處,每日西向拜天。國人尊信其教,雖適殊域,傳子孫 累世不敢易。製造織文雕鏤器皿,尢巧

按《四譯館考》:「回回與天方國鄰,其先即默德那國。明 宣德中,國王遣人隨天方來朝貢,由肅州入其國。有 城池、宮室、田園、市肆,大類江淮間。寒暑應候,民物繁 庶。亦有陰陽星曆、醫藥音樂諸技藝。俗重殺,非同類 殺者不食,不食豕肉。每歲齋戒一月,更衣沐浴,居必 易常處,每日西向拜天。國人尊信其教,雖適殊域,傳」 子孫累世不敢易。土產玉、石、珊瑚、貓睛、祖母綠、羚羊 角、大馬、駱駝、獅子、犀牛、梭甫撒哈剌、西洋布、羢、褐。其 織文雕鏤諸器物,最為精巧。

回回國

回回國

默德那部紀事[编辑]

《癸辛雜識》:「回回國所經道中,有沙磧數千里,不生草 木,亦無水泉,塵沙眯目,凡一月方能過此。每以鹽和 麪作大臠,置橐駝口中,仍繫其口,勿令噬嗑,使鹽麪 之氣沾濡,庶不致餓死。人則以麪作餅,各貯水一榼 于腰間,每日略食餌餅,濡之以水,或迷路水竭太渴, 則飲馬溺,或壓馬糞汁飲之。其國人亦以為如登天」 之難。今回回皆以中原為家,江南尤多,宜乎不復回 首故國也。回回之俗,凡死者專有浴屍之人,以大銅 瓶自口灌水,蕩滌腸胃穢氣令盡,又自頂至踵淨洗, 洗訖,然後以帛拭乾,用紵絲或絹或布作囊,裸而貯 之,始入棺歛。棺用薄松板,僅能容身,他不置一物也。 其洗屍穢水,則聚之屋下大坎中,以石覆之,謂之「招 魂。」置東子坎上,四日一祀以飯,四十日而止。其棺即 日便出,瘞之聚景園,園亦回回主之。凡賃地有常價, 所用磚灰,匠者園主皆有之,特以鈔市之。直方殂之 際,眷屬皆剺面捽,披其髮,毀其衣襟,躄踊號泣,震動 遠近。棺出之時,富者則丐人持燭撒果于道,貧者無 之。既而各隨少長拜跪如俗禮。成服者,然後呫靴尖, 以樂相慰勞之意。止令群回誦經。後三日再至瘞所, 富者多殺牛馬以饗其類,併及鄰里與貧丐者。或聞 有至瘞所,脫其棺,赤身葬于穴,以死面朝西云。辛卯 春,于瞰碧目擊其事。

譜《雙回回》雙陸布局行馬大抵與平雙陸相類,但出 局時,不問點色多少,任意出兩馬。

《元史世祖本紀》:八里灰貢海青、回回等,所過供食羊, 非自殺者不食,百姓苦之。帝曰:「彼吾奴也,飲食敢不 隨我朝乎?」詔禁之。

《坤輿圖說》:「西北有回回國,人多習武,亦有好學好禮 者。初宗馬哈默之教,諸國多同。後各立門戶,互相排 擊。地產牛羊馬畜極多,因不啖豕,諸國無豕。」

默德那部雜錄[编辑]

《癸辛雜識》:「回回俗每歲無閏月,亦無大小,盡相承。以 每月歲首數三百六十日則為一年乙酉歲,以正月 十二日為歲首,大慶賀。」 回回之歷歲月,但以見新 月為一月之首,每歲則以把齋滿日為慶賀,謂之「開 齋節。」如把正月,則一並三年皆把正月,次月則退把 十二月,又三年周而復始,凡三十六年則一周也,皆 例「退。凡把齋月,但見新月則把起,次月見新月則開 齋。此非用古之禮也,何足尚哉《輟耕錄》:「杭州荐橋側首,有高樓八間,俗謂八間樓,皆 富寔回回所居。一日娶婦,其昏禮絕與中國殊,雖伯 叔姊妹有所不顧。街巷之人,肩摩踵接,咸來窺視,至 有攀緣簷闌窗牖者,踏翻樓屋,賓主婿婦咸死,此亦 一大怪」事也。郡人王梅谷戲作《下火文》云:「賓主滿堂 歡,閭里盈門看。洞房。忽崩摧,喜樂成禍患。壓落瓦碎 兮倒落沙泥,彆都釘析兮木屑飛揚。玉山摧坦腹之 郎,金谷墜落花之相。難以乘龍兮魄散魂消,不能跨 鳳兮著斷骨折。氁絲脫兮塵土昏,頭袖碎兮珠翠黯。 壓倒象鼻塌,不見貓睛亮。嗚呼!守白頭,未及一朝賞, 黃花卻在半餉移廚。聚景園中歇馬,飛來峰上,阿喇 一聲絕無聞。哀哉!樹倒胡孫散,阿老瓦、倒剌沙,別都 丁,木偰非」,皆回回小名,故借音及之。象鼻,貓睛,其貌; 氁絲頭袖,其服色也;「阿剌」,其語也。聚景園,回回叢冢 在焉。「飛來峰」,猿猴來往之處。

《零陵總說》:「回鶻常與摩尼議政,故京師為之立寺。其 法,日晚乃食敬水,而茹葷不飲乳酪。其大摩尼,數年 一易,往來中國,小者年轉江嶺西市。」

《廣東通志》:日南徼外占城以至西域默德那國,其教 專以事天為本,而無像設。其經有十三藏,凡三千六 百餘卷。其書體旁行,有篆、草、楷三法,今西洋諸國皆 用之。又有陰陽星曆之類。其地雖接天竺,而與佛異 俗重殺非同類。殺者不食,不食豕肉,謂之「回回色目 教門。」今懷聖寺有番塔,創自唐時,輪囷直上,凡十六 丈五尺,每日禮拜者是也。然亦有占城諸國人雜其 間,多蒲及海姓,漸與華人結姻,或取科第。宋余靖嘗 言:越、臺之下,胡賈雜居。岳珂《桯史》則謂為番禺海獠 云。《桯史》:番禺有海獠雜居,其最豪者蒲姓,號曰番人, 本占城之貴人也。既浮海而遇風濤,憚于反復,乃請 于其主,願留中國以通往來之貨。主許焉,舶事實賴 給其家。歲益久,定居城中,屋室少,侈靡踰禁。使者方 務招徠,以阜國計,且以其非吾人,不之問。故其宏麗 奇偉益張而大,富盛甲一時。紹熙壬子,先君帥廣,余 年甫十歲,嘗游焉,今尚識其故處,層樓傑觀,晃蕩綿 亙,不能悉舉矣。然稍異而可紀者亦不一,因錄之以 示傳奇。獠性尚鬼而好潔,平居終日相與膜拜祈福。 有堂焉,以記名,如中國之佛,而實無像設,稱謂聱牙, 亦莫能曉,竟不知何神也。堂中有碑,高袤數丈,上皆 刻異書如篆籀,是為像主。拜者皆跪嚮之,旦輒會食, 不置匕箸,用金銀為巨槽,合鮭炙粱米為一,灑以薔 露,散以冰腦,坐者皆置右手于褥下不用,曰:「此為觸 手,惟以溷而已。」群以左手攫取,飽而滌之,復入于堂 以謝。居無溲匽,有樓高百餘尺,下瞰通流,謁者登之, 以中金為版,施機蔽其下,奏廁,鏗然有聲。樓上雕鏤 金碧,莫可名狀。有池亭,池方廣數丈,亦以中金通甃 制為甲葉,而鱗次,全類今州郡公宴燎箱之為而大 之,凡用鏗數萬。中堂有四柱,皆沉水香,高貫于棟。 曲房便榭,不論常有四柱,欲羾于朝。舶司以其非嘗 有,恐後莫致,不之許,亦臥廡下。後有窣堵波,高雲表, 式度不比宅。塔環以甓為大址,纍而增之,外圜而加 灰飾,望之如銀筆。下有一門,拾級以上,由其中而圜 轉焉,如旋螺,外不復見。其梯磴,每數拾級啟一竇。歲 四五月,舶將來,群獠入于塔,出于竇,啁哳號呼,以祈 南風,亦輒有驗。絕頂有金雞甚鉅,以代相輪,今亡其 一足。聞諸廣人,其始前一足。雷朝宗還時,為盜所取, 跡捕無有。會市有窶人,鬻精金,執而訊之,良是。問其 所以致,曰:「獠家素嚴,人莫闖其藩。予棲梁上,三宿而 至。塔裹麨糧隱于顛,晝伏夜緣,以鋼鐵為錯,斷而」懷 之,重不可多致,故止得其一足。又問其所以下,曰:「予 之登也,挾二雨,蓋去其柄。既得之,因天風鼓以為翼, 乃墜平地,無傷也。盜雖得,而其足卒不能補,以至今。」 他日郡以歲事勞宴之,迎導甚設,家人帷觀,今亦在。 見其揮金如糞土,輿皂無遺,珠璣香貝,狼籍坐上,以 示侈。帷人曰:「此其常也。」後三日,以合薦酒饌,燒羊以 謝大獠,曰:「如例。」龍麝撲鼻,奇味不知,名皆可食,迥無 同槽故態。羊亦珍皮,色如黃金,酒醇而甘,幾與厓蜜 無辨。獨好作河魚疾,以腦多而性寒故也。余後北歸, 見藤守王君興翁諸郎,言其富已不如曩月池匽皆 廢云。

《日知錄》:大抵外國之音,皆無正字,唐之吐蕃,即今之 土魯番是也。唐之回紇,即今之回回是也。《唐書》:回紇 一名回鶻。《元史》有畏兀兒部,畏即回,兀即鶻也。其曰 回回者,亦回鶻之轉聲也。遼史天祚紀有回回國王 元史太祖紀以回鶻回 回為二國恐非其曰《畏吾兒》者,又《畏兀兒》之轉聲也。冊府元龜按國 史敘鐵勒種類云伊吾以西焉耆以北有契弊烏護紇骨等部契弊則契苾也烏護則烏紇也後為回鶻 紇骨則紇扢斯也轉為黠戛斯蓋夷音有緩急即傳譯語不同《大明會典》:「哈密,古伊 吾廬地也。在燉煌北大磧外,為西域諸番往來要路。 其國部落與回回、畏兀兒三種雜居。」則回回與畏兀 兒又為二種矣。鄭所南心史畏吾兒乃韃靼為父回回為毋者也自唐會昌 中,回紇衰弱,降幽州者前後三萬餘人,皆散隸諸道, 始雜居于中華,而不變其本俗。杜子美《留花門》詩:「連雲屯左輔,百里見積雪。」李衛公《上尊號玉冊文》,種類 盤互,縞衣如荼,挾邪作蠱,浸淫宇內。今之遺風,亦未 衰于昔日也。

《舊唐書。憲宗紀》:「元和二年正月庚子,回紇請于河南 府、太原府置摩尼寺,許之。」此即今禮拜寺之所從立 也。

《唐書常袞傳》言:「始回紇有戰功者,得留京師,戎性易 驕,後乃創邸第佛祠,或伏甲其間,數出中渭橋與軍 人格鬥,奪含光門魚契走城外。」然則自肅、代以來,回 紇固已有居京師者矣。

《寔錄》:「正統元年六月乙卯,徙甘州、涼州居回回于江 南各衛,凡四百三十六戶,一千七百四十九口。其時 西陲有警,不得已為徙戎之策,然其種類遂蕃于江 左矣。」正統三年八月有歸附回回二百二人自涼州徙至浙江 明初,于其來降者待之雖優,而防之未嘗不至。福建 漳州衛指揮僉事楊榮,因進表至京,為《回回》之編置 漳州者,寄書于其同類,奉旨「坐以交通外裔,黜為為 事官,于大同立功。」其後文教涵濡,戎心漸革,而蠻貊 之裔遂有登科第、襲冠裳者。惟《回回》自守其國,俗不 肯變,結成黨夥,為暴閭閻。以累朝之德化,而不能馴 其頑獷之習,所謂食桑葚而懷好音,固難言之矣。天 子無故不殺牛,而今之回子終日殺牛為膳。宜先禁 此,則裔風可以漸革。唐時《赦文》,每曰:「十惡五逆、火光 行劫、持刃殺人、官典犯贓、屠牛鑄錢、合造毒藥,不在 原赦之限。」可見古法以屠牛為重也。若韓滉之治江 東,以賊非牛酒不嘯結,乃禁屠牛以「絕其謀。」此又明 識之士所宜豫防者矣。

《王忠文雜集》有《阿都剌除回回司天少監誥》曰:「天文 之學,其出于西域者,約而能精。雖其術不與中國古 法同,然以其多驗,故近代多用之,別設官署以掌其 職。」

天方部彙考筠沖 天堂 默伽[编辑]

宣宗宣德五年天方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天方傳》:「天方,古筠沖地,一名天堂,又曰默 伽。水道自忽魯謨斯四十日始至,自古里西南行,三 月始至。其貢使多從陸道入嘉峪關。宣德五年,鄭和 使西洋,分遣其儕詣古里。聞古里遣人往,天方,因使 人齎貨物附其舟偕行,往返經歲,市奇珍異寶及麒 麟、獅子、駝、雞以歸。其國王亦遣陪臣隨朝使來貢。宣」 宗喜,賜賚有加。正統元年始命附瓜哇貢舟還,賜幣 及敕獎其王。

按《明會典》:「天方,古筠沖地,又名西域。宣德中,遣使朝 貢。使臣各二人,三日下程一次,羊雞各一隻,米二斗, 麪十斤,酒三瓶,果子四色,餅二十箇」,蔬菜廚料 按《明一統志》:「古筠沖之地,舊名天堂,又名西域。本朝 宣德中,國王遣其臣沙瓛等來朝,并貢方物。風景融 和,四時皆春,田沃稻饒,居民樂業,男女辮髮,俗好善。 衣細」布衫,繫細布。有《回回曆》,與中國曆前後差三日。 牛乳拌飯,人皆以牛乳拌飯,故其人肥美。土產馬,高 八尺許。金珀、珊瑚、犀角。

英宗正統六年天方國使臣入貢至哈剌遇盜劫貢物命守臣察治之[编辑]

按《明外史天方傳》:「正統六年,王遣子賽亦得阿力與 使臣賽亦得哈三,以珍寶來貢。陸行至哈剌,遇賊,殺 使臣,傷其子右手,盡劫貢物以去,命守臣察治之。」

孝宗弘治三年天方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天方傳》:「弘治三年,其王速檀阿黑麻遣使 偕撒馬兒罕、土魯番貢馬駝玉石。」

武宗正德 年擇使者曉諭天方國人欲求善馬[编辑]

按《明外史天方傳》:「正德初,帝從御馬太監谷大用言, 令甘肅守臣訪求諸番騍馬。騸馬番使云:『善馬出天 方,守臣因請諭諸番貢使,傳達其王,俾以入貢。兵部 尚書劉宇希中官指議,令守臣善擇使者,與通事親 詣諸番曉諭,從之』。」

正德十三年,天方國入貢。

按《明外史天方傳》:「正德十三年,王寫亦把剌克遣使 貢馬、駝、梭幅、珊瑚、寶石、魚牙刀諸物,詔賜蟒龍金織 衣及麝香、金銀器。」

世宗嘉靖四年天方國遣使來貢[编辑]

按《明外史天方傳》:「嘉靖四年,其王亦麻都兒等遣使 貢馬駝方物。禮官言:西人來貢,陝西行都司稽留半 年以上,始為具奏。所進玉石悉粗惡,而使臣所私貨 皆良。乞下按臣廉問,自今毋得多㩦玉石,煩擾道途, 其貢物不堪者,治都司官罪。從之。」

嘉靖五年,天方國八王皆遣使入貢按《明外史天方傳》:「嘉靖五年,其國額麻都抗等八王, 各遣使貢玉石,主客郎中陳九川簡退其粗惡者,使 臣怨通事胡士紳,亦憾九川,因詐為使臣奏詞,誣九 川盜玉,坐下詔獄拷訊。尚書席書、給事中解一貫等 論救不聽,竟戍邊。」

嘉靖十一年,天方國入貢。

按《明外史天方傳》:「嘉靖十一年,遣使偕土魯番、撒馬 兒罕、哈密諸國來貢,稱王者至二十七人。禮官言:舊 制,惟哈密與朵顏三衛比歲一貢,貢不過三百人。三 衛地近,盡許入都,哈密則十遣其二,餘留待于邊。若 西域則越在萬里,素非屬國,難視三衛貢期,而所遣 使人倍踰恆數,番文至二百餘通,皆以索取叛人牙 木蘭為詞,竊恐托詞窺伺,以覘朝廷處分。邊臣不遵 明例,概行起送,有乖法體。乞下督撫諸臣,遇諸番人 入貢,分別存留起送,不得概遣入京。且嚴飭邊吏毋 避禍目前,貽患異日。貪納款之虛名,忘禦邊之實策。」 帝可其奏。故事,諸番貢物至,邊臣驗上其籍,禮官為 按籍給賜。籍所不載,許自行貿易。貢事既竣,即有餘 貨,責令㩦歸,願入官者。禮官奏聞,給鈔。正德末,黠番 猾胥,交關罔利,始有貿易餘貨,令市儈評直,官給絹 鈔之例。至是,天方及土魯番使臣以其籍餘玉、石、銼 刀諸貨,固求準貢物給賞。禮官不得已,以正德間例 為請,許之。番使多賈人,來輒挾重貲與中國市。邊吏 嗜賄,侵剋多端,類取償于公家,或不當其直,則炰烋 不止。是歲貢使皆黠悍,既習知中國情,且憾邊吏之 侵剋也,屢訴之禮官,卻不問。鎮守甘肅中官陳浩者, 當番使入貢時,令家奴王洪多索名馬玉石諸物,使 臣憾之。一日遇洪于衢,即執詣官,以請實其事。禮官 言「事關國體,須大有處分,以服遠人之心。」乃命三法 司、錦「衣衛及給事中各遣使一人赴甘肅按治」,洪迄 獲罪。

嘉靖十七年復貢。其使臣請覽游中土。禮官疑有狡 心,以非故事格之。

嘉靖二十二年偕撒馬兒罕、土魯番、哈密、魯迷諸國 貢馬及方物。後五六年一貢。

按:以上《明外史天方傳》云云。

嘉靖 年,定「天方國五年一貢。」

按《明會典》:「嘉靖中,定五年一貢。貢物:駝、馬、玉石、瑪瑙、 鑌鐵刀、鑌鐵、銼花銅鍾、賽蘭石、硇砂、金剛鑽、馥班兒 香眼鏡、鎖服、羚羊角、鐵角皮。」

神宗萬曆 年天方國人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天方傳》:「萬曆中,貢使不絕。天方于西域為 大國,四時常似夏,無雨雹霜雪,惟露最濃,草木皆資 之長養。土沃饒粟麥黑黍,人皆頎碩。男子削髮,以布 纏之,婦女則編髮蓋頭,不露其面。相傳回回設教之 祖曰馬哈麻者,首于此地行教,死即葬焉。墓頂常有 光,日夜不熄。後人遵其教,久而不衰,故人皆向善。國」 無苛擾,亦無刑罰,上下安和,寇賊不作,西土稱為「樂 國。」俗禁酒。有禮拜寺,月初生,其王及臣民咸拜天,號 呼稱揚,以為禮。寺。分四方,每方九十間,共三百六十 間,皆白玉為柱,黃甘玉為地。其堂以五色石砌成,四 方平頂,內用沈香大木為梁凡五,又以黃金為閣。堂 中垣墉悉以薔薇露、龍涎香和土為之,守門以二黑 獅。堂左有司馬儀墓,其國稱為「聖人塚。」土悉寶石,圍 牆則黃甘玉。旁列有諸祖師傳法之堂,亦以石築城, 俱極壯麗,其崇奉回回教如此。瓜果諸畜,咸如中國 西瓜、甘瓜有一人不能舉者,桃有重四五斤者,雞鴨 有重十餘斤者,皆諸番所無也。馬哈麻墓後有一井, 水清而甘,泛海者必汲以行,遇颶風,取水灑之即息。 當鄭和使西洋時,傳其風物如此。其後稱王者至二、 三十人,其俗亦漸不如初矣。

默伽國

默伽國

圖考

按《三才圖會》:默伽國古係荒郊,無人煙,因大食國祖 師蒲羅吽自幼有異狀,長娶妻,在荒野生一男子,無 水可洗,棄之地下。母走,尋水不見,及回,其子以腳擦 地,湧出一泉,甚清徹,此子立名「司麻煙」,砌成大井,逢 旱不乾,泛海遇風波,以此水灑之,無不止者

天方部紀事[编辑]

《明外史天方傳》:「成化二十三年,其國中回回阿立以 兄納的遊中土四十餘載,欲往雲南訪求,乃㩦寶玉 鉅萬,至滿剌加,附行人左輔舟將入京進貢。抵廣東, 為市舶中官韋眷侵剋。阿立怨,赴京自訴。禮官請估 其貢物,酬以直,許訪兄于雲南。時眷懼罪,先已夤緣 于內。帝乃責阿立為間諜,假貢行奸,令廣東守臣逐」 還。阿立乃號哭而去。

坤城部彙考附哈三等二十九部[编辑]

宣宗宣德五年坤城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坤城傳》:坤城,西域回回種。宣德五年,其使 臣者馬力丁等來朝,貢駝馬。時有開中之令,使者即 輸米一萬六千七百石於京倉中。及辭還,又願以所 納米獻官。帝曰:「回人善營利,雖名朝貢,實圖貿易,可 酬以直。」於是予帛四十匹,布倍之。其後亦嘗貢。自成 祖以武定天下,欲威制萬方,遣使四出招徠,由是西 域大小諸國,莫不稽顙稱臣,獻琛恐後。又北窮沙漠, 南極溟海,東西抵日出沒之處。凡舟車可至者,無所 不屆。自是殊方異域,《鳥言》《侏𠌯》之使,輻輳闕廷。歲時 頒賜,庫藏為虛。而四方奇珍異寶、名禽殊獸進獻上 方者,亦日增月益。蓋兼漢、唐之盛而有之,百王所莫 並也。餘威及於後嗣,宣德、正統朝,猶多重譯而至。然 仁宗不務遠略,踐祚之初,即撤西洋取寶之船,停松 花江造舟之役,召西域使臣還京,敕之歸國,不欲疲 中土以奉遠人。宣德繼之,雖間一遣使,尋亦停止,以 故邊隅獲休息焉。今采故牘,嘗奉貢通名天朝者,曰 哈三,曰哈烈兒,曰沙的蠻,曰哈的蘭,曰掃蘭,曰乜克 力,曰把力黑,曰俺力「麻,曰脫忽麻,曰察力失,曰幹失, 曰卜哈剌,曰怕剌,曰你沙兀兒,曰克失迷兒,曰帖必 力思,曰火壇,曰火占,曰苦先,曰牙昔,曰牙兒干,曰戎, 曰白,曰兀倫,曰阿端,曰邪思城,曰捨黑,曰擺音,曰克 癿,計二十九部。以疆域褊小,止稱地面。」與哈烈、哈實 哈兒、賽藍、亦力把力、失剌思、沙鹿海牙、阿速、把丹皆 由哈密入嘉峪關,或三年或五年一貢,「入京者不得 過三十五人。」其不由哈密者,更有乞兒麻、米兒哈蘭、 可脫癿、蠟燭、也的干、剌竹、亦不剌、因格失迷、乞兒吉 思、羽奴思、哈辛十一地面,亦嘗通貢。

討來思部彙考[编辑]

宣宗宣德六年討來思遣人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討來思傳》:「討來思,地小,周徑不百里。城近 山,山下有泉,赤色,望之如火。俗佞佛,婦人主家柄。產 牛羊馬駝,有布縷毛褐。土宜穄麥,無稻,交易用錢。宣 德六年入貢。七年,命中官李貴齎璽書獎勞,賜文綺 綵帛。地小不能常貢。」

按《明會典》:「討來思,宣德六年,使臣回至真定府,陜西 布政司甘肅茶飯管待。」

黑婁部彙考[编辑]

宣宗宣德七年黑婁遣使來貢[编辑]

按《明外史黑婁傳》:「黑婁近撒馬兒罕,世為婚姻。其地 山川草木禽獸皆黑,男女亦然。宣德七年,遣使來朝, 貢方物。」

英宗正統二年黑婁遣使來貢[编辑]

按《明外史黑婁傳》:「正統二年,其王沙哈魯鎖魯檀遣 指揮哈只馬黑麻奉貢,命齎敕及金織紵絲、綵絹歸 賜其王。」

正統六年,黑婁遣使來貢。

按:《明外史黑婁傳》云云。

代宗景泰四年黑婁遣使來貢[编辑]

按《明外史黑婁傳》:「景泰四年,偕鄰境三十一部男婦 百餘人,貢馬二百四十有七,騾十二,驢十、駝七及玉 石、硇砂、鑌鐵刀諸物。」

====英宗天順七年黑婁國王之母亦遣人入貢擢其使臣為指揮同知====按《明外史黑婁傳》:「天順七年,王母塞亦遣指揮僉事 馬黑麻、拾兒班等奉貢,賜綵幣表裏、紵絲襲衣,擢其 使臣為指揮同知,從者七人,俱為所鎮撫。」

憲宗成化十九年黑婁遣人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黑婁傳》:「成化十九年,與失剌思、撒馬兒罕 把丹沙共貢獅子。把丹沙之長,亦稱鎖魯檀馬黑麻, 景泰七年嘗入貢,至是復偕至。」

孝宗弘治三年黑婁貢駝馬玉石[编辑]

按:《明外史黑婁傳》:「弘治三年,又與天方諸國貢駝馬 玉石。」

按:《明會典》:「黑婁筵宴二次。」宣德七年,使人朝貢至潼 關、陜西、甘肅管待。

按《四譯館考》:「黑婁在嘉峪關西近土魯番,世相結好。 明宣德七年始來貢,由土魯番入。其地山水草木禽 獸皆黑,男女皆然。」

哈失哈力部彙考[编辑]

宣宗宣德 年哈失哈力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會典》:「哈失哈力,宣德間使臣十四人,三日下程 一次,羊鵝各二隻,雞二隻,酒二十一瓶,米四斗二升, 麪二十一斤,果子一斗四升,蜜一斤,餅四十五箇,蔬 菜廚料。」

朵兒只伯部彙考[编辑]

英宗正統 年朵兒只伯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會典》:「朵兒只伯,正統間使臣四人,十日下程一 次,羊一隻,鵝、雞各二隻,米四斗,麪十斤,果子一升,燒 餅二十箇,蔬菜廚料。」

打喇兒寨部彙考[编辑]

武宗正德四年始招打喇兒寨為冠帶頭目定三年一貢[编辑]

按《明會典》:「四川威州地方,正德四年,招撫奉敕為冠 帶頭目,議准三年一貢,每貢許三百五十人。打喇兒 寨番僧到京,每人綵段一表裏,內一匹給價銀三兩, 折衣綵段二表裏,與本色留邊。每人綵段一表裏,內 一匹如前給價,折衣綵段二表裏,每一表裏折給闊 生絹四匹,共八匹,俱賞鈔六十錠,折靴襪鈔五十錠。」 方物例不給價。

穆宗隆慶三年,定打喇兒寨入貢人數。

按《明會典》,「隆慶三年,定一百二十五人全賞,一百二 十五人減賞,于全賞內起送四人赴京,餘留邊聽賞。」 貢物:珊瑚、氆氌。

魯迷部彙考[编辑]

世宗嘉靖三年魯迷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魯迷傳》,魯迷去中國絕遠。嘉靖三年,遣使 貢獅子、犀牛。給事中鄭一鵬言:「魯迷非常貢之邦,獅 子非可育之獸,請卻之以光聖德。」禮官席書等言:「魯 迷不列王會,其真偽不可知。近土魯番數侵甘肅,而 邊吏于魯迷冊內察有土魯番之人,其狡詐明甚。請 遣之出關,治所獲間諜罪。」帝竟納之,而令邊臣察治。 按《明會典》,「嘉靖三年,魯迷自甘肅入貢後定五年一 貢,每貢起送十餘人。貢物:獅子、犀牛、玉石、金、鋼鑽、珊 瑚、珠、花瓷、珠花瓷、湯壺銼、鎖服、撒哈剌、花帳子、羚羊 角、猞猁猻皮、西狗皮、鐵角皮。」

嘉靖五年,魯迷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魯迷傳》:「嘉靖五年冬,復以二物來貢。既頒 賜,其使臣言長途跋涉,費至二萬三千餘金,請加賜。」 御史張祿言:「華夷異方,人物異性。留人養畜,不惟違 物,抑且拂人。況養獅日用二羊,養犀牛日用果餌。獸 相食與食人食,聖賢皆惡之。又調御人役,日需供億, 以光祿有限之財,充人獸無益之費,殊為拂經。乞返」 其人,卻其物,薄其賞,明「中國聖人不貴異物之意」,不 納。乃從禮官言,如《弘治》、撒馬兒罕例益之。

按《明會典》:「魯迷,嘉靖五年奏准筵宴二次。」

嘉靖二十二年,魯迷入貢。

按《明外史魯迷傳》:「嘉靖二十二年,偕天方諸國貢馬 及方物。」

嘉靖二十三年,魯迷貢使還,遇迤北入寇。總兵楊信以貢使同與賊戰,多死,棺歛歸其喪。

按《明外史魯迷傳》:「嘉靖二十三年,還至甘州,會迤北 賊入寇,總兵官楊信令貢使九十餘人往禦,死者九 人。帝聞,褫信職,命有司棺歛,歸其喪。」

嘉靖二十七年,魯迷入貢。

按:《明外史魯迷傳》云云。

嘉靖三十三年,魯迷入貢。

按《明外史魯迷傳》:「嘉靖三十三年入貢,其貢物有珊 瑚、琥珀、金鋼鑽花瓷器、鎖服、撒哈剌帳、羚羊角、西狗 皮、猞猁猻皮、鐵角皮之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