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0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五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五卷目錄

 緬國部彙考

  元世祖至元九則 成宗大德四則

 馬八兒部彙考

  元世祖至元四則

 三嶼部彙考

  元世祖至元一則

 蘇祿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一則 成祖永樂五則 神宗萬曆一則

 呂宋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一則 成祖永樂二則 神宗萬曆六則

 覽邦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一則 成祖永樂一則

 淡巴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一則

 彭亨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一則 成祖永樂四則

 百花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一則

 剌泥部彙考附夏剌比 奇剌泥 窟察泥 捨剌齊 彭加那 八可意 烏沙剌

  踢 坎巴 阿哇 打回

  明成祖永樂一則

 蘇吉丹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碟里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日羅夏治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合貓里部彙考貓里務

  明成祖永樂一則

 古里班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南巫里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四則

 麻葉甕部彙考附葛卜 速兒米囊

  明成祖永樂一則

 馮嘉施蘭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三則

邊裔典第一百五卷

緬國部彙考[编辑]

世祖至元十年遣使宣諭緬國[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十年二月,詔勘馬剌失里、乞 帶脫因、劉源使緬國,諭遣子弟近臣來朝。」按緬國 本傳:「緬國為西南夷,不知何種。其地有接大理及去 城都不遠者,又不知其方幾里也。其人有城郭屋廬 以居,有象馬以乘,舟筏以濟。」其文字進上者,用金葉 寫之,次用紙,又次用檳榔葉,蓋謄譯而後通也。至元 八年,大理、鄯闡等路宣慰司都元帥府遣乞䚟脫因 等使緬國,招諭其王內附。四月,乞䚟脫因等導其使 价博來以聞。十年二月,遣勘馬剌失里、乞䚟脫因等 使其國,持詔諭之曰:「間者大理、鄯闡等路宣慰司都 元帥府差乞䚟脫因導王國使价博詣京師,且言向 至王國,但見其臣下,未嘗見王,又欲觀吾大國舍利。」 朕矜憫遠來,即使來使覲見,又令縱觀舍利。益詢其 所來,乃知王有內附意。國雖云遠,一視同仁。今再遣 勘馬剌失里及禮部郎中國信使乞䚟脫因、工部郎 中國信副使卜云失往諭王國。誠能謹事大之禮,遣 其子弟。若貴近臣僚一來,以彰我國家無外之義,用 敦永好,時乃之休。至若「用兵,夫誰所好,王其思之。」 至元十二年,雲南行省請征緬,不許。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緬國本傳》:至元十二年 四月,建寧路安撫使賀天爵言,得金齒頭目阿郭之 言曰:「乞䚟脫因之使緬。」乃故父阿必所指也。至元九 年三月,緬王恨父阿必故領兵數萬來侵,執父阿必 而去,不得已厚獻其國,乃得釋之。因知緬中部落之 人猶群狗耳。比者緬遣阿的八等九人至,乃候視國 家「動靜也。今白衣頭目是阿郭親戚,與緬為鄰,嘗謂 入緬有三道,一由天部馬,一由驃甸,一由阿郭地界, 俱會緬之江頭城。又阿郭親戚阿提犯在緬掌五甸, 戶各萬餘,欲內附阿郭,願先招阿提犯及金齒之未 降者,以為引道。」雲南省因言緬王無降心,去使不返, 必須征討。六月,樞密院以聞。帝曰:「姑緩之。」十一月,雲 南省始報差人探伺國使消息,而蒲賊阻道。今蒲人多降,道已通,遣金齒干額總管阿禾探得國使達,緬, 俱安

至元十四年,蒙古千戶忽都征緬,大敗之。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緬國本傳》:至元十四年 三月,「緬人以阿禾內附,怨之,攻其地,欲立砦騰越、永 昌之間。時大理路蒙古千戶忽都,大理路總管信苴 日總把千戶脫羅脫孩,奉命伐永昌之西騰越、蒲、驃、 阿昌、金齒未降部族,駐劄南甸。阿禾告急,忽都等晝 夜行,與緬軍遇一河邊,其眾約四五萬,象八百,馬萬 匹。」忽都等軍僅七百人。緬人前乘馬,次象,次步卒。象 披甲,背負戰樓,兩旁挾大竹筩,置短槍數十於其中, 乘象者取以擊刺。忽都下令:「賊眾我寡,當先衝河北 軍。」親率二百八十一騎為一隊,信苴日以二百三十 三騎傍河為一隊,脫羅脫孩以一百八十七人依山 為一隊,交戰良久,賊敗走。信苴日退之三里,抵寨門, 旋濘而退。忽南面賊兵萬餘,繞出官軍後,《信苴》日馳 報,忽都復列為三陣,進至河岸擊之,又敗走,追破其 十七砦,逐北至窄山口,轉戰三十餘里,賊及象馬自 相蹂死者盈三巨溝。日暮,忽都中傷,遂收兵。明日追 之,至干額,不及而還,捕虜甚眾。軍中以一帽或一兩 靴、一氈衣易一生口,其「脫者又為阿禾、阿昌邀殺,歸 者無幾。官軍負傷者雖多,惟蒙古軍獲一象,不得其 性,被擊而斃,餘無死者。」十月,雲南省遣雲南諸路宣 慰使、都元帥納速剌丁率蒙古爨僰摩些軍三千八 百四十餘人征緬,至江頭,深蹂酋首細安立砦之所 招降其磨欲等三百餘砦,土官曲蠟蒲折戶四千,孟 磨愛呂「戶一千,磨奈《蒙匡》里荅八剌,戶二萬,蒙忙甸 土官甫祿堡戶一萬,水都彈禿」戶二百,凡三萬五千 二百戶。以天熱還師。

至元十七年,詔雲南行省征緬。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十七年二月,詔納速剌丁將 精兵萬人征緬國。五月,詔雲南行省發四川軍萬人, 命藥剌海領之,與前所遣將同征緬國按《緬國本 傳》:至元十七年二月,納速剌丁等上言,「緬國輿地形 勢皆在臣目中矣。先奉旨,若重慶諸郡平,然後有事 緬國。今四川已底寧,請益兵征之。」旁以問丞相脫里 奪海,脫里奪海曰:「陛下初命發合剌章及四川,與阿 里海牙麾下士卒六萬人征緬,今納速剌丁止欲得 萬人。」帝曰:「是矣。」即命樞密繕甲兵,修武備,議選將出 師。五月,詔雲南行省發四川軍萬人,命藥剌海領之, 與前所遣將同征緬。

至元十九年,詔「思、播、敘諸郡皆發兵征緬。」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十九年二月,詔僉亦奚不薛 及播思敘三州軍,征緬國」按《緬國本傳》:「至元十九 年二月,詔思播敘諸郡及亦奚不薛諸蠻夷等處,發 士卒征緬。」

至元二十年,官軍伐緬,克之。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年春正月,敕藥剌海領 軍征緬國。五月,丞相伯顏、諸王相吾荅兒等言,「征緬 國軍宜參用蒙古新附軍。」從之按《緬國本傳》,至元 二十年十一月,官軍伐緬,克之。先是,詔宗王相吾荅 兒、右丞太卜、參知政事也罕的斤將兵征緬。是年九 月,大軍發中慶,十月至南甸,太卜由羅必甸進軍。十 一月,相吾荅兒命也罕的斤取道於阿昔江,達鎮西 阿禾江,造舟二百,下流至江頭城,斷緬人水路。自將 一軍,從驃甸徑抵其國,與太卜軍會。令諸將分地攻 取,破其江頭城,擊殺萬餘人。別令都元帥元世安以 兵守其地,積糧餉以給軍士,遣使持《輿地圖》奏上。 至元二十二年,遣使人緬國宣諭。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二年七月乙未,雲南行 省言,「今年未暇征緬,請收穫秋禾,先伐羅北甸等部。」 從之。按《緬國本傳》,至元二十二年十一月,緬王遣 其鹽井大官阿必立相至太公城,欲來納款,為孟乃 甸白衣頭目䚟塞,阻道不得行。遣謄馬宅者持信搭 一片來告驃甸土官匿俗,乞報上司,免軍馬入境。匿 俗給榜,遣謄馬宅回江頭城,招阿必立相赴省,且報 「西平緬、麗川等路宣慰司、宣撫司,差三摻持榜至江 頭城,付阿必立相、忙直、卜算二人期以兩月領軍來 江頭城宣撫司率蒙古軍至驃甸相見議事。」阿必立 相乞言於朝廷,降旨許其悔過,然後差大官赴闕。朝 廷尋遣鎮西、平緬宣撫司達魯花赤兼招討使怯烈, 使其國。

至元二十三年。以招討使張萬。為副都元帥征緬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三年十月。以招討使張 萬為征緬副都元帥。也先鐵木兒征緬招討司達魯 花赤。千戶張成征緬招討使。並虎符敕造戰船。將兵 六千人。以征緬。俾禿滿帶為都元帥總之按《緬國 本傳》。至元二十三年十月。「以招討使張萬為征緬副 都元」帥,也先鐵木兒征緬招討司達魯花赤,千戶張 成征緬招討使,並虎符,敕造戰船,將兵六千人征緬, 俾禿滿帶為都元帥總之。雲南王以行省右丞愛魯奉旨,征收金齒、察罕迭吉連地,撥軍一千人。是月,發 中慶府,繼至永昌府,與征緬省官會,經阿昔甸,差軍 五百人,護送招緬使怯烈至太公城。

至元二十四年,緬平定,歲貢方物。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四年七月,合撒兒海牙 言,比至緬國,諭其王赴闕。彼言鄰番數叛,未易即行, 擬遣阿難荅剌奉表齎土貢入覲按《緬國本傳》:至 元二十四年正月,至忙乃甸,緬王為其庶子不速速 古里所執,囚於昔里怯荅剌之地,又害其嫡子三人, 與大官木浪周等四人為逆。雲南王所命官阿難荅 等亦受害。二月,怯烈自忙乃甸登舟,留元送軍五百 人於彼。雲南省請今秋進討,不聽。既而雲南王與諸 王進征,至蒲甘,喪師七千餘,緬始平,乃定歲貢方物。

成宗大德元年封緬王及其世子[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元年二月,封的立普哇拿阿 迪提牙為緬國王,且詔之曰:『我國家自祖宗肇造以 來,萬邦黎獻莫不畏威懷德。嚮先朝臨御之日,爾國 使人稟命入覲,詔允其請,爾乃遽食前言,是以我帥 閫之臣加兵於彼。比者爾遣子信合八的奉表來朝, 宜示含弘,特加恩渥。今封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為 緬國王,賜之銀印,子信合八的為緬國世子,錫以虎 符。仍戒飭雲南等處邊將,毋擅興兵甲,爾國官民,各 宜安業』。」又賜緬王弟撒邦巴一珠虎符,酋領阿散三 珠虎符,從者金符及金幣遣之。按《緬國本傳》:「大德 元年二月,以緬王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嘗遣其子 信合八的奉表入朝,請歲輸銀二千五」百兩、帛千匹, 馴象二十,糧萬石。詔封「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為緬 王,賜銀印。子信合八的為緬國世子,賜以虎符。 大德三年,緬國遣其世子入謝,命間歲貢象,賜衣遣 還。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三年三月「癸巳,緬國世子信 合八的奉表來謝,賜衣遣還」按《緬國本傳》:「大德三 年三月,緬復遣其世子奉表入謝,自陳部民為金齒 殺掠,率皆貧乏,以致上供金幣不能如期輸納。帝憫 之,止命間歲貢象,仍賜衣遣還。」

大德四年,緬酋為其下所殺,立其子窟麻剌哥撒八 為王。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四年四月,「緬國遣使進白象。 七月,阿散哥也弟者蘇等九十一人各奉方物來朝, 詔命餘人留安慶,遣者蘇來上都。八月,阿散吉牙等 昆弟赴闕,自言殺主之罪,罷征緬兵」按《緬國本傳》: 「大德四年四月,遣使進白象。五月,的立普哇拿阿迪 提牙為其弟阿散哥也等所殺,其子窟麻剌哥撒八 逃」詣京師,令忙完禿魯迷失率師往問其罪。蠻賊與 八百媳婦國通,其勢張甚。忙完禿魯迷失請益兵,又 命薛超兀而等將兵萬二千人征之,仍令諸王闊闊 節制其軍。六月,詔立窟麻剌哥撒八為王,賜以銀印。 秋七月,緬賊阿撒哥也弟者蘇等九十一人各奉方 物入朝,命餘人置《中慶》,遣者蘇等來上都。八月,緬國 阿散吉牙等昆弟赴闕,自言殺主之罪,罷征緬兵。 大德五年,雲南參知政事高慶等以受緬人賂,班師, 伏誅。是年,緬遣人入貢。

按《元史成宗本紀》:「大德五年六月,緬王遣使獻馴象。」 九十月,緬王遣使入貢。按《緬國本傳》:「大德五年九 月,雲南參知政事高慶、宣撫使察罕不花伏誅。初,慶 等從薛超兀而圍緬兩月,城中薪食俱盡,勢將出降。 慶等受其重賂,以炎暑瘴疫為辭,輒引兵還,故誅之。 十月,緬遣使入貢。」

馬八兒部彙考[编辑]

世祖至元 年馬八兒遣使朝貢[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馬八兒本傳:「海外諸蕃 國,惟馬八兒與俱藍足以綱領諸國,而俱藍又為馬 八兒後障,自泉州至其國約十萬里。其國至阿不合 大王城,水路得便風,約十五日可到,比餘國最大。至 元間,行中書省左丞唆都等奉璽書十通,招諭諸蕃。 未幾,占城、馬八兒俱奉表稱藩。」

至元二十年,馬八兒遣使入朝。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馬八兒本傳:「至元二十 年。馬八兒國遣僧撮及班入朝。五月將至上京。帝即 遣使迓諸途。」

至元二十一年正月己卯,馬八兒國遣使貢珍珠異 寶縑段。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二十三年,馬八兒遣使來貢。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三年春正月,馬八兒國遣使進銅盾。按《馬八兒本傳》:至元二十三年,「海外 諸蕃國以楊庭璧奉詔招諭,至是皆來降。諸國凡十: 曰馬八兒,曰須門那,曰僧急里,曰南無力,曰馬蘭丹, 曰那旺,曰丁呵兒,曰來來,曰急蘭亦䚟,曰蘇木都剌, 皆遣使貢方物。」

三嶼部彙考[编辑]

世祖至元三十年將遣人招諭三嶼國不果[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三嶼本傳:三嶼國近琉 球。至元三十年,命選人招誘之。平章政事伯顏等言: 「臣等與識者議,此國之民不及二百戶,時有至泉州 為商賈者。去年入琉球,軍船過其國,國人餉以糧食, 館我將校,無他志也。乞不遣使。」帝從之。

蘇祿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 年蘇祿發兵征浡泥大獲以闍婆援兵至乃還[编辑]

按《明外史蘇祿傳》:「蘇祿地近浡泥、闍婆,洪武初,發兵 侵浡泥,大獲,以闍婆援兵至,乃還。」

成祖永樂十五年蘇祿國東王西王俱率其家屬數百人朝貢皆封國王賜印誥[编辑]

按《明外史蘇祿傳》:「永樂十五年,其國東王巴都葛叭 哈剌,西王麻哈剌叱葛剌麻丁峒王妻叭都葛巴剌 卜,並率其家屬頭目凡三百四十餘人,浮海朝貢,進 金鏤表文,獻珍珠寶石、玳瑁諸物,禮之若滿剌加。尋 並封為國王,賜印誥、襲衣、冠帶及鞍馬儀仗器物,其 從者賜冠帶有差。居二十七日,二王辭歸,各賜玉帶」 一、黃金百、白金二千、羅錦文綺二百、帛三百、鈔萬錠、 錢二千緡、金繡蟒龍麒麟衣各一。《東王》次德州,卒於 館,帝遣官賜祭,命有司營葬,勒碑墓道,諡曰恭定。留 妻妾、傔從十人守墓,俟畢三年喪遣歸。乃使使齎敕 諭其長子都馬含曰:「爾父知尊中國,躬率家屬陪臣, 遠涉海道,萬里來朝。朕眷其誠悃,已錫王封,優加賜 賚,遣官護歸。舟次德州,遭疾隕沒。朕聞之深為哀悼, 已葬祭如禮。爾以嫡長為國人所屬,宜即繼承,用綏 藩服。今特封爾為『蘇祿國東王,爾尚益篤忠貞,敬承 天道,以副眷懷,以繼爾父之志欽哉』。」

按《明會典》:「蘇祿國,永樂間賜國王紗帽、金鑲玉帶、鈒 花、金帶、金蟒龍等衣服、金銀錢鈔、珍珠錦紵絲、羅器、 鋪陳等物,王妃冠服、銀錢鈔、紵絲等物,王男女親戚 頭目、使女冠帶、衣服諸物各有差。貨物例給價,免抽 分。國王來朝,筵宴一次,經過府衛茶飯管待,回還亦 如之。」

按《明一統志》:「蘇祿國山涂田瘠,間植粟麥,民食沙糊、 魚、蝦、螺、蛤。氣候半熱,俗鄙薄。男女短髮,纏皂縵,繫小 印布。煮海為鹽,釀蔗為酒,織竹布為業。」石崎山國以 此山為保障。土產竹、布、蔗、玳瑁、真珠,色青白而圓,有 至徑寸者。

永樂十八年,蘇祿西王入貢。

按《明外史蘇祿傳》:「永樂十八年,西王遣使入貢。 永樂十九年,蘇祿東王母遣王叔入貢。」

按《明外史蘇祿傳》:「永樂十九年,東王母遣王叔叭都 加蘇哩來朝,所貢大珠一,其重七兩有奇。」

永樂二十一年,《蘇祿》東王妃還國。

按《明外史蘇祿傳》:「永樂二十一年,東王妃還國,厚賜 遣之。」

永樂二十二年,蘇祿入貢。

按:《明外史蘇祿傳》:「永樂二十二年入貢,自後不復至。」

神宗萬曆 年佛郎機攻蘇祿不能下[编辑]

按《明外史蘇祿傳》:「萬曆時,佛郎機屢攻之,城據山險, 迄不能下。其國於古無所考,地瘠,寡粟麥,民率食魚 蝦,煮海為鹽,釀蔗為酒,織竹為布。氣候常熱,有珠池, 夜望之,光浮水面。土人以珠與華人市易,大者利數 十倍。商舶將返,輒留數人為質,冀其再來。」其旁近國 名高藥,出玳瑁。

呂宋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五年呂宋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呂宋傳》:「呂宋居南海中,去漳州甚近。洪武 五年正月,使使偕瑣里諸國來貢。」

按《明會典》:「洪武五年,賜國王織金彩段紗羅,使臣并 從人俱與瑣里國同。」

====成祖永樂三年十月遣官撫諭呂宋呂宋隨遣使入貢====按《明外史呂宋傳》:「永樂三年十月,遣官齎詔撫諭其 國。」

按:《明會典》:「永樂三年,呂宋遣使入貢。」

按《明一統志》:「呂宋,前代無考。本朝永樂三年,王遣其 臣隔察老來朝,并貢方物。土產黃金。」

永樂八年。呂宋與馮嘉、施蘭入貢。自後久不至 按《明外史呂宋傳》云云。

神宗萬曆四年呂宋助討逆賊有功來貢貢道由福建[编辑]

按《明外史呂宋傳》:「萬曆四年,官軍追海寇林道乾至 其國,國人助討有功,復朝貢。」

按《明會典》:「呂宋貢道由福建。萬曆四年以助討逆賊, 正賞外加賜如朝鮮國送回人口例。」

萬曆 年,佛郎機賈人襲呂宋,殺其王而據其國。 按《明外史呂宋傳》:「時佛郎機強,與呂宋互市。久之,見 其國弱可取,乃奉厚賄遺王,乞地如牛皮大,建屋以 居。王不虞其詐而許之。其人乃裂牛皮聯屬至數百 丈,圍呂宋地,乞如約。王大駭然業已許諾,無可奈何, 遂聽之,而稍徵其稅如國法。其人既得地,即營室築 城,列」火器,設守禦具,為窺伺計。已竟乘其無備,襲殺 其王,逐其人民,而據其國,名仍「呂宋」,實佛郎機也。先 是,閩人以其地近且饒富,商販者至數萬人,往往久 居不返。至長子孫,《佛郎機》既奪其國,其王遣一酋來 鎮,慮華人為變,多逐之歸,留者悉被其侵辱。

萬曆二十一年,華人潘和五刺呂宋酋長,收金寶而 歸,失路之安南。後以酋子聞於朝,和五留安南,終不 返。

按:《明外史呂宋傳》:「萬曆二十一年八月,酋郎雷敝裏 系」侵美洛居,役華人二百五十助戰。有潘和五者, 為其哨官。蠻人日酣臥,而令華人操舟稍怠,輒鞭打, 有至死者。和五曰:「叛死,箠死,等死耳,否亦且戰死。曷 若刺殺此酋以救死,勝則揚帆歸,不勝而見縛,死未 晚也。」眾然之,乃夜刺殺其酋,持酋首大呼。諸蠻驚起, 不知所為,悉被刃,或落水死。和五等盡取其金寶甲 仗,駕舟以歸。失路之安南,為其國人所掠,惟郭惟太 等三十二人附他舟獲返。時酋子郎雷《貓吝》駐朔霧, 聞之,率眾馳至,遣僧陳父冕,乞「還其戰艦金寶,戮仇 人以償父命。」巡撫許孚遠聞於朝,檄兩廣督撫以禮 遣僧置惟太於理和五,竟留安南不敢返。初,酋之被 戮也,其部下居呂宋者,盡逐華人於城外,毀其廬。及 貓吝歸,即令城外築室以居。會有傳日本來寇者,貓 吝懼交通為患,復議驅逐。而孚遠適遣人招還,蠻乃 給行糧遣之。然華商嗜利,趨死不顧,久之復成聚。其 時礦稅使者四出,奸宄蜂起言利有閻應龍、張嶷者, 言「呂宋機易山素產金銀,採之歲可得金十萬兩,銀 三十萬兩。」

「萬曆二十六年,呂宋國徑抵濠鏡澳,臺司官議逐之。 按《廣東通志》」:「呂宋國例由福建貢市,萬曆二十六年 八月初五日,徑抵濠鏡澳,住舶索請開貢。兩臺司道 咸謂其越境違例,議逐之。諸澳彝亦謹守澳門,不得 入。九月,移泊虎跳門,言候丈量。越十月,又使人言已 至甲子門,舟破趨還,遂就虎跳門徑結屋群居不去。」 海道副使章邦翰飭兵嚴諭,焚其聚次;九月,始還東 洋。或曰:「此閩廣商誘之使來也。」

萬曆三十年,以張嶷言「呂宋《機易山》金銀礦可開」,命 海澄丞王時和偕嶷往勘之。

按《明外史呂宋傳》:有閻應龍、張嶷者,言:呂宋機易山 素產金銀,採之歲可得金十萬兩,銀三十萬兩。萬曆 三十年七月,詣闕奏聞,帝即納之。命下,舉朝駭異。都 御史溫純疏言:「近中外諸臣,爭言礦稅之害,天聽彌 高。今雲南李鳳至汙辱婦女六十六人,私運財賄至 三十巨舟,三百大扛,勢必見戮於積怒之眾,何如?及 今撤之,猶不失威福操縱之柄。緬酋以寶井故,提兵 十萬將犯內地,西南之蠻岌岌可憂;而閩中姦徒又 以機易山事見告矣。」此其妄言,真如戲劇,不意皇上 之聰明而誤聽之!臣等驚魂搖曳,寢食不寧。異時變 興禍起,費國家之財不知幾百萬;倘或剪滅不早,其 患又不止費財矣。臣聞海澄市舶高「寀已歲徵三萬 金,決不遺餘力而讓利;即機易越,在海外亦決無遍 地金銀任人採取之理,安所得金十萬、銀三十萬以 實其言?不過假借朝命,闌出禁物,勾引諸番以逞其 不軌之謀;豈止煩擾公私,貽害海澄一邑而已哉!昔 年倭患,正緣姦民下海私通大姓,設計勒價,致倭賊 憤恨,稱兵犯順。今以朝命行之,害當彌大。及乎兵連 禍結諸姦,且效汪直、曾一本輩故智,負海稱王,擁兵 列寨,近可以規重利,遠不失為尉佗,於諸亡命之計 得矣,如國家大患何?乞急寘於理,用消禍本。」言官金 忠士、曹于汴、朱吾弼等亦連章力爭,皆不聽。事下福 建,守臣持不欲行,而迫於朝命。乃遣海澄丞王時和、 百戶于一成偕嶷往勘,呂宋人聞之大駭。華人流寓 者謂之曰:「天朝無他意,特姦徒橫生事端。今遣使者按驗,俾姦徒自窮,便於還報耳。」其酋意稍解,命諸僧 散花道旁,若敬朝使,而盛陳兵衛迓之。時和等入,酋 為置宴,問曰:「天朝欲遣人開山,山各有主,安得開?譬 中華有山,可容我國開耶?且言樹生金豆」,是何樹所 生?時和不能對,數視嶷,嶷曰:「此地皆金,何必問豆所 自?」其上下皆大笑,留嶷欲殺之,諸華人共解,乃獲釋 歸。時和還任,即病悸死。守臣以聞,請治嶷妄言罪,事 已止矣。而呂宋人終自疑,謂天朝將襲取其國,諸流 寓者為內應,潛謀殺之。明年聲言發兵侵旁國,厚價 市鐵器。華人貪利,盡出而鬻之,於是家無寸鐵。酋乃 下令,錄華人姓名,分三百人為一院,入即殲之。事稍 露,華人乃群走菜園。酋發兵攻,眾無兵仗,死無算,奔 大崙山。蠻人復來攻,眾殊死鬥,蠻兵少挫。酋旋悔,遣 使議和。眾疑其偽,撲殺之。酋大怒,斂眾入城,設伏城 旁。眾饑甚,悉下山攻城。伏發,眾大敗,先後死者二萬 五千人。酋尋出,令諸所掠華人貲,悉封識貯庫。移書 閩中守臣,言「華人將謀亂,不得已先之。請令死者家 屬往取其孥與帑。」巡撫徐學聚等亟告變於朝。帝驚 悼,下法司議《姦徒》罪。

萬曆三十二年,梟張嶷首示海上,移檄呂宋,數以「擅 殺商民」之罪,令送死者妻子以歸。

按《明外史呂宋傳》:萬曆三十二年十二月,議上帝曰: 「嶷等欺誑朝廷,生釁海外,致二萬商民盡膏鋒刃,損 威辱國,死有餘辜,即梟首傳示海上。呂宋酋擅殺商 民,撫按官議罪以聞。」學聚等乃移檄呂宋,數以擅殺 罪,令送死者妻子歸,竟不能討也。其後華人復稍稍 往,而蠻人利中國互易,亦不拒。久之,復成聚。時佛郎 機已併滿剌加,益以呂宋,勢愈強,橫行海外,遂據廣 東香山澳,築城以居,與民互市,而患復中於粵矣。 按《坤輿圖說》,「廣州之東南為呂宋,其地產鷹。鷹王飛 則眾鷹從之,或得禽獸,俟鷹王先取其睛,然後群鷹 方啖其肉。又有一樹,百獸不得近,一過其下即斃矣。」

覽邦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九年覽邦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覽邦傳》:「覽邦在西南海中。洪武九年,其王 昔里馬哈剌札的剌札遣使奉表來貢,詔賜其王織 金文綺、紗羅,使者宴賜如制。」

成祖永樂 年覽邦附鄰國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覽邦傳》:「永樂宣德中,嘗附鄰國朝貢。其地 多砂礫,麻麥之外無他種,商賈鮮至。山坦迤無峰巒, 水亦淺濁。俗好佛,勤賽祀。厥貢孔雀、馬、檀香、降香、胡 椒、蘇木,交易用錢。」

淡巴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十年淡巴國王佛喝思羅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淡巴傳》:「淡巴亦西南海中國。洪武十年,其 王佛喝思羅使使上表,貢方物,賜賚有差。其國石城 瓦屋,土乘輿,官跨馬,有中國威儀。土衍水清,草木暢 茂,畜產甚夥,男女勤於耕織,市有貿易,野無寇盜,稱 樂土焉。厥貢苾布、兜羅、綿被、沉香、速香、檀香、胡椒。」 按《明會典》:「淡巴國,洪武十年,賜國王織金綵緞、紗羅, 使」臣綵緞襲衣等物有差

彭亨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十一年彭亨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彭亨傳》:「彭亨在暹羅之西。洪武十一年,其 王麻哈剌惹荅饒使使齎金葉表,貢番奴六人及方 物,宴賚如禮。」

按《明會典》:「洪武十一年,賜彭亨王、王妃紵絲紗羅共 四十八匹,使臣織金綵緞衣服有差。」

====成祖永樂九年彭亨遣使入貢====按《明外史彭亨傳》:「永樂九年,王巴剌密瑣剌達羅息 泥遣使入貢。」

按《明一統志》:「彭亨,前代無考。本朝永樂中,國王遣其 臣蘇麻固門的里等來朝,并貢方物。田沃穀稍登,男 女椎髻。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其國石崖周匝崎嶇 如柵寨。土產片腦、沉香、花錫、椰子。」

永樂十年,遣中官鄭和使于彭亨。

按:《明外史彭亨傳》云云。

永樂十二年,彭亨入貢。

按:《明外史彭亨傳》云云。

永樂十四年,彭亨與古里、瓜哇同入貢。

按《明外史彭亨傳》:「永樂十四年,與古里、瓜哇諸國偕 貢,復令鄭和報之。其國土田沃,氣候常溫,米粟饒足。 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上下親狎,無寇賊。然惑於鬼 神,刻香木為像,殺人祭賽,以禳災祈福。所貢有象牙、 片腦、乳香、速香、檀香、胡椒、蘇木之屬。」

百花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十一年百花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百花傳》:「百花居西南海中。洪武十一年,其 王剌丁剌者望沙遣使奉金葉表,貢白鹿、紅猴、龜筒、 玳瑁、孔雀、鸚鵡、哇哇倒掛鳥及胡椒、香、蠟諸物。詔賜 王及使者綺幣、襲衣有差。國中氣候恆燠,無霜雪,多 奇花異卉,故名百花。民富饒,尚釋教。」

按《明會典》:「百花國,洪武十一年,賜王及使者織金綵 緞、紗羅衣服有差。」

按《明一統志》:「百花國,前代無考。本朝洪武十一年,國 王剌丁剌者望沙亦遣其臣八智亞壇等來朝,并貢 方物。土產紅猴、龜筒、玳瑁、孔雀、倒掛胡椒。」

剌泥部彙考附夏剌比 奇剌泥 窟察泥 捨剌齊 彭加那 八可意 烏沙剌踢 坎巴 阿哇 打回[编辑]

成祖永樂元年剌泥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剌泥傳》:「剌泥,永樂元年,其國中回回哈只 馬哈沒奇剌泥等來朝,貢方物,因㩦胡椒與民市。有 司請徵其稅,帝曰:『徵稅以抑逐末之民,豈以為利?今 遠人慕義來,乃取其貨,所得幾何,而虧損國體多矣。 其已之。剌泥而外有數國,曰夏剌比,曰奇剌泥,曰窟 察泥,曰捨剌齊,曰彭加那,曰八可意,曰烏沙剌踢,曰』」 坎巴,曰呵哇,曰「打回。」永樂中,嘗遣使朝貢,而其國之 風土物產無可稽云。

蘇吉丹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三年蘇吉丹國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蘇吉丹傳》:「蘇吉丹,瓜哇屬國,後訛為思吉 港。國在山中,止數聚落,酋居吉力石。其水潏,舟不可 泊,商船但往饒洞。其地平衍,國人皆就此貿易。其與 國有思魯瓦及豬蠻,豬蠻多盜,華人鮮至。」

碟里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三年碟里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碟里傳》:「碟里近瓜哇,永樂三年,遣使附其 使臣來貢。其地尚釋教,俗淳少訟,物產甚薄。」

按:《明一統志》:「本朝永樂三年,碟里國王遣其臣馬黑 木等來朝,并貢方物。土產蘇木、烏木。」

日羅夏治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三年日羅夏治國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日羅夏治傳》:「日羅夏治近瓜哇。永樂三年, 遣使附其使臣入貢。國小,知種藝,無盜賊,亦尚釋教, 所產止蘇木、胡椒。」

按《明一統志》:「日羅夏治國,前代無考。本朝永樂三年, 國王遣其臣文那打時鎮等來朝,並貢方物

合貓里部彙考貓里務[编辑]

成祖永樂三年合貓里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合貓里傳》:「合貓里,海中小國也。土瘠多山, 山外大海,饒魚蟲,人知耕稼。永樂三年九月,遣使附 瓜哇使臣朝貢。其國又名貓里務,近呂宋,商舶往來, 漸成富壤。華人入其國,不敢欺陵,市法最平。故華人 為之語曰:『若要富,須往貓里務』。」有網巾礁老者最兇 悍,海上行劫,舟若飄風,遇之無免者。然恃惡,商舶不 至其地;偶有至者,待之甚善。貓里務後遭盜掠,人多 死傷,地亦貧困。商人慮為《礁老》所劫,鮮有赴者。

古里班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三年古里班卒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古里班卒傳》:「古里班卒,永樂中嘗入貢。其 國土瘠穀少,物產亦薄,氣候不齊,夏多雨,雨即寒。」 按《明一統志》,「古里班卒,前代無考。本朝永樂三年,國 王遣其臣馬的等來朝,并貢方物。田瘠,穀不登,氣候 不齊,夏則多雨多寒,風俗質,男女被短髮,假錦纏頭, 紅油布繫身。」

南巫里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三年遣使至南巫里[编辑]

按:《明外史南巫里傳》:「南巫里在西南海中,永樂三年, 使使齎璽書綵幣撫諭其國。」

永樂六年,復遣中官鄭和使南巫里。

按:《明外史南巫里傳》:「永樂六年,鄭和復往使其國。 永樂九年,南巫里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南巫里傳》:「永樂九年,其王遣使貢方物,與 急蘭丹、加異勒諸國偕來。命禮官宴賜。辭還,賜其王 金織文綺、金繡龍衣、銷金幃幔及繖蓋諸物,使者復 宴賜遣之。」

永樂十四年,南巫里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南巫里傳》:「永樂十四年再貢,命鄭和與其 使偕行,後不復至。」

麻葉甕部彙考附葛卜 速兒米囊[编辑]

成祖永樂三年遣使招諭麻葉甕[编辑]

按《明外史麻葉甕傳》:「麻葉甕在西南海中。永樂三年 十月,遣使齎璽書賜物,招諭其國。其酋長迄不朝貢。 自占城靈山放舟,順風十晝夜至交欄山,其西南即 麻葉甕山,峻地平,田膏腴,收穫倍他國。煮海為鹽,釀 蔗為酒。男女椎結,衣長衫,圍之以布。俗尚節義,婦喪 夫,剺面剃髮,絕粒七日,與屍同寢,多致死。七日不死」, 親戚勸以飲食,終身不再嫁,或於焚屍日,亦赴火自 焚。產玳瑁、木綿、黃蠟、檳榔、花布之屬。交欄山甚高廣, 饒竹木。元史弼、高興伐瓜哇,遭風至此山下,舟多壞, 乃登山伐木重造,遂破瓜哇。其病卒百餘,留養不歸, 後益蕃衍,故其地多華人。又有葛卜、又速兒、米囊二 國,亦永樂三年遣使持璽書賜物招諭竟不至。

馮嘉施蘭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四年馮嘉施蘭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馮嘉施蘭傳》:「馮嘉施蘭,亦東洋中小國。永 樂四年八月,其酋嘉馬銀等來朝,貢方物,賜鈔幣有 差。」

永樂六年,馮嘉《施蘭》酋率其屬來朝。

按《明外史馮嘉施蘭傳》:「永樂六年四月,其酋玳瑁、里 欲二人,各率其屬朝貢,賜二人鈔各百錠,文綺六表 裏,其從者亦有賜。」

永樂八年,馮嘉、《施蘭》復來貢。

按:《明外史馮嘉施蘭傳》云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