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0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六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六卷目錄

 溜山部彙考附牒幹 比剌 孫剌

  明成祖永樂二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一則 天順一則

 底里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南渤利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麻林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二則

 沙里灣泥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火剌札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剌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宣宗宣德一則

 木骨都束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二則 宣宗宣德一則

 不剌哇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二則 宣宗宣德一則

 古麻剌朗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二則

 失剌比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千里達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祖法兒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二則 宣宗宣德一則 英宗正統一則

 竹步部彙考

  明成祖永樂一則

 白葛達部彙考附黑葛達

  明宣宗宣德一則

 巴喇西部彙考

  明武宗正德一則

 佛郎機部彙考

  明武宗正德三則 世宗嘉靖五則 神宗萬曆二則 熹宗天啟一則

 和蘭部彙考紅毛

  明神宗萬曆一則 熹宗天啟二則 愍帝崇禎二則

皇清順治三則 康熙五則

 美洛居部彙考附沙瑤 吶嗶嘽

  明神宗萬曆一則

 丁機宜部彙考

  明總一則

邊裔典第一百六卷

溜山部彙考附牒幹 比剌 孫剌[编辑]

成祖永樂十年遣中官鄭和往賜溜山[编辑]

按《明外史溜山傳》:「溜山自錫蘭山別羅里南去,順風 七晝夜可至。自蘇門荅剌過小帽山西南行十晝夜 可至。」永樂十年,鄭和往賜其國。

永樂十四年,溜山王遣使來貢。

按《明外史溜山傳》:「永樂十四年,其王亦速福遣使來 貢。自後三貢,並與忽魯謨斯諸國偕。」

按《瀛涯勝覽》:「溜山、牒幹,四面濱海,僅如洲渚,小國也。 曰牒幹,無城郭,依山聚居,西距海中有石門如城闕, 有八大池,皆以溜名,亦通舟楫。餘小溜無慮三千數, 所謂弱水三千者是已。人皆巢居穴處,不識菽麥而 啖魚蝦。無衣服,以葉蔽前後隂。舟行遇風,一失入溜, 則水弱而沒溺,故舟人謹防之。」牒幹國皆回回,風俗 淳厚,動遵教門,業漁。好種椰樹。男膚微黑白,纏首下 縈帨。婦人短衫,下亦縈帨。大帨蔽面目。婚喪禮遵教 門行。氣候常熱如夏,土瘠米少無麥。市用銀錢。厥產 降真香,椰皮結繩,可貫板成舟,瀝青塗之,堅如鐵釘。 龍涎香然之香,清直與銀同。海𧴩采而鬻於暹羅、葛 剌,用與錢同。鮫魚臠可鬻於鄰國,曰「溜魚。」織絲帨,甚 精緻。又織金帨,男可縈首,牛羊雞鴨俱有。

宣宗宣德五年太監鄭和復使溜山國[编辑]

按《明外史溜山傳》:「宣德五年,鄭和復使其國,後竟不 至。其山居海中,有三石門,並可通舟。無城郭,倚山聚 居,氣候常熱,土薄穀少,無麥,土人皆捕魚暴乾以充 食。王及群下盡回回人,婚喪諸禮,多類忽魯謨斯。山 下有八溜,各有名。或言外更有三千溜舟,或失風入 其處,即有沈溺之患。又有國曰比剌,曰孫剌。永樂十」 年遣鄭和齎敕往賜其國。二國以去中國絕遠,貢使 竟不至。

英宗正統十年溜山國入貢[编辑]

按《廣東通志》:「正統十年,溜山國王遣使耶巴剌謨的 里啞等貢獻方物,來朝。」

====天順三年溜山國遣使來朝====按《廣東通志》:「天順三年,溜山王葛力生夏剌昔利把 交剌惹復遣使來貢。」

底里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年遣使撫諭底里賜金幣諸物[编辑]

按《明外史底里傳》:「永樂十年,遣使奉璽書撫諭其王 馬哈木,賜絨錦、金織文綺、綵帛諸物。其地與沼納樸 兒近,并賜其王亦不剌金。」

南渤利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年南渤利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南渤利傳》:「南渤利在蘇門荅剌西,順風三 日夜可至。王及居民皆回回人,僅千餘家。俗樸實,地 少穀,人多食魚蝦。西北海中有山甚高大,曰帽山,其 西復大海,名那沒黎洋,西來洋船,俱望此山為準。近 山淺水內生珊瑚樹,高者三尺許。永樂十年,其王馬 哈麻沙遣使附蘇門荅剌使入貢,賜其使襲衣,賜王」 印誥,錦綺、羅、紗、綵幣,遣鄭和撫諭其國。終成祖時,比 年入貢。其王子《沙者罕》亦遣使入貢。

宣宗宣德五年中官鄭和奉使南渤利國[编辑]

按:《明外史南渤利傳》:「宣德五年,鄭和遍賜諸國,南渤 利亦與焉。」

按《明會典》:南孛里貢使下程十日,每五人,羊鵝雞各 一隻,酒十瓶,米五斗,麪十六斤,果子四色,蔬菜廚料。 按馬觀《瀛涯勝覽》:「南渤里國際海,東距黎伐國,西北 距海,南連大山,山南際海,僅千餘家,皆回回人也。風 俗樸實。王居類樓,高四丈,周圍板蔽,亦嚴整幽潔。下 則無壁,牧放牛羊之類。民居與荅剌同,市用銅錢。厥」 產牛、羊、雞、鴨、粟粒少,蔬果豐,魚蝦降真香甚妙,曰蓮 花降真,有犀牛。西北大海中有平頂巨山,半日可至; 曰「帽山海」,乃西洋也,曰那沒黎,舶皆以此山為指南。 山下淺水有樹,乃珊瑚也,大者高二三尺,分枝婆娑 可愛,根可為帽珠器皿。依山有居人二三十家,人各 稱王,有問其為誰,曰:「阿孤楂我」,蓋王號也。問者輒以 是對,殊可駭笑。隸浡里國自蘇門荅剌國舟行三晝 夜可至。

麻林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三年麻林遣使貢麒麟[编辑]

按《明外史麻林傳》:「麻林去中國絕遠,永樂十三年,遣 使貢麒麟。將至,禮部尚書呂震請表賀,帝曰:『往儒臣 進《五經四書大全》,請上表,朕許之,以此書有益於治 也。麟之有無,何所損益,其已之』。已而麻林與諸蕃使 者以麟及天馬、神鹿諸物進,帝御奉天門受之,百僚 稽首稱賀,帝曰:『此皇考厚德所致,亦賴卿等翊贊,故 遠人畢來。繼自今益宜秉德,迪朕不逮』。」

永樂十四年,麻林入貢方物。

按:《明外史麻林傳》:「永樂十四年,又貢方物。」

沙里灣泥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四年沙里灣泥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沙里灣泥傳》:「沙里灣泥,永樂十四年,遣使 偕彭亨、南巫里等十七國來獻方物,命鄭和齎幣帛 還賜之

火剌札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四年火剌札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火剌札傳》:「火剌札國微弱,四圍皆山,鮮草 木,水流曲折,亦無魚蝦。城僅里許,悉土屋酋所。屋亦 卑陋,俗敬僧。永樂十四年,遣使朝貢,命所經地皆禮 待之。」

剌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四年剌撒國遣人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剌撒傳》:「剌撒自古里順風,二十晝夜可至。 永樂十四年,遣使來貢,命鄭和報之。後凡三貢,皆與 阿丹、不剌哇諸國偕。」

宣宗宣德五年遣鄭和至剌撒國而貢使不至[编辑]

按《明外史剌撒傳》:「宣德五年,和復齎敕往使,其王竟 不復貢。國傍海而居,節候常熱,田瘠少收。然俗淳,喪 葬有禮,有事則禱鬼神。土不生草木,壘石為屋,久旱 不雨。悉與竹步諸國同。所產有乳香、龍涎香、千里駝 之類。」

木骨都束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四年木骨都束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木骨都束傳》:「木骨都束自小葛蘭舟行二 十晝夜可至。永樂十四年,遣使與不剌哇、麻林諸國 奉表朝貢,命鄭和齎敕及幣,偕其使者往報之。後再 入貢,復命和偕行,賜王及妃彩幣。」

永樂二十一年,木骨都束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木骨都束傳》:「永樂二十一年,貢使又至,比 還,其王及妃更有賜。」

宣宗宣德五年復遣鄭和頒詔其國[编辑]

按《明外史木骨都束傳》:「宣德五年,和復頒詔其國。國 濱海,山連地曠,然磽瘠少收,歲常旱,或數年不雨。俗 頑嚚,時操兵習射,皆壘石為屋,及用魚腊飼牛羊馬 駝,咸如忽魯謨斯,亦以不產草木之故。」

不剌哇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四年不剌哇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不剌哇傳》:「不剌哇與木骨都束接壤,自錫 蘭山別羅里南行二十一晝夜可至。永樂十四年入 貢。」

永樂二十一年,不剌哇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不剌哇傳》:「永樂十四年至二十一年,凡四 入貢,並與木骨都束偕鄭和亦兩使其國。」

宣宗宣德五年復遣鄭和至不剌哇國[编辑]

按《明外史不剌哇傳》:「宣德五年,和復往使。其國傍海 而居,地廣斥鹵,少草木,皆壘石為屋。有鹽池,但投樹 枝於中,已而撈起,鹽即凝其上。俗淳,田不可耕,蒜蔥 之外無他種,專捕魚為食。所產有馬哈獸,狀如獐;花 福祿,狀如驢,及犀象、駱駝、沒藥、乳香、龍涎香之類,常 以充貢。」

古麻剌朗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五年古麻剌朗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古麻剌朗傳》:「古麻剌朗,東南海中小國也。 永樂十五年九月,遣中官張謙齎敕撫諭其王幹剌 義亦奔敦,賜之絨錦、紵絲紗羅。」

永樂十八年八月,古麻剌朗國王率其妻子來朝;賜 之印誥、儀仗、金幣以歸。

按《明外史古麻剌朗傳》:「永樂十八年八月,王率妻子 陪臣隨謙來朝,貢方物,禮之如蘇祿國王。王言:『臣愚 無知,雖為國人所推,然未受朝命,幸賜封誥,仍其國 號』。從之。乃賜以印誥、冠帶、儀仗、鞍馬及文綺、金織襲 衣,妃以下並有賜。明年正月辭還,復賜金銀錢、文綺、 紗羅、綵帛、金織襲衣、麒麟衣,妃以下賜有差。王還,至」 福建,遘疾卒。遣禮部主事楊善諭祭,諡曰「康靖。」有司 治墳,葬以王禮,命其子剌苾嗣為王,率眾歸,賜鈔幣。 按《明會典》:古麻剌國在東南海中。永樂十八年,國王 斡剌義亦奔敦率妻子及陪臣來朝,貢方物,請封給印誥,仍其舊號。行至福州卒。詔諡「康靖」,敕葬閩縣,令 有司歲致祭。

失剌比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六年失剌比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失剌比傳》:「失剌比,永樂十六年遣使朝貢, 賜其使冠帶、金織文綺、襲衣、綵幣、白金有差,其王亦 優賜。」

千里達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六年千里達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千里達傳》:「千里達,永樂十六年遣使來朝, 貢方物,賜其使冠帶、紵絲、紗羅、綵帛及寶鈔。比還,勞 賜其王有加。」

祖法兒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十九年祖法兒國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祖法兒傳》:「祖法兒自古里西北放舟,順風 十晝夜可至。永樂十九年,遣使偕阿丹、剌撒諸國入 貢,命鄭和齎璽書賜物報之。」

永樂二十一年,祖法兒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祖法兒傳》:「永樂二十一年,貢使復至。」

宣宗宣德五年遣鄭和再使祖法兒國其王即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祖法兒傳》:「宣德五年,和再使其國,其王阿 里即遣使朝貢。宣德八年,達京師。」

按《明會典》:「祖法兒國,宣德間,使臣四人,三日下程一 次,羊、鵝、雞各一隻,米三斗,麪十五斤,酒六瓶,果子四 色,燒餅三十箇,蔬菜廚料」

英宗正統元年祖法兒貢使返國賜璽書獎其王[编辑]

按《明外史祖法兒傳》:「正統元年,祖法兒使者還國,賜 璽書獎王。其國東南大海,西北重山,天時常若八九 月,五穀蔬果諸畜咸備,人體頎碩。王及臣民悉奉回 回教,婚喪亦遵其制。多建禮拜寺,遇禮拜日,市絕貿 易,男女長幼皆沐浴更新衣,以薔薇露或沉香油拭 面,焚沉檀、俺八兒諸香土,罏入,立其上以薰衣,然後」 往拜。所過街市,香經時不散。天使至,詔書開讀訖,其 王遍諭國人,盡出乳香、血竭、蘆薈、沒藥、蘇合油、安息 香諸物,與華人交易。乳香乃樹脂,其樹似榆而葉尖 長,土人斫樹,取其脂為香。有駝雞,頸長類鶴,足高三、 四尺,毛色若駝,行亦如之,常以充貢。

按《瀛涯勝覽》:「祖法兒國瀕海依山,東南皆海,西北重 山,自古俚國;西北海行,十晝夜可至。無城郭。人皆崇 回回教,體幹修碩,語言樸實。王纏首以白細布衣,青 花細絲帨,或織金錦袍,穿靴躡屨,乘轎跨馬,前後象 駝,馬隊成行,共吹篳篥鎖捺。民間纏首,長衣靴屨。當 禮拜日,罷市半日,長幼俱沐浴盛服塗容體。或薔薇」 露、或沉水香,薰衣及體。又以爐然沉檀香,然後行禮。 禮既,乃散,香滿街市,半餉乃已。婚喪遵回回教,氣候 常如秋無寒。市用金錢,重二錢,徑一寸五分,文以人 形銅錢,重四分。厥產乳香,乃樹脂也。又有血竭、蘆薈、 沒香、安息香、蘇合油、木鱉子之類,以易中國紵絲磁 器。其米、麥、豆、粟、黍、稷、麻、穀、瓜、茄、牛、羊、馬、騾、貓、犬、雞、鴨 俱有。山駝:雞:匾頸雞,身如鶴,長三四尺,腳二指毛如 駝,行亦如駝,故喚「駝、雞。」駝有單峰者,有雙峰者,人以 騎坐,肉以市鬻。厥貢乳香、駝、雞等物。

竹步部彙考[编辑]

成祖永樂 年竹步遣人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竹步傳》:「竹步亦與木骨都束接境。永樂中, 嘗入貢,其地戶口不繁,風俗頗淳。鄭和遍歷諸蕃,嘗 至其地。地無草木,疊石為居,歲多旱暵,皆與木骨都 束同。所產有獅子、金錢、豹駝雞、龍涎香、乳香、金珀、胡 椒之屬

白葛達部彙考附黑葛達[编辑]

宣宗宣德元年白葛達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白葛達傳》:「白葛達宣德元年遣其臣和者 里一思入貢,其使臣言:遭風破舟,貢物盡失,國主惓 惓忠敬之忱,無由上達,此使臣之罪,惟聖天子恩貸, 賜之冠帶,俾得歸見國主,知陪臣實詣闕廷,庶幾免 責。帝許之,使附鄰國貢舟,還國諭之曰:『倉猝失風,非 人力能制,歸語爾王,朕嘉王之誠不在物也。宴賜悉』」 如禮。及辭歸,帝謂禮官曰:「天時漸寒,海道遼遠,可賜 路費及衣服。」其國土地瘠薄,崇釋教,市易用鐵錢。又 有黑葛達,亦以宣德時來貢。國小民貧,尚佛畏刑。多 牛羊,亦以鐵鑄錢。

按《明會典》:「黑葛達國,宣德間使臣十一人,三日下程 一次,羊一隻,鵝二隻,雞四隻,酒十七瓶,米四斗,麪十 五斤,果子四色,蔬菜、廚料。」

巴喇西部彙考[编辑]

武宗正德六年巴喇西遣使臣沙地白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巴喇西傳》:「巴喇西去中國絕遠。正德六年, 遣使臣沙地白入貢,言其國在南海,始奉王命來朝。 舟行四年有半,遭風飄至西瀾海,舟壞,止存一小艇, 又飄流八日,至得吉零國,居一年。至祕得,居八月。乃 遵陸行,閱二十六日抵暹羅。以情告王,獲賜日給,且 賜婦女四人。居四年。迄今年五月,始附番舶入廣東」, 得達闕下,乃進《金葉表》,貢「祖母綠一,珊瑚樹、琉璃瓶、 玻璃盞各四及瑪瑙珠、胡黑丹諸物。」帝嘉其遠來,賜 賚有加。

佛郎機部彙考[编辑]

武宗正德十三年佛郎機遣人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佛郎機近滿剌加,古不知何國。 永樂時,海外諸邦通中國者以百數,亦未有其名。正 德中,據滿剌加地,逐其王。十三年正月,遣使臣加必 丹末等貢方物,請封,詔給方物之直,遣還。其人久留 不去,剽劫行旅,至掠小兒為食。已而夤緣鎮守中貴, 許入京。武宗南巡,其使火者亞三因江彬侍帝左右」, 帝時學其語以為戲。其「留懷遠驛者,益掠買良民,築 室立寨,為久居計。」

按《廣東通志》:「佛郎機國在瓜哇南,向不通貢。或云古 徐狼鬼國,有東西二洲。其西洲之境,天竺僧憍陳如 遙屬之。」今佛郎機與瓜哇對峙,疑即其地。大約不可 考。正德十三年,佛郎機大舶突入廣州澳口,銃聲如 雷,以進貢請封為名,左布政兼副使吳廷舉聽之。兩 臺議非例,不許。尋退泊東莞南頭,徑造屋樹柵,恃火 銃以自固,數掠十歲以下小兒烹食之,率一口金錢 百文,惡少緣以為市廣人咸惴惴,莫必其命。

正德十五年,御史丘道隆疏請詰佛郎機「據《滿剌加 地》」之罪。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正德十五年十二月,御史丘道 隆言,滿剌加乃敕封之國,而佛郎機敢并之,且啗我 以利,邀來封貢,決不可許。宜卻其使臣,明示順逆,令 還滿剌加疆土,方許朝貢。倘執迷不悛,必檄告諸蕃, 聲罪致討。」御史何鰲言:「佛郎機最凶狡,兵械較諸蕃 獨精。前歲駕大舶突入廣東會城,砲聲殷地,留驛者 違制交通,入都者桀驁爭長。今聽其往來貿易,勢必 爭鬥殺傷,南方之禍,殆無紀極。祖宗朝貢有定期,海 防有常制,故來者不多。近因布政吳廷舉謂缺上供 香物,不問何年,來即取貨,致番舶不絕於海澨,蠻人 雜遝於州城。禁防既疏,水道益熟,此《佛郎機》所以乘 機突至也。乞悉驅在澳番舶及番人」潛居者,禁私通, 嚴守備,庶一方獲安。疏下禮部,言:「道隆先宰順德,鰲 即順德人,故深晰利害。宜俟滿剌加使臣至,廷詰佛 郎機侵奪鄰邦、擾亂內地之罪,奏請處置。其他悉如 御史言。」報可。亞三侍帝驕甚,從駕入都,居會同館,見 提督主事梁焯不屈膝。焯怒撻之。彬大詬曰:「彼嘗與 天子嬉戲,肯跪汝小」官邪。

正德十六年,佛郎機使者亞三伏誅,詔絕其朝貢。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正德十六年,武宗崩,亞三下吏, 自言本華人,為蕃所使,乃伏法,絕其朝貢。其年七月, 又以接濟朝使為詞,攜土物求市,守臣請抽分如故 事,詔復拒之。其將別都盧既以巨砲利兵肆掠滿剌 加諸國,橫行海上,復率其屬疏世利等,駕五舟,擊破巴《西國》。」

世宗嘉靖二年佛郎機寇新會之西草灣官軍擊敗之得其佛郎機砲[编辑]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嘉靖二年,遂寇新會之西草灣。 指揮柯榮、百戶王應恩禦之,轉戰至稍州,向化人潘 丁苟先登,眾齊進,生擒別都盧疏世利等四十二人, 斬首三十五級,獲其二舟。餘賊復率三舟接戰,應恩 陣亡,賊亦敗遁。官軍得其砲,即名為佛郎機。副使汪 鋐進之朝。」

嘉靖九年,右都御史汪鋐奏請以佛郎機用之塞上 墩臺。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嘉靖九年秋,鋐累官右都御史, 上言,今塞外墩臺城堡未嘗不設,乃寇來輒遭蹂躪 者,蓋墩臺止瞭望城堡,又無制遠之具,此所以往往 受困也。當用臣所進佛郎機,其小止二十斤以下,遠 可六百步者則用之。墩臺,每墩用其一,以三人守之; 其大至七十斤以上,遠可五六里者則用之。城堡,每 堡用其三,以十人守之。五里一墩,十里一堡,大小相 依,遠近相應,寇將無所容足,可坐收不戰之功。」帝悅, 即從之。火砲之有佛郎機自此始。然將士不善用,迄 莫能制寇也。初,廣東文武官月俸,多以番貨代,至是, 貨至者寡,有議復許佛郎機通市者。給事中王希文 力爭,乃定令諸番貢不以時,及勘合差失者,悉行禁 止,由是番舶幾絕。巡撫林富上言:「粵中公私諸費,多 資商稅,番舶不至,則公私皆窘。今許佛郎機互市,有 四利焉:祖宗時,諸番常貢外,原有抽分之法,稍取其 餘,足供御用,利一;兩粵比歲用兵,庫藏耗竭,藉以充 軍餉、備不虞,利二;粵西素即給粵東,小有徵發,即措 辦不前。若番舶流通,則上下交濟,利三:小民以懋遷 為生,持一錢之貨,即得展轉販易,衣食其中;利四:助 國裕民,兩有所賴。此因民之利而利之,非開利孔為 民梯禍也。」部議又從之。自是佛郎機得入香山澳為 市,而其徒又越境商於福建,往來不絕。

嘉靖二十六年,佛郎機犯漳州,副使何僑等卻之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嘉靖二十六年,朱紈為巡撫,嚴 禁通番。其人無所獲利,則整眾犯漳州之月港、浯嶼, 副使何喬等禦卻之。」

嘉靖二十八年,佛郎機又犯詔安,巡撫朱紈敗之,擒 其賊首李光頭等斬之。御史劾其專擅,被逮自殺。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嘉靖二十八年,又犯詔安,官軍 迎擊於走馬溪,生擒賊首李光頭等九十六人,餘遁 去。紈用便宜斬之。怨紈者御史陳九德遂劾其專擅。 帝遣給事中杜汝徵往驗,言此滿剌加商人,歲招海 濱無賴之徒,往來鬻販,無僭號流劫事。紈擅自行誅, 誠如御史所劾。」紈遂被逮自殺,蓋不知滿剌加即佛 郎機也。自紈死,海禁復弛,佛郎機遂縱橫海上無所 忌。而其市香山澳壕鏡者,築室建城,雄踞海畔,若一 國然。將吏不肖者,反視為外府矣。壕鏡在香山縣南 虎跳門外。先是暹羅、占城、瓜哇、琉球、浡泥諸國互市, 俱在廣州,設市舶司領之。正德時,移於高州之電白 縣。嘉靖十四年,指揮黃慶納賄,請於上官,移之壕鏡, 歲輸課二萬金,佛郎機遂得混入。「高棟」、「飛甍」,櫛比相 望,閩、粵商人趨之若鶩。久之,其來益眾,諸國人畏而 避之,遂專為所據。

嘉靖四十四年,佛郎機偽稱滿剌加入貢,卻之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嘉靖四十四年,偽稱滿剌加入 貢,已改稱蒲都麗家。守臣以聞,下部議,言必佛郎機 假託,乃卻之。」

神宗萬曆 年佛郎機破呂宋滅之[编辑]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萬曆中,破滅呂宋,盡擅閩粵海 上之利,勢益熾。三十四年,又於隔水青州建寺,高六 七丈,閎敞奇閟,非中國所有。知縣張大猷請毀其高 墉,不果。」

萬曆三十五年,以總督張鳴岡言,設參將壕鏡,調兵 千人,以防佛郎機蕃人。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萬曆三十五年,番禺舉人盧廷 龍會試入都,請盡逐澳中諸蕃,出居浪白外海,還我 壕鏡故地,當事不能用。蕃人既築城,聚海外雜蕃,廣 通貿易,至萬餘人,吏其土者皆畏懼莫敢詰,甚有利 其寶貨,佯禁而陰許之者。總督戴燿在事十三年,養 成其患而不問蕃人,又潛匿倭賊,敵殺官軍。四十二」 年,總督張鳴岡檄蕃人驅倭出海;因上言:「粵之有澳 夷,猶疽之在背也;澳之有倭賊,猶虎之傅翼也。今一 旦驅斥,不費一矢,此聖天子威德所致。惟是倭去而 蕃尚存,有謂宜勦除者,有謂宜移之浪白外洋,就船 貿易者。顧兵難輕動,而《壕鏡》在香山內地,官軍環海 而守,彼日食所需,咸仰於我。一懷異」志,我即制其死 命。若移之外洋,則巨海茫茫,姦宄安詰?制禦安施?似 不如申明約束,內不許一姦闌出,外不許一倭闌入, 無啟釁,無弛防,相安無患之為愈也。部議從之。居三 年,設參將於中路雍陌營,調千人戍之,防禦漸密按《廣東通志》:嘉靖間,北夷吉囊大入,遂如佛郎機制 為銃,頒諸邊鎮。今衝鋒及大戰皆資焉。顧佛郎機敗 後,其商舶由是不能絕。時與壕鏡諸夷赴廣貿易,但 不復如昔時虐燄云。

熹宗天啟元年守臣慮蕃人為患遣監司馮從龍等毀佛郎機所築青州寺[编辑]

按:《明外史佛郎機傳》:「天啟元年,守臣慮其終為患,遣 監司馮從龍等毀其所築青州寺,蕃亦不敢拒。其時 大西洋人來中國,亦居此澳。蓋蕃人本求市易,初無 不軌謀,而中朝疑之過甚,迄不許其朝貢,又無力以 制之,故議者紛然。然終明之世,此蕃故未嘗有變也。 其人長身高鼻,貓睛鷹嘴,拳髮赤鬚,好經商,恃強陵」 轢諸國,無所不往。後又稱「干糸臘國。」所產多犀象珠 貝,衣服華潔,貴者冠,賤者笠,見尊長輒去之。初奉佛 教,後奉天主教。市易但伸指示。數雖累千金,不立約 契,有事指天為誓,不相負。自滅滿剌加、巴西、呂宋三 國,海外諸蕃無敢與之抗者。

按《坤輿圖說》,「以西把尼亞東北為佛郎察,周一萬一 千二百里,分十六道,屬國五十都,城名把理斯,設一 共學,生徒嘗四萬餘,併他方學共七所。又設社院以 教貧士,一切供億,皆王主之。」中古一類斯聖王惡回 回佔如德亞地,興兵伐之,始製大銃。其國在歐邏巴 內,回回遂稱西土人為「佛郎機銃」,亦沿此名。是國之 王,天主特寵,自古迄今,皆賜一神,能以手撫人𤻤瘡, 應手而愈。每歲一日療人,先期齋戒三日,凡患此疾 者,豫集天主殿中。國王舉手撫之,祝曰:「王者撫汝,天 主救汝。」撫百人,百人愈;撫千人,千人愈。其神異如此。 國王元子別有土地供祿食,他國不爾也。國土膏腴, 物力豐富,居民安逸。有山出石,藍色質脆,可鋸為板, 當瓦覆屋。國人性情溫爽,禮貌周全,尚文好學。

和蘭部彙考紅毛[编辑]

神宗萬曆二十九年和蘭國人徑薄香山澳求通貢市[编辑]

按《明外史和蘭傳》:「和蘭又名紅毛蕃,地近佛郎機,古 不知何名。永樂、宣德時,鄭和七下西洋,歷諸蕃數十 國,無所謂和蘭者。其人深目長鼻,鬚眉髮皆赤,足長 尺二寸,頎偉倍常。萬曆中,福建商人歲給引往販大 泥、呂宋及咬𠺕吧者,和蘭人即就諸國轉販,未敢窺 中國也。自佛郎機市香山,據呂宋,和蘭聞而慕之。萬」 曆二十九年,駕大艦,攜巨砲,直薄呂宋。呂宋人力拒 之,則轉薄香山澳。澳中人數詰問,言欲通貢市,不敢 為寇。當事難之,稅使李道即召其酋入城,與遊處一 月,亦不敢聞於朝,乃遣還。澳中人又慮其登陸,力為 防禦,始引去。海澄人李錦及姦商潘秀、郭震,久居大 泥,與和蘭人習,語及中華事。錦曰:「若欲通貢市,無若 漳州者。漳南有彭湖嶼,去海遠,誠奪而守之,貢市不 難成也。」其酋《麻韋郎》曰:「守臣不許,奈何?」曰:「稅使高寀 嗜錢甚,若厚賄之,彼特疏上聞,天子必報可,守臣敢 抗哉?」酋曰:「善。」錦乃代為大泥國王書,一移寀,一移兵 備副使,一移守將,俾秀、震齎以來。守將陶拱聖大駭, 亟白當事,繫秀於獄,震遂不敢入。初,秀與酋約,「入閩 有成議,當遣舟相聞。」而酋卞急不能待,即駕二大艦 直抵彭湖,時三十二年之七月。汛兵已撤,如入無人 之墟,遂伐木築舍,為久居計。錦亦潛入漳州偵探,詭 言「被獲逃還」,當事已廉知其狀,并繫獄。已而議遣二 人諭其酋還國,許以自贖,且拘震與俱。三人既與酋 成約,不欲自彰其失,第云「我國尚依違未定。」而當事 所遣將校詹獻忠齎檄往諭者,乃多攜幣帛食物,覬 其厚酬。海濱人又潛載貨物往市,酋益觀望不肯去。 當事屢使使諭之,見酋語輒不競,愈為所慢。而寀已 遣心腹周之範詣酋,說以三萬金餽寀,即許貢市。酋 喜,與之盟,已就矣。會總兵施德政令都司沈有容將 兵往諭。有容負膽智,大聲論說。酋心折,乃曰:「我從不 聞此言。」其下人露刃相詰,有容無所懾,盛氣與辨,酋 乃悔悟,令之範還所贈金,止以哆囉嗹、玻璃器及蕃 刀、蕃酒餽寀,乞代奏通市。寀不敢應。而撫按嚴禁姦 民下海,犯者必誅。由是接濟路窮,蕃人無所得食。十 月末,揚帆去。巡撫徐學聚劾秀錦等罪,論死遣戍有 差。然是時佛郎機橫海上,紅毛與爭雄,復泛舟東來, 攻破美洛居國,與佛郎機分地而守。後又侵奪臺灣 地,築室耕田,久留不去。海上姦民闌出貨物與市。已 又出據彭湖,築城設守,漸為求市計。守臣懼禍,說以 毀城遠徙,即許互市,蕃人從之。

按《廣東通志》:「紅毛鬼國,萬曆二十九年冬,二三大舶頓至濠鏡之口。其人衣紅,眉髮連鬚皆赤,足踵及趾 長尺二寸,形壯大倍常似悍。澳夷數詰問,輒譯言不 敢為寇,欲通貢而已。兩臺司道皆訝其無表,謂不宜 開端。時李榷使召其酋入見,游處會城將一月,始遣 還。諸夷在澳者,尋共守之,不許登陸,始去,繼聞滿剌」 加伺其舟回,遮殺殆盡。

熹宗天啟三年紅毛毀彭湖城移舟去乃據臺灣以互市不成復來築城彭湖巡撫南居益請以兵討之按明外史和蘭傳天啟三年毀彭湖所築城移舟去[编辑]

巡撫商周祚以「遵諭遠徙」上聞,然其據臺灣自若也。 已而互市不成,蕃人怨,復築城彭湖,掠漁舟六百餘 艘,俾華人運土石助築。尋犯廈門,官軍禦之,俘斬數 十人。乃詭詞求款,再許毀城遠徙,而修築如故。已又 泊舟風櫃仔,出沒浯嶼、白坑、東掟、莆頭、古雷、洪嶼、沙 洲、甲洲間,要求互市。而海寇李旦復助之,濱海郡邑 為戒嚴。其年,巡撫南居益初至,謀討之。上言:「臣入境 以來,聞蕃船五艘續至,與風櫃仔船合,凡十有一艘, 其勢愈熾。有小校陳士瑛者,先遣往咬𠺕吧宣諭其 王。至三角嶼,遇紅毛船,言咬𠺕吧王己往阿南國,因 與士瑛偕至大泥謁其王。王言咬𠺕吧國主已大集 戰艦,議往彭湖求互市。若不見許,必至搆兵。蓋阿南 即紅毛蕃國,而咬𠺕吧、大泥與之合謀,必不可以理 諭。為今日計,非用兵不可。」因列上《調兵足餉方略》,部 議從之。

天啟四年,南居益遣兵奪「鎮海港」,城之,擒和蘭渠帥 高文律等,獻俘于朝。

按《明外史和蘭傳》:「天啟四年正月,遣將先奪鎮海港 而城之,且築且戰,蕃人乃退守風櫃城居,益增兵往 助攻擊。數月,寇猶不退,乃大發兵,諸軍齊進。寇勢窘, 兩遣使求緩兵,容運米入舟,即退去。諸將以窮寇莫 追,許之,遂揚帆去。獨渠帥高文律等十二人據高樓 自守。諸將破擒之,獻俘於朝,彭湖之警以息。而其據」 臺灣者猶自若也。

愍帝崇禎 年鄭芝龍破紅毛[编辑]

按《明外史和蘭傳》:「崇禎中,為鄭芝龍所破,不敢窺內 地者數年,乃與香山佛郎機通好,私貿外洋。」

崇禎十年,《紅毛船》又薄廣州求市。

按《明外史和蘭傳》:「崇禎十年,駕四舶由虎跳門薄廣 州,聲言求市。其酋招搖市上,姦民視之若金穴,蓋大 姓有為之主者。當道鑒壕鏡事,議驅斥,或從中撓之。 會總督張鏡心初至,力持不可,乃遁去。已為姦民李 葉榮所誘,交通總兵陳謙,為居停出入。事露,葉榮下 吏,謙自請調用以避禍,為兵科凌義渠等所劾,坐逮」 訊。自是姦民知事終不成,不復敢勾引,而蕃人猶據 臺灣自若。其本國在西洋者,去中華絕遠,華人未嘗 至。其所恃惟巨舟大砲。舟長三十丈,廣六丈,厚二尺 餘,樹五桅,後為三層樓,旁設小窗,置銅砲;桅下置二 丈巨鐵砲,發之可洞裂石城,震數十里。世所傳「紅夷 砲」,即其製也。然以舟大難轉,或遇淺沙,即不能動。而 其人又不善戰,故往往挫衂。其所役使名「烏鬼」,入水 不沉,走海若平地。其柁後置照海鏡,大徑數尺,能照 數百里。其人悉奉天主教。所產有金、銀、琥珀、瑪瑙、玻 璃、天鵝絨、瑣服、哆囉嗹。國土既富,遇中國貨物當意 者,不惜厚資,故華人樂與為市。

皇清[编辑]

世祖章皇帝順治十年[编辑]

《大清會典》:「順治十年,荷蘭國遣使航海請修朝貢。」

按荷蘭國,在東南海中,順治十年請貢。貢期初定八年一次,後改五年一次。貢道由廣東,今改由福建。

順治十二年

《大清會典》:「順治十二年,廣東巡撫奏稱,荷蘭國遣使。」

齎表文、方物請貢。禮部覆准該督撫量差官員兵丁護送來京。其到京人數不過二十名。仍令該督撫擇諳曉《荷蘭》語音三四人偕來

順治十三年

《大清會典》:順治十三年,荷蘭國貢使嗶嚦哦。哈。

哇。等到京宿會同館。進

表一道。禮部覆准、五年一貢。貢道由廣東入。每次

進貢員役、不得過百人。入京員役止二十名。餘俱留住廣東。該地方道將嚴加防衛。俟進京人回、一同遣還本國。不得久住海濱。奉

旨。荷蘭國慕義輸誠,航海脩貢;念其道路險遠,著《八》

年一次來朝,以示體恤遠人之意。

康熙二年[编辑]

《大清會典》:「康熙二年,荷蘭國遣出海王統領兵船至。」

閩安鎮助勦「海逆」 并請貿易。奉

旨、「著二年來貿易一次。」

康熙三年

《大清會典》:「康熙三年,荷蘭國遣出海王助兵勦賊,克」

取廈門金門頒

《敕諭》二道。遣禮部官員筆帖式、齎賞賚銀緞前往。同

該督給付荷蘭國人帶歸。

康熙五年

《大清會典》:「康熙五年,荷蘭國入貢貿易,奉」

旨:「荷蘭國既八年一貢,其二年貿易,永著停止。」

康熙六年

《大清會典》:「康熙六年題准荷蘭國違例從福建來入。」

貢。除今次不議外、嗣後遇進貢之年、務由廣東道入,別道不許放進

康熙二十五年七月二十七日。

上諭荷蘭國王耀漢、《連氏》、甘勃氏:「朕惟柔遠能邇,盛」

代之嘉謨;修職獻琛,藩臣之大節。輸誠匪懈,寵賚宜頒。爾荷蘭國王耀漢連氏、甘勃氏屬在遐方,克抒丹悃,遣使齎表納貢,忠藎之忱,良可嘉尚!用是降敕獎諭,并賜王文綺、白金等物。王其祗承,益勵忠貞,以副朕眷。欽哉!故敕。

《大清會典》。康熙二十五年議准荷蘭國進貢之期,原

定八年一次。今該國王感被

《皇仁》。更請定期應准五年一次。貿易處所,止許在廣

東、福建兩省完日即令回本國。

又令荷蘭國貢道改由福建。

又議准:「荷蘭國道路險遠,航海進貢艱辛;嗣後進貢方物,酌量減定。舊有銀盤甲、鞍、蕃花、桂皮、花被褥、毛纓、薔薇水、白石畫小車、白小牛、胡椒、織金緞、盛各樣油、小箱、腰刀劍、羽緞、倭緞、布、琉璃燈、聚耀燭臺、琉璃杯、肉荳蔻、葡萄酒、象牙皮帶、夾板樣船後俱免進貢物:馬、珊瑚鏡、哆囉羢、織金毯、嗶吱緞、自鳴鐘、丁香、檀」 香、冰片、琥珀、鳥鎗、火石外,有貢使進獻,無定額。

美洛居部彙考附沙瑤 吶嗶嘽[编辑]

神宗萬曆 年美洛居以佛郎機來攻請降又降於紅毛蕃其後為紅毛蕃佛郎機分據其地[编辑]

按《明外史美洛居傳》:「美洛居,俗訛為米六合,居東海 中,頗稱饒富。酋出,威儀甚備,所部合掌伏道旁,男子 削髮,女椎結。地有香山,雨後香墮,沿流滿地,居民拾 取不竭,其酋委積充棟,以待商舶之售。東洋不產丁 香,獨此地有之,可以辟邪,故華人多市易。萬曆時,佛 郎機來攻,其酋戰敗請降,乃宥令復位,歲以丁香充」 貢,不設戍兵而去。已,紅毛蕃橫海上,知佛郎機兵已 退,乘虛直抵城下,執其酋語之曰:「若善事我,我為若 主,殊勝佛郎機也。」酋不得已聽命,復位如故。佛郎機 酋聞之大怒,率兵來攻,道為華人所殺。時紅毛蕃雖 據美洛居,率一二歲率眾返國,既返復來。佛郎機酋 子既襲位,欲竟父志,大舉兵來襲。值紅毛蕃已去,遂 破美洛居,殺其酋,立己所親信主之。無何,《紅毛蕃》至, 又破其城,逐佛郎機所立酋,而立美洛居故王之子。 自是,歲歲搆兵,人不堪命。華人流寓者游說兩國,令 各罷兵,分國中「萬老高山」為界。山以北屬紅毛蕃、南 屬佛郎機,始稍休息,而美洛居竟為兩國所分。沙瑤 與吶嗶嘽連壤,吶嗶嘽在海畔,沙瑤稍紆入山隈,皆 與呂宋近。男女蓄髮椎結,男子用履,婦女跣足。以板 為城,豎禾覆茅為室。崇釋教,多建禮拜寺。男女之禁 甚嚴,夫行在前,其婦與人嘲笑,夫即刃其婦,所嘲笑 之人不敢逃,任其刺割。盜不問大小,輒論死。孕婦將 產,以水灌之,且以水滌其子,置水中,生而與水習矣。 物產甚薄。華人商其地,所攜僅磁器、鍋釜之顏,重者 至布而止。後佛郎機據呂宋,多侵奪鄰境,惟二國號 令不能及。

丁機宜部彙考[编辑]

明時瓜哇、柔佛接壤有「《丁機宜》國。」

按《明外史丁機宜傳》:「丁機宜,瓜哇屬國也。幅貟甚狹, 僅千餘家。柔佛黠而雄,丁機宜與接壤,時被其患。後 以厚幣求婚,稍獲寧處。其國以木為城,酋所居,旁列 鐘鼓樓,出入乘象。以十月為歲首。性好潔,酋所食啖, 皆躬自割烹。民俗類瓜哇,物產悉如柔佛。酒禁甚嚴, 有常稅。然大家皆不飲,惟細民無藉者飲之,其曹偶咸非笑。婚者男往女家,持其門戶,故生女勝男,喪用 火葬。華人往商交易甚平,自為柔佛所破,往者亦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