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3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三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三卷目錄

 初生部紀事二

人事典第三十三卷

初生部紀事二[编辑]

《宋書符瑞志》:「宋武帝居在丹徒,始生之夜,有神光照 室,其夕甘露降於墓樹。皇考以高祖生有奇異,名為 奇奴。皇妣既殂,養於舅氏,改為寄奴焉。」

《南齊書南夷傳》:宋永初元年,林邑王范楊邁初產,母 夢人以金席藉之,光色奇麗,中國謂紫磨金,夷人謂 之楊邁,故以為名。

《宋書范曄傳》:「曄字蔚宗,順陽人,車騎將軍泰少子也。 母如廁,產之額,為塼所傷,故以塼為小字。出繼從伯 弘之,襲封武興縣五等侯。」

《文帝袁皇后傳》:初,后生劭,自詳視之,馳白太祖:「此兒 形貌異常,必破國亡家,不可舉。」便欲殺之。太祖狼狽 至后殿戶外,手撥幔禁之,乃止。

《二凶傳》:「元凶劭,字休遠,文帝長子也。帝即位後生劭。 時上猶在諒闇,故祕之。二年閏正月,方云劭生。」自前 代以來,未有人君即位後,皇后生太子。唯殷帝乙既 踐阼,正妃生紂,至是又有劭焉。

始興王濬,字休明,將產之夕,有伏烏鳴於屋上。 《南齊書武帝本紀》:「世祖武皇帝諱賾,字宣遠,太祖長 子也。小諱龍兒,生於建康青溪宅。其夜陳孝后、劉昭 后同夢龍據屋上,故字上焉。」

《祥瑞志》:「世祖宋元嘉十七年六月己未,夜生無火,婢 吹灰而火自燃。」

《異苑》:「魏郡徐逮字君,及婦平昌孟氏生兒,頭有一角 一腳,頭正仰向,通身盡赤,落地無聲,乘虛而去。 丹陽縣駱慶婦生一男,一虎一貍。貍虎毛色斑黑,牙 爪皆備,即殺之。兒經六日死,母無他異。」

元嘉中,沛國武漂之妻林氏,懷身得病而死。俗忌含 胎入柩中,要須割出。妻乳母傷痛之,乃撫尸而祝曰: 「若天道有靈,無令死」被擘裂,須臾,尸面赩然上色。於 是呼婢共扶之,俄頃兒墮而尸倒。

《嵩高山記》:昔陽翟有婦人,妊身三十月乃生子,從母 背上出,五歲便入此山學道,神明為母立祠,因號曰 「開母祠焉。」

《南齊書王敬則傳》:王敬則,晉陵南沙人也。母為女巫, 生敬則而胞衣紫色,謂人曰:「此兒有鼓角相。」敬則年 長,兩腋下生乳,各長數寸,夢騎五色獅子。

《梁書高祖紀》:「高祖武皇帝諱衍,字叔達,小字練兒。以 宋孝武大明八年甲辰歲生於秣陵縣同夏里三橋 宅。生而有奇異,兩骻駢骨,頂上隆起,有文在右手,曰 武帝。」

《太祖獻皇后張氏傳》:「后生高祖。」初,后常於室內,忽見 庭前菖蒲生花,光彩照灼,非世中所有。后驚視,問侍 者曰:「『汝見不』?對曰:『不見』。后曰:『嘗聞見者當富貴』。」因遽 取吞之,是月生高祖將產之夜,后見庭內若有衣冠 陪列焉。

《任昉傳》:「昉字彥昇,樂安博昌人,漢御史大夫敖之後 也。父遙,齊中散大夫。遙妻裴氏嘗晝寢,夢有彩旗蓋 四角懸鈴,自天而墜,其一鈴落入裴懷中,心悸動,既 而有娠,生昉。」

《陶弘景傳》:「弘景字通明,丹陽秣陵人也。初,母夢青龍 自懷而出,并見兩天人手執香爐,來至其所。已而有 娠,遂產弘景。」

《陳書高宗本紀》:「高宗孝宣皇帝,諱頊,字紹世,小字師 利,始興昭烈王第二子也。梁大通二年七月辛酉生, 有赤光滿堂室。少寬大,多智略。及長,美容儀,身長八 尺三寸,手垂過膝,有勇力,善騎射。」

《徐陵傳》:「陵字孝穆,東海郯人也。祖超之,齊鬱林太守, 梁員外散騎常侍。父摛,梁戎昭將軍、太子左衛率,贈 侍中太子詹事,諡貞子。母臧氏嘗夢五色雲化而為 鳳,集左肩上,已而誕陵焉。」

《唐書王遠智傳》:王遠智,系本琅邪,後為揚州人。父曇 選,為陳揚州刺史。母晝寢,夢鳳集其身,因有娠。浮屠 寶誌謂曇選曰:「生子當為世方士。」

《魏書太祖本紀》:「太祖道武皇帝,諱珪,昭成皇帝之嫡 孫,獻明皇帝之子也。母曰獻明賀皇后。初因遷徙,遊 於雲澤,既而寢息,夢日出室內,寤而見光,自牖屬天, 欻然有感。以建國三十四年七月七日生太祖於參 合陂北,其夜復有光明。昭成大悅,群臣稱慶,大赦,告 於祖宗。保者以帝體重,倍於常兒,竊獨奇怪。」

《高祖本紀》:「高祖孝文皇帝,諱宏,顯祖獻文皇帝之長子,母曰李夫人。皇興元年八月戊申生於平城紫宮, 神光照於室內,天地氛氳,和氣充塞。」

《世宗本紀》:「世宗宣武皇帝,諱恪,高祖孝文皇帝第二 子,母曰高夫人。初夢為日所逐,避於床下,日化為龍, 繞己數匝,寤而驚悸,既而有娠。太和七年閏四月,生 帝於平城宮。」

《肅宗本紀》:「肅宗孝明皇帝,諱詡,世宗宣武皇帝之第 二子,母曰胡充華。永平三年三月丙戌,帝生於宣光 殿之東北,有光照於庭中。」

《景穆十二王傳》:「麗字寶掌,拜雍州刺史,為政嚴酷,吏 人患之。其妻崔氏誕一男,麗遂出州獄,囚死及徒流 案未申臺者,一時放免。」

《昭成子孫傳》:元禎第五子瑞。初,瑞母尹氏有娠致傷, 後晝寢,夢一老翁具衣冠告之曰:「吾賜汝一子,汝勿 憂也。」寤而私喜。又問筮者,筮者曰:「大吉。」未幾而生瑞。 禎以為協夢,故名瑞,字天賜。位大中大夫,卒贈太常 卿。

《高句麗傳》:「高句麗者,出於夫餘,自言先祖朱蒙。朱蒙 母河伯女,為夫餘王閉於室中,為日所照,引身避之, 日影又逐。既而有孕,生一卵,大如五升。夫餘王棄之 與犬,犬不食。棄之與豕,豕又不食。棄之於路,牛馬避 之。後棄之野,眾鳥以毛茹之。夫餘王割,剖之不能破, 遂還其母。其母以物裹之,置於暖處。有一男破殼而」 出,及其長也,字之曰朱蒙。其俗言「朱蒙」者,善射也。《朱 蒙》子孫相傳,至裔孫宮,生而開目能視,國人惡之。及 長凶虐,國以殘破。宮曾孫位宮亦生而視人,以其似 曾祖宮,故名為位宮。《高句麗》呼相似為「位。」

《北齊書齊高祖本紀》:「高祖神武皇帝,姓高名歡,字賀 六渾,渤海蓨人也。六世祖隱,晉元菟太守。隱生慶,慶 生泰,泰生湖,三世仕慕容氏。及慕容寶敗國亂,湖率 眾歸魏,為右將軍。湖生四子,第三子謐,仕魏,位至侍 御史,坐法,徙居懷朔鎮。謐生皇考樹,性通率,不事家 業,住居白道南,數有赤光紫氣之異。鄰人以為怪,勸」 徙居以避之。皇考曰:「安知非吉?」居之自若。及神武生, 而皇妣韓氏殂,養於同產姊婿鎮獄隊尉景家 《竇泰傳》:初,泰母夢風雷暴起,若有雨狀,出庭觀之,見 電光奪目,駛雨霑灑,寤而驚汗,遂有娠。期而不產,大 懼,有巫曰:「渡河湔。」「產子必易。」便向水所。忽見一人 曰:「當生貴子,可徙而南。」泰母從之,俄而生泰。

《神武明皇后婁氏傳》:太后凡孕六男二女,皆感夢。孕 文襄,則夢一斷龍。孕文宣,則夢大龍,首尾屬天地,張 口動目,勢狀驚人。孕孝昭,則夢蠕龍於地。孕武成,則 夢龍浴於海。孕魏二后,並夢月入懷。孕襄城、博陵二 王,夢鼠入衣下。后未崩,有童謠曰:「九龍母死不作孝。」 及后崩,武成不改服,緋袍如故。未幾登三臺,置酒作 樂。帝女進白袍,帝怒,投諸臺下。和士開請止樂,帝大 怒,撻之。帝於昆季次實九,蓋其徵驗也。

《武成皇后胡氏傳》:「后天保初,選為長廣王妃,產後主, 日鴞鳴於產帳上。」

《周書太祖本紀》:太祖母曰王氏,孕五月,夜夢抱子昇 天,纔不至而止。寤而告德皇帝,德皇帝喜曰:「雖不至, 大貴亦極矣。」生而有黑氣如蓋,下覆其身。

《武帝本紀》:高祖武皇帝,諱邕,字禰羅突,太祖第四子 也。母曰叱奴太后。大統九年,生於同州,有神光照室。 《宇文貴傳》:貴字永貴。母初孕貴,夢一老人抱一兒授 之曰:「賜爾是子,俾壽且貴。」及生,形類所夢,故以永貴 字之。

《高琳傳》:「琳母嘗祓禊泗濱,見一石光彩朗潤,遂持以 歸。是夜夢見一人,衣冠有若仙者,謂其母曰:『夫人向 所持來之石,是浮磬之精,若能寶持,必生令子』。其母 驚寤,便舉身流汗,俄而有娠。及生,因名琳,字季珉焉。」 《隋書高祖本紀》:高祖皇妣呂氏,以大統七年六月癸 丑夜生高祖於馮翊般若寺,紫氣充庭,為人龍顏,額 上有五柱入頂。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

《海山記》:「隋煬帝生時,有紅光燭天,里中牛馬皆鳴。先 是獨孤后夢龍出身中,飛高十餘里,龍墮地,尾輒斷。 以告文帝,帝沉吟默塞不答。」

《隋書房陵王勇傳》:長寧王儼,勇長子也。誕乳之初,以 報高祖。高祖曰:「此即皇太孫,何乃生不得地雲?」定興 奏曰:「天生龍種,所以因雲而出。」時人以為敏對。 《唐書太宗本紀》:太宗諱世民,高祖次子也。母曰太穆 皇后竇氏,生而不驚。

《高祖皇后竇氏傳》:「太宗生有二龍之符。」后於諸子中 愛視最篤。

《劉武周傳》:「武周瀛州景城人。父匡徙馬邑。母趙嘗夜 坐庭中。見若雄雞光燭地。飛投其懷。起振衣無有感 而娠。生武周。」

《崔信明傳》:信明之生,五月五日,日方中有異雀鳴集 庭樹。太史令史良為占曰:「五月為火,火主離,離為文, 日中文之盛也。雀五色而鳴,此兒將以文顯。然雀類 微,位殆不高邪《李白傳》:白字太白,興聖皇帝九世孫。其先隋末,以罪 徙西域。神龍初,遁還客巴西。白之生,母夢長庚星,因 以命之。

《安祿山傳》:「安祿山,營州柳城胡也。本姓康,母阿史德 為覡,居突厥中,禱子於軋犖山,虜所謂鬥戰神者。既 而妊。及生,有光照穹廬,野獸盡鳴,望氣者言其祥,范 陽節度使張仁愿遣搜廬帳,欲盡殺之,匿而免。母以 神所命,遂字軋犖山。」

《冊府元龜》《唐史》:「思明,營州柳城人也。與安祿山同鄉, 生先祿山。一日,思明以歲除日生,祿山歲日生,後俱 以謀逆伏誅。」

《鄴侯外傳》:李泌字長源,趙郡中山人也。六代祖弼,唐 太師。父承休,唐吳房令。休娶汝南周氏。初周氏尚幼, 有異僧僧伽從泗上來,見而奇之,且曰:「此女後當歸 李氏而生三子,其最小者慎勿以紫衣衣之,當起家 金紫,為帝王師。」及周氏既娠,凡二年,方寢而生。泌生 而髮至於眉。先是,周每產必累日困憊,惟娩,泌獨無 恙,由是小字為「順。」

《開元天寶遺事》:張說母夢有一玉燕自東南飛來,投 入懷中而有孕,生說,果為宰相。其至貴之祥也。 《唐書·元宗皇后楊氏傳》:帝在東宮,后以景雲初入宮 為良媛。時太平公主忌帝,而宮中左右持兩端,纖悉 必聞。媛方娠,帝不自安,密語侍讀張說曰:「用事者不 欲吾多子,奈何?」命說挾劑以入,帝於曲室自煮之。夢 若有介而戈者,環鼎三而三煮盡,覆以告說。說曰:「天 命也。」乃止。生男,是為肅宗。

《肅宗皇后吳氏傳》:「后侍太子,忽寢厭不寤,太子問之, 辭曰:『夢神降我介,而劍決我脅以入,殆不能堪』。」燭至, 其文尚隱然。生代宗,為嫡皇孫。

《大唐新語》:薛王業母早亡,為賢妃親自鞠養。開元初, 業迎賢妃歸私第,以申供養。業同母妹淮陽、涼陽二 公主亦早亡,業撫愛其子如己子。元宗以業孝友,特 加親愛。嘗疾,上親為祈禱。及瘳,幸其第,置酒宴樂,更 為初生之懽,因賦詩曰:「昔見漳濱臥,言將人事違。今 逢慶誕日,猶謂學仙歸。常棣花重發,鴒原鳥再飛。」其 恩遇如此。

《唐書張志和傳》:志和母夢楓生腹上而產志和。 《柳公綽傳》:公綽始生三日,伯父子華曰:「興吾門者,此 兒也。」因小字起之。

《舊唐書劉濟傳》:「濟,幽州節度使劉怦之長子。初,母難 產,既產,侍者初見是一大蛇,黑氣勃勃,莫不驚走。及 長,頗異常童。所居室焚,人皆驚救,濟從容而出,眾異 之,累歷牧宰。及怦為節度,濟為行軍司馬。怦卒,軍人 習河朔舊事,濟請代父為帥,朝廷從之。」

《因話錄》:崔吏部樞夫人,太尉西平王女也。西平生日, 中堂大宴方食,有小婢附崔氏女耳語久之,崔女頷 之而去。有頃復至,王問有何事,女對曰:「大家昨夜小 不安,適使人往候。」王擲著怒曰:「我不幸有此女,大奇 事!汝為人婦,豈有阿家體候不安,不在家檢校湯藥, 而與父作生日耶?吾有此女,何用作生日為?」遽遣擔 子送歸。身亦續至崔氏家問疾。且拜謝。教訓子女不 至。姻族聞之。無不愧歎

有人說李寰建節晉州,表兄武恭性誕妄,又稱好道, 及蓄古物,遇寰生日,無餉遺,乃箱擎一故皁襖子與 寰,云:此是李令公收復京師時所服《尚書》,功業一似 西平。寰以書謝。後聞知恭生日,亦箱擎一破愨頭餉 恭,曰:「知兄深慕高貞,求得一洪崖先生,初得仙時愨 頭,願兄得道一如洪崖。」賓僚無不大笑。

《志怪錄》:「文獻公誕時,一蛇自屋陊於前,舉頭張喙,久 之方去。及七日浴,忽飄風暴雨,劈其澡盆為二片,與 母俱無驚動。」

《輟耕錄》:「虞文靖公集撰《高昌王世勳碑序》其世家曰: 畏吾兒之地,有和林山,二水出焉,曰虎忽剌,曰薛靈 哥。一夕有天光降於樹,在兩河之間,國人即而候之。 樹生癭,若人妊身然。自是光恆見者。越九月又十日 而癭裂,得嬰兒五,收養之。其最稚者曰卜吉可罕。既 壯,遂能有其民人土田,而為之君長。傳三十餘君,是」 為玉倫的斤,數與《唐》人相攻戰,久之,乃議和親,以息 民而罷兵。於是唐以金蓮公主妻玉倫的斤之子葛 勵的斤,居和林。別力跛力答,言婦所居山也。後遷交 州。至太祖龍飛朔漠。當是時,巴而木阿而忒的斤亦 都護在位,「亦都護」者,其國王號也。舉國入朝。太祖嘉 之,妻以公主,曰「也立安敦。」自是子孫皆封王。

《錄異記》:「湖南判官鄭郎中蕘庭,今為連州刺史。頃於 岳下寄褐其兄魚監糾,誕一男。當生之時,有鶴七隻, 盤旋居處,至七日鶴又來。至百二十日,二十七鶴俱 來,天地晴朗,雲物稍異,皆經日而去。所產之子,性頗 淳厚,儀貌整肅,即以鶴為名,天復庚申年也。」四明山 道士焦隱黃立傳記其事矣。

《通鑑》:「王建賦斂重,人莫敢言。馮涓因建生日獻頌,先 美功德,而後言之,建愧謝,自是賦斂稍損馬令《南唐書齊王景達傳》:「順義四年旱,七月既望,雩 祀得雨,景達以是日生,因小字雨師。」

《馬仁裕傳》:「仁裕,唐北平王燧裔孫,世為武寧軍校。仁 裕母方娠,夢傳呼北平王來歸,及生,紫氣充庭。」 《五代史李嗣昭傳》:「李嗣昭本姓韓氏,汾州大谷縣民 家子也。太祖出獵,至其家,見其林中鬱鬱有氣,甚異 之,召其父問焉。父言家適生兒,太祖因遺以金帛而 取之,命其弟克柔養以為子。初名進通,後改名嗣昭。」 《南漢世家》:「劉龑初名巖,謙庶子也。其母段氏生龑於 外舍,謙妻韋氏素妬,聞之怒,拔劍而出,命持龑至,將 殺之。及見而悸,劍輒墮地,良久曰:『此非常兒也』。」 《清異錄》:「桑維翰壽辰,韋潛德獻太湖石一塊,上有鐫 字金飾,曰『寵仙』。」

《遼史耶律乙辛傳》:乙辛字胡睹袞,五院部人。父迭剌, 家貧,服用不給,部人號窮迭剌。初,乙辛母方娠,夜夢 手搏羖羊,拔其角尾。既寤,占之,術者曰:「此吉兆也,羊 去角尾為王字,汝後有子當王。」及乙辛生,適在路無 水以浴,迴車破轍,忽見湧泉。迭剌自以得子,欲酒以 慶,聞酒香,於草棘間得二榼,因祭東焉。

《女里傳》:「女里以翼戴功,加守太尉。北漢主劉繼元聞 女里為上信任,遇其生日,必致禮。」

《宋史和峴傳》:「峴字晦仁,開封浚儀人。父凝,晉宰相、太 子太傅、魯國公。峴生之年,適會凝入翰林,加金紫,知 貢舉。凝喜曰:『我平生美事,三者併集,此子宜於我也』。 因名之曰『三美』。」

《劉沆傳》:「沆字沖之,吉州永新人。祖景洪,始楊行密得 江西衙將彭玕,據州自稱太守,屬景洪以兵欲脅眾 附河南,景洪偽許之,復以州歸行密,退居不仕。及徐 溫建國,以禮聘之,不起,官其子煦為殿直都虞候。父 素不仕,以財雄里中,喜賓客,景洪嘗告人曰:『我不從 彭玕,幾活萬人,後世當有隆者』。因名所居北山曰後」 隆山,山有牛僧孺讀書堂,即故基築臺,曰「聰明臺。」沆 母夢衣冠丈夫曰「牛相公來」,已而有娠,迺生沆。 《范質傳》:質字文素,大名宗城人。父守遇,鄭州防禦判 官。質生之夕,母夢神人授以五色筆,九歲能屬文。 《該聞錄》:開寶中,神泉縣令張某者,新到官,外以廉潔 自矜,內則貪黷自奉,其例甚多。一日,自榜縣門云:「某 月某日是知縣生日,告示門內與給事諸色人,不得 輒有獻送。」有一曹吏與眾議曰:「宰君明言生辰日,意 令我輩知也。言不得獻送,是偽也。」眾曰:「然。」至日,各持 縑獻之,命曰「續壽衣。」宰一無所拒,感領而已。復告之 曰:「後月某日是縣君生日,更莫將來。」無不嗤者。得之 於神泉進士黃鳳時,王嵒以《鷺鷥》詩諷之云:「飛來疑 是鶴,下處卻尋魚。」最為中的。

《宋史魏丕傳》:「時楊承信帥河中,或言其反側未安,命 丕賜承信生辰禮物,陰察之,還言其無狀。」

《張士遜傳》。「士遜字順之。祖裕嘗主陰城鹽院,因家陰 城。士遜生百日始啼。淳化中舉進士。」

《王欽若傳》:「王欽若,字定國,臨江軍新喻人。父仲華,侍 祖郁官鄂州。會江水暴至,徙家黃鶴樓,漢陽人望見 樓上若有光景,是夕欽若生。」

《禮志》:「大中祥符五年十一月,以宰相王旦生日,詔賜 羊三十口,酒五十壺,米、麵各二十斛,令諸司供帳,京 府具衙前樂,許宴其親友。旦遂會近列及丞、郎、給諫、 修史、屬官。俄又賜樞密使、副、參知政事羊三十口,酒 三十壺,米、麪各三十斛。其後,以廢務非便,奏罷會而 賜如故。」

《聞見近錄》:寇忠愍知永興軍,於其誕日,排設如聖節 儀,晚衣黃道服簪花。走馬承受具奏寇準有叛心。真 宗驚手出奏示執政曰:「寇準乃反耶?」先文正熟視笑 曰:「寇準許大,年紀尚騃耳,可劄與寇準。」知上意亦解。 《談苑》:有一朝士因宰相生日獻詩,卒章云:「長居廊廟 福蒼生。」

《明道雜志》:潞公以大尉鎮洛師,遇生日,僚吏皆獻詩, 多云五福全者。潞公不悅曰:「遽使我考終命耶?」有一 客詩云:「綽約肌膚如處子。」蓋用《莊子》姑射仙人事也。 洛人笑之曰:「願爾得婦色若此。」潞公色黔也。

《宋史宋庠傳》:「庠字公序,安州安陸人,後徙開封之雍 丘。父杞嘗為九江掾,與其妻鍾禱於廬阜。鍾夢道士 授以書曰:『以遺爾子』。視之,《小戴禮》也。」已而庠生他日 見許真君像,即夢中見者。

《滕元發傳》:「元發初名甫,字元發。以避高魯王諱,改字 為名,而字達道,東陽人。將生之夕,母夢虎行月中,墮 其室。性豪雋慷慨,不拘小節。九歲能賦詩,范仲淹見 而奇之。」

《范純仁傳》:「純仁字堯夫。其始生之夕,母李氏夢兒墮 月中,承以衣裾得之。遂生純仁。」

《魏野傳》:「野字仲先,陜州陜人也。世為農母,嘗夢引袂 於月中承兔,得之,因有娠,遂生野。及長,嗜吟詠,不求 聞達。」

《章得象傳》:「得象字希言,世居泉州。高祖仔鈞事閩為
考證.svg
建州刺史,遂家浦城。得象母方娠,夢登山遇神人授

以玉像。及生父奐,復夢家庭積笏如山。」

《段少連傳》:「少連字希逸,開封人。其母嘗夢鳳集家庭, 寤而生少連。及長,美姿表,倜儻有識度。舉服勤詞學, 為試祕書省校書郎,歷龍圖閣直學士。」

《李至傳》:「至字言幾,真定人。母張氏嘗夢八仙人自天 降,授字圖使吞之,及寤,猶若有物在胸中,未幾生至。 歷工部尚書、參知政事。」

《富弼傳》:「富弼字彥國,河南人。初,母韓有娠,夢旌旗鶴 鴈降其庭,云有天赦,已而生弼。」

《胡寅傳》:「寅字明仲,安國弟之子也。寅將生弟婦以多 男,欲不舉。安國妻夢大魚躍盆水中,急往取而子之。」 《江萬里傳》:萬里字子遠,都昌人。自其父煜始業儒,大 父璘鄉稱善人。其鄰史知縣者夸其能杖譁健士璘 俛首不答,歸語煜曰:「史祖父故寒士,今居官以杖士 人自憙,於我心有不釋然審爾,史氏且不昌,汝其戒 之。」是夕,煜妻陳夢一貴人入其家曰:「以汝家長有善 言,故來。」已而有娠,生萬里。

《李顯忠傳》:顯忠,綏德軍青澗人也,初名世輔,南歸賜 名顯忠。由唐以來,世襲蘇尾九族巡檢。初,其母當產, 數日不能娩,有僧過門曰:「所孕乃奇男子,當以劍矢 寘母旁即生。」已而果生顯忠,立於蓐,咸異之。

《春渚紀聞》:「楊文公之生也,其胞蔭始脫,則見兩鶴翅 交掩塊物而蠕動,其母急令密棄諸溪流。始出戶而 祖母迎見,亟啟視之,則兩翅欻開,中有玉嬰,轉仄而 啼。舉家驚異,非常器也。」余宣和間於其五世孫德裕 家見其八九歲時《病起謝郡官》一啟,屬對用事,如老 書生,而筆蹟則童稚也。

《談苑》:呂公弼,申公之次子。始秦國妊娠而疾,將去之, 醫工陳遜煮藥將熟,巳三鼓,坐而假寐,忽然鼎覆,再 煮再覆,方就榻,夢神人被金甲持劍叱曰:「在胞者本 朝宰相,汝何人也,敢以毒加害。」遜懼而寤,以白相國。 後生公弼,熙寧中位樞密使。

《過庭錄》:韓持國晚年守許,崔子厚為酒官,值韓生辰, 獻歌頌褒諛者甚眾。子厚獨以詩警之云:「衣錦榮名 雖烜赫,掛冠高節莫因循。」韓得之,再三嘆詠曰:「非君 誰為我言。」於是以太子少師致仕。

《墨客揮犀》:熙寧中,鞏大卿申者,善事貴權。王丞相生 日,即飯僧,具疏籠雀鴿,造相府以獻。丞相方家位,即 於客宴,開籠搢笏,手取雀鴿,跪而一一放之,每放一 鳥,且祝曰:「願相公一百二十歲。」

《談圃》:閩中唯建、劍、汀、邵武四處殺子,士大夫家亦然。 章郇公,建州人,生時家嫗將不舉,凡滅燭而復明者 三,有呼於梁者曰「相公」,家人懼甚,遽收養之。

《談苑》:陳恭公判亳州,遇生日,親族多獻《老人星圖》,姪 世修獨獻《范蠡游五湖圖》,且贊曰:「賢哉陶朱,霸越平 吳,名隨身退,扁舟五湖。」公即日納節,明日致仕。 聞見前錄:伯溫曾祖母張夫人遇祖母李夫人嚴甚, 李夫人不能堪,一夕欲自盡,夢神人令以玉著食羹 一杯,告曰:「無自盡,當生佳兒。」夫人信之。後夫人病瘦, 醫者既投藥,又夢寢堂門之左右,木瓜二株,右者已 枯,因為大父言,大父遽取藥令覆之。及期生康節公, 同墮一死胎女也。後十餘年,夫人病臥堂上,見月色 中一女子拜庭下,泣曰:「母不察庸醫,以藥毒兒,可恨。」 夫人曰:「命也。」女子曰:「若為命何兄獨生?」夫人曰:「汝死, 兄獨生,乃命也。」女子涕泣而去。又十餘年,夫人再見 女子來,泣曰:「一為庸醫所誤,二十年方得受生,與母 緣重,故相別。」又涕泣而去。則知釋氏輪迴鬼神之說, 有可信者,康節知而不言者也。

伊川丈人與李夫人因山行,於雲霧間見大黑猿,有 感,夫人遂孕。臨蓐時,慈烏滿庭,人以為瑞,是生康節 公。公初生髮,被面,有齒,能呼母。七歲,戲於庭蟻穴中, 豁然別見天日,雲氣往來。久之,以告夫人,夫人至,無 所見,禁勿言。既長,游學晉州,山路馬突,同墜深澗中。 從者攀緣下尋公,無所傷,唯壞一帽。

泊宅編狀頭時,邦彥母懷之彌月,夢九人皂衣,肩輿 一金紫人,徑入房中。明日,犬生九子,皆黑。晚遂生邦 彥,故小名「十狗。」《同年錄》見之,終於吏部尚書。

《清波雜志》:王荊公當國,值生日,差其子雱押送禮物。 雱言:「例有書送物,閣門繳申樞密院取旨出劄子乃 許收下牓子謝恩。緣父子同財,理無餽遺,取旨謝恩, 一皆作偽。竊恐君臣父子之際,為禮不宜如此。乞自 今應差子孫弟姪押賜,並不用此例。」從之。至當之論, 後皆遵行。頃見老先生言,此出荊公意。奏檢亦公筆, 特假雱名耳。雱字元澤,大觀元年,詔賜使相以上生 日器幣,故事,止差親戚,殊失寵遇大臣之意。自今取 旨差官。

《道山清話》:章子厚為侍從時,遇其生朝會客,其門人 林特者,亦鄉人也,以詩為壽。子厚晚於座上取詩以 示客,且指其頌德處云:「只是海行言語道人須道著 乃為工。」門人者頗不平之,忽曰:「昔人有令畫工傳神以其不似,命別為之。既而又以不似,凡三四易。」畫工 怒曰:「若畫得似後,是甚模樣?」滿坐烘然。

宋韓元吉《桐陰舊話》,忠獻公將生,令公夢人手中書 一「大興」字示之,知門戶之將起也。及命名,從人從意, 而字宗魏,蓋取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魏大名之義 耳。

王夫人初未有子,夢一僧貌甚異,手持蓮花曰:「汝欲 生男子。摘五葉餌之。」後生舍人及獻肅公、職方宮師、 莊敏公五子,皆貴顯,嘗誨之曰:「汝父有法度,為世所 知,汝曹或不及,則人必以為類我也。」其善教如此。 《畫墁錄》:張耆四十二男子,馮行己兒息二十二人。或 傳耆開窗直廐舍,先以馬合,縱婢隔觀之,從而為之, 罔不成孕。《行己》每五更以湯沃其下部。日出方罷。無 他術。

《樂善錄》:安州司法秦光亨者,方在母胎時,其舅陳遵 兩夕連夢一小兒挽其衣,若有所告,其狀甚急。遵寤 而思曰:「姊方孕,且產期伊邇,豈意不樂多子,而欲殺 是兒耶?」馳往視之,則兒果已覆在水盆中矣。遵救之 乃免。

《東坡志林》:「近聞黃州小民,貧者生子多不舉,初生便 於水盆中浸殺之,江南尤甚,聞之不忍。會故人朱壽 昌康叔守鄂州,某以書遺之,乃立賞罰以變此風。而 黃之士石耕道雖椎魯無他長,然頗誠實,喜為善。乃 使率黃人之富者,歲出十千,如願過此者亦聽,使耕 道掌之,多買米布絹絮,使安國寺僧繼連書其出入」, 訪閭里田野,有貧甚不舉子者,輒少遺之。若歲活得 百箇小兒,亦閒居一樂事也。吾雖貧,亦當出十千。 《欒城遺言》,公悟悅禪定,門人有以《漁家傲》祝生日及 濟川者,以非其志也,乃賡和之:「七十餘年真一夢,朝 來壽斝兒孫奉。憂患已空無復痛,心不動,此間自有 千鈞重。蚤歲文章供世用,中年禪味疑」天縱。石塔成 時無一縫。誰與共。人間天上隨他送。

《聞見後錄》:「劉法欲生,其母幃帳忽若墜壓而下。視之, 上有大蛇,蜿蜒若被痛楚狀,母怖甚,避之他所。法生 再視之,但蛇蛻耳。」後法為將,有賢稱。崇寧興儒學,則 刑舉子之無賴者。宣和興道學,則刑道士之無賴者。 坐此謫官。久之,以節度使、檢校少師帥熙河童貫,盡 取本道精兵去,俾用老弱下軍深入策應,遂陷貫。方 奏捷,反以「不稟節制」聞,士大夫冤之。

《宋史宗澤傳》:「澤字汝霖,婺州義烏人。母劉夢天大雷 電,光燭其身,翌日而澤生焉。」

《寇瑊傳》:「瑊字次公,汝州臨汝人。初,母夢神人授珠,吞 之而娠,生而眉目美秀。擢進士,授蓬州軍事推官,歷 知開封府。」

《岳飛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世力農。父和能節食 以濟餓者。有耕侵其地,割而與之,貰其財者不責償。 飛生時,有大禽若鵬,飛鳴室上,因以為名。未彌月,河 決內黃水暴至,母姚抱飛坐甕中,衝濤及岸得免,人 異之。」

《禮志》:紹興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高宗賜宰臣秦 檜詔曰:「省所奏辭免生日賜宴。朕聞賢聖之興必五 百歲,君臣之遇蓋亦千載。夫以不世之英,值難逢之 會,則其始生之日,可不為天下慶乎!式燕樂衎,所以 示慶也。非喬岳之神無以生申甫,非宣王之能任賢 無以致中興。今日之事,不亦臣主俱榮哉!宜服異恩」, 毋守沖節。所請宜不允。

《宗室傳》:「子晝歷樞密都承旨。衢、嚴、信、饒之民,生子多 不舉子,晝請禁絕之。」

《杜杞傳》:「杞字偉長,父鎬蔭補將作監主簿,知建陽縣, 強敏有才。閩俗,老而生子輒不舉,杞使五保相察,犯 者得重罪。」

《文苑黃亢傳》:「亢字清臣,建州浦城人也。母夢星隕於 懷,掬而吞之,遂有娠。」

《熊克傳》:「克字子復,建寧建陽人,御史大夫博之後。將 生,有翠羽雀翔臥內。克幼而翹秀,既長,好學,善屬文。 郡博士胡憲器之曰:『子學老於年,他日當以文章顯』。」 紹興中進士第。

《趙葵傳》:「葵字南仲,京湖制置使方之子。初生時,或夢 南岳神降其家。」

《范應鈴傳》:「應鈴字旂叟,豐城人。方娠,大父夢雙日照 庭,應鈴生稍長,厲志於學。丞相周必大見其文,嘉賞 之。開禧元年,舉進士,後歷直煥章閣。」

《聞見後錄》:殿中丞丘舜元,閩人也。舟泝汴,遇生日艤 津亭,家人酌酒為壽。忽昏睡,夢登岸,過林薄,至一村 舍,主人具飲食。既覺,行岸土皆如夢中所見。至村舍, 有老翁方徹席如賓,退問之,曰:「吾先以是日亡一子 祭之耳。」舜元默然,知前身為老翁子也,厚遺之以去。 《後山談叢》:郯城民妻有二十一子而雙生者七。 《癸辛雜識》:袁彥純同知始以史同叔同里之雅,薦以 登朝尹京。既以才猷自結上知,遂繇文昌躋宥府,寖 寖乎柄用矣。適誕辰,客有獻詩為壽云:「見說黃麻姓字香,且將公論是平章。十年舊學資猶淺,二紀中書 老欲彊。刑鼎豈堪金鎖印,仙翁已在白雲鄉。太平宰 相今誰是?惟有當年召伯棠。」「刑鼎」指薛蓋以金科賜 第;「仙翁」指葛,時已七十,舊學則鄭安晚也。此詩既傳, 史聞惡之,旋即斥去。

《宋史陳宜中傳》:「宜中,字與權,永嘉人也。少甚貧,而性 特俊拔。有賈人推其生,時以為當大貴,以女妻之。既 而入太學,有文譽。」

《齊東野語》:賈師憲當國日,臥治湖山,作堂曰「半閒」,又 治圃曰「養樂。」然名為就養,其實怙權固位,欲罷不能 也。每歲八月八日生辰,四方善頌者以數千計,悉俾 翹館謄考,以第甲乙,一時傳誦,為之紙貴,然皆諂詞 囈語也。偶得首選者數闋,戲書於此。陳惟善合《寶鼎》 詞云:「神鼇誰斷,幾千年,再乾坤初造。筭當日、棋枰如 許。爭一著、吾其衽左。談笑頃、又十年生聚。處處邠風 葵棗。江如鏡、楚氛餘幾,猛聽甘泉捷報。天衣細意從 頭補。爛山龍、華蟲黼藻。宮漏永、千門角鑰,截斷紅塵 飛不到,街九軌。看千貂避路,庭院五侯深鎖。好一部、 太平六典,一一周公手做。赤舄繡裳,消得道、斑斕衣 好。儘龐眉鶴髮,天上千秋難老。甲子平頭纔一過,未 說汾陽考。看金盤露滴瑤池,龍尾放班回早。」廖瑩中 群玉《木蘭花慢》云:「請諸君著眼,來看我、福華編。記江 上秋風,鯨漦漲雪,雁徼迷煙。一時幾多人物,只我公 隻手護山川。爭睹階符瑞象,又扶紅日中天。因懷下 走奉櫜鞬,磨盾夜無眠。知。重開宇宙,活人萬萬,合壽 千千。鳧鷖。太平世也,要東還,越上是何年。消得清時 鐘鼓,不妨平地神仙。」陸景思《甘州》云:「滿清平世界,慶 秋成。看看斗米三錢。論從來活國,論功第一,無過豐 年。辦得閒民一飽,餘事笑談間。若問平戎策,微妙難 傳。玉帝要留公住,把西湖一曲,分入林園。有茶爐丹 竈,更有釣魚船。覺秋風、未曾吹著,但砌蘭、長倚北堂 萱。千千歲、上天將相,平地神仙,奚減倬然。」《齊天樂》云: 「金飆吹淨人間暑,連朝弄涼新雨。萬寶功成,無人解 得,秋入天機深處。閒中自數。幾心酌乾坤,手斟霜露。 護了山河,共看元影在銀兔。而今神仙正好,向青空 覓箇,沖澹襟宇。帝念群生,如何便肯,從我乘風歸去。 夷遊洞府。把月杼雲機,教他兒女。水逸山明,此情天 付與,從橐。」《陂塘柳》云:「指庭前、翠雲金雨,霏霏香滿仙 宇。一清透徹渾無底,秋水也無流處。君試數,此樣襟 懷,頓得乾坤住。閒情半許。聽萬物氤氳,從來形色,每 向靜中覰。琪花路。相接西池壽母,年年弦月時序。荷 衣菊佩尋常事,分付兩山容與。天證取,此老平生,可 向青天語。瑤巵緩舉。要見我何心。西湖萬頃,來去自 鷗鷺。」郭應酉居安《聲聲慢》云:「捷書連晝,甘雨灑通宵, 新來喜沁堯眉。許大擔當,人間佛力須彌。年年八月 八日,長記他、三月三時。平生事,想祗和天語,不遣人 知。一片閒心鶴外,被乾坤係定,虹玉腰圍。閶闔雲邊, 西風萬籟吹齊。歸舟更歸何處,是天教家在蘇堤。千 千歲,比周公、多箇綵衣。」且侑以儷語云:「綵衣宰輔,古 無一品之曾參;袞服湖山,今有半閒之姬旦。」所謂三 月三者,蓋頌其庚申《蘋草坪》之捷。而《歸舟》乃舫齋名 也。賈大喜,自仁和宰除官告院,既而語客曰:「此詞固 佳,然失之太俳,安得有著綵衣周公乎?」

《金史張行簡傳》:「行簡改禮部侍郎,提點司天臺直學 士,同修史如故。」行簡言:「唐制,僕射、宰相生日,百官通 班致賀,降階答拜。國朝皇太子元正生日,三師、三公、 宰執以下,須群官同班拜賀,皇太子立受,不答拜。今 尚書省宰執生日,分六品以下別為一班揖賀,宰執 坐答揖;左右司郎中、五品官廷揖,亦坐答之。臣謂身 坐舉手答揖,近於坐受也。宰執受賀,其禮乃重於皇 太子,恐於義未安,別嫌明微,禮之大節。伏請宰執生 日令三品以下官同班賀,宰執起立,依見三品官儀 式通答揖。」上曰:「此事何不早辨正之?如都省擅行,卿 論之是矣。」行簡對曰:「禮部蓋嘗參酌古今典禮,擬定 儀式,省廷不從,輒改以奏。」下尚書省議,遂用之。宰執 生日,三品以下群官通班賀,起立答之,自此始。 《黃久約傳》:「久約字彌大,東平須城人也。曾祖孝綽,有 隱德,號潛山先生。父勝,通判濟州。母劉氏,尚書右丞 長言之妹。一夕夢鼠銜明珠,寤而久約生歲實在子 也。」

《元史木華黎傳》:「木華黎,札剌兒氏,世居阿難水東。父 孔溫窟哇,以戚里故,在太祖麾下,從平篾里吉,征乃 蠻部,數立功。後乃蠻又叛,太祖與六騎走,中道乏食, 擒水際橐駝殺之,燔以食。太祖追騎,垂及,而太祖馬 斃,五騎相顧駭愕,孔溫窟哇以所乘馬濟,太祖身當 追騎死之,太祖獲免。有子五人,木華黎其第三子也。」 生時有白氣出帳中,神巫異之曰:「此非常兒也。」 《史天倪傳》:天倪始生之夕,白氣貫庭成童,姿貌魁傑。 有道士見而異之,曰:封侯相也。

《燕公楠傳》:「燕公楠,字國材,南康之建昌人,宋禮部侍 郎肅之七世孫。母雷氏夢五色巨翼入幃,遂生公楠《楊奐傳》:「奐字煥然,乾州奉天人。母嘗夢東南日光射 其身旁一神人以筆授之,已而奐生,其父以為文明 之象,因名之曰奐。」

《虞集傳》:集父汲,以翰林院編修官致仕,娶楊氏,國子 祭酒文仲女。咸淳間,文仲守衡,以汲從,未有子,為禱 於南嶽。集之將生,文仲晨起衣冠坐而假寐,夢一道 士至前,牙兵啟曰:「南嶽真人來見。」既覺,聞甥館得男, 心頗異之。集三歲即知讀書。

《呂思誠傳》:思誠字仲實,平定州人。六世祖宗禮,金進 士,遼州司戶。宗禮生仲堪,亦舉進士。仲堪生時敏,時 敏生釗,為千夫長,死國事。釗生德成,德成生允,卒平 定知州致仕。思誠父也。母馮氏,夢一丈夫,烏巾白襴 衫,紅綎束帶,趨而揖曰:「我文昌星也。」及寤,思誠生,目 有神光,見者異之。

《察罕傳》:初,察罕生於河中,其夜天氣清肅,月白如晝, 相者賀曰:「是兒必貴。」國人謂白為察罕,故名察罕。 小雲石海涯傳:小雲石海涯,母廉氏,夜夢神人授以 大星,使吞之,已而有妊。及生,神彩秀異,年十二三,膂 力絕人。

《歸暘傳》:「暘字彥溫,汴梁人。將生,其母楊氏夢朝日出 東山,上有輕雲來掩之,故名暘。」

《黃溍傳》:「溍字晉卿,婺州義烏人。母童氏夢大星墜於 懷,乃有娠,歷二十四月始生溍。溍生而俊異,比成童, 授以書詩,不一月成誦。迨長,以文名於四方。」

《張起巖傳》:父範生起巖。初其母丘氏有娠。見長蛇數 丈入榻下。已忽不見。乃驚而誕起巖。

《霏雪錄》:「至正末,越有夫婦於大善寺金剛神側,縛葦 席而居。其婦產一子,首有兩肉角,鼻孔昂縮,類所謂 夜叉者。蓋產婦依止土偶,便稟得此形。」

《明外史馮勝傳》:「勝生時,黑氣滿室,經日不散。」

《方孝孺傳》:「孝孺生時,有大星墮其所。」

《章溢傳》:溢,龍泉人,始生聲如鐘,其家怪之,幾不舉。 《薛瑄傳》:瑄生時,肌如水晶,洞見五內,其母欲不舉,祖 聞其啼聲,止之曰:「此兒體清而聲宏,必異人也。」乃舉 之。

《孫懋傳》:「『江彬導帝巡幸塞上,懋上言:彬素梟桀,志懷 憸邪,乞立寘重典,雪神人之憤』。疏上,人皆為懋危,而 彬方日夜侍帝娛樂,竟亦不之見也。彬生日,眾邀懋 往賀。懋曰:『吾抗疏欲殺之,而賀其生乎』?」卒不往。 《霏雪錄》:「樊昌高八舍家軒墀之間畜龜,數年生育至 百餘。其家產子四五人,皆龜胸傴僂。蓋孕婦感其氣 所致。」古人胎教。可不謹哉。

陳白雲家,籬落間植決明,家人摘以下茶。生三女,皆 短而跛,而王氏女甥亦跛,予皆識之。又會稽民朱氏 一子亦然,其家亦嘗種之,悉拔去。

《嵩陽雜識》:胡忠安公濙生,髮白如絲,彌月方黑。生之 夕,母夢一僧持花以遺之,覺而生公見僧即笑。父問 之,僧答云:「此吾師天池高僧後身也。先師嘗示夢,今 生胡氏家,後當顯,爾來求我,以一笑為記。」聞者異之。 《野雪雜說》:鶴山先生母夫人方坐蓐時,其先公晝寢, 夢有人朝服入其臥內,因問為誰,答曰:「陳了翁。」覺而 「鶴山生。」所以用其號而命名。

《賢奕》趙司成永,號類菴,京師人。一日,過魯學士鐸邸, 魯公曰:「公何之?」司成曰:「憶今日為西涯先生誕辰,將 往壽也。」魯公曰:「吾當與公偕,公以何為贄?」司成曰:「帕 二方也。」魯公曰:「吾贄亦應如之。」入啟笥,索帕無有,躊 躇良久,憶里中曾餽有枯魚,令家人取之。家人報以 食,僅存其半。魯公度家無他物,即以其半載與趙公 俱往公所稱祝,公「烹魚沽酒以飲。二公歡甚,即事唱 和而罷。」

《皇朝盛事》:「慶成王生一百子俱長成。自長子襲封外, 餘九十九人並封鎮國將軍。每會紫玉盈坐,至不能 相識,而人皆隆準。」極異事也。

《見聞錄》:太原王相公始生,冷無氣,母驚謂已死。有鄰 嫗徐氏者,反覆諦視良久,笑曰:「此俗名臥胞生,吾能 治之當活,活則當貴,但不免多病,累阿母耳。」趣使活 之,其法用左手掬兒,右手摑其背百餘,逾時嚏下而 醒。六歲中痘,公母嘗下樓謁巫,見一白衣人長丈餘, 闌立凝視,若有所言。母驚踣樓下,以為不祥,然竟無 恙。從父入太學,僦舍十廟前,甫四歲,苦夜啼,雖風雨 大寒中,必求宿戶外。母患之,試使人詐蒙虎皮升屋 而嗥,夜夜為常,迄不能禁。忽一夕,有真虎自廟牆東 緣脊而來,其行甚遲,睥睨若欲下噉者。比舍人俱見 之,一市盡鬨,持挺杖逐之,迤邐至西牆而沒。公能記 其狀,方額翹尾,視常虎更大而黑,無斑文。有識者言 「此神司虎也。」

《明外史葉向高傳》:「向高,福清人。在妊時,母避倭寇難, 生道旁敗廁中,轉側三年,數瀕於死。輒有神相之,迄 獲全。」

《陸崑傳》:「崑妊七月而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