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4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四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十七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四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四十七卷目錄

 稱號部紀事三

人事典第四十七卷

稱號部紀事三[编辑]

《唐書張士貴傳》:士貴,虢州盧氏人。本名忽峍,彎弓百 五十斤,左右射無空發。隋大業末,起為盜,攻剽城邑, 當時患之,號「忽峍賊。」 《李守素傳》:李守素者,趙州人。王世充平,召署天策府 倉曹參軍,通氏姓學,世號肉譜。虞世南與論人物,始 言江左、山東尚相酬對,至北地則笑而不答,歎曰:「肉 譜定可畏。」許敬宗曰:「倉曹此名,豈雅目耶?宜有以更 之。」世南曰:「昔任彥昇通經,時稱《五經笥》,今以《倉曹》為 《人物志》,可乎?」

《李淳風傳》:「淳風,岐州雍人。父播,仕隋高唐尉,棄官為 道士,號黃冠子,以論譔自見。」

《李靖傳》:「靖弟客師,右武衛將軍,累戰功封丹陽郡公, 致仕居昆明池南。善騎射,喜馳獵,雖老猶未衰。自京 南屬山,西際灃水,鳥鵲皆識之,每出從之翔噪,人謂 之鳥賊。」

《蕭瑀傳》:瑀武德元年遷內史令,帝委以樞筦,內外百 務悉關決,或引升御榻,呼曰:「蕭郎。」

《薛收傳》:元敬,隋選部郎邁之子,與收及族兄德音齊 名,世稱「河東三鳳。」收為長雛,德音為鸑鷟,元敬年最 少為鵷雛。

《竇威傳》:威父熾,在周為上柱國,入隋為太傅,太穆皇 后,其從兄弟女也。威沈邃有器局,貫覽群言。家世貴, 子弟皆喜武力,獨威尚文,諸兄詆為「書癡。」

《王績傳》:績游北山東皋著書,自號東皋子。高祖武德 初,待詔門下省。故事,官給酒三升。或問:待詔何樂耶? 答曰:「良醞可戀耳。」侍中陳叔達聞之,日給一斗。時稱 斗酒學士。

《薛大鼎傳》:大鼎以功遷浩州刺史,累徙滄州。無棣渠 久廞塞,大鼎浚治屬之海,商賈流行。里民歌曰:「新溝 通,舟楫利。屬滄海,魚鹽至。昔徒行,今騁駟。美哉薛公 德滂被。」又疏長蘆、漳、衡三渠,泄汙潦,水不為害。是時 鄭德本在瀛州,賈敦頤為冀州,皆有治名,故河北稱 「鐺腳刺史。」

《谷那律傳》。那律。魏州昌樂人。貞觀中。累遷國子博士。 淹識群書。褚遂良嘗稱為「九經庫。」

《韋湊傳》:湊祖叔諧,貞觀中為庫部郎中,與弟吏部郎 中叔謙、兄主爵郎中季武同省,時號「三列宿。」

《戴至德傳》:「至德遷尚書右僕射,時劉仁軌為左,人有 所訴,率優容之。至德乃詰究本末,理真者密為奏,終 不顯私恩。由是當時多稱仁軌者,號仁軌為解事僕 射。嘗更日聽訟,有嫗詣省,至德已收牒,嫗乃復取曰: 『初以為解事僕射,今乃非是』。至德笑還之。」

《李嗣真傳》:嗣真字承胄,趙州柏人人。多藝,舉明經,累 調許州司功參軍。賀蘭敏之修譔東臺,表嗣真直弘 文館,與學士劉獻臣、徐昭皆少有名,號「三少。」

《田游巖傳》:「游巖,京兆三原人。永徽時,補太學生。罷歸, 入太白山。母及妻皆有方外志,與共棲遲山水間。自 蜀歷荊楚,愛夷陵青溪,止廬其側。長史李安期表其 才,召赴京師,行及汝,辭疾入箕山,居許由祠旁,自號 由東鄰。」

《張薦傳》:薦祖鷟為鴻臚丞,四參選判策為銓府最,員 外郎員半千,數為公卿稱。鷟文辭猶青銅錢,萬選萬 中,時號「鷟青錢學士。」

《裴敬彝傳》:敬彝七歲能文章,性謹敏,宗族重之,號「甘 露頂。」

《裴漼傳》:「漼,絳州聞喜著姓。父琰之,永徽中為同州司 戶參軍,年甚少,不主曹務。刺史李崇義內輕之,鐫諭 曰:『同三輔吏事繁,子盍求便官,毋留此』。」琰之唯唯。吏 白積案數百,崇義讓使趣斷,琰之曰:「何至逼人?」乃命 吏連紙進筆為省決,一日畢,既與奪當理,而筆詞勁 妙,崇義驚曰:「子何自晦,成我過耶?」由是名動一州,號 「霹靂手。」

《盧從愿傳》:「從愿為刑部尚書,數充校考使,升退詳確。 御史中丞宇文融方用事,將以括田戶功為上下考, 從愿不許,融恨之,乃密白從愿盛殖產,占良田數百 頃。帝自此薄之,目為多田翁。後欲用為相屢矣。卒以 是止。」

《岑長倩傳》:輔元者,汴州浚儀人。父處仁,仕隋為剡丞, 與同郡王孝逸、繁師元、靖君亮、鄭祖咸、鄭師善、李行 簡、盧協皆有名,號《陳留八俊《蘇頲傳》:頲字廷碩,弱敏悟,一覽至千言,輒覆誦。第進 士,調烏程尉。武后封嵩高,舉賢良方正異等,除左司 禦率府胄曹參軍。吏部侍郎馬載曰:「古稱一日千里, 蘇生是也。」

《陸元方傳》:元方從父餘慶,以博學稱,雅善趙貞固、盧 藏用、陳子昂、杜審言、宋之問、畢構、郭襲微、司馬承禎 釋懷,一時號「方外十友。」

《元萬頃傳》:「萬頃為著作郎,武后諷帝召諸儒論譔禁 中,萬頃與周王府戶曹參軍范履冰、苗神客、太子舍 人周思茂、右史胡楚賓與選。凡譔《列女傳》《臣軌》《百僚 新戒》《樂書》等九千餘篇。至朝廷疑議表疏,皆密使參 處,以分宰相權。故時謂『北門學士』。」

《楊再思傳》:張昌宗坐事,司刑少卿桓彥範劾免其官, 昌宗訴諸朝,武后意申釋之,問宰相:「昌宗於國有功 乎?」再思曰:「昌宗為陛下治丹,餌而愈,此為有功。」后悅, 昌宗還官。自是天下貴彥範,賤再思,左補闕戴令言 賦「兩腳狐」以譏之。

《蘇味道傳》:味道,趙州欒城人。九歲能屬辭,與里人李 嶠俱以文翰顯,時號蘇李。延載中,以鳳閣舍人檢校 侍郎,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味道練臺閣故事,善占奏。 然其為相特具位,未嘗有所發明,脂韋自營而已。常 謂人曰:「決事不欲明白,誤則有悔,摸稜持兩端可也。」 故世號摸稜手。

《張嘉貞傳》:嘉貞性簡疏,與人不疑,內曠如也,或時以 此失。有嗜進者汲引之,能以恩終始。所薦中書舍人 苗延嗣、呂太一,考功員外郎員嘉靜,殿中侍御史崔 訓,皆位清要,日與議政事。故當時語曰:「令君四俊,苗 呂崔員。」

《郭弘霸傳》:弘霸,舒州同安人,仕為寧陵丞。天授中,由 革命舉得召見,自陳往討徐敬業,臣誓抽其筋、食其 肉,飲其血,絕其髓。武后大悅,授左臺監察御史,時號 「四其御史。」

《吉溫傳》:溫與羅希奭相勗以虐,號「羅鉗吉網。」

《盧藏用傳》:藏用始隱山中時,有意當世,人目為「隨駕 隱士。」

《王紹宗傳》:紹宗兄元宗,隱嵩山,號「太和先生」,傳黃老 術。

《尹元凱傳》:「元凱,瀛州樂壽人。由慈州司倉參軍坐事 免,棲遲不出者三十年。與張說、盧藏用厚,詔起為右 補闕。」時又有富嘉謨、吳少微,皆知名。嘉謨,武功人,舉 進士,長安中累轉晉陽尉。少微,新安人,亦尉晉陽,尤 相友善。有魏谷倚者,為太原主簿,並負文辭,時稱「北 京三傑。」

《淮安王神通傳》:神通子孝節,孝節曾孫暠,少孤,事母 孝。始為枝江丞,荊州長史張柬之曰:「帝宗千里駒,吾 得其人。」

《王勃傳》:勃弟助為監察御史裏行。初,勔劇勃皆著才 名,故杜易簡稱「三珠樹。」其後助、劼又以文顯。劼早卒。 福畤少子勸亦有文,福畤嘗詫韓思彥,思彥戲曰:「武 子有馬癖,君有譽兒癖,王家癖何多耶?」使助出其文, 思彥曰:「生子若是,可夸也。」勃與楊炯、盧昭鄰、駱賓王 皆以文章齊名,天下稱王、楊、盧、駱四傑。炯嘗曰:「我愧 在盧前,恥居王後。」議者謂然。

《武三思傳》:三思姦亂竊國,比司馬懿。其忌阻正人特 甚,嘗曰:「我不知何等名善人,唯與我者殆是哉。」與宗 楚客兄弟、紀處訥、崔湜、甘元柬相驅煽,王同皎、周憬、 張仲之等不勝憤,謀殺之。為冉祖雍、宋之愻、李悛所 白,皆坐死。因逮染五王,而崔湜遣周利貞就殺之,故 祖雍與御史姚紹之等五人,號「三思五狗。」司農少卿 趙履溫,中書舍人鄭愔,長安令馬構,司勳郎中崔日 用,監察御史李託其權,熏炙內外。其尤干政事者, 天下語曰:「崔、冉、鄭,亂時政。」

《竇懷貞傳》:懷貞進左御史大夫,兼檢校雍州長史。會 歲除,中宗夜宴近臣,謂曰:「聞卿喪妻,今欲繼室,可乎?」 懷貞唯唯。俄而禁中寶扇鄣衛,有衣翟衣出者,已乃 韋后乳媼,王所謂莒國夫人者,故蠻婢也。懷貞納之 不辭。又避后先諱,而以字稱。世謂媼婿為阿㸙。懷貞 每謁見奏請,輒自署皇后「阿㸙」,而人或謂為國㸙,軒 然不慚,以自媚於后。時政令多門,赤尉由墨制授御 史者眾。或戲曰:「尉入臺多而縣辦否?」對曰:「辦於異日。」 問其故,答曰:「佳吏在,僥倖去故辦。」聞者皆笑。又附宗 楚客、安樂公主等以取貴位,為素議所斥,名稱盡矣。 韋后敗,斬妻獻其首,貶濠州司馬,再徙益州長史,乃 復故名。景雲初,以殿中監召,閱月,遷左御史大夫、同 中書門下平章事,封中山縣公,再遷侍中。方太平公 主干政,懷貞傾己附離,日視事退,輒詣主第刺取所 欲。睿宗為金仙、玉真二公主營觀,費鉅萬,諫者交疏 不止,唯懷貞勸成之,躬護役作。族弟維鍌諫曰:「公位 上袞,當思獻可替否輔天子,而計校瓦木,雜廁工匠 間,使海內何所瞻仰」乎?不答,督繕益急。時語曰:「前作 后國㸙,後為主邑丞」,言事公主,如邑官屬也《王志愔傳》:志愔,博州聊城人,擢進士第。中宗神龍中, 為左臺侍御史,以剛鷙為治,所居人吏畏讋,呼為皁 鵰。

《裴耀卿傳》:「耀卿遷祕書正字,相王府典籤,與掾丘悅、 文學韋利器更直,備顧問,府中號學直。」

《齊澣傳》:澣,開元初,姚崇復相,用為給事中中書舍人, 論駮及誥詔皆援準古誼,朝廷大政必咨之,時號「解 事舍人。」

《王琚傳》:太平公主事平帝於琚眷委特異,豫大政事, 時號「內宰相。」

《盧懷慎傳》:懷慎,開元元年進同紫微黃門平章事,自 以才不及姚崇,故事皆推而不專,時譏為「伴食宰相。」 《元德秀傳》:德秀為魯山令李華兄,事德秀,而友蕭穎 士劉迅。及卒,華諡曰「文行先生。」天下高其行,不名,謂 之「元魯山。」

《蕭穎士傳》:穎士客死汝南逆旅,年五十二,門人共諡 曰「文元先生。」穎士樂聞人善,以推引後進為己任,如 李陽、李幼卿、皇甫冉、陸渭等數十人,由獎目皆為名 士,天下推知,人稱蕭功曹。

《烏承玭傳》:承玭,開元中與族兄承恩皆為平盧先鋒, 沈勇而決,號「轅門二龍。」

《貴妃楊氏傳》:「貴妃三娣皆美劭,帝封韓虢秦三國為 夫人,秦國早死,故韓虢與國忠貴最久,而虢國素與 國忠亂,頗為人知,不恥也。每入謁,並驅道中,從監侍 姆百餘騎,炬密如晝,靚粧盈里,不施幃障,時人謂為 雄狐。」

《賀知章傳》:「知章晚節尤誕放,遨嬉里巷,自號四明狂 客。」

《李白傳》:「白天才奇特,喜縱橫術,擊劍為任俠,輕財重 施。客任城,與孔巢父、韓準、裴政、張叔明、陶沔居徂徠 山,日沈飲,號竹溪六逸。天寶初,南入會稽,與吳筠善。 筠被召,故白亦至長安,往見賀知章,知章見其文,嘆 曰:『子謫仙人也』。」

張旭,蘇州吳人。每大醉,以頭濡墨而書。既醒,自以為 神,不可復得也,世呼「張顛。」

《劉晏傳》:包佶父融,集賢院學士,與賀知章、張旭、張若 虛有名當時,號「吳中四士。」

《李邕傳》:邕字泰和,揚州江都人。父善有雅行,淹貫古 今,不能屬辭,故人號「書簏。」邕之文於碑頌是所長,人 奉金帛請其文,前後所受鉅萬計。邕雖詘不進,而文 名天下,時稱李北海。

《王旭傳》:「旭官御史,為人苛急,少縱貸,人莫敢與忤。每 治獄,囚皆逆服。製獄械率有名,曰『驢駒拔撅』」、「犢子縣 等,以怖下,又縋髮以石脅承之。時監察御史李嵩、李 全交皆嚴酷,取名與旭埒,京師號三豹,嵩為赤,全交 為白,旭為黑,里閭至相詛曰:『若違教,值三豹』。」

《白履忠傳》:「履忠,汴州浚儀人。貫知文史,居古大梁城, 時號梁丘子。」

《李憕傳》:「憕通《左氏春秋》,頗殖產,伊川占膏腴,自都至 闕口,疇墅彌望,時謂地癖。」

《殷踐猷傳》:踐猷博學,尤通氏族、曆數、醫方,與賀知章、 陸象先、韋述最善。知章嘗號為「五總龜」,謂龜千年五 聚,問無不知也。

《賈循傳》:循父會有高節,嘗稱疾不答,辟署里中號一 龍。親亡,負土成墓廬,其左手蒔松柏,時號「關中曾子。」 《衛大經傳》:大經邃於《易》,人謂之《易》聖。

《元結傳》,結授著作郎,益著書作《自釋》曰:「河南元氏望 也。」結,元子名也;次山,結字也。世業載《國史世系》在家 諜,少居商餘山,著《元子》十篇,故以元子為稱。天下兵 興,迯亂入猗玗洞,始稱猗玗子。後家瀼濱,乃自稱浪 士。及有官,人以為浪者亦漫為官乎,呼為漫郎。既客 樊上,漫遂顯。樊左右皆漁者,少長相戲,更曰聱叟。彼 誚以聱者,為其不相從聽,不相鉤加,帶笭箵而盡船, 獨聱齖而揮車。酒徒得此。又曰:「公之漫,其猶聱乎?公 守著作,不帶笭箵乎?又漫浪於人間,得非聱齖乎?公 漫久矣,可以漫為叟。」於戲!吾不從聽於時俗,不鉤加 於當世,誰是聱者?吾欲從之。彼聱叟不慚帶乎笭箵, 吾又安能薄乎著作?彼聱叟不羞聱齖於鄰里,吾又 安能慚漫浪於人間?取而醉人議,當以漫叟為稱,直 荒浪其情性,誕漫其所為,使人知無所存有,無所將 待。乃為語曰:「能帶笭箵,全獨而保生;能學聱齖,保宗 而全家。」聱也如此,漫乎非邪?

《鄭虔傳》:虔嘗為天寶軍防錄,言典事該,諸儒服其善 著書,時號「鄭廣文。」

《郗士美傳》:士美父純,自拾遺七遷至中書舍人,為宰 相元載所忌。時牙將李琮辱京兆尹崔昭於禁中,純 詣載,請速處其罪,載不納,遂辭疾還東都,號「伊川田 父。」

《楊炎傳》:炎父播,舉進士,退居求志。元宗召拜諫議大 夫,棄官歸養。肅宗時,即家拜散騎常侍,號元靜先生。 《崔造傳》:造永泰中與韓會、盧東美、張正則三人友善居上元,好言當世事,皆自謂王佐才,故號「四夔。」 《張志和傳》:志和十六擢明經,以策干肅宗,特見賞重, 命待詔翰林,授左金吾衛錄事參軍。後坐事貶南浦 尉,會赦還。以親既喪,不復仕。居江湖,自稱「煙波釣徒。」 著《元真子》,亦以自號。

《陸羽傳》:「羽上元初更隱苕溪,自稱桑苧翁,闔門著書, 或獨行野中,誦詩擊木,裴回不得意,或慟哭而歸。故 時謂今接輿也。」

《李揆傳》:揆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修國史,封姑臧縣伯。 揆美風儀,善奏對,帝歎曰:「卿門第、人物文學,皆當世 第一,信朝廷羽儀乎!」故時稱三絕。

《常袞傳》:袞為相,懲元載敗,窒賣官之路,然一切以公 議格之,非文詞者皆擯不用,故世謂之「濌伯。」以其濌 濌無賢不肖之辨云。

《李程傳》:程為翰林學士,學士入署,常視日影為候。程 性孏,日過八塼乃至,時號「八塼學士。」 《呂元膺傳》:元膺拜東都留守,東畿西南通鄧、虢,川谷 曠深,多麋鹿,人業射獵而不事農,遷徙無常,皆趫悍 善鬥,號曰「山棚。」

《關播傳》:「李元平游播門下,播請帝用之。李希烈叛,帝 以元平兼汝州別駕知州事。希烈遣將李克誠以精 騎薄城,縛元平馳見希烈,遺矢於地。希烈因嫚罵曰: 『盲宰相,使爾當我,何待我淺邪』!」

《馮宿傳》:「宿字拱之,弟定,字介夫,偉儀觀,與宿齊名,人 方漢二馮。」

《于頔傳》:頔請升襄州為大都督府。初,襄有髤器,天下 以為法。至頔驕蹇,故方帥不法者,號「襄樣節度。」 《陸贄傳》:贄入翰林,年尚少,以材幸天子,常以輩行呼 而不名。在奉天,朝夕進見,然小心精潔,未嘗有過。由 是帝親倚,至解衣衣之,同類莫敢望。雖外有宰相主 大議,而贄常居中參裁可否,時號「內相。」

《王方翼傳》:「方翼早孤,哀毀如成人,時號孝童。」

《李紳傳》:紳為人短小精悍,於詩最有名,時號「短李。」穆 宗召為右拾遺翰林學士。與李德裕、元稹同時,號「三 俊。」

《李宗閔傳》:宗閔為中書舍人,典貢舉,所取多知名士, 若唐沖、薛庠、袁都等,世謂之「玉筍。」

《李逢吉傳》:「逢吉為尚書右僕射,帝暴疾,中外阻遏。逢 吉因中人梁守謙、劉弘規、王守澄議,請立景王為皇 太子,帝不能言,頷之而已。明日下詔,皇太子遂定。鄭 注得幸於王守澄,逢吉遣從子訓賂注,結守澄為奧 援。自是肆志無所憚。其黨有張又新、李續、張權輿、劉 栖楚、李虞、程昔範、姜洽及訓八人,而傅會者又八人」, 皆任要劇,故號「八關。十六子。」有所求請,先賂《關子》,後 達於逢吉,無不得所欲。

《竇鞏傳》:「鞏有名於時,平居與人言,若不出口,世號囁 嚅翁。」

《李栖筠傳》:「栖筠喜獎善,而樂人攻己短,為天下士歸 重,不敢有所斥,稱贊皇公云。」

《鄭注》傳注本姓魚,冒為鄭,故當時號魚鄭。及用事,人 庾謂曰「水族。」

《王播傳》:播弟起為皇太子侍讀。文宗上文,好古學。是 時鄭覃以經術進,起以敦博顯,帝數訪逮時政。因積 雨願寬逐臣過惡,又短鮑叔終身不忘人過,以解帝 錮人意。俄兼太常卿,禮儀使。帝題詩太子笏以賜,詔 畫象便殿,號「當世仲尼。」其寵遇如此。

《穆寧傳》:寧四子,贊、質、員、賞,兄弟皆和粹,世以珍味目 之。贊,少俗,然有格為酪,質美而多入為酥,員為醍醐, 賞為乳腐云。

《楊虞卿傳》:虞卿佞柔善諧麗,權幸倚為奸利。歲舉選 者,皆走門下,署第注員,無不得所欲,升沉在牙頰間。 當時有蘇景引、張元夫,而虞卿兄弟汝士漢公為人 所奔向,故語曰:「欲趨舉場問蘇張,蘇張猶可,三楊殺 我。」宗閔待之尤厚,就黨中為最。能唱和者以口語軒 輊事機,故時號黨魁。

《白居易傳》:居易自號醉吟先生,為之傳。暮節惑浮屠 道尤甚,至經月不食葷,稱香山居士。

《元稹傳》:稹長於詩,與白居易名相埒,天下傳諷,號「元 和體」,往往播樂府。穆宗在東宮,妃嬪近習皆誦之,宮 中呼「元才子。」

《李嗣業傳》:嗣業從平石國及突騎施,以跳盪先鋒,加 特進,虜號為「神通大將。」

《李景讓傳》:「元和後,大臣有德望者,以居里顯。景讓宅 東都樂和里,世稱清德者,號樂和李公」云。

《杜悰傳》:悰於大議論往往有所合,然才不周用,雖出 入將相,而厚自奉養,未嘗薦進幽隱。佑之素風衰焉, 故時號「禿角犀。」

《杜牧傳》:牧於詩情致豪邁,人號為小杜,以別杜甫云。 《鄭肅傳》:肅子仁表,累擢起居郎,嘗以門閥文章自高, 曰:「天瑞有五色雲,人瑞有鄭仁表。」傲縱多所陵藉,人 畏薄之《高駢傳》:駢字千里,南平郡王崇文孫也。家世禁衛,幼 頗修飭,折節為文學,與諸儒交,硜硜譚治道,兩軍中 人更稱譽之。事朱叔明為司馬,有二鵰並飛,駢曰:「我 且貴,當中之。」一發貫二鵰焉。眾大驚,號落鵰。《侍御 鄭薰傳》:薰既老,號所居為隱巖,蒔松於庭,號七松處 士。

《路巖傳》:「巖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年三十六,居位八歲, 進至尚書左僕射。於是王政秕僻,宰相得用事。巖顧 天子荒闇,且以政委己,乃通賂遺,奢肆不法。俄與韋 保衡同當國。二人勢動天下,時目其黨為牛頭阿」,旁 言如鬼,陰惡可畏也。

《張允伸傳》:「允伸卒,軍中推張公素為留後。公素范陽 人。以列將事允伸,擢累平州刺史。允伸卒,以兵來會 喪,軍士素附其威望,簡會知不可制,即出奔。詔公素 為節度使,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性暴厲,眸子多白, 燕人號白眼相公。」

《陸龜蒙傳》:「龜蒙不喜與流俗交,雖造門不肯見,不乘 馬升舟,設蓬席齎束書、茶竈、筆床、釣具往來,時謂江 湖散人,或號天隨子、甫里先生,自比涪翁、漁父、江上 丈人。後以高士召不至。」

《朱泚傳》:「初,源休為京兆尹,使回紇,將還,盧杞畏其辯, 能結主恩,次太原,奏為光祿卿。休怨望,故導泚僭號, 為調兵食,署拜百官,事一咨之,時訂其逆甚於泚。脅 辱大臣,多殺宗室子孫,幾於盡。每王師不利,喜見眉 宇,與姚令言勸泚圍奉天,晝夜為賊謀,二人爭自比 蕭何,休顧令言曰:『成秦之業,無軰我者,我視蕭何,子 當曹參可矣』。」即收圖籍貯府庫,效何者。人皆笑謂為 《火迫酇侯》。

《司空圖傳》:圖自目為「耐辱居士」,其言詭激不常,以免 當時禍災云。

《崔遠傳》:遠有文而風致整峻,世慕其為,目曰「飣座梨」, 言座所珍也。

《李鄘傳》:鄘子拭。拭子磎,乾寧元年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磎好學,家有書至萬卷,世號「李書樓。」

《王潮傳》:潮弟審知攻福州,乘白馬,履行陣,望者披靡, 號「白馬將軍。」

《珍珠船》唐高祖以十二人破草賊,號「無端兒」數萬。 摭言高祖呼裴寂為「裴三」,明皇呼宋濟為「宋五」,德宗 呼陸贄為「陸九。」

《耳目記》:唐柴駙馬紹之弟,有材力,輕趫迅捷,踊身以 上,挺然若飛,十數步乃止。嘗著吉莫靴上磚城,直至 女牆,手無扳引。又以足指緣佛殿柱至簷頭,捻椽覆 上,越百尺樓閣,了無障礙。文武聖睿皇帝奇之,曰:「此 人不可以處京邑。」出為外官,時人號為「壁飛。」

《龍城錄》:武居常,天后高祖也。少時遊洛下,人呼為「猴 頰郎」,以居常頤下有鬚,若猿頷也。

《大唐新語》:太宗嘗出行,有司請載書以從。太宗曰:「不 須。」虞世南在此,行祕書也。南為祕書監,於省後堂集 群書中奧義皆應用者,號《北堂書鈔》。今此堂猶存,其 書盛行於代。

王德儉,許敬宗之甥也,癭而多智,時人號曰「智囊。」 張易之、昌宗方貴寵用事,時朝列呼易之、昌宗為五 郎、六郎,宋璟獨以官呼之。天官侍郎鄭杲謂璟曰:「中 丞奈何喚五郎為卿?」璟曰:「鄭杲何庸之甚!若以官職, 正當卿號;若以親故,當為張五郎、六郎矣。足下非張 氏家僮,號五郎、六郎何也?」杲大慚而退。

《南部新書》:劉蕡精於儒術,嘗看《文中子》,奮然言曰:「才 非殆庶,擬上聖述作,不亦過乎?」客曰:「文中子於六籍 何如?」蕡曰:「若以人望人,文中子於六籍,猶奴婢之於 郎主也。」世遂以文中子為六籍奴婢。

《朝野僉載》:周秋官侍郎周興,推劾殘忍,法外苦楚,無 所不為,時人號「牛頭阿婆。」百姓怨謗,興乃榜門判曰: 「被告之人,問皆稱枉。」斬決之後,咸悉無言。

《周張元一》腹麤而腳短,項縮而眼跌,吉頊目為「逆流 蝦蟆。」

王怡為中丞憲臺之穢,姜晦為掌選侍郎吏部之穢。 崔泰之為黃門侍郎門下之穢,號為「京師三穢。」 陽滔為中書舍人時,促命制敕,令史持庫鑰他適,無 舊本撿尋,乃斲窗取得之,時人號為「斲窗舍人。」 唐王及善,才行庸猥,風神鈍濁,為內史,時人號為「鳩 集鳳池。」俄遷文昌右相,無他政,但不許令史雙驢入 台,終日迫逐,無時蹔舍,時人號為「驅驢宰相。」

《雲仙雜記》:盧記室多作脯腊,夏則委人於十步內,扇 上塗餳以撲蠅,脯以青紗障隔塵土。時人呼為「獵蠅 記室。」

袁利見為性頑獷,方棠謂袁生已封三鹿郡公,蓋譏 其大麤疏也。

唐楊炯每呼朝士為麒麟楦。或問之,曰:「今假弄麒麟 者,必修飾其形,覆之驢上,宛然異物。及去其皮,還是 驢耳。無德而朱紫,何以異是?」

陸餘慶為洛州長史善論事而繆於決判時嘲之曰「說事即喙長三尺判事則手重五斤。」

鳳閣侍郎杜景儉,文章知識並高遠,時號「鶴鳴雞樹。」 《談苑》:宋璟愛民恤物,時人謂之「有腳陽春」,言所至之 處,如陽春及物也。

《酉陽雜俎》:《世說》:曹著輕薄才,長於題目,人常目一達 官為「熱鏊上猢猻。」其實舊話也。《朝野僉載》云:魏光乘 好題目人,姚元之長大行急,謂之「趁蛇鸛鵲。」侍御史 王旭短而黑醜,謂之「煙薰水蛇。」楊仲嗣躁率,謂之「熱 鏊上猢猻。」

《記事珠》:汝陽王璡取雲夢石甕泛春渠以置酒,作金 銀龜魚,浮沉其中,為酌酒具,自稱釀王,兼麴部尚書。 《開元天寶遺事》:進士楊光遠惟多矯飾,不識忌諱,遊 謁王公之門,干索權豪之族,未嘗自足。稍有不從,便 多誹謗,常遭有勢撻辱,略無改悔。時人多鄙之,皆曰: 「楊光遠慚顏,厚如十重鐵甲也。」

右拾遺張方回精神不爽,時人呼為癡漢子。每朝政 有失,便抗疏論之,精彩昂然,進不懼死。明皇常謂:「右 拾遺張方回,忠賢人也。」

長安富民王元寶、楊崇義、郭萬金等,國中巨豪也。各 以延納四方多士,競於供送,朝之名寮,往往出於門 下。每科場,文士集於數家,時人目之為「豪友。」

李林甫為性狠狡,不得士心。每有所行之事,多不協 群議,而面無和氣。國人謂「林甫精神剛戾,常如索鬥 雞。」

楊國忠於冬月,常選婢妾肥大者,行列於前,令遮風, 蓋藉人之氣相暖,故謂之「肉陣。」

李林甫妒賢嫉能,不協群議,每奏御之際,多所陷人, 眾謂林甫為「肉腰刀。」又云:林甫嘗以甘言誘人之過, 譖於上前,時人皆言林甫甘言如蜜。朝中相謂曰:「李 公雖面有笑容,而肚中鑄劎也。」 李白有天才俊逸之譽,每與人談論,皆成句讀,如春 葩麗藻,粲於齒牙之下,時人號曰「李白粲花之論。」 李白嗜酒,不拘小節,然沉酣中所撰文章,未嘗錯誤, 而與不醉之人相對議事,皆不出太白所見,時人號 為「醉聖。」

《太平清話》:「盧仝自號癖王,陸龜蒙自號怪魁。」

《全唐詩話》:「陶峴,彭澤之孫也。開元末,家崑山,泛遊江 湖,自制三舟,與孟彥深、孟雲卿、焦遂共載。吳越之士 號為『水仙』。」

《朝野僉載》:袁守一性行淺促,時人號為「料鬥鳧翁。」雞。 元嘉少聰俊,左手畫圓,右手畫方,口誦經史,目數群 羊,兼成四十字詩,一時而就。足書五言一絕,六事齊 舉,代號「神仙童子。」

《唐國史補》:竇參之敗,給事中竇申止於配流。德宗曰: 「『吾聞申欲至人家,謂之鵲喜』。遂賜死。」

《因話錄》:元和中,柳柳州書,後生多師傚,就中尤長於 章草,為時所寶。湖湘以南,童稚悉學其書,頗有能者。 長慶已來,柳尚書公權又以博聞強識工書不離近 侍。柳氏言書者,近世有此二人。尚書與族孫璟開成 中同在翰林,時稱「大柳舍人」、「小柳舍人。」

《實賓錄》:金牛御史周攝、侍御史嚴昇嗜牛肉,凡到處, 金牛為之湧貴,江南人號「金牛御史。」

《暌車》志世目,長吉為鬼才。

《唐國史》補進士何儒亮,自外州至,訪其從叔,誤造郎 中趙需宅,白云同房。會冬至,需家致宴揮霍,需曰:「既 是同房。」便令引入就宴,姊妹妻女並在坐焉。儒亮食 畢,徐出,需細審之,乃何氏子也,需大笑。儒亮歲餘不 敢出京師,自是呼為何需郎中。

任迪簡,為天德軍判官,軍讌後至,當飲觥酒,軍吏誤 以醋酌。迪簡以軍使李景略嚴暴,發之則死者多矣, 乃強飲之,吐血而歸,軍中聞者皆感泣,後景略因為 之省刑。及景略卒,軍中請以為主。自衛佐拜御史中 丞,為軍使,後至易定節度使,時人呼為「呷醋節帥。」 《實賓錄》三相張家,唐張嘉貞相元宗,延賞相德宗,弘 靖相憲宗,時號曰「三相張家。」

好腳跡門生唐李太師逢吉知貢舉,榜成未放而入 相,及入第,就中書見座主,時謂「好腳跡門生」,前世未 有。

《全唐詩話》:張林言毀佛寺時,御史有蘇監察者,檢天 下廢寺,見銀佛一尺以下者,多袖而歸,時號「蘇捏佛。」 溫庭筠遽曰:「好對蜜陀僧。」

溫庭筠才思艷麗,工於小賦。每入試,押官韻作賦,凡 八叉手而八韻成,時號「溫八叉。」多為鄰鋪假手,日救 數人,而士行玷缺,縉紳薄之。

《摭言》:溫庭筠燭下未嘗起草,籠袖憑几,每賦一詠一 吟而已,場中號「溫八吟。」

《全唐詩話》:「張又新時號張三頭,謂進士狀頭、宏詞敕 頭、京兆解頭。」

張為以白居易為廣大教化主,取其《讀史詩》云:「含沙 射人影,雖病人不知。巧言誣人罪,至死人不疑。掇蜂 殺愛子,掩鼻戮寵姬。弘恭陷蕭望,趙高謀李斯。陰德既必報,陽禍豈虛施?人事雖可罔,天道終難欺。明即 有刑辟,陰即有神祇,苟免勿私喜,鬼得而誅之。」 《夢溪筆談》:「唐白樂天居洛,與高年者八人遊,謂之九 老。」

《清異錄》:「唐文皇虯鬚壯觀,人號髭聖。」

《摭言》:杜紫微《覽趙渭南卷》詩云:「殘星幾點鴈橫塞,長 笛一聲人倚樓。」因目嘏為趙倚樓。

沈雲翔,十人,交通中貴,號「芳林十哲。」「芳林」門名由此 入內。

盧暉,進士,自號《白衣卿相》。

謝廷浩以詞賦著名,號《錦繡堆》。

薛保遜好巨編,自號金剛杵。太和中,公卿之門卷軸 填委,率為閽媼,脂燭之費,因之平易者,曰:「若薛保遜 卷,即所得倍於常也。」

《因話錄》:司徒鄭貞公,每在方鎮崇樹公家,陳設器用, 無不精備,至於宴犒之事,未嘗刻薄,而居常奉身,過 於儉素,中外婚嫁,無日無之,凡是禮物,皆經神慮。公 與其宗叔太子太保絪俱住招國,太保第在南,出自 南祖,司徒第在北,出自北祖,時人謂之「南鄭相」、「北鄭 相。」司徒堂兄文憲公前後相德宗,謂之「大鄭相」、「小鄭 相。」

《實賓錄》:「看馬僕射」,唐李德權也。田令孜擢為牙職,令 孜敗,德權畏誅,遁入復州為太守。圉人有識之者,能 話其事,號為「看馬僕射。」

《三戟崔家》唐崔林伯仲多至大官,並列棨戟,時號「三 戟崔家。」

萬石張家唐張文權四子,父子皆三品,時謂「萬石張 家。」

真書盧家唐盧詹尚書為吏部押官,誥楷署其名字, 時人謂之「真書盧家。」

《三戟張家》唐張儉兄弟三人,門皆立戟,時號「三戟張 家。」

闕下林家唐林攢親亡,廬墓有白頭來,甘露降,林作 二闕於母墓前,時號「闕下林家。」

《點頭崔家》崔雍兄弟八人,皆登進士一科,世謂「點頭 崔家。」

鳳閣王氏唐王釋從昆弟四人,皆擢進士,至鳳閣舍 人,時號「鳳閣王氏。」

《珍珠船》:京師語曰:「太牢筆,少牢口,東西南北何處走?」 太牢,牛僧孺;少牢,楊虞卿。喙長三尺。

裴廷裕,乾寧中在內庭文書敏捷,號「下水船。」姚洎號 「急灘船」「上水船。」

韓偓、姚洎,俱為翰林學士,從昭宗幸岐,渥每與兩使 敕會棋,兩使不勝,洎即以手壞之,渥呼為白鸚鵡。若 洎不在,兩使將輸,韓必大呼曰:「白鸚鵡。」洎應聲至。 《零陵總記》:薛調,季瓚同年進士。調美姿貌,人號為生 菩薩,瓚俊爽,人號為劍。調寬恕而瓚猜忌,論者以時 人所稱,協其性也。

《酉陽雜俎》:荊州街子葛清,勇不膚撓,自頸已下遍刺 白居易舍人詩。成式嘗與荊客陳至呼觀之,令其自 解,背上亦能闇記,反手指其去處,至「不是此花偏愛 菊」,則有一人持杯臨菊藂。又「黃夾纈林寒有葉」,則指 一樹,樹上挂纈,纈窠鎖勝絕細。凡刻三十餘處,首體 無完膚,陳至呼為「白舍人行詩圖。」

《聞奇錄》:崔端己字安道,善酒令,著《庭萱譜》,稱同塵先 生。有魏溫者,不知是崔撰,嘗問曰:「君曾覽同塵先生 《庭萱譜》乎?」崔正顏對曰:「不知同塵先生何姓氏。」左右 大笑之。

《北夢瑣言》:夏侯孜相國未偶,伶俜風塵,蹇驢無故墜 井,每及朝士之門舍,逆旅之館,多有齟齬,時人號曰 「不利市秀才。」

唐相國夏侯公孜,富貴後得彭素之術,甚有所益。出 鎮蒲中,悅一倡妓,不能承奉,以致尾閭之泄,因而致 卒。有夏侯長官者,本反初僧也,曾依相國門庭,亂離 後挈家寄於鳳州山谷,尋亦物故,惟寡妻幼子而已。 夏嫗獻此術於節使滿存,相公大獲濡濟。其子名籍, 學吟詩,入西川依託勳臣為幕下從事,時人號為「夏 侯驢子」,乃世濟其鄙猥也。

詩人方干,吳人也。王龜大夫重之,既延入內,乃連下 兩拜,亞相安詳以答之。未起間,方又致一拜,時號「方 三拜。」

天復元年,鳳翔李茂貞請入覲奏事,朝廷允之,宴於 壽春殿。茂貞肩輿衣駝褐,入金鑾門,易服赴宴。咸以 為前代跋扈未有此也。時韓全誨深相交結,崔引懼 之,自此求結朱全忠,竟至汴州迎駕,與鳳翔連兵劫 遷入洛之始。識者以王子帶召戎、崔引比之。先是,茂 貞入闕,焚燒京城。是宴也,俳優安轡新號茂貞為「火 《龍子》」,茂貞慚惕俛首。

李克用征龐勳,軍陣出沒如神,號為「飛虎子。」

莊宗年十一,從晉王討王行瑜,初入覲獻捷,昭宗一 見駭異之,曰:「此子有奇表。」乃撫其背曰:「我兒將來之國棟,勿忘忠孝於吾家。」乃賜鸂𪆟酒卮、翡翠盤。十三 讀《春秋》,略知大義,騎射絕倫,其心豁如。採錄善言,聽 納容物,殆劉聰之比也。又云:昭宗曰:「此子可亞其父。」 時人號曰「亞子。」

《誠齋雜記》:唐末有喬子曠者,能詩,喜用僻事,時人謂 之「狐穴詩人。」

《清異錄》:自唐末無賴男子,以劄刺相高,或鋪《輞川圖》 一本,或砌白樂天、羅隱二人詩百首,至有以平生所 歷郡縣飲酒蒲博之事,所交婦人姓名、齒行第、坊巷、 形貌之詳,一一標表者,時人號為「針史。」

《北夢瑣言》:昭宗先諡聖穆景文孝皇帝,廟號昭宗。起 居郎蘇楷等駮議,請改為恭靈莊閔皇帝,廟號襄宗。 蘇楷,禮部尚書蘇循之子,乾寧二年應進士。楷人才 寢陋,兼無才行,昭宗惡其濫進,率先黜落,由是怨望, 專幸邦國之災。其父循奸邪附會,無譽於時,故希旨 苟進。梁祖識其險諛,滋不悅,時為敬翔、李振所鄙。梁 祖建號詔曰:「蘇楷、高貽休、蕭聞禮皆人才寢陋,不可 塵汙班行,並停見任,放歸田里,蘇楷可令致仕。」河朔 人士目蘇楷為「衣冠土梟。」

陸游《南唐書林仁肇傳》:仁肇事閩為裨將,沉毅果敢, 文身為虎,軍中謂之「林虎子。」

《盧絳傳》:絳入廬山白鹿洞書院猶亡賴,以屠販為事, 多脅取同舍生金。又持榷貨誣山中浮屠,以邀賄謝, 人皆患苦之。與諸葛濤蒯鼇,號「廬山三害。」

《劉洞傳》:洞隱居廬山,能詩,長於五字唐律,自言得賈 島法。同時有夏寶松者,亦隱廬山,相與為詩友。洞有 夜坐詩,寶松有《宿江城》詩,皆見稱一時,號「劉夜坐夏 江城」云。

《劉彥貞傳》:彥貞連刺海楚二州,善騎射,矢不虛發,軍 中號曰「劉一箭。」

《五代史李罕之傳》:罕之日以兵抄懷、孟間,啖人為食。 居民屯聚摩雲山,罕之悉攻殺之,立柵其上,時人號 曰「李摩雲。」

《周德威傳》:德威小字陽五,當梁晉之際,周陽五之勇 聞天下,梁軍圍晉太原,令軍中曰:「能生得周陽五者 為刺史。」有驍將陳章者,號陳野叉,常乘白馬,披朱甲 以自異,出入陣中求周陽五,欲必生致之。晉王戒德 威曰:「陳野叉欲得汝以求刺史,見白馬朱甲者,宜善 備之。」德威笑曰:「陳章好大言耳,安知刺史非臣作邪。」 因戒其部兵曰:「見白馬朱甲者,當佯走以避之。」兩軍 皆陣,德威微服雜卒伍中,陳章出挑戰。兵始交,德威 部下見白馬朱甲者,因退走。章果奮槊急追之。德威 伺章已過,揮鐵鎚擊之,中章墮馬,遂生擒之。

《李振傳》:「昭宗遷洛,振往來京師,朝臣皆側目。振視之 若無人,有所小怒,必加譴謫。故振一至京師,朝廷必 有貶降。時人目振為『鴟梟』。」

《韓建傳》:建撫輯兵民,又好學荊南成汭時,冒姓郭,亦 善輯荊楚,當時號為「北韓南郭。」

《朱漢賓傳》:漢賓字績臣,亳州譙人也。其父元禮為軍 校,從梁軍戰沒於清口。漢賓為人有膽力,梁太祖以 其父死戰,憐之以為養子。是時梁方東攻兗、鄆鄆州 朱瑾募其軍中驍勇者,黥雙鴈於其頰,號「鴈子都。」太 祖聞之,乃更選勇士數百人,號落鴈都,以漢賓為指 揮使。及漢賓貴,人猶以為「朱落鴈。」

《王彥章傳》:彥章為人驍勇有力,能跣足履棘,行百步 持一鐵鎗,騎而馳突,奮疾如飛,而他人莫能舉也。軍 中號「王鐵鎗。」

《唐本紀》:李克用少驍勇,軍中號曰「李鴉兒。」其一目眇, 又號「獨眼龍。」

《安叔千傳》:叔千字引宗,沙陀三部落人也。少善騎射, 事莊宗,以為奉安指揮使。明宗時,與討王都,拜秦州 刺史。從擊契丹,為先鋒都指揮使,以功拜昭武軍節 度使。歷靜難、橫海、安國、建雄四鎮。叔千狀貌堂堂,而 不通文字,所為鄙陋,時人謂之「沒字碑。」

《明宗本紀》:光化三年,李嗣昭攻梁,邢洺出青山,遇葛 從周兵,嗣昭大敗走,梁兵追之,嗣源從間道後至,謂 嗣昭曰:「為公一戰。」乃解鞍礪鏃,憑高為陣,左右指畫, 梁追兵望之莫測,嗣源急呼曰:「吾取葛公」,士卒可無 動。乃馳騎犯之,出入奮擊,嗣昭繼進,梁兵解去。嗣源 身中四矢,太祖解衣賜藥以勞之。由是李橫衝名重 《四方》。

《趙光逢傳》:「光逢字延吉。父隱,唐左僕射。光逢在唐以 文行知名,時人稱其方直溫潤,謂之玉界尺。」

《李愚傳》:愍帝即位,有意於治,數召學士問以時事,而 以愚為迂,未嘗有所問。廢帝亦謂愚等無所事,嘗目 宰相曰:「此粥飯僧爾。」以謂飽食終日而無所用心也。 《鄭遨傳》:遨,晉高祖時以諫議大夫召之,皆不起,即賜 號為逍遙先生。

《劉守光傳》:守光,深州樂壽人也。其父仁恭,事幽州李 可舉,能穴地為道以攻城,軍中號「劉窟頭。」

《安重榮傳》:重榮為大鐵鞭以獻,誑其民曰:「鞭有神,指人,人輒死,號鐵鞭郎君。」

《馮道傳》:道朝耶律德光於京師,德光責道事晉無狀, 道不能對。又問曰:「何以來朝?」對曰:「無城無兵,安敢不 來。」德光誚之曰:「爾是何等老子?」對曰:「無才無德,癡頑 老子。」德光喜,以道為太傅。當是時,天下大亂,戎夷交 侵,生民之命,急於倒懸。道方白號長樂老,著書數百 言,陳已更事四姓及契丹所得階勳官爵以為榮。自 謂孝於家,忠於國,為子為弟,為人臣,為司長,為夫為 父,有子有孫,時開一卷,時飲一杯,食味別,聲被色,老 安於當代,老而自樂,何樂如之?蓋其自述如此。 《馬引孫傳》:引孫同平章事,臨事多不能決,當時號為 「三不開。」謂其不開口以論議,不開印以行事,不開門 以延士大夫也。

《契丹附錄》:德光子齊王述律,聞亂走南山,契丹擊殺 述軋嘔里僧,而迎述律以立。述律立,改元應曆,號天 順皇帝,後更名璟。述律有疾,不能近婦人,左右給事 多以宦者。然畋獵好飲酒,不恤國事。每酣飲,自夜至 旦,晝則常睡,國人謂之「睡王。」

《閩世家》:王潮為福建觀察使,潮以弟審知為副使。審 知為人狀貌雄偉,隆準方口,常乘白馬,軍中號「白馬 三郎。」

《南平世家》:高從誨初封渤海王,其後南漢與閩蜀皆 稱帝。從誨所嚮稱臣,蓋利其賜予。俚俗語謂奪攘苟 得無愧恥者為賴子,猶言無賴也,故諸國皆目為高 賴子。

《前蜀世家》:王建為人隆眉廣顙,狀貌偉然。少無賴,以 屠牛盜驢販私鹽為事,里人謂之「賊王八。」

《南唐世家》:李景以馮延己、常夢錫為翰林學士,馮延 魯為中書舍人,陳覺為樞密使,魏岑、查文徽為副使。 夢錫直宣政殿,專掌密命,而延己等皆以邪佞用事, 吳人謂之「五鬼。」

《清異錄》:梁將葛從周忠義驍勇,每臨陣,東西南北忽 焉如神,晉人稱為「分身將。」

莊宗時,伶官朱國賓天資乖狠,眾皆畏恨,以其閩人, 號為「蟲使。」

晉少主志於富貴,纔進姓名,即問幾錢。拜官賜職,出 於談笑。幸臣私號「容易郎君。」

劉鋹僭立,奢麗自恣,在宮中自稱「蕭閒大夫。」

南漢劉晟殿側置宮人望明窗以候曉,宮人謂之「候 窗監。」

《北夢瑣言》:韓昭仕蜀,至禮部尚書文思殿大學士。麤 有文章,至於琴棋書筭射法,悉皆涉獵,以此承恩於 後主。時有朝士李台嘏曰:「韓八座事藝如拆襪線,無 一條長。」時人韙之。

唐趙大夫崇,凝重清介,門無雜賓,慕王濛、劉真長之 風也。標質堂堂,不為文章,號曰《無字碑》。每遇轉官,舊 例各舉一人自代,亞臺未嘗舉人,云:「朝中無可代己 也。」世亦以此少之。

《南唐近事》:李德來任大理少卿,持法甚峻,忌刻便佞, 時號「李貓兒。」本無學術,詐稱博聞,每呼馬為韓盧,樂 工為伶倫,諂佞為謇諤,以此貽譏於世。 《五國故事》:閩忠懿王諱審知,光州固始人。長兄潮,次 兄圭及審知,軍中號為「三龍。」

偽吳先主吳王行密,廬州合淝人,力舉三百斤。微時 居常獨處,必見黑衣人侍其側。後既有眾,遂令部兵 悉以黑繒幕其首,號曰「黑雲都。」

《實賓錄》:不語楊家:五代中,楊行密有一子病瘖,鄉里 號為「不語楊家。」

尖頭盧家五代盧舊,祖、父仕唐,俱至顯官,子孫生而 頭銳,時人號「尖頭盧家。」

書樓張家五代周張昭遠好學,積書萬卷,以樓居之, 號「書樓張家。」

軟餅中丞蜀韋嘏唐相範之子。仕孟昶時,歷御史中 丞,性多依違,時號「軟餅中丞。」

《珍珠船》王建平東川,諸將爭功。王宗裕立枯樹下,未 嘗自伐,時號「枯松太保。」

徐光溥為相,喜論事,大為李旻等所嫉。光溥後不言, 每聚議,但假寐而已。時號「睡相。」

《畫墁錄》:郭祖微時,椎埋無賴,靡所不至,既而竄赤籍。 一日有道士見之,問其能,曰:「吾業彫刺。」因令刺之。郭 于項右作雀,左作穀粟,戒曰:「爾於項自愛,爾之雀銜 穀,乃亨顯之時也。」郭祖秉旄之後,雀穀稍近,登位之 後,雀遂銜穀,世號郭威為郭雀兒。

《老學庵筆記》:蜀人爨薪,皆短而麤,束縛齊密,狀如大 餅餤,不可遽燒,必以斧破之,至有以斧柴為業者。孟 蜀時,周世宗志欲取蜀,蜀卒涅面為斧形,號破柴都。 《實賓錄》:世修降表李家蜀李昊四為降表,蜀人憤之。 有潛書其門者云:「世修降表李家。」

《遼史蕭札剌傳》:「札剌入頡山,杜門不出,上嘉其志,不 復徵。札剌自是家於頡山,親友或過之,終日言不及 世務,凡宴游相邀亦不拒。一歲山居過半,與世俗不偶。耶律資忠重之,目曰『頡山老人』。」

《耶律棠古傳》:「棠古字蒲速宛,六院郎君葛剌之後。太 康中,補本班郎君,累遷至大將軍。性坦率,好別白黑, 人有不善,必盡言無隱,時號強棠古。」

《蕭陶蘇斡傳》:「陶蘇斡,字乙辛隱,突呂不部人。四世祖 因吉,髮長五尺,時呼為長髮因吉。」

《耶律撻烈傳》:耶律屋質居北院,撻烈居南院,俱有政 跡,朝議以為「富民大王」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