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5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十一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五十一卷目錄

 喜怒部彙考

  爾雅釋詁

  方言雜釋

  白虎通情性

 喜怒部總論

  春秋繁露論齊頃公

 喜怒部藝文

  歡喜二偈        唐白居易

 喜怒部紀事

 喜怒部雜錄

人事典第五十一卷

喜怒部彙考[编辑]

《爾雅》
[编辑]

《釋詁》
[编辑]

鬰陶、繇,喜也。

《孟子》曰:「鬰陶思君。」《禮記》曰:「人喜則斯陶,陶斯詠。」詠斯猶。猶即繇也。「皆謂歡悅。鬰陶」者,心初悅而未暢之意也。

懠,怒也。

《詩》曰:「天之方懠。」舍人曰:「懠,怒聲也。」

「《坎》坎、壿壿」,喜也。

皆鼓舞懽喜也。《小雅伐木》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鄭箋云:「為我擊鼓坎坎然,為我興舞蹲蹲然。」謂以樂樂己。

《方言》
[编辑]

《雜釋》
[编辑]

馮𪗮苛,怒也。《楚》曰憑。小怒曰𪗮陳之苛。

馮,恚甚貌。《楚辭》曰:「康回憑怒。」 𪗮,言禁𪗮也。相,苛責也。

《魏盈》怒也。燕之外郊朝鮮洌水之間凡言呵叱者謂 之「魏盈。」

《白虎通》
[编辑]

《情性》
[编辑]

喜在西方,怒在東方。何以?西方萬物之成,故喜;東方 萬物之生,故怒。

喜怒部總論[编辑]

《春秋繁露》。

《論齊頃公》
[编辑]

《春秋》記天下之得失,而見所以然之故,甚幽而明,無 傳而著,不可不察也。夫泰山之為大,弗察弗見,而況 微眇者乎!故按《春秋》而適往事,窮其端而視其故,得 志之君子,有喜之人,不可不慎也。齊頃公親齊桓公 之孫,國固廣大,而地勢便利矣,又得霸主之餘尊,而 志加於諸侯,以此之故,難使會同,而易使驕奢,即位 九年,未嘗肯一與會同之事,有怒魯、衛之志,而從諸 侯於清丘斷道。春往伐魯,入其北郊;顧返伐衛,敗之 新築。當是時也,方求勝而志廣,大國往聘,慢而弗敬 其使者。晉、魯俱怒,內悉其眾,外得黨與,衛、曹四國相 輔,大困之,鞌獲齊頃公。斮逢丑父,深本頃公之所以 大辱身,幾亡國,為天下笑。其端乃從懾魯勝衛,起伐 魯,魯不敢出,擊衛大敗之。因其氣而無敵國以興患 也。故曰:「得志有喜,不可不戒。」此其效也。自是後,頃公 恐懼,不聽聲樂,不飲酒食肉,內愛百姓,問疾弔喪,外 敬諸侯,從會與盟,卒終其身,家國安寧。是福之本生 於憂而禍起於喜也。嗚呼!物之所由然,其於人切近 可不省耶?

喜怒部藝文[编辑]

《歡喜二偈》
唐·白居易
[编辑]

得老加年誠可喜,當春對酒亦宜歡。心中別有歡喜 事,開百龍門八節灘。

眼闇頭旋耳重聽,唯餘心口尚醒醒。今朝歡喜緣何

事,禮徹佛名《百部經
考證.svg

喜怒部紀事[编辑]

《史記三皇本紀》:「共工氏與祝融戰,不勝而怒,乃頭觸 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維缺。」

《禮記文王世子》文王之為世子,朝於王季,問內豎之 御者曰:「今日安否何如?」內豎曰:「安。」文王乃喜。

《左傳》僖公三十三年,城濮之戰,子玉既敗,及連穀而 死。晉侯聞之而後喜。可知也,曰:「莫予毒也已。」

三十三年,晉敗秦師于殽,獲百里孟明視、西乞術、白 乙丙以歸。文嬴請三帥使歸就戮于秦,公許之。先軫 朝,問秦囚。公曰:「夫人請之,吾舍之矣。」先軫怒曰:「武夫 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墮軍實而長寇讎,亡 無日矣。」不顧而唾。

文公二年,秦伐晉,以報殽之役。晉侯禦之,戰於彭衙, 秦師敗績。晉人謂秦拜賜之師戰於殽也,晉襄公縛 秦囚狼瞫,取戈斬之,公遂以為右。箕之役,先軫黜之, 而立續簡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吾與女為難』。瞫 曰:『《周志》有之,勇則害上,不登於明堂,死而不義,非勇 也。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陳,以其屬馳秦師死焉。晉師 從之,大敗秦師。君子謂狼瞫于是乎君子。《詩》曰:「君子 如怒,亂庶遄沮。」又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怒不作亂 而以從師,可謂君子矣。

《晉語》:「伯宗朝以喜歸,其妻曰:『子貌有喜,何也』?」曰:「『『吾言 於朝,諸大夫皆謂我知似陽子』。對曰:『陽子華而不實, 主言而無謀,是以難及其身,子何喜焉』?伯宗曰:『吾飲 諸大夫酒而與之語,爾試聽之』。」曰:「諾』。既飲,其妻曰:『諸 大夫莫子若也,然而民不能戴其上久矣,難必及子』。」 《左傳》宣公十七年:晉侯使郤克徵會於齊。齊頃公帷 婦人使觀之,郤子登,婦人笑於房。獻子怒,出而誓曰: 「所不此報,無能涉河。」郤子至,請伐齊,晉侯弗許。范武 子將老,召文子曰:「燮乎!吾聞之,喜怒以類者鮮,《易》者 實多。《詩》曰:『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君子如祉,亂庶遄已』。 君子之喜怒,以已亂也,弗已者必益之。郤子其或者 欲已亂於齊乎?不然,余懼其益之也。余將老,使郤子 逞其志,庶有豸乎?爾從二三子唯敬。」乃請老。郤獻子 為政。

襄公十年,諸侯之師久於偪陽。荀偃、士丐請於荀罃 曰:「水潦將降,懼不能歸,請班師。」智伯怒,投之以几,出 於其間。

《魯語》:公父文伯飲南宮敬叔酒,以露睹父為客羞。鱉 小焉,睹父怒,相延食鱉,辭曰:「將使鱉長而後食之。」遂 出。文伯之母聞之,怒曰:「吾聞之先子曰:『祭養尸,饗養 上賓』。鱉於何有,而使夫人怒也!」遂逐之。五日,魯大夫 辭而復之。

《家語始誅篇》:孔子為魯司寇,攝行相事,有喜色。仲由 問曰:「『『由聞君子禍至不懼,福至不喜』。今夫子得位而 喜,何也』?孔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樂以貴下人乎』』?」 《左傳》定公三年:「邾子在門臺,臨廷閽,以瓶水沃廷。邾 子望見之,怒閽曰:『夷射姑旋焉』。命執之,弗得,滋怒,自 投於床,廢於鑪,炭爛,遂卒。」莊公卞急而好潔,故及是。 《莊子徐無鬼》篇:「越之流人,去國數日,見其所知而喜; 去國旬月,見所嘗見於國中者,喜;及期年也,見似人 者而喜矣。不亦去人滋久,思人滋深乎?夫逃虛空者, 藜藋柱乎鼪鼬之逕,踉位其空,聞人足音,跫然而喜 矣。而況乎昆弟親戚之謦欬其側者乎?」

《呂氏春秋·至忠篇》:齊王疾,痏使人之宋迎文摯。文摯 至,視王之疾,謂太子曰:「王之疾必可已也。雖然,王之 疾已,則必殺摯也。」太子曰:「何故?」文摯對曰:「非怒王則 疾不可治,怒王則摯必死。」太子頓首,彊請曰:「苟已王 之疾,臣與臣之母以死爭之於王,王必幸臣與臣之 母,願先生之,勿患也。」文摯曰:「諾。請以死為王與太子」 期而將往,不當者三,齊王固已怒矣。《文摯》至,不解屨, 登床,履王衣,問王之疾。王怒而不與言。文摯因出辭 以重怒王,王叱而起,疾乃遂已。王大怒,不說,將生烹 文摯。太子與王后急爭之而不能得,果以鼎生烹文 摯。

《戰國策》:孟嘗君出行,國至楚,楚獻象床。郢之登徒直 使送之,不欲行。見孟嘗君門人公孫戌曰:「臣郢之登 徒也,直送象床,象床之直千金,傷此若髮,漂賣妻子, 不足償之,足下能使僕無行,先人有寶劍,願得獻之。」 戌曰:「諾。」入見孟嘗君曰:「小國所以皆致相印於君者, 悅君之義,慕君之廉也。今君到楚而受象床,所未至 之國,將何以待君?」孟嘗君曰:「善。」戌趨而出。君召而返 之,曰:「子何舉足之高,志之揚也?」公孫戌曰:「臣有大喜 三。」孟嘗君曰:「何謂也?」公孫戌曰:「門下百數,莫敢入諫。 臣獨入諫,臣一喜;諫而得聽,臣二喜;諫而止君之過, 臣三喜。」

《荀子堯問》篇:魏武侯謀事而當,群臣莫能逮,退朝而 有喜色。吳起進曰:「亦常有以楚莊王之語聞於左右 者乎?」武侯曰:「楚莊王之語何如?」吳起對曰:「楚莊王謀 事而當,群臣莫逮,退朝而有憂色。」申公巫臣進問曰: 「『王朝而有憂色,何也』?莊王曰:『不穀,謀事而當,群臣莫能逮,是以憂也』。」其在中蘬之言也,曰:「諸侯自為得師」 者王,得友者霸,得疑者存。自為謀而莫己若者亡。今 以不穀之不肖,而群臣莫吾逮,吾國幾於亡乎!是以 憂也。楚莊王以憂而君以喜。武侯逡巡再拜曰:「天使 夫子振寡人之過也。」

《戰國策》:秦王使人謂安陵君曰:「寡人欲以五百里之 地易安陵。安陵君使唐雎於秦曰:『安陵君受地於先 王而守之,雖千里不敢易也,豈直五百里哉』?」秦王怫 然怒,謂唐雎曰:「君亦嘗聞天子之怒乎?」唐雎對曰:「臣 未嘗聞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屍百萬,流血千里。」唐 雎曰:「大王嘗聞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 冠徒跣,以頭搶地耳。」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 怒也。夫專諸之刺王僚也;彗星襲月,聶政之刺韓傀 也;白虹貫日,要離之刺慶忌也,蒼鷹擊於殿上。此三 子皆布衣之士也,懷怒未發,休祲降於天,與臣而將 四矣。若士必怒,伏屍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縞素,今日 是也。」挺劍而起。秦王色撓,長跪而謝之。

《漢書。高祖本紀》:「沛公從百餘騎,見羽鴻門,羽因留沛 公飲。范增數目羽,擊沛公,羽不應。沛公起如廁,脫身 去。故使臣獻璧,羽受之,又獻玉斗范增,增怒,撞其斗, 起曰:『吾屬今為沛公鹵矣』。」

《義縱傳》:甯成為關都尉,歲餘,關吏稅肄郡國,出入關 者號曰:「寧見乳虎,無值。」甯成之怒,其暴如此。

《東觀漢記》:上幸長安,祠高廟十一陵,歷覽宮館舊處, 會郡縣吏,勞賜作樂。有縣三老大言:「陛下入東都,臣 望顏色儀類似先帝。臣一驩喜,百官嚴設如舊時;臣 二驩喜,見吏賞賜,識先帝時事;臣三驩喜,陛下聽用 直諫,默然受之;臣四驩喜,陛下至明,懲艾酷吏,視人 如赤子;臣五驩喜,進賢用能,各得其所;臣六驩喜,天 下太平,德合於堯。臣《七驩喜》。」

《後漢書列傳序》:廬江毛義,少節,家貧,以孝行稱。南陽 人張奉慕其名,往候之。坐定而府檄適至,以義守令。 義捧檄而入,喜動顏色。奉者,志尚士心賤之,自恨來, 固辭而去。及義母死,後舉賢良,公車徵,遂不至。張奉 嘆曰:「賢者固不可測。往日之喜,迺為親屈也。」

《世說》:鄭元家奴婢皆讀書。嘗使一婢,不稱旨,將撻之, 方自陳說,元怒,使人曳著泥中。須臾,復有一婢來,問 曰:「胡為乎泥中?」答曰:「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後漢書華佗傳》:「有一郡守篤病久,佗以為盛怒則差, 乃多受其貨而不加功,無何,棄去,又留書罵之。太守 果大怒,令人追殺佗不及,因瞋恚,吐黑血數升而愈。」 《魏志辛毗傳》注:「世語曰:『毗女憲英,聰明有才鑒。初,文 帝與陳思王爭為太子,既而文帝得立,抱毗頸而喜 曰:『辛君知我喜否』?毗以告憲英,憲英嘆曰:『太子代君 主宗廟社稷者也。代君不可以不戚,主國不可以不 懼。宜戚而喜,何以能久!魏其不昌乎』』!」

《梁習傳》:「濟陰王思與習同時,擢為刺史。」注:「《魏略苛吏 傳》曰:思性急,嘗執筆作書,蠅集筆端,驅去復來,如是 再三。思恚怒,自起逐蠅,不能得,還取筆擲地,蹋壞之。」 《晉書衛玠傳》:「玠嘗以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意相干, 可以理遣,故終身不見喜慍之容。」

《王衍傳》:衍嘗因宴集,為族人所怒,舉樏擲其面,衍初 無言,引王導共載而去,然心不能平,在車中攬鏡自 照,謂導曰:「爾看吾目光,乃在牛背上矣。」

《孫登傳》:「登字公和,汲郡共人也。無家屬,於郡北山為 土窟居之。夏則編草為裳,冬則被髮自覆,好讀《易》,撫 一絃琴,見者皆親樂之。性無恚怒,人或投諸水中,欲 觀其怒。登既出,便大笑。」

《王述傳》:「述性急為累,嘗食雞子,以著刺之不得,便大 怒擲地,雞子圓轉不止,便下床以屐齒踏之,又不得, 嗔甚,掇內口中,齧破而吐之。既躋重位,每以柔克為 用。謝奕性麤,嘗忿述,極言罵之,述無所應,面壁而已。 居半日,奕去復坐。人以此稱之。」

《謝安傳》:「安兄子元既破苻堅,有驛書至,安方對客圍 碁,看書既竟,便攝放床上,了無喜色,碁如故。客問之, 徐答云:『小兒輩遂已破賊。既罷,還內過戶限,心喜甚, 不覺屐齒之折。其矯情鎮物如此』。」

《王遜傳》:「遜為南夷校尉,寧州刺史李雄遣李驤寇寧 州,遜使將軍姚崇距之,戰於堂狼,大破驤等。崇追至 瀘水,透水死者千餘人。崇以道遠不敢渡水。遜以崇 不窮追,怒囚群帥,執崇鞭之。怒甚,髮上衝冠,冠為之 裂,夜中卒。」

《世說》:謝弘微至性寬博,與人未嘗有牾。末年嘗與友 人碁,友人西南碁有死勢,一客唱言:「西南風急,或至 覆舟。」其人悟而救之,弘微大怒,投局於地。識者覺其 有異,未幾果卒。

《魏書李沖傳》:「沖遷尚書僕射。李彪之入京也,孤微寡 援,而自立不群,以沖好士,傾心宗附。沖亦重其器學, 禮而納焉。每言之於高祖,公私共相援益。及彪為中 尉兼尚書,為高祖知待,便謂非復藉沖而更相輕背, 惟公坐斂袂而已,無復宗敬之意也。沖頗銜之。後高祖南征,沖與吏部尚書、任城王澄並以彪倨傲無禮」, 遂禁止之,奏其罪狀。沖手自作,《家人不知》,辭甚激切, 因以自劾。高祖覽其表,嘆悵者久之。既而曰:「道固可 謂溢也,僕射亦為滿矣。」沖時震恐,數數責彪前後愆 悖,瞋目大呼,投折几案,盡收御史,皆泥首面縛,詈辱 肆口。沖素性溫柔,而一旦暴恚,遂發病荒悸,言語亂 錯,猶扼腕叫詈,稱李彪小人,醫藥所不能療,或謂肝 臟傷裂,旬有餘日而卒。

《劉昶傳》:「昶,義隆第九子也。和平六年,間行來降,尚平 陽長公主。昶好犬馬,愛武事。入國歷紀,猶布衣皂冠, 同凶素之服。然訶詈童僕,音雜夷夏。雖在公坐,諸王 每侮弄之,或戾手齧臂,至於痛傷。笑呼之聲,聞於御 聽。高祖每優假之,不以怪問。至於陳奏本國事故,語 及征役,則能斂容涕泗,悲動左右。而天性褊躁,喜怒」 不恆,每至威忿楚扑,特苦引待南士,禮多不足,緣此 人懷畏避。

《高允傳》:初,允與游雅及太原張偉同業相友,雅常論 允曰:夫喜怒者,有生所不能無也。而前史載卓公寬 中,文饒洪量,褊心者或之弗信。余與高子游處四十 年矣,未嘗見其是非慍喜之色,不亦信哉。高子內文 明而外柔弱,其出言吶吶不能出口,余嘗呼為文子。 崔公謂余云:「高生豐才博學,一代佳士,所乏者矯矯 風節耳。」余亦然之。司徒之譴,起於纖微,及於詔責,崔 公聲嘶股戰不能言。宗欽已下,伏地流汗,都無人色。 高子敷陳事理,申釋是非,辭義清辨,音韻高亮,明主 為之動容,聽者無不稱善。仁及寮友,保茲元吉,向之 所為矯矯者,更在斯乎!宗愛之任勢也,威振四海,嘗 召百司於都坐,王公以下,庭望畢拜。「高子獨升階長 揖。由此觀之,汲長孺可臥見衛青,何抗禮之有?向之 所謂風節者,得不謂此乎?知人固不易,人亦不易知。 吾既失之於心內,崔亦漏之於形外。鍾期止聽於伯 牙,夷吾見明於鮑叔,良有以也。」其為人物之所推如 此。

《諸帝子孫傳》:「艾陵伯萇子子華,除齊州刺史。先是,州 境數經反逆,邢杲之亂,人不自保,而子華撫集豪右, 委之管鑰,眾皆感悅,境內帖然。而性甚褊急,當其急 也,口不擇言,手自捶擊。長史鄭子湛,子華親友也,見 侮罵,遂即去之。子華雖自悔厲,終不能改。」

《周書王羆傳》:「羆性嚴急,嘗有吏挾私陳事者,羆不暇 命捶扑,乃手自取靴履持以擊之。」

《唐書袁天綱傳》:「時有長社人張憬藏,技與天綱埒。魏 元忠尚少,往見憬藏,問之,久不答。元忠怒曰:『窮通有 命,何預君邪』?拂衣去。憬藏遽起曰:『君之相在怒時,位 必卿相』。」

《杜審言傳》:「審言累遷洛陽丞,坐事貶吉州司戶參軍。 後武后召審言將用之,問曰:『卿喜否』?審言蹈舞謝。后 令賦歡喜詩,嘆重其文,授著作佐郎。」

《雲仙雜記》:「陸鴻漸採越江茶,使小奴子看焙。奴失睡, 茶燋爍。鴻漸怒,以鐵繩縛奴投水中。」

《朝野僉載》:「唐衢州龍游縣令李凝道,性褊急。姊男年 七歲,故惱之,即往逐之不及,遂餅誘得之,齩其胸背 流血,姊救之得免。又乘驢于街中,有騎馬人靴鼻撥 其膝,遂怒大罵,將毆之走,遂無所及,忍惡不得,遂嚼 路旁棘子血流。」

《唐書皇甫湜傳》:「湜一日命其子錄詩,一字誤,詬躍呼 杖,杖未至,嚙其臂血流。」

《世說補》:「李納性褊急,酷尚奕棋。每下子,安詳極於寬 緩。有時躁怒,家人輩則密以棋具陳於前。納睹便欣 然改容,取子布算,都忘其恚。」

《中山詩話》:陳文思堯佐以使相致仕,年八十,有詩云: 「青雲岐路遊將遍,白髮光陰得最多。」構亭號「佚老」,後 歸政者往往多效之。公喜堆墨書,遊長安佛寺題名, 從者誤側硯汙鞋,公性急,遂窒筆於其鼻,客笑失聲, 若皇甫湜怒其子,不暇取杖,遂齕臂血流。

《宋史晏殊傳》:「殊拜樞密副使,從幸玉清昭應宮,從者 持笏後至,殊怒,以笏撞之折齒,御史彈奏,罷知宣州。」 《老學菴筆記》:陳福公長卿,重厚粹美,有天人之相,然 議者擬其少英偉之氣。予為編修官時,一日與沈持 要、尹少稷見公於都堂閣,公忽盛怒曰:「張德遠以元 樞輒受三省樞密院訴牒,雖是勳德重望,亦豈當如」 此?方言之時,精神赫然,目光射人,退以告朝士,皆云: 「平生未嘗見此公怒也。古人有貴在於怒者」,此豈是 耶?

《聞見後錄》:王荊公在半山,使一老兵方汲泉埽地,當 其意,譽之不容口。忽誤觸燈檠,即大怒,以為不力,逐 去之。參寥在坐,私語他客云:「公以喜怒進退一老兵, 如在朝廷;以喜怒進退士大夫也。」

《揮麈後錄》:錢穆父與蔡元度俱在禁林,二公雅相好。 元祐末,穆父先坐命詞,以本官知池州。元度送之郊 外,促膝劇談,戀戀不忍舍。忽群吏來謁元度云:「已降 旨,內翰除右丞,中使將來宣押矣。」穆父起慶之,元度喜甚,卒然而應曰:「卞也何人,不謂禮絕之敬,生於坐 上。」雖穆父亦為色動。

《元史趙良弼傳》:良弼同僉書樞密院事,或問為治,良 弼曰:「必有忍,乃其有濟。人性易發而難制者,惟怒為 甚。必克己然後可以制怒,必順理然後可以忘怒,能 忍所難忍,容所難容,事斯濟矣。」

《雪濤小說》:「我朝天順時,都憲陳智性急,嘗取簪剔指, 簪墜地,就地取之,持觸磚數迴,盡滅其鋒乃已。暑日 坐廳事,一蠅拂其面,即叱左右捕之,左右故東西馳 騖作拏狀,伺其怒定乃罷。或告之改,智乃書『戒性急』 三字於木尺置案頭。然僮僕有小過,輒又持木尺自 抶之。」

《菽園雜記》:巡撫周文襄初至崑山,甫登岸,盛怒,撻一 人。儒學教諭朱冕叱皁隸,令止進白,公曰:「請姑息怒, 至衙門責之可也。」公從之,至寓府,入見後,召冕問故, 對曰:「下車之初,觀瞻所係,恐因怒傷人,累盛德耳。」公 謝之。

喜怒部雜錄[编辑]

《詩經邶風谷風章》:「黽勉同心,不宜有怒。」

《小雅巧言章》:「君子如怒,亂庶遄沮。」

《禮記曲禮》:「父母有疾,怒不至詈。」按注:怒罵曰詈。怒而 至詈,是甚怒也。

《檀弓》:「人喜則斯陶,陶斯詠,詠斯猶,猶斯舞。」注:「喜者,外 境會心之謂。陶謂鬱陶,心初悅而未暢之意,鬱陶之 情暢,則口歌詠之也。味歌不足,漸至動搖身體,乃至 起舞,足蹈手揚,樂之極也。」

《樂記》:「夫樂者,先王之所以飾喜也;軍旅鈇鉞者,先王 之所以飾怒也。故先王之喜怒,皆得其儕焉。喜則天 下和之,怒則暴亂者畏之,先王之道禮樂可謂盛矣。」 按注「皆得其儕」,言各從其類,喜非私喜,怒非私怒也。 《大全》馬氏曰:「以樂飾喜而不為汰者,以喜當其類也; 以軍旅鈇鉞飾怒而不以為暴者,以怒當其類也。」 《左傳》昭公二十五年。「子太叔曰:『民有喜怒。喜有施舍。 怒有戰鬥』。」喜生於好。怒生於惡。

《春秋元命》苞兩口銜士為喜,喜得朋心,喜者為憙憙 天心。

《魯語》:「醉而怒,醒而喜,庸何傷。」

《莊子在宥》篇:「人大喜邪毗於陽;大怒邪毗於陰?陰陽 并毗,四時不至,寒暑之和不成,其反傷人之形乎?使 人喜怒失位,居處無常,思慮不自得,中道不成章,于 是乎天下始喬詰、卓鷙,而後有盜跖、曾史之行。故舉 天下以賞其善者不足,舉天下以罰其惡者不給。」 《荀子修身》篇:「怒不過奪,喜不過予,法勝私也。」

《淮南子本經訓》:「人之性,心有憂喪則悲,悲則哀,哀斯 憤,憤斯怒,怒斯動,動則手足不靜矣。人之性有侵犯 則怒,怒則血充,血充則氣激,氣激則發怒,發怒則有 所釋憾矣。故鐘鼓管簫干鏚羽旄,所以飾喜也;兵革 羽旄金鼓斧鉞,所以飾怒也。必有其質,乃為之文。」 《韓詩外傳》:「曾子曰:『吾嘗仕為吏,祿不過鍾釜,尚有欣 欣』」然而喜者,非以為多也,樂其逮親也。

《說文》:「口豈為喜。」豈者,陳樂立而上見也。人心之悅,則 其面目粹然而變,知其喜也。

《聞見後錄》:杜子美《贈韋左丞》詩:「竊效貢公喜,難甘原 憲貧。」「原憲貧」,所自不一「貢公喜。」注引王陽入仕、貢禹 彈冠事,雖是,而無「貢公喜」三字。予讀劉孝標《廣絕交 論》云:「王陽登則貢公喜。」此其自也。

《卻掃編》:石林公言吳中俚語:「若等人易得久,嗔人易 得醜。」雖鄙,亦甚有理。

《齊東野語》:匡衡好學,精力絕人。諸儒為之語曰:「無說 詩,匡鼎來;匡說詩,解人頤。」其善於講誦,能使人喜而 至於解頤也。至今俗諺以人喜過甚者云「兜不上下 頦」,即其意也。本朝盛度以第二名登第,其父喜甚,頤 解而卒。又岐山縣樊紀登第,其父亦以喜而頤脫,有 聲如破甕。按《醫經》云:「喜則氣緩,能令致脫頤。」信非戲 語也。

水。南翰記王荊公曰:「莫大之禍,起於斯須之不忍,一 言一動,毫釐不忍,遂致數年立腳不定。」又詩云:「愚濁 生嗔怒,皆因理不通。休添心上焰,只作耳邊風。長短 家家有,炎涼處處同。是非無實相,究竟總成空。」 《讀書鏡》:「章子厚嘗延太學生在門下,適至書室,見其 講《易》,略問其說,其人縱以性命荒忽之言為對,子厚 大怒」曰:「何敢對吾亂道!」亟取杖,命左右擒欲擊足,其 人哀鳴,乃得釋。魏昭者,陳國童子也,師事郭泰。泰命 作粥,呵曰:「高明為長者作粥,使沙不可食。」擲杯於地, 昭復進之,泰復呵之,如是者三,泰喜曰:「吾乃知子之 心矣。」余觀佛氏所呵者,人我山驕慢幢。故王生結襪, 黃石進履,古之至人,皆有深意。如郭林宗「陶鑄少年」, 正所謂以嗔作佛事。若章丞相,便是「風墮羅剎鬼國」 耳。

《太平清話》:「喜怒之情,生於天之六氣。喜生譽,怒生毀
考證.svg
乃行天之氣,初不為我而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