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08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八十二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八十二卷目錄

 宗藩部列傳二十六

  北魏六

  華山王鷙     任城文王彝

  建忠伯志     廣陽忠武王深

  樂浪王忠     中山王叔仁

  北平王超     敷城王坦

  武陽縣子世儁   艾陵伯子華

  安定子子思    上黨武昭王天穆

  廣陽文獻王湛   廣陽王法輪

  順陽王仲景    汝陽王暹

  濟陰王暉業    武邑王義興

  扶風王怡     魯郡王肅

  東海王曄     平陽子顯恭

  襄城王旭     東安王凝

  漁陽王湛     東萊王貴平

  安樂王鑒     太原王昶

  趙郡孝懿王諶   平鄉縣男讞

  趙郡宣恭王毓   高陽文孝王泰

  安德縣公端    濟北郡王叡

  昌樂文獻王誕   廣陵容王欣

  南陽王寶炬    陳留王子直

  陳留王寬     浮陽王剛

  林慮王質     始平貞王子正

  東海王瑱     萬年鄉男孚

  高密王永業    陳郡平王元

  濮陽靖懿伯嶷   潁川王斌之

  臨淮王孝友    西河文王悰

  南郡王長春    武安王襲

官常典第八十二卷

宗藩部列傳二十六[编辑]

北魏六[编辑]

華山王鷙[编辑]

按《魏書·高涼王傳》:高涼王孤,子斤,斤子平陽王真樂, 真樂子襄邑子陵,陵子瓌,瓌子鷙,字孔雀。容貌魁壯, 腰帶十圍。為羽林隊仗副。高祖末,以征討有功,賜爵 晉陽男。累遷領軍、畿部都督。武泰元年,尒朱榮至河 陰,殺戮朝士,鷙與榮共登高塚俯而觀之,自此後與 榮合。元顥之逼也,鷙從駕北迎。既到河內,欲入城,鷙 奏曰:河內晝則閉門,夜引駕入,此之意趣,難以測量。 本圖有在,願便發邁。帝從之,前至長子,以尒朱榮赴 援,除鷙車騎將軍,封華山王。莊帝既殺尒朱榮,榮從 子兆為亂。帝欲率諸軍親討,鷙與兆陰通,乃勸帝曰 :黃河萬仞,寧可卒渡。帝遂自安。及兆入殿,鷙又約止 衛兵。帝見逼,京邑破,皆由鷙之謀。孝靜初,入為大司 馬,加侍中。鷙有武藝,木訥少言,性方厚,每息直省闥, 雖暑月不解衣冠。曾於侍中高岳之席,咸陽王坦恃 力使酒,陵侮一坐,眾皆下之,不敢應答。坦謂鷙曰:孔 雀老武官,何因得王。鷙即答曰:斬反人元禧首,是以 得之。眾皆失色,鷙怡然如故。興和三年薨,贈假黃鉞、 尚書令、司徒公。子大器,襲爵。後與元瑾謀害齊文襄 王,見害。

任城文王彝[编辑]

按《魏書·任城王傳》:任城康王雲,子文宣王澄,澄子彝, 字子倫,繼室馮氏所生,頗有父風。拜通直散騎常侍 。及元義專權,而彝恥於託附,故不得顯職。莊帝初,河 陰遇害,贈車騎將軍、儀同三司、青州刺史。諡曰文。子 度世,襲。武定中,金紫光祿大夫。齊受禪,爵例降。

建忠伯志[编辑]

按《魏書·河間公傳》:河間公齊,子建陽子蘭,蘭子志,字 猛略。少清辯強幹,歷覽書傳,頗有文才。為洛陽令,不 避強禦,與御史中尉李彪爭路,俱入見,面陳得失。彪 言:御史中尉避承華車蓋,駐論道劍鼓,安有洛陽縣 令與臣抗衡。志言:神鄉縣主,普天之下誰不編戶。豈 有俯同眾官,避中尉。高祖曰:洛陽我之豐沛,自應分 路揚鑣。自今而後,可分路而行。及出,與彪折尺量道, 各取其半。高祖謂邢巒曰:此兒竟可,所謂王孫公子, 不鏤自雕。巒曰:露竹霜條,故多競節,非鸞則鳳,其在 本枝也。員外郎馮俊,昭儀之弟,恃勢恣撾所部里正。 志令主吏收繫,處刑除官。由此忤旨,左遷太尉主簿。 俄為從事中郎。車駕南征,高祖微服觀戰所,有箭欲 犯帝,志以身障之,高祖便得免。矢中志目,因此一目 喪明。以志行恆州事。世宗時,除荊州刺史,還朝,御史 中尉王顯奏志在州日,抑買良人為婢,兼乘請供朝。會赦免。肅宗初,兼廷尉卿。後除揚州刺史,賜爵建忠 伯。志在州威名雖減李崇,亦為荊楚所憚。尋為雍州 刺史。晚年耽好聲伎,在揚州日,侍側將百人;器服珍 麗,冠於一時。及在雍州,逾尚華侈,聚斂無極,聲名遂 損。及莫折念生反,詔志為西征都督討之。念生遣其 弟天生屯龍口,與志相持。為賊所乘,遂棄大眾奔還 岐州。賊遂攻城。刺史裴芬之疑城人與賊潛通,將盡 出之,志不聽。城人果開門引賊,鎖志及芬之送念生, 見害。前廢帝初,贈尚書僕射、太保。

廣陽忠武王深[编辑]

按《魏書·廣陽王傳》:廣陽簡王建閭,子懿烈王嘉,嘉子 深,字智遠,襲爵。肅宗初,拜肆州刺史。豫行恩信,部人 便之,劫盜止息。後為恆州刺史,在州多所受納,政以 賄成,私家有馬千匹者必取百匹,以此為恒。累遷殿 中尚書,未拜,坐淫城陽王徽妃于氏,為徽表訟。詔付 丞相、高陽王雍等宗室議決其罪,以王還第。及沃野 鎮人破六韓拔陵反叛,臨淮王彧討之,失利,詔深為 北道大都督,受尚書令李崇節度。時東道都督崔暹 敗於白道,深上書曰:邊豎搆逆,以成紛梗,其所由來, 非一朝也。昔皇始以移防為重,盛簡親賢,擁麾作鎮, 配以高門子弟,以死防遏,不但不廢仕宦,至乃偏得 復除。當時人物,欣慕為之。及太和在歷,僕射李沖當 官任事,涼州土人,悉免廝役,豐沛舊門,仍防邊戍。自 非得罪當世,莫肯與之為伍。征鎮驅使,但為虞候白 直,一生推遷,不過軍主。然其往世房分留居京者得 上品通官,在鎮者便為清途所隔。或投彼有北,以御 魑魅,多復逃故鄉。乃峻邊兵之格,鎮人浮遊在外,皆 聽流兵捉之。於是少年不得從師,長者不得遊宦,獨 為匪人,言者流涕。自定鼎伊洛,邊任益輕,唯底滯凡 才,出為鎮將,轉相模習,專事聚斂。或有諸方姦吏,犯 罪配邊,為之指蹤,過弄官府,政以賄立,莫能自改。咸 言姦吏為此,無不切齒憎怒。及阿那瓌背恩,縱掠竊 奔,命師追之,十五萬眾度沙漠,不日而還。邊人見此 援師,便自意輕中國。尚書令臣崇時即申聞,求改鎮 為州,將允其願,抑亦先覺。朝廷未許。而高闕戍主率 下失和,拔陵殺之,為逆命,攻城掠地,所見必誅。王師 屢北,賊黨日盛。此段之舉,指望銷平。其崔暹隻輪不 反,臣崇與臣逡巡復路。今者相與還次雲中,馬首是 瞻,未便西邁,將士之情,莫不解體。今日所慮,非止西 北,將恐諸鎮尋亦如此,天下之事,何易可量。時不納 其策。東西部敕勒之叛,朝議更思深言,遣兼黃門侍 郎酈道元為大使,欲復鎮為州,以順人望。會六鎮盡 叛,不得施行。深後上言:今六鎮俱叛,二部高車,亦同 惡黨。以疲兵討之,不必制敵。請簡選兵,或留守恆州 要處,更為後圖。及李崇徵還,深專總戎政。拔陵避蠕 蠕,南移渡河。先是,別將李叔仁以拔陵來逼,請求迎 援。深赴之,前後降附二十萬人。深與行臺元纂表求 恆州北別立郡縣,安置降戶,隨宜賑賚,息其亂心。不 從,詔遣黃門侍郎楊置分散之於冀、定、瀛三州就食。 深謂纂曰:此輩復為乞活矣,禍亂當由此作。既而鮮 于修禮叛於定州,杜洛周反於幽州。其餘降戶,猶在 恆州,遂欲推深為主。深乃上書乞還京師。令左衛將 軍楊津代深為都督,以深為侍中、右衛將軍、定州刺 史。時中山太守趙叔隆、別駕崔融討賊失利,臺使劉 審考覈,未訖,會賊逼中山,深乃令叔隆防境。審馳驛 還京,云深擅相放縱。城陽王徽與深有隙,因此搆之。 乃徵深為吏部尚書,兼中領軍。及深至都,肅宗不欲 使徽、深相憾,敕因晏會令相和解。徽銜不已。後河間 王琛等為鮮于修禮所敗,乃除深儀同三司、大都督, 章武王融為左都督,裴衍為右都督,並受深節度。徽 因奏靈太后搆深曰:廣陽以愛子握兵在外,不可測 也。乃敕章武王等潛相防備。融遂以敕示深。深懼,事 無大小,不敢自決。靈太后聞之,乃使問深意狀。乃具 言曰:往者元叉執權,移天徙日,而徽託附,無翼而飛。 今大明反政,任寄唯重,以徽褊心,銜臣切骨。臣以疏 滯,遠離京輦,被其搆阻,無所不為。然臣昔不在其後, 自此以來,飜成陵谷。徽遂一歲八遷,位居宰相;臣乃 積年淹滯,有功不錄。自徽執政以來,非但抑臣而已, 北征之勳,皆被壅塞。將士告捷,終無片賞,雖為表請, 多不蒙遂。前留元摽據於盛樂,後被重圍,析骸易子, 倒懸一隅,嬰城二載。賊散之後,依階乞官,徽乃盤退, 不允所請。而徐州下邳戍主賈勳,法僧叛後,蹔被圍 逼,固守之勳,比之未重,乃立得州,即授開國。天下之 事,其流一也,功同賞異,不平謂何。又驃騎李崇,北征 之日,啟募八州之人,聽用關西之格。及臣在後,依此 科賞,復言北道征者不得同於關西。定襄陵廟之至 重,平城守國之要鎮,若計此而論,功亦何負於秦楚。 但以嫉臣之故,便欲望風排抑。然其當途以來,何直 退勳而已,但是隨臣征者,即便為所嫉。統軍袁叔和 曾經省訴,徽初言有理,又聞北征隸臣為統,應時變 色。復令臣兄子仲顯異端訟臣,緝緝翩翩,謀相誹謗。言臣惡者,接以恩顏;稱臣善者,即被嫌責。甄琛曾理 臣屈,乃視之若仇讎;徐紇頗言臣短,即待之如親戚。 又驃騎長史祖瑩,昔在軍中,妄增首級,矯亂戎行,蠹 害軍府,獲罪有司,避命山澤。直以謗臣之故,徽乃還 雪其罪。臣府司馬劉敬,比送降人,既到定州,飜然背 叛。賊如決河,豈其能壅。且以臣府參寮,不免身首異 處。徽既怒遷,捨其元惡。闕及胥徒。從臣行者莫不悚 懼。頃恆州之人,乞臣為刺史,徽乃斐然言不可測。及 降戶結謀,臣頻表啟,徽乃因執言此事。及向定州,遠 彼姦惡,又復論臣將有異志。飜覆如此,欲相陷沒。致 令國朝遽賜遷代。賊起之由,誰使然也。徽既優幸,任 隆一世,慕勢之徒,於臣何有。是故餘人攝選,車駕填 門;及臣居邊,賓遊罕至。臣近比為慮其為梗,是以孜 孜乞赴京闕。屬流人舉斧,元戎垂翅,復從後命,自安 無所,僶俛先驅,不敢辭事。及臣出都,行塵未滅,已聞 在後復生異議。言臣將兒自隨,證為可疑之兆,忽稱 此以搆亂。悠悠之人,復傳音響,言左軍臣融、右軍臣 衍,皆受密敕,伺察臣事。徽既用心如此,臣將何以自 安。竊以天步未夷,國難猶梗,方伯之任,於斯為急。徽 昔臨藩,乃有人譽,及居端右,蔑爾無聞。今求出之為 州,使得申其利用。徽若外從所長,臣無內慮之切。脫 蒙公私幸甚。深以兵士頻經退散,人無𩰚情,連營 轉柵,日行十里。行達交津,隔水而陣。賊修禮常與葛 榮謀,後稍信朔州人毛普賢,榮嘗銜之。普賢昔為深 統軍,及在交津,深使人諭之,普賢乃有降意。又使錄 事參軍元晏說賊程殺鬼,果相猜貳。葛榮遂殺普賢、 修禮而自立。榮以新得大眾,上下未安,遂北渡瀛州。 深便率眾北轉。榮東攻章武王融,戰敗於白牛還。深 遂退走,趨定州。聞刺史楊津疑其有異志,乃止於州 南佛寺。停三日夜,乃召都督毛謚等六七人,臂肩為 約,危難之際,期相拯恤。謚疑深意異,乃密告津云:深 謀不軌。津遣謚討深,深走出,謚叫噪追躡。深與左右 行至博陵郡界,逢賊遊騎,乃引詣葛榮。賊徒見深,頗 有喜者。榮新自立,內惡之,乃害深。莊帝追復王爵,贈 司徒公,諡忠武。

樂浪王忠[编辑]

按《魏書·樂浪王傳》:樂浪厲王萬壽,子康王樂平,樂平 子長命,長命子忠,肅宗時,復前爵,位太常少卿。出帝 泛舟天淵池,命宗室諸王陪宴。忠愚而無智,性好衣 服,遂著紅羅襦,繡作領;碧紬褲,錦為緣。帝謂曰:朝廷 衣冠,應有常式,何為著百戲衣。忠曰:臣少來所愛,情 存綺羅,歌衣舞服,是臣所願。帝曰:人之無良,乃至此 乎。

中山王叔仁[编辑]

按《魏書·南安王楨傳》:楨子中山獻武王英,英子文莊 王熙,長子景獻,次仲獻,次叔獻,並與熙同被害。後贈 景獻中軍將軍、青州刺史,葬以王禮;仲獻左將軍、兗 州刺史;叔獻右將軍、齊州刺史。叔獻弟叔仁,以年幼 獲全,與母于氏徙朔州。孝昌初,靈太后詔叔仁歸京 師,還其財宅,襲先爵。除征虜將軍、通直散騎常侍。孝 莊初,遇害於河陰,贈衛大將軍、儀同三司、并州刺史。 子琳,襲。齊受禪,爵例降。

北平王超[编辑]

按《魏書·安定王傳》:安定靖王休,次子燮,燮子超,字化 生。肅宗初,襲。時以胡國珍封安定公,改封北平王。拜 城門校尉、通直散騎常侍、東中郎將。尋除光祿大夫, 領將作大匠。後復本封。尒朱榮之入洛,超避難洛南, 遇寇見害。莊帝初,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岐州刺 史。子孝景,襲。武定中,通直郎。齊受禪,爵例降。

敷城王坦[编辑]

按《魏書·咸陽王傳》:咸陽王禧,子曄,奔蕭衍,卒於秣陵。 初,正光中詔曰:周德崇厚,蔡仲享國;漢道仁恕,淮南 畢王。皆所以申恩懿戚,蠲蕩舊釁,義彰曩葉,詠流前 史。頃者,咸陽、京兆王自貽禍敗,事由間惑,猶有可矜。 兩門諸子,並可聽附屬籍。後復禧王爵,葬以王禮。詔 曄弟坦襲,改封敷城王,邑八百戶。坦傲佷兇粗,從叔 安豐王延明責之曰:汝兇悖性與身而長,昔有宋東 海王褘志性凡劣,時人號曰驢王。我熟觀汝所作,亦 恐不免驢號。莊帝初,還復本封。武定中,為太師。齊受 禪,爵例降。

武陽縣子世儁[编辑]

按《魏書·任城王傳》:任城康王雲,子高平剛侯嵩,嵩第 二子世儁,頗有幹用,而無行業。襲爵,除給事中、東宮 舍人。伯父澄表求轉階授之,於是除員外散騎常侍。 肅宗時,追論嵩勳,封世儁衛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 遷冠軍將軍、宗正少卿,又為散騎常侍、安南將軍、武 衛將軍、河南尹。尋除鎮東將軍、青州刺史,轉征東將 軍,加散騎常侍。邢杲之亂,圍逼州城,世儁憑城拒守, 遂得保全。孝莊時,除衛將軍、吏部尚書。尒朱兆寇京 師,詔世儁以本官為都督,防守河橋。及兆至河,世儁 初無拒守意,便隔岸遙拜,時論疾之。前廢帝世,為驃騎將軍,仍加尚書,尤為尒朱世隆所昵。出帝初,加儀 同三司,改封武陽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戶。世儁居選 曹,不能厲心,多所受納,為中尉彈糾,坐免官。尋復本 職。孝靜初,加侍中、尚書右僕射,遷尚書令。世儁輕薄, 好去就,詔送晉陽。興和中,薨。贈侍中、都督冀定瀛殷 四州諸軍事、騎驃大將軍、太傅、定州刺史,尚書令、開 國公如故。諡曰躁戾。子景遠襲,散騎侍郎。弟世哲,武 定中,吏部郎。

艾陵伯子華[编辑]

按《魏書·高涼王傳》:高涼王孤,孫松滋侯度,度子襄陽 侯乙斤,乙斤子艾陵男平,平子艾陵伯萇,萇子子華, 字伏榮,襲爵。孝莊初,除齊州刺史。先是,州境數經反 逆,邢杲之亂,人不自保。而子華撫集豪右,委之管鑰, 眾皆感悅,境內帖然。而性甚褊急,當其急也,口不擇 言,手自捶擊。長史鄭子湛,子華親友也,見侮罵,遂即 去之。子華雖自悔厲,終不能改。在官不為矯潔之行, 凡有餽贈者,辭多受少,故人不厭其取。鞫獄訊囚,務 加仁恕。齊人樹碑頌德。後除濟州刺史。尒朱兆之入 洛也,齊州城人趙洛周逐刺史丹陽王蕭贊,表濟南 太守房士達攝行州事。洛周子元顯先隨子華在濟 州,邀路改表,請子華復為齊州刺史。子華母房氏,曾 就親人飲食,夜還大吐,人以為中毒,甚憂懼,子華遂 掬吐盡噉之,其母乃安。尋以母憂還都。孝靜初,除南 兗州刺史。弟子思通使關西,朝廷使右衛將軍郭瓊 收之。子思謂瓊僕曰:速可見殺,何為久執國士。子華 謂子思曰:由汝麤疏,令我如此。以頭叩床,涕泣不自 勝。子思以手捋鬚,顧謂子華曰:君惡體氣。尋與子思 俱死於門下外省。

安定子子思[编辑]

按《魏書·高涼王傳》:艾陵伯子華,弟安定子子思,字眾 念,性剛暴,恒以忠烈自許。元天穆當朝權,以親從薦 為御史中尉。先是,兼尚書僕射元順奏,以尚書百揆 之本,至於公事,不應送御史。至子思,奏曰:案《御史令》 云:中尉督司百寮;治書侍御史糾察禁內。又云:中尉 出行,車輻前驅,除道一里,王公百辟避路。時經四帝, 前後中尉二十許人,奉以周旋,未曾暫廢。府寺臺省, 並從此令。唯肅宗之世,為臨洮舉哀,故兼尚書左僕 射臣順不肯與名,又不送簿。故中尉臣酈道元舉而 奏之。而順復啟云:尚書百揆之本,令僕納言之貴,不 宜下隸中尉,送名御史。尋亦蒙敕,聽如其奏。從此迄 今,使無準一。臣初上臺,具見其事,意欲申請決議,但 以權兼,未宜便爾。日復一日,遂歷炎涼。去月朔旦,臺 移尚書索應朝名帳,而省稽留不送。尋復移催并主 吏,忽為尚書郎中裴獻伯後注云:案舊事,御史中尉 逢臺郎於複道,中尉下車執板,郎中車上舉手禮之。 以此而言,明非敵體。臣既見此,深為怪愕。旋省二三, 未解所以。正謂都省別被新式,改易高祖舊命,即遣 移問,事何所依。又獲尚書郎中王元旭報,出蔡氏《漢 官》,似非穿鑿。始知裴、王亦規壞典謨,兩人心欲自矯。 臣案《漢書宣秉傳》云:詔徵秉為御史中丞,與司隸校 尉、尚書令俱會殿庭,並專席而坐,京師號之為三獨 坐。又尋《魏書崔琰傳》、晉文陽《傅嘏傳》,皆云:既為中 丞,百寮震悚。以此而言,則中丞不揖省郎蓋已久矣; 憲臺不屬都堂,亦非今日。又尋《職令》云:朝會失時,即 加彈糾。則百官簿帳,應送上臺,灼然明矣。又皇太子 以下違犯憲制,皆得糾察,則令僕朝名宜付御史,又 亦彰矣。不付名至,否臧何驗。臣順專執,未為平通,先 朝曲遂,豈是正法。謹按尚書郎中臣裴獻伯、王元旭 等,望班士流,早參清宦,輕弄短札,斐然若斯;苟執異 端,忽焉至此。此而不綱,將隳朝令。請以見事免獻伯 等所居官,付法科處。尚書納言之本,令僕百揆之要, 同彼浮虛,助之乖失,宜明首從,節級其罪。詔曰:國異 政,不可據之古事。付司檢高祖舊格,推處得失以聞。 尋從子思奏。仍為元天穆所忿,遂停。元顥之敗,封安 定縣子。孝靜時,位侍中而死。

上黨武昭王天穆[编辑]

按《魏書·高涼王傳》:艾陵男平,弟長生,位遊、擊將軍。卒。 孝莊時,以子天穆貴盛,贈司空。天穆,性和厚,美形貌, 善射,有能名。年二十,起家員外郎。六鎮之亂,尚書令 李崇、廣陽王深北討,天穆奉使慰勞諸軍。路出秀容 ,尒朱榮見其法令齊整,有將領氣,深相結託,約為兄 弟。未幾,榮請天穆為行臺,朝廷不許,改授別將,令赴 秀容。是時,北鎮紛亂,所在蜂起,六鎮蕩然,無復蕃捍, 惟榮當職路衝,招聚散亡。天穆為榮腹心,除并州刺 史。及榮赴洛,天穆參其始謀,乃令天穆留後,為之繼 援。莊帝踐阼,天穆以榮之眷昵,特除太尉,封上黨王, 徵赴京師。榮之討葛榮,詔天穆為前軍都督,率京師 之眾以赴之。榮擒葛榮,天穆增封,通前三萬戶。尋監 國史,錄尚書事,開府,世襲并州刺史。初,杜洛周、鮮于 修禮為寇,瀛冀諸州人多避亂南向。幽州前北平府 主簿河間邢杲,擁率部曲,屯據鄭城,以拒洛周、葛榮,垂將三載。及廣陽王深等敗後,杲南度居青州北海 界。靈太后詔流人所在皆置命屬郡縣,選豪右為守 令以撫鎮之。時青州刺史元世儁表置新安郡,以杲 為太守,未報。會臺申休簡授郡縣,以杲從子子瑤 資蔭居前,乃授河間太守。杲深恥恨,於是遂反。所在 流人先為土人凌忽,聞杲起逆,率來從之,旬朔之間, 眾踰十萬。劫掠村塢,毒害民人,齊人號之為{{?}}榆賊。 先是,河南人常笑河北人好食榆葉,故因以號之。杲 東掠光州,盡海而還。又破都督李叔仁軍。詔天穆與 齊獻武王討,大破之。杲乃請降,傳送京師,斬之。增天 穆邑萬戶。時元顥乘虛陷滎陽,天穆聞莊帝北巡,自 畢公壘北渡,會車駕於河內。尒朱榮以天時炎熱,欲 還師。天穆苦執不可,榮乃從之。莊帝還宮,加太宰,羽 葆、鼓吹;增邑,通前七萬戶。天穆以疏屬,本無德望,憑 藉尒朱,爵位隆極,當時燻灼,朝野傾悚,王公已下每 旦盈門,受納財貨,珍寶充積。而寬柔容物,不甚見疾 於時。莊帝以其榮黨,外示寵敬,詔天穆乘車馬出入 大司馬門。天穆與榮相倚,情寄特甚。榮常以兄禮事 之,而尒朱世隆等雖榮子姪,位遇已重,畏憚天穆,俯 仰承迎。天穆曾言世隆之失,榮即加杖,其相親任如 此。莊帝內畏惡之,與榮同時見殺。前廢帝初,贈丞相、 柱國大將軍、雍州刺史,假黃鉞,諡武昭。子儼,襲,美才 貌。位都官尚書。及齊受禪,聞敕召,假病,遂怖而卒。

廣陽文獻王湛 廣陽王法輪[编辑]

按《魏書·廣陽王傳》:廣陽簡王建閭,子懿烈王嘉,嘉子 忠武王深,子湛,字士淵,少有風尚。莊帝初,襲封。孝靜 初,累遷冀州刺史,所在聚斂,風政不立。入為侍中,後 行司州牧。時齊獻武王作相,以湛頗有器望,啟超拜 太尉公。薨,贈假黃鉞、大司馬、尚書令,諡曰文獻。初,湛 名位漸重,流連聲色,始以婢紫光遺尚書郎中宋遊 道,後乃私耽,出為冀州,竊而攜去。遊道大致紛紛,乃 云紫光湛父所寵,湛母遺己,將致公文。久乃停息,論 者兩非之。湛弟瑾,尚書祠部郎。後謀殺齊文襄,事洩, 合門伏法。湛子法輪,紫光所生也。齊王矜湛覆滅,乃 啟原之,復其爵土。

順陽王仲景[编辑]

按《魏書·京兆王子推傳》:康王子推,子昴,弟仲景,性嚴 峭。莊帝時,兼御史中尉,京師肅然。每向臺,恆駕赤牛, 時人號赤牛中尉。太昌初,為河南尹,奉法無私。時吏 部尚書樊子鵠部下縱橫,又為盜竊,仲景密加收捕, 悉獲之,咸即行決。於是豪貴寒心。出帝將西行,授仲 景中軍大都督,留京師。齊獻武王欲至洛陽,仲景遂 棄妻子而遁。

按《北史·魏京兆康王傳》:孝武帝將入關,授仲景中軍 大都督,留京師。齊神武欲至洛陽,仲景遂棄妻子,追 駕至長安。仍除尚書右僕射,封順陽王。仲景既失妻 子,乃娶故尒朱天光妻也列氏。本倡女,有美色,仲景 甚重之。經數年,前妻叔袁紇氏自洛陽間行至。也列 遂徙居異宅。久之,有姦。事露,詔仲景殺之。仲景寵情 逾至,謬殺一婢,蒙其屍而厚葬以代焉。列徙於密處, 人莫知其詐。仲景三子濟、鍾、奉,叔袁紇氏生也,皆以 宗室,早歷清官。仲景以列尚在,恐妻子漏之,乃謀殺 袁紇。紇先覺,復欲陰害列。列謂從奴曰:若袁紇殺我, 必投我廁中;我告丞相,冀或不死。若不理首愆,猶埋 我好地,爾為我告之。奴遂告周文帝。周文依奏,詔笞 仲景一百,免右僕射,以王歸第。也列以自告而逐之。 仲景猶私不已。又有告者,詔重笞一百,付宗正,官爵 盡除。仲景仍通焉。後周文帝以其歷任有令名,且杖 策追駕,乃奏復官爵。也列、袁紇於是同居。大統五年, 除幽州刺史。仲景多內亂,後就州賜死。

汝陽王暹[编辑]

按《魏書·京兆康王傳》:順陽王仲景,弟暹,字叔照。莊帝 初,除南兗州刺史。在州猛暴,多所殺害。元顥入洛,暹 據州不屈。莊帝還宮,封汝陽王,遷秦州刺史。先時,秦 州城人屢為反覆,暹盡誅之,存者十一二。普泰元年, 除涼州刺史,貪暴無極。欲規府人及商胡富人財物, 詐一臺符,誑諸豪等云欲加賞,一時屠戮,所有資財 生口,悉沒自入。孝靜時,位侍中、錄尚書事。薨,贈太師、 錄尚書。子沖,襲。無子,國絕。

濟陰王暉業[编辑]

按《魏書·濟陰王傳》:濟陰惠王小新成,子鬱,鬱子文獻 王弼,弼子暉業,少險薄,多與寇盜交通。長乃變節,涉 子史,亦頗屬文,而慷慨有志節。歷位司空、太尉,加特 進,領中書監,錄尚書事。齊文襄嘗問之曰:比何所披 覽。對曰:數尋伊霍之《傳》,不讀曹馬之書。暉業以時運 漸謝,不復圖全,唯事飲啗,一日三羊,三日一犢。又嘗 賦詩云:昔居王道泰,濟濟富群英。今逢世路阻,狐兔 鬱縱橫。齊初,降封美陽縣公,開府儀同三司、特進,暉 業之在晉陽也,無所交通,居常閒暇,乃撰魏藩王家 世,號為《辨宗室錄》,四十卷,行於世。

按《北史·魏濟陰王傳》:暉業,位望隆重,又以性氣不倫,每被猜忌。天保二年,從駕至晉陽,於宮門外罵元韶 曰:爾不及一老嫗,背負璽與人,何不打碎之。我出此 言,知即死,然爾亦詎得幾時。文宣聞而殺之,并斬臨 淮公孝友。孝友臨刑,驚惶失措,暉業神色自若。仍鑿 冰沉其屍。

武邑王義興[编辑]

按《魏書·南安王楨傳》:楨子中山獻武王英,英子文莊 王熙,異母弟義興,出後叔父並洛。肅宗初,除員外散 騎侍郎。及熙之遇害也,義興以別後,得不坐。稍遷輔 國將軍、通直散騎常侍。孝莊初,於河陰遇害。贈中軍 將軍、瀛州刺史。後贈散騎常侍、征東將軍,餘如故。義 興妻,趙郡李氏。李頗有婦工,為尒朱榮妻所親昵。永 安中,追封義興燕郡王,邑五百戶。尋改封鉅鹿王,又 改封武邑王。子述,襲。天平中,通直郎。齊受禪,爵例降。

扶風王怡[编辑]

按《魏書·南安王楨傳》:中山獻武王英弟怡,起家步兵 校尉,轉城門校尉,遷鄯善鎮將。所在貪暴,為有司所 糾,逃竄得免。延昌中,卒。莊帝初,以尒朱榮婦兄,超贈 驃騎大將軍、太尉公、雍州刺史、扶風王。

魯郡王肅[编辑]

按《魏書·南安王楨傳》:扶風王怡,長子肅,起家員外散 騎侍郎,轉直寢。莊帝初,封肅魯郡王,邑千戶。除散騎 常侍,出為後將軍、廣州刺史。後除衛將軍、肆州刺史。 弟曄僭立,拜肅侍中、太師、錄尚書事。尋改除使持節、 都督青膠光齊南青五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東南 道大行臺、青州刺史,不行。永熙二年薨。贈使持節、侍 中、都督并恆二州諸軍事、本將軍、司徒公、并州刺史。 子道與,襲。除前將軍。齊受禪,爵例降。

東海王曄[编辑]

按《魏書·南安王楨傳》:魯郡王肅,弟東海王曄,字華興, 小字盆子。性輕躁,有膂力。起家祕書郎,稍遷通直散 騎常侍。莊帝初,封長廣王,邑一千戶。出為太原太守, 行并州事。尒朱榮之死也,世隆等奔還并州,與尒朱 兆會於建興,乃推曄為主,大赦所部,號年建明。尋為 世隆等所廢。前廢帝立,封曄為東海王,邑萬戶。出帝 初,坐事賜死於第。無子,爵除。

平陽子顯恭[编辑]

按《魏書·城陽王傳》:成陽康王長壽,子懷王鸞,鸞子顯 恭,字懷忠。揚州別駕,以軍功封平陽縣開國子,邑三 百戶。孝莊初,除北中郎將,遷左將軍、東齊州刺史。入 為安東將軍、大司農卿。尋除中軍將軍、荊州刺史。莊 帝既殺尒朱榮,乃除顯恭使持節、都督晉建南汾三 州諸軍事、鎮西將軍、兼尚書左僕射、西北道行臺、晉 州刺史。尒朱兆入洛後,死於晉陽。出帝初,贈衛大將 軍、并州刺史,重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子彥昭,襲。 武定中,漁陽太守。齊受禪,爵例降。

襄城王旭[编辑]

按《魏書·城陽王傳》:平陽縣子顯恭弟旭,字顯和。莊帝 時,封襄城郡王,邑一千戶。武定末,位至大司馬。齊受 禪,爵例降。

東安王凝[编辑]

按《魏書·章武王傳》:章武敬王太洛,子彬,彬子凝,字定 興。起家恒州征虜錄事參軍,累遷護軍長史。凝姑,尒 朱榮妻。莊帝初,封東安王,食邑五百戶。除持節、安東 將軍、兗州刺史,轉濟州刺史,仍本將軍。永熙二年薨, 贈持節、都督滄瀛冀三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冀州 刺史。子彥友,襲。武定中,光祿大夫。齊受禪,爵例降。

漁陽王湛[编辑]

按《魏書·章武王傳》:東安王凝弟湛,字鎮興。起家祕書 郎,轉尚書左司郎中,遷廷尉少卿。莊帝初,遇害河陰。 贈征東將軍、青州刺史、追封漁陽王,食邑五百戶。子 俊,襲。齊受禪,爵例降。湛弟晏,字俊興。卒於祕書丞。贈 平東將軍、祕書監、豫州刺史。

東萊王貴平[编辑]

按《魏書·安定王休傳》:休次子燮,燮弟貴平,羽林監、轉 射聲校尉。莊帝初,除散騎常侍、宗正少卿,封東萊王, 邑百戶。除平北將軍、南相州刺史。莊帝既殺尒朱榮 ,加武衛將軍,兼侍中,為河北、山東慰勞大使。至定州 東北,為幽州大都督侯淵所執,送於晉陽。後還洛。前 廢帝時,以本官行青州事,屬土民崔祖螭作逆,賊徒 甚盛,圍逼東陽一百餘日。貴平率城民固守,又令將 士開門交戰。大軍救至,遂擒祖螭等,斬之。還,除車騎 將軍,加散騎常侍,遷左衛將軍、宗師,又遷車騎大將 軍、左光祿大夫、儀同三司。貴平人才險薄,為出帝所 信。出為青州刺史,又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為幽州大都督侯淵所害。

安樂王鑒[编辑]

按《魏書·安樂王傳》:安樂厲王長樂,子武康王詮,詮子 鑒,字長文,襲。後除相州刺史、北討大都督,討葛榮。仍 兼尚書左僕射、北道行臺尚書令,與都督裴衍共救 信都。鑒既庸才,諸弟粗暴,見天下多事,遂謀反,降附葛榮。都督源子邕與裴衍合圍鑒,斬首傳洛,詔改其 元氏。莊帝初,許復本族,又特復鑒王爵,贈司空。

太原王昶[编辑]

按《魏書·咸陽王傳》:咸陽王禧子昶,起家通直散騎常 侍、瑯琊縣開國公,邑五百戶。莊帝初,特封太原王。累 遷鴻臚卿,超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天平二年薨, 贈太尉公。子善慧,襲。齊受禪,爵例降。

趙郡孝懿王諶[编辑]

按《魏書·趙郡靈王傳》:趙郡靈王幹,子貞景王謐,謐兄 諶,字興伯,性和平。自通直正員郎,遷太子庶子、司空 司馬、鴻臚少卿。遷後將軍、肆州刺史,固辭不拜。改授 平南將軍、光祿少卿。轉黃門侍郎,進號安南將軍、光 祿大夫。出為散騎常侍、中軍將軍、相州刺史。罷州,除 宗正卿、都官尚書。以親例封上蔡縣開國公,食邑四 百戶,讓而不受。莊帝初,拜車騎將軍、儀同三司、尚書 左僕射;封魏郡王,食邑一千戶。又加侍中。諶本年長, 應襲王封,其父靈王寵愛其弟謐,以為世子。莊帝詔 復諶封趙郡王。進號驃騎大將軍,加開府,遷司空公。 出帝時,轉太保、司州牧、太尉公,又遷太師,錄尚書事。 孝靜初,為大司馬。三年薨,贈假黃鉞、侍中、都督、冀州 剌史,諡曰孝懿。諶無他才識,歷位雖重,時人忽之。子 煒,襲。齊受禪,爵例降。謐弟譚,頗強立,少為宗室所推 敬。自羽林監出為高陽太守,為政嚴斷,豪右畏之。肅 宗初,入為直閣將軍,歷太僕、宗正少卿,加冠軍將軍。 元法僧外叛,詔譚為持節、假左將軍、別將以討之。徐 州平,遷光祿少卿、行南兗州事、征虜將軍、涇州刺史。 入為武衛將軍。尋詔譚為都督以討杜洛周,次於軍 都,為洛周所敗。還,除安西將軍、秦州刺史。卒,贈撫軍 將軍、儀同三司、青州刺史。

按《北史本傳》:尒朱榮之入洛陽,啟莊帝欲遷都晉陽。 帝以問諶,爭之以為不可。榮怒曰:何關君而固執也。 且河陰之役,君應之。諶曰:天下事天下論之,何以河 陰之酷而恐元諶。宗室戚屬,位居常伯,生既無益,死 復何損。正使今日碎首流腸,亦何所懼。榮大怒,欲罪 諶。其從弟世隆固諫,乃止。見者莫不震悚。諶顏色自 若。後數日,帝與榮見宮闕壯麗,列樹成行,乃歎曰:臣 一昨愚志,有遷京之意,今見皇居壯觀,亦何用去河 洛而就晉陽。臣熟思元尚書言,深不可奪。是以遷都 議因罷。

平鄉縣男讞[编辑]

按《魏書·趙郡王傳》:趙郡孝懿王諶弟讞,為人貪暴無 禮。自羽林監遷司徒主簿。肅宗時,除正員郎,稍遷左 將軍、大中大夫;封平鄉縣開國男,邑二百戶。莊帝初, 河陰遇害。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定州刺史。子景 暄,直閤將軍。從出帝沒於關西。讞弟譿,羽林監、直閤 將軍。早卒,賵帛五百匹,贈鎮遠將軍、恒州刺史。

趙郡宣恭王毓[编辑]

按《魏書·趙郡王傳》:趙郡貞景王謐,子毓,字子春,襲。莊 帝初,河陰遇害。贈衛大將軍、儀同三司、青州刺史,諡 曰宣恭。無子,詔以謐弟讞子寘字景融為後,襲爵。及 寘伯諶復封趙郡,改封平昌王。齊受禪,爵例降。

高陽文孝王泰[编辑]

按《魏書·高陽王傳》:高陽文穆王嫡子泰,字昌,頗有時 譽。為中書侍郎,尋遷通直散騎常侍、鎮東將軍、太常 卿。與雍同時遇害。追贈侍中、特進、驃騎大將軍、太尉 公、武州刺史、高陽王,諡曰文孝。子斌,襲。武定中,官至 尚書右僕射。齊受禪,爵例降。

安德縣公端[编辑]

按《魏書·高陽王傳》:高陽文孝王泰,兄端,字宣雅。美容 貌,頗涉書史。起家散騎侍郎。累遷通直常侍、鴻臚、太 常少卿、散騎常侍。出為安東將軍、青州刺史。是時蕭 衍遣將寇逼徐揚,除端撫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使 持節、東南道大使,處分軍機。賊平,拜鎮軍將軍、兗州 刺史。俄而衍將復寇徐兗,圍逼州城。端率在州文武 拒守,得全。以功封安德縣開國公,食邑五百戶。還,除 都官尚書。與雍俱遇害。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相 州刺史。子峻,襲爵。齊受禪,爵例降。

濟北郡王叡[编辑]

按《魏書·高陽王傳》:高陽文孝王泰弟叡,字子哲。輕忽 榮利,愛玩琴書。起家拜通直散騎侍郎,遷衛尉少卿, 轉光祿少卿,封濟北郡王。與雍俱遇害。贈車騎大將 軍、司空公、雍州刺史。子徽,普泰中,襲爵。起家通直郎。 武定五年,坐與元瑾等謀反,伏法。

昌樂文獻王誕[编辑]

按《魏書·高陽王傳》:濟北郡王叡弟誕,字文發。少聰慧, 有風儀。起家通直郎,遷中書侍郎、通直散騎常侍。封 新陽縣開國伯,食邑三百戶。加龍驤將軍。進封昌樂 王,食邑七百戶。遷平南將軍、散騎常侍、黃門侍郎。孝 靜初,拜侍中、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司州牧。天平三 年薨,贈使持節、侍中、太保、司徒公、尚書令,將軍、牧如 故,諡曰文獻。無子,以斌第二子子亮為後。誕弟勒叉,勒叉弟亙,亙弟伏陁,伏陁弟彌陁,彌陁弟僧育,僧育 弟居羅。出帝初,勒叉封陽平縣,亙封濮陽縣,伏陁封 武陽縣,彌陁封新陽縣,僧育封頓丘縣,居羅封衛縣, 並開國伯,食邑四百戶。天平中,並除鎮遠將軍、散騎 侍郎。僧育走關西,國除。其餘齊受禪,爵例降。

廣陵容王欣[编辑]

按《魏書·廣陵王傳》:廣陵惠王羽,子欣,字慶樂。性粗率, 好鷹犬。肅宗初,除通直散騎常侍、北中郎將。出為冠 軍將軍、荊州刺史,轉征虜將軍、齊州刺史。欣在州,頗 得人和。又為征東將軍、太僕卿。孝莊初,封沛郡王,邑 一千戶,後封淮陽王。出帝時,加太師、開府。復封廣陵 王。除太傅、司州牧,尋除大司馬。隨出帝沒於關中。 按《北史·魏廣陵惠王傳》:孝武入關中,欣投託人使達 長安,為太傅、錄尚書事。欣於中興宗室,禮遇最隆,自 廣平諸王,悉居其下。又為大宗師,進大蒙宰、中軍大 都督。大統中,為柱國大將軍、太傅。文帝謂欣曰:王三 為太傅,再為太師,自古人臣,未聞此例。欣遜謝而已。 後拜司徒。恭帝初,遷大丞相。薨,諡曰容。欣好營產業, 多所樹藝,京師名果皆出其園。所汲引及僚佐咸非 長者,為世所鄙。

南陽王寶炬[编辑]

按《魏書·京兆王愉傳》:京兆王愉子寶炬,輕躁薄行,耽 淫酒色。孝莊時,特封南陽王。從出帝沒於關西。宇文 黑獺害出帝,寶炬乃僭大號。

陳留王子直[编辑]

按《魏書·彭城王傳》:彭城武宣王勰,子子直,字方言。少 知名,為清河文獻王所賞愛。起家除散騎侍郎,轉中 書侍郎。後除通直散騎常侍,遷給事黃門侍郎。靈太 后詔曰:故太師、彭城武宣王道隆德盛,功高微管,協 契先朝,導揚末命。扶痾濟難,效漢北之誠;送往奉居, 盡魯南之節。宗社賴之以安,皇基由之永固。而謙光 守約,屢撝增邑之賞;辭多受少,終保初錫之封。非所 謂追舊報恩、念勳酬德者也。可以前後所封戶,別封 三子為縣公,食邑各一千戶,庶以少慰仁魂,微申朝 典。子直封真定縣開國公。出為冠軍將軍、梁州刺史。 未幾遇患,優游南鄭,無他政績。徵還京師,病卒。贈散 騎常侍、安南將軍、都官尚書、冀州刺史。孝莊踐阼,追 封陳留王,邑二千戶,贈假黃鉞、太師、大司馬、太尉,加 前後部羽葆鼓吹。

陳留王寬[编辑]

按《魏書·彭城王傳》:陳留王子直,子寬,字思猛,襲王爵。 除散騎常侍、平南將軍。尋除侍中、撫軍將軍。永安三 年,尒朱兆害之於晉陽。無後,國除。出帝初,追贈使持 節、散騎常侍、都督青齊濟三州諸軍事、衛大將軍、青 州刺史,重贈司徒公。

浮陽王剛[编辑]

按《魏書·彭城王傳》:陳留王寬弟剛,字金明,莊帝初,封 浮陽王,邑千戶。武定末,宗正少卿。齊受禪,爵例降。

林慮王質[编辑]

按《魏書·彭城王傳》:浮陽王剛弟質,莊帝初,封林慮王, 邑千戶。永安三年薨。出帝時,贈車騎大將軍、左光祿 大夫、儀同三司。

始平貞王子正[编辑]

按《魏書·彭城王傳》:彭城武宣王勰,子子正,美貌,性寬 和。肅宗初,封霸城縣公,邑一千戶。歷散騎侍郎、太常 少卿。莊帝即位,除尚書令,封始平王。與兄劭俱遇害 。贈假黃鉞、侍中、都督中外諸軍事、大將軍、錄尚書事, 相、王如故,鸞輅九旒、黃屋左纛、前後部羽葆鼓吹、虎 賁班劍一百人,諡曰貞。子欽,字世道,襲。武定中,散騎 侍郎。齊受禪,爵例降。

東海王瑱[编辑]

按《魏書·北海王傳》:北海平王詳子顥,弟瑱,字寶意。起 家為通直郎,轉中書郎,歷武衛將軍、光祿少卿、黃門郎。 出除平北將軍、相州刺史。為大宗正卿。封平樂縣開 國公,食邑八百戶。莊帝初,拜侍中、車騎將軍,封東海 王,食邑千戶。俄遷中書監、左光祿大夫,兼尚書右僕 射。又拜車騎大將軍,加侍中。瑱無他才幹,以親屬早 居重任。兄顥入洛,成敗未分,便以意氣自得,為時人 所笑。顥敗,潛竄,為人執送,斬於都市。出帝初,贈侍中、 都督雍華岐三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太尉公、尚書 令、雍州刺史。子衍,襲爵。武定中,通直散騎侍郎。齊受 禪,爵例降。

萬年鄉男孚[编辑]

按《魏書·臨淮王傳》:臨淮宣王譚,子長鄉懿侯提,提子 孚,字秀和。少有令譽。侍中游肇、并州刺史高聰、司徒 崔光等見孚,咸曰:此子當準的人物,恨吾徒衰暮,不 及見耳。累遷兼尚書右丞。靈太后臨朝,宦者干政,孚 乃總括古今名妃賢后,凡為四卷,奏之。遷左丞。蠕蠕 王阿那瓌既得返國,其人大饑,相率入塞,阿那瓌上 表請賑給。詔孚為北道行臺,詣彼賑恤。孚陳便宜,表 曰:皮服之人,未嘗粒食。宜從俗因利,拯其所無。昔漢建武中,單于款塞,時轉河東米糒二萬五千斛、牛羊 三萬六千頭以給之。斯即前代和戎、撫新、柔遠之長 策也。乞以牸牛產羊糊其口命。且畜牧繁息,是其所 便,毛血之利,惠兼衣食。又尚書奏云:如其仍住七州, 隨寬置之。臣謂人情戀本,寧肯徙內。若依臣請,給賑 雜畜,愛本重鄉,必還舊土。如其不然,禁留益損。假令 逼徙,事非久計。何者。人面獸心,去留難測;既易水草, 痾恙將多,憂愁致困,死亡必甚。兼其餘類尚在沙磧, 脫出狂悖,翻歸舊巢,必殘掠邑里,遺毒百姓。亂而方 塞,未若杜其未萌。又貿遷起於上古,交易行於中世。 漢與胡通,亦立關市。今北人阻饑,命懸溝壑,公給之 外,必求市易。彼若願求,宜見聽許。又云:營大者不計 小名,圖遠者弗拘近利。雖戎狄衰盛,歷代不同,叛服 之情,略可論討。周之北伐,僅獲中規;漢氏外攘,裁收 下策。昔在代京,恆為重備,將帥勞止,甲士疲力。前世 苦之,計未能致。今天祚大魏,亂亡在彼。朝廷垂天覆 之恩,廓大造之德。鳩其散亡,禮送令返。宜因此時,善 思遠策。竊以理雖萬變,可以一觀;來事雖懸,易以往 卜。昔漢宣之世,呼韓款塞,漢遣董忠、韓昌領邊郡士 馬,送出朔方,因留衛助。又光武時,亦令中郎將段彬 置安集掾史,隨單于所在,參察動靜。斯皆守吉之元 龜,安邊之勝策。計今朝廷成功,不減曩時;蠕蠕國敝, 亦同疇日。宜準昔成謨,略依舊事。借其所閑地,聽使 田牧;粗置官屬,示相慰撫;嚴戒邊兵,以見保衛。馭以 寬仁,縻以久策。使親不至矯詐,疏不容叛反。今北鎮 諸將舊常云一人代外邏,因令防察。所謂天子有道, 守在四夷者也。又云:先人有奪人之心,待降如受彊 敵。武非專外,亦以防內。若從處分割配,諸州鎮遼遠, 非轉輸可到,悔叛之情,變起難測。又居人畜業,布在 原野,戎夷性貪,見則思盜。防彼肅此,少兵不堪,渾流 之際,易相干犯。驅之還本,未必樂去,配州內徙,復不 肯從。既其如此,為費必大。朝廷不許。孚持白虎幡勞 阿那瓌於柔元、懷荒二鎮間。阿那瓌眾號三十萬,陰 有異意,遂拘留孚,載以轀車,日給酪一升,肉一段。每 集其眾,坐孚東廂,稱為行臺,甚加禮敬。阿那瓌遂南 過至舊京,後遣孚等還,因上表謝罪。有司以孚事下 廷尉,丞高謙之云孚辱命,處孚流罪。後拜冀州刺史。 孚勸課農桑,境內稱為慈父,鄰州號曰神君。先是,州 人張孟都、張洪建、馬潘、崔獨憐、張叔緒、崔醜、張天宜、 崔思哲等八家,皆屯保林野,不臣王命,州郡號曰八 王。孚至,皆請入城,願致死效力。後為葛榮所陷。為榮 所執兄祐為防城都督,兄子子禮為錄事參軍。榮欲 先害子禮,孚請先死以贖子禮,叩首流血,榮乃捨之。 又大集將士議其死事,孚兄弟各誣己引過,爭相為 死。又孟都、潘紹等數百人皆叩頭就法,請活使君。榮 曰:此魏之誠臣義士也。凡同禁五百人,皆得免。榮平, 還,除冀州刺史。元顥入洛,授孚東道行臺、彭城郡王。 孚封顥逆書送朝廷,天子嘉之。顥平,封孚萬年鄉男。 永安末,樂器殘缺,莊帝命孚監儀注。孚上表曰:昔太 和中,中書監高閭、太樂令公孫崇修造金石,數十年 間,乃奏成功。時大集儒生,考其得失。太常卿劉芳請 別營造,久而方就。復召公卿量校合否,論者沸騰,莫 有適從。登被旨敕,並見施用。往歲大軍入洛,戎馬交 馳,所有樂器,亡失垂盡。臣至太樂署,問太樂令張乾 龜等,云承前以來,置宮懸四箱,簨簴六架。東北架編 黃鐘之磬十四,雖器名黃鐘,而聲實夷則,考之音制, 不甚諧韻。姑洗懸於東北,太簇編於西北,蕤賓列於 西南,並皆器象差位,調律不和。又有儀鐘十四,虛懸 架首,初不叩擊,今便刪廢,以從正則。臣今據《周禮》鳧 氏修廣之規,磬氏倨句之法,吹律求聲,叩鐘求音,損 除繁雜,討論實錄,依十二月為十二宮,各準辰次,當 位懸設,月聲既備,隨用擊奏,則會還相為宮之義,又 得律呂相生之體。今量鐘磬之數,各以十二架為定。 奏可。於時搢紳之士,咸往觀聽,靡不咨嗟歎服而返。 太傅、錄尚書長孫承業妙解聲律,特復稱善。後從出 帝入關。

按《北史·臨淮王傳》:孚從孝武入關,除尚書左僕射、扶 風郡王。尋監國史。歷位司空、兼尚書令、太保。時蠕蠕 主與孚相識,先請見孚,然後遣女。於是乃使孚行。蠕 蠕君臣見孚,莫不懼悅,奉皇后來歸。孚性機辯,好酒, 貌短而禿。周文帝偏所眷顧,嘗於室內置酒十瓶瓶, 餘一斛,上皆加帽,欲戲孚。孚適入室,見即驚喜,曰:吾 兄弟輩甚無禮,何為竊入王家,匡坐相對。宜早還宅 也。因持酒歸。周文撫手大笑。後遇風患,手足不隨,口 不能言,乃左手畫地作字,乞解所任。三奏不許。遷太 傅。薨。帝親臨,百官赴弔。贈大司馬、錄尚書事,諡曰文 簡。子端嗣,位大行臺尚書、華州刺史。性疏佷,頗以基 地驕物,時論鄙之。

高密王永業[编辑]

按《魏書·廣陵王傳》:廣陵惠王羽,子永業,普泰元年,特 封高密郡王,食邑二千戶。武定末,金紫光祿大夫。齊受禪,爵例降。

陳郡平王元[编辑]

按《魏書·常山王傳》:常山王遵子素,素子陪斤,陪斤子 昭,昭子元,字彥道,節儉知名。莊帝時,為洛陽令。前廢 帝即位,元上表乞葬莊帝,時議善之。除尚書左丞。出 帝即位,以孫騰為左僕射,騰即齊獻武王心膂。仗入 省,元依法舉劾,當時咸為元懼,出帝重其強正,封臨 淄縣子。後從帝入關。昭弟紹,字醜倫。少聰慧。遷尚書 右丞。斷決不避強禦。世宗詔令檢趙修獄,以修佞倖, 因此遂加杖罰,令其致死。帝責紹不重聞。紹曰:修姦 佞甚於董賢,臣若不因釁除之,恐陛下復被哀帝之 名。以其言正,遂不罪焉。及出,廣平王懷拜紹,賀曰:阿 翁乃皇家之正直,雖朱雲、汲黯何以仰過。紹曰:但恨 戮之稍晚,以為愧耳。卒於涼州刺史。

按《北史本傳》:孝武重其強正,封臨淄縣子。及從入關, 封陳郡王,位儀同三司,加開府。薨,諡曰平。

濮陽靖懿伯嶷[编辑]

按《魏書·常山王傳》:常山王遵,子康王素,素子河間公 德,德子恭公悝,悝子嶷,字子仲。出帝初,授兗州刺史。 於時城人王奉伯等相扇謀逆。棄城出走,懸門發斷 嶷要而出。詔齊州刺史尉景、本州刺史蔡儁各部 在州士往討之。嶷返,復任。封濮陽縣伯。孝靜時,轉尚 書令,攝選部。嶷雖居重任,隨時而已。薨於瀛州刺史, 贈司徒公,諡曰靖懿。

潁川王斌之[编辑]

按《魏書·安樂王傳》:安樂厲王長樂,子武康王詮,詮子 斌之,字子爽。性險無行,及與兄鑒反,敗,遂奔葛榮。榮 滅,得還。出帝時,封潁川郡王,委以腹心之任。帝入關, 斌之奔蕭衍,後還長安。

按《北史·安樂厲王傳》:斌之奔梁。大統二年,還長安,位 尚書令。薨,贈太尉,諡武襄。

臨淮王孝友[编辑]

按《魏書·臨淮王傳》:臨淮宣王譚,子長樂懿侯提,提子 臨淮康王昌,昌子孝友,少有時譽,襲爵臨淮王,累遷 滄州刺史。為政溫和,好行小惠,不能清白,而無所侵 犯,百姓亦以此便之。孝靜帝宴齊文襄王於華林園, 孝友因醉自譽,又云陛下許賜臣能。帝笑曰:朕恆聞 王自道清。文襄曰:臨淮王雅旨舍罪。於是君臣俱笑 而不罪。孝友明於政理,嘗奏表曰:令制:百家為黨族, 二十家為閭,五家為比鄰。百家之內,有帥二十五,徵 發皆免,苦樂不均。羊少狼多,復有蠶食。此之為弊久 矣。京邑諸坊,或七八百家,唯一里正、二史,庶事無闕, 而況外州乎。請依舊置,三正之名不改,而百家為四 閭,閭二比。計族省十二丁,得十二匹貲絹。略計見管 之戶,應二萬餘族,一歲出貲絹二十四萬匹。十五丁 出一番兵,計得一萬六千兵。此富國安人之道也。古 諸侯娶九女,士有一妻二妾。《晉令》:諸王置妾八人,郡 公、侯妾六人。《官品令》:第一、第二品有四妾,第三、第四 有三妾,第五、第六有二妾,第七、第八有一妾。所以陰 教聿修,繼嗣有廣。廣繼嗣,孝也;修陰教,禮也。而聖朝 忽棄此數,由來漸久。將相多尚公主,王侯亦娶后族, 故無妾媵,習以為常。婦人多幸,生逢今世,舉朝略是 無妾,天下殆皆一妻。設令人彊志廣娶,則家道離索, 身事迍邅,內外親知,共相嗤怪。凡今之人,通無準節。 父母嫁女,則教之以妒;姑姊逢迎,必相勸以忌。持制 夫為婦德,以能妒為女工。云受人欺,畏他笑我。王公 猶自一心,已下何敢二意。夫妒忌之心生,則妻妾之 禮廢;妻妾之禮廢,則姦淫之兆興。斯臣之所以毒恨 者也。請以王公第一品娶八,通妻以備九女;稱事二 品備七;三品、四品備五;五品、六品則一妻二妾。限以 一周,悉令充數,若不充數及待妾非禮,使妻妒加捶 撻,免所居官。其妻無子而不娶妾,斯則自絕,無以血 食祖、父,請科不孝之罪,離遣其妻。臣之赤心,義唯家 國,欲使吉凶無不合理,貴賤各有其宜,省人帥以出 兵丁,立倉儲以豐穀食,設賞格以擒姦盜,行典令以 示朝章,庶使足食足兵,人信之矣。又冒申妻妾之數, 正欲使王侯、將相、功臣子弟,苗裔滿朝,傳祚無窮,此 臣之志也。詔付有司議奏不同。孝友又言:今人生為 皂隸,葬擬王侯,存沒異途,無復節制,崇壯丘壟,盛飾 祭儀,鄰里相榮,稱為至孝。又夫婦之始,王化所先,共 食合瓢,足以成禮。而今之富者彌奢,同牢之設,甚於 祭槃。累魚成山,山有林木,林木之上,鸞鳳斯存。徒有 繁勞,終成委棄,仰惟天意,其或不然。請自茲以後,若 婚葬過者,以違旨論,官司不加糾劾,即與同罪。孝友 在郡積年,以法自守,甚著聲稱。然性無骨鯁,善事權 勢,為正直者所譏。齊受禪,爵例降。

西河文王悰[编辑]

按《魏書·京兆王子推傳》:子推子西河王太興,子昴,昴 子悰,字魏慶,襲爵。孝靜時,遷太尉、錄尚書事、司州牧、 青州刺史。薨於州,贈假黃鉞、太傅、司徒公,諡曰文。悰 寬和有度量,美容貌,風望儼然,得喪,不見於色。性清儉,不營產業,身死之日,家無餘財。

南郡王長春[编辑]

按《魏書·安定王休傳》:休子願平,願平子緒,緒子長春, 員外散騎侍郎。武定初,封南郡王,邑五百戶。齊受禪, 爵例降。

武安王襲[编辑]

按《魏書·彭城王傳》:彭城武宣王勰子襲,字世紹。武定 初,封武安王,邑一千戶。武定末,中書侍郎。齊受禪,爵 例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