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46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百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百六十九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百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四百六十九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二十七

  梁二

  馬仙琕      張惠紹

  馮道根      康絢

  昌義之      裴邃

  裴之高      裴之橫

  夏侯夔      韋放

  陳慶之      蘭欽

  王神念

官常典第四百六十九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二十七[编辑]

梁二[编辑]

馬仙琕[编辑]

按《梁書》本傳,「仙琕,字靈馥,扶風郿人也。父伯鸞,宋冠 軍司馬。仙琕少以果敢聞。遭父憂,毀瘠過禮,負土成 墳,手植松柏。起家郢州主簿,遷武騎常侍,為小將,隨 齊安陸王蕭緬。緬卒,事明帝。永元中,蕭遙光、崔慧景 亂,累有戰功,以勳至前將軍。出為龍驤將軍、南汝陰、 譙二郡太守。會壽陽新陷,魏將王肅侵邊,仙琕力戰」, 以寡克眾,魏人甚憚之。復以功遷寧朔將軍、豫州刺 史。義師起,四方多響應,高祖使仙琕故人姚仲賓說 之,仙琕於軍斬仲賓以殉。義師至新林,仙琕猶持兵 於江西,日鈔運漕。建康城陷,仙琕號哭,經宿乃解兵 歸罪。高祖勞之曰:「射鉤斬袪,昔人弗忌,卿勿以戮使 斷運,苟自嫌絕也。」仙琕謝曰:「小人如失主犬,後主飼 之,便復為用。」高祖笑而美之。俄而仙琕母卒,高祖知 其貧,賻給甚厚。仙琕號泣謂弟仲艾曰:「蒙大造之恩, 未獲上報。今復荷殊澤,當與爾以心力自效耳。」天監 四年,王師北討,仙琕每戰,勇冠三軍,當其衝者,莫不 摧破。與諸將論議,口未嘗言功。人問其故,仙琕曰:「丈 夫為時所知,當進不求名,退不逃罪,乃平生願也,何 功可論。」授輔國將軍、宋安、安蠻二郡太守。遷南義陽 太守,累破山蠻,郡境清謐。以功封浛洭縣伯,邑四百 戶。仍遷都督司州諸軍事、司州刺史,輔國將軍如故。 俄進號貞威將軍。魏豫州人白皁生殺其刺史琅邪 王司馬慶曾,自號平北將軍,推鄉人胡游為刺史,以 懸瓠來降。高祖使仙琕赴之,又遣直閤將軍武會超、 馬廣率眾為援。仙琕進頓楚王城,遣副將齊苟兒以 兵二千助守懸瓠。魏中山王元英率眾十萬攻懸瓠, 仙琕遣廣、會超等守三關。十二月,英破懸瓠,執齊苟 兒。遂進攻馬廣。又破廣,生擒之,送雒陽。仙琕不能救, 會超等亦相次退散。魏軍遂進據三關,仙琕坐徵,還 為雲騎將軍。出為仁威司馬,府主豫章王,轉號雲麾, 復為司馬,加振遠將軍。十年,胊山民殺琅邪太守劉 昕,以城降魏。詔假仙琕節討之。魏徐州刺史盧昶以 眾十餘萬赴焉,仙琕與戰,累破之。昶遁走,仙琕縱兵 乘之,魏眾免者十一二,收其兵糧牛馬器械不可勝 數。振旅還京師,遷太子左衛率,進爵為侯,增邑六百 戶。十一年,遷持節、督豫北豫霍三州諸軍事、信武將 軍、豫州刺史,領南汝陰太守。初,仙琕幼名仙婢,及長, 以「婢」名不典,乃以「玉」代「女」,因成「琕」云。自為將及居州 郡,能與士卒同勞逸,身衣不過布帛,所居無帷幕衾 屏,行則飲食與廝養最下者同。其在邊境,常單身潛 入敵庭,伺知壁壘村落險要處所,故戰多克捷,士卒 亦甘心為之用,高祖雅愛仗之。在州四年,卒。贈左衛 將軍,諡曰剛。子巖夫嗣。

張惠紹[编辑]

按《梁書》本傳,「惠紹,字德繼,義陽人也。少有武幹,齊明 帝時為直閤,後出補竟陵橫桑戍主。永元初,母喪,歸 葬於鄉里。聞義師起,馳歸高祖,拔為中兵參軍,加寧 朔將軍、軍主。師次漢口,高祖使惠紹與軍主朱思遠 遊遏江中,斷郢、魯二城糧運。郢城水軍主沈難當帥 輕舸數十挑戰,惠紹擊破,斬難當,盡獲其軍器。義師」 次新林、朱雀,惠紹累有戰功。建康城平,遷輔國將軍、 前軍直閤左細仗主。高祖踐阼,封石陽縣侯,邑五百 戶,遷驍騎將軍,直閤細仗主如故。時東昏餘黨數百 人竊入南、北掖門,燒神虎門,害衛尉張弘策。惠紹馳 率所領赴戰,斬首數十級,賊乃散走。以功增邑二百 戶,遷太子右衛率。天監四年,大舉北伐,惠紹與冠軍 長史胡辛生、寧朔將軍張豹子攻宿預,執城主馬成 龍送於京師,使部將藍懷恭於水南立城為犄角。俄 而魏援大至,敗陷懷恭,惠紹不能守,是夜奔還淮陰魏復得宿預。六年,魏軍攻鍾離,詔左衛將軍曹景宗 督眾軍為援,進據邵陽。惠紹與馮道根、裴邃等攻斷 魏連橋,短兵接戰,魏軍大潰,以功增邑三百戶。還為 左驍騎將軍,尋出為持節、都督北兗州諸軍事、冠軍 將軍、北兗州刺史。魏宿預、淮陽二城內附,惠紹撫納 有功,進號「智武將軍,益封二百戶。」入為衛尉卿,遷左 衛將軍,出為持節、都督司州諸軍事、信威將軍、司州 刺史,領安陸太守。在州和理,吏民親愛之。徵還為左 衛將軍,加通直散騎常侍,甲仗百人,直衛殿內。十八 年,卒,時年六十三。詔曰:「張惠紹志略開濟,幹用貞果, 誠懃義始,績聞累任。爰居禁旅,盡心朝夕,奄至殞喪, 惻愴於懷。宜追寵命,以彰勳烈。可贈護軍將軍,給鼓 吹一部,布百匹、蠟二百觔。諡曰忠。」子澄嗣。

馮道根[编辑]

按《梁書》本傳:「道根,字巨基,廣平酇人也。少失父,家貧, 傭賃以養母。行得甘肥,不敢先食,必遽還以進母。年 十三,以孝聞於鄉里,郡召為主簿,辭不就。年十六,鄉 人蔡道斑為湖陽戍主。道斑攻蠻錫城,反為蠻所困, 道根救之,匹馬轉戰,殺傷甚多,道斑以免,由是知名。 齊建武末,魏主托跋宏寇沒南陽等五郡,明帝遣太」 尉陳顯達率眾復爭之。師入汋均口,道根與鄉里人 士以牛酒候軍,因說顯達曰:「汋均水迅急,難進易退。 魏若守隘,則首尾俱急。不如悉棄船艦,於酇城方道 步進建營,相次鼓行而前,如是則立破之矣。」顯達不 聽,道根猶以私屬從軍。及顯達敗,軍人夜走,多不知 山路。道根每及險要,輒停馬指示之,眾賴以全。尋為 汋均口戍副。永元中,以母喪還家。聞高祖起義師,乃 謂所親曰:「金革奪禮,古人不避,揚名後世,豈非孝乎? 時不可失,吾其行矣。」率鄉人子弟勝兵者,悉歸高祖。 時有蔡道福為將從軍,高祖使道根副之,皆隸於王 茂。茂伐沔,攻郢城,克加湖,道根常為前鋒陷陳。會道 福卒於軍,高祖令道根并領其眾。大軍次新林,隨王 茂於朱雀航大戰,斬獲尤多。高祖即位,以為驍騎將 軍,封增城縣男,邑二百戶,領文德帥,遷遊擊將軍。是 歲,江州刺史陳伯之反,道根隨王茂討平之。天監二 年,為寧朔將軍、南梁太守,領阜陵城戍。初到阜陵,修 城隍,遠斥候,有如敵將至者,眾頗笑之。道根曰:「怯防 勇戰,此之謂也。」修城未畢,會魏將党法宗、傅豎眼率 眾二萬奄至城下,道根塹壘未固,城中眾少,皆失色。 道根命廣開門,緩服登城,選精銳二百人出與魏軍 戰,敗之。魏人見意閑,且戰又不利,因退走。是時魏分 兵於大小峴、東桑等連城相持,魏將高祖珍以三千 騎軍其間,道根率百騎橫擊,破之,獲其鼓「角軍儀。」於 是糧運既絕,諸軍乃退。遷道根輔國將軍、豫州刺史。 韋叡圍合肥,克之。道根與諸軍同進,所在有功。六年, 魏攻鍾離,高祖復詔叡救之,道根率眾三千,為叡前 驅。至徐州,建計據邵陽洲,築壘掘塹,以逼魏城。道根 能走馬步地,計足以賦功,城隍立辦。及淮水長,道根 乘戰艦攻斷魏連橋數百丈。魏軍敗績。益封三百戶, 進爵為伯。還遷雲騎將軍,領直閤將軍,改封豫寧縣, 戶邑如前。累遷中權中司馬、右遊擊將軍、武旅將軍、 歷陽太守。八年,遷貞毅將軍、假節、督豫州諸軍事、豫 州刺史,領汝陰太守。為政清簡,境內安定。十一年,徵 為太子右衛率。十三年,出為信武將軍、宣惠司馬、新 興永寧二郡太守。十四年,徵為員外散騎常侍、右遊 擊將軍,領朱衣直閤。十五年,為右衛將軍。道根性謹 厚,木訥少言,為將能檢御部曲,所過村陌,將士不敢 擄掠。每所征伐,終不言功。諸將讙譁爭競,道根默然 而已。其部曲或怨非之,道根喻曰:「明主自鑒功之多 少,吾將何事?」高祖嘗指道根示尚書令沈約曰:「此人 口不論勳。」約曰:「此陛下之大樹將軍也。」處州郡,和理 清靜,為部下所懷。在朝廷雖貴顯,而性儉約,所居宅 不營牆屋,無器服侍衛,入室則蕭然如素士之貧賤 者,當時服其清退。高祖亦雅重之。微時不學,既貴,粗 讀書,自謂少文,常慕周勃之器重。十六年,復假節、都 督豫州諸軍事、信武將軍、豫州刺史。將行,高祖引朝 臣宴別道根於武德殿,召工視道根,使圖其形像。道 根踧踖謝曰:「臣所可報國家,惟餘一死。但天下太平, 臣恨無可死之地。」豫部重得道根,人皆喜悅。高祖每 稱曰:「馮道根所在,能使朝廷不復憶有一州。」居州少 時,遇疾,自表乞還朝。徵為散騎常侍、左軍將軍。既至, 疾甚,中使累加存問。普通元年正月卒,時年五十八。 是日,輿駕春祀二廟,既出宮,有司以聞。高祖問中書 舍人朱异曰:「吉凶同日,今行乎?」异對曰:「『昔柳莊寢疾, 衛獻公當祭,請於尸曰:『有臣柳莊,非寡人之臣,是社 稷之臣也』。聞其死,請往』。不釋祭服而往,遂以襚之。道 根雖未為社稷之臣,亦有勞王室,臨之,禮也。」高祖即 幸其宅,哭之甚慟。詔曰:「豫寧縣開國伯、新除散騎常 侍、領左軍將軍馮道根,奉上能忠,有功不伐,撫人留 愛,守邊難犯。祭遵、馮異、郭伋、李牧不能過也。奄致殞 喪,惻愴於懷。可贈信威將軍、左衛將軍,給鼓吹一部賻錢十萬,布百匹。諡曰威。」子懷嗣。

康絢[编辑]

按《梁書》本傳:「絢字長明,華山藍田人也。其先出自康 居。初,漢置都護,盡臣西域,康居亦遣侍子待詔於河 西,因留為黔首,其後即以康為姓。晉時隴右亂,康氏 遷於藍田。絢曾祖因為苻堅太子詹事,生穆。穆為姚 萇河南尹。宋永初中,穆舉鄉族三千餘家入襄陽之 峴南。宋為置華山郡藍田縣,寄居於襄陽,以穆為秦」 梁二州刺史,未拜,卒。絢世父元隆、父元撫,並為流人 所推,相繼為華山太守。絢少俶儻有志氣,齊文帝為 雍州刺史,所辟皆取名家。絢特以才力召為西曹書 佐。永明三年,除奉朝請。文帝在東宮,以舊恩引為直 後,以母憂去職。服闋,除振威將軍、華山太守。推誠撫 循,荒餘悅服。遷前軍將軍,復為華山太守。永元元年, 義兵起,絢舉郡以應高祖,身率敢勇二千人、私馬二 百五十匹以從。除西中郎南康王中兵參軍,加輔國 將軍。義師方圍張沖於郢城,曠日持久。東昏將吳子 陽壁於加湖,軍鋒甚盛,絢隨王茂力攻屠之。自是常 領遊兵,有急應赴,斬獲居多。天監元年,封南安縣男, 邑三百戶,除輔國將軍、竟陵太守。魏圍梁州,刺史王 珍國使請救,絢以郡兵赴之,魏軍退。七年,司州三關 為魏所逼,詔假絢節、武旅將軍,率眾赴援。九年,遷假 節、督北兗州緣淮諸軍事、振遠將軍、北兗州刺史。及 朐山亡徒以城降魏,絢馳遣司馬霍奉伯分軍據嶮。 魏軍至,不得越朐城。明年,青州刺史張稷為土人徐 道角所殺。絢又遣司馬茅榮伯討平之。徵驃騎臨川 王司馬,加左驍騎將軍,尋轉朱衣直閤。十三年,遷太 子右衛,率甲仗百人,與領軍蕭景直殿內。絢身長八 尺,容貌絕倫,雖居顯官,猶習武藝。高祖幸德陽殿戲 馬,敕絢馬射,撫弦貫的,觀者悅之。其日上使畫工圖 絢形,遣中使持以問絢曰:「卿識此圖不?」其見親如此。 時魏降人王足陳計,求堰淮水以灌壽陽。足引北方 童謠曰:「荊山為上格,浮山為下格,潼沱為激溝」,併灌 鉅野澤。高祖以為然,使水工陳承伯、材官將軍祖暅 視地形,咸謂淮內沙土漂輕不堅實,其功不可就。高 祖弗納。發徐、揚人率二十戶取五丁以築之。假絢節, 都督淮上諸軍事,并護堰作役人及戰士有眾二十 萬。於鍾離南起浮山,北扺巉石,依岸以築土,合脊於 中流。十四年,堰將合,淮水漂疾,輒復決潰,眾患之,或 謂「江淮多有蛟,能乘風雨決壞崖岸,其性惡鐵。」因是 引東西二冶鐵器,大則釜鬵,小則鋘鋤,數千萬斤,沈 於堰所,猶不能合。乃伐樹為井幹,填以巨石,加土其 上。緣淮百里內,岡陵木石,無巨細必盡,負擔者肩上 皆穿。夏日疾疫,死者相枕,蠅蟲晝夜聲相合。高祖愍 役人淹久,遣尚書右僕射袁昂、侍中謝舉假節慰勞 之,并加蠲復。是冬,又寒甚,淮、泗盡凍,士卒死者十七 八,高祖復遣賜以衣褲。十一月,魏遣將楊大眼揚聲 決堰,絢命諸軍撤營,露次以待之。遣其子悅挑戰,斬 魏咸陽王府司馬徐方興,魏軍小卻。十二月,魏遣其 尚書僕射李曇定督眾軍來戰,絢與徐州刺史劉思 祖等距之。高祖又遣右衛將軍昌義之、太僕卿魚弘 文,直閤曹世宗、徐元和相次距守。「十五年四月,堰乃 成。其長九里,下闊一百四十丈,上廣四十五丈,高二 十丈,深十九丈五尺,夾之以堤」,并樹杞柳,軍人安堵, 列居其上。其水清潔,俯視居人墳墓,了然皆在其下。 或人謂絢曰:「四瀆天所以節宣其氣,不可久塞。若鑿 湫東注,則游波寬緩,堰得不壞。」絢然之,開湫東注,又 縱反間於魏曰:「梁人所懼,開湫不畏野戰。」魏人信之, 果鑿山深五丈,開湫北注,水日夜分流,湫猶不減。其 月,魏軍竟潰而歸。水之所及,夾淮方數百里地。魏壽 陽城戍,稍徙頓於八公山北南,居人散就岡壟。初,堰 起於徐州界,刺史張豹子宣言於境,謂己必尸其事。 既而絢以他官來監作,豹子甚慚。俄而敕豹子受絢 節度,每事輒先諮焉,由是遂譖絢與魏交通。高祖雖 不納,猶以事畢徵絢。尋以絢為持節、都督司州諸軍 事、信武將軍、司州刺史,領安陸太守,增封二百戶。絢 還後,豹子不修堰。至其秋八月,淮水暴長,堰悉壞決, 奔流於海。祖暅坐下獄。絢在州三年,大修城隍,號為 嚴政。十八年,徵為員外散騎常侍,領長水校尉,與護 軍韋叡、太子右衛率周捨直殿省。普通元年,除衛尉 卿。未拜,卒,時年五十七。輿駕即日臨哭,贈右衛將軍, 給鼓吹一部,賻錢十萬,布百匹,諡曰「壯。」絢寬和,少喜 懼,在朝廷見人如不能言,號為長厚。在省,每寒月,見 省官藍縷,輒遺以襦衣,其好施如此。子悅嗣。

昌義之[编辑]

按《梁書》本傳,「義之,歷陽烏江人也。少有武幹。齊代隨 曹虎征伐,累有戰功。虎為雍州,以義之補防閤,出為 馮翊戍主。及虎代還,義之留事高祖。時天下方亂,高 祖亦厚遇之。義師起,板為輔國將軍、軍主,除建安王 中兵參軍。時竟陵芊口有邸閣,高祖遣驅,每戰必捷。 大軍次新林,隨王茂於新亭并朱雀航力戰,斬獲尤多。建康城平,以為直閤將軍、「馬右夾轂主。」天監元年, 封永豐縣侯,邑五百戶,除驍騎將軍,出為盱眙太守。 二年,遷假節、督北徐州諸軍事、輔國將軍、北徐州刺 史,鎮鍾離。魏寇州境,義之擊破之。三年,進號「冠軍將 軍」,增封二百戶。四年,大舉北伐,揚州刺史、臨川王督 眾軍軍洛口,義之以州兵受節度,為前軍,攻魏梁城 戍,克之。五年,高祖以征役久,有詔班師,眾軍各退散。 魏中山王元英乘勢追躡,攻沒馬頭城內糧儲,魏悉 移之歸北。議者咸曰:「魏運米北歸,當無復南向。」高祖 曰:「不然,此必進兵,非其實也。」乃遣土匠修營鍾離城, 敕義之為戰守之備。是冬,英果率其安樂王元道明、 平東將軍楊大眼等眾數十萬來寇鍾離。鍾離城北 阻淮水,魏人於邵陽洲西岸作浮橋,跨淮通道。英據 東岸,大眼據西岸以攻城。時城中眾纔三千人,義之 督帥隨方抗禦。魏軍乃以車載土填塹,使其眾負土 隨之,嚴騎自後蹙焉,人有未及回者,因以土迮之,俄 而塹滿,英與大眼躬自督戰,晝夜苦攻,分番相代,墜 而復「升,莫有退者。又設飛樓及衝車撞之,所值城上 輒頹落,義之乃以泥補缺,衝車雖入而不能壞。」義之 善射,其被攻危急之處,輒馳往救之,每彎弓所向,莫 不應弦而倒,一日戰數十合,前後殺傷者萬計,魏軍 死者與城平。六年四月,高祖遣曹景宗、韋叡帥眾二 十萬救焉,既至,與魏戰,大破之。英、大眼等「各脫身奔 走。」義之因率輕兵追至洛口而還,斬首俘生,不可勝 計。以功進號軍師將軍,增封二百戶。遷持節、督青冀 二州諸軍事、征鹵將軍、青冀二州刺史。未拜,改督南 兗兗徐青冀五州諸軍事、輔國將軍、南兗州刺史。坐 禁物出藩,為有司所奏免。其年,補朱衣直閤,除左驍 騎將軍,直閤如故。遷太子右衛率,領越騎校尉、假節。 八年,出為持節、督湘州諸軍事、征遠將軍、湘州刺史。 九年,以本號還朝。俄為司空臨川王司馬,將軍如故。 十年,遷右衛將軍。十三年,徙為左衛將軍。是冬,高祖 遣太子右衛率康絢督眾軍作《荊山堰》。明年,魏遣將 李曇定大眾逼荊山,揚聲欲決堰,詔假義之節,帥太 僕卿魚弘文、直閤將軍曹世宗、徐元和等救絢。軍未 至,絢等已破魏軍。魏又遣大將李平攻峽石,圍直閤 將軍趙祖悅。義之又率朱衣直閤王神念等救之。時 魏兵盛,神念攻峽石浮橋,不能克,故援兵不得時進, 遂陷峽石。義之班師,為有司所奏,高祖以其功臣,不 問也。十五年,復以為使持節、都督湘州諸軍事、信威 將軍、湘州刺史。其年,改授都督北徐州緣淮諸軍事、 平北將軍、北徐州刺史。義之性寬厚,為將能撫御,得 人死力。及居藩任,吏民安之。俄給鼓吹一部,改封營 道縣侯,邑戶如先。普通三年,徵為護軍將軍,鼓吹如 故。四年十月,卒。高祖深痛惜之,詔曰:「護軍將軍、營道 縣開國侯昌義之,幹略沈濟,志懷寬隱。誠著運始,效 彰邊服。方申爪牙,寄以禁旅,奄至殞喪,惻愴於懷。可 贈散騎常侍、車騎將軍,并鼓吹一部,給東園祕器,朝 服一具,賻錢二萬,布二百匹,蠟二百斤。」諡曰烈。子寶 業嗣,官至直閤將軍、譙州刺史。

裴邃[编辑]

按《梁書》本傳,「邃字淵明,河東聞喜人,魏襄州刺史綽 之後也。祖壽孫,寓居壽陽,為宋武帝前軍長史。父仲 穆,驍騎將軍。邃十歲能屬文,善《左氏春秋》。齊建武初, 刺史蕭遙昌引為府主簿。壽陽有八公山廟,遙昌為 立碑,使邃為文,甚見稱賞。舉秀才,對策高第,奉朝請。 東昏踐阼,始安王蕭遙光為撫軍將軍、揚州刺史,引」 邃為參軍。後遙光敗,邃還壽陽,值刺史裴叔業以壽 陽降魏,豫州豪族,皆被驅掠,邃遂隨眾北徙。魏主宣 武帝雅重之,以為司徒屬、中書郎、魏郡太守。魏遣王 肅鎮壽陽,邃固求隨肅,密圖南歸。天監初,自拔還朝, 除後軍諮議參軍。邃求邊境自效,以為輔國將軍、廬 江太守。時魏將呂頗率眾五萬,奄來攻郡,邃率麾下 拒破之。加右軍將軍。五年,征邵陽洲,魏人為長橋,斷 淮以濟。邃築壘逼橋,每戰輒克,於是密作《沒突艦》。會 甚雨,淮水暴溢,邃乘艦徑造橋側,魏眾驚潰,邃乘勝 追擊,大破之。進克羊石城,斬城主元康。又破霍丘城, 斬城主甯永仁,平小峴,攻合肥。以功封夷陵縣子,邑 三百戶,遷冠軍長史、廣陵太守。邃與鄉人共入魏武 廟,因論帝王功業。其妻甥王篆之密啟高祖云:「裴邃 多大言,有不臣之跡。」由是左遷為始安太守。邃志欲 立功邊陲,不願閑遠,乃致書於呂僧珍曰:「昔阮彧、顏 延有二始之歎,吾才不逮古人。今為三始,非其願也, 將如之何?」未及至郡,會魏攻宿預,詔邃拒焉。行次直 瀆,魏眾退。遷右軍諮議參軍,豫章王雲麾府司馬,率 所領助守石頭。出為竟陵太守,開置屯田,公私便之。 遷為遊擊將軍、朱衣直閤,直殿省。尋遷假節、明威將 軍、西戎校尉、北梁秦二州刺史。復開創屯田數千頃, 倉廩盈實,省息邊運,民吏獲安。乃相率餉絹千餘匹, 邃從容曰:「汝等不應爾,吾又不可逆納其」絹二匹而 已。還為給事中、雲騎將軍、朱衣直閤將軍,遷大匠卿普通二年,義州刺史文僧明以州叛入於魏,魏軍來 援,以邃為假節、信武將軍,督眾軍討焉。邃深入魏境, 從邊城道出其不意。魏所署義州刺史封壽據檀公 峴,邃擊破之,遂圍其城,壽面縛請降。義州平,除持節、 督北徐州諸軍事、信武將軍、北徐州刺史。未之職,又 遷督豫州、北豫霍三州諸軍事、豫州刺史,鎮合肥。四 年,進號「宣毅將軍。」是歲,大軍將北伐,以邃督征討諸 軍事,率騎三千,先襲壽陽。九月壬戊,夜至壽陽,攻其 郛,斬關而入,一日戰九合,為後軍蔡秀成失道不至, 邃以援絕拔還。於是邃復整兵,收集士卒,令諸將各 以服色相別。邃自為黃袍騎,先攻狄丘、甓城、黎漿等 城,皆拔之,屠安成、馬頭、沙陵等戍。是冬,始修芍陂。明 年,復破魏新蔡郡,略地至於鄭城,汝、潁之間,所在響 應。魏壽陽守將長孫稚、河間王元琛率眾五萬出城 挑戰,邃勒諸將為《四甄》以待之,令直閤將軍李祖憐 偽遁以引稚。稚等悉眾追之,《四甄》競發,魏眾大敗,斬 首萬餘級。稚等奔走,閉門自固,不敢復出。其年五月, 卒於軍中。追贈侍中、左衛將軍,給鼓吹一部,進爵為 侯,增邑七百戶,諡曰烈。邃少言笑,沉深有思略,為政 寬明,能得士心。居身方正,有威重,將吏憚之,少敢犯 法。及其卒也,淮、肥間莫不流涕,以為「邃不死,洛陽不 足拔也。」子之禮。

裴之高[编辑]

按《梁書裴邃傳》:「之高字如山,邃兄中散大夫髦之子 也。起家州從事、新都令,奉朝請,遷參軍。頗讀書,少負 意氣,常隨叔父邃征討,所在立功,甚為邃所器重,戎 政咸以委焉。壽陽之役,邃卒於軍所,之高隸夏侯夔, 平壽陽,仍除平北豫章長史、梁郡太守,封都城縣男, 邑二百五十戶。時魏汝陰來附,敕之高應接,仍除假」 節、飆勇將軍、潁州刺史。士民夜反,踰城而入,之高率 家僮與麾下奮擊,賊乃散走。父憂還京,起為光遠將 軍,合討陰陵盜賊,平之,以為譙州刺史。又還為左軍 將軍。出為南譙太守,監北徐州。遷員外散騎常侍。尋 除雄信將軍、西豫州刺史,餘如故。侯景亂,之高率眾 入援,南豫州刺史鄱陽嗣王範命之高總督江右援 軍諸軍事,頓於張公洲。柳仲禮至橫江,之高遣船舸 二百餘艘迎致仲禮,與韋粲等俱會青塘立營,據建 興苑。及城陷,之高還合肥,與鄱陽王範西上。稍至新 蔡,眾將一萬,未有所屬。元帝遣蕭慧正召之,以為侍 中、護軍將軍。到江陵,承制除特進、金紫光祿大夫。卒, 時年七十三。贈侍中、儀同三司,鼓吹一部。諡曰恭。子 畿,累官太子右衛率、雋州刺史。西魏攻陷江陵,畿力 戰死之。

裴之橫[编辑]

按《梁書裴邃傳》:之橫字如岳,之高第十三弟也。少好 賓遊,重氣俠,不事產業。之高以其縱誕,乃為狹被蔬 食以激厲之。之橫嘆曰:「大丈夫富貴,必作百幅被。」遂 與僮屬數百人,於芍陂大營田墅,遂致殷積。太宗在 東宮,聞而要之,以為河東王常侍、直殿主帥,遷直閤 將軍。侯景亂,出為貞威將軍,隸鄱陽王範討景。景濟 江,仍與範長子嗣入援,連營度淮,據東城。京都陷,退 還合肥,與範泝流赴湓城。景遣任約上逼晉熙,範令 之橫下援,未及至,範薨,之橫乃還。時尋陽王大心在 江州,範副梅思立密要大心襲湓城。之橫斬思立而 拒大心,大心以州降景,之橫率眾與兄之高同歸。元 帝承制,除散騎常侍、廷尉卿,出為河東內史。又隨王 僧辯拒侯景於巴陵。景退,遷持節、平北將軍、東徐州 刺史、中護軍,封豫寧侯,邑三千戶。又隨僧辯追景,平 郢、魯、江、晉等州,恆為前鋒陷陣,仍至石頭破景。景東 奔,僧辯令之橫與杜崱入守臺城。及陸納據湘州叛, 又隸王僧辯南討焉。於陣斬納將李賢明,遂平之。又 破武陵王於硤石,還除吳興太守。乃作《百幅被》,以成 其初志。後江陵陷,齊遣上黨王高渙挾貞陽侯攻東 關,晉安王綱承制,以之橫為使持節、鎮北將軍、徐州 刺史,都督眾軍,給鼓吹一部,出守蘄城。之橫營壘未 周,而魏軍大至,兵盡矢窮,遂於陣沒,時年四十一。贈 侍中、司空,諡曰忠壯。子鳳寶嗣。

夏侯夔[编辑]

按《梁書夏侯亶傳》:「夔字季龍,亶弟也。起家齊南康王 府行參軍。中興初,遷司徒屬。天監元年,為太子洗馬、 中舍人、中書郎。丁父憂,服闋,除大匠卿,知造太極殿 事。普通元年,為邵陵王信威長史,行府國事。其年,出 為假節征遠將軍,隨機北討。還除給事黃門侍郎。二 年,副裴邃討義州,平之。三年,代兄亶為吳興太守,尋」 遷假節、征遠將軍、西陽、武昌二郡太守。七年,徵為衛 尉卿,未拜,改授持節、督司州諸軍事、信武將軍、司州 刺史,領安陸太守。八年,敕夔帥壯武將軍裴之禮、直 閤將軍任思祖,出義陽道,攻平靜、穆陵、陰山三關,克 之。是時,譙州刺史湛僧智圍魏東豫州刺史元慶和 於廣陵,入其郛。魏將元顯伯率軍赴援,僧智逆擊破 之。夔自武陽會僧智,斷魏軍歸路,慶和於內築柵以自固。及夔至,遂請降。夔讓僧智,僧智曰:「慶和志欲降 公,不願降僧智,今往,必乖其意。且僧智所將為合募 人,不可御之以法。公持軍素嚴,必無犯令,受降納附, 深得其宜。」於是夔乃登城,拔魏幟,建官軍旗鼓,眾莫 敢妄動,慶和束兵以「出,軍無私焉。」凡降男女口四萬 餘人,粟六十萬斛,餘物稱是。顯伯聞之,夜遁,眾軍追 之,擒二萬餘人,斬獲不可勝數。詔以僧智領東豫州, 鎮廣陵。夔引軍屯安陽。夔又遣偏將屠楚城,盡俘其 眾,由是義陽北道遂與魏絕。二年,魏郢州刺史元願 達請降,高祖敕郢州刺史元樹往迎願達,夔亦自楚 城會之,遂留鎮焉。詔改魏郢州為北司州,以夔為刺 史,兼督司州。三年,遷使持節,進號仁威將軍,封保城 縣侯,邑一千五百戶。中大通二年,徵為右衛將軍,丁 所生母憂,去職。時魏南兗州刺史劉明以譙城入附, 詔遣鎮北將軍元樹帥軍應接,起夔為雲麾將軍,隨 機北討。尋授使持節、督南豫州諸軍事、南豫州刺史。 六年,轉使持節、督豫淮陳潁建霍義七州諸軍事、豫 州刺史。豫州積歲寇戎,人頗失業,夔乃帥軍人於蒼 陵立堰,溉田千餘頃,歲收穀百餘萬石,以充儲備,兼 贍貧人,境內賴之。夔兄亶先經此任,至是夔又居焉。 兄弟並有恩惠於鄉里,百姓歌之曰:「我之有州,頻仍 夏侯,前兄後弟,布政優優。」在州七年,甚有聲績,遠近 多附之。有部曲萬人,馬二千匹,並服習精彊,為當時 之盛。性奢豪,後房伎妾,曳羅縠飾金翠者亦有百數。 愛好人士,不以貴勢自高,文武賓客常滿坐,時亦以 此稱之。大同四年,卒於州,時年五十六。有詔舉哀,賻 錢二十萬,布二百匹。追贈侍中、安北將軍,諡曰桓。子 譔嗣。

韋放[编辑]

按《梁書》本傳,「放字元直,車騎將軍叡之子。初為齊晉 安王寧朔迎主簿。高祖臨雍州,又召為主簿。放身長 七尺七寸,腰帶八圍,容貌甚偉。天監元年,為盱眙太 守,還除通直郎,尋為輕車晉安王中兵參軍,遷鎮右 始興王諮議參軍,以父憂去職。服闋,襲封永昌縣侯, 出為輕車南平王長史、襄陽太守,轉假節、明威將軍」、 竟陵太守。在郡和理,為吏民所稱。六年,大舉北伐,以 放為貞威將軍,與胡龍牙會曹仲宗進軍。七年,夏侯 亶攻黎漿不克,高祖復使帥軍自北道會壽春城。尋 遷雲麾南康王長史、尋陽太守。放累為藩佐,並著聲 績。普通八年,高祖遣兼領軍曹仲宗等攻渦陽,又以 放為明威將軍,帥師會之。魏大將費穆帥眾奄至,放 軍營未立,麾下止有二百餘人。放從弟洵,驍果有勇 力,一軍所仗。放令洵單騎擊刺,屢折魏軍。洵馬亦被 傷,不能進。放冑又三貫流矢,眾皆失色,請放突去。放 厲聲叱之曰:「今日唯有死耳!」乃免冑下馬,據胡床處 分,於是士皆殊死戰,莫不一當百,魏軍遂退。放逐北 至渦陽。魏又遣常山王元昭、大將軍李獎、乞佛寶、費 穆等眾五萬來援。放率所督將陳度、趙伯超等夾擊, 大破之,渦陽城主王偉以城降。放乃登城,簡出降口 四千二百人,器仗充牣。又遣降人三十分報李獎、費 穆等。魏人棄諸營壘,一時奔潰。眾軍乘之,斬獲略盡, 擒穆弟超并王偉,送於京師。還為太子右衛率,轉通 直散騎常侍。出為持節、督梁、南秦二州諸軍事、信武 將軍、梁南秦二州刺史。中大通二年,徙督北徐州諸 軍事、北徐州刺史,增封四百戶,持節、將軍如故。在鎮 三年卒,時年五十九,諡曰宜侯。放性弘厚篤實,輕財 好施,於諸弟尤雍睦。每將遠別及行役初還,常同一 室臥起,時稱為「三姜。」初,放與吳郡張率皆有側室,懷 孕,因指為婚姻。其後各產男女,未及成長而率亡,遺 嗣孤弱,放常贍恤之。及為北徐州,時有勢族請姻者, 放曰:「吾不失信於故友。」乃以息岐娶率女,又以女適 率子,時稱放能篤舊。長子粲嗣,別有傳。

陳慶之[编辑]

按《梁書》本傳,「慶之,字子雲,義興國山人也。幼而隨從 高祖。高祖性好棋,每從夜達旦不輟。等輩皆倦寐,惟 慶之不寢,聞呼即至,甚見親賞。從高祖東下,平建鄴, 稍為主書,散財聚士,常思效用。除奉朝請。普通中,魏 徐州刺史元法僧於彭城求入內附,以慶之為武威 將軍,與胡龍牙、成景㒞率諸軍應接。還除宣猛將軍」、 文德主帥,仍率軍二千送豫章王綜入鎮徐州。魏遣 安豐王元延明、臨淮王元彧率眾二萬來拒,屯據陟 延明先遣其別將丘大千築壘潯梁,觀兵近境。慶 之進薄其壘,一鼓便潰。後豫章王棄軍奔魏,眾皆潰 散,諸將莫能制止。慶之乃斬關夜退,軍士得全。普通 七年,安西將軍元樹出征壽春,除慶之假節,總知軍 事。魏豫州刺史李憲遣其子長鈞別築兩城相拒,慶 之攻之,憲力屈,遂降。慶之入據其城,轉東宮直閤,賜 爵關中侯。大通元年,隸領軍。曹仲宗伐渦陽,魏遣征 南將軍、常山王元昭等率馬步十五萬來援,前軍至 駝澗,去渦陽四十里。慶之欲逆戰,韋放以「賊之前鋒, 必是輕銳,與戰若捷,不足為功;如其不利,沮我軍勢《兵法》所謂以逸待勞,不如勿擊。」慶之曰:「魏人遠來,皆 已疲倦,去我既遠,必不見疑。及其未集,須挫其氣,出 其不意,必無不敗之理。且聞魏所據營,林木甚盛,必 不夜出,諸君若疑惑慶之,請獨取之。」於是與麾下二 百騎奔擊,破其前軍,魏人震恐。慶之乃還與諸將連 營而進,據渦陽城,與魏軍相持。自春至冬,數十百戰, 師老氣衰,魏之援兵復欲築壘於軍後,仲宗等恐腹 背受敵,謀欲退師。慶之杖節軍門曰:「共來至此,涉歷 一歲,糜費糧仗,其數極多。諸軍並無鬥心,皆謀退縮, 豈是欲立功名,直聚為抄暴耳。吾聞置兵死地,乃可 求生,須寇大合,然後與戰。審欲班師,慶之別有密敕, 今日犯者,便依明詔。」仲宗壯其計,乃從之。魏人犄角 作十三城,慶之銜枚夜出,陷其四壘,渦陽城主王緯 乞降,所餘九城,兵甲猶盛,乃陳其俘馘,鼓噪而攻之, 遂大奔潰,斬獲略盡。渦水咽流,降城中男女三萬餘 口。詔以渦陽之地置西徐州,眾軍乘勝前頓城父,高 祖嘉焉,賜慶之手詔曰:「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 雲,以至於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終,開朱門而待賓, 揚聲名於竹帛,豈非大丈夫哉!」大通初,魏北海王元 顥以本朝大亂,自拔來降,求立為魏主。高祖納之,以 慶之為假節、飆勇將軍,送元顥還北。顥於渙水即魏 帝號,授慶之使持節、鎮北將軍、護軍、前軍大都督,發 自銍縣,進拔滎城,遂至雎陽。魏將丘大千有眾七萬, 分築九城以相拒。慶之攻之,自旦至申,陷其三壘,大 千乃降。時魏征東將軍、濟陰「王元徽業率羽林庶子 二萬人來救梁、宋,進屯考城。城四面縈水,守備嚴固。 慶之命浮水築壘,攻陷其城,生擒徽業,獲租車七千 八百兩,仍趣大梁,望旗歸款。」顥進慶之衛將軍、徐州 刺史、武都公,仍率眾而西。魏左僕射楊昱、西阿王元 慶,撫軍將軍元顯恭,率御仗羽林宗子、庶子,眾凡七 萬,據滎陽拒顥。兵既精彊,城又險固,慶之攻未能拔。 魏將元天穆大軍復將至,先遣其驃騎將軍尒朱吐 沒兒領胡騎五千,騎將魯安領夏州步騎九千援楊 昱。又遣右僕射尒朱隆、西荊州刺史王羆騎一萬據 虎牢。天穆、沒兒前後繼至,旗鼓相望。時滎陽未拔,士 眾皆恐,慶之乃解鞍秣馬,宣喻眾曰:「吾至此以來,屠 城略地,實為不少。君等殺人父兄,掠人子女,又為無 算。天穆之眾,並是仇讎。我等纔有七千,鹵眾三十餘 萬,今日之事,義不圖存。吾以鹵騎,不可爭力平原,及 未盡至前,須平其城壘。諸君無假狐疑,自貽屠膾。」一 鼓悉使登城,壯士東陽宋景休、義興魚天愍踰堞而 入,遂克之。俄而魏陣外合,慶之率騎三千,背城逆戰, 大破之,魯安於陣乞降。元天穆、尒朱吐沒兒單騎獲 免。收滎陽儲實、牛馬穀帛,不可勝計。進赴虎牢,尒朱 隆棄城走,魏主元子攸懼,奔并州。其臨淮王元彧、安 豐王元延明率百僚封府庫,備法駕,奉迎顥入洛陽 宮御前殿,改元,大赦。顥以慶之為侍中、車騎大將軍、 左光祿大夫,增邑萬戶。魏大將軍、上黨王元天穆、王 老生、李叔仁又率眾四萬,攻陷大梁,分遣老生、費穆 兵二萬據虎牢。刁宣、刁雙入梁,宋慶之隨方掩襲,並 皆降款。天穆與十餘騎北渡河,高祖復賜手詔稱美 焉。慶之麾下悉著白袍,所向披靡。先是,洛陽童謠曰: 「名師大將莫自牢,千兵萬馬避白袍。」自發銍縣至於 洛陽,十四旬,平三十二城,四十七戰,所向無前。初,元 子攸止單騎奔走,宮衛嬪侍,無改於常。顥既得志,荒 於酒色,乃日夜宴樂,不復視事,與安豐、臨淮共立姦 計,將背朝恩,絕賓貢之禮。直以時事未安,且資慶之 之力,用外同內異,言多忌刻。慶之心知之,亦密為其 計,乃說顥曰:「今遠來至此,未伏尚多,若人知虛實,方 更連兵,而安不忘危,須豫為其策。宜啟天子,更請精 兵,并勒諸州,有南人沒此者,悉須部送。」顥欲從之,元 延明說顥曰:「陳慶之兵,不出數千,已自難制。今增其 眾,寧肯復為用乎!權柄一去,動轉聽人,魏之宗社,於 斯而滅。」顥由是致疑,稍成疏貳,慮慶之密啟,乃表高 祖曰:「河北、河南,一時已定,惟尒朱榮尚敢跋扈,臣與 慶之自能擒討。今州郡新服,正須綏撫,不宜更復加 兵,搖動百姓。」高祖遂詔眾軍皆停界首,洛下南人不 出一萬,羌夷十倍。軍副。馬佛念言於慶之曰:「功高不 賞,震主身危,二事既有,將軍豈得無慮?自古以來,廢 昏立明,扶危定難,鮮有得終。今將軍威震中原,聲動 河塞,屠顥據洛,則千載一時也。」慶之不從。顥前以慶 之為徐州刺史,因固求之鎮,顥心憚之,遂不遣,乃曰: 「主上以洛陽之地,全相任委,忽聞捨此朝寄,欲往彭 城,謂君遽取富貴,不為國計。手敕頻仍,恐成僕責。」慶 之不敢復言。魏天柱將軍尒朱榮、右僕射尒朱隆、大 都督元天穆、驃騎將軍尒朱吐沒兒、榮長史高歡、鮮 卑芮芮勒眾號百萬,挾魏主元子攸來攻顥。顥據洛 陽六十五日,凡所得城,一時反叛。慶之渡河守北中 郎城,三日中十有一戰,傷殺甚眾。榮將退,時有劉助 者,善天文,乃謂榮曰:「不出十日,河南大定。」榮乃縛木 為筏,濟自硤石,與顥戰於河橋。顥大敗,走至臨潁,遇賊被擒。洛陽陷,慶之馬步數千,結陣東反,榮親自來 追。值嵩高山水洪溢,軍人死散,慶之乃落鬚髮為沙 門,間行至豫州,豫州人程道雍等潛送出汝陰。至都, 仍以功除右衛將軍,封永興縣侯,邑一千五百戶。出 為持節、都督緣淮諸軍事、奮武將軍、北兗州刺史。會 有妖賊沙門僧強自稱為帝,土豪蔡伯龍起兵應之。 僧強頗知幻術,更相煽惑,眾至三萬,攻陷北徐州,濟 陰太守楊起文棄城走,鍾離太守單希寶見害,使慶 之討焉。車駕幸白下臨餞,謂慶之曰:「江、淮兵勁,其鋒 難當,卿可以策制之,不宜決戰。」慶之受命而行,曾未 浹辰,斬伯龍,僧強傳其首。中大通二年,除都督南北 司、西豫豫四州諸軍事、南北司二州刺史,餘並如故。 慶之至鎮,遂圍懸瓠,破魏潁州刺史婁起、揚州刺史 是元寶於溱水。又破行臺孫騰、大都督侯進、豫州刺 史堯雄、梁州刺史司馬恭於楚城。罷義陽鎮兵,停水 陸轉運,江湘諸州,並得休息。開田六千頃,二年之後, 倉廩充實,高祖每嘉勞之。又表省南司州,復安陸郡, 置上明郡。大同二年,魏遣將侯景率眾七萬寇楚州, 刺史桓和陷沒。景仍進軍淮上,貽慶之書使降。敕遣 湘潭侯退、右衛夏侯夔等赴援。軍至黎漿,慶之己擊 破景。時大寒雪,景棄輜重走,慶之收之以歸。進號「仁 威將軍。」是歲,豫州饑,慶之開倉賑給,多所全濟。州民 李昇等八百人表請樹碑頌德,詔許焉。五年十月,卒, 時年五十六。贈散騎常侍、左衛將軍,鼓吹一部,諡曰 武。敕義興郡發五百丁會喪。慶之性祇慎,衣不紈綺, 不好絲竹,射不穿札,馬非所便,而善撫軍士,能得其 死力。長子昭嗣。

蘭欽[编辑]

按《梁書》本傳,「欽字休明,中昌魏人也。父子雲,天監中, 軍功官至雲麾將軍、冀州刺史。欽幼而果決,趫捷過 人。隨父北征,授東宮直閤。大通元年,攻魏蕭城,拔之, 仍破彭城別將郊仲。進攻擬山城,破其大都督劉屬, 眾二十萬。進攻籠城,獲馬千餘匹。又破其大將柴集 及襄城太守高宣,別將范思念、鄭承宗等。仍攻厥固」 張龍子城,未拔。魏彭城守將楊目遣子孝邕率輕兵 來援,欽逆擊走之。又破譙州刺史劉海游,還拔厥固, 收其家口。楊目又遣都督范思念、別將曹龍牙數萬 眾來援,欽與戰於陣,斬龍牙,傳首京師。又假欽節,都 督衡州三郡兵,討桂陽、陽山、始興叛蠻,至即平,破之, 封安懷縣男,邑五百戶。又破天漆蠻帥,晚時得會衡 州刺史元慶和為桂陽人嚴容所圍,遣使告急。欽往 應援,破容羅溪,於是長樂諸洞,一時平蕩。又密敕欽 向魏興,經南鄭,屬魏將托跋勝寇襄陽,仍敕赴援。除 持節、督南梁、南北秦沙四州諸軍事、光烈將軍、平西 校尉、梁南秦二州刺史,增封五百戶,進爵為侯。破通, 生擒行臺元子禮,大將薛㒞、張菩薩,魏梁州刺史元 羅遂降。梁漢底定,進號「智武將軍」,增封二千戶。俄改 授持節、都督衡、桂二州諸軍事、衡州刺史。未及赴職, 魏遣都督董紹、張獻攻圍南鄭,梁州刺史杜懷珤請 救,欽率所領援之,大破紹、獻於高橋城,斬首三千餘。 紹、獻奔退,追入斜谷,斬獲略盡。西魏相宇文黑泰致 馬二「千匹,請結鄰好。」詔加散騎常侍,進號仁威將軍, 增封五百戶,仍令述職。經廣州,因破俚帥陳文徹兄 弟,並擒之。至衡州,進號平南將軍,改封曲江縣公,增 邑五百戶。在州有惠政,吏民詣闕請立碑頌德,詔許 焉。徵為散騎常侍、左衛將軍,尋改授散騎常侍、安南 將軍、廣州刺史。既至任所,前刺史安南侯密遣廚人 置藥於食,欽中毒而卒,時年四十二。詔贈侍中、中衛 將軍,鼓吹一部。子《夏禮》。侯景至歷陽,率其部曲邀擊, 景兵敗,死之。

王神念[编辑]

按《梁書》本傳:「神念,太原祁人也。少好儒術,尢明內典。 仕魏,起家州主簿,稍遷潁川太守,遂據郡歸款。魏軍 至,與家屬渡江,封南城縣侯,邑五百戶。頃之,除安成 內史,又歷武陽、宣城內史,皆著治績。還除太僕卿,出 為持節、都督青冀二州諸軍事、信武將軍、青冀二州 刺史。神念性剛正,所更州郡,必禁止淫祠。時青、冀州」 東北有石鹿山臨海,先有神廟,妖巫欺惑百姓,遠近 祈禱,糜費極多。及神念至,使令毀撤,風俗遂改。普通 中,大舉北伐,徵為右衛將軍。六年,遷使持節、散騎常 侍、爪牙將軍,右衛如故。遘疾卒,時年七十五。詔贈本 官衡州刺史,兼給鼓吹一部,諡曰壯。神念少善騎射, 既老不衰。嘗於高祖前手執二刀楯,左右交度,馳馬 往來,冠絕群伍。時復有楊華者,能作驚軍騎,並一時 妙捷,高祖深歎賞之。子尊業,仕至太僕卿,卒,贈信威 將軍、青冀二州刺史,鼓吹一部。次子僧辯,別有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