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48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百八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百八十六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百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四百八十六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四十四

  隋一

  梁睿       皇甫績

  于義       陰壽

  元景山      源雄

  韋洸       李禮成

  龐晃       李安

  長孫覽

官常典第四百八十六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四十四[编辑]

隋一[编辑]

梁睿[编辑]

按《隋書》本傳,「睿字恃德,安定烏氏人也。父禦,西魏太 尉。睿少沉敏,有行檢,周太祖時,以功臣子養宮中者 數年。其後命諸子與睿遊處,同師共業,情契甚歡。七 歲,襲爵廣平郡公,累加儀同三司,邑五百戶,尋為本 州大中正。魏恭帝時,加開府,改封為五龍郡公,拜渭 州刺史。周閔帝受禪,徵為御伯。未幾,出為中州刺史」, 鎮新安以備齊。齊人來寇,睿輒挫之。帝甚嘉歎,拜大 將軍,進爵蔣國公。入為司會。後從齊王憲拒齊將斛 律明月於雒陽,每戰有功,遷小冢宰。武帝時,歷敷州 刺史、涼安二州總管,俱有惠政。進位柱國。高祖總百 揆,代王謙為益州總管。行至漢川,而謙又遣兵攻始 州,睿不得進。高祖命睿為行軍元帥,率行軍總管于 義、張威、達奚長儒、梁昇、石孝義步騎二十萬討之。時 謙遣開府李三王等守通谷,睿使張威擊破之,擒數 千人。進至龍門,謙將趙儼、秦會擁眾十萬,據嶮為營, 周亙三十里。睿令將士銜枚,出自間道,四面奮擊,力 戰破之,蜀人大駭。睿鼓行而進,謙將敬豪守劍閣,梁 巖拒干林,並懼而來降。謙又令高阿那瓌、達奚惎等 以盛兵攻利州。聞睿將至,惎分兵據開遠。睿顧謂將 士曰:「此賊據要,欲遏吾兵勢,吾當出其不意,破之必 矣。」遣上開府拓跋宗趣劍閣,大將軍宇文敻詣巴西, 大將軍趙達,水軍入嘉陵。睿遣張威、王倫、賀若震、于 義、韓相貴、阿那惠等分道攻惎,自午及申,破之,惎奔 歸于謙。睿進逼成都,謙令達奚惎、乙弗虔城守,親率 精兵五萬,背城結陣。睿擊之,謙不利,將入城,惎虔以 城降,拒謙不內。謙將麾下三十騎遯走,新都令王寶 執之。睿斬謙於市,劍南悉平。進位上柱國,總管如故。 賜物五千段,奴婢一千口,金二千兩,銀三千兩,食邑 千戶。睿時威振西川,夷獠歸附。唯南寧酋帥爨震恃 遠不賓,睿上疏曰:「竊以遠撫長駕,王者令圖,易俗移 風,有國恆典。南寧州,漢世牂柯之地,近代以來,分置 興古、雲南、建寧、朱提四郡,戶口殷眾,金寶富饒;二河 有駿馬明珠。益寧出鹽井犀角。晉太始七年,以益州 曠遠,分置寧州。至偽梁,南寧州刺史徐文盛,被湘東, 徵赴荊州。屬東夏尚阻,未遑遠略,土民爨瓚,遂竊據 一方。國家遙授刺史。其子震相承至今。而震臣禮多 虧,貢賦不入,每年奉獻,不過數十匹馬。其處去益,路 止一千,朱提北境,即與戎州接界。如聞彼人苦其苛 政,思被皇風。伏惟大丞相匡贊聖朝,寧濟區宇,絕後 光前,方垂萬代,闢土服遠,今正其時。幸因平蜀士眾, 不煩重興師旅,押獠既訖,即請略定南寧。自盧戎已 來,軍糧須給,過此即於蠻夷徵稅,以供兵馬。其寧州、 朱提、雲南、西爨,並置總管州鎮,計彼熟蠻租調,足供 城防倉儲,一則以肅蠻夷,二則裨益軍國。今謹件南 寧州郡縣及事,意,如別有大都督杜神敬,昔曾使彼, 具所諳練,今并送往書未答。」又請曰:「竊以柔遠能邇, 著自前經,拓土開疆,王者所務。南寧州,漢代牂柯之 郡,其地沃壤,多是漢人,既饒寶物,又出名馬。今若往 取,仍置州郡,一則遠振威名,二則有益軍國。其處與 交、廣相接,路乃非遙。漢代開此,本為討越之計;伐陳 之日,復是一機。以此商量,決謂須取。」高祖深納之,然 以天下初定,恐民心不安,故未之許。後竟遣史萬歲 討平之,並因睿之策也。睿威惠兼著,民夷悅服,聲望 逾重,高祖陰憚之。薛道衡從軍在蜀,因入接宴,說睿 曰:「天下之望,已歸於隋。」密令勸進,高祖大悅。及受禪, 顧待彌隆。睿復上《平陳之策》。上善之,下詔曰:「公英風 震動,妙算縱橫,清蕩江南,宛然可見。循環三復,但以 欣然。公既上才」,若總戎律,一舉大定,固在不疑。但朕

初臨天下,政道未洽,恐先窮武事,未為盡善。昔公孫
考證.svg
述、隗囂,漢之賊也,光武與其通和,稱為皇帝。尉佗之

於高祖,初猶不臣;孫皓之答晉文,書尚云白。或尋款 服,或即滅亡。王者體大,義存遵養。雖陳國來朝,未盡 藩節,如公大略,誠須責罪,尚欲且緩其誅,宜知此意。 「淮海未滅,必興師旅,若命永襲,終當相屈。想以身許 國,無足致辭也。」睿乃止焉。睿時見突厥方彊,恐為邊 患,復陳鎮守之策十餘事,上書奏之曰:「竊以邊方作 患,其來久矣。防遏之道,自古為難,所以周無上算,漢 收下策,以其倏來忽往,雲屯霧散。彊則騁其犯塞,弱 又不可盡除故也。今皇祚肇興,宇內寧一,惟有突厥 種類,尚為邊梗,此臣所以廢寢與食,寤寐思之。昔匈 奴未平,去病辭老,先零尚在,充國自劾。臣才非古烈, 而志追昔士。謹件安置北邊城鎮烽候及人馬糧貯 戰守事意如別,謹并圖上呈,伏惟裁覽。」上嘉歎久之, 答以厚意。睿時自以周代舊臣,久居重鎮,內不自安, 屢請入朝,於是徵還京師。及引見,上為之興,命睿上 殿,握手極歡。睿退謂所親曰:「功遂身退,今其時也。」遂 謝病於家,闔門自守,不交當代。上賜以版輿,每有朝 覲,必令三衛輿上殿。睿初平王謙之始自以威名太 盛,恐為時所忌,遂大受金賄以自穢,由是勳簿多不 以實,詣朝堂稱屈者前後百數。上令有司案驗其事, 主者多獲罪。睿惶懼,上表陳謝,請歸大理,上慰諭遣 之。十五年,從上至洛陽而卒,時年六十五,諡曰襄。子 洋嗣。

皇甫績[编辑]

按《隋書》本傳,「績字功明,安定朝那人也。祖穆,魏隴東 太守。父道周,湖州刺史、雍州都督。績三歲而孤,為外 祖韋孝寬所鞠養。嘗與諸外兄博奕,孝寬以其惰業, 督以嚴訓。愍績孤幼,特捨之。績歎曰:『我無庭訓,養於 外氏,不能克躬勵己,何以成立』?深自感激,命左右自 杖三十。孝寬聞而對之流涕,於是精心好學,略涉經」 史。周武帝為魯公時,引為侍讀。建德初,轉宮尹中士。 武帝嘗避暑雲陽宮。時宣帝為太子監國,衛刺王作 亂,城門已閉,百寮多有遯者。績聞難赴之,於元武門 遇皇太子。太子下樓執績手,悲喜交集。帝聞而嘉之, 遷小宮尹。宣政初,錄前後功,封義陽縣男,拜畿伯下 大夫,累轉御正下大夫。宣帝崩,高祖總己,績有力焉。 語在《鄭譯傳》。加位上開府,轉內史中大夫,進封郡公, 邑千戶,尋拜大將軍。開皇元年,出為豫州刺史,增邑 通前二千五百戶,尋拜都官尚書。後數載,轉晉州刺 史。將之官,稽首而言曰:「臣實庸鄙,無益於國,每思犯 難,以報國恩。今偽陳尚存,以臣度之,有三可滅。」上問 其故,績答曰:「大吞小,一也;以有道伐無道,二也;納叛 臣蕭巖,於我有詞,三也。陛下若命鷹揚之將,臣請預 戎行,展絲髮之效。」上嘉其壯志,勞而遣之。及陳平,拜 蘇州刺史。高智慧等作亂江南,州民顧子元發兵應 之,因以攻績。相持八旬,子元素感績恩,於冬至日遣 使奉牛酒。績遺子元《書》曰:「皇帝握符受籙,合極通靈, 受揖讓於唐虞,棄干戈於湯武。東踰蟠木,方朔所未 窮;西盡流沙,張騫所不至。元漠黃龍之外,交臂來王; 蔥嶺榆關之表,屈膝請吏。曩者偽陳,獨阻聲教,江東 士民,困於荼毒。皇天輔仁,假手朝廷,聊申薄伐,應時 瓦解。金陵百姓,死而復生,吳會臣民,白骨還肉。唯當 懷音感德,行歌擊壤,豈宜自同吠主,翻成反噬。卿非 吾民,何須酒醴?吾是隋將,何容外交?易子析骸,未能 相告。況是足食足兵,高城深壍,坐待彊援,綽有餘力, 何勞踵輕敝之俗,作虛偽之辭,欲阻誠臣之心,徒惑 驍雄之志。以此見期,必不可得。卿宜善思活路,曉諭 黎元,能蚤改迷,失道非遠。」子。元得書於城下,頓首陳 謝。楊素援兵至,合擊破之,拜信州總管、十二州諸軍 事。俄以病乞骸骨,詔徵還京,賜以御藥,中使相望,顧 問不絕。卒於家,時年五十二,諡曰安。子偲嗣。

于義[编辑]

按《隋書》本傳,「義字慈恭,河南雒陽人也。父謹,從魏武 帝入關,仕周,官至太師,因家京兆。義少矜嚴,有操尚, 篤志好學。大統末,以父功賜爵平昌縣伯,邑五百戶, 起家直閤將軍。其後改封廣都縣公。周閔帝受禪,增 邑六百戶,累遷安武太守,專崇德惠,不尚威刑。有郡 民張善安、王叔兒爭財相訟,義曰:『太守德薄,不勝任 之所致,非其罪也』。」於是取家財,倍與二人,喻而遣去。 善安等各懷恥愧,移貫他州,於是風教大洽。其以德 化人,皆此類也。進封建平郡公。明武世,歷西兗、瓜、邵 三州刺史,數從征伐,進位開府。宣帝嗣位,政刑日亂, 義上疏諫。時鄭譯、劉昉以恩倖當權,謂義不利於己, 先惡之於帝。帝覽表色動,謂侍臣曰:「于義謗訕朝廷 也。」御正大夫顏之儀進曰:「古先哲王立誹謗之木,置 敢諫之鼓,猶懼不聞過。于義之言,不可罪也。」帝乃解。 及高祖作相,王謙構逆,高祖將擊之,問將於高熲,熲 答曰:「于義素有經略,可為元帥。」高祖初然之,劉昉進 曰:「梁睿位望素重,不可居義之下。」高祖乃止。於是以 睿為元帥,以義為行軍總管。謙將達奚惎擁眾據開遠,義將左軍擊破之。尋拜潼州總管,賜奴婢五百口, 雜綵三千段,超拜上柱國。時義兄翼為太尉,弟智、兄 子仲文並上柱國、大將軍,已上十餘人,稱為「貴戚。」歲 餘,以疾免職,歸於京師。數月卒,時年五十。贈豫州刺 史,諡曰「剛」,賻物千段,粟米五百石。

陰壽[编辑]

按《隋書》本傳:「壽字羅雲,武威人也。父嵩,周夏州刺史。 壽少果烈,有武幹,性謹厚,敦然諾。周世,屢以軍功拜 儀同,從武帝平齊,進位開府,賜物千段,奴婢百口,女 樂二十人。及高祖為丞相,引壽為掾尉。迥作亂,高祖 以韋孝寬為元帥擊之,令壽監軍。時孝寬有疾,不能 親總戎事,每臥帳中,遣婦人傳教,命三軍綱紀,皆取」 決於壽。以功進位上柱國。尋以行軍總管鎮幽州,即 拜幽州總管,封趙國公。時有高寶寧者,齊氏之疏屬 也。為人桀黠,有籌算,在齊久鎮黃龍。及齊滅,周武帝 拜為營州刺史,甚得華夷之心。高祖為丞相,遂連結 契丹。靺鞨舉兵反,高祖以中原多故,未遑進討,以書 喻之而不得。開皇初,又引突厥攻圍北平,至是令壽 率步騎數萬,出盧龍塞以討之。寶寧求救於突厥。時 衛王爽等諸將數道北征,突厥不能援,寶寧棄城奔 于磧北。黃龍諸縣悉平。壽班師,留開府成道昂鎮之。 寶寧遣其子僧伽率廣騎掠城下而去。尋引契丹靺 鞨之眾來攻,道昂苦戰連日乃退。壽患之,於是重購 寶寧,又遣人陰間其所親任者趙世模、王咸等,月餘, 世模率其眾降寶寧,復走契丹,為其麾下趙修羅所 殺,北邊遂安。賜物千段。未幾,卒官。贈司空。子世師嗣。

元景山[编辑]

按《隋書》本傳,「景山,字珤岳,河南洛陽人也。祖燮,魏安 定王。父琰,宋安王。景山少有器局,幹略過人。周閔帝 時,從大司馬賀蘭祥擊吐谷渾,以功拜撫軍將軍。其 後數從征伐,累遷儀同三司,賜爵文昌縣公,授亹川 防主。後與齊人戰於北邙,斬級居多,加開府,遷建州 刺史,進封宋安郡公,邑三千戶。從武帝平齊,每戰有 功,拜大將軍,改封平原郡公,邑二千戶,賜女樂一部, 帛六千匹,奴婢二百五十口,牛羊數千。」治亳州總管。 先是,州民王迴洛、張季真等聚結亡命,每為劫盜,前 後牧守不能制。景山下車逐捕之,迴洛、季真挺身奔 江南,擒其黨與數百人,皆斬之。法令明肅,盜賊屏跡, 稱為大治。陳人張景遵以淮南內屬,為陳將任蠻奴 所攻,破其數柵。景山發譙、潁兵援之,蠻奴引軍而退。 徵為候正。宣帝嗣位,從上柱國韋孝寬經略淮南。鄖 州總管宇文亮謀圖不軌,以輕兵襲孝寬。孝寬窘迫, 未得整戰,為亮所薄。景山率鐵騎三百,出擊,破之,斬 亮傳首,以功拜亳州總管。高祖為丞相,尉迥稱兵作 亂,榮州刺史宇文冑與迥通謀,陰以書諷動景山。景 山執其使,封書詣相府,高祖甚嘉之,進位上大將軍。 司馬消難之以鄖州入陳也,陳遣將樊毅、馬傑等來 援,景山率輕騎五百馳赴之。毅等懼,掠居民而遯。景 山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餘里,與毅戰於漳口,二合 皆剋。毅等退保甑山鎮,其城邑為消難所陷者,悉平 之。拜安州總管,進位柱國,前後賜帛二千匹。時桐柏 山蠻相聚為亂,景山復擊平之。高祖受禪,拜上柱國。 明年,大舉伐陳,以景山為行軍元帥,率行軍總管韓 延、呂哲出漢口,遣上開府鄧孝儒將勁卒四千,攻陳 甑山鎮。陳人遣其將陸綸以舟師來援,孝儒逆擊,破 之。陳將魯達、陳紀以兵守溳口,景山復遣兵擊走之。 陳人大駭,甑山、沌陽二鎮守將皆棄城而遯。景山將 濟江,會陳宣帝卒,有詔班師。景山大著威名,甚為敵 人所憚。後數載,坐事免,卒于家,時年五十五。贈梁州 總管,賜縑千匹,諡曰襄。子《成壽》嗣。

源雄[编辑]

按《隋書》本傳,「雄字世略,西平樂都人也。祖懷、父纂,俱 為魏隴西王。雄少寬厚,偉姿儀。在魏起家祕書郎,尋 加征討將軍。屬其父為高氏所誅,雄脫身而遯,變姓 名西歸長安。周太祖見而器之,賜爵隴西郡公。後從 武帝伐齊,以功授開府,改封朔方郡公,拜冀州刺史。 時以突厥寇邊,徙雄為平州刺史以鎮之。未幾,檢校」 徐州總管。及高祖為丞相,尉迥作亂,時雄家累在相 州,迥潛以書誘之,雄卒不顧。高祖遺雄《書》曰:「公妻子 在鄴城,雖言離隔,賊徒剪滅,聚會非難。今日已後,不 過數旬之別,遲能開慰,無以累懷。徐部大蕃,東南襟 帶,密邇吳寇,特須安撫。藉公英略,委以邊謀,善建功 名,用副朝委也。」迥遣其將畢義緒據蘭陵,席毗陷昌 慮下邑。雄遣徐州刺史劉仁恩擊義緒,儀同劉弘、李 琰討席毗,悉平之。陳人見中原多故,遣其將陳紀、蕭 摩訶、任蠻奴、周羅㬋、樊毅等侵江北,西自江陵,東距 壽陽,民多應之,攻陷城鎮。雄與吳州總管于顗、揚州 總管賀若弼、黃州總管元景山等擊走之,悉復故地。 東潼州刺史曹孝達據州作亂,雄遣兵襲斬之。進位 上大將軍,拜徐州總管。後數歲,轉懷州刺史,尋遷朔 州總管。突厥有來寇掠,雄輒捕斬之,深為北夷所憚伐陳之役,高祖下《冊書》曰:「於戲!唯爾上大將軍、朔方 公雄,識悟明允,風神果毅。往牧徐方,時逢寇逆。建旟 馬邑,安撫北蕃。嘉謀絕外境之虞,挺劍息韋韝之望。 沙漠以北,俱荷威恩,呂梁之間,罔不懷惠。但江淮蕞 爾,有陳僭逆,今將董率戎旅,清彼東南,是用命爾為 行軍總管。往欽哉!」於是從秦王俊出信州。道。及陳平, 以功進位上柱國,賜子崇爵端氏縣伯,褒為安化縣 伯,賜物五千段,復鎮朔州。二歲,上表乞骸骨,徵還京 師,卒于家,時年七十。子崇嗣。

韋洸[编辑]

按《隋書韋世康傳》:「世康弟洸,字世穆,性剛毅,有器幹, 少便弓馬。仕周,釋褐主寢上士,數從征伐,累遷開府, 賜爵衛國縣公,邑千二百戶。高祖為丞相,從季父孝 寬擊尉迥於相州,以功拜柱國,進封襄陽郡公,邑二 千戶。時突厥寇邊,皇太子屯咸陽,令洸統兵出原州 道,與鹵相遇,擊破之。尋拜江陵總管。未幾,以母疾徵」 還,俄拜安州總管。伐陳之役,領行軍總管。及陳平,拜 江州總管,率步騎二萬略定九江。陳豫章太守徐璒 據郡持兩端,洸遣開府呂昂、長史馮世基以兵相繼 而進。既至城下,璒偽降,其夜率所部二千人襲擊昂。 昂與世基合擊,大破之,擒璒於陣。高梁女子洗氏率 眾迎洸,遂進圖嶺南。上遺洸書曰:「公鴻勳大業,名高 望重,率將戎旅,撫慰彼方,風行電掃,咸應稽服。若使 干戈不用,兆庶獲安,方副朕懷,是公之力。」至廣州,說 陳渝州都督王猛下之,嶺表皆定。上聞而大悅,許以 便宜從事。洸所綏集二十四州,拜廣州總管。歲餘,番 禺夷王仲宣聚眾為亂,以兵圍洸。洸勒兵拒之,中流 矢而卒。贈上柱國,賜綿絹萬段,諡曰敬。子協嗣。

李禮成[编辑]

按《隋書》本傳,「禮成字孝諧,隴西狄道人也。涼王暠之 六世孫。祖延實,魏司徒。父彧,侍中。禮成年七歲,與姑 之子蘭陵太守滎陽鄭顥隨魏武帝入關,顥母每謂 所親曰:『此兒平生未嘗迴顧,當為重器耳』。及長,沉深 有行檢,不妄通賓客。魏大統中,釋褐著作郎,遷太子 洗馬、員外散騎常侍。周受禪,拜平東將軍、散騎常侍。」 于時貴公子皆競習弓馬,被服多為軍容,禮成雖善 騎射,而從容儒服,不失素望。後以軍功,拜車騎大將 軍、儀同三司,賜爵修陽縣侯,拜遷州刺史。時朝廷有 所徵發,禮成度以「蠻夷不可擾,擾必為亂」,上表固諫, 周武帝從之。伐齊之役,從帝圍晉陽。禮成以兵擊南 門,齊將席毗羅率精甲數千拒帝,禮成力戰擊退之。 加開府,進封冠軍縣公,拜北徐州刺史。未幾,徵為民 部中大夫。禮成妻竇氏蚤沒,知高祖有非常之表,遂 聘高祖妹為繼室,情契甚歡。及高祖為丞相,進位上 大將軍,遷司武上大夫,委以心膂。及受禪,拜陝州刺 史,進封絳郡公,賞賜優洽。尋徵為左衛將軍,遷右武 衛大將軍。歲餘,出拜襄州總管,稱有惠政。後數載,復 為左衛大將軍。時突厥屢為寇患,緣邊要害,多委重 臣,由是拜寧州刺史。歲餘,以疾徵還京師,終於家。

龐晃[编辑]

按《隋書》本傳:「晃字元顯,榆林人也。父虯,周驃騎大將 軍。晃少以良家子、刺史杜達召補州都督。周太祖既 有關中,署晃大都督,領親信兵,常置左右,晃因徙居 關中。後遷驃騎將軍,襲爵比陽侯。衛王直出鎮襄州, 晃以本官從。尋與長湖公元定擊江南,孤軍深入,遂 沒於陣。數年,衛王直遣晃弟車騎將軍元儁齎絹八」 百匹贖焉。乃得歸朝。拜上儀同,賜綵二百段,復事衛 王。時高祖出為隨州刺史,路經襄陽,衛王令晃詣高 祖。晃知高祖非常人,深自結納。及高祖去官歸京師, 晃迎見高祖於襄邑,高祖甚歡。晃因白高祖曰:「公相 貌非常,名在圖籙,九五之日,幸願不忘。」高祖笑曰:「何 妄言也!」頃之,有一雄雉鳴於庭,高祖命晃射之,曰:「中 則有賞。然富貴之日,持以為驗。」晃既射而中,高祖撫 掌大笑曰:「此是天意,公能感之而中也。」因以二婢賜 之,情契甚密。武帝時,晃為常山太守,高祖為定州總 管,屢相往來。俄而高祖轉亳州總管,將行,意甚不悅。 晃因白高祖曰:「燕、代精兵之處,今若動眾,天下不足 圖也。」高祖握晃手曰:「時未可也。」晃亦轉為車騎將軍。 及高祖為揚州總管,奏晃同行。既而高祖為丞相,進 晃位開府,命督左右,甚見親待。及踐阼,謂晃曰:「射雉 之符,今日驗不?」晃再拜曰:「陛下應天順民,君臨㝢內, 猶憶曩時之言,不勝慶躍。」上笑曰:「公之此言,何得忘 也?」尋加上開府,拜右衛將軍,進爵為公,邑千五百戶。 河間王弘之擊突厥也,晃以行軍總管從至馬邑,迂 路出賀蘭山擊賊,破之,斬首千餘級。晃性剛悍,時廣 平王雄當塗用事,勢傾朝廷,晃每陵侮之。嘗於軍中 臥,見雄不起,雄甚銜之。復與高熲有隙,二人屢譖晃, 由是宿衛十餘年,官不得進。出為懷州刺史,數歲,遷 原州總管。仁壽中卒官,年七十二。高祖為之廢朝,贈 物三百段、米三百石,諡曰「敬。」子長壽。

===李安===按《隋書》本傳:「安字元德,隴西狄道人也。父蔚,仕周,為 朔、燕、恆三州刺史,襄武縣公。安美姿儀,善騎射。周天 和中,釋褐右侍上士,襲爵襄武公,俄授儀同少師、右 上士。高祖作相,引之左右,遷職方中大夫。復拜安弟 悊為儀同。安叔父梁州刺史璋時在京師,與周趙王 謀害高祖,誘悊為內應。悊謂安曰:『寢之則不忠,言之 則不義。失忠與義,何以立身』?」安曰:「丞相父也,其可背 乎?」遂陰白之。及趙王等伏誅,將加官賞,安頓首而言 曰:「兄弟無汗馬之勞,過蒙獎擢,合門竭節,無以酬謝。 不意叔父無狀,為兇黨之所蠱惑,覆宗絕嗣,其甘若 薺,蒙全首領,為幸實多,豈可將叔父之命,以求官賞。」 於是俯伏流涕,悲不自勝。高祖為之改容曰:「我為汝 特存璋子。」乃命有司罪止璋身。高祖亦為安隱其事 而不言。尋授安開府,進封趙郡公,悊上儀同、黃臺縣 男。高祖即位,授安內史侍郎,轉尚書左丞、黃門侍郎。 平陳之役,以為楊素司馬,仍領行軍總管,率蜀兵順 流東下。時陳人屯白沙,安謂諸將曰:「水戰非北人所 長,今陳人依險泊船,必輕我而無備,以夜襲之,賊可 破也。」諸將以為然。安率眾先鋒,大破陳師。高祖嘉之, 詔書勞曰:「陳賊之意,自言水戰為長,險隘之間,彌謂 官軍所憚。開府親府所部,夜動舟師,摧破賊徒,生擒 鹵眾,益官軍之氣,破賊人之膽,副朕所委。」聞以欣然。 進位上大將軍,除郢州刺史。數日,轉鄧州刺史。安請 為內職。高祖重違其意,除左領左右將軍。俄遷右領 軍大將軍。復拜悊開府儀同三司、備身將軍。兄弟俱 典禁衛,恩信甚重。八年,突厥犯塞,以安為行軍總管, 從楊素擊之。安別出長川,會鹵度河與戰,破之。仁壽 元年,出安為寧州刺史,悊為衛州刺史。安子瓊,悊子 瑋,始自襁褓乳養宮中,至是年八九歲,始命歸家。其 見親顧如是。高祖嘗言及作相時事,因愍安兄弟滅 親奉國,乃下詔曰:「先王立教,以義斷恩,割親愛之情, 盡事君之道,用能弘獎大節,體此至公。往者周歷既 窮,天命將及,朕登庸惟始,王業初基,承此澆季,實繁 姦宄。上大將軍、寧州刺史、趙郡公李安,其叔璋潛結 藩枝,扇惑猶子,包藏不逞,禍機將發。安與弟開府儀 同三司衛州刺史、黃臺縣男悊,深知逆順,披露丹心, 凶謀既彰,罪人斯得。朕每念誠節,嘉之無已,懋庸冊 賞,宜不踰時。但以事涉其親,猶有疑惑,欲使安等名 教之方,自處有地。朕常為思審,遂至淹年。今更詳按 聖典,求諸往事,父子天性誠孝,猶不並立,況復叔姪 恩輕,情禮本有差降,忘私奉國,深得正理,宜錄舊勳, 重弘賞命。」於是拜安、悊俱為柱國,賜縑各五千匹,馬 百匹,羊千口。復以悊為備身將軍,進封順陽郡公。安 謂親族曰:「雖家門獲全,而叔父遭禍,今奉此詔,悲愧 交懷。」因歔、欷悲感,不能自勝。先患水病,於是疾甚而 卒,時年五十三,諡曰懷。子瓊嗣。

長孫覽[编辑]

按《隋書》本傳,「覽字休因,河南雒陽人也。祖稚,魏太師、 假黃鉞、上黨文宣王。父紹遠,周小宗伯、上黨郡公。覽 性弘雅,有器量,略涉書記,尤曉鐘律。魏大統中,起家 東宮親信。周明帝時,為大都督。武帝在藩,與覽親善, 及即位,彌加禮焉,超拜車騎大將軍。每公卿上奏,必 令省讀。覽有口辯,聲氣雄壯,凡所宣傳,百寮屬目,帝」 每嘉歎之。覽初名善,帝謂之曰:「朕以萬機,委卿先覽。」 遂賜名焉。及誅宇文護,以功進封薛國公。其後歷小 司空。從平齊,進位柱國,封第二子寬管國公。宣帝時, 進位上柱國、大司徒。俄歷同、涇二州刺史。高祖為丞 相,轉宜州刺史。開皇二年,將有事於江南,徵為東南 道行軍元帥,統八總管出壽陽,水陸俱進。師臨江,陳 人大駭。會陳宣帝卒,覽欲以乘釁,遂滅之。監軍高熲 以禮不伐喪而還。上常命覽與安德王雄、上柱國元 楷、李充、左僕射高熲、右衛大將軍虞慶則、吳州總管 賀若弼等同宴。上曰:「朕昔在周朝,備展誠節,但苦猜 忌,每致寒心。為臣若此,竟何情賴?朕之於公,義則君 臣,恩猶父子,朕當與公共享終吉。罪非謀逆,一無所 問。朕亦知公至誠,特付太子,宜數參見之,庶得漸相 親愛。柱臣素望,實屬於公,宜識朕意。」其恩禮如此。又 為蜀王秀納覽女為妃,其後以母憂去職,歲餘,起令 復位。俄轉涇州刺史,所在並有政績,卒官。子洪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