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2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二十一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二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二十一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七十九

  元一

  木華黎      孛魯

  孛禿       畏荅兒

  石抹明安     王義

  槊直腯魯華    耶律阿海

  王珣       劉斌

  博爾朮      布智兒

  阿剌瓦而思    抄兒

  也蒲甘卜     史天倪

  趙天錫      石天應

  朮赤台      札八兒火者

  奧敦世英     張拔都

  杜豐       賈塔剌渾

  石抹阿辛     耶律禿花

  石抹也先     曷思麥里

官常典第五百二十一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七十九[编辑]

元一[编辑]

木華黎[编辑]

按《元史》本傳:「木華黎,札剌兒氏,世居阿難水東。父孔 溫窟哇,以戚里故,在太祖麾下,從平篾里吉,征乃蠻 部,數立功。後乃蠻又叛,太祖與六騎走,中道乏食,擒 水際橐駝殺之,燔以啖太祖追騎垂及,而太祖馬斃, 五騎相顧駭愕,孔溫窟哇以所乘馬濟,太祖身當追 騎死之,太祖獲免。有子五人。木華黎,其第三子也。生」 時有白氣出帳中,神巫異之曰:「此非常兒也。」及長,沈 毅多智略,猿臂善射,挽弓二石強。與博爾木、博爾忽、 赤老溫事太祖,俱以忠勇稱,號掇里班曲律,猶華言 「四傑」也。太祖軍嘗失利,會大雪,失牙帳所在,夜臥草 澤中。木華黎與博爾朮張裘氈立雪中,障蔽太祖,達 旦竟不移足。一日,太祖從三十餘騎行谿谷間,顧謂 曰:「此中或遇寇,當奈何?」對曰:「請以身當之。」既而寇果 自林間突出,矢下如雨,木華黎引弓射之,三發中三 人。其酋呼曰:「爾為誰?」曰:「木華黎也。」徐解馬鞍持之,捍 衛太祖以出寇,遂引去。克烈王可汗與乃蠻部讎戰, 求援於太祖。太祖遣木華黎及博爾朮等救之,盡殺 乃蠻之眾於按臺之下,獲甲仗馬牛而還。既而王可 汗謀襲太祖,其下拔台知之,密告太祖。太祖遣木華 黎選精騎夜斫其營,王可汗走死,諸部大人聞風款 附。歲丙寅,太祖即皇帝位,首命木華黎、博爾朮為左 右萬戶,從容謂曰:「國內平定,汝等之力居多。我與汝 猶車之有轅,身之有臂也。汝等切宜體此,勿替初心。」 金之降者,皆言其主璟殺戮宗親,荒淫日恣。帝曰:「朕 出師有名矣。」辛未,從伐金,薄宣德,遂克德興。壬申,攻 雲中、九原諸郡,拔之,進圍撫州。金兵號四十萬,陣野 狐嶺北。木華黎曰:「彼眾我寡,弗致死,力戰未易破也。」 率敢死士,策馬橫戈,大呼陷陣。帝麾諸軍並進,大敗 金兵,追至澮河,殭尸百里。癸酉,攻居庸關,壁堅不得 入,遣別將闍別統兵趨紫荊口。金左監軍高琪引兵 來拒,不戰而潰,遂拔涿州。因分兵攻下益都、濱、棣諸 城,遂次霸州。史天倪、蕭勃迭率眾來降,並奏為萬戶。 甲戌,從圍燕。金主請和北還,命統諸軍征遼東,次高 州,盧琮、金朴以城降。乙亥,裨將蕭也先以計平定東 京,進攻北京。金守將銀青率眾二十萬拒花道,逆戰 敗之,斬首八萬餘級,城中食盡,契丹軍斬關來降,進 軍逼之,其下殺銀青,推寅荅虎為帥,遂舉城降。木華 黎怒其降緩,欲坑之。蕭也先曰:「北京為遼西重鎮,既 降而坑之,後豈有降者乎!」從之,奏寅荅虎留守北京, 以吾也而權兵馬都元帥鎮之。遣高德玉、劉蒲速窩 兒招諭興中府同知兀里卜不從,殺蒲速窩兒,德玉 走免。未幾,吏民殺兀里卜,推土豪石天應為帥,舉城 降,奏為興中尹、兵馬都提控。錦州張鯨,聚眾十餘萬, 殺節度使,稱「臨海郡王」,至是來降。詔木華黎以鯨總 北京士,提控兵,從掇忽闌南征,未附州郡。木華黎密 察鯨有反側意,請以蕭也先監其軍。至平州,鯨稱疾 逗遛,復謀遁去,監軍蕭也先執送行在,誅之。鯨弟致 憤其兄被誅,據錦州叛,略平、欒、瑞、利、義、懿、廣寧等州。 木華黎率蒙古不花等軍數萬討之,州郡多殺致所 署長吏降。進逼紅羅山,主將杜秀降,奏為錦州節度 使。丙子,致陷興中府。七月,進兵臨興中,先遣吾也而 等攻溜石山,諭之曰:「今若急攻,賊必遣兵來援,我斷 其歸路,致可擒也。」又遣蒙古不花屯永德縣東候之。 致果遣鯨子東平將騎兵八千、步卒三萬援溜石。蒙 古不花引兵趨之,馳報木華黎夜半引兵疾馳,遇於 神水縣東,夾擊之。分麾下兵之半,下馬步戰,選善射 者數千,令曰:「賊步兵無甲,疾射之。」乃麾騎兵齊進,大 敗之,斬東平及士卒萬二千八百餘級,拔開義縣,進 圍錦州。致遣張太平、高益出戰,又敗之,斬首三千餘級,溺死者不可勝數。圍守月餘,致憤將校不戮力,殺 敗將二十餘人。高益懼,縛致出降,伏誅。廣寧劉琰、懿 州田和尚降。木華黎曰:「此叛寇,存之無以懲後。除工 匠、優伶外,悉屠之。」拔蘇、復、海三州,斬完顏眾家奴。咸 平宣撫蒲鮮等率眾十餘萬遁入海島。丁丑八月,詔 封太師、國王、都行省承制行事,賜誓券、黃金印曰:「子 孫傳國,世世不絕。」分弘吉剌、亦乞烈思、兀魯兀、忙兀 等十軍及吾也而、契丹、蕃漢等軍並屬麾下,且諭曰: 「太行之北,朕自經略;太行以南,卿其勉之。」賜大駕所 建九斿大旗,仍諭諸將曰:「木華黎建此旗以出號令, 如朕親臨也。」乃建行省於雲、燕,以圖中原。遂自燕南 攻遂城及蠡州諸城,拔之。冬,破大名府,遂東定益都、 淄、登、萊、濰、密等州。戊寅,自西京由大和嶺入河,東,攻 太原、忻、代、澤、潞、汾、霍等州,悉降之。遂徇平陽,金守臣 棄城遁,以前鋒拓拔按察兒統蒙古軍鎮之,拒金兵。 以義州監軍李廷植之弟守忠權河東南路帥府事。 己卯,以蕭特末兒等出雲、朔,攻降岢嵐、火山軍,以谷 里夾打為元帥達魯花赤,攻拔石隰州,擊絳州,克之。 庚辰,復由燕徇趙,至滿城,武仙舉真定來降。權知河 北西路兵馬事史天倪進言曰:「今中原粗定,而所過 猶縱兵抄掠,非王者弔民之意也。」木華黎曰:「善。下令 禁無」剽掠,所獲老稚,悉遣還田里。軍中肅然,吏民大 悅。兵至滏陽,金邢州節度使武貴迎降。進攻天平寨, 破之。遣蒙古不花分兵略定河北衛、懷、孟州,入濟南。 嚴實籍所隸相、魏、磁、洺、恩、博、滑、濬等州戶三十萬,詣 軍門降。時金兵屯黃陵岡,號二十萬,遣步兵二萬襲 濟南,木華黎以輕兵五百擊走之,遂會大軍薄黃陵 岡。金兵陣河南岸,示以死戰。木華黎曰:「此不可用長 兵,當以短兵取勝。」令騎下馬,引滿齊發亦下馬督戰, 果大敗之,溺死者眾。進攻楚丘,楚丘城小而固,四面 皆水,令諸軍以草木填塹,直抵城下。嚴實率所部先 登,拔之。攻下單州,圍東平。以實權山東西路行省,戒 之曰:「東平糧盡,必棄城走,汝伺其去,即入城安輯之, 勿苦郡縣,以敗事也。」留梭魯忽禿以蒙古軍三千屯 守之。辛巳四月,東平糧盡,金行省忙古奔汴,梭魯忽 禿邀擊之,斬七千餘級,忙古引數百騎遁去。實入城, 建行省,撫其民。先是,郡王帶孫攻洺不下,至是遣石 天應拔之。五月,還軍野狐嶺。宋漣水忠義統轄石珪 來降,以為濟、兗、單三州都總管,予繡衣、玉帶,勞之曰: 「汝不憚跋涉數千里,慕義而來,尋當列奏,賜汝高爵, 爾其勉之。」京東安撫使張琳皆來降。以琳行山東東 路益都、滄、景、濱、棣等州都元帥府事。鄭遵亦以棗鄉、 蓨縣降,陞為完州,以遵為節度使,行元帥府事。秋八 月,從駐青冢。監國公主遣使來勞,大饗將士。田東勝 渡河西,夏國李王請以兵五萬屬焉。冬十月,復由雲 中歷太和寨,入葭州,金將王公佐遁,以石天應權行 臺兵馬都元帥,進取綏德,破馬蹄寨,距延安三十里 止舍。金行省完顏合達出兵三萬陣於城東,蒙古不 花以騎三千覘之,馳報曰:「彼見吾兵少,有輕敵心,明 日合戰,當佯敗,可以伏兵取勝也。」從之。夜半,以大軍 銜枚齊進,伏於城東十五里兩谷間。明日,蒙古不花 進兵,望見金兵,即棄鼓旗走。金兵果追之,伏發,鼓聲 震天地,萬矢齊下,金兵大敗,斬七千級,獲馬八百。合 達走保延安,圍之旬日不下,乃南徇洛川,克鄜州。北 京權帥石天應擒送金驍將張鐵槍、木華黎,責其不 降,厲聲答曰:「我受金朝厚恩二十餘年,今事至此,有 死而已!」木華黎義之,欲解其縛,諸將怒其不屈,竟殺 之。遂降坊州,大饗士卒。聞金復取隰州,以軒成為經 略使。於是復由丹州渡河圍隰,克之。留合丑統蒙古 軍,鎮石、隰間。以田雄權元帥府事。壬午秋七月,令蒙 古不花引兵出秦、隴,以張聲勢,視山川險夷。大兵道 雲中,攻下孟州四蹄寨,遷其民於州,拔晉陽義和寨, 進克三清巖,入霍邑山堡,遷其人於趙城縣。薄青龍 堡,金平陽公胡天祚拒守,裨將蒲察定住、監軍王和 開壁降。遷天祚於平陽。八月,有星晝見,隱士喬靜真 曰:「今觀天象,未可征進。」木華黎曰:「主上命我平定中 原,今河北雖平,而河南秦、鞏未下,若因天象而不進 兵,天下何時而定邪?且違君命,得為忠乎?」冬十月,過 晉,至絳,拔榮州胡瓶堡,所至望風歸附。河中久為金 有,至是復來歸。木華黎召石天應謂曰:「蒲為河東要 害,我擇守者,非君不可。」乃以天應權河東南北路,陝 右關西行臺,平陽李守忠、太原攸哈剌拔都、隰州田 雄並受節制。命天應造浮梁以濟歸師。乃渡河,拔同 州,下蒲城,徑趣長安。金京兆行省完顏合達擁兵二 十萬,固守不下,乃分麾下兀胡乃、太不花兵六千屯 守之。遣按赤將兵三千斷潼關,遂西擊鳳翔,月餘不 下,謂諸將曰:「吾奉命專征,不數年取遼西、遼東、山東、 河北,不勞餘力。前攻天平、延安,今攻鳳翔,皆不下,豈 吾命將盡邪!」乃駐兵渭水南,遣蒙古不花南越牛嶺 關,徇宋鳳州而還。時中條山賊侯七等,聚眾十餘萬, 伺大兵既西,謀襲河中。石天應遣別將吳權府引兵五百,夜出東門,伏兩谷間,戒之曰:「候賊過半,急擊之, 我出其前,爾攻其後,可克也。」吳權府醉酒失期,天應 戰死。城陷,賊燒燬廬舍,殺掠人民,還走中條,先鋒元 帥按察兒邀擊敗之,斬數萬級,侯七復遁去。木華黎 以天應子斡可襲領其眾。癸未春,師還,浮梁未成,顧 諸將曰:「橋未畢工,安可坐待乎!」復攻下河西堡寨十 餘。三月,渡河還聞喜縣,疾篤,召其弟帶孫曰:「我為國 家助成大業,擐甲執銳,垂四十年,東征西討,無復遺 恨,第恨汴京未下耳。汝其勉之。」薨,年五十四。厥後太 祖親攻鳳翔,謂諸將曰:「使木華黎在,朕不親至此矣。」 至治元年,詔封《孔溫窟哇》推忠效節保大佐運功臣、 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魯國王,諡忠宣;木華黎 體仁開國輔世佐命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 國、魯國王,諡忠武。子《孛魯》嗣。

孛魯[编辑]

按《元史木華黎傳》:「木華黎子孛魯,沉毅魁傑,寬厚愛 人,通諸國語,善騎射。年二十七,入朝行在所。時太祖 在西域,夏國主李王陰結外援,蓄異圖,密詔孛魯討 之。甲申秋九月,攻銀州,克之,斬首數萬級,獲生口馬 駝牛羊數十萬,俘監府塔海,命都元帥蒙古不花將 兵守其要害而還。乙酉春,復朝行在所。同知真定府」 事武仙叛,殺都元帥史天倪,脅居民遁於雙門寨。仙 弟質於軍中,挈家逃歸,遣撒寒追及於紫金關,斬之。 命天倪弟天澤代領帥府事。丙戌夏,詔封功臣戶口 為食邑曰《十投下》,孛魯居其首。宋將李全陷益都,執 元帥張琳送楚州。秋九月,郡王帶孫率兵圍全於益 都。冬十二月,孛魯引兵入齊,先遣李喜孫招諭全,全 欲降,部將田世榮等不從,殺喜孫。丁亥春三月,全突 圍欲走,邀擊大敗之,斬首七千餘級,自相蹂踐,溺死 不可勝計。夏四月,城中食盡,全降。諸將皆曰:「全勢窮 出降,非心服也。今若不誅,後必為患。」孛魯曰:「不然,誅 一人易耳。山東未降者尚多,全素得人心,殺之不足 以立威,徒失民望。」表聞,詔孛魯便宜處之。乃以全為 山東、淮南、楚州行省鄭衍德、田世榮副之,郡縣聞風 款附,山東悉平。時滕州尚為金守,諸將或言炎暑未 可進攻,孛魯曰:「主上親督大軍,平定西域數年,未聞 當暑不戰,我等安敢自逸乎!」遂促進兵,金兵出戰,敗 之,斬三千餘級,其餘老幼開門出降,以州屬石天祿。 俾先鋒元帥蕭乃台統蒙古軍屯濟、兗,課課不花以 兵三千屯濰、沂、莒,以備宋,千戶按禮統大軍駐河北, 備金。九月,師還,至燕,獵於昌平,民持牛酒以獻,卻之。 及還,賜館人銀數百兩。聞太祖崩,趨赴北庭,哀毀遘 疾。戊子夏五月,薨,年三十二。至治元年,詔封純誠開 濟保德輔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魯國 王,諡「忠定。」

孛禿[编辑]

按《元史》本傳:孛禿,亦乞列思氏,善騎射。太祖嘗潛遣 朮兒徹丹出使,至也兒古納河,孛禿知其為帝所遣, 值日暮,因留止宿,殺羊以享之。朮兒徹丹馬疲乏,復 假以良馬。及還,孛禿待之有加,朮兒徹丹具以白帝, 帝大喜,許妻以皇妹帖木倫孛禿宗族。乃遣也不堅 歹等詣太祖,因致言曰:「臣聞威德所加,若雲開見日」, 春風解凍,喜不自勝。帝問孛禿:「孳畜幾何也?」不堅歹 對曰:「有馬三十匹,請以馬之半為聘禮。」帝怒曰:「婚姻 而論財,殆若商賈矣。昔人有言,同心實難。朕方欲取 天下,汝亦乞烈思之民,從孛禿,效忠於我可也,何以 財為!」竟以皇妹妻之。既而札赤剌歹、札朮哈脫也等 以兵三萬入寇,孛禿聞之,遣波欒歹、磨里、禿禿來告, 乃與哈剌里、札剌兀、塔兒、哈泥等討脫也等,掠其輜 重,降其民。乃蠻叛,帝召孛禿以兵至,大戰敗之。皇妹 薨,復妻以皇女火臣別吉,而命哈兒八台之子也可 忽林圖帶弓矢為之侍。哈兒八台曰:「吾兒豈能為人 臣僕,寧死不為也。」帝令孛禿與之敵。哈兒八台令月 列等拒戰於碗圖河,孛禿直前,擒月列刺,殺也可、忽 林。圖。哈兒八台走渡拙赤河,又擒之,盡殺其眾。從太 師、國王木華黎略地遼東西,以功封冠、懿二州。從征 西夏,病薨。贈推忠宣力佐命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 司、駙馬都尉、上柱國,進封昌王,諡「忠武。」子鎖兒哈襲。

畏荅兒[编辑]

按《元史》本傳:畏荅兒,忙兀人。其先剌真八都兒,有二 子,次名忙兀兒,始別為忙兀氏,畏荅兒其六世孫也。 與兄畏翼俱事太祖。時大疇強盛,畏翼率其屬歸之, 畏荅兒力止之,不聽,追之,又不肯還。畏荅兒乃還事 太祖。太祖曰:「『汝兄既去,汝獨留此何為』?畏荅兒無以 自明,取矢折而誓曰:『所不終事主者,有如此矢』。」太祖 察其誠,更名為薛禪,約為按達。薛禪者,聰明之謂也; 按達者,定交不易之謂也。太祖與克烈王罕對陳於 哈剌真,師少不敵,帝命兀魯一軍先發,其將朮徹台 橫鞭馬鬣不應,畏荅兒,奮然曰:「我猶鑿也,諸君斧也。 鑿匪斧不入。我請先入,諸軍繼之。萬一不還,有三黃 頭兒在,唯上念之。」遂先出陷陣,大敗之,至晡時,猶追逐不已,敕使止之,乃還。腦中流矢,創甚,帝親傅以善 藥,留處帳中,月餘卒,帝深惜之。

石抹明安[编辑]

按《元史》本傳:「明安,桓州人。性寬厚,不拘小節。為童子 時,嘗騎杖為馬,令群兒前導,行列整肅,無敢喧譁者。 父老見而異之曰:『是兒體貌不凡,進退有度,他日必 貴』。既長,歎曰:『士生於世,當立功名,書竹帛以傳無窮。 寧肯碌碌無聞,與草木同腐邪』?」歲壬申,太祖率師攻 破金之撫州,將遂南向,金主命招討紇石烈九斤來 援,時明安在其麾下,九斤謂之曰:「汝嘗使北方,素識 蒙古國主,其往,臨陣問以舉兵之由,不然即詬之。」明 安初如所教,俄策馬來降,帝命縛以俟,戰畢問之。既 敗金兵,召明安詰之曰:「爾何以詈我而後降也?」對曰: 「臣素有歸志,向為九斤所使,恐其見疑,故如所言。不 爾,何由瞻奉天顏。」帝善其言,釋之。命領蒙古軍撫定 雲中東西兩路。既而帝欲休兵於北,明安諫曰:「金有 天下一十七路,今我所得,惟雲中東西兩路而已。若 置不問,待彼成謀,併力而來,則難敵矣。且山前民庶, 久不知兵,今以重兵臨之,傳檄可定。兵貴神速,豈宜 猶豫。」帝從之,即命明安引兵南進,所至民皆具簞食 壺漿以迎,盡有河北諸郡而還。帝復命明安及三合 拔都將兵由古北口徇景、薊、檀、順諸州。諸將議欲屠 之,明安奏曰:「此輩當死,今若生之,則彼之未附者皆 聞風而自至矣。」帝從之。乙亥春正月,取通州,金右副 元帥蒲察七斤以其眾降,明安命復其職,置之麾下, 遂駐軍於京南建春宮。金御史中丞李英、元帥左都 監烏古論慶壽,領兵護軍食以援中都。帝遣右副元 帥《神撒》將四百騎迎戰,明安將五百騎繼之,遇於永 清。將戰,命士卒佯敗。金兵來追,迴擊大破之,死及溺 水者甚眾,獲李英及所佩虎符,得糧千餘車。遂招諭 永清不降,拔而屠之。未幾,金將完顏合住、監軍阿興 鬆哥復以步兵萬二千人、糧車五百兩援中都,明安 復將三千騎往擊之,遇於涿州宣封寨,獲鬆哥合住, 遁去,盡得其輜重。還屯建春宮。四月,攻萬寧宮,克之, 取富昌、豐宜二關,攻拔固安縣。初,順州之破,兵士縛 密雲主簿完顏壽孫以獻,明安釋而用之,不久逸去。 復來,問其故,對曰:「有老父在城中,恐不能存,謀歸欲 得侍養。今已歿,故復來。」明安義而釋之。五月,明安將 攻中都,金相完顏復興飲藥死。辛酉,城中官屬父老 緇素開門請降,明安諭之曰:「負固不服,以至此極,非 汝等罪,守者之責也。」悉令安業,仍以粟賑之,眾皆感 悅。明安早從軍旅,料敵制勝,算無遺策,雖祁寒盛暑, 未嘗不與士卒均勞逸,同甘苦。其得金府庫珠玉錦 綺,明安悉具其數上進,未嘗以纖毫為己有。中都既 下,加太傅、邵國公,「兼管蒙古、漢軍兵馬都元帥。」丙子, 以疾卒於燕城,年五十三。子二人,長咸得,不襲。

王義[编辑]

按《元史》本傳,「義字宜之,真定寧晉人,家世業農。義有 膽智,沉默寡言,讀書知大義。金人遷汴,河朔盜起,縣 人聚而謀曰:『時事如此,吾儕欲保全家室,宜有所統 屬』。乃相與推義為長,攝行縣事,尋號為都統太師。國 王木華黎兵至城下,義率眾以寧晉歸焉。入覲太祖, 賜駿馬二匹,授寧晉令,兼趙州以南招撫使。是時兵」 亂,民廢農耕,所在人相食。寧晉東有藪澤,周圍百餘 里,中有小堡曰瀝城。義曰:「瀝城雖小而完,且有魚藕 菱芡之利,不可失也。」留偏將李直守寧晉,身率眾保 瀝城,由是全活者眾。歲己亥,金將李伯祥據趙州,木 華黎遣義擣其城。會天大風雨,義帥壯士,挾長梯疾 趨,夜四鼓,四面齊登,殺守埤者。城中亂,伯祥挺身走 天壇寨,一州遂定。木華黎承制授義趙州太守、趙冀 二州招撫使。丁丑,大軍南取鉅鹿、洺州二城,還軍至 唐陽西九門,遇金監軍納蘭率冀州節度使柴茂等, 將兵萬餘北行。義伏兵桑林,先以百騎挑之,納蘭趨 來迎戰,因稍卻,誘之近。桑林。伏起,金兵大亂,奔還,獲 納蘭二弟及萬戶李虎。戊寅,拔束鹿,進攻深州,守帥 以城降。順天都元帥張柔上其功,陞深州節度使、深、 冀、趙三州招撫使。金將武仙以兵四萬來攻束鹿,仙 諭軍士曰:「束鹿兵少無糧,城無樓櫓,一日可拔也。」盡 銳來攻。義隨機應拒,積三十日不能下,大小數十戰 皆捷。一夕,義召將佐曰:「今城守雖有餘,然外無援兵, 糧食將盡,豈可坐而待斃。」椎牛饗士,率精銳三千,銜 枚夜出,直擣仙營。仙軍亂,乘暗攻之,殺數千人,仙率 餘眾遁還真定,悉獲其軍資器仗。木華黎聞之,遣使 送銀牌十,命義賜有功者。庚辰,拔冀州,獲柴茂,械送 軍前。木華黎、張柔復上其功,授龍虎衛上將軍、武安 軍節度使,行深、冀二州元帥府事,賜金虎符。辛巳,仙 復遣其將盧秀、李伯祥率兵謀襲趙州,并取瀝城,率 戰艦數百艘沿江而下。義具舟楫於紀家莊,截其下 流邀擊之。義士卒皆水鄉人,善水戰,回旋開闔,往來 如風雨,船接則躍登彼船,奮戈疾擊,敵莫能當,殺千 餘人,擒秀、伯祥,退保瀝城。義引兵拔之,伯祥西走,二子死焉。邢州盜號「趙大王」,聚眾數千,據任縣固城水 寨,真定史天澤集諸道兵攻之,不能下。甲午,義引兵 薄其城,一鼓下之,獲趙大王、侯、縣令等數人殺之,餘 黨悉平。義乃布教令,招集散亡,勸率種藝,深、冀之間, 遂為樂土云。

槊直腯魯華[编辑]

按《元史》本傳:「槊直腯魯華,蒙古克烈氏。初以其部人 二百,從太祖征乃蠻、西夏有功,命將萬人,為太師國 王木華黎前鋒,下金桓州,得其監馬幾百萬匹,分屬 諸軍,軍勢大振。歲辛未,破遼東西諸州,唯東京未下, 獲金使,遣往諭之。槊直腯魯華曰:『東京,金舊都,備嚴 而守固,攻之未易下,以計破之可也。請易服與其使 偕往說之,彼將不疑。俟其門開,繼以大軍赴之,則可 克矣』。」卒如其計。徇地河北,攻大名,小大數十戰。城垂 陷,中流矢而卒。武宗時,贈太傅,追封衛國公,諡武敏。

耶律阿海[编辑]

按《元史》本傳:阿海,遼之故族也,金桓州尹撒八兒之 孫,尚書奏事官脫迭兒之子也。阿海天資雄毅,勇略 過人,尤善騎射,通諸國語。金季遣使王可汗,見太祖 姿貌異常,因進言金國不治戎備,俗日侈肆,亡可立 待。帝喜曰:「汝肯臣我,以何為信?」阿海對曰:「願以子弟 為質。」明年復出使,與弟禿花俱往,慰勞加厚,遂以禿 花為質直宿衛,阿海得參預機謀,出入戰陣,常在左 右。歲壬戌,王可汙叛盟,謀襲太祖。太祖與宗親大臣 同休戚者,飲辨屯河水為盟,阿海兄弟皆預焉。既敗 王可汗,金人訝其使久不還,拘家屬於瀛。阿海殊不 介意,攻戰愈厲。帝聞之,妻以貴臣之女,給戶,俾食其 賦。癸亥冬,進攻西夏諸國,累有功。丙寅,帝建龍旂,即 大位,敕左帥闍別略地漢南,阿海為先鋒。辛未,破烏 沙堡,鏖戰宣平,大捷澮河。遂出居庸,耀兵燕北。癸酉, 拔宣德。德興乘勝次北口,闍別攻下紫荊關,阿海奏 曰:「好生乃聖人之大德也。興創之始,願止殺掠,以應 天心。」帝嘉納焉。遂分兵略燕南、山東諸郡,還駐燕之 近郊。金主懼,請和,諭其使曰:「阿海妻子,何故拘繫弗 遣,即送來歸。」師還出塞。甲戌,金人走汴,阿海以功拜 太師、行中書省事,封禿花為太傅、濮國公,每宴享,必 賜坐,命禿花從木華黎取中原。阿海從帝攻西域,俘 其酋長只蘭禿,下蒲華、尋斯干等城,留監尋斯干專 任撫綏之責。未幾,以疾薨於位,年七十三。至元十年, 追封「忠武公。」

王珣[编辑]

按《元史》本傳:「珣字君寶,本姓耶律氏,世為遼大族。金 正隆末,契丹窩斡叛,祖成從母氏避難遼西,更姓王 氏,遂為義州開義人。父伯俊,伯父伯亨無子,以珣為 後。珣武力絕人,善騎射,尤長於擊鞠。年三十餘,遇道 士謂珣曰:『君之相甚奇,他日因一青馬而貴』。珣未之 信。居歲餘,有客以青馬來鬻,珣私喜曰:『道士之言或 驗乎』?」乃倍價買之,後乘以戰,其進退周旋,無不如意。 又嘗行凌水濱,得一古刀,其背銘曰:「舉無不克,動必 成功。」常佩之,每有警必先鳴,故所向皆捷。初,河朔兵 動,豪彊各擁眾據地,珣慨然曰:「世故如此,大丈夫當 自振拔,否則為人所制。」乃召諸鄉人,諭以保親族之 計,眾從之,推珣為長。旬月之間,招集「遺民至十餘萬 歲。」乙亥,太師木華黎略地奚霅,珣率吏民出迎,承制 以珣為元帥,兼領義、川二州事。丙子春,張致僭號錦 州,陰結開義楊伯傑等來掠義州,珣出戰,伯傑引去。 會致兄子以千騎來衝,珣選十八騎突其前,復令左 右掎角之。一卒以鎗刺珣,珣揮刀殺之,其眾潰走,獲 其馬幾盡。時興中亦叛,木華黎圍之,召珣以全軍來 會。致窺覘其虛,夜襲之,家人皆遇害。及興中平,珣無 所歸,木華黎留之興中,遣其子榮祖馳奏其事。帝諭 之曰:「汝父子宣力我家,不意為張致所襲。歸語汝父, 善撫其軍。自今以往,當忍恥蓄銳,俟逆黨平,彼之族 屬城邑人民,一以付汝,吾不吝也。」仍免徭賦五年,使 汝父「子世為大官。」珣以木華黎兵復開義,擒伯傑等 殺之。進攻錦州,致部將高益縛致妻子及其黨千餘 人以獻,木華黎悉以付珣,珣但誅致家,其餘皆釋之, 始還義州。丁丑,入朝,帝嘉其功,賜金虎符,加金紫光 祿大夫、兵馬都元帥,鎮遼東,便宜行事兼義州等州 節度使。珣貌黑,人呼為哈剌元帥。哈剌,中國言黑也。 從木華黎兵略山東,至滿城,令還鎮,戒之曰:「彼新附 之民,恃山海之險,反覆不常,非盡坑之,終必為變。」對 曰:「國朝經略中夏,宜以恩信結人。若降者則殺,後寧 復有至者乎?」遂還,以子榮祖代領其眾。甲申春正月 卒,年四十八。珣為政簡易,賞罰明信,誅強撫弱,毫髮 無徇。子四人,榮祖襲。

劉斌[编辑]

按《元史》本傳:「斌,濟南歷城縣人。少孤,鞠於大父,有勇 力。從濟南張榮起兵,為管軍千戶。歲壬辰,攻河南,以 功授中翼都統。攻睢陽軍,軍杏堆,距陳州七十里。聞 陳整軍於近郊,斌率眾夜破之。又擊走太康守兵,擒其將。三日,太康陷。榮言於帥阿朮魯曰:『太康之平,搉 其鋒者,斌也』。移屯襄陽,軍乏食,斌知青陵多積穀,前」 阻大澤,水深不可涉,陳可取狀,眾難之。斌叱之曰:「彼 恃險,不我虞,取可必也。」乃率百騎夜發,獲敵人,使道 之前行汙澤中五十餘里,遇敵兵,斌捨馬揮槊,突敵 敗之,得其糧數千斛。遷官知中外諸軍事。從攻六安, 先登破其城。癸卯,擢濟南推官。辛亥,授本道左副元 帥。乙卯,陞濟南新舊軍萬戶,移鎮邳州,宋將憚之。己 未,病,謂其子曰:「居官當廉正自守,毋瀆貨以喪身敗 家。」語畢而逝,年六十有二。贈中奉大夫、參知政事、護 軍、彭城郡公,諡武莊。子思敬。

博爾朮[编辑]

按《元史》本傳:「博爾朮,阿兒剌氏。始祖孛端察兒,以才 武雄朔方。父納忽阿兒闌,與烈祖神元皇帝接境,敦 睦鄰好。博爾朮志意沉雄,善戰知兵,事太祖於潛邸 共履艱危,義均同氣,征伐四出,無往不從。時諸部未 寧,博爾朮每警夜,帝寢必安枕,寓直於內,語及政要, 或至達旦。君臣之契,猶魚水也。初,要兒斤部卒盜牧」 馬,博爾朮與往追之。時年十三,知眾寡不敵,乃出奇 從旁夾擊之,盜舍所掠去。及戰於大赤兀里,兩軍相 接,下令殊死戰,跬步勿退。博爾朮繫馬於腰跽而引 滿,分寸不離故處,太祖嘉其勇膽。又嘗潰圍於怯列, 太祖失馬,博爾朮擁帝累騎而馳,頓止中野。會天雨 雪,失牙帳所在,臥草澤中,與木華黎張氈裘以蔽帝, 通夕植立,足蹟不移。及旦,雪深數尺,遂免於難。《篾里 期》之戰,亦以風雪迷陣,再入敵中,求太祖不見。急趨 輜重,則帝已還,臥憩車中。聞博爾朮至,曰:「此天贊我 也。」丙寅歲,太祖即皇帝位,君臣之分益密。嘗從容謂 博爾朮及木華黎曰:「今國內平定,多汝等之力。我之 與汝,猶車之有轅,身之有臂,汝等宜體此勿替。」遂以 博爾朮及木華黎為左右萬戶,各以其屬翊衛,位在 諸將上。皇子察哈歹出鎮西域,有旨從博爾朮受教。 博爾朮教以人生經涉險阻,必獲善地,所過無輕舍 止。太祖謂皇子曰:「朕之教汝,亦不踰是。」未幾,賜廣平 路戶一萬七千三百有奇,為分地。以老病薨,太祖痛 悼之。大德五年,贈推忠協謀佐運功臣、太師、開府儀 同三司,追封廣平王,諡武忠。子孛欒台襲爵。

布智兒[编辑]

按《元史》本傳:「布智兒,蒙古脫脫里台氏。父紐兒傑,身 長八尺,有勇力,善騎射,能造弓矢。嘗道逢太祖前驅 騎士,別那顏邀與俱見,太祖視其所挾弓矢甚佳,問 誰為造者,對曰:『臣自為之』。適有野鳧翔於前,射之獲 其二,并以二矢獻而退,別那顏隨之至所居,布智兒 出見,別那顏奇之,許以女妻之,父子遂俱事太祖。嘗」 從征討,賜「紐兒傑拔都」名。從征回回、斡羅思等國,每 臨陣,布智兒奮身力戰,身中數矢,太祖親視之,令人 拔其矢,血流滿體,悶仆幾絕。太祖命取一牛,剖其腹, 納布智兒於牛腹,浸熱血中,移時遂甦。紐兒傑卒,憲 宗以布智兒為「大都行天下諸路也可扎魯忽赤」,印 造寶鈔,賜七寶金帶、燕衣十襲,又賜蔚州定安為食 邑。布智兒卒,有子四人。

阿剌瓦而思[编辑]

按《元史》本傳:「阿剌瓦而思,回鶻八瓦耳氏,仕其國為 千夫長。太祖征西域,駐驛八瓦耳之地,阿剌瓦而思 率其部曲來降,從帝親征,既破瀚海軍,又攻輪臺、高 昌、于闐尋斯干等,靡戰不克,沒於軍。子阿剌瓦丁。」

抄兒[编辑]

按《元史》本傳:「抄兒,別速氏,世居汴梁陽武縣,從太祖 收附諸國有功,又從征金,沒於陣。子抄海,從征河南、 山東,復沒於陣。子別帖,將其父軍從攻鄂州,以功賞 銀帛衣甲等。繼從太子忽哥赤西征大理國,復沒於 陣。子阿必察,至元五年,授武略將軍、蒙古千戶,賜金 符。從圍襄樊,復渡江,奪陽羅堡岸口,以功賞白金,進」 宣武將軍、蒙古軍總管,管領左右手兩萬戶。軍既下 廣德,從平章阿里海牙征海外國。率死士鼓戰船,進 奪岸口,擒勇士趙安等,以功賞銀帛。十六年,命管領 蒙古侍衛軍,以疾卒於軍。

也蒲甘卜[编辑]

按《元史》本傳也:「蒲甘卜,唐兀氏。歲辛巳,率眾歸太祖, 隸蒙古軍籍。奉旨同所管河西人,從木華黎出征,以 疾卒。子昂吉兒襲。」

史天倪[编辑]

按《元史》本傳:「天倪,字和甫,燕之永清人。父秉直,讀書 尚氣義。癸酉,太師國王木華黎統兵南伐,率里中老 稚數千人,詣涿州軍門降。木華黎欲用秉直,秉直辭 而薦其子,乃以天倪為萬戶。天倪始生之夕,白氣貫 庭,成童,姿貌魁傑,有道士見而異之,曰:『封侯相也』。及 長,好學,日誦千言。大安末,舉進士不第,乃歎曰:『大丈 夫立身,獨以文乎哉?使吾遇荒雞夜鳴,擁百萬之眾, 功名可唾手取也』。」木華黎見而奇之。既以萬戶統諸 降卒,從木華黎略地三關已南,至於東海,所過城邑皆下。因進言於木華𥟖曰:「金棄幽燕,遷都於汴,已失 策矣。遼水東西諸郡,金之腹心也。我若得大寧,以扼 其喉襟,則金雖有遼陽,終不能保矣。」木華黎善之。先 倫卒時,河朔諸郡結清樂社四十,餘社近千人,歲時 像倫而祠之。至是,天倪選其壯勇萬人為義兵,號清 樂軍,以從兄天祥為先鋒,所向無敵。分兵略三河,薊 州諸砦望風款服。甲戌,朝太祖於燕之幄殿,所陳皆 奇謀至計,大稱旨,賜金符,授馬步軍都統,管領二十 四萬戶。從木華黎攻高州,又從攻北京,皆不戰而克。 乙亥,授右副都元帥,改賜金虎符,奉詔南征,圍平州, 金經略使乞住降,進兵真定,所屬部邑無不款附,而 真定帥武仙固守不下,遂移軍圍大名。眾謂「城堅不 可擊」,天倪使攻其西南角,勁卒,屢上屢卻。天倪先登, 守者辟易,遂破其城。丙子,會木華黎兵於燕南,清州 監軍王守約、平州推官合達,俱以城叛,連謀越海歸 金。天倪追襲至樂安,合達以益都行省忙古兵來拒, 敗之,殺守約,擒忙古,斬首萬級。丁丑,徇山東諸郡,部 卒有殺民豕者,立斬以徇,軍中肅然,遠近響應,知中 山李明、趙州李瑀、邢州武貴、威州武振、磁州李平、洛 州張立等,望風皆下。己卯,從木華黎徇河東,至絳州, 其團樓甃以石,牢不可破。天倪命穴其旁,地虛樓陷, 遂拔之。木華黎喜,賞以繡衣、金鞍、名馬。庚辰,還軍真 定。武仙降,木華𥟖承制,以天倪為金紫光祿大夫、河 北西路兵馬都元帥,行府事,仙副之。天倪乃言於木 華黎曰:「今中原粗定,而所過猶縱鈔掠,非王者弔民 伐罪意也。且王奉天子命,為天下除暴,豈復效其所 為乎?」王曰:「善。」下令:「敢有剽擄者,以軍法從事。」辛巳,金 懷州元帥王榮、潞州元帥裴守謙、澤州太守王珍皆 以城降。壬午,攻濟南水砦,破之。癸未,徇山西,遂克三 關。不浹旬,定四十餘砦。兵至河衛,喜曰:「河衛者,夷門 之限也。河衛既破,則夷門不能守矣。」嚴實以兵來會, 請自攻河衛。天倪曰:「合達、蒲瓦,亦勍敵也。」實曰:「易與 耳,保為公破之。」明日,實與蒲瓦兵遇於南門,合達兵 自北奄至,實兵敗,竟為所執。天倪曰:「合達以實歸汴, 必以今夕。」急命馮存、杜必貴率壯士一千三百,伏延 津柳渡,果夜縛實過延津,遇存等,與戰,敗之,實得脫 歸,必貴戰死。未幾,帝命天倪回軍真定。甲申夏,大名 總管彭義斌以宋兵犯河朔,天倪逆戰於恩州,義斌 敗,入保大名。乙酉,師還,聞武仙之黨㨿西山腰水、鐵 壁二砦以叛,天倪直擣其巢穴,盡掩殺之。仙怒,謀作 亂,乃設宴邀天倪。有知其謀者,止天倪毋往,天倪不 從,遂為仙所殺。天倪之赴真定也,秉直密戒之曰:「觀 武仙之辭氣,終不為我用,宜備之。」天倪曰:「我以赤心 待人,人或相負,天必不容,願無慮。」秉直乃攜其孫楫、 權還北京。至是,人服其先識。先是,天倪擊鞠夜歸,有 大星隕馬前,有聲,心惡之,果及禍。天倪死時年三十 九。妻程氏,聞亂,恐污於賊,乃自殺。子五人,其三人尚 幼,俱死於難,惟楫、權在。

趙天錫[编辑]

按《元史》本傳:「天錫,字受之,冠氏人。屬金季兵起,其祖 以財雄鄉里,為眾所歸。貞祐之亂,父林保冠氏有功, 授冠氏丞,俄陞為令。大安末,天錫入粟佐軍,補修武 校尉,監洺水縣酒。太祖遣兵南下,防禦使蘇政以為 冠氏令,乃挈縣人壁桃源、天平諸山。歲辛巳春,歸行 臺東平嚴實。實素知天錫名,遂擢隸帳下,從征上黨」, 以功授冠氏令,俄遷元帥左都監,兼令如故。甲申,宋 將彭義斌據大名,冠氏元帥李全降之,人心頗搖。天 錫令眾姑少避其鋒,以圖後舉,乃率將佐往依大將 孛里海軍。未幾,破義斌於真定,授左副元帥,同知大 名路兵馬都總管事。李全在大名,結其帥蘇椿納金 河南。從官鄭倜日以取《冠氏》為事,天錫每戰輒勝。一 日,倜自將萬人來攻,天錫率死士乘城力戰三晝夜, 倜度不能下,乘風霾遁去。己丑,朝行在所,上《便民事》, 優詔從之。戊戌,征宋,駐兵蘄、黃間,被病還,卒於冠氏, 年五十。子六人:賁、亨嗣。

石天應[编辑]

按《元史》本傳:「天應,字瑞之,興中永德人。善騎射,豪爽 不羈,頗知讀書,鄉里人多歸之。太祖時,太師國王木 華黎南下,天應率眾迎謁軍門,木華黎即承制授興 中府尹、兵馬都提控,俾從南征。天應造戰攻之具,臨 機應變,捷出如神。以功拜龍虎衛上將軍、元帥右監 軍,戍燕。天應旌旗色用黑,人目之曰『黑軍』。」屢從木華 黎大小二百餘戰,常以身先士卒,累功遷右副元帥。 辛巳秋八月,從木華黎征陝右,假道西夏,自東勝濟 河,南,攻葭州,拔之。天應因說太師曰:「西戎雖降,實未 可信。此州當金、夏之衝,居人健勇,倉庫豐實,加以長 河為限,脫為敵軍所梗,緩急非便,宜命將守之,多造 舟楫,以備不虞,此萬世計也。」木華黎然之,表授金紫 光祿大夫、陝西河東路行臺兵馬都元帥,以勁兵五 千留守葭蘆,遂造舟楫,建浮橋。諸將多言水漲波惡, 恐勞費無功。天應下令曰:「有沮吾事者,斷其舌。」橋成諸將悅服。先時,葭守王公佐收合餘燼,攻函谷關,將 圖復故地,及見橋成,遂潰去。於是分兵四出,悉定葭、 綏之地。一日,謁木華黎於汾水東,木華黎諭以進取 之策。天應還鎮,召將佐謂曰:「吾累卿等留屯於此,今 聞河東西皆平川廣野,可以駐軍規取關陝,諸君以 為如何?」或諫曰:「河中雖用武之地,南有潼關,西有京 兆,皆金軍所屯。且民新附,其心未一,守之恐貽噬臍 之悔。」天應曰:「葭州正通鄜延,今鄜已平,延不孤立,若 發國書,令夏人取之,猶掌中物耳。且國家之急,本在 河南,此州路險地僻,轉餉甚難。河中雖迫於二鎮,實 用武立功之地,北接汾、晉,西連同、華,地五千餘里,戶 數十萬。若起漕運以通餽餉,則關內可剋期而定。關 內既定,長河以南在吾目中矣。吾年垂六十,老耄將 至,一旦臥病床笫,聞後生輩立功名,死不瞑目矣。男 兒要當死戰陣以報國,是吾志也。」秋九月,遂移軍河 中。既而金軍果潛入中條,襲河中。天應知之,先遣驍 將吳澤伏兵要路。澤勇而嗜酒,是夕方醉臥林中,金 兵由間道已直抵城下。時兵燼後,守具未完,新附者 爭縋而去,敵乘隙入。天應見火舉,知敵已入,奮身角 戰,左右從者四十餘騎,皆曰:「吳澤誤我。」或勸西渡河, 天應曰:「先時人諫我南遷,吾違眾而來此,事急棄去, 是不武也。縱太師不罪我,何面目以見同列乎?今日 惟死而已,汝等勉之。」少頃,敵兵四合,天應飲血力戰, 至日午死之。木華黎聞而痛惜焉。

朮赤台[编辑]

按《元史》本傳:「朮赤台,兀魯兀台氏。其先剌真八都,以 材武雄諸部,生子曰兀魯兀台,曰忙兀,與扎剌兒、弘 吉剌、亦乞列思等五人,當開創之先,協贊大業。厥後 太祖即位,命其子孫各因其名為氏,號五投下。朔方 既定,舉六十五人為千夫長,兀魯兀台之孫曰朮赤 台其一也。朮赤台有膽略,善騎射,勇冠一時。初,怯列」 王可汗之子鮮昆有智勇,諸部畏之。怯列亦、哈剌哈、 真沙陀等帥眾來侵,兵戰不利。近臣忽因荅兒等馳 告太祖曰:「事急矣,群下忠勇無踰朮赤台者,宜急遣 之拒敵。」從之。朮赤台承命,單騎陷陣,射殺鮮昆,降其 大將失列門等,遂併有怯列之地。乃蠻滅兒乞台合 兵來侵,諸部有陰附之者,不虞太祖領兵卒至,諸部 潰去,乘勝敗之。朮赤台俘其主扎哈堅普及二女以 歸,諸部悉平,與扎哈堅普盟而歸之。未幾,乃蠻復叛, 朮赤台以計襲扎哈堅普,殺之,遂平其國。朮赤台始 從征怯列亦,自罕哈啟行,歷班真海子,間關萬里,每 遇戰陣,必為先鋒。帝嘗諭之曰:「朕之望汝,如高山前 日影也。」賜嬪御。木八哈別吉引者思百,俾統兀魯兀 四千人,世世無替。子怯台。

札八兒火者[编辑]

按《元史》本傳:「札八兒火者,賽夷人。賽夷,西域部之族 長也,因以為氏。火者,其官稱也。札八兒長身美髯,方 瞳廣顙,雄勇善騎射。初謁太祖於軍中,一見異之。太 祖與克烈汪罕有隙,一夕汪罕潛兵來,倉卒不為備, 眾軍大潰。太祖遽引去,從行者僅十九人,札八兒與 焉。至班朱尼河,餱糧俱盡,荒遠無所得食,會一野馬」 北來,諸王哈札兒射之殪,遂刳革為釜,出火於石,汲 河水煮而啖之。太祖舉手仰天而誓曰:「使我克定大 業,當與諸人同甘苦。苟渝此言,有如河水。」將士莫不 感泣。汪罕既滅,西域諸部次第亦平,乃遣札八兒使 金,金不為禮而歸。金人恃居庸之塞,冶鐵錮關門,布 鐵蒺藜百餘里,守以精銳。札八兒既還報,太祖遂進 師,距關百里不能前,召札八兒問計,對曰:「從此而北, 黑樹林中有間道,騎行可一人。臣向嘗過之,若勒兵 銜枚以出,終夕可至。」太祖乃令札八兒輕騎前導,日 暮入谷。黎明,諸軍已在平地,疾趨南口,金鼓之聲,若 自天降,金人猶睡未知「也。比驚起,已莫能支。吾鋒鏑 所及,流血被野。」關既破,中都大震。已而金人遷汴,太 祖覽中都山川形勢,顧謂左右近臣曰:「朕之所以至 此者,札八兒之功為多。」又謂札八兒曰:「汝引弓射之, 隨箭所落,悉𢌿汝為己地。」乘輿北歸,留札八兒與諸 將守中都,授黃河以北鐵門以南天下都達魯花赤, 賜養老一百戶,并四王府為居第。札八兒每戰被重 甲,舞槊陷陣,馳突如飛。嘗乘橐駝以戰,眾莫能當。有 丘真人者,有道之士也,隱居崑崙山中,太祖聞其名, 命札八兒往聘之。丘語札八兒曰:「我嘗識公。」札八兒 曰:「我亦嘗見真人。」他日偶坐,問札八兒曰:「公欲極一 身貴顯乎,欲子孫蕃衍乎?」札八兒曰:「百歲之後,富貴 何在?子孫無恙,以承宗祀足矣。」丘曰:「聞命矣。」後果如 所願云。卒,年一百一十八,贈推忠佐命功臣、太傅、開 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涼國公,諡武定。二子:阿里 罕、明里察。

奧敦世英[编辑]

按《元史》本傳:「奧敦世英,女真人也。其先世仕金,為淄 州刺史。歲癸酉,太祖兵下山東,淄州民奉世英及弟 保和迎降,皆授以萬戶。世英倜儻有武略,由萬戶遷德興府尹。時金經略使苗道潤率眾欲復山西,世英 與戰,克之,將盡殺所俘,其母責之曰:『汝華族也,畏死 而降,此卒伍爾,驅之死戰,何忍殺之耶』?遂止。世英從」 數騎巡部定襄,卒於軍。

張拔都[编辑]

按《元史》本傳:「拔都,昌平人。歲辛未,太祖南征,拔都率 眾來附,願為前驅,遂留備宿衛,從近臣漢都虎西征 回紇、河西諸蕃,道隴蜀入洛,屢戰,流矢中頰不少卻。 帝聞而壯之,賜名拔都,自是漢都虎亦專任之。甲午, 金亡,以漢都虎為砲手諸色軍民人匠都元帥,守真 定。漢都虎卒,無子,以拔都代之。及漢都虎兄子瞻闍」 少長,拔都請於朝,歸其政而終老焉。

杜豐[编辑]

按《元史》本傳,「豐字唐臣,汾州西河人。父珪,以積德好 施,鄉稱善人。豐少有大志,倜儻不群,通兵法。仕金,為 平遙義軍謀克,佩銀符。太祖取太原,豐率所部來降, 皇舅按赤那延授兵馬都提控,從國王按察兒攻平 陽,先登,克絳州、解州諸堡,招集流民三萬餘家。以功 賜金虎符,陞征行元帥左監軍。金人南遁,遂以豐守」 河北。庚辰,上黨張開以萬眾寇汾州,豐率精騎五千 敗之。從國王阿察兒下懷孟,破溫谷、木澗等寨,輒先 登,攻洪洞西山,斬首六百餘級。攻松平山,破之,賊墜 崖死以萬計,獲生口甚眾。金將武仙等往來鈔掠平 陽、太原間,行路梗塞。壬午,授豐龍虎衛上將軍、河東 南北路兵馬都元帥,便宜行事。遂破玉女、割渠等寨, 俘獲千餘人。丙戌,從按赤那延攻益都,金守將突圍 出,豐戰扼之,斬首千級,捕擄二十人。益都下,遂略地 登、萊,降島民萬餘。己丑,以本部取沁州,由是銅鞮、武 鄉、襄垣、綿山、沁源諸縣皆下。辛卯,命豐撫定平陽、太 原、真定及遼、沁未降山寨,皆平之。乙未,陞沁州長官。 長官者,國初高爵也,在沁十餘年,寬繇薄賦,勸課農 桑,民以富足。丁未請老,丙辰,疾卒於家,年六十有七。 沁人立祠,歲時祀焉。子三人:「思明、思忠、思敬。」

賈塔剌渾[编辑]

按《元史》本傳:「塔剌渾,冀州人。太祖用兵中原,募能用 砲者,籍為兵,授塔刺渾四路總押,佩金符以將之。及 攻益都,下之,加龍虎衛上將軍,行元帥左監軍,便宜 行事。師還,駐謙謙州,即古烏孫國也。歲己丑,將所部 及契丹、女直、唐兀、漢兵攻斡脫刺兒城。塔剌渾督諸 軍,穴城先入,破之,即軍中拜元帥,改銀青光祿大夫。」 從睿宗入散關,略關外四州,經興元,渡漢江,略唐、鄧、 申、裕諸州,鼓行而東,河南平。陞金紫光祿大夫、總領 都元帥。從大帥太赤攻徐、邳,平之。十六年,卒。子抄兒 赤襲。

石抹阿辛[编辑]

按《元史》本傳:「石抹阿辛,迪列紇氏,歲乙亥,率北京等 路民一萬二千餘戶來歸,太師、國王木華黎奏授鎮 國上將軍、御史大夫,從擊蠡州,死焉。」

耶律禿花[编辑]

按《元史》本傳:「禿花,契丹人,世居桓州。太祖時,率眾來 歸。大軍入金境,為嚮導,獲所牧馬甚眾。後侍太祖,同 飲班木河水。從伐金,大破忽察虎軍。又從木華黎收 山東、河北,有功,拜太傅,總領也可那延,封濮國公,賜 虎符、銀印,歲給錦幣三百六十疋。統萬戶扎剌兒、劉 黑馬、史天澤伐金,卒於西河州。子朱哥嗣。」

石抹也先[编辑]

按《元史》本傳:「石抹也先者,遼人也。其先嘗從蕭后舉 族入突厥,及后還而族留至遼,為述律氏,號稱后族。 遼亡,改述律氏為石抹氏。其祖庫烈兒,誓不食金祿, 率部落遠徙,年九十,夜得疾,命家人候日出則以報, 及旦,沐浴拜日而卒。父脫羅畢察兒,亦不仕,有子五 人。也先,其仲子也,年十歲,從其父問宗國之所以亡」, 即大憤曰:「兒能復之。」及長,勇力過人,善騎射,多智略, 豪服諸部。金人聞其名,徵為奚部長。即讓其兄贍德 納曰:「兄姑受之,為保宗族計。」遂深自藏匿,居北野山, 射狐鼠而食。聞太祖起朔方,匹馬來歸,首言東京為 金開基之地,蕩其根本,中原可傳檄而定也。太祖悅, 命從太師國王《木華𥟖》取東京師,過臨潢,次高州,木 華黎令也先率千騎為先鋒。也先曰:「兵貴奇勝,何以 多為?」諜知金人新易東京留守將至,也先獨與數騎 邀而殺之,懷其所受誥命。至東京,謂守門者曰:「我新 留守也。」入據府中,問吏:「列兵於城何謂?」吏以邊備對。 也先曰:「吾自朝廷來,中外晏然,奈何欲陳兵以動搖 人心乎!」即命撤守備,曰:「寇至在我,無勞爾輩。」是夜下 令易置其將佐部伍。三日,《木華黎》至。入東京,不費一 矢,得地數千里,戶十萬八千,兵十萬,資糧器械山積。 降守臣寅《荅虎》等四十七人,定城邑三十二。金人喪 其根本之地,始議遷河南。歲乙亥,移師圍北京,城久 不下,及城破,將屠之,也先曰:「王師拯人水火,彼既降 而復屠之,則未下者人將死守,天下何時定乎!」因以 上聞,赦之。授御史大夫,領北京達魯花赤。時石天應與豪酋數十據興中府,也先分兵降之,奏以為興中 尹。又命也先副脫忽闌闍里必,監張鯨等軍,征燕南 未下州郡。至平州,鯨稱疾不進,也先執鯨送行在所。 帝責之曰:「朕何負汝?」鯨對曰:「臣實病,非敢叛。」帝曰:「今 呼汝弟致為質,當活汝。」鯨諾而宵遁,也先追戮之。致 已殺使者,應其兄矣。致既伏誅,也先籍其私養敢死 之士萬二千人,號「黑軍」者,上於朝,賜虎符,進上將軍, 以御史大夫提控諸路元帥府事。舉遼水之西,灤水 之東,悉以付之。後從國王木華黎攻蠡州北城,先登 中石死,時年四十一。

曷思麥里[编辑]

按《元史》本傳:「曷思麥里,西域谷則斡兒朵人。初為西 遼闊兒罕近侍,後為谷則斡兒朵所屬可散八思哈 長官。太祖西征,曷思麥里率可散等城酋長迎降,大 將哲伯以聞。帝命曷思麥里從哲伯為先鋒,攻乃蠻, 克之,斬其主曲出律。哲伯令曷思麥里持曲出律首 往徇其地,若可失哈兒、押兒牽、斡端諸城,皆望風降」 附。又從征你沙不兒城,諭下之。帝親征,至薛迷思干, 與其主扎剌丁合戰於「月亦心揭赤」之地,敗之。追襲 扎剌丁等於阿剌黑城,戰於禿馬溫山,又敗之。追至 憨顏城西寨,又敗之。扎剌丁逃入於海。曷思麥里收 其珍寶以還,取玉兒谷、德痕兩城。繼而憨顏城亦下, 帝遣使趣哲伯疾馳以討欽察,命曷思麥里招諭曲 兒忒失兒、灣沙等城,悉降。至谷兒只部及阿速部,以 兵拒敵,皆戰敗而降。又招降黑林城。進擊斡羅思於 鐵兒山,克之,獲其國主密只思臘。哲伯命曷思麥里 獻諸朮赤太子,誅之。尋征康里,至孛子八里城,與其 主霍脫思罕戰,又敗其軍。進至欽察,亦平之。軍還,哲 伯卒。會帝親征河西,曷思麥里持所獲珍寶及七寶 繖,迎見於阿剌思不剌思。帝顧群臣曰:「哲伯常稱曷 思麥里之功,其軀幹雖小,而聲聞甚大。」就以所進金 寶,命隨其力所勝悉賜之,仍命與薛徹兀兒為必闍 赤。未幾,曷思麥里奏:向者嘗招安到士卒,留亦八里 城,宜令扈從征河西。許之,命常居左右。至也,吉里海 牙又討平失的兒威。從太祖征汴,至懷、孟,令領奧魯 事。帝由白坡渡黃河,會睿宗兵攻金將合達,敗之,回 駐金蓮川。壬辰,授懷孟州達魯花赤,佩金符。癸巳,金 將強元帥圍懷州,曷思麥里率其眾及昔里吉思、鎖 剌海等力戰,金兵退。又遣蒲察寒奴、乞失烈札魯招 諭,金總帥范真率其麾下軍民萬餘人來降。己亥六 月,帝以曷思麥里從軍西域,宣力居多,命其長子捏 只必襲為懷孟達魯花赤,次子密里吉襲為必闍赤, 令曷思麥里為扎魯火赤,歸西域大帥。察罕行省帖 木迭兒奏留之,帝允其請。庚子,進懷孟河南二十八 處都達魯花赤,所隸州郡不從命者,制令籍其家。乙 卯五月卒。子密里吉復為懷孟達魯花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