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2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二十九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二十九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八十七

  元九

  忙兀台      史格

  汪惟正      昔兒吉思

  綦公直      趙賁亨

  速哥       完者都

  怯烈       乞台

  石高山      孟德

  闊里吉思     劉通

  李庭       昂吉兒

  玉昔帖木兒    明安

  邸浹       別的因

  拔都兒

官常典第五百二十九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八十七[编辑]

元九[编辑]

忙兀台[编辑]

按《元史》本傳:「忙兀台,蒙古達達兒氏。祖塔思火兒赤, 從太宗定中原,有功,為東平路達魯花赤,位在嚴實 上。忙兀台事世祖,為博州路奧魯總管。至元七年,又 為監戰萬戶,佩金虎符。八年,改鄧州新軍蒙古萬戶, 治水軍於萬山南岸。九月,以兵攻樊拔古城,繼敗宋 軍於安陽灘,轉戰八十里,禽其將鄭高。十月,大軍攻」 樊,分軍為五道,忙兀台當其一,率五翼軍以進,焚南 岸舟,豎雲梯於北岸,登櫃子城,奪西南角入城,命部 將據倉粟,功在諸將右,賞金百兩。襄陽降,同宋安撫 呂文煥入覲,賜銀五十兩及翎根甲等物。十一年,從 丞相伯顏、平章阿朮南征,命與萬戶史格率麾下會 鹽山嶺。遇宋兵,忙兀台突陣,殺一人,諸軍繼進,與戰, 敗之。自郢州黃家原盪舟入湖,至沙洋堡,立砲座十 有二,豎雲梯先登,焚其樓櫓,拔羊角垻,破沙洋堡,擒 宋將四人。直抵新城鏖戰,自晨至晡,大敗之,宋復州 守將翟貴以城降。將由漢口入江,至蔡店,聞宋兵屯 漢口,乃率舟師經鬥龍口至沙步入江,遇宋兵三百 餘艘,分道來拒,進擊走之。次武磯堡,宋將夏貴堅守 不下。十月乙卯,平章阿朮率萬戶晏徹兒、史格、賈文 備同忙兀台四軍,雪夜泝流西上,黎明至青山磯北 岸。萬戶史格先渡,宋將程鵬飛拒敵,格被三創,喪卒 二百人。諸將繼進,大戰中流,鵬飛被七創,敗走。舟泊 中洲,宋兵阻水不得近。伯顏復遣萬戶張榮實等率 舟來援,夏貴率麾下數千將奔,大軍乘之,大敗,走黃 州,遂拔武磯堡,斬守將王達。阿朮既渡南岸,翼日,丞 相伯顏視師,則大江南北皆北軍旗幟,宋制置使朱 祀孫遁還江陵,語在《阿朮傳》。己未,伯顏次鄂州,遣忙 兀台諭宋守臣,張晏然以城降,程鵬飛以本軍降,知 漢陽軍王儀、知德安府來興國繼降,乃留軍鎮鄂漢, 率諸將水陸東下。十二年正月,忙兀台諭蘄、黃、安慶、 池州等郡,皆下之。次丁家洲,宋賈似道、孫虎臣來拒, 忙兀台擊之,奪虎臣所乘巨舟,與宋降將范文虎以 兵五百,諭降和州及無為、鎮巢二軍。九月,攻常州,拔 其木城。宋降將趙溍叛於溧陽,伯顏命忙兀台擊之, 戰於豐登莊,斬首五百餘級,擒其將三人,復招降湖 州守將二人。十二月,行省第其功,承制授行兩浙大 都督府事。十四年,改閩廣大都督、行都元帥府事。時 宋二王逃遁入海,忙兀台奉旨率諸軍與江西右丞 塔出會兵收之,次漳州,諭降宋守將何清。十五年,師 還福州,拜參知政事。詔與唆都等行省於福,鎮撫瀕 海八郡。十月,召赴闕,陞左丞。十六年七月,沙縣盜起, 詔忙兀台復行省事,討平之。初,忙兀台北還,左丞唆 都行省福建。一日,帝命召唆都,李庭言:「若召唆都,則 行省無人,宜令建康阿剌罕往。」帝曰:「何必阿剌罕,其 命忙兀台即往,候唆都還,則令移潭州可也。」未幾,中 書言:「唆都在福建,麾下擾民,致南劍等路往往殺長 吏叛。及忙兀台至,招來七十二寨,建、寧、漳、汀稍獲安 集。若移之他處,而唆都復往,恐重勞民。」有旨,忙兀台 仍鎮閩。十八年,轉右丞。時宣慰使王剛中以土人饒 貲,頗擅作威福,忙兀台慮其有變,奏移之他道。二十 一年,拜江淮行省平章政事。初,宋降將五虎陳義,嘗 助張弘範擒史天祥,助完者都討陳大舉,又資阿塔 海征日本戰艦三千艘。福建省臣言其有反側意,請 除之,帝使忙兀台察之。至是,忙兀台攜義入朝,保其 無事,且乞寵以官爵。丞相伯顏亦以為言,乃授義同 知廣東道宣慰司事,授明珠虎符,其從林雄等十人 並上百戶。二十二年,脫忽思樂實傳旨中書省,令悉 代江浙省臣。中書復奏,帝曰:「朕安得此言,傳者妄也。 如忙兀台之通曉政事,亦可代耶?」俄以言者召赴闕封其家貲,遣使按驗,無狀。未幾,拜銀青榮祿大夫、行 省左丞相,還鎮江浙。時浙西大饑,乃弛河泊禁,發府 庫官貨,低其直貿粟以賑之。浙東盜起,蠲田租以紓 民力。二十三年,奏:「以販鬻私鹽者皆海島民,今征日 本,可募為水工。」從之,賜鈔五千貫。役既罷,請以戰艦 付海漕。又言:「省治在杭州,其兩淮、江東財賦軍實,既 南輸至杭,復自杭北輸京城,往返勞頓,不便。請移省 治於揚州。」復言:「淮東近地,宜置屯田,歲入糧以給軍, 所餘餉京師。」帝悉從其言。二十五年,詔江淮管內,並 聽忙兀台節制。二十六年,朝廷以中原民轉徙江南, 令有司遣還,忙兀台言其不可,遂止。閩、越盜起,詔與 不魯迷失海牙等合兵討之。御史大夫玉速帖木兒 奏宜選將,帝曰:「忙兀台已往,無慮也。」未幾,悉平之。屢 以病上疏乞骸骨,乃召還。二十七年,以江西平章奧 魯赤不稱職,特命為丞相,兼樞密院事,出鎮江西。謹 約束,鋤彊暴,尊卑殊服,軍民安業,威德並著。在官四 十日,卒。忙兀台之在江浙,專愎自用,又易置戍兵,平 章不憐吉台言其變更伯顏、阿朮成法,帝每戒敕之。 既死,臺臣劾郎中張斯立罪狀,而忙兀台迫死劉宣, 及其屯田無成,事始聞於帝云。子三人,帖木兒不花 襲。

史格[编辑]

按《元史史天澤傳》:「天澤子格,字晉明。歲壬子,憲宗賜 天澤以衛城,授格節度使。憲宗崩,格北留謙州,五年 而歸,為鄧州舊軍萬戶,既又代張弘範為亳州萬戶, 而以故所將鄧州舊軍授弘範,從攻襄陽。襄陽下,賜 白金衣裘、弓矢、鞍馬。眾軍渡江,平章阿朮將二十三 萬戶居前,每五十戶擇一人為帥統之,格居其一。格」 軍先渡,為宋將程鵬飛所卻,格被三創,喪其師二百。 尋復大戰,中流矢,鵬飛身亦被七創,乃敗走。其後樞 密院奏格輕進,請罪之。帝念其功而薄其罪,俾從平 章阿里海牙攻潭州。砲激柵木,傷肩,矢貫其手,裹創 先登,拔之,遂以軍民安撫。留戍。入覲,加定遠大將軍, 賜以「天澤」所服玉帶。從攻靜江,眾以轒轀自蔽,鑿城 格所當,砲礌蔽地,車不可至。乃伺隙率眾攀堞,蟻附 而上,拔之,徇廣西十三州,廣東三州皆下。靜江受兵 之初,溪洞諸夷皆降雲南,格遣使諭之,來者五十州。 雲南爭之,事聞。詔聽格節度,陞廣西宣撫使,改鎮國 上將軍、廣南西道宣慰使。宋亡,陳宜中、張世傑挾益 王昰、廣王昺據福州,立益王,傳檄嶺海,欲復其地,詐 言夏貴已復瀕江州郡。諸戍將以江路既絕,不可北 歸,皆託計事還靜江。格曰:「君等亦為虛聲所懼邪?待 貴踰嶺,審不可北歸,吾與諸君取塗雲南而歸,未為 不可,敢輒棄戍哉!」行省議棄廣東之肇慶、德慶、封州, 併兵戍梧州。格曰:「棄地徹備,示敵以怯,不可,宜增兵 戍之。」劇賊蘇仲集潰卒據鎮龍山稱王,劫掠於外,耕 植於內,至秋畢穫。聞大兵至,則偽出降,官軍畏懼,不 敢深入,橫、象、賓、貴、四川皆被其害。格築堡於其界,守 以土兵,令官軍火其廬柵,民踐其禾稼,仲窮蹙,遂降。 益王餘眾破潯州,斬李辰、李福,靜江北抵泉、永,皆城 守。羅飛圍永凡七月不下。判官潘澤民間道來告急, 格分兵赴之,殄其眾,益王死。衛王立趣廣州,避海中 崖山。遣曾淵子據雷州,諭之降,不聽。進兵攻之,淵子 奔碙洲。世傑將兵數萬欲復取雷州,戍將劉仲海擊 走之。後悉眾來圍,城中絕糧,士以草為食,格漕欽、廉、 高、化諸州糧以給之,世傑解圍去。詔格戍雷州。衛王 死,廣東西悉平。張弘範請復將亳州,軍乃還。格鄧州 舊軍。拜參知政事,行廣南西道宣慰使。入覲,拜資德 大夫、湖廣行中書省右丞,移江西右丞,尋復為湖廣 右丞,進平章政事。卒,年五十八。

汪惟正[编辑]

按《元史汪世顯傳》:「世顯子德臣,德臣長子惟正,字公 理,幼穎悟,藏書二萬卷,喜從文士論議古今治亂,尤 喜談兵,時出游獵,則勒從騎為攻守狀。父卒於軍,皇 姪壽王俾權襲父爵,守青居山。世祖即位,遂真授焉。 初,憲宗遣渾都海以騎兵二萬守六盤,又遣乞台不 花守青居。至是,渾都海叛,乞台不花發兵為應,惟正」 即命力士縛乞台不花殺之。世祖嘉其功,詔東川軍 事悉聽處分。中統二年,入朝,賜甲胄寶鞍。三年,詔還 鞏昌,部長火都叛,民大擾,惟正謂將吏曰:「火都今若 猘犬,方肆狂齧,苟一戰不利,則城邑為墟。當勝以不 戰,乃發兵踵之,賊欲戰不得休,則撓之。」若是者兩月, 知其糧盡勢蹙,曰:「可矣。」與戰屢捷。火都遣三十人來 約降,即遣其十人還,俾火都自來,因潛兵躡其後,出 其不意擒殺之。至元七年,宋人修合州,詔立武勝軍 以拒之。惟正臨嘉陵江作柵,扼其水道,夜懸燈柵間, 編竹為籠,中置火炬,順地勢轉走,照百步外,以防不 虞。宋人知有備,不敢近。九年,帥兵掠忠、涪,獲令、簿各 一,破寨七,擒守將六,降戶千六百有奇,捕鹵五百。會 丞相伯顏克襄陽,議取宋,惟正奏曰:「蜀未下者,數城 耳,宜併力攻餘杭。本根既拔,此將焉往?願以本兵由嘉陵下夔、峽,與伯顏會錢塘。」帝優詔答曰:「四川事重, 舍卿誰託?異日蜀平,功豈伯顏下邪?」未幾,兩川樞密 院合兵圍重慶,命益兵助之。惟正奪其洪崖門,獲宋 將何統制。皇子安西王出鎮秦蜀,召惟正還。十四年 冬,皇子北伐,而藩王土魯叛於六盤王相府,命別速 帶領兵進討,惟正為副。別速帶不習兵,師行無紀,惟 正為正部曲,肅行陣,嚴斥候,凡軍政一倚重焉。進次 平涼,簡鞏兵銳者八十人與俱。至六盤,土魯先據西 山,惟正分安西兵為左右翼,鞏兵獨居中,去土魯一 里許,皆下馬手弓。土魯遣百騎突陳,惟正令引滿毋 發。將及,又命曰:「視必中而發。」於是矢下如雨,突騎中 者三之一,餘盡馳還,土魯軍遂走。惟正麾兵逐之,三 踰山,至蕭河,擒叛將燕只哥。復進兵,土魯亦就擒。安 西王至,惟正迎謁,《王歷》稱其功。明日大燕,賞以金尊 杯、貂裘,王妃賜其母珠絡帽衣,且曰:「吾皇家兒婦也, 為汝母製衣,汝母真福人也。」詔惟正入朝,世祖推玉 食食之,賜白金五千兩、錦衣一襲,授金吾衛上將軍、 開城路宣慰使。十七年,遷龍虎衛上將軍、中書左丞, 行秦蜀中書省事,賜玉帶。以省治在長安,去蜀遠,乃 命惟正分省於蜀。蜀土薦罹兵革,民無完居,一聞馬 嘶,輒奔竄避匿,惟正留意撫循,人便安之。二十年,進 階資德大夫。二十二年,改授陝西行中書省左丞。入 覲上都,得腹疾,還至華州,卒,年四十四。諡貞肅。

昔兒吉思[编辑]

按《元史》本傳:「昔兒吉思,幼從太祖征回回、河西諸國, 俱有戰功。太宗時,從睿宗西征,師次京兆府,會亦來 哈䚟率諸部兵作亂,昔兒吉思挺身斫賊陣,下馬搏 戰,賊眾莫不披靡。俄失所乘馬,步走至睿宗軍中,賊 退,睿宗嘉其勤勞,妻以侍女唆火台,世祖尢愛之,軍 旅田獵,未嘗不在左右。初,昔兒吉思之妻為皇子乳」 母。於是皇太后待以家人之禮,得同飲白馬湩。時朝 廷舊典,白馬湩非宗戚貴胄不得飲也。昔兒吉思子 塔出,為寶兒赤迭只斡耳朵千戶,塔出子千家奴、撤 里蠻。千家奴從征乃顏,力戰而死,帝命籍乃顏人口 財物以賜之。撤里蠻年十六,從世祖討阿里不哥,戰 於失門禿,有功,賜號「拔都兒」,賞賚尤厚,授光祿少卿, 仍襲為迭只斡耳朵千戶。改同僉宣徽院,進僉院事, 以管軍千戶從征乃顏有功,賞金盞二、金五十兩。復 入為同知宣徽院事。成宗時,拜宣徽使,加大司徒。卒。 子帖木迭兒襲。

綦公直[编辑]

按《元史》本傳:「公直,益都樂安人。世業農。至元五年,為 益都勸農官。九年,為沂莒膠密寧海五州都城池所 千戶。十年,賜金符,命造征日本戰船於高麗。時宋未 下,世祖知其勇,遣使召見,俾與乎不烈拔都等領兵 同行荊南等處招討司事。抵峽州青草灘,霖雨,不進, 還屯玉泉山,率兵三千攻安進下寨,破之,殺宋軍百 餘人,獲牛馬七百。」還至襄陽,樞密院命督造戰艦運 舟。襄陽既下,奉旨領鄧州、光化、唐州漢軍及郢、復熟 券軍九千二百人,從諸軍南伐。二十年冬,至隆興,宋 軍突出城門逆戰,公直敗之,追抵城下,遂踰壕拔木, 焚其樓櫓,斬首萬餘級,生擒七百人,隆興降。由是,南 安、吉、贛皆望風款附,平堡柵六百餘所。公直又令第 三子忙古台攻梅關,破淮德山寨,入廣東,至南海,皆 下之。詔授公直武毅將軍、管軍上千戶。召入,加昭勇 大將軍、管軍萬戶,佩金虎符,領侍衛親軍。時伯延、伯 答罕、禿忽魯叛於西夏,命公直率軍討平之。十八年 五月,陞輔國上將軍、都元帥、宣慰使,鎮別十八里。初, 帝詔以長子泰襲萬戶。公直自陳父年老,乞以泰為 樂安縣尹,就養其父。制可,仍終身勿徙他職。至是,乃 以忙古台襲萬戶,佩金虎符,從之鎮。公直陛辭曰:「臣 父喪五年,願葬以行。」帝許之。至家,葬事畢,遂計樂安 稅課及貧民逋負,悉以賜金代輸之,乃行。二十三年, 諸王海都叛,侵別十八里,公直從丞相伯顏進戰於 洪水山,敗之。追擊浸遠,援兵不至,第五子瑗力戰而 死,公直與妻及忙古台俱陷焉。二十四年,忙古台奔 還,授「定遠大將軍」、中侍衛親軍副都指揮使,改湖州 砲手軍匠萬戶。討衢州山賊有功,加昭勇大將軍。泰 後終於知寧海州。

趙賁亨[编辑]

按《元史趙天錫傳》:「天錫子賁亨,字文甫,襲行軍千戶。 己未,從國兵渡江,攻鄂,有功。至元五年,總管山東諸 翼軍征宋,攻襄樊。賁亨出抄蘄黃,以五百人拔野人 原寫:『山砦。修白河新城。七年,偕元帥劉整朝京師,命 為征行千戶,賜金符及衣帶鞍馬。攻樊城,冒矢石,擁 盾先登,破之。十一年,修東西正陽城。三月,敗夏貴於』」 淮,益以濟南、汴梁二路新軍。十二年正月,從攻鎮江, 與宋將孫虎臣、張世傑大戰於焦山,殺掠甚眾。十三 年,江南平,以功陞宣武將軍。十四年,授虎符、懷遠大 將軍、處州路總管府達魯花赤。未行,適盜發澉浦,行 省檄為招討使,率兵平之。未幾,處州青田縣季文龍章焱殺趙知府以叛,賁亨獲其黨,始知七縣俱反。季 文龍自署為兩浙安撫使,據處州天慶觀。賁亨率眾 圍之,將騎士三百陳於下河門。賊出戰,以精騎蹂之, 遂棄城突圍散走,斬首三級。賁亨入城,乃招散亡,立 官府。章焱復合二萬眾來攻,陣惡溪南。賁亨分兵拒 守,自將精銳亂流衝擊,屬萬戶忽都台以援兵至,自 巳至亥,賊方退,文龍溺死。忽都台以處即亂山為州, 無城壁可恃,且反側,欲屠之。賁亨曰:「我受命來監此 郡,賊固可殺,良民何辜?」不從。將士擄掠子女金帛,賁 亨捕得倡率者杖之,仍各求所失還之,州民悅服。十 五年,龍泉縣張三八合眾二萬,殺慶元縣達魯花赤 也速台兒,且屠其家。賁亨將騎士五百往討,與賊將 鄭先鋒、陳壽山三千餘人戰於浮雲鄉,斬首三百餘 級。《三八》軍於縣西,賊三戰俱敗。軍還,賊眾水陸俱設 伏,賁亨擇步卒驍悍者使前,賊不敢近。既而衢州賊 陳千二聚二萬人,遂昌葉丙六亦聚三千人助之,賁 亨前後斬首三千餘級,悉平之。十七年,改處州路管 軍萬戶。二十二年還冠氏,卒,年五十七。

速哥[编辑]

按《元史》本傳:「速哥,蒙古人。父忽魯忽兒,國王木華黎 麾下卒也。後更隸塔海帖哥軍,以善馳馬,有口辯,慎 重不泄,令佩銀符,常居軍中,奏白機務,往返未嘗失 期。太宗以為才,賜名動哥居。」詔動哥居奏事,朝至朝 入奏,夕至夕入奏。嘗出金盤龍袍及宮女賜之。憲宗 時,以疾卒,速哥亦以壯勇居軍中。歲甲寅,憲宗命從 都元帥帖哥、火魯赤等入蜀。乙卯,萬戶劉七哥、阿剌 魯阿力與宋兵戰巴州失利,陷敵中。速哥馳入其軍, 奪劉七哥等以歸,以功賜白金五十兩、馬二匹、紫羅 圈甲一注。又從都元帥紐璘敗宋將劉整,破雲頂山 城。紐璘受詔會涪州,至馬湖江,速哥以革為舟,夜渡 江,至大獲山行在所,陳道梗失期,帝慰遣之。未幾,復 自涪州入奏事,遇宋軍於三曹山,速哥眾僅百餘,奮 兵疾戰,敗之,奪其器械旗鼓以歸。己未,宋兵攻涪州 浮橋,部將火尼赤戰陷,速哥破圍出之。又以白事諸 王穆哥所,復敗宋軍於三曹山。還至石羊,與劉整遇, 復擊敗之。世祖即位,賜白金弓刀、鞍勒。中統二年,賜 銀符,命隸紐璘軍。至元二年,四川行省遣速哥招收 降民,得三千餘人。三年,從行院帖赤戰九頂山。四年, 行省也速帶兒署為本軍總管,從征瀘州,取瀘州。五 年,立德州,以速哥為達魯花赤,擢陝西五路四川行 省左右司員外郎。從也遠帶兒入朝,賞賚加厚。七年, 從也速帶兒敗宋軍於馬湖江。用平章政事賽典赤 薦,遷行尚書省員外郎。九年,建都蠻叛,詔諸王奧魯 赤及也速帶兒討之。速哥將千人為先鋒,破黎州水 尾砦,攻連雲關,克之。軍至建都,戰於東山,斬其酋布 庫。復與元帥八兒禿迎合剌軍於不魯思河,所過城 邑皆下。十年,討碉樓諸蠻,襲破連環城,還敗宋軍於 七盤山,辟新軍萬戶。十一年,賜虎符,真授管軍萬戶, 領成都高哇哥等六翼及京兆新軍,教習水戰。也速 帶兒進圍嘉定,速哥率舟師會平康城,修築「懷遠」等 砦,守其要害。十二年,遣兵敗宋將昝萬壽於麻平。既 而行樞密副使忽敦等軍至,與也速帶兒會於紅崖, 遣速哥守龍垻,城中大震,宋將陳都統、鮮于團練率 舟師遁,速哥追擊,溺死者不可勝計。遂與中使沈荅 罕徇下流諸城,紫雲、瀘、敘皆降。進圍重慶,速哥以所 部兵鎮白水、馬湖江口。十三年,帝遣脫朮、教化的持 詔諭其守臣使降,不聽。乃令兵為五道,水陸並進攻 之。眾軍不利,唯速哥獲戰艦三百艘,俘其眾百三十 人。涪州守將遣書納降,速哥率千人往察其情偽。速 哥至涪州果降,遂入其城。重慶守臣張萬率眾來襲, 速哥一日夜出兵,凡與十八戰,斬首三百餘級,萬敗 走。未幾,萬復以積兵三千人來攻,又戰敗之。十四年, 行院辟為「鎮守萬戶」、嘉定總管府達魯花赤。時瀘州 復叛,速哥從大軍討平之。重慶受圍久,其守將趙安 開門出降,制置使張玨遁,速哥追破之,擄百餘人,及 其舟二十餘艘,以功授成都水軍萬戶。尋改重慶、夔 府等路宣撫、招討兩司軍民達魯花赤。十六年,除四 川南道宣慰使,依前成都水軍萬戶,鎮重慶、夔、施、黔、 忠、萬、雲、涪、瀘等州。十九年,亦奚不薛蠻叛,置順元等 路軍民宣慰司,以速哥為宣慰使,經理諸蠻。二十四 年,遷河東陝西等路萬戶府達魯花赤,播州宣撫賽 因不花等赴闕請留之。降八番金竹百餘等,砦得戶 三萬四千,悉以其地為郡縣,置順元路、金竹府、貴州 以統之。東連九溪十八峒,南至交趾,西至雲南,咸受 節制。二十九年,入朝,加都元帥,改河東陝西等處萬 戶府達魯花赤。三十一年,僉書四川行樞密院事,詔 開土番道。土番叛,以兵圍茂州,速哥率師敗之。元貞 元年,行院罷。速哥家居數歲卒。子壽不赤襲。

===完者都{{{1}}} 按《元史》本傳:「完者都,欽察人。父哈剌火者,從憲宗征討有功。完者都廣顙豐頷,髯長過腹,為人驍勇,而樂 善好施,聽讀史書,聞忠良則喜,遇姦諛則怒。歲丙辰, 以材武從軍。己未,從攻鄂州,先登,賞銀五十兩。中統 三年,從諸王合必赤討李璮於濟南,凡兩戰,皆有功。 至元元年,合必赤因樞密臣以其武勇聞,帝特賞賜」 之。四年十月,從萬戶木花里略地荊南,還至襄陽西 安陽灘,遇宋軍,敗之。既而從丞相阿朮圍襄、樊,水陸 大戰者四,皆有功。嘗梯樊城,焚樓櫓,勇敢出諸軍右, 幕府上其功。十一年,授武略將軍,為彰德南京新軍 千戶。九月,從丞相伯顏南征。十一月,攻沙洋新城,始 授金符,領丞相帳前合必赤軍。十二月,統舟師由沙 蕪口渡江。十二年春,與宋將孫虎臣戰於丁家洲,大 捷,進武義將軍。攻泰州,戰揚子橋,戰焦山,破常州。十 三年春,入臨安,下揚州,皆有功。江南平,入見,帝顧謂 侍臣曰:「真壯士也。」因賜名拔都兒,授信武將軍、管軍 總管、高郵軍達魯花赤,佩虎符。既而軍升為路,遂進 懷遠大將軍、高郵路總管府達魯花赤。十六年,授昭 勇大將軍,遷管軍萬戶。漳州陳弔眼聚黨數萬,劫掠 汀、漳諸路,七年未平。十七年八月,樞密副使孛羅請 命完者都往討,從之,加鎮國上將軍、福建等處征蠻 都元帥,率兵五千以往,賜翎根、甲面,慰遣之,且曰:「賊 苟就擒,聽汝施行。」時黃華聚黨三萬人,擾建寧,號頭 陀軍。完者都先引兵鼓行壓其境,軍聲大震,賊驚懼 納款。完者都許以為副元帥,凡征蠻之事,一以問之。 且慮其姦詐莫測,因大獵以耀武。適有一鵰翔空,完 者都仰射之,應弦而落,遂大獵,所獲山積。華大悅服, 乃聞於朝,請與之俱討賊。朝廷從之,制授華征蠻副 元帥,與完者都同署。華遂為前驅,至賊所,破其五寨。 十九年三月,追陳弔眼至千壁嶺,擒之,斬首漳州市, 餘黨悉平。軍還,至揚州,奉旨賞賜有差。至高郵,病。七 月,入覲,帝嘉之,賜鈔及銀、金綺、鞍勒、弓矢,復授管軍 萬戶、高郵路總管府達魯花赤。有虎為害,完者都挾 弓矢出郊,射殺之。二十二年八月,以疾召入朝。帝屢 遣中使存問,仍命良醫視之。疾平,帝大喜,賜醫者鈔 萬貫,拜完者都驃騎上將軍、江浙行省左丞,兼管軍 萬戶。初,浙西私鹽,吏莫能禁,完者都躬詣松江、上海 收鹽徒五千,隸軍籍。九月,授中書左丞,行浙西道宣 慰使。二十五年,遙授尚書省左丞。二十六年,陞資德 大夫、江西等處行樞密院副使,兼廣東宣慰使。疾復 作,召還。成宗即位,入見,賜玉帶,授榮祿大夫、江浙行 省平章政事。大德二年十一月,卒,年五十九。贈效忠 宣力定遠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太尉、上柱國,追封林 國公,諡武宣。子十四人,皆仕,而帖木禿古思、別里怯 都尤顯。孫二十四人,仕者亦多云。

怯烈[编辑]

按《元史》本傳:「怯烈,西域人,世居太原。由中書譯史,從 平章政事賽典赤經略川陝。至元十二年,立雲南行 省,署為幕官。諸洞蠻夷酋長款附,怯烈功居多。十五 年,分省大理,會緬人入寇,怯烈即以戰具資軍士,討 平之,授行中書省左右司員外郎。十八年,平章納速 剌丁遣詣闕敷奏邊事,世祖愛其聰辨練達,錫虎符」, 拜鎮西緬、麓川等路宣撫司達魯花赤,兼管軍招討 使。成都、烏蒙諸驛阻絕,怯烈市馬給傳,往來便之。俄 被召上京,問以征緬事宜,奏對稱旨,賜幣帛及翎根 甲。諸王相吾荅兒、右丞太卜征緬,命怯烈率兵船為 鄉導,拔其江頭城,振旅而還。復從雲南王入緬,總兵 三千,屯鎮驃國。設方略,招徠其黨,由是復業者眾。後 入覲,世祖慰勞之,詢以緬國始末。擢正議大夫、僉緬 中行中書省事,佩金符,頒詔於緬,宣布威德。緬王稽 顙稱謝,遣世子信合八的入貢。遷通奉大夫、雲南諸 路行中書省參知政事,進資善大夫、雲南諸路行中 書省左丞。大德四年,以疾卒。

乞台[编辑]

按《元史》本傳:「乞台察台氏,至元二十四年,為欽察衛 百戶,從土土哈征叛王失烈吉及乃顏,有功,賜金符, 陞千戶。從征忽剌,出戰於阿里台之地。元貞二年,以 疾卒。」

石高山[编辑]

按《元史》本傳:高山,德興府人。父忽魯虎,以侍衛軍從 太祖定中原,太宗賜以東昌、廣平四十餘戶,遂徙居 廣平之洺水。中統三年,高山因平章塔察兒入見世 祖,因奏曰:「在昔太祖皇帝所集按察兒孛羅、窟里台、 孛羅海、拔都、闊闊不花五部探馬赤軍,金亡之後,散 居牧地,多有入民籍者。國家土宇未一,宜加招集,以 備驅策。」帝大悅曰:「聞卿此言,猶寐而覺。」即命與諸路 同招集之,既籍其數,仍命高山佩銀符領之。四年,授 管軍總管,鎮息州,軍令嚴肅,寇不敢窺。居四年,邊境 晏然。賜金符以獎之。至元八年,從取光州,克棗陽,進 攻襄、樊,皆有功。十年,從阿朮略地淮上。十一年,從下 江南,以功陞顯武將軍。十二年冬,丞相伯顏命以所 部兵取寧國,下令無擄掠。既至城下,諭以禍福,寧國開門迎降,秋毫無犯。復令兵從至焦山,與宋將孫虎 臣、張世傑轉戰百餘里,殺獲甚多。以功賜金虎符,進 信武將軍,鎮高郵。宋平,伯顏等朝京師。帝問:「有瘦而 善戰者,朕忘其名。」伯顏以高山對,且盛稱其功。帝即 召見,命高山自擇一大郡以佚老,而以所部軍俾其 子領之。高山辭曰:「臣筋力尚壯,猶能為國驅馳,豈敢 為自安計。」帝從之,進顯武將軍,領兵北征,屯亦脫山。 十六年,命同忽都魯領三衛軍戍和林,因屯田以給 軍儲,歲不乏用。乃顏叛,督戰有功,賜三珠虎符、蒙古 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守衛東宮。成宗憫其老,以其子 闊闊不花襲職,賜鈔三百錠。大德七年,卒於家,年七 十六。

孟德[编辑]

按《元史》本傳,「德,濟南人。國初由鄒平縣令淄州節度 使,累官至同知濟南路事。太宗即位之八年,諸王闊 端命德為元帥,佩金符,領濟南軍,攻宋徐州、光州,降 其眾而有其地。歲甲辰,定宗母六皇后稱制,大王按 只台以德為萬戶,攻濠、蘄、黃等州,積有戰功。憲宗即 位之三年,命德守雎州。五年,移守海州。宋安撫呂文」 德以兵擾邊,德敗之,俘其太尉劉海。丁巳,從伯顏攻 襄、樊。己未,與子義從世祖攻鄂州,先登。中統三年,從 征李璮。璮平,德以老告歸,義襲為萬戶,領兵守沂、郯。 四年,賜虎符。至元元年,城郯。六年,從山東統軍帖赤 如五河,宋軍拒南岸,義率兵渡河擊之,凡數戰有功。 九年,授懷遠大將軍,遷宿州萬戶。十一年,宋制置夏 貴攻正陽義,奪戰艦數艘,遂敗之。十二年,掠地至安 慶等處,攻揚子橋,獲功。十三年三月,改守杭州。九月, 從下福建溫、台等處。十四年四月,授昭勇大將軍、瑞 州路達魯花赤。十月,徙鎮閩州。十六年,授昭勇大將 軍、招討使。二十二年,復為沂郯萬戶。元貞元年,以老 辭職。子智襲職。

闊里吉思[编辑]

按《元史阿剌兀思剔吉忽里傳》:「阿剌兀思剔吉忽里 子闊里吉思,性勇毅,習武事,尤篤於儒術。築萬卷堂 於私第,日與諸儒討論經史性理、陰陽術數,靡不該 貫。尚忽荅的迷失公主,繼尚愛牙失里公主。宗王也 不干叛,率精騎千餘,晝夜兼行,旬日追及之。時方暑, 將戰,北風大起,左右請待之,闊里吉思曰:『當暑得風, 天贊我也』。」策馬赴戰,騎士隨之,大殺其眾也《不干》以 數騎遁去。闊里吉思身中三矢,斷其髮。凱還,詔賜黃 金三斤,曰金千五百斤。成宗即位,封高唐王。西北不 安,請於帝,願往平之。再三請,帝乃許。及行,且誓曰:「若 不平定西北,吾馬首不南。」大德元年夏,遇敵於伯牙 思之地,眾謂當俟大軍畢至,與戰未晚。闊里吉思曰: 「大丈夫報國而待人耶!」即整眾鼓譟以進,大敗之,擒 其將卒百數以獻。詔賜世祖所服貂裘、寶鞍及繒錦 七百,介胄戈戟弓矢等物。二年秋,諸王將帥共議防 邊,咸曰:「敵往歲不冬出,且可休兵於境。」闊里吉思曰: 「不然。今秋候騎來者甚少,所謂鷙鳥將擊,必匿其形, 備不可緩也。」眾不以為然,闊里吉思獨嚴兵以待之。 是冬,敵兵果大至,三戰三克,闊里吉思乘勝逐北,深 入險地,後騎不繼,馬躓陷敵,遂為所執。敵誘使降,惟 正言不屈,又欲以女妻之,闊里吉思毅然曰:「我帝婿 也,非帝后面命,而再娶可乎?」敵不敢逼。帝嘗遣其家 臣阿昔思特使敵境,見於人眾中,闊里吉思一見輒 問兩宮安否,次問嗣子何如,言未畢,左右即引其去。 明日,遣使者還,不復再見,竟不屈死焉。九年,追封高 唐忠憲王,加贈推忠宣力崇文守正亮節保德功臣、 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駙馬都尉,追封趙王。

劉通[编辑]

按《元史》本傳:「通字仲達,東平齊河人也。初從嚴實來 歸,繼從收濮、曹、相、潞、定陶、楚丘,實薦于太師木華黎, 以通為齊河總管。尋授鎮國上將軍、左副都元帥、濟 南知府、德州總管、行軍千戶。太宗賜金符,陞上千戶。 宋將彭義斌攻齊河城,率眾夜登,通與六七人鼓譟 而進,宋人驚懼,墜溺死者甚眾。明日復合,圍城三匝」, 通令守陴者植槊如櫛,俄從撤去。宋人懼其向己也, 大潰,義斌僅以數騎免。歲丁酉,遷德州等處二萬戶 軍民總管。歲丙辰,卒。子復亨,襲為行軍千戶,從嚴實 略安豐、通、泰、淮、濠、泗、蘄、黃、安慶諸州。憲宗西征,復亨 攝萬戶,統東平軍馬,攻釣魚山、苦竹寨,有功。師還,兼 德州軍民總管。中統元年,奉旨戍和林,還授虎符,進 武衛軍副都指揮使。李璮叛,遣使招復亨,復亨立斬 之。時遣兵討賊集濟南,乏食,復亨盡出其私蓄以濟 師。世祖嘉之,賜白金五千兩,復亨固辭。至元二年,進 左翼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四年,遷右翼。九年,加昭勇 大將軍、鳳州等處經略使。十年,遷征東左副都元帥, 統軍四萬、戰船九百,征日本,與倭兵十萬遇,戰敗之。 還,招降淮南諸郡邑。十二年,授昭信路總管。十四年, 遷黃州宣慰使。十五年,改太平路總管。俄授鎮國上

將軍,為淮西道宣慰使都元帥。二十年,加奉國上將
考證.svg
軍。三月卒。子五人:浩、澤、澧、淵、淮。

李庭[编辑]

按《元史》本傳:「庭小字勞山,本金人蒲察氏。金末來中 原,改稱李氏,家於濟陰,後徙壽光。至元六年,以材武 選隸軍籍,權管軍千戶。從伐宋,圍襄陽。宋將夏貴率 戰船三千艘來援,泊鹿門山西岸,諸翼水軍攻之,相 持七日。庭時將步騎,自請與水軍萬戶解汝楫擊之, 斬其裨將王𤣱元勝。河南行省承制,授庭益都新軍」 千戶。宋襄陽守將呂文煥以萬五千人來攻萬山堡, 萬戶張弘範方與接戰,庭單騎橫槍入陣,殺二人,槍 折倒,持回擊一人墜馬,庭亦被二創,復奪後軍槍,裹 創力戰敗之。八年春,真除益都新軍千戶,賜號「拔都 兒。」與宋兵戰襄陽城下,追奔逐北,直抵城門,流矢中 左股而止。九年春,攻樊城外郛,砲傷額及左右手,奪 其土城,遂進攻襄陽東堡,砲傷右肩,焚其棲,破一字 城。文煥麾下有胖山王總管者,驍將也,庭設伏誘擒 之,以功授金符。十年春,大軍攻樊城,庭運薪芻土牛 填城壕,立雲梯,城上矢石如雨,庭屢中砲,墜城下,絕 而復甦,裹創再登,如是者數四,殺獲甚多,樊城破,襄 陽降。以功授金虎符,為管軍總管。十一年九月,從伯 顏發襄陽,次郢州。郢在漢水東,宋人復於漢水西築 新郢,以遏我軍。黃家灣有溪通藤湖,至漢水數里,宋 兵亦築堡設守備焉。庭與劉國傑先登,拔之,遂盪舟 而進,攻沙洋、新城,砲傷左脅,破其外堡,復中砲,墜城 下,矢貫於胸,氣垂絕。伯顏命剖水牛腹納其中,良久 乃甦。以功加明威將軍,授益都新軍萬戶。師次漢口, 宋將夏貴鎖戰艦,橫截江面,軍不得進。乃用庭及馬 福等計,由沙蕪口入江。武磯堡四面皆水,庭決其水 而攻之,大軍渡江,武磯堡亦破。遂從阿朮轉戰至鄂 州,順流而東。十二年春,與宋將孫虎臣戰丁家洲,奪 船二十餘,宋軍潰。以功加宣威將軍。宋兵斷真州江 路,庭焚其船二百餘,擊斬其護岸軍。聞夏貴欲由太 湖援臨安,亟出兵逆戰裕溪口,敗之。諸軍攻常州,庭 鏖戰,奪北門而入。十三年春,至臨安,宋主降,伯顏命 庭等護其內城,收集符印珍寶,仍令庭與唐兀台等 防護宋主赴燕。世祖嘉其勞,大宴,命坐於左手諸王 之下百官之上,賜金百錠、金珠衣各一襲,仍諭之曰: 「劉整在時,不曾令坐於此,為汝有功,故加以殊禮。汝 子孫宜謹志之忽忘。」繼有旨:「汝在江南多出死力男 兒,立功要在西北上也。今有違我太祖成憲者,汝其 往征之。」乃別降大虎符,加鎮國上將軍、漢軍都元帥, 仍命其次子大椿襲萬戶職。庭至哈剌和林、晃兀兒 之地,越嶺北,與撒里蠻諸軍大戰,敗之。移軍河西,擊 走叛臣霍虎,追至大磧而還。諸王昔里吉、脫脫木兒 反庭,襲擊生獲之,啟皇子只必帖木兒賜之死。復引 兵會諸王納里忽渡塔迷兒河,擊走其餘黨兀斤、末 台要、朮忽兒等,河西悉平。十四年入朝,世祖勞之,賜 以「益都居第、單河官莊」鈔萬五千貫及弓矢諸物。拜 福建行中書省參知政事,改福建道宣慰使。召赴闕, 備宿衛。十七年,拜驃騎衛上將軍、中書左丞,東征日 本。十八年,軍次竹島,遇風,船盡壞庭抱,壞船板,漂流 抵岸下。收餘眾,由高麗還京師,士卒存者十一二,繼 以父歿,歸益都。召拜中書左丞、司農卿,不赴。二十四 年,宗王乃顏叛,驛召至上都,統諸衛漢軍,從帝親征 塔不台。金家奴來拒戰,眾號十萬。帝親麾諸軍圍之。 庭調阿速軍繼進,流矢中胸貫脅,裹創復戰。帝遣止 之,乃已。令軍中備百弩,俟敵列陣,百弩齊發,乃不復 出。帝問庭:「彼今夜當何如?」庭奏必遁去。乃引壯士十 人,持火砲,夜入其陣,砲發,果自相殺潰散。帝問何以 知之,庭曰:「其兵雖多而無紀律,見車駕駐此而不戰, 必疑有大軍在後,是以知其將遁。」帝大喜,賜以金鞍 良馬。庭奏:「若得漢軍二萬從臣,便宜用之,乃顏可擒 也。」帝難之,命與月兒魯蒙古軍並進,遂縛乃顏以獻。 帝既南還,庭又親獲塔不台、金剛奴,以功加龍虎衛 上將軍,遙授中書省左丞。二十五年,乃顏餘黨哈丹 禿魯干復叛於遼東,詔庭及樞密副使哈荅討之,大 小數十戰,弗克而還。既而,庭整軍再戰,流矢中左脅 及右股,追至一大河,選銳卒潛負火砲,夜泝上流發 之,馬皆驚走,大軍潛於下流畢渡。天明進戰,其眾無 馬,莫能相敵,俘斬二百餘人。哈丹禿魯干走高麗,死。 拜資德大夫、尚書左丞、商議樞密院事,官其長子大 用,仍賜鈔二萬五千貫。庭因奏:「今漢軍之力,困於北 征,若依江南軍,每歲二八放散,以次番上,甚便。」帝可 其奏,令著為令。宗王海都將犯邊,伯顏以聞。帝命月 兒魯與庭議所以為備,庭請下括馬之令,凡得馬十 一萬匹,軍中賴其用。拜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商議樞 密院事、提調諸衛屯田事。三十一年春,世祖崩,月兒 魯與伯顏等定策立成宗,庭翊贊之功居多。成宗與 太后眷遇甚至,每進食必分賜之。大宴仍命序坐於 左手諸王之下,百官之上,賜以珠帽、珠半臂、金帶各 一,銀六鋌,莊田諸物稱是。奉旨整點江浙軍馬五百三十二所。還入見,成宗親授以衣,慰勞之。初,武宗出 鎮北邊,庭請從行。成宗憫其老,不許,賜鈔五萬貫,依 前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商議樞密院事,提調諸衛屯 田,兼後衛親軍都指揮使。奉旨北征懷都,至野馬川 而還。俄有中使傳旨,「拘漢軍之馬以濟北軍,且令焚 其鞍轡行糧諸物。」庭因感疾,詔內醫二人診視之。疾 稍間,扈從上都,特降旨存護其家。大德八年二月卒。 至大二年,贈推忠翊衛功臣、儀同三司、太保、柱國,追 封益國公,諡武毅。子大用。

昂吉兒[编辑]

按《元史》本傳:「昂吉兒,張掖人,姓野蒲氏,世為西夏將 家。歲辛巳,父甘卜率所部歸太祖,以其軍隸蒙古軍 籍,仍以甘卜為千戶主之。從木華黎出征,病卒。昂吉 兒領其父軍,從征諸國有功。至元六年,授本軍千戶, 佩金符。俄略地淮南,所向無前。時國兵初南塞,馬當 暑,往往疥癘,昂吉兒以所部馬入太行療之,所病良」 已。由是軍中馬病者率以屬焉,歲療馬以萬數。宋輸 糧金剛臺,意將深入,昂吉兒將兵馳往,斷其輸道,因 上言:「河南邊郡與宋對境,宋兵時為邊患。唐州東南 皆大山,信陽在蔡州南,南直九里武陽、平靖、五水等 關,宋兵必經諸關以入,信陽,實其咽喉,守禦莫急焉。 往年金亡,朝廷得壽、泗、襄、郢而不留兵守,卒使宋得 之。請城信陽以扼宋。」得旨,令率河西軍一千三百人 城之。城成九年,加明威將軍、信陽軍萬戶,佩虎符,分 木華黎及阿朮所將河西兵俾將之,加懷遠大將軍。 丞相伯顏渡江,留阿朮定淮南東道,其西道則屬之。 昂吉兒駐兵和州。宋淮西制置夏貴遣侯都統將兵 四萬來攻,有謀內應者悉誅之。潛兵出千秋澗,塞其 歸路,因出城奮擊,大敗之,獲人馬千計。鎮巢軍降,阿 速軍戍之,人不堪其橫,都統洪福盡殺戍者以叛。昂 吉兒攻拔其城,擒福及董統制、譚正將,遂攻廬州。夏 貴使人來言曰:「公毋吾攻為也。吾主降,吾即降矣。」宋 亡,貴舉所部納款。昂吉兒入廬州,民按堵無所犯。遷 鎮國上將軍、淮西宣慰使。宋丞相文天祥復起兵海 道,舒民張德興應之,襲破興國、德安諸郡,還據司空 山。詔昂吉兒攻之,一戰而定,殺張德興,執其三子以 獻。江左初平,官制草刱,權臣阿合馬納賂鬻爵,江南 官僚冗濫為甚,郡守而下佩金符者多至三四人。由 行省官舉薦超授宣慰使者甚眾,民不堪命。昂吉兒 入朝,具為帝言之,且枚舉不循資歷而驟陞者數人。 帝驚曰:「有是哉?」因謂姚樞等曰:「此卿輩所知,而不為 朕言,昂吉兒顧言之耶?」即命偕平章哈伯、左丞崔斌、 翰林承旨和魯火孫、符寶奉御董文忠減汰之,選曹 以清。仍詔諭江淮軍民,俾通知之。時兩淮兵革之餘, 荊榛蔽野,昂吉兒請立屯田以給軍餉,帝從之。既而 阿塔海言:「屯田所用,人牛農具甚眾,今方有事日本, 若復調發民兵,將不勝動搖矣。」議遂寢。未幾,宣慰使 燕楠復以為言。帝乃遣數千人即芍陂、洪澤試之,果 如昂吉兒所言。乃以二萬兵屯之,歲得米數十萬斛。 加輔國上將軍、河南行省參知政事、淮西宣慰使都 元帥,進驃騎衛上將軍、行中書省左丞,加龍虎衛上 將軍、行尚書省右丞,兩官皆兼淮西使。帥日本不庭, 帝命阿塔海等領卒十萬征之。昂吉兒上疏,其略曰: 「臣聞兵以氣為主,而上下同欲者勝。比者連事外夷, 三軍屢衂,不足以言氣,海內騷然,一遇調發,上下愁 怨,非所謂同欲也。請罷兵息民。」不從。既而師果無功, 昂吉兒屢為直言,雖帝怒甚,其辭不少屈。臺臣慮昂 吉兒難制,以牙以迷失不畏彊禦,奏為本道按察使 以察之。牙以迷失時捃摭昂吉兒細故以聞。及廷辨, 帝察其無他,輒遷其官。後竟以微過罪之。元貞元年, 卒。子五人。

玉昔帖木兒[编辑]

按《元史博爾朮傳》,「博爾朮孫玉昔帖木兒,世祖時嘗 寵以不名,賜號月呂魯那演,猶華言能官也。弱冠襲 爵,統按台部眾,器量宏達,莫測其際。世祖聞其賢,驛 召赴闕,見其風骨龐厚,解御服銀貂賜之。時重太官 內膳之選,特命領其事,侍宴內殿。玉昔帖木兒起行 酒,詔諸王妃皆為答禮。」至元十二年,拜御史大夫。時 江南既定,益封功臣,後遂賜全州清湘縣戶為分地。 其在中臺,務振宏綱,弗親細故。興利之臣欲援金舊 制,併憲司入漕府。當政者又請以郡府之吏互照憲 司檢底。玉昔帖木兒曰:「風憲所以戢姦,若是有傷監 臨之體。」其議乃沮。遇事廷辯,吐辭鯁直,世祖每為之 霽威。至元二十四年,宗王乃顏叛東鄙,世祖躬行天 討,僉總戎者先之。世祖至半道,玉昔帖木兒已退敵, 僵尸覆野,數旬之間,三戰三捷,獲乃顏以獻。詔選乘 輿橐䒷百蹄勞之,謝曰:「天威所臨,猶風偃草,臣何力 之有。」世祖還,留玉昔帖木兒勦其餘黨,乃執其酋金 家奴以獻,戮其同惡數人於軍前。明年,乃顏之遺孽 哈丹禿魯干復叛,再命出師,兩與之遇,皆敗之。追及

兩河,其眾大衂,遂遁。時已盛冬,聲言俟春方進,乃倍
考證.svg
道兼行,過黑龍江,擣其巢穴,殺戮殆盡。哈丹禿魯干

莫知所終,夷其城,撫其民而還。詔賜內府七寶冠帶 以旌之,加太傅、開府儀同三司,申命禦邊杭海。二十 九年,加錄軍國重事,知樞密院事,宗王帥臣咸稟命 焉。特賜步輦入內,位望之崇,廷臣無出其右。三十年, 成宗以皇孫撫軍北邊,玉昔帖木兒輔行,請授皇孫 以儲闈符璽,詔從之。三十一年,世祖崩,皇孫南還,宗 室諸王會於上都。定策之際,玉昔帖木兒起為晉王。 甘麻剌曰:「宮車晏駕,已踰三月,神器不可久虛,宗祧 不可乏主。疇昔儲闈符璽,既有所歸,王為宗盟之長, 奚俟而不言?」甘麻剌遽曰:「皇帝踐祚,願北面事之。」於 是宗親大臣合辭勸進,玉昔帖木兒復坐,曰:「大事已 定,吾死且無憾。」皇孫遂即位,進秩太師,賜以尚方玉 帶寶服,還鎮北邊。元貞元年冬,議邊事,入朝,兩宮賜 宴,如家人禮。賜其妻禿忽魯宴服,及他珍寶。十一月, 以疾薨。大德五年,詔贈宣「忠同德弼亮功臣」,依前太 師、開府儀同三司、錄軍國重事、御史大夫,追封廣平 王,諡曰「貞憲。」子三人。

明安[编辑]

按《元史》本傳:「明安,康里氏。至元十三年,世祖詔民之 蕩析離居及僧道漏籍諸色人不當差徭者萬餘人 充貴赤,令明安領之。明安歲扈駕出入,克勤於事。二 十年,授定遠大將軍、中衛親軍都指揮使。明年,賜佩 虎符,領貴赤軍北征。又明年,立貴赤親軍都指揮使 司,命為本衛達魯花赤。尋奉旨領蒙古軍八千北征。」 明年至別失八剌哈思之地,與海都軍戰,有功。二十 六年冬十二月,別乞憐叛,劫取官站,脫脫火孫、塔剌 海等,明安率眾追擊之,五戰五捷,悉還之。至杭海,強 民闊闊台、撒兒塔台等率眾作亂,奪三站地,劫脫脫 火孫。明安引兵又追擊之,卻其軍。二十七年秋七月, 布四麻、當先、別乞失、出春伯、駙馬兀者台、朵羅台、兀 兒荅兒、塔里雅赤等,掠四怯薛牛馬畜牧,及劫滅烈 太子昔博赤并斡脫、布伯各投下民殆盡。明安將兵 追擊於汪吉、昔博赤之城,賊軍敗走,還所掠之民,并 獲其牛馬畜牧等以歸。時出伯、伯都所領軍乏食,奉 旨以明安所獲畜牧濟之。二十九年,以功陞定遠大 將軍、貴赤親軍都指揮使司達魯花赤。時別失八剌 哈孫盜起,詔以兵討之,戰於別失八里禿兒古闍,有 功。賊軍再合四千人於忽蘭兀,孫明安設方略與戰, 大敗之。大德二年,復將兵北征,與海都戰。七年,歿於 軍。

邸浹[编辑]

按《元史邸順傳》,「順子浹襲職,己未,從世祖渡江,圍鄂 州,有戰功。中統元年,世祖即位,浹以所部張宣等十 二人奏聞於朝,遂以金銀符賜之。三年,圍李璮,還守 息州。至元十一年,賜虎符,授金州招討副使。後又遷 懷遠大將軍、金州萬戶。十三年,改襄陽管軍萬戶。三 月,以樞密院奏行淮西總管萬戶府事,守廬州。十四」 年移龍興,仍管領本翼軍人。十五年復為管軍萬戶, 攻贛州崖石寨、太平巖賊,有功。十七年陞鎮國上將 軍、都元帥,鎮龍興諸路,兼管本萬戶府事,賜銀印。吉、 贛盜起,行省遷元帥府以鎮之。二十一年,元帥府罷, 復為萬戶。二十三年佩元降虎符,為歸德萬戶,鎮守 吉安。未幾,統領江西各萬戶,集兵七千,戍廣東凡二 載。大德三年,卒,年七十七。贈輔國上將軍、北庭元帥 府都元帥、護軍,追封高陽郡公,諡襄敏。子榮仁襲。

別的因[编辑]

按《元史抄思傳》,抄思子別的因,在襁褓時,父抄思方 領兵平金,與其祖母康里氏在三皇后宮庭。戊申,父 抄思卒,母張氏迎別的因以歸。祖母康里氏卒,張嘗 從容訓之曰:「人有三成人,知憂懼成人,知羞恥成人, 知艱難成人,否則禽獸而已。」別的因受教唯謹。甲寅, 世祖以宗王鎮黑水,有旨諭察罕那顏,命別的因襲 抄思職,為副萬戶,鎮守隨、潁等處。丙辰冬十有二月, 世祖復諭征鎮軍士,悉聽別的因等號令。別的因身 長七尺餘,肩豐多力,善刀舞,尤精騎射,士卒咸畏服 之。明年庚申,世祖即位,委任尤專。癸亥正月,召赴行 在所。冬十一月,謁見世祖於行在所。世祖賜金符,以 別的因為壽、潁二州屯田府達魯花赤。時二州地多 荒蕪,有虎食民妻,其夫來告,別的因默然良久曰:「此 易治耳。」乃立檻設機,縛羔羊檻中以誘虎。夜半,虎果 至,機發,虎墜檻中,因取射之,虎遂死。自是虎害頓息。 至元十三年,授明威將軍、信陽府達魯花赤,佩金符。 時信陽亦多虎,別的因至。未久,一日,以馬裼置鞍上 出獵,命左右燔山,虎出走,別的因以裼擲虎,虎博裼, 據地而吼。別的因旋馬視虎,射之,虎立死。十六年,進 宣威將軍、常德路副達魯花赤。會同知李明秀作亂, 別的因請以單騎往招之,直抵賊壘。賊輕之,不設備。 別的因諭以朝廷恩德,使為自新計。明秀素畏服,遂 與俱來,別的因聞於朝。明秀伏誅,賊遂平。三十一年, 進懷遠大將軍,遷池州路達魯花赤。之官。道經潁上潁近荊山,有野豕時出,害民禾稼,民莫能制。聞別的 因至,迎拜境上,告以其故。別的因曰:「毋慮也。」遂至荊 山,以狼牙箭射之,豕走數里。大德十三年,進昭勇大 將軍、台州路達魯花赤。卒,年八十一。

拔都兒[编辑]

按《元史》本傳:「拔都兒,阿速氏,世居上都宜興。憲宗在 潛邸,與兄兀作兒不罕及馬塔兒沙帥眾來歸。馬塔 兒沙從憲宗征麥各思城,為前鋒將,身中二矢,奮戰 拔其城。又從征蜀,至釣魚山,歿於軍。拔都兒從征李 璮,圍濟南,身二十餘戰。世祖嘉其能,賞納失思段九, 命領阿速軍一千,常居左右。尋於阿塔赤內充怯薛」 百戶。後從塔不台南征,與敵軍戰於金剛臺,又以功 受賞。師還,言於帝曰:「臣願從軍,為國效死。」世祖留之, 仍命充孛可孫,兼領阿速軍,御馬必令鞚引。至元二 十三年,授廣威將軍、後衛親軍副都指揮使,賜虎符。 明年夏,從征乃顏於亦迷河,擒僉家奴塔不台以歸, 賞鈔及衣段,加定遠大將軍。大德元年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