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3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三十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八十八

  元十

  李忽蘭吉     孛兒速

  月舉連赤海牙   土土哈

  伯帖木兒     董士選

  周全       劉國傑

  脫脫       玉哇失

  失剌拔都兒    史弼

  李進       察罕

  張弘略      石安琬

  王慶端

官常典第五百三十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八十八[编辑]

元十[编辑]

李忽蘭吉[编辑]

按《元史》本傳,「忽蘭吉,一名庭玉,隴西人。父節,仕金。歲 乙未,自鞏昌石門山從汪世顯以城降。忽蘭吉隸皇 子闊端為質子,從征西川。辛丑,以功為管軍總領,兼 總帥府知事,從征西番南澗有功。癸丑,世祖在潛邸, 用汪德臣言,承制命忽蘭吉佩銀符,為管軍千戶都 總領,佐汪惟正立利州。乙卯正月,將兵三萬取合江」 大獲山。宋劉都統率眾謀焚利州、沙市,次青山,忽蘭 吉以伏兵取之,俘獲甚眾。都元帥阿荅忽以聞,陞本 帥府經歷,兼軍民都彈壓。丙辰,憲宗更賜金符,仍命 為千戶都總領。戊午,忽蘭吉以兵先趨劍門覘,伺宋 兵運糧於長寧,追至運曲壩,奪之,俘將校五人而還。 憲宗南征,忽蘭吉掌橋道饋餉之事,有功,賜璽書。從 攻苦竹隘山寨,先登,斬守將楊立,獲都統張寔,招降 長寧、清居、大獲山、運山、龍州等寨。十一月,大獲山守 臣楊大淵納款,已而逃歸。憲宗怒,將屠其城,眾不知 所為。德臣諭忽蘭吉曰:「大淵之去,事頗難測,亟追之。」 乃單騎至城下,門未閉,大呼入城曰:「皇帝使我來撫 汝軍民。」一卒引入,甲士環立。忽蘭吉下馬,執大淵手, 謂之曰:「上方宣諭賜賞,不待而來,何也?」大淵曰:「誠不 知國朝禮體,且久出,恐城寨有他變,是以亟歸,非敢 有異謀也。」遂與偕來,一軍皆喜。忽蘭吉入奏,憲宗曰: 「楊安撫反乎?」對曰:「無也。」憲宗曰:「汝何以知之?」對曰:「軍 馬整肅,防內亂也。城門不閉,無他心也。一聞臣言,即 撫綏軍民,從臣以出,以是知之。」憲宗曰:「汝不懼乎?」對 曰:「臣恐上勞聖慮,下苦諸軍,又為一郡生靈命脈所 寄,故不知其懼。」憲宗悅,賜葡萄酒。大淵遂以故官、侍 郎、都元帥聽命,而民得生全。憲宗命忽蘭吉與怯里 馬哥領戰船二百艘,掠釣魚山,奪其糧船四百艘。憲 宗次釣魚山,忽蘭吉作浮梁以通往來。己未,與怯里 馬哥、扎胡打魯都赤、闊闊朮領蒙古、漢軍二千五百, 略重慶。六月,總帥汪德臣沒於軍,命忽蘭吉以其軍 殿後。宋兵水陸晝夜接戰,皆敗之。部軍皆青居人,賞 賚獨厚,遂與蒲察都元帥守青居,治城壁,儲芻糧,招 納降附。宗王穆哥承制命忽蘭吉佩金符,為鞏昌元 帥。中統元年,德臣子惟正襲總帥,至青居。五月,忽蘭 吉等赴上都。時渾都海據六盤山以叛,世祖遣忽蘭 吉亟還,與汪良臣發所統二十四州兵追襲之。十月, 從宗王哈必赤等次合納、忽石溫之地,力戰,殺渾都 海等於陣,餘黨悉平。二年六月,以功授鞏昌後元帥, 賜金幣、鞍馬、弓矢。九月,火都叛於西蕃點西嶺,汪惟 正帥師襲之,至怯里馬之地,火都以五百人遁入西 蕃。詔宗王只必鐵木兒以荅剌海、察吉里、速木赤,將 蒙古軍二千,忽蘭吉將總帥軍一千,追襲火都於西 蕃。十月,擒之。四年,首將荅剌海言忽蘭吉功高,詔賜 虎符,忽蘭吉不受。問其故,對曰:「臣聞國制,將萬軍者 佩虎符,若汪氏將萬軍已佩之,臣何可復佩。」帝是其 言,命於總帥汪惟正,下充鞏昌路元帥,所屬官悉聽 節制。六月,荅機叛於西蕃,帝命好里燕納與惟正追 之松州,忽蘭吉以千騎先往,執荅機。至元元年入覲, 命與同僉總帥汪良臣還蜀,守青居。是時,國兵猶與 宋兵相持於釣魚山。三年,宋兵陷大梁平山寨,平章 賽典赤令忽蘭吉領兵千餘騎掠其境,先與七百人 覘之,聞寨中擁老幼西去,追擊之,斬首三百級,得馬 二百八十。都元帥欽察等家屬百餘口,先為宋兵所 得,亦奪還之。四年,以本職充閬蓬廣安順慶夔府等 處蒙古漢軍都元帥參議。六年,賜虎符,授昭勇大將 軍、夔東路招討使,以軍三千立章廣平山寨,置屯田, 出兵以絕大梁、平山兩道。十年正月,成都失利,帝遣 人問所以失之之故,及今措置之方,忽蘭吉附奏曰「初立成都,惟建子城,軍民止於外城,別無城壁。宋軍 乘虛來攻,失於不備,軍官皆年少不經事之人,以此 失利。西川地曠人稀,宜修置城寨,以備不虞。選任材 智,廣畜軍儲,最為急務。今蒙古、漢軍多非正身,半以 驅奴代,宜嚴禁之。所謂修築城寨、練習軍馬、措畫屯 田、規運糧餉、創造舟楫、完繕軍器,六者不可缺一。又 當任賢遠讒,信賞必罰,修內治外,戰勝攻取,選用良 將,隨機應變,則邊陲無虞矣。」六月,將兵赴成都,與察 不花同權省事。十一月,復還守章廣平山寨,前後七 年,每戰輒勝。十三年,引兵略重慶,復取簡州。十四年, 承制授延安路管軍招討使。十五年,禿魯叛於六盤 山,忽蘭吉以延安路軍,會別速台、趙炳及總帥府兵 於六盤,敗禿魯於武川,俘其孥。還,承制授京兆延安 鳳翔三路管軍都尉,兼屯田守衛事。十月,改同知利 州宣撫使,夔東招討如故。入覲,賜虎符,授四川北道 宣慰使。忽蘭吉請以先受鞏昌元帥之職及虎符與 其弟庭望。二十年,改四川南道宣慰使。二十二年,奉 旨與參政曲里吉思、僉省巴八、左丞汪惟正分兵進 取五溪洞蠻。時思、播以南,施、黔、鼎、澧、辰、沅之界,蠻獠 叛服不常,往往劫掠邊民。乃詔四川行省討之。曲里 吉思、《惟正》一軍出黔中,巴八一軍出思、播,都元帥脫 察一軍出澧州,忽蘭吉一軍自夔門會合。十一月,諸 將鑿山開道,綿亙千里,諸蠻設伏險隘,木弩、竹矢伺 間竊發,亡命迎敵者皆盡殺之。遣諭諸蠻酋長率眾 來降,獨散毛洞潭順走避喦谷,力屈始降。二十三年, 入覲,以老病乞歸田里,帝憫之,得還鞏昌。二十六年, 行省列奏忽蘭吉之功,請用范殿帥故事,商議本省 軍事。二十七年,拜資善大夫,遙授陝西等處行尚書 省左丞,商議軍事,食左丞之祿。元貞二年入覲,授資 德大夫、陝西等處行中書省右丞,議本省公事。卒。泰 定元年,諡襄敏。

孛兒速[编辑]

按《元史》本傳:孛兒速,脫脫忒氏,世祖時直宿衛,扈駕 征哈剌章還。帝駐蹕高阜,見河北有駕舟而來者,顧 謂左右曰:「『是賊也,奈何』?孛兒速進曰:『臣請禦之』。」即解 衣徑渡,揮戈刺死舟尾二人,拏其舟就岸。舟中之人 倉皇失措,帝命左右悉擒之。哈剌章平,以功論賞。子 荅荅呵兒,從征孛可有功,由宿衛陞武德將軍,揭只 揭烈溫千戶所達魯花赤。從征叛王乃顏也不干等, 奮戈擊死數人,擒也不干,收其所管欽察之民。武宗 時,進懷遠大將軍、元帥。卒。

月舉連赤海牙[编辑]

按《元史》本傳:「月舉連赤海牙,畏兀兒人。從憲宗征釣 魚山,奉命修麴藥以療師疫,賞白金五十兩。繼從太 子滿哥都征雲南,戰數勝。中統三年,火都暨荅離叛, 領兵與討,平之。至元十二年,佩虎符,為隴右河西道 提刑按察使。兀朗孩、火石顏謀亂,從皇太子、安西王 往鎮之,皇太子賜以白金五十兩。十五年,與伯速帶」 平土魯,皇子復賜金衣、腰帶、金碗,且以其功聞。十七 年,進官嘉議大夫,仍居舊職。二十年,進中奉大夫、四 川等處行中書省參知政事,尋以疾歸秦州。大德八 年卒。至順中,贈推忠宣力定遠功臣、資善大夫、陝西 行省左丞、護軍,追封威寧郡公,諡襄靖。

土土哈[编辑]

按《元史》本傳:「土土哈,其先本武平北折連川按荅罕 山部族,自曲出徙居西北玉里伯里山,因以為氏,號 其國曰欽察。其地去中國三萬餘里,夏夜極短,日暫 沒即出。曲出生唆末納,唆末納生亦納思,世為欽察 國主。太祖征蔑里乞,其主火都奔欽察,亦納思納之。 太祖遣使諭之曰:『汝奚匿吾負箭之麋?亟以相還,不 然禍且及汝』。」亦納思答曰:「逃鸇之雀,叢薄猶能生之, 吾顧不如草木耶!」太祖乃命將討之,亦納思已老,國 中大亂。亦納思之子忽魯速蠻,遣使自歸於太祖,而 憲宗受命帥師已扣其境。忽魯速蠻之子班都察舉 族迎降。從征麥怯斯有功。率欽察百人,從世祖征大 理伐宋,以彊勇稱。嘗侍左右,掌尚方馬畜,歲時挏馬 乳以進,色清而味美,號「黑馬乳」,因目其屬曰哈剌赤 土。土哈,班都察之子也。中統元年,父子從世祖北征, 俱以功受上賞。班都察卒,乃襲父職,備宿衛。宗王海 都搆亂,世祖以國家根本之地,命皇太子北平王率 諸王鎮守之。至元十四年,諸王脫脫、木失烈吉叛,寇 抄諸部,掠憲宗所御大帳以去。土土哈率兵討之,敗 其將脫兒赤顏於納蘭不剌,邀諸部以還。應昌部族 只兒瓦台搆亂,脫脫木引兵應之。中途遇土土哈,將 戰,先獲其候騎數十,脫脫木乃引去,遂滅只兒瓦台。 追脫脫木等至禿兀剌河,三宿而後返。尋復敗之於 斡歡河,奪回所掠大帳,還諸部之眾於北平。十五年, 大軍北征,詔率欽察驍騎千人以從。追失烈吉,踰金 山,擒扎忽台等以獻。又敗寬折哥等,裹瘡力戰,獲羊 馬輜重甚眾。還朝,帝召至榻前,親慰勞之,賜金銀酒

器及銀百兩、金幣。九歲時預宴,只孫冠服全海東白
考證.svg
鶻一,仍賜以奪回所掠大帳,而諭之曰:「祖宗武帳,非

人臣所得御,以卿能歸之,故以授卿。嘗有」旨,欽察人 為民及隸諸王者,皆別籍之,以隸土《土哈》戶,給鈔二 千貫,歲賜粟帛,選其材勇,以備禁衛。十九年,授昭勇 大將軍,同知太僕院事。二十年,改同知衛尉院事,兼 領群牧司。請以所部哈剌赤屯田畿內,詔給霸州文 安縣田四百頃,益以宋新附軍人八百,俾領其事。二 十一年,賜金虎符,并賜金「貂裘帽、玉帶各一,海東青 鶻一,水磑壹區,近郊田二千畝,籍河東諸路蒙古軍 子弟四千六百人,隸其麾下。」二十二年,拜鎮國上將 軍、樞密院副使。二十三年,置欽察親軍衛,遂兼都指 揮使,聽以宗族將吏備官屬。海都兵犯金山,詔與大 將朵兒朵懷共禦之。二十四年,宗王乃顏叛,陰遣使 來結也不干、勝剌哈,為土土哈所執,盡得其情以聞。 勝剌哈設宴邀二大將朵兒朵懷將往,土土哈以為 事不可測,遂止。勝剌哈計不得行。未幾,有旨令勝剌 哈入朝,將由東道進,土土哈言於兆安王曰:「彼分地 在東,脫有不虞,是縱虎入山林也。」乃命從西道進。既 而有言也不干叛者,眾欲先聞於朝,然後發兵。土土 哈曰:「兵貴神速,若彼果叛,我軍出其不意,可即圖之, 否則與約而還。」即日啟行,疾驅七晝夜,渡禿兀剌河, 戰於孛怯嶺,大敗之,也不干僅以身免。世祖時,親征 乃顏,聞之,遣使命土土哈收其餘黨,沿河而下,遇叛 王鐵哥軍,萬騎擊走之,獲馬甚眾,并擒叛王哈兒魯 等,獻俘行在所,誅之。欽察、康里之屬自叛所來歸者, 即以付土土哈,置哈剌魯萬戶府。欽察之散處安西 諸王部下者,悉令統之。時成宗以皇孫撫軍於北,詔 以土土哈從。追乃顏餘黨於哈剌溫,誅叛王兀塔海, 盡降其眾。二十五年,諸王也只里為叛王火魯哈孫 所攻,遣使告急,復從皇孫移師援之,敗諸兀魯灰。還 至哈剌溫山,夜渡貴烈河,敗叛王哈丹,盡得遼左諸 部,置東路萬戶府。世祖多其功,以也只里女弟塔倫 妻之。二十六年,從皇孫晉王征海都,抵杭海嶺。敵先 據險,諸軍失利,唯土土哈以其軍直前鏖戰,翼晉王 而出,追騎大至。乃選精銳,設伏以待之,寇不敢逼。秋 七月,世祖巡幸北邊,召見,慰諭之曰:「昔太祖與其臣 同患難者,飲班朮河之水以紀功。今日之事,何愧昔 人!卿其勉之。」還至京師,大宴群臣,復謂土土哈曰:「朔 方人來,聞海都言,杭海之役,使彼邊將皆如土土哈, 吾屬安所置哉!」論功行賞,帝欲先欽察之士。土土哈 言:「慶賞之典,蒙古將吏宜先之。」帝曰:「爾毋飾讓,蒙古 人誠居汝右,力戰豈在汝右耶?」召諸將頒賞有差。初, 世祖既取宋,命籍建康廬饒租戶千為哈剌赤戶,益 以俘獲千七百戶賜土土哈,仍官一子,以督其賦。二 十八年,土土哈奏:「哈剌赤軍以萬數,足以備用。」詔賜 珠帽、珠衣、金帶、玉帶、海東青鶻各一,復賜其部曲毳 衣縑素萬疋。於是率哈剌赤萬人,北獵於漢塔海。邊 寇聞之,皆引去。二十九年秋,略地金山,獲海都之戶 三千餘,還至和林。有詔進取乞里吉思。三十年春,師 次欠河,冰行數日,始至其境,盡收其五部之眾,屯兵 守之。奏功,加龍虎衛上將軍,仍給行樞密院印。海都 聞取乞里吉思,引兵至欠河,復敗之,擒其將孛羅察。 三十一年,成宗即位,詔以邊境事重,其免會朝。遣使, 就賜銀五百兩、七寶金壺盤盂各一、鈔萬貫、白氈帳 一、獨峰駝五。冬,召至京師,賞賚有加,別賜其麾下士 鈔千二百萬貫。元貞元年春,仍出守北邊。二年秋,諸 王附海都者率眾來歸,邊民驚擾,身至玉龍罕界,饋 餉安集之,導諸王岳木忽等入朝。帝解御衣以賜,又 賜金五十兩、銀千五百兩、鈔五萬貫、轎輿各一。大德 元年正月,拜銀青榮祿大夫、上柱國、同知樞密院事、 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奉命還北邊。二月,至宣德府,卒, 年六十一。贈金紫光祿大夫、司空,追封延國公,諡武 毅,後加封昇王。子八人,其第三子曰「床兀兒。」

伯帖木兒[编辑]

按《元史》本傳:「伯帖木兒,欽察人也。至元中,充哈剌赤, 入備宿衛,以忠謹授武節將軍,僉左衛親軍都指揮 使司事。二十四年,征叛王乃顏,隸御史大夫玉速帖 木兒麾下,敗乃顏兵於忽爾阿剌河,追至海剌兒河, 又敗之。乃顏黨金家奴、別不古率眾走山前,從大夫 追戰於札剌馬禿河,殺其將二人。追至夢哥山,并擒」 金家奴。二十五年,超授顯武將軍。冬,哈丹王叛,從諸 王乃麻歹討之。至斡麻站、兀剌河等處,連敗其黨阿 禿、八剌哈赤軍。轉戰至帖麥哈、必兒哈,又敗之。進至 明安倫城,哈丹迎戰,敗走。追至忽蘭葉兒,又與阿禿 一日三戰,手殺五人,擒裨將一人。至帖里揭突擊,哈 丹挺身陷陣,身中三十餘箭而還。大夫親視其創,而 罪潰軍之不救者。車駕親征,駐蹕兀魯灰河。伯帖木 兒以兵從大夫至貴列兒河。哈丹拒王師,伯帖木兒 首戰卻之,獲其黨駙馬阿剌渾。帝悅,以所獲賊將兀 忽兒妻賜之。至霸郎兒,與忽都禿兒干戰,殺其裨將 五人,生擒曲兒先。九月,大夫令率師往納兀、河東等處,招集逆黨乞荅真一千戶、達達百姓,及女直押兒 撒等五百餘戶。二十六年春正月,師還,復遣戍也真 大王之境。五月,海都謀擾邊,有旨令伯帖木兒以其 軍先來。行至怯呂連河,值拜要叛,伯帖木兒即移兵 致討,擒其黨伯顏以獻。帝深加獎諭,賜以所得伯顏 女茶倫。是年冬,立東路蒙古軍上萬戶府,統欽察、乃 蠻、捏古思、那亦勤等四千餘戶,陞懷遠大將軍、上萬 戶,佩三珠虎符。二十七年,哈丹復入高麗,伯帖木兒 奉命偕徹里帖木兒進討。二十八年正月,至鴨綠江, 與哈丹子老的戰,失利。伯帖木兒以聞。帝命乃麻歹、 薛徹干等征之,仍命伯帖木兒為先鋒。薛徹千軍先 至禪定州,擊敗哈丹。踰數日,乃麻歹以兵至,合攻哈 丹,又敗之。伯帖木兒將百騎,追至一大河,擄其妻孥, 追奔逐北,哈丹尚有八騎,伯帖木兒止餘三騎。再戰 兩騎士皆重傷不能進。伯帖木兒單騎追之,至一大 山,日暮,遂失哈丹所在。乃麻歹嘉其勇,賞以老的妻 完者,上其功於朝,賜金帶、衣服、鞍馬、弓矢、銀器等物, 并厚賚其軍。二十九年,聞叛王捏怯烈尚在濠,來會, 伯帖木兒率兵擊擄其妻子畜產,追至陳河,捏怯烈 以二十餘騎脫身走,遂定其地。得所管女直戶五百 餘以聞,帝命以充漁戶。伯帖木兒度地置馬站七所, 令歲捕魚,馳驛以進。成宗即位,俾仍其官。車駕幸上 京,徵其兵千人從,歲以為常云。

董士選[编辑]

按《元史董文炳傳》:「士選,字舜卿,文炳次子也。幼從文 炳居兵間,晝治武事,夜讀書不輟。文炳總師與宋兵 戰金山,士選戰甚力,大敗之,追至海而還。及降張瑄 等,丞相伯顏臨陣觀之,壯其驍勇,遣使問之,始知為 文炳子。奏功佩金符,為管軍總管,戰數有功。宋降,從 文炳入宋宮,取宋主降表,及收其文書圖籍。靜重識」 大體,秋毫無所取,軍中稱之。宋平,班師,詔置侍衛親 軍諸衛,以士選為前衛指揮使,號令明正,得士大夫 心。未幾,以其職讓其弟士秀。帝嘉其意,命士秀將前 衛,而以士選同僉行樞密院事於湖廣。久之,召還。宗 王乃顏叛,帝親征,召士選至行在所,與李勞山同將 漢人諸軍以禦之。乃顏軍飛矢及乘輿前,士選等出 步卒橫擊之,其眾敗走,緩急進退有禮,帝甚善之。桑 哥事敗,帝求直士用之以易其弊。於是召士選論議 政事,以中書左丞與平章政事徹理往鎮浙西聽辟, 舉僚屬,至部察病民事,悉以帝意除之,民大悅。有聚 斂之臣為姦利,事發,得罪且死,詐言所遣舶商海外 未至,請留以待之。士選曰:「海商至則捕錄之,不至則 無如之何,不係斯人之存亡也。苟此人幸存,則無以 謝天下。」遂竟其罪。浙多湖泊,廣蓄泄以藝水旱,率為 豪民占以種藝,水無所居積,故數有水旱。士選與徹 理力開復之。成宗即位,僉行樞密院於建康。未幾,拜 江西行省左丞。贛州盜劉六十,偽立名號,聚眾至萬 餘,朝廷遣兵討之,主將觀望退縮不肯戰,守吏又因 以擾良民,賊勢益盛。士選請自往,眾欣然託之,即日 就道,不求益兵,但率掾史李霆鎮、元明善二人持文 書以去,眾莫測其所為。至贛境,捕官吏害民者治之, 民相告語曰:「不知有官法如此。」進至興國縣,去賊巢 不百里,命擇將校分兵守地待命,察知激亂之人,悉 寘於法,復誅姦民之為囊橐者,於是民爭出請自效, 不數日,遂擒賊魁,散餘眾歸農。軍中獲賊所為文書, 旁近郡縣富人姓名具在。霆鎮明善請焚之,民心益 安,遣使以事平報於朝。中書平章政事不忽木召其 使謂之曰:「董公上功簿邪?」使者曰:「某旦行,左丞授之 言曰:『朝廷若以軍功為問,但言鎮撫無狀,得免罪幸 甚,何功之可言』?」因出其書,但請黜贓吏數人而已,不 言破賊事。廷議深歎其知體而不伐。拜江南行御史 臺中丞,廉威素著,不嚴而肅,凜然有大臣風。入僉樞 密院事,俄拜御史中丞。前中丞崔彧久任風紀,善幹 旋以就事功。既卒,不忽木以平章軍國重事繼之,方 正持大體,天下望之而已。多病,遂以屬之。士選,風采 明俊,中外竦然。時丞相完澤用劉深言,出師征八百 媳婦國,遠冒煙瘴,及至未戰,士卒死者十已七八。驅 民轉粟餉軍,谿谷之間,不容舟車,必負擔以達。一夫 致粟八斗,率數人佐之,凡數十日乃至。由是民死者 亦數十萬,中外騷然。而完澤說帝:「江南之地盡世祖 所取,陛下不興此役,則無功可見於後世。」帝入其言, 用兵意甚堅,故無敢諫者。士選率同列言之,奏事殿 中畢,同列皆起,士選乃獨言:「今劉深出師,以有用之 民而取無用之地,就令當取,亦必遣師諭之。諭之不 從,然後聚糧選兵,視時而動。豈得輕用一人妄言,而 致百萬生靈於死地!」帝色變,士選猶明辯不止,侍從 皆為之戰慄。帝曰:「事已成,卿勿復言。」士選曰:「以言受 罪,臣之所當。他日以不言罪臣,臣死何益!」帝麾之起, 左右擁之以出。未數月,帝聞師敗績,慨然曰:「董二哥 之言驗矣,吾愧之。」因賜上尊,以旌直言。始為罷兵誅

劉深等。世祖嘗呼文炳曰「董大哥」,故帝以二哥呼士
考證.svg
選。久之,出為江浙行省右丞,遷汴梁行省平章政事,

又遷陝西士選。平生以忠義自許,尤號廉介,自門生 部曲無敢持一毫獻者。治家甚嚴,而孝弟尤篤。時言 「世家有禮法者,必歸之董氏」,其禮敬賢士尤至。在江 西,以屬掾元明善為賓友,既又得吳澄而師之,延虞 汲於家塾,以教其子。諸老儒及西蜀遺士,皆以書院 之祿起之,使以所學教授,遷南行臺,又招《汲子集》與 俱,後又得范梈等數人,皆以文學大顯於時,故世稱 求賢薦士,亦必以董氏為首。晚年好讀《易》,澹然終其 身,每一之官,必賣先業田廬為行貲。故老而益貧,子 孫不異布衣之士,仕者往往稱「廉吏」云。

周全[编辑]

按《元史》本傳,「全其先汝寧光州人。仕宋為武翼大夫, 廣南西路馬步軍副總管。至元十二年,丞相伯顏總 兵下江南,全率眾來歸,遂以行省檄,遙授衡州知州。 是年秋七月入覲,賜金符,授明威將軍,遙授泉州知 州,兼管軍千戶。冬十月,從元帥宋都䚟下江西諸城 邑。明年,進兵福建,宋制置使黃萬石降。冬十月,從大」 軍征廣東。十一月,至韶州城下,嚴攻具,率勇士先登, 與宋兵合戰,斬馘甚眾,殺其安撫使熊飛。十二月,以 遊騎巡廣中,過靈星海、石門,敵勢甚張,全奮戈殺敵, 乘勝奪其旗鼓,火其船。及諸軍下廣州,全功居多。十 四年,從攻廣西靜江府,宋安撫李夢龍率眾來降。其 有負固不下者,悉戰敗之,奪敵艦以千計,殺敵溺死 者無算。兩廣以平,第功,賜虎符,授管軍總管。十五年, 盜據贛州崖石山寨,全率兵討平之,焚其寨。十七年, 進廣威將軍、管軍副萬戶,鎮守龍興。二十年,以疾去 官。大德九年卒。贈懷遠大將軍、南安寨兵萬戶府萬 戶、輕車都尉,追封汝南郡侯。子祖瑞襲職。

劉國傑[编辑]

按《元史》本傳:「國傑,字國寶,本女真人也,姓烏古倫,後 入中州,改姓劉氏。父德寧,為宗王斡臣必闍赤,授管 領益都軍民公事。國傑貌魁雄,善騎射,膽力過人。少 從軍漣海,以材武為隊長。至元六年,選其兵取襄陽, 以益都新軍千戶從張弘範,戍萬山堡。宋兵窺伺,眾 出取薪,大出兵來攻堡,國傑等以數百人敗之,斬首」 四千餘級,由是有名。從略荊南,抵歸、峽,轉戰數千里, 還破宋兵。襄陽下,從攻樊城,破外城火砲,傷股裏創, 復戰平其外城,授武略將軍,佩金符。從破張貴兵櫃 門關,戰甚力。再攻樊城,被傷數處,血戰竟破之,襄陽 降。世祖聞其勇,召見,遷武德將軍、管軍總管,賜銀百 兩、錦衣、弓矢以寵之。從伯顏南征。十一年,次郢州。宋 兵扼漢水,不得下。伯顏謀取黃家灣堡以入漢,國傑 先登,拔之,加武節將軍。從破沙洋、新城,敗孫虎臣、丁 家洲,戰甚力,進萬戶。復從阿朮取淮南,別軍揚子橋, 扼宋兵道。宋以萬眾夜奪堡,擊走之,擒其都統張林。 宋將張世傑盛兵出焦山來禦師,施鐵繩聯戰船,碇 江中,以示必死。阿朮率諸軍進戰,萬戶劉琛由江南 繞其後,國傑與董文炳左右夾擊之,焚其戰船。世傑 軍大潰,追奔圌山,奪黃鷂船數百艘。帝壯之,詔加懷 遠大將軍,賜號霸都。國傑行第二,因呼之曰「劉二霸 都」,而不名。霸都,華言敢勇之士也。宋亡入朝,加僉書 西川行樞密院事,選淮南兵使將之平蜀。未行,會北 邊有警,加鎮國上將軍、漢軍都元帥,將衛兵定北方。 冬,召還。帝親解衣,加玉帶賜之。十五年復將左、右、中 三衛兵戍北邊。詔「有不用命者斬之以聞。」十六年,諸 王脫脫朮反,寇和林。國傑度其眾悉至營中,必虛選 輕騎襲之,獲其眾萬計。脫脫朮屢戰不利,又殘暴失 眾心,眾殺之,來降。十八年,加輔國上將軍。十九年,征 東兵無功而還。帝怒,將盡罷大小將校,召國傑為征 東行省左丞。既至,帝語之故,國傑曰:「罪在元帥耳。儻 蒙聖慈復諸將之職,彼必人人思奮,以雪前恥矣。」帝 從之,盡復其官,以屬國傑征日本。會黃華反建寧,乃 命國傑以征東兵會江淮參政伯顏等討之。國傑破 赤巖寨,黃華自殺,餘眾皆潰。福建行省左丞忽剌出 將兵來會梧桐川,欲搜賊潰去者盡殺之。國傑曰:「首 亂者華也,餘皆脅從。招諭不歸,誅之未晚。」未幾,眾果 出降。二十二年,罷征東省,除僉書沿江行樞密院,改 僉院。二十三年,朝廷以湖廣重地,且多盜,拜本省左 丞。國傑至,首平湖南盜李萬二。明年,廣東盜起,寇肇 慶,其魁鄧太獠居前寨,劉太獠居後寨,相依以為固。 國傑趨擣後寨,破之,遂拔前寨,擒斬二人,捕民結盜 者皆杖殺之,加資德大夫。二十五年,湖南盜詹一仔 誘衡、永、寶慶、武岡人嘯聚四望山,官軍久不能討。國 傑破之,斬首盜,餘眾悉降。將校請曰:「此輩久亂,急則 降,降而有釁,復反矣。不如盡阬之。」國傑曰:「多殺不可, 況殺降耶?吾有以處之矣。」乃相要地為三屯:在衡曰 清化,在永曰烏符,在武岡曰白倉,遷其眾守之,每屯 五百人以備賊,且墾廢田榛棘,使賊不得為巢穴。降 者有故田宅,盡還之,無者使雜耕屯中,後皆為良民。 有詔討江西諸盜,國傑趨赴之。十一月,破蕭太獠於陳古水,斬數百人,進平懷集諸寨賊。二十六年春,東 入肇慶,攻閆太獠於清遠,還攻蕭太獠於懷集,擒之, 復攻走嚴太獠。四月,攻曾太獠於金林,又破走之。賊 深入保險,國傑鑿山而入,賊眾五千人,掩殺略盡。七 月,次賀州,兵士冒瘴皆疫,國傑親撫視之,療以醫藥, 多得不死。會國傑亦病,乃移軍道州。廣東盜陳太獠 寇道州,國傑討擒之,遂攻拔赤水賊寨。二十七年,江 西盜起,龍泉下令往擊之。諸將交諫曰:「此他省盜也。」 國傑曰:「縱寇生患,患將難圖,豈可以彼此言耶?」乃選 輕兵,棄旗鼓,去纓飾,一日夜趨賊境,賊眾數千逆戰, 望見軍容不整,曰:「此鄉丁也,易之。」國傑以數十騎陷 陣,眾從之,賊大敗,斬首五百餘級,奪所掠男女。日暮, 忽收兵去,堡中民望見怪之,莫知其誰。明日又忽至, 召堡民歸,其男子曰:「吾劉二霸都也。」民皆驚以為神, 因告別盜鍾太。獠居南安十八耒,國傑乘霧突入其 巢,賊眾驚亂,自相蹂踐。官軍搏之,自旦至午,所擒殺 甚眾。還兵桂東。二月,龍泉盜復寇酃縣,國傑遂還酃。 賊退保大井山,乃分軍三道趨之,道險,棄馬而入。時 天大雨,賊不為備,盡掩殺之。還鎮道州。八月,永州盜 李末子千七寇全州,敗官兵,殺郡長官土魯。國傑進 討,擒之,梟首而還。以前後功,加湖廣右丞。二十八年 置湖廣等處行樞密院,遷副使,還軍武昌。秋,廣東盜 再起,國傑復出道州。時知上思州黃勝許恃其險遠, 與交阯為表裏,寇邊。二十九年,詔國傑討之。賊眾勁 悍,出入巖洞篁竹中,如飛鳥發毒矢中人,無愈者。國 傑身率士奮戰,賊不能敵,走象山。山近交阯,皆深林 不可入,乃度其出入,列柵圍之,徐伐山通道,且戰且 進。二年,拔其寨,勝許挺身走交阯,擒其妻子殺之。國 傑三以書責交阯,索勝許,交阯竟匿不與。夏,師還,盡 取賊巢地為屯田,募度遠諸獞人耕之,以為兩江蔽 障。後蠻人謂屯為省地,莫敢犯者。詔遣使即軍中以 玉帶賜之。三十年入朝。帝謂朝臣曰:「湖廣重地,惟劉 二霸都足以鎮此,他人不能也。」命無遷他官。俄議問 罪交阯,加湖廣、安南行平章事,以諸王亦吉列台為 監軍征之。未行,會帝崩,乃止。成宗即位,復置行樞密 院於衡州,仍除副使。初,黔中諸蠻酋既內附復叛,又 巴洞何世雄犯澧州,泊崖洞田萬頃、楠木洞孟再師 犯辰州,朝廷嘗討降之,升泊崖為施溶州,以萬頃知 州事。三十一年,萬頃復叛,攻之不能下。至是,帝即位, 赦天下,并赦萬頃等,亦不降。帝以命國傑。九月,國傑 馳至辰,進攻明溪賊魯萬丑擁眾自上流而下,千戶 崔忠、百戶馬孫兒戰死。十月進兵桑木溪,萬丑復以 千人拒戰,擊卻之。明日,萬丑倍眾來攻,國傑鼓之,百 戶李旺率死士陷陣,眾軍齊奮,賊敗,遂破其巢,焚之。 進攻施溶,部將田榮祖請曰:「施溶,萬頃之腹心,石農 次三羊峰,其左右臂也。宜先斷其臂,而後腹心,乃可 攻。」國傑曰:「甚善。」麾諸軍攻石農次,賊不能支,棄寨遁。 遂拔施溶,擒萬頃斬之。復窮捕其黨,攀崖緣木而進, 凡千餘里。元貞元年,即軍中加榮祿大夫、湖廣行省 平章政事。辰、澧地接溪洞,宋嘗選民立屯,免其徭役, 使禦之。在澧者曰隘丁,在辰者寨兵,宋亡皆廢,國傑 悉復其制,班師。繼又經畫茶陵、衡、郴,道桂陽,凡廣東、 江西盜所出入之地,南北三千里,置戍三十有八,分 屯將士以守之。由是東盡交、廣,西亙黔中,地周湖、廣, 四境皆有屯戍,制度周密,諸蠻不能復寇,盜賊遂息。 六月入朝,賜玉帶、錦衣、弓矢。臺臣言:「國傑在軍中,每 以家貲賞將士。」帝命倍償之,部曲有功者,各遷官。大 德五年,羅鬼女子蛇節反,烏撒、烏蒙,東川、芒部諸蠻 從之,皆叛陷貴州。詔國傑將諸翼兵,合四川、雲南思、 播兵以討之。賊兵勁利,且多健馬,官軍戰失利,國傑 令人持一盾,布釘其上,俟陣合即棄盾偽遁。賊果逐 之,馬奮不能止,遇盾皆倒。國傑鼓之,賊大敗。既而復 合眾請戰,國傑不應。數日,度其氣衰,一鼓破走之,追 戰數千里。七年春,擒斬蛇節宋隆濟阿女等,西南夷 悉平。詔領其將士入見,張宴享之,賞賜甚厚。進光祿 大夫,償其賞士金一千九百兩、鈔萬五千錠,將士遷 官有差。命還益都上冢。八年還鎮。國傑久行邊,患瘴, 至是病篤。平章卜鄰吉台率僚屬問之。國傑曰:「交賊 不臣,若病幸小愈,得滅此寇,則死無憾矣。」問以家事, 不言。二月卒,年七十二。國傑性雄猛,視死如歸。嘗語 人曰:「吾為國宣力,雖身棄草野不恨,何必馬革裹屍 還葬哉!」且善推誠得士心,故能立功如此。訃聞,帝深 悼惜,贈推忠效力定遠功臣、光祿大夫、司徒、柱國,封 齊國公,諡武宣。子《脫歡》。

脫脫[编辑]

按《元史木華黎傳》:「脫脫祖嗣國王速渾察,沉深有智 略,嘗奉命征討,所向克捷。父撒蠻以疾卒,年僅一十 有七。脫脫幼既失怙,其母孛羅海篤意教之,孜孜若 恐不及。稍長,直宿衛,世祖復親誨導,尤以嗜酒為戒。 既冠,儀觀甚偉,喜與儒士語,每聞一善言善行,若獲 拱璧,終身識之不忘。至元二十四年,從征乃顏,帝駐山巔,旌旗蔽野,鼓未作。候者報有隙可乘,脫脫即擐 甲,率家奴數十人,疾馳擊之,眾皆披靡不敢前。帝望 見之,大加嗟賞,遣使者勞之,且召還曰:「卿勿輕進,此 寇易擒也。」視其力,已折,馬已中箭矣。帝顧謂近臣曰: 「撒蠻不幸早死,脫脫幼,朕撫而教之,常恐其不立。今 能如此,撒蠻可謂有子矣。」遂親解佩刀及所乘馬賜 之。由是深加器重,得預聞機密之事。其後哈丹復為 亂,成宗時在潛邸,督師往征之。脫脫引眾率先躍馬 蹙之,其眾大潰,脫脫馬陷於淖泥中,哈丹兵復進挑 戰,脫脫弟阿老瓦丁奮戈衝擊,遂大敗之。成宗即位, 其寵顧為尤篤。常侍禁闥,出入惟謹,退語家人曰:「我 昔親承先帝訓飭,令毋嗜飲,今未能絕也。豈有為人 知過而不能改者乎?自今以往,家人有以酒至吾前 者,即痛懲之。」帝聞之,喜曰:「扎剌兒台如脫脫者無幾, 今能剛制於酒,真可大用矣。」即拜資德大夫、上都留 守、通政院使、虎賁衛親軍都指揮使,政令嚴肅,克修 其職。三年,朝議以江浙行省地大人眾,非世臣有重 望者「不足以鎮之。」進拜榮祿大夫、江浙等處行中書 省平章政事。有旨,命中書祖道都門外以餞之。始至, 嚴飭左右毋預公家事,且戒其掾屬曰:「僕從有私囑 者,慎勿聽。若軍民諸事有關於利害者,則言之當。言 而不言,爾之責也;言而不聽,我之咎也。」聞者為之悚 慄。時朱清、張瑄以海運之故,致位參知政事,恃其勢 位,多行不法,恐事覺,以黃金五十兩、珠三囊賂脫脫, 求蔽其罪。脫脫大怒,繫之有司,遣使者以聞。帝喜曰: 「脫脫,我家老臣之子孫,其志固宜與眾人殊。」賜內府 黃金五十兩,命回使寵賚之。有豪民白晝殺人者,脫 脫立命有司按法誅之。自是豪猾屏息,民賴以安。帝 以浙民相安之久,未及召還。大德十一年,卒於位,年 四十四。子朵兒只,別有傳。

玉哇失[编辑]

按《元史》本傳:「玉哇失,阿速人。父也烈拔都兒,從其國 主來歸,太宗命充宿衛。歲戊午,從憲宗征蜀,為游兵 前行,至重慶,戰數有功。嘗出獵,遇虎於隘,下馬搏虎, 虎張吻欲噬之,以手探虎口,抉其舌,拔所佩刀,刺而 殺之。帝壯其勇,賞黃金五十兩,別立阿速一軍,使領 其眾。從世祖征阿里不哥,又從親王哈必失征李璮」, 俱有功,賜金符,授本軍千戶。從下襄陽,又從下沿江 諸城。宋洪安撫既降復叛,誘其入城宴,乘醉殺之。長 子也速歹兒代領其軍。從攻揚州,中流矢卒。玉哇失 襲父職,為阿速軍千戶。從丞相伯顏平宋,賜巢縣二 千五十二戶。只兒瓦歹叛,率所部兵擊之,至懷魯哈 都,擒其將失剌察兒,斬於軍,其眾悉平。諸王和林及 失剌等叛,從皇子北安王討之。至斡耳罕河,無舟,躍 馬涉流而渡,俘獲甚眾。時北安王方戰失利,陷敵陣 中。玉哇失從諸王藥木忽兒追至金山王,乃得脫歸。 賞白金五十兩、鈔二千五百貫,改賜金虎符,進定遠 大將軍、前衛親軍都指揮使。諸王乃顏叛,世祖親征, 玉哇失為前鋒。乃顏遣哈丹領兵萬人來拒,擊敗之。 追至不里古都伯塔哈之地,乃顏兵號十萬,玉哇失 陷陣力戰,又敗之。追至失列門林,遂擒乃顏。帝嘉其 功,賜金帶、只孫,錢幣甚厚。乃顏餘黨塔不歹、金家奴 聚兵滅捏該,從大軍討平之。既而哈丹復叛於曲連 江,追擊其軍,渡河而遁。又與海都將八憐、帖里哥歹、 必里察等,戰於亦必兒失必兒之地,戰屢捷。成宗時, 在潛邸,帝以海都連年犯邊,命出鎮金山。玉哇失率 所部在行,從皇子闊闊出、丞相朵兒朵懷擊海都軍, 突陣而入,大破之。復從諸王藥木忽兒、丞相朵兒朵 懷擊海都將八憐,八憐敗。海都復以禿苦馬領精兵 三萬人,直趨撒剌思河,欲據險以襲我師。玉哇失率 善射者三百人守其隘,注矢以射,竟全軍而歸。帝嘉 之,賜鈔萬五千緡、金織段三十疋。海都、朵哇以兵來 襲,擊走之。武宗鎮北邊,海都復入寇,至兀兒禿,玉哇 失敗之,獲其駝馬器仗以獻。時扎魯花赤孛羅帖木 兒所將兵,為海都困於小谷,帝命玉哇失援出之。帝 喜謂諸將曰:「今日大丈夫之事,舍玉哇失其誰能之? 縱以黃金包其身,猶未足以厭朕志。」武宗南還,命玉 哇失後從。敵懼莫敢近,因留之戍邊,賜以金察剌二, 玉束帶、渾金段各一,仍賜秫米七十石,使為酒以犒 其軍。後海都子察八兒等遣人詣闕請和,朝廷許之, 遂撤邊備,玉哇失乃還。帝錄其功,賜鈔五萬貫,進鎮 國上將軍,仍舊職。大德十年五月,晝寢於衛舍,不疾 而卒。子亦乞里歹襲。

失剌拔都兒[编辑]

按《元史》本傳:失剌拔都兒,阿速氏。父月魯達某,憲宗 時領阿速十人入覲,充阿塔赤。從世祖至哈剌之地, 戰數勝,兀里羊哈台以其功聞,賜所俘人一口以賞 之。後以金瘡發卒。失剌拔都兒至自脫別之地,帝特 賜白金、楮幣、牛馬等物。至元二十一年,從丞相伯顏 南征,有功,仍充阿塔赤。帝嘗命放海青曰:「能獲新者 賞之。」失剌拔都兒即援弓射一兔二,禽以獻,賞沙魚皮雜帶及貂裘,且命於尚乘寺為少卿,於阿速為千 戶。二十四年,授武略將軍,管阿速軍千戶,賜金符。乃 顏叛,從諸王和元魯往征之,力戰有功。乃顏平,帝賞 以金腰帶及銀交床等。二十五年,進武德將軍、尚乘 寺少卿,兼阿速千戶。征哈荅安等,敗之,獲其駝馬等 物。成宗嘉其功,以軍二千益之。討叛王脫脫,擒之,以 功受賞。大德六年,卒。子那《海產》襲。

史弼[编辑]

按《元史》本傳:「弼字君佐,一名塔剌渾,蠡州博野人。曾 祖彬,有膽勇,太師國王木華黎兵南下,居民被擄,蠡 守閉城自守。彬謂諸子曰:『吾所恃者,郡守也。今棄民 自保,吾與其束手以死,曷若死中求生』?乃率鄉人數 百家詣木華黎請降,木華黎書帛為符,遣還。既而州 破,獨彬與同降者得免。弼長通國語,膂力絕人,能挽」 彊弓。里門鑿石為獅,重四百斤,弼舉之,置數步外。潼 關守將王彥弼奇其材,妻以女,又薦其材勇於左丞 相耶律鑄。弼從鑄往北京,近侍火里台見弼所挽弓, 以名聞。世祖召之,試以遠垛,連發中的,令給事左右, 賜馬五匹。中統末,授金符、管軍總管,命從劉整伐宋, 攻襄、樊。嘗出挑戰,射殺二人,因橫刀呼曰:「我史奉御 也。」宋兵卻退。至元十年,諸將分十三道圍樊城,弼攻 東北隅,凡十四晝夜,破之,殺其將牛都統,襄陽降。上 其功,賜銀及衣錦、金鞍,陞懷遠大將軍、副萬戶。遂從 丞相伯顏南征,攻沙洋堡,飛矢中臂,城拔,凝血盈袖。 事聞,賜金虎符。軍至陽羅堡,伯顏誓眾曰:「先登南岸 者為上功。」弼率健卒直前,宋兵逆戰,奮呼擊走之。伯 顏登南岸,論弼功第一,進定遠大將軍。鄂州平,進軍 而東,至大孤山,風大作,伯顏命弼禱於大孤山神,風 立止。兵駐瓜洲,阿塔海言:揚子橋乃揚州出入之道, 宜立堡,選驍將守之。伯顏授弼三千人,立木堡,據其 地。弼遽以數十騎抵揚州城,或止之曰:「宋將姜才倔 彊,未可易也。」弼曰:「吾柵揚子橋,據其所必爭之地,才 乘未固,必來攻我,則我之利也。」才果以萬眾乘夜來 攻,人挾束薪填塹,弼戒軍中無譁,俟其至,下櫑木,發 砲石擊之,殺千餘人,才乃退。弼出兵擊之,會相威、阿 朮兵繼至,大戰,才敗走,擒其將張都統。十三年六月, 才復以兵夜至,弼三戰三勝。天明,才見弼兵少,進迫 圍弼,弼復奮擊之,騎士二人挾火鎗刺弼,弼揮刀禦 之,左右皆仆,手刃數十百人。及出圍,追者尚數百騎, 弼殿後,敵不敢近。會援兵至,大破之,才奔泰州。及守 將朱煥以揚州降,使麥朮受其降於南門外,而弼從 數騎由保城入揚州,出南門與之會,以示不疑。制授 昭勇大將軍、揚州路總管府達魯花赤,兼萬戶。冬,遷 黃州等路宣慰使。十五年,入朝,陞中奉大夫、江淮行 中書省參知政事,行黃州等路宣慰使。盜起淮西,司 空山弼平之。十七年,南康、都昌盜起,弼往討,誅其親 黨數十人,脅從者宥之。江州宣課司稅及民米,米商 避去,民皆閉門罷市,弼立罷之。十九年,改浙西宣慰 使。二十一年,黃華反建寧,春復霖雨,米價湧貴,弼即 發米十萬石,平價糶之,而後聞於省。省臣欲增其價, 弼曰:「吾不可失信,寧輟吾俸以足之。」省不能奪,益出 十萬石,民得不饑。改淮東宣慰使。弼凡三官,揚州人 喜,刻石頌之,號《三至碑》。遷僉書沿江行樞密院事,鎮 建康。二十六年,平台州盜楊鎮龍,拜尚書左丞,行淮 東宣慰使。冬,入朝。時世祖欲征瓜哇,謂弼曰:「諸臣為 吾腹心者少,欲以瓜哇事付汝。」對曰:「陛下命臣,臣何 敢自愛。」二十七年,遙授尚書省左丞,行浙東宣慰使, 平處州盜。二十九年,拜榮祿大夫、福建等處行中書 省平章政事,往征瓜哇,以亦黑迷失、高興副之,付金 符百五十、幣帛各二百,以待有功。十二月,弼以五千 人合諸軍發泉州。風急濤湧,舟掀簸,士卒皆數日不 能食。過七洲洋、「萬里石塘」,歷交趾、占城界。明年正月, 至東董、西董山、牛崎嶼,入混沌大洋、橄欖嶼、假里、馬 荅、勾闌等山,駐兵伐木,造小舟以入。時瓜哇與鄰國 葛郎搆怨,瓜哇主哈只葛達那加剌已為葛郎主哈 只葛當所殺,其婿土罕必闍耶攻哈只葛當不勝,退 保麻喏八歇,聞弼等至,遣使以其國山川、戶口及葛 郎國地圖迎降求救。弼與諸將進擊葛郎兵,大破之, 哈只葛當走歸國。高興言:「瓜哇雖降,倘中變與葛郎 合,則孤軍懸絕,事不可測。」弼遂分兵三道,與興及亦 黑迷失各將一道攻葛郎。至荅哈城,葛郎兵十餘萬 迎敵。自旦至午,葛郎兵敗,入城自守,遂圍之。哈只葛 當出降,併取其妻子官屬以歸。土罕必闍耶乞歸,易 降表及新藏珍寶入朝。弼與亦黑迷失許之,遣萬戶 擔只不丁、甘州不花以兵二百人護之還國。土罕必 闍耶於道殺二人以叛,乘軍還,夾路攘奪。弼自斷後, 且戰且行,行三百里,得登舟。行六十八日夜達泉州, 士卒死者三千餘人。有司數其俘獲金寶香布等直 五十餘萬,又以沒理國所上金字表及金銀犀象等 物進,事具《高興》及《瓜哇國傳》。於是朝廷以其亡失多, 杖十七,沒家貲三之一。元貞元年,起同知樞密院事月兒魯奏:「弼等以五千人渡海,二十五萬里入近代, 未嘗至之國,俘其王及諭降傍近小國,宜加矜憐。」遂 詔以所籍還之。拜榮祿大夫、江西等處行中書省右 丞。三年,陞平章政事,加銀青榮祿大夫,封鄂國公。卒 於家,年八十六。

李進[编辑]

按《元史》本傳:「進,保定曲陽人。幼隸軍籍,初從萬戶張 桑屯杞之三叉口。時荊山之西九十里曰龍岡者,宋 境也。歲庚戌春,張柔引兵築堡岡上,會淮水汎漲,宋 以舟師卒至,主帥察罕率軍逆戰,進以兵十五人載 一舟,轉鬥十餘里,奪一巨艦,遂以功陞百戶。戊午,憲 宗西征,丞相史天澤時為河南經略大使,選諸道兵」 之驍勇者從,遂命進為總把。是年秋九月,道由陳倉 入興元,度米倉關,其地荒塞不通。進伐木開道七百 餘里。冬十一月,至定遠七十關,其關上下皆築連堡, 宋以五百人守之。巴渠江水環堡東流,天澤命進往 關下說降之,不從。進潛視間道,歸白天澤曰:「彼可取 也。」是夜二鼓,天澤遣進率勇士七十人,掩其不備,攻 之,脫門樞而入者二十人,守門者覺,拔刀拒之。進被 傷,不以為病,懸門俄閉,諸軍不得入。進與二十人力 戰,殺傷三十人,後兵走上堡,進乃毀懸門納諸軍,追 至上堡,殺傷益眾。宋兵不能敵,棄走。夜將旦,進遂得 其堡守之,關路始通,諸軍盡度,進以功受上賞。己未 春二月,天澤兵至行在所,圍合州釣魚山寨。夏五月, 宋由嘉陵江以舟師來援,始大戰三槽山西。六月,戰 山之東,有功。秋七月,宋兵戰船三百餘泊黑石峽東, 以輕舟五十為前鋒,北軍之船七十餘泊峽西,相距 一里許。帝立馬東山,擁兵二萬,夾江而陣。天澤乃號 令於眾曰:「聽吾鼓,視吾旗,無少怠也。」頃之,聞鼓聲,視 其旗東指,諸軍遂鼓譟而入。兵一交,宋前鋒潰走,戰 艦繼亂,順流縱擊,死者不可勝計。帝指顧謂諸將曰: 「白旗下服紅半臂,突而前者誰也?」天澤以進對,賞錦 衣、名馬。八月,又戰浮圖關,前後凡五戰,皆以功授上 賞。世祖即位,入為侍衛親軍。中統二年,宣授總把,賜 銀符。三年,從征李璮,有功。至元八年,領兵赴襄陽。十 二年,從略地湖北、湖南。宋平,以兵馬使分兵屯鄂州。 十三年,領軍三千,屯田河西中興府。十四年,加武略 將軍,陞千戶。十五年,移屯六盤山,加武毅將軍,賜金 符。十七年,陞明威將軍、管軍總管。十九年,賜虎符,復 進懷遠大將軍,命屯田西域,別石八里。二十三年秋, 海都及篤娃等領軍至洪水山,進與力戰,眾寡不敵, 軍潰,進被擒。從至摻八里,遁還。至和州,收潰兵三百 餘人,且戰且行,還至京師,賞金織紋衣二襲、鈔一千 五百貫。二十五年,授「蒙古侍衛親軍」都指揮使司僉 事。明年,改授左翼屯田萬戶。元貞元年春,卒。子雯襲。

察罕[编辑]

按《元史哈八兒禿傳》:「哈八兒禿子察罕,從塔察兒攻 樊城西門,領揚州等處遊擊軍,與宋兵戰有功。至元 十一年,從忽都帖木兒攻江陵東南城堡,又從阿剌 罕敗宋兵於陽邏堡之南,阿剌罕選為本萬戶府副 鎮撫。十二年,分隸脫脫總管,出廣德遊擊軍,與宋兵 戰,敗之,賜以白金酒器。又從攻獨松、千秋、撥出等關」 及諸山寨,其降民悉綏撫之,賜白金一百兩。十三年, 中書省檄為瑞安縣達魯花赤。始至,招集逃移民十 萬餘戶。十四年,陞忠顯校尉、管軍總把,併領新附軍 五百人,從宣慰唐兀台戰於司空山,有功,命以其職 兼都鎮撫。俄選充侍衛親軍。十六年,授銀符、忠武校 尉、管軍總把。二十四年,賜金符,授承信校尉、蒙古衛 軍屯田千戶。二十五年,進武義將軍、本所達魯花赤。 二十七年,陞左翼屯田萬戶府副萬戶。大德五年,卒。 子太納襲。

張弘略[编辑]

按《元史張柔傳》:「弘略字仲傑,柔第八子也。有謀略,通 經史,善騎射。嘗從柔鎮杞,徙亳。歲乙卯,入朝,憲宗授 金符,權順天萬戶,從征蜀,以其幼,賜錦衣,令還鎮。柔 既致仕,授弘略金虎符,順天路管民總管行軍萬戶, 仍總宣德、河南懷孟等路諸軍屯亳者。中統三年,李 璮反,求救於宋將夏貴,貴自蘄乘虛北奪亳、滕、徐、宿」、 邳、滄、濱七州,新蔡、符離、蘄、利津四縣,殺守將。弘略率 戰船遏之於渦口。貴退保蘄,弘略發亳軍攻之,水陸 並進。宋兵素憚亳軍,焚城宵遁,追殺殆盡,獲軍資不 可計,盡復所失地。李璮既誅,追問當時與璮通書者, 獨弘略書,皆勸以忠義,事得釋。朝廷懲璮叛逆,務裁 諸侯權以保全之,因解弘略兵職,宿衛京師,賜只孫 冠服,以從宴享。至元三年,城大都,佐其父為築宮城 總管。八年,授朝列大夫,同行工部事,兼領宿衛親軍 儀鸞等局。十三年,城成,賜內帑金釦、瑇瑁巵,授中奉 大夫、淮東道宣慰使。十四年,宋廣王昺據閩、廣,時東 海縣儲粟數萬,行省檄弘略將兵二千戍之,仍命造 舟,運粟入淮安。弘略顧民舟,有能載粟十石者與一 石,人爭趨之,一月而畢。十六年,遷江西宣慰使。會饒州盜起,犯都昌,弘略以為饒雖屬江東,與南康止隔 一湖,此寇不滅,則吾境必有相扇而起者。乃使人直 擣其巢穴,生縛賊酋,磔於市,餘黨潰散。下令曰:「不操 兵者,皆為平民,餘無所問。」頃之,以疾歸亳。有讒貴臣 子在江南買田宅,樂而忘歸者,詞引《弘略》。或謂弘略 曰:「公但居亳,未嘗在江南,入見宜自明。」弘略曰:「明之 則言者獲譴矣,吾寧稱疾。」家居二十九年,見世祖於 龍虎臺,請曰:「臣之子玠長矣,願備宿衛。」從之,且賜以 酒,曰:「卿年未老,謝事何為!」特命為河南行省參知政 事。元貞二年卒。贈推忠佐理功臣、銀青榮祿大夫、平 章政事、上柱國、蔡國公,諡「忠毅。」子三人:玠、瑾、琰。

石安琬[编辑]

按《元史石天應傳》:天應子煥中,煥中子安琬,襲職,佩 金符,從征大理,討李璮,皆有功。十三年,隆興之分寧 叛,行省檄安琬討之。賊背山而陣,安琬引兵出陣後, 賊驚潰,退而距守。安琬揮兵直抵壘門,賊揚言曰:「願 少容行伍而戰,死且不憾。」安琬從之,賊果出陣,安琬 突陣而入,大呼曰:「吾止誅賊首,庸卒非我敵也。」手刃 中賊背,生擒之。累功至右衛親軍副都指揮使,進階 懷遠大將軍,賜金虎符。後授大同等處萬戶,領江左 新附卒萬人,屯田紅城。大德三年,李萬戶當戍和寧, 親老且病,安琬請代其行。及還,以病卒。子居謙襲職, 後改忠翊侍衛親軍都指揮使。

王慶端[编辑]

按《元史王善傳》:「善子慶端,字正甫,初為郡筦庫,進水 軍提領,訓練士卒,常如臨敵。敗李璮於老僧口,以功 佩金符,為千戶。監築大都城,移戍清口。宋兵來攻,守 將戰死,城欲陷,慶端拔刀誓眾,裹創力戰,城得以全。 群盜四起,復擊走之。進武節將軍,管軍總管,領左右 中衛兵。從世祖北征,還遷右親軍副都指揮使,進侍」 衛軍都指揮使。建威武營以處衛兵,經畫田廬,使各 安業。別立神鋒軍,親教以蹶張弩技,作整暇堂、屏利 局,浚渠構室,如治家事。至元十九年,改詹事丞。時有 司欲就威武貸粟數萬石濟饑民。𥙿宗在東宮,以問 慶端,慶端對曰:「兵民等耳,何間焉。」即命與之。帝嘗遣 近侍夜出伺察,為邏卒所執,近侍以實告,卒曰:「軍中 惟知將軍令,不知其他。」近侍以聞,帝賞以黑貂裘。及 親征乃顏,命慶端以所部從。時年六十餘,與士卒同 甘苦,晝則環甲執兵迎敵,夜臥不解衣,暇則俾士卒 為軍市,自相懋遷。征東之功,慶端贊畫居多。成宗即 位,論翼戴功,拜金吾衛上將軍、中書左丞,行徽政副 使,兼隆福宮左都威衛使,進階資德大夫。大德二年, 加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僉書樞密院事,兼使如故。以 疾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