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3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三十一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一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八十九

  元十一

  口兒吉      月赤察兒

  楊賽因不花    也速答兒

  徹里       百家奴

  岳天禎      張均

  忙古帶      伯荅兒

  洪君祥      洪萬

  高興       囊加歹

  和尚       床兀兒

  忽林失

官常典第五百三十一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八十九[编辑]

元十一[编辑]

口兒吉[编辑]

按《元史》本傳:「口兒吉,阿速氏。憲宗時,與父福得來賜, 俱直宿衛,領阿速軍二十戶。世祖時,口兒吉以百戶 從元帥阿朮伐宋有功,賜以白金等物。宋平,命充大 宗正府也可扎魯花赤,領阿速軍從征海都,以功受 上賞。師還,成宗命宣撫湖廣等處,訪求民瘼,仍還舊 職。至大元年,武宗命充左衛阿速親軍都指揮使,進」 階廣威將軍。四年,卒。

月赤察兒[编辑]

按《元史博爾忽傳》:博爾忽,許兀慎氏,事太祖,為第一 千戶,歿於敵。子脫歡襲職,從憲宗四征不庭,有拓地 功。子失里門,鎮徼外,從征六詔等城,亦歿於兵。子月 赤察兒,性仁厚勤儉,事母以孝聞,姿貌英偉,望之如 神。世祖雅聞其賢,且閔其父之死,年十六,召見,帝見 其容止端重,奏對詳明,喜而謂曰:「失烈門有子矣。」即 命領四怯薛太官。至元十七年,長一怯薛。明年,詔曰: 「月赤察兒秉心忠實,執事敬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曉暢朝章,言輒稱旨,不可以其年少而弗陞其官。可 代線真為宣徽使。」二十六年,帝討叛者於杭海,眾皆 陣,月赤察兒奏曰:「丞相安童、伯顏,御史大夫月呂祿, 皆已受命征戰,三人者臣不可以後之。今勍賊逆命, 敢禦天戈,惟陛下憐臣,使臣一戰。」帝曰:「乃祖博爾忽, 佐我太祖,無征不在,無戰不克,其功大矣。卿以為安 童輩與爾家同功一體,各立戰功,自恥不逮,然親屬 櫜鞬,恭衛朝夕,爾功非小,何必身踐行伍,手事斬馘, 乃快爾心邪?」二十七年,桑哥既立尚書省,殺異己者, 箝天下口,以刑爵為貨,既而紀綱大紊。尚書平章政 事也速荅兒、太官屬也潛以其事白月赤察兒,請奏 劾之。桑哥伏誅。帝曰:「月赤察兒口伐大姦,發其蒙蔽。」 乃以沒入桑哥黃金四百兩、白金三千五百兩及水 田、水磑、別墅,賞其清彊。桑哥既敗,帝以湖廣行省西 連番洞諸蠻,南接交阯島夷,延袤數千里,其間土沃 人稠。「畬丁溪子善驚好鬥,思得賢方伯往撫安之。」月 赤察兒舉哈剌哈孫荅剌罕以為行省平章政事,凡 八年,威德交孚,洽於海外。入為丞相,天下稱賢,世以 月赤察兒為知人。二十八年,都水使者請鑿渠西導 白浮諸水,經都城中,東入潞河,則江淮之舟,既達廣 濟渠,可直泊於都城之匯。帝亟欲其成,又不欲役其 細民,敕四怯薛人及諸府人專其役,度其高深,畫地 分賦之,刻日使畢工。月赤察兒率其屬,著役者服,操 畚鍤,即所賦以倡,趍者雲集,依刻而渠成,賜名曰通 惠河,公私便之。帝語近臣曰:「是渠非月赤察兒,身率 眾手,成不速也。」成宗即位,制曰:「月赤察兒盡其誠力, 深其謀議,抒忠於國,流惠於人。可加開府儀同三司、 太保、錄軍國重事、樞密宣徽使。」大德四年,拜太師。初, 金山南北叛,王海都篤娃據之,不奉正朔,垂五十年, 時入為寇。嘗命親王統左右部宗王諸帥屯列大軍, 備其衝突。五年,朝議北師少怠,紀律不嚴,命月赤察 兒副晉王以督之。是年,海都篤娃入寇,大軍分為五 隊,月赤察兒將其一。鋒既交,頗不利。月赤察兒怒,被 甲持矛,身先陷陣,一軍隨之,出敵之背。五軍合擊,大 敗之,海都、篤娃遁去,月赤察兒亦罷兵歸鎮。厥後篤 娃來請臣附,時武宗亦在軍,月赤察兒遣使詣武宗 及諸王、將帥議曰:「篤娃請降,為我大利,固當待命於 上,然往返再閱月,必失事機。事機一失,為國大患。人 民困於轉輸,將士疲於討伐,無有已時矣。篤娃之妻, 我弟馬兀合剌之妹也。宜遣使報之,許其臣附。」眾議 皆以為允。既遣,始以事聞。帝曰:「月赤察兒深識機宜。」 既而馬兀合剌復命,由是叛人稍稍來歸。十年冬,叛 王滅里鐵木兒等屯於金山。武宗帥師出其不意,先踰金山。月赤察兒以諸軍繼往壓之以威,啖之以利, 滅里鐵木兒乃降,其部人驚潰。月赤察兒遣禿滿鐵 木兒、察忽將萬人深入,其部人亦降。察八兒者,海都 長子也,海都死,嗣領其眾。至是,掩取其部人,凡兩部 十餘萬口。至大元年,月赤察兒遣使奏曰:「諸王禿苦 滅本懷攜貳,而察八兒遊兵近境,叛黨素無悛心,儻 合謀致死,則垂成之功,顧為國患。臣以為昔者篤娃 先眾請和,雖死宜遣使安撫其子款徹,使不我異。又 諸部既已歸順,我之牧地不足,宜處諸降人於金山 之陽。吾軍屯田金山之北,軍食既饒,又成重戍,就彼 有謀,吾已擣其腹心矣。」奏入,帝曰:「是謀甚善。卿宜移 軍阿荅罕、三撒海地。」月赤察兒既移軍,察八兒、禿苦 滅果欲奔款,徹不見納,去留無所,遂相率來降。於是 北邊始寧。帝詔月赤察兒曰:「卿之先世,佐我祖宗,常 為大將,攻城戰野,功烈甚著。卿乃國之元老,宣忠底 績,靖謐中外。朕入繼大統,卿之謀猷居多。今立和林 等處行中書省,以卿為右丞相,依前太師、錄軍國重 事,特封淇陽王,佩黃金印。宗藩將領,實瞻卿麾進退。 其益懋乃德,悉乃心力,毋替所服。」四年,月赤察兒入 朝,帝宴於大明殿,眷禮優渥。尋以疾薨於第。詔贈宣 忠安遠佐運弼亮功臣,諡《忠武》。

楊賽因不花[编辑]

按《元史》本傳:「賽因不花,初名漢英,字熙載,賽因不花 賜名也。其先太原人。唐季,南詔陷播州,有楊端者以 應募起,竟復播州,遂使領之。五代以來,世襲其職。五 傳至昭,無子,以族子貴遷嗣。又八傳至粲,粲生价,价 生文,文生邦憲,皆仕宋,為播州安撫使。至元十三年, 宋亡,世祖詔諭之,邦憲奉版籍內附,授龍虎衛上將」 軍、紹慶珍州南平等處沿邊宣慰使、播州安撫使。卒, 年四十三。贈推忠效順功臣、平章政事,追封播國公, 諡惠敏。漢英,邦憲子也。生五歲而父卒。二十二年,母 田氏攜至上京,見世祖於大安殿。帝呼至御榻前,熟 視其眸子,撫其頂者久之,乃諭宰臣曰:「楊氏母子孤 寡,萬里來庭,朕甚憫之。」遂命襲父職,錫金虎符,因賜 名賽因不花。及陛辭,詔中書錫宴,賜金幣、綵繒,賚其 從者有差。二十五年,再入覲,時年十二。帝見其應對 明敏,稱善者三。復因宰臣奏安邊事,帝益嘉之。是年, 改安撫司為宣撫司,授宣撫使,尋陞侍衛親軍都指 揮使。成宗即位,賽因不花兩入見,贈諡二代。大德五 年,宋隆濟及折節等叛,詔湖廣行省平章劉二拔、都 指揮使也先忽都魯率兵偕賽因不花討之。六年秋 九月,師出播境,連與賊遇,破之。前駐蹉泥,賊騎猝至, 賽因不花奮擊先進,大軍繼之,賊遂潰。乘勝逐北,殺 獲不可勝計,遂降阿苴,下笮籠,望塵送款者相繼。七 年正月,進屯暮窩,賊眾復合,又與戰於墨特川,大破 之。折節懼,乞降,斬之,又擒斬隆濟等,西南夷悉平。八 年,賽因不花復入見,進資德大夫。至大四年,加勳上 護軍,詔許世襲。播南盧崩蠻內侵,詔賽因不花暨恩 州宣慰使田茂忠率兵討之。以疾卒於軍,年四十。贈 推誠秉義功臣、銀青榮祿大夫、平章政事、柱國,追封 播國公,諡忠宣。子嘉貞嗣。

也速荅兒[编辑]

按《元史紐璘傳》:「紐璘子也速荅兒,勇智類其父。至元 十一年入見世祖以屬行樞密院火都赤,使習兵事。 從圍嘉定,以三千人至三龜、九頂山,相地形勢,敗宋 安撫昝萬壽兵,斬首五百級,以功賜虎符,授六翼達 魯花赤。昝萬壽尋遣部將李立以嘉定、三龜、九頂、紫 雲諸城砦降。又從行樞密副使忽敦率兵徇下流諸」 城,皆望風來附。忽敦以兵二萬會東川行樞密院合 荅圍重慶,歲餘不下,帝命行樞密副使不花代將,不 花將兵萬餘至城下,也速荅兒率二十餘騎攻其門, 宋都統趙安出戰,也速荅兒三入其軍,再挾猛士以 出,大兵四集,斬首五百餘級,趙安開門降,制置使張 玨遯,追至涪州,擒之。捷聞,帝賜玉帶、鈔五千貫,授「西 川蒙古」軍馬六翼新附軍招討使,遷四川西道宣慰 使,加都元帥。羅氏鬼國亦奚不薛叛,詔以四川兵會 雲南、江南兵討之。至會靈關,亦奚不薛遣先鋒阿麻 阿豆等將數萬眾迎敵,也速荅兒馳入其軍,挾阿麻 阿豆出,斬之。亦奚不薛懼,率所部五萬餘戶降。以功 拜四川等處行中書省右丞,加賜金帛、鞍轡。西南夷 雄左都掌蠻得蘭右叛,詔以兵討降之,改西川等處 行樞密副使。冬,烏蒙蠻陰連都掌蠻以叛,詔以兵會 雲南行院拜荅力進討也速荅兒,擒烏蒙蠻,帝賜玉 帶、織金服,遷蒙古軍都萬戶,復賜銀鼠裘,鎮唐兀之 地。進同知四川等處行樞密院事,仍居鎮。成宗即位, 拜四川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武宗時,由四川遷 雲南,加左丞相,仍為平章政事。南征叛蠻,感瘴毒,還 至成都,卒。弟《八剌》襲。

徹里[编辑]

按《元史》本傳:「徹里,阿速氏。父別吉八,在憲宗時,從攻 釣魚山,以功受賞。徹里事世祖,充火兒赤,從征海都奮戈擊其前鋒官軍二人陷陳,掖而出之,以功受賞。 後從征杭海,獲其牛馬畜牧,悉以給軍食。帝嘉之,賞 鈔三千五百錠,仍以分賚士卒。成宗時,盜據博落脫 兒之地,命將兵討之,獲三千餘人,誅其酋長。還,奉命」 同客省使拔都兒等往八兒胡之地,以前所獲人口 畜牧悉給其主。軍還,帝特賜鈔一百錠。武宗居潛邸, 亦以銀酒器賞之。至大二年,立左阿速衛,授本衛僉 事,賜金符。皇慶二年從湘寧王北征,以功賜一珠虎 符。

百家奴[编辑]

按《元史唆都傳》:「唆都子百家奴,至元五年,從元帥阿 朮攻襄陽,築新城,數立功。七年,以質子從郡王合達 敗宋兵於灌子灘。八年夏四月,宋殿帥范文虎等督 促糧運,輸之襄陽,晝夜不絕。百家奴乘戰船順流至 鹿門山,欲塞宋糧道,出擊范文虎軍,累獲戰功,於是 河南行省命為管軍總把。後隸丞相伯顏麾下,擢為」 知印。從攻鄂州,宋都統趙五帥諸軍來迎戰,百家奴 深入卻敵,身被數創。攻沙洋,立雲梯於東角樓,登城 力戰,破之,奪其旗幟、弓矢、衣甲。攻新城,先登拔之,宋 將王安撫棄城宵遁。伯顏以百家奴前後戰功上聞, 世祖大悅,曰:「此人之名,朕心不忘,兵還時大用之,朕 不食言也。今且以良家女及銀碗一」賜之,以為左驗。 從圍漢陽,自沙武口曳船入江,宋制置夏貴來迎戰, 百家奴與暗荅孫突入敵陣擊之,宋兵奔潰,遂登江 南岸,獲其戰船器甲甚多。轉戰至黃州,會日暮,追擊 夏貴至白虎山,夜分乃還。未幾,復攻破金牛垻。十二 年春正月,與千戶薛赤干取雞籠洞,還至瑞昌縣,遇 夏貴潰兵,復擊敗之。是時,宋遣兵救瑞昌,未至而縣 已下矣。復擊宋救兵,得宋所執北兵五人來歸。圍江 州,宋安撫呂師夔以城降。東定池州,擊宋平章賈似 道及孫虎臣於丁家洲,追逐百里餘,奪戰船五艘及 旗幟、器甲。摛宋統制王文虎因定黃池,略地宣州,百 家奴為前鋒,與敵兵戰喃呢湖,敗之,奪其戰船三百 艘,太平州亦望風款附。其父唆都因說下建康。於是 伯顏令謁只里論諸將功,遂賞百家奴銀二錠以旌 之,仍命為管軍總把。俄從伯顏入朝,加進義校尉,賜 銀符,為管軍總把。攻丹陽、呂城,破常州,皆有功。至蘇 州,宋守臣王安撫以城降。秀州、湖州,皆不煩兵而下。 諸軍乘勝直趨臨安,宋主出降。十三年,領新附軍守 鎮江。未幾,復從平章博魯歡攻泰、壽二州,中創,遂罷 攻。後數日,與萬戶葉了虔將兵攻泰州新城,百家奴 力疾先登,破之,復被兩創。已而從阿朮攻下揚州諸 郡,得宋制置李庭芝、都統姜才,以功陞武略將軍,賜 金符,為管軍總管,鎮高郵、白馬湖。是時,行省以「百家 奴襲父唆都郢復州招討」使,建康宣撫使,仍領本翼 軍。頃之,徇地福建,行定衢、婺、信等州城邑。至新安縣, 擊斬宋趙監軍、詹知縣,擒江通判。道與畬軍遇,疾戰 敗之,鼓行而東,沈安撫以建寧府降。攻陷南劍州,張 清、聶文慶遁去,閩清、懷安二縣,傳檄而定。至福州,諭 以威德,王安撫率眾出降。攻破興化,擒陳安撫及白 牒都統。別擊東華鄉張世傑軍於泉州。俄領諸軍乘 戰船入海,追逐張世傑於惠州甲子門,進至同安縣 荅關寨,瀕海縣鎮悉招諭下之。白望丹、王虎陳以戰 船三千餘艘來降。冬十二月,宋二王遣倪宙奉表詣 軍門降,遂進兵至廣州,諸郡縣以次降附。明年春正 月,振旅而還,復攻下德勝等寨,至蒲仙江,聶文慶復 敗走,攻潮州破之,誅馬發等數人,廣東遂平。三月,引 宙奉降表來朝,未至,授昭勇大將軍,賜虎符、管軍萬 戶。七月,遂朝於上都,陞鎮國上將軍、海外諸蕃宣慰 使,兼福建道市舶提舉,仍領本翼軍守福建。俄兼福 建道長司宣愿使、都元帥。是時,福建多水災,百家奴 出私錢市米以賑貧民,全活者甚眾。十七年,朝京師, 加正奉大夫、宣慰使都元帥。二十二年,從父唆都征 交趾,唆都力戰死之。百家奴遂與脫歡引兵薄交趾 境,水陸轉戰,戰輒有功。二十五年,驛召至南京宣慰 司,命括五路民馬。二十七年,除建康路總管。武宗即 位,遷鎮江路總管。至大四年,金瘡發,卒於家。

岳天禎[编辑]

按《元史岳存傳》:「存子天禎,襲父職,冠氏縣軍民彈壓, 從圍襄樊,帥府承制授管軍百戶,修立百丈山、鹿門 等堡。天禎率銳士,冒矢石,從樊城東北先登為」木 所傷墜地,復躡梯以登,手刃數人。築正陽東西城,及 於鎮江造戰船,天禎咸董其役。戰焦山,平奉化賊,錄 功陞管軍千戶。江南平,從元帥張弘範覲帝於柳林, 賜金錦、銀鞍勒,授昭勇大將軍、福州路總管,平尤溪 賊。秩滿,改吉州。平永新賊,復遷贛州。七年,遷建康。首 定救荒之政,民立碑以紀遺愛焉。至大二年,卒於建 康,年七十二。子果,會昌州同知。

張均[编辑]

按《元史》本傳:「均,濟南人也。父山,從軍伐宋,以功為百 戶,俄陞總把,戰死,均襲百戶,從親王塔察兒攻鄂州面中流矢。中統三年,從征李璮有功,以總帥命陞千 戶,領兵守淄州。至元六年,從左丞董文炳攻宋五河 口,轉戰濠州北,遇其伏兵,均率眾力戰敗之。十年,攻 連州,奪孫村堡。十二年,賜金符,授忠翊校尉、沂郯翼」 千戶。從攻蕪湖,奪宋戰船,俘四十餘人。又從丞相阿 塔海戰有功,加武略將軍。十四年,賜虎符,加宣武將 軍。二十二年,陞松江萬戶。二十四年,從鎮南王征交 趾。二十六年,從北征,擢明威將軍、前衛親軍副都指 揮使。三十年,世祖親征乃顏,以扈從受賞。成宗即位, 命屯田和林,䂓畫備悉有法。諸王藥木忽兒北征,給 餉賴之,未嘗乏絕。帝嘉其能,賜予有加。大德元年,改 和林等處副元帥,歷宣慰司同知,陞都元帥,加鎮國 上將軍。延祐元年卒。子世忠襲。

忙古帶[编辑]

按《元史耶律禿花傳》:「忙古帶,寶童之子也。世祖時,賜 金符,襲父職,為隨路新軍總管,統領山西兩路新軍。 從行省也速帶兒征蜀及思、播、建都諸蠻夷,有功,陞 萬戶。從攻羅必甸,至雲南,詔以其眾入緬,迎雲南王 金齒,白衣荅奔,諸蠻往往伏險要為備,忙古帶奮擊 破之。凡十餘戰,至緬境,開金齒道,奉王以還,遷副都」 元帥。從諸王阿台征交趾,至白鶴江,與交趾偽昭文 王戰,奪其戰艦八十七艘。又從雲南王攻羅必甸,破 之。二十九年,入覲。成宗即位,授烏撒、烏蒙等處宣慰 使,兼管軍萬戶,遷大理、金齒等處宣慰使都元帥。六 年,烏撒、羅羅斯叛,雲南行省命率師討平之。事聞,賜 鈔三千貫、銀五十兩、金鞍轡及弓矢,以旌其功。九年, 討普安羅雄州叛賊阿填,擒殺之。進驃騎衛上將軍, 遙授雲南諸路行中書省左丞,行大理金齒等處宣 慰使都元帥,卒於軍。至大四年,贈龍虎衛上將軍、平 章政事,仍追封濮國公,諡威愍。子火你赤,襲萬戶。

伯荅兒[编辑]

按《元史抗忽思傳》:「抗忽思子阿塔赤,阿塔赤子伯荅 兒襲千戶,佩金符。時失烈吉叛,詔伯荅兒領阿速軍 一千往征之。與甕吉剌只兒瓦台軍戰於押里,復與 藥木忽兒軍戰於禿剌及斡魯歡之地。十五年春,至 伯牙之地,與赤怜軍合戰。五月,駐兵阿剌牙,與外剌 台寬赤哥思等軍合戰。其大將塔思不花樹木為柵」, 積石為城,以拒大軍。伯荅兒督勇士先登,拔之,伯荅 兒矢中右股,別里吉迷失以其功聞,賞白金。二十年, 授虎符、定遠大將軍、後衛親軍都指揮使,兼領阿速 軍,充阿速拔都達魯花赤。二十二年,征別失八里,軍 於亦里渾、察罕兒之地,與禿阿不早麻軍戰,有功。二 十六年,征瀚海,敵勢甚盛,大軍乏食,其母乃咬真輸 己帑及畜牧等給軍食。世祖聞而嘉之,賜予甚厚。大 德四年,伯荅兒卒。長子斡羅思由宿衛仕至隆鎮衛 都指揮使。次子福定襲職。

洪君祥[编辑]

按《元史洪福源傳》:「君祥,小字雙叔,福源第五子也。年 十四,隨兄茶丘見世祖於上京,帝悅,命劉秉忠相之。 秉忠曰:『是兒目視不凡,後必以功名顯,但當致力於 學耳』。」令選師儒誨之。至元三年,籍高麗民三百人為 兵,令君祥統之。從禿花禿烈伯顏等軍,築萬壽山,復 從開通州運河。帝親諭之曰:「爾守志忠勤,朕所知也。」 帝嘗坐便殿,閱《江南、海東輿地圖》,欲召知者詢其險 易。左丞相伯顏、樞密副使合達以君祥應旨,奏對詳 明,帝悅,酌以巨觥,顧謂伯顏曰:「是兒遠大器也。」六年, 林衍叛,從頭輦哥征之。八年,戍河南。九年,掠淮西,破 其大凹城。十年,從元帥孛魯罕襲淮東之陽湖,俘其 男女牛馬。十一年,入朝,帝命伯顏伐宋,朝議以宋之 兵力多聚兩淮,聞我欲渡江,彼必移師拒守,遂命右 衛指揮使禿滿歹率輕銳二萬攻淮安以牽制之,君 祥以蒙古、漢軍都鎮撫從行。後伯顏既渡江,帝命禿 滿歹還軍蕭縣。時君祥奉使伯顏軍中,宋黃州制置 使陳奕降其子知漣水軍,伯顏遣三十騎往招之,因 令君祥入奏,帝曰:「卿可急還,陳知府降,即偕來也。」及 與俱入朝,宴勞甚厚。從元帥孛魯罕攻清河,拔之,海 州安撫丁順約降,孛魯罕令君祥以聞。時伯顏方朝 上京,見君祥甚喜,遂從南伐。伯顏克淮安,至揚州,分 兵攻淮西。宋制置夏貴遣牛都統以書抵伯顏曰:「諺 云:『殺人一萬,自損三千』。願勿費國力,攻奪邊城。若行 在歸附,邊城焉往?」伯顏遣君祥以牛都統入見,留三 日,還軍中。仍傳旨諭伯顏曰:「事難遙度,宜臨機審圖 之。」伯顏師次鎮江,諜報有宋洪都統者,為都督府將。 伯顏謂君祥曰:「汝同姓,可往招致也。」洪都統即欣然 來見,君祥因厚遇之。師進次臨平山,距臨安五十里, 洪都統來報曰:「宋丞相陳宜中、殿帥張世傑皆已逃 去,惟三宮未行,宜早定計,以活生民。」伯顏遂令洪都 統護宋三宮,令君祥隨之。宋降,陞武略將軍、中衛親 軍千戶。十五年,命僉江南民兵,還陞明威將軍、中衛 親軍副都指揮使。十七年,進昭勇大將軍。十九年,授 樞密院判官。二十三年,轉昭武大將軍、同僉樞密院事。二十四年,乃顏叛,從世祖親征。每駐蹕,君祥輒以 兵車外環為營衛,布置嚴密,帝嘉之。凱還,加輔國上 將軍。類次車駕起居,為《東征錄》。二十八年,授遼陽行 省右丞,用樞密院留,復居舊職。俄加集賢大學士,依 舊同僉樞密院事。議者欲自東南海口辛橋開河合 灤河,運糧至上都,奉旨與中書右丞阿里相其利害, 還,極言不便,罷之。復奉使高麗,還,改僉書樞密院事。 成宗即位,詔裁減久任官,知樞密院暗伯等奏君祥 在樞密十六年,最為久者,帝曰:「君祥始終一心,可勿 遷也。」大德二年,詔使高麗,臺臣劾君祥以他事中道 追回,已而事罷。三年,奉使江浙間,問民疾苦。使還,退 居昌平之皇華山,絕口不論時事者五年。大德九年, 擢司農,俄拜中書右丞。十年春,改江浙行省右丞。秋, 改遼陽右丞。請於朝,「宜新省治,增巡兵,設儒學提舉 官、都鎮撫等員,以興文化,修武備。」事未成,會武宗即 位,徵為同知樞密院事,進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商議 遼陽等處行中書省事。改遼陽行省平章政事,俄改 商議行省事。至大二年卒。子邁,奉訓大夫、同知開元 總管府事。

洪萬[编辑]

按《元史洪福源傳》:「福源子俊奇,俊奇子萬,小字重喜。 至元十三年,入宿衛。十八年,襲職為懷遠大將軍、安 撫使,高麗軍民總管,仍佩父茶丘所佩虎符。二十四 年,乃顏叛,率兵征之。六月至撒里禿魯之地,同都萬 戶闍里鐵木兒與乃顏將黃海戰,大敗之。又從世祖 與塔不台戰,又敗之。是月至乃顏之地,奉旨留蒙古」、 女直、漢軍,鎮哈剌河。復選精騎扈駕至失剌斡耳朵, 從御史大夫玉速帖木兒討乃顏。七月,至扎剌麻禿, 與金家奴戰,敗之,追至蒙可山、那兀江等處,遂平金 家奴、塔不台等。九月,師還,哈丹八剌哈赤再叛。十月, 重喜從諸王愛牙哈赤、平章塔出、都萬戶闍里鐵木 兒征之。十二月,次木骨不剌。時諸王脫歡、監司脫台 以兵四千餘人與其黨戰,稍卻,重喜率騎兵援之,冒 鋒陷陣,大破其眾。又從諸王乃蠻、愛牙哈赤、平章薛 闍干,與叛王兵戰於兀朮站,又戰於黑龍江,又戰於 貼滿哈處,皆敗之。二十五年,重喜又從玉速帖木兒 出師,五月,至貼列可,與哈丹禿魯干戰,獲功。至木骨 兒抄剌,又戰。八月,至貴列河,重喜率兵先涉,與戰,勝 之。十月,又從玉速帖木兒往征木八蘭。十二月,與古 土禿魯干戰,克之。二十七年六月,賜白金五十兩、甲 一襲。九月,至禪春,與哈丹禿魯干戰。二十八年二月, 從平章薛闍干至高麗、青州。五月,與哈丹戰八日,又 戰,大敗之。六月,班師,授昭勇大將軍,佩三珠虎符,職 如故。十月,薛闍干以重喜入朝,且以其功聞,帝嘉之, 賜玉帶一、白金五十兩,授龍虎衛上將軍、遼陽等處 行中書省右丞。二十九年,仍佩元降虎符,總管高麗、 女直、漢軍萬戶,兼安撫使、高麗軍民總管。六月,改資 德大夫、遼陽等處行中書省右丞。大德十年,以其叔 父君祥代之。十一年,武宗即位,重喜朝於上都。七月, 復授遼陽行省石丞。至大二年,謫漳州,行至杭,遇赦 而止。明年卒。子滋,襲爵。

高興[编辑]

按《元史》本傳:「興字功起,蔡州人也。其先自薊徙汴,曾 祖拱之、祖子洵,世以農為業。金末兵亂,父青又徙蔡 而生興。興少慷慨,多大節,力挽二石弓。嘗步獵南陽 山中,遇虎跳踉大吼,眾皆驚走,興神色自若,發一矢 斃之。至元十一年冬,挾八騎詣黃州,謁宋制置陳奕, 奕使隸麾下,且奇興相貌,以甥女妻之。十二年,丞相」 伯顏伐宋,至黃州,興從奕出降。伯顏承制授興千戶。 從破瑞昌之烏石堡、張家寨,進拔南陵。行省上其功, 世祖命興專將一軍,常為先鋒。宋張濡殺使者嚴忠 範等於獨松關,伯顏使興討之。師次溧陽,再戰,斬其 將三人、士卒三人,擄四十二人,遂破溧陽,斬首七千 級,授金符,為管軍總管。從戰銀墅,斬宋將三人,士卒 二千人。拔建平,斬其總制二人,鹵知縣事黃君濯。由 間道奪獨松關,進至武康,擒張濡。十三年春,宋降,伯 顏北還,留興以兵取郡縣之未下者降建德守方回、 婺州守劉怡。衢、婺二州已降復叛,章焴自為婺守。興 以五千人討之,七戰至破溪,相持四十餘日。興兵少 不敵,力戰,潰圍出,至建德境,與援兵合。復進戰蘭溪, 斬首三千級。復取婺州,擒章焴,斬之。進戰衢城下,斬 首五百級。連戰赤山、陳家山園、江山縣,斬首三千級, 擄五百人,獻魏福興等七人於行省,餘盡戮之,衢州 平。追宋嗣秀王與檡入閩,與檡據橋陣水南,興率奇 兵奪橋進戰,殺其觀察使李世達,斬首三千餘級,擒 與檡「父子及其小王二、裨將二,獲印五、馬五百匹。下 興化,降宋參知政事陳文龍、制置印德傳等百四十 人,軍三千、水手七千,獲海舶七千餘艘。」遷鎮國上將 軍、管軍萬戶。十四年春,還鎮婺州,佩元降虎符,充衢 婺招討使。東陽玉山群盜張念九、強和尚等殺宣慰 使陳祐於新昌,興捕斬之。復從都元帥忙古臺平福建、漳三州,破敏陽寨,屠福成寨。十五年夏,詔忙古臺 立行省於福建,興立行都元帥府於建寧以鎮之。政 和人黃華,邵武人高日新、高從周聚眾叛,皆討降之。 以招討使行右副都元帥。十六年秋,召入朝,侍燕大 明殿,悉獻江南所得珍寶。世祖曰:「卿何不少留以自 奉?」對曰:「臣素貧賤,今幸富貴,皆陛下所賜,何敢隱俘 獲之物。」帝悅曰:「直臣也。」興因奏所部士卒戰功,乞官 之。帝命自定其秩,頒爵賞有差。遷興浙東道宣慰使, 賜西錦服、金線鞍轡。奉省檄討處州、福建及溫、台海 洋群盜,平之。十七年,漳州盜數萬據高安寨,官軍討 之,二年不能下。詔以興為福建等處征蠻右副都元 帥。興與都元帥完者都等討之,直抵其壁。賊乘高瞰 下擊之,興命人挾束薪蔽身,進至山半,棄薪而退,如 是六日,誘其矢石殆盡,乃燃薪焚其柵,遂平之,斬賊 魁及其黨首二萬級。十八年,盜陳弔眼聚眾十萬,連 五十餘寨,扼險自固。興攻破其十五寨,弔眼走保千 壁嶺。興上至山半,誘與語,接其手,掣下,擒斬之,漳州 境悉平。十九年,入朝,賜銀五百兩、鈔二千五百貫,及 錦服、鞍轡、弓矢。改淛西道宣慰使。降人黃華復叛,有 眾十萬。興與戰於鉛山,獲八千人。華急攻建寧,興疾 趨,與福建軍合,獲華將二人。華走江山洞,追至赤巖, 華敗走,赴火死。二十一年,改淮東道宣慰使。二十三 年,拜江淮行中書省參知政事。平婺州盜施再十,改 淛東道宣慰使。二十四年,尚書省立,拜行尚書省參 知政事,捕斬柳分司於婺州。丁母憂,詔起復,討處州 盜詹老鷂、溫州盜林雄。興潛由青田擣其巢穴,戰葉 山,擒老鷂及雄等二百餘人,斬於溫州市。又奉省檄, 平徽州盜汪千十等。二十八年,罷福建行省,以參知 政事行福建宣慰使,諭漳州盜歐狗降之。召入朝,拜 江西行省左丞。二十九年,復立福建行省,拜右丞。瓜 哇黥使者孟琪,詔興為平章政事,與史弼、亦黑迷失 帥師征之,賜玉帶、錦衣、甲胄、弓矢,大都良田千畝。三 十年春,浮海抵瓜哇。亦黑迷失將水軍,興將步軍,會 八節澗,瓜哇主婿土罕必闍耶降。進攻葛郎國,降其 主哈只葛當,事見《弼傳》。又諭降諸小國。哈只葛當子 昔剌八的,昔剌丹不合逃入山谷。興獨帥千人深入, 擄昔剌丹不合,還至荅哈城,史弼、亦黑迷失已遣使 護土罕必闍耶歸國,具入貢禮。興深言其失計,土罕 必闍耶果殺使者以叛,合眾來攻。興等力戰卻之,遂 誅哈只葛當父子以歸。詔治縱瓜哇者,弼與亦黑迷 失皆獲罪,興獨以不預議,且功多,賜金五十兩。成宗 即位,復拜福建行省平章政事,賜玉帶。大德三年,汀 州總管府同知阿里挾怨告興不法,召入對,盡得其 誣狀,阿里伏誅。改江浙行省平章政事,賜海東青鶻, 命其子伯顏入宿衛。四年,遣使賜海東白鶻、葡萄酒、 良藥。八年,授樞密副使。十年,進同知樞密院事,皆兼 平章。改河南行省平章政事。武宗即位,召見,拜左丞 相,商議河南省事,賜以先朝御服。仁宗寵眷勳舊,賜 與尤厚。皇慶二年秋九月,卒,年六十九。贈太師、開府 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梁國公,諡武宣。元統三年,加 封南陽王。子忙古台襲。

囊加歹[编辑]

按《元史》本傳:「囊加歹,乃蠻人。曾祖不蘭伯,仕其國,位 群臣之右。祖合折兒,管帳前軍,兼統國政,仕至太師。 太祖平乃蠻,父麻察來歸,太祖命與察剌同總管蒙 古、漢軍。由是從世祖伐宋,破阿里不哥於失門禿,從 諸王哈必赤及闊闊歹平李璮,皆有功,賞賚甚厚,賜 金符。後以子貴,贈太傅,追封梁國公,諡桓武。囊加歹」 幼從麻察習戰陣,有謀略,佩金符,為都元帥府經歷。 從阿朮圍襄陽,襄陽降,以功授漢陽千戶。從丞相伯 顏攻復州,與宋人戰,敗宋兵於風波湖。渡江後,伯顏 南攻鄂州,阿朮北攻漢陽,分戰艦五十。囊加歹與張 弘範等焚其《蒙衝》三千艘,兩城大恐,皆出降。伯顏軍 次安慶,賈似道督師江上,遣宋京來請和。軍至池州, 遣囊加歹偕宋京報似道,似道復遣阮思聰偕囊加 歹至軍中,仍請議和。時暑雨方漲,世祖慮士卒不習 水土,遣使令緩師。伯顏、阿朮與諸將議,乘勢徑前,遂 進軍至丁家洲。似道師潰,大軍次建康。帝聞囊加歹 親與賈似道語,召赴闕,具陳其說。遣還。諭旨於伯顏, 以「北邊未靖,勿輕入敵境。」而大軍已入平江矣。宋使 柳岳、夏士林、呂師孟、劉岊等踵至,皆命囊加歹同往 報之。師逼臨安,復遣囊加歹入取降表玉璽,徵宋將 相文武百官出迎王師。宋主乃遣賈餘慶等同囊加 歹以降表、玉璽至皋亭山,伯顏遣囊加歹馳獻。世祖 還傳密旨,遷宋君臣北上,賜金符,授懷遠大將軍、安 撫司達魯花赤。與阿剌罕、董文炳等取台、溫、福州。尋 領蒙古軍副都萬戶、江東道宣慰使,佩金虎符如故。 擢江東道按察使,復為本道宣慰使,領萬戶如故。召 為都元帥,管領通事軍馬,東征日本,未至而還。詔以 元管出役軍與孛羅迷兒見管軍合為一翼,充萬戶, 守建康。改賜「三珠虎符」,拜雲南行省參知政事,討金齒、緬國。得疾,召還京師,授南京等路宣慰使,改河南 道宣慰使。特旨命襲父職,為蒙古軍都萬戶。武宗在 潛邸,囊加歹嘗從北征,與海都戰於鐵堅古。明日又 戰,海都圍之山上。囊加歹力戰,決圍而出,與大軍會。 武宗還師,囊加歹殿,海都遮道不得過。囊加歹選勇 敢千人,直前衝之,海都披靡,國兵乃由旭哥耳溫稱 海,與晉王軍合。是役也,囊加歹戰為多,以疾歸。成宗 崩,昭聖元獻太后與仁宗在懷州,太后召囊加歹、不 憐、吉歹、脫因不花、八思台等,諭之曰:「今宮車晏駕,皇 后欲立安西王阿難荅,爾等當毋忘世祖、𥙿宗在天 之靈,盡力奉二皇子。」囊加歹頓首曰:「臣等雖碎身,不 能仰報兩朝之恩,願效死力。」既至京師,仁宗遣囊加 歹與八思台詣諸王禿剌議事宜。時內外洶洶,猶豫 莫敢言。囊加歹獨贊禿剌定計先發,歸白仁宗,意猶 遲疑,固問可否,對曰:「事貴速成,後將受制於人矣。」太 后與仁宗意乃決。內難既平,仁宗監國,命同知樞密 院事。武宗即位,真拜同知樞密事,階資德大夫,賜以 七寶束帶、鞍轡、衣甲、弓矢、黃金五十兩,以旌其定策 之功。尋授開縣萬戶府達魯花赤,仍同知樞密院事。 仁宗嘗語近臣曰:「今春之事,吾與太后疑不能主,賴 囊加歹一語而定。吾聞周文王有姜太公,囊加歹亦 予家姜太公也。」其見稱許如此。尋以老病乞骸骨,不 允。英宗即位,以其家河南,特授河南江北行省平章 政事,佩「金虎符」,終其身,封浚都王。子教化。

和尚[编辑]

按《元史》本傳:「和尚,蒙古乃蠻台氏。祖海速,充昔烈木 千戶所蒙古軍百戶。伯父兀魯不花,初充蒙古軍五 十戶。至元七年,從昔烈木千戶南征,以功命權百戶。 從僉省阿速海牙攻樊城。十一年,從攻新城,又從攻 鄂東門,攻處州,屢立戰功。二十五年,賜銀符,授敦武 校尉、後衛親軍百戶。是年秋,卒。父怯烈吉襲。怯烈吉」 卒,和尚襲。至大三年,進忠翊校尉、後衛親軍副千戶, 賜金符。延祐三年,江西寧都寇起,殺守土官吏,從元 帥乞住等總兵討之,生擒賊酋蔡五九,誅之,擣其巢 穴。致和元年八月,西安王以兵討倒剌沙,命從丞相 燕帖木兒擒烏伯都剌,分兵備禦。天曆元年九月,從 戰通州,以功賞名馬。從擊犯紅橋之兵,手戈刺死二 人,敗之,奪紅橋。及紐璘澤大夫等力戰於白浮,殺其 四人。和尚白丞相曰:「兩軍相戰當有辨。今號纓俱黑, 無辨,我軍宜易以白。」丞相然之。戰於昌平栗園,殺二 人。又與亞失帖木兒戰於石槽,殺三人。十月,從擊禿 滿台兒於檀州南桑口,敗之。又從丞相追擊其軍於 檀州之北,有功。十一月命領八衛把總、金鼓都鎮撫 司事。

床兀兒[编辑]

按《元史土土哈傳》:「床兀兒初以大臣子奉詔從太師 月兒魯行軍,戰於百搭山,有功,拜昭勇大將軍、左衛 親軍都指揮使。大德元年,襲父職,領征北諸軍,帥師 踰金山,攻八鄰之地。八鄰之南有荅魯忽河,其將帖 良臺阻水而軍,伐木柵岸以自庇,士皆下馬跪坐,持 弓矢以待我軍,矢不能及,馬不能進。床兀兒命吹銅」 角,舉軍大呼,聲震林野。其眾不知所為,爭起就馬。於 是麾師畢渡,湧水拍岸,木柵漂散。因奮師馳擊,追奔 五十里,盡得其人馬廬帳。還次阿雷河,與海都所遣 援八鄰之將孛伯軍遇。河之上有高山,孛伯陣於山 上,馬不利下馳。床兀兒麾軍渡河蹙之,其馬多顛躓, 急擊敗之,追奔三十餘里,孛伯僅以身免。二年,北邊 諸王都哇、徹徹禿等潛師襲火兒哈禿之地。其地亦 有山,甚高,敵兵據之。床兀兒選勇而善步者,持梃刃 四面上奮擊,盡覆其軍。三年,入朝,成宗親解御衣賜 之,慰勞優渥,拜鎮國上將軍、僉樞密院事、欽察親軍 都指揮使、太僕少卿,復還邊。是時,武宗在潛邸,領軍 朔方,軍事必諮於床「兀兒及戰,床兀兒嘗為先。四年 秋,叛王禿麥、斡魯思等犯邊,床兀兒迎敵於闊客之 地,及其未陣,直前薄之,敵不敢支,追之踰金山乃還。 五年,海都兵越金山而南,止於鐵堅古山,因高以自 保。床兀兒急引兵敗之,復與都哇相持於兀兒禿之 地。床兀兒以精銳馳其陣,左右奮擊,所殺不可勝計, 都哇」之兵幾盡。武宗親視其戰,乃歎曰:「何其壯耶!力 戰未有如此者。」事聞,詔遣御史大夫禿只等即赤訥 思之地,集諸王軍將問戰勝功狀,咸稱床兀兒功第 一。武宗既命尚雅思禿楚王公主,察吉兒及使者以 功簿奏,帝復出御衣,遣使臨賜之。七年秋,入朝,帝親 諭之曰:「卿鎮北邊,累建大功,雖以黃金周飾卿身,猶 不足以盡朕意。」賜以衣帽、金珠等物甚厚,拜驃騎衛 上將軍、樞密院副使、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太僕少卿, 仍賜其軍萬人、鈔四千萬貫。九年,諸王都哇、察八兒、 明里帖木兒等相聚而謀曰:「昔我太祖艱難以成帝 業,奄有天下,我子孫乃弗克靖恭以安享其成,連年 搆兵,以相殘殺,是自隳祖宗之業也。今撫軍鎮邊者, 皆吾世祖之嫡孫,吾與誰爭哉?且前與土土哈戰,既弗能勝,今與其子床兀兒戰,又無功。惟天惟祖宗,意 可見矣。不若遣使請命罷兵,通一家之好,使吾士民 老者得以養,少者得以長,傷殘疲憊者得以休息,則 亦無負太祖之所望於我子孫者矣。」使至,帝許之。於 是明里帖木兒等罷兵入朝,特為置驛,以通往來。十 年,拜榮祿大夫、同知樞密院事,尋拜光祿大夫,知樞 密院事,欽察左衛指揮、太僕少卿皆如故。成宗崩,武 宗時在渾麻出之海上,床兀兒請「急歸定大業,以副 天下之望。」武宗納其言,即日南還。及即位,賜以先朝 所御《大武帳》等物,加拜平章政事,仍兼樞密、欽察、左 衛太僕。還邊,復封容國公,授以銀印,賜尚服衣段及 虎豹之屬。至大二年,入朝,加封句容郡王,改授金印。 帝曰:「世祖征大理時所御武帳及所服珠衣,今以賜 卿,其勿辭。」翌日,又以世祖所乘安輿賜之,且曰:「以卿 有足疾,故賜此。」床兀兒叩頭泣涕,固辭而言曰:「世祖 所御之帳,所服之衣,固非臣所敢當,而乘輿尤非所 宜蒙也。貪寵過當,臣實不敢。」帝顧左右曰:「他人不知 辭此。」別命有司置馬轎賜之,俾得乘至殿門下。仁宗 即位,入朝,特授光祿大夫、平章政事、知樞密院事、欽 察親軍都指揮使、左衛親軍都指揮使、太僕少卿。延 祐元年,敗叛王也先不花等軍于亦忒海迷失之地, 遣使入報,賜以尚服。二年,敗也不花所遣將也不干、 忽都帖木兒於赤麥干之地。追出其境,至鐵門關,遇 其大軍于扎亦兒之地,又敗之。四年,帝念其功而憫 其老,召入商議中書省事,知樞密院事。大理國進象 牙、金飾轎,即以賜之。每見必賜坐,每食必賜食,待以 宗室親王之禮。床兀兒常曰:「老臣受朝廷之賜厚矣, 吾子孫當以死報國。」至治二年卒,年六十三。後累封 揚王。子六人。

忽林失[编辑]

按《元史》本傳:「忽林失,八魯剌䚟氏。曾祖不魯罕罕劄, 事太祖,從平諸國,充八魯剌思千戶,以其軍與太赤 溫等戰,重傷墜馬,帝親勒兵救之,以功陞萬戶,賜黃 金五十兩、白金五百兩,俾直宿衛。祖許兒台,年十五 能馳射賊,以勇略稱。從定宗欽察為千戶,領兵下西 番,從世祖伐宋,至亳州,與宋人迎敵,敗之。父瓮吉剌」 帶,初為軍器監官,從世祖親征阿里不哥,以功受上 賞。俄奉旨使西域,籍地產,悉得其實。帝方欲大用之 而卒。忽林失初直宿衛,後以千戶從征乃顏,馳馬奮 戈,衝擊敵營,矢下如雨,身被三十三創。成宗親督左 右,出其鏃,命醫療之,以其功聞,世祖以克宋所得銀 甕及金酒器等賜之,命領太府監。後以千戶從皇子 闊闊出出征還,留鎮軍中。後從成宗與海都都瓦等 戰,有功。成宗嘉之,特命為翰林承旨,俄改萬戶,與叛 王幹羅思察八兒等戰,以功授榮祿大夫、司徒,賜銀 印。武宗嘗曰:「群臣中能為國宣力如忽林失者實鮮, 其厚賚之。」於是遣使召見。未幾,武宗崩。仁宗即位,念 其舊勳,賞賚特厚。子燕《不倫》,初奉興聖太后旨,充千 戶,俄改充萬戶,代其父職,尋罷,歸其父所受司徒印 及萬戶符於有司,仍直宿衛。致和元年秋八月,在上 都思武宗之恩,與同志合謀奉迎文宗。會同事者見 執,乃率其屬奔還大都。特賜龍衣一襲,命為通政院 使。天曆元年九月,同丞相燕帖木兒敗王禪等兵於 紅橋,又戰於白浮,又戰於昌平東,又戰於石槽。帝嘉 其功,拜榮祿大夫、知樞密院事,以世祖常御金帶賜 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