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3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三十二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二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

  元十二

  董摶霄      劉哈剌不花

  石抹宜孫     察罕帖木兒

  擴廓帖木兒    也速

  答失八都魯

官常典第五百三十二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编辑]

元十二[编辑]

董摶霄[编辑]

按《元史》本傳:「摶霄,字孟起,磁州人。由國子生辟陝西 行臺掾。時天大旱,從侍御史郭貞讞獄華陰縣,有李 謀兒累殺商賈於道,為賊十五年,至百餘事。事覺,獄 已具,賄賂有司,謂徒黨未盡獲,五年不決,人皆以為 憤。摶霄知之,以言於貞,即以尸諸市中,天乃大雨。授 四川肅政廉訪司知事,除涇陽縣尹,入為戶部主事」, 陞員外郎,拜監察御史。又出僉遼東肅政廉訪司事, 歷江西行省左右司郎中,遷浙東宣慰副使。其歷官 所至,往往理冤獄,革弊政,才譽益著稱於時。至正十 一年,除濟寧路總管。奉旨從江浙平章教化征進安 豐,兵至合肥定林站,遇賊,大破之。時朱皋、固始賊復 猖獗,軍少不足以分討,有《大山民砦》及芍陂屯田軍, 摶霄皆獎勞而約束之,遂得障蔽朱皋。我軍屯朱家 寺,賊至,追殺之。乃遣進士程明仲往諭賊中招徠者 千二百家,因悉知其虛實。夜縛浮橋於淝水,既渡,賊 始覺。賊眾數萬據磵南,我軍渡者輒為其所敗。摶霄 乃麾騎士別渡淺灘襲賊後,賊回東南向與騎士迎 敵。摶霄忽躍馬渡磵,揚言於眾曰:「賊已敗,諸軍皆渡, 一鼓而擊之,賊大敗。」亟追殺之,相藉以死者二十五 里,遂復安豐。十二年,有旨命摶霄攻濠州,又命移軍 援江南。遂渡江,至湖州德清縣,而徽、饒賊已陷杭州。 教化問摶霄計,摶霄曰:「賊皆野人,見杭州子女玉帛 非平日所有,必縱慾,不暇為備,宜急攻之。今欲退保 湖州,設使賊乘銳直趨京口,則江南不可為矣。」教化 猶豫未決,而諸將亦難其行。摶霄正色曰:「江浙相君 方面既陷於賊,今可取而不取,誰任其咎?」復拔劍顧 諸將曰:「諸君荷國厚恩,而臨難苟免,今相君在是,敢 有慢令者斬!」計乃決。遂進兵杭城。賊迎敵至鹽橋,摶 霄麾壯士突前,斬殺數級,而諸軍相繼夾擊之,凡七 戰,追殺至清河坊。賊奔接待寺,塞其門而焚之,賊皆 死,遂復杭州。已而餘杭、武康、德清次第以平,摶霄亦 受代去。徽、饒賊復自昱嶺關寇於潛,行省乃假摶霄 為參知政事,俾復提兵討之。摶霄曰:「必欲除殘去暴, 所不敢辭,若假以重爵,則不敢受。」即日引兵至臨安 新溪,是為入杭要路。既分兵守之,而始進兵至叫口 及虎檻,遇賊,皆大破之,追殺至於潛,遂復其縣治。既 又克復昌化縣及昱嶺關,降賊將潘大𣽂二千人。賊 又有犯千秋關者,摶霄還軍守於潛,而賊兵大至,焚 倚郭廬舍,摶霄按軍不動,左右請出兵,摶霄曰:「未也。」 遣人執白旗登山望賊,約曰:「賊以我為怯,必少懈,伺 其有間,則」麾所執旗,又伏兵城外,皆授以火砲,復約 曰:「見旗動,砲即發。」已而旗動砲發,兵乃盡出,斬首數 千級,遂復千秋關。未幾,賊復攻獨松、百丈、幽嶺三關。 摶霄乃先以兵守多溪,多溪,三關要路也。既又分為 三軍,一出獨松,一出百丈,一出幽嶺,然後會兵擣賊 巢,遂乘勝復安吉,七戰而克之。賊將以其徒來降者 數百人。既數日,賊復來窺獨松,摶霄即以兵守苦嶺 及黃沙嶺。賊帥梅元來降,且言復有帥十一人欲降 者。即遣偏將余思忠至賊砦諭之,賊皆入暗室潛議, 思忠持火投入室內,拔劍語眾曰:「元帥命我來活汝, 汝復何議?」已而火起,焚其砦,叱賊黨散去,而引賊帥 來降。明日,進兵廣德,克之。有蘄賊與饒池諸賊復犯 徽州。賊中有道士,能作十二里霧,摶霄以兵擊之。已 而妖霧開豁,諸伏兵皆起,襲賊兵後。賊大潰亂,斬首 數萬級,擒千餘人,獲道士,焚其妖書而斬之,遂平徽 州。十四年除水軍都萬戶。俄陞樞密院判官。從丞相 脫脫征高郵,分戍鹽城。興化賊巢在大縱、德勝兩湖 間,凡十有二,悉勦平之。即其地築芙蓉砦。賊入,輒迷 故道,盡殺之,自是不復敢犯。賊恃習水,渡淮,北㨿安 東州。摶霄招善水戰者五百人,與賊戰安東之大湖, 大敗之,遂復安東。十六年,勦平北沙、廟灣、沙浦等砦。 尋進兵泗州,不利,賊乘勝東下,斷我軍糧道,乃回軍 屯北沙,糧且絕,與賊死戰凡七晝夜,賊敗走,奪賊船 七十餘,乃得渡淮,保泗州。時方暑雨,湖水溢,諸營皆 避去,而摶霄獨守孤城,賊環繞數十里攻之。摶霄坐 城上,遣偏將以騎士由四門突出賊後,約曰:「旗一麾 即還。」既而旗動,騎士還,步卒自城中出,夾擊之,賊大 敗。然賊砦猶阻西行之路,乃結陣而往,翊以奇兵,轉戰數十合,軍始得至海寧。朝廷嘉其功,陞同僉淮南 行樞密院事。摶霄建議於朝曰:「淮安為南北襟喉,江 淮要衝之地,其地一失,兩淮皆未易復也,則救援淮 安,誠為急務。為今日計,莫若於黃河上下并瀕淮海 之地,及南自沭陽,北抵沂、莒、贛榆諸州縣,布連珠營, 每三十里設一總砦,就三十里中又設一小砦,使斥 堠烽燧相望,而巡邏往來,遇賊則并力野戰,無事則 屯種而食,然後進有援,退有守,此善戰者所以常為 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也。又海寧一境,不通舟楫,軍 糧惟可陸運。而凡瀕淮海之地,人民屢經盜賊,宜加 存撫,權令軍人搬運。其陸運之方,每人行十步,三十 六人可行一里,三百六十人可行一十里,三千六百 人可行一百里。每人負米四斗,以夾布囊盛之,用印 封識,人不息肩,米不著地,排列成行,日行五百回,計 路二十八里,輕行一十四里,重行一十四里,日可運 米二百石。每運給米一升,可供二萬人。此百里一日 運糧之術也。又江淮流移之民并安東、海寧、沭陽、贛 榆等州縣俱廢。其民壯者既為軍,老弱無所依歸者, 宜設置軍民防禦司,擇軍官材堪牧守者,使居其職, 而籍其民,以屯故地。」於是練兵積穀,且耕且戰,內全 山東完固之邦,外禦淮海出沒之寇,而後恢復可圖 也。十七年,毛貴陷益都、般陽等路,有旨命摶霄從知 樞密院事卜蘭奚討之,而濟南又告急。摶霄乃提兵 援濟南,賊眾自南山來攻,濟南,望之兩山皆赤。摶霄 按兵城中,先以數十騎挑之。賊眾悉來鬥,騎兵少卻, 至磵上,伏兵起,遂合戰,城中兵又大出,大破之。而般 陽賊復約泰安之黨踰南山來襲濟南,摶霄列兵城 上,弗為動。賊夜攻南門,獨以矢石禦之。𥟖明,乃默開 東門,放兵出賊後。既旦,城上兵皆下,大開南門,合擊 之,賊敗走,復追殺之,賊眾悉無遺者,於是濟南始寧。 詔就陞淮南行樞密院副使,兼山東宣慰使都元帥, 仍賜上尊、金帶、楮幣、名馬以勞之。有疾,共功者,譖於 總兵太尉紐的該,令摶霄依前詔,從卜蘭谿同征益 都。摶霄即出濟南城,屬老且病,請以其弟昂霄代領 其眾,朝廷從之,授昂霄淮南行樞密院判官。未幾,有 旨命摶霄守河間之長蘆。十八年,摶霄以兵北行,且 曰:「我去,濟南必不可保。」既而濟南果陷。摶霄方駐兵 兵南皮縣之魏家莊,適有使者奉詔拜摶霄河南行 省右丞。甫拜命,毛貴兵已至,而營壘猶未完。諸將謂 摶霄曰:「賊至當如何?」摶霄曰:「我受命至此,當以死報 國耳。」因拔劍督兵以戰。而賊眾突至摶霄前,捽而問 曰:「汝為誰?」摶霄曰:「我董老爺也。」眾刺殺之,無血,惟見 其有白氣衝天。是日,昂霄亦死之。事聞,贈宣忠守正 保節功臣、榮祿大夫、河南行省平章政事、柱國,追封 魏國公,諡忠定。昂霄贈推誠孝節功臣、嘉議大夫、禮 部尚書、上輕車都尉,追封隴西郡侯,諡忠毅。摶霄早 以儒生起家,輒為能吏。會天下大亂,乃復以武功自 奮。其才略有大過人者,而「當時用之,不能盡其才,君 子惜之。」

劉哈剌不花[编辑]

按《元史》本傳:「哈剌不花,其先江西人。倜儻好義,不事 家產,有古俠士風。居燕趙有年,遂為探馬赤軍戶。至 正十二年,潁、亳盜起,朝廷以泰不花為河南行省平 章政事,總兵討之。哈剌不花上書陳十事,其七言兵 機及攻守方略。泰不花大喜,即辟為掾史。未幾,奏除 左右司都事。泰不花以哈剌不花嘗為探馬赤,有膂」 力,善騎射,俾統前八翼軍,為先鋒將。明號令,信賞罰, 士皆樂為之用,而料敵成敗,所向無失。是時,答失八 都魯軍潰於長葛,收集散卒,復屯中牟。哈剌不花軍 於汴梁南彭子岡。有自長葛來者言總兵官已為賊 所敗,次中牟。哈剌不花曰:「賊既捷,兵必再至,我不可 不往援。」遂整兵而前。既而有使馳報,夜四鼓,賊從洧 川渡河,未知其所向。哈剌不花曰:「是必襲答失八都 魯營耳。我行已緩,不及事,不若以精銳斷賊歸路,覆 之必矣。」於是領軍徐行,天未明,伏軍其歸路,賊果襲 答失八都魯營,大掠輜重而回。哈剌不花伏軍四起, 賊大敗,盡俘獲之。當是時,答失八都魯雖以平章政 事總大兵,而哈剌不花功名與之相埒。十七年,山東 毛貴率其賊眾,由河間趨直沽,遂犯漷州,至棗林。已 而略柳林,逼畿甸,樞密副使達國珍戰死,京師人心 大駭。在廷之臣,或勸乘輿北巡以避之,或勸遷都關 陝,眾議紛然,獨左丞相太平執不可。哈剌不花時為 同知樞密院事,奉詔以兵拒之,與之戰於柳林,大捷, 貴眾悉潰退走,據濟南,京師遂安。哈剌不花之功居 多。哈剌不花後遷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以卒。初,哈剌 不花與信州人倪晦,字孟晰,同事泰不花為掾史。晦 涉書史,精文墨,機識警敏,泰不花深委任之,言無不 從。而哈剌不花或有所論白,多沮不行,由是心銜泰 不花。及泰不花事敗,走詣哈剌不花求援,而哈剌不 花不能曲為保全,乃縛泰不花送京師,致之死地,君 子以是少之

石抹宜孫[编辑]

按《元史》本傳:「宜孫字申之,其先遼之迪烈糾人。五世 祖曰也先,事太祖為御史大夫,自有傳。也先之曾孫 曰繼祖,字伯善,襲父職,為沿海上副萬戶。初以沿海 軍分鎮台州,皇慶元年,又移鎮婺、處兩州。馭軍嚴肅, 平寧都寇,有戰功。且明達政事,講究鹽策,多合時宜。 為學本於經術,而兼通名法、縱橫、天文、地理、術數、方」 技、釋老之說,見稱薦紳間,宜孫,其子也。宜孫性警敏, 嗜學問於《書》務博覽而長於詩歌。常借嫡弟厚孫廕, 襲父職,為沿海上副萬戶,守處州。及弟長,即讓其職, 還之,退居台州。至正十一年,方國珍起海上,江浙行 省檄宜孫守溫州,宜孫即起任其事。其年,閩寇犯處 州,復檄宜孫以兵平之。以功陞浙東宣慰副使,分府 於台州。頃之,處之屬縣山寇並起,宜孫復奉省檄往 討之。至則築處州城為禦敵計。十七年,江浙行省左 丞相達識帖睦邇承制陞宜孫行樞密院判官,總制 處州,分院治於處。又以江浙儒學副提舉劉基為其 院經歷,蕭山縣尹蘇友龍為照磨,而宜孫又辟郡人 胡深、葉琛、章溢參謀「其軍事。」處為郡山谷,聯絡盜賊 憑據險阻,輒竊發,不易平治。宜孫、用基等謀,或擣以 兵,或誘以計,未幾,皆殲殄無遺類。尋陞同僉行樞密 院事。當是之時,天下已多故,所在守將各自為計,相 保守。於是浙東則宜孫在處州,邁里古思在紹興,為 稱首。十八年十二月,大明兵取蘭谿,且逼婺,而宜孫 母實在婺城。宜孫泣曰:「義莫重於君親,食祿而不事 其事,是無君也;母在難而不赴,是無親也。無君無親, 尚可立天地間哉!」即遣胡深等將民兵數萬往赴援, 而親率精銳為之殿。兵至婺,與大明兵甫接,即敗績 而還。時經略使李國鳳至浙東,承制拜宜孫江浙行 省參知政事,階中奉大夫。明年,大明兵入處州,宜孫 將數十騎走福建境上,欲圖報復,而所至人心已散, 事不可復為,歎曰:「處州,吾所守者也,今吾勢已窮,無 所於往,不如還處州境,死亦為處州鬼耳。」既還,至處 之慶元縣,為亂兵所害。事聞,朝廷贈推誠宣力效節 功臣、集賢大學士、榮祿大夫、上柱國,追封越國公,諡 忠愍。

察罕帖木兒 擴廓帖木兒[编辑]

按《元史》本傳:「察罕帖木兒,字廷瑞,系出北庭。曾祖闊 闊台,元初隨大軍收河南,至祖乃蠻台、父阿魯溫,皆 家河南,為潁州沈丘人。察罕帖木兒幼篤學,嘗應進 士舉,有時名。身長七尺,修眉覆目,左頰有三毫,或怒 則毫皆直指。居嘗慨然有當世之志。至正十一年,盜 發汝、潁,焚城邑,殺長吏,所過殘破。不數月,江淮諸郡」 皆陷,朝廷徵兵致討,卒無成功。十二年,察罕帖木兒 乃奮義起兵,沈丘之子弟從者數百人,與信陽之羅 山人李思齊合兵,同設奇計,襲破羅山。事聞,朝廷授 察罕帖木兒中順大夫、汝寧府達魯花赤。於是所在 義士俱將兵來會,得萬人。自成一軍,屯沈丘,數與賊 戰,輒克捷。十五年,賊勢滋蔓,由汴以南,陷鄧、許、嵩、洛。 《察罕帖木兒》兵日益盛,轉戰而北,遂戍虎牢,以遏賊 鋒。賊乃北渡盟津,焚掠至覃懷,河北震動。察罕帖木 兒進戰,大敗之,餘黨柵河洲,殲之無遺類,河北遂定。 朝廷奇其功,除中書刑部侍郎,階中議大夫。苗軍以 滎陽叛,察罕帖木兒夜襲之,擄其眾幾盡,乃結營屯 中牟。已而淮右賊眾三十萬,掠汴以西,來擣中牟營。 察罕帖木兒結陳待之,以死生利害諭士卒,士卒賈 勇決死戰,無不一當百。會大風揚沙,自率猛士鼓譟 從中起,奮擊賊中堅,賊勢遂披靡,不能支,棄旗鼓遯 走,追殺十餘里,斬首無算,軍聲益大振。十六年,陞中 書兵部尚書,階嘉議大夫。繼而賊西陷陝州,斷殽、函, 勢欲趨秦、晉。知樞密院事荅失八都魯方節制河南 軍,調察罕帖木兒與李思齊往攻之。察罕帖木兒即 鼓行而西,夜拔殽陵,立柵交口。陝為城,阻山帶河,險 且固,而賊轉南山粟給食以堅守,攻之猝不可拔。察 罕帖木兒乃焚馬矢營中如炊煙狀以疑賊,而夜提 兵拔靈寶城。守既備,賊始覺,不敢動,即渡河陷平陸, 掠安邑,蹂晉南鄙。察罕帖木兒追襲之,蹙之以鐵騎, 賊回扼下陽津,赴水死者甚眾。相持數月,賊勢窮,皆 遁潰。以功加中奉大夫、僉河北行樞密院事。十七年, 賊尋出襄樊,陷商州,攻武關。官軍敗走。遂直趍長安, 至灞上,分道掠同、華諸州,三輔震恐。陝西省臺來告 急,察罕帖木兒即領大眾入潼關,長驅而前,與賊遇, 戰輒勝,殺獲以億萬計。賊餘黨皆散潰,走南山,入興 元。朝廷嘉其復關陝有大功,授資善大夫、陝西行省 左丞。未幾,賊出自巴蜀,陷秦、隴,據鞏昌,遂窺鳳翔。察 罕帖木兒即先分兵入守鳳翔城,而遣諜者誘賊圍 鳳翔。賊果來圍之,厚凡數十重。察罕帖木兒自將鐵 騎,晝夜馳二百里往赴。比去城里所,分軍張左右翼 掩擊之。城中軍亦開門鼓譟而出,內外合擊,呼聲動 天地。賊大潰,自相踐蹂,斬首數萬級,伏屍百餘里,餘 黨皆遁還,關中悉定。十八年,山東賊分道犯京畿,朝廷徵四方兵入衛,詔察罕帖木兒以兵屯涿州。察罕 帖木兒即留兵戍清湫、義谷,屯潼關塞南山口,以備 他盜,而自將銳卒往赴召。而曹、濮賊方分道踰太行, 焚上黨,掠晉、冀,陷雲中、鴈門、代郡,烽火數千里,復大 掠南且還。察罕帖木兒先遣兵伏南山阻隘,而自勒 重兵屯聞喜、絳陽。賊果走南山,縱伏兵橫擊之,賊皆 棄輜重走山谷,其得南還者無幾。乃分兵屯澤州,塞 碗子城,屯上黨,塞吾兒谷,屯并「州,塞井陘口,以杜太 行諸道。賊屢至,守將數血戰擊卻之,河東悉定。」進陝 西行省右丞,兼陝西行臺侍御史,同知河南行樞密 院事。於是,天子乃詔察罕帖木兒守禦關陝、晉、冀,撫 鎮漢、沔、荊、襄,便宜行閫外事。察罕帖木兒益務練兵 訓農,以平定四方為己責。是年,安豐賊劉福通等陷 汴梁,造宮闕,易正朔,號召群盜,巴蜀、荊楚、江淮、齊魯、 遼海,西至甘肅,所在兵起,勢相連結。察罕帖木兒乃 北塞太行,南守鞏、洛,而自將中軍軍沔池。會叛將周 全棄覃懷入汴城,合兵攻洛陽。察罕帖木兒下令嚴 守備,別以奇兵出宜陽,而自將精騎發新安來援。賊 至城下,見堅壁不可犯,退引去,因追至虎牢,塞成皋 諸險而還。拜陝西行省平章政事,仍兼同知行樞密 院事,便宜行事。十九年,察罕帖木兒圖復汴梁。五月, 以大軍次虎牢,先發遊騎南道出汴南,略歸、亳、陳、蔡; 北道出汴東,戰船浮於河,水陸並下,略曹南,據黃陵 渡。乃大發秦兵出函關,過虎牢;晉兵出太行,踰黃河, 俱會汴城下,首奪其外城。察罕帖木兒自將鐵騎屯 杏花營,諸將環城而壘,賊屢出戰,戰輒敗,遂嬰城以 守。乃夜伏兵城南,旦日,遣苗軍跳梁者略城而東,賊 傾城出追,伏兵鼓噪起,邀擊敗之。又令弱卒立柵外 城以餌賊,賊出爭之,弱卒佯走,薄城西,因突鐵騎縱 擊,悉擒其眾。賊自是益不敢出。八月,諜知城中計窮 食且盡,乃與諸將閆思孝、李克彝、虎林赤、賽因赤、答 忽、脫因不花、呂文完哲、賀宗哲、安童、張守禮、伯顏、孫 翥、姚守德、魏賽因不花、楊履信、《關關》等議,「各分門而 攻。」至夜,將士鼓勇登城,斬關而入,遂拔之。劉福通奉 其偽主,從數百騎出東門遁走。獲偽后及賊妻子數 萬,偽官五千,符璽、印章、寶貨無算,全居民二十萬,軍 不敢私,市不易肆。不旬日,河南悉定,獻捷京師,歡聲 動中外。以功拜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兼知河南行樞 密院事、陝西行臺御史中丞,仍便宜行事,詔告天下。 先是,中原亂,江南海漕不復通,京師屢苦饑。至是,河 南既定,檄書達江浙,海漕乃復至。察罕帖木兒既定 河南,乃以兵分鎮關陝、荊襄、河洛、江淮,而重兵屯太 行,營壘旌旗,相望數千里。乃日修車船,繕兵甲,務農 積穀,訓練士卒,謀大舉以復山東。先是,山西、晉、冀之 地,皆察罕帖木兒所平定,而答失八都魯之子曰孛 羅帖木兒,以兵駐大同,因欲并據晉、冀,遂至兵爭。天 子屢下詔和解之,終不聽。事見《本紀》及《答失八都魯 傳》中。二十一年,諜知山東群賊自相攻殺,而濟寧田 豐降於賊。六月,察罕帖木兒乃輿疾自陝抵洛,大會 諸將,與議師期。「發并州軍出井陘,遼、沁軍,出邯鄲,澤、 潞軍出磁州,懷、衛軍出白馬;及汴、洛軍水陸俱下,分 道並進。」而自率鐵騎,建大將旗鼓,渡孟津,踰覃、懷,鼓 行而東,復冠州、東昌。八月,師至鹽河,遣其子擴廓帖 木兒及諸將等,以精卒五萬擣東平,與東平賊兵遇, 兩戰皆敗之,斬首萬餘級,直抵其城下。察罕帖木兒 以田豐據山東久,軍民服之,乃遣書諭以逆順之理, 豐及王士誠皆降,遂復東平、濟寧。時大軍猶未渡,群 賊皆聚於濟南,而出兵齊河、禹城以相抗。察罕帖木 兒分遣奇兵,取間道出賊後,南略泰安,逼益都,北徇 濟陽、章丘,中循瀕海郡邑。乃自將大軍渡河,與賊將 戰於分齊,大敗之,進逼濟南城,而齊河、禹城俱來降。 南道諸將亦報捷。再敗益都兵於好石橋,東至海濱 郡邑,聞風皆送款。攻圍濟南三月,城乃下詔,「拜中書 平章政事,知河南、山東行樞密院事,陝西行臺中丞 如故。」察罕帖木兒遂移兵圍益都。環城列營凡數十, 大治攻具,百道並進。賊悉力拒守。復掘重塹,築長圍, 遏南洋河以灌城中。仍分守要害,收輯流亡,郡縣戶 口,再歸職方,號令煥然矣。二十二年時,山東俱平,獨 益都孤城猶未下。六月,田豐、王士誠陰結賊,復圖叛。 田豐之降也,察罕帖木兒推誠待之不疑,數獨入其 帳中。及豐既謀變,乃請察罕帖木兒行觀營壘,眾以 為不可往,察罕帖木兒曰:「吾推心待人,安得人人而 防之!」左右請以力士從,又不許。乃從輕騎十有一人 行至王信營,又至豐營,遂為王士誠所刺。訃聞,帝震 悼,朝廷公卿及京師四方之人,不問男女老幼,無不 慟哭者。先是,有白氣如索,長五百餘丈,起危宿,埽太 微垣。太史奏山東當大水。帝曰:「不然,山東必失一良 將。」即馳詔戒察罕帖木兒勿輕舉,未至而已及於難。 詔贈推誠定遠宣忠亮節功臣、開府儀同三司、上柱 國、河南行省左丞相,追封忠襄王,諡獻武。及葬,賜賻

有加,改贈宣忠興運弘仁效節功臣,追封潁川王,改
考證.svg
諡忠襄,食邑沈丘縣,所在立祠,歲時「致祭。」封其父阿

魯溫汝陽王,後又進封梁王。於是復起擴廓帖木兒, 拜銀青榮祿大夫、太尉、中書平章政事、知樞密院事、 皇太子詹事,仍便宜行事,襲總其父兵。擴廓帖木兒 既領兵柄,銜哀以討賊,攻城益急,而城守益固,乃穴 地通道以入。十一月,拔其城,執其渠魁陳猱頭二百 餘人,獻闕下,而取田「豐、王士誠之心以祭其父,餘黨 皆就誅。」即遣關保以兵取莒州,於是山東悉平。擴廓 帖木兒本察罕帖木兒之甥,自幼養以為子。當是時, 東至淄、沂,西踰關、陝,皆晏然無事。擴廓帖木兒乃駐 兵於汴、洛,朝廷方倚之以為安。孛羅帖木兒自察罕 帖木兒既沒,復數以兵爭晉、冀,帝雖屢解諭之,而讎 隙日深。二十三年,御史大夫老的沙與知樞密院事 禿堅帖木兒得罪於皇太子,皇太子欲誅之,皆奔於 大同,為孛羅帖木兒所匿。老的沙者,帝母舅,以故帝 數為皇太子寢其事,而皇太子不從。帝無如之何,則 傳旨密令孛羅帖木兒隱其跡,而丞相搠思監、宦者 朴不花皆附皇太子,必窮竟其事。皇太子又方倚重 於擴廓帖木兒。時擴廓帖木兒駐太原,與孛羅帖木 兒搆兵,勢相持不可解。二十四年,搠思監、朴不花因 誣孛羅帖木兒、老的沙謀為不軌,而皇太子亦怒不 已。三月,天子以故下詔數孛羅帖木兒罪,削其官職 而奪其兵。孛羅帖木兒不受詔,遂遣兵逼京師,必欲 得搠思監、朴不花乃已。天「子不得已,縛兩人,與之語」, 在《搠思監》《孛羅帖木兒傳》。「七月,孛羅帖木兒又與老 的沙合禿堅帖木兒兵同犯闕。時擴廓帖木兒遣部 將白鎖住以萬騎衛京師,駐於龍虎臺,與戰不利,遂 奉皇太子奔於太原。孛羅帖木兒既入朝據相位,白 鎖住又將二萬騎屯漁陽,為朝廷聲援。二十五年,擴 廓帖木兒」以兵擣大同,取之。皇太子乃趣擴廓帖木 兒大舉以討逆,發丞相也速丘屯東鄙,魏、遼、齊、吳、豫、 豳諸王兵駐西邊,而自率擴廓帖木兒兵取中道抵 京師。亡何,孛羅帖木兒既伏誅,帝詔白鎖住兵守京 城,遂詔皇太子還京,而擴廓帖木兒亦扈從入朝。九 月,詔拜伯撒里右丞相,擴廓帖木兒左丞相。伯撒里, 累朝舊臣,而擴廓帖木兒以後生晚出,乃與並相居 兩月,即請南還視師。是時,中原雖無事,而江淮、川蜀 皆非我所有,皇太子累請出督師,而帝難之。乃詔封 擴廓帖木兒河南王,俾總天下兵而代之行。擴廓帖 木兒於是分省以自隨,官屬之盛,幾與朝廷等,而用 孫翥、趙恆等為謀主。二十六年二月自京師還河南, 欲廬墓以終喪。左右咸以謂受命出師,不可中止。乃 復北渡,居懷慶,又移居彰德。初,李思齊與察罕帖木 兒同起義師,齒位相等,及是擴廓帖木兒總其兵,思 齊心不能平。而張良弼首拒命,孔興、脫列伯等亦皆 以功自恃,各懷異見,請別為一軍,莫肯統屬。釁隙既 開,遂成讎敵。擴廓帖木兒乃遣關保、虎林赤以兵西 攻良弼於鹿臺,而思齊亦與良弼合兵,連不能罷。擴 廓帖木兒始受命南征,而顧乃退居彰德,又惟務用 兵陝西,天子之命,置而不問,朝廷因疑其有異志。皇 太子之奔太原也,欲用唐肅宗《靈武》故事,因而自立, 擴廓帖木兒與孛蘭奚等不從。及還京師,皇后奇氏 傳旨,令擴廓帖木兒以重兵擁太子入城,欲脅帝禪 之位。擴廓帖木兒知其意,比至京城三十里,即散遣 其軍。由是皇太子心銜之。及是,屢趣其出師江淮,擴 廓帖木兒第遣弟脫因帖木兒及部將完哲貊高以 兵往山東,而西兵互相勝負,終不解。帝又下詔和解 之。顧乃戕殺詔使天下奴等,而跋扈之跡成矣。二十 七年八月,帝乃下詔,命皇太子親出總天下兵馬,而 分命擴廓帖木兒以其兵自潼關以東,肅清江、淮;李 思齊以其兵自鳳翔以西,進取川蜀;禿魯以其兵與 張良弼、孔興、脫列伯等,取襄樊;王信以其兵固守山 東信地。然詔書雖下,皇太子亦竟止不行,而分兵之 命,擴廓帖木兒終扞拒不肯受,於是貊高、關保等皆 叛擴廓帖木兒。關保自察罕帖木兒起兵以來,即為 將,勇冠諸軍,功最高;而貊高善論兵,尤為察罕帖木 兒所信任。及是,兩人見擴廓帖木兒有不臣之心,故 皆叛之,列其罪狀聞於朝,舉兵共攻之。而皇太子用 沙藍荅兒帖林沙、伯顏帖木兒、李國鳳等計,立「撫軍 院,總」制天下軍馬,專備。擴廓帖木兒以貊高等能倡 大義,賜號「忠義功臣。」十月,詔落擴廓帖木兒太傅、中 書左丞相,依前河南王,以汝州為食邑,與弟脫因帖 木兒同居河南府,而以河南府為梁王食邑。從行官 屬,悉令還朝。凡擴廓帖木兒所總諸軍,在帳前者,白 鎖住、虎林赤領之;在河南者,李克彝領之;「在山東者 也速領之;在山西者沙藍荅兒領之;在河北者貊高 領之。」擴廓帖木兒既受詔,即退軍屯澤州。詔又命禿 魯與李思齊、張良弼、孔興、脫列伯率兵東向,以正天 討。二十八年,朝廷命左丞孫景益分省太原,關保以 兵為之守。擴廓帖木兒即遣兵據太原,而盡殺朝廷 所置官。皇太子乃命魏賽因不花及關保,皆以兵與思齊、良弼諸軍夾攻澤州。而天子又下詔「削奪擴廓 帖木兒爵邑,令諸軍共誅之。其將士官吏效順者,與 免本罪。惟孫翥、趙恆罪在所不赦。」二月,擴廓帖木兒 退守於平陽,而關保遂據澤、潞二州,以與貊高合。時 李思齊、張良弼、孔興、脫列伯與擴廓帖木兒相持既 久,《大明》兵時已及河南,思齊、良弼皆遣使詣擴廓帖 木兒,告以出師非本心,乃解兵大掠西歸。七月,貊高、 關保進攻平陽。當是時,擴廓帖木兒氣稍沮,而關保、 貊高勢甚振,數請戰。擴廓帖木兒不應,或師出即復 退。一日,諜知貊高分軍掠祁縣,即夜出師薄其營,掩 擊之,大敗其眾,貊高、關保皆就擒。朝廷聞之,遽罷撫 軍院,而帖林沙、伯顏帖木兒、李國鳳等,以誤國皆受 黜。既而擴廓帖木兒上疏自陳其情悃,帝尋亦悔悟, 下詔滌其前非。於是大明兵已定,山東及河、洛,中原 俱不守。閏七月,帝乃下詔,復命擴廓帖木兒仍前河 南王,太傅、中書左丞相,孫翥、趙恆并復舊職,以兵從 河北南討。也速以兵趣山東,禿魯兵出潼關,李思齊 兵出七盤、金、商,以圖復汴、洛。未幾,《也速》兵遂潰,禿魯 思齊兵亦未嘗出,而擴廓帖木兒又自平陽退守太 原,不復敢南向,事已不可為矣。已而大明兵迫京城, 帝北奔,國遂以亡。及《大明》兵至太原,擴廓帖木兒即 棄城遁,領其餘眾,西奔於甘肅。

也速[编辑]

按《元史》本傳:「也速,蒙古人,倜儻有能名。由宿衛歷尚 乘寺提點,遷宣政院參議。至正十四年,河南賊芝麻 李據徐州,也速從太師脫脫南征。徐州城堅不可猝 拔,脫脫用也速計,以巨石為砲,晝夜攻之不息,賊困 不能支,也速又攻破其南關外城,賊遂遁走,以功除 同知中政院事。繼又領軍從父太尉月闊察兒征淮」 西,會賊圍安豐,即往援之。渡淮無舟,因策馬探水深 淺,浮而過,賊大駭,撤圍去。進攻濠州,有詔班師,乃還。 陞將作院使。復從太尉征淮東,取盱眙。遷淮南行樞 密院副使,陞同知樞密院事。討賊海州,大敗之。賊走 航海襲山東,盡有其地。也速計「賊必乘勝北侵,急引 兵北還,表裡擊之,復滕、兗二州,及費」、鄒、曲阜、寧陽、泗 水五縣,賊勢遂衄。未幾,復泰安州及平陰、肥城、萊蕪、 新泰四縣,又平安水等五十三寨。陞知樞密院事,討 莆臺賊杜黑兒,擒送京師,磔之。東昌。賊將北寇,道出 陵州,也速邀擊於景州,斬獲殆盡,復阜城縣。有詔命 也速以軍屯單家橋,斷賊北路。賊轉攻長蘆,也速往 與戰,流矢貫左手不顧,轉鬥無前,殺賊五百餘人,奪 馬三千匹。於是分兵下山寨,民爭來歸。拜中書平章 政事,改行省淮南。雄州、蔚州賊繼起,也速悉平之。知 樞密院事劉哈剌不花所部卒掠懷、來、雲州,欲為亂。 也速以輕騎擊滅其首禍者,降其眾,隸麾下。賊陷大 寧,詔也速往討之。賊兵次侯家店,也速遇賊,即前與 戰,自昏抵曙,散而復合。《也速》遣別騎繞出賊後。賊腹 背受敵,大敗,遂拔大寧,擒賊首湯通、周成等三十五 人,磔於都市。召入覲,賞賚優渥,進階金紫光祿大夫, 知樞密院事。既而賊雷帖木兒不花、程思忠等陷永 平。詔也速出師,遂復灤州及遷安縣。時遼東郡縣,惟 永平不被兵,儲粟十萬,芻槁山積,居民殷「富,賊乘間 竊入,增土築城,因河為塹,堅守不可下。」也遠乃外築 大營,絕其樵采,數與賊戰,獲其偽帥二百餘人,平山 寨數十,又復昌黎、撫寧二縣,擒雷帖木兒不花,送京 師。賊急,乃乞降於參政徹力帖木兒,為請命於朝,詔 許之,命也速退師。也速度賊必以計怠我師,乃嚴備 以偵之。程思忠果棄城遁去。亟追至瑞州,殺獲萬計。 賊遂東走金、復州。詔還京師,拜遼陽行省左丞相,知 行樞密院事,撫安迤東兵農,委以便宜。開省於永平, 總兵如故。金、復、海、蓋、乾王等賊並起,西侵興中州,陰 由海道趨永平。聞也速開省,乃止。也速亟分兵防其 衝突,賊乃轉攻大寧,為守將王聚所敗,斬其渠魁,眾 潰皆西走。也速慮賊窺上都,即調右丞忽林台提兵 護上都,簡精銳自躡賊後。賊果寇上都,忽林台擊破 之,賊眾又大潰,永平、大寧於是始平。乃分命官屬,勞 來安輯其民,使什伍相保,以事耕種。民為立石,頌其 勳德。二十四年,孛羅帖木兒與右丞相搠思監、宦者 朴不花有怨,遣兵犯闕,執二人以去。而也速遂拜中 書左丞相。七月,孛羅帖木兒留兵守大同,自率兵復 向闕,京師大震,百官從帝城守。皇太子統兵迎於清 河,命也速軍於昌平。而孛羅帖木兒前鋒已度居庸 關,至昌平。也速一軍皆無鬥志,不戰而潰。皇太子馳 入城,尋出奔於太原。孛羅帖木兒遂入京城,為中書 右丞相。語具《孛羅帖木兒傳》。二「十五年,皇太子在太 原,與擴廓帖木兒謀清內難,承制調甘肅、嶺北、遼陽、 陝西諸省諸王兵,入討孛羅帖木兒。孛羅帖木兒乃 遣御史大夫禿堅帖木兒率兵攻上都附皇太子者, 且以禦嶺北之兵。又調也速率兵,南禦擴廓帖木兒 部將竹真、貊高等。也速軍次良鄉不進,謀之於眾,皆 以謂孛羅帖木」兒所行狂悖,圖危宗社,中外同憤,遂勒兵歸永平,西連太原擴廓帖木兒,東連遼陽也先 不花國王軍聲大振。孛羅帖木兒患之,遣其將同知 樞密院事姚伯顏不花以兵往討。軍過通州,白河水 溢不能進,駐虹橋築壘以待。姚伯顏不花素輕也速 無謀,不設備。也速覘知之,襲破其軍,擒姚伯顏不花, 孛羅帖木兒大恐,自將討也速。至通州,大雨,三日乃 還。孛羅帖木兒先以部將保安不附己,殺之,至是又 失姚伯顏不花。二人皆驍將,也如失左右手,鬱鬱不 樂,事敗,遂伏誅。二十七年,詔以也速為中書右丞相, 分省山東。二十八年,大明兵取山東。閏七月,也速與 部將哈剌章、田勝、周達等禦於莫州,眾敗潰,乃盡略 莫州殘民北遯。

答失八都魯[编辑]

按《元史》本傳:答失八都魯,曾祖紐璘,祖也速答兒,有 傳。答失八都魯,南加台子也。以世襲萬戶,鎮守羅羅 宣慰使。土人作亂,答失八都魯捕獲有功,四川省舉 充船橋萬戶,出征雲南,陞大理宣慰司都元帥。至正 十一年,特除四川行省參知政事,撥本部探馬赤軍 三千,從平章咬住討賊於荊襄。九月,次安平站。時咬」 住兵既平江陵,答失八都魯請自攻襄陽。十二年,進 次荊門,時賊十萬,官軍止三千餘。遂用宋廷傑計,招 募襄陽官吏及土豪避兵者,得義丁二萬,編排部伍, 申其約束。行至蠻河,賊守要害,兵不得渡。即令屈萬 戶率其兵,由間道出其後,首尾夾攻,賊大敗,追至襄 陽城南,大戰,生擒其偽將三十人,腰斬之。賊自是閉 門不復出。答失八都魯乃相視形勢,內列八翼,包絡 襄城;外置八營,軍峴山、楚山以截其援,自以中軍四 千據虎頭山,以瞰城中。署從征人李復為南漳縣尹, 黎可舉為宜城縣尹,拊循其民,以賦軍饋。城中之民 受圍日久,夜半,二人縋城叩營門,具告虛實,願為內 應。答失八都魯與之定約,以五月朔日四更攻城,授 之「《密號》而去。至期,民垂繩以引官軍,先登者近十人。 時賊船百餘艘在城北,陰募善水者鑿其底。天將明, 城破,賊巷戰不勝,走就船,船壞,皆溺水死。偽將王權 領千騎西走,遇伏兵,被擒,襄陽遂平。加答失八都魯 資善大夫,賜上尊及黃金束帶。以其弟識里木為襄 陽達「魯花赤,子孛羅帖木兒為雲南行省理問。」比賊 再犯荊門、安陸、沔陽,答失八都魯輒引兵敗之。尋詔 益兵五千,以烏撒、烏蒙元帥成都不花聽其調發。十 三年,定青山、荊門諸寨。九月,率兵略均、房、平穀城,攻 開武當山寨數十,獲偽將杜將軍。十二月,趨攻峽州, 破偽將趙明遠木驢寨,陞四川行省右丞,「賜金繫腰。」 十四年正月,復峽州。三月,陞四川行省平章政事,兼 知樞密院事,總荊、襄諸軍。五月,命玉樞虎兒吐華代 答失八都魯守中興、荊門,且令答失八都魯以兵赴 汝寧。十月,詔與太不花會軍討安豐。是月,復苗軍所 據鄭、均、許三州。十二月,復河陰、鞏縣。十五年,命答失 八都魯就管領太不花一「應諸王、藩將兵馬,許以便 宜行事。」六月,拜河南行省平章政事,進次許州長葛, 與劉福通野戰,為其所敗,將士奔潰。九月,至中牟,收 散卒,團結屯種。賊復來劫營,掠其輜重,遂與孛羅帖 木兒相失。劉哈剌不花進兵來援,大破賊兵,獲孛羅 帖木兒,歸之。復駐汴梁東南青堽。十二月,調兵進討, 大敗賊於太康,遂圍亳州,偽宋主小明王遁。十六年, 加金紫光祿大夫。三月,朝廷差脫歡知院來督兵,答 失八都魯父子親與劉福通對敵,自巳至酉,大戰數 合,答失八都魯墜馬,孛羅帖木兒扶令上馬先還,自 持弓矢連發以斃,追者夜三更,步回營中。十月,移駐 陳留。十一月,攻取夾河劉福通寨。十二月庚申,次高 柴店,偪太康三十里。是夜二鼓,賊五百餘騎來劫,以 有備,亟遁火而追之。比曉,督陣力戰,自寅至巳,四門 皆陷。壯士緣城入其郛,斬首數萬,擒偽將軍張敏、孫 韓等九人,殺偽丞相王羅二人。辛酉,太康悉平,遣孛 羅帖木兒告捷京師,帝賜勞內殿。王其先臣二世,拜 河南行省左丞相,仍兼知樞密院事,守禦汴梁。識里 木雲南行省左丞,孛羅帖木兒四川行省左丞,將校 僚屬賞爵有差。十七年三月,詔朝京師,加開府儀同 三司、太尉、四川行省左丞相。九月,取溝城、東明、長垣 三縣。十月,詔遣知院達理麻失理來援,分兵雷澤、濮 州,而達理麻失理為劉福通所殺,達達諸軍皆潰。答 失八都魯力不能支,退駐石村。朝廷頗疑其玩寇失 機,使者促戰相踵。賊覘知之,詐為答失八都魯通和 書,遺諸道路,使者果得之以進。答失八都魯覺知,一 夕憂憤死,十二月庚子也。子孛羅帖木兒,別有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