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3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三十五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五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三

  明三

  張赫       張銓

  楊璟       朱亮祖

  薛顯       郭子興

  顧時       陳德

  王志       梅思祖

  金朝興      唐勝宗

  陸仲亨      鄭遇春

  費聚       趙庸

  黃彬       陸聚

  葉昇       胡美

  周德興      王弼

  謝成       李新

  胡大海      耿再成

  張德勝      汪興祖

  趙德勝      張子明

  丁普郎

官常典第五百三十五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三[编辑]

明三[编辑]

張赫[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赫,濠人。江淮大亂,團義兵以捍鄉里, 嘉山繆把頭招之不往。聞太祖起,率眾來附,授千戶, 以功進萬戶。從渡江,所至攻伐皆預。以功擢常春翼 元帥,守禦常州。尋從擊陳友諒於鄱陽湖,又從攻武 昌。已又從大將軍伐張士誠,進圍平江,諸將分門而 軍,赫軍閶門,士誠屢出兵突戰,屢挫其鋒。吳平,賜綵」 段表裡。又從大軍克慶元,并下溫、台。洪武元年擢福 州衛都指揮副使,進本衛同知,復命署都指揮使司 事。是時倭寇出沒海島中,乘間輒薄岸剽掠,沿海居 民患苦之。帝數遣使齎詔書諭日本國王,「能臣則奉 表來庭,不臣斂兵自固,必欲為寇。」將剋期命舟師颺 颿致討。繼又數絕日本貢使,然竟不得倭人要領。赫 在海上久,所捕鹵不可勝計。最後追寇至琉球大洋, 與戰,擒其魁十八人,斬首數十級,獲倭船十餘艘,收 弓刀諸器械無算。帝偉赫功,遂命掌都指揮印。尋調 興化衛。召還,擢大都督府僉事。會遼東漕運方艱,軍 食後期,帝深以為慮。以赫久於海上,習海道曲折,因 命赫督海運事。久之,封航海侯,予世券。前後往來遼 東十二歲,凡督十運,勞勩備至,軍中賴以無乏。病卒, 追封恩國公,諡《莊簡》。

張銓[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銓,定遠人。從取太平,定集慶、鎮江、常 州、婺州,討漢擣、江州,戰鄱陽湖,取鄂渚,收淮東,平吳, 累功為指揮僉事。從大將軍取中原燕晉秦蜀,進都 督僉事。董建齊王府於青州,副江夏侯周德興征五 溪蠻。已而水盡源通。塔平、散毛諸洞酋作亂,復副德 興討平之。從潁國公傅友德征雲南,由永寧克烏撒。」 久之,復從友德征烏撒及曲靖、普安、龍海、孟定諸蠻。 洪武二十三年封永寧侯,食祿千五百石,世指揮使。

楊璟[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璟,合肥人,本儒家子。以管軍萬戶從 太祖下集慶,進總管。下常州,進親軍副都指揮使。從 下婺州,遷樞密院判官。再從伐漢,以功擢湖廣行省 參政,移鎮江陵,進攻湖南蠻寇,駐師三江口,復以招 討功遷行省平章政事。率左丞周德興、參政張彬將 武昌諸衛軍,取廣西。洪武元年春,進攻永州,守將鄧」 祖勝迎戰敗,斂兵固守,璟進圍之。元兵來援,駐東鄉, 倚湘水列七營,軍勢甚盛。璟擊敗之,俘獲千餘人。全 州守將平章阿思蘭及周文貴再以兵來援,輒遣德 興擊敗之。遣千戶王廷取寶慶,德興、彬取全州,略定 道州、藍山、桂陽、武岡諸州縣。而永州久不下,令裨將 分營諸門,築壘困之,造浮橋西江上,急攻之。祖勝力 盡,仰藥死。百戶夏昇納降。璟兵踰城入,參政張子賢 巷戰,軍潰被執,遂克永州。而征南將軍廖永忠、參政 朱亮祖亦自廣東取梧州,定潯、貴、鬱林。亮祖以兵來 會,進攻靖江不下。璟謂諸將曰:「彼所恃西濠水耳。決 其隄岸,破之必矣。」乃遣指揮丘廣攻閘口關,殺守隄 兵,盡決濠水,築土隄五道,傅於城。城中猶固守,急攻。 二月克之,執平章也兒吉尼。先是,張彬攻南關,為守 城者所詬怒,欲屠其民。璟甫入,立禁止之,民乃安。復移師徇郴州,降其兩江土官黃英、岑伯顏等,而永忠 亦定。南寧、象州、廣西悉平。還為偏將軍,與湯和取山 西,至澤州,及元平章韓扎兒戰於韓店,敗績。還捕唐 州亂卒,留鎮南陽。未幾,詔璟往使於夏。是時,夏主昇 幼,母彭及諸大臣用事。璟既至,數諭昇以禍福,俾從 入覲。昇集其下共議,而諸大臣方專恣,不利昇歸朝, 皆持不可,昇亦莫能決。於是璟還,復遺昇書曰:「古為 國者,同力度德,同德度義,義不足則不敢抗,德不足 則歸順焉。故能身家兩全,流譽無窮,福及子孫族姓 長久,反是者輒敗。」今足下幼沖,席先人業,據有巴蜀, 嘿然在位,不咨至計,而聽群下之議,以瞿塘、劍閣之 險,一夫負戈,萬人無如之何。此皆不達時變,以誤足 下。何則?昔據蜀最盛者,莫如漢昭烈,且以諸葛武侯 佐之,綜核官守,訓練士卒,財用不足,皆取之南詔,然 猶朝不謀夕,僅能自保。今「足下疆場,南不過播州,北 不過漢中,以此準彼,相去萬萬,而欲藉一隅之地,延 命頃刻,可謂智乎?若以險阻可恃,則三苗之墟不滅, 有扈之國不亡,蠶叢魚鳧之鄉不至足下矣。我主上 仁聖威武,神明響應,順附者無不加恩,負固者無不 致討。以足下先人通好之故,不忍加師」,數使使諭意。 又以足下「年幼,未歷事變,恐惑於狂瞽,失遠大計,故 復遣璟面諭禍福。深仁厚德,所以待明氏者不淺,足 下可不深念乎?且向者如陳、張之屬,竊據吳楚,造舟 塞江河,積糧過山岳,強將勁兵,自謂無敵,然鄱陽一 戰,友諒授首,旋師東討,張氏面縛,此非人力,實天命 也。足下視此何如?友諒子竄歸江夏,王師致伐,勢窮 銜璧,主上宥其罪愆,剖符錫爵,恩榮之盛,天下所知。 足下無彼之過,而能翻然覺悟,自求多福,則必享茅 土之封,保先人之祀,世世不絕,豈不賢智矣哉!若必 欲崛強一隅,假息頃刻,魚遊沸鼎,燕巢危幕,禍害將 至,恬不自知。璟恐天兵一臨,凡今為足下謀者,他日 或以郡獻,或以城降,各自為身計,以取富貴。當此之 時,老母弱子,將安所歸?縱足下年幼未曉,語及於此, 能不為痛心乎!禍福利害,瞭然可睹,順逆之機,在足 下審之而已。」昇不聽。踰二年而夏亡,蓋略如《璟書》云。 三年,大封功臣,璟為營陽侯,祿千五百石,予世券。四 年,從湯和伐夏,戰於瞿塘,不利。夏平,充副將軍,討定 辰、沅蠻寇。再從大將軍徐達鎮北平,練兵遼東。十五 年卒。追封丙國公,諡「武信。」子通嗣。

朱亮祖[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亮祖,六安人。元授義兵元帥。太祖克 寧國,擒亮祖,喜其勇悍,賜金幣,仍舊官。居數月,叛歸 於元,數與我兵戰,為所獲者六千餘人,遂陷宣城,據 之。太祖方取建康,未暇討也。既克常州,遣徐達等征 之,圍宣城。亮祖突出,常遇春與戰,被創而還,諸將莫 敢前,太祖親往督戰,獲之,縛以見,問曰:『爾將何如』?對」 曰:「生則盡力,死則死耳。」太祖壯而釋之。留麾下,從攻 伐,屢有功,授樞密院判。從下南昌、九江,戰鄱陽湖,下 武昌,進廣信衛指揮使。李文忠破李伯昇於新城,亮 祖乘勝燔其營,落數十,獲同僉元帥等六百餘人,軍 士三千,馬八百匹,輜重鎧甲無算。伯昇僅以數騎遁。 太祖嘉其功,賜賚甚厚。胡深請會兵攻陳友定。亮祖 由鉛山進取浦城,克崇安、建陽,功最多。會攻桐廬,圍 餘杭,遷浙江行省參政,副李文忠守杭州。帥馬步舟 師數萬討方國瑛。下天台,進攻台州,國瑛出走,追至 黃巖,降其守將哈兒魯,徇下仙居諸縣。進兵溫州,方 明善拒戰,擊敗之,克其城。徇下瑞安,復敗明善於盤 嶼,追至楚門。國瑛窮蹙,及明善詣軍降。洪武元年,副 征南將軍廖永忠由海道取廣東,何真迎降,悉定其 地。進取廣西,克梧州。元尚書普顏帖木兒戰死,遂定 鬱林、潯、貴諸郡。與平章楊璟會師,攻克靖江,執元平 章也兒吉尼。同廖永忠克南寧、象州。廣西平。班師,太 子率百官迎勞龍灣。三年封永嘉侯,食祿千五百石, 予世券。四年伐蜀。帝以諸將久無功,命亮祖為征鹵 右副將軍。濟師至蜀,而明昇已降,徇下未附州縣。師 還,以擅殺軍校,不預賞。八年同傅友德鎮北平。還,又 同李善長督理屯田,巡海道。十二年出鎮廣東。亮祖 勇悍善戰而不知學,所為多不法。番禺知縣道同以 聞。亮祖誣奏同,同死,事見《同傳》。帝尋悟,召亮祖至,鞭 之卒。御製《壙志》,仍以侯禮賜葬。

薛顯[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顯蕭人。趙均用據徐州,以顯為元帥, 守泗州。均用死,以泗州來降,授指揮,從征伐。南昌平, 命顯從大都督朱文正守之。陳友諒寇南昌,顯守章 江、新城二門。友諒攻甚急,顯隨方禦之,間出銳卒搏 戰,斬其平章劉進昭,擒副樞趙祥。固守三月乃解。武 昌既平,鄧仲謙據新淦不下,顯討斬之。因徇下未附」 諸郡縣,以功擢江西行省參政。從徐達等收淮東,遂 伐張士誠,與常遇春攻湖州,別將游軍取德清,攻昇 山水寨。士誠遣其五太子盛兵來援,遇春與戰,小卻。 顯率舟師奮擊,燒其船,大潰。五太子及朱暹、呂珍等以舊館降,得兵六萬人。遇春謂顯曰:「今日之戰,將軍 功,遇春弗如也。」五太子等既降,吳人震恐,湖州遂下。 進圍蘇州,與諸將分門而軍。吳平,進行省右丞。命從 大將軍徐達取中原。瀕行,太祖諭諸將,謂:「薛顯、傅友 德勇略冠軍,可當一面。」進克兗、沂、青、濟,取東昌、棣州、 樂安。還收河南,搗關陝。渡河取衛輝、彰德、廣平、臨清。 率馬步舟師取德州、長蘆。敗元兵於河西務。又敗之 通州,遂克元都。分兵邏古北諸隘口。略大同,獲喬右 丞等三十四人。進征山西,次保定,取七垛寨,追敗脫 因帖木兒。與友德將鐵騎三千,略平定,西取太原,走 擴廓,降豁鼻馬。邀擊賀宗哲於石州,拔桃花、白崖諸 山寨。與大將軍達會平陽,以降將杜旺等十一人見。 遂從入關中,抵臨洮。別將攻馬鞍山西番寨,大獲其 畜產。敗擴廓於寧夏。復與達會師,取平涼。張良臣偽 以慶陽降,顯往納之。良臣蒲伏道迎,夜刦顯營,顯傷, 突圍免。良臣據城叛,達進圍之。擴廓遣韓扎兒攻原 州以撓明師。顯駐兵靈州遏之,良臣援絕,遂敗。追賀 宗哲於六盤山,逐擴廓於塞外。洪武三年冬,大封功 臣,以顯擅殺胥吏、獸醫、馬軍及千戶吳富,面數其罪, 封永城侯,弗與券,謫居海南。分其祿為三,一以贍吳 富及所殺馬軍之家,一以給其母妻,令功過毋相掩 顯。居海南踰年,帝念之,召還,予世券,食祿一千五百 石。復從大將軍征漠北。數奉命巡視河南,屯田北平, 練軍山西。從魏國公巡北邊,從宋國公出金山。二十 年冬,師還,次山海關,卒。贈永國公,諡「桓襄。」

郭子興[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子興,一名興,濠人。滁陽王郭子興據 濠稱元帥,子興隸麾下。太祖在甥館,子興歸心焉。軍 行嘗備宿衛,累功授管軍總管,進統軍元帥。圍常州, 晝夜不解甲者七月,城下受上賞。攻寧國、江陰、宜興、 婺州、安慶、衢州,皆下之。又克龍興,戰於鄱陽,陳友諒 連巨艦以進,我師屢卻。子興獻計,以火攻之,友諒死。」 從征武昌,斬獲多,進鷹揚衛指揮使。從徐達取廬州, 援安豐,大敗張士誠兵,平襄陽、衡、澧,還克高郵、淮安。 轉戰湖州,圍平江,軍於婁門。吳平,擢鎮國將軍、大都 督府僉事。洪武元年從達取中原,克汴梁,守禦河南。 馮勝取陝州,請益兵守潼關。達曰:「無如子興者。」遂調 守之。潼關,三秦門戶。李思齊、張思道等日窺伺,子興 悉力捍禦。王左丞來攻,大敗之。移鎮鞏昌,邊境帖然。 洪武三年為秦王武傅,兼陝西行都督府僉事。其冬 封鞏昌侯,食祿一千五百石,予世券。四年伐蜀,克漢 州、成都。十一年練兵臨清。十六年巡北邊。召還。卒。贈 陝國公,諡「宣武。」二十三年追坐胡黨爵除。

顧時[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時字時舉,濠人。倜儻好奇略,從太祖 渡江,諸攻伐皆從有功。由百夫長授元帥。取安慶、南 昌、廬州、泰州,擢天策衛指揮同知。李濟據濠州,時從 平章韓政討降之。攻張士誠昇山水寨,引小舫繞敵 舟,舟中俯視而笑。時乘其懈,率壯士數人,大呼躍入 舟,眾大亂,餘舟競進。五太子來援,薛顯又敗之,五太」 子等降。遂從大將軍平吳,旋師取山東。洪武元年拜 大都督府副使兼同知率府事。從大將軍定河南北, 浚閘以通舟師,自臨清至通州,擣元都,與諸將分邏 古北諸隘口。從大軍取平陽,克崞州,獲逃將王信等。 取蘭州,圍慶陽。張良臣耀兵城下,擊敗之,獲其裨將 九人。良臣乃不敢復出。慶陽平,徐達還京,令時將騎 兵略靜寧州,走賀宗哲。西邊悉平。三年進大都督同 知,封濟寧侯,祿千五百石,予世券。四年為左副將軍, 副傅友德率河南、陝西步騎伐蜀。自興元進克階、文, 敗蜀兵於漢州,遂克成都。明年副李文忠北征。分道 入沙漠。迷失道,糧且盡。遇寇,士疲不能戰。時率麾下 數百人,躍馬衝擊,敵眾披靡,引去。獲其輜重糧畜以 歸,軍聲大振。七年從徐達鎮北平。踰年召入,復還鎮。 十二年卒。葬鍾山。追封勝國公,諡襄靖,祔祭功臣廟。 時能以少擊眾,沉鷙不伐,帝甚重之。子敬嗣。

陳德[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德字至善,濠人,世農家,有勇力。太祖 起兵,首隸麾下,以萬夫長從戰,皆有功。為帳前都先 鋒,同諸將取寧、徽、衢、婺,以功擢元帥。李伯昇寇長興, 德往援,擊走之。從援南昌,大戰鄱陽湖,先登太祖舟 膠淺,德力戰,身被九矢,不退。從平武昌,伐張士誠,大 敗其兵於舊館,擢天策衛親軍指揮使。吳平,進僉大」 都督府事。從大將軍取山東,克汴梁、河南,立河南行 都督府,以德署府事。討平群盜。征山西,破澤州磨盤 寨,獲參政喻仁。遂會大軍克平陽、太原、大同。渡河取 奉元、鳳翔。至秦州,元守將呂國公遁,追擒之。張良臣 復叛,徐達圍之。德與諸將抄其出入路。良臣恃其兄 思道為外援,信使往來,悉為德所獲,慶陽遂下,以德 守之。又大破擴廓於古城,降其卒八萬。洪武三年封 臨江侯,食祿一千五百石,予世券。明年與潁川侯傅 友德伐蜀。分道入綿州,破龍德,大敗吳友仁之眾。乘勝圍漢州,敗向大亨、戴壽援兵於城下,遂拔之,擒其 招討以下百餘人。壽等走成都,又追敗之。遂與友德 圍成都。蜀平,賜白金、綵幣。五年為左副將軍,與馮勝 征漠北,破敵於別力篤山,俘斬萬計。克甘肅,取亦集 乃路,留兵扼關而還。明年復總兵出朔方,敗敵三岔 山,擒其副樞失剌罕等七十餘人。其秋再出,戰於仄 剌河,斬首六百級,獲其同僉忻都等五十四人。凡三 戰三捷。七年練兵北平。十年還鳳陽。十一年卒。追封 杞國公,諡定襄。子鏞襲封。十六年為征南左副將軍, 討平龍泉諸山寇,練兵汴梁。十九年與靖海侯吳禎 城會州,從勝征納哈出。將至金山,與大將軍異道相 失,敗沒。二十三年追坐德胡黨。詔書言其征西時有 過,被鐫責。遂與惟庸通謀,爵除。

王志[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志,「臨淮人。元末以鄉兵從取濠,歸太 祖於滁陽從戰,屢騰柵先登,身昌矢石,授右副元帥。 從取常州、寧國、江陰,復宜興。攻高郵,擣九江,下黃梅, 鏖戰鄱陽。從平武昌,還克廬州,敗張士誠兵,追奔四 十里。以親軍衛指撣使改六安衛,守六安。從幸汴梁, 渡河取懷慶、澤、潞,留守平陽。大將軍徐達西伐,會師」 克興元。洪武三年進同知都督府事,封六安侯,歲祿 九百石,予世券。留守平陽,移漢中,率兵出察罕腦兒 塞,還鎮平陽。復從大將軍征沙漠。其後用兵西南,皆 以偏將軍從。雖無首功,然持重,未嘗敗衄。其攻合肥, 敗樓兒張,擒吳副使,為戰功第一。領山西都司衛所 軍務,帝稱其處置得宜。十六年督兵往雲南品甸,繕 城池,立屯堡,置驛傳,安輯其民。十九年卒。追封許國 公。諡「襄簡。」子威嗣。

梅思祖[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思祖,夏邑人。初為元義兵。元帥叛,從 劉福通擴廓。」其父。尋棄福、通,歸張士誠,為中書左 丞,守淮安。徐達兵至,迎降,并獻四州。士誠殺其兄弟 數人。太祖以思祖知命識微,降諭褒美,比之「陳平馬 援」,擢授大都督府副使。從大軍伐吳,克昇山水寨,下 湖州,圍平江,皆有功。吳平,遷浙江行省右丞。從大將 軍伐中原,克山東,取汴、洛,破陝州,下潼關。旋師徇河 北,至衛輝。元平章龍二棄城走彰德,師從之。龍二復 出走,遂降其城,守之,略定北平未下州郡。從大軍平 晉、冀,復從平陝西別將克邠州,獲元參政毛貴等三 十人。從大將軍破擴廓於定西,還自秦州破略陽,入 沔州,取興元。洪武三年論功,封汝南侯,食祿九百石, 予世券。四年伐蜀。五年征甘肅。還,命巡視山、陝、遼東 城池。十四年,四川水盡源通塔平、散毛諸洞長官作 亂,命思祖為征南副將軍,與江夏侯周德興率兵討 平之。十五年復與傅友德平雲南,置貴州都司,以思 祖署指揮使。尋署雲南布政司事,與平章潘元明同 守雲南。思祖善撫輯,遠人安之,是年卒。

金朝興[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朝興,巢人。淮西亂,聚眾結砦自保。俞 通海等既歸太祖,朝興亦率眾來附。從渡江,所在征 伐皆預有功。克常州,為都先鋒。復宜興,為左翼副元 帥。平武昌,進龍驤衛指揮同知。平吳,改鎮武衛指揮 使。克大同,改大同衛指揮。取東勝州,獲元平章劉麟 等十八人。洪武三年,論功為都督僉事,兼秦王左相。」 未幾,解都督府事,專傅王。四年從大軍伐蜀。六年率 師至黑城,獲元太尉盧伯顏、平章帖兒不花,并省院 等官二十五人。遂從李文忠分領東道兵取和林。語 具《文忠傳》。朝興沉勇有智略,所至以偏師取勝,雖未 為大帥,而功出諸將上。十一年,從沐英西征,收納鄰 七站地。明年,論功,封宣德侯,祿二千石,世襲指揮使。 十五年從傅友德征雲南,駐師臨安。元右丞兀卜台、 元帥完者都、土酋楊政等俱降。朝興撫輯有方,軍民 咸悅。進次會川,卒。訃聞,追封沂國公,諡「武毅。」十七年 論平雲南功,改錫世侯券,增祿五百石。長子鎮嗣。

唐勝宗[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勝宗,濠人。太祖起兵,勝宗年十八來 歸。從渡江,積功為中翼元帥。從徐達克常州,進圍寧 國,扼險力戰,敗其援兵,城遂降。從征婺州,克之。從征 池州,力戰敗陳友諒兵,擢龍驤衛指揮僉事。從征友 諒,至安慶,敵固守,勝宗為陸兵疑之,出不意擣克其 水寨。從下南昌,略定江西諸郡。援安豐,攻廬州,戰鄱」 陽,邀擊涇江口,皆有功,擢驃騎衛指揮同知。從定武 昌,徇長沙、沅陵、澧陽。從徐達取江陵,還定淮東。穴城 克安豐,追獲元將忻都,為安豐衛指揮使守之。從大 將軍伐中原,克汴梁、歸德、許州,輒留守。從大軍克延 安,進都督府同知。洪武三年冬封延安侯,食祿千五 百石,予世券。坐擅馳驛騎,奪爵,降指揮。捕代縣反者, 久乃復之。十四年,浙東山寇葉丁香等作亂,命總兵 討之,擒賊首併其黨三千餘人,分兵平安福賊。十五 年巡視陝西,督屯科兵。十六年鎮守遼東,奉敕勿通 高麗。高麗使至,察其姦,表聞。賜敕褒美。比魏田豫卻烏桓賂,稱「名臣。」在鎮七年,威信大著。率師討平貴州, 平越蠻,練兵黃平。二十三年,坐胡黨誅,爵除。

陸仲亨[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仲亨,濠人。歸太祖,從征滁州,收大柳 樹諸寨,克和陽,擊敗元兵,逐青山群盜。從渡江,取太 平,定集慶。從徐達下諸郡縣,授左翼統軍元帥。從征 陳友諒,功多,進驃騎衛指揮使。從常遇春討贛州,降 熊天瑞,為贛州衛指揮使,節制嶺南北新附諸郡。調 兵克梅州、會昌、湘鄉,悉平諸山寨。洪武元年,率衛軍」 會廖永忠等征廣東,略定諸郡縣,會永忠於廣州,降 元將盧左丞。廣東平,改美東衛指揮使,擢江西行省 平章,代鄧愈鎮襄陽,改同知都督府事。三年封吉安 侯,祿千五百石,予世券,與唐勝宗同。坐事降指揮,捕 寇鴈門,同復爵。十二年與周德興、黃彬等從湯和練 兵臨清。未幾,即軍中逮三人至京,既而釋之,移鎮成 都。烏撒諸蠻復叛,從傅友德討平之。二十三年治胡 惟庸逆黨家奴封帖木告仲亨與勝宗、費聚、趙庸皆 與通謀,下吏訊。獄具,帝曰:「朕每怪其居貴位,有憂色。」 遂誅仲亨,籍其家。初,仲亨年十七,為亂兵所掠,父母 兄弟俱亡,持一升麥伏草間。帝見之,呼曰:「來。」遂從征 伐,至封侯。帝嘗曰:「此我初起時腹心股肱也。」竟誅死。

鄭遇春[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遇春,濠人。與兄遇霖俱以勇力聞。遇 霖與里人有郤,欲殺之,遇春力護得解。眾皆畏遇霖, 而以遇春為賢。太祖下滁州,遇霖為先鋒,取鐵佛岡、 三汊河、大柳寺寨,遇春亦累功至總管。攻蕪湖,遇霖 戰死,遇春領其眾。時諸將所部不過千人,遇春兼兩 隊,而遇霖所部尤驍果,累戰功多,授左翼元帥。從平」 陳友諒,身先士卒,未嘗自言功。太祖異之。取六安,為 六安衛指揮僉事。從大將軍定山東、河南、北,克朔州, 改朔州衛指揮副使。洪武三年進同知大都督府事, 封滎陽侯。歲祿九百石,予世券。明年命駐臨濠,開行 大都督府。坐累奪爵。尋復之。從傅友德平雲南,率楊 文等經略城池屯堡。還京,督金吾諸衛造海船百八 十艘,運餉遼東。籍陝西岷州諸衛官馬。二十三年坐 胡黨死,爵除。

費聚[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聚字子英,五河人。父德興,以材勇為 游徼卒。聚少習技擊,太祖遇於濠,偉其貌,深相結納。 定遠張家堡有民兵,無所屬,郭子興欲招之,念無可 使者,太祖力疾請行,偕聚騎而往,步卒九人俱至寶 公河,望其營甚整,弓弩皆外向,步卒懼欲走。太祖曰: 『彼以騎蹴我,走將安往』?遂前,前阻水,下馬步行,抵其」 營,與定約,「三日治裝。」太祖先歸,留聚俟之。其帥欲他 屬,聚還報,太祖復偕聚以三百人往縛其帥,收卒三 千人。豁鼻山有秦把頭八百餘人,聚復招降之。遂從 取靈壁,克泗、滁、和州,授承信校尉。既定江東,克長興, 立永興翼元帥府,以聚副耿炳文為元帥。張士誠入 寇,擊敗之。召領宿衛,援安豐,兩定江西,克武昌,皆從。 改永興翼元帥府為「永興親軍指揮司」,仍副炳文為 指揮同知。士誠復入寇,獲其帥宋興祖,再敗之,士誠 奪氣,不敢復窺長興。隨征淮安、湖州、蘇州,皆有功。進 指揮使。湯和討方國珍,聚以舟師從海道邀擊。浙東 平,復由海道取福州,破延平歸。次昌國,勦海寇葉、陳 二姓於蘭秀山。至是,聚始獨將。洪武二年會大軍取 西安,改西安衛指揮使,進都督府僉事,鎮守平涼。三 年封平涼侯,歲祿千五百石,予世券。時諸將在邊,屯 田募伍,歲有常課。聚頗耽酒色,無所事事。又以招降 無功,召還,切責之。明年從傅友德征雲南,大戰白石 江,擒達里麻。雲南平,進取大理。未幾,諸蠻復叛。命副 安陸侯吳復為總兵,授以方略。蠻人內顧,但擣其巢, 勿與野戰。遂攻關索嶺及阿咱等寨,悉下之,蠻地始 定。置貴州都指揮使司,以聚署司事。十八年命為總 兵官,帥指揮丁忠等征廣南,擒火立達,俘其眾萬人, 還鎮雲南。二十三年召還。李善長敗,語連聚。帝曰:「聚 曩使姑蘇不稱指,朕嘗詈責,遂欲反耶?」竟坐黨死,爵 除。

趙庸[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庸,廬州人。兄仲中,元季屯巢湖,為水 砦。俞通源等歸太祖,仲中亦來歸,累戰功為行樞密 院僉事,取安慶,命守之。陳友諒復破安慶,棄城走還 龍江。法當誅,常遇春請原之,太祖不聽,曰:『法不行無 以懲後』。」竟誅仲中,而授庸樞密僉院。從破安慶,徇江 西諸路,進參知政事。從征友諒,大戰康郎山,與俞通 海、廖永忠等以六舟深入,復邀擊之涇江口。友諒殪, 從平武昌,還克廬州,援安豐,規取淮東。徐達、馮勝率 步騎,庸與華高率舟師克海安、泰州,破高郵,下淮安。 遂伐士誠,克昇山水寨,拔舊館,下湖州,圍姑蘇,與諸 將分門而軍。吳平,擢中書左丞。從大將軍取山東。洪 武元年命兼太子副詹事。克東昌,取棣州。移兵克汴 梁。自虎牢關進至塔兒灣,詹同、脫因帖木兒敗走。梁王阿魯溫降河南「平庸留守。」復分兵渡河,徇下河北 州縣。從取元都,克河間,守之。尋移守保定,并收未附 山寨。又從克太原,下關陝。元將也速侵通州,從常遇 春東拒之,遂擣惠州,抵大寧。也速遁,追元主至北河, 俘其宗王三人及平章鼎住、遇春卒,命庸為副將軍, 同李文忠攻慶陽。行至太原,元兵攻大同急,文忠與 庸謀,以便宜援大同。再敗元兵於馬邑,擒其將脫列 伯,耀兵東勝州。還。論功賞賚亞於大將軍。三年復從 文忠北伐,出野狐嶺,擒祝真,敗太尉蠻子、平章沙不 丁等於白海子之駱駝山。進克應昌,獲元主孫買的 里八剌追奔至苦脫孫,俘獲無算。師還,大封功臣。以 庸在應昌私納奴婢,不得封公,封南雄侯,食祿一千 五百石,予世券。已,復從伐蜀,克歸州。十四年,閩、粵盜 起,勢猖獗。命庸討之。踰年悉平諸盜及陽山、歸善叛 蠻。戮其魁,散遣餘眾,民得復業。奏籍蜑戶萬人為水 軍,又平廣東盜,號「鏟平王者。」獲賊黨萬七「千八百餘 人,斬首八千八百級,降其民萬三千餘戶。還見獎勞, 賜綵幣、上尊、良馬。」尋命理山西軍務,巡撫北邊。二十 三年坐胡黨死,爵除。

黃彬[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彬,江夏人,從歐普祥攻陷袁吉。陳友 諒殺徐壽輝,僭偽號。彬言於普祥曰:『公與友諒比肩, 奈何下之?友諒驕恣,非江東敵也。保境候東師,當不 失富貴』。普祥遂遣使納款,友諒遣弟友仁攻之,彬與 普祥敗其眾,獲友仁。友諒懼,約分界不相犯,乃釋友 仁。時江楚諸郡皆為陳氏有,袁扼其要害,潭、岳、贛兵」 不得出。友諒勢大蹙,太祖兵臨之,遂棄江州,彬力也。 太祖至龍興,令普祥仍守袁州,而以彬為江西行省 參政。未幾,普祥死,彬領其眾。普祥故殘暴,彬盡反所 為,民甚安之。從常遇春征贛州。饒鼎臣據吉安,為熊 天瑞聲援。遇春兵至,鼎臣走安福。彬以兵躡之,鼎臣 走茶陵,天瑞乃降。永新守將周安叛彬從湯和執安 鼎臣。亦殪移鎮袁州,招集諸山寨,江西悉定。進江淮 行省中書左丞。洪武三年封宜春侯,歲祿九百石,予 世券。四年,贛州上猶山寇叛,討平之。五年,古州等洞 蠻叛。以鄧愈為征南將軍,三道出師郴,與營陽侯璟 出澧州。師還,賜第中都,出練兵沂州、臨清。二十三年 坐胡黨死,爵除。

陸聚[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聚不知何許人。元樞密院同知脫脫 敗芝麻李於徐州,彭大等奔濠,聚撫流亡,繕城保境, 寇不敢犯。徐達經理江、淮,聚以徐、宿二州降。太祖嘗 詔諭二州:「吾桑梓地,未忍加兵。」及歸附,大悅,以聚為 江南行省參政,仍守徐州。遣兵略定邳、沛、蕭、碭、魚臺。 擴廓遣李左丞侵徐,駐陵子村,聚遣指揮傅友德擊 之,俘其眾,擒李左丞。又敗元兵於宿州,擒僉院邢端 等。從定山東,平汴梁。還鎮,改山東行省參政。從平元 都,略大同、保定、真定,攻克車子山及鳳山、城山、鐵山 諸寨,復克故關山寨,守井陘故關。會師陝西,克承天 寨。聚所部皆淮北勁卒,雖燕、趙精騎不及也。北征沂、 邳山民乘間作亂。召聚還,討平之。洪武三年封河南 侯,祿九百石,予世券。八年同衛國公愈屯田陝西,開 衛戍守。十二年同信國公和練兵臨清。尋理福建軍 務。召還,賜第鳳陽。二十三年坐胡黨死,爵除。

葉昇[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昇,合肥人。左君弼據廬,昇自拔來歸, 以右翼元帥從征江州,以指揮僉事從取吳,以府軍 衛指揮使從定明州。洪武三年,論功僉大都督府事。 明年,從征西將軍湯和以舟師取蜀越。二年,出為都 指揮使,鎮守西安。十二年,復僉大都督府事。西番叛, 與都督王弼征之,降乞失迦,平其部落。復討平延安」 伯顏帖木兒,擒洮州番酋。論功,封靖寧侯,祿二千石, 世指揮使,鎮遼東、修海、蓋、復三城。在鎮六年,邊備修 舉,外寇不敢犯,發高麗賂遺。帝累賜敕,與唐勝宗同 褒。二十年命同普定侯陳桓總制諸軍,於雲南定邊、 姚安立營屯田,經理畢節衛。明年,東川龍海諸蠻叛。 昇以參將從沐英討平之。已而湖廣安福所千戶夏 德忠誘九溪洞蠻為寇,昇率師討之。潛兵出賊後掩 擊,擒德忠,立永定、九溪二衛,因留屯襄陽。贛州山賊 夏三復結湖廣峒蠻為寇。昇為副將軍,同胡海等討 平之,俘獲萬七千人。昇凡三平叛蠻,再出練兵甘肅、 河南。二十五年坐交通胡惟庸事覺,誅死。涼國公藍 玉,昇姻也。玉敗,復連及昇,以故名隸《兩黨》云。

胡美[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芙沔陽人。初名廷瑞,避太祖字,易名 美。為陳友諒江西行省丞相,守龍興。太祖既下江州, 遣使招諭美,美遣宣使鄭仁傑詣九江請降,且請無 散部曲。太祖初難之,劉基蹴所坐胡床,太祖悟,乃許 之。賜書報曰:「鄭仁傑至,言足下有效順之誠,此足下 明達也。又恐分散所部屬他將,此足下過慮也。吾起 兵十年,奇才英士,得之四方多矣。有能審天時,料事機,不待交兵,挺然委身來者,嘗推赤心以待,隨其才 任使之,兵少則益之以兵,位卑則隆之以爵,財乏則 厚之以賞,安肯散其部伍,使人自疑,負來歸之心哉!」 且以陳氏諸將觀之,如趙普勝驍勇善戰,以疑見僇, 猜忌若此,竟何所成?近建康龍灣之「役,予所獲長張、 梁鉉、彭指揮諸人,用之如故,視吾諸將,恩均義一。長 張破安慶水寨,梁鉉等攻江北,並膺厚賞。此數人者, 其自視無復生理,尚待之如此,況如足下,不勞一卒 以完城來歸者耶?然得失之機,間不容髮,足下當早 為計。」美得書,乃遣康泰至九江來降。太祖遂發九江, 如龍興,至樵舍,以陳氏所授《丞相印》及軍民糧儲之 數來獻,迎謁於新城門,慰勞之,俾仍舊官,改龍興為 洪都府。美之降也,同僉康泰、平章祝宗不欲從,美微 言於太祖。太祖命將其兵從徐達征武昌。二人遂叛, 攻陷洪都。達等還兵擊定之,祝宗走死,執康泰歸於 建康。太祖以泰為美甥,赦勿誅。美遂從征武昌,復與 達等率馬步舟師取淮東,進伐張士誠,下湖州,圍平 江。別將取無錫,降莫天祐。師還,加榮祿大夫。其冬命 為征南將軍,率師由江西取福建。諭之曰:「汝以陳氏 丞相來歸,事吾數年,忠實無過,故命汝總兵取閩。左 丞何文輝為爾副,參政戴德聽調發。二人雖皆吾親 近,勿以其故廢軍法。聞汝嘗攻閩中,宜深知其地里 險易。今總大軍攻圍城邑,必擇便利可否為進退,無 失機宜。」美遂渡杉關,下光澤,邵武守將李宗茂以城 降。次建陽,守將曹復疇亦降。進圍建寧,守將同僉達 里麻、參政陳子琦謀堅守以老我師,美數挑戰不出, 急攻之,乃降。整軍入城,秋毫無所犯。執子琦等送京 師,獲將士九千七百餘人,糧糗馬畜稱是。會湯和等 亦取福州、延平,美遂進克興化,遣降將諭降汀、泉諸 郡,福建悉平,美留守其地。尋召還,從幸汴梁。太祖即 位,以美為中書平章、同知詹事院事。洪武三年冬,論 功封豫章侯,食祿千五百石,予世券,誥詞以《竇融歸 漢》為比。十三年改封臨川侯。董建潭府於長沙。太祖 榜列勳臣,謂「持兵兩雄間,可觀望而不觀望來歸者 七人。」七人者,韓政、曹良臣、楊璟、陸聚、梅思祖、黃彬及 美,皆封侯。美與璟有方面勳,帝遇之尤厚。十七年,美 坐亂宮伏誅。二十三年,李善長敗,手詔條列姦黨,言 「美因長女為貴妃,偕其子婿入亂宮禁。事覺,子婿刑 死,美賜自盡」云。

周德興[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德興,濠人。與太祖同里閈,少相得。從 定滁、和。渡江,累戰皆有功,遷左翼大元帥。從取金華、 安慶、高郵,援安豐,征廬州,進衛指揮使。從討贛州、安 福、永新,拔吉安,再進湖廣行省左丞。洪武元年,同楊 璟討廣西,攻永州。元平章阿思蘭及周文貴自全州 來援,德興再擊敗之,斬朱院判。追奔至全州,遂克之。」 道州、寧州、藍山皆下。進克武岡州。分兵據險,絕靖江 聲援。廣西平,功多。三年封江夏侯,歲祿千五百石,予 世券。是歲,慈利上酋覃垕連茅岡諸塞為亂,長沙洞 苗田甲等俱煽動。以德興為征蠻將軍,率潭、常諸衛 官軍討平之。明年伐蜀,副湯和為征西左將軍,克保 寧。傅友德已克階、文,而和所率舟師未進。至是,兩路 始合。定蜀論功,帝以和功由德興,賞德興而面數和, 且追數征蠻事,謂「覃垕之役,楊璟不能克趙庸,中道 返,功無與德興比者。」復副鄧愈為征南左將軍,分道 出南寧,平婪、鳳、安、田諸州蠻,克泗城州,功復出諸將 上,賞倍於大將矣。命署中立府,行大都督府事。德興 功既盛,且恃帝故人,營第宅逾制。有司列其罪,詔特 宥之。十三年命理福建軍務,旋召還。德興年已老,會 五溪蠻亂,力請行。帝壯而遣之,賜手書曰:「趙充國圖 征西羌,馬援請討交趾。朕嘗嘉其事,謂今人所難。卿 忠勤不怠,何忝前賢。靖亂安民,在此行也。」至五溪蠻 悉散走四川,水盡源通。諸洞亂,仍命德興討平之。十 九年,楚王楨討思州、五開,復以德興為副將軍。德興 在楚久,所用皆楚卒,威震諸蠻。定武昌等十五衛,歲 練軍士四萬四千八百人。決荊州嶽山壩以溉田,歲 增官租四千三百石。楚人德之。還鄉,賜黃金二百兩、 白金二千兩、文綺百匹。居無何,帝謂德興:「福建功未 竟,卿雖老,尚勉為朕行。」德興至閩,按籍僉練,得民兵 十萬餘人,相視要害,築城一十六,置巡司四十有五, 防海之策始備。逾三年歸第,復令節制鳳陽留守司, 并訓練屬衛軍士。諸勳臣存者,德興年最高,歲時入 朝,賜予不絕。二十五年以其子驥亂宮,并坐誅死。

王弼[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弼,其先定遠人,後徙臨淮。弼有膽略, 善用雙刀,號雙刀王。初結鄉里,依三臺山,樹柵自保, 踰年,率所部來歸。太祖知其才,使備宿衛。破張士誠 兵於湖州,取池州、石埭,攻婺源州,斬守將鐵木兒不 花,拔其城,獲甲三千,擢元帥。下蘭谿、金華、諸暨,援池 州,復太平,下龍興、吉安,大戰鄱陽,邀擊陳友諒於涇」 江口。從平武昌,還克廬州,拔安豐,破襄陽、安陸,取淮東,克舊館,降士誠將朱暹,遂取湖州。遷驍騎右衛親 軍指揮使,進圍平江。弼軍盤門,士誠親率銳士突圍 出西門搏戰,將奔常遇春軍。遇春分兵北濠截其後, 而別遣兵與鬥。士誠軍殊死戰,遇春拊弼臂曰:「軍中 皆稱爾健將,能為我取此乎?」弼應曰:「諾。」馳騎揮雙刀 奮擊。敵小卻。遇春率眾乘之,吳兵大敗,人馬溺死沙 盆潭甚眾。士誠馬逸墮水,幾不救,肩輿入城,自是不 敢復出。吳平,賞賚甚厚。從大將軍征中原,下山東,略 定河南北,遂取元都,克山西,走擴廓。自河中渡河,克 陝西。進征察罕腦兒,至紅羅斷頭山而還。洪武三年 授大都督府僉事,世襲指揮使。十一年副西平侯沐 英討西番,降朵甘諸酋及洮州十八族,得納鄰七站 地,殺獲數萬人,得馬二萬,牛羊、橐駝二十萬。師還,封 定遠侯,食祿二千石。十四年從傅友德征雲南。至大 理,土酋段世扼龍尾關。弼以兵由洱水趨上關,與沐 英兵夾擊之,拔其城,擒段世。鶴慶、麗江諸郡以次悉 平。加祿五百石,予世券。二十年以副將軍從馮勝北 伐,降納哈出。明年復以副將軍從藍玉出塞。深入不 見敵。玉欲引還,弼持不可,玉從之。進至捕魚兒海,以 弼為前鋒,直薄敵營,走脫古思帖木兒,盡獲其輜重。 語在《玉傳》。二十三年奉詔還鄉。二十五年從勝、友德 練軍山西、河南。明年同召還,先後賜死。

謝成[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成,濠人。從克滁、和,渡江,定集慶,授總 管。克寧國、婺州,進管軍千戶。戰鄱陽,平武昌,下蘇、湖, 進指揮僉事。從大軍征中原,克元都,攻慶陽,擣定西, 為都督僉事,晉王府相。從沐英征朵甘,降乞失迦,平 洮州十八族。洪武十二年,封永平侯,祿二千石,世指 揮使。出巡北邊,召還。二十七年,坐事死,沒其田宅。」

李新[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新濠州人。從渡江,數立功。戰龍灣,授 管軍副千戶。取江陵,進龍驤衛正千戶。克平江,遷神 武衛指揮僉事,調守茶陵衛,屢遷至中軍都督府僉 事。十五年,以營孝陵,封崇山侯,歲祿千五百石。二十 二年,命改建帝王廟於雞鳴山,新有心計,將作官吏 視成畫而已。明年遣還鄉,頒賜金帛田宅。時諸勳貴」 稍僭肆,帝頗嫉之,以黨事緣坐者眾。新首建言:「公侯 家人及儀從戶各有常數,餘者宜歸有司。」帝是之,悉 發鳳陽隸籍為民。命禮部纂《稽制錄》,嚴公侯奢侈踰 越之禁。於是武定侯英還佃戶輸稅,信國公和還儀 從戶,曹國公景隆還莊田,皆自新發之。二十六年督 有司開臙脂河於溧水,西達大江,東通兩浙,以濟漕 運。河成,民甚便之。未幾,以事誅。

胡大海[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大海字通甫,虹人。長身鐵面,智力過 人。太祖初,起謁於滁陽,命為前鋒。從渡江,與諸將略 地,以功授右翼統軍元帥,宿衛帳下。從破寧國,命偕 院判鄧愈戍之。遂拔徽州,略定績溪、休寧、婺源。元將 楊完者以十萬眾攻徽州,大海戰城下,大破走之。遂 與鄧愈、朱文忠自昱嶺關攻建德,敗元援師於淳安」, 遂克建德。再敗楊完者,降溪洞兵三萬人。進樞密院 判官,引兵克蘭溪。從取婺州,遷僉樞密院事。引兵下 諸暨,移兵攻紹興,再破張士誠兵。太祖以寧越重地, 召大海守之。士誠將呂珍圍諸全,大海救之。珍堰水 灌城中。大海奪堰反灌珍營。珍勢蹙,乃馬上折矢,誓 請各解兵,許之。郎中王愷曰:「珍猾賊,不可信,不如因 擊之。」大海曰:「言出而背之,不信;既縱而擊之,不武。」師 還,人皆服其威信。尋攻處州,守將石抹《宜孫》戰敗,棄 城走,遂定處州七邑。陳友諒寇龍江,命分兵信州以 牽制之。大海用王愷言,親往,遂克信州,以為廣信府。 先是,軍糧少,初得郡縣,將士皆徵糧於民,名曰「寨糧」, 民甚病之。大海以為言,太祖始命罷去,以大海為江 南行省參知政事,鎮金華。初,嚴州既下,苗將蔣英、劉 震、李福皆自桐廬來歸,大海喜其驍勇,留置麾下。至 是,三人者謀作亂,震以大海遇己厚,未忍發。福曰:「舉 大事,寧顧私恩。」三人晨入分省署,英攜鐵槌袖中,陽 請大海觀弩於八詠樓下。大海出,將上馬,英遣其黨 鍾矮子者跪馬前,詐訴英過惡,且曰:「蔣某欲殺我。」大 海未及答,反顧英。英出,槌中大海腦仆地,遂殺之。又 殺大海子關住及郎中愷,大掠城中,叛奔吳。其後李 文忠攻杭州,杭人執英以降。太祖命誅英,刺其血以 祭大海。大海善用兵,每自誦曰:「吾武人不知書,惟知 三事而已:不殺人,不掠婦女,不焚毀廬舍。」以是軍行, 遠近爭附之。及聞大海死,無不流涕者。大海嘗夜出, 兩目煜煜有光。既死,敵兵犯境,軍中或夢大海若生 時,或睹炬火滿野,洶洶有甲騎聲,師出輒大捷。大海 好士,所至輒訪求豪雋。劉基、宋濂、葉琛、章溢之見聘 也,大海實薦之。後皆為名臣。追封越國公,諡「武莊」,肖 像功臣廟,配享太廟。初,太祖克婺州,禁釀酒,大海子 首犯之。太祖怒,欲行法。都事王愷諫曰:「大海方統兵 征越,宜宥其子。」太祖曰:「寧可使大海叛我,不可使我法不行。」竟手刃之。及關住復被殺,大海遂無後。

耿再成[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再成,字德甫,五河人。從太祖於濠,從 克泗、滁州,授鎮撫。元兵圍六合,太祖救之,與再成守 瓦梁壘,數挫敵。元兵攻滁,太祖設伏澗側,令再成誘 敵,大敗之。從渡江,破集慶、鎮江,擢元帥,守鎮江,克揚 州,守之。進行樞密院判官,守長興,還守揚州。從太祖 取金華,為前鋒,屯縉雲之黃龍山,以遏敵衝。與胡大」 海破石抹宜孫於處州,克其城,守之。宜孫來攻,又擊 敗之。慶元,再成持軍嚴,士卒出入民間,蔬果無所損。 金華苗帥蔣英等叛,殺大海,處州苗帥李祐之、賀仁 得等聞之,亦作亂。再成方對客飲,聞變,上馬收戰卒 不滿二十人,迎賊罵曰:「賊奴,國家何負汝乃反!」賊爭 刺再成,再成揮劍連斷數槊,兵及其頸,墜馬大罵不 絕口死。胡深等收其屍槁葬之。後改葬金陵聚寶山。 追封高陽郡公,侑享太廟,肖像功臣廟。洪武三年冬, 大封功臣,加贈泗國公,諡「武壯。」子天璧。

張德勝[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德勝,字仁輔,合肥人。才略雄邁,與俞 通海等以舟師自巢來歸。從渡江,克采石、太平。陳埜 先來攻,與湯和等破擒之,授太平興國翼總管。破蠻 子海牙水寨。從克集慶,破方山營,擒陳兆先。進克鎮 江,授秦淮翼元帥。取常州,擢樞密院判。克寧國,收長 鎗兵。下太湖,略馬蹟山,攻宜興,取馬馱沙及石牌寨」, 進僉樞密院事。趙普勝自樅陽寇池州,德勝往援,至 則城已陷,還拔宜興。普勝復掠青陽、石埭,德勝與戰, 柵江口,破走之。已,復同通海擊敗其眾,遂復池州。進 克浮山砦,擊走胡總管,追敗之青山。逐北至潛山。陳 友諒將郭泰逆戰沙河,破斬之,遂克潛山。友諒攻龍 江,德勝總舟師迎擊之。友諒軍大至,殺傷相當。德勝 大呼,麾諸將奮擊,友諒軍披靡,遂大敗,與諸將追及 之慈湖,縱火焚其舟,至采石,大戰,沒於陳。追封蔡國 公,諡「忠毅」,肖像功臣廟,侑享太廟。子宣幼,養子興祖 嗣職。

汪興祖[编辑]

按《明外史張德勝傳》:「興祖,巢人,本姓汪氏。從德勝為 張。既嗣職,從破安慶,克江州,拔蘄黃,取南昌。祝宗、康 泰既降而叛,興祖從徐達擊定之。從援安豐,大敗吳 師。鄱陽之戰,與廖永忠等以六舟深入,又邀擊友諒 於涇江口,功最,擢湖廣行省參政。從平武昌,還克廬 州,分兵略劉家港,薄通州而還。進大都督府僉事。從」 達取淮東,下浙西,進同知大都督府事。從大軍北征, 別將衛軍由徐州取山東,克沂、青。東平。守將遁,追至 東阿,降其參政陳璧及所部五萬餘人。孔子五十六 世孫衍聖公希學率曲阜知縣希舉、鄒縣主簿孟思 諒等迎謁於軍門。興祖禮之。兗東州縣聞風皆下,遂 取濟寧,守之,又克濟南。洪武元年以都督兼右率府 使,從攻樂安,克汴梁、河、洛,還守濟寧。與大將軍會師 德州,克長蘆、直沽。率舟師並河進,遂克元都。徇下永 平,西取大同,將三衛卒守之。再敗元兵,斬獲無算。時 德勝子宣已長,命為宣武衛指揮同知。而興祖復姓 為汪。進克武、朔二州,獲元知院馬廣等。命為晉王武 傅,兼山西行都督府僉事。三年冬封東勝侯,祿千五 百石。以過奪誥券,謫居海南。旋召還,令以都督從征 自效。四年充《征鹵》副將軍,與前將軍傅友德合兵伐 蜀,克階、文。乘勝至五里關。蜀平章丁世真據險以拒, 興祖躍馬直前,中飛石死。蜀平,詔都督。興祖沒於王 事,優賞其子,授原封侯爵,予世券。興祖子幼,命與宣 同居。以疾卒,爵除。福王時,追諡「興祖武愍。」

趙德勝[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德勝,濠人。為元義兵長,馬上運槊如 飛,每戰短兵先登。隸王忙哥麾下,察其必敗。會太祖 興於滁,德勝母在軍中,乃棄其妻來從。太祖喜,賜之 名為帳前先鋒。從取鐵佛岡,攻三汊河,破張家寨,克 全椒、後河諸寨。援六合,中流矢幾殆。划雞籠山,盜搗 烏江,下和州、含山,夜襲陳埜先營,拔板門、鐵長官二」 寨,遂取儀真,授總管府先鋒。從拔采石,下太平,克蕪 湖、句容、溧水、溧陽,皆有功。蠻子海牙柵采石磯,斷淮 西路。從常遇春攻,以奇兵乘之,元將大敗。破陳兆先 營方山,下集慶,功最。從徐達取鎮江,破苗軍水寨。下 丹陽、金壇,平寧國,轉領軍先鋒。取廣德,破張士誠水 寨。復從遇春攻常州叛軍,圍達牛塘,奮擊破之。廣德、 寧國叛,以兵復之。取江陰,攻常熟,張士德挑戰,生擒 之。從攻湖州,宜興叛,還兵定之,擢中翼左副元帥。攻 池州,取青陽、石埭、無為、潛山。從達征杭州,士誠兵攻 宜興,擊卻之。陳友諒犯龍江,太祖命守虎口城。城跨 新河,龍江第一關也。力戰破敵,遂復太平。下銅陵、臨 山寨,略黃山橋及馬「馱沙。」征高郵有功,進後翼統兵 元帥。從太祖西征,破安慶水寨。乘風泝小孤山,距九 江五里,友諒始知,倉皇遁去。遂克九江,徇黃梅、廣濟, 克瑞昌、臨江、吉安。還下安慶,進克撫州,取新淦,討南昌叛將,復其城,肩傷於砲。授僉江南行樞密院事,與 朱文正、鄧愈共守南昌。平羅友賢於池州,破漢將於 西山,復臨江、吉安、撫州。未幾,友諒大舉兵圍南昌,德 勝率所部數千,背城逆戰,射殺其將,敵大沮。明日復 合,環城數匝。友諒親督戰,晝夜攻,城且壞,德勝率諸 將死戰,且戰且築,城壞復完。暮坐城門樓,指揮士卒。 弩中腰膂,鏃入六寸,即拔出之,歎曰:「吾自壯歲從軍, 傷矢石屢矣,無重此者,命也。丈夫死不恨,恨不能掃 清中原,垂令名於竹帛耳!」言畢而絕。年三十九,追封 梁國公,諡武桓,列祀功臣廟,配享太廟。德勝剛直沈 鷙,馭下嚴肅,號令一行,旗幟改色,未嘗讀書,臨機應 變,動合古法。平居篤孝友,如修士。友諒圍南昌八十 五日,先後死者凡十四人。

張子明[编辑]

按《明外史趙德勝傳》:張子明領兵千戶,洪都圍久,內 外隔絕,朱文正遣子明告急於應天,以小舟從水關 潛出,夜行晝止,半月始得達。太祖問友諒兵勢,對曰: 「兵雖盛,戰死者不少。今江水日涸,賊巨艦將不利,師 久糧乏,援至可破也。」太祖謂子明:歸語而帥:「堅守一 月,吾自取之。」還至江口,為友諒所獲,令誘降城中,子 明偽許之,至城下,大呼:「我張大舍已見主上,令諸公 堅守,救且至。」賊怒,攢槊刺之死,追封忠節侯。友諒攻 撫州門,城壞三十餘丈,鄧愈豎木柵,督諸將且戰且 築,於是樞密院判李繼先急戰死,左翼元帥牛海龍 突圍死。左副元帥趙國旺引兵燒戰艦,追者至,投橋 下死。友諒復攻新城門,管軍百戶徐明,躍馬出射賊, 賊走追之,墜阱中,賊鉤取去,誘降不從,死。軍士張德 山夜半潛出城,焚賊舟,賊覺死。夏茂成守城樓中飛 砲死。右副指揮劉齊、右翼元帥同知朱潛、統軍元帥 許圭,引兵取吉安,與友諒軍力戰死。趙天麟守臨江, 友諒攻之,城陷,不屈死。祝宗、康泰叛,陷洪都,知府葉 琛與行省都事萬思誠迎戰,皆死。事平,贈子明等爵, 侯、伯以下有差。立忠臣廟於豫章,并祠十四人,以德 勝為首。而康郎山戰死者三十五人,首丁普郎。

丁普郎[编辑]

按《明外史趙德勝傳》:「丁普郎,初為陳友諒將。太祖徇 江州,同傅友德來附,授行樞密院同知,數有軍功。友 諒攻南昌,太祖來援,遇於鄱陽湖。七月己丑,兩軍搏 戰,目辰至午,普郎身被十餘創,首脫,猶執兵若戰狀, 直立舟中不仆,敵驚為神,贈濟陽郡公。張志雄亦友 諒將,從趙普勝守安慶。友諒殺普勝,志雄怨降於龍」 江,為樞密院判。志雄素驍勇,號「長張」,至是舟檣折,敵 攢刺之,知不能脫,遂自刎。左副元帥余昶、右元帥陳 弼、徐公輔皆以其日戰沒。先一日戊子,左副指揮韓 成、元帥宋貴、陳兆先戰沒。兆先者,埜先從子,太祖下 集慶,擒之,以其精兵備宿衛。感帝大度,效死力,至是 戰死。成子觀至都督,別有傳。越四日辛卯,聯舟大戰, 副元帥昌文貴,左元帥李信、王勝、劉義死之。八月壬 戌,扼友諒於涇江口,同知元帥李志高、副使王咬住 亦戰沒。其他偏裨死事者,千戶姜潤、王鳳顯、石明、王 德、朱鼎、王清、常德勝、袁華、陳沖、王喜仙、汪澤、丁宇、史 德勝、裴軫、王理、王仁,鎮撫常惟德、鄭興、逯德山、羅世 榮、曹信,皆後先戰死。凡贈公一人、侯十二人、伯二人、 子十五人、男六人,肖像康郎山忠臣廟,有司歲致祭。 程國勝者,徽州人,以義兵元帥來歸,敗楊完者於徽 州。累功至萬戶。守南昌,與牛海龍夜劫友諒營,海龍 中流矢死,國勝泅水得脫。抵金陵,從太祖親征,戰鄱 陽。張定邊直前犯太祖舟,國勝與韓成、陳兆先駕舸 左右奮擊,太祖舟脫,國勝等繞出敵艦後,援絕力戰 死。而南昌城中謂國勝已前死,故「豫章」、「康山」兩廟俱 得預祀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