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3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三十六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三十六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四

  明四

  俞通海      俞通源

  俞通淵      桑世傑

  廖永安      丁德興

  茅成       楊國興

  劉成       胡深

  孫興祖      曹良臣

  濮英       于光

  嚴德       孫虎

  葉旺       馬雲

  蔡遷       陳文

  繆大亨      何文輝

  徐司馬      王銘

  郭雲       武德

  甯正       袁義

  金興旺      費子賢

  花茂       丁玉

  王溥

官常典第五百三十六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九十四[编辑]

明四[编辑]

俞通海[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通海,字碧泉,其先濠人也。父廷玉,徙 巢,子三人,通海、通源、通淵,元末盜起汝、潁,廷玉父子 與趙普勝等結砦巢湖,數與左君弼戰,不勝,遣通海 間道歸太祖。後廷玉積功官至僉樞密院事。攻安慶, 沒於陣,追封河間郡公。太祖方駐師和陽,謀渡江,無 舟楫。通海至,大喜曰:『方欲渡江,而巢湖水師來,天贊 我也』。」因親往拔其軍。會趙普勝叛去,而元中丞蠻子 海牙集樓船扼馬場河等口。瀕湖惟一港可通舟,涸 已久。會天大雨,水深丈餘,乃引舟出江,至和陽。從攻 海牙於峪溪口,破其水寨,復克鱭魚洲諸寨,授萬戶。 從渡江,克采石,取太平,徇下諸屬縣。海牙復以戰艦 截采石,而陳兆先合淮兵二十萬屯方山相掎角,通 海與廖永安等擊之,大敗其眾,海牙遁。進破兆先,取 集慶路。從湯和拔鎮江。遷秦淮翼元帥。偕諸將取丹 陽、金壇、常州。遷行樞密院判官。從克寧國,下水陽,因 以舟師略太湖,降張士誠二將於馬蹟山,艤舟胥口。 呂珍兵暴至,諸將欲退,通海曰:「不可。彼眾我寡,退則 情見。彼集眾邀我於險,必無濟矣。」乃身先疾鬥,矢下 如雨,中右目,不能戰。令帳下士被己甲督戰。敵以為 通海也,不敢逼,徐解去。由是一目遂眇。已,偕永安等 克石牌戍,奪馬馱沙而還。普勝既叛歸友諒,陷池州, 遣別將守,而自據樅陽水寨。通海往攻,大破之。普勝 陸走,盡獲其舟,遂復池州。時太祖親征浙東,方以樅 陽為憂。捷至,大喜,遷僉樞密院事。陳友諒犯龍灣,偕 諸將擊走之,追焚其舟於慈湖,禽七帥,逐北至采石, 功最,進樞密院同知。從攻友諒,下銅陵,克九江,掠蘄、 黃。從徐達擊叛將祝宗、康泰,復南昌。從援安豐,敗士 誠兵。回攻廬州。友諒圍南昌,從太祖擊之,遇於康郎 山,通海,乘風縱火,焚寇舟二十餘。太祖舟膠,友諒驍 將張定邊直前犯太祖舟,遇春,射中定邊。「通海」飛舸 來援,舟驟進,水湧,太祖舟脫,而「通海」舟復為漢巨艦 所壓,兵皆以頭抵艦,兜鍪盡裂,僅免。明日復戰,偕廖 永忠等以七舟置火藥,焚敵舟數百。踰二日,復以六 舟深入。敵聯大艦力拒。太祖登舵樓望,久之無所見, 意已沒。有頃,六舟繞敵艦出,飄颻若游龍,軍士讙譟, 勇氣百倍,戰益力,友諒兵大敗。師次左蠡,通海進曰: 「湖有淺舟,難回旋,莫若入江據敵上流,彼舟入即成 擒矣。」遂移師出湖,水陸結柵。友諒不敢出。居湖中一 月,食盡,引兵突出,我兵蹙之,遂敢死。通海,故水師帥 也,精水戰,是役也,功最多。師還,賜良田金帛。從攻武 昌,降陳理,拜中書省平章政事,總兵略劉家港,進逼 通州,敗士誠兵,禽朱瓊、陳勝。又明年,攝江淮行中書 省事,鎮廬州。從徐達平安豐。又從克湖州,圍平江,戰 滅渡橋,搗桃花塢,中流矢,創甚。歸金陵。太祖幸其第, 問曰:「平章知予來問疾乎?」通海不能語。太祖揮涕而 出。翼日卒。臨哭甚哀,從官衛士皆感泣。追封豫國公, 侑享太廟,祭於功臣廟。洪武三年,改封虢國公,諡「忠 烈。」通海沉機𥳑重,勞而不伐,嚴而有惠,士卒咸樂為 死沒年三十八,無子。

===俞通源===按《明外史俞通海傳》:「通海弟通源,字百川,少從父兄 立功。通海卒,就領其眾,攻平江,擒張士誠,嗣通海官。 從大將軍徐達征中原,下山東、河南北、山西諸郡,遂 偕副將軍馮勝等會兵太原,定河中,渡河克鹿臺,取 鳳翔、鞏昌、涇州。會張良臣再叛,據慶陽,大將軍駐師 涇州,命諸將分兵蹙之。通源自臨洮疾趨至涇,略其」 西。顧時略其北;傅友德略其東,陳德略其南。大將軍 逼城下,良臣援絕糧盡,戰不勝,死,遂克慶陽。征定西, 大破擴廓。出連雲棧,克興元,皆先登。洪武三年封安 南侯,食祿千五百石,賜券世襲。四年從廖永忠伐蜀。 又從徐達出塞,撫甘肅,有功。徙江南豪民十四萬田 鳳陽。又攻雲南,征廣南蠻,俘斬數萬。二十二年,詔還 鄉,賜鈔五萬,置第於巢。未行,卒。子祖病不能嗣。逾年, 追論胡黨,以通源死,不問,遂除封。

俞通淵[编辑]

按《明外史俞通海傳》:「通海弟通淵,以父兄故,充參侍 舍人,從大將軍徐達征秦隴燕趙,以功授都督府僉 事。征哈剌哈,至捕魚兒海,獲酋長人畜甚眾。練軍荊 州,轉粟二十萬石餉江西。又征都勻、龍場諸蠻峒,克 辰沅、寶慶,俘獲多。通源既坐黨,太祖猶念廷玉、通海 功,洪武二十五年封通淵越嶲侯,食祿二千五百石」, 予世券。率師討建昌叛賊,城越嶲。明年坐累罷侯,遣 還里。建文元年召為豹韜衛指揮使,戰沒白溝河。子 翊先卒。次靖嗣官。福王時,追諡廷玉「武烈」,贈通淵嶲 國公,諡「襄烈。」

桑世傑[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世傑,無為人。元末,與俞通海等結水 寨於巢湖,太祖撫其眾,俱納款。趙普勝有異志,世傑 發其謀,普勝逸去。從渡江,破陳埜先,又以舟師破蠻 子海牙,擊擒陳兆先,授秦淮翼元帥。拔鎮江,徇金壇、 丹陽,攻寧國、長槍諸軍,克水陽、平常州,判行樞密院 事。略地江陰、宜興,與廖永安等攻江陰石牌寨,歿於 陣。」初,石牌民朱定,販鹽無賴,與富民趙氏有隙,相攻, 遂告變,滅趙氏,授江陰判官。尋復為盜,元遣兵捕之。 定聞張士誠據高郵,乃導士誠由通州渡江,遂有江 南。以定為參政,而遣元帥欒瑞戍石牌。大兵既取江 陰,瑞尚據石牌,導舟師往來。太祖命永安擊之,世傑 力戰死,瑞亦降。張氏窺江路絕。太祖念其功,贈安遠 大將軍、輕車都尉、永義侯,侑享太廟。

廖永安[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永安,字彥敬,巢人。妖人。彭祖兵起,永 安與兄永堅為其萬戶。祖敗死,永堅往仕漢。永安與 弟永忠率戰艦千餘艘,偕俞通海等屯巢湖,結水砦 以捍寇患。與廬州左君弼有隙,屢受其窘。永安輩懼 為所襲,遣間使至和州,請歸太祖,且乞發兵為導。太 祖乃親詣巢湖,導其戰艦以出。會元中丞蠻子海牙」 聚兵馬場河,太祖督舟師攻之。元人駕樓船,不利進 退,而永安輩操舟若飛,再戰再破,元兵始定渡江策。 頃之,發江口,永安請所向,命舉帆指牛渚。西北風方 驟,頃刻達岸,守磯者驚亂。太祖急麾甲士,鼓勇以登, 采石鎮兵皆潰。遂從取太平,授管軍總管。以舟師破 海牙水柵,獲其船十五艘。又從擒陳兆先於江寧鎮, 遂入集慶,擢建康翼統軍元帥。出舟師從取鎮江,克 常州,擢同僉江南行樞密院事。又以舟師同常遇春 自銅陵趨池州永安,去城十里而軍。遇春抵城下,合 攻之,破其北門,執天完守將,遂克池州。偕通海攻江 陰之石牌砦,降張士誠守將欒瑞,擢同知樞密院事。 又以舟師破士誠兵於常熟之福山港,再破於通州 之狼山,獲其戰艦以歸。遂從徐達復宜興,乘勝追敵 於太湖,遇其將呂珍與鬥,舟膠淺被執。永安長水戰, 率舟師歸太祖,所至輒有功。士誠愛其才勇,欲降之, 不可,為所囚。太祖壯永安不屈,遙授行省平章政事, 封楚國公,竟死於吳。吳平,還喪,太祖迎祭於郊。洪武 六年,帝念天下大定,諸功臣如永安及俞通海、張德 勝、桑世傑、耿再成、胡大海、趙德勝,皆已前歿,猶未有 諡號,乃下禮部定議。議曰:「有元失馭,四海糜沸。英傑 之士,或起義旅,或保一方,泯泯棼棼,莫知所屬。真人 奮興,不期自至。龍行而雲,虎嘯而風。若楚國公臣永 安等,皆熊羆之士,膂力之才,非陷堅沒陳」,即罹變捐 軀,義與忠俱,名耀天壤。陛下混一天下,追惟舊勞,爵 祿及子孫蒸嘗著祀典,易名定諡,於禮為宜。臣謹按 《諡法》,以赴敵逢難,諡臣永安武閔;殺身克戎,諡臣通 海忠烈;奉上致果,諡臣張德勝忠毅;勝敵致彊,諡臣 大海武壯;闢土斥境武而不遂,諡臣再成武壯;折衝 禦侮壯而有力,諡臣趙德「勝《武桓》、臣世傑業封永義 侯,與漢世祖封寇恂《景丹》相類,當即以為諡。」詔從其 議。又皆加贈開國輔運推誠宣力武臣、光祿大夫、柱 國、同知大都督府事。已又改封永安鄖國公,無子。

丁德興[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德興,定遠人。歸太祖於濠,偉其狀貌, 以黑丁呼之。從取洪山寨,以百騎破賊數千,盡降其眾。從克滁、和,划青山盜。從渡江,拔采石,取太平,分兵 取溧水、溧陽,皆先登。從破蠻子海牙水砦,搗方山營, 擒陳兆先。下集慶,取鎮江,以功進管軍總管。下金壇、 廣德、寧國。從平常州,擢左翼元帥。寧國復叛,從胡大」 海復之。分兵下江陰,取徽州石埭、池州、樅陽。攻江州, 移兵擊安慶。進攻湖州,所向皆捷。復援江陰,略江西 旁近州縣。攻雙刀趙,挫其鋒。徐達、邵榮攻宜興,久不 下。太祖遣使謂曰:「宜興城小而堅,猝未易拔。其城西 通太湖口,士誠餉道所由。若斷其餉道,破之必矣。」達 乃遣德興絕太湖口,而并力急攻,城遂拔。論功,授鳳 翔衛指揮使。陳友諒犯龍江,德興軍於石灰山,力戰, 擊敗之。遂從征友諒,搗安慶,克九江,援安豐,敗呂珍。 左君弼至,復擊走之。大戰康郎山。從平武昌,克廬州, 略定湖南衡州諸郡。從大將軍收淮東,征浙西,敗士 誠兵於舊館。下湖州,圍平江。卒於軍。贈都指揮使。洪 武元年追封濟國公,列祀功臣廟。子忠,予世襲。福王 時,追諡「德興武襄。」

茅成[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成,定遠人。初隸常遇春麾下,克太平, 始授萬戶。從克衢州,授副元帥。守金華,改太平興國 翼元帥。從克安慶,援安豐,戰鄱陽湖,克武昌,授武德 衛千戶。尋進指揮副使。取贑州、安陸、襄陽、泰州,皆有 功。從徐達攻平江,焚張士誠戰船,築長圍困之。達攻 婁門,士誠出兵戰,成擊敗之,突至外郛中,義死。贈東」 海郡公,祭於功臣廟。福王時,追諡「武烈。」

楊國興[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國興,定遠人,以右翼元帥守宜興。初, 常州人陳保二聚眾號『黃包軍,既降復叛,誘執詹、李 二將,屢寇宜興。國興執斬之,授神武衛指揮使。至是 攻閶門,戰死,以其子益襲指揮使』。」

劉成[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成,靈璧人。以統兵總管從耿炳文定 長興,為永興翼左副元帥,數佐炳文,敗士誠兵。李伯 昇以十萬眾來攻,城中兵僅七千,寇結九寨為樓車, 下瞰城中,運土石填濠。成引數十騎出西門,擊敗之, 擒其將。宋元帥轉至東門,敵悉兵圍之,遂戰死。贈懷 遠將軍,立廟長興。」

胡深[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深字仲淵,處州龍泉人。父鈺,行省員 外郎。深穎拔有智略,通經史百家,兼曉術數。元末兵 亂,歎曰:『浙水東,地氣盡白,禍將及矣』。乃集里中子弟 自保。石抹宜孫以萬戶鎮處州,辟參軍事,募兵數千, 收降諸山。寇溫州,韓虎、陳安國殺主將,據城叛。深往 諭之,軍民感泣,殺虎等,以城降。從征鄱陽,青田人潘」 惟賢反,龍泉令寶忽丁遁,賊遂焚縣治。深師王毅集 義兵擊退之,寶忽丁內慚,殺毅反。深聞,亟馳歸,執戮 首惡,窮其巢穴。宜孫假深分院行軍都事,遂移兵討 平麗水、縉雲、松陽、青田、遂昌群寇,統其眾以扞州城。 宜孫時已進行省參政,承制命深為元帥。戊戌十二 月,太祖親征婺州,宜孫懼,召深及章溢謀,先遣弟院 判厚孫助守婺,而命深以獅子戰車數百輛援之。深 至松溪,不敢進,太祖命胡德濟誘其兵,於梅花門外, 縱擊,大破之,擒元帥李彌章,深等遁去,婺遂下。明年, 太祖命耿再成侵處州,宜孫分遣元帥葉琛屯桃花 嶺,參謀林彬祖屯葛渡,鎮撫陳仲真屯樊嶺,而深屯 龍泉以拒之。其冬,胡大海復進兵與再成合,破樊嶺, 連拔桃花、葛渡二寨,進抵城下。宜孫復戰敗,與葉琛、 章溢走建寧,處州遂下。深以龍泉、慶元、松陽、遂昌四 縣降。太祖素知深名,召入見,授左司員外郎,遣還處 州,招集舊部曲,從征江西。既定,命以親指揮守吉安。 處州苗軍李祐之、賀仁得叛,殺守將耿再成。命深從 平章邵榮討之,攻克其城,祐之自殺,仁得走縉雲,被 執伏誅。會改中書分省為「浙東行中書省」,以深為左 右司郎中,總制處州軍民事。時山寇竊發,人情未固, 深捕誅渠率,廣募健兒,得兵萬餘人,量加田賦,以資 軍食。鹽稅舊二十取一,至是倍之,深請得如舊。軍驕 橫虐民,誅其尤者數人,患乃息。學校久廢,薦進士吳 世昌司其事,文教始興。癸卯九月,諸全叛將謝再興 以張士誠兵犯東陽,左丞李文忠令深與裨將夏子 實為前鋒禦之,戰於義烏,文忠自將走賊。深因建議, 「諸全,浙東藩屏,諸全不守,則浙東不支。」乃度地去諸 全五十里,於五指山下別築新城,分兵戍守。太祖初 聞再興叛,急馳使詣文忠,別為城守計,至則工已竣。 後士誠將李伯昇大舉來侵,頓城下不能拔,乃引去。 太祖重嘉深功,賜以名馬。青田賊葉仲賢久為亂,勒 兵破滅之。初,溫州豪周宗道聚眾據平陽,數為方國 珍從子明善所逼,遂以城來歸。明善怒,攻之。宗道求 援,深遣兵擊敗之,遂攻下瑞安,而深自進兵溫州。明 善懼,與國珍謀歲輸銀二萬充軍實,乃命深班師。太 祖稱吳王,用深為王府參軍,仍守處州。陳友定兵至, 破之,追至浦城,又敗其守將兵,城遂下。未幾,拔松溪獲其守將張子玉。因請發廣信、撫州、建昌三路兵,規 取八閩。太祖喜曰:「子玉驍將,擒之則友定破膽。乘勢 攻之,理無不克。」因命廣信指揮朱亮祖由鉛山,建昌 左丞王溥由杉關,會深齊進。已,亮祖等克崇安,遂進 攻建寧。友定將阮德柔固守,諸軍次城下,亮祖即欲 攻之。深視氛祲不利,語亮祖曰:「天時未協,將必有災。」 亮祖曰:「師已至此,庸可緩乎?且天道幽遠,山澤之氣, 變態無常,何足徵也。」迫深進兵,深猶持不可。時德柔 兵屯錦江,逼深陣後,亮祖督戰益急,深不獲已,引兵 鼓譟進擊,破其二柵。德柔盡精銳扼深軍,圍之數重。 日巳暮,深突圍出,伏兵起,馬蹶,被執,送於友定,友定 敬禮之。深因盛稱「太祖神聖威武,群雄屬心」,以喻友 定。友定本無殺深意,會元使至,督迫之,遂遇害,年五 十二。追封縉雲郡伯。深久涖鄉郡,馭眾寬厚,用兵十 餘年,未嘗妄戮一人。太祖嘗問宋濂曰:「胡深何如人?」 對曰:「文武才也。」太祖曰:「誠然。浙東一障,吾方賴之。」比 伐閩,有星變。太祖曰:「東南必失一良將。」亟諭之,深巳 被害。

孫興祖[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興祖,濠人。從太祖渡江,積功為都先 鋒。戰龍江,遷統軍元帥。搗瑞昌八陣營,擢天策衛指 揮使。興祖沉毅有謀,大將軍徐達雅重之。克泰州,以 達請,命守海陵。海陵,士誠兵入淮要地,興祖整軍令, 練士伍,防禦甚嚴。吳兵自海口來侵,擊敗之,擒其彭 元帥。進攻通州,守將出戰,馘斬甚眾。士誠將單莊立」 從子火眼張者,伺通、泰間,皆不敢出。進大都督府副 使,移鎮彭城。達既定關陝,旋師北伐,檄興祖會東昌, 從克元都,置燕山六衛,留兵三萬人,命興祖守之。大 兵西征擴廓,由居庸窺北平。達謂諸將:「北平有孫都 督,擴廓不敢犯。」遂乘其不備,直搗太原。語詳《達傳》。洪 武三年,率六衛卒從達出塞,次三不剌川,遇敵,力戰 死,年三十五。太祖悼惜之,追封燕山侯,諡「忠愍」,配享 通州常遇春祠。未幾,中書省以都督同知汪興祖兼 俸事入奏。帝聞奏興祖名,歎息。命以月俸給故燕山 侯興祖家,以其子恪嗣官。

曹良臣[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良臣,安豐人。潁寇旁掠,聚鄉里,築堡 自固,歸太祖於應天,為江淮行省參政。從戰鄱陽,克 武昌、襄陽,取淮東,收浙西,進行省左丞。從大軍收中 原,定河南,北取元都,略地至澤、潞,進山西行省平章, 還守通州。時大兵出山西,通州守備單弱,所部不滿 千人。元丞相也速將萬騎營白河,良臣曰:『吾兵少,不 可與戰。彼眾雖多,亡國之餘,敗氣不振,當以計破之』。」 乃密遣指揮仵勇等,於瀕河舟中多立赤幟,亙三十 餘里,鉦鼓聲相聞。《也速》大駭遯去。精騎逐北百餘里, 元兵自是不敢窺北平。復從大將軍達擊擴廓帖木 於定西三不剌川,敗之。洪武三年封宣寧侯,歲祿九 百石,予世券。明年從伐蜀,克歸州山寨,取桑植、容美 諸土司。會周德興拔茅岡覃垕寨,自白鹽山寨伐木 開道,出紙坊溪,以趨夔州,進克重慶。明年從副將軍 文忠北征,至臚朐河,收其部落。文忠率良臣持二十 日糧,兼程進至土剌河。哈剌章渡河拒戰,少卻。追至 阿魯渾河,敵騎大集,將士皆殊死戰,敵大敗走。而良 臣與指揮周顯、常榮、張耀,千戶萬斌遂歿於軍。事聞, 贈安國公,諡「忠壯」,列祀功臣廟。子泰襲侯。坐藍黨死, 爵除。顯,合肥人。從太祖渡江,為帳前先鋒,累功至指 揮同知。以收應昌紅羅山寨,遷指揮使。榮,開平王遇 春再從弟,初從安豐軍來歸,令隸遇春麾下,歷指揮 僉事。遇春卒於軍,榮護喪還京,世襲武德衛指揮同 知。從朱亮祖平蜀,改振武衛。耀,壽州人,從陳埜先屯 建康。王師克建康,始歸附。授鎮江百戶。累功為神策 衛指揮同知。守禦福建,遷指揮使。至是,俱戰沒。帝厚 卹諸臣家,命有司各表其墓。

濮英[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英,廬州人。初以勇力為百夫長,積功 至西安衛指揮。以軍政不修,召還詰責,遣葉昇代之。 昇更言其賢,令還衛。洪武十九年,太祖命耿炳文選 陝西都司衛所卒備邊,惟英所練稱勁旅,加都督僉 事。明年,命率所部隨大將軍勝北征,抵金山,降納哈 出,遂班師,而以英將奇兵三千人為殿,餘眾竄匿者」 尚數十萬。聞師旋,設伏於途,謀俟大軍過竄取之,不 敢發。英後至,猝為所乘,急前擊,斬數人,來者益眾,衝 突不能出,馬踣遂見執。敵既得英,思挾為質,英絕食 不言,乘間引佩刀剖腹死。定遠侯王弼亦收降眾,次 信州,為所襲,亡七百騎。初,帝聞捷,即馳諭勝,留兵五 萬於大寧,防後患,散處其眾瀋陽、崖頭間,與遼東軍 參住耕牧。而勝以常茂驚潰敵眾,懼不測,乃盡俘其 眾,內徙子女輜重亙百餘里,《大寧》兵悉拔歸,以孤軍 殿,遂喪三千人。事聞,帝怒勝等調遣不如法,收大將 軍印。錄英死事,贈金山侯,諡「忠襄。」明年進贈樂浪公, 封其子璵為西涼侯,予世券

于光[编辑]

按《明外史濮英傳》:「光,都昌人。從徐壽輝起兵,為宣慰 元帥,鎮浮梁。陳友諒弒壽輝,光以浮梁來降,授樞密 院判。從平友諒,從大將軍收浙西,定中原,守潼關,有 功,為鷹揚衛指揮,鎮鞏昌。擴廓襲蘭州,光以兵赴援, 至馬蘭灘,戰敗,執徇城下。光大呼曰:『我不幸被執,公 等堅守,徐將軍將大軍旦夕至矣』。遂被殺。贈懷遠將」 軍,祀雞籠山功臣廟。

嚴德[编辑]

按《明外史濮英傳》:「德,濠人。從起兵,積功為海寧衛指 揮。從朱亮祖討方國珍,克天台,進攻台州,方國瑛來 拒,德力戰死。追封天水郡公。」

孫虎[编辑]

按《明外史濮英傳》:「虎,壽州人。敗雙刀趙於樅陽,與王 弼攻取婺源,從定婺州,為海寧衛指揮使,平嘉興盜, 從副將軍文忠北征,由東道入應昌,至路馬湖,與元 將太尉買驢戰死,追封樂安伯。」又指揮僉事劉廣,戍 永平,禦寇,戰死。涼州衛百戶劉林,戍涼州,「也先帖木 兒叛,戰死。邊人壯之,名其所居竇融臺為『劉林臺』。」又 龍里守禦千戶吳得、鎮撫井孚,以古州蠻作亂,攻龍 里,得力戰死。錢塘衛千戶袁興征雲南,自請為前鋒, 陷陣死。並褒贈有差。

葉旺[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旺,六安人。初隸長鎗軍謝再興為千 戶。再興叛,旺自拔歸,從北征,積功至青州左衛指揮 僉事。洪武四年,與馬雲並鎮遼東。初,元主北走,其遼 陽行省參政劉益屯蓋州,與高家奴相為聲援,保金、 復等州。帝遣斷事黃儔齎詔諭益,益籍所部兵馬、錢 糧、輿地之數來歸,乃立遼陽指揮使司,以益為指揮」 同知。未幾,元平章洪保保、馬彥翬合謀殺益,右丞張 良佐、左丞商暠擒彥翬殺之,保保挾儔走納哈出營。 良佐因權衛事,以狀聞。且言:「遼東僻處海隅,肘腋皆 敵境。平章高家奴守遼陽山寨,知院哈剌章屯瀋陽 古城,開元則右丞也先不花,金山則太尉納哈出,彼 此相依,時謀入犯。今保保逃往,釁必起。乞留斷事吳 立鎮撫軍民」,而以逆黨平章八丹、知院僧孺等械送 京師。帝命立、良佐、暠俱為蓋州衛指揮僉事。既念遼 陽重地,復設都指揮使司統轄諸衛,以旺及雲並為 都指揮使,往鎮之。諭祭,益歸其喪。碭山已知儔被殺, 納哈出必內犯,敕旺等預為備。未幾,納哈出果以眾 至,見城有備,不敢攻。越蓋至金州,金州城未完,指揮 韋冨、王勝等督士卒分守諸門。乃剌吾者,敵驍將也, 率精騎數百挑戰城下,中伏弩仆,為我兵所獲,敵大 沮,富等縱兵擊,遂引走,不敢經。蓋從蓋城南十里沿 柞河遁歸。而旺先以兵扼柞河,自連雲島至窟駝寨 十餘里,緣河壘冰為牆,沃以水,經宿凝沍如長城。布 釘版沙中,旁設坑穽,伏兵以伺。雲及指揮周鶚、吳立 等建大旗,城中嚴兵不動,寂若無人。已,寇至城南,伏 四起,兩山旌旗蔽空,矢石雨下。納哈出倉皇北走,趨 連雲島。遇冰,城馬不能前,悉陷於穽,遂大潰。雲自城 出,追擊至將軍山、畢栗河,斬及凍死者甚眾。旺等乘 勝追至豬兒峪,納哈出僅以身免。械乃剌吾至京,赦 弗誅,命為鎮撫。第功,進旺及雲為都督僉事。時洪武 八年也。久之,召雲還京,旺留鎮如故。會高麗遣使致 書及禮物,而龍州鄭白等請內附。旺以聞。帝謂「人臣 無外交,此間諜之漸,勿輕信。彼特示弱於我,以窺邊 釁。還之,使無所藉口。」明年,旺復送高麗使者周誼入 京。帝以其國中弒逆,又詭「殺朝使,反覆不可信。」切責 旺等絕之,而留誼不遣。十九年召旺為後軍都督府 僉事。居三月,遼東有警,復命還鎮。二十一年卒。旺在 遼凡十七年,剪榛棘,修城隍,建立官府,撫輯軍民,墾 田萬餘頃,遂為永利。

馬雲[编辑]

按《明外史葉旺傳》雲:「合肥人。在遼東與旺同功。十二 年,命征大寧,捷聞,受褒賞。十六年,與徐達等巡邊,尋 還。後數年卒。嘉靖初,以二人有功於遼,命有司立祠, 春秋祀之。」

蔡遷[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遷不詳其鄉里。元末,從芝麻李據徐 州。李敗歸太祖為先鋒。從渡江,下采石,克太平,取溧 水,破蠻子海牙水寨及陳埜先,皆有功。定集慶,授千 戶。從徐達取廣德、寧國,遷萬戶。進攻常州,獲黃元帥, 遂為都先鋒。從討馬駝沙,克池州,攻樅陽。從征衢、婺 二州,授帳前左翼元帥。敗陳友諒於龍江,進復太平, 取安慶水寨,收九江,敗友諒八陣指揮於壽昌,遂克 南昌。從援安豐,攻合肥,戰鄱陽湖。從征武昌,進指揮 同知。從常遇春討鄧克明餘黨,悉平之。進攻贛州,取 南安、南雄諸郡。還兵追饒鼎臣於茶陵,遷龍驤衛同 知。從徐達克高郵,破馬邏港。淮安守將降,遂守之。已, 授武德衛指揮使,移守黃州。從大軍攻湘潭、辰、全、道、 永諸州,皆克之。轉荊州衛指揮,遂進克廣西。遷廣西行省參政,兼靖江王相,討平諸叛蠻。洪武三年卒。遷 身經數十戰,摧鋒陷堅,無所抑挫。然為將十五年,未 嘗獨任。多從諸將征討,每戰輒奮勇突出,橫刀斫陣。 左右擊敵,皆披靡不敢近。既還,金瘡滿體,人視之不 可堪,而遷略不為意。太祖極愛重。及卒,尤痛惜之。詔 還其喪,賜葬京師。贈安遠侯,諡《武襄》。

陳文[编辑]

按《明外史蔡遷傳》:「合肥陳文者,南北征伐,皆累立戰 功,亦遷亞也。文早喪父,奉母至孝。元季挈家歸太祖, 積官都督僉事,卒追封東海侯,諡孝勇。」明臣得諡「孝」 者,文一人而已。

繆大亨[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大亨,定遠人。初糾義兵,為元攻濠不 克,元兵潰散,大亨獨率眾二萬人,與張知院屯橫澗 山,固守月餘。太祖以計夜襲其營,眾潰,大亨與子跳 去。比明,復收散卒列陣以待。太祖遣其叔貞諭降之, 命將所部衛左右,從征伐,數有功,擢元帥,總兵取揚 州,克之,降青軍元帥張明鑑。初,明鑑聚眾淮西,以青」 布為號,稱青軍,又稱長鎗軍,由含山轉掠揚州。元鎮 南王孛羅普化招降之,以為濠泗義兵元帥。踰年食 盡,謀擁王作亂,王走死淮安。明鑑遂據城,屠居民以 食。大亨言於太祖:「賊饑困,若掠食四出,則難制矣。且 驍鷙可用,無為他人得。」太祖命大亨亟攻降之,得其 眾數萬,馬二千餘匹,悉送其將校妻子至應天。改淮 海翼元帥府為江南分樞密院,以大亨為同僉樞密 院事,總制揚州、鎮江。大亨有治略,寬厚不擾,而治軍 嚴肅,禁暴除殘,民甚悅之。未幾,卒。太祖過鎮江,嘆曰: 「繆將軍生平端直,未嘗有過,惜不見矣。」遣使祭其墓。

何文輝[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文輝,字德明,滁人。太祖下滁州,得文 輝,年始十四,撫為己子,冒國姓。及長,授總制。尋以天 寧翼元帥守寧國。久之,擢江西行省參政,數攻江西 未下州縣,新淦鄧仲廉負固率兵往克其城,擒斬之。 遂從徐達取淮東。復從破平江,賜文綺表裡,進行省 左丞,復姓何氏。以征南副將軍與平章胡美由江西」 取福建,度杉關,入光澤,徇邵武、建陽,直趨建寧。元同 僉達里麻用參政陳子琦謀,閉城拒守。文輝與美環 攻之。踰十日,達里麻不能支,夜潛至文輝營乞降。詰 旦,總管翟也先不花亦率眾降於文輝,美怒兩人不 詣己,欲屠其城。文輝馳告美曰:「與公同受命至此,為 安百姓計耳。今既降,奈何以私忿殺人。」美乃止。師入 城,秋毫無所犯。檻子琦送京師。汀、泉諸州縣聞之,相 次歸附。會車駕幸河南,召文輝扈從。至汴梁,命為河 南衛指揮使,從大將軍取陝西,所至皆有功。留守潼 關。洪武三年授大都督府都督僉事,予世襲指揮使。 復以參將從傅友德等平蜀。賜白金、文綺,命留守成 都。文輝號令明肅,軍民皆德之。帝嘗稱其謀略威望, 遷大都督府同知。踰三年,移鎮北平,又移鴈門。以疾 召還,卒於家。遣官營葬滁州東沙河上,卹賚甚厚。子 環,成都護衛指揮使,征迤北,陳歿。初,太祖多蓄義子, 與諸將士分守諸路,周舍守鎮江,道舍守寧國,馬兒 守婺州,柴舍真童守處州,金剛奴守衢州,皆義子也。 周舍者,沐英,故軍中又呼沐舍。「馬兒」者,徐司馬。柴舍 者,朱文剛,與胡大海、耿再成死處州難,而道舍即文 輝也。其人率皆以功名顯,惟真童、金剛奴無考。又有 朱文遜者,亦以義子前死。《太平史》不言其小字云。

徐司馬[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司馬字從政,小字馬兒,揚州人。元末 兵亂,年甫九歲,棄道旁。太祖得之,因養為子,冒國姓。 既長,出入侍左右。及取婺州,除總制,命助元帥常遇 春守吳。元年,授金華衛指揮同知。洪武元年,從副將 軍李文忠北伐,擒元宗王慶生,擢杭州衛指揮使,尋 進都指揮使,詔復徐姓。九年,遷鎮河南。是時南北兩」 京並建,汴梁號國家重地,帝素賢司馬,故特委任之。 宋國公馮勝方練兵河南,會星象有變,占在大梁,乃 使使敕勝,且曰:「并以此語馬兒知之。為帝所親暱如 此。」既復敕勝與司馬曰:「天象屢見,不可不警。大梁軍 民錯處,尤宜慎防。今秦、晉二王還京,當嚴兵宿衛。王 抵汴時,若宋國公出迓,則都指揮居守。都指揮出迓, 則宋國公亦然。爾其夙夜小心,無忽敕書」,官而不名, 其見倚重,蓋略與宋公埒。十九年入覲,遂擢中軍都 督府僉事。二十五年率師討越嶲。明年卒,追坐藍黨, 二子皆獲罪。司馬故好文學,遇人無貴賤,率煦煦謙 厚。所至撫循士卒,甚得眾心。其在浙東、河南,尤有惠 政。結納士大夫,情無所不傾。公暇退居一室,相與講 論終日,蕭然如寒素。雖戰功不及文輝,而儒雅過之, 並稱「賢將。」

王銘[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銘字子敬,和州人。初隸元帥俞通海 麾下,從攻元將蠻子海牙於采石,以銘驍勇,選充奇 兵。戰方合,率敢死士大譟突之,拔其水砦,自是數有功。與吳軍戰太湖,流矢中右臂,引佩刀出其鏃,復戰, 通海勞之曰:『李陵賢將,其麾下裹創鬥固宜。予何人, 乃得此於爾』?」復拔通州之黃橋、鵝項諸砦,賜白金文 綺。擊漢軍於龍灣,逐北至采石,銘獨突其陳,敵兵攢 槊刺銘傷頰。銘三出三入,所殺傷過當,賜文綺銀碗, 選充宿衛。遂從太祖取江州。復從破漢軍於康郎山, 又從破之於涇江口,克英山諸砦,擢管軍百戶。從副 將軍常遇春與吳軍戰湖州之弁山,再戰舊館。已又 戰烏鎮,凡大小戰數十,功多。命守松江,移太倉,以其 兵捕斬倭寇千餘人,復賜白金、文綺。洪武四年都試 百戶,諸善用槍者,率莫能與銘抗。進太倉衛管軍副 千戶,擢長准衛指揮僉事,移溫州。銘上疏曰:「臣所領 鎮,岸大海而控島夷。城池樓櫓,仍陋襲簡。非獨不足 壯國威。猝有風潮之變,捍禦無所,勢須改為。臣敢以 聞。」於是繕城濬濠,悉倍於舊。又加築外垣,起海神山, 屬郭公山,首尾二千餘丈,宏敞壯麗,屹然東浙巨鎮。 帝甚嘉之,予世襲。銘嘗請告暫還和州溫士女遮道 送迎,長吏皆相顧嘆曰:「吾屬為天子牧民,民視吾屬 去來漠然,愧王指揮多矣。」歷右軍都督僉事。二十六 年坐藍黨死。

郭雲[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雲,南陽人。武勇有才略,長八尺餘,狀 貌魁偉。元季聚鄉人為義兵,保𥙿州白泉砦,累官湖 廣行省平章政事。元主北奔,河南郡縣皆下,雲獨堅 守,𥙿不從。大將軍徐達遣指揮曹諒圍之,雲出戰被 執,大將軍呵之跪,雲植立,且罵且求死,脅以刃,不動。 大將軍壯之,繫送京師。太祖奇其狀貌,釋之。時帝方」 閱《漢書》,問「識字乎?」對曰:「識。」因以書授之,雲誦其書甚 習。帝大喜,厚加賞賜,用為溧水知縣。民皆稱之。帝益 以為賢,特擢南陽衛指揮僉事兼知南陽府事。使還 鄉收故部曲,就戍其地。凡數年卒。長子洪襲。

武德[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德,安豐人。元至正中,應募為義兵百 戶,累功至千戶。知元將亡,言於元帥張鑑曰:『吾輩才 雄萬夫,今東衄西挫,事勢可知矣。不如早擇所依』。」鑑 然其言,相率歸太祖,以功授千戶,隸李文忠麾下,從 文忠赴池州,疾戰,流矢中右股,拔去之,戰自若。取於 潛、昌化,克嚴州,皆預,進萬戶。苗軍元帥楊完者軍烏 龍嶺,德請曰:「此可襲而取也,願為前驅。」文忠問:「何以 知其可襲?」對曰:「乘高覘之,其部曲徙舉不安,且其聲 囂,是以知之。」文忠曰:「善。」即襲完者,覆其營。從文忠取 蘭溪,克諸暨,又攻紹興,先登陷陣,傷右臂不顧。文忠 嘆曰:「將士人人如此,何戰不捷哉!」蔣英叛金華,賀仁 德叛處州,浙東大震。從文忠定金華,又從攻處州,遇 仁德於劉山,戈中右股。德引刀斷其戈,追擊之,仁德 敗走。再戰再敗之,仁德遂為其下所殺,德還師守嚴。 後二年,定官制,改管軍百戶。從文忠擊破吳兵於諸 暨。文忠遣從諸將援浦城,所過山寨皆下。又遣從擊 江山盜,撫定之。復從文忠下建、延、汀三州,還師守嚴。 再從文忠悉定閩溪諸寨,進管軍千戶,移守衢,予世 襲。最後從靖海侯吳禎巡海上。禎以德可任,令守平 陽。在任八年,致仕。久之,帝發兵征雲南,以德宿將,命 與諸大帥偕行。張鑑,淮西人,善用槍,故號「長槍軍。」既 歸,太祖每遣鑑攻伐,必與德俱先。德卒,官至江淮行 樞密院副使。

甯正[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正字正卿,壽州人。幼為韋德成養子, 冒韋姓,沈鷙有膽略。元末,隨德成來歸。從渡江,德成 戰歿,贈中翼副元帥、京兆郡侯,以正領其眾。數從征 伐,積功授鳳翔衛指揮副使。從大軍定山東、河南北, 入元都,皆有功。傅友德自真定略平定州,以正守真 定。從大將軍達取陝西。馮勝克臨洮,留正守之。大軍」 圍慶陽,正駐邠州,絕敵聲援。慶陽下,還守臨洮。從鄧 愈破定西,克河州,敗鎮西武靖王之眾。洪武三年授 河州衛指揮使。上言:「西民轉粟餉軍甚勞,而茶布可 易粟。請以茶布給軍,令自相貿易,省西民輓運之苦。」 詔從之。正初至衛,城邑空虛,勤於勞徠。不數年,河州 遂為樂土。璽書嘉勞,始復甯姓,兼領寧夏衛事。以河 水利溉田,修築漢、唐舊渠,開屯數萬頃,兵食饒足。再 從西平侯沐英北征,擒元平章脫火赤、知院愛足,取 全寧四部。遷四川都指揮使,討平松、茂數州。雲南初 定,以正為雲南都指揮使,與馮誠共守之。思倫發作 亂,正破之於摩沙勒,斬首千五百。已,發大集其眾圍 定邊,西平侯禦之,分兵為三隊:誠前正,左,湯昭右,鏖 戰大敗之。語在《英傳》。土酋阿資叛,復從英討降之。英 卒,以正為右軍都督府左都督,代英鎮守。已,復命為 平羌將軍,總川、陝兵討平階、文叛寇張者。二十八年 命從秦王征洮州。明年卒。

袁義[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義,廬江人,本姓張,德勝族弟也。初為 雙刀趙總管,守安慶,敗趙同僉、丁普郎於沙子港。左君弼招之,弗從。德勝戰死,始來附。為帳前親軍元帥, 賜姓名。數從征伐,積功為興武衛指揮僉事。從大將 軍北征,敗元平章俺普達等於通州,走賀宗哲、詹同 於澤、潞,功最。復從定陝西,敗大小豫王之兵。與諸將」 合攻慶陽。張良臣兵驟薄義營,堅壁不為動,乘其困, 力擊破之。划《擴廓》軍於定西,南出一百八渡,取興元。 進本衛同知。調羽林衛,移鎮遼東,出海捕倭。從西平 侯征雲南,克普定、曲靖、善闡、大理、楚雄諸城,留鎮楚 雄。蠻人屢叛,義積糧高壘,且守且戰。以功遷楚雄衛 指揮使。嘗入朝,帝厚加慰勞。以其老,命醫為染鬚鬢, 俾還撫治,以威遠人。且特賜銀印寵之。歷二十年,墾 田築堰,治城郭橋梁,規畫甚備,軍民德之。建文元年 徵還,為右軍都督府僉事,進同知。卒官。

金興旺[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興旺不詳所始。為威武衛指揮僉事, 進同知。洪武元年,大將軍達自河南至陝西,請益兵 守潼關,以興旺副郭子興守之,進指揮使。明年,攻臨 洮,乃移興旺守鳳翔,轉軍餉。未幾,賀宗哲攻鳳翔,興 旺與知府周煥嬰城守。敵編荊為大箕,形如半舫,每 箕五人負之攻城,矢石不能入,投槁焚之,輒颺起,乃」 置鉤槁中,擲著其隙,火遂熾,敵棄箕走。復為地道薄 城,以矛迎刺,盡斃穴中,攻不已。興旺與煥謀曰:「彼謂 我援師不至,必不敢出。乘其不意,以兵擣之,可驚而 走也。」潛出西北門奮擊之,敵少卻。會百戶王輅自臨 洮率降卒東還,即以其眾入城共守。敵拔營去,眾欲 追之,輅曰:「未敗而退,誘我也。」遣騎偵之,至五里坡,伏 果發,還師復圍城。眾議欲走,興旺叱曰:「天子以城𢌿 我,寧可去耶?」以輅所將皆新附,慮生變,乃括城中貲 畜積庭中,令眾曰:「敵少緩,當大犒新兵。」新兵喜,協力 固守。相持十五日,敵聞慶陽下,乃引去。帝遣使以金 綺勞興旺等。明年,達入沔州,遣興旺與張龍由鳳翔 入連雲棧,合攻興元,守將降,以興旺守之,擢大都督 府僉事。蜀將吳友仁寇興元,城中兵止三千。友仁兵 三萬迎敵,面中流矢,拔矢復戰,斬數百人,敵益眾,乃 斂兵入城。友仁決濠填塹,為必克計。達聞之,令傅友 德以兵三千趨黑龍江,夜襲木槽關,攻斗山。砦人持 十炬,連亙山上。友仁驚遁。興旺出兵躡之,墜崖石,死 者無筭。友仁自是氣奪。時興旺威震隴、蜀,而國初諸 都督中論城守功,興旺外,費子賢為最著云。

費子賢[编辑]

按《明外史金興旺傳》:「子賢亦不詳所始。從渡江,為廣 德翼元帥,數有功。取吳武康,又取安吉,築城守之。吳 人數來犯,輒敗去。最後張左丞以兵八萬來攻,子賢 所部僅三千人,而守甚固,設車弩城上,射殺其梟將 二人,敵乃解去。以功進指揮同知。從胡美取福建,從 大將軍克元都,取定西,論功授大都督府僉事,世指」 揮使。

花茂[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茂,巢縣人。初從陳埜先,已而來歸,從 定江左,殲陳友諒,平中原、山西、陝西皆有功,授武昌 衛副千戶。征西蜀,克瞿唐關,入重慶,下左右兩江、田 州等府,進神策衛指揮僉事,調廣州左衛,平陽春、清 遠、英德、翁源、博羅諸山寨,及雷州、海南叛蠻,平東芫、 龍川諸縣民人作亂者。進指揮同知,平電白、歸善賊」, 再遷都指揮同知,世襲廣州左衛指揮使。數勦連州、 廣西、湖廣諸猺賊。上言:「廣東南邊大海,姦宄出沒東 莞、筍岡諸縣。逋逃蜑戶,附居海島,遇官軍則詭稱捕 魚,遇番賊則同為寇盜,飄忽不常,難於訊詰。不若籍 以為兵,庶便約束。」又請設沿海依山、廣海、碣石、神電 等二十四衛所,築城浚池,收集海島「隱料無籍等軍, 仍於山海要害之地立堡屯軍,以備不虞。」皆報可。進 都指揮使。久之卒。賜葬安德門外。環塋域樹木悉與 茂護。塋長子榮襲職。

丁玉[编辑]

按《明外史》本傳:「玉初名國珍,河中人。仕小明王為御 史,才辨有時譽。呂珍破安豐,玉來歸。隨征彭蠡,為九 江知府。大兵還建康,彭澤山民叛,玉聚鄉兵討平之。 太祖嘉其武略,令兼指揮,更名玉。同傅友德克衡州, 改衡州衛指揮同知,鎮其地。復調守永州。玉有文武 才,撫輯新附,威望甚著。洪武元年,進都指揮使,尋兼」 行省參政,鎮守廣西。九年召為右御史大夫。十年,四 川威、茂土酋董貼里叛。以玉為平羌將軍討之。至威 州,貼里降。承制設威州千戶所。十二年平松州,玉遣 指揮高顯等城之,請立軍衛。帝謂松州山多田少,耕 種不能贍軍,困有用民,守無用地,非策。玉言:「松州為 西羌諸蠻要地,軍衛不可罷。」遂設官築戍,如玉議。會 四川妖人彭普貴為亂,焚掠十四州縣。指揮普亮等 討不克。命玉移軍征之,殲其眾。帝手敕褒美。班師,拜 大都督府左都督,轉左御史大夫。十三年坐胡惟庸 姻誅。

===王溥===按《明外史》本傳:「溥,安仁人。仕陳友諒,為平章,守建昌。 太祖命將攻之,不克。朱亮祖復擊溥於饒之安仁港, 不利而還。友諒將李明道等寇信州,胡大海往援,擒 明道及溥弟漢二,歸於行省李文忠。文忠命二人招 溥。是歲,太祖征漢,拔江州,友諒敗走武昌,溥遂遣使 降,命仍守建昌。明年,太祖次龍興,率其眾來見,數慰」 勞。從歸建康,賜第聚寶門外,號其街曰「宰相街」,以寵 異之。尋遣溥取撫州及江西未附諸郡縣。復從克武 昌,進中書右丞。洪武元年,以溥兼詹事府副詹事,從 大將軍北伐,屢有戰功。賜文幣七表裡。尋擢河南行 省平章,不署事。歲祿視李伯昇、潘元明云。初,溥未仕 時,奉其母葉避兵貴溪。遇亂,與母相失凡十八年。溥 嘗夢母若告以所在者,筮之繇,曰:「非巖非穴,厥得朽 骨。」及是,從容言於帝,請歸省墳墓,許之,且命禮官具 祭物。溥歸,率士卒之貴溪桃源山,求不得,晝夜號泣 者三日。居人吳海言夫人為賊逼,投井中死矣。溥求 得井,有鼠自井出,投溥懷中,旋復入井。遂汲井索之, 母屍果在,哀呼不自勝,乃具棺殮,即其地葬之。溥卒, 子孫世襲指揮同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